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俄罗斯东正教探源_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_戴桂菊

俄罗斯东正教探源_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_戴桂菊.pdf

俄罗斯东正教探源_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_戴桂菊

筱-魁
2014-01-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俄罗斯东正教探源_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_戴桂菊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基督教研究·俄罗斯东正教探源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戴桂菊  俄罗斯最大的宗教派别东正教源于古罗斯时期。世纪末,罗斯完成了由多神教向基督教的历史转变。定希腊正教为国教既反映了罗斯统治阶级的主观愿望,也符合其当时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是罗斯国际国内环境共同作用的必然结果。基督教的引入对罗斯的政治体制、传统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东正教信仰是俄罗斯历史上专制政治、具有近东特色的民族文化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甚至在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构成中它的作用也不容忽视。作者戴桂菊,年生,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讲师,北京大学历史系在职博士生。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治经济体制、社会意识形态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多年所奉行的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念骤然过时,许多人的精神信仰出现了危机。随着各主权国家独立浪潮的兴起,俄罗斯民族意识增强。东正教作为俄罗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正经历着一场复兴。今天它已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宗教派别,教徒人数达千万左右,占全国人口的一半左右。教堂林立,宗教节日及庆典活动通过新闻媒介频频在国内传播,烘托出浓厚的宗教气氛。不仅如此,当思想界、学术界就俄罗斯走向何处去的问题进行探讨时,东正教仍然是他们所关注的焦点之一。人们研究东正教文化在俄罗斯历史进程中的地位和作用,讨论俄罗斯传统文化同东西方文化的关系,以期找到俄罗斯摆脱目前困境的最佳途径。东正教复兴在俄国历史上已经有过几次先例。如世纪年代宗教改革时期、自本世纪初至十月革命以前等,它们均发生在俄罗斯国家命运的关键性阶段,伴随着社会思潮的活跃而出现。追溯源头,俄罗斯东正教的初兴,当属基辅罗斯时期,即自世纪末至世纪初基督(东正)教在罗斯的确立和普及阶段。当时罗斯同拜占庭交往频繁,与中、西欧基督教国家也保持着不同程度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联系。在吸收、利用先进国家文明成果的过程中,罗斯的文明进程明显加快。本文试图对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前因与后果作一分析,相信这会有助于了解拜占庭文明乃至西方文明在俄罗斯文明中留下的历史积淀,也是揭示俄罗斯传统文化中东方性的一把钥匙。··(一)“俄罗斯”(PoccºÑ)一词最早出现于世纪末,即“罗斯”(’ÅÃÎ)摆脱蒙古靼鞑人统治以后。它代表以东北罗斯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国家。随着国家政权中心的转移,罗斯时期确立的东正教会中心也相应地移至莫斯科。俄罗斯宗教界通常将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接受洗礼的年称作定基督教为罗斯国教的纪念年,在此以前罗斯上自王公下至臣民主要信仰多神教。为什么日益繁盛的罗斯在世纪末改信基督教了呢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它是统治者维持政权的主观需要,也符合罗斯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基督教成为罗斯国教,不是拜占庭帝国以外部武力强加的,而是由罗斯本国统治者推行的。弗拉基米尔之所以愿意将它施于臣民,是因为基督教对他维护统治有益。年,王公弗拉基米尔在内讧中获胜,登上了基辅罗斯大公的宝座。经过几代王公的统治和征战,罗斯国力强大起来,封建生产关系不断发展。弗拉基米尔作为统治者较前辈更注重治国之道,他不像其父亲伊戈尔(Š´ÀÂÎ)那样戎马一生,只顾对外征战,而是兼顾创业与守成的关系,坐镇基辅,大兴土木,加强防御,把部分注意力转移到国内建设方面来。统治伊始,尚为多神教徒的弗拉基米尔就意识到统一对国家稳定的必要性。多神教各部落各地区都存在着不同的崇拜物,这种情况不利于统一管理,于是他将偶像集中,选取以雷神别伦(‘¶ÂÅ¿)为首的六尊偶像,要求“人们供奉它们为神”¹。然而,多神教毕竟是原始社会的产物,其许多习俗已经与时代的要求相违背。如,在某些地区,多神教徒不喜欢甚至不允许异族进入自己的土地,这显然不利于经济、文化交流多神教中的人祭º做法被周边封建国家视为野蛮人的陋习,阻碍了罗斯与外界的平等交往。因而,以适合封建社会价值观念的宗教来取代多神教成为历史的必然。另外,在没有剥削的条件下形成的多神教,其某些教义到了阶级社会里同统治者的利益相抵触。如,多神教对死有独特的看法,认为人在世间的死亡并不意味着他的不存在,只是表明他转到了阴间,他在阴间的地位就是他离开人世前最后时刻的地位。因此,多神教徒人人都努力积蓄财富,以便死后带到阴间继续享用。世纪末,罗斯的封建生产关系表现为土地所有者对生产者剩余产品的剥夺,自由农民逐渐丧失独立地位,积累财富的机会减少,必然会产生不满情绪。为了维护现存秩序,统治阶级需要向人民的头脑中灌输现存制度合理的思想,让他们回避斗争,凭借超自然的上帝的惩罚来威胁人民。以君权神授为宗旨的拜占庭基督教便成为统治者最有力的思想武器。其次,它是当时国际大气候影响的结果。世纪末,罗斯周围已经是一个一神教的世界。波兰于年接受了基督(天主)教,捷克较之更早,东方是穆斯林诸国和拜占庭基督教帝国。国际环境的影响加速了罗斯一神教的进程。至于诸多教派中选择拜占庭基督教,··世 界 宗 教 研 究年第期¹º(苏)鲍·安·雷巴科夫《古罗斯的多神教》,俄文版,年,第页。王钺:《往年纪事译注》,甘肃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这对罗斯来说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随着同拜占庭的经济交往,事实上罗斯基督教化的过程在一个世纪以前就已经开始了。罗斯土地上最早的基督徒是瓦良格商人,他们沿着“从瓦良格到希腊之路”从事贸易和掠夺活动世纪下半叶,基督教东西方教会之间在教义上出现分歧,双方都竭力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东方的拜占庭教会把目标放在东欧和巴尔干。在传教士的游说下,和年代,先后有两批罗斯武士和商人接受了基督教,其数量可观,俄罗斯宗教史学家称之为“第一次洗礼”和“第二次洗礼”¹。世纪罗斯社会各阶层都存在基督教民。此外,同一语族的罗斯近邻保加利亚接受拜占庭基督教已有一个世纪的历史,从那里传入罗斯的希腊基督教经书是以斯拉夫文字写的,因教义容易理解,希腊正教比罗马天主教对罗斯人更有吸引力。再次,它是罗斯拜占庭两国关系发展的产物。世纪初至世纪初,拜占庭帝国臻于极盛。自希腊罗马古典时期发展起来的手工业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世界各地的商品在这里云集,政治、经济和文化实力决定了它世界文明中心的地位。有关君士坦丁堡都市豪华的信息已通过“从瓦良格至希腊之路”传到罗斯。罗斯国家建立后,很快走向了同希腊的武力外交政策。年,王公奥列格带兵攻打希腊人取胜,迫使对方与他签订友好条约和年,基辅大公伊戈尔两度远征希腊,双方恢复条约年,大公斯维托斯拉夫逼近沙皇格勒,希腊讲和,双方再次签约º。总之,历代统治者都想扩大罗斯的影响,获得与世界文明国家平等的地位,在这一点上弗拉基米尔的对外政策与其先辈是一脉相承的。年,拜占庭统治阶级内部出现混乱,瓦西里二世的皇位岌岌可危。加之不久前同保加利亚作战失利,他迫切需要寻找军事伙伴。斯维托斯拉夫战胜保加利亚的事件使他向罗斯求援。双方达成协议:弗拉基米尔提出娶拜占庭公主安娜为妻,作为出兵的交换条件,拜占庭方面以罗斯接受基督教为条件,答应了这桩婚事。弗拉基米尔信守诺言,于年夏率人抵达君士坦丁堡,平定了叛乱,稳住了瓦西里二世的皇位。但后者却食言,拒绝将公主嫁给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再次攻进赫尔松,并以占领君士坦丁堡相威胁,瓦西里二世只好同意公主与弗拉基米尔成婚。这一历史事件成为弗拉基米尔接受基督教的直接诱因。拜占庭皇帝企图借罗斯武力稳定自己的皇位,并竭力以宗教渗透的方式变后者为自己的附庸罗斯大公则旨在通过联姻的方式使罗斯跻身于当时的强国之列,接受基督教是他实现外交目标的必要手段。(二)接受基督教是罗斯历史进程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它标志着罗斯由多神教向一神教的转变。信仰的统一促进了东斯拉夫各部落的团结,增强了国家的凝聚力,“民族性”和··俄罗斯东正教探源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¹º王钺:《往年纪事译注》,甘肃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苏)奥·米·拉波夫《世纪末的罗斯教会》,俄文版,年,第页。“国家性”的意识开始萌发。基督教的引入对罗斯的政治体制、民族性格、传统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随着基辅都主教区的设立,拜占庭政教合一的体制为罗斯所吸收。教会受主教和王公的共同管辖,且王权高于教权。建立伊始,罗斯教会就向子民宣传君权神授的思想,声称“弗拉基米尔大公是奉上帝之命来褒善惩恶的”¹。按照基督教教义,“君权神授”强调王公的权力来自上帝,任何人不可强行篡夺,同时也要求王公向人民和上帝负责,违背上帝的旨意滥用职权就会受到惩罚。然而,罗斯教会是在王公的倡议下建立的,并且依靠王公的什一税及馈赠来维持正常活动,对王公的依附关系决定了罗斯教会的职能只是保护王权。君权神授的思想为俄国历代统治者所利用,成为他们奴役人民的武器。俄罗斯中央极权国家形成后,东正教演变成专制制度的精神支柱。俄国臣民忠君、忍耐、顺从的性格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农民战争中“拥护好沙皇”的口号充分体现了俄国人忠君及皇权主义的思想。此外,对上帝的虔诚、博爱、宽宏、随和、热爱和平这些构成基督教美学本质的因素在俄罗斯民族性格中也占有相当的比重。由此,俄国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斯拉夫派将俄罗斯民族性格的特征称作“真正的基督精神”º。即使今天,从俄罗斯文化同东西方文化的比较中也不难看出:俄罗斯历史上专制和集权主义政治的稳固性与俄罗斯东正教的影响直接相关。()罗斯基督教信仰是在同多神教的较量中逐渐深入人心的。经过双重信仰的矛盾、冲突和融合,罗斯人传统的信仰、道德观和价值取向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基督教排挤多神教的趋势。多神教时期抢婚的习俗在基督教普及的地区逐渐消失,一夫多妻制为一夫一妻制所取代。基督教节日使罗斯民间节日更加丰富多彩。基督教在罗斯民族文化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尤为突出。诚然,拜占庭文化不是罗斯文化的最初来源。在基督教传入以前,罗斯的局部地区已经有了自己的地方文字,掌握了铸造首饰的艺术,具有自己独特的审美观。罗斯的口头文学创作对当时来说已达到比较高的水平拜占庭文化也不是世纪初罗斯文化的唯一来源。这一时期罗斯同周边众多国家一直保持着文化交往,包括同天主教国家的文化联系也没有中断,世纪中叶以后罗斯的教堂建筑(如世纪末加里奇城的圣母升天大教堂»)中就留有罗马风格的遗迹。但是,有理由认为,拜占庭文化是世纪初罗斯文化的最重要的来源。拜占庭文化有着明显的近东特色,同西欧相比,它的形成中更多地融进了古希腊罗马时期的成分:使用的是曾经为近东所通用的希腊语言,沿袭的是古希腊的文学、艺术传统。基督教的传入客观上将这种近东特色的拜占庭文化带给了罗斯,影响了罗斯与宗教生活密切相关的文化领域:文字、文学、建筑、艺术、学校和图书馆事业。伴随着传教活动而产生的统一的文字是罗斯文化发展的基础。罗斯最早的文化传播者是希腊传教士、建筑家、画家,他们在王公贵族和商人界里讲经布道,按拜占庭风··世 界 宗 教 研 究年第期¹º»(苏)米·罗·泽吉娜等《俄罗斯文化史》,俄文版,年,第页。(俄)巴·尼·米留科夫《俄罗斯文化史纲》,俄文版,年,第卷,第页。(俄)安·弗·卡尔塔肖夫《俄罗斯教会史纲》,俄文版,年,第页。格为罗斯修建和装饰教堂,把希腊文和保加利亚文字的经书带给罗斯寺院,使罗斯世俗上层和教会人士有条件接触拜占庭文化。后来,在弗拉基米尔和雅罗斯拉夫开设的教会学校里、在修道院里培养出罗斯第一批知识人士,出现了诸如伊拉利昂的《法与神赐说》和伊阿科姆的《弗拉基米尔颂》¹等优秀文学作品。罗斯的石结构建筑,马赛克、壁画、镶嵌画等绘画艺术和编年史、演说词、使徒行传等文学体裁最初都源自拜占庭罗斯的第一所学校、第一座图书馆、第一部法律汇编都是在拜占庭基督教的直接影响下产生的。拜占庭文化极大地促进了罗斯民族文化的发展,在当时罗斯的周围,没有任何一种文化的影响能同拜占庭文化相提并论。当然,罗斯对拜占庭文化的吸收也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加以兼融。在传入罗斯的拜占庭文化领域里到处能寻找出罗斯多神教文化的踪影。多神教艺术中的乐观、活泼和生活情趣使拜占庭圣像画中冷酷的、苦行僧式的人物表情更趋自然多神教时期罗斯建筑的主要特征是木结构和多层次,主体顶部有塔和楼阁,旁边配有厢房贮藏室、过道、门斗,雕刻是它传统的装饰品。如果说罗斯最初的单头十字圆顶教堂还是希腊建筑的翻版,那么自基辅索菲亚教堂以后,罗斯教堂建筑的本国特色便显示出来:层次感分明的多头十字圆顶教堂无疑蕴含着罗斯传统建筑风格的成份民间的口头创作风格使编年史文学在罗斯更有气魄、规模更宏伟、形象更鲜明。简言之,拜占庭文化在罗斯土壤上逐渐为罗斯消化,最终产生了具有近东特色的罗斯民族文化。()接受希腊正教客观上导致罗斯同西方文化疏远。受礼之初,罗斯对东西方的态度并没有明显的差别。它被看作基督教大家庭的一员,同西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往颇为频繁。弗拉基米尔大公同罗马教皇曾交换过教会使节。年,基督教世界分为对立的两极希腊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罗斯因从拜占庭接受基督教自然成为东正教的一员,在教义上罗斯宣布不承认天主教并同它作斗争。世纪末,东正教与天主教世界矛盾加剧。当第三次东征的天主教大军转向波罗的海和芬兰湾时,罗马教皇要求附近的多神教和东正教徒信仰圣彼得,实质上是西方封建主想变该地区为自己的臣属,这一企图直接损害了罗斯的利益,罗斯同西方的关系骤然恶化。为了稳住自己的阵地,罗斯加紧在北部和东北地区普及东正教。世纪初,“罗斯同西方长期保持的经济、文化联系几乎荡然无存”º。蒙古鞑靼人长达两个半世纪的愚民统治更拉大了罗斯与西欧文明的距离。世纪中叶,拜占庭帝国灭亡。世纪初,俄罗斯正教会乘机扩大自己的影响,宣布莫斯科为“第三罗马”。世纪末,俄罗斯东正教会最终摆脱君士坦丁堡牧首的控制,建立了独立的牧首区。此后,东正教文化便为俄国统治阶级奉作国粹,而西方文化则被视为“异己”。东西方文化的长期隔绝致使彼得欧化改革步履艰辛。当彼得一世将俄罗斯人崇奉的“上帝的赐物”胡须剪掉时,传统势力竭力阻挠,这足以证明俄国文化中东方性的历史积淀之沉重。世纪初,俄国知识分子首次对俄罗斯社会的发展道路进行思考。醉心于传统文化的··俄罗斯东正教探源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¹º(俄)安·弗·卡尔塔肖夫《俄罗斯教会史纲》,年,俄文版,第卷,第页。(俄)安·尼·萨哈罗夫等《俄罗斯史》,俄文版,第卷,年,第页。斯拉夫派认为,建立在东正教基础上的团结统一是俄罗斯的唯一出路。因为“信仰是历史的主导性起因,宗教信仰是全部文明的基础,俄罗斯和西方的区别就是由此决定的。俄罗斯的本原是东正教信仰,西方的本原是天主教信仰”¹主张全盘欧化的西方派则强调,“俄罗斯落后于欧洲是拜占庭的罪过,因为俄国从那个腐败的源头接受了伟大的基督教思想,而这种思想的活力却完全被拜占庭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习气所葬送”º。由此他们认为,东正教对俄国的影响十分巨大,可惜是毁灭性的。今天看来,这些观点未免显得偏激,但是,它们却反映出俄国精英人士对传统文化的彻底反思乃至大胆批判。正是在前人思想成果的基础上,才产生了本世纪初俄罗斯哲学家对其民族的性格的比较客观的评价:“从民族性格上看,俄罗斯民族既不是纯粹的欧洲民族,也不是纯粹的亚洲民族。在俄罗斯的精神中,东方与西方两种因素一直在相互角逐”»。这一点对于我们了解当今俄罗斯转轨时期的民族心态也不乏借鉴意义。(责任编辑 吕臣重)  ·新书简介·《二元神论:古波斯宗教神话研究》元文琪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月版,千字。本书首先对波斯古经《阿维斯塔》和帕拉维语文献的主要内容、历史沿革和保存情况作了全面翔实的介绍和说明接着重点论述古经中最为古老的《伽萨》颂诗,阐明了早期琐罗亚斯德教的“善恶二元论”(二元对立的宇宙观,“七位一体”的善神崇拜,抑恶扬善的“尘世说”,拯世救人的“三善”原则和善必胜恶的“来世说”)并通过与印度吠陀神话的比较,揭示“七位一体”神的由来和善恶二元神的原型意义,提出“水中之火(光)”是印伊人和伊朗雅利安人原始神话母题的论断。随后对琐罗亚斯德教神话的历史衍变、体系结构(火光、水雨和人体潜力三大系列)、基本内容、原型数字和哲学蕴含进行认真梳理和深入的剖析,围绕宇宙观、道德观和社会观,充分论证琐罗亚斯德教的核心思想善恶二元神学目的论。在此基础上,结合对摩尼教神话及其原型数字的探讨,通过摩尼教“二宗三际说”(包括“人类自身明暗二性论”)与琐罗亚斯德教“善恶二元论”(包括“灵光说”、“灵体说”和“人体内五种潜力说”等)的比较研究,确认二元神论是独具特色的宗教观念并提出上述两大宗教的为典型的二元神教(前者为民族性二元神教,后者为世界性二元神教),从而得出二元神教是宗教发展的历史形态之结论。··世 界 宗 教 研 究年第期¹º»(俄)尼·别尔嘉耶夫《俄罗斯思想》,中译本,年,第页。(俄)弗·索洛维约夫《拜占庭和俄罗斯》,俄文版,年,第卷,第页。(俄)尼·别尔嘉耶夫《俄罗斯思想》,中译本,年,第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

俄罗斯东正教探源_罗斯接受基督教的原因与后果_戴桂菊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