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倪柝声-属灵的人.txt

倪柝声-属灵的人.txt

倪柝声-属灵的人.txt

上传者: yyerd11
857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0-01-17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总目录修订版序自从一九二八年秋间,本书全部出版以来,感谢神,各地的信徒们纷纷订购,致不久的时候,便销售一空。并且有许多人更不惮烦的将他们如何从本书所载的真理得着了释放,来告诉我们;使我们知道神所托付给我们的,实在是不落空的。神的儿女如此的接受这本书,真是我们所当感谢神的。约有二年之久,本书没有全部可出售了。我本来并不想印第二版,以为有了二千部在外面流通已经是够的了。同时我也不愿意亟亟于再版。因为要看到底此书的真理,在外面的工作,要有如何的结果。但是,在这二年中,要书者竟有几百起之多;同时,从许多的见证里,得知此书的真理是可实行的,是会释放人的,是神的儿女们所需要的。所以此书的再版,也就不能再迟了。这一版的书和第一版,在教训和真理上,没有多少的分别。不过为着新的亮光,和新的感觉,并为着在写第一版的时候,有的地方不很明了的缘故,这一版,就有许多的地方,是经过我花好多的工夫增改过的。在这样的增改中,我曾寻求主的帮助,并尽力要求连名词都与圣经相合。说到名词,我们知道,圣经的名词,常常和我们说话的名词不同。比方:「赎罪」这个名词,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是指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全部工作说的。但是,「赎罪」在圣经里面的意思,只是指着罪被遮盖说的。因此,有许多名词,从我们说话看来,是不错的,但是从圣经看来,是不顶准确的。就如「胜罪」、「死己」、「钉己于十字架」、「钉死魂的生命」,这些名词,一说出来,我们都知道是指什么说的。但是,这些名词是圣经里所没有的。圣经里并没有这些东西。圣经不说「胜罪」,只说「脱离了罪」,「从罪得了释放」,因为神的救法并不是叫我们胜过罪,乃是钉死我们的旧人,叫我们能以脱离了罪和罪的能力而已。(本书间有胜罪字眼,乃是就着经历方面而言。)圣经不说「死己」,只说「舍己」,或者翻得更好就是「拒绝己」;对于己不说「钉十字架」,乃是说「背十字架」;因为己是我们的人格,永远没有死的可能;己一死,我们人已经了了;己就是我们这个人;所以,只能拒绝,只能背十字架。背十字架的意思不是「死」,但是,是「愿意死」。圣经不说「钉死魂生命」,只说「失丧魂生命」;因为我们天然的生命若钉死了,就我们身体的生命也没有了。在头一版时,这些的分别并非不知道,不过以为,如果属灵的事实和原则是不错的,就外面的名词是不大紧要的。就是此次增改好了,还没有想到要一起更正。乃是最近这几天,主才特别使我注意这件事。使我更看出一个不准确的名词,怎样的要引到不准确的真理。名词的准确也是要紧的。自然,与其有准确的名词,不如有属灵的实际。但是,有了属灵的实际,准确的名词也是宝贵的。并且也给我们以新的亮光。因此,在名词上,有许多的地方是改过了。我也盼望,将来在别的文字工作里,也都能一律的改过来。我要请读者注意,就是这本书是注意到一件的真理在主观(我们身上)的效力如何,对于客观方面,没有十分的提起。这是因为本书的性质是这样(我就是感觉到主观方面的教训太少了,所以方着此书)。所以,读者应当知道,本书所提起的各样真理,并非说这些真理只有本书所提起那样了,不过是说这些真理在主观方面是那样的。这本书不久又要出去,作我的主所定规的工。在这个当儿,我不能不感觉到我所写的是何等的不完全,神的真理,因为经过了人就受了亏损。我只能说,但愿一切荣耀都归与神,一切的羞辱都归与我。但愿神祝福所能祝福的。一九三二年五月三十日编者于上海寓次目录下章序我满心感谢我所事奉的主,因为叫我有写这一部书的权利。我很盼望有比我更好的笔出来负这个责任,但是,主却喜欢叫我承之。若按着我自己的选择,我是最末了应当写这书的,我也是最末了爱写这书的。我的不愿意,并不是因为我退缩,乃是因为我想,像这样讲到灵命程途和争战方略的书,好象不是一位信主尚未十年的人所能胜任的。在追求灵命的信徒中,常有一个危险,就是对于他自己的灵历有了过度的主观。这个并不康健,因为自析――自己分析自己――原是培养自我生命的,并且会以许多虚浮的思想充满心思。信徒述说自己的经历,原是圣经所允许的,也是圣灵所引导的;但是,经历之奇妙高深像「被提到第三层天」的,还是等到「十四年」后才提起更好。注重经历,原是最重要的,但是,充满了经历的思想,恐怕己的生命就更难于舍弃了。我并没有三层天的经历,我并没有得着大启示,我不过在日常的小事上,蒙着主恩,学习如同(在不完全中)跟从主而已。在这本书里,我就是将我这几年内从主所领受的,传给神的儿女们罢了。我觉得我应当写这一本书的时候,是约在前四年。那时,我因为身体衰弱的缘故,正在一个临江的小舍里休息――读经,祈祷。觉得神的儿女们真是需要一本本乎经训和灵历而着的书,将灵命分析清楚,叫圣灵能够用着以引导圣徒,叫他们不再在暗中摸索。那时,我很明白我是受了主的委任要我作这件事。所以,我就动工,写了灵魂的分别、肉身两篇,和魂的生命的上半篇。过了一时,我又停顿了。这,自然有好几个缘故。我另外还有许多的呼召,自然是其中的一个。其实这并不足以拦阻我,因为我如果要,我尚能拨冗而写。我停顿不再往下写的最大缘故,就是因为主所托付我写的真理中,有不少地方,在当日我尚未完全在经历上证实。就是这样写去,自然要减少这书的价值和能力。我愿意多在主的面前学习,证实、经验的真理,好叫我所写的并不是属灵的理想,乃是属灵的事实。这样一停顿,就有三年工夫。在这三年余的时候,我可以说,没有一天不是把写这本书放在我心头里的。虽然在有的人看,以为这书的发行已经是太迟了;但是,我自己却看得最清楚主的手。近几年来,这书里的真理(特别在下册)已经释放了不少人脱离黑暗的权势;这,证明我们已经看见属灵的实际了。因为主施特恩的缘故,就叫我更明白神的救赎目的,如何是要分开新造和旧造的。为着这个,我赞美主。主叫我在这几年中有更多的旅行,在各地与主最好的儿女能有机会聚首一堂。这个自然加增我的观察、知识和经历。主就是在我与人的接触中,指示给我看,到底儿女的缺点在那里,和在圣经中所启示的救济。让我对读者说一句话,就是这本书乃是一本讲灵命实验的书,其中各点都是可以实地证明的。近年来,因为我的身体有特别经历的缘故,我一方面就更知道永世的实在,另一方面就自觉负欠神的教会之多。所以,我盼望在最短的期间写好这一本书。我感谢父神,也感谢在主里的几位朋友。他们为我预备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也是照着我身体上的要需,叫我在数月中间写成了第一部到第四部。虽然其余部分现今还未起首,但是,当我需用恩典时,父神总是等着给我的。现在这书不久就要出版了,让我说句实在话:学习这书的真理,并非容易;写出这书的真理,更是艰难。那两个月中,可以说,我是在撒但齿缝里的时候。何等的交战!同等的抵挡!灵、魂、体的力量,都会萃着向阴府进攻。这样的争战,现在总算暂时停止,然而,其余部分尚未写好。愿你们在山上为摩西的,不要忘记了在平原的约书亚。我知道仇敌深深恨恶这一本书,它必定多方阻挠,叫人得不着这一本书。就是得着了,也会不许他读。愿意你不要让仇敌在此得胜。这书因为字数多的缘故,所以,就分册出版。有的注重灵命,有的注重灵战。但是,同时讲灵战的,也讲灵命;讲灵命的,也讲灵战,不过各有所轻重而已。这书因为目的是在于指引迷途,所以,就多注重路程的行走,过于劝勉人来走。这书并不是劝人来追求灵道,乃是为着要追求灵道而不得其途径者而写。凡有心愿的,都要得着指引。这书的体裁,不像讲章,不像解经;许多地方,详略是不同的,所以读时当留意其中的分别。我深深的觉得读这书者的灵性程度,必定是参差不齐的,这书所说的灵命程度,也是前后相差甚远的;所以,读者如遇见不明白的地方,或难以领悟的地方,请你不要厌弃,也不要勉强用脑力来搜索,那些真理乃是为着比你更成熟的生命的。如果你隔了一时(半月或一月)再读这书,你就要看见你自己明白得更多了。总之,这书所论的乃是完全一个灵性生命、灵性经历的问题,所以没有人能勉强用什么方法来明白。也许你起初所以为最平淡无味的,后来要看为非常宝贵。行到什么地方的人,就要明白到什么地方。这样,必须等到行到才能明白么?这样,这书又有何用呢?在信徒的灵历里有一个奥秘,就是当主要领一位信徒进入一层更深的灵命时,必定先将这层灵命的大纲先给他一尝,然后方领他进入。许多信徒以为当他尝到某层滋味时,他就是已经达到某层了;岂知主此时才开始作工带领他进去呢。所以,当信徒尝着而尚未进入某层时,他正可在此时利用这书的教训。读了一本像这样的书,有一件事是我们所应当提防的。不要藉着从本书所得的知识,作为自析的帮助。我们如果是在神的光中得以见光,我们就要有自知之明,并不失去我们在主里面的宽阔。如果我们整天所分析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思念、感觉;这念念不忘自己的分析,会阻挡我们在基督里失去自己。信徒若非被主所深深教训,他就不知:就是自省和自觉,也是伤害灵命的。在这里,我们如果记得神的救赎法就好了。神的目的是要藉着在重生我们时,所赐给我们的新生命,拯救我们脱离(一)罪恶,(二)天然(性情),(三)超然(指罪恶的)。这三步的拯救缺一不可。信徒如果限制了神的救法,以为能胜过罪恶就已经满意,他就亏缺了神的旨意。天然的性情(良善的)应当胜过,超然的仇敌也应当胜过。胜过罪恶固然是好,但是窄小的天然,和罪恶的超然若未胜过,就不完全。这样的胜利,惟有十字架能赐给我们。藉着神的恩,我盼望多在这几点注意,叫许多读者能明白。除了下册论身体的一部之外,可说这书是一部圣经心理学。我们所有的根据,都是在乎圣经,而证以灵历的。我们查读的结果,就是每一种属灵的经历(如重生等),在我们「里面的人」里,都是有一种特别的改变。我们查读之后,知道圣经对于一个人的分析,乃是分为灵、魂、体三部分的。我们不久就要看见这三部分――特别灵与魂――的功用和包括,是如同的不同。上册的第一部,需要几句特别的话。灵和魂的分别,并灵和魂不同的功用,乃是追求灵命的信徒所不可缺少的知识。因为惟有知道什么是灵,什么是属灵的,才能随着灵而行。因为现今国中很缺少这种教训,所以,我就特别在第一部里详细解释。知识好的信徒,自然不难明白,对于这样考究不大熟悉的人,最好请你们只记得断案就足了,可以往下读第二部。第一部并非说灵性生命,乃是论灵性生命所当有的知识。读到书末时,若回首来读,就会更明白。本书经文的翻译,也应当有一个特别的说明。我感谢主,因为赐给我们一本翻译很好的官话和合本圣经――在许多的地方,比英文译得更好――但是,在有的地方,因为中文文法及习惯的关系,不得不稍有异于原文的翻译。对于研究灵命,这是一个缺点。凡遇这样的地方,我就自行翻译,文字工拙在所不计,只求其能达出灵命的意义就是了。灵和魂分开的教训,我并不是一个创造者。慕安得烈说:「教会和个人所应当最惧怕的,就是魂之意志和心思的过度作用。」梅尔也说:「如果我不知道如何分别灵和魂,我今日的灵命,就不知如何了。」其它如司托克梅尔、宾路易、罗伯斯、盖恩夫人等,也都是作同样的见证。因为我们在主面前受了同样使命的缘故,我就很自由的引用他们的作品。因为引用很多的缘故,我就不在各处标明我从谁引来。这书不只是为着平常信徒写的,也是盼望要帮助比我在主的工作上更幼稚的人。为主负责引导人灵程的人,应当知道我们到底是要引人离开什么,进入什么――从那里到那里。先要人在消极不犯罪,在积极当热心,是否就是主所要我们作的?或者尚有比这个更深的?照我看来,圣经对于这个,是说得最明白的。神的目的乃是要的儿女们完全脱离旧造,而进入新造。无论旧造在人的方面如何,在神前总是被定罪的。如果我们作工者知道什么是应当破坏的,什么是应当建设的,就不至于胡涂引导人了。重生――接受神自己的生命――是一切属灵生活的起首。最没用处的,就是我们用许多的力量以劝勉、催促、辩论、解释、查考,而最终的结局,不过叫其人在心思里有了觉悟,意志里生了决断,情感里起了作用。除此之外,并不会叫其人在灵里接受神的生命。愿意与我们同负传道责任的人,真是明白除了叫人在他「人的最深处」接受神的生命之外,别的都是没有用处的。知道了这个,我们的工作,就要有何等的改革呢?这个叫我们知道,许多信主耶稣的人,实是没有相信。许多的眼泪、悔改、迁善、热心、工作,都不是一个基督徒的特点。我们如果知道我们的责任,就是要人得着神超凡的生命,那就好了。因为篇幅的缘故,和题目的关系,所以,有许多的要道,只能够在这里略为一提。主若迟延,也留我活着,就很愿意在将来的时候,能将各题另写成书。当我回头想到仇敌如何拦阻我学习这书(特别下册)的真理,我就不能不深深的觉得,信徒就是已经得到这一部书了,撒但也是会拦阻他不读的;就是读了,也是会叫他忘记的。所以,让我预告这书的读者说,你应当求神破坏撒但拦阻你读这书。愿意你读的时候,一方面读,一方面祷告――将你所读的化为祈祷。也求神将救恩的头盔给你戴上,不然,你若非忘记,就要脑中充满了无数的理想。还有几句对已经得着本书真理的弟兄说:神如果施恩叫你从肉体和黑暗的权势得了释放,你就应当将这真理传给别人。所以当你熟读这书之后,也得着其中的真理了,就请你用这部书当作课本,集拢几个或几十个信徒,将其中的真理教训他们。如果全部太多,就教一二题也可以。总不要叫这书的真理安静。就是将这书借人看阅,也是一个有益的工作。这一本小书,现在交付在主的手里,如果喜悦,就愿意祝福,叫和我一同作弟兄姊妹的人,得以在灵命上长进,在灵战上得胜。愿意神的旨意成就,愿意仇敌的意思败亡。愿意主耶稣快来作王。阿们。一九二七年六月四日编者于上海寄庐上章目录下章第一部灵魂体的总论第一章灵与魂与身子按着平常的说法,一个人是分作两部分的:一,「灵魂」;二,「身体」。灵魂就是人里面不可见的那一种精神东西,身体就是人外面可见的躯壳。这是堕落人类的思想,虽然也有一点理由,但总不能准确。除了神的启示之外,世上没有一种的思想是可靠的。身体是人外面的躯壳,当然是个不错的事实。然而圣经并不将灵魂相混,以为它们是相同的。除了字面上的分别,灵和魂的实质,并不一样。神的话并不是把人分作「灵魂」和「身体」两部分。乃是把人分作三部分:灵、魂、体。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说:「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这一节圣经,明明将一个整个的人,分为「灵、魂、体」三部分。使徒在这个地方,是说到信徒的「全然成圣」――信徒的全人整个成圣。他说一个人的完全成圣是什么呢?就是他的灵、魂和体的蒙保守。这是很明白的。这一个完全的人,是包含灵、魂、体三部分的。并且这节圣经,也明以为:灵与魂是有分别的;不然,就不会说,「你们的灵与魂」,必定说,「你们的灵魂」了。神既然这样说,就人的灵,和人的魂,必定是有分别的。所以说,人是分作灵、魂、体三部分的。分别灵和魂,实在有什么关系呢?有,有顶大的关系。关系于信徒的灵命生活顶多,因为信徒若不知道灵的界限到那里为止,他怎能明白灵性的生活呢?不能明白,怎能有灵性长大的生活呢?就是因为信徒不分别,或是不知道怎样分别灵与魂,就叫他们的灵不会长大成人。并且在许多的时候,就要以属魂的算为属灵的,因此就长久居在属魂的生活里,而不更去寻求属灵的。神所分开的,我们若混乱了,就不能无损失。属灵的知识,在属灵的生命里,是有极大的关系的。不过有一最要紧的点,就是信徒是否谦卑,是否愿意受圣灵的教训。若然,圣灵将要在经历上,叫信徒有魂与灵的分别――虽然不一定在知识上都知道这真理。最无知识的信徒,可以丝毫不知魂与灵的分别,而有此二者分别的经历。最有知识的信徒,可以完全知道魂与灵不同的真理,却无一点的经历。最好的,就是不特有这知识,并且有这经历,信徒都是没有这样经历的居多数,所以最好就是让他们知道灵、魂不同的工作,而后追求那属乎灵的。不特帖撒罗尼迦前书将人分为三部,就是圣经的别处也是有这样的分别。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剌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使徒在这里,把人非物质的要素分作两部分:「魂与灵」;又以为物质的部分,就是包含有骨节与骨髓,即思念主意之官的。祭司如何将一个整个的牺牲,用刀完全剖解分开,以致里面没有一点能以隐藏;照样主耶稣也要用神的道,将那归向的人完全分开,无论是属灵的、属魂的、属身体的,都要一一刺入剖开。魂与灵是可以剖开的,那么,魂与灵必定不是一样的。所以在这里也是以为人是灵、魂、体三元素合组而成的。因为我们平常所用的圣经,不将灵和魂严格的按着字面译(许多时候,原文是灵,被译为灵魂,原文是魂,也被译为灵魂),以致读者难以在字面上分别灵和魂。固然在我们的国语里,单说「灵」还可以,若单说「魂」,好象就不成话。但我们实在不应当让我们的语言有这个缺点。我们应当在翻译圣书时,将此字直译出来,好叫后来通行;并月我们看人们翻译属世的书的时候,都是新造出许多名词,怎么我们销行最广的圣书,还不能如此呢?神既然在默示圣书时,分别用灵和魂这两个字,我们就不应当混乱了它们。对于灵字的状词,我们还看见圣经中曾译为「属灵的」(林前二15,三1;加六l)。但对于魂的状词,就竟然不译为「属魂的」。哥林多前书二章十四节,原文是「属魂的」,却译为「属血气的」。雅各书三章十五节的「属情欲的」,在原文也是「属魂的」。犹太书第十九节,就是最末了一处说到「属魂的」,却被译为「属乎血气」。这是因为译经的人,不敢直译为「属魂的」,并且将同样的魂的状词,译成数式,以致信徒读经的时候,就难于明白灵和魂的分别。人的创造创世记二章七节说:「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命的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神在最初的时候,用尘土造成一个人的模形,然后就将「生命的气」吹入他的鼻孔。这生命的气,一与人的身体相接触,就生出魂来。这个魂,是人的体和灵的总结,所以圣经就称人为「活的魂」。这「生命的气」,就是人的灵,就是人的命源。因为主耶稣告诉我们说:「叫人活的乃是灵。」(约六63)这生命的气,乃是从创造的主那里来的,然而我们切不要将这个「生命的气」的灵,与神的圣灵相混。圣灵和我们人的灵,是有分别的。罗马书八章十六节表明:人灵如同与圣灵是有分别,而非相同的。「圣灵和我们的灵,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这「生命的气」的「生命」两字,在原文为「才因」,乃是双数的。这个告诉我们:神这样的吹气,乃是发生两个生命:(一)属灵的,(二)属魂的。这意思就是神所吹生命的气,入了人的身体,变成为灵;同时这灵与身体接触,就产生了魂。这就是我们里面属灵,属魂两个生命的来源。但是我们应当分别一下,这个灵并非神自己的生命,不过乃是「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伯卅三4)。并非神非受造的生命,进入人的里面。这里所接受的灵,并非我们在重生时所得的神的生命。我们重生时所得的生命,就是神自己的生命,就是生命树所代表的生命。这个人的灵是永存的,但并没有「永生」。「用尘土造人」,这是说到人的身体。「将生命的气吹入他鼻孔里」,这是说到人的灵是从神来的。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这就是说到人的魂,因为灵叫身体活起来,所以人成为一个活魂,一个活着而有自觉的人。一个完全的人,是三合一的――灵、魂、体,合成一人的。照这一节圣经看来,人是用两件独立的质造的:(一)灵,(二)体。灵进入了土壳的体之后,就生出魂来。魂是从灵与体联合而后生的。体原是死的,因为生命的灵,与之相遇,就生出第三的魂。无灵,体是死的;有灵,人才会生活。有灵在体,就有生机,这种生,就叫作魂。这里所说的,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意思不只表明灵和体的联合,生出魂来;并且是说,灵和体联合生出魂来之后,灵和体就都合并归人魂这一部分。换一句话说,魂与体完全与灵相结合,灵和体是归纳入魂这一部分。当日亚当没有堕落,自然不像我们现在的灵与肉体这样的天天交战。他全人的三元素,乃是完全和合的。这三个彼此调和,魂居中间作结连的环链,作人格的原因,叫一个人有独立存在的可能。魂就是灵和体的总结,就是人元素的集大成。因此灵与体完全和合之后,就叫人成了一个活魂。这个魂不是别的,就是二者相合的结果,就是一个人的人格。这可引一个(不完全的)比方:放一点墨在一杯水里,墨和水一调和起来,就成功墨水。说它是墨,不错,现在还是墨。说它是水,不错,现在还是水。然而墨和水现在已经和合,成功为第三件的东西――墨水了。(不过,灵与体联合所生的魂,成为独立不受分解的元素,如同灵与体一样。)照样,灵和体不过是两个独立的元素,但它们和合之后,就叫这种的和合,成为活魂。神就是以魂为全人的特点,因为在的创造里,人的特点就是他的魂,好象天使的特点,就是他的灵一般。他不只是一个身体,不只是一个有生命之气的身体,乃是变成一个活的魂。所以在后来的圣经中,我们要看见神多是称人为「魂」,所以不说人,而说「魂」者,乃是因为一个人如何,就是看他的魂如何。魂就是人的代表,表明人个格的特点。魂是人自由意志的机关,灵和体都是合并在它里头。它是自由意志的,所以它若顺服神,它就可以按着神的安排,叫灵为一切的主;但它也有权柄可以叫灵受压制,可以叫它所喜爱的那一部分为主。这灵、魂、体三者,好象一个发光的电灯泡一般。一个灯泡里,有电,有丝,有光。身体好象丝一般;灵好象电一般;魂好象光一般。电是光之因,光是电之果。丝乃是物质的体,以藏电,以发光。灵和体联合,就生出魂来,而魂又为灵与体二者相合的特点。魂乃是二者所结合的。灵作魂的主动,体作魂的发表,好象电作光的来源,而丝作光的寄托者一般。不过我们应当记牢:今生,魂是我们人的总结;来生,在复活的时候,灵就作我们人的总结。所以圣经记着说:「所种的是属魂的身体,复活的是属灵的身体。」(林前十五44)但是我们现在乃是与复活的主相联合的,所以我们能够靠着主,叫灵现在就管理全人。我们不是与「首先的人亚当成为活魂」的联合,乃是与「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的联合。所以才能如此。灵魂体的作用体就是「世界知觉」的所在。魂就是「自己知觉」的所在。灵就是「神知觉」的所在。身体有五官,叫人有五种的知觉。由这物质的身体,人能与这物质世界相往来,所以叫作「世界的知觉」。魂就是人智力的部分,帮助人有存在的可能;爱情的部分,叫人与对方的人和东西发生恋爱;刺激的部分,就是从知觉中所生出的。这是属于人的自身、人的人格,所以叫作「自己的知觉」。灵是人与神往来的部分。在这部分里,人知道怎样敬拜、服事神,知道他和神的关系,所以叫作「神的知觉」。神就是住在灵里,己就是住在魂里,知觉就是住在体里。魂是聚会的地方:灵和体就是在这里联合。人藉着灵与属灵的世界和神的灵往来,而接受发表灵界的能力和生命。人藉着体与外面知觉的世界相接联,彼此互相影响。魂是居在这两个世界中间,并且属于这两个世界。一面藉灵与属灵世界相通,一面藉体与物质世界相通。魂有自主的权柄,对它环境中与它有关系的事物,能以主意决定去取。灵直接管理身体是不能的,所以必定应该倚赖一个媒介。这个媒介就是魂,就是灵和体接触时生出来的。这魂是灵与体的中间,把灵与体束缚在一起。灵可以藉着魂来治服体,叫它顺服神的力量;体也可以藉着魂吸引灵来爱慕世界。在人这三个元素里,灵与神联合,是最高的。体与物质相接触,是最卑的。居此二者中间,就是魂。它是以此二者的性质,为它自己的性质,作此二者的联络。魂叫它们藉着它彼此能交通,能工作。魂的工作就是保守灵和体在它们所当有的次序里,叫它们不失去它们彼此正当的关系;叫那最卑的身体顺服灵,叫最高的灵能够藉着它而支配体。魂实在是人中坚的要素。魂乃是仰望灵赐给它以灵从圣灵所得的,以叫它完全,并将它所得的传递给体,叫体也能有分于圣灵的完全,而成为一个灵体。人的灵是最尊贵的,居在人的最里面。体是最卑贱的,居在最外面。魂就是居在灵和体的中间,作它们俩的媒介。体就是魂的外身,魂就是灵的外身,灵要支配体的时候,就是靠着这居间的魂。在人未跌倒之前,是灵管理――藉着魂――全人;灵要有动作,就达意于魂,魂就运动身体,以服从灵的命令。这是魂作媒介的意思。魂是最有实力的,因为灵和体都和合于它里面,以它为个格,受它的影响。但是此时人未犯罪,魂的实力乃是完全受灵的管理的。所以魂的实力,也就是灵的实力。灵自己不能遣动体,惟有藉着魂才可以。这个我们可从路加福音一章四十六至四十七节看出来:「我的魂尊(现今式)主为大,我的灵曾(完全过去式)在神我的救主里喜乐。」这里原文时式的改变,就是表明灵当先(曾)喜乐,后来魂才尊主为大。灵先把喜乐通达到魂,魂就利用体的觉官表明出这喜乐。总括来言,魂就是人格的出产地。人的意志、智力、情感,都在魂里。灵是与灵界来往的部分。体是与天然界来往的部分。魂是站在这两部分的中间,运用它的判断力,以决断是灵界掌权呢,或者是物质界掌权。有时,魂照着它智力和刺激来掌管全人,这就是理想界掌权。如果不是魂肯给灵掌权的地位,灵就不能。是魂决断要灵掌权,然后灵能掌管魂和身体:这是因为魂是人格的出产地:魂是一个人的主人,因为人的意志是屡于魂这一部分的。灵管治全人,乃是魂愿意自居卑微。魂若反叛,灵就没有能力可以管治。这就是「人是自由意志」的意思。人是完全有自主的权柄的,他并非一个机械,随着神的旨意而转动。人有他自己主意的机关,他可以决断愿意遵行神的旨意,也可以决断反对神的旨意,去跟从魔鬼的旨意而行。按着神的安排,乃是灵的部分最高,应当管治全人。然而意志――人格最主要的部分――又是属于魂的。人的意志(魂)能有自主的权柄,到底是灵应当掌权,或是体应当掌权,还是已应当掌权。因为魂是如此有权力,是人格的机关,所以圣经称人为「一个活魂」。圣殿与人使徒在哥林多前书三章十六节说:「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么?」看了这一节圣经,我们就知道,使徒乃是受默示以人比作圣殿。神从前如何住在圣殿里,圣灵现今也如何住在人(信徒)里头。圣经在此,乃是叫我们将人与圣殿相比较。这样作,我们就要看见,人的三部分元素,要何等显然表明出来。我们知道殿乃是分为三部分的。第一就是外面的外院,为众人所看得见的,也是众人所可进去的,所有外面的礼拜,皆是在此献上给神。再进去,就有圣所。这里惟有祭司可以进来,将血、油、香、饼,奉献给神。他们虽然很近了,但他们还不是最近的,因为尚是在幔子的外面,他们尚不能进入神的面前。神乃是住在至圣所里,援出无限的光辉(至圣所里原是黑暗的),没有人能到的面前。虽然大祭司曾一年一次进入至圣所,然而此举不过表明幔子没有裂开之前,至圣所里总是没有人的。人也是神的殿。在人里面也有这三部分。身体好象外院一般,是在外面的,为众人所见的生命。就是在此,人应当遵行神所有的命令。就是在此,神儿子代替人死。再进去,就有人的魂,就是人内里生命,包含有人的感觉、意志、心思等等。这就是一个重生的人的圣所。因为他的情爱、思想、愿望,都在这里,乃是满有亮光、明明白白的,好象祭司来往事奉神一般。再进去,就有幔子后面的至圣所,为人的亮光所照不到,眼目所看不见的地方。「这是至高者的隐密处」,是神的居所,为人所不能到的地方――除非神愿意将幔子裂开。这就是人的灵。人所有的,不只体与魂而已,人也有一个灵。这个灵乃是在人的自觉更深的地方,为人所感觉不来的。乃是它与神联合交通。至圣所里是没有光的,因为这是神的居所。圣所里是有光,因为里面有七枝灯台。外院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是一个重生人的影像。他的灵如同至圣所一般,为神所居住的。这是藉着信心,完全黑暗的,因为这是相信的人所不见、所不觉、所不能领悟的。魂如同圣所一般,有许多理会的能力,有思想,有知识,有规则,明白理想和物质两世界中的事。这好象灯台的光照一样。体如同外院一般,为众人所看见的。凡它所有的动作生活,都是众人所能看见的。神所给我们的秩序,是不会错的:「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帖前五23)不是「魂、与灵、与身子」,也不是「身子、与魂、与灵」,乃是「灵、与魂、与身子」。灵是最高贵的,所以先说:体是最卑下,所以最后说;魂是居在中间,所以就将魂字安在灵和体的中间说。我们看清楚了神的秩序,我们就看见圣经将人比作殿的智慧。我们看见至圣所、圣所和外院,如何与灵、魂和身子的秩序和贵贱,一一相合。殿的工作乃是随着至圣所的启示而转移。圣所和外院的一切行为,乃是因着至圣所的神的同在而规定。殿最圣洁的地方,以及殿其它的地方所归服、所倚赖的,就是至圣所。至圣所里好象没有工作一般,是很黑暗的,所有的活动都是在于圣所,外有院的工作也是受圣所祭司的支配,但是,就是在这安静无为之中,圣所所有的主动,不过都是受至圣所的默示的。这个灵意,是不难明白的。魂乃是我们人格的机关,包含有心思、意志、情感等。全人所有的工作,好象都是魂为主人的,身体乃是受它的差遣。但是,当人未堕落之前,魂虽然有许多的活动和工作,不过都是受灵的支配而已。神的秩序是:一、灵;二、魂;三、体。上章目录下章第二章灵和魂灵信徒知道他自己是有一个灵的,这乃是一件最要紧不过的事。因为不久我们就要看见,神所有与人的来往,都是在这个灵里面。如果信徒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灵,就不知如何在灵中与神交通,而误以心思,或情感的属魂部分,来代替灵的工作,以致始终属魂,不能达到属灵的境界。哥林多前书二章十一节说到:在人里头的人的灵。哥林多前书五章四节说到:我的灵。罗马书八章十六节说到:我们的灵。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十四节又说到:我的灵。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三十二节说到:先知的灵。箴言二十五章二十八节说到:自己的灵。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三节说到:义人的灵。撒迦利亚书十二章一节说到:耶和华造人里面之灵。这几节圣经,足以证明给我们看,我们人是有一个人灵的。这个灵并不是我们的魂,也并非圣灵。我们就是藉着这个灵来敬拜神。按着圣经的教训,和信徒的经历来看,人的灵乃是分作三部分的,或是说有三种大功能的。此三者就是人的良心、直觉和交通(指与神的交通,就是敬拜)。良心就是分别的机关。良心的分别是非,并不靠着心思里知识的影响,乃是一种天然直接的判断。在许多时候,虽然在理由是说得通的事情上,良心也是有所判断的。良心的工作多是单独的、直接的,并不是随着外面的说法而转移的。人的行为如果错了,就是良心要发出控告的声音。直觉就是人灵里的知觉。这与体的知觉、魂的感觉,是绝对不同的。其所以称为直觉者,乃是因为这一种知觉乃是直接的,无所倚赖的。我们里面不必有心思、情感、意志相帮助,而后才生的知识,就是由直觉来的。人藉直觉得以真「知道」一件事,心思不过叫人「明白」而已。神所有的启示,圣灵所有的动作,信徒都是在这直觉里知道。良心的声音,和直觉的指教,乃是信徒所当跟从的。交通就是敬拜神。心思、情感和意志――这些都是属魂的机关――是不会敬拜神的。神不是由思想得来,感觉得来,欲望得来的。神是要在灵里直接知道的。人们的敬拜神,和神与人们的往来都是直接的在灵里,就是在「里面的人」里,而非在魂或外面的人里。我们看了以上之后,我们就知道良心、直觉和交通这三部分是如何深深相联合,而彼此连带着工作的。良心和直觉是相连的,因为良心是藉着直觉而判断的。良心要判断不照着直觉而行的行为为非。直觉和交通或敬拜也是相连的。因为神乃是在直觉里被人知道的,也是在直觉里启示的自己和旨意的。盼望和推想,是不能知道神的。因为将来我们还要详论这些,所以现在就不多说了。灵有良心的功能(并不是说灵就是良心),我们可看以下的经文:「神使他灵中刚硬。」(申二30)「拯救灵痛悔的人。」(诗卅四18)「使我重新有正直的灵。」(诗五10)「耶稣说了这话,灵里忧愁。」(约十三21)「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就灵里着急。」(徒十七16)「我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灵,仍旧害怕。」(罗八15)「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八16)「我灵却在你们那里……判断行这事的人。」(林前五3)「我灵里没有安息。」(林后二13)「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灵。」(提后一7)灵有直觉(或知觉)的功能,我们可看以下的经文:「灵固然愿意。」(太廿六41)「耶稣灵中知道他们。」(可二8)「耶稣灵里深深叹息。」(可八12)「耶稣灵里悲叹。」(约十一33)「保罗在灵里为道迫切。」(徒十八5)「这人灵里火热。」(徒十八25)「我往耶路撒冷,灵里被捆绑。」(徒廿22)「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林前二11)「他们叫我和你们灵里都快乐。」(林前十六18)「使提多灵里畅快欢喜。」(林后七13)灵有交通(或敬拜)的功能,我们可看以下的经文:「我的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路一47)「真正拜父的,要用灵和诚实拜。」(约四23)「我用灵所事奉的神。」(罗一9)「叫我们事奉主,按着灵的新样。」(罗七6)「你们所受的乃是儿子的灵,因此呼叫阿爸,父。」(罗八15)「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罗八16)「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我要用灵歌唱。」(林前十四15)「你用灵祝谢。」(林前十四16)「我在灵中被天使带到。」(启廿一10)读了这些经文,我们知道灵所包括的最少有良心、直觉,和交通这三大部分。未重生的人,虽然他们还未得着生命;然而他们也有良心、直觉和敬拜(此时他们所拜的是邪灵)。不过有的人,他灵的表显多一点,有的少一点而已。然而,这并不是说,当他们还未重生时,他们并不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新约圣经并不以良心活泼,直觉伶俐,或者有属灵的倾和趣味的人,就是得救的。这些不过证明给我们看,人是有一个灵的,是在他魂的理性、情感和意志之外,另有一个灵的。当人还未重生的时候,他的灵乃是与神的生命隔绝的;乃是等到他重生之后,神的生命和圣灵才住在这灵里面,而叫他活过来,成为圣灵的工具。我们查考灵的要点,就是要信徒知道我们人是有一个独立的灵。这个灵并不是人的心思、意志、情感,乃是包含有良心、直觉、交通的功能的。神就是要在这里重生我们,指教我们,而带领我们进入的安息里。信徒因为已经过久被魂所支配,所以对于灵的知识,就非常薄弱。我们应当战兢的在神面前,求在经历上指教我们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属魂的。信徒尚未重生时,他的灵堕入魂里面,而为其所包围,而与之组织,合为一起,以致灵的作用和知觉,就与魂调和起来,叫人不能分别什么是从魂来的,什么是从灵来的。加之灵向神方面主要的技能,已经丧失了,已经死了,所以它好象成为魂的附属品。魂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一刚强起来,自然灵的功用,就不大能为人所知了。所以就是信徒重生以后,还应当有魂和灵分开这一步的工作。我们若查读圣经,就能看出一个未重生人的灵,好象和他魂的工作(等一下我们就要看见),乃是一样的。以下几节的圣经,可为证据:「法老灵里不安。」(创四一8)「以法莲人的怒气(灵)就消了。」(士八3)「灵暴躁的大显愚妄。」(箴十四29)「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十七22)「愚妄人怒气(灵)全发。」(箴廿九11)「灵中迷糊的。」(赛廿九24)「因灵里忧伤哀号。」(赛六五14)「你们灵里所想的,我都知道。」(结十一5)「你们所起的这心思(灵)。」(结廿32)「但他灵也刚愎。」(但五20)这几节圣经,将未重生的人灵的作用告诉我们。我们看见它的作用,与魂的作用,是何等相像。这里所以说是他的灵如此,而不说他的魂如此的缘故,乃是表明这些人,在他「人」的最深处,乃是如何。这样,人的灵,乃是被他的魂所支配、所影响,所以灵就发出魂的作为来。虽然如此,他的灵还是在的,这些还是从灵出来的,人并不因魂掌权的缘故,就失去灵这个机关,叫灵归于乌有。魂人除了他与神往来的灵之外,还有他的魂。这魂就是人的自觉;人们觉得有个自我的存在,这就是魂的工作。魂就是我们人格的机关,凡我们人格所包含的,就是那些叫我们成为人的要素,都是属乎魂的。我们的智力、心思、理想、爱情、刺激、判断力、意志等等,不过都是魂的各部分而已。我们已经说过,灵和体二者,本都是和合在魂里面,所以魂就成为人的个格,成为人格的总枢。就是因此,圣经就单单称人为「魂」,好象人只有魂一样。例如:创世记十二章五节的「人口」,在原文就是「魂」字。当雅各带他全家下埃及的时候,圣经就记说:「雅各家来到埃及的共有七十个魂。」(创四六27)原文圣经中还有不胜枚举的地方,用「魂」字来代替人。这无他,因为魂就是人格,和人格里的要素。一个人如何,乃是看他的人格如何。一个人的存在、特性、生命等等,都是因魂而有的。所以圣经就称人为魂。我们一个人的人格所包含的,有三个最大的要素:就是我们的意志、心思和情感。意志就是我们出主意的机关,就是我们的判断力,表明我们愿不愿,要不要等等。没有这个意志,人就变成一个机械。心思就是我们发出思想的机关,就是我们的智力。我们的聪明、知识,以及一切用心的,都是从这心思而出。没有心思,就叫人变成完全愚笨。情感就是我们的爱好、恨恶、感觉的机关。我们所以能爱人,能恨人,能感觉得喜、怒、哀、乐,都是藉着我们的情感。没有情感,人就像木石一般的没有感觉。我们若细查圣经,就知这三个人格最大的要素,都是属乎魂的。都不过是魂的各部分而已。因为圣经章节太多,现在不过略举几节,作为例子而已。魂包含有意志的部分:诗篇二十七篇十二节说:求你不要将我交给敌人,遂其「所愿」(原文魂)。诗篇四十一篇二节说:不要把他交给仇敌,遂其「所愿」(原文魂)。以西结书十六章二十七节说:使他「任意」(原文魂)待你。申命记二十一篇十四节说:就由他「随意」(原文魂)出去。诗篇三十五篇二十五节说:随我们的「心愿」(原文魂)了。民数记三十章二节说:约束「自己」(原文魂)。(本章共享十次。)历代志上二十二章十八节:……现在你们应当立定魂寻求耶和华。耶利米书四十四章十四节说:他们举他们的魂,要寻求归回居住之地。约伯记六章七节说:我魂不肯挨近。约伯记七章十五节说:我魂宁肯噎死,宁肯死亡。这里的「愿」、「意」、「心愿」,就是人的意志。「立定」、「要」、「不肯」、「宁肯」等等,都是人意志的作用。这些都是从魂发出来的,所以我们看见魂是包含有意志这一部分的。魂也包含有智力,或心思的部分:以西结书二十四章二十五节说:「心」(原文魂)里所看重的儿女。以西结书三十六章五节说:「心」(原文魂)存恨恶。箴言十九章二节说:魂中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诗篇十三篇二节说:魂里筹算。诗篇一百三十九篇十四节说: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魂深知道的。耶利米哀歌三章二十节说:我魂想念。箴言二章十节说:魂以知识为美。箴言三章二十一至二十二节说:要谨守真智慧和谋略……这样,它必作你魂?生命。箴言二十四章十四节说:你魂得了知识。这里所说的「知识」、「筹算」、「重看」、「想念」、「存」等等,都是人们的心思或智力的用。圣经以为这些都是从魂发出来的。所以我们知道,魂乃是包含有人智力,或心思的部分的。魂包含有情感的部分:申命记六章五节说:以全魂爱耶和华你的神。撒母耳记上十八章一节说:约拿单的魂与大ǔ的魂,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ǔ,如同爱自己的魂。申命记十四章二十六节说:随魂所欲……凡你魂所爱慕的。撒母耳记上二十章四节说:你魂里所求的。诗篇八十四篇二节说:我的魂羡慕渴想主的院宇。以西结书二十四章二十一节说:魂中所爱惜的。诗篇四十二篇一节说:我的魂切慕你。雅歌一章七节说:我魂所爱的阿。以赛亚书二十六章九节说:夜间我魂中羡慕你。马太福音十二章十八节说:我魂所喜悦的。路加福音一章四十六节说:我魂尊主为大。路加福音二章三十五节说:你自己的魂也要被刀刺透。这几节圣经说出魂的一种作为,就是魂会爱慕。我们人爱慕的行为,乃是从魂来的;所以我们人的爱情,乃是魂的一部分。魂会恨恶:约伯记三十三章二十节说:魂厌恶美味。撒母耳记下五章八节说:我魂里所恨恶的瘸子。撒迦利亚书十一章八节说:我的魂厌烦他们。约伯记十章一节说:我的魂厌烦我的生命。诗篇一百零七篇十八节说:魂里厌恶。这几节圣经教训我们,恨恶是魂作用。魂会受刺激:撒母耳记上三十章六节说:众人的魂苦恼。列王记下四章二十七节说:魂里愁苦。士师记十章十六节说:魂中担忧。约伯记十九章二节说:搅扰我的魂。以赛亚书六十一章十节说:我的魂靠神快乐。诗篇八十六篇四节说:魂里欢喜。诗篇一百零七篇五节说:魂里发昏。诗篇四十二篇五节说:魂里烦躁。诗篇一百十六篇七节说:我的魂阿,你要仍归安乐。诗篇一百十九篇二十节说:魂碎。诗篇一百十九篇二十八节说:我的魂因愁苦而消化。箴言十六章二十四节说:魂觉甘甜。以赛亚书五十五章二节说:魂中喜乐。约拿书二章七节说:我的魂我里面发昏。马太福音二十六章三十八节说:我魂里甚是忧伤。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七节说:我现在魂里忧愁。彼得后书二章八节说:他的义魂就天天伤痛。这几节圣经,将魂如何会受刺激告诉我们。刺激乃是从魂来的。看了以上所说,我们就知道,我们情感中所有的作为、「爱情」、「恨恶」、「刺激」、「感觉」等等,都是从魂来的。这样,叫我们明白我们的情感也是魂中的一部分。魂的生命有的读圣经的人指明:在希腊文里有三个「生命」字:(一)「比阿司」,(二)「仆宿刻」,(三)「奏厄」。这三个字虽然都是说生命,但它们所说的生命,却各有不同的意思。「比阿司」是指着肉体的生命说的。当主耶稣说,寡妇将一切养「生」的,都献给神,就是用这字。「奏厄」就是最高的生命,灵的生命。圣经用永「生」的地方,都是用「奏厄」这个字。「朴宿刻」就是叫人有生机的生命,就是人天然的生命,就是魂的生命。圣经中说到人的生命时,就是用这一个字。我们现在所要注意的,就是在圣经里所用的「魂」字,和「魂的生命」这个字,在原文都是一样的字。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新约是用希腊文写的。旧约说「魂」字是用「尼法尺」,但是用以说「魂的生命」时,也是用「尼法尺」。新约说魂时,是用「仆宿刻」,用以说「魂的生命」时,也是用「仆宿刻」这字。这样我们看见,魂如何是人三元素中之一,而魂又如何是人的生命,天然的生命。在圣经中有很多的地方,都是将「魂」译为「生命」或「性命」,兹举几个例于下:「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创九4、5)「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利十七11)「要害小孩子性命的人。」(太二20)「安息日救命害命,那样是可以的呢?」(路六9)「为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徒十五26)「我却不以性命为念。」(徒廿24)「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廿28)「好牧人为羊舍命。」(约十11、15、17)以上这些地方的「生命」、「性命」、「命」,在原文都是「魂」字。但不能译作魂,因为若译作魂,就读不下去,失了意思。这是因为魂就是人的生命。「魂」就是人三元素中之一,就是像从前我们所说的:「魂的生命」就是人们天然的生命,就是叫人有生存可能的生命,就是以生机给人的生命,就是人现在所藉着而活的生命,就是以能力赐给人,叫人能为人的生命。圣经既然以「尼法尺」和「朴宿刻」作为「魂」用,又作为人的生命用,我们就知此二者是若可分而又不可分的。可分,因为在有的地方,「朴宿刻」只可译为「魂」字,或「生命」字,并不可调换。例如路加福音十二章十九至二十三节,和马可福音三章四节的「命」、「生命」、「灵魂」等,原文虽是一字,却不能同译为一样的字。不然,就无意思。不可分,因此二者在人里面,是有完全的和合的。因为除了魂之外,人就再没有生机了。圣经里并没有告诉我们一个血气的人,除了魂之外,还有生命。人的生命不过就是浸透身体的魂而已。当魂与身体联合时,魂即是人的生命。生命乃是魂的现象而已。就是因为我们现在身体的生命,乃是魂的生命,所以圣经以为人们现在的身体,乃是「属魂的身体」(林前十五44)。这魂就是我们人的生命,乃是最要紧的一点,因为这与我们作属灵,或属魂的基督徒是有大关系的。这个我们到了后来再说。我们已经看见许多的经言,证明魂所包含的有心思、情感和意志等机关。我们知道人们的思想、想象、决断、感觉、情感、刺激、爱慕等现象,都是从魂来的。所以人生命,不过就是联合这心思、情感,意志的生命而已。人的生活,不过就是这心思,情感和意志的表显而已。人格在天然境界里所包含的一切,就是魂的各部分。魂的生命就是人天然血气的生命。以上圣经所说人各种的活动,如爱慕、厌恶、知识、谋略、烦躁、欢喜、「立定」等,就是魂生命的作用。魂与人的自己我们既然看见了魂如何是我们的人格、主意机关、生命,我们自然就会下断语,这魂也就是我们的「真我」,就是我们的「自己」。我们的「己」就是这魂。这也是圣经所确实证明的。在民数记卅章里,计有十次说到「约束自己」,在原文都是「约束魂」。这叫我们明白,魂就是我们的自己。圣经将魂字译为「自己」的地方很多,我们举几个例于下:利未记十一章四十三节:使自己不洁。利未记十一章四十四节:污秽自己。以斯帖记九章三十一节:为自己与后裔。约伯记十八章四节:将自己撕裂。约伯记三十二章二节:自以为义。以赛亚书四十六章二节:自己倒被掳去。不特如此,出埃及记十二章十六节说到「预备各人所要吃的之外」,原文就是「各魂」。民数记三十五章十一节,十五节说「误杀人的」,原文就是「误杀魂」。民数记二十三章十节说到「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原文就是「魂愿……」。利未记二章一节说到「若有人献素祭」,原文就是「魂献素祭」。诗篇一百三十一篇二节说到「我的心平稳安静」,原文乃是「魂平稳安静」。以斯帖记四章十三节说到「莫想你在王宫得免这祸」,原文就是「莫想魂在王宫」。阿摩司书六章八节说到「指着()自己起誓」,原文乃是「指着魂起誓」。这几节圣经,用各种的话语,指明魂乃是人的自己。就是在新约里,也是如此。彼得前书三章二十节的「八人」,使徒行传二十七章三十七节的「二百七十六人」,在原文都是魂字。罗马书二章九节的「一切作恶的人」,原文乃是「一切作恶的魂」警告了作恶的魂,就是警告了作恶的人。雅各书五章二十节以为救一个魂不死,就是救一个罪人。路加福音十二章十九节那个愚昧的富翁,对自己的魂说安逸的话,就是对自己说话。所以圣经以为人的魂,或人魂的生命,就是人的自己,乃是很明显的。因为,以上所举的几个例,若直译为「魂」或「生命」,就要变为毫无意思,惟有译作「自己」,才可以。这是因为圣灵以为人的魂或生命,就是人的自己。我们若看主耶稣的话,就证实这个。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六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原文朴宿刻),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朴宿刻)呢」?路加福音九章二十五节说:「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了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呢?」马太福音所记的事,和路加福音所记的,都是一样的。但一个说魂的生命,一个说自己。这样,我们看见,圣灵用马太福音来批注路加福音「自己」的意思是什么;用路加福音来批注马太福音「生命」的意思是什么。人的魂,或生命,就是人的自己;人的自己,就是人的魂,或生命。当我们读过圣经讲论魂的话语之后,我们知道人的魂,就是人的生命,人的自我,人的人格,和人格中所包含的意志、心思和情感等等。这样的查考,叫我们得着一个断案,就是人的魂所包含的,就是每一个人「为人」所共有的一切事物。每一个血气的人都有魂,和魂所包含的一切。魂就是每一个血气的人所同有的生命。在人未重生之前,生命里所包含的一切,无论是自我,是生命,是气力,是能力,是心思,是主意,是爱情,是感觉,都是属乎魂的。换一句话说,魂的生命,就是人从母腹生出来所得的生命。这生命中一切本来(在未信主前)所有的,所可有的,和所能有的,都是属于魂生命的。我们若认准了什么是属乎魂的,我们后来就容易知道什么是属乎灵的,就能分别属灵和属魂的。上章目录下章第三章人的堕落神所创造的人,与神所创造其它的种类,大有分别。人有与天使相同的灵,又有与动物(下等)相同的魂。神造人的时候,乃是以完全的自由权赐人,并不是叫人成为一个机械,随着神的意思调度。当我们看见神在创世记二章吩咐人,论到可食与不可食的果之后,我们看见神所造的人,并非一个死的机械,任神所左右,乃是完全有自由意志的。他们若要顺服神,他们就能顺服;他们若要悖逆神,他们就能悖逆。他们完全有自主之权。悖逆与顺服都在他们自己权力之下,随着他们自己作主:这是最要紧的一点。因为在我们灵命里,我们应当知道神是不掠夺我们的自由的,所

倪柝声-属灵的人.txt

倪柝声-属灵的人.txt

上传者: yyerd11
857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0-01-17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总目录 修订版序 自从一九二八年秋间,本书全部出版以来,感谢神,各地的信徒们纷纷订购,致不久的时候,便销售一空。并 且有许多人更不惮烦的将他们如何从本书所载的真理得着了释放,来告诉我们;使我们知道神所托付给我们的 ,实在是不落空的。神的儿女如此的接受这本书,真是我们所当感谢神的。 约有二年之久,本书没有全部可出售了。我本来并不想印第二版,以为有了二千部在外面流通已经是够的了。 同时我也不愿意亟亟于再版。因为要看到底此书的真理,在外面的工作,要有如何的结果。但是,在这二年中 ,要书者竟有几百起之多;同时,从许多的见证里,得知此书的真理是可实行的,是会释放人的,是神的儿女 们所需要的。所以此书的再版,也就不能再迟了。 这一版的书和第一版,在教训和真理上,没有多少的分别。不过为着新的亮光,和新的感觉,并为着在写第一 版的时候,有的地方不很明了的缘故,这一版,就有许多的地方,是经过我花好多的工夫增改过的。在这样的 增改中,我曾寻求主的帮助,并尽力要求连名词都与圣经相合。 说到名词,我们知道,圣经的名词,常常和我们说话的名词不同。比方:「赎罪」这个名词,在我们说话的时 候,是指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全部工作说的。但是,「赎罪」在圣经里面的意思,只是指着罪被遮盖说的。 因此,有许多名词,从我们说话看来,是不错的,但是从圣经看来,是不顶准确的。就如「胜罪」、「死己」 、「钉己于十字架」、「钉死魂的生命」,这些名词,一说出来,我们都知道是指什么说的。但是,这些名词 是圣经里所没有的。圣经里并没有这些东西。圣经不说「胜罪」,只说「脱离了罪」,「从罪得了释放」,因 为神的救法并不是叫我们胜过罪,乃是钉死我们的旧人,叫我们能以脱离了罪和罪的能力而已。(本书间有胜 罪字眼,乃是就着经历方面而言。)圣经不说「死己」,只说「舍己」,或者翻得更好就是「拒绝己」;对于 己不说「钉十字架」,乃是说「背十字架」;因为己是我们的人格,永远没有死的可能;己一死,我们人已经 了了;己就是我们这个人;所以,只能拒绝,只能背十字架。背十字架的意思不是「死」,但是,是「愿意死 」。圣经不说「钉死魂生命」,只说「失丧魂生命」;因为我们天然的生命若钉死了,就我们身体的生命也没 有了。 在头一版时,这些的分别并非不知道,不过以为,如果属灵的事实和原则是不错的,就外面的名词是不大紧要 的。就是此次增改好了,还没有想到要一起更正。乃是最近这几天,主才特别使我注意这件事。使我更看出一 个不准确的名词,怎样的要引到不准确的真理。名词的准确也是要紧的。自然,与其有准确的名词,不如有属 灵的实际。但是,有了属灵的实际,准确的名词也是宝贵的。并且也给我们以新的亮光。因此,在名词上,有 许多的地方是改过了。我也盼望,将来在别的文字工作里,也都能一律的改过来。 我要请读者注意,就是这本书是注意到一件的真理在主观(我们身上)的效力如何,对于客观方面,没有十分 的提起。这是因为本书的性质是这样(我就是感觉到主观方面的教训太少了,所以方着此书)。所以,读者应 当知道,本书所提起的各样真理,并非说这些真理只有本书所提起那样了,不过是说这些真理在主观方面是那 样的。这本书不久又要出去,作我的主所定规的工。在这个当儿,我不能不感觉到我所写的是何等的不完全, 神的真理,因为经过了人就受了亏损。我只能说,但愿一切荣耀都归与神,一切的羞辱都归与我。但愿神祝福 祂所能祝福的。 一九三二年五月三十日编者于上海寓次 目录下章 我满心感谢我所事奉的主,因为祂叫我有写这一部书的权利。我很盼望有比我更好的笔出来负这个责任,但是 ,主却喜欢叫我承之。若按着我自己的选择,我是最末了应当写这书的,我也是最末了爱写这书的。我的不愿 意,并不是因为我退缩,乃是因为我想,像这样讲到灵命程途和争战方略的书,好象不是一位信主尚未十年的 人所能胜任的。在追求灵命的信徒中,常有一个危险,就是对于他自己的灵历有了过度的主观。这个并不康健 ,因为自析——自己分析自己——原是培养自我生命的,并且会以许多虚浮的思想充满心思。信徒述说自己的 经历,原是圣经所允许的,也是圣灵所引导的;但是,经历之奇妙高深像「被提到第三层天」的,还是等到「 十四年」后才提起更好。注重经历,原是最重要的,但是,充满了经历的思想,恐怕己的生命就更难于舍弃了 。我并没有三层天的经历,我并没有得着大启示,我不过在日常的小事上,蒙着主恩,学习如同(在不完全中 )跟从主而已。在这本书里,我就是将我这几年内从主所领受的,传给神的儿女们罢了。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205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