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电影剧本-258】我独自跳舞

【电影剧本-258】我独自跳舞.pdf

【电影剧本-258】我独自跳舞

Pat就是我
2014-02-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电影剧本-258】我独自跳舞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电影剧本我独自跳舞*X意大利S迈诺特B贝尔托卢奇伊宁译外景天空清晨毫米摄像机在拍摄白云。飞机的轰鸣声。内景飞机舱内清晨摄像机后拉,我们看到了飞机的舷窗。坐椅旁边一台摄像机瞄准了舷窗旁岁的美国姑娘露西。她成熟漂亮,长发披肩,在读一本讲述托斯卡纳的书,随身听的耳机戴在耳朵上。突然她觉察到注视的目光,抬起眼睛。摄像机藏起来了。一组机舱里旅客的镜头。天空浮云散开,可以看见地面上的比萨:圆顶大教堂广场,米拉科利广场、斜塔,,内景比萨机场早晨露西排队出海关的一组镜头。摄像机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些箱包行囊,露西手提用背包带捆扎着的老式军用包。摄像机转拍一条激动地四处嗅闻的海关警犬。警犬向露西跑去。一个警察走近姑娘,目光严肃。露西有些不安,,但警犬毫无反应地从露西身边跑过,直奔前方地上的一个小圆面包。海关出口处,露西站在那儿,搞不清方向,无所适从。男女老少从她面前走过,有些人还注意地看看姑娘。##X译自意大利文同名电影文学剧本,米兰RES书籍与杰作有限公司,年第版。)))编者内景火车上午仍然是通过摄像机镜头:露西睡着了,双手仍然紧紧抓住行李。特写镜头:露西的额头、闭着的双眼,嘴角上流淌的口水、脖颈双脚,其中一只没穿靴子。火车减速了。车窗外已经可以看见锡耶纳了。举着摄像机的男人手臂伸进画面推醒露西。男人手腕上戴着非洲手镯。持摄像机的男子(画外):喂,到锡耶纳了,,从摄像机里看到露西醒了,跳起来,紧紧抓着她的行李和靴子。摄像机从敞开的车窗继续拍站台上的露西。露西边朝上边看,边穿靴子。露西:你干什么持摄像机男子(画外):你让我想起一个人,,火车缓缓启动了,离露西而去。持摄像机的男子,岁左右,在车窗那儿闪了一下。他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露西:什么,,持摄像机男子(画外):我和你乘同一架飞机,,露西(生气了):真讨厌!,,持摄像机男子(画外):这是给你的。这时从摄像机镜头转为毫米摄影机。从启动的火车上一支胳膊扔出一盒录像带,落在露西脚前又掉在了火车轮子之间。火车走后,录像带留在了轨道上。露西弯腰拾起录像带。内景出租车上午露西坐在车后座上。她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出租车猛然拐弯,她不由得倒向一边。摇来晃去的露西靠着车窗吸烟。窗外闪过托斯卡纳平原。姑娘拿出日记在读。她的笔迹叠印在田野风光上。过了一会儿。露西注视着她日记中的一幅插图:这是一位世纪锡耶纳画家的一幅风景画,与窗外的实景一样。外景道路上午隐约可见小山上有座房舍,山坡下是平展展的田野。露西乘的出租车从远处驶来,顺着通往那座托斯卡纳式屋舍)))格雷森别墅)))的路急驰。##内景出租车上午露西注意观察着树叶中时隐时现的格雷森别墅。外景格雷森别墅前的小路上午手提行李的露西站在别墅前。她身后,出租车离去。姑娘向大门走去。在玻璃门那儿她向里面偷偷张望,然后推开门走进去。内景伊恩的书房上午露西踏进了恬静和幽暗之中。她拖着行李走过书房和一间摆放着酒桶的房间,巨大的酒桶颇为醒目。露西:喂,,喂,,有人吗她走进起居室,把行李放在地板上,从杯盘狼藉的大桌上拿起一颗樱桃,然后走近一个睡着了还轻轻打鼾的女人。女人身边,枕头堆成了一圈。外景花园大藤架上午穿过一扇门,露西站在了平台上。平台上晒不着太阳。她首先向睡在草坪上的一个男人走去。那个男人脸上遮着一顶巴拿马草帽,他周围是些赤土的人型雕塑。这些雕塑似乎都在回视着看它们的人。后来露西走向大藤架下阴影里的一张长椅。长椅上也睡着一个女人。这是黛安娜#格雷森,岁左右,一个漂亮的英国夫人。露西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待。四周静悄悄的。黛安娜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姑娘。刚开始她还没认出来站在面前的是谁,后来,,露西:黛安娜,,黛安娜,,你好。黛安娜:露西,露西!你好吗(拥抱她)我们还在等你的电话呢。为什么不打电话露西:我坐出租车来的。黛安娜站起来,带露西走进屋子。黛安娜(边走进屋子):进来吧。(又转身朝上面的一扇窗户喊道)伊恩,醒醒,起来吧!露西来了。两个女人走进屋里。上面一层窗户里探出一个男人的上半身。这是伊恩#格雷森,岁左右的美术家。他向下面看看,没看见任何人。内景厨房上午厨房里摆放着手工制作的木质家具,并且堆满了瓜果菜蔬。黛安娜洗着##蔬菜。露西看见她梳着燕窝式的发型。这时姑娘看到餐具柜上:一张印度的色情画,一张四代英国女人的照片和伊恩雕的一个少女的半身裸体小雕像。黛安娜:我简直无法相信,你都长这么大了!露西:唉,我希望长大,,都过了年了。露西发现了一张两个小伙子的合影。照片的特写镜头:尼科洛#多纳蒂和克里斯托弗。后者是黛安娜的儿子。露西:克里斯托弗在这儿吗黛安娜:因为我过生日,他应该昨天到的。可他还要和他的朋友尼科洛在土耳其逛逛。露西:是和尼科洛#多纳蒂一起黛安娜:你还记得他露西:记得。刚午睡起来的伊恩#格雷森走进厨房。伊恩,爱尔兰人,相貌堂堂,身体健壮。此时他有些局促不安。伊恩:露西,欢迎你。(穿过厨房来拥抱她)欢迎,欢迎你。露西:你好!身体好吗外景草坪小屋上午露西提着她的行李跟着伊恩穿过草坪。她看看散在草坪四周的赤土人形雕塑。露西:我都记得,这些都记得很清楚,,那次我在这儿只住了一个星期。伊恩(指着一些木箱):这些是我的蜜蜂,,如果你打扰了它们,它们就会搅得你不得安宁。他们走到一座面朝大藤架的石头小屋。伊恩:你看,我们重修了一下堆干草的旧仓房,,也就用了来年时间,,当年我们来这儿时,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水,没暖气。只是为了买别墅,我们就必须用掉所有的钱,,露西:你们为什么决定搬到这里来伊恩:为了工作。这小山上有着很伟大的艺术传统。内景小屋上午伊恩与露西走过一扇开着的门,可以看见房间里面:一张小桌子上摆放着药品,一张散乱的床。##内景小屋露西的房间上午伊恩打开护窗板。露西走向第二扇窗,推开它。窗外是一片开阔地,风光很美。伊恩:隔壁房间里是亚历克斯#帕里什,我们的老朋友。他也认识你母亲。他病得很重,时间很长了。大家都为他难、苦恼。露西:他是作家露西四下里看看这间有些像是草料棚的房间。伊恩围着她转,仔细观察她的侧面。伊恩:但愿你是个有耐心的姑娘。因为我想试着做,,你得帮助我,,露西:怎么帮伊恩:你只管你,其它的我来弄,,露西:但愿不会用去所有的时间!伊恩:你不知不觉就,,他向门口走去。那门上画着一幅风景画。伊恩:整理整理你的东西,去游游泳。黄昏时我们吃晚饭,,但你还是早些过来好。伊恩走出房间关上了门。露西在提包里翻找,找出一个小挎包,从小挎包里拿出她的一本日记,从日记本的封皮里抽出一张褪了色的照片。现在她站在窗前,对面小山上不远处的一幢别墅很是显眼。她看着看着,觉得有些眼熟。后来她明白了,门上的那幅画准确地再现了眼前这美丽的景致。姑娘看着旧照片。照片特写:这是露西和一个小伙子在一个湖岸边,不远处还可以看见一根石柱。露西把照片塞进上衣里,紧紧地抱在胸前,,她听到窗外有响动。外面窗下,一个男人坐在扶手椅上,痛苦地咧着嘴,胸前挂着输液的药瓶。这是亚历克斯#帕里什,多岁,一个生着病的英国喜剧作家。他向前弓着身子,嘴边全是口水,他瞄准了,一口啐出去。特写镜头:口水啐中了地上的一只蚂蚁。外景格雷森别墅黄昏露西吸了一口烟,然后又将烟徐徐吹出。她在游泳衣外穿了件很肥大的短袖衬衫。##她顺着柱廊走着,突然一只便鞋从二楼落下,恰好落在她的脚前。姑娘向上面看看,发现阳台上站着一个身穿白衣服,头戴草帽的老先生,就是下午在花园里睡觉的那个男人。这是纪尧姆先生,岁的美术商。露西:是您的便鞋纪尧姆:就算是吧。认识一下露西:我叫露西。纪尧姆:我是纪尧姆。(法文)很高兴认识您。您是来度假的露西:伊恩要给我画幅肖像。实际上只是我父亲让我高兴的一个借口,也是让我到意大利这儿来的一个借口。纪尧姆(心不在焉地):布鲁诺先生在哪儿我得给他讲讲我做过的一个梦,,说着,纪尧姆先生又隐入阳台的暗影里了,,露西(把便鞋扔上阳台):喂!你的鞋!纪尧姆(法文):噢,谢谢,小姐,谢谢,,露西:我去游泳,,再见!纪尧姆(法文)谢谢。内景伊恩的书房黄昏伊恩开门走出来,手里夹着香烟。此时露西向游泳池走去。外景游泳池黄昏走出大葡萄园露西就到了游泳池。不远处躺着一个睡着了的年轻女子,赤身裸体地搭着一条大毛巾。露西脱下短袖衬衫,穿着分体式泳装慢慢地滑进水里。她像条鳝鱼一样游着,平静的水面在她的口鼻处被轻轻地划破。她潜到水底去捡拾一个珍珠耳环。露西的手伸出水面,紧紧抓住泳池边缘坐式雕像的脚,很快她的头也轻轻出了水面。米朗达(画外):耶酥呵,我以为你要淹死了呢。正在想是否该下去把你拽上来。米朗达,岁的漂亮姑娘,是黛安娜第一次婚姻的女儿。当她抬起头时,我们看见她戴着手镯、戒指和各式珠宝首饰。露西:你是米朗达##米朗达:你以前真的来过这儿吗露西:四年前来过的。那会儿你兄弟在,没有你。米朗达:实际上我不住在这儿。为了安慰妈妈,每年她过生日我们都来这儿。克里斯托弗心不在焉,从土耳其到这儿的路都找不到。露西:他是和尼科洛一起吗米朗达:你认识尼科洛露西:上次认识的。米朗达:因为他抽烟的奇迹理查德抽烟时就变成了疯子。露西: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米朗达:谁露西:你兄弟。米朗达:谁知道他们说,,(突然喊起来)理查德!理查德:你好,亲爱的!穿着晨练服的理查德来了:一个岁左右的美国律师,可以认为他长得挺帅,尽管有些粗野,一副做事干练、令人信服的派头。米朗达:她是,,你知道哈蒙,,妈妈女朋友的女儿。露西:我叫露西。米朗达:对,露西。理查德(边脱针织衫,边说):上帝,萨拉#哈蒙的女儿你母亲可是位杰出的女诗人!我叫理查德#里德。两人握手。理查德:认识你真荣幸。露西:看你,那是我母亲,不是我!理查德:你母亲曾经让我也想当诗人。(脱下体操鞋)我觉得诗人应该是整天四处游荡,只想表达自己内心感受的大人物。米朗达:理查德,我都不知道你还写过诗。理查德:我从未写过诗。我一丁点儿的创作细胞都没有。(对露西)可是我成了演艺界的律师,就是为了能经常接触有创作天赋的人,比如像米朗达。露西看看米朗达。米朗达(像是抱怨自己和自己的工作):我设计珠宝首饰。我像个傻子一样在纽约干活。不过那份工作还是需要天分的。##露西:这是你的露西将耳环递给米朗达。米朗达(又下到泳池中):是的,又笨又傻又老气。(对理查德)你下来吗理查德:水怎么样,露西露西:水很平静,像坟墓一样。理查德脱内裤时绊了一下。他裸身下到水中游了起来。露西上岸了。内景餐厅夜除了露西和黛安娜还在厨房里和玛丽娅一起准备晚餐,米朗达在打电话外,其他人都围坐在桌边。米朗达:什么不,,我听不见,,声音好像来自大洋深处,,(画外)你得再大声点儿,我根本听不见你说什么。黛安娜和露西跟着玛丽娅从厨房走过来。露西想听米朗达打电话。诺埃米:你们听听这个:亲爱的诺埃米,我生活中有两个男人:一个能够像我以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那样满足我另一个热烈深情,但缺乏情欲,为了证实对我的爱,就在窗前大呼小叫。我在两人中犹豫彷徨,痛苦心碎。我该怎么办拿不定主意的女人。众人笑笑,开始吃饭。米朗达去坐在理查德旁边并吻了他一下。诺埃米:漂亮,嘿!伊恩(对米朗达):米朗达,谁的电话米朗达:克里斯托弗。黛安娜:他说什么米朗达:他们不回来。黛安娜:怎么,不回来了米朗达:不知道。他们误了飞机,,什么也听不见。露西喝酒的脸。纪尧姆先生:真是无赖。我打赌,他们和鸡纠缠不清了。米朗达(对理查德):肯定他们还不仅仅是和鸡纠缠不清,,内景小书房夜晚餐后的娱乐时分。诺埃米在起居室敲打字机写信,米朗达和理查德在厨房随着比利#霍利迪的一首老歌起舞。黛安娜和露西在小书房闲聊,,黛安娜(笑着):诺埃米为孤独的心灵开了个专栏,名字就叫告诉诺埃##米,很受欢迎!黛安娜在一个椅式箱子里翻找,拿出一件白色的连衣裙。露西:我有一张妈妈穿这件衣服的照片。黛安娜:她说结婚以后,她会幸福愉快,就会变胖,就不能再穿它了。当然啦,她就再没穿过了。你穿穿看,,这很漂亮,,袖子在这儿,,好了!你可以穿它去参加多纳蒂家的聚会。每年夏天他们都要搞一次很不错的聚会。黛安娜为了更好地看看,后退了几步。黛安娜:知道吗这么看你,简直就是年前来帮我们收拾房子的萨拉。露西(有些不相信,但又挺高兴):她帮你们收拾房子黛安娜:是啊,,她常常停下一会儿吸印度大麻,,两人都笑了起来。黛安娜:我觉得长了点儿。你站到上面好吗我用针别一下。露西站到箱上。黛安娜用针把裙边别住。姑娘从高处向下看着她。黛安娜:你母亲喜欢冒险。她需要冒险。她就是那种人,最后总是会伤害别人,当然那也不是她愿意的。露西:我觉得她根本没意识到。黛安娜:噢,露西,可她是明白的。其实最受伤害的还是她自己。(稍停)可是我佩服她的鲁莽轻率。她和我,,完全不一样!我曾经认为她就是一个勇敢的象征。我是不能那样生活的。我不是那种人。伊恩也不是那种人。要知道,我们相互信任了年。你相信吗露西:相信。黛安娜:可大多数人都不相信。内景外景小屋露西的房间夜露西在窗前,嘴里衔着一支微量毒品烟,在一个破旧的日记本上写着。叠印她的字迹。姑娘有时看着镜头,有时写。露西:我把她的秘密藏在心灵深处多年,现在找到了,我找到了线索,在这里,现在##我看到了真相。露西撕下写着诗句的这页纸在点燃的蜡烛上烧掉。内景伊恩和黛安娜的睡房夜黛安娜进来,叠衣服,理头发。伊恩躺在床上看书。伊恩:当然了,她父亲属于绝对奇怪的那类人,,他从未关心过我的工作,他厌恶我画的萨拉的画像。为什么现在他突然要露西到这儿来了黛安娜:也许是因为她周围都是些像我们一样令人讨厌的老太婆,,伊恩:也就是跟你这么说吧!黛安娜:肯定她是更愿意跟一些小伙子去海边。伊恩:她给我的印象是个很严肃的姑娘。黛安娜:噢,也许她更喜欢被别人追。(穿上晨褛)岁,正是整天围着小伙子转的时候。告诉你,我发现她看克里斯托弗的照片很仔细。伊恩:克里斯托弗黛安娜(拿起一个装针线的小篮子):为什么不呢她岁啊。黛安娜向门口走去。伊恩:你不困吗黛安娜:不,一点儿都不困。我得把戴西的衣服缝好。我还得把所有的灯都关掉。我回来的时候尽量不吵醒你。伊恩:你过来一下。黛安娜走近他,伊恩:亲我一下祝福晚安吧黛安娜有些惊异,在他眉毛上吻了一下,然后就要离去。伊恩:这就完了黛安娜又转回身在他嘴上吻了一下,然后朝门口走去。伊恩:你也曾有过岁的时候,我是信还是不信黛安娜(走到门口了):我是相信的。内景露西的房间夜露西躺在床上,已经不再吸微量毒品烟了,力图睡着。突然,她翻过身来,背后是两个房间的隔墙,可以听见亚历克斯在咳嗽。露西又在翻身,然后把一个枕头放在两膝之间。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特写镜头,看见她的一只脚轻抚着另一只脚。此时姑娘哭了起来,##细嫩的手擦着不停涌出来的泪水。然后她就开始幻想爱情,,突然响起了开门声。露西:是,,露西抬眼看到门口一张虚幻苍白的脸。亚历克斯(并不看她):对不起,,你还有我闻到的那种外国烟吗露西(低声抱怨地):嗯,,嗯,,外景小屋夜露西从她房间里出来,走进亚历克斯的房间来找他。后来她找到平台上,看到了倚靠着大藤架的亚历克斯。露西:你好,,把微量毒品烟递给他,然后点燃。亚历克斯:那不是我的优秀喜剧,,露西:可我喜欢!亚历克斯:,,就因为它,我还会被世人记得。把烟还给露西。姑娘把烟捏在拳心里吸。亚历克斯(指露西吸烟的样子):你看,我是不传染的,,露西:和别人共享时,我一直是这样吸的。亚历克斯:一个医生说,我还能活个月另一个说,看情况也就是一两个星期根据第三位医生的说法,这会儿我已经死了。我看还是第一位医生最优秀。露西:太可怕了。亚历克斯:你属于那些现在还讲道德伦理的姑娘,对吗露西:你想说什么亚历克斯:性。你厌恶性露西:不。亚历克斯:决不是最令人激动振奋的,至少我还相信我的记忆,或许是除了好烟草。好烟草才最令人激动和振奋。露西:我不知道。我没什么经验。亚历克斯:对烟草露西:不,对性。亚历克斯:你是说,你还没和男人上过床##露西摇摇头。亚历克斯: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露西:没有。亚历克斯:唉,,露西:你是不是记得我母亲总穿一双绿色的凉鞋亚历克斯:不,我不记得。不过也有可能,,她的穿戴总是非同寻常。她是个相当文雅的女诗人,为模特写文章的间隙,写些令人心醉的诗句。为什么你一直不愿意和男人上床露西:并没有一直不愿意。两人笑了起来。由于那种烟的关系,都有些信口开河了。亚历克斯:说下去,,我会永远保守这个秘密的。露西(有些冲动,但声音平和):我真正喜欢过一个男孩子,是我岁的那年夏天认识的。他是我真心亲吻过的一个男人。亚历克斯:接着说,说下去,,露西:喏,我们互相写过些信。他在一封信里讲他心中有个躁动的精灵。我全都记得的。(稍停,然后接着说)后来没多久他就不再给我写信了。亚历克斯:后来你母亲去世。一切就都结束了。露西:和她去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最简单不过就是独自一人。亚历克斯(开始明白她了):露西,露西,露西,在你这个年龄是不能做出这种决定的。露西:我什么也没决定。亚历克斯:你必须有一个令你心醉神迷的人。露西:我正在等待。亚历克斯:露西,露西,露西。露西:你这就不说下去了亚历克斯:你在害怕。你怕什么有些别的事(注意看着她的脸),,我说,,我觉得你是,,露西:都说完了。我要睡觉去了。露西欲离去。亚历克斯:别忘了这个。把打火机还给她。在她伸手来接时,他抓住她的手腕,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然后放她回自己房间去了。亚历克斯:做个好梦。露西回房后关上门。这时亚历克斯也很困难地回自己房间去了。远处,可以看见黛安娜坐在别墅平台的暗影中。从她那里的角度,可以看见这两个人,但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外景葡萄架早晨诺埃米和黛安娜正在安排早餐。诺埃米进屋里去了。亚历克斯来了,拄着拐杖。黛安娜:喂,看看谁来了!亚历克斯:我过了美妙的一夜。黛安娜:你遇见露西了。亚历克斯:她是难以抵御的。我对她着魔,我为她发疯。黛安娜:那又怎么样那样笑是什么意思亚历克斯:哪样笑黛安娜:说说吧,还是说说吧,,亚历克斯: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只是谈了谈。黛安娜:她对你说了什么亚历克斯:依我看,她并没把能告诉我的全告诉我。黛安娜:噢,说下去!亚历克斯:不,不,不,,你不能保密。黛安娜:恰恰相反,我能。亚历克斯:真的黛安娜:真的。最近我刚刚学会,并且已经实践过了。诺埃米(手捧托盘来到平台上):出什么事了亚历克斯:什么事也没有。黛安娜:诺埃米,一个男人在你眼前把一个秘密闪一下,然后又坚决不告诉你这个秘密。对此你会对你的读者怎么说亚历克斯:我可是什么也没说。黛安娜:正相反,你说了。亚历克斯:没有,真的,确实没说什么。诺埃米:我会对读者说,实际上他是想说出这个秘密的。告诉诺埃米##吧。外景葡萄架早晨露西刚刚走近平台,这些人就都不说话了。由于静得突然而显得有些神秘。黛安娜、诺埃米、亚历克斯、理查德、米朗达一起吃早餐。纪尧姆先生在葡萄架附近给植物浇水。一张空椅子等待着露西。露西:对不起,是时差,,我的表都不对了。众人看看她。姑娘坐下。在座众人以各自特有的方式看着她。大家都明白,只有她蒙在鼓里。黛安娜:拿着。把西红柿挤到面包上。这完全是托斯卡纳的吃法。米朗达:我们应该为露西找些朋友。省得她和我们这些老人在一起了。诺埃米:我们都这么老了吗理查德的手机响了。他接电话时站起身离开餐桌。理查德:你好。是的,,你们那儿现在是几点米朗达:你们觉得菲利波#卡泰利尼怎么样很可爱的,,露西瞥了一眼亚历克斯。亚历克斯躲开了姑娘的目光。诺埃米:他是试图要和一切女性,,亚历克斯:诺埃米,能把糖递给我吗米朗达:那就哈里#费尼莫尔琼斯。亚历克斯(对露西):要糖吗黛安娜:对,米朗达。诺埃米:对于一个美国姑娘来说,他可是太可恶了。米朗达:卡特#克莱!卡特#克莱会为露西发疯的。黛安娜:算了,让她安静会儿吧。她才刚到这儿,,露西(吃着很大一片面包):你们像是在跟我说报纸上的一则广告。远处传来推土机的声响。亚历克斯(一心想转换话题):你们听到了吗你就像在曼哈顿一样。亚历克斯站起来。其他人也随之站了起来。亚历克斯:现在我带你去看他们在干什么走,快,快来呀。理查德继续在草坪上打电话。不远处人们纷纷离开餐桌。理查德(画外):问题是找不到地道的芥末,否则会很好吃。不,我从饭店弄到一点儿,,是的,像条狗一样,,##众人穿过草坪。理查德(画外):告诉你,我得走了,一个日本代表团就要到了,,众人跟亚历克斯去看附近小山上的工地。理查德打完电话追上来。理查德:修什么呢诺埃米:转播站。亚历克斯:他们在修建电视天线。黛安娜:为了清洁意大利的电子空间。米朗达:你不喜欢是因为破坏了你这儿的景观!纪尧姆先生(走近他们,法文):布鲁诺先生被迫出售了他的田产!纪尧姆先生气愤地向推土机浇水。纪尧姆(法文):坏蛋!下流胚!混蛋!众人欢呼叫好。众人:好样的!太棒了!浇它!多冲冲它!再冲!戴西和伊恩出现在一棵树后。戴西,岁,是黛安娜和伊恩的女儿。她跑向母亲。戴西神情专注,目光锐利。黛安娜:戴西!理查德:你好,戴西!身体好吗黛安娜:我的脏小猪!在卡米拉那儿玩得好吗戴西:我们看见了魔术师奥兹。黛安娜:又去看了一次理查德(要对小姑娘表示友好):你好,戴西!戴西怀疑地看看他,然后看见了露西。伊恩在树下看报纸。黛安娜:你还记得露西吗她上次来的时候,你才岁。戴西走近露西,皱着眉头然后指着她的手镯。戴西:这是什么露西:是只金龟子。你看,有点儿像蟑螂,会带来好运的!伊恩(读报纸):明天举行总罢工。我只希望能在这儿吃上饭。黛安娜(向树下的伊恩走去):伊恩,百页窗呢你答应过油漆百页窗的。戴西:你想看一样东西吗露西:当然。戴西:你来。妈妈你留在这儿。露西,你跟我来。##露西和戴西走下小山。亚历克斯:我真得谢谢你们就他妈这么帮助我。上帝啊,我不能信任你们中间的任何人。黛安娜:米朗达,你就知道说个不停,,米朗达:我现在就只怪我了!伊恩:怎么啦亚历克斯(不予理会):她在用一些勉强能控制自己的方法,用她的好奇心在寻找某种东西,,她有些担心、恐惧。我有某种感受,她很像当年的我。亚历克斯独自向小屋走去。其余的人又都回到大藤架下。外景湖上午湖水边的石阶像在露西的照片中看到的一样。露西:告诉你,有一次我在这儿吻过一个男孩子。戴西:用舌头吗露西:哇!戴西:米朗达特别喜欢亲男孩子。她总亲理查德。以前还亲过马修和姜尼,,和尼科洛和戴维,,露西:她吻过尼科洛戴西:高兴着呢,心花怒放!内景厨房晚餐后众人在厨房收拾清洗:理查德擦干玻璃杯伊恩叠餐巾米朗达洗盘子诺埃米把面包收起来纪尧姆先生把一个酒瓶塞好。露西拿着一只玻璃杯在一旁和黛安娜讲话。露西:你认识一个叫卡尔洛#利斯卡的男人吗黛安娜:认识。他住在加约莱附近。怎么,你认识他露西:妈妈收到过他的信。他怎么样黛安娜:他是个战地记者,相当出色。我想他见过那么多的死亡、鲜血,以及各种可怕可恶的东西,他就成了一个有些特别的人。我会请他来的,你就可以认识他了。露西(稍停):你记不记得妈妈是不是爱上过这儿的什么人黛安娜:你是说她爱过卡尔洛露西:唉,我不知道。她写到过一件事情,,##黛安娜:啊,是吗她写过什么伊恩(在门口打断她俩的谈话):露西,我觉得到时间了。露西转身离去。黛安娜看着她跟随伊恩走出厨房。黛安娜(对露西):去吧!(对诺埃米)他是去书房。我跟你说,已经好多年了,晚上他都不工作了。诺埃米:可现在家里有个黄花姑娘啦!黛安娜笑了。内景伊恩的书房夜伊恩在他的画板上画,看着露西,开始勾画出一些基本线条,不时擦去溅在画稿上的污点甩到地板上。现在他站那儿不动了。然后什么都不说过去打开露西背后的大门,把露西坐着的轮椅推到大门边。门外是一片夜色。露西:这儿挺美的。我父亲从没来过这儿,,伊恩:有人不喜欢远离自己的家乡。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父亲,你是知道的,,露西:他个子不高。我比他要高公分。伊恩:真的他恼怒地撕去一页画稿。伊恩:也许你可以盯着一个东西,,比如,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匹马的腿。这样你就比较容易保持一种姿势。现在我看看你哪些地方不像你母亲。你眼睛里像是有一种特别的兴奋。露西(说话时尽量使嘴唇不动):你从来不吃橄榄叶伊恩:橄榄叶那不能吃,会吐的。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露西:没什么。(稍停)我感觉到了背后的黑夜。伊恩:那你就能明白我们为什么喜欢留在这儿了。我真正缺少的就只是一样:掘墓人,都柏林那个最出色的小酒馆,,我想,今天晚上就到这儿吧。你太了不起了。露西起身吻了他一下,算是道过晚安就走出房间去了。外景格雷森别墅夜一片黢黑。露西回到小屋。她听到风吹铃铛的响声,就循声而去。走过一扇敞开的房门,她看见理查德和米朗达在做爱。##理查德(画外):这样好。噢,上帝,上帝,这样,这样,我是你的小老爹,是的,,米朗达(画外):好,是的,好的,,露西怕被发现,贴着墙,悄悄蹲下听着。理查德(画外):噢,上帝!米朗达(画外):不,不,不,(稍停)好,好,好。露西笑着碰倒了一个耙子。房间里说话声大了起来。米朗达(画外):什么响露西紧贴着墙。理查德和米朗达面向门开处,在黑暗中寻找声音来源。突然纪尧姆先生出现了。他穿着睡衣,左手提着鞋子。理查德(低声抱怨):你去哪儿米朗达:嘘,,别惊动他。没有必要打扰梦游者。露西退进暗影中。纪尧姆先生从她身边走过,始终看着正前方。外景格雷森别墅小路下午茶时间一辆汽车沿着公路前行。镜头中是乘客的一只手。手腕上带着与持摄像机男子一样的非洲手镯。汽车停下。那手指着停在伊恩书房门前的一辆黄色群马型汽车。卡尔洛:看,这儿都有谁呀:诺埃米。米凯莱:诺埃米告诉诺埃米的诺埃米卡尔洛:就是她。卡尔洛#利斯卡是一个岁上下的记者。他和他岁的儿子米凯莱出身于萨阿布家族。卡尔洛个子矮。他的儿子却很高大。他们穿过空地。外景平台下午茶时间黛安娜(低声向米朗达抱怨):萨阿布侯爵来了!利斯卡父子走到大藤架下。卡尔洛碰见了刚从厨房出来的诺埃米。卡尔洛(拥抱她):可真是让人惊喜呀!认识我儿子吗米凯莱,,诺埃米。诺埃米(握着米凯莱的手):不,我们不认识。卡尔洛继续走向平台和那里的人打招呼。米凯莱和诺埃米停留了一会儿。远处露西和戴西在草坪上玩。理查德和她们一起玩。他愿意和她们在一起,因为玩的时候,他可以触摸到露西。露西向平台那边看了看,发现了卡##尔洛#利斯卡。米凯莱:老实说,咱们在罗马见过一面。诺埃米:真的吗黛安娜、米朗达、纪尧姆先生和伊恩欢迎卡尔洛和米凯莱的到来。黛安娜:你好,卡尔洛!卡尔洛:黛安娜,身体好吗黛安娜(引见纪尧姆先生):挺好的。卡尔洛,我想让你认识一下,,米朗达(对米凯莱):你好,米凯莱!欢迎归来!黛安娜(向纪尧姆先生介绍卡尔洛):卡尔洛#利斯卡。纪尧姆先生。卡尔洛(法文):很荣幸,,纪尧姆(法文):客气了,,(对米凯莱)你好,,外景草坪下午茶时间露西一边继续和戴西、理查德玩一边注意着卡尔洛#利斯卡。外景草坪下午茶时间伊恩和卡尔洛离去走向小屋。卡尔洛(认出露西是火车上的姑娘):她是萨拉的女儿伊恩:,,露西。诺埃米和米凯莱在远处的一块树荫里闲聊。诺埃米:你把我和另一个人搞混了。我从不穿浅紫色的衣服。米凯莱:不,我记得清清楚楚。你穿过一件吊带裙,整个背都裸露在外面。诺埃米:你要知道,其实是,,是一个女友借给我的。我还是认为你记混了。米朗达在平台上向仍在和露西与戴西玩耍的理查德大喊大叫。米朗达:理查德!咱们去游泳吧。伊恩和卡尔洛走近伊恩雕制的一组坐式塑像。这些雕像在小屋旁边。卡尔洛向草坪望去想找到露西,似乎是为了掩饰,他带上了太阳镜。草坪上,理查德仍在追逐露西。而米朗达还在柱廊那儿召唤他。米朗达(故意摔碎一个盘子):理查德!你到底去不去外景柱廊空地下午茶时间人们顺着小路向游泳池走去。人群中有诺埃米和米凯莱。##诺埃米:你在罗马有姑娘吗你生活中有爱情吗米凯莱:哪儿的话呀!卡尔洛落在后面,仔细看着柠檬树林中生了锈的螺旋楼梯。外景柠檬树林下午茶时间露西:你是卡尔洛卡尔洛:是的。(摘下眼镜)你就是露西了。他们在楼梯周围走动。卡尔洛的表情有些怕人。姑娘在研究他。露西:我母亲每次收到你的信,都要在日历上画个星星做记号。卡尔洛:我和你母亲曾经关系很密切。我们一起开过许多玩笑。她似乎是一个特别高雅的女人,但后来她喜欢举止粗俗。露西坐到楼梯上。他认真地看着她。露西:可她给我的印象不同。我记得,她整夜不睡觉,醒着,坐在黑暗中抽烟,听爵士乐的唱片。卡尔洛:我们大家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露西:你也有过吗卡尔洛:只是在我远离战争的时候。如果我身处战争中间,我就感到轻松,像一只蛋奶酥一样又轻又松。露西:你从未杀死过蝰蛇卡尔洛:当然杀死过。我是在乡村中长大的。他从露西嘴里抽出一根头发。露西:你从来就不认识我的父亲卡尔洛:不认识。不像你认为的。(他有些不自在。稍停)我们只在一起过了一夜。就是这样。露西:只有一夜卡尔洛:我们曾经是朋友,,亚历克斯在伊恩书房那儿叫露西。亚历克斯(画外):露西!卡尔洛突然离去。卡尔洛:一会儿见。亚历克斯走近露西。她还坐在楼梯上。亚历克斯:不,不,不,,我不相信他。他不是你的,不是我那天使般的##露西的!露西:(一副力图说服自己的表情):老实说,我喜欢。亚历克斯:真的露西:他有亲切可爱的地方。亚历克斯:噢,我的幻想被粉碎了。走吧,咱们慢慢赶上其他人,像屠格涅夫笔下可怜的罗亭一样。他们一起走向游泳池。外景游泳池下午茶时间露西和亚历克斯走到游泳池附近。亚历克斯:噢,不!我受不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我的上帝。他们向泳池看去。一些人在游泳,一些人坐在池边。全都赤身裸体。露西:怎么了亚历克斯(转过身去):这样,,违背情理。他背过身去。露西继续望着游泳池那边,同时偷听着黛安娜和卡尔洛的谈话。那俩人并没有发现她。卡尔洛: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被采访。黛安娜:她对你感到好奇。你印象中萨拉岁时还是处女吗卡尔洛:她那一代人是被一些疾病吓怕了。露西转身顺小路快速离去,走过亚历克斯时看也不看他。内景小书房晚上露西坐在一个凳子上打电话,同时在一个笔记本上记些什么。戴西坐在她怀里,一副坚决的表情。露西:对,到纽约,明天,,露西拿着电话等着。戴西:别走,求你了,,你对你的未婚夫克里斯托弗怎么解释露西:谁跟你说的戴西:妈妈告诉诺埃米的。露西(打电话):是的,什么时候露西背后门开处出现了一个小伙子。他背着背包,风尘仆仆的样子。克里斯托弗(在门那儿):喂,你们好,,露西转身看见了克里斯托弗,岁的英国小伙子,无忧无虑的神情中透##出淡淡的伤感。戴西:克里斯托弗!克里斯托弗:小疯子戴西!戴西:脏小猪!克里斯托弗:脏小猪!小姑娘挣出小伙子的怀抱。小伙子拿出一面红旗披在她的肩上。克里斯托弗:嘿!土耳其国旗!(对露西)我记得你,,露西!我打断你了可以听见克里斯托弗背后的人声。尼科洛(对克里斯托弗):我可是最后一次帮你拿行李了。(对戴西)你好,脏小猪!戴西:你好,尼科洛!露西从她的肩上看过去,看见了尼科洛#多纳蒂,岁的漂亮小伙,和她的照片上一样。他穿着土耳其短袖衣,明显地标志着这次旅行。尼科洛(不认识露西):你好,,克里斯托弗:该不是告诉我说,你忘记了露西,,尼科洛仍然是一副困惑的表情。克里斯托弗:露西#哈蒙。尼科洛:噢,露西!当然,就是你!他身后门口处,奥斯瓦尔多探进头来。尼科洛:奥斯瓦尔多,你认识露西吗奥斯瓦尔多:认识,我记得她。(稍停)咱们走吧克里斯托弗:晚上来吃晚饭。尼科洛:你应该见见我母亲,,克里斯托弗:带她来吧。我跟妈妈说叫她来。尼科洛(对露西):那就一会儿见!内景露西的房间上午姑娘高兴地打开行装。她走到窗前看着远去的多纳蒂的汽车。内景多纳蒂的汽车上午奥斯瓦尔多在开车。尼科洛:是,我们是通过一阵儿信。可我只是那个星期在那儿见过她几##次。当时她可不是这样,她还小呢。奥斯瓦尔多:我记得她写过一口袋呢,写在一些旧明信片上。尼科洛:你总看我的信!尼科洛开玩笑地捶打奥斯瓦尔多。后者一边躲避,一边还得开车。内景露西的房间上午露西在窗前。窗外风光如画。外景平台小屋上午黛安娜端着亚历克斯的晚餐向小屋走来。黛安娜:吃晚饭了!亚历克斯:你觉得她还在生我的气吗从小屋的窗户看过去,黛安娜发现露西在她自己房间里。黛安娜(对亚历克斯):亲爱的,我看你就是总想着她!亚历克斯站起来,在露西窗前站了一会儿,然后跟着端着晚餐的黛安娜走进自己的房间。摄影机从窗外拍下露西:随身听的耳机套在头上,无拘无束地随着考特尼#洛夫唱的歌岩星在独自跳舞。外景大藤架晚通过窗户和厨房门,露西注意看着到来的客人。多纳蒂兄弟和他们热情而又做作的母亲基娅雷拉受到了黛安娜、伊恩和诺埃米的欢迎。黛安娜:你好,基娅雷拉!基娅雷拉:每次我来这儿都像是到了另一个星球。你们确实营造了一个特别天地,完全是你们的世界。你们可真有福啊!不定哪天需要护照才能来这儿了!可是露西在哪儿我要见见露西。稍后。露西站在厨房门帘那儿,正在想搞清楚尼科洛到哪儿去了。突然她的双肩被抓住。她被拉进了帘子后面。尼科洛(一口气说下去):露西#哈蒙,你打算在这儿呆多久你对意大利的事物有什么看法你打算什么时候到我们家去看看真正的意大利人是怎么生活的是如何在改变生活的露西:你根本还不认识我呢。尼科洛:你你没有认出我。##他们身后米凯莱和诺埃米一起走进厨房。米凯莱想给诺埃米看一本书。米凯莱:这本书你曾经说起过。诺埃米(稍有些惊慌):本亚明#康斯坦的阿道尔夫。米凯莱:讲思想意识和爱情的。诺埃米:不过是一个寓言。米凯莱:你看看这本书吧。他们又一起走出厨房。玛丽亚独自留在厨房准备晚餐。外景大藤架下夜黛安娜、基娅雷拉、伊恩、卡尔洛、纪尧姆先生和理查德一起喝咖啡。卡尔洛:在这个镇上,谁也不听别人的,大家都是只顾自己说出自己的意见,,这个镇里差不多全是一些自说自话的人了,,基娅雷拉:这是批评,还是自我批评卡尔洛:两者兼而有之。摄影机跟拍理查德。理查德起身走向橄榄树下抽烟的那群年轻人。外景橄榄树下夜米朗达喝着酒,把微量毒品烟递给其他人。她周围有:露西、尼科洛、克里斯托弗、诺埃米和奥斯瓦尔多。米朗达(看着露西):那时就希望在返校前自由自在地过夏天。理查德(从大藤架下走过来):亲爱的,我还没来,你就开讲了。已经半醉的理查德躺下,并且把头枕到米朗达的腿上。她笨手笨脚地把微量毒品烟塞到他嘴里。理查德:去他妈的!弄我一脸的烟灰!这玩意就像吸毒的感觉一样!(起身把烟递给露西)给你。米朗达:最后我还是和跟我最好的女朋友做爱的那个男人做爱了。他在当地专门干黄花姑娘。露西(吸一小口烟之前):我倒想知道,咱们怎么才能不说这个。露西把烟递给尼科洛。克里斯托弗(把烟接过来):米朗达,我记得那个小伙子,很讨厌的人。米朗达(画外):他很可怕。我应该杀了他。克里斯托弗(把烟递给米凯莱):我不记得我的第一次了。当时我完全喝醉了。##诺埃米(自言自语):我和这些毛孩子在这儿干什么(看着米凯莱)你呢,米凯莱米凯莱:在一辆汽车里。天正下着大雪。理查德:我是岁,和我的保姆在外面逛的时候。米朗达(感兴趣地):露西露西(大声地,她已经醉了):恋爱的事可你们现在说的根本不是爱。她背后出现了从大藤架下过来的纪尧姆先生。纪尧姆(法语):没有爱情,只有爱情的表示。纪尧姆先生离去。他是去拿别人从他房间里拿走的梯子。尼科洛(好心为露西翻译):没有爱情,只有爱情的表示。众人都笑了,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做的。诺埃米(不耐烦了):那你呢,奥斯瓦尔多奥斯瓦尔多(冷漠地):我不知道是这种谈论还是山下蠢人们议论政治更可笑。露西(突然走近尼科洛):你呢尼科洛:我没有。露西(更靠近他):没有什么尼科洛:爱情不是我使用的字词。露西:这是我从未听到过的最残酷的一件事。尼科洛:我觉得这样我可以避开一大堆问题。露西(离他脸很近地低声抱怨):我还以为我根本不用避开你,,她的头慢慢垂了下去,整个身体也几乎歪倒,她挣扎着想站直了。尼科洛:噢,上帝!尼科洛站了起来,赶快扶着她的头。露西(已经醉了):不,我挺好,没事,,我很抱歉,,尼科洛,尼科洛,那时候你实在是太远了,,众人不动,忍住了笑。奥斯瓦尔多突然跳起来去看小山上初露的曙光。内景露西的房间上午露西披着一头湿发,坐在浴缸里写她的日记,同时还抽着烟。她的字迹叠印在画面上。露西(画外):等待,耐心等待,##像一只茶杯那样空虚。但愿你能尽早来摇醒我,来叫醒我吧。撕下一页扔出背后的窗外。理查德在小屋外锻炼身体。理查德:,啊,,,,露西站起身,用毛巾擦着湿头发。有人敲门。姑娘极快地随手抓起件衣服套上身。露西:谁门开了,身穿晨练服、戴着太阳镜的理查德站在门口。理查德:你好,我在想,,理查德进了房间关上身后的门。理查德:你是否能给我吸点儿什么。露西:我以为你讨厌吸烟。理查德:那么,你别跟米朗达说。这几天我真得戒了。嗯,,以前我从没来过这儿。(注意到门上的画)这和外面的风景完全一样,,我明白了!(四下里看看)简直和阁楼一样!我在纽约也有这样一间屋子,只是浴室不像这样,在看得见的地方,,(注意到床上的日记本)这里写了些什么那么说,是你在写了,是吗露西从他手里拿过日记本,递给他一支烟。理查德:对不起。你写些什么你的幻想。我是想说,你在幻想,不是吗露西:和大家一样。理查德:是的。有一种演员做的练习,可以使他们摆脱束缚发挥自己的想像。你从没试过就像失去了控制。露西(疑惑地看着理查德):怎么做理查德:这样。你跪下。露西:跪下理查德:我做给你看。露西(考虑着):OK,你先做。理查德:我先做。##理查德跪下,露西模仿他。理查德:现在,四肢着地爬下。露西(忍住笑):开什么玩笑理查德:别说话!理查德四脚着地,趴在地上。露西学他的样。他们停住不动了。露西面对着一面可以照见全身的镜子。理查德:现在你爬到镜子跟前,慢慢地。(到镜子前)睁开眼睛。(露西睁开眼睛)把舌头伸出来。看理查德已伸出舌头,露西跟着做。理查德:现在开始舔。露西看他像个疯子一样,在舔镜子。理查德:舔呀。像猫那样舔、舔。好样的小猫。舔。再舔一下。他的舌头舔着镜子向她的舌头这边移过来。姑娘笑了。理查德:舔呀。现在,,门响了一下。米朗达进来了。米朗达:露西,我在想,,噢,理查德!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情理查德跳了起来,迅速跑向米朗达。理查德(不知所措地):宝贝儿,等等,我们只是在,,等一下,等等!他们刚离开房间,露西就靠墙坐下缩成一团,一手捂在脸上,像是在说:真糟糕!露西:上帝啊!窗外,理查德和米朗达一起走。米朗达:老实说,我根本不明白你为什么到这儿来,,整天像个恶棍一样跑来跑去,要不就没完没了地打电话,还有那种剃须膏的臭味。你在那房间里干什么理查德:没干什么。米朗达:老天爷呀,你在那儿,在她身边像条狗一样闻来闻去。理查德:米朗达,我在告诉她演艺学院里的表演方法,,米朗达(不相信地):不,我很遗憾,,露西关上窗户。此时米朗达跟着理查德穿过花园向别墅走去。外景多纳蒂家小路下午##露西推着自行车穿过庭院站在房门口。大门开着。她抬手敲敲门,四下里看看,走进房子。露西(温柔亲切地):尼科洛在吗内景多纳蒂家走廊下午露西穿过挂着画的大厅,在楼梯那儿碰见一个老佣人。佣人:找人吗,小姐露西:不,啊,是的。尼科洛在哪儿佣人:在外面花园里。露西:谢谢。佣人:不客气。露西返回,向房门口走去。外景多纳蒂家花园下午露西走出房子来到花园。远处一棵树后似乎闪过一个彩色人影。她走向前去。有一对男女在拥抱亲吻。露西笑笑,看着男的撩起女的裙子。突然她认出了男的是尼科洛。外景葡萄园内的道路下午布罗利奥古堡,葡萄园,一派好景致。奥斯瓦尔多手里提着一只活兔子走来。露西心里乱糟糟的,飞快地骑着车。她超过了他。他举手向她打招呼。奥斯瓦尔多:你好,露西!超过他后,姑娘在前面摔倒了。奥斯瓦尔多跑过去帮助她。奥斯瓦尔多:摔痛了吗露西:什么奥斯瓦尔多:摔破了吧露西:没有!奥斯瓦尔多:真的露西:没有。她站起来,扶起一只轮子有些扭歪了的自行车。过了一会儿能自己动了,她骑上自行车,带着膝盖的伤离去了。奥斯瓦尔多看着她走远了,然后才向自己家走去。##外景远处是通向格雷森别墅的小路下午露西骑着自行车在葡萄园内穿行。一辆汽车发动机的盖子打开着。一身穿军装的男子在检查发动机。他问已经放慢了车速的露西。中尉:对不起,,(跟着她)您知道哪儿有电话吗他们顺着小山走,她向他指指远处的别墅。外景橄榄树下黄昏纪尧姆先生在阳台上好奇地看着中尉用手机打电话。中尉:那好吧,拜托了,明天早上,尽可能早些,就这样。橄榄树下,黛安娜和诺埃米在油漆一些家具,米朗达在把珍珠穿成串。不远处,戴西在修整一只手镯。桌上放着茶。露西在她的自行车旁边。中尉(转向黛安娜):明天早上天亮以后他们来接我。谢谢了。露西:不,,米朗达:别走,你留下吧,,黛安娜:你总不能蹲在小山下的路边吧!四个女人都站起来围着漂亮中尉。米朗达:你喝点儿茶吧你是交通警吗中尉:不,我是军人。黛安娜(递给他一杯茶):加点蜂蜜吧。是我们的蜜蜂酿的蜜。米朗达:要饼干吗你是什么军衔中尉:中尉。谢谢。诺埃米:你英文讲得真不错,中尉先生。中尉:谢谢。中尉很拘谨地坐下了。戴西把她的小椅子拖过来,要和他坐得更近些。四个女人兴奋地笑望着他。外景内景小屋黄昏露西稍微有点一瘸一拐地走过亚历克斯。亚历克斯坐在扶手椅上在露天地里睡着了,胸前仍然挂着输液的药瓶。亚历克斯手中的香烟仍然举在脸前。那烟头上已是长长的一截烟灰。露西不想惊动他,悄悄拿下他手中的烟。当她踮着脚向自己房间走去时,亚历克斯突然睁大了眼睛看见了她。##亚历克斯:别生我的气。露西回转身来。亚历克斯:我很抱歉,请原谅我。露西发现他似乎更虚弱了。露西:今天晚上大家都去比萨饼店吃晚饭。如果你愿意一起去,,亚历克斯:不,我想我会拒绝的。(注意到她膝盖上的伤)怎么弄的露西:只是刮了一下,不要紧。亚历克斯:你等一下,,亚历克斯取下输液的药瓶,起身领姑娘走进他的房间。他找出绷带药品等给她清理包扎伤口。亚历克斯:过来,坐床上。两人都坐下。亚历克斯:要知道,露西,你不应该生气。露西:为什么事生气亚历克斯:生我的气。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因为在这儿,在这个小山上,我们没什么可议论的,,除了谈谈我们自己。露西(亚历克斯给她的伤口消毒):啊,,啊,,劳驾,你快吹一吹,,亚历克斯照着做了。露西走出房间。亚历克斯有些困难地站起来。稍后。露西在自己房间镜子前刷牙。亚历克斯站在那儿靠着画有风景画的门。亚历克斯: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就好多了,比用了任何毒品还要好。你就是我的活的输液瓶。露西出现在门口。现在她已经换了条裙子。亚历克斯:你会法文吗露西(法文):马马虎虎吧。亚历克斯(法文):垂死者令人难以置信地轻率。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7

【电影剧本-258】我独自跳舞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