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催眠师手记》.txt

《催眠师手记》.txt

《催眠师手记》.txt

上传者: woomie
74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12-23 举报

简介:催眠师手记

《催眠师手记》全集【实体书精校版】作者:高铭【由Zei8.com贼吧网[Zei8.com贼吧电子书]整理(备用域名:Zei8.com贼吧电子书),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引子搭档搭档表情平静而坦然地说:“是的,之前我并没有开过相关的诊所,也没有和任何人合作过。”我:“哦……那你为什么对我感兴趣呢?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们之间会有默契,并且足以支撑一个诊所经营下去?”搭档笑了:“我不会看错人的,或者说我看人很准。”我:“假如从心理学角度看,你这句话说得很不专业……”搭档点点头表示赞同:“非常不专业。”我:“……呃,我还没说完。另一方面,也许是你从专业角度获悉到了什么,使你作了这个决定,但是你并没说出来。”搭档看上去似乎很高兴:“你能有这种分析能力,就证明我没看错人,对吧?而且你也猜对了,我的确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我才会认为我们很适合做搭档。”我:“嗯……谢谢夸奖,能举例说明吗?我并非想直接听到你的称赞,而是需要判断一下你说的是否正确。也许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假象,因为在接触陌生人或者不太熟悉的人时,我们通常都会戴上一张面具。”搭档点点头,前倾着身体,把双手的指尖对在一起,看着我:“我是那种看似比较活跃,其实心里消极悲观的人,所以在大多数时候,我都会用一种乐观的态度来掩饰住这些。而你相对来说没有我沉稳,虽然看上去似乎正相反,但是你表面上的沉稳恰好暴露了你对自己的稳重缺乏信心。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且找到好的方式来应对,这是我所不具备的。也许我知道的多一些、杂一些,但是应对问题的时候,尤其是那种突发性问题的时候,你肯定能处理得更好。虽然你可能也会有些意外,但你不会表现出来,这正是你克制后的结果。这种素质,我不具备。我正是因为知道的比较多,所以一旦发生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我反而会有些失措――因为我已经自认为周密,但还是出现了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虽然不清楚他分析自己是否正确,但是他对我的观察和分析却很精确。所以,我点了点头。他带着微笑看着我:“你看,情况就是这样,并不复杂,对不对?我都告诉你了。”我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他,因为他令我感到惊奇。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大约在两小时前就开始游说我,打算让我成为他的搭档,因为他想开一家具有催眠资质的心理诊疗所。最初我并没太在意他所说的,因为在学校当助教这些年里,有太多同学和同行跟我提及过,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对此没有半点儿兴趣,所以都一一婉拒了。不过,眼前的他却让我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动摇。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所说的,也包含我对他的某种感觉――我说不清,但是我觉得假如和他搭档,应该很有意思,也会遇到更多有趣的事情。那将是我之前无法接触到的东西,虽然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实际上,我从未想过会存在这种有趣的性格的人。一方面,他看起来像个大男孩,具有成人所不具备的坦诚和清晰;另一方面,他又有着极其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可怕的分析能力――只有心思缜密的人才能做到这点。经初步判断,我认为他是一个生活简单、性格复杂的人,而且有着我所不能及的惊人天赋――我指在心理专业方面。我想了想:“那么,除了你所说的这些,还有别的吗?”他连想都没想:“当然!”他回答得那么痛快,倒是让我很意外:“噢……例如?”他:“我没有催眠资质,而你有。”我:“我……指的不是这个。”他:“哦?嗯……那没有了,不过……”我:“怎么?”他:“我是想说,你真的打算继续做助教?真的不要试试看吗?也许会有更多的案例供你参考,也许会有你从书本上和理论上根本学不到的知识,也许你会经历一些超出你想象的事情,那很可能会就此改变你的一生。”我沉默了好一阵后告诉他,我需要考虑。他点点头,没再说下去,而是开始天南海北地聊其他的话题。一周后,我们又在这家咖啡馆见面了。我没再犹豫,而是直接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他听了后,先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然后咧开嘴,并伸出一只手:“搭档?”我点点头,也伸出手:“是的,搭档。”回想起来,这件事已经过去5年了。01夜惊魂从摄像机的液晶屏中,能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坐在对面长沙发上,带着一丝略微不安的表情。而我的搭档此时正漫不经心地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椅子上,翻看着手里的资料簿。调整好摄像机后,我坐回到年轻女人正前方那把宽大的椅子上,保持着身体略微前倾的姿势,注视着她的眼睛,平静地告诉她:“放松,就像我开始跟你说的那样――放松。”她听话地慢慢向后靠去,身体逐渐松弛下来。“……很好……慢慢闭上眼,试着想象你正身处在一个旋转向下的回廊里……”她闭上眼,极为缓慢地松了口气。“就是这样,很好,你沿着楼梯慢慢地向着下面走去,仔细听的话,你会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我看到她的双肩也开始松弛了下来。“……那是你所熟悉的声音……”我尽可能地放慢语速,压低声音,“……楼梯的尽头是一扇木门,慢慢推开……慢慢地……推开门……你就会回到昨晚的梦境当中……”她越来越放松,逐渐瘫坐在宽大的沙发上。“3……”她缓慢地低下头,松散的长卷发垂了下来,几乎完全遮挡住了那张漂亮却疲惫的脸。“2……”她的呼吸开始变得缓慢而均匀。“1……”几秒钟后,她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我:“你看到了什么?”一个月前,当读完心理医师的描述记录后,我觉得这像一个鬼故事。大约从一年前起,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经常在半夜睡梦中被凄厉的惨叫声惊醒。醒后,那惨叫声就立刻消失。这种情况只发生在她独睡的时候。据说那个声音凄惨无比。她被吓坏了,想了各种办法――找僧人做法事,找道士画符,在枕头下面放剪刀,甚至跑去烧香、拜佛,但都没用。后来,她迫不得已搬了几次家。但每当夜深,每当她独自入睡后,凄厉的惨叫声依旧会响起,挥之不去。那恐怖的声音快把她逼疯了,甚至因此而产生了幻觉――夜深的时候,她会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带着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站在自己房间的某个角落,面对着墙――只有她能看到。她跑到心理诊所求助。几个月后,她的状况丝毫没有好转,于是无奈的心理医师把她介绍给了我。“听说也许催眠对我能有些帮助。”她把装有描述的档案袋交到我手上时这么说。我留意到她眼睛周围的色素沉淀,那看起来就像是在眼睛周围笼罩着的一层阴霾。第二天,我把记录交给搭档,并告诉他:“昨天拿到的,看上去像个鬼故事。接吗?”我的搭档沉默着接过来,开始皱着眉认真看。过了好一阵儿,他合上那几页纸,抬起头问我:“你刚才说什么?”“像个鬼故事。”他依旧没吭声,嘴角泛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我知道,那个表情意味着这个活儿我们可以接了。我:“你看到了什么吗?”年轻女人:“……街道……一条街道……”我:“什么样的街道?”年轻女人:“……肮脏的……窄小的街道……”我:“是你熟悉的地方吗?”年轻女人:“我……我不知道……”我:“那是陌生的地方吗?”年轻女人:“不……不是……”和搭档飞快地对视了一眼后,我接着问:“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吗?”年轻女人:“污水……垃圾……还有人……”我:“什么样的人?”年轻女人:“……是……是穿着很破烂的人……”我:“他们是你认识的人吗?”年轻女人:“不知道……可能……我不知道……”我:“他们认识你吗?”年轻女人:“认识。”我察觉到她这次没有迟疑。我:“他们有人在看你吗?”年轻女人:“是的。”我:“都有谁?”她:“……每一个人……”我:“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看着你吗?”年轻女人:“我……不知道……”这时,我的搭档从她身后的椅子上直起腰,无声地拎起自己的衣领,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上下比画了一下。我看懂了他的意思。我:“是因为你的衣着吗?”年轻女人迟疑了一会儿:“……是的。”我:“你穿着什么?”年轻女人:“我……我穿着一身……一身……破烂的衣服……这不是我的衣服……”我:“那是谁的衣服?”年轻女人:“是……妈妈的衣服。”我:“你为什么穿着你妈妈的衣服?”年轻女人:“是她让我穿的。”她在表述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我:“为什么她让你穿她的衣服?”年轻女人:“因为……没有别的衣服……”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我问:“你几岁?”年轻女人:“6岁。”搭档在她身后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撇着嘴点了点头。通过前段时间的接触,我了解了这个女人大体上的生活状况。她是南方人,独自在北方生活。目前的生活水平很高,衣食无忧。有份薪水稳定的工作,那份薪水之丰厚远远超过她的同龄人。至于个人情感,目前她还是单身,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我和搭档在观察后曾经分析过,都认为她在撒谎。也许她离过婚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因为在这个问题上她表现得有些含糊其词。每当我们问到关于“夜半厉声”的问题时,她都会惊恐不已,并且瑟瑟发抖。那不是装得出来的,是真实的反应。所以,和搭档讨论后,我们决定从她的梦境入手。我们都想知道,在她被惊醒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来看,只能从她的梦中得到答案(至于那些梦境,她自己丝毫不记得)。今天她来的时候告诉我们,昨晚,那个惨叫声再次把她惊醒,然后把摄像机还给了我――那是上次她来的时候我交给她的。我要求她每晚入睡前,让摄像机对着床,把一切都拍下来。她照做了。但没敢看。我们看了。最关键的那段录影并不长。前一个多小时都是她睡着的样子,很平静。然而从某一刻起,她开始反复翻身、扭动,并且动作越来越强烈,逐渐变成了剧烈的挣扎。几分钟后,她猛然坐起,整个脸都变得异常扭曲……我们都看到了,每次把她从梦中惊醒的凄厉叫声,是她自己发出来的。我接着问下去:“你的家就在这条街上吗?”年轻女人的声音小到几乎像是在喃喃低语:“……是的……”我:“你能带我去吗?”年轻女人:“不要……去……不要去,妈妈……会……会……打我……”我:“为什么?”年轻女人:“因为……因为……爸爸要她这么做的……”我:“你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年轻女人:“他……不是我爸爸……是弟弟的爸爸……”我听懂她的意思了:“他经常和妈妈一起打你吗?”年轻女人:“……是的……他们……都讨厌我……”我:“除了被打以外,你还受过别的伤害吗?”年轻女人:“他们……不要……不要,不要!”我知道她就快醒过来了,因为假如那个场景能把她从梦中惊醒的话,那么也同样可以把她从催眠中唤醒,于是我提高音量,语速坚定而沉稳地告诉她:“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会醒来。”“1。”她的双手开始紧张起来,并且慢慢地护到胸前。“2。”此时,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强烈的痉挛反应。“3!”她猛然坐直身体,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我。看来我的时间掐得正好。此时的她早已泪流满面。“你觉得她的情况仅仅是小时候被虐待造成的吗?”搭档压低声音问我。我转过头看着另一间屋子里的年轻女人,她正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捧着一杯热水发呆。很显然,房间里轻缓的音乐让她平静了许多。我想了想,摇了摇头。“嗯……比我想的稍微复杂了一点儿。”搭档皱着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我认为……那层迷雾拨开了,今天也许能有个水落石出。”我没吭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我的强项是让患者进入催眠并且进行催眠后的诱导,而我的搭档则精于在患者清醒的时候问询和推理分析。虽然有时候他的分析过于直觉化,以至于看起来甚至有些天马行空,但我必须承认,那与其说是他的直觉,倒不如说是他对细节的敏锐及把握――这是我所望尘莫及的。他眯着眼睛抬起头:“看来,该轮到我出马了。”我们把年轻女人带离了催眠室,去了书房。关于在书房问询这点,是当初我搭档的主意。“在书房那种环境中,被问询者对问询者会有尊重感,而且书房多少有些私密性质,那也更容易让人敞开心扉。”他这么说。其实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是他很喜欢那种权威感。年轻女人:“刚才我说了些什么?”搭档:“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会给你刚刚的录像。”年轻女人:“嗯……算了,还是算了。”搭档:“好吧,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决定权在你,OK?”年轻女人点了点头。搭档:“你家里环境不是很好吧?”年轻女人:“嗯。”搭档:“所以你只身跑到北方来生活?”年轻女人:“嗯。”搭档:“辛苦吗?”年轻女人:“还算好……我已经习惯了。”搭档:“自从你睡眠不大好后,工作受到很大影响了吗?”他小心地避免使用那些会令她有强烈反应的词汇。年轻女人:“嗯……还行……”搭档:“那么,能告诉我你的职业是什么吗?我们只知道你是从事金融行业的。”年轻女人的眼神开始变得闪烁不定:“我……一般来说……”搭档:“银行业?”年轻女人:“差不多吧。”搭档:“你是不是经常面对大客户?”年轻女人点了点头。搭档:“压力很大吗?”年轻女人叹了口气:“比较大。”搭档:“你至今单身也是因为压力大而并非工作忙,对不对?”年轻女人:“是这样。”搭档:“关于感情问题,我能多问一些吗?”年轻女人:“例如?”搭档:“例如你上一个男友。”年轻女人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不想提起他。”搭档:“好,那我就不问这个。”接下来,他问了一些看上去毫无关联的问题。例如: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你跟家人联系得紧密吗?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你觉得最令自己骄傲的是哪件事?年轻女人虽然回答了大多数,但我能看得出,她在有些问题上撒了谎。搭档的表情始终是和颜悦色的,从未变化过。问询的最后,搭档装模作样地看了下手表:“嗯,到这儿吧,这些我们回头分析,下周吧?下周还是这个时间?”年轻女人点了点头。送走她之后,我们回到书房。我:“你不是说今天会水落石出吗?”他坐回到椅子上,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记录:“嗯。”我:“嗯什么?答案呢?”他抬起头看着我:“我们来讨论一下吧?有些小细节我不能百分百肯定。”我坐在他斜对面的另一把椅子上:“开始吧。”搭档:“你不用倒计时?”我:“滚,说正事儿。”搭档笑了笑:“关于她童年受过虐待这点可以肯定了,在催眠之前我们猜测过,对吧?”我:“对,我记得当时咱们从她的性格、穿着、举止和表情动作等分析过,她应该是那种压抑型的性格,她的那种压抑本身有些扭曲,多数来自于童年的某种环境或者痛苦记忆。”搭档:“嗯,童年被虐待这事儿很重要,而且还是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假如没有这个因素,恐怕我的很多推测都无法成立。”我:“你是指心理缺失?”搭档:“对。我们都很清楚童年造成的心理缺失问题会在成年后被扩大化,具体程度和儿时的缺失程度成正比。这个女孩的问题算是比较严重的。通常来说,父亲是女人一生中第一个值得信赖的异性,但是她没有这种环境,对吧?”我似乎隐隐知道了我的搭档所指向的是什么问题了,但是到底是什么,我并没有想清楚,所以只是迟疑着点了点头。搭档:“这样的话,她这部分欠缺,就会想办法去弥补……”我:“你是说,她会倾向于找年纪大自己很多的恋爱对象来弥补这部分缺失?”搭档:“没错。不过,她始终不承认自己有男友,而且拒绝谈论前男友的问题……我认为,她……没有前男友。”我想了想:“有可能,然后呢?”搭档:“从她对此支支吾吾的态度来看,她应该有个男朋友,年龄大她很多,可能超过一倍,还是个有妇之夫。”我:“最后这一点你怎么能确定?”搭档:“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我一会儿会说明的。我们还是接着说她童年那部分。”我:“没问题,继续。”搭档:“你记得吧,她刚刚通过催眠重复的梦境,正是她被自己的尖叫声所惊醒的梦。可是,那个梦境的哪部分才能让她发出那么恐怖的声音呢?”我仔细地回想:“呃……她……最后反复说‘不要’……是这个吗?”搭档:“你不觉得这有问题吗?好像她的梦跳过了一些什么。”我:“你想说她小时候被继父侵犯过?虽然在某些方面她有过激的情绪反应,但没有一点儿性创伤特征,所以我不觉得她有来自性的……”搭档:“不不,我指的不是这个。你看,是这样:在最开始,她反复强调自己的衣着破旧,然后说明了这是她妈妈造成的。接下来提到,那是继父要求她妈妈对她恶劣。我们从正常角度看,亲生母亲不会这么对自己的孩子,对吧?而她母亲之所以这么做,应该只有一个原因……”我:“嗯……我想想……压力?”搭档:“对,生活压力。也许她母亲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工作……是因为疾病?很可能是因为疾病的原因无法工作,也没有亲戚资助,所以家里的生活来源全依靠那个男人,所以她母亲才不得已而顺从。”我:“明白了……”搭档:“而且,通过问询,我也确认她小时候家里环境并不好,甚至是拮据。因此,她对是否拥有金钱这个问题看得更重,因为拥有金钱对她来说就拥有某种稳定感――这来自她母亲因为没有经济能力,所以对继父唯命是从的扭曲记忆――她成了直接受害者。”我:“嗯……根据重现的梦境,她对于贫穷有一种异常的恐惧。”搭档:“还有一些小细节指向另一个问题:刚才我问的时候,她说过自己的兴趣爱好是弹钢琴,据说弹得还不错。以她的家境,弹钢琴这事儿肯定不是童年学的,应该是她独立生活之后才学的。她现在也就是20出头,能有收入不菲的工作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掌握那种花掉大量时间的消遣呢?”我点了点头:“有道理,想学会弹钢琴的确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搭档:“我想你也应该看到,最初她只是含糊地说自己从事金融行业,而我故意往银行业诱导,她果然顺着说了下去。真的吗?年纪轻轻就从事银行业?还面对大客户?怎么可能?”我:“你是说……她的经济来源应该是……她的男友?”搭档点了点头:“那个有妇之夫。”我仔细地顺着他的思路想了一阵儿,这的确是合理的解释。搭档:“好了,现在可以整理一下了。首先,差不多可以断定,她是被一个有钱的已婚男人包养着。那个男人比她大不少,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因为她认为童年的悲惨经历是源于她母亲没有经济能力,所以导致她对于金钱能带来的‘安定’极为依赖。再加上源于童年缺失父爱的原因,而那个男人又恰好能弥补这部分,因此就造成了一个结果:在双重因素下,她很可能对那个有妇之夫有了很深的感情。而且我猜,她肯定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其实和当初她母亲的处境一样,在感情问题和生活问题上没有主导能力……哦,对了,这点从她梦中穿着妈妈的旧衣服能看出来,其实这也是一种暗喻……她认为这样不好,但无论从金钱和感情上,她却又依赖那个男人……就是这样,反反复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所以,她应该想过结束和那个男人之间的这种非常态关系,去过一种正常化的生活。但是,她对现有的一切又过于依赖,舍不得放弃,所以,通过催眠重现梦境的时候,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她内心深处在反复强调童年的惨境。她怕会失去自己曾梦寐以求的东西:富足和父爱。因此……”“因此,”搭档提高声调,“每当有结束目前这种非正常生活的想法时,她就会重温童年的惨状,以此警告自己。我猜,她梦中所说过的‘不要’,就是指这个。”我点了点头:“嗯,不要回到过去……可是,因为这个就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吗?能惊醒她自己的那个叫声的确很凄惨。”搭档想了想:“别忘了,她是个内向、压抑型的性格。你记得吧?只有她一个人入睡的时候才会这样。我认为,与其说她因为恐惧过去的悲惨经历而惨叫,倒不如说是她因压抑得过久而发泄才对。”我仔细顺着这个思路捋了一遍:“是的……你说的没错……”搭档:“她的这种性格也就导致心理医师对她的心理诊疗失败――她需要隐藏的东西太多。如果没有催眠的话,恐怕至今咱俩还在百思不得……”我:“停,先别急着说结束语,还有个事儿:她的幻觉。那个幻觉所看到的景象也一定具有某种含义,对吧?另外,你刚提过,关于她的男友是个有妇之夫的问题,你是怎么确定的?”搭档狡猾地笑了:“其实,这俩是一件事儿。”我愣了一会儿,慢慢明白过来了。搭档:“她对幻觉的描述你还记得吧?一个中年女人,带着个十几岁的男孩,深夜出现在她家的某个角落,面对着墙……这么说起来的话,她始终没看到过幻觉中母子俩的脸,对吧?相信她也没有走过去看个究竟的胆子。她是怎么确定幻觉中那两个人的年纪的?而且,谁会在那种诡异的环境中留意年龄的问题呢?我认为她的幻觉是来自于那个有妇之夫的描述,甚至有可能是看过照片或者在某个公共场合见过。”我:“你是说,她的幻觉部分其实是来源于……”搭档:“准确地说,应该是来源于压力。她本质上不是那种坏女人,不过,她所做的一切……所以……”说到这儿,我们俩都沉默了。过了好一阵儿,我问他:“可以确定?”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想了想,点点头:“可以确定。你是催眠师,我是心理分析师。我们凭这个能力吃饭。”我:“嗯。”一周后,当再次见到那个年轻女人的时候,我尽可能婉转地把一切都向她说明了。果然,她的反应就像搭档说的那样,既没有反驳也没有激烈的情绪表现,只是默默听完,向我道谢,然后走了。我回到书房,看到搭档正在窗边望着她远远的背影。我:“你说她回去会哭吗?”搭档:“也许在停车场就会哭。”“大概……吧……还好,不是个鬼故事,至少她不用担心这点了。”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搭档没笑,回到桌边拿起一份记录档案翻看着,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过了一阵儿,他头也不抬地说:“我猜,她之所以会恐惧,也许正是因为她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02迷失通常来说,我和我的搭档都不怎么喜欢人格分裂的情况,因为一个以上的多重意识――就是人格分裂的人――无法被催眠。这是个令人非常头疼的问题。当然,这不代表我们没接过这类型的活儿。中年男人紧张地望着我们说:“我的另一个人格找不到了。”很显然,搭档没听明白――因为此时他正带着一脸绝望的表情看着我。我猜,他可能认为自己做这行太久而精神崩溃了。其实那句话我也没听懂。面前的中年男人飞快地看了看我们的脸色,略微镇定下来后又重复了一遍:“我没开玩笑,我的另一个人格不见了。”我定了定神:“你是说,你本来分裂了,但是现在就剩你了,那个和你共享身体的家伙不见了?”“注意你的用词。”搭档很看不上我面对顾客时不用专业词汇,“不是家伙,是意识,是共享身体的意识……”中年男人:“对对,不管是什么,反正不见了,就剩我一个了。”搭档:“那不是很好吗?你已经痊愈了。”看样子,他打算打发面前这个中年男人走。中年男人:“但是,我不是本体,我是分裂出来的!”搭档忍不住笑了:“怎么?你玩够了?不想再继续了?”中年男人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更加严肃:“不,我是因‘他’的需要而存在的,或者说,我是因‘他’而存在的!没有了那个本体,我什么都不是。”我忍不住多想了一下这句话,发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逻辑问题。当我把目光瞟向搭档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在似笑非笑、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眼前这位“第二人格”。从他好奇的表情上我能看到,他很想接下这单。于是,我问中年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另一个人格不见的。他告诉我大约在一周前,也许更久,具体时间上他不能确定,因为每次醒来时他所身处的依旧是他睡去时的环境。而且他也查过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第一人格有过任何活动,所以他从最初的诧异转为茫然,接下来经历了失落,最后是恐慌。简单地交换意见后,我们决定还是先通过催眠开始探究,看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这样就能知道你的本体人格到底在哪儿了。毕竟我们要从‘他’失踪前开始找到问题。因为那时候你不清楚‘他’都做过些什么。”我用非常不专业的语言向他解释。搭档没有再次纠正我。架摄像机时,我压低声音问搭档:“你确定他是正常的么?他在撒谎,你看不出来么?你真的要接么?”我那个贪婪的搭档丝毫没有犹豫与不安:“当然看出来了,他描述的时候眼睛眨个不停,但是那又怎么样?怕什么?正不正常没关系,反正他付的钱是真的,就算是陪他玩儿,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而且,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呢?”我:“怎么可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多重人格是无法被催眠的。”搭档笑了:“你忘了?他目前是只有这一个意识。”我:“可是……”搭档:“没有什么可是,一个早已过了青春期的男人跑来撒谎、付钱,想通过催眠来找到点儿什么,那我们就满足他好了。而且,我真的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架好摄像机后,我回到中年男人面前坐下,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看着他的眼睛。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搭档,又转过来望着我:“呃……我不困,这样也能被催眠?”搭档告诉他:“如果你困的话,反而不容易成功,因为你会真的睡着。”中年男人:“催眠不是真的睡着?”我不想浪费时间向他解释这件事:“来,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睛,放松……”他转过头,迟疑地望着我。我:“镇定下,放松,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想通过催眠来找回本体意识,那么你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坐好,我们会帮助你的。”他点了点头。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我暗自叹了口气:“你还是不够放松,这样吧,我们从你的头顶开始一点儿一点儿放松吧……首先,身体向后靠,把重心向后……”他照做,不过眼神看上去还是有些怀疑。我:“就是这样,慢慢,放松身体……你的头部还是很紧张,从头皮开始,慢慢来,放松……”他依旧照做了,并且稍微平静了一些。我:“接下来是额头……对,额头,不要皱着,放松皮肤,让它轻松地舒展开……”我花了足足10分钟来让这位第二人格按照我的指示一步一步从头顶开始,随着言语指导开始进入交出意识的状态。他从最开始的迟疑,转换为遵从,最后完全无意识地只知道遵守,没有一丝反抗情绪。“很好,你已经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意识深处……”他开始自然而松弛地垂下了头。“……很好,你沿着盘旋向下的台阶……慢慢走下去……”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平缓而粗重。“……你已经看到楼梯尽头的那扇木门……等我允许的时候……推开它,你将以‘他’的身份回到一周前。”中年男人:“……好……”“3。”他的头垂得更低了。“2。”他的手轻微地抽动了一下。“1。”他静静地瘫坐在长沙发上,一动不动。“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丝期待,情绪上有点儿像多年前我第一次独立给人催眠的那种感觉。经过短暂沉默之后,中年男人开口了:“看到……一个人……”我:“什么样的人?”中年男人:“和我一样姿势的人……”我:“一样姿势?你是站在镜子前吗?”中年男人:“是的。”我:“镜中的是你自己吗?”中年男人:“这……是‘他’……”这让我很诧异,他在催眠过程中居然会使用第三人称描述自己。我:“你在镜子前做什么?”中年男人:“……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此时,他略带不安地呼吸急促了起来。我:“就这样一直看吗?”中年男人:“是……”我:“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中年男人:“可以……”我:“那么,你都想了些什么?”中年男人:“害怕……”我:“害怕?你感到恐惧吗?”中年男人:“是的……”我:“是什么让你感到恐惧?”中年男人:“一个……人……”我:“什么人?”中年男人迟疑了一阵儿:“一个……一个看不清的人……”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时不是只有你自己,而是还有别的人吗?”中年男人:“是……的……”我:“是个男人?”中年男人:“是个……男人……”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中年男人:“制造……”此时,他的语速越来越缓慢。我:“制造?从事制造行业的男人?”中年男人:“不……是制造……制造的……人……”我忍不住和搭档对视了一下:“制造出来的人?你指孩子吗?”中年男人:“不,不是……”飞速地分析了几秒钟后,我问道:“是你所制造出来的人吗?”中年男人:“……是的。”我:“你是说,你制造出来一个人?”中年男人:“是的。”`文`;`人`;`书`;`屋`;`小`;`说`;`下`;`载`;`网`;我和搭档都愣住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自我协调的人会出现人格分裂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迄今为止,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案例,包括求学时我的导师也没接触过。这并不是说我们孤陋寡闻,而是因为人格分裂这种情况本身就很罕见,而所谓的“协调型分裂”的情况更属于“特例”。从理论上来说,“多重人格”是指两种以上的心理、行为以及经验存在于一个身体内,如果不是这样,就谈不上多重人格了。所以,对于协调型多重人格这个问题,我和搭档都抱着极为保守的态度来看待――在见识过之前,这种情况只存在于理论之中。正因如此,除了理论上的理解外,我没有一点儿应对经验。我迟疑了一下,接着问道:“你刻意地制造出来一个人,对吗?”中年男人:“对。”我:“那你为什么要制造一个人?”中年男人:“因为……我……自己……不够好……所以……我……”我:“你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对吗?”中年男人:“知道……”我:“你是第一人格吗?”中年男人:“是……的。”我:“那么,你为什么要害怕他呢?”中年男人:“因为……因为我……我越来越浅……”我:“越来越浅?”中年男人:“……是的……浅……”此时,他看上去显得很不安,痉挛般快速抽搐着,并且神经质地轻度摆动着头。我:“你是指和他对比起来,自己比较浅,是吗?”中年男人:“是的……”此时,我留意到搭档的眉头越皱越紧,我猜他明白了一些事情,也隐约知道那是什么了。我:“你花了多久把他制造出来的?”中年男人:“3年。”我:“之后你再制造出新的人格了吗?”中年男人此时似乎有些情绪波动:“没……没有……”我:“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制造出一个人的吗?”中年男人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可以。”我:“是怎么做的?”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模仿。”听到这儿,虽然已经大致上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过我还是问了下去:“‘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被制造出来的,对吗?”中年男人:“开始……就知道。”我:“你曾经想清除掉‘他’吗?”中年男人的声音几乎是在喃喃低语,如果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我……不记得了……我不想……我做不到……不行……我找不到……”我深吸了口气,问出了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你是‘他’吗?”中年男人:“我……我是……”我抬起头望向我的搭档,发现此时他也正看着我。我们相视点了点头――这意味着催眠可以结束了。我收回目光,继续注视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就会醒来。”中年男人:“好的,我会……醒来……”我:“1。”搭档无声地在他身后站起身,抱着肩,看得出,他比我更胸有成竹。我:“2。”中年男人的整个身体开始如梦魇般轻微抽搐,这并不多见。我:“3。”停了一会儿后,他才抬起头,充满疑惑地看着我:“完了?”我合上本子,准备起身去关摄像机:“嗯。”关上和催眠室相通的那扇门后,我端起桌上的杯子,还没等把水送到嘴边,就听到站在窗边的搭档骂了一句脏话。我:“很糟糕吗?”搭档:“永远都会有这么蠢的人吗?”我喝了几口水后才回应:“大概吧,否则就不需要我们了。”他回过头,我能看到此时他已经平静下来了:“接下来,我跟他谈谈吧。”我:“其实不谈也知道得差不多了,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案例吧?非常像,不是吗?”搭档:“嗯,还记得当时我认为那件事儿很扯淡,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所以我还是想跟他谈谈,忍不住要验证……算是职业习惯吧……我觉得有可能是感情问题导致的,八成是婚姻。”我:“为什么这么认为?”搭档:“他提过家庭和孩子吗?除了在催眠状态时提过,别的时候提过吗?”我:“没有……你的意思是他应该有,却从未提过,所以……”搭档:“以他这个年纪,通常来讲应该是已婚的,但是最初他说到他的担心,却从未提过老婆、孩子,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有些问题的……我更倾向于是婚姻问题……再说,这么大个事儿,没有提到家人半个字,情理上说不过去。”我:“推论倒是没错……不过……”搭档:“当然,不止这点,你看到他的装束了吧?”我:“装束?便装,很普通啊?”搭档:“不仅仅是你看到的那样。他虽然一身便装,但是牌子其实很考究……”此时,我忍不住又转头透过玻璃门看了一眼坐在wén\rén\shū\wū催眠室的中年男人,确实是那样,那家伙的衣着的确不是地摊货。“……通过我刚刚的观察,以他的个性来看,他不是那种注重衣着的人,他现在的穿戴应该是别人给他买的,我猜是他老婆……”我笑了一下:“嗯,你永远无法制止女人精心打扮自己男人的企图。”搭档:“但是,衣服的款式比较旧,应该是几年前的。还有,那搭配看起来有些乱,想必是很久以前有人给他挑选的衣服,但是目前已经没人指导他的搭配了。所以,我才会说我更倾向于是婚姻问题造成的现在这种状况。”我叹了口气,他对于细节的观察和捕捉是我所不能及的:“好吧,福尔摩斯先生,等你跟他谈完之后,你来告诉他吧?我觉得他很可能需要心理辅导。”搭档点了点头:“恐怕得相当长时间的辅导……”在书房坐下时,我看到放在搭档桌边的记录本,于是拿起来翻了几下。除了页眉的地方写了个日期以外,一个字都没有。中年男人:“你们刚才都问了些什么?我说了些什么?能找到‘他’吗?”搭档没有直接回答:“如果你愿意,一会儿可以把录像给你看。”中年男人默默点了一下头,看上去他似乎没那么渴望看录像。搭档:“你从什么时候起知道自己是第二人格的?”看来,他打算完全顺着对方的谎言来作为开始。中年男人:“3年前。”搭档:“是一开始吗?”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搭档:“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很清楚自己是第二个人格喽?”中年男人:“是的。”搭档:“你……他结婚了吗?”中年男人:“结婚了,有一个孩子。”搭档:“你对‘他’妻子和孩子了解吗?”中年男人:“不了解。”搭档:“为什么?”中年男人:“因为已经离婚了。”搭档:“是你离婚的还是第一人格离婚的?”中年男人:“‘他’。”搭档:“在你被制造出来之前?”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对。这很重要吗?”搭档点了点头。中年男人:“关于‘他’的妻子和孩子,我知道的很少。”搭档:“说说你知道的吧。”中年男人:“起因是‘他’妻子出轨,然后‘他’和妻子协议离婚的,儿子归妻子。没了。”搭档:“家里一张照片都没有吗?”中年男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一张都没有。”搭档:“你知道自己被制造出来的目的吗?”中年男人:“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他’觉得自己不够完善……”搭档突然打断他,并且话锋一转:“你向我们求助的理由,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吧?”中年男人的语速开始迟疑:“嗯……是一开始说的那样……”搭档再次打断:“你确定?”中年男人的表情越来越不安:“我……”搭档:“你应该知道,对吧?”中年男人开始慌乱了起来:“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搭档:“好了,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通过刚刚的催眠,我们大致上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中年男人盯着我的搭档看了好一阵儿:“那……我……”搭档:“没猜错的话,现在的你,应该很像导致你妻子出轨的那个人的样子吧?”中年男人很惊讶地扬了扬眉:“你怎么知道!我……”搭档的表情很严肃:“你恐怕不清楚自己玩儿的是个危险的游戏。”中年男人收回目光,慢慢垂下头:“我只是……”搭档:“我不清楚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这个方法,但是,我相信没人告诉过你,你做的事情有多可怕。”中年男人迟缓地点了点头:“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完善,但是我……回不去了。”搭档:“好了,让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吧。在你妻子有外遇前,你一直都是自信的,并且对自己和自己的一切很满意。还有,在性格上,你也应该是个相当自律的人,这很好。不过,这也是你产生目前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自律得过头了。”中年男人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搭档:“你的童年很好吧?父母关系、家境,甚至整个家族环境,都很优越,对吗?”中年男人:“是的。”搭档:“你从小到大应该也没有过什么挫折。从未失败过。”中年男人叹了口气:“基本没有。”搭档:“工作和事业也一帆风顺,对不对?甚至比起身边的朋友,你算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中年男人:“嗯,我比他们都出色。”搭档:“在离婚前,你对自己的婚姻也很满意,并且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自豪。不过,当你得知妻子有了出轨行为的时候,你最初应该不是愤怒,而是惊讶。”中年男人抬起头,紧紧地抿着嘴唇,我能看到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搭档:“你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就你的个性来说,你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应该是你提出的离婚。她企图极力挽回过吗?”中年男人深吸了口气,仿佛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企图挽回过……你说的没错,是我提出来的。”搭档:“虽然离了婚,但你并没有在心里把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你多年以来的习惯――那种希望自己更完善的习惯,还有自尊,让你没法放下这件事。当然,你不会做出违法的事情,但你会反过来从自身找原因。可无论你怎么找原因,都没法掩盖住那个对你来说痛苦的事实。因此,你产生了一个错误的认定:你认为那个男人比你强。也正因此,你用了那个被我们这行称之为‘禁忌’的方法……你希望以此来完善自己……”中年男人:“我……并没有想过……会是……”搭档:“唉……我来告诉你这有多危险吧。”他皱着眉凝视着眼前这位中年人,“长时间地模仿一个特定对象,的确能让自己的性格产生偏差,但是也极有可能会造成精神分裂,从而制造出一个全新的、不同于原本自己的意识,尤其是在某些情感方面受过挫折的情况下,因为那个时候人的意志最薄弱,而且潜意识中会有自我厌恶感以及自我抛弃的想法。”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你希望能通过这种模仿的方式来让自己成为你所认为的‘情感上的强者’,但是你并没想到自己的人格就此分裂。你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情感上的强者’性格越来越明显,扩散得也越来越广,以至于影响到了你的其他方面,例如你的事业或者工作、人际关系……目前看来,你还没有到多重人格的地步,不过也没那么乐观,因为你发现了自己的变化,而且我猜……你近期是不是开始有偶尔失忆的状况发生?虽然很短暂?”中年男人垂着头喃喃地回应:“有过。”搭档点了点头:“所以你才因此跑去查过资料,对吧?也正因此,你才知道什么是多重人格,也正是到这个时候,你才明白那不是一个好方法,并且感到恐惧。这,就是你跑来求救的原因,还为此编了一个蹩脚的谎言,对吧?”中年男人因紧张而结巴起来:“我、我自己回想过最近一年的事,我觉得自己就快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有时候我夜里会跑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笑,可、可是那个笑容完全不、不是我的,我、我怕到不行,现、现在我该怎么办?”搭档明显把语速和态度放平缓了很多:“就你现在的情况来说,还不是那么严重,你并没有真正的人格分裂,不过也不容乐观,因为你的第一人格已经丧失掉很多。我们可以为你推荐一些心理医师,他们应该会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当然,这要花不少时间。”中年男人:“真、真的吗?”搭档轻轻点了下头:“嗯,你最初就不应该来找我们,而应该去找那些心理医师。不过,我们不会退你费用的,毕竟接受催眠是你提出来的,我们也按照你的要求做了……要我留一个心理医师的电话给你吗?”中年男人忙不迭地点头。搭档抓过一张纸,飞快地在上面写了个号码和姓氏,然后把它递给中年男人:“不要立刻打,等一天,明天下午再打,先让我把你的情况发给那位医师,这样比较好。而且,我也怀疑你能否镇定地把整件事情说清楚。”送走中年男人后,我回到书房。我的搭档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举着一本杂志乱翻。我:“他来的时候,居然编了那么一个古怪的故事……”搭档:“有什么新鲜的,这种事情换成任何一个成年人都很难说出口。我们见过更古怪的,不是吗?”我:“我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情况该去找催眠师,什么情况该去找心理医师。是不是我们这行太冷门了?”搭档:“有吗?没觉得,只是病急乱投医罢了。”我:“听你说到不退费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儿好笑。不过,你说的倒是顺理成章……”搭档:“那是事实。”我:“好吧……其实,你要是做个心理医师,会比现在要好得多,不仅仅指收入方面。我觉得你有这个天赋。”搭档:“我不干。”我:“为什么?”搭档:“进入别人内心深处,需要整天看那么多扭曲的东西,这已经很糟糕了,更何况还要绞尽脑汁地去修复,想想都是噩梦啊……”我:“你说过,你喜欢挑战。”搭档把杂志盖在脸上,梦呓般嘀咕了一句:“太久的话,我也会迷失。”03千手观音“有时候,我很羡慕神职人员,因为凡是找上他们的人,其实都已经作好了某种心理上的准备。”在某个无聊的下午,搭档扔下手里的本子,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我想了想:“你是指态度吗?”搭档:“没错,僧侣或者神甫们相比我们轻松得多,至少他们不必深究那些该死的成因,只需遵照教义来劝慰当事人,或者在必要的时候告诫一下。”我摘下眼镜,揉着双眼:“神的仆从嘛,不去讲教义,难道让他们也进行心理分析?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至少寺庙、教堂不会同我们是竞争关系。”搭档:“所以,也不用绞尽脑汁……”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小时候曾有过上神学院的念头,现在又动心了?”搭档:“其实一直都处在摇摆不定的状态中。”我好奇地看着他:“这可不像你,我以为你从来都不会纠结呢,没出家是有什么让你放不下的吗?”搭档:“不不,问题不在这儿。”我:“那是什么?”搭档凝重地看着我:“因为至今我都没见过佛祖显灵,也从未受到过主的感召。”我:“你是说你需要一个神迹?”搭档点了点头,没再吭声,用沉默结束了这个我本以为会延续下去的话题。几天之后,当一个僧人出现在诊所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盯着搭档的背影看了好一阵儿,因为我不得不怀疑那家伙似乎有某种感知能力。“……这么说来,你们这里可以催眠?”僧人摘下帽子,脱掉粗布外套,露出头上的两个戒疤和身上土黄色的僧袍。他看上去有40岁左右。搭档飞快地扫了僧人一眼:“可以,不过费用不低,也不会因为身份打折。”他对金钱的贪婪从不写在脸上,而是用实际行动表明。僧人淡淡地笑了一下:“好,没问题。”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从里面找出一张信用卡,“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站在门外的走廊里,严肃地看着我那毫无节操的搭档,他用一脸无辜回应我。我:“你什么都敢接啊?”搭档露出困惑的表情:“什么情况?”我:“这是个和尚……”搭档:“侍奉神就不该有心理问题?”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佛教有金钱戒……”搭档:“对啊,所以他刷卡啊!”我纠结地看了一会儿这个贪婪的家伙:“你别装傻,我没指和尚不能碰钱,而是他们不应该有自己的财产。”搭档:“这有什么新鲜的,现在寺庙都有会计了……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假的?”我:“不……问题就在于分不清真假。假的也就算了,如果是真的,收钱……合适么?”搭档不解地看着我:“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虔诚了?那些庙里的天价开光费和巨额香火钱怎么算?我不觉得收费有什么不妥啊?”我愣在那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搭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样吧,我先跟他聊聊,之后你决定是否催眠。”我迟疑了几秒钟,点了点头。“你太不与时俱进了。”说完,他摇了摇头,转身回了接待室。安排僧人在书房坐定后,搭档转身去别的房间取自己的笔记本。我倒了杯水放在僧人面前:“请问……呃……您是哪个寺庙的?”僧人笑了笑,说了一个庙号。那是市郊的一座寺庙,我听说过,在本地小有名气。我:“您……假如您有某种困惑的话,不是应该通过修行来解决的吗?为什么想起跑到我们这里来了?”僧人依旧保持着一脸的平和:“信仰是信仰,有些问题,还是专业人士知道得更清楚,毕竟现在是科学时代。西方人信仰上帝,但是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在他们那里不是也很发达吗?”“这位师父说得没错。”搭档从门外拎着本子走了进来,“信仰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但是在某些时候还是需要求助于其他学科的。”说着,他瞥了我一眼。我没再吭声,讪讪地坐到了一边。搭档坐下,摊开本子,把胳膊肘支在桌面上,双手握在一起,身体前倾,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位师傅,您有什么问题呢?”僧人:“我出家5年了,一直都很好。最近开始做噩梦,但是醒来记不清是什么内容,只记得梦的内容与观音有关。”搭档:“观音?观世音菩萨?”僧人:“不是,千手观音,你知道吗?”搭档:“我对宗教不是很了解……千手观音真的有1000只手吗?”僧人:“不,千手观音其实只有40只手臂。”搭档:“那为什么要叫‘千手观音’?”僧人:“各个经文上记载不同,而且个人理解也不同,有些寺庙的确供奉着有1000只手臂的千手观音。”搭档点了点头:“您5年前为什么出家?”僧人把目光瞟向窗外,沉吟了一阵儿才开口:“家人去世后,我有那么几年都不能接受事实,后来经一个云游和尚的指点……就是这样。”搭档:“明白了。您刚刚说是最近开始做噩梦的,之前都没有,对吗?”僧人想了想:“之前都很正常。”此时他眼神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犹疑,稍纵即逝。但我还是看到了。搭档:“那么,您还记得梦中都有些什么吗?”僧人:“记不清了,所以我想通过催眠来重现一下梦境……我们什么时候才开始呢?”搭档:“很快,不过,通常在催眠前都有一些准备工作,例如通过谈话的方式来了解到您的一些其他信息,以及梦中给您留下最深印象的一些元素等。”僧人:“哦,好,那让我想想……梦里还有……对了,我还记得在梦里看

《催眠师手记》.txt

《催眠师手记》.txt

上传者: woomie
74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12-23 举报

简介:催眠师手记

《催眠师手记》全集【实体书精校版】 作者:高铭 【由Zei8.com贼吧网[Zei8.com 贼吧电子书]整理(备用域名:Zei8.com 贼吧 电子书),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引子 搭档 搭档表情平静而坦然地说:“是的,之前我并没有开过相关的诊所,也没有和任何人合作过。” 我:“哦……那你为什么对我感兴趣呢?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们之间会有默契,并且足以支撑一个诊所经营下去 ?” 搭档笑了:“我不会看错人的,或者说我看人很准。” 我:“假如从心理学角度看,你这句话说得很不专业……” 搭档点点头表示赞同:“非常不专业。” 我:“……呃,我还没说完。另一方面,也许是你从专业角度获悉到了什么,使你作了这个决定,但是你并没 说出来。” 搭档看上去似乎很高兴:“你能有这种分析能力,就证明我没看错人,对吧?而且你也猜对了,我的确从你身 上看到了一些我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我才会认为我们很适合做搭档。” 我:“嗯……谢谢夸奖,能举例说明吗?我并非想直接听到你的称赞,而是需要判断一下你说的是否正确。也 许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假象,因为在接触陌生人或者不太熟悉的人时,我们通常都会戴上一张面具。” 搭档点点头,前倾着身体,把双手的指尖对在一起,看着我:“我是那种看似比较活跃,其实心里消极悲观的 人,所以在大多数时候,我都会用一种乐观的态度来掩饰住这些。而你相对来说没有我沉稳,虽然看上去似乎 正相反,但是你表面上的沉稳恰好暴露了你对自己的稳重缺乏信心。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意识到自己 的问题,并且找到好的方式来应对,这是我所不具备的。也许我知道的多一些、杂一些,但是应对问题的时候 ,尤其是那种突发性问题的时候,你肯定能处理得更好。虽然你可能也会有些意外,但你不会表现出来,这正 是你克制后的结果。这种素质,我不具备。我正是因为知道的比较多,所以一旦发生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我反 而会有些失措——因为我已经自认为周密,但还是出现了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虽然不清楚他分析自己是否正确,但是他对我的观察和分析却很精确。所以,我点了点头。 他带着微笑看着我:“你看,情况就是这样,并不复杂,对不对?我都告诉你了。” 我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他,因为他令我感到惊奇。 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大约在两小时前就开始游说我,打算让我成为他的搭档,因为他想开一家具有催眠资质的 心理诊疗所。最初我并没太在意他所说的,因为在学校当助教这些年里,有太多同学和同行跟我提及过,但说 不出为什么,我对此没有半点儿兴趣,所以都一一婉拒了。不过,眼前的他却让我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动摇。这 不仅仅是因为他所说的,也包含我对他的某种感觉——我说不清,但是我觉得假如和他搭档,应该很有意思, 也会遇到更多有趣的事情。那将是我之前无法接触到的东西,虽然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实际上,我从未想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216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