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重生之嫡女无双.txt

重生之嫡女无双.txt

重生之嫡女无双.txt

上传者: 夏天雨后088
0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4-02-05 举报

简介:不错

《重生之嫡女无双》700中文网www.700zw.com楔子荒唐前生“扑通”后花园中,清晰的落水声响起,水花四溅,惊飞了一湖的水鸟“好个温良淑德的万家少夫人,好个朝廷的三品诰命夫人”裴元容站在岸边,居高临下地望着水中载浮载沉的裴元歌,笑得妩媚得意,“瞧瞧现在,怎么会这样多狼狈,多难看,真真叫人心疼啊”“为什么?”裴元歌挣扎着浮上水面,才刚开口,浑浊的湖水便灌了进来听说三姐姐与夫家和离,她不顾才刚难产的虚弱身体,按捺着丧子的悲痛前来劝慰,甚至,害怕会刺到三姐姐的眼,她再三精选衣饰,都是素色淡雅的,连件金饰都不曾佩戴样的细心体贴,这样的关切爱护,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被裴元容推落湖水中“为什么?”裴元容俯视着水中的裴元歌,因为挣扎鬓发散乱,湿湿地黏在苍白的脸上,看起来狼狈至极,心中大觉快意,咯咯娇笑,“当然是因为你碍了我的道,所以必须死!你要是不死,我怎么能做万府的嫡少夫人,朝廷的三品诰命夫人呢?看着我和离了,你本来是不是很得意,想要来我面前炫耀炫耀?可你知不知道李家为什么会吃官司?我为什么要和离?”裴元歌心中笼上了一层阴霾,却仍然咬牙问道:“为什么?”声音带着寒颤,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心中的恐惧――恐惧未知的答案“因为,”裴元容脸上的笑意更深,更得意,终于有一天,能够看到裴元歌这个嫡女这样凄惨落魄的涅,终于有一天,她这个庶女,能够强夺到裴元歌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命,她怎能不得意?想到这里,裴元容眼睛更加明亮,用最温柔最含情意的声音缓缓道,“我怀了身孕,是关郎的,就是妹妹你的夫君,正三品骁骑将军万关晓!”“你胡说!”裴元歌怒声斥责,才一张口,浑浊的湖水便涌入,呛得她连声咳嗽,苍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夫君待她一向敬重体贴,怎么会……“不相信?那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裴元容慢吞吞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锦囊,又慢吞吞地从里面取出一只通透的翡翠镯子她很享受这个过程,所以每一个动作都很慢,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很清晰,“你应该认得这个万家世代通传的翡翠镯子吧?只给嫡妻的!你猜,它为什么会在我的手中?还有这香囊,你不会不认得吧?”裴元歌如雷轰顶,脑海中几乎被炸成一片空白她怎么可能不认得?那是她一针一线绣好的,亲自送给夫君万关晓,让他放置这个翡翠镯子当时他所说的话犹自在耳边回想:“元歌,这个镯子先让我保管吧!这是传给万家嫡妻的手镯,我看见了它就像看见了你!我会把它放在香囊里,贴身放着,就好像你在我身边一样!”言犹在耳,香囊和镯子却已经在了其她女人手上而且,那个女人,是她的亲姐姐!“你们――”裴元歌呆愣着,一时间连挣扎都忘记了,沉沉地就往水中坠去无数的水从眼耳口鼻灌进来,压抑得她难以呼吸忽然间,她像疯了似的胡乱扑腾着,努力地朝着水面探去,努力地想要求得一线生机混乱中,手似乎触到了湖的边檐,她拼死攀着,透出了水面,勉力地挂在光滑的湖岸边“你以为你害死了我,就能做万家的少夫人吗?就算你跟夫君有私,可我是他的元配,今日我过来探你,他也是知道的如果我在这里出了意外,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干系?姨娘知道了,也不会饶你!”裴元歌怒目瞪着裴元容,言辞铿锵“你也不想想,是谁告诉你我在这个别院的消息,让你来探我的?”裴元容丝毫不见惊慌,反而更加得意,俯下身来,瞧着裴元歌,轻声细语,温柔得像是情人的呢喃,“是关郎想要你死的,不然我怎么敢动手?”,绣鞋向前一步,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裴元歌救命的纤手上,狠狠地踩着,还转动着右脚拧了拧“你……你说什么?”裴元歌难以置信看着裴元容,连手上的痛都没有察觉到夫君……他……他要她死?!当初,她是尚书府唯一的嫡女,万关晓却只是一名小小的进士她带着一百二十四抬的嫁妆,十里红妆地嫁到了关家她孝顺公婆,体贴夫君,关照小姑,打理家务,人人都称赞她温良淑德短短四年,万关晓就从进士做到三品骠骑将军,万家也从江南一户名不见经传的门户,一跃成为江南最大的商户,既富且贵中间,她出了多少的力?可是,她从不曾因此自矜,当初万关晓在京城供职,她在江南打理家务,孝顺公婆,为了体贴他,甚至忍着心痛为他纳了三房妾室,送去京城服侍他四年,一日一日,她对他温柔体贴,无微不至,而他……竟然要杀她!“你以为关郎真的爱你?他不过是看中了你嫡女的身份而已!难道你还以为当初镇国候府的退婚之事巧合吗?至于我娘……”看着震惊伤痛的裴元歌,裴元容只觉得无比畅快,似乎多年来积压的不满和嫉恨在这一瞬间都圆满了,笑容尖锐如刀,“你那个卑贱短命的生母,是我娘亲手杀死的,你说,我娘会真心疼你吗?割肉疗铂哼,也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会信!”裴元歌瞳孔猛地一缩,苍白的唇咬得几乎滴血她的母亲……原来是章姨娘害死的!当初,让她在京城颜面尽失的退婚,也是章姨娘和万关晓联手设计的!她的一生,就是被这样两个人彻底毁掉的!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裴元歌猛地抬头,眸眼如火燃烧:“我的孩子……”“你还不算太笨,关郎怎么会要你的孩子?再说,我又怎么会容许你的孩子压在我的孩子头上?”裴元容摸了摸腹中注定要享受万千荣华的骨肉,笑靥如花,“本来是想借着临盆一举除掉你们两个,没想到你命大,居然还活了下来,没办法,只好我动手了!”害了她的母亲!毁了她的一生!杀了她的孩子!裴元歌只觉得胸中的愤怒和疼痛几乎涨爆,忽然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裴元容近在咫尺的脚,死命地往水里拖就算她要死,也要带着裴元容一起死!“啊――”裴元容没有想到裴元歌会突然发难,一时心慌,尖声惊叫起来,“来人啊――救命啊”“小姐,怎么了?小姐!”就在这时,裴元歌的奶娘桂嬷嬷,以及丫鬟白薇白芷焦虑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元歌这才想起,她有带人来的想必她们是听到了花园的动静,赶了过来绝地逢生,裴元歌几乎喜极而泣,有了她们,她就不会枉死,如果她能活下来,所有的一切,她绝不会放过这一连串谋害她的人!然而――“桂嬷嬷?白薇?白……”最后一个“芷”字,裴元歌几乎喊不出口,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个熟悉的身影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死命掰开,因为她握得紧,甚至还被她们掰断了四根手指,然后,再将她奋力地推进湖水中,不住声地安慰着受了惊吓的裴元容……这次,她不再问为什么了眼前这一切还不够清楚吗?桂嬷嬷,白薇白芷,她们的小姐,不是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眼前荒谬得近乎不真实的一切,裴元歌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原本很低,慢慢地高亢起来,到最后尖锐得直冲云霄,带着满腔的愤与恨,不甘与诅咒,令闻者战栗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从小照顾她的奶娘和丫鬟,疼爱她的姨娘,直爽亲切的三姐姐,温柔缱绻的夫君,赫赫富贵,扬扬荣华,到头来,原来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骗局!裴元歌啊裴元歌,你到底是有多愚昧?二十年来,你到底是活在一片怎样自以为是的虚假之中翱笑声越来越尖锐,以至于她七窍慢慢渗出鲜血来,蔓延在苍白愤恨的脸上,带着燃烧着火焰的眸,宛如幽冥厉鬼,死死地盯着岸上的人,终于因为耗尽了力气,缓缓地沉入了水中,黑色的头发散落开来,鲜红的血迹慢慢地浮上水面,层层的晕染开来,场景凄厉惨烈至死,她都睁着眼睛,盯着岸上的方向她死死地看着眼前的人,她要记住今天发生的一切,记住她所听到的每一句话,一分一毫都不要忘记,永远记着,绝对,绝对不能放过这些人!如果有来世……就算身入幽冥鬼界,化为厉鬼,永世不得超生……她也定会拉着这些人――一起下地狱!残阳西斜,橘红色的余晖为这个幽僻的别院笼罩上一层血色……!001章重生十三岁冰冷的湖水,浑浊的气息,流落脸的鲜血,撕心裂肺的疼痛……昏昏沉沉中,裴元歌不知置身何处,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我苦命的四小姐艾”原本正在嗑瓜子的桂嬷嬷错眼瞧见她醒来,急忙把盘子一推,换了一张脸,上前把虚弱的裴元歌抱在怀里,嚎啕大哭起来,“镇国候府退了婚,这退婚的女子以后可就没活路了,四小姐你又不像三小姐容貌好,性子讨喜,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翱”也不管自个的话有多伤人,卦哭个不停镇国侯府退婚?裴元歌头脑一阵迷乱,她不是被裴元容推入湖水中,死了吗?那冰冷而充满泥土浑浊气息的感觉,至今仍环绕在她的周身,还有那痛入骨髓的恨……迷茫地看了看四周,映入眼帘的是陌生却又熟悉的床帏,粉蓝帷幕,粉紫帐顶,红木雕花拔步床这似乎是她出嫁前的闺房还有,眼前的桂嬷嬷,似乎比死前所见年轻了许多!还有……裴元歌低下头,看着自己苍白瘦弱的手臂,纤弱娇小的身形,似乎只有十三四的涅……等等,十三岁?!镇国候府退婚?!裴元歌猛地想了起来:是的,她与镇国候府世子安卓然自小就订了婚约,但后来镇国候府来退婚,意思坚决,她因此大受打击,一病不起,几乎丧命那正是在她十三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难道说,她没有死,而是回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吗?裴元歌的心急促地狂跳起来,再三确定周围的一切不是她的幻觉,这么说,她真的回到了十三岁!难以言喻的狂喜瞬间涌上心头,随即在心中狂笑起来,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十三岁……这一年裴府发生了很多事,可以说,这是她命运的转折点现在,命运将她送回了十三岁,想必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她的凄惨,给了她再一次的机会,可以践诺临死前发下的毒誓吧!“四……四小姐,你怎么了?”桂嬷嬷胆战心惊地问道,是错觉吧?刚刚四小姐脸上所流露出的那种眼神,那种表情,就好像从幽冥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一样,看得她心里毛毛的“桂嬷嬷,我没事”裴元歌慢慢地抬眼,微笑着,淡淡地看着眼前抚育她的桂嬷嬷湖岸边,那个将她手指掰断,毫不留情推入湖中的嬷嬷,她的奶娘,她因为受退婚的打击而一病不起,如今刚醒来她就又拿这话戳她的心窝子,却一句劝慰都没有……前生的她,真是瞎了眼,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这些人包藏的祸心,还以为那是对她忠心耿耿的忠仆不过,没关系,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从前这一次,轮到她来送那些人下地狱!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样淡淡一扫,桂嬷嬷只觉得心中一股寒意冒了出来,不敢再对视裴元歌那双黑幽幽的眼眸,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正想找借口离开,门口忽然传来白芷清脆的声音:“桂嬷嬷,晚饭――”忽然瞧见坐起身来的裴元歌,神色一怔,随即嫣然笑道,“四小姐醒了?正好到了晚膳时候,我去给您端来”裴元歌笑着点点头,道:“好”见裴元歌转了头去看白芷,桂嬷嬷才觉得安心了些,正松了口气,却见裴元歌又转过头来,心中一滞然而这次裴元歌很正常,虚弱而温和,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上,容色哀戚,神态疲惫不多一会儿,白芷把饭菜端了上来裴元歌看过去,神色顿时冷凝起来案上只有一碟咸菜,一碟腌豆角,一盘炒得漆黑的青菜,和一个发黄的窝窝头是她的例菜?连三等丫鬟的都不如吧!再看看眼前的白芷,身姿玲珑有致,面色白里透红,嘴角甚至还带着些许没擦去的油光,衣裙上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还带着些肉末痕迹裴元歌心中冷笑因为母亲早逝,无人庇护,前世的她曾经有过一段极艰苦的日子,吃穿用度,与下人无异当时许多丫鬟因此求去,只有桂嬷嬷和白薇白芷一直陪着她她以为那是同甘苦共患难的情意,现在看来,苦和难都是她的,而她们三个却是甘的吧?“你给我跪下!”裴元歌待下一直是温和的,突然恼怒发难,白芷被吓了一跳,却并不害怕,也不跪下,挺着脖子不服气地道:“四小姐为什么让我跪?我又没做错事!厨房送来的饭菜就是这样,我也只有端这样的饭菜上来四小姐若不服,就去找厨房理论,为什么为难我一个不相干的丫鬟?难道以为我好欺负?”说着,就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大声裴元歌环视四周,在场的人都对白芷面露同情,没一个人上前喝止她,甚至还对裴元歌面露不屑,似乎她只会欺压弱鞋就连桂嬷嬷脸上也是不以为然的神色这一屋子的丫鬟嬷嬷,怕是没一个跟她同心的!可惜,以前的她,竟一点儿也没看出来眼看着白芷有哭翻天的趋向,裴元歌二话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