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围棋的起源.doc

围棋的起源.doc

围棋的起源.doc

上传者: cdjackleecd 2013-12-1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围棋的起源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围棋的起源围棋的起源关于围棋的起源一直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话题。其实不止是围棋任何一项科目的起源都是令人十分头痛的问题比如生命的起源、人类的起源、文字的符等。

围棋的起源围棋的起源关于围棋的起源一直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话题。其实不止是围棋任何一项科目的起源都是令人十分头痛的问题比如生命的起源、人类的起源、文字的起源……而围棋的起源又是如此的远古文字记载非常稀缺要追溯本源自然难度不小。借助考古的力量更是遥不可及了因为考古只能给予旁证不能确定来源。  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必为这个问题来伤脑筋了大可放松心情知其大概即可考证的问题还是有待来者进行解决吧。  作为古代四大艺术(琴棋书画)之一的围棋跟所有具备某些神秘特征的艺术一样关于她的起源自然从神话版本开始。目前比较为人们所接受的观点是“尧造围棋”。关于“尧造围棋”的记载能考证到的文字有战国时的文献《世本》:“尧造围棋丹朱善之。”西晋张华《博物志》:“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或云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巧合的是这里记载围棋起源的两本著作本身都存在着众多需要考证的因素在内实在无从确定其可信度。从这里的文字记载来看围棋一开始便作为“教”的工具、具备开智功能为大家所接受。还是来直接寻找古籍中有着围棋的确切记载的内容吧。据春秋时期的《左传》记载:“卫献公自夷仪使与宁喜言宁喜许之。大叔文子闻之曰:‘……今宁子视君不如弈棋其何以免乎?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隅而况置君而弗定乎必不免矣。……’”这里包含了众所周知的一个成语“举棋不定”。文中的“弈者”指的是下围棋的人在古代“弈”专指围棋许慎《说文解字》就有解释:“弈围棋也从丌亦声。”。《左传》大约成书于公元前年这里记载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年。具体的故事内容大家可以去翻看一下《左传》。可以说明的是在据今二千五百年前围棋已经为大家所相互熟悉的事物了。值得一提的是《左传》中有关围棋的记载是迄今为止最早的文字记载。  在这个基础上再做一个简单的推论围棋的形成与发展再到为大众所熟知必然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时期也就是说围棋的起源要在这个时间点上溯若干年也许是年也许是年这正是需要有心人来考证的事情。同在春秋时期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也为后人留下了有关围棋的记载《论语》有言:“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亦有博弈者乎?”“博弈”即围棋圣人在授徒之时亦自然以棋入理可见当时围棋已经在社会上是人所共知的事务了。这便是时至今日我们所能追溯到的一个时间点即在春秋时代关于围棋的记载已经进入古代的史册、典籍。要再往前进行探测则求助于文字外的考古了。虽然不能找到确切的证据但尧造围棋的传说已为大家所接受《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BIitannica)便根据这一传说认为围棋诞生于公元前年左右《美国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Americana)则将围棋的诞生定在公元前年左右。年代之准确令人吃惊但起源时间仍是一个含糊不清的问题。在“尧造围棋”外关于围棋起源的传说仍有不同的版本。如宋罗泌《路史后记》载“帝尧陶唐氏初娶富宜氏曰女皇生朱骜狠、娟克。兄弟嚣张讼嫚游而朋淫、帝悲之为制弈棋以闲其情。”如明《潜确类书》载:“乌曹作赌博、围棋。”等版本。但除此外似乎都无从考究或语焉不详或意有其他均难以采信。另有唐人皮日休著作《原奔》认为:“奕之始作必起自战国有害诈争伪之道当纵横者流之作矣。”则是从个人所想出发有妄加推断的嫌疑了。  另有日本松井明夫所著《围棋三百年史》提到:“围棋与象棋有它们的共同的祖先,就是中亚细亚的一种‘盘戏’。它流传于西方成为国际象棋,流传于东方而受到中国天文及其他科学的影响,改良成为十六道的围棋。”这一观点亦不足以采信。首先从围棋与国象的规则来看二者根本思维方式不同其次从发源年代来看围棋广为流传的春秋时代尚未与亚细亚地区有何交往流传一说便更是无从谈起了。  对于围棋的起源既无确切的文字记载也无详细的故事流传。而当今围棋泰斗吴清源先生的理解则颇为有趣他曾经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端康成先生谈到过这方面的内容这位爱好围棋的文学家将吴先生的谈话内容录入了《川端康成全集》第卷这里录其大概:“有一次尧到地方上去视察政情遇见了一位叫伊蒲子的老人。……他与伊蒲子商谈。继承自己的按说应是儿子丹朱但丹朱不是治天下的大器他一直为此而忧虑。伊蒲子给了尧一首诗:‘原诗已忘记了大意是说如此这般的地方隐居着一位了不起的人。把你的两个女儿嫁给那个人吧!那个人是应当继承你的人。尧一回到都城马上派人去找找到了所说的那个农夫。尧把两个女儿嫁给这个农夫此人就是后来的圣君舜……尧不是把围棋这一游戏的工具给儿子而是把围棋作为研究天文的工具授给他、告诉他。你研究天文吧!做易及祭祀的工作吧!这也是我的想像。围棋恐怕不是尧制作的可能在那以前便用作天文和易的工具棋也写作弈弈与易及医发音相同与‘历’的发音近似。远古重要的大事都用易进行占卜。在日本、古代说是祭政一致。要去朝拜伊势神宫。一般认为、靠神论、神示来从事政治活动。中国的古代也是祭政一致。不论是易或天文。都与神示呀天命呀有深切的关系。易有各种各样方法。烧龟甲和兽骨观看形状后来使用筮竹我以为也会使用棋盘。是否使用黑白棋子表示阴阳。我不太清楚……”这里的内容并非围棋起源的解释引用部分内容只为大家能有所了解在后来吴清源先生接受日本某记者的采访时也谈到了类似的内容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关于围棋起源大抵有如上的几种说法一一介绍在此可以说明一个不需要说明的问题即围棋的发源地在中国此后相继传入朝鲜后日本。行事严谨的日本人曾于享保年()正月日日本围棋四大门派掌门人签署了一张书状说明:“围棋创自尧舜由吉备公传来”。顺便再谈谈围棋文物的出土这里主要列举一二以供参考。  年月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发现的一座辽代古墓墓内供桌下有一高厘米边长厘米的围棋方桌。桌上涂白漆中间画有长宽各厘米的棋盘棋盘纵横道。  年湖南湘阴发现一座唐代的古墓墓内出土一件青瓷围棋盘正方形边长厘米纵横道。  年河北望都(东汉属中山国)东汉墓出土一具石质围棋盘纵横道线。  年山东邹县西晋刘宝墓出土一付围棋子系用黑白卵石磨制而成共计子这是道围棋所用的子数。  还有新疆某地的唐墓出土了道棋盘只见棋盘不见棋子。江苏丹阳出土了黑白棋子枚淮安宋代杨公佐墓出土棋子枚却无棋盘。朱檀墓出土围棋实物计有一副纵横各道的棋盘黑子枚白子枚……  年月韩国庆尚北道庆州市芬皇寺出土一块棋盘。出土时砖质围棋盘碎成三块另有一小块缺失。棋盘长厘米宽厘米厚厘米盘面纵横各刻有条线。据初步考证这个围棋盘是朝鲜半岛新罗时期(公元年至年)的文物。  另外甘肃永昌鸳鸯池遗址出土的原始陶罐彩色图颇似现代的围棋盘。陶罐上绘有纵横各十至十三道类似围棋盘的图案。仰韶时期文化的彩陶上也有类似的图案。当然图案只是关联推想说明那个时代萌芽围棋的可能性。从文物发掘来看围棋棋盘道数并非一开始就是道而是通过一段漫长的变迁由简入繁而来的但道数自何时开始确定为道何时确定为道何时确定为道目前亦无详细记载。  关于围棋的起源主要做了如上一个简单的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阅关于围棋起源的一些专著。(作者:唐民)  附:关于“弈”的注释  “奕”和“弈”是两个同义的形声字本义“下棋”。这个字在先秦古籍中多现如:“视君不如弈棋”(《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今夫弈之为数”(《孟子》)“使弈秋海二人弈”(《孟子告子上》)等。古今辞书都说它读“亦(yi)声”。如:《说文》曰:“围棋也从廾亦声。论语曰不有博弈者乎。”  事实上人们说“下棋”是“著棋”没有人说“亦棋”的人们也只说“妙著”不说“妙亦”的。但面对辞书造成既成局面要辨证该字的正音当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还是有证据说“弈”或“奕”的确是读“著”的。……清咸丰帝“奕詝”其八个兄弟名:“奕纬”、“奕纲”、“奕继”、“奕誴”、“奕訢”、“奕譞”、“奕诒”、“奕譓”。他的一些堂兄弟名如:“奕谆”、“奕謨”、“奕詳”、“奕勋”、“奕格”、“奕绘”、“奕劻”。这些“奕”字也惟读“著”或其近音方能符合人名从部落名的习惯。(朱学渊:关于(《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中华书局)若干问题的注记)宋刻孤本《忘忧清乐集》中国围棋的起源很早围棋起源最早的传说是“尧舜以棋教子”的故事。晋朝人张华在他写的《博物志》中说:“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在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围棋就已盛行。孔子的《论语》中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因之犹贤乎已。”孟子则说“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把溺于博弈与好饮酒相提并论可见围棋已十分盛行。  秦统一六国以后围棋曾经冷落。东汉后迭经三国、魏、晋、南北朝围棋更兴。  据史书记载曹操、孙策、吕范、陆逊、诸葛瑾、费祎等都酷好围棋。南北朝时期围棋得到了更充分的发展。宋明帝刘彧还为棋家设置官署授以俸禄。梁武帝萧衍亲自撰写《棋经》围棋理论和围棋专著也陆续出现。遗憾的是唐代以前的围棋著作多数早已失传现知仅一部北周时期的敦煌写本《棋经》而现存最早的比较系统完整的刻本围棋著作就是这部宋李逸民编撰的宋刻本《忘忧清乐集》了。  李逸民是南宋御书院棋待诏书因宋徽宗“忘忧清乐在枰棋”诗句得名。收有北宋仁宗赵祯皇祐中翰林学士张拟撰《棋经》十三篇宋徽宗赵佶御制诗一首南宋初年刘仲甫撰的《棋诀》四篇张靖撰《论棋诀要杂说》一篇以及《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晋武帝诏王武子弈棋局面》、《明皇诏郑观音弈棋局图》、《诸国手野战转换十格图》和开局棋势诸图谱。李逸民把有关围棋的前人撰述以及历代流传下来的著名棋局、弈谱收集起来加以编次形成了一部较系统的著作。  宋本《忘忧清乐集》一卷实际不分卷卷内分上、中、下。书用皮纸印造刊刻刀法娴熟墨色青纯行格疏朗古朴大方为宋代浙江杭州地区刻书风貌。  此书在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就有著录。清朝初年此书藏钱曾手中钱在《读书敏求记》中也有记述钱的记述引起了著名藏书家黄丕烈的兴趣他在得到宋刻《梅花喜神谱》后想进一步得到宋刻《忘忧清乐集》。在跋文中自称“居平结想古籍往往得陇望蜀”。清嘉庆七年黄丕烈终于在华阳桥顾氏试饮堂得到此书试饮堂为顾珊斋名。顾珊号听玉其祖父顾若霖字雨时喜藏异书亲自校勘。黄丕烈从其家得书甚多。黄得此书后先请人重修装成黄丕烈式的蝴蝶装。在黄丕烈亲笔长跋中叙述得书始末和版本源流。  此书的重要价值还在于围棋史研究者过去普遍认为南北朝以前中国围棋的棋艺水平只有十七道。但宋本《忘忧清乐集》中的《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却是十九道。这个重要的记载给围棋史研究者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此书从黄丕烈处散出后为汪士钟所得成为艺芸精舍插架之物以后又由汪氏归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收藏此书钤有士礼居、荛翁、士钟、阆源父、汪印振勋、铁琴铜剑楼、绍基秘籍、恬裕斋镜之氏珍藏、瞿印秉冲、良士眼福等印可见其递藏渊源。铁琴铜剑楼书散时丁福保先生曾出资购买种珍贵古籍并以他的名义捐给北京图书馆此即为其中之一。当时陈毅元帅曾委托北京图书馆把此书复制一部由装订室的师傅做成宋版蝴蝶装的样子送给日本友人。这部书及其入藏国家图书馆前前后后在当时都非常轰动。从《世说新语》看围棋的文化内涵变异  世人皆知中国古代素以“琴棋书画”来代表形容个人的文化艺术修养。但翻检史籍可以看到“琴棋书画”一词始见于唐代何延之《兰亭记》:“辩才博学工文琴棋书画皆得其妙。”(卷三引)我们知道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典籍中有大量关于这四种形式的记载。可见这四种艺术和体育项目形式的出现最迟不晚于春秋战国。这就不免令人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从它们的出现到这四者融为一体成为文人文化修养的标志中间竟然相距约一千五百年的时间?通过对围棋的产生演变到《世说新语》中魏晋文人围棋活动的研究我们发现围棋作为一种娱乐活动的出现经历了一个从社会的道德教化工具发展演变成为个人才能和人格的展现的过程。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转变才会使围棋成为代表个人文化精神修养的形式跻身于“琴棋书画”四大修养形式之中。一  中国是围棋的故乡其产生时间虽然已难确考但春秋时期的典籍已有关于围棋的记载。说明它的产生不会晚于春秋。不过将现存早期有关围棋的材料记载与《世说新语》等六朝时期有关围棋活动的材料作一对比就可以看到早期人们对于围棋功能的认识与魏晋南北朝时期相距甚远。早期人们对于围棋功能的认识主要局限在它的教化作用而从魏晋时期起士族文人逐渐开始从哲学意味、娱乐功能以至人生态度也就是广义的精神修养的高度来体会和认识围棋的作用和意义。  因围棋的棋子只有黑白之分没有等级之别各子地位平等。刘向《围棋赋》:“略观围棋法于用兵。”(卷五二韦曜《博弈论》李善注引)桓谭《新论》:“俗有围棋或言是兵法之类也。”(卷五二韦曜《博弈论》李善注引)所以有人认为围棋起源于原始部落会议共同商讨对敌作战的需要就地画图用两种不同的小石子代替敌我的兵卒就双方作战部署进行讨论。这种说法虽然没有实物根据但比较符合围棋的基本原理。《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孔颖达疏谓:“以子围而相杀故谓之围棋。”(p)马融《围棋赋》上也说:“略观围棋法于用兵。”(《全后汉文》卷十八)也是从军事角度理解围棋的功用。不过进入文明社会以后围棋的就被赋予了浓重的道德教化色彩。在早期的文字记载当中围棋相传为尧或舜所造。张华《博物志》:“尧造围棋丹朱善棋。”《广韵》引作:“舜造围棋丹朱善之。”(卷一上平声“棋”字下引《博物志》)按丹朱为尧之子“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于是乃权授舜”(《五帝本纪》p)。《资治通鉴》胡三省注引《博物志》此文正作“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卷八《晋纪二》p)丹朱不得为舜之子故《广韵》所引有误。但舜造围棋或为另一传说。胡注又云:“或曰: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其法非智莫能也。”这两种传说尽管主人公不同但对于围棋功用的介绍却是一样的即都明确地说出围棋产生于教化的需要。  先秦时期典籍中有关围棋的记载完全可以证实早期围棋的这一道德教化功能。《论语》:“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于己。”(《阳货》)何晏《集解》引马融曰:“为其无所据乐善生淫欲。”邢昺疏:“《正义》曰:此章疾人之不学也。……言人饱食终日于善道无所用心则难以为处矣哉。……夫子为其饱食之之无所据乐善生淫欲故取教之曰:不有博奕之戏乎?若其为之犹胜乎止也。欲令据此为乐则不生淫欲也。”(p)可见孔子是用下围棋的办法来占领那些无所事事的人的时间以免他们产生淫欲邪念。孟子也曾以围棋为喻教育学生:“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诲二人弈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弈秋之为听一人虽听之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告子上》)  对于围棋的这种教化功能的认识直到魏晋时期不仅为正统的儒家人士所继承而且还有人变本加厉从礼教角度主张取缔围棋。三国东吴韦曜受太子之令所写下的《博弈论》对围棋发出了严厉的声讨:  今世之人多不务经术好玩博弈废事弃业忘寝与食穷日尽明继以脂烛。当其临局交争雌雄未决专精锐意神迷体倦。人事旷而不修宾旅阙而不接。虽有太牢之馔韶夏之乐不暇存也。至或赌及衣物徙棋易行廉耻之意弛而忿戾之色发。然其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所务不过方罫之间胜敌无封爵之赏获地无兼土之实。技非六艺用非经国。立身者不阶其术徵选者不由其道。求之于战阵则非孙吴之伦也考之于道艺则非孔氏之门也。以变诈为务则非忠信之事也以劫杀为名则非仁者之意也。而空妨日废业终无补益。……假令世士移博弈之力用之于诗书是有颜、闵之志也用之于智计是有良、平之思也用之于资货是有猗顿之富也用之于射御是有将帅之备也。如此则功名立而鄙贱远矣。(卷五二)  文中韦曜可谓软硬兼施或威逼或诱导千方百计要使博弈者回心转意弃旧图新。《晋中兴书》云:“(陶)侃尝检校佐吏若得樗蒲博奕之具投之曰:‘……围棋尧、舜以教愚子。博奕纣所造。诸君国器何以为此?若王事之暇患邑邑者文士何不读书?武士何不射弓?’”看来韦曜和陶侃的观点比孔子还要过激。孔子尚还能允许人们以下围棋的办法来杜绝滋生淫欲之心而韦曜和陶侃则干脆要取缔围棋等游戏活动。不过毕竟韦曜在文章中还承认了下围棋所应当具有的智力承认了凭此智力去猎取功名是不在话下的。而且他们这种观点在当时已经属于主流意识之外的偏狭认识。东汉以后随着儒家思想的失势人们对于围棋的功能也开始有了新的体会和认识。班固在其《奕旨》中说:  局必方正象地则也道必正直神明德也棋有白黑阴阳分也骈罗列布效天文也。四象既陈行之在人盖王政也。或虚设豫置以自卫护盖象庖牺网罟之制提防周起障塞漏决有似夏后治水之势一孔有阙坏颓不振有似瓠子泛滥之败。作伏设诈突围横行田单之奇要厄相劫割地取赏苏张之姿。参分有胜而不诛周文之德逡巡儒行保角依旁却自补续虽败不亡缪公之智。中庸之方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五霸之权下有战国之事。览其得失古今略备。(《全后汉文》卷二六)  这段文字是历史上最早的对围棋棋理作出如此全面而深刻的解释的文章。围棋所蕴含的中国人的哲学意识和文化精神棋理中所体现的辩证观念、虚实之理、竞争意识以及心理因素等在文章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阐述和发挥。与孔、孟等儒家人物仅限于对围棋的道德教化作用的认识相比东汉人对于围棋的认识显然已经达到了较高的层次和较深的程度。从韦曜和陶侃于班固等人对围棋看法的分歧中似乎可以使人得出这样的印象在汉末以来的社会环境中对于围棋态度的不同实际上也是检验一个人思想观念和社会观念上是抱残守旧固守儒家思想不放还是扬弃传统追求新的思想人生观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分水岭和试验剂。  如果说东汉班固等人对于围棋的这种全新认识主要是体现在文字状态的话那么魏晋文人则更加广泛地将这种对于围棋哲学意识和文化精神的认识运用于生活实践当中。从《世说新语》的记载可以看到围棋是士族文人重要的生活内容和人格修养之一。《世说新语巧艺》:“羊长和博学工书能骑射善围棋。诸羊后多知书而射奕余艺莫逮。”可见是否会围棋是评价一位名士的修养的重要参照。很多名士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是伴随着高雅神秘的围棋活动而进行的。他们对于围棋的贪恋已经到了忘我投入的程度。如:  王长豫幼便和令丞相爱恣甚笃。每共围棋丞相欲举行长豫按指不听。丞相笑曰:“讵得尔相与似有瓜葛。”(《排调》)  因大人与初学围棋的儿童棋艺差距很大可儿童又往往不甘心认输所以就以不讲理的办法阻止大人行棋。文中“按指不听”四字维妙维肖地刻划出王导之子王悦的这一童稚心理和天真之态。而夫子二人迷恋围棋之深也就跃然纸上了。  魏晋名士喜爱围棋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从围棋的哲学意识和文化精神上悟出了名士的人生观念和人格魅力之所在。所以“王中郎以围棋是坐隐支公以围棋为手谈”(《巧艺》)。坐在棋桌前的隐居和用手指的清谈可以说是他们对围棋价值魅力的最好理解。沈约曾在《棋品序》中总结围棋的深奥意蕴和汉晋时期人们喜好之状云:“弈之时义大矣哉!体希微之趣舍奇正之情静则合道动必适变。若夫入神造极之灵经武纬文之德故可与和乐等妙上艺齐工。……是以汉魏名贤高品间出晋宋盛士逸思争流。”(《全梁文》卷三)所以他们便在忘我的围棋活动中去体会围棋所蕴含的深奥哲理和文化精神。如:  裴遐在周馥所馥设主人。遐与人围棋。馥司马行酒遐正戏不时为饮。司马恚因曳遐坠地。遐还坐举止如常颜色不变复戏如故。王夷甫问遐:“当时何得颜色不异?”答曰:“直是暗当故耳!”(《雅量》)  “暗当”一词未见诸书复用。余嘉锡笺疏引陈仅《扪烛脞谈》十二云:“‘暗当’似云默受当读为抵当之‘当’去声。”余嘉锡谓:“陈说亦想当然耳。未便可从。”余氏此说虽意在求据但陈说亦非一家之言故未必不可从。王世懋对此评曰:“‘暗当’之解似云默受。”与陈说不谋而合今人《汉语大辞典》已取其默受之说。默受之意正与“举止如常颜色不变”相吻合。这种遇事不露声色的气量不仅是当时名士所崇尚的风度雅量而且也是围棋所倡导的“有胜不诛”“虽败不亡”的人生态度的表现。梁武帝的《围棋赋》将其形容为“失不为悴得不为荣”(《全梁文》卷一)也正是悟出了这种道理。人所共知的谢安闻淝水大战捷报不动声色继续与人对弈顾邵下围棋时得知儿子夭折“虽神气不变而心了其故。以爪掐掌血流沾褥”(《雅量》)甚至孔融的两个儿子听到父亲被捕的消息时仍然“弈棋端坐不起”等等都是这种人生态度的表现。  既然围棋具有“入神造极之灵经武纬文之德”人们又如此酷爱围棋所以这个时期的围棋技艺有了很大的提高和发展。其标志之一是围棋的棋盘在这个时期由十七道增为十九道。棋道的增加使围棋增加了难度也给围棋带来了更大的魅力和刺激。其二是由于人们竞相切磋提高棋艺并受到九品官人法的影响魏晋时期开始对棋手的棋艺高低进行分级定品。这些都极大地刺激了人们对于围棋的浓厚兴趣促使他们跃跃欲试争取在这咫尺的棋局中充分展现自己的才华和个性以至证明自己的人格尊严:  江仆射年少王丞相呼与共棋。王手尝不如两道许而欲敌道戏试以观之江不即下。王曰:“君何以不行?”江曰:“恐不得尔。”傍有客曰:“此年少戏乃不恶。”王徐举首曰:“此年少非唯围棋见胜。”(刘注引范汪《棋品》:“虨与王恬等棋第一品导第五品。”)(《方正》)  从范汪《棋品》可知按照当时的品位划定王导和江虨有四品之差而且四品之差的正常差距应当是下让二子棋。但这个故事给予今人的内容意义已经不仅仅是其单纯的史料价值。江虨拒绝和王导下不让子的平子棋(敌道戏)说明他对自己和王导之间的棋艺差距十分清楚并引以为自豪。在他看来下了平子棋就等于抹煞了二人的棋艺差距这不仅是一种乏味的游戏而且也近乎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而王导对他的赞叹也正是指这种自强自尊的人格精神。  然而更为动人心弦的还是他们在围棋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蔑视礼教和追求个性自由的精神。阮籍母亲临终时他正在和别人下围棋。对方见状便起身告辞。可阮籍却拖住对方不放“留与决赌。既而饮酒三斗举号一声呕血数升废顿久之”这才踉踉跄跄地跑回家去。王坦之在守丧期间也不顾礼教限制公然与客人下起围棋。从表面上看这或许就是韦曜所批驳的“废事弃业忘寝与食”“专精锐意神迷体倦”但如果明白了当时司马氏政权以推行礼教为名行党同伐异之实的现实背景的话就会清楚他们的真实动机并非要亵渎礼教而是要亵渎那些利用礼教来装扮自己屠刀的人。围棋也就成为一种政治观念角逐的工具了。  综上可见围棋从原始时代的作战演示到先秦时期的教化工具再到魏晋时期的文人人格和才能的展现无论是操作规则还是其文化内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巨变的深刻意义不仅在于它成就和完善了一种代表中华文化的体育文化竞技项目至今仍风靡世界而且还在于它对于士族文人的精神文化修养所起到的营造锤炼和积累作用。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巨变才会使围棋成为代表文人文化精神修养的重要形式走进“琴棋书画”之中走进古代文人的日常生活之中走进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之中。  【参考文献】  张彦远法书要录M《丛书集成初编》本  萧统文选M北京:中华书局年影印胡克家刻本  杜预注、孔颖达疏春秋左传正义M《十三经注疏》本北京:中华书局年版  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M北京:中华书局年影印本  广韵M《四部丛刊》本  司马迁M北京:中华书局年缩印标点本。  司马光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年缩印标点本。  何晏注、邢昺疏论语注疏M《十三经注疏》本北京:中华书局年版  赵歧注、孙奭疏孟子正义M《十三经注疏》本北京:中华书局年版  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M北京:中华书局年版ThevariationoftheculturalcontentoftheWiqifrom《SHISHUOXINYU》NingJiayu(theNankaiuniversitythecollegeofartsTianjin)Abstract:Fromthedescriptionoftheintellectuals‘WiqiactivitiesinWeiJinin《SHISHUOXINYU》,wecanseetheWiqiexperiencesadevelopprocess,fromthetoolforthecultureofthesocialmoralstothewayofdisplayingpersonaltalentandpersonalityJustbecauseofthechange,theWiqibecomestheformwhichrepresentspersonalculturalandspiritualaccomplishment,andascendsintothefourfamousaccomplishmentforms"piano、chess、calligraphyandpainting"Keyword:《SHISHUOXINYU》Wiqiculturalcontentvariation(原载《大连大学学报》年第二期)  今本《博物志》无此文见引于《艺文类聚》卷七四。今人范宁据以辑入《博物志校证佚文》(中华书局年版)中。但范氏辑文自“孔子曰”至“无不中者”一段文字则为《艺文类聚》原文所无。系从《论语阳货》和《世说新语巧艺》篇阑入。  也有人将围棋起源的原始作战说于尧造说混为一谈得出以尧之仁义不可能教子以兵伐人之国。如唐代皮日休《原弈》言:“以尧之仁……有苗之慢尚不加兵岂以害诈之心争伪之智用于战法教其子以伐国哉?则弈之始作必起自战国有害诈争伪之道当纵横者流之作矣。”载《全唐文》卷七九九第页上海古籍出版社年影印原刊本。至于宋代罗泌《路史后记》所说:“帝尧陶唐氏……为制弈棋以闲其情。”虽然谈到其消遣功能但这已经是宋代的事情了。  《晋中兴书》刘宋何法盛撰原书已佚清人汤球等有辑本。此据《世说新语政事》“陶公性简厉”条刘孝标注引。  明凌濛初刻四色套印八卷本《世说新语》。  至于王叔岷《世说新语补正》谓“暗当”犹云“暗会”、“暗合”则殊不可解。台湾艺文印书馆年版。  《世说新语雅量》。  《世说新语言语》“孔融被收”条刘注引《魏氏春秋》。  关于围棋棋道从十七道改变为十九道的时间过去人们一直存有疑惑。邯郸淳《艺经》上明确记载:“棋局纵横各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说明三国时还是十七道。但何时变为十九道史籍却不甚明了。宋代李逸民在其《忘忧清乐集》中提到孙策诏吕范、晋武帝赐王武子两局棋盘皆十九道。但此说与邯郸淳的记载明显矛盾清人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卷十九《棋局》疑为后人假托。沈括在《梦溪笔谈》却说:“今世棋局十九道未详何人所加?”考《孙子算经》中有一道以围棋道数为内容的算题:“今有棋局方十九道问用棋几何?答曰:三百六十一。”《孙子算经》撰人无考。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第十二章《魏晋南北朝的科学技术》推算其成书时间大约在十六国后期、北魏前期。说明最晚至东晋时围棋棋道已经普遍改为十九道了。这一变化从建国后出土的文物中完全可以得到证实。年在河北望都县一号墓出土的东汉时期石质棋盘为十七道(见北京历史博物馆《望都汉墓壁画》插图十六、十七)。年河南安阳出土的隋代张盛墓中有青瓷围棋盘为十九道(见邱百明《从安阳隋墓中出土的围棋盘谈围棋》图二。载《中原文物》年第三期)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村号墓(张雄夫妇合葬墓)出土的木质围棋盘也是十九道(见文物出版社《新疆出土文物》图)。墓主张雄为高昌左卫大将军卒于公元年(唐贞观七年)。另外据傅芸子先生《日本正仓院考古记》日本正仓院所藏围棋盘为唐代皇帝赠送给日本天皇的御物也是十九道。可知南北朝以前已经普遍采用十九道棋盘了。  邯郸淳《艺经》上将围棋分为九品: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但这种分法比较抽象。到东晋时就将其改为与当代棋坛给棋手定段类似的对每一位棋手的棋艺高下进行分级定位的品位划分了(详后)。  《世说新语任诞》“阮籍当丧母”条刘注引邓粲《晋纪》。  《世说新语巧艺》“王中郎以围棋是坐隐”条刘注引《语林》。 中国本土围棋文化起源围棋的发展是随着人们的智力的发展而发展也是有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最主要的表现在棋盘的道数上。棋盘的道数少变化就少下起来就简单棋盘道数多变化就多就复杂下起来就难就不好掌握。  我们现在的棋盘是X道而在早些年我们的祖先在发明围棋时一开始并不是这样。而那时是比这个规格要小。我们现在通过这些年的考古已经一点一点的知道了以前的事。在考古中我们国家发现的最小的棋盘是X道这是在年月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发现的一座辽代古墓墓内供桌下有一高厘米边长厘米的围棋方桌。桌上涂白漆中间画有长宽各厘米的棋盘棋盘纵横道。  这种道的棋盘是目前能见到的道数最少的棋盘。年我们又发现了道的围棋盘。年湖南湘阴发现一座唐代的古墓墓内出土一件青瓷围棋盘正方形边长厘米纵横道。可以断定这种道棋盘是道棋盘的后继者。  无论是辽代出土的道棋盘还是唐代出土的道棋盘都不是当时通行的棋盘也不是东汉以后的人所创造因为唐宋时期全国范围内早已使用了道棋盘了所以这些道棋盘和道棋盘只能是西汉以前的通行制式甚至于是春秋战国以前的通行制式的孑(音杰)遗。它们之所以出现在唐辽时期一种是无意识地保存和出于崇古慕古或为了简便易学的目的而有意识地保留了古代的围棋制式。  另外当一种多的取代少的棋盘时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他是经过了多少代人几百年的演变进化才实现的所以在社会上同时出现几种式样的棋盘是应该有的事。  年河北望都(东汉属中山国)东汉墓出土一具石质围棋盘这时已是道的棋盘了:X道线。在以后的年山东邹县西晋刘宝墓出土一付围棋子系用黑白卵石磨制而成共计子这是道围棋所用的子数。刘宝官至侍中安北大将军卒于永康二年公元年。从棋子数目上看西晋上大夫中也流行十七道的围棋。  从道围棋发展到道围棋这是经过了多少代人的创新与发展经过了几百年上千年的时光这是一个了不得的进步。从历史上看道围棋流行的时间很长。至少在东汉三国时期已经通行道的围棋。在道围棋发展到高峰后我们的祖先又把它发展到更高一级的水平一个变化莫测的高级阶段道围棋。所以道围棋和道围棋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共在一起共处一世。有的人还在下道的围棋而有的人已经下道的围棋了。  道围棋从什么时代开始出现的现在还没有证据不得而知。但是流行于世大家通行的时代在东汉和三国这是有据可考的。直至衰落消亡于唐朝。在道围棋发展到高峰后我们的祖先又把它发展到更高一级的水平一个变化莫测的高级阶段道围棋。从那时起到现在虽然经过了年我们还没把它搞明白!有据可查的就有年!三国时期大概年前道围棋可能开始流行了。到现在为止虽然我们还未有三国时期道围棋的出土文物作证这是一个缺陷和遗憾但已有诸多文字记载可以看清道围棋的发展之路。北宋棋待招李逸民所著《忘忧清乐集》所记三国东吴的棋谱和北方西晋武帝的棋谱就已经是道围棋了。  从三国()开始道和道围棋两棋并行北方流行道而南方流行道。途经西东两晋南北朝直至隋而止于唐朝()。前后大约有年左右。南北朝()时道围棋逐渐占了主要地位开始通行。北周写的《棋经》中已记围棋“棋有三百六十一道”了到隋唐就已经完全取代了道围棋。河南安阳张盛墓曾出土一具道的瓷棋局。  围棋里面还有两个重大的事件(制式及规则)就是座子制和黑白双方先后手的行棋次序。“座子”也叫“势子”。它是在下棋时先在四角的对角上各摆两枚棋子。以确定黑白双方各占两个角。但是不是放在“三三”而是放在“四四”。  有关座子制它起源于何时很难考证但东汉时期()肯定是盛行了这是现在有证可考的。距今已有近年的历史了!行棋次序是白先黑后。和现在正好相反。这些是通过文字的记载得以使我们今人而了解的。最有名的是《忘忧清乐集》在上边清楚地记录着黑白双方在棋局四角的对角上各摆两枚棋子行棋次序是白先黑后。  古代这种座子制度和白先黑后的规则一直沿袭到清末前后实行了近一千八、九百年。后因受日本围棋的影响才取消了座子并改为黑先白后的行棋次序。  我们现在围棋标准和等级分为九段一段最低九段最高依次排定。可是在古代我们的先人他们是怎么评定标准排出等级的呢?可能是受我国从三国时就推行的“九品官人法”的影响三国时代所著的《艺经》中将围棋分为九品:守拙若愚斗力小巧用智通幽具体坐照入神。  现在我国的台湾省还实行着“九品围棋”制。我们现在实行的“九段”制是从日本那里普及起来的我国在年第一次评定了段位当时评定的最高段位是五段共四人:刘棣怀过惕生陈祖德吴凇笙。年后年我国正式实行围棋段位制当时被授予最高的九段棋手共有三人他们是:陈祖德吴淞笙聂卫平。我国围棋普及发展很快已历经建国后“四龙”为代表的四个围棋时代陈祖德聂卫平马晓春常昊。现在连第四代棋手都已经有好几个九段了。、安阳隋代张盛墓出土的围棋盘是我国目前发现最古老的道围棋盘。围棋古代叫作“奕”。《说文解字》:“奕围棋也。”围棋在古代还有“坐隐”、“手谈”等别称。刘义庆《世语新说》:王中郎以围棋为坐隐支公以围棋为手谈。《左传》是世界上最早讲到围棋的书籍书中提到的围棋时间是公元前548年。围棋究竟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很难说中国的古籍书中有“尧造围棋丹朱善之”的记载。尧是原始社会的人了。目前出土文物中历史年代最远的围棋棋盘是汉代的那时的围棋棋盘是纵横17道线的。而出土的隋朝围棋棋盘就是19道线的了。北周时期(在公元六世纪)成书的《棋经》是最早的一部围棋棋经。围棋实在是太简单了只有黑白两种棋子规则也很简单。但是它的玄妙却是任何其他棋类所不能比超的。围棋只有361个棋点但是其变幻是无穷的真有计算一下的话假设我们一秒钟数过一种棋形变幻要把全部的棋形数完大约要数亿年的时间。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载了围棋说到围棋的变幻数量时说“大约连书万字四十三即是局之大数。”这里的四十三个万可不是指的43万。围棋的一大可爱之处就是没有和棋是一个真正争胜负的严酷世界。围棋的棋子呈黑白两色古代文人对此曾有一番别出心裁的比喻。“引如征鸿赴沼布若群鹊依枝”。黑白子被喻为鹊鸟、鸿雁。五代时有位年仅十岁的孩童名叫廖凝他随长者一起观棋且赋诗一首以记其事其中形容白棋优势“满汀沤不散一局黑全输”一句尤使闻者叹服。王之道有《蝶恋花》词:“玉子纹楸频较路。胜负等闲休冶黄金注。黑白斑斑乌间鹭明窗净几谁知处。(音fu)剥声中人不语见可知难步武来还去何日挂冠宫一亩相从识取棋中趣。”“乌鹭”目前在国内用得不多但在日本的《碁》周刊上每期可见。法喜剧性的人物形象及时反映日本围棋新闻大赛的最新战况其作品专栏名就叫“乌鹭戏评”。弈者对垒“三尺之局兮作战场”投子于枰布阵列势宛若将帅在调动兵马布置攻防。然而棋子毕竟是没有生命力的静物所以竟有称棋为“鬼阵”者。其实我们的语言中有不少是从围棋而来的:星罗棋布举棋不定旁观者清琴棋书画棋盘街棋盘坨………三国时孙策和吕范对局的棋谱是目前可找到的最早的棋谱记录。记录在公元十二世纪成书的《忘忧清乐集》中。大约是在我国的南北朝时期围棋传入朝鲜和日本的。在隋唐时期就已经有了较大规模的流传围棋在欧美的传播主要还是从日本传播的这也是围棋在欧美各国被成为"GO"的原因是由日文的『碁』音译而来。尽管围棋起源于中国但是后期日本围棋的普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中国围棋古谱  中国古代的围棋著作。  《(棋)经》(敦煌石室古写本)  这是现存最早的围棋专门论著现存伦敦博物院卷首已经残缺卷尾题“经一卷”及古藏文签名。内容包括:“经”七篇。“棋病法”。梁武帝《棋评要略》。著者除第部分为梁武帝外其余均未写明。但据文中将黑子称为乌子避北周文帝宇文泰的小字“黑獭”的讳可知作者为北周时人,因而个部分大约均是南北朝时作品。本卷是手抄本,从卷尾古藏文签名(藏文在世纪初始创)文中用“安稳”一词(少陵以前都作安隐)以及“炮”、“”混写等情况看,估计抄手是晚唐人,甚至五代人。从书法看也是如此。  《忘忧清乐集》(宋本)  宋李逸民辑,共册、取宋徽宗诗“忘忧清乐在枰棋”之意。卷首为宋皇中学士张拟所撰棋经十三篇(模拟《孙子兵法》格式)被历代弈家推为经典著作稍后为刘仲甫撰《棋诀》,亦颇精彩,至今尚有实用价值。接着是历朝国手对局,最古的是“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就是世传的“吴图”,但真伪莫辨。不过无论真伪均是现存最早的棋谱。第册是定式,第册是棋势即角上死活。亦均为现存的最早围棋作品。本书为极珍贵文物现藏北京图书馆(见图)。  《玄玄棋经》(明本)  元晏天章、严德甫撰原名《玄玄集》。因卷首冠以张拟的《棋经十三篇》所以后人习惯称它为《玄玄棋经》。现存的为明朝坐隐斋自订本(“坐隐”是围棋别名之一)共卷。本书虽有起手法、古遗局等但重点放在个死活题上。这些棋势不仅起名生动如“野猿过水势”、“入穴取鱼势”等而且质量极高。本书颇受日本棋界重视曾多次翻印出版广为流传。  《仙机武库》、《石室仙机》、《万汇仙机》  明代弈谱爱用“仙机”两字其中名声最著、价值最高的是《仙机武库》明陆元宇辑张怀玉刊共卷明版。这是一部综合性棋书集前人之大成与《玄玄棋经》齐名。内容亦以死活题为主有许多在角上寥寥几子未定形的死活题实用价值更高。《石室仙机》明许辑明版共卷。《万汇仙机》潞王纂明崇祯甲戌刻本分册现北京大学图书馆存有善本。  明代还有林应龙撰《适情录》,明嘉靖木刻本《秋仙遗谱》手抄本苏贝瞻撰《弈》。  《四子谱》  明过百龄撰清版几经翻刻流传很广影响亦大。本书以角上起手法即“定式”为主。标志着当时棋手已着重在起手方面下功夫是一大进步。所录“定势”着法精劲实用价值极高。  《官子谱》  清陶式玉辑以死活题为主内容丰富可与《玄玄集》媲美。日本棋界亦曾翻刻流传。  众多的清代著作  清代是围棋全盛时期名手辈出著述更多著名的有:《弈府阳秋》盛大有辑《不古编》吴瑞征辑。以上两书均为编录当时高手对局的刻本不多已不易见。《兼山堂弈谱》徐星友辑因录有与黄龙士的局“血泪篇”而流传。该书解说精良是极好的对局评注集屡有翻刻。《弈括》、《黄龙士全图》黄龙士著。《桃花泉》范西屏辑。《弈理指归》与《弈理指归续编》施定庵辑钱长泽绘图。施定庵、范西屏的著作为清代的经典著作。  施、范并称海昌二妙有《海昌二妙集》屡有翻刻广为流传。《寄青霞馆弈选》王存善辑共卷编辑年代较晚几乎全录了清代名手的重要对局。上海市棋社存有徐润周等人捐赠的古谱两千余册其中著名的清代著作还有:《围棋近谱》金志辑。《弈妙》吴峻辑。《残局类选》钱长泽辑。《居易堂围棋谱》沈赋辑。《弈程》,张稚博辑。《弈隅通会》,汪似圆辑。《绘声园弈谱》,金春亭辑。《稼书楼手谈》,员履亨辑。《潘景斋弈谱约选》楚桐隐、章芝楣合评。《皖游弈萃》、《餐菊斋棋评》周鼎辑。《晚香亭弈谱》高岱辑。《周予先生围棋谱》《听秋轩弈谱》刘子通选。《清朝弈汇》徐德焕辑。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6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