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俄国东正教的文明特征_冯绍雷

论俄国东正教的文明特征_冯绍雷.pdf

论俄国东正教的文明特征_冯绍雷

筱-魁
2014-01-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论俄国东正教的文明特征_冯绍雷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探索与争鸣》年第吐期)论俄国东正教的文明特征冯绍雷北起波罗的海,南至地中海,西缘现代的民主德国、捷克和斯洛伐克、匈牙利、南斯拉夫的西部边境,东至乌拉山脉一线的广天地区,历史上曾是世界上各种民族、语言、宗教长期冲突、融合、消长、重组的一个地区。参与文化冲突与融合的主体数量之多、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是世界上其他地区所无可比拟的。大体说来,东欧文明结合部特征的形成,是由民族大迁移以来诸早期民族的会集交融,罗马帝国及基督教世界分裂为东酋两半,东欧大平原、喀尔巴吁山脉、多瑙河流域等横贯东西、多层次的自然地理景观所造成。{这种结合部郭匕的椒,从静态鱼度看,是一种借助于便利的空间条件,在斯拉夫原始文化为主干的基础上,自上而下地广为吸收欧洲文明、伊斯兰文明、犹太文明乃至远东文明所形成的独特文明形态。它既有西方式的理性主义与抽象思维,又有东方式的内省文化与神秘主义,翰池撅洲式的商品形态{促使了社会分化,、又处于中央政权控制引发之下。从劝态肩度赫言,结合部文化以慢一拍的节奏,以非替代式的、多种社会形态同时交叉、混合发展的形式紧随近代欧洲工业文明向前推进。俄国历史的发展正是这种结合部文明发展进程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侧面,而在意识形态领域表现得尤其充分。一、用上帝取代多神年月一日,是基辅罗斯弗拉基米尔接受基督教。周年的纪念日。“俄国与东正教一共同的历史、共同的母亲”成为各大报刊一时热门异常的醒目标题。。年前的“基辅洗礼”何以值得如此大书特书从国家政治史的角度来看,东正教被宣布为国教,实际L意味着基辅罗斯作为一个国家从此诞生。从更广阔的背景上说,“基输洗礼”意味着俄国历史一L第一次向西方打开了大门,从而进入了与世界文化时断时续的交往进程。基督教传入之前,斯拉夫人信奉的多神教己经达到了相当发达的程度。但是,多神教并非现代意义上的宗教范畴,它只是以父权制为特征的各种信仰和崇拜的混合体,是表示宗教膜拜情感的各种礼仪和客体的集合,并没有系统的教义学说。当年之前的斯拉夫人还不能摆脱对超自然力的信仰和对冥世的神秘观念东斯拉夫人各个原始部落客观上出现的整合归并趋势,又迫切需要一种与之相对应的宗教形式时,斯拉夫的大公们决心对旧有的多神教加以改造。弗拉基米尔大公登基之初,曾企图改革多神教。他下令在王宫附近一座小山上设立一连一各个部落的六尊冲抵的木像(银首金须的雷神、霍木斯神、太阳神、风神、鸟神、女神),并规定了祈祷和奈祀的仪式。这座独出心裁的多神教庙宇,原以为可以成为基输罗斯各部落统一的象征。但是,由于这六尊神像分别象征的是各个地区的信仰与习俗,它反映的是带有原始平等思想的地方性意识。因而,弗拉基米尔的多神庙没有帮他完成统一各部落的大业。¹于是,大公把口光转向了基辅罗斯的外部。基督教国家人民与基辅罗斯毗邻而居,贯通波罗的海到黑海并途径基辅罗斯的大商路为基辅罗斯人了解基督教提供了前提。º到公元世纪,了基辅已经出现了基督教的圣伊里亚教堂,基督教经书也从保加利亚传入。弗拉基米示曾听取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各种宗教代表人物宣粗义,最后选择了东正教作为国教。»公元年的“基辅洗礼”,以唯一至尊的上帝取代了原始的多神,使基辅罗斯的大公获得了巩固统一政权的强大思想武器。分驻各地的基督教教堂成了新设于各地的政治机构。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基辅罗斯不仅同拜占廷,而且同天主教国家建立了交往,并以基督教成员的身份,加入了世界大家庭。二、从拜占廷到“第三罗马”当基督教约圣光普照基辅罗斯的大地之后,有没有因之而变成一个西方式的基督教国家呢在基辅罗斯的诺夫哥罗德,曾流传这样一个谚语:“普齐雅塔用剑给他们举行洗礼,而杜勃里尼雅用火给他们举行洗礼。”国这个谚语反映了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伏尔加流域及其他各地群众及术士拿起武器抵抗推广基督教的事实。“基辅洗礼”一开始就遭遇到的顽强辉制,、文化“当地化”的过程。预示着基辅罗斯的基督教化,将是一个长期、曲折的外来基辅罗斯没有拜占廷式的高度组织化的国家制度‘父挥制的原始部落经济远远落后于已经封建化了的拜占廷经济。对于第聂伯河信仰多神教的原始居民来说,作为救世主和济困扶危的赎身者耶稣基督,还只是一个无法使之产生虔诚之感的含混不清钓形象。亚历山大学派的智者们为基督信条精心构筑的神学体系,对于基辅罗斯的新教徒而言,同样只能是奇诡可怖。虽然,基督教的传播,、有着弗拉华米尔大公寻找统一国家思想武器的努力推动拜占廷帝国对第聂伯流域当产丰腆的肥壤沃土垂涎三尺,也与弗拉基米尔的追求示谋而合。然而,在上述客观条件下,新宗教的传播仍只能是经过筛选租多次功能藕合,才能被整合到一个新的政治文化结构之中。首先的问题,在于拜占廷这外来的新宗教中,有没有可以为基辅罗斯的统治者直接接受的观念与规范。拜占廷的基督教,即东方正教,与西方的天主教存在许多差异。最明显的表现在教会与世俗教权的相互关系上:西方教会是普照尘世的太阳,是一个超然于世俗政权的独立的政治意识形态机构,而东方正教的教会却是追随于王权的阴影。教会经典的记载表明,来自拜占廷的“皇权神授”的观念,较之普及基督教的基本原理,在教会学说中占有更大的比事。如第一个俄罗少霭讨中对弗拉某米尔竭尽歌功颂德之能事斯都,’把主教伊拉里昂在其名著《教义与神恩弗拉基米尔同君士坦丁大帝相提并论。弗拉基米尔及其身后的俄国统治者偷获正是借助子僧侣之口,巩固着自己至高无上一一小牛高亮的政治权力。经常为史家所忽略的,是拜占廷东正教包含着的另一种重要信仰,即宗教意识中对“基督教世界”这一概念的独特理解。在西方,每一个基督教国家和基督教民族都把所有的基督教国家与民族看作为一个整体,自己只是从属于该整体的一部分,并不存在任何一个为首的国家。然而,拜占廷的“基督教世界”观念与此根本不同。世纪初期的拜占廷作家费道尔·梅多希特曾有过这样~段记载:“尘世间哪里还能比得上(拜占廷)所雄踞的无与伦比的世界中心的地位呢”¾这种极其普遍地渗入拜占廷各个阶层的帝国崇拜观念,曾有过它现实的土壤,那就是近千年拜占廷帝国所拥有的横跨欧亚非的辽阔疆域,以及在人类文明史上曾作出的彪炳显赫的贡献。在拜占廷人心目中,拜占廷不仅在基督教世界居第一,而且在整个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帝国崇拜的观念不仅是一种信仰,而且是经由比较证实的逻辑结论。在古罗斯的宗教语汇中,所谓神圣罗斯的观念,是直接继承了拜占廷的双重为首信仰。根据当代苏联著名史家阿凡林采夫的研究,古罗斯教会语言中的神圣罗斯是一种囊括一切的宇宙的概念。其内涵包括了((l日约圣经》所载的“伊甸园天堂”、《新约》中的“故乡,,以及“达到极其遥远偏僻的地方”这样的含意。换言之,神圣罗斯这一观念标志着:第一,是包括夫塞在内的磨个宇宙世界第二,这个世界是建立在对基督真理信仰的基础之上。’世纪末期,莫斯科公国赶走糙粗入侵者,民族力量迅速增强,民族意识急速上升。这种在基督教世界独二无二的‘为首”观念在这一背景下,以莫斯科为基督教世界合法继承者的“第三罗马,理论应运而生。提出这一理论的是来自普斯高夫的寺院长老菲洛弗。他提出,全世界的历史是三个罗马的历史,也就是三大帝国的历史。第一罗马没落了,因为它崇拜多神教。第二罗马拜占廷的君士坦丁堡也灭亡了,、因为它同西方天主教教会合并,因而受到上帝的惩罚,被土耳其人占领。现在,莫斯科成了“第三罗马”,它才是东方正教的中心。菲洛弗对莫斯科大公说:“您是整个世界唯一的沙皇,一切洁仰基督正教的王国都将合并到您的统一的王国中去。”¾当时,有人甚至查证家谱,论证留里克王朝源于君士坦丁堡君王血统世系。三、内省文化的形成在指出俄国早期史上这种“世界中心”观念的重要渊源是来自拜占廷的双重为首观念时,还必须顾及拜占廷与俄国早期关于基督教世界的观念中存在若干重要的差异:第一,罗斯大公历来把自己看作是唯一可以庚续王位的圣族。俄国早期史上的世袭独裁专制并不是建立在对法律条文的实用主义解释基础之上,而是直接从父权血缘传统中产生出来的。而君士坦丁堡的各朝王位则可以向不管来自何方的冒险家开放,它不很强调世系种族因素,多少比罗斯大公的观念来得开放。第二,拜占廷对双重为首思想的论证凭借的是抽象理性,缺乏感性因素。而俄罗斯专制主义的确立,则更多借助于内省及注重信仰的精神气质。另外还应该指出的是拜占廷文化和俄国早期文化所表现出的极不相似的精神气质。拜占廷僧侣界的精神氛围具有两个特点:其一,是为千年帝柞与举世无双的精神领袖所一一独具的那种森严冷峻,其二,是在悠久的文化积淀,特别是在东方神秘主义影响之下产生的独特心理察赋“干汲”(cyxobatoctb)。“干汲”这一范畴在较晚的拜占廷文献中才出现。它是晚期拜占廷神秘主义的一种隐喻。而早期俄国以僧侣界为代表的文化阶层精神氛围则特别注重于情感因素,讲究内省与信仰。宗教文化作品中所表达的那种善与恶、仁慈与残暴、爱与憎的反差异常强烈,表现出一个刚刚脱胎于父权制部落的斯拉夫年轻民族的质朴与生气。在诸多基督民族文化中,唯有俄国的东正教意识形态绝少逻辑思辨的痕迹。宗教学说中的政治宣传与伦理说教几乎完全压倒了逻辑与概念机制的运用。这也是俄国式内省文化心理得以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然而,与拜占廷和基辅罗斯的不同精神气质相比,更为实质性的则是两者思维模式甲的共同点。他们都异常强调思想与行为规范传递中的“精确性”,即丝毫不容偏差地遵守教会规范。拜占廷与基辅罗斯东正教中的精确性范·畴,实际上不仅是一个宗教观,念,而且具有法律的严格性,它是必须执行的最高纲领。而对这一纲领的奉行,可以是偏于抽象的理性思维,也可以是偏于内省的情感体验。西方基督教认为,基督之死行将救赎的只是上帝选定的子民,不是全体世人,因而并不过于专注外在的圣事礼仪,甚至可以更改,进而低毁而东正教认为,基督血肉所生的救赎作用是给予一切世人的,凡愿接受信仰和洗礼者,都可以得到救赎,凡愿意敬奉天主、克行善举之人都可以得熟主的报偿。从这一点上说,基督的救赎作用,一定程度上被转化为东方式的因果报应。于是,是否洛守传统又成为实现善恶报应的必经之途。一切传统礼仪、教规都成了丝毫不容更改的东西。这种传统规范,经过世代传递,不断地加以丰富发挥,最终形成东正教整个宗教文化繁项复杂的形式。同时也为文化心理的内向化作了铺垫。四、非契约的宗教伦理如果说,基辅罗斯对拜占廷文化是有所承继,又有所扬弃的话,那么,俄国的东正教与西欧天主教在教义、教理上则存在更大的差异。基督教教义认为,由于人类的始祖犯罪,使得整个人类都具有无法自教的原罪,上帝圣父便差遣耶稣基督为人类的罪代受死亡,以此赎取了人类的罪孽犷可见在罗马天主教教义中强调的是基督教的救赎之说。然而,在东正教的教义中,’如前所述救赎学说已有变形,同时,也很少有关于人性本原败坏的内容。须知,神学教义中所阐述的人与上帝的相互关系,实际上是世俗间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系的反映。从救赎理论的角度来看,既然人本身是有罪的,人与人之间就需要相互防范,并建立一套行为规范。而规范对于人来说,是超乎个人并直接渊源于上帝的,它的表现形式是“契约”。俄国东正教文献中却从未见运用契约概念。甚至连旧俄思想家中最为提倡个性自由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也非常痛恨契约道德。他把这种契约伦理与启示录中罗马骑士手中那管斤斤计较的秤根联系,认为契约伦理不可能与基督教的兄弟友爱观念粗共处。宗教史学家阿凡林采夫则进一步证明了鄙视契约的观念是一种远为普遍的心理。他说,在那些流传广泛的俄罗斯民间口头传说中,西方人的典型形象是“以犀米作为度量单位”,“以不能多给一丁点儿为信条”的吝音鬼。¿与俄国东正教教义蔑视契约伦理相关联的,是其宗教学说中的“两端论”信条。有一一一种说法认为,两端论法(即非此即彼的意思)是一般基督教共有的特点。然而,只要比较研究东西方基督教教义,便能证明此说不能成立。从奥古斯都主义产生之后,西方天主教会认可的世界观是把存在分成三个部分,而不是两个非此即彼的部分:首先是高高在上的超自然的神圣天堂,其次是反自然的处于地下的地狱,再就是处于这两部分之间的、’在上帝权威驾驭之下的自然。世俗的国家政权就属于这一部分。教义认为,只有异端,才会把自然看成是邪恶的存在,但如果想要把自然部分上升为神圣,就会受到上帝的审判。当国家政权存在于自然的、非神圣的部分时,它可以凭借圣意,即上帝颁定的法规与神学去调节上下两部分之间的关系,明确它们各自的界限。这里,实际蕴含着高踞于人民之上的国家政权行使权力的范围问题。天主教会认为,国家政权在调整这种关系时使用多大的强制力量,从本质上说只是一个适度的数量问题。因此,天主教的拉丁语教义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词:·c卜mentia(适度)。恰恰是这个拉丁词一直没有被黔译成为俄文的教会用语。。lement泣这个词所指的是这样一种状况,即任何一种权力承担者在实施强制力时必须绝对地受到限制,使得这种实施不危害政权本身。这个词的本意,与其说所指向的是一种善,还不如说更倾向于节制、自重和分寸感。毫无疑问,天主教神学体系中的cle血en衍a,表征的是处于邪恶残酷的地狱与充满上帝之爱的天堂之间的自然部分。俄国东正教会则把世界一分为二,即光明部分和黑暗部分。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空间,不是天兑一枕是地狱,世俗政权的承担者只能正正好好地站在两个部分的交界线上。由于政权的承担者是兼有神凡两界元首的职责,他并不对上帝负责。又因为他握有独裁专权,便可以任其所为地行使国家权力。所以,当世俗政权的代表者不可避免地不得其所并发生偏颇时,无论他倾向于界线的任何一侧,即无论是擅自登上超凡天廷,还是受魔鬼诱惑走下地狱,只要是出于对臣民万世不劫的仁慈之心或利于国家的普善动机,无论对被君主认定的褒贬评论。“敌人”如何运用暴力,上帝也无法对之加以五、基督教的入境随俗俄国文化史,特别是俄国宗教史上,一直有所谓“双重信仰”之争,即基辅洗礼接受东正教为国教之后,外来的基督教与当地的多神教究竟是两者同时存在,还是两者相互消化、融合成为一种信仰以近年来的宗教史研究而言,似以后者的观点占优势。进言之,在基辅洗礼之后的几个一世纪中,与其说墓督教改造了多神教,还不如说土著的多神教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保存了自己的传统。因此,有灼宗教史学家认为,基督洗礼之后几百年中,基督教的影响一直要比多神教弱得多。首先是外来的基督教关于上帝、天堂和地狱等观念,通过原始宗教这具棱镜的折射已变得面目全非。早先察赋质朴的诸神的所有特征都附会到基督上帝的身上。基督会挤苍生的宏愿在平民观念中已变成为能带来纯粹是现实物质享受的善举。在一首圣诞节占卜时唱的赞歌中有这样的词句:“耶稣基督带着面包、端着盐、提着桌布,还牵着家畜和牲口站在门口。犯按教义的解说,极乐世界已不在地上,而是升到了天堂。信徒无须建立任何勋业,只须沿着梯子往上爬就能到达天堂。而天堂的幸福,就是安放在那里的一个奇妙的盘子,当盘子向你转过来时,你就能得到稀饭和陷饼。一一其它一系列基督教的观念也同样经历着这种内容上的变换。多神教的司春之神改由圣母担任。她是乘坐在耕犁上,在报喜节那天来到的。她之所以被称为圣母是因为在她来到之后,在乌克兰农舍里过了一夜,并在那里生下了自己的儿子耶稣。原始诸神伊里亚、叶戈里(尤里)和米高拉现在仍然是保障农活顺利进行的护神和庄稼汉的助手。另外,俄文中农民(kPecT、:幼的原意是基督徒的意思,这也是基督教与原始习俗互相妥协、包容的产物。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俄国多神教影响下的农村中保持着共耕代耕的农业劳动方式。而在基督教得以传播的农村里,这种共同劳动的习惯进一步发展为对穷人和孤寡老人进行集体帮助的一种方式。集体主义和扶贫济危的观念在基督教的形式下得以推广,参加集体共耕的农人也变成了基督徒。至于多神教的仪式和魔法,则更加富有生命力。从总体上说,它一直保持到整个基辅时期,甚至延续到诸侯封建时代,而且不仅在农村,甚至于城市也保留着这种旧仪式。相反,基督教的新仪式却是相线勉强地被嫁接到这片原始宗教的土地上。教会编年史的作者承认,当时人们虽然“言必称无所不在的基督”,但事实上,“无赖汉要多得多”。在歌舞场上“人山人海”,而教堂作礼拜的时去时及少能找到人。基辅大主教还抱怨只有贵族与大公才去教堂举行婚礼的仪式,“普通的老百姓”则按往昔的习惯举行婚礼。À看来,强大的基督教来到基辅罗斯这片土地也只能入境随俗外来文化只有当本地出现了需要的土壤时,才能嫁接生根。注:¹»诺索夫:《苏联简史》,中文版,第一卷,上册,第一页。º利哈乔夫:《基辅洗礼与罗斯国家》,《新世界》年,第期。¼克雷维列夫:《宗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上卷,第页。½¿阿凡林采夫:《拜占廷与罗斯:两种文化类型》,《新世界》年第期。!(À莫斯切夫主编:丝政治学说史》,中国社会科学院年版,第一页。À尼高尔斯基:《俄国教会史》,年俄文第六版,第一章。(作者工作单位:华东师大苏联一东欧研究所)一一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

论俄国东正教的文明特征_冯绍雷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