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在植物与幽灵之间(横排版).pdf

在植物与幽灵之间(横排版).pdf

在植物与幽灵之间(横排版).pdf

上传者: 落霞阁主人 2014-01-22 评分 5 0 186 25 844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在植物与幽灵之间(横排版)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Man,ahybridofplantandghost……FrieddrichNietzeche目次Ⅰ與頑石鑄情給林羚之逝搖藍給女兒的詩世紀風雨之一之符等。

Man,ahybridofplantandghost……FrieddrichNietzeche目次Ⅰ與頑石鑄情給林羚之逝搖藍給女兒的詩世紀風雨之一之二之三移居靈魂的Ⅱ逃亡列車烏托邦的變奏一:無托邦二:夫托邦父托邦網路共和國詩釣與海戍墮馬的王子Ⅲ史前的事件在(無定點的)途中Hovsgool湖归在(無定線的)途中龙泉街的童年南婦吟春日修葺二、三事象形文字單性論向達爾文質疑四月:泛草聯盟的成立魚家巨蟹座之非歌血緣(如是說)狸奴物語後記遲緩的禮讚IVⅠ與頑石鑄情小时候最珍貴的寶藏是一枚姆指大小十四面斜方的鹽。淺灰的晶體來自黑山白水的母域我愛它淸冷的折射在冬日我的唇顫慄於它拂掠如淚的觸及。另一塊是韶石的碎片我父親捎來自一多石而瑰譎的過往在附中那石片嵌白的靛藍竞像是初染不祇一次我揣想著它美的均衡錦屛似的最初以及曾經蒙茸其上的苔蘚與花木。另一些關於岩石的身世我也微微聽說從風的耳語山的崩裂驚濤的拍擊玄武岩:譬如說它怎樣被逐出在地心狂亂的一刻而淪落爲海床與峭壁風葬的海百合以及柘榴子:如何擁著億年伴生的橄欖綠而蛻變在黑雲母的懷裡這榴子的紅藍剛石的青畢竟是留下了……那是烈焰濾過的顏色冷卻的顏色是焚情與堅貞:心的孤獨的顔色。那人已在半世紀前的凌晨離去。附記:韶石山石名亦指其山在廣東韶關市北嶺南奇石以韶石爲最。柘榴子俗稱榴石藍剛片則爲藍寶石之學名。玄武岩爲典型的火成岩最常見於火山帶的海岛沿岸如冰島即是。海百合石灰岩由海洋生物化石形成。七要成份有海百合、海星、海膽及珊瑚極易風化。給林羚一九九一法蘭克福客棧羔羊之革素絲五緘委蛇委蛇自公退食羔羊之縫素綠五總委蛇委蛇退食自公《詩召南》一對年老的夫妻曾在這門前道別。他們被兒女揚棄必需各自東西尋找他們各自的寄居。後來說是那男的去了荷蘭上了船而女的呢………太老了淪落都不易她穿箸小時母親改過的舊皮襖站在覆雪的山坳上一個瑞士農夫走過還以爲是羊就幫她還給了土落了戶()拼不出的之逝致一眼科醫生在手術之前啊大夫你說甚麼臺北的街頭並無筑色的光暈一如莫內的巴黎?你竟悍然地斷定我看到的觸及的夢見而寫人詩裡的衹是生命的異象歲月的垂垂那朦矓雲一般的障翳有一串長長的鬱過地中海蒼藍的拉丁的名字你要還給我的視力:炯鑠而明晰絕不妥協的黑與白的對比那豈不是啊大夫我昔日的摒棄窮盡了四分之一世紀的辛勤將棱角在視野中揉圓讓邊緣融入軸心裂隙淡去且想像夜路的街燈將藉其星芒而展翅爲天使有一拽絲縷曾被我抽去的你說繾綣讓沙鷗呑噬你若知道大夫我眞正憂心的其實是另一種盲睛:肓於夜盲於色盲於啊一個眞肓的可能(一九九八年)被巨大的未知日與月進行它晨昏的剖切而空間回復它冷漠的三度……拿去一些青空和溟海的(不就是地平線?)也該歸還給邈遠:搖籃寫在母親的周年她下葬那天我們就知道所有的粼光洶湧亦將入土那載她伏仰了一世的她的棺木搖晃著下沉像一條船一只搖籃攜著懵懂的生靈來去卻衹不間嬰啼。家人憂忡著這辭歸的寒微竟比擬於壇下的紙花和喧嘩較之於生生的豐盈優渥與洵美那妝鏡想必已碎了曾經如此細心地置放在她冰冷的錦被之旁那些顔彩莫不早已潑灑家人憂忡着另一個世界會有怎樣的光怎樣的映照使她依舊描出美麗的臉譜?而這些也無非僅是一列抽象的辯證我們不都聽說那世世傳聞卻未證實的允諾:美與權力在另一世界的黝暗裡將不再是議題(二OO一年)給女兒的詩一九八二今晨雪溶後的春日你沿著小溪漫行用枯枝撥弄那不熟悉卻又不可置信的生機:金甲蟲蠕動的崢嶸黑螳螂兀立獻一炷永生祈福自朝露寄生蛾炫耀它優勢的篡居……而野鴿在歸思與流放的頡頡中鎩羽。你凝神望著驚慄是的可是還有別的你閃爍著不再回答我的問訊。於是在你深帷的無言之下我俯舁輕輕擁你人懷。你淡然笑著像是釋然了…………你說今夜你要我攜你安全地入夢你要我在你熟睡的時分別要熄滅那燈。而那是寅時:夜空已鎖入時間的黑與寂的囹圄我仆身蹲下揭開嶙峋的亂石石隙間野合的蕨草羊齒與蕈一些耳語和低吟無慾又卨昂的激情一如它們亙古的向靈長類的反抗…………我棄履狂奔(是你熟知的)越逾的生存)而在長廊的盡處我們卒然相遇像失散的親人薄霧覆蓋的風景而迷惘你淚語中無可尋索的震央在離亂之後……哎失孤的孩子你是:被離散斲斷的豈祇是血緣夢、和臆想的承繼。你失落的春天都撿了去製成了蜜搽上你的雙瞳使它青釉一般地發光滋潤而不滴落而叫它作成長。此刻你的步履輕了那重量你失落的你的哭聲遽然破出那時我正漂泊穿過一冉冉將隨一隊遊方的大雁北上飞翔…………(二OOO年)註:螳螂英文爲prayingmantis意譯『祈禱的螳螂』取其抱握前肢猶似祈禱的意象。世紀風雨给C之一那一夜EINino驟然拂耳像是有細雨藏在暴風之中。或是細語一如你昔口娓娓向我細敘:巴比倫它怎樣鬱鬱地風化人世紀。曾經你也試著演繹用數字和程式在一苦旱的黃昏那史前的耳吻沐濡原是雲霧留下的萬古的溫存而當你颯然來歸我知道你白骨的捷運即是那挾著風雨的劃空的流銀之二『這裡有誰來過?我們螟蛉的稚子是否按時作他的功課?』『那老貓怎的就不辭而去在隆冬僅衹爲了地盤或是陋巷裡交媾的爭議?』『這褥子像是有去年留下的而哪裡去了?那關於詩食物和愛情的幾乎不治的潔癖?』之三那是你:我知道曾經悄悄來訪。是你潛入昔日的舊衣以域外的原質塡滿人間形體的空隙塵跡絲絲的辛辣是野蒜一般的生命的氣息那是你:不衹一次地探入你的床褥再度地證實你確然巳離去……人間它皺摺的溫軟以及覆蓋下極度的不安(二〇〇〇)註:EINino原意爲『基督之子』專指一種因海洋燠熱而引起的暴風雨現象以及相關的生態變遷尤其足在亞洲和南美的熱帶邊緣。但EINino的影響實廣被於全球它的週期(毎五年至七年)具有詩意的不可測性最近一次高峰發生在千禧年左右。氐的回歸始於十一自月下旬故以“基督之子”爲名。亦稱『聖嬰現象』。移居靈魂的『在絲絲的歲月之後你說我如何網住那蛻化的蠶蛾?』他踉蹌地進入自廊廡她靜靜等著那是星辰罷黜的夜晚有異象摩踵的痕跡:時間黑衣潛行環蝕入寂一燈熒熒欲熄…………欲熄的熒熒然則卻是千燼的欲燃而無燧(欲燃而不遂?)在一堆枯花、鎳幣搖籃與褻衣以及殘留自昨夜的杯盤之間她撇開蛹衣立著露西的直立而蜷伏那昔日的嬰孩之曲且追溯一遠年的震央自他額際年輪的罅隙『是怎樣的浮游支撐這身軀不可承受之輕?怎樣的生之勃興又使之沉淪?』靈魂呼籲移居:遷出這心室的高寒與巍峨而設籍於肌膚聚不瘉的瘡痂逐汗與血的水草而居她踉蹌地進入他的齒澗他的手掌而猝然地碎裂在舌上……像一首詩萎滅於自身觸發的激越讓輕音逃出從每一層隱喻的浮屠而細碎地與初識的靈魂在同一次水難中消亡然後是倉皇的離去再次地策令於風雨一如他們遲緩卻同時的到達就是這樣:一些軌道的錯綜和越逾新的秩序煥然天體與乎人間尊貴又卑微的行藏〔一九九八〕註:根據人類學家約翰生的發現人類遠祖約在三百萬年前則由『四足』人猿演進爲『二足』而第一組鑑定爲『直立』的骨骸係嫋女性自Ethiopia出土暱名『露西』。此處借用爲女性意識的象徵。II逃亡列車致一陌卞的旅伴波蘭一九九〇年不知何時他上的車許是克拉坷西去的荒坰十三世紀的鹽床二十世紀的戮場…………他上革時莫不正適我遙數著窗外的亂塋像是夷平過的卻又蠢動一如我桀驚的少年底夢而他來自安達路西亞先人們曾沿著唐吉柯德的小徑追尋那七具風車的指引而我……我的來處是滄浪以南的水域屬於野薺餵大的善於遷徙的人家善於追逐和逃亡:我族類的箴言回歸即是出發。在月台上我接過他拋來的一塊黑喬麥、血腸和最後的一口伏特加沒人確知下一站的城鎭甚辛國度祇是吆喝的聲音一直變著在閃金的邊警制服的銅扣上我們的面目逐漸扭曲而淡去。窗外春雪恣肆著紅狐易裘在遠處老人木困難地接著骨殘垣無繫:歷史遂鎖入純白他呵著氣注橢圓的溫熱在窗上拂拭成晴朗露出他強勁的手和臉龐。那是曾觸過眾多危險的手掌我想是斷過鋼鐵也碎過瓦礫的…………而此時卻驟然地輕柔了當他拂拭著窗鏡的右側水霧裡我迷濛的眼和面頰的弧線。那晚他給我看一張照片栗髮的女子抱著嬰孩背著格倫那達滌白的海邊一張地圖是折過又折過的所有的地名都含著奇異的音節像是另一時空的詮釋另一個帝國的監製列車:緩緩進站又緩緩開駛。人群匆卒離去像逃亡的殒石孛出一個疲倦的星系。每一次他急切地尋找那圓點劃去從地圖上當銅扣子吆喝著新的到達直到所有的城市且一遍遍地重複以不同的聲音呼喚我共棲的童年和老年。那時他拉近我將手放進我的上衣並且尋找我的呼吸陌生人:這地圖以外的國度我們的都動上了十字。那時他開始問我的名字我多想設籍。而我一無所有…………他說那就是他想要的。(二〇〇一〉註一:一九九O年前東歐鐵幕低垂華沙节維也納間的鐵路爲逃亡者的熱線故有『逃亡列车』之稱。克拉坷爲波蘭南部义化重鎭西郊有中古時代盛產鹽礦一九三〇年後納粹作此設立歐洲最大之集中營殘殺猶太後裔逾四百萬人。註二:安達路两亞西班牙南部之一區。境内有歷史名城『塞維爾』『科多拔』及『格倫那達』。註三:老人木亦稱接骨木遍佈歐洲各地。烏托邦的變奏寫給AZ在她孩子成婚的前夕一:無托邦曾經我也年輕孩子曾經有一地窖在環河南路的轉角那兒你的父親夜夜和每個闖進他影子裡的女人共舞。那就是你的我們的源頭:長河沉滯迂濘生命溯光而行自一椽幽闇的小屋。你當記得那些音符音符以外的擊打遽爾的休止無憚的昂揚『平顶頭』的憂傷沿著小屋穹廬似的圓弧凝聚。那地方他們叫它作『蒙古包』曾是我們青春遊放的牧場你的父親:他遞過來一撮捲好的艾草教我絲絲地啕款款地燃緊貼牆根坐著別吵他說今晚他不想給我未出世的嬰孩一個名字。註一:一九九〇年代末期台北萬華附近有地下室舞廳兼茶室名曰『蒙占包』我曾與友人多次造訪。『包』內裝飾採塞外帳篷之弧形圓頂進門後仲手不見五指僅有天窗濾過幽微的呈光而打擊樂震耳欲猙引出常時次文化的主調。註二:『平頂頭』即ThePlatters爲五十年代及六十年代最著名的搖滾樂團之一原名为“大碟”之意。二:夫托邦父托邦曾經我也自由孩子當我年輕的時候那字彙的寓意我亦微微知曉從些詩篇鷗鳥的聯想風驟雨和初霽。可是我哎一个女子能有啊能有怎樣的自由?那與生倶來的原罪深植在我們的雙股之間在我們(被愛情污渎的)心房心室的窄渠。那必是魔鬼的指設我想或是上帝要我們變成一株孕育禁果的樹永遠地傳遞伊甸的沁甜和蠱因此在你成親的前夕我必得提醒你去重溫記憶裡承受的鞭撻讓她知道地心的重力是來自男人的手掌並且給她一面鏡子讓她遂行那無望的搏鬥和自己的肉身成讎。最要緊的孩子是要使她懷孕無休止地複製你的基因讓她知道:你纔是生命的授予者像鵬鳥來自北冥越過峭銳的山峰湍悍的激流而短暫地棲止於林莽。你該啊孩子讓她知道那大地即是她起伏的身軀在季節的枯榮裡爲等待你的君臨而仰臥(二OO二年)科學懷念朱明綸師“藝術”是“我”“科学”是“我们”这麼嚴厲的第一課無翅的新鮮人摸索在座標不確的領空尋找他的『主』與『客』定位而起飛…………。望著一簇茫然又空蕪的臉少年斑白的教授頓然地辭窮了他匆匆取出一枚規尺比劃著向舉目的茫蕪闡繹:那空間無限的微時間無限的積人類在不規則掙動囚禁下的無限的分和聚。『一尺之錐日取其半』他低聲吟著:『萬世不竭……。』那時我們都衹十八或是十七我們聽不進莊子那老叟任何有涯無涯的說法生命不都是寄放在生存以外的『它』處?那時節我們剛開始學會繁殖(我的意思是呃天竺鼠〉而矜喜於自己超人的潛識我們頻頻地誘使它們亂倫以食物。至於某些有關靈魂的存疑一個魯鈍卻異樣堅持的女孩被我們唆使留下用生鏽的天秤稱量蛙兒們在墮入歌樂坊前後的淨差靈魂的重量若是眞有的話。自然我們並不眞的在意那答案黃昏已重了我們必須去野地在月昇之前用肢體完成那儀器不能接連的電路。而我們也並不急著求證宇宙大混沌的芻議預言中它了無秩序的終極我們更拒絕質疑向科學它的理念與極限隱藏的強權。那時我們十八或十七快樂地擁抱所有的假設:啊科學它何其優美且如此精準地爲我們計算人間的錯誤…………(二OO二年)註:歌樂坊即爲生物寊驗室中常用之麻醉劑可導致死亡。大混沌學說指ChaosTheory而言爲二十世紀初葉最重要的物理學發現之一。此學說質疑由『牛頓定律』產生的『決定論』預言事物之不可測及無定性。網路共和國伯拉圖會怎麼說對我們的共和國?那投票納稅蓋章如儀的它雄辯的終曲永遠休止於甘戈或者對另一處疑似眞實的領土它的子民已陸續地落了籍在網七無疆的安那其他會怎麼說對這邊界的消弭距離的死亡浮游在衝浪裡的一闕擬似空冥的城邦統馭於智者和武士而智者是武士亦是子民知識是甲胄亦是劍鋩在一嶄新的訊息的競技場。那兒財富及權力被賦以新的定義或許我們將不再穴居或許依然衹是更換了較輕的鎖鏈在螢蠹與滑鼠共棲的洞底而那仰望卻是相彿的:恒然向上靈魂和手臂的方向。或許我們毋需攀緣那長梯陡峭的全程向不可企及的正義美與眞理而臆想穴外的雲光自網上民謙卑地進行另一種摹擬:不完美的有涯一如赫拉克利圖的逝水將時間釋放自季節時钟與輪迴。我們這兒那兒的活著不時出人幽微的閃爍他們說:『自然』或將遜位霸權讓給流動的社會人類終將獨處而端詳著(啊如此陌生的)它人文的面目歷史方才開始……(二〇〇二年)註一:赫拉克利圆古希臘哲學家與伯拉圖先後同時約BC。赫氏認爲萬物瞬息迭替世間無不易的河水亦無相同的火焰。伯拉岡僅以此詮釋感覺現象在知性的層次上『相』或『觀念』恒常不變。註二:文藝復興大師拉菲爾在其名作『雅典學派』中融入广精微的哲學透視。畫中伯拉圖手持《宇宙論》另一手臂指向天宇而亞理士多德則手持其倫理學名著NicomacheanEthics指向塵寰。註三:亨尼詩句:『靈魂是幽微的閃爍I。註四:西方某些社會學家認爲數千年來人類存在的特徵乃是『自然支配文化』社會的符碼直接表現广在『不可控制的自然』之下的生存狀況。資訊時代或將帶來一份新的可能:人類終能擺脫自然的束縛而生存在一純粹人文的社會裡。詩釣與海戍寫在新紀元之前給我們集體的童年那一年的灼熱是窒息的。(雲落降斑駁於枝柯使之縱裂爲紋身)哥兒們我互生異體的兄弟沿著海茄冬的古徑尋覓那久遠以前遺失在襁褓中的休憩。在落地松磨平的根突之下是廢圮的前半世紀的圍場小葉桑的雄花踩碎我們集體囹圄的童年。而那是黃昏的時分我要的是不能說的且都在遠處。冰果鋪外徊徉的女?紅唇又短裙的在薄霧中凝成一扇待啓的門。我悄悄吸進菸草和脂粉的濃氤而揣想一些虛設的危險不可思議的邂合呼哮騰躍星爆似地跨越一切的軌跡和樊籬卻終於止步在水邊望著相擁的船舶悄聲地掙脫自己的舷索。遠望自水上這小鎭疑似是幻象蹲伏在艙尾我窺見陸地與陸地的相持卻又相依……終於相依炊煙似的隱入遠水的幽微。是了就是那時辰:我生命的長線從一時空未定的據點拋出不容置疑的回訊:一種扭曲昇騰的墜落漸深漸厲的痙攣。我的指掌彎曲如鈎的攫取卻不能分辨這是擁有或被擁有的喜悅閃爍的鱗片不規則的字行終於被誘出我底佈滿了憂患的水面。而它在我手中跳突竄離是我不熟悉的另一種掙扎:生的存在的不欲(一九九八)後記:迢首詩初寫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日。那天我們送梅新回歸金山路過舊港石門便不期然憶起我們集體的童年。謹以此詩贈給梅新以及他舊時的戰伴們。寫給三哥以及所有被攫取了『平凡與無名的權利』底哥兒們春分的時候他回來踩著一具木肢這是去國後回歸的第一次卻不是從西貢和釣角台或是那已悄悄靜下來的伯克萊。他是撤離自另一條戰線另一個面生命的幾何不毋寧說他是撤離逢一己長久的撻伐。他不再輟飮紅酒不再細細盯嚀向母親哪一種葡萄年份或Chateau。蓄著長鬚和卷髮他仍是俊美的王子活在母親的鏡前那相框囚禁著時間和眾多鏤金的影像自童年。他不再提及那些舊事:節慶日擎著第一面大纛向前行邁的華采鹽湖城的裸泳墮馬的王子那綴飾的艱辛怎樣的維護著一份假設的輝煌從未籲求它的歸還那自襁褓即被攫取的平凡與無名的權利初晴的日子偶然他也試著越過一些昨日的泥淖向對街遠眺且聆聽著地心:自他義肢傳來的另一種顫動陌生幾乎不能辨識的迴響。曾經我們擠在一起取暖沐濡彼此的鼻息我們摟抱打鬧偶然地交談I卻沒有共同的語言。僅衹有一次他要讀我的詩而後淡淡地質疑:幹嘛總是寫這傷心的事兒這世界有誰記得又有誰會眞正的在意?而我知道誰會以及原鄉或異域風一般的隨著他飆諷的女子。他從未訴說對於生命:那个不可剖解的自漸與自圓。(二OO二年)他避開我的目光終於我們觸及了一個共同的盲點……在意。悄悄地Ⅲ愛情絕然是一樁史前的事件。幾乎我能肯定它的發生在燧石取火之前或是燧木或是任何你選擇燃燒的軀體與魂魄……它們最終的昇華之前。甚至我敢說神農的稼穡是近乎寫意的臨摹當祂細細地犁深深地锄將億萬的種子撒入那黝黑的、亙古的肥沃史前的事件:無疑的發生在地球的燠煖之前冰川的解凍之前那是銀河與星爆的邊緣沙漠和大海濤……沸騰枯竭、動盪與割裂寒冷的邊緣。那時洪荒的方舟未築熒惑的小月史前的事件註:熒惑火星別名。火星之月名發現於年。據希臘神話記載phobos爲戰神與愛神之子司『恐懼』。未度這樣匆匆地就開始了一樁來生的事件。(二OO二年)LakeHovsgol蒙古一九九五看吧那樹梢上掛的是甚麼有人說是顆羚苄的頭搖曳在風中一整夜唱它自己的歌我同帳的獵人驚怵了:他驀然坐起隔著氈簾擦拭刀鞘上撒落的夢囈不不這不像是沙漠裡低飛的雲雀那聲音彷彿小時候聽過在斡難河一隻蒼狼和白鹿的對語而草原的那邊依舊是新鑄的月輪古老的暈十三世紀的蹄花虛虛地掩著一隻無頭的小羊:它的胸膛開向遠山鷹隼的盤旋而那心在(无定点的)途中註二:據《元朝秘史》記載大漠先民最早發源於幹難河上遊傳說註二:據《元朝秘史》記載大漠先民最早發源於幹難河上遊傳其遠祖爲蒼狼和白鹿的後裔。帶著它所有的歌(二OO二年)註一:LakeHovsgol位於蒙占共和國北部距俄國邊境約五十公里爲亞洲第二大淡水湖與“貝加爾”共稱爲姐妹湖。湖畔居民泰半屬蒙古布利亞特族以及土耳其系的图瓦人散居卨原森林一帶以狩獵馴鹿爲生那心已脫膚而去:牧人說在沙暴之夜大捕食的季節那心已隨宿夜的射鹿者逃逸归我已拾好了行囊而你你仍帶著孩子們在意念的遠方:紫竹林的邊緣長茅密距的深淵。我輕輕躡足走近你轉身驟然給我一懷盈盈黑金似的野果沁美如醞酴。我們撿食著這聖餐來自時間附麗於大地豐沃又貧瘠的軀體而它的迭替是來自怎樣的輪迴?怎樣的時間的過濾?我們鞋履上還沾著天葬後的塵煙那年在岡底斯南麓的山崮一鷹啣嫵疾去卻衹見它落翅於另一種暮色又一族獵戶的村塢。鞋履歸與離那年和這年我們已不復識辨(二〇〇一年)在(無定線的)途中龍泉街的童年每一個黃昏掌燈的時分外婆開始她細碎的乾咳有一團賛長而揮之不去的甚麼噎在她喉裡像峰巒吐不出寒菜的霜。月昇之前她開始梳理我的長辮拭淨我日間被淚和汗水鹽蝕的臉一整天烈陽劈砍著以白熱的斧斫而顔色悄悄溢出此時自一些隱藏的空洞:樹隙間野果兒流竄的紅牽牛花藍色的沉默之鐘。而月昇之前我得遮好雨窗蓋好那米缸。我得鋪好我無夢的睡眠在月昇之前緊挨著玄關裡的疲於生息的來杭。窗外是冥紙的月易燃而焚黃(何處借來流星的火種?〕一隊野鴿猶豫著卒然翮飛入鄰家的梵唱就是這樣了:三月任何的月外婆又開始她細碎的乾咳(二〇〇二年)後記:一九五〇年代初期台灣一般社会生計艱苦不少公教人員家庭倚靠飼養來杭雞以貼補家用。當時我們一家六口住在一楝十六坪大小的師大宿舍裡我課餘的職責是撿蛋、並照顧兩籠逾齡生產的老雞。甶畫口麗的時候也會溜到隔鄰廖繼春教授庭前流覽他正在巷口曝曬著的、彩色明艷的抽象素晚間我就在玄關裡打地鋪緊挨著蒙上黑布的雞籠入眠。南婦吟引子:有時候對自己最深刻的眷戀唯有用一份輕嘲才能舒解這首詩就是我對故鄉一份最溫柔親暱的嘲弄。自然詩中的故事和人物都是杜撰的。我隴西貴胄的夫婿嗤笑著……我的語音這人與銀逃與徒走與酒的諷喻無由的高亢像集飛啣一木葉以自蔽的越雛展翅前的激昂在我底微顫的語音之中之外心外與身外:參差錯落的宮商他從也不喜我黑色的嫁衣苦楝樹的木屐。這香雲紗的緇布是如此一小適宜晨昏的窸窣而黃昏豈祇是出土的人燼入上的情殉它應是紅的我隴西貴胄的夫婿印證用晚霞一窯窯的彩陶塗紅夾沙的仰韶文化『還有那盜行啊在南交有蜂屯蟻聚的逕渠那不可遏的梟鬥是源自怎樣的獷悍與孱弱怎樣的孱弱與貧瘠?』孱弱與貧瘠我祇知道有一畦土地它的暗流是源自血脈的淤積:於是我就解說幾乎是囁嚅地印證用我的顏面一整個支離縱橫的流域。(一九八三年)註一:依照廣東方言人與銀、逃與徒、走與酒均屬同音字。註二:粤地古稱南交始於堯。春日修葺二、三事這扶梯突然無端地顫抖了:莫非是窗外乍起的群鴉驚詫那忍不住的春日在梢間三色的櫻蕊爲它們落華的迅疾作某種悠忽的生之伏筆?要不即是草坡上个安的芬芳一卷跌落的詩集潑濺的油漆那褐色滴入胡图少女剖開的胸臆:一九九四的舊聞九八的新痕焚黃的報紮幽幽地風化在草上授魂給動情的雛菊和山茱萸(而我棕色的女兒輕輕地搖唱盧安達啊美麗美麗的盧安達……)隱身在長梯之後我恣意地選擇這橫桄施於藍天的分隔:傾斜的透視鳥瞰的姿勢以及歷史它回聲濾過的清越而終於像白蟻一般留下我的鋸屑(一九九八)後記:盧安達與伯隆地爲相鄰兩國位於非洲中部足二十世紀最慘烈的人類屠宰場之一。殘殺的主因是緣白胡圖與突西兩族間歷史性的紛爭也同時是文化上的。一九九四年曾發生巨大流血事件死亡逾巨萬。然而西方發展國家對此多半視若無睹如白蟻隱身於木隙之間。象形文字這個『愛』字是全然看不出它底『生』『殺』『予』『奪』的原形甚至不像是一個願意揹負受詞的動詞在它層層覆蓋的贅重之下有隱現的暗流橫過宮宇(啊我們稱它做倫理絕不說功利)而緊繫在深處的是一筆部首模樣的殘體所謂的“心”解剖學上的索隱你或能自古书中查出它最初的寓意它底極其短促的化石之過程倉皇的形色那『心』從熾熱至冷卻至卒然的凝聚:優生學家詭密的設計而最美麗的兇殘該歸於這『夂』字的結尾那欲隱的峰巒和欲現的遼毚豈不正是泰山與鴻毛的模擬?註一:『夂』爲占『終』字。註二:《漢書司馬遷傳》:“……死有重于泰山或輕於鴻毛……”遲緩的禮讚不我將不再希冀另一層次的智慧高能量的突躍宛若曩昔:頻頻擲我於全然陌生的軌道運行……或是燬銷我將不再希冀那難以測量的速度是一種遲緩令我神迷:那遽然而來漸輕漸杏的生命中的徐徐(二OO一年)IV單性論向達爾文質疑生命是……不歇地奔跑祇爲停留在原地果眞若此何不我們就以更潔淨的方式傳遞那些基因更寧謐的生存如像蜥蜴或魚卑微而怡然地在淺灘上撒它的花無性的卵子單一的昇華而毋需屈辱於慾望(像靈長類那麼地屈辱)或是愛情或是宗法結構的美學它虛無的喂實與榮華。我們毋需下注以生命的菁華讓盲睛的蓝家性恣意地投擲那基闪的骰子命運的原生質的幽微之中。啊何不我們就讓垂柳自垂於柳岸芽茧自醉在夏日最後的薔薇讓秋霜隱去那僅祇爲了第二性而欣榮的惡業讓愛與眞美釋放自一切選擇的遊戲籌碼且煽動一些亙古驚伏的突變在流蕩如雲的四月:泛草聯盟的成立AsinacitywhereevilarepenmytedtohaveAuthorityandthegoodareputoutoftheway,Sointhesoulofman,aswemaintain,theImitativepeotimplantsanevilconstution,ForheindulgestheirrationalnaturewhichhasNodiscernmentofgreaterorlessPlato,TheRepublic,X一整個春天我都在肘度:我該以怎樣的詭譎且是不著痕跡地潛入野草的爭戰。我穿上各式的鞋子在緯度相異的濡溼裡靈魂的我是說俯視它們在邊界無碑立的燎燃那是另一種蜂火不舉硝煙。『我是你族類遠年的一支……』我囁嚅著在風的輕哨之下:「在洪荒以前。』『信任我吧就像信任你的食物露珠就像你信任那流泉當它滲入苦旱後顫慄的地面。』終於我說服了它們我也是野草的一員也是摒除在園圃之外的僅衹爲了人間恣意的設定爲了我們對生存袒露的頑強與武斷。然後我用我戳傷了的手指撥弄草兒們驚惶的傾斜啊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核子之春?野草們寂靜了彼此踐踏著依附著泥土以最低的彎度。『啊不這沁血的掀動是來自蹂爛的草莓或許那拂掠祇是挾著酸雨的陋巷的風。』『信任我吧就像你信任自然它微觀的仁厚與宏觀的凶殘我該如何向你們解說:人類即是那傳聞的野草的自然。』(二OO二年)魚家經勿街魚肆認鄉親末果我的訊問凍結在她鑌鐵吹芒的陰冷之下那婦人:她說在網罟之後你何需何需分辨那魿與鲟魿的沉潛魿的浮游水族的行與守在網罟之後然則索問的是她是她要我及時回答一些生於死守尾連異的課題遺骸的淨身:她說啊你在網罟之後你何需知曉水族冋歸的航道(一九八三年)後記:粤中多魿鲟。鲟亦作鮪產於近海深水處以春時出浮陽見日即眩漁者輒捕取之。雪舲屬水性汴游春末日落時散魚花於藻荇之間。勿街爲紐約下城唐人街主幹之一。其間商賈役僕多屬粤人泰半移民自開平、恩平、台山、新舍四縣俗稱『四邑」。巨蟹座之非歌有赠在所有的不朽之中你底啊巨蟹是最令我心悸的那種笑學的橫行。我困惑又誠服你堅實寓厂柔弱如許:被剖食的悲壯猶映著昨夜搶灘的輝煌解甲後的初蛻你欲潮如許……候潮以高仰的雙蝥而跪伏折足(卻不回顧)當夜瀾沒入遠天的沉冥自然他們都知道那七洋三江的漁郎:你晨昏的伏仰是天地节佶的迴音他們傳聞著且嘆息你永不回顧的槭狂。又一個著了魔的族類(像寫詩的女子)兩棲而無棲被拒於庶鳥糜鹿鱗介與蟬蝶這豈小足大悲大美的至極當你試著蛻脫那雙重放逐的承荷自傳說中的故鄉:陸地與海洋(二OO二年)血緣(如是說)全然無涉於任何設計的輝煌:天擇或是自蘿我們已存在的存在是遠古偶然叛變的一支血緣。你瞧吧那些詭譎的行止使你想起蠍虎或蜂蛾它們獨有的哀傷久久的互望:翅翼在交媾之前輓歌式無聲的起落那是另一種死亡的醞醸當我們當愛脫殼而去(二OO一年)狸奴物語日記六則昨晚我的捕獲者又使用他們慣常的技倆拿著一些詭異的物件在我面前晃盪包括一侗斷了線的滑鼠拆不開的詩集和一堆報廢了的樂透獎。我曾密切地觀察這批暴君們幾乎毎餐都冇新焙的鮮肉佐以阿爾薩斯的紅酒。而我……他們祇給我一袋陳年的乾糧有時還得和蟑螂們共享。那使我垂涎的、大江大海的游物如今衹是一個遙遠的幻象。唯一使我撐下去的是‘個逃走的希望以及啊那份深沉的快感當我不經怠地污穢了他們心愛的地毯。對了明天我可別忘^呑噬那盆新栽的美齡蘭。今晨我優美的謀殺策略幾乎得逞:我不停地穿梭在我捕獲者的腳畔當他們試著晨跑在薄冰覆蓋的小徑。其實他們和貍貓們同樣的多事祇是想打聽土撥鼠早春的音訊。下一次我想該會有史好的運數我將耐心地等他們走到樓梯的高處。最理想的時辰莫約在幣晚的繾綣之後或者當他們經過一夜劇烈的爭吵。爲广騒擾這幫吋恨的惡棍我開始練習自使嘔吐的技巧。先從飯廳的餐桌'卜手再延伸到書房然後是床有系統地順著靈魂的走向。我決定咬斷一隻田鼠的頸項把那無頭無臉的軀體啣到我捕獲者的身旁。這樣做我想將會清晰地顯出我不容忽視的威力而且有助於一點一滴地在這幫惡棍的心中製造恐懼。可是咳沒想到他們卻回報以假意的撫愛帶著慣常優越的门吻他們誇我是個多麼能幹又可意的小乖…………咳這條路像是走不通我得回到鄰家的堇花床下再次細細地酌量。我終於徹底地暸解這批惡棍們的虐待狂有多深和多廣。毫無來由地我被選中爲水牢的犠牲荇而這一次他們更使用了一種尖端、化學戰的藥品燒灼劇毒泡沫(對了!覃狀的泡沫像廣島上空的那種)而美其名曰洗髮精。天哪是怎樣被智慧挑戰的人類才發明出如此摧損的液體?我唯一的補償足留在齒縫間的一塊姆指的皮。昨晚我的捕獲者和他的同謀們有過一次秘密的小聚。最取不尋常的是他們在會議的進行中將我絕對地隔離。縱然如此我仍聽到它們的喧鬧聞到那玻璃杯裡發出的惡臭I他們管它叫啤酒。最要緊的是(我隱隱聽說)我的隔離是由於某種『敏感』的導致。似乎是這樣的:一種更稀貴於麝香的分子從我的肌膚裏散出它能偷襲人類的血脈使他們流淚打嚏不停地搔癢。嗯……這確是上帝的恩典可觀的優勢在宇宙生存的競技場。我得想法子弄清楚如何把它融人我未來的戰術。若是古爾德那老哥兒還在世他定會在電視上自圆其說地闡釋不用說以典型人類的偏頗。我深信其他被捉獲的族類都是厚顏的諂媚者。要不至少也是個通風的耳目。他們這批暴君們倒不特意擔心那黃狗甚至還定時放牠出去曬日頭。不解的是牠總是自動地來歸快活地蹓進原來的牢房。那紅嘴的鸚讶準肯定是個密探我不時見它和的捕獲者交談。目前它金屬的牢籠是一高懸的禁地籠外還繫了一條五個數位的鎖鍊。伹是我可以等…………我有的是呃有的是時間。(二OOO年)註:古爾德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進化生物學家之一。後記其實想說而能說的都放在詩的字句裡了或是安置在行裡行外的空白地帶。往往我住詩中潛意識經營的是一份不能、也不想使之具體的素質相似於我對生命本體的感知。這樣的遲疑蝟集久了也多少解釋广我在詩的寫作上的斷層現象:長期的蟄伏以及飄忽不定的偶出。對這不規則的文學行徑我一直存有一份深切的内责與歉疚。收在這個集子裡的三十首詩絕大部份是在最近三兩年落筆的。其中的幾首許有較長的潛伏期它們的緣起應是根植在前一段悠長、無詩的歲月裡。如像艾略特所說最初的詩想宛如一個隱約的胚胎在陰暗的角落裡悄悄成形九十年代後期當我終於擺脫科學和法人的限囿便帶著淺不及半的一囊『胚胎』在地球眾多的角隅和邊緣上遊走。我已記不清當時的設想是甚麼。或許我在找尋某種精神上的地雷然後不經心地踩上去讓突發的爆破將我隱密的成長釋放。無論如何多年過去了我的硬殼終被擊開似引火的撚子和燃料卻溯源於我自己……當然這都是後話了。將三十首無甚關聯的詩分割成四輯無標題的詩組似乎有『恣意』的嫌疑。但這樣做確也爲這集子粗粗地捏就了一點兒風景:詩人相對於其外象的定位得以有序地展開整個集子的浮雕也略略呈現出海拔和經緯。四輯中的第一輯收錄了與我自身最緊密的一組詩作。對於这部份作品我執意抛棄了素有的嚴謹容忍它們詩藝上可能的偏差和『非現代的』抒情。在隨後的三輯裡我的涉人逐漸拉開、拉遠、拉高容許自己以更寬廣的角度來透視人文或自然的外界無論是綿長縱向的透視如Ⅱ、IV兩輯所示抑或浮光掠影的一瞥像第III輯里若干簡約的小詩。此外明顯而易見的是一份設計過的蕪雜:我蓄意讓這三十首詩擁有最相異的面貌、主題或策略甚至於感情的幅度和張力。循著一貫『篇章重於字句』底美學準則我樂意拋棄了僅剩的裝飾音以及所謂的甜意企求換取更高度的透明和可塑性。在這卷詩裡我也試著糅人不同程度的粗糙讓詩的肌理語言得以忠實地摹擬它各自的產地無論是實質或心靈的。然則:运些相異的詩卻是在相似的精神狀態下產生的一種極不諧和的精神狀態如像尼采加諸於我們的定義:『人是植物和幽靈的合體……。』哲人已宣稱如是我就不再說甚麼。似乎所有誠實的存在都有頡颃的痕跡就讓這集子作爲我謙卑的印證與附合。林泠二〇〇二年十月永不坠落的昨夜星辰论林泠的诗作摘要:林泠是台湾诗坛上一位重要而又独特的女诗人。林泠的大部分诗作是对少女情怀的不朽吟唱以含蓄典雅的外在风格取胜。同时林泠的诗作呈现出一种冰雕玉琢般的冷峻的内在美感使我们在表面的温婉语调背后看到执著在矜冷外表的内里感受到激情。林玲的作品以少胜多显示出非凡的功力取得了不容忽视的成就。关键词:林玲诗作少女情怀冷冷的美感台湾女诗人林冷本名胡云裳广东开平人年生于四川江津童年随在军中任职的父亲四处辗转。年她于台湾大学化学系毕他后赴美深造获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博士学之后留美定居是个颇有建树的化学家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诗人。林冷是台湾诗坛上一位独特的女诗人。早在五十年代初期当她还是一个初中的小女生时便挤身于台湾文坛成为纪弦组织的现代诗社中一位引人注目的女诗人。林泠的绝大部分作品都写于初入大学的至年这三年间的四十三首诗奠定了她在诗坛上的地位。林冷迟至年才第一次将自己少女时代的作品结集为《淋冷诗集》出版共收诗五十一首。纵览台湾文坛很少有人像她那样仅以一本薄薄的诗集就侧身重要诗人之列。年英国出版了一本由柯斯曼、基芙、韦佛三个女界名流编选的《企鹅世界女诗人选》包罗古今中外最著名女诗人的作品。入选的世界各国女诗人共有名中国古今女诗人被选中的共有五人她们是:朱淑贞、李清照、秋瑾、冰心和林泠。在世界名家的眼中林冷的名字和李清照、冰心等的名字并列在一起林冷在世界诗坛上的影响也由此可见一斑。一低吟浅唱的少女情怀作为一个诗人林冷无疑是早慧的。这种涉世未深、较少人生历练的早慧与诗人兰心慧质、多愁善感的禀性相结合就决定了林冷诗歌的基本风貌:面向自己内心的少女情怀的探索与凄婉的倾诉。林泠的大部分诗作遵循中国古典文学的婉约紙以含蓄典雅的风格取胜。林冷常在诗中叙说自己的故事:一段回忆、一段感情遭遇或一次受伤后的微悟。但所有这些“故事”都通过自然的或古典的人文意象把最深刻感人的心事藏在胸臆深处只呈现给读者一种象征或氛围点到为止不多作言检让我们循着她感情的轨迹去领略她无言的隐秘。林冷典型的诗表现了少女欲言又止的矜持风格婉约优柔。如《三月夜》(《林冷诗集》下同)中第三小节提到很美的故事是在轉发生的而女主角“她”也出现了但诗人却不说出故事内容而是让读者自己去想象:“还有一些我是不能说的三月的夜知道三月夜的行人知道”。读者只能从诗人所渲染的氛围中在她的“不能说”中想象她所欲说的在“不知道”里知道。然而这个透露着少女羞涩心理的“不说”的“说”由于有其年龄性格的必然性因此并不给人以矫揉造作的感觉而是傲出一个传统东方女性聪慧的含蓄温婉的矜持。林冷是一个非常善于开拓新途径的诗中高手她能从寻常题材中挖掘出新的艺术财富自成一种不可步追的空灵意境。林泠的诗大多呈现含蓄、空灵、清纯的境界。在她那首脍炙人口的《阡陌》中即为我们展现了一片晶莹、清幽的景象:“……我们毕竟相遇在这儿四周是注满了水的田陇有一只鹭鸶停着悄悄小立而我们宁静地寒暄道着再见以沉默相约攀过那远远的两个山头遥望(一片纯白的羽毛轻轻落下来)……”诗中的意象如“纯白的羽毛”“鹭鸶”“注满了水的田陇”不是白色即是透明这两种颜色也是希腊水仙花神话中出现的色彩象征其顾影自怜、坚守贞洁的情操。两种色彩构成一个纯真少女圣洁无瑕的宇宙而鸟在西方则被认为是超凡脱俗的最佳象征。在此诗人营造出一个充满理想和美的世界精致而又纯净。然而这个充满梦幻色彩的世界一旦与复杂的现实世界相碰撞又难以避免地脆弱易碎。因此林泠的诗常常染上一层淡淡的感伤色调折射出大理石般冷冷的光辉。爱情是文学的永恒题材和主题古今中外的文人几乎无不在爱情的领域试笔。少女情怀总是诗林冷的绝大多数诗篇出炉于十七八岁少女情窦初开的梦幻季节爱情自然而然成为最重要的主题。在林泠的诗中矜持少女与不羁浪子的爱情故事成为最重要的母题。林泠写于十五岁的第一首诗《流浪人》就已塑造出集热情与落寞于一身的充满矛盾的浪子形象:“走不完的路摇曳着黝暗的身影青春的花朵揉碎在路旁热情与爱恨塞在背后的行囊中”。诗的叙述者“我"对这个流浪人充满了向往:“我多向往于你吉普赛的脚步”。纯情多感的少女与狂放不羁的浪子总会演绎出浪漫而离奇的故事同时这种关系又是不可避免的悲剧。因为少女由于矜持戒备不敢过于投入眼见爱情随风而逝只留下徒然的感叹而即使投入了不羁的浪子很快便会离她去流浪徒然令心碎。《微悟为一个赌徒而写》就反映出一位少女在情感上受到的伤害:“在你的胸臆蒙迪卡罗的夜啊我爱的那人正在烤着火他拾来的松枝不够燃烧蒙迪卡罗的夜他要了我的发我的脊骨……”此诗的意象浓缩炼字精确描写了女诗人在呕心沥血的激情之后那种茫然、掏空的感觉。诗中的男主角显然追求其他的生活目的他是生命的赌徒对她变本加厉地进行索取她则付出一切包括象征她美丽的发象征她人格的脊骨。这母题的悲剧性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94
所需积分:5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