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如果宅II.pdf

如果宅II.pdf

如果宅II.pdf

上传者: 仓鼠的小狼狗 2014-01-24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如果宅IIpdf》,可适用于游戏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年月日晚点我下了从北京到石家庄的火⻋车后到了清真寺街的烧烤店。里面坐着四个人等着我。老大说操你大爷你可算回来了就你晚了。大屈昨天就回来了洋子号回来的符等。

年月日晚点我下了从北京到石家庄的火⻋车后到了清真寺街的烧烤店。里面坐着四个人等着我。老大说操你大爷你可算回来了就你晚了。大屈昨天就回来了洋子号回来的BO他号就回来了我年就在石家庄了。“哎呀难得一聚啊。”我冻得不行哆嗦着喝啤酒。“月号我回美国。”洋子喝的不行了。“月号我回上海。”大屈说。“月底我到米兰。”BO说。“明天早晨我回北京。”我吃着羊肉串。老大一语不发一直喝着啤酒。四面八方的赶来甚至是绕过了半个地球换来的就是不到个小时的相聚。“哎你什么时候来台服?”老大问道。“忙。”我简单的说了出来。每天到家后已经是十一点了我没有时间去……“忙忙忙忙你大爷忙!”大屈说道。“陪兄弟的时候就你没时间。”BO说。“我可是颠倒着时差……”洋子也不满。我只能笑。“你们看起码咱们现在在一起了不是吗?”一个通宵在老大家我们像以往一样的争吵BO和大屈因为是不是刷副本而互相发脾气洋子拿出了从美国带回来给老大的新电脑。老大下了结论“都是傻逼”我醉得根本睁不开眼脱了衣服在老大的床上挤着睡觉晚上老大和人视频的时候特别神秘的跟对方说“给你看右右哈”然后慢慢的退下我的被子我在熟睡中浑然不觉。我知道这个小房间里乱成一团但是我依然睡得安心。一切都没有变起码在这八个小时内一切不会变。第二天老大送我去⻋车站的时候满脸愧疚然后借口家里有急事跑了。我很奇怪老大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老大是心疼你没休息好一夜都在吵闹中度过。”BO点烟。“也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老大视频的时候你裸睡的照片被人传出去了。”大屈点烟。“不求你来台服起码我们会做好一切准备等你过来。”老大在电话心虚地里说。“《百人众》还需要你。过完年要是不忙了就来玩吧。”我知道有些故事还是会继续的。其实老大涌起去台服的念头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说吧老大一直是一个高标准严要求的有为⻘青年扛过枪偷过米上过山爆过菊老大一直以“人可以不完整但是人生不可以不完整人甚至可以为了完整人生而不完整人”来鞭策自己勤勤向前。这句话是老大去台服的决心虽然大部分人以为这是老大爆菊的座右铭。“什么都要经历一下。”老大告诉过我们。所以在上个夏天我们的最后一个暑假在人还都在的时候老大喝着啤酒说出了放弃国服的决定。大屈狠狠的砸碎了手里的玻璃杯。“大爷的早就该离开这个傻逼服务器了。”BO狠狠的砸碎了手里的玻璃杯。“大爷的河蟹你妹!”老大狠狠的砸碎了手里的玻璃杯。“好!今天晚上我们就出发!”我泪流满面。我泪流满面不仅仅是因为我对国服的留恋。我泪流满面也不仅仅是因为我对国服朋友们的想念。更重要的是老大把杯子砸在了我的脚上。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我穿拖鞋。老大回到工会的DKP论坛说了白天的决定。下面跟帖群情激动纷纷赞扬老大英明神武。“好!”老大大喜当即吟出这辈子最文学的一句话:“英雄台服笑。”不少人都要我给个下联图个吉利。“郑和下⻄西洋?”我迟疑了一下。其实说完我就后悔了然后很机警地连夜回了北京。老大百度了一下郑和后去我家寻人未果后杀气腾腾的给我打电话:“你敢回来我就……”兵书上说这叫出师不利。这个阴影一直缠绕着老大。其实老大还是很有敬业精神的并没有盲⺫目的杀进台服。“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老大说。这件事我要说明一下老大自从被我写出来成为一个公众人物后不断要求进步。每天晚上和某些女孩视频之前老大总是刻意的整理一下书桌。《量子物理学》、《微积分通论》、《毛主席语录》都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当然老大不仅仅是充充样子他是在真读书。而且深受毛老人家的影响。每一次老大在台服建号后上线第一件事就是奋不顾身得冲向各大主城。發現奧格瑞瑪得到點經驗。《綜合頻道》【老大】:解放臺灣!!復我中華!!【系統】悄悄對你說:“尊敬的玩家您好鑒於您在遊戲中某些表現違反了遊戲的基本規則我們決定無限期封停該帳號。如有冒犯之處敬請諒解。謝謝您的合作祝您遊戲愉快。”【系統提示】:距離斷開連接還有、、、……老大打智凡迪的客服电话一直不通遂打到了国台办。“今年还征兵吗?现在还来得及报名吗?”老大说的情真语切。事后老大养成了个习惯。一是每天中午看CCAV的《海峡两岸》节⺫目二是每天晚上看CCAV的《军事科技》节⺫目。其实我觉得吧台服的GM做的没错。要知道老大就是一个话不择言的家伙。以前老大曾经替某银行办理信用卡清帐业务。每次老大接起客户的还款电话时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说:“尊敬的X行信用卡用户您好。我是X行的信用卡中心代表在此新年之际我谨代表我行员工对您表示祝福……还有再不还钱杀你全家。祝您新年愉快感谢您的来电再⻅见。”老大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开除。介绍老大去银行工作的洋子泪流满面。好了继续说老大的台服之旅。BO有一天晚上去了老大家对老大说:“咱们玩部落。”老大认真的看着BO:“去你妈的!你喝醉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对部落那边一窍不通什么都要重新开始而且很多我们的公会成员也会面临相同的困难很有可能得不偿失……”BO不屑的一挥手:“三季稻去台服了玩的联盟。”老大给大屈打了电话:“喂?告诉所有人咱们玩部落。”大屈严肃的表示了反对:“操你大爷的!你喝多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对部落那边一窍不通什么都要重新开始而且很多我们的公会成员也会面临相同的困难很有可能得不偿失……”老大意味深⻓长的说:“三季稻去台服了玩的联盟。”大屈说:“哦。就这么定了。”老大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是年中旬。“定好了台服鬼雾峰。”老大直接告诉了我结果。“喂喂你们不通过我表态就决定了?”我很不满。老大在电话那头清了清喉咙调用了所有鄙视的语气:“你的意⻅见哪次正确过?”其实回首过去我还是正确过的。不久前老大的账号丢了逼迫大屈去九C闹了一整天我就曾经劝阻过。倒不是我觉得老大的账号不珍贵或者我心疼大屈而是老大丢账号那天⺴网易已经接手魔兽快个月了。老大建立账号的时候愕然发现“老大”这个词已经成为了非法字符。愤怒的老大立刻去了智凡迪⺴网站留言投诉问为什么台服也会和谐。客服很快就回应了老大的留言。“親愛的玩家您好據我們近一個月的各服統計ID为‘老大’的玩家行动和语言上全部帶有明顯的軍事氣息。”老大看了回复以后砸键盘大骂“哪个不开眼的混蛋用这么好的ID开玩笑!”顺便一说。月份的《海峡二岸》节⺫目对台湾某公司频频⺴网络攻击石家庄某个电信小区IP⺴网段表示了谴责。当然事后老大的IP被封可能也和这件事有关系。写到这里看到老大又上线了于是和老大说我终于走出了瓶颈期开始继续写东⻄西。老大立刻把电话打了过来在电话里很突然地问:“你现在在北京哪里呢?地址告诉我。”我很奇怪但是还是告诉了老大我的详细地址琢磨着老大是不是要给我邮寄东⻄西。老大重复了一遍我的地址忽然又问:“新小说怎么描写的我?”我刚要开口但是老大立刻暗示性的把我的详细地址在电话里重复了一遍然后两声冷笑。“老大是一个英俊潇洒、先天下之忧而忧、追求真感情的伟人。”我哆嗦了一下后说道。老大满意的挂了电话。继续⺴网上聊天老大说:“随意写我不会给你压力。”我泪流满面。好了回到那个刚刚开始的夏天那段时间我还在纠结着自己为什么写不出东⻄西BO已经可以用意大利语说出“生殖器”这个词了。我觉得大家都在进步只有我止步不前。尤其是大屈在还没有踏入台服前光是泡论坛就已经拿下了三个MM的电话包括一个台湾客服发誓非他不嫁。那段时间听到哈狗帮的《我爱台妹》大屈就一脸优越感。最终老大他们果然去了鬼雾峰玩部落。建号之后老大要求在奥格瑞玛集合。⻅见到大屈他们几个后为了防止认错人老大悄悄问:“认识老大吗?”BO立刻说不认识。老大很奇怪看了半天觉得这就是BO和大屈。“我是老大啊!妈的你怎么就不认识我?”老大怒吼。其实这也不能怪BO他们。前年在⺴网吧通宵有个警察叔叔问我们是不是认识老大我们很警觉的摇头。BO这个人很实诚说认识。结果他去派出所蹲了一夜。《DOTA中国》群重新建立了估计过几天会更新的。《如果宅》I的结尾留在书里吧。第二部按照大家的意⻅见就叫《如果》吧。老大的第一个账号升级很快。大屈和BO还在野外刷野盘旋在级的时候老大已然级了。当然老大是绝对不会去当血色的经验宝宝的。老大是那种人??这是一个国服玩家的尊严与荣耀!这是我们不屈的抗争!!老大严厉呵斥了在血色附近刷广告的几个级账号。“什么?一小时要金?你他妈穷疯了吧你!”老大属于自强型的人物。要不是性别所致老大早就是三八红旗手了。跑题了回来说老大的等级。大屈去老大家拷‘毛选’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老大屏幕中的人物奔走速度显然超于常人。“外挂?”大屈鄙夷的说道。“放屁!”老大怒斥大屈。“我是那样的人吗?”大屈赶忙说不是。“那这是……?”大屈求教道。“你们用的那叫外挂我这个叫做‘一股神秘的力量’。”老大信誓旦旦的说道。老大是个很警觉的人用某个过来人的话说就是反侦破能力颇高。当老大级时已经明显感到身边昼伏夜出埋伏了不少GM。于是老大以机警的预感在被封号前两小时悄悄上了BO的账号将手头的G不法所得转移给了BO的牧师而逃过了人财两空的结局。当然了事情的结果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是老大以其短暂而又辉煌的生命为代价留给了他们几个第一笔启动资金坏的方面是BO手练的账号在分钟后被封号永久。BO的第二个账号同样死于“一股神秘的力量”。当然还有BO的第四个账号大屈的第二个账号大屈的第六个账号洋子的第三个账号心碎的第一个账号翡翠猫的第二个账号……说老大迈向级的道路上鲜血淋漓一点也不夸张。起码月份的时候有一次吃饭几个人趁醉把老大的客户端格式化了。老大他们自强队刷血色的时候BO作为一个即将去国外的国际友人提醒老大注意指挥⻛风格。老大听了以后点头称是。喊了一小会终于组到了另外一个法师和另外一个猎人。“來大家集合我們先去軍火庫後去圖書館……”老大和蔼可亲的说道。进本打怪一切很顺利。虽然队伍鸦雀无声。“呵呵看得出大家都不是新手啊。”大屈客套了一句。“我以前是區的。”法師說道。“這裡刷了多少回了。”“獵人呢?”大屈感慨他乡遇故知。“區的玩不下去了來這裡了。”猎人也自报家⻔门。老大诺有所思:哦都是老人。“操的法師冰箱你妹!!獵人你等毛呢趕緊假死!!傻逼賊給老子火力全開!!牧師別動!別動!!操!!別動!!!”老大在游戏本色⻛风格指挥。整个队伍立刻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國服的感覺啊……”法师笑吟吟的。“家鄉的味道啊……”猎人笑吟吟的。打完BOSS老大笑吟吟的去开装备。其他人在游戏里语音聊天愉快的回忆着刚才紧张的种种。老大开完尸体后一言不发下号下线下QQ。BO上去瞄了一眼尸体上掉的装备。“黑透了?”大屈问。“黑透了。”BO说。“國服的感覺啊……”法师表示情绪稳定。“家鄉的味道啊……”猎人表示情绪稳定。这个叫狐狸的法师和这个叫琴美的猎人成为了自强队的稳定成员。顺便说一下直到他们一路打拼到了级琴美也有点疑问。那天他在线上悄悄问大屈:“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没有吧?怎么了?”大屈很奇怪的问。“为什么老大每次看到我都要顺嘴骂我傻逼?”琴美很委屈的问。大屈看了看琴美同样的猎人同样带修玛同样高端的、、天赋……“你还别说看⻅见你我也总想起来一个傻逼。”大屈忍不住感叹道。当然习惯性的东⻄西都不好改。就像他们看到猎人很不舒服一样BO的牧师之路也不顺利。每次老大喊“闷一个”的时候大屈总是惊讶的看着以前玩贼的BO贴着墙边信步而前。不过这当然不足以造成老大他们团灭。引怪了又怎么样?老大很娴熟的拉住法师立刻羊一个猎人也速度冻一个。一波小怪怎么可能打倒曾经击败伊利丹的勇士?老大一脸自信。老大乐观了。团灭。当然装备差等级低是团灭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曾经BO闷棍的快捷键是。现在的BO快捷键上的技能叫做“恐惧”。当然那段看到部落就会立刻补BUFF的日子总算熬过去了。许多人的才能与天赋都是上天所赋予的。命运就是如此的机缘巧合。在老大率领探险小队冲不断自强的第二个星期六一个热心读者通过我的渠道找到了老大。“只有你才是会⻓长的材料!”读者热心的说继而让给了老大他公会会⻓长的宝座。这是一份对于老大这个人的信任。老大作为一个级的牛头人战士一句废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毅然决然的挑起了会⻓长的重担。老大就是老大无论天南海北都无法改变他那惊人的领袖气质。没错就是老大!就是老大!!他通过一己之力勤勤恳恳让一个人左右、群众装备一般、能正规活动的人数只有个团、很多成员心猿意⻢马、根基不稳濒临解散的中等公会在短短不到个小时之内……解散了。当然了老大当时还在从国服招兵买⻢马。大屈主动联系了在上学的单格。“台服有什么好玩的?”单格有点心灰意冷热情不高。大屈说好玩的很多啊比如什么新战场啊新规则啊台妹啊新天赋啊等等继而给单格发了我们新的DKP宣传⺴网站。单格进去瞅了瞅回来吼果然热情空前高涨:“我操!里面竟然有个人⻓长得跟老大似的!”正在热心喊人的老大笑容顿时僵硬了。说道这里前一阵去看《》感受世界毁灭带来的心跳。回去和朋友们一说想尽一切办法描述那种绝望的感受也不能重现我当时震撼的体会。“你们应该去看看火山在面前爆发的那一霎那天崩地裂的压迫感就像是……”我绞尽脑汁。“就像视频的时候老大猛然笑了?”有人问。老大那天听完后破天荒的去了电影院看了一次现场然后在电影院的卫生间照了半天镜子。好了继续说。能把一个公会逼进绝路的无外乎三样东⻄西。黑手女人服务器。女人是可以管的服务器是可以换的唯独黑手是根深蒂固的。⺫目前世界上除了信春哥以外黑手还是人类无法抵御的自然灾害之一。不过说到春哥前一阵有件事闹的很凶。不少服务器的本土居民都抗议国服玩家的大量涌入要求封号示威。那么台服的GM是如何在一大群各式各样的玩家中分辨谁是国服玩家呢?很简单。他们给所有人发了一条密语:春哥纯爷们。当你立刻兴奋的回答“铁血真汉子”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被(哔~)了。其实大多数台服本土的玩家还是很可爱的。我们在文化上确实有很多的不同但是起码我们在一起战斗。就比如《百人众》刚成立的时候有一个叫“momo”的术士台湾的哥们。他就很不明白公会等级是如何划分的。BO负责去给他俩解释了一下带有国服特色的公会主义机制:“你看我们一般都是按照工作和用途来划分的。大屈是个盗贼可以刷钱所以他的等级是‘金钱制造者’而我呢经常去拨皮挖矿所以等级是‘劳动最光荣’猫她们呢可以鼓舞广大男玩家的士气所以公会等级是‘绝赞啦啦队’还有……”BO热情的介绍了公会的个等级然后对momo说:“现在你明白了吧‘菊花二号’。”大屈在级的时候就开始对各个妹子下手了。当然是不动声色的悄悄的按部就班的下手。玩游戏的时候打打怪啦闲着没事的时候挖挖矿啦下副本的时候唠唠嗑啦。“多交流多配合。”大屈经常这么说。“对公会有好处。”其实大屈说的对这是为了公会好。交配多了默契自然上去了。台服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老大一直说自己混的如何如何牛逼以此来引诱我早点过去。公会成立一个月时老大在公会中发表了重要讲话。“公会发展迅猛我们要淡定。同比去年我们的人数增⻓长了出勤率也稳定。当然经济形式更是可观伟大的胜利。”那是可喜可贺的一天公会人数由十人上升到十六人。包括大屈和BO刚入会的仓库小号。另外有几个家伙的出勤保持在已经一个月整了。公会仓库的负增⻓长态势也是稳步前进最后在X轴上趋于平稳。总体来说老大不去统计局工作可惜了。BO去了一段时间北京继续学习语言。老大觉得这段时间失去BO的鼎力支持很可惜。“报那个学校要啥证?我给你办一个。”老大说。“不了证是别人的本事是自己的。”BO说道。这句话老大听了以后感慨万千。“哎要是五年前你说这话我觉得你特傻逼。”老大对BO说。“但是今天你说出这话我也该认真考虑换一种活法了。”夕阳中老大的背影沧桑而又深刻。老大这话的意思是结婚证现在只要块钱整个办证业的利润越来越低了。回医院踏踏实实工作是老大这辈子做出的重大决定之一。当然我不知道这跟黑市上最近器官买卖价码走高有无联系。人数不是关键关键是技术。当然技术也不是关键关键是⺴网速。每次老大的延迟一⻩黄一红就立刻打电话骂代理的客服。“您看万一是他们服务器卡说不定和我们没关系呢!你怎么不打过去骂那边?”客服委屈的问。“怕影响两岸关系。”老大委屈的说当然台服妹子挺多的问题是交流起来十分费劲。比如还真有人听不懂老大的普通话。老大为了追求一个上海MM先是学习了几天上海话无果之后又学习了几天英语。爱情的力量。成果喜人。“有啊逼有他扶。”老大说。“歪哟逼有他扶。”当然这段感情还是走向了毁灭。老大明白感情是不能靠突击来取巧的。当天晚上老大毅然决然的删除了硬盘里几个论坛收集来的日本A片。“重新做人。”老大说。第二天老大开始在各大论坛的北美区寻找“情景口语教材”。不少人都以为老大要进军欧服纷纷大喊老大英明。而老大也在公会论坛贴出自己分的国家英语六级证(满分)说明自己的英语功底。当然老大还是继续从国服向鬼雾峰调兵遣将未果。我仔细的看了看老大的帖子。“大家去那边的鬼服玩!”老大说。群众普遍反映“既然去台服了为什么不找个大服务器非要去找个鬼服?”先行者总是伴随着痛苦与磨难。我看BO玩的时候看到有人喊“闭幕式!下副本!”我琢磨着这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有人念念不忘。只⻅见BO从容的上着牧师号回答道:“行走!”“你是闭幕式?为啥叫你闭幕式?”我很奇怪的问。“以前玩的不好。”BO很谦虚的说:“大家都叫我逼牧师。”纳新是很辛苦的。尤其是一个没有基础的服务器。“本公会立足鬼雾峰已久公会实力雄厚每周三举行大规模PVP活动每周四举行大规模PVE活动现招募有志⻘青年加入共创美好明天!”老大在服务器刷屏。事实证明老大被禁言了十几次还是有成效的。竟然有个人忍不住诱惑加入了《百人众》。“有前途。”老大立刻把他们提拔到了副会⻓长的级别。几个人眼前放光仿佛已然盛世。他们纷纷议论着这个拥有个会⻓长个会⻓长助理个副会⻓长的公会是个多么庞大的机构。当然他们完全没想到第一张《百人众》干部截图留念就等同于全家福了。星期三晚上公会组织了第一次大规模PVP活动。当然另一种说法叫做“竞技场V便当赛十场”。星期四晚上公会意欲组织大规模PVE活动剑指俄特加德要塞。后因经济和人数原因(BO请假只剩下了老大一人)临时变成了斯坦索姆带小号的活动。来的新人退会了。临走的时候为了报复老大给老大的QQ好有印象瞎写一气。那段时间不是很流行么?“孩子我打掉了……”“孩子我舍不得打掉……”“孩子应该留下么……”于是他们也打算这么做。显然这些人小儿科了。当时老大的好友印象就一句话。“您的充气娃娃(注:男版)已经到货请您查收。”老大已经快要彻底放弃人生了。本来老大以为上帝给了自己人生一个叫做《泪流满面》的游戏就够过分了没想到上帝最近又给老大的人生出了一个叫做《赶尽杀绝》的资料片。说道这里我想起一个以前的故事。我带着宝宝伙同大屈、BO、洋子以及老大去KTV唱歌。一进包间老大立刻轻⻋车熟路的说“来几个小姐。”所有人看着我不敢说话。宝宝不轻不重的咳嗽了一声老大回头不明所以的看着我们。“哦哦!哦!不用小姐了。”老大恍然大悟对服务员说:“我们有了。”这次所有人都看着宝宝不敢说话。其实公会成立初期还是靠大屈的不懈努力拉来了几个妹子撑场面。当时有件事闹的很大。有个妹子在公会兴奋的说大屈昨天向她求婚了。当时老大一口茶水喷在了显示器上立刻打了大屈的电话求实。据说大屈这次玩台服感情玩的深沉了对那姑娘说了一句话。“我想对你进行合法的⻓长期嫖娼。”老大感慨道大屈终于第二十六次找到了人生的真爱。还是先说说副本进度吧。老大作为一个T深知装备的重要但是世代家传黑手终于展露了邪恶本性。老大光荣的成为了布甲之友腿甲之友个CD就没⻅见过副本出板甲。每次都是开尸体下游戏下QQ下UT。继续组织副本。老大负责集合人UT里自言自语着:“大屈怎么还不来?”“一个联盟”听了插嘴问道:“你姘头怎么了老大?”“不知道迟到分钟了。”老大心神不安。过了秒。“姘头?”一个联盟是个术士老大以前的职业外号梁朝伟。老大和他是在战场上认识的。本来老大还琢磨这小子玩的是部落为啥要叫这个名字。但是进了战场在明白过来。“一个联盟突袭了铁匠铺!”“一个联盟突袭了伐木场!”这些很具有误导性的战场提示经常让对方联盟阵脚大乱。老大赞叹他的才华。“算什么我还认识一个叫‘你猜猜是谁’的盗贼呢。”一个联盟谦虚的说。歌神考研之后还是打算来台服的。“国服都被圣斗士和非主流占据了。”歌神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八月份。国服最恐怖的那段日子各种诡异天赋横行的年代。其实老大也深有感触。曾经老大在百度知道问:“请问战士的PK天赋应该怎么选择?”最佳答案:“惩戒。”后来歌神带了几个小学妹来玩游戏。各种非主流照片开始充斥公会论坛都是大眼粉腮嘟嘴剪刀手。BO很不屑的说嘟嘴嘟个蛋。“你看你这粗俗的。人家照相图的就是开心。”老大善意的批评道然后端详着照片展露自己渊博的医学常识:“嘴勃起和J勃起一样都是人兴奋的表现。”老大在台服经历了个CD后终于在某个副本中第一次靠自己刷出了一把武器。当时才是第二个BOSS但是老大立刻退队炉石回了达拉然。只⻅见老大器宇轩昂的脱下腿上的布甲将披⻛风调成显示后随⻛风轻轻舞动并且取消了头盔显示背着紫色的武器在⻔门口来来回回跑动。“操你大爷后面的不打了?赶紧回来!”BO很奇怪的问。“装逼中勿扰。”老大的自动回复很多东⻄西不亲自经历是写不出来的。所以我打算一旦台服解锁就去鬼雾峰。老大听了以后大喜。“洗干净了赶紧过来!”这是老大的口头禅。但是台服的不利言论也很⻛风行。“老大果然喜欢菊花。”群众议论纷纷。“每次来人都说让人家洗干净了等他。”老大很苦恼徒劳解释说自己只是一个“爱卫生的好少年”而已。洋子在大洋彼岸出谋划策说“你爱干净可以但是你能换个口头禅吗?”于是这次我再去的时候老大说:“刷了牙赶紧过来!”“老大原来好这口。”群众继续议论纷纷。所以说和以前一样群众还是最操蛋的。老大当时在鬼雾峰呢已经登峰造极。用他自己和我们国服的弟兄吹牛的话来说就是“老子德高望重。”不过用雅雅他们的话来说呢老大其实已经声名狼藉。当时有别的公会在和我们抢夺关于十字军的一个进度。老大当时很生气认为对方螳臂挡⻋车所以提前在综合频道发表了胜利宣言:“谁他妈的不服老子就给他们点颜射看看。”该死的搜狗拼音老大后来解释说。哦雅雅是一个上海女孩以前没有⻅见过真身后来去上海的时候⻅见到了。你要知道现实中玩魔兽外加⻓长得好看的女子确实是珍品。美女一个是我喜欢的类型。悲剧的是也是老大喜欢的类型。更悲剧的是也是大屈喜欢的类型。最悲剧的是也是她老公喜欢的类型。她老公叫VM和我们一个公会。老大是一个无私的男人并不是那种精虫上脑的类型。以老大的为人怎么可能去勾搭一个男朋友就在自己公会的女孩呢?对于老大的这点人品我还是有信心的。老大也的确没让我失望。实际情况是:老大打算把VM逐出公会后再去勾搭雅雅两全其美。我去台服的时候已经是拖家带口了。有我有宝宝。还有我的两个朋友⻩黄挠挠和白痒痒。两人也是一对情侣。所以登陆台服的时候呢很多人都围观了我们然后纷纷慷慨解囊资助我们第一笔启动资金。有给的有给的。宝宝高兴坏了。雅雅平时里都是带金团赚钱的所以手头富裕。她甩手就给了我好几千具体是多少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是很大一笔钱。我在国服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老大一看形势不对立刻在工会频道高调赞助了我十万金币。我操!十万!看着自己六位数的钱我霎时间不知所以感动的就差给老大打电话表示自己再也不玩猎人的决心了。《公会频道》【老大】:拿着玩去不就十万嘛!小意思兄弟要紧!《公会频道》【心碎】:我操老大仗义啊!《公会频道》【翡翠猫咪】:老大偏心为什么我来的时候没有这待遇?《公会频道》【雅雅】:呀呵老赵你有钱了?《公会频道》【BO】:操的小心是黑金。《公会频道》【老大】:一句话是兄弟不多说了!老大的慷慨解囊啊可以说是倾尽所有博得了人的好感。之前关于老大“一毛不拔”“小气至极”的谣传统统不攻自破。霎时间老大的形象熠熠生辉成为了新一代识大体的公会领袖。我也在屏幕这一边感慨良多。然后过了一分钟。【老大】悄悄对你说:还给我。你悄悄对【老大】说:啊?【老大】悄悄对你说:就是装一下B……你悄悄对【老大】说:啊??【老大】悄悄对你说:你要钱有啥用?赶紧拿回来以后我给你买装备。你悄悄对【老大】说:啊???【老大】悄悄对你说:啊你大爷啊啊点交易赶紧的!你悄悄对【老大】说:啊????《公会频道》【ROCKERUU】:老大我操你大爷的!《公会频道》【BO】:咋了?黑金?被GM找到了?《公会频道》【ROCKERUU】:我你们知道老大刚才和我说啥不?《公会频道》【雅雅】:说啥?你已经被降职为葫芦娃。你已经被降职为奥特曼。你已经被降职为杜蕾斯。你已经被降职为用漏的杜蕾斯。公会频道禁止发言。我没想到台服的公会等级也是这个。娘的。老大灭口的计划很成功。然后拿走了九万剩下了一万给我做起步资金。也许别人都觉得吧一万金四个人每个人起步而已足够了。当时我觉得没错老大还是很仗义的。关键是六个月后我八十级一个月了问老大要钱买装备的时候老大很纳闷的问道:“啊?我不是给你起步资金了吗?”你大爷的哥这步起得有点远吧?当然了不可否认老大还是一个好会⻓长。在权衡了公会发展以后的pve活动的规划以及其他种种因素统统考虑之后老大说:“你去玩个战士吧。”因为当时公会里缺少战士。(主要是老大实在不愿意让我继续玩猎人了。)我为了顾全大局咬牙接受了这个全新的挑战。BO和春哥的腰肌当时为了陪我也打算一起玩个小号。于是老大在权衡了公会发展以后的pve活动的规划以及其他种种因素统统考虑之后老大说:“你去玩个战士吧。”因为吧当时公会里确实缺少战士。月份的时候我们都了。于是老大亲力亲为带着我们刷副本队伍构成有点出乎老大的意料。除了宝宝的牧师外分别是:我的亡灵战士春哥的腰肌的牛头战士BO的亡灵战士老大的牛头战士。那段时间我们公会挺有名气的一说《百人众》可能有人不认识但是一说《战士众》保管都知道。这是又一起老大规划公会发展失误的实例。另外一起还有公会人有人练得是珠宝。当然了老大是不肯承认自己指挥大局有误的。“你看别的公会都缺T的情况下咱们多富裕啊!”老大在YY里指点江山:“这他妈就是优势啊!”于是老大继续带着公会冲进度。偶尔别的公会的RL带着会员过来我们的频道交流经验。然后几百人听着老大在YY里特别自豪的喊:“MT要倒了!T准备!T要倒了!T准备!T要倒了!T准备!T要倒了!T准备!T要……”说实话听着老大慷慨激昂的指挥我脑子里总是回旋着一句话:“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人间大炮二级准备……”对方的RL表示经历了这场学习后受益匪浅收获甚多。“T确实容易倒所以你们才做了这么充分的准备有⻅见地啊!”对方的RL对老大景仰无比。老大故作高深唯唯诺诺。其实吧大屈分析得有道理:“要是咱们个人里有一个治疗的话可能T不会倒得这么快。”顺便一说过来交流经验的公会后来改名叫《时刻准备着》。他们学习了我们的打法后冲了一个月的进度。后来解散了。再后来他们会⻓长自己建立了一个公会叫《准备你妈B》然后天天站在综合频道刷老大扬言要刷老大一个月。我走到主城之后面对着那些针对老大的刺眼词语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你悄悄对【项羽】说:在吗哥们。《综合频道》【项羽】:《百人众》的ROCKERBOSS准备你妈B啊!《综合频道》【项羽】:《百人众》的ROCKERBOSS准备你妈B啊!《综合频道》【项羽】:《百人众》的ROCKERBOSS准备你妈B啊!【项羽】悄悄对你说:??《综合频道》【项羽】:《百人众》的ROCKERBOSS准备你妈B啊!你悄悄对【项羽】说:啊他是我会⻓长咋了哥们你和我老大有仇啊?《综合频道》【项羽】:《百人众》的ROCKERBOSS准备你妈B啊!【项羽】悄悄对你说:怎么了?你谁啊?要帮他出头啊?你悄悄对【项羽】说:不是这么着行不我给你金你多刷他一个礼拜怎么样?对方的公会会⻓长后来改口了扬言要刷老大一个月零一个礼拜。老大泪流满面。后来这哥们终于没声了估计是国服开了WLK回老家刷老大去了。我们也在台服迎来了难得的宁静。再然后那几天呢是《如果宅》出版的日子老大也来到了北京为我的签售会助阵。说实话我深受感动别以为老大在石家庄离北京很近那可是千里过安检礼轻情意重啊。现场的玩家那叫一个人山人海。我有点紧张于是老大和我去书店的厕所抽烟。当时就冲进来一个玩家握着老大的手说:“呵呵没想到⻅见到真人了!”老大递过去一根烟然后客气的问:“哥们你是……?”他说:“准备你妈个B啊!”晚上我们一起吃了饭这哥们名字叫流浪。我不得不佩服老大的宽宏大量竟然没有现场打人。这让我十分感动说明WOWER是一家。晚上酒过三巡老大打着饱嗝扶着流浪对我说:“啊流浪喝多了我送流浪下楼吧。”我觉得老大果然是体贴入微不由得回想起以前我喝醉了在老大背上睡着的岁月……老大打断了我的回忆紧接着在我耳边悄声说:“记住啊今天晚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一愣:“啥意思?”“这叫不在场证明……”老大从容的一笑扶着流浪摇摇晃晃的出去了。我顿时觉得不对劲然后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我急忙出去一看我操我来晚了!老大自己一不小心滚下楼了!流浪在旁边喊叫的手足无措感天动地:“老大啊我误会你啦你真他妈的舍己为人啊我以后一定要报答你啊……”云云。后来老大住院一天。而流浪加入了《百人众》。老大这个人还是相当敬业的。要知道老大其实在刚去台服的时候相当忙因为老大是石家庄某医院康复科的大夫。至于是哪个医院我就不说了怕影响该医院的业务。说到这里提一句题外话:很多人都对于老大为什么屈尊成为一个康复科的大夫而不解。其实我们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老大喝酒之后曾经向我们吐露过心声:“你当我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康复科大夫吗?不那不是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比天高!是社会把我磨平了!”当时的我饱受刚入社会的痛苦所以心里有着相同的感慨。男人只能喝酒来排遣痛苦。所以我和老大喝了很多很多。“老大你的梦想是什么。”我醉醺醺的问道。老大叹了口气看着天边的明月仰头说道:“我想当一个妇科大夫……”好了不多说老大的过去了。当时吧因为病人很多并且很多人赖着不愿意出院导致老大经常加班。公会群⻰龙无首很多活动组织不起来。群众们怨声载道老大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个礼拜后老大就开始不加班了。很多病人开始争先恐后的出院老大得以按时下班回家。我以为老大是医术⻅见⻓长。后来听说是老大在住院协议书上加了一句话。“本人同意无偿捐赠以下器官包括但不限于:心脏肝脾眼角膜。”后来过了不到三天老大就被人举报了。因为老大这一举措显然违反了消费者保护法。“这是霸⺩王条款!”领导说道。老大也被叫去医院好好地做了一次检讨。后来老大自己改了合同。“本人同意有偿捐赠以下器官包括但不限于:心脏肝脾眼角膜除眼角膜以外所有器官按照当行情估价童叟无欺。”病人再一次出现了恐慌性大叛逃。老大又被领导叫去批评了一次。老大很愤怒:“娘的不给钱不行给钱也不行这群人真难伺候。”顺便一说我去过老大的办公室后面和许多大夫一样照例挂着两幅锦旗。一面上书“救死扶伤”。一面上书“替天行道”究竟是何解我到现在也没明白。这说明老大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要知道老大为了《百人众》公会付出了很多。开CTM之前老大为了公会冲极度而不得不厚着脸皮回国服拉人。后来在办公室里上魔兽被领导给发现了。领导遂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老大很镇定过了两秒钟转过身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回答:“啊台湾大灾变了喊点朋友去准备灾后重建工作。”领导一愣随后对老大的人道主义精神表示了赞扬。当时刚去台服的时候老大也是四处招兵买⻢马忙的不亦乐乎。大屈很仗义的叫了两个弟弟来到了我们服务器。BO也带了几个朋友。老大也要求我介绍几个牧师过去。不过你们知道的我在国服一直和治疗关系不好。遂后来介绍了几个法师去了台服。老大勃然大怒说我连这点事都弄不好。“有啥区别了……法师和牧师不就一个字的差别么……”我有点委屈的说道。“一个字的差别?”老大正义凛然的说道:“战士和骑士一样吗?李圣杰和李连杰一样吗?康复科大夫和妇科大夫一样吗?”当时《百人众》一共也才二十来个人。我拉来了三个人。大屈拉来了四个人。BO拉来了五个人。老大不甘示弱亲自上线在十字军试炼的⻔门口和《千军万⻢马》公会的会⻓长谈了半个小时后一举吞并了这个公会!“这就叫号召力。”老大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战果。哦忘了说了。《千军万⻢马》公会一共有一个人。后来没办法老大知道我在游戏公司工作问我能不能去找几个玩游戏的朋友过去。我点头说行。于是我先自己问了周围的同事然后去找了我的一个程序朋友SNNN。“这样你帮我去程序那边问问谁愿意去台服一起玩。”我对snnn说。我是一个策划和程序那边不是很熟。SNNN说行啊有啥条件不。“有点经验的就行。我们负责起步资金。”我想了想对SNNN说毕竟去台服培养新手有点麻烦。“三年的行不?”SNNN问。我一想三年前都快赶上公测那一批老⻦鸟了所以点头说足够足够。SNNN一口应允。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封群发邮件。“台服魔兽世界鬼雾峰部落《百人众》公会招聘玩家入驻要求三年以上JAVA开发经验熟练应用lua、C者优先。”落款:SNNN。不少人收到邮件后议论纷纷。大家觉得这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初中不好好学习就没有好高中上。高中不好好学习就没有好大学上。大学不好好学习就没有好游戏上。社会竞争是多么可怕啊。雅雅后来带了一个妹子去。这个妹子成功吸引了大屈的火力不到三个小时大屈就已经发现他人生第四十七次真爱。我对新来的妹子说大屈这个人很花心的。妹子不相信遂问老大。老大点头称是:“啊就是那个有一个形容人非常花心⻅见了女人就上的成语是什么来着?”我刚要说是游⻰龙戏凤啊寻花问柳啊什么的老大猛一拍脑⻔门说:“对对对他就是一个⻅见缝插针的家伙。”我操原来成语可以这么形象。妹子遂和大屈分手了。大屈认定老大应该对这件事负全责。一半是因为老大说大屈是一个随便的人。另一半主要原因是……“⻀艹你大爷的你才是针呢!”大屈打电话的时候吼道。BO在意大利一切都好。就是时差比我们晚一些。貌似是我们中午他们早晨。你知道的我地理不是太好所以总是记不清。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们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兄弟叫川石。他现在人在⻄西班牙一直玩的欧服。BO的意思是喊上川石一起玩。川石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家伙。他最牛逼的经历莫过于不懂英语就去了欧服混。有一次练级的时候川石遇到了一个精英怪任务死活打不过所以打算找旁边的大号帮忙。别看川石英语不好但是基本用语还是会的。所以川石打字说:“pleasehelpmefuckthat。”旁边的老外愣了半天说:“sure。”任务完成。人数差不多了公会活动好歹是能开起来了。有一次打完人本后老大闲来无事甩了一次⻥鱼竿。不得了!一竿子下去竟然钓上来了一只乌⻳龟!那几天老大走到哪里都得意洋洋的骑着乌⻳龟。“谁还敢说我黑手?”老大笑呵呵的说道。公会霎时间沸腾了遂约在一起举行了钓乌⻳龟活动。史称“《百人众》第一届钓老大比赛”。老大知道了也不生气。那个时候我才多级兴致勃勃的去看大家一起甩杆子。然后看到老大得意的走来走去。我觉得哇老大那头⻳龟好帅啊!《公会频道》【Rockeruu】:哇!老大那⻳龟头好帅啊!《公会频道》【RockerBo】:……《公会频道》【RockerMAZE】:……《公会频道》【心碎】:……《公会频道》【雅雅】:……【RockerMAZE】悄悄对你说:你疯了?【RockerBo】悄悄对你说:你完了。我泪流满面。老大那天晚上啥也没说我忐忑不安的睡了一夜。第二天照常去上班了。SNNN兴奋的过来告诉我说打算去我们服务器玩。“鬼雾峰最近锁服了你有号吗?”我问道。SNNN说自己打算淘宝买一个省得练了。我一听说道小心点别遇到了骗子。SNNN问怎么看得出来是骗子呢?我说太便宜的都是骗子。SNNN恍然大悟说哦那我那个应该是骗子。我问为啥SNNN拉着我去他那看淘宝的那个账号。⺴网站上写着:“鬼雾峰服务器级亡灵战士附赠金仅售元。卖家地址:石家庄。”我看到这说:“不用看了这肯定是骗老大的难处其实我很理解。大屈和BO挺身而出说了很多宽慰老大的话。“他压力大工作忙又要写东⻄西说话肯定不过脑子别往心里去。”BO说。“是啊他压根就没脑子别往心里去。”大屈说。老大表面上很豁达当作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其实老大内心里很火大这件事怎么可能这么过去呢?后来我升到了级呼唤老大帮忙。“老大明儿给我金我去买装备。”我对老大说。老大说哦行明天给你。于是当天晚上老大上了我的号拿了我的金邮寄给了我顺便举报了一下我买卖黑金。然后第二天老大还很善意的补刀以防我没有被封号:“记得还钱最近我也手头紧。”第三天后老大为了我的健康着想让我早早睡觉然后上了我的号邮寄给了他自己金。一来一去表面上什么也没有变化但是公会的GDP直接增加了。以上就是老大空手套白狼进行发家致富的先进事迹。我又为国家做了贡献。我又一次泪流满面。其实我为我们公会做了很多贡献完全可以将功补过。只是我太低调做好事一般不留名。比如上一次老大他们带我去打黑⻰龙。当时老大在忙正事和一个新认识的妹妹视频呢我就开怪了。结果老大没有坦住BO的狂暴战士外加大屈的贼一个小爆发就OT了。团灭。群众们敢怒不敢言我也忍不住骂道:“操傻逼。”然后YY忽然沉默了。群众们瞬间撤离了频道防止老大发飙。我操我的竟然是自由发言!然后我立刻也下了语音聊天心想算了就当是帮群众们出了一口恶气。《团队频道》老大:操谁刚才骂我呢?《团队频道》老大:勇于承认!别让我找出来!《团队频道》大屈:算了你大爷的就是你没拉好!《团队频道》老大:我还没准备好呢就开怪了。《团队频道》BO:行了行了赶紧过了!《团队频道》Rockeruu:就是就是一会睡觉了。《团队频道》老大:日要是让我知道了是谁……《团队频道》心碎:得了恢复恢复开怪了。继续战斗。果然我适合玩战士一路稳稳的输出任何OT的迹象也没有。防战就是好玩。不到一会黑⻰龙就还剩的血量了。忽然老大不动了看样子是忙里偷闲在打字。《团队频道》老大:草刚才骂我那个小子又OT了!《团队频道》Rockeruu:啊?我没OT啊!《团队频道》大屈:……《团队频道》BO:……《团队频道》心碎:……老大真阴险啊……《团队频道》老大:你大爷的真是你!系统提示:您已经被移除了《百人众》公会。宝宝当时还问我老公你怎么忽然退会了?我当时心虚了一下立刻说道啊支援别的公会打个副本就回来。宝宝就信以为真开心的继续和白痒痒⻩黄挠挠他们升级去了。我咬着牙决定绝对不像老大低头!又不是没了老大老子就活不下去了!于是我开始了自己刷装备的副本之路。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30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