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娥眉赋.pdf

娥眉赋.pdf

娥眉赋.pdf

上传者: 落霞阁主人 2014-01-22 评分 5 0 155 21 703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娥眉赋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目录【娥眉赋:高山流水】万阶行尽燃香琴棋诗书画【娥眉赋:分袂十唱】幕后似曾想起晚潮月台分袂窗断讯足印小路【娥眉赋:绛雪小辑】容颜花砖取暖扬指雪洗消息符等。

目录【娥眉赋:高山流水】万阶行尽燃香琴棋诗书画【娥眉赋:分袂十唱】幕后似曾想起晚潮月台分袂窗断讯足印小路【娥眉赋:绛雪小辑】容颜花砖取暖扬指雪洗消息更衣赶稿埋首风格灵犀刺绣黎明夜晚笔墨插花存愁押韵眉峰雪花脂粉歌扇散步凝注坐起灯迷迷底歌词【娥眉赋:楼诗集】青楼红楼登楼下楼上楼【娥眉赋:娥眉赋】聊斋掬血捧心侧影倒影幕帏绝笔洗尘举杯扶渡搁浅惊梦小小插曲(一)初绽娥眉赋小小插曲(二)【娥眉赋:高山流水】万阶行尽入暮时分楼头的灯笼齐亮起来时归路迷失在岁月那一处洪荒以来的人生堆叠如一梦永远流传为失落的流传昏黄中一条条纸糊般的人影熟悉又陌生的行来燃香风在水上水流是你负载行船行船是你负载你我的日夜两岸风景翻逝向前尘尘里几点杜鹃声泣血的撞过天空彼岸的小楼仿佛前世的家啊那般熟悉熟悉如望不见的来生灯熄以后枕香栖落你风尘的倦意侬是一室暖暖的春雪花烛一般亮开了初夜爱情升华的侍你品茗燃雪的温香若我深夜弄琴音乐为冰寒为山绿为水暖山水之外是风花是雪月雪月风花外的你正为琴声而赶路路在东南在西北在四处在无人处。却有空城深深空城外的脚步仿如月光下的微尘在风中走向一首绝后一首绝后而无空前空前的你正为众容而沉寂此外便成了失传的后裔此外便不再有知心的音容失传的后裔知心的音容风水如何在死时叹寂寞如何在世上的荒冢里为你独立起一缕孤魂西照的夕阳在它落山的末时给你一片最绝望的美丽遐思仍辉煌期待已落寞弦为知音断知音为弦死听不见呵听不见那讯息晚秋以后从此不再有人问津无人问津你啊你在风花雪月的那一处琴若我深夜弄琴琴声撩起孤寂的江山山长江远壮丽为谁绣遍灵秀为谁瘦尽年年代代茫茫烟雾无边复无际无望复无色若我深夜弄琴你的脚步是那悲凉的琴声若我开窗窗开以后千山万水成了万水千山的幽径而后是另一座空无的风景空。无忽有悲啼啼声何处忽有古道古道无人自渡向天的尽处尽处的琴声为你的音容而焚你啊你在那一方赶路若我深夜弄琴棋竹林外有各种凄厉的歌声如血霞一般染红了天边竹林内我们风中坐下棋子们相对在小小的楚河汉界中摆一个世外桃源的阵地酌一口香茶闲情逸致的手被绸密的心思指引看你如何专情的目光凝望我提起的手指放下“依旧是汉水楼台楚歌正从深阁中传过没有桥梁的河宾客的笙箫远远渡水而来两岸村郭萧条竟似白头的芦苇楚地的宾客呵宾客请接我为楚而歌的管弦前来这是无宫的汉地请接下两国亡后的瓦砾灭后的哀音遍地里只有一个旧盟在旧盟的择日中结一个雕廊玉砌的家”我慢慢为你斟上另一杯清茶窃喜的惊悸中看你轻轻的惊愕:那盘发红的棋子竹林外战火在乱世中找不着原由的染红大地诗梆声里为你掌灯圆圆的光圈映照惊鸿的流盼握笔的小手因深情刺痛你而刺痛自己世界多辽阔呵风景千万次的更换回万千次相似的风景圆圆的光圈人生时而幽暗时而明亮光阴在无声里苍老的拖着稚嫩的容颜我本梦梦却在灯光里坐深了岁月坐远了梦深入你沉思的世界如何宽了袖衣为雪燃香为昏黄行尽了万阶行尽了回返依稀当时第一次为你学习凝眸如今世事变迁多少我仍在自己的笔下刺你最初和最后的名字书密密的宇宙该如何蟹行的去归途的幽径直直从望不见的朝代跋涉而来多少山水为千树的背景古代的姓氏从殷朝的开始或是殷朝的从前血泪的手筑成美人的摘星楼几度废兴风云与楼台同焚征战笙歌时光分不清是悲是乐秦代一把火火和书生同落难谁是阿房宫的火焰中走出来的第一人而举目处 墙倒宫塌灰墟中的路渺茫在失群的咽声里路呵迷途的长路芜城的风味只有你观赏孤雁倦倦的画出人字的天空而你啊你你会不会在风夜里重归来归来看临崖的故乡一轮月 家家户户陌生的窗我手握蕙风词话等待你提着红烛渡上崖下的凄苦彻宵彻夜 寻回那失去的兰堂浮生中的离亭间间隔隔也思念向最终的故乡你什么时候来来赴我久待而不临的约会呢炉火终夜燃烧自己的从前从前空山梦见它们最初的蓊绿你什么时候来在点点滴滴的灯火中寻出我我在你更行更远之处点燃另一盏更远更深的灯你灯前的窗棂棂影开在天上好近的遥我埋首灯里有什么书比长明灯更可爱画云是天上的床床绣满了月光月光远处是山峰山峰上古松如云画中有人题字那人在山水中寻觅山水在山水中题字久居的山中无日夜无年代日夜年代已被遗忘他遗忘了归路遗忘了自己【娥眉赋:分袂十唱】幕后我在父亲临去的遗容中唤他他茫然地喊着死去的同伴那一个个先他而去的名字远远近近地响着每个早晨蓦然听到他房中的寂静唉每个家原来是一出没有幕后的戏台前是亲爱的一家人幕后是互不相干的角色似曾我什么时候才逢着你呢日子都是雁字写活的每一座山都是一张寂静的脸庞在它的心脏抽新新的芽落黄黄的叶脸庞背后还是陌路依依每次打开窗未知的信笺仍未拆当我仰脸你正为千里的月光疾书每天都和镜子和稿纸和你谈论以往的我们每夜我渡着枕头回了家故居的人如往常黎明后我才惊觉自已没有多谈晚秋以后雁儿撞跌了天空我为寂寞而找市声有四壁的地方总有一盏灯有山的地方总月水月光逢着山涧自会清谈水流逢着山崖便成瀑布我什么时候才逢着你?想起又是寒意的长街路人独行自已匆匆的神色街灯以外的灯光眶在高楼处夜夜和行人打不相识的照面有人上楼有人下楼同样尘色的灯光同样的来来去去今夜你还会来吗擦肩而过的是沁凉的衣鬓人影今夜我会去吗无数相遇无数成空的缘份依旧是那么一个不知觉的诺言今夜你会来吗来到你我各自的偶然里投瞥成众多相似的陌生堆叠为茫茫人海茫茫人海中今夜你会来吗我会去吗来去在我们等待已久的等待里询问在未知的答案里茫茫然的询问又是温暖的室内当我想起你或许会忘记当我忘记你或许会想起晚潮沙滩最爱夜里的海浪夜里的海浪无人看我们曾是海滨的爱侣携着深情的月光远离了间爱着海潮哗啦出无人的寂静潮起复潮落我们把沙滩的月亮看熟了像摘落的果子我们摘落了月亮黑暗中我们的眼光都不经意了世界真像长长的列车旅途中我们看过不少窗外的风景却不知风景在哪里在拥挤的乘客中我依偎着你你扶着我们亲密的方向我们总是忘了相望啊亲爱的人在千万张容颜中会不会有一次你猛然想起我我正是你身旁扶持的初恋人啊月台当最后的挥手欲扬而垂下时我忽然化为一座断崖你是崖边将坠跌的快乐不要再跨出一步跨多一步你便成了远帆一步过后上一刻与这一刻间是一声来不及的招呼而你的身影你的身影只留下一个名字你的名字环围成我四周的镜面你是镜中那无声对我说了又说的梦我是走不进梦里的深闺朝间暮间在我呜咽的祈告呢喃得呢喃自己的交谈分袂唉总是早晨到夜晚的日子活着就为了要挽回失恋的怨为了赎回那彻底的憾恨想常常遇见你在陌路上想要你看到我的明丽想要你看见我和他让你看他扶我亲密地经过让你读到我重新爱情的诗篇让你一生一世惋惜当珍贵的时候你已失去而时光像秋夜的河流缓缓世界上的人都将知道我和他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对我和他完美地相守天地为我们一荒不老我的空虚越久越虚空什么时候是最后的疲倦呵来生你若再来我就永远不要出世了窗世界上的窗都在夜里对着灯光发呆它们同时有着一个古老的记忆从很久很久以前起所有的行人都是陌生客寒着脸寻找自已的庇护当你走过长街当我走过长街美丽的帘影背后是什么?断讯终于没有讯息了终于天寒世界更辽阔了你是一则天气在他乡给我永远的秋冬终于没有讯息了终于没有了讯息我就突然温柔下来了没有心情热爱没有心情生气脚步轻了足印浅浅在千娇中不想独秀好胜淡了性情泊了我就受折地温柔下来了这世界除了情就是生和死情缘断了生来便为了死你还是不断地他乡孤单地浪荡身边的人无数次更换仿佛真诚的情已死了给我不能再真情第二次就把仿佛当真吧仿佛我们因失散而生分我还是深居在憾恨的屋宇彻底的我还是不肯回头像当初无知的失约教你枉然看我背影这世界有的是无缘的天涯把我们辗转落面对面的绝梦还是那一瞥的欣赏教我永久心甘地痴想你是永远流落下去了最后的徘徊也归不回自己的感情想得太迟暮了想得太晚景仿佛彼此的死讯近在尽头那传来的噩耗动乱了枯守的灯那牵怀的悲恸冷如血流终于没有讯息了终于你已是一个不可及的幻想我唯有憧憬才能痛快在人群中仍常错觉你忽地出现原来是和你相像的过客终于没有了信息了足印隔着几十层记忆你毕竟从千山万水的儿时闯来倒影中的年华流光中的逝去最后的哀静里雪夜真深天空高在望不见的天上我带着最后一行诗心跳轻轻像时光的滴嗒告别的孤寂我想回到初来的地方让我随你雪地上的足印最后我终于到达深锁的铜门无人而自开惊觉中我是没有梯级的楼头人世界倒退得好远好远小路想起从前的黄昏年少时舒适的忧愁闲情各处散成傍晚的步爱问归鸟归向谁处落日落向哪方只怨没有琼楼不能登高写断肠赋不知肠为何而断只当赋为寻愁而写为了不知你是谁而唱怀念的歌不知哪一个约会是自己的等待晚霞像落日的魂返照成黄昏黄昏死了以后呢月圆时爱想月缺的遗憾但想那泪光能把忧伤点缀想起现在的黄昏从前的琼楼纷纷倒塌许多的约会已不再是等待而是回想在几度夕阳的人海中为许多沧桑而硬说黄昏的辉煌黄昏的归鸟兀自归已不知换了多少批呢【娥眉赋:绛雪小辑】容颜夏天枯死了花儿毒阳没有一点关照我抱不平的洒着水怀念花儿嫩绿嫣红的生涯如果凋零后的天地太干我要一份枯萎的清凉洁净的水祭祀幽丽的魂默告的约会是下一季的佳期下一季水中再生的魂当会更出泥而不染爱花才会美丽下次我出世时更要美和丽花砖有一只蝴蝶被车辆撞出马路有一个我咦了一声去张望车辆和人潮继续向前流蝴蝶和我并没有扰乱它们走道上的我当沾沾自喜一点一滴的生趣足够我活一天天孤独原是没有人打扰的清静在人家的篱笆外闲闲观赏每天的旅程我只为了散步脚下的碑道刻着生命的花纹我一间一间将它们遗落身后取暖早晨路过的山色爱什么水光你衣上的朝阳牵动谁的发扬天亮前的第一个招呼交换在世界的每一角如红暖的取火照在熹微的雾霭中像我爱上路一样你也爱上路扬指赶路的蚂蚁们别焦急我食指纤纤为你们开一道夹缝阳光和雨水旅途及干粮我赐予的生命将美好守护的神啊请为我见证祈祷的你啊在顶上当你的手微扬也该有一个世界注定如不灭的命运雪洗山中的小溪羡极飞鸟的不羁憧憬旅途跋涉的过滤第一次出谷走穷了山路却见更远的雪景山中的小溪第一次出谷想望入世的洗涤来到我的院子旁我在房中等了一夜看它沉淀原始的泥沙在黎明的幽暗里由浊转清消息每一处的遥远啊我最喜爱的眺望那神秘的视线被消失的路挡住许多故事都是我没听过的邻居以外的邻家有些什么院子青山以外的山水有些什么阳光我乘着憧憬的小舟到海天一线的地方看无穷的迢迢里飞来甚么消息更衣当落花的最后一瓣香消殒流水潺潺的动日夜护送劫后的西天一片凋零不久霜花苍苍把落花流水的恨埋葬再带着淡淡的冷漠逝去当春天伸展枝桠张望新绿探头的惊喜便不复记取从前发生的憾事赶稿说过一本诗集写完后便绝笔的但我已经有点犹疑起来了我怕我死了以后我的诗不甘心它在我飞魂的深处埋怨我它打扰得我不能安眠呵心都烦了而那进我又没有任何感觉我的才情也因我离弃它而恨我我还没有笔断人亡之前我在灯下秘密地赶稿来不及完成啊死亡就在左侧我在右边急切地写急切地写埋首有一支曲调要出世了我在梦里听见它但又忘记了一直想不起我就幸福地想起了自己想起他对我的深爱我要消殒在梦中的那一曲这些日子里专注在他的诗中为他谱乐为诗中的悦音舞蹈有一夜灯燃上我迎他来欣赏风格房间是一种个性一份气质息息相关我的情我的爱要开窗窗向前尘顾身后盼望室外回眸房内这世界真的有我呢如果冬天一身雪衣一床寒梦坐起来台灯开给我写诗的惊醒夏季的性情我婉然薰陶炉火烘得纯青宇宙红了我秋季的性情恣意熄火浅凉像麦稻轻摇不禁风的衣裳要加一袭披风才能撑寒。寒夜少了病雨的芭蕉。我春季的性情要一夜宿雨潇潇湘湘我们在钟鼓声中坐下坐下来看一室唐朝的靡丽浪漫的水袖半遮的低襟看了一夜霓裳翻作羽衣登仙而去。清晨已是宋朝的风光风吹颂曲你想着诗经的庙堂。庙太堂皇我们不如进南北朝的竹门竹林升月月照亮我的房间房间是一种想象一份好奇息息相关我的个性我的气质每一展眉四季在四天中交替是四天交替四个季节呵不是一年并非一年每一低睫朝代在一朝中倾城是一朝换一个朝代呵不是一代并非一代而感情也是我的房间许多等待一些好奇常有想像常会偶然动心不知情的眸该凝视哪一双呢不知哪一双才是天上人间呢而生命也是我的房间偶然的叹化作恋世的音高瞬息的受伤化作魂亡的绝唱生命的房间是我不定的性是我不安的情息息相关我笔下的格调灵犀我们在夜道不约而遇我们竟不约而遇在夜道上。某个灵犀闪过微笑亮过警觉。我忍不住等待某个招手带我下楼你的身影在对街城市睡了灯光眠了众声息了。只有一辆载你的车子扬长而去冬夜寒瑟星光错花风衣角上扬起微风你环紧我的肩我带你进室中为你生火引来肉香鲜果满桌我们举杯酌菊花香刺绣我喜欢坐在你对面你言谈笑间袖衣生采眼神飞逸满座我捕捉你善变的眸顾盼是另一种拈花的风流它浪荡在眼波与眉宇间而后扬长不见没有回顾一瞥的留情是另一种洒脱你的眼神转瞬投递我自在柔情地接住它在心里织成情结要我用一生的缠恋解开它黎明怡保上灯了没有呢哥哥我们院里的夜露开始降了您的车灯扫过家里的小路我在异地不想一个人出去宵夜您纵使要买东西给我吃也送不到千万里外的这边了我那么喜悦他对我的欣赏但他也是隔在另一个地方我只有对着灯光与他倾诉夜晚怡保黎明了没有呢哥哥千万条迷径我仍记住近打河我在异地寻索归路要您还我在家时小女儿的心情我那么想念他成熟的胸襟总有一天他也会有一个爱人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欣赏我了笔墨还有那关怀呢那相知。还有那情那笔墨。生生世世由一株花的遮掩望出去流水与人家盛衰的户户当一朵花凋落了所有的缘许多珍惜怎能忍得住而所有的情挣不破一场梦所有的梦扎不破一座坟一朝惊觉花园消失了像一首诗写到一半死了也不肯停笔一切的牵挂仍关怀那笔墨所有的笔墨化作一本书年年岁岁我愿是那玲珑的书签神游在你的字里行间那笔下的众女子细细诉说一个渡头你的离去啊那青山仍登高放歌明月放歌入云入大海的行船上愿所有的真情聚成一家团圆在一起共餐插花题上墓志铭说你生前是瓶中花养在写诗的女儿家清清水冢像没有根的青楼落笔为你化身为名妓吧那风萧萧里的赏识那易水寒里赶的路千金散尽因豪情博你展颜一笑诗人笔下的名妓多才而清雅爱诗更爱美千种情怀想欢岁月慕高山照旧枝为你卷帘窗外如世外飞一群飞鸟悠游在你眼中逍遥风雨再也进不来露水带着阳光照进来香殒的你啊是否能依照墓志铭回到泥香的故园呢是谁残忍的欣赏有致的剪裁教你记不起自己的枝柯题上墓志铭去找他多情的摧折吧天下的路同时迷途一个拦截要他横尸千古的美芳姿永远描在淡墨里永远在诗中绝世那么你就和我的诗结缘吧我的喜悦是胸中的馨香散在笔下存愁你知道吗暗恋是一本颦眉的日记待展而未开待锁而未蹙迟熄的灯憔悴的情愁压碎的扉页不敢翻开无人可诉呵只好在日记里说了又停停了又想想了又写写了又烧烧了只好重新记千言万语整本日记好多私恋把你隔在天外欲说还是藏起你在对面我凝望而不敢见见了面所有的话一再忘记不见时所有的话一再记起想起时我不能当面说忘记时我不敢当面想整本日记记载着你背向的影愈行愈远愈远愈看不见押韵那么明媚的少妇啊如一杯嗜酒的心情若我举杯手势美如风姿第一口要呷尽脸上的稚气那么欲滴的耳坠子啊如一对焕发的丽质若我配饰风姿美如少妇第一次垂载我要进一个雅致的家。家伫立在琼楼中我还不能先进去只好坐上碧玉的台阶数那梯级像读诗的一句一句读你下一句的故事押你上一句的韵脚上句与下句之间的逗点是低吟浅唱的我吟我已往的烟锁唱你今后的雾散雾散了我亭亭而立烟锁了我从前的稚气那么想做少妇的心情是好玩的那么仰望长大的心情是好感的眉峰雪花隔着夏天的雨窗我要掩藏起帘后的半边脸啦一切最初的喜悦成了不能为你专注的绝句绝句是断了的句子阳光湿湿的亮在窗外梳过我冷落的发丝我把深情目送你我把亲蜜陪伴你此刻你路过四季四季开在哪一季呢此刻你路过哪一季呢?握一握我冰凉的手第一次握手是什么滋味呢飘摇的风中仍是那初绽一半的愿望在我胸怀开成花结坠落为飘零的秘密埋葬在你匆匆的漫步下此刻你是否记取记取那永远是月光的月光那没有倾谈过的天地雪花沾满我的眉峰雪花落成远方的歌声你在琉璃的冰雪外我在流离的冰雪中我掩起窗中的半边帘子迟到的语言越远越无声啦脂粉你垂着发弹吉他不很专注的音在唱当他携我突来访你散漫的乐音忽地静止只有那遗音仍断断续续蓦然的敏感使我惊觉你的脸容因他出现红晕在回避中悄悄泛起我的心忽然有许多歌不知唱哪一首好呢回家的途中他侃侃而谈说今天脂粉红了你的脸却不像你平时从没见你刻意打扮自己我的心有许多歌就唱一首给他听吧忽然想到雨落得像烟时假如我不在呢假如雨中路过我与他不曾相识或是我忽然化魂我仍关怀这深情的世界有多少美丽的变迁白衣的他仍然白衣你还唱新歌吗那片草地今有谁人去躺谁人去发扬会不会像往常一样我们有稚气的脸容却爱束发成长歌扇我要告诉你告诉你一句话那句话在世界上只许一盏烛光照亮照在你脸上垂挂成歌扇点点光斑一扇展颜生和死是扇面的底子情缘是浮雕那句话你在扇中可以寻到散步出了电影院这世界如常轻愁如常解不破风晚了灯急灯急着要看清黑暗人急着要各自涌散闭幕了再也挽不回开场要不……再得看一次吧重温另一出惊艳心情还是要幕落的呵还是要落了幕仅止是上一次呵上一次散场就散了心散心就能一路散了步散步还有风景的途还有共同的终站灯和房书桌和笔共同的盟誓仅止是上一次呵上一次散场就我们不必挥手不必说再见上一次凝注啊你在画中凝视我是我孩提时遇过想过安排过照顾我守候我以后的日子的伴侣俊脱的眼神是带我风过花过星星、月亮、太阳过然后忽地消失在烟里的恋人。留给我一个秘密我少女的发扬起婷立但在人间的世上你一直不曾出现了却是在这似曾相熟的画中你出神地凝视我再一次让我失神你在画中凝视我坐起曙光未漏前定要熟睡不要惊动不要间断要完整地醒来要不触伤满夜的迷梦廊上有谁的脚步一步一句是否在埋怨我的安逸呢是谁呢奔忙在未亮的边缘茶水嘶嘶地闹静炉火欢呼地报讯音讯?远方有客吗?难道是你要来了顾盼起了一阵惊艳的泓我喜极拥被坐起梦去了遗留枕头在发间灯迷我在路上恰好你来找我门敲不应客心没处可栖六月的夏星子满城你想逛游但没有心情你只有心情见我而且气急像潮水一波激起另一波你只好留下看我门前的灯笼斗风转动点点描描一些字迹写满我遗下的谜语依然是千山在我路上依然是万径在我心上我想着你想找我我想着你叩门不应的颓丧我想着化为夏天随处被你遇上我想着你心乱寻不到更是人间更是天上迷底我知道你要来找我但我不想见你不想见你。急得像一段逃避的流水慌张地找寻芦苇遮蔽急得想像你是峰峦只能仰望你只能看天上你只能看鸟飞迹绝的远方没有近处。你只能永远想俯首却见不到我在你足下闭闭幽幽我在你足下嬉笑偷偷像一阙谜底轻轻佻佻我在你足下迷你的途歌词我只好顺从点头想像小说里温婉的女子一面等待一面弹钢琴忧伤地唱。寂寞的窗我喜欢那动魄的伴奏那柔发低眉的侧影在诉说说等待是美的寂寞也是美的我梦想我是那歌词中的女子冬天来时有一扇炉火两颊酡红冬天能照我读你寄来的信就够了能一面抵寒一面看秋天最后一片落叶就够了我梦想我温柔因为知道我不是我更想顺你的心意我梦想我顺你的心意当你不在时我无怨地等待当你归来时我释然地迎取当我一个人时我怀想着往事当我想你时琴声荡漾歌声断肠当我顺从你时你多么神往当你归来时我不再悲伤当我欢笑时你告诉我外面的故事当你说起时……楼诗集青楼早晨如常无忧地醒来我如常在镜中流连自己的影子母亲如常地微叹笑我花了一个早晨的梳理我望着镜后的她从前她不是和我一样爱照镜子吗每天的颦笑渐渐成了一生如今她是否忘了这回事我笑问她镜中的长发是否好看每当我照镜子母亲总爱在镜里看我我笑问自己的容貌时在她沧桑的眼中我看到自己明眸里的一点泪光当柳树含着春风谁能望见枫叶落尽了秋天我无邪的欢笑渐渐享用尽她丰美的年华我望着镜后白发的她空白的镜子流成水像每个人必经的命运母亲成了水中的月亮而千秋万载的月光下我随着他深情的目光在另一个妆台前梳去少女的长发镜子沉静地望着我因熟悉而无一声气招呼在镜中我们看到彼此的幸福因满足而定下了繁复的一生我立在女孩的镜后母亲随着月的流光淡淡地渡去我的年华我望着镜前的女儿她在镜中问我是否还记得从前我和她一样爱照镜子如今她在黑发的镜中看到我一生的空白红楼同样是一起的夜晚我安然地坐在你身边窗外的街灯不知从什么时候亮起不知从什么地方亮起灯在世界中照着那一个相逢而相识的故事世界在灯里亮出那一个相遇而相爱的故事故事已凉如从前的雨谁在街上延续已故的事儿呢如今我们从故事里走出来一座小楼把我们的昔日亮在灯里那条共伞的长街雨水在红伞的四周围成小小的家动荡的随着我们的步伐走向安定多少次了那最初的我爱你多少年了那小小的耳语心跳在雨中心笺为信笺正是灯前最初的迷恋相隔两地的家一条亲爱的小路小小别离曾是爱情中的人生窗外长街的爱情风雨原是我们的假期时时邀我们去散步如今灯前已无雨那初期的迷恋已安静你熟悉的望着我我信赖的随着你虽然欢笑仍如昔回忆已属镜中的脸那初逢而保藏的第一根长发丝正安放在你初恋的日记里那灯前的心笺堆叠成多少从前的岁月你深挚的凝望我依旧是坚定的专情那心跳的耳语成了你心底深处的我爱你曾经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我轻问你是否还记得带着最初的温婉我期待那一直不再说起的三个字你看了我一会却笑说我的傻气有一天当我们年老怎经得起一场岁月的调侃回味成了淡淡的熟酒饮不尽从前的怀念记忆在无尽无涯的路里把握我们有限的年华只有那源头的红烛红烛可否点成墓前的两盏火为我们死后的从前灯亮登楼打开楼前的窗点燃夜里一盏清灯寒夜像一座巍峨的城披了一身阴侧侧的白衣在北风中拂动宽宽的袖袍我把视线投向池塘疏落的残荷啊风尘不染地苦撑初临的寒冬一朵两朵三朵我细细地数守在池边的窗子坐成小小的炉火我在期待着一些什么或是搜索一些相似的记忆等冬天过去了春天自然会来来年依然有另一个冬那时也是一扇小窗我在去年的记忆中看残荷小小炉火多熟悉那红红的温暖曾是我从前的一瞬光芒啊下楼冬天的风该来自冰雪的家乡路在白茫茫里消失了鸿雁阵阵绝声里我们是回不了家的旅人像一支民谣行吟自己的一生听歌的人算不算知音?吹口哨的人算不算听众?一盏青灯开在四壁间一支笔摊在白卷上多少燃灯的岁月我们困在书中等着你来复天下看你骑过的神驹负载整个辉煌的王朝纵身跃落兴兴亡亡的火海里窗外的夜在唱它的雨季汽车在长街上唱它们的速度行人在跑道上唱他们的不经意电视在家家户户里唱它们的节目时光在幽暗的长巷里唱它的消逝民谣在山川水谷间唱自己的身世歌星在台上唱他们的表情艺术在掬血里唱它潦倒的一生外国月亮圆的青年在唱时髦的孤寂感听歌的人算不算听知音?吹口哨的人算不算听众?每次合上卷你便成了一缕幽怨的乡音那遥远的音讯呵正是母亲的魂无枝可栖的寻寻觅觅跨不了千山万水如今彼端一纸飞笺怎能说是一种荣耀的重逢每次灯下笔里都有一种世代相传的迷恋什么时候你骑的神驹从灰烬里升上一座烫金的神我们匍匐在殿前金碧辉煌的灯光一路挂到天涯海角去冬夜轻唱灯火的阑珊路在白茫茫里我们是无处流浪的旅人一支歌该不该吟它一生听歌的人算不算知音吹口哨的人算不算听众上楼爱在灯下对我谈夜雨画江湖一灯照青史一纸画中原向往是风萧萧里的马蹄哒哒的奔向北方的城门夜深无梆声天桥无人路上无车月光仍八千里路跨越了长城各地在多少繁华兴废的日子里静望成一座蒲团有疏落的灯笼挂在倒塌过的宫殿里隐隐地亮出了黑暗再深入进去吧我们是没有音讯的人庙堂在长远的流传里作证谁来与你联袖唱大江蓦然回首一灯如泪兴兴亡亡青宗白卷上都成背影歌和泣都有点枉然若说琼楼玉宇也是烫金的字迹留下了千古若说气壮山河也是山水之画添上感情的余笔若说万家灯火也是物是人非的人物若说英雄风发也是任人凭吊的墓碑唉。灯下。夜雨和江湖青史如灯中原如画画中燃灯的我们合成一卷挂在壁上娥眉赋聊斋我是再也不陪伴你了风急舟沉不等你来击水幽泛愁不等你来哀江南雨飘得好纤弱像我无力的心情像我失了气息的唱吟在水中吟你上岸唱你岸上不断的挥手挥手招我而去招我分袂的魂而我半边断袖渡江我忽然忘记在暮江里我情急想不起你的姓氏想不起你的年代我意冷江岸好远灯火在雾中消溶刚刚记起忘了的绝望落江之际你来不及的赶赴来不及的眼神你来不及的挽留我来不及的后悔来不及告诉来不及想:如果挥手是招手我定会随你回去来不及呵来不及急急落江落江前的手势临终的波纹还是看不破还是想你最爱是我想我以后的日子想我上岸后的世界还在想我是你右边的痴情想我中断在灯下的稿夜静时分你可会替我延续再回眸江岸岸上的祭祀已无踪岸上的香火已烟灭落江时的秋月呢?怎么竟是夏夜炎炎蝉声满天呢这究竟是什么日子江岸该是流水的遗忘吧它在江边歇息永远不动的沙地不动的林林外有我的家我的家在岸上当你吹笛我在管中等你要你替我忏悔替我吹一曲飘零说过要好好待你我失了约我埋怨你给你冷水的言语怨你不帮我遗弃怨你常来找我害我回避怨诗社的闹乐映照我寂寞我回身上岸我们的楼房在灯亮我们的家还是写诗的社还是那一家人给我唱歌的感情琴声在弹情歌声在爱你们唱歌我会上岸报答地和上团歌里和一句重唱在轻笑里扫淡时光在结义里添一未完在别离歌里加一段绝唱门不动而自开有人刚好整装出来我惊疑招呼他却不认识幽静的庭院种植了别人的花树所有的墙壁换了色所有的脸容换了面不是从前的人不是旧日的家我绝望的寻索我失惊地返身我渡过的水乡都沉没江水干涸沼泽满地我的香魂瞬息化作幽魂再也不能向你撒娇娇嗔我生前的怕鬼魂掬血是不是要刻意受伤呢我一向想往流泪的舒服不知还有多少时日了我更必须全心人领略悲哀而且来不及急着沧桑沧桑这有深度的悲哀啊谁也阻止不了我要撷取它的滋味我还是留恋你的入世我还是舍不得招手你掌中的家够人间你掌中的人多性格而我一直在你最真的深处我在你坦然的口中从没受委曲你掌中的人间我留恋我们的屋帘爱向风我们的屋帘不必看众人的目光我们的家人为自己而活我们真性地流露最诚的感情我不要保留你对我从来没有秘密我的心也花蕾一次开完我们的屋帘爱向阳夜晚看月亮晨昏飞逝我不曾惊动地调弦当我弄琴兄弟长者般让坐兄弟听筝而写诗以后有谁给我这份欣赏呢你掌中的关爱我留恋你开门也习惯告诉我一声你出外也习惯留字条给我人去楼空的日子也不多人在涯外我的空虚仍满足人在迷途中我想着你赶赴回家的心情你的臂弯常是我的枕当我累时它庇护我安睡但我禁不住要不完成受伤的愿望每个人都有忧愁烦恼我怎么甘心独自快乐我怎么好意思不懂事写了生分的诗写了死别的下集我要用自己的笔把悲哀完成深恋到绝笔我便要纵落爱到最深处便没有了渡头情到最深便没有了你和我我就完成残忍的折磨吧我们爱得像敌人欣赏得像最相惜但我动情得身心脆弱而易折更要更要倔强地活了我是你掌纹中的妻子你指着纹线肯定的对我说你指着纹路中的妻子为她的命运而心痛你握住我的手要握住她的失去而我神往地恐惧常断章你的诗句成为我的小名当牺牲你的大我完成你的小娥我是你掌纹中将来的妻子啊为什么我自己脱轨呢这世界的真性情最易夭折离开了你我的才情可能断绝离开了你我的稿子可能空白但我们的确真诚地爱了一柱香把握彼此像把握走得完的路你最绝情地欣赏我我最钦慕地不睬你我的舞将舞入自己的舞台我的墓碑渐渐埋出尘我牵挂的草长随莺飞飞落你掌中另一场迷梦你还是孤单一个人你身边还是没有固定的陪伴你说过你绝不再被任何人永久把握的那时诗社可能辉煌那时诗社可能解散你的兄弟可能更多你的兄弟可能走了昔日的感情各自背叛各自家门陌生地逢也许在那冷清的断瓦中你有最风发的兄弟用一本论文写你一首诗那时该有多少本论集出世呢也许在那荒烟里我有那最美圆的知交用她了解的目光怀想我们昔日的情炉火般照在她脸上也许有众多误解和唾骂但总有一两个不变节的见证而我开心这时代会不会留给我们呢唐宋那么灭世秦汉那么古拙每一代也只出现那么几位绝世的知音这时代该注定留给我们这一对罢我们曾经有一个诗社的家我们曾经活起一段情后来檀香般焚散老了下来像一个悟一滴泪把一切看破西风夕照原来都是夕照西风捧心而我的爱一级一级地上了青楼笙歌一般日夜无能调度楼外有访客客自远方来朋友自邻舍近又冷落地归去我但愿不必下梯级我是一则满足的爱情蔓藤般的手势纠缠着你的人生我们的屋檐晨昏间都洒满日影叶子金光你陪我嬉笑我依着你大树的肩膀感觉人世多么宁静如果有战争呢战争等我们死了以后再战吧最好永远没有战争你总为我担忧可能来的乱世为我设计逃亡的途径但我还没尝试独自过马路你害怕我会遇上无助为我设计克服我仍是忘了平时要认路而你注定是一场入世的聚会每天一笑出门总是湖海不断衣鬓满座笑着向你敬羡无数依靠向你我仍是无数爱恋里你最怜取的怀中人我仍是无数珍惜里你最安定的小妻子但除了我之外你还有许多别的高兴啊一点点不甘心的哀愁身前的歌要遗留在世上只有我能为你谱这支曲除了我谁能知你的心呢有时幸福想死幸福到想死来求永远的幸福但我来不及死因为要跳舞因为你爱看我舞要弄琴因为你知音你爱听如慕中国亲生出来的华乐与生俱来总有一种久远的亲切这周围的人都向你倾吐这四处的爱和压力同时同时推你入世但愿是你眼角深处的一滴泪你时时为我求晶莹不愿干枯你为我取丹心我在人群中微怨地欲坠要化作山水有客来时把路消失要化作青冢有客来时要葬下你的感情爱到极点了是不是爱不完呢要是实完了呢爱到最后所有的书都没有了文字给我空洞的意义原始地伤你折磨自己在命运还未来之前我要不要逃呢身子瘦了才开始爱吹大风到处找雨点散轻飘飘的步想像风雨同时瑟缩而我坚定我的一则爱情不休阳光雨水路和日夜由清丽开始恋爱到绝楚心疼地捧着心血祭祀欲塌的殿堂侧影如果深夜夜深我还不能归来在星星的天空下我墓前的衰草正逢深秋正逢腐朽我青色的年华早已化为草衰草化为流萤点着灯笼一路寻到你的窗前星星照见我你的灯光照不见我你坐在书房内悲愤地看书桌上的书本怎么都凌乱了如今我真的回来你怎么不抬眼看我说过如果谁先化魂谁也不会害怕的你到底怕不怕我呢房中那面落地的大镜蓦地浮进你孤独的侧影你的侧影不看你却看到了我我急着想知道别后那些荒废的日子怎么过你却说不出一句话从此以后谁会与你临床谈死亡谁会与你争着求早夭呢年华那么嫩绿为的是要在永别中换取朝朝暮暮的怀念为的是要让你爱笑的小妻子在远远的那端把声音笑得更清脆让你在一叠叠的照片中苦苦寻求静止的时光让你在浓悒的酒中会我在心上把我悬挂永远挂成山青水秀白衣的水袖如寒风拂动你下半生的悲痛这一切都为让你比我先寂寞我怎料一切竟成真的或许真的发生了也不打紧你每夜能和青嫩的我再约会但我怎能料到我怎会料到你镜外的侧影看不见我呢天一亮我就要回去了我便会化为衰草你还是说不出一句吗?你还是听不见一句话呀?冬天来时我就什么都化不见我就忘了一切的一切那我们怎么办呢倒影已然是秋天了已然是秋雨亮窗小巷迷蒙的秋天有人撑伞经过有黄色的雨衣在楼下不知那儿有歌声在未完的时候突然断了我的小房有人我在浓咖啡中看你你的脸在杯里的倒影中我想尽情的忧悒有时我真想死假如你死了化魂归来的夜晚我怕不怕轻拍小窗帘 你问我约会让深闺空寂我说你不要来我的周遭是雪夜我早已化雪覆盖在你屋帘上我是那无限绝望的白雪幕帏为什么不带我去流浪呢冬天来了梅花冷冽的香冬天来了梅花是否深栖栖息在古中国的白雪里隔着沉寂梅花在瓶中梅花在古画中想她白雪的家冬天来了所有的流水都安居都静泊泊成白茫茫的冰我仿佛有某种害怕为什么不带我去流浪呢我盼望的灯每一盏都向你归来的梦照冬天来了江上难于行舟你最爱给我意外的探访爱把突兀的流连把一夜的惊喜留给我惜别和不舍令我多恐惧每次在预感的横祸中不顾一切带着欢乐又随你回去当舟覆人亡之际我怎能不在你身边为什么不带我去流浪呢我柔情的灯每一盏都向你归来的梦照冬天来了我不知道你浪游在那里害怕见不到你啊在梦中有时我突然死了惊醒后是庆幸又仿佛无限惋惜那时我将有最少女的乌发为你化作万顷波光是你一路迷恋的江湖又仿佛依伴浪人的一生柔情你的眼睛神忧伤深沉了那儿有我最末的相思幸福的感觉你最爱情时的痛楚你不是叫我永远不要老吗那虔诚的怜惜教我想尽心思爱早夭为什么不带我去流浪呢你多么侠客的剑眉啊仍叫我钦慕不尽红尘中的奇才你都要去寻人间的丽质都被欣赏所怜取而冬天苍白得山穷水尽时我隔着空白的墓帏悄悄窥望何处传来的水声沼沼天空遥远的雁影是否带来沉鱼的讯息落花和泥香忽然苏醒了谁家的笛声把绿和红吹得更远雨水绵绵流流又密密带着三杯两盏淡酒的天气滴滴嗒嗒的韵脚敲过江湖客栈我禁不住满怀兴奋但愿是深情的宝剑春天来了我揭开墓帏舳千里在你的大江上迎待我我禁不住喜悦的泪滴为什么不带我去流浪呢我寻觅的灯每一盏都向你归来的梦照绝笔最后的话该留给谁呢那共剪烛的夜晚又亮了天长地久我们消逝时年年岁岁这青冢中的情怀仍叫我嫣然而不绝到了烟水云散时我们也许不能再相逢了夜晚在下雨的楼头下你撑着悄悄的有独自叩响墓门千万的雨点和泪水我是再来寻你的足音那时正是五月的暮春如常到来又想起那记不得的里你突然而至的探访给我惊喜笑在你的心血中一首歌曲一句永远的耳语许多美你能否完成当时的画中人要怎样情怀这人间的深情呢召集我已是画而你却是人唱机由昔日的回旋轻轻唱起回旋到最后一圈的世界转到绝响的声音正倾诉绝望的寂寞已开始啊你的眼睛有满房的烟和雾那空旷的寂寞风雪路你拉着我的手呵暖浓浓的爱意深情永远幸福温馨一如花香绽满我衣裳你珍惜的把它披在我肩上如今我把白衣赠还你雾色漫漫又迷茫你我立在七夕的断桥上你走过来我迎过去完美的最后是受伤的刹那我们一同沉落了桥下的迷津中我们呼唤彼此绻恋对方的名字真的是最后一眼的眺望吗破了红尘破了迷恋中的恩怨我要走了蓝蓝的天彩色的地我要归去你是我眼中两盏长明灯的牵挂赤诚常给你一首首专注的诗衣鬓人影多少出世和入世的惦恋你的情怀正山水画成你的胸襟正风雪齐聚中州娇小的我禁不住这浩大的气慨啊万里的壮丽无尽的山河亲切的家乡怀念的家人在远方潇湘水云的筝鸣清清滑过滑过总是路总是无限路最后一曲才是追回的最深最后一曲我要凌波归去了携着古中国的琴魂回到从前失散了的行云和流水你的风雪和路正长我断了弦绝了音的乐在陪伴洗尘什么是永恒的初恋呢当你在最深的怜惜时离开留下一生不舍的念热切地等待死后重聚那份思慕日夜清新如镜前人永远是第一眼最惊鸿的音容知音永远是最完美的深交不结合的爱恋更知音得超脱仍然是彻夜深谈而不倦相对时少而别后更欢我禁不住的欢乐为这没有牵绊的感情开一个悠游的宇宙给我一片草原和花香要三日三夜的漫步也没有人烟的世界总有一片自然由我一人养植总有一际日夜星辰由我一人观赏我忍不住要临照笑看自己的年华要自怜也能有足够的飘逸把容颜怜惜得更开怀那带满雪意的风啊是为衣袂飘飘而飞扬的明天我要结上蝴蝶发去惊动冬末含苞的春衣去池边等待你来赞水绿而花未春我又爱美起来了而这清水外的红尘像四周窥视我的镜头把自己摄入一出戏剧里舞台远处有唤声似真似幻我到底在哪里似生似死到底是梦中还是醒后那平生的敏感常教我惊觉在许多人的场合中我失惊的融入自己感觉人情的纷繁和不易处所以梦来得更早梦如爱唱晚的渔舟暮色浓时更归来心海上你看那绝尘的灯火凌越在飘渺的山上会不会是流浪时你最想歇息的地方呢雪打窗子的不安更反应房内灯光的温暖听那风铃叮咛叮咛常在风动时回应自己的声音我又想约你上山写诗比看谁的才情快你就越过那目眩的红尘推落四周窥视的镜头我但愿如倒影一般垂落在清流的日子中栖息举杯枕尽寒雨的长夜才起黎明的床被最温北风卷起了幔帏一丝鱼肚白的亮透进窗还没早晨哪!我的房门正虚掩你从隔房走进来不带惊扰的带门而开我假装仍未醒把头埋进入暖的梦长远相随这短暂的离该分隔一道相思路我不给你道一声别啊让你带着欠缺的心一路悬挂被放不下的念我窃笑在假装的梦中感觉你俯身望我枕边的叮咛深深我却没有回答一句话仿佛把静静的遗容交给你已是早晨哪!我把一天雨后的阳光还给了心急的等待远眺的天边该上楼望窗外的路若是浪花静止的小房若是船我单薄衣迎向北风让它宽了我的腰带我爱苍白的颊而今该有凄清来映照吧我把欣喜的心情珍惜包藏为礼物迎待你到了举杯时的黄昏杯中返照夕阳的回光我和杯中的影子对酌是谁设计这不见面的离呢我的航向被船摧毁被浪破碎每一天的日子过去我们能否更接近见面时这一天里的分别是你走了还是我离去我把头枕入寒冷的梦里在无人的房中渴望回答你临行的叮咛扶渡为什么要出门呢在没有依恋的家外明丽的小房啊你的黑暗在哪里我刻意探求你缺憾的一角但四壁明净教我不想跨出一步隐居我要回家啊你感觉到吗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风满路山雨欲临的前兆我就会有命运的恐惧那时你可在我身边我要沾你的衣袖你的衣袖飘飘能挽住我摇摇欲坠的弱每一天出外四处的路是想家的蝴蝶飞舞着归去我要回家啊回到家中的江湖自在的源头我归家的心是激流每刻雪洗自己的白完成最后的纯我要回家啊回来等你赶路的途看你昨日的情意在未来的眼光里添上今天的深视看你兄弟们的左护右架爱娇在他们坦然的关怀中我再也不想独自出外宁愿死在家中的诗里每一刻夭折换取感动的绝句明净的四壁我也望到天地在那里为什么不定居呢让每一次的感情扶渡我到悠远的岁岁月月搁浅初秋怎么这么冷日子怎么这么每天都潮湿我总是遇到风我总是遇到雨遇到撑伞的人像我我却看不到他们的脸孔风风雨雨最后遇着江海我的渡船找不到你我的渡船找不到一条水的路初秋怎么这么冷我有许多幻想都是落了又开的涟漪漾起寂寞啊寂寞你为我找一条深巷当我走在人山人海的足印中我正想着一首歌蓦然楼头也传来一阵相似的琴声不知谁人在此刻找到我的情怀呢惊梦蓦然发觉这是校园这是凉凉的清晨一些亲切的招呼在交流一些亲蜜的私语在交耳突然惊喜这世界的美好令人兴奋突然惊痛独行的我正孤独这是一天中的第一片曙光旭阳自鬓边升起你要陪我上去学吗看那许多记着课务的脚步啊那其间一人就是我没有一只知心的手在身边这马路的课程从早到晚如果今天有一个打击遇我如果喜鹊在今天飞来你要陪我去上学吗莫忘记带一支晚霜的歌快快把放学的钟声唱响夕阳如归马青山如归巢莫忘记散步的时刻又到了我要带你穿过清风若是人群中有美丽的倩影我催促你看的情怀是赏心悦目的你要陪我去散步吗马路对面仿佛另一个生涯这上学的课程我一人怎承担恐惧令我索性闭上眼随着人群随着日子走过马路像渡入生和死的夹缝如果轰轰的灭亡在这一刻降临是这么偶然的意外啊我从没想到的一天你正在另一个地方一片阳光照亮细细的秋雨当我温暖的血陷在最末当我最爱的手势渐冰冷如果此刻你正在想我小小插曲(一)是那道静静的声音每当人潮聚成问句你不知所措的答案该指向哪一处呢是那道静静的声音亮如夜里的方向你步过黑暗的沉思或许有些时刻一根烟蒂点亮四周瞬息的夜点熄四周瞬息的光是那道静静的声音唱遍了每个白天和晚上你步过长长的沙滩沙滩如果是你谁是那小小的湖日夜拍和你的起落呢是那道静静的声音我飘着飞扬的长发迎取我们同时相遇的缘份是那道静静的声音啊繁华的街灯是人世的最感情你是那热切携我的男孩在灯下不停说起说起我们童年的事儿你还热切地告诉我从今后要抛掉黑暗中的烟蒂呢是那道静静的声音假如你是我幸福的命运我们携着美好的初恋没有一点受伤或遗憾是那道静静的声音我们从两个不相识的地方来到厮守永远的闺房小小插曲(二)在每一天等待里我爱着许多小小的时刻我爱流连在闺房里我们俩人厮守的小天地温馨一如柔和的灯光在许多不知名的盼望里我爱痴等你放下书放下一刻忙碌的笔你带着爱惜来看我的笑颜你带着深情来看我的想念每当你携着我我们携着黄昏的散步在人潮千万的电影院里我爱那刚熄灯后的一刻看你专注的侧过赞美的脸你的眼瞳有我害羞的喜悦四处的人都望向银幕上的广告只有我们是互望的人小小的时刻聚成天天的等待日日的期待将聚成完满的一生要是命运永远幸福便能一生迷恋完美的爱情从凝注一朵花而微笑从抽屉藏着的小小秘密在这之前你可别遇见他人呵要带着你第一次的恋爱带着你最初的珍惜来遇我在分离时候我们也爱展颜在相聚时刻我们也爱忧悒也爱为它的思念而苍白倘若这份美好失去了那街上各不相干的行人你便是其中的一个了像春季里的风霜我不带一个眼色飘过世界越发寒冷无声了亲爱的人我们能否长厮守能否共坐老美如灯光的闺房有一天你将携着深情的初恋我们将带着最后一句话最后一行诗最后一首不知名的歌一起渡过黄昏的海洋我们都老了但我仍爱你像你正爱着初恋女孩初绽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走那道长堤呢人来人往千千万万你和我在同一时候走出来同样走堤上这一端在同一刻中交换彼此的一瞥像河流流过河水似春风吹开了水花忽然记起了自己忽然想起了自己今年我不是十六岁吗像流动中一个突然静止的镜头如果你在其中我就在你的右边我在你右边如果我的左手是令你怜惜的冰凉我的心是瀑布的激越那激越却笑成舒静的哀伤哀伤是夜下的一盏枱灯灯和喜悦相看每夜在窥笑的日记中我们重新相遇密切地约会没有名字的你你该叫什么名字呢车来车往千千万万会不会有一扇车窗在匆匆的经过里把亲切的目光洒落行人中的我会不会在我猛然的抬眼中你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你是否和我一样不爱上课不爱念书只爱看书呢我们便一起逃到黄花树下一起去风中的风景欢笑忧愁今年我已十六岁了也许明年或是我十八岁时在那一个辽阔的大海上衣袂飘飘航行着你像渡船怀念深息的港湾我们在蜜月栏杆前在静静的小灯下翻阅彼此相遇的日记而你你怎么总是望着我你怎么总不说一句话呢雨后的玻璃窗都潮了难道你是我画在雨窗上的轮廓让我惊艳般看你出现看你在雨滴中消失你是否一直在躲藏还是未曾离开过或许我们总有一天会相遇在新婚的夜里我依在他怀中告诉你在我十六岁时我们曾经相遇娥眉赋怎么办呢?如果才情绝峰而我年华尚浅如果稚嫩还在含苞日子正当少女。高兴时蜜饯的心情色泽艳丽笑得要捧住心甜得发腻只好调成蜜饯冰一瓢清凉要浓得化淡只好在圆满里招你不满引你遗忘要浓淡均匀我们的感情。日子正当少女年年岁岁悠久得不耐心只好寻求偷闲只好疏懒成疾日子正当少女。晕旋时恰好享受弱质的晕旋晕旋是一种飘飘然一种忘我是灵魂要出来找我找我回到心灵真处悠悠几个转身后晕旋的我还是向阳。还是眼波楚楚不易憔悴舒懒是一种闲情的病日子正当少女只好抱病学音乐悦音来时心化为琴清澈见底每当路上散步的弦在指尖里舞舞蹈蹈歌舞到四方才发现回到小房回到静静的灯前临睡和曲安眠明晨一觉管弦梦青楼的风姿还在想象苏州名妓小小的身世风流是天赋的感性灵活在风里自在流转只要是真性真情青楼的灯才是最浪漫只要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107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