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灶下婢

灶下婢.doc

灶下婢

wschenxiaohui
2014-03-0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灶下婢doc》,可适用于幽默滑稽领域

《灶下婢》《灶下婢》晋江VIP完结总下载数:非V章节总点击数:  总书评数:当前被收藏数:文章积分:,,出身低微命还不好。难道就此接受被人卖来卖去的命运绿丫说不。没文案被人抽了真是文案苦手啊。。。看了下评论也许可能晋江又抽了于是没看到新章节在此申明每天点半准时发布所以如果点半之后看不到新章节的话就改下章节号进去吧。。。新文已经开了哦内容标签:布衣生活搜索关键字:主角:绿丫┃配角:┃其它:第章被卖绿丫站在椅子旁边一直低着头尽管这间屋子的摆设是绿丫从没见过的椅子上有垫子桌子上摆着茶水点心能闻到茶水点心发出的香味这种香味比过年时娘用油炸的果子还香但绿丫除进来看了第一眼就一直低头站着听着自己的娘在和上面坐着的女人说话。说的话让绿丫觉得那么的冷绿丫娘三十来岁常年的操劳让她脸上已经皱纹横生鬓边白发已经不少说话也总带有哀愁对面前的女人挤出笑容:“知道您是好心人我不是三杯水洗出来的泥娃娃再添点吧她爹在家里等着治病呢。”女人的嘴撇一下看着绿丫:“要不是你说的可怜这样的人我怎么肯收我们这都是买回来调|教了再送去大官府处使的相貌不必那么好最要紧的是机灵可这孩子从进来到现在都没说过话。”绿丫娘听了这话一把就拽过绿丫在她胳膊上扭了一下绿丫吃疼心还是木木地抬头看向女人。绿丫娘这才转向那女人:“这丫头在家时候伶俐着呢烧火下地样样来要不是她爹的病我怎舍得把她给卖了?”说着绿丫娘掉两滴泪手还是没离开绿丫的胳膊。绿丫心里木木的可是也晓得娘要是在这里把自己卖不出去那只能把自己卖给开私窠子的张嫂子了张嫂子给的银子还要多一两呢。娘也说了卖女儿本就会被人指指点点再卖到私窠子去那就不用见人了。想到这里绿丫努力抬头露出笑容声音很小地说:“求太太收留我爹他要银子治病。”说着绿丫脸上不自觉地流下泪。女人唉哟了一声:“才说你木木的这回儿说这两句还机灵。这样吧”女人想了想:“六两银子再多就不成了我这里比不得别处别人家都是随便教教就卖出去可我这不是还要教她们怎么服侍最要紧的是灶上的功夫要好。光这每日厨下的材料都要三四两银子呢。”绿丫娘听到能卖六两和自己心里想的也差不多卖到高门大户的银子是多可自己也没门路这家是专门养灶上的等以后若有银子把女儿赎出来也能学到一门手艺。又看了眼女儿绿丫娘忙站起身拉着绿丫一起跪下:“给太太磕头太太这样好心一定会大富大贵。”女人啧啧两声也不扶起她们只懒懒地说:“罢了什么太太进了这家叫声相公娘罢了。”绿丫娘带了绿丫又磕了个头这才起来女人这回才正眼看向绿丫细细看过后道:“也还机灵以后是要去大官府处使的这头一样就是称呼。在我这里太太奶奶是叫不得的叫我相公娘叫我当家的屈三叔就成。”绿丫急忙应是屈三娘子还待再说已有个三十来岁的婆子走进来:“相公娘昨儿说定的事这家人来了。”屈三娘子脸上登时满是喜悦起身要走想起绿丫母女还在就指着绿丫道:“你把她带进去再立个券给六两银子。”说着相公娘就走出去绿丫娘下意识地把女儿搂一下那婆子已经走过来先打量了下绿丫才对绿丫娘道:“跟我走吧去立券再拿银子给你。”从此就很难相见了虽然绿丫娘等着这银子救命可还是忍不住又看向女儿。那婆子对此已经见得多了轻蔑地撇一下唇:“这会儿后悔得话还来得及。”绿丫娘的心就跟刀割一样把女儿放开想嘱咐她几句却说不出来那婆子已经不耐烦地叫进来一个十五六的姑娘:“把这人带进去和小婵儿住一屋今晚给她好好洗洗等明儿一早交给老张。”那姑娘应了一声就上前去拉绿丫绿丫不由看向自己的娘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绿丫娘眼里的泪登时如泉一样涌出狠心把绿丫一推就跟了那婆子去。绿丫眼里的泪也滴滴答答往下掉那姑娘也不去劝只是拉着绿丫往里面走:“虽说卖到这里不如去那些高门大户来的好可怎么也比卖到窑子里面好。再说了要手艺学好了跟了个好主以后这主发达了比在那些高门大户熬着的强。”绿丫应了一声忍不住问:“姐姐我只听娘说这家子是养灶上的这做灶上的要做些什么?”姑娘已经来到一排小屋面前打开一扇门让绿丫进去听绿丫这样问就笑了:“这做灶上的就是伺候主人家饭食的不过只买得起全灶的家里大都撑不起什么大场面到时除了伺候饭食指不定针线这些也要做呢。”说着姑娘往屋里探一下头嘴里就道:“小婵儿跑哪去了不是让她在屋里守着学着怎么捻线?”旁边一间屋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八|九岁的姑娘先叫了声翠姐姐才道:“勺子姐姐昨儿有人来相看不是说五十两银子去给人家做全灶这会儿只怕小婵儿去瞧热闹了。”“就晓得她是个眼皮子浅的。”翠儿骂了一声就对绿丫道:“你先进屋歇着等会儿我找套衣衫给你穿再给你拿热水好好洗洗这做灶上的活龌里龌蹉的哪能瞧的下去?”绿儿今丫被娘带来的时候已经特意洗过手脚此时听到翠儿这样说忍不住小声道:“用冷水就好了用热水费柴禾。”另一个小姑娘登时用手捂住嘴笑起来:“这是什么人家别的都缺只有这热水是从不缺的。我告诉你要做灶上的活怎能不学着赶紧烧开水?”说完这小姑娘就哎呀一声:“我忘了回来是拿面果子的张婶子说我要学着多做些面果子。”说完这小姑娘进屋拿了样东西就往外跑。翠儿把绿丫推进屋自己转身去找东西去了这屋子不算大里面放了两张床中间用一张桌子隔开桌子上放了个梳妆匣子绿丫忍不住上前把镜袱掀起看着镜中的自己黄皮寡瘦不由叹了口气。“哎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怎么一点规矩也不懂掀我的镜子做什么?”门口传来不客气的声音绿丫急忙把镜袱放下瞧见门口倚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想来就是小婵儿忙叫一声姐姐小婵儿横她一眼:“别来讨好什么姐姐妹妹的这里可没这套。”说着小婵儿就走到镜子跟前见这面镜子和原来一样这才回身瞪着绿丫:“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我告诉你这里可比不得你乡下家里可是有规矩的。”左一个规矩右一个规矩绿丫忙道:“我初来还不晓得什么还要仰仗姐姐教导。”小婵儿听了那眼往绿丫脸上已瞅:“这小嘴挺甜的我告诉你……”“小婵儿你又这样了不好好学着怎么做事偏偏只知道搞这些再过两年就该有人相看了你要连面都发不好的话难保爷不会把你卖到窑子里去。”翠儿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小婵儿登时变了脸拉着绿丫亲热地说:“绿丫妹妹吧既进了这里也就有了缘分你放心姐姐我一定待你好。”这脸变的真快绿丫心里嘀咕一声但只睁大一双眼这样神情落在小婵儿眼里自然就是个好拿捏的柿子手里已经使了劲儿小婵儿对翠儿道:“翠儿姐姐我可没有欺负这个妹妹你瞧我待她多好。”翠儿怎不明白小婵儿在做戏白了小婵儿一眼就对绿儿道:“这衣衫是现找出来的只怕不合适你自己瞧着改改针线的话找小婵儿要。热水我也提来了你自己洗洗好好歇歇从明儿起就该忙了。”说着话翠儿就把一套衣衫塞给绿儿又拎了桶热水进来当着翠儿小婵儿忙从床底下拿出个大木盆来:“就用这个洗吧胰子这些我这也没有你将就吧。”说着小婵儿就扭身出去翠儿又和绿儿说了几句也就出去。屋内只剩下绿儿一个人她瞧着这一切不由叹了口气这以后就和在家不一样了。也不知道爹爹他会不会好?把热水倒在木盆里绿丫仔仔细细洗好自己起身又把衣衫给洗了换上新衣衫瞧瞧上衣宽了些但下面的裤子是短的也不晓得是谁穿过的绿丫想找针线把袖子缝一缝小婵儿不在也不敢去翻她的东西只有作罢。在这屋里等了很久还是没人进来只能听到外面传来说笑声绿丫不敢出门抱着膝盖坐了好一会儿后感到疲倦袭来也就爬上床睡去。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进来接着推自己一下又骂了一声也就再无声响。绿丫连身都不敢翻过了很久才睁开眼娘说到了这么个地方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惹事不要生非。可是真能做到吗?绿丫悄悄地把被子蒙到头上哭了。第章厨房抽出一根过长的柴一柴刀把柴劈断把柴麻利地扔进灶洞里那将要灭的火一下就又烘烘烧起来。绿丫把额上的汗水擦掉飞快地把锅洗干净把桶里的水倒进锅里烧热水。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现在绿丫还是只负责烧热水等掌握了烧火的火候才能去大灶那边。去大灶那边也不是立即上灶还要先学怎么切菜总要能把豆腐切成丝了刀功才算过关。火候刀功都过关才能开始学着做菜。绿丫到现在是相信屈三娘子说的这地方每日的材料钱都要三四两银子屈家可还开着一个大饭馆呢一边开饭馆顺带养这些全灶既有人做活还不用出工钱真是一手好算盘难怪这么发财。绿丫见锅里的热水已经烧开拿过几个瓦罐把热水打出来好预备张婶子和几个已经学的差不多的全灶过来洗脸洗手。刚把水打好小婵儿就走进来在那打着哈欠拎过一个瓦罐就往外倒水边倒边抱怨:“你怎么打呼啊昨晚我被你吵的一夜没睡好再这样不许和我一起住。”自己打呼?绿丫不由点向自己的鼻子自己好像一直没这个毛病吧?“理她呢她就是鸡蛋里挑骨头。”说话的是秀儿她就是住在绿丫旁边那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对她绿丫一直感到很奇怪别人都是两人一间有时还要受张婶子的喝骂。可偏偏只有秀儿是一人一间不说张婶子对她说话还算和气。连小婵儿这样见人都要刺两句的见了秀儿也会声音低些。绿丫悄悄问过翠儿翠儿只说等以后就知道了横竖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就好绿丫也只有把心里的好奇给压下去。小婵儿听到秀儿这话恨恨地把瓢往盆里一扔瞧着秀儿冷笑:“怎么想打抱不平?那你就让绿丫和你一起住啊别在那只会说好话事情一点也不做。”今儿小婵儿是吃枪药了?绿丫见锅里的热水将完正把桶里的热水倒进锅里听到小婵儿这话不由愣住。秀儿可没有绿丫这么好惹也冷笑道:“谁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爷昨儿收用了翠儿姐姐没收用你?你就在这乱咬。要真想男人了求爷把你往窑子里卖去那才是日日受用不尽。”收用?这两个字一入耳绿丫的眼顿时瞪大她已不是初来时候自然知道收用是什么意思来那日五十两银子被买走的勺子也曾被屈三爷收用过。而这几乎是每个卖到这里做全灶的姑娘必经的路。虽然还不大通人事但绿丫一想到那又矮又胖的屈三爷就有些想吐。那么漂亮和气的翠儿姐姐也逃不掉吗?小婵儿被道破心事脸上神色顿时变的狰狞伸手就要去抓秀儿的脸:“你别以为你是爷的女儿就没人敢惹你你娘也不过一个下贱胚子到现在相公娘都不待见你和我们混一块你当你就是这家里的千金小姐做梦去吧。”这伤疤扯的秀儿登时就变了颜色虽是屈三爷的女儿但在屈三娘子的压制下和这家里买来的全灶也差不了多少。未来的命运全掌握在屈三娘子的手里至于自己那个爹想都不用想。小婵儿的手就要抓到秀儿脸上时秀儿已经一耳光打在小婵儿脸上:“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说我娘?”小婵儿毫不示弱:“你娘不就是东门外窑子里的每天要接十来个客人呢这种滋味你想不想尝尝?”说着话小婵儿的手已经抓到秀儿脸上秀儿头一偏发髻被扯下来一根簪子掉在地上。头发既被扯散秀儿也不顾忌什么端起旁边的水就往婵儿身上泼:“你是疯了不成让你清醒清醒。”绿丫先是被她们说的话吓了一跳等她们打起来的时候竟忘了去拉架这会儿见秀儿端起水往小婵儿身上泼才醒悟过来急忙道:“秀儿快别泼了婵儿姐姐你也少说两句。”小婵儿登时又把风向转向绿丫:“让你献什么勤你真以为她是千金大小姐了比起我们不过是没花银子买。”秀儿那盆水本来在绿丫的呼唤下不要泼的听了小婵儿这话大怒把水从头泼到脚泼的小婵儿里外衣衫都湿了。小婵儿本就不是好惹的人反手一巴掌打在绿丫脸上:“下作小贱妇你来拉什么架?”接着就拿起瓢要从锅里打水去泼秀儿绿丫裙子上也溅了水见小婵儿要拿热水去泼秀儿吓的尖叫起来:“婵儿姐姐那是热水。”小婵儿已经喝道:“怕什么把她这张脸给泼烂了不定相公娘还要赏我呢。”秀儿要避开可离小婵儿近绿丫力气又不如小婵儿那么大三个人顿时乱做一团小婵儿一瓢水没泼到秀儿脸上只泼到她袖子上。小婵儿不由更加恼要从锅来再挖水来泼秀儿顶好把她一张脸泼烂到时被卖到那种最下等的窑子里去每日接那些脚夫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小婵儿心里想的美不料手被人握住接着是翠儿的声音:“你们三个闹够了没?张婶子就要来了还不快些把这里都收拾了不然到时又要挨骂。”小婵儿手里的瓢被另一人抢了去小婵儿瞧见翠儿心里越发恨的紧冷笑道:“都是在这家里做活的你这会儿和我摆什么架子?难道被爷收用了从此爷就会抬举你做梦去吧。”翠儿怎不明白小婵儿的心事此时听到小婵儿这样说那脸色不由有些发白和她一起进来抢下小婵儿手中瓢的月牙忙道:“翠儿你理她呢学不肯好好学每日牙尖嘴利打扮的妖妖娆娆就巴望着爷能多看她两眼也不是我们说爷的脾性哪是什么温柔款款的。”这家里的全灶年纪当时的只要不是麻的残的都被屈三爷收用过不过收用了也就收用了到时有人相看还不是一样卖出去哪有人例外?小婵儿总觉得自己生的好些又温柔些到时只怕屈三爷待自己会不一样点就算要被卖出去也要替自己寻一门好的主家而不是随便一家就把自己打发了。此时听到月牙这样说不由恨道:“你们俩别一唱一和的我……”“你什么你?”小婵儿才说了一个字张婶子的声音就响起若说外面饭馆屈三爷做主里面事情屈三娘子当家的话那张婶子就是这厨房里的王不管是谁做什么谁该什么时候上灶都是张婶子说了算。有那聪明的早早就把张婶子巴结好毕竟能早上灶学的要比那晚上灶的要多很多况且全灶靠的是什么不就是这灶上的手艺?不然真没人家看上了到时年纪一大也只有被卖到那样下等窑子里去。见张婶子进来小婵儿收了脸上的怒容只对张婶子说了句:“张婶子她们都欺负我你瞧瞧我这身上都被泼湿了。”这厨房里的是非还没有能逃过张婶子眼的听了小婵儿这话张婶子只淡淡一句:“那你还不快些去换衣衫好生梳洗了今儿又有人要来相看还有这外头有人定了熊掌爷交代过这熊掌的火可是最要紧的翠儿你昨儿看的火看的如何了?”翠儿急忙上前道:“那炉子被我好好地放在里头那屋呢方才我还进去瞧过好好的呢。”张婶子满意地对翠儿点点头:“这才是学手艺的人甭管你们以后到了哪里可都要记得你们是买来灶上使唤的那些别的心思都给收起来。要闹等各人有了主家你们再去闹个天翻地覆。”见众人都恭敬应是张婶子这才洗了脸手看看绿丫的火烧的怎样又调配各人去做什么该和面和面该剁菜剁菜等小婵儿换了衣衫回来时厨房内和平时一样看不出半分方才发生了争执的样子。绿丫把火添的旺旺的见旁边的秀儿已经和好面想问秀儿为什么她是屈三爷的孩子却和自己在一起做活又不敢只是瞧着秀儿。翠儿拿出一把南货在那择捡见绿丫往秀儿那望去叹口气道:“绿丫我告诉你这男人是没有心的。”旁边的月牙噗嗤一声笑出来:“说的就跟你见过多少男人一样你又不往外面饭馆去统共也就见过那么五六个男人。”翠儿只笑一笑并没解释。有个跑堂的走到厨房门口道:“张婶子今儿有人要来相看偏生爷的小厮又跑肚了今儿没去伺候。你这里找个丫头去端茶上去。”张婶子正瞧着锅里的炸鱼听了这话头都没抬:“成绿丫你去吧。”第章可怜人原本跃跃欲试想出去的小婵儿一听到这话就叫起来:“凭什么让绿丫去她笨手笨脚的。”张婶子连眼都没抬:“我昨儿让你做的面果子你做出来没有?好生学手艺哪来争这些况且除了她哪还有个闲人?”小婵儿只得撅着嘴坐下眼像刀子似地狠狠剜了绿丫两眼绿丫洗好手把围腰解了也就跟了跑堂的往前面去。到的那里跑堂的把茶壶茶杯连着托盘都放到绿丫手上:“我们这样人家也不是那什么大官府你记住了端茶上去后先给两位客人奉茶然后才给三爷奉茶。接着才能把托盘放到三爷旁边。然后就下来了明白了吗?”绿丫小心听了听完应是也就端着托盘往屋里走托盘虽重但这怎么端托盘端菜都是基本功绿丫进来那几天就学过因此走的也很稳当。走到厅里绿丫已经看见上面坐了一个中年男子带了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屈三爷正满脸是笑地和那中年男子说话话里夸赞的就是自己家的全灶们如何如何好价格还便宜。绿丫仔细看了这才先把茶送到那中年男子身边又送到那少年旁边那少年伸手去拿茶的时候看见绿丫一双大脚生的还瘦小不由撇撇嘴。那中年男子虽在和屈三爷说话但眼还是看向少年见少年这样就轻咳一声少年急忙把手缩回去脸上神色依旧淡然。绿丫已把茶放到屈三爷身边往下走听到那声轻咳不由好奇地回头看一眼。这一看不由有些惊讶这少年生的真是好。虽年纪相近可自己和他就如同云泥一样绿丫看一眼身上浅绿的衫子心里不由叹气那少年身上穿的虽然朴素可那料子看起来就是那样滑和自己身上穿的全不一样。回到厨房张婶子已经不在想来是往别的地方去了。小婵儿正借此偷懒手里拿着一根黄瓜在啃瞧见绿丫进来就翻个白眼:“我还以为你再不回来从此在相公娘身边服侍呢怎的端了一次茶也要往这边来。”翠儿在这里年纪大些听到小婵儿又在排揎绿丫就对她皱眉道:“安生做你的活罢成日家说了这个又说那个。”小婵儿把黄瓜啃完拿过抹布擦着手才对翠儿撇嘴:“你少替她说好话她不言不语的其实坏着呢。瞧瞧才来这一个月呢你们就为了她说了我多少话。”月牙从锅里打了一盆水往小婵儿空着的手里一放:“那也是因为你平日嘴很不好。你安生些罢都是可怜人你非要踩着人家的头做什么?”可怜人?小婵儿接过那盆热水端到另一边洗刷起碗筷来也只有她们会认命自己不能自己就算被卖也要寻家好的主家免得以后被卖来卖去说不定到最后还要被卖到那最下等的窑子里去每日被那些粗汉子糟|蹋不到四十就死了。绿丫已经又坐回到灶边安安生生烧她的火不管怎么说把手艺学好是最要紧的以后有了主家安生服侍了求一求主家说不定还能被放出来到时开个小饭铺也好。想到这绿丫唇边就露出笑容翠儿正抬头瞧见心里不由一叹果然还是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呢。等再过些年就晓得苦了。在这个家里生的不好些才是好事。许是绿丫端茶上去时表现的还好等到吃午饭时张婶子往绿丫饭上放了好大一块肥瘦相间的肉又挖了一勺卤汁给她。酱色的卤汁闻起来就很香再用热热的米饭一拌配着那块入口即化的肉。绿丫觉得从生下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要晓得就算过年杀猪绿丫娘也舍不得费柴禾费调料卤这么一锅肉都是挂腊肉或者炒了煮肉也不过白水煮煮出锅后再撒点盐就给孩子们吃。看见绿丫在那吃的香甜小婵儿鼻子里又哼出一声这样一块肉就吃的这么满足真是没见过世面。但张婶子在她也不敢多说只是端着自己的碗在那吃米饭就小咸鱼。过的两天这家里的全灶就又少了一个这也是常见事。屈三娘子见几个全灶年纪都小了些最大的翠儿也不过十五这个年纪要在普通人家算是不小可做全灶的总还要再磨磨于是让张婶子加紧让翠儿和月牙这些年纪大的快些学会灶上手艺好早些卖出去赚银子。至于绿丫这些小的也不能松懈了除了那些粗活也该学着切菜。屈三娘子一声令下张婶子自然不会违了她的令每日就督促着这些人快些学手艺。当绿丫头一次站在案板面前在张婶子的指挥下开始学和面的时候那手忍不住抖这可是白面在家时候娘都是藏起来过年包饺子给爹吃自己和弟弟妹妹们吃的还是掺杂了不少麦麸的黑面饺子。张婶子正在那讲这面要怎么和回头看到绿丫在那抖眉不由紧皱:“你也来了这么多天怎么还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过一点白面而已这要以后等你见到那些什么龙肝凤髓难道你也说不敢下手不成?”绿丫定定心细声细气地说:“张婶子我只是怕浪费了。”这个回答让张婶子很满意她抬起头瞧一眼绿丫才道:“有这份心很好我们做灶上的做的是饭食要对这些有敬畏之心若是以后见了主家的东西就乱抛撒以为花的是主家的钱却不知折的是你自己的福。”绿丫垂手细听张婶子这才让绿丫打水和面。这头一次和面张婶子也不指望绿丫一教就会在旁边盯着见绿丫手法还过得去也就又告诉了遍下面该怎么做自己去做别的事。虽然双手沾满了面可见自己水放的还是恰当那面团已经和好绿丫也有些欢喜小心翼翼地把面团放在竹筛子上拿过纱布盖好等明天面发起来就可以包饺子吃。一想到这绿丫就笑起来她的笑容还没收起小婵儿已经走过来伸手去拿灶台上的瓢手缩回来的时候胳膊肘故意那么一拐就把绿丫的那个面团打到地上。绿丫再是好性瞧见小婵儿这故意做作也忍不住睁大双眼叫住她:“婵儿姐姐你把我面团打到地上了。”小婵儿转身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对不住我没看见。”说着小婵儿把面团捡起来挑眉看着绿丫:“方才你可说了这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不然就要姐姐教你怎么做馍馍?”绿丫见面团掉在地上已经脏了心里本就在可惜又听到小婵儿那得意洋洋的话眼里忍不住流泪下来。小婵儿见绿丫哭了那得意劲儿就更不用说了:“我还以为你是说到做到的哪晓得竟做不到。方才可是一口一个这面是好东西怕浪费。怎么这会儿因了我把面团不小心掉在地上你就又要扔到泔水桶里。就是个两面三刀的东西平日装的好这会子可就露出来了吗?”小婵儿在那骂的得意不料绿丫已经没有再哭收起眼泪上前把面团接过来仔细想了想拿起刀小心翼翼地把那些弄脏的面削掉剩下的面又重新和了和这才又拿过一个竹筛子把面团放在竹筛子上盖好纱布找了个凳子垫着凳子把竹筛子放到橱上头。这动作让小婵儿瞪大了眼刚准备说绿丫几句见绿丫已经转身走出屋不由追上去就去抓她的胳膊:“好啊两面三刀的东西给我这样没脸我今儿不打你一顿你还不晓得姐姐我姓什么。”“吆这是怎么了?小婵儿你什么时候改姓屈了这里除了姓屈的和姓张的还轮不到你说话吧。”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和小婵儿一起进来的筷子她和小婵儿不同她学东西快到现在也只比翠儿稍微差一点点上手炒几个菜也能中吃。屈三娘子让张婶子可要好好地教筷子连打扮都要教给她再寻一门好好的主家到时能多得些银子。小婵儿恨筷子比恨绿丫还要恨的多些只是平时不敢惹筷子此时听到筷子这话放下抓着绿丫的手就瞧着筷子:“这先进来的教训一下后进来的也是平常事。”筷子已经袅袅婷婷地走上前听了这话也不接话只是对小婵儿一笑:“方才我可瞧见了前面越香楼的老鸨来寻相公娘说话说她家的女儿前日病死了想从相公娘这要一个女儿回去。小婵儿你可是没有被爷收用过的。”第章温暖小婵儿的脸顿时变白但很快她就强撑着道:“你不也没有被爷收用过吗?况且你比我还生的好一些。”筷子笑了这笑容看在绿丫眼里竟有几分狰狞绿丫悄悄地想离开但又不敢离开。果然筷子已经开口:“小婵儿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被人家看上了只是说我年纪还小些灶上使唤的话还不得用等明年三月就拿银子兑我过去。连定银也交了还说要留着我的女儿身呢。相公娘对了爷千叮咛万嘱咐不许爷碰我一指头。”筷子说一句小婵儿的脸就变白一些翠儿和月牙虽然都不过十五六岁但要去门户人家这个年龄已经算大况且她们都被屈三爷收用过越香楼的老鸨也不会选她们。剩下的人不是自己就是筷子而筷子已经定下了那就是自己。筷子见小婵儿一脸雪白那嘴越发似刀一样:“你不是一向喜欢吃好穿好盼着爷早日收用你等去了越香楼梳拢过了自然有的是人疼你你啊还有的受用呢。”说着筷子掩口一笑打算离开。小婵儿此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抓住筷子:“你胡说八道我要去和你见相公娘。”筷子被抓住她可不是那样没力气的手一推就把小婵儿推到地上:“你也瞧瞧自己的德性好吃懒做不学手艺进来四五年了连个面果子都炸不好成日只晓得欺负人。不去那些地方还能去什么地方。想找好的主家下辈子吧。”说着筷子啐了小婵儿一口准备拔脚走人回头瞧见绿丫缩在一边打抖筷子的下巴不由微微一抬:“平常她不是老欺负你你这会儿也顺着骂她几句好去去火。”绿丫听到自己被提到这才看向筷子轻声道:“筷子姐姐我觉得婵儿姐姐也怪可怜的。”筷子不料绿丫会这样说眉不由皱起接着就冷笑:“可怜这里面的人谁不可怜可是有些人最是要仗着自己可怜就要人人都让着她她还要去欺负比自己更可怜的人来表示自己不可怜这样的人真是踩她几脚都嫌脏。”见绿丫还一脸懵懂筷子的下巴又抬起:“你才刚来几个月年纪还小不懂也是平常等在这家里待上几年就明白了甭管你多得爷的疼相公娘的喜欢到时说一声卖还不是把你给卖了。说来说去也只有好好地学手艺。”说着筷子不由长叹一声也不再看小婵儿拔脚走了。见她走了绿丫也更着走了只是走前又瞧一眼小婵儿听她在那低低地哭绿丫也不晓得心里那里酸酸涩涩的竟然也落了几滴泪。过的两三日果然屈三娘子就让人把小婵儿唤去唤走不久就听见前面传来小婵儿的哭声但这哭声并没持续多长时候。听到哭声厨房里的人都停下做事张婶子的眉已经竖起来:“都麻利点好生做事谁不要经过这么一遭?要不想哭就好好地把手艺学好去个好主家。”众人又开始做事绿丫今日已经开始学切菜方才还担心切到手指头此时却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务必要把那菜切的十二分地好。张婶子回头看见不由点一点头这孩子还有几分可教。到了晚上绿丫回到屋里见小婵儿的铺盖还摊在那里她心爱的那面小镜子也放在枕头边如同她人还会回来。只是绿丫知道她再也回不来这间屋子不由坐下看着小婵儿的床铺发呆。“想什么呢?那么点点大孩子。”翠儿轻快的笑声响起绿丫赶紧站起来笑着说:“没想什么只是心里空落落的。”翠儿伸手摸一下绿丫的脸:“瞧瞧这还有泪呢?是不是心里头空落落的?”见自己心事被说中绿丫低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翠儿把手里的一把栗子塞给她:“今儿运气好恰好还剩的这么一把。各人分分。”绿丫道了谢见翠儿坐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翠儿姐姐虽说婵儿姐姐对我不好可她被卖到……”绿丫顿一顿终于没把窑子两个字给说出来只是轻声道:“可我这心里为什么还是空落落的什么滋味也说不出来。”翠儿叹气就在绿丫以为翠儿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听到翠儿轻声道:“你能这样说显见的你还是个好人。可是既进了这么一家不管好人也好不好也罢到头来还是被卖出去浑浑噩噩过了这辈子。”翠儿今年也不过刚满了十五可绿丫听着她这话却有无尽的悲伤不由低头只看着手里的栗子翠儿回神过来摸摸绿丫的脸:“绿丫我一直没问过你以后想做什么呢?”绿丫又不好意思地笑笑接着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翠儿听了也笑了:“你能这么想就好说起来我们都是苦命人苦命人互相怜惜着也好。姐姐告诉你你以后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就算再苦再难也不能往比你还苦的人身上踩一脚。知道吗?”见绿丫拼命点头翠儿又笑了可这笑容里还是有些苦涩原本对生活也似绿丫一样有着无限向往可这些向往在被屈三爷叫进房的那晚在疼痛中全都没有了。绿丫并不懂翠儿笑容里的意思只是默默地剥着栗子分一个给翠儿另一个留给自己似乎这样就能把心里的空落落给填满。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绿丫来屈家也快两年了屈三娘子又买了几个人有一个放在绿丫屋里。绿丫学的很快现在做面食已经难不倒她切菜什么的虽不能把豆腐切成丝可切个萝卜番薯什么的还是能细如发丝。这样的表现让张婶子很满意和绿丫说再过两个月就让绿丫试着上灶学着怎么炒菜。绿丫得了这个念想越发学的快些。月牙在过年前被一个来京里开杂货铺的人家买走筷子果然和她说的一样去年秋日被看中她那家的人给带走了除了定银还留下四十两银子。这身价让屈三娘子十分高兴难得她出手大方给筷子置办了身衣衫让她带走。只有翠儿还是没被人看中带走每隔三四日她总会被叫进屈三爷的房里面去。这样的翠儿让屈三娘子越发看不顺眼听她们议论说屈三娘子已经和屈三爷闹过要把翠儿卖掉。但屈三爷说翠儿还能再等个两三年才十七这个年岁急什么。这样的议论让绿丫担心不已毕竟屈三娘子要发狠的话只怕屈三爷也拦不住她。可是翠儿又不像小婵儿一样惹人厌她待人那么和气那么好。绿丫悄悄地和翠儿说了自己的担心翠儿听完就笑了:“绿丫你真好还有你担心着我。”绿丫睁大一双眼:“翠儿姐姐你人这么好这是应该的。”应该的吗?翠儿又笑了摸摸绿丫的头发很快就笑了:“你这两年长这么高了只比我矮一点点我真怕你也……”说着翠儿住口就算怕又有什么用?主人家收用丫头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况且屈三娘子在这件事上是管不了屈三爷的他们虽说是夫妻却不过是恩客和妓|女的关系。绿丫看着翠儿那一瞬间的失神心里明白她害怕的是什么。进屈家两年来屈家的饭食好绿丫的个子如同春风里的柳树一样飞快地长高抽条面上的黑黄之色也开始褪去显出白嫩来。连张婶子都笑着说没想到绿丫还是个美人要不是在这灶间穿上几件好衣衫走出去还以为是谁家的千金小姐呢。可是一想到屈三爷绿丫就觉得没那么认命开口问翠儿:“姐姐你说能避免吗?”能避开吗?翠儿苦笑一下接着才道:“要能避开也只有像筷子似的早早被人看上叮嘱着留下她的女儿身。可是能避开这家避不开下一家。我们的命就是这么苦。”翠儿话里的苦涩比吃了黄连还苦绿丫咬住下唇拉住她的手安慰。翠儿拍拍绿丫的手:“没什么绿丫还记得你说过的吗?等主人家开恩把你放出去开个小饭铺。有时这也不失一个法子。”得到主人家的宠爱然后脱身。绿丫一双眼很清:“姐姐可我不愿意。”第章撞见翠儿看着绿丫那一双清幽幽的眼想点头说她的想法对但终究还是低垂了眼帘什么都没说。翠儿的动作看在绿丫眼里绿丫的心里也不由酸酸涩涩起来只是偎依到翠儿身边什么都没说。翠儿低头看着绿丫这一生虽然才活到十七岁可就觉得后面的日子都没有了盼头都是那样的暗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姑娘再过些年还能记得这句话吗?翠儿低叹一声叹息在黑暗中慢慢消失如同从没有过。虽然心里有些忧虑不过日子还是要照样过每天从睁眼到睡下都那么忙碌。做厨房的最要紧的就是干净龌里龌蹉的让人怎么吃的下去饭?绿丫她们都是每隔一日就要洗浴一次张婶子更是每日收工后就要洗一次务必让自己干净做出的饭食也要干净。院子小全灶们都是在厨房里洗了后再回去。这日绿丫和几个同伴洗好后就一起回去走到半路上绿丫发现自己头绳不见了想是收拾东西的时候丢在旁边了和同伴说了一声也就转回去找。绿丫进了厨房后很顺利找到头绳此时头发已经半干顺势用发绳把头发绑好跨出厨房。就在这时绿丫听的放柴草的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这个时候也该没人了总不会是有坏人在里面。绿丫心里念着就往柴房那边走去柴房也有一扇窗此时是夏日那扇窗半开在那。绿丫怕坏人力气大自己打不过打算悄悄瞧个真切然后去寻人来于是踮起脚尖往里一瞧这一瞧绿丫登时只觉得如被雷击一般。屋里的人绿丫都识得男的是屈三爷女的却不是任何一个全灶而是张婶子。不过张婶子此时并没有平日教导绿丫她们的那种劲儿只披了件衣衫一条腿挂在屈三爷腰上另一条腿蹬在地上嘴里在那抱怨:“你这会儿想起我来了我还当你早被那贱|妇勾了魂。”屈三爷本就生的矮胖此时也只披了一件外衫旁边柴草堆上还扔着他的裤子在那一边动荡嘴里不停地说:“好亲亲的肉肉还是你得劲。那贱|妇现在年纪大了越发管的我紧。旁人也就罢了偏你她再不许我沾一沾。”说着伸出手去又揉搓张婶子的那团丰盈。绿丫看见这一幕的第一眼就想立即转身回头可听到这两人口里抱怨的贱|妇忍不住矮了身子想悄悄地听他们说的人究竟是谁?屋里两人并不知道外面有人就算知道外面有人屈三爷也不放在心上只怕到时一时兴起还要拉了外面的人一起进来大战。依旧在那动作不止口里就道:“亲亲肉肉还是你身子香那个贱|妇那些脂粉也不晓得用到什么地方去了都是臭的。”张婶子双眼已经迷离呻|吟两声方道:“你一口一个臭肉那把她给撇了你又不敢。”这话堵了屈三爷的嘴他身下立即又加了力发起狠来。张婶子被他发狠捣了两下不由狠狠地咬了他肩膀一口:“就只有这时还像个男人怎的说她两句就不行?不过一个婊|子这会儿穿了几件好衣衫就真拿自己当太太了?凭她也配?”后面的话都是张婶子发的醋话屈三爷只是狠劲不提。绿丫听他们说的已猜出所说的人是谁不由悄悄矮着身子往旁边走过。走过柴房才刚直起身。想到平常议论的屈三爷对屈三娘子何等好再想到方才屈三爷在那和张婶子念叨的话绿丫的眉不由皱起难怪翠儿要说这男人哪有一个靠得住的。屈三爷放着家里那么多的全灶还要去和张婶子拉扯可张婶子平常也是个端庄样但在柴房里那双颊飞红双眼迷离承欢不已的样子不就跟在家里时候集上唱戏说的淫|妇是一样的。绿丫觉得心里各种念头都有况且常听人说收用甚至小婵儿还盼着被屈三爷收用可收用时真是丑。绿丫想着想着觉得喉头一酸登时肚内翻江倒海弯腰吐出一堆秽物来。她本已走到全灶们住的院子外面听到她这一吐屋里的人立即出来见她吐的很难受。有人端水过来给她漱口翠儿还拍着她的背:“像是今儿剩下的菜多你吃多了肠胃不舒服等会儿去挖点灶灰来用灰水荡荡就好。”说着翠儿已经叫人:“调羹你去挖点灶灰。”调羹答应着准备去绿丫害怕调羹过去撞见屈三爷和张婶子到时也像自己一样翻江倒海地吐忙把漱口水给吐了对翠儿道:“我吐了这些倒觉得心里舒服只要回屋躺会儿就好。”翠儿见绿丫虽面色苍白但说话声音还在也就点头道:“那你去躺着歇歇。”秀儿已经拿了灰过来把那些秽物掩了见绿丫要进屋就故意道:“翠儿姐姐就是疼绿丫这些东西还不是要我打扫。”翠儿点秀儿一指头:“你上回感了风寒还是绿丫照顾你呢你还说以后待绿丫要特别好怎么这会儿让你打扫打扫你就觉得不快了。”秀儿嘻嘻一笑绿丫正好回头看见秀儿那和屈三爷有些相似的眉眼不由又想起柴房里的那幕还有翠儿也是这样被屈三爷压在身下吗?那时翠儿姐姐有没有像张婶子一样嘴里抱怨个不停?这么一想绿丫又觉得难受又弯腰欲呕方才才把肚里的东西全吐尽了此时也吐不出来什么不过吐出几口酸水。秀儿还翠儿瞧见了忙又过来帮她捶背翠儿还抱怨绿丫不肯让人去挖灶灰来荡一荡。绿丫也不能说自己并不是吃坏东西只是任由翠儿抱怨着。一通忙乱后绿丫总算躺在床上歇息了翠儿为了让绿丫歇息好还让和绿丫同屋的小碗去她屋里睡。屋里只剩下绿丫一个人她睁开眼看着黑暗的屋子过了好久才叹气不管怎么说见了今天这一幕越发坚定了绿丫的信心绝不能被屈三爷收用可是这要怎么做?毕竟一个买来的生死都捏在他们的手上无法抵抗。许久没有哭过的绿丫觉得眼睛又开始酸涩了她用手摸摸眼边眼边湿湿的是泪。此时绿丫想娘也怨娘你就算把我给卖了也好歹来看我一眼瞧瞧我日子过的怎么样而不是拿了银子就走再没来过。这种苦绿丫觉得说不出来夏日的夜那么闷热但绿丫却觉得身上冷飕飕的只有抱紧肩膀好给自己一点温暖。到第二日绿丫就起不了床高烧不止烧了两天都不退这样的人自然也不会请医。翠儿去求了屈三爷好久总算得到屈三爷一句话让去抓一剂治发烧的药来。翠儿得了屈三爷这句话又去和屈三娘子说听到绿丫发高烧屈三娘子的眉只一皱:“这样的身子骨怎么能服侍人?”翠儿素来都习惯屈三娘子这样说话只是低头把屈三爷说的要抓药给绿丫吃。屈三娘子瞥一眼翠儿冷笑一声:“出息了都晓得先去和爷说再来寻我当我好欺负吗?”翠儿晓得屈三娘子的怒气从什么地方来只是低着头不敢说话。屈三娘子的眉一皱这才嫌恶地道:“罢了总是六两银子买来的人又在我家这么些年银子也花的不少就抓副药吧。”翠儿急忙谢过屈三娘子屈三娘子冷笑一声:“不过呢要是这副药抓回来还不好那也没别的话说。趁还有口气抬出去免得到时死在这里坏了生意。”翠儿心里一凛也只有应是。屈三娘子这才低头喝茶翠儿急忙飞奔出外让人去给绿丫抓药等了小半个时辰总算把药抓回来。翠儿拿了药急忙奔回院子药罐什么的都已准备好秀儿瞧见翠儿拿了药来忙把药炖上。很快药香就在屋里散开秀儿这才道:“但愿这剂药下去绿丫能好起来不然……”翠儿握一下秀儿的手:“一定会的。”秀儿嗯了一声接着对翠儿道:“本该我去求的可是……”翠儿了然地笑笑:“我明白说起来别的也就罢了可老虎还不吃自己孩子呢。”秀儿低头唇边笑容苦涩:“小婵儿有句话说对了我该谢谢他没把我卖到窑子里去而是在这家里养着。”小婵儿被越香楼带走已经两年了她相貌不算特别出色又不大会哄男人所接的客都是那样粗俗的听说常因接的客不够被老鸨打。都是苦人又何必一个压着另一个?翠儿把秀儿那细软的手指握在手里看着床上的绿丫但愿这剂药有用。也许是祈祷真的有效灌下药后不到一个时辰绿丫就睁开眼看着翠儿:“翠儿姐姐你怎么瘦了好多。”第章求助绿丫这一声让翠儿眼里顿时流泪秀儿急忙走过去摸了摸绿丫身上虽然还有些微微地烫但已经好很多而且最关键的是绿丫满身大汗高烧只要一出汗就好了。这下秀儿放心了这才开口:“你自己都不问问自己倒先说翠儿姐姐瘦了。翠儿姐姐还不是因为你。”因为我?绿丫这才觉得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嗓子有些疼而且身上也没力气衣衫也黏糊糊地在身上而且肚子也很饿。翠儿擦掉泪对秀儿说:“你也别抱怨她。她也不知道。”说着翠儿伸手摸摸绿丫的额头:“嗯好多了饿了吧?我给你熬了粥端来给你喝。”见绿丫点头翠儿又笑了走到桌上从小瓦罐里倒出粥。给病人喝的粥熬的并不稠说是米汤可能更恰当些里面只有一小把米。绿丫就着翠儿的手一口气把那碗粥给喝光了可是肚里并没有满足感反而更加咕噜噜起来。见绿丫眼巴巴瞧着自己翠儿又笑了:“你刚发了烧肠胃还弱着呢先喝这个垫底明儿我给你熬的粥再稠些加一点红枣进去。等后日再吃饭。”见绿丫点头翠儿摸摸她的头发:“真乖。”绿丫不好意思地笑了猛地想起事来:“翠儿姐姐我这病了不知道相公娘会不会……”秀儿已经冷哼出声:“你管她做什么真出了人命也不是什么好事。绿丫你啊就是太软了些。”这么两年相处下来绿丫也明白秀儿的脾性对绿丫眼弯弯地笑了:“我知道你着急我不过……”翠儿给绿丫掖掖被角:“没事的你歇两天。相公娘那里我去说过了。有时候不如……”翠儿想说的不外就是有时活着还不如死了好秀儿的眉已经竖起:“我才不要死再苦我也要活着我要看看他们两个不做好事的遭了什么报应。”秀儿心中的苦比她们只怕更深翠儿默然。绿丫也在被窝里点头:“秀儿说的对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也要好好地活不活着怎么能知道以后会不会过上好日子。”翠儿又笑了笑容还是有几分苦涩。门外有说话声声音里还有惊讶:“爷您今儿怎么过来了。”听到屈三爷来翠儿瞧一眼绿丫和秀儿还是走出屋去。秀儿长叹一声生为那样人的女儿真不如没爹没妈的好。绿丫从被窝里伸出手把秀儿的手握住秀儿感激地看一眼绿丫伏在她耳边道:“我们就是要好好活着我还想攒银子给我娘赎身呢。”好好活着再苦都要熬过去这辈子总要知道甜日子是怎么过的。绿丫对秀儿点头门帘掀起调羹走进来嘴已经撅的老高:“也不知道爷到底看中翠儿什么了方才又把翠儿叫走了。我瞧着翠儿成日摆出一副不愿意和爷多来往的嘴脸其实啊叫什么欲擒故纵。不然她早该寻主家了。”“你胡说些什么呢?翠儿姐姐才不是这样的人。”秀儿的脾气哪容得下人说翠儿当即就嚷出来。调羹不敢惹秀儿只是哼了声:“也只有你们才把她当好人我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翠儿啊我一眼就瞧出来了。”说着调羹拿了梳子摔了门帘就出去。秀儿还要冲到门口和调羹嚷几句绿丫已经叫住她:“罢了别和她们嚷。都是苦人何必呢。”秀儿气鼓鼓地坐回来:“就是这些自己苦还晓不得苦在哪的。”绿丫又笑笑没有说话。虽然屈三娘子开恩让绿丫多歇几日但绿丫哪敢多歇退烧后又躺了两日虽然还感到脚软也要起床梳洗了去做活。看见绿丫进来张婶子难得地露出个笑容:“病好了?那就还去做你做的。”绿丫应是看着张婶子就想起那日柴房瞧见的事要不是亲眼所见绿丫怎么也想不到张婶子还会这样一想到这绿丫喉头又有些酸但不敢吐出来只是低头。张婶子交代好了见绿丫站在那想了想又道:“相公娘既给你抓了药你好了也该去叩谢她才是不然到时她又说我教出的人不懂礼。”绿丫急忙应是退出往前面来。屈三娘子的屋子不远从厨房出来往西边拐走过一条道就到了。屈家使唤的下人也不过那么两三个屈三娘子身边更是只有一个老妈子贴身服侍。绿丫也来过几趟见这里静悄悄的在门外轻声道:“相公娘在吗?我来给相公娘磕头。”说了一遍里面并没声音绿丫还当里头没人正准备走时就有人掀起帘子屈三娘子披着衣衫站在那头还糅着衣服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见是绿丫懒懒地打个哈欠:“你病好了也算你命大没白费了我的银子去吧去吧。”绿丫已跪下磕头听屈三娘子这样说就站起身正打算走时屈三娘子突然把手里的帘子放下用手拢一下衣衫唤住绿丫:“你站住。”绿丫觉得奇怪不过也乖乖站在那里屈三娘子已走到绿丫跟前细细地看了看她接着就用涂满蔻丹的手把绿丫的下巴抬起来:“买你的时候不觉得现在长高了些原来还是个美人胚子要是在我们园里只怕能挂上头牌。”屈三娘子的声音轻描淡写绿丫却吓的魂都要飞掉双手都在那打颤。屈三娘子见她这样把手放下噗嗤一声笑出来:“我不过说说罢了你生的这样好又肯下力气学我会给你找个好的主家到时你可别忘了我的好处。”这一句才算让绿丫的魂回来她急忙摇头:“不会的。”屈三娘子又笑了:“你这摇头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绿丫的头抬起脸上又是惊诧神色。屈三娘子伸出食指往绿丫脸上划了下才道:“你只要好好听我的不给那死胖子沾一沾我定会待你好。”死胖子?没想到屈三娘子背地里是这样叫屈三爷的绿丫急忙点头。屈三娘子又笑了挥手让绿丫出去绿丫直到出了院子才觉得自己的心跳回到原位屈三爷和屈三娘子他们真是没法说。绿丫还在想自己的就听到前面传来说话声听着像是谁在求人。绿丫抬头看去不由惊讶地道:“兰花姐姐你怎么回来了?”兰花瞧见绿丫还有些吃惊和她说话那个婆子急忙道:“这是绿丫刚进来的时候又瘦又小这两年下来也长高了。”兰花这才笑笑:“是绿丫啊难为你还记得我。”这样敷衍地说完之后兰花又转向婆子:“嫂子我求你了这么大个京城我也认不得别家只要爷肯收留让我做什么都成。”兰花不是早就有了主家了吗?还听说她主家待她很好怎的这会儿又这样说绿丫不由好奇看去那婆子咳嗽一声:“绿丫你还不快些回厨房去?”绿丫这才吐一下舌转身往厨房去耳边突然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兰花姐不用求他们了我还识字去给人家写信也好。”少年?这里哪里来的少年?绿丫回头那少年原本是站在兰花身后难怪绿丫方才没瞧见他。此时少年满面通红原本俊秀的脸也有些狰狞叔叔过世这三个月真是看遍世态炎凉办完丧事手里的银钱就空了写信回家乡毫无音讯有几个仆人趁机也把那剩下的好衣衫盗走去投别的主人。原本想着岳父家可以暂居可上门去求岳父竟然说重算了命八字不合还是退亲吧原本送去的聘财也还回来却只勾准了租房子的钱刚刚剩的自己和兰花两个人。此时竟要兰花回头来求这家收留少年的心中百感交集从进门到现在都不敢抬起头来。兰花苦笑一声:“谆哥儿现在比不得原先了再说那帮人写家书的一天能找几个铜板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什么都贵。”这两夜两人连赁房的钱都出不起是在城隍庙蹲着的。少年的手握成拳又松开若连这里都不收留难道就要学伍子胥唱莲花落讨吃的吗?“这一大清早你们在吵什么?”屈三娘子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她虽把外面的衫子扣好可还能瞧见里面的一抹红。这个女人有些不正经少年看了一眼就急忙把眼垂下。屈三娘子不等婆子接话就咦了一声:“这不是兰花吗?怎么今儿想起过来?”兰花见屈三娘子出来急忙跪下道:“相公娘我在您身边也十来年待您也十分恭敬现在我走投无路求相公娘发发慈悲收留我们吧。”第章争吵“吵什么吵这么一大老早的。”屈三娘子打了个哈欠依旧不耐烦地说。兰花的话顿时被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见她安静下来屈三娘子才对婆子道:“老王进来帮我梳洗。”老王急忙应是见屈三娘子头也不回地进门兰花颓然地坐在地上难道真的走投无路了吗?张谆看着颓然坐地的兰花低声道:“兰花姐我们还是回家乡吧。”回家乡?兰花唇边笑容十分苦涩:“先不说盘费怎么筹措就算回到了家乡他们也不会收留的。”当日叔叔带自己上京时候几乎是和家乡亲族撕破脸面都是为了自己。如果当日自己能忍让些叔叔也不会决意带自己上京。少年眼里的泪再也忍不住此时十分后悔叔叔过世后写信回乡背地里还不晓得他们是怎么笑话自己叔侄。兰花见张谆流泪起身道:“罢了谆哥儿我们再想想别的法子实在不成你就把我卖了能得十来两银子你先暂时安顿下来。”身边人已经一空再把兰花给卖了?谆哥儿摇头不止:“兰花姐我答应过叔叔会好好待你。”傻谆哥儿兰花笑一笑刚要伸手去拍拍他的肩就听到老王的声音:“吆兰花我还说你怎么这么死心塌地原来是看上这么个清俊的哥儿了说起来这么俊秀的哥儿也真少见。”张谆听出话语不好双手握拳对老王道:“你别胡说八道兰花姐是……”老王掩口娇笑:“好人谁知道她是怎么疼你。”这说的越发露骨更兼老王年已四十发已花白这样掩口笑直让张谆心里发呕。兰花的眉皱起也不知道进来这家是好还是坏可再没有旁的法子她只央求地对老王道:“王嫂子还不晓得相公娘?”老王已经把袖子放下:“你今儿运气好相公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让你先进去。”兰花登时喜悦起来举步要进去又对张谆道:“谆哥儿你先在这等着。好好的。”张谆听到兰花这谆谆告诫鼻中又是一股酸涩只是嗯了一声就继续站在树下。兰花随老王进去张谆的拳不由握起韩信还受j□j辱自己也能度过这样日子只要别忘了那根傲骨就好。厨房内并不晓得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绿丫回到厨房依旧忙碌着做自己的事张婶子瞧了瞧四周见每人都各司其职心中十分满意刚准备坐下吃口茶歇歇就见老王带兰花过来。张婶子也没放下手里的茶碗只是看着老王问:“你今儿怎么过来厨房不见你在相公娘面前献勤。”张婶子和屈三爷的那点事屈三娘子都晓得老王自然更是明白为了讨好屈三娘子老王和张婶子之间也不十分对付此时听张婶子这么说老王的嘴一撇:“我可没有你这么清闲手下这么多人只要瞧着她们做事就好我每日可是忙的脚打后脑勺。”“既忙的脚打后脑勺你怎么来我这了?”张婶子把茶喝完放下茶杯依旧不瞧老王。老王恨得牙都快咬碎了才把兰花推到面前:“你前些日子不是说现在全灶越来越多忙不过来吗?相公娘记在心上给你找了个帮手这是兰花她主人前些日子得了病不在了走投无路又来求相公娘相公娘大发慈悲收留了给你做个帮手。”帮手?张婶子脸色顿时沉下:“我不要。”猜都猜到张婶子会这样说老王登时就得意起来:“你不要我告诉你你可别后悔这可是相公娘说的。”左一个相公娘右一个相公娘张婶子的脸早已黑如锅底顺手就把刚倒满的一杯茶泼到老王脸上:“这厨房可是我说了算不是你的相公娘说了算我就不要。”老王在这家中除了屈三爷和屈三娘子别人差不多都不放在眼里这么一碗茶泼上来虽不那么热了要紧的是当着这么多的人她以后还怎么在这些人面前乔主张?老王顿时怒火上升袖子一卷:“你当你是谁不就是跟爷睡了几晚?这厨房来的人除那些小的哪个没和爷睡过你也好在我面前要强。”说着老王就扑上去要撕张婶子的嘴。张婶子也不是那样好相与的见老王扑上来一推就把老王推倒在地声音微微有些高:“我现在可还和爷睡呢你呢?这两年爷连沾都不想沾你你急的没法前儿我才瞧见你骑在太湖石上划拉呢。”这一句不算太高的声音顿时让厨房里那些侧耳细听的人都笑出来翠儿也忍不住想笑见绿丫脸色发白还当她没休息好今儿做事累了忙让她偷空歇歇。翠儿却不知绿丫听到张婶子这话顿时想起那日瞧见的这一想起喉头就有些隐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94

灶下婢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