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报告

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报告.pdf

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报告

小强
2010-01-25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报告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研究报告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和社会经济的急剧变迁使中国的社会阶层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已不再是简单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中间阶层、企业家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正在兴起和壮大。以职业为基础的新的社会阶层分化机制逐渐取代过去的以政治、户口和行政身份为依据的分化机制。这些迹象表明社会经济变迁已导致了一种新的社会阶层结构的出现并且这种结构正在趋于稳定。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雏形已经形成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有不同的社会阶层结构。在中国传统农业社会农民是最大的社会阶层占总人口的绝对多数地主、官僚、手工业者、小商小贩在人数上只占人口的很小比例阶层结构相对简单。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阶段中国对过去的社会阶层结构进行了革命性改造结果只剩下“两个阶级和一个阶层”即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其中农民阶级占绝对多数(年为)仍然保留着传统社会的阶层特征。不论是传统社会的阶层结构还是计划经济体制时代的社会阶层结构都不是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都不符合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建设的要求。从宏观层面上来看待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就会发现阶层结构的变化是中国社会转型和经济转轨的最核心内容。在这二十多年中中国经历着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的过程经历着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过程这些转变最直接地体现在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变迁上。由于缺乏历年的追踪调查数据我们很难准确描述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详细演变过程。现根据历年的《中国统计年鉴》、《中国人口统计年鉴》及其他表统计和研究的数据资料来考察最近年来社会阶层结构变化的总体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有关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推算出了各年段十大社会阶层的大致比例。应当着重强调的是表中的数据都只是约数。如所周知在社会阶层结构现代化的过程中以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个体工商户、商业服务业员工为主的社会中间层将逐渐成为多数农业劳动者阶层在全国总就业人口中不再占多数企业家和经理阶层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独立阶层他们同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以及专业技术人员阶层一起成为主导性的社会阶层。在这个过程中对每个人来说社会流动日益开放机会日益变得均等公平竞争成为主要的社会流动机制能力主义准则取代身份主义原则成为社会流动的主要依据。从表来看与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相比当前中国社会阶层结构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阶层结构正在朝着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演变所以可以说一个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的雏形已在中国形成。下面我们根据表提供的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宏观变化轨迹以及我们的实地调查研究从六个方面来描述和分析这一雏形的基本特征。(一)社会结构的中下层在逐步缩小l、农业劳动者不断地向其他社会阶层流动农业劳动者阶层正在逐渐缩小农业劳动者阶层的缩小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必然结果。在发达国家农业劳动者已不再是社会的主要阶层一般都仅占其总人口的以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业劳动者数量在大量减少他们占就业人口的比重从年的下降到年的。外出务工经商、兴办乡镇企业、接受高等教育以及城市化是当前中国农业劳动者实现社会流动的主要途径。仅仅外出务工经商就吸纳了多万农业劳动者还有上亿农业劳动者被吸纳到乡镇企业成为乡镇企业工人、企业家和管理人员。在未来的十几年中农业劳动者的数量还将继续下降但下降的速度要取决于经济增长和城市化的速度。农业劳动者阶层所占比例下降对于中国社会从传统社会结构向现代社会结构转型、从金字塔型结构向橄榄型结构过渡是极为重要的。但是与西方现代化国家相比中国农业劳动者所占比重还是过大甚至还超过许多发展中国家。年马来西亚、巴西和墨西哥的农业劳动者比重分别为、、。可见中国农业劳动者阶层规模过大不但无法与西方发达国家水平相比而且比许多发展中国家还大很多这大大地制约了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进程。从这一点看尽管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业劳动者转移很快其速度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不曾有过的但仍然只能说这仅仅是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向现代化方向发展和转变的一个良好开端整个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过程还远没有完成。、商业服务业员工和产业工人阶层在分化伴随着农业劳动者的逐年减少整个社会结构的中下层(或底层)部分也在逐步缩小。当然社会结构的中下层部分不仅包括农业劳动者通常还包括传统型的、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商业服务业员工与产业工人。在过去二十多年中商业服务业劳动者的数量有所上升近年来一些以商业服务业为中心的城市发展迅速小城镇的扩张运动还在持续这些将导致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规模的继续增长并开始出现分化尤其是随着新兴服务行业的出现随着服务行业的产业层次逐渐提高和日益规范化、现代化这个阶层中的相当一部分成员将向上流动进入社会中间层从而对缩小社会结构中的中下层起着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产业工人的数量及比例在世纪年代的农村工业化高潮中有明显上升进入年代以来则变化不大。在今后一段时期产业工人在阶层结构中所占比例的变化也可能不会很大。虽然随着一些传统工业的衰落会有一部分产业工人流向其他社会阶层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东亚和西方一些国家的新兴产业中的劳动密集性工业企业将加速转移到中国从而对产业工人的需求将保持在一定水平上。因此在相当时期内中国不会像西方国家那样出现产业工人在社会阶层结构中的比例大幅度下降的现象。但是产业工人内部的分化也将不可避免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含量的增加一部分产业工人将成为现代意义上的技术工人从而实现向上流动进入社会中间层。实际上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与产业工人阶层的上述变化目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内将会继续发展下去这种变化将与农业劳动者的减少一起正在并将继续为中国社会结构中的中下层部分逐步缩小做出贡献。(二)社会中间层已经出现并且正在不断壮大与传统社会不同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以社会中间层为主体社会阶层结构的形态不再是金字塔型而是橄榄型社会大部分成员处在中等和中上层地位只有少数人处于高层和较高层而处于最低阶层的人也是少数。在传统社会处在最低阶层地位的主要是农民。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大量向其他阶层流动和转移也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开始向上流动这为社会中间层的发展和壮大提供了条件。社会中间层不是某个阶层的代称而是几个具有相近或相似特征特别是收入处于中等或接近中等以上水平的阶层的合称。按照国际学术界的分类社会中间层主要由两大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所谓老社会中间层包括中小私营企业主、个体工商户和富裕的自耕农另一部分是所谓新社会中间层主要包括大部分专业技术人员、经理人员、行政与管理人员、办事员、商业服务人员和技术工人等他们不但在收入上处于中等及中等以上水平而且在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声望上也处于中等和中等以上水平。年以来中国的社会中间层规模有了非常快的扩张可以说是扩张最快的阶层结构部分(见前文表)。比如从年到年中国私营企业主阶层所占比重从上升为个体工商户阶层和经理人员阶层所占比重也分别从和增加到和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则从左右增加到左右都翻了几番。这样中国社会阶层结构便开始从原先的金字塔型逐渐向橄榄型转变。但我们所调查的四个县市阶层结构(参见前文图、图、图和图)的比较显示目前中国社会中间层的主要构成成分在城市和乡村有很大的不同。在深圳市和合肥市社会中间层的主要成分是所谓的“现代中间阶层”专业技术人员和办事人员而在汉川与镇宁两个县(县级市)社会中间层的主要成分则是“传统中间阶层”个体工商户。由于目前中国的多数人口还生活在乡村而县和县级市行政区域的数量也远远超过地级市的数量因此从全国范围来说中国目前的社会中间层还是以“传统中间阶层”的成分为主“现代中间阶层”成分所占比例还较低。要使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完全成为橄榄型结构社会中间层还需要大大扩张。可以预见随着中国工业化、信息化和城市化的发展社会中间层将会不断得到扩张最终成为中国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的最重要部分、最稳定的社会力量而且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和办事人员阶层有望构成社会中间层的主体从而使中国的社会中间层更多地具有“现代社会中间阶层”的特征。(三)掌握或运作经济资源的阶层正在兴起和壮大在中国社会结构较上层的部分或者说居于优势位置的社会阶层中掌握或直接运作经济资源的阶层正在兴起和壮大。在这类阶层中除了国家与社会管理者外还有私营企业主与经理人员。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私营企业主阶层从无到有经理人员从干部队伍和企业主中分离出来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阶层。这两个阶层在社会结构中所占比例都在逐年稳步上升而且还将继续上升尤其是经理人员阶层的比例将会有较大幅度的上升。从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随着现代企业制度和产权形式的发展企业主的数量将稳定在一定水平或者相对减少而企业经理人员的数量将会明显增加。不过中国的私营企业主阶层的规模增长还未达到顶峰在未来几十年中私营企业主阶层在社会阶层结构中的比例还会有所上升。在世纪年代以前通过社会主义改造中国的个体工商户只剩下万户私营工商业者则不再存在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厂长都被当做国家干部对待属于工人阶级。在当时的条件下权力精英与经济精英甚至文化精英是合二为一的实际上只存在权力精英厂长和经理的首要任务不是发展经济而是讲政治搞政治挂帅。这显然是不利于经济发展的。世界各国的现代化经验表明一个国家没有一个相当规模的企业家阶层是不可能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的现代化的。比如日本的企业家阶层在年只占到年已占到日本的现代化也就是在这年中实现的。年代以来中国非国有经济尤其是非公有经济发展得非常快充满着生机和活力避免了国有企业的许多问题成为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重要支撑点个体工商户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则是这一支撑点的主要组成部分。这对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而言是一种非常有利的变化。我们看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经济改革并没有很快带动经济发展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一批经过市场锤炼过的企业家。而中国的经济发展一直比较迅速的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有了一批在市场上拼打出来的企业家(特别是私营企业主)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中国的第一个私营企业主诞生于年到年底为止在工商部门登记的私营企业有万家私营企业出资者有万人私营企业雇工达到万人。目前中国私营企业主占就业人口的比例为尚未达到日本年的水平。当然这里还没有包括乡镇企业和国有中小企业改制后出现的大批私营企业主如果加上后者其比例会大得多但与现代化经济发展的要求相比其比例仍然是很低的估计为左右。真正的经理人员阶层也是最近年中出现的特别是年代以后随着国有企业进行现代企业改造以及私营企业的发展壮大出现了一批真正意义上的经理。私营企业主和经理人数的多少跟经济发展水平是很有关系的。兹以深圳、合肥与汉川为例。据我们课题组年、年和年在三地所做的抽样问卷调查深圳经理人员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在其十大阶层中占的比例分别达到和已经超过日本年的水平(该年日本的企业主和经理的比例只有)而合肥和汉川的相同比例各自为、和、分别只占深圳的、和、(参见前文图、图、图和图)。显然深圳的经济发达程度是合肥和汉川所不能比拟的。一般而言经理人员和私营企业主多意味着投资主体多投资数量多这无疑会带动当地经济更快地发展。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的比例在过去的年当中也有所上升这是因为经济增长、城市化推进和国家的社会管理功能的扩张导致了政府组织和公共机构的膨胀。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城市化还将进一步推进政府的社会管理功能还要继续扩展因此国家与社会管理者的人数还可能继续上升。但与经理人员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相比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在整个阶层结构中所占比例的上升幅度不会太大。对于结构性的变化而言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在三个等级地位最高的阶层中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将从目前比例最高的阶层变为比例最低的阶层经理人员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在社会阶层结构中所占的比例将会超过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所占的比例。(四)现代化社会阶层的基本构成成分已经具备从以上分析可见当前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已不再是“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原来的阶层发生分化新阶层已经形成和壮大更重要的是出现了一个不断扩大的社会中间层和企业家阶层。与发达国家相比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的基本构成成分在中国已经具备凡是现代化国家所具备的社会阶层都已经在中国出现有的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见表)只是各个阶层规模有大小区别而已。当前中国专业技术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和经理人员、办事人员、商业服务业员工等属于中间层的阶层规模过小还没有达到年美国和年日本的规模而农业劳动者阶层还过于庞大。当然尽管中国的中上阶层规模过小但是已占有一定的比例。今后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在构成成分上不会有大的变化可能变化的主要是各个阶层的规模其中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经理人员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会大大地扩张这是与现代化建设和市场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变化趋势。之所以说中国已经具备了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的所有基本构成这种基本的现代社会阶层格局不会再有大的变化这是因为中国已经初步具备了现代社会的产业结构和职业结构。从表可以看出在从年到年的年时间内在中国的产业结构中第一产业的比重明显下降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比重有了显著提高而且已经占了主导地位这种变化是符合发达国家的发展和变化趋势的。中国产业结构日趋现代化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职业结构和职业阶层结构不会有大的变化。现在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已基本形成市场对资源配置的作用越来越大。从世纪年代起中国开始对计划经济体制进行全方位的改革改变了基本上单一的公有制格局形成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逐步取消了对大部分商品的计划价格国有企业进行现代企业制度改造外资不断进入多种生产要素参与分配的格局已经形成特别是劳动就业的市场化水平越来越高。正是由于市场经济体制的这种发展中国的职业多样性也已得到很大发展这就决定了中国以职业为基础的阶层结构具备了现代化阶层结构的基本构成。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第三产业还不是很发达第一产业比重过大特别是第一产业的从业人数过多人均国民收入还比较低市场经济正在发展和完善之中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还有一些遗存物(如户籍制度、单位制)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市场化程度还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城市化还处在起飞阶段这些也都决定了中国社会阶层结构还处于较低的现代化水平。从西方国家的现代化进程来看社会阶层结构与经济发展水平基本上是相匹配的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阶层结构的发达程度也会得到相应的提高。随着中国现代化建设和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第三产业将会越来越发达会使各个职业的比重出现比较大的变化从而影响和改变各阶层的比例。对中国现代化发展来说阶层比例的变化是必不可少的其中社会中间层的规模会大大扩张农民阶层和贫困层的规模会大大缩小一些过渡性群体(比如农民工群体)会逐渐融合在其所属的阶层之中。如果中国社会阶层比例没有出现这样的变化那就意味着中国现代化还没有实现。(五)现代化的社会阶层位序已经确立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雏形还体现在社会阶层位序的确立上。所谓社会阶层位序指各个阶层在社会地位等级中的排列次序。阶层位序取决于各个阶层拥有的文化资源、经济资源与组织资源数量拥有三种资源数量越多的阶层其阶层位序就越高反之越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阶层拥有的资源量不可能是绝对均等的其差别将长期存在。在现代化社会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企业主和经理人员阶层由于他们拥有的组织资源、文化资源和经济资源最多所以一直处于最高或较高阶层的位序农业劳动者阶层和产业工人阶层由于拥有的资源量有限或比较少所以阶层位序就比较低。目前中国的社会阶层结构基本上呈现出这样的位序表现在他们之间的收入水平和受教育程度上(见表)。国家与社会管理者、专业技术人员、私营企业主、经理等阶层不论在收入上还是受教育水平上都属于比较高或最高的。只是这些阶层之间的位序在各地有所不同。例如在深圳私营企业主阶层在教育和收入方面都是最高的而在合肥他们的教育水平是最高但收入水平并不是最高的。这是因为虽然合肥科技人员创办的民营科技企业较多但这些企业都是新办不久所以他们的收入还不是很高。在汉川和镇宁私营企业主不处于最高位序处于社会阶层结构中的最高位序的是国家管理者和专业技术人员。(六)现代社会流动机制已经出现正在逐渐取代传统社会流动机制在传统社会个人的身份(如制度性身份和出生身份)以及随生而来的社会关系(如家族关系、亲缘关系)等“先赋性因素”是决定其阶层地位的主要因素。在改革前中国实行的是身份分层凡出生农民家庭的人都是农民凡出生在工人、干部家庭的人一般就是工人和干部。农民想转变为工人和干部工人转变为干部都是很困难的中间存在着难以逾越的制度性篱笆。这样的社会流动机制与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所需要的社会流动机制有很大的差别也是很不公平、很不合理的因而严重地限制了人们通过努力奋斗获得向上流动的积极性和动力从而也影响了国家的发展活力。在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中尽管各社会阶层的位序已经稳定但作为某个阶层的个人仍然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步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在现阶段的中国尽管先赋性因素还在继续影响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但是“获致性因素”对社会流动的影响越来越大逐渐成为主要因素一个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聪明以及能力就有机会向上流动也就是说社会流动机会是面向所有的人的是开放性的不受个人的出生身份和家庭背景限制。改革开放后中国改变了以“身份”论阶层和划分阶层的做法和机制社会流动的渠道越来越开放也越来越多尽管还存在许多制度性限制和障碍但是只要通过努力奋斗只要有能力每个人都有改变其社会地位的机会和可能。农村孩子可以参加高考上大学然后就有可能进国家机关成为国家与社会管理者也可以去当专业技术人员还有更多的农村人口外出务工经商成为工人、个体户甚至私营企业主等城市居民有更多的机会来改变自己的阶层地位获得向上流动的机会。据有关调查表明“出身蓝领家庭的青年有大约一半继承父业停留在蓝领阶层另一半上升流动进入白领行列”在城镇“有约的体力劳动者上升流动进入了非体力劳动者行列”。当然机会和风险是并存的随着中国向市场经济转变就业竞争将越来越激烈因而难免会有人因竞争失败而向下流动不过这样的人终究只是少数而且他们只要通过努力还是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地位的。不管怎么样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能力主义评判原则逐渐取代身份主义原则成为社会流动的重要机制这是符合现代化要求的也是中国保持持续发展活力的需要。我们的调查还表明大多数社会成员对市场化的收入分配和社会分化机制比较认同甚至已从内心深处表示接受。这种观念的变化是中国经济社会实现现代化的重要动力源和保证。例如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被调查者较多地倾向于不同意“贫富差距大还不如吃大锅饭”的说法(见表)。在合肥倾向于同意这一说法的人仅占相应地倾向于不同意的占了。而在汉川持这两种态度的被调查者所占比例分别为与。当然不同阶层的态度结构也有所不同在合肥私营企业主阶层已经彻底否弃了大锅饭意识基本否弃大锅饭意识的其他阶层还有经理人员阶层、专业技术人员和办事人员阶层这几个阶层中倾向于同意上述说法的被调查者所占比例分别为、与亦即有以上的被调查者都倾向于不同意。相对而言国家和社会管理者、个体工商户、产业工人和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还有一定的大锅饭意识其中倾向于同意上述说法的人所占比例分别为、、与。在汉川私营企业主阶层也是基本否弃大锅饭意识的阶层另外经理人员阶层的大锅饭意识也很淡在这两个阶层中倾向于同意上述说法的人分别仅占和而倾向于不同意的人分别占和。其他各阶层则都有一定的大锅饭意识其中国家与社会管理者、商业服务业员工和个体工商户阶层的大锅饭意识还比较浓厚倾向于同意上述说法的被调查者所占比例分别高达、和。从上述分析来看个体工商户的情况有点特殊在两个地方都是大锅饭意识相对较为浓厚的阶层。这可能反映了以下现实:()目前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是下岗职工与以前的职业地位相比现在有一些失落感()在目前的宏观条件下(比如管制较严、融资环境差等)他们的经营活动比较艰难。但总的说来大多数被调查者都是宁愿贫富差距大一些也不愿意再吃大锅饭。而且还可以说在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地方以及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职业领域被调查者的大锅饭意识相应较弱。以上六个方面的分析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一个具有活力、结构形态相对合理的现代化社会阶层结构在中国逐渐显露出来可以说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的雏形已经形成。这个雏形的一个重要标志是社会中间层不断壮大以及社会流动机制合理化在这样的社会阶层结构中人们的社会流动机会比以前更多了。但是应该看到这样的社会阶层结构与现代化的要求还有一些距离其中仍然存在许多不合理的因素。在中国一个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的最终形成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期间还有很多变数和可能性这意味着一个现代化阶层结构的形成还需要国家精心地去培育和引导。中国社会阶层结构与现代化建设进程还不相适应从上文对现阶段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变迁的描述和分析可以看到中国的现代社会阶层结构还仅仅是一个雏形与现代社会阶层结构的理想形态及其运行机制相比较还有很大的差距其内部还存在诸多的不合理之处明显具有过渡性、自发性和半封闭性等特点。相应地这个结构雏形还有许多方面与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进程还不相适应。(一)现代化的国家需要合理的现代社会阶层结构中国正处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在继续发展完善之中社会阶层结构同样还处在不断变迁的过程中。那么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将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演变呢?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阶层结构呢?这不仅是一些理论问题更是一些亟待回答的现实问题。l、现代社会阶层结构形态是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结构历史地看在不同的产业结构下社会有不同的结构形态。农业社会以农业为主导产业因而占主导地位的阶层是农民整个社会的结构形态则是一座金字塔。工业社会的初级阶段以工业为主导产业农民阶层则在不断缩小工人阶层成为最大的社会阶层同时还出现了一些新兴阶层比如企业家阶层、经理人员阶层等等但这时社会的中间阶层以所谓的老中间阶层为主其规模较小所以社会结构的形态仍然是金字塔型但金字塔底部的构成有所变化规模开始缩小整个结构形态出现向橄榄型转化的趋势。世纪以来发达国家先后进入后工业社会(有人称之为信息社会或知识经济社会)以服务业、信息业、知识经济为主导产业工人阶层的规模开始缩小而以国家、社会和企业的管理者以及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等白领为主的阶层成为社会阶层结构的主要组成部分社会结构的形态逐渐演变成橄榄型。橄榄型社会阶层结构的形态特征可以简单概括为两头小、中间大。所谓两头小是指拥有较多组织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处于最高和较高社会等级的阶层规模较小而拥有的各种资源最少甚至没有什么资源处于较低和最低社会等级的阶层的规模也很小。所谓中间大则是指就其所拥有的各种资源而言社会的绝大部分成员处于社会的中间等级位置属于社会中间层。历史经验表明如果一个社会的社会中间层规模小并且占人口比例很小的上层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社会资源占人口多数的下层则处于贫困状态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稳定就有可能发生社会动荡甚至战争和革命。相反在社会中间层规模大的社会社会资源的配置一般都比较合理经济社会分配差距比较小大多数社会成员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从事体面的职业获得比较丰足的经济收入生活比较安定。这样的社会中间层成为社会的主体他们对社会的主导价值观有较强的认同他们与国家稳定和发展的利益一致他们同时也是经济发展中的主导型消费群体他们还是社会变迁中缓冲社会矛盾的稳定力量。无疑在这样的社会阶层结构形态中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利益矛盾和冲突一般都不会很大或者不会那么尖锐大多数社会成员很少对社会感到不满。这样的社会是最稳定、最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社会的实践经验表明在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的过程中经济发展与经济结构现代化当然是最重要的但是仅有经济的现代化还不够还必须在经济结构现代化的基础上形成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这同样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不形成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那么经济现代化是不巩固的、不稳定的仍有倒退的危险。这样的例证已经不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要建设现代化的国家就要建成一个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这一点更为重要也更为本质。、公平性、开放性和合理性是现代社会阶层结构的本质特征从社会阶层结构演变的客观历史过程来看现代社会分化和社会阶层结构形成的机制与前现代社会显著不同。首先现代社会的阶层分化以成就为取向一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的取得不是依靠其先天的或与生俱来的条件而主要取决于个人的能力和努力也就是说决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的主要因素是后致性因素而不是先赋性因素。当然这么说既不意味着后致性因素在前现代社会的阶层分化过程中毫无作用也不意味着先赋性因素已与现代社会没有关系。其次社会阶层的边界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既不一定是与生俱来也绝对不是不可改变的。在这里任何限定某人或某些人参与竞争的制度性障碍都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合法的。在现代社会实际上很少有这样的制度设置。每个人只要有能力肯努力便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社会阶层地位。在传统社会教育很不发达并且为少数有钱、有权和文人所掌握成为大多数人很难获得的稀缺资源同时就业的市场化水平也很低大多数人都难以获得流动的机会。这就使社会各阶层之间的边界固定化了。而在现代社会由于教育的普及以及就业的市场化每个人都可以受到一定的教育参与就业竞争因而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第三现代社会的分工和专业化程度非常高其结果是降低了传统社会所讲究的特殊品质(比如特殊的家庭身份、宗教、种族等)对个人的阶层地位形成的重要性社会成员资格被标准化、普遍化。任何一个人只要达到某种职位的最低标准要求则不论其出身地位如何都有机会在竞争中赢得这种职位。第四各精英群体包括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等能够相互协商、合作、妥协和制衡。在现代社会由于高度的专业化在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总会有一些人拥有最多的资源从而处于社会精英地位。他们之间既存在着利益的一致性也存在着利益的差别。利益一致可能使他们走向结盟利益差别则可能使他们走向对抗和冲突这两种状态对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都是不利的前者容易损害其他阶层的利益后者则容易造成国家的动荡甚至分裂。而在现代化水平高的国家既存在着各精英群体相互协商、谈判、妥协和合作的渠道和机制又具有限制他们在协商过程中结成同盟的制衡机制。比如法律规定企业家一旦参政就必须离开企业界脱离经济活动参加这个政党的精英不能参加那个政党等等。此外各种各样的社会中间组织的存在也是促使不同精英相互制衡的结构机制。第五贫困阶层享有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和提升生存能力的制度性保障。在现代化社会贫困现象仍然存在。贫困者陷入贫困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或者是在竞争中遭到失败(如失业者、破产者等)或是缺乏劳动能力(如老年人、残疾人和年幼者等)或是遭受天灾人祸等等。这些都表明贫困者中的大多数人致贫的原因不是他们不“为”而是他们无法有所“为”或者所“为”的结果不理想。现代社会存在种种制度性的和民间性的机制如各种社会保障制度、培训体系以及慈善机构等一方面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另一方面帮助提升那些还有一定条件但暂时陷于贫困的人的就业能力和竞争能力。第六社会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认可合理的阶层分化机制和层级体系。在现代化水平高的社会后致性的地位获得机制和竞争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同对竞争的舆论、法律监控制度也相当健全“能者上、不能者下”已经成为普遍的社会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的一部分。相反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社会处于急剧的变迁之中尚未建立公平的竞争机制影响社会阶层分化的因素相当多而且复杂使得多数社会成员不同程度地不认可现有的社会阶层分化和地位等级体系甚至也采取不合理的手段和方式去获取社会资源从而恶化了社会流动和分化机制造成社会风气败坏、社会失序、社会认同混乱等问题。所以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对社会地位等级和合理分化机制的认可已经成为现代社会阶层结构的一个重要标志。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现代社会的阶层分化机制以及由此形成的阶层结构之所以能够深入人心成为一种广为接受的社会理念和文化价值关键在于通过这些机制和体制而形成的社会阶层结构具有公平性、开放性和合理性等本质特征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阶层结构的公平性主要表现在这样两个方面:一是不存在制度上区别对待的问题不能把出身不同、种族不同或其他特殊品质作为竞争的先决条件竞争的惟一条件是能力或业绩。二是对竞争有强有力的监督机制违反公平原则的竞争会受到制止和惩罚。这样的公平性是通过建构统一的劳动力市场来实现的。社会阶层结构的开放性是建立在公平性原则基础上的只要在竞争中遵循公平原则那么每个人都可能拥有向上流动的机会社会阶层之间不会存在相互屏蔽问题边界是开放的。这里的开放主要是制度上的开放凡是符合某种社会标准资格就属于某个社会阶层。在现代社会职业是分层的主要标准所以达到某种职业资格就应属于相应的职业阶层。合理性与公平性、开放性也是紧密相关的但合理性更多的是指国家在配置资源和机会上要有效地发挥转移支付功能提高竞争起点条件的均等程度防止社会阶层差距的过分扩大使所有人享受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成就。所以这里的合理性主要体现为国家合理地分配公共资源发展和普及教育保障贫困者的基本生活提升弱势群体的竞争能力反对垄断扩大社会就业机会等。现代社会阶层结构正因为具有上述本质特征所以能在很大程度上保证每一个社会位置都不会为某个人或某些人永远占据保证人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向上流动的机会能够充分激发人们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还能够增强人们对自己和他人的阶层等级地位的认同进而有效地化解因资源稀缺和利益分化而产生的社会紧张与冲突。所有这些既是社会的活力之源也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保证。由此可见不同时期的社会有不同的社会阶层结构现代化时期也就有相应的社会阶层结构或者说现代化国家需要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一个国家的经济现代化需要其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中国的既定目标。中国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从经济上看中国工业化已经进入中期阶段。早在年工业总产值便开始超过农业总产值到年工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而农业增加值只占与此同时改革开放多年以来第三产业发展越来越快其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年到年增加到超过农业增加值近倍。期间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变化不大从年的增加到年的。这些因素表明中国不仅在进行工业化而且还显露出后工业社会的一些特点商业服务业特别是高科技的发展表现出强劲的势头。经济上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势必会带动职业结构的变化。现代工业的发展需要大量工人和管理人员商业服务业发展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高科技的发展更是促使对技术工人和专业技术人员的需求快速增长。从世界各国的发展经历来看社会阶层结构与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变化具有很高的相关性(参见表)。一个社会是否实现了现代化不能仅仅看它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还要看它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发展水平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一方面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要以经济现代化、科技现代化为基础只有在现代产业结构调整和科学技术发展的过程中才会形成如下的趋势与格局:专业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商业服务业人员以及技术工人等社会中间层不断扩大农民人数则不断减少。另一方面经济的现代化也需要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如果没有社会的发展和社会阶层结构的相应变化经济的发展终究会难以为继甚至会因为社会的动荡而陷于停滞或滑坡。、现代社会阶层结构是一个现代化国家的本质特征综观国际国内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可以说现代社会阶层结构是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中最为本质的层面。首先现代社会阶层结构是一个国家工业化、科技发展和政治民主化的社会支持力量。没有一个相当规模的企业家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和办事人员阶层工业化是不可能达到非常发达的水平的如果没有一支有相当规模的专业技术人员队伍就不可能有先进的科学技术也不可能提高国家的工业化水平同样如果没有农业劳动者向非农领域的大量转移和流动那么农业不可能走向产业化、现代化农业劳动者自身也不可能很快地增加收入改善生活。英国之所以率先走上工业化道路与其前工业化(指工业化之前的经济发展状态)时期出现的一大批熟练手工业者、中间商人和商人兼雇主等具有现代社会阶层特征的群体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们不仅积累了工业化所需要的技术而且还积累了用于工业化的资本。其次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是一个现代化国家的社会稳定基础。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意味着社会成员在现代化过程中普遍受益绝大多数人享受着体面的生活和社会经济地位而不仅仅是少数人受益。例如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等拉美国家以及伊朗、伊拉克等亚洲国家曾于世纪六七十年代取得世界上最快的经济速度但是它们的社会阶层结构没有出现相应的现代化转变结果城乡差别急剧扩大规模最大的农民阶层利益受到损害普遍处于贫困状态而少数权势者阶层则大发横财从而引发了许多社会问题乃至社会动荡和暴动。就是在一个国家内部各地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也与各地方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程度密切相关。中国的城乡经济差距以及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的经济差别不仅仅体现在收入差距和产业结构的不同上而且也表现在社会阶层结构的差别上(参见前文图、图、图与图)。考虑到像经济收入、产业结构这样的统计指标往往包含着大量的水分而阶层结构则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的一个地区有多少专业技术人员、农业劳动者和产业工人等是难以夸张掺水的所以在评判一个地方的现代化程度时社会阶层结构可以说是最客观、最本质的指标。而且更值得指出的是我们要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是否合理在社会学的意义上是否可持续发展关键就要看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社会各阶层能否分享发展的好处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分享到这样的好处而该国家或地区的阶层构成则可能是最好的具体操作指标之一。总之在判断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现代化水平时不能只看到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实力和经济发展速度还要看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能否带动其社会阶层结构朝着现代化方向变化还要看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社会阶层结构是什么样的形态即能否将其归入现代社会阶层结构的范畴。所以判断一个国家、地区是否实现了现代化仅有美元的人均国民收入是远远不够的这还只是表面性的现象只有研究和揭示出一个国家或地区是否具有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形态才足以更深刻、更本质地判断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整体现代化水平。社会阶层结构的现代化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现代化的核心内容是这个国家或地区的基本国情、区情或者说是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本质特征。(二)中国现有阶层结构不合理存在引发社会危机的结构性因素与上述合理的现代社会阶层结构的要求相对照可以认为现阶段我国的社会阶层结构形态并不合理的。客观地说可以把中国现阶段的社会阶层结构形态不合理的基本表现概括为两句话:该缩小的阶层还没有小下去该扩大的阶层还没有大起来。社会中间层的规模过小而像农业劳动者这样的构成社会中下层的阶层规模还过大。例如在我们的调查中深圳、合肥、汉川和镇宁的阶层结构都存在类似问题问题的严重程度则与各地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这些不适应如不及时加以调整和克服将对今后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严重影响。尤其值得我们高度注意的是从世界发展的普遍趋势来看阶层结构比例失调往往是引发经济-社会危机的深层次因素或者会使一个社会难以应对由其他原因引起的经济-社会危机难以迅速从危机中恢复过来。l、农业劳动者阶层规模过大:该缩小的阶层没有小下去在真正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中农业劳动者实际上是一个规模很小的阶层例如年农业就业比重在英国为在德国和美国为在日本为在韩国也仅为。①相比之下中国在这方面落后很多。从我们的调查来看汉川的农业劳动者在占其全部社会劳动力的镇宁的这一比例为。就全国而言据统计年在全部劳动人口中以农、林、牧、渔业为惟一或主要职业、以务农收入为惟一或主要收入来源的农民所占比例仍然高达左右。可见中国的农业就业比重是这些国家的农业就业比重的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见表)。总之中国还有三四亿劳动力在从事小农经营活动。这种状况是与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的需要极不相称的也是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极不适应的。首先农业劳动者阶层规模过大与中国现有的工业化水平严重不相称。由于种种原因中国近几十年的工业化发展一直未能起到缩小农业劳动者阶层规模的作用劳动力就业结构与产业结构极不相称。据年的《中国统计年鉴》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构成中第一产业增加值仅占第二、三产业增加值合计占。也就是说的农业劳动力由于所拥有的各种资源太少仅仅创造了的GDP而他们所能分享的GDP更少。这种状况是与世界各国现代化发展的普遍趋势相背离的也给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累积了沉重的结构性负担。一是导致农业劳动者的收入得不到较快的增长。农业劳动人口规模庞大而其所创造的GDP份额太小是农业劳动者收入增长缓慢、收入水平长期低下、与其他阶层的收入水平的差距日益拉大的深层根源。例如调查表明年汉川农业劳动者阶层的月人均收入仅为元相当于平均水平的同期汉川的国家与社会管理者、经理人员、私营企业主、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个体工商户、商业服务业员工以及产业工人等阶层的月人均收入分别是汉川农业劳动者的月人均收入的倍、倍、倍、倍、倍、倍、倍和倍。这样大幅度地缩小农业劳动者阶层乃是大幅度提高农业劳动者阶层的收入水平的治本之道舍此而外任何其他增加农业劳动者收入的措施都只能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甚至根本无法实施。例如中央政府每次倡导使农民增收减负的措施几乎都会遇到力度更大的反弹再以农村税费改革为例尽管中央政府决心很大也只落得中途搁浅的结局。二是低收入制约了农业劳动者的消费需求从而直接影响了国民经济的发展。迄今为止绝大多数农业人口的消费水平仍然是很低的其消费支出的大部分被用于食品支出与城市居民相比他们消费各种工业制品和服务产品的能力极为有限以致在中国形成了明显二元化的消费结构。调查显示年汉川农业劳动者家庭人均月消费仅元分别相当于当年汉川、合肥与深圳各阶层家庭人均月消费的平均水平的、和(暂不考虑各地的物价差异)。这种状况与国民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需要不相称。近年来政府所采取的种种扩大内需的措施终究难以十分奏效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存在一个大规模、低收入的农业劳动者阶层他们没有钱用于更多地消费工业品和服务产品。三是农业劳动者阶层的收入水平长期低下潜藏着引发社会-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正是由于广大农业劳动者阶层的收入水平过于低下目前中国已出现生产相对过剩而有效需求不足的局面这不仅造成了对国外市场的高达以上的依存度而且还潜藏着引发经济-社会危机的可能性。在这方面国际的经验值得注意。例如今天的拉美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就是虽然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世界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但社会结构却是高度畸形的广大农村和农民处于破产的境地整个社会因此而很不稳定匪盗猖獗国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受到阻碍。又如在巴列维国王统治时期伊朗利用石油美元迅速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但当时的政府并未利用这个机会推动社会结构的现代转型而是不顾社会大多数成员尤其是农牧民仍处于贫困状态的现实致力于实现国防的现代化大把花钱购买先进武器结果是引发了巨大社会动乱和宗教革命。此外我们还应当警醒的是在中国目前的这种社会阶层结构特征与欧美发达国家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社会经济格局之间也不难发现某种相似性而欧美的这些国家恰恰就在那个年代爆发了空前规模的社会经济危机。其次农业劳动者阶层的观念和文化素质不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的需要。农业劳动者阶层不仅规模过大而且还存在着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现代化发展的观念与文化素质。中国的农民大部分还是小农生产者更多地习惯于家庭生产的经营模式缺乏现代农业生产技术和经验文化教育水平较低。我们的调查表明年湖北汉川与贵州镇宁两地农业劳动者阶层的平均受教育水平是所有阶层中最低的分别为年与年各相当于其本地各阶层总平均水平的与。若与合肥和深圳各阶层的总平均水平相比差距更大:汉川农业劳动者的平均受教育年数分别相当于合肥和深圳城市各阶层总平均水平的和镇宁则分别相当于和。这种状况无疑限制了农业劳动者阶层的市场竞争能力这是农民外出找工作难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且他们即便向非农产业转移了往往也只能干一些收入低、工作条件差的体力活。可以说农业的过剩劳动力基本上是低素质的过剩劳动力这种低素质是农业剩余劳动力转移的严重软约束也是中国实现城市化和现代化的一个瓶颈性问题。、社会中间层规模过小:该扩大的阶层没有大起来从世界发展的普遍趋势来看在一个现代化的社会阶层结构中必定有一个规模庞大的社会中间层属于这个阶层的人口构成总人口的主体这是社会稳定的坚实力量。日本曾有“一亿皆中流”的说法美国的中间阶层约占总人口的。相形之下中国社会阶层结构中的中间阶层不仅出现得较晚而且规模过小:目前能够将其归入中间阶层的就业人口所占比例仅为左右。社会中间层过小的结构性后果在许多方面与农业劳动者阶层规模过大的结构性后果相同都意味着社会结构的不稳定。首先社会中间层规模过小的一个结构性后果是不利于社会稳定。中间阶层规模过小直接意味着社会资源分配较为不平等贫富差距巨大。因为这种结构形态意味着:大多数社会成员处于社会中下层和下层他们所享受的社会资源的份额很小小得与他们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严重不相称少数人处于社会上层和中上层他们享受的社会资源份额很大大得同样与他们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严重不相称其结果就是大多数社会成员未能享受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和好处。我们的实地调查显示了这一点。例如深圳是社会中间层发育得较大的地方调查时各阶层人均月收入的总平均水平为元低于这一水平的阶层有办事人员、商业服务业员工和产业工人这三个阶层在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9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