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圣愚文化与俄罗斯性格_王志耕

圣愚文化与俄罗斯性格_王志耕.pdf

圣愚文化与俄罗斯性格_王志耕

筱-魁
2014-01-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圣愚文化与俄罗斯性格_王志耕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文化哲学�圣愚文化与俄罗斯性格*王志耕��摘要�俄罗斯文化构成中的主体是基督教,但长期以来被忽视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圣愚文化。在整个欧洲背景下,圣愚文化有其长久的渊源,但文化复兴后在西欧式微,而在俄罗斯兴盛。圣愚文化的长期存在,对俄罗斯民族性格产生质的影响,俄罗斯性格中的极端性、神秘性等重要表征,都可以在圣愚文化的语境中得到诠释。因此,对圣愚文化的进一步考察,将有助于揭示俄罗斯文化的更多奥秘。��关键词�俄罗斯�圣愚�民族性格*国家社科基金、南开大学亚洲研究中心资助项目。��俄罗斯文化在东西方文化的格局中是一个独特的现象。俄罗斯自公元十世纪引入基督教并使之成为国教,但此后却走上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它既不同步于欧洲,也不同步于亚洲,而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形态。这种形态以基督教为主体,而同时也融入了复杂的原始宗教的因素,也包括了远东地区早期民间宗教的成分。多元的文化形态也便塑成了俄罗斯民族混合了多种因素的独特性格。而在这些影响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文化因素中,圣愚文化是长期以来受到忽视而占据重要地位的一个因素。本文将对圣愚文化的形态及对俄罗斯性格的影响做一些初步的探讨。一在俄罗斯的多元文化形态中,圣愚是一种未被引起足够重视的重要现象,在以基督教文化为主体的文化结构中,圣愚文化不仅表现为文化生活中的实践性行为,并且渗透在广大民众的精神构成和伦理规范之中。也正因为如此,圣愚这一文化传统便作为一种道德形态,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构成性作用。作为一般形式的疯癫,在世界各民族的文化史上都存在并产生过各种各样的文化效应。在文艺复兴前的欧洲,疯癫即使不是一种备受尊崇的行为,也远非文艺复兴之后的边缘化状态。痴愚或者被视为掌握真理的一种途径,或者被视为掌握着真理的通灵者。我们从布兰特的长诗�愚人船�(年)、伊拉斯谟的�愚人颂�(年)、拉贝的�愚蠢与爱情的辩论�(年)等作品中可以看到,所谓偏离正常思维的状态与获得知识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而在拉伯雷的�巨人传�中,故事的中心情节���巴奴日的旅行,其实就是受一个疯人的指导而开始的,而在此之前,巴奴日为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访问了诗人、神学家、立法家、哲学家等,都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只有疯人所说的�神瓶�一语成为了巨人国王和巴奴日心目中的真理。在基督教文化视野中,文艺复兴之后,疯癫在欧洲的边缘化趋势愈益明显。本来在中世纪的修道士之中,也存在着疯癫者,并且也曾有过出类拔萃的人物,如东方教会中的圣西蒙(世纪)、圣安德烈(世纪)等,天主教方济各会创始人圣方济各(世纪)也是圣愚式的修道者,他赤足敝衣,云游行乞,尽管也受到歧视排斥,但也拥有一批拥戴者。而托修会在文艺复兴后尽管仍有发展,但其行为方式已发生根本性改变,其�疯癫�性已渐渐消失。然而,就在疯癫现象在欧洲被放逐到边缘的时候,�为了基督的疯癫�,即圣愚,在俄罗斯却成为一种�流行时尚�。在蒙古人占领结束后的俄罗斯,国家政权并未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社会秩序也未能有效建立,因此,宗教活动成为民众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由于国家意识的混沌化,民众把生活的希望更多地寄托于神秘的未来。在这种背景下,各种各样打着宗教名义的�先知�大行其道,而在这些先知中,圣愚占有着主要的地位。在年伊万四世在给他所召集的宗教会议的信中提到当时圣愚现象的盛况:�假冒的先知们,男男女女,小姑娘,老太婆,从一个村子跑到另一个村子,光着身子,赤着脚,披头散发,哆哩哆嗦,高喊着,圣阿娜斯塔西娅和圣皮亚特尼察吩咐他们这样做。�伊万四世其实是在向宗教会议抱怨过多的假冒圣愚扰乱了世俗秩序,而实际上,这些圣愚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填充着普通民众在乱世之中的精神生活。有学者指出:�这些圣愚,男男女女的先知,似乎神灵的本体就降临在他们身上,不仅对普通人,就是对当时及日后的整个社会,直到诸多教俗首领来说,他们都是备受欢迎的贵客和天赋异能者。�伊万四世抱怨的是假冒圣愚,而对真正的圣愚,他像后世大多数沙皇一样,极尽尊崇之事。圣愚瓦西里去世时,他还亲自扶柩送葬,封其为圣徒,并将克里姆林宫附近的圣母升天教堂改名为�圣瓦西里教堂�。圣愚文化在俄罗斯的繁盛直到世纪初。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皇后还把圣愚拉斯普京请到宫中议政,因这位圣愚行事过于放肆,后于年被处死。同年,画家米�涅斯捷罗夫创作了油画�在罗斯�,这是一幅象征性的写实画作,它描写了俄罗斯社会的各类典型人物,其中包括大公、军人、神父、农民等,甚至在人群中还可以见到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面孔,但是,走在人群最前面的却是一个少年和一个赤身裸体、须发皆白的圣愚。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到圣愚在民众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当然,这幅画也反映了作为知识分子的涅斯捷罗夫的理想。这种理想在托尔斯泰那里我们也可以找到更多的体现,他的小说中多次描写到圣愚,如在�童年�中就以纪实般的手法描述了喀山圣愚科里沙的行为,以及民众对他的崇敬态度。托尔斯泰在其日记中也写道:�圣愚的特点是美德的最高结果。�除此之外,我们在世纪其他作家的文学作品中也多有所见,如米�扎戈斯金的�尤里�米洛斯拉夫斯基�中的米佳,普希金的悲剧�鲍里斯�戈都诺夫�中的尼科尔卡等,都是对此类形象的生动记述。然而,这仅仅是记述而已,实际上,圣愚型道德准则是俄罗斯文化的构成成分,并且在文化系统中上升为一种精神制导因素。因此在文学中圣愚主要不是作为一类形象存在的,而是作为人物的一种行为规范存在的。凡遵从这种规范行事的人物,汤普逊称之为�程式化圣愚�。她的理解是这样的:�这类人不易被分配扮演一部小说的主角,因为小说是一种为了西方化公众、从西方进口的一种文学体裁。为了影响这一批新的、训练有素的读者,作家必须通过不是极端脱离欧洲装束和行为准则的人物来表现圣愚的价值观。为了让社会上受过教育的各阶层阅读,他们不得不描写既能说法语、又出国周游的圣愚。他们必须创作像彼埃尔�别祖霍夫或者梅思金公爵这样的人物。�而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圣愚的道德法规是通过作家的文化代码投射到文学形象中去的,而不是由于小说这种所谓西方文学形式所决定的。不管导致圣愚现象的因素中有着多少异教的成分,但它在其演变过程中无疑投合了基督教的主要精神,即精神性,对世俗秩序的逃离,对人格完善的追求。宗教哲学家布尔加科夫对圣愚的概括是:�疯癫般的忘我,对自己心理身份的彻底弃绝,一张活人脸上的木乃伊面具,选择活的死亡方式。�圣愚文化的长期存在,使得圣愚的生活态度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俄罗斯民众的一种行为规范。圣愚类人物以其具有神秘的能力���如预知未来、禳除灾祸、医治病痛等���受到普遍的敬畏,然而这首先是建立在普通民众对其行为方式的敬畏之上的。他们的特异能力也往往是因其古怪的行为、奇特的衣着、疯癫的性情而被民众所意向性赋予的。在基督教进入罗斯后,圣愚带有了�神圣�的色彩,从前的�疯癫�开始被称为�为了基督的疯癫�,他们的古怪行为被视为对信仰的迷狂状态,因而尽管他们漂泊敝陋的生活方式不被人们所接受,但却往往被当作精神上的导师。捷克学者托马斯�马萨里克在�俄国精神�一书中说:�在俄国人中间,正如在最原始的民族中间那样,由于缺乏批判能力和缺乏文化,神经和心智的病理状态很可能被看作是内心宗教生活的表现这种表现不仅被教会所诅咒的个别派别接受,而且也被普遍地认可。在俄国,甚至在今天,圣愚(精神病患者,白痴和低能儿)是不仅仅被农民看作是神灵附体的人的。�总之,圣愚现象的被推崇是基于俄罗斯文化中的宗教情结,尽管圣愚现象中有着明显的异教因素,但这并不妨碍俄国人将其纳入他们精神生活的轨道。美国学者汤普逊做了出色的研究,说明圣愚形态既有基督教的背景,也有来源于异教传统的重要元素:�圣愚现象的某些特征来源于基督教,另外一些特征来源于萨满教。随着时间的推移,俄国教会对于区分两种来源的意识逐渐消失,但是这样一种现象却保存了下来,即:圣愚们过着堪称楷模的基督徒生活。圣愚现象的基督教因素和异教因素之间的矛盾,被悖论和前后矛盾的论断的解释遮掩了起来。圣愚变成了俄国传统的楷模和主要载体。�可见,圣愚的道德形态遵循着文化的规律进入了俄罗斯人的意识之中,并深刻地影响着俄罗斯性格的形成。二关于俄罗斯性格的问题始终是一个没有定论的话题。尤其是当我们将俄罗斯文化的主体构架定位于基督教文化的时候,这个问题的悖谬性就越发明显。而当我们将这一问题纳入我们所探讨的圣愚文化的语境中来考察时,它就显得较为清晰了。俄罗斯流亡哲学家别尔嘉耶夫在其著名的�俄罗斯思想�一书中说:�有两种对立的始基是俄罗斯灵魂结构的基本因素:原始的、狄俄尼索斯的异教自然力,和苦修式禁欲的正教。在俄罗斯民众的身上可以发现诸多矛盾的特性:专制理念、膨胀的国家意识,和无政府主义、恣意妄为残酷、暴力倾向,和善良、人性、温和信奉礼仪,和寻求真理个人主义、敏锐的个性意识,和无个性的集体主义民族主义、自我吹嘘,和普济主义、全人类理念末世�弥赛亚宗教观,和表面的虔诚对上帝的寻求,和战斗的无神论谦逊和放肆奴性和反抗。�别尔嘉耶夫并不否认俄罗斯文化的整体形态是�纯粹宗教�的,但他并不认为整体的俄罗斯思想都是以基督教为前提的,在他所强调的�纯粹宗教形态�中,不仅包括了基督教,也包括了原始的异教成分,对这一现象他在另一部著作中解释道:�比起西方人,特别是处于定型的拉丁文化中的人来说,�自然性�,原始的力量,在俄罗斯人身上更为强大。自然�异教的因素融入了俄罗斯的基督教之中。在典型的俄罗斯人身上,有两种因素始终发生着冲突���原始的、自然的异教,无垠的俄罗斯大地的自然因素,和由拜占廷获得的正教禁欲主义,对彼岸世界的向往。对俄罗斯人民来说,自然的狄俄尼索斯主义和基督教禁欲主义同样都是其典型特征。�那么,所谓�原始的、自然的异教�中最主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其实在我们的研究视域中,就是基于萨满文化所形成的圣愚文化。汤普逊认为,圣愚法规是由五组二律背反概念组成的,即:智慧���愚蠢、纯洁���污秽、传统���无根、温顺���强横、崇敬���嘲讽。我们看,这些对立概念与别尔嘉耶夫对俄罗斯性格的论断是十分相似的。在事物的两极之间穿行、过渡,这就是俄罗斯性格的极端性特征。在俄罗斯文学中,人物性格往往混合着多种因素,如虔诚和放荡,谦卑与骄傲,温驯与狂暴等等。如�多余人�的玩世不恭与怯懦,小人物的卑下与自尊等。而在某些人物身上则体现着由一极向一极的过渡与跳跃,如�罪与罚�中的拉斯柯尔尼科夫,由一个杀人凶手,一个�人神�化的人物,在捧读�福音书�的瞬间皈依基督。对此类由地狱相向天堂相的人格跃升,有人理解为东正教教义否定炼狱的象征,即,人物在罪孽与获救之间无须经过天主教理解中的炼狱阶段的考验与折磨,而只要内心皈依上帝,即可在瞬间升入天堂。如俄国学者叶萨乌洛夫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正是东方正教非炼狱观的体现,因为�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中存在着由地狱获得拯救的可能性�。他举出�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宗教大法官故事,其中提到�圣母游地狱�这一在古代俄罗斯伪经中出现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圣母直接为地狱中的灵魂向上帝请求赦免,这象征性地说明了地狱中的灵魂可以被�不打折扣地从地狱引入天堂,而无须经过正教所不知的炼狱�。即由于炼狱的缺失,使得地狱和天堂这两个对立的宗教界域迅速接近。叶萨乌洛夫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每一个人物由罪孽域到神圣域(或相反)瞬间转变的可能性、这种著名的�突变�,并未被理解为恰恰是东正教传统的艺术反映。�叶萨乌洛夫的观点也许有其合理性,但它并不能完全说明人物的这种极性选择。除非我们承认这些人物在精神上存在着某种极端性始基。而这种极端性始基,在我们的视域中,就是圣愚品格的极端性。正如汤普逊说的:�圣愚最为突出的特征大概是对极端行为的嗜好。节制不是他们追求的美德。事实上,在他们代表的价值系统中,节制不是美德,而是罪恶。自满得意地犯过错,又同样自满得意地悔过,或者说伊万雷帝式的行为,都是圣愚们的习惯作法。�非理性和神秘性是俄罗斯性格中的又一突出特性。有许多学者在论及东正教的特点时都指出,东正教相比起天主教来,除了它保存了基督教原始的教旨外,还具有神秘性特征。即,它更强调神的世界与人的世界的相通性。那么,这种性质是从哪里来的呢固然,在基督教教义中存在着人世与天国的关系,但我们看到,作为一种动态宗教,基督教在伦理层面上其实是理性主义的,即可以通过逻辑归纳寻找出实现救赎的行为准则。而神秘主义则恰恰相反,它强调的是原始宗教中普遍存在的�启示性�,即承认,在人与神之间存在着神秘的相通性,它只要通过一定的人所未知的条件建立,就可以达于实现。无论圣愚文化也好,萨满文化也好,�神秘性�都是其标志性特征,这种神秘性是无法诉诸理性的,即无法通过逻辑认知来加以解说,其前提是相信事物的不同极点之间的自由相通,如神界与人界、罪孽与救赎、善与恶等。而这种两极间的无序过渡正是俄罗斯性格的根本特点。神秘性在基督教的各教派教义中并不是一种普遍性质,尤其是在天主教教义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接受了近代理性哲学的影响,其神学体系也带有了理性色彩。如前面所述有关�炼狱�问题。虽然从伦理意义上看,在地狱与天堂之间增加了炼狱,使得现实中的罪孽获得了减免的机会,给无法戒除世俗欲望的普通民众坚定了升入天堂的信念。但从本体论层面上看,�地狱�炼狱�天堂�的结构实际上把一种信仰变成了理性逻辑。因此,天主教的这种教义逐渐摆脱了神秘性,而更容易被民众所接受。但俄罗斯文化由于异教文化的存在,并酿成了其特有的圣愚文化,则强化了原始基督教义中的神秘色彩,并进而深刻地影响了俄罗斯民族个性中对神秘性的推崇。如汤普逊所说:�在俄国,对圣愚现象的接受态度包括了对某些具有某种关系、而又互相说明的逻辑对立物的承认这首先涉及的就是圣愚,进一步扩展到了俄国生活的其他现象。俄国社会中的圣愚现象是一种力量,它反对社会习俗和习惯的发展,因为这最后可能使俄国更加接近西方。它反对社会培育理性辩论的传统。在圣愚崇拜中,人格的非理性方面受到了器重,而理性的和肉体的方面则被贬抑。圣愚的行为否定西方的逻辑,嘲弄西方的经验。社会接受圣愚,从而加强了俄国斯拉夫派对�理性主义的�和�重视物质的�西方的轻蔑。�圣愚文化对俄罗斯性格的形成起了多方面的作用,从历史上看,俄罗斯性格中的无政府精神、在集体主义掩盖之下的个性精神、独立知识分子精神、对力量的偏嗜,等等,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这种文化的影响。因此,对圣愚文化的关注,将有助于揭示俄罗斯性格中的诸多矛盾性,并进一步揭示俄罗斯文学特性的形成。参考文献参见科瓦列夫斯基�东方与俄罗斯教会中的圣愚现象与圣愚�M,格里格国际出版社年重印版(莫斯科斯涅吉廖夫印刷所年初版),第页。尼�尼科尔斯基�俄国教会史�M,莫斯科政治文献出版社,年,第页。�托尔斯泰全集�M,第卷,莫斯科国家艺术文献出版社,年,第页。汤普逊�理解俄国:俄国文化中的圣愚�M,杨德友译,三联书店牛津大学出版社,年,第、、、页。谢�布尔加科夫�亘古不灭之光�M,莫斯科共和国出版社,年,第页。转引自汤普逊�理解俄国:俄国文化中的圣愚�M,杨德友译,三联书店牛津大学出版社,年,第页。别尔嘉耶夫�俄罗斯思想�,�论俄罗斯及俄罗斯哲学文化�M,莫斯科科学出版社,年,第页。别尔嘉耶夫�俄罗斯共产主义的起源和意义�M,莫斯科科学出版社,年,第页。参见叶萨乌洛夫�俄罗斯文学中的聚合性范畴�M,彼得罗扎沃茨克大学出版社,年,第页。(作者单位:南开大学文学院)(上接页)于边缘���及其创作特征的重要成因之一。在肖洛霍夫的思想中,主观上肖洛霍夫是认同主流的,因而他的态度、立场非常鲜明但在他的创作和生活中,一种本能的倾向性便表现出来:他亲哥萨克的一切,而疏离主流的一切。这一状况不知是否可以用血浓于水来形容或以荣格的集体无意识解释。综上所述,肖洛霍夫人生中的一些状况和创作中的特征,都烙有他青春期成长过程中受到的诸多影响的印记。在研究肖洛霍夫的生平与创作时,他青春期的发展,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问题。参考文献加居�伊�勒弗朗索瓦,�孩子们儿童心理发展�(第九版)M,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第、、、、、、页。哈维赫斯特的�发展任务说�等。转引自刘安彦、陈英豪,�青年心理学�M,三民书局印行,第�页。埃里克森的�心理社会性发展�观点、布隆分布瑞纳的�社会生态学理论�观点、维果茨基�文化历史学�观点等。转引自加居�伊�勒弗朗索瓦,�孩子们儿童心理发展�(第九版)M,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第页。孙美玲,�肖洛霍夫研究�C,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年,第、、页。刘亚丁,�顿河激流���解读肖洛霍夫�M,四川教育出版社,年第、、、页。李毓榛,�良知者的遭遇�J,�国外文学�,年第期,第页。刘亚丁,�肖洛霍夫的写作策略�J,�外国文学评论�,年第期。(作者单位:河北大学文学院)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圣愚文化与俄罗斯性格_王志耕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