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文心雕龙佛论辞源研究.pdf

文心雕龙佛论辞源研究.pdf

文心雕龙佛论辞源研究.pdf

上传者: guanleishanren 2010-01-11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文心雕龙佛论辞源研究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佛光大學文學系碩士在職專斑碩士論文《文心雕龍》佛論辭源研究研究生:陳建郎撰指導教授:黃德偉博士、釋永東博士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六月i摘要劉勰在《文心雕龍符等。

佛光大學文學系碩士在職專斑碩士論文《文心雕龍》佛論辭源研究研究生:陳建郎撰指導教授:黃德偉博士、釋永東博士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六月i摘要劉勰在《文心雕龍》文本中言及“辭"的數量有次之多僅低於統計次的“文“由此可知“辭"在《文心雕龍》中的重要性。例如〈原道〉篇提到:“《易》曰:「鼓天下之動者存乎辭。」辭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所謂明道存乎練俗《文心雕龍》題充十方人文其剖析事理是精湛相銜用典聯字更是婉轉相承。所以研究者從劉勰創作辭彙的佛論源頭尋求其思想根源的迴響與印證。《文心雕龍》是中國文學批評的瑰寶其所評論的對象在當代是包羅群集為文辭理乃採析微多采之勢左提右挈的駢文筆法更是出神入化。但劉勰所用的批評辭彙真如陳思所說:“非師傳不能析其辭非博學不能綜其理“這些頗為陌生的術語為數眾多難道只是拔萃出類的個人文采而已嗎?後人在語意解析上為何不易觸字圓覽?因此有需要將辭彙作一深入研究的主題以利文本系統思想的釐清與定位避免古今多所殊論的紛擾而弗識劉勰寫作的真實義理與中心主軸。遍翻《文心雕龍學分類索引》近萬筆書目辭彙相關研究卻極度缺乏這也是許多研究者共同的感嘆。蓋一直未能獲得通篇辨識辭彙的方法故未能直接探測辭彙的淵源如何振葉以尋根?如何觀瀾而索源?本文強調這一方法的研究主題期待日後能依此管道開發更具學術價值的研究。本文採取地毯式搜索辨察五十篇共個辭彙摭取體大例多之方法雖未能精解意理卻足堪普查出多重宏效爲龍學展開新的學術空間。辭彙平行對比研究的分析過程中首先明確發現《文心雕龍》大量使用《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等佛道專業文論的辭彙此處假以佛論稱之。經過分析統計《文心雕龍》辭彙出現在佛論中的比例高達也就是說有個辭彙出現在這三本典籍之中只有個辭彙未出現這是重要的證據。而贊語辭彙本文更加以詳察所呈現的佛論內容約有一千句可刊比對其思想內涵的真諦確實是佛學思想與現行《文心雕龍》的注釋版本內容可說完全背道而馳批評辭彙的集體出土是龍學很重要的學術發現。本文所基本預設、概念架構、搜尋方式、分析步驟、辨識標記、統計分析都有別於傳統的研究方法。這一分析結果將挑戰過去諸多的學術論點中國文學批評理論也會賓主易位文學的主角反成被佛論批評的對象。另外劉勰寫作年代、寫作地點、寫作方法、生死日期、思想邏輯、宗教信仰……將揭示更多舊論的疑點。《文心雕龍》辭彙淵源研究越精闢龍學思想謎題越容易解開理論體系也就自然建構成型。本文強調系統證據的立體架構是對《文心雕龍》最基礎的研究解析法。關鍵詞:劉勰、文心雕龍、佛、弘明集、辭彙ii目次第一章緒論壹、研究緣起與目的………………………………………………………………貳、文獻分析與探討………………………………………………………………參、研究範疇………………………………………………………………………肆、研究方法………………………………………………………………………第二章劉勰與佛道文論之關係第一節劉勰與佛教之關係與淵源………………………………………………第二節《弘明集》之內容特色與劉勰淵源………………………………………第三節《出三藏記集》之內容特色與劉勰淵源…………………………………第四節《廣弘明集》之內容特色與劉勰淵源……………………………………第三章《文心雕龍》辭彙與佛道文論之關係(上篇)卷一〈原道〉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徵聖〉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宗經〉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正緯〉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辨騷〉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二〈明詩〉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樂府〉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詮賦〉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iii〈頌讚〉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祝盟〉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三〈銘箴〉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誄碑〉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哀弔〉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雜文〉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諧讔〉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四〈史傳〉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諸子〉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論說〉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詔策〉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檄移〉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五〈封禪〉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章表〉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奏啟〉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議對〉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書記〉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第四章《文心雕龍》辭彙與佛道文論之關係(下篇)卷六〈神思〉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體性〉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風骨〉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iv〈通變〉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定勢〉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七〈情采〉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鎔裁〉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聲律〉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章句〉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麗辭〉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八〈比興〉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誇飾〉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事類〉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練字〉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隱秀〉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九〈指瑕〉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養氣〉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附會〉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總術〉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時序〉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卷十〈物色〉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才略〉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知音〉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程器〉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序志〉可能引用的佛道文論…………………………………………………………v第五章《文心雕龍》與佛道文論之關係分析第一節《文心雕龍》與佛論辭彙數量之關係…………………………………………第二節《文心雕龍》與佛論辭彙百分比之關係圖表…………………………………第六章結論………………………………………………………………………………參考書目壹、佛教專書……………………………………………………………………………貳、《文心雕龍》及其相關之「注釋論著」……………………………………………參、《文心雕龍》之「工具資料」專書…………………………………………………肆、《文心雕龍》之「研究」專書………………………………………………………伍、《文心雕龍》專題之「期刊論文」…………………………………………………陸、《文心雕龍》之「學位論文」………………………………………………………《文心雕龍》佛論辭源研究第一章緒論壹、研究緣起與目的《文心雕龍》被稱為中國文學批評理論最重要的專書全書十卷綜分上下篇文本有五十篇序文及贊文。劉勰以其精湛駢文筆法廣論中國古代文學的大多數對象。《文心雕龍‧事類》中提到“雖引古事而莫取舊辭。"此處可看出其充滿慧黠而脫俗的辭彙是經過特別處理的結果因此龍學辭彙雖是後人常引用的範式卻也是諸多迷惑的來源。例如“神思"概念的理解紛歧於古今注釋家或以為“論構思之宏觀"或以為“論想像之達觀"或寫作“論作家精神的“靈感論"或說是“論述作家構思時的藝術想象問題"。也有將多論形貌攏併於一論。這些都未能立足於批評的角度而僅限於思想作用的過程之中而未得論證之果實。觀察《文心雕龍》其命題使用佛教人、事、物可說絕無僅有儒、道、玄典籍、人物或典故卻說之甚詳。學者常忽略經典或人物應該視為被批評的對象若據此斷言劉勰一定是某家的思想此等錯誤邏輯是把命題當作結論的失誤。我們需要發展根據文獻材料說話的「考證派」而非預設儒、道、玄、佛立場的瑕談高論或「牆頭派」的人云亦云辭繁言眩卻了無新言。若是把劉勰說成中國各派思想集大成的複雜份子也算垂帷掛帳搞模糊之能事論證終究無法全面進入真實義諦。《文心雕龍》外在文辭體要偕通內在思想超脫清澄學堅多飽的表現相信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論說。而《文心雕龍》除了“般若"一詞通篇不用佛經之語故與佛家無關之論這是多數人能接受的共識其實這個證據點大有疑問因為《文心雕龍》並沒有人真正的去作佛經辭彙的研究如何證明無關呢?更何況還有佛律、佛論的可能性。審視《文心雕龍論文全文資料庫》過往眾多的研究報告劉勰思想各家各派皆有基本立場但無絕對依據的說服力。削足適履的定論充斥於市適得其反的謬論讓人不忍卒賭。雖知蹇諤直言難受不言更如鯁骨卡咽喉因此為文提出全面性的證據以達訾議與駁論之目的。本研究論文採用相同辭彙的平行比較研究分析引證的標示不是絕對性義理的證據而是字型的基本吻合。但為文仍希望把誤解降到最低的程度以配對科學化的文本證據當大量化的統計分析數字與比例產生時對於研究結果應該可被視為一個可靠的嚮導。當然研究者的客觀心證是必要張燈〈《文心雕龍‧神思》疑義辨析〉《華東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頁。的但並非求取絕對無誤的少數處理畢竟比對的辭彙數量太龐大。博而繁雜的辭彙比對前後參酌文句最是恰當但此法可能需要數百萬字的篇幅故僅以贊文個辭彙為文句代表供參閱與比對這應該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才是。日本佛教文學學者加地哲曾說:“贊文不僅要對佛教義理的瞭解更要有激情式的感受否則是寫不出來的。"因此本文研究特別從《文心雕龍》贊文處先著手探尋並加強處理其中的個辭彙所延伸出的例句。以上文句得交叉研究可以幫助我們自然理解劉勰《文心雕龍》的精采義理免於落入逞臆辯說的窼臼。就中國文學史而言《文心雕龍》以贊文體式為文雖非第一作全面性文學論述的論贊則是絕無僅有的唯一其樹德奇辨的論訓最堪後人敷頌舉揚。綜觀《文心雕龍》五十篇贊文形音皆如偈頌結構儼然是論文篇章之龍珠引領陳文立題而破論。贊文獨特精要的風格內容加上反義取通的邏輯模式這在文論書記運用上的突破不僅超越《史記》《漢書》贊文等助、明的文學功能亦超越佛教偈頌贊唱的傳教功能。當六朝辭彙因佛教譯經、格義大量興起而爲了傳教、護教所產生的「援釋入儒」政策成功不也正是他們對中國文化的偉大貢獻我們今天既無理由也無必要推翻此一論點。《文心雕龍‧知音》提到:夫麟鳳同麏雉懸絕珠玉與礫石超殊白日垂其照青眸寫其形。然魯臣以麟為麏楚人以雉為鳳魏民以夜光為怪石宋客以燕礫為寶珠。形器易徵謬乃若是文情難鑒誰曰易分?龍學研究若依然僅就篇章文句作抽象或印象概念的詮釋未能確實對根本詞彙追本溯源也如劉勰在《文心雕龍》中所言:「識在缾管何能矩矱?」、「滯有貴無徒銳偏解。」那將使研究變成危言。若以此地之語釋彼地之語或以今時之語釋古時之語皆無法大明其義例更奢談語言系統之根源也無法考證其思想之依皈。唯有透過考證當代常用的體式、方法、條例來揭示語義系統來推求辭語根源來探求辭義的圓通無爽務使辭共心密如析薪破理。劉勰《文心雕龍‧序志》曾經提到:辭人愛奇言貴浮詭飾羽尚畫文繡鞶帨離本彌甚將遂訛濫。蓋周書論辭貴乎體要尼父陳訓惡乎異端。辭訓之奧宜體於要。於是搦筆和墨乃始論文。加地哲定著劉衛星譯《中國佛教文學》(台北:佛光出版)以上得知劉勰對於經典所論未能體達奧妙前聖先哲言不盡意識在缾管跳脫不出經典的框框。加上當代論文之作並未能振葉以尋根這很自然引發他以佛論技巧轉戰文學評論的動機如同《弘明集‧明佛論》的作者宗炳也曾以般若佛論技巧寫出〈畫山水序〉。因此劉勰志求文論之聖夢想媲美孔夫子般的地位而避免如馬融、鄭玄諸儒雖注經精深有成卻仍不足立家的結果。當進行文本之間的索引比對時因為中國詞彙是多義現象的組合文字自然語言詞彙的衢路並非全然的有關或無關這肯定會遭致匹配瑕疵或認知困難的問題。為解決突破上述必然面對的學術問題研究者先藉由比對詞彙文字的吻合度再以點、線、面、體四階段進行辭彙的集體分析。辭彙比對的研究過程依字型吻合而展開配對標記所以我們先假設《文心雕龍》檢索配對成功的辭彙與佛論仍是平行無關的即使二造辭彙、文句同時具足吻合。首先以《文心雕龍》個贊文辭彙為比對的起點每個佛論文句關係詞彙的群體被視為一個小證據主題再觀察佛論文句間是否也有出現吻合關係的辭彙此時可將數個辭彙合併成為一個中證據主題《文心雕龍》個辭彙配對的部分將被累積為大型且完整的證據。此分析結論將明確表達佛論與《文心雕龍》的關係與作用程度即所謂《文心雕龍》與佛論辭源的關係。接下來的的研究問題只是如何通過不厭其煩的佐證配對與標記確實對《文心雕龍》與佛論辭彙提供各種不同的媒合驗證希望整套系統證據的出現與統計結果能促起中國文學界跳脫框架正視佛教般若中道的論說批評論證法了解劉勰《文心雕龍》對文學批評的高超技巧而佛教也能對般若思想的運用與體現能有更深的體悟與觀察而這也是發展中國哲思辨證法則的另一契機劉勰強盛的辯證思維邏輯法與辭彙組織摘錄法其實才是其最特殊的才華。吾人發現《文心雕龍》中的佛論術語與《弘明集》的儒道玄佛論爭術語相同發現文采用辭和《文心雕龍》更是相當的雷同。也發現當時除了僧人熟悉佛論外文人、朝臣、王公與帝王都有類似思想的論文存於其中。也就是說《文心雕龍》所運用的辭彙與思想在當時文人貴族圈中是絕對性的相通當然也就沒有現代人理解文本困難的特殊現象。《文心雕龍‧論說》:然滯有者全繫於形用貴無者專守於寂寥。徒銳偏解莫詣正理動極神源其般若之絕境乎?“般若"思想是齊、粱佛教思維的主軸認為諸法係為自性空、因緣起真理實相無須依靠有、無之法則。劉勰認為:“滯有貴無莫詣正理"這出現在《文心雕龍》“般若"相同文句的地方可見中道思想之一貫。劉勰從有、無現象界入手以破除世俗分別意識的角度也破道法自然等天文地理的角度去把握具有最高無執著的“中觀“理論思辯。此與莊子齊物論中對認識主體所進行的反思終結於虛無的形象是絕對不同的與追求一個實體的、本體的、形而上的理性哲學探索也是不同與儒家講究實踐的學問也是不同的。姚秦龍樹菩薩鳩摩羅什譯〈觀法品第十八〉《中論》(卷):業煩惱滅故。名之為解脫。業煩惱非實。入空戲‧‧論滅。劉勰在《文心雕龍‧諧讔》提到“空戲滑稽德音大壞。"此“空戲"只出現在《中論》這與其大乘般若思想的基本背景是吻合的。劉勰雕龍反諷式的命名一直為後人所不解既不是騶奭之雕龍那為何要提此事命其名然後才反對呢?這種歸謬法正是龍樹菩薩的般若絕境邏輯觀正是其不立文字的性空緣起法此非有非無的終極思想即所謂佛家的中道。劉勰於序志篇中提出“古來文章以雕縟成體豈取騶奭之群言雕龍也“。這引文暗喩的否定辭後人不察者居多引騶奭雕龍真可說豈有此理。劉勰不俗的言辭其實是龍樹大士所提般若中觀的理路其不一亦不異之主軸思想也多所展現於《文心雕龍》文中故不取騶奭之雕龍乃是遙指中國佛教八宗的共祖龍樹這種語法與背景一直未有人能確切認清還多所認知為取自騶奭之群言這是邏輯不通的弊病。而劉勰言為文之用心正是與儒、道之心共築之批評文人為文太多心思此“用心"在佛學般若思想中不正是批判的主角嗎?“美矣“又何嘗不是俗式的反諷例如劉勰認為:“陸機辨亡效過秦而不及然亦其美矣。"其實美在當時的價值位階並不高文心與雕龍都是批評的辭彙。透過本研究可以瞭解已一千五百年歷史的《文心雕龍》其援引六朝當代佛論邏輯甚多就算有些學者認為《文心雕龍》與佛教有關係時俯探理類卻也是力有未逮僅是仰尋形識的法則必招受異端反擊而無拔茅之力。此研究題材牽涉廣邃並非難而不論乃因與辭彙主題不具直接目的此待後緣為之。蔡宏《般若與老莊》(成都巴蜀書社)頁。劉勰破題論文非常含蓄、婉轉、精鍊後人若熟於《弘明集》或六朝的文學、歷史、哲思、宗教、政治文化將感到其文明旨簡的出奇。因此我們若不能深入研究其批評辭彙的意涵淵源便不能真實了解其意義更不能發現其共同發展的交涉階段甚至相同的背景或一致的文體結構。劉勰的老師釋僧祐在《出三藏記集‧序》中提到:牽課羸志沿波討源綴其所聞。劉勰《文心雕龍‧知音》也提到:觀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討源雖幽必顯。世遠莫見其面覘文輒見其心。豈成篇之足深患識照之自淺耳。在辭彙鑒奧這一細緻的分析未有共識前表示文本的基本解讀釋義尚未俱足條件相應的哲學思辨能力甚至極度欠缺而淺見。此時若貿然引用某些片語章節即提出《文心雕龍》就當是如何的種種看法應該是屬於危論因為早已陷入情意識的妄想偏見哪能作為中國文學批評的評論。過去諸多引用《文心雕龍》的論文錯誤引用的程度非常嚴重。如何理出傳統《文心雕龍》研究的根本錯誤甚至顛倒是非曲直也是本文研究成果的基本目標。因為真正符合科學精神的求證法則是先假設命題然後經過驗證如果得到的結果跟假設是一樣的那這個假設才能成為道理。假若劉勰僅執於正統的儒家或僅接受道、玄之流《文心雕龍》不可能以批評經典之姿出現於當代。假若劉勰如〈論說〉篇中所提之般若思想當文學意識思維處於相對一元論或二元論概念時劉勰當然會檢驗文學自性本體概念是否真實的存在。當評鑑文學相關的論說不同意時劉勰當然提出創作對象或思想現象的全方位批評但轉貶為褒也僅是近代學者之能事啊!《文心雕龍》辭彙研究成功思想謎題自然解開理論體系便能自然建構。希望以實證的研究成果來說明尚未為人體悟的《文心雕龍》。本文強調系統證據的立體架構與分析避免只有檢字挑句或胡亂揣測的證據。《文心雕龍》詞彙瑰穎獨標作出全方位研究是最有力的研究法。尤其在愚情所樂睹其實情且誓以微命的精神下故忘卻才陋驗疏之鄙摭取一文衍論五十篇俱成方止。貳、文獻探討與分析一、文獻查證方法注釋《文心雕龍》的工作其來已久最早的《文心雕龍》唐寫本上已經有讀者信筆注釋於其中。逢難不易通解輒注是注釋的基本原則。因此注釋《文心雕龍》理應擇難撿困但目前多以名詞典故徵引為主對批評術語等動詞辭彙多所不足常出現“逢難則拆"或“逢難則猜"、“逢難則放"、“不通則轉"的困頓情況。牟世金曾呼籲:“在注釋上更大量的工作還是對一般字句的注解。"可見最基層的研究題材要研究出一具體的成果反而是最困難的事項。也就是說人名、書名、引文等名詞的研究工作已經太過了這個部份其實佔不到的比例另一半的動詞或形容詞才是欠缺待補的重點如此才能進入詮釋意理等後續研究。術語釋義在過去的發展論的幾乎是以單字為主如“神"、“情"、“道"、“心"、“理"、“術"、“風"、“志"、“巧"、“豔"、“麗"、“清"、“奇"、“正"、“體"、“氣"、“骨"、“采"、“華"、“實"……。辭彙的研究不多零星的討論很難具備足夠篇幅但說文解字似的傳統方法似乎不足以令人解開迷題。而某些論文提出術語出探、釋義兩則、新釋三則、字義疏證三則、釋義六題也只能算是車水杯薪之功。日本學者戶田浩曉在《文心雕龍小史》(《日本研究〈文心雕龍〉論文集》齊魯書社年版第頁)中曾經指出:“范注雖本黃叔琳注及黃侃劄記等書但卻是在內容上更為充實也略嫌繁冗的批評著作不可否認是《文心雕龍》注釋史上劃時代的作品。"這個評價是合乎實際的。因為范注的出現標誌著《文心雕龍》注釋的發展由明清時期的傳統型向現代型發展的一大轉變。即在繼承傳統注釋優點的基礎上發展乃受其業師黃侃《文心雕龍劄記》的影響對《文心雕龍》的理論意義、思想淵源及重要概念術語的內涵進行了較為深刻清晰的闡釋。但這仍受限於非佛學的領域力有未逮的現象一直延續到世紀仍然存在。林其錟、陳鳳金《敦煌遺書〈文心雕龍〉殘卷集校》之《前言》上海書店年版。陳允鋒〈評范文瀾的《文心雕龍注》〉《文心雕龍研究》第五輯年。“范注"出版於三十年代但至今仍然在諸多《文心雕龍》注本中雄居首席詳究其原因自有其不可廢棄之所在。“范注"在字句校勘、典故引證和詞語釋義上都有獨到的貢獻不愧是《文心》研究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劉勰在《文心雕龍》說:“若夫注解為書可以明正事理"茲整理其說如下也順勢明瞭其可能不足之處:(一)“范文瀾注"釋義的方法、原文互釋法:原文互釋法乃指范注用〈前文心雕龍〉之語詮釋〈後文心雕龍〉之義這個前題乍看有理其實也有一些風險。〈前文心雕龍〉若有誤解或不解〈後文心雕龍〉之辭語該如何解呢?而且《文心雕龍》中的批評詞彙並不太重複這不該是被首選的方法。、引文注釋法:范老博覽群書通曉古今故“范注"接引經史子集之言以釋義。此法對被批評者等名詞肯定有效但佛論所發出的批評辭彙以此法就很難找到真實的答案。用這些被批評者的基礎資料就想點亮巨龍的雙眼並放射萬丈的光芒那是絕無可能的事。、直接解釋法:范注釋義的另一個方法就是完全用自己的語言直接解釋《文心雕龍》的辭義分析《文心雕龍》詞語之間的內在聯繫。這背後包括貫通的學問飽讀他人的注釋、評語或文章在內。面對這一「陶冶萬彙組織千秋」中國文學批評寶典個人賞析的閱讀模式正如失根的蘭花必顯得蒼白而無神了。(二)“范文瀾注"徵引典故的方法:、溯源討流法:“范注"在《文心雕龍》辭語出處上喜愛運用溯源討流法即一方面引經據典說明《文心雕龍》之言的出處注明劉勰論題所本何處。但經典所提乃如枝節眉批不知其批評迴路的老問題一樣出現。、羅列比較法:雖然被批評者的典故出處不是《文心雕龍》絕對的重點黃注徵引典故多舉孤證且解說分明仍屬不足。而范注則善於羅列諸說並進行比較研究以探明劉勰之語例採自何說。此方法正確有效可惜未能有效觸媒佛學這功夫的淬練必然只是兜圈子的整理文學資料。、辨明所指法:范注在《文心雕龍》名物訓詁、徵引典故時常運用辨明所指法明白地指出《文心雕龍》言辭的出處。這依然非批評術語的研究本末倒置之苦相當令人惋惜。李平〈“范注"三論範文瀾《文心雕龍注》研究之二〉《文心雕龍研究》第一輯年二、佛論主要論點文獻《文心雕龍》有沒有受到佛學的影響?這部被定位於儒家的文論到底有沒有佛學思想因素?學術界在六十年代前期展開過激烈爭論其論據和論證方法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因為各家所持的觀點都有一些片面性所以這些批評型的文章特別容易產生偏解。在《文心雕龍》與佛教關係的看法上台灣文學圈態度稍嫌偏激儘逞儒家之言這也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而非學術真理的探索。似乎將劉勰《文心雕龍》與佛教切的一乾二淨儒家的思維主題才能立足。當范文瀾直言:“《文心》之作……蓋探取釋書法式而為之“。日本學者興膳弘也曾論說〈《文心雕龍》與《出三藏記集》〉認為彼此關係密切這個鑒照洞明的方向與方法是公認有說服力的興膳弘其思入巧而不制繁雖說不全中亦不遠矣目前仍是《文心雕龍》研究上的翹楚。但寡不敵眾的范文瀾、興膳弘早已淹沒於儒林之口沫之中了。饒宗頤先生著《劉勰文藝思想與佛教》一文其結論遂謂:“總之佛學者乃劉勰思想之骨幹故其文藝思想亦以此為根柢。必於劉氏與佛家關係有所瞭解而後文心之旨斯能豁然貫通也。"黃大宏提出的看法認為劉勰師從僧祐佛學的特徵在熟撚佛教經律論體系通過參與造藏、撰寫《出三藏記集》經錄十餘年已可獲得最佳的文獻資料與創作的環境資源。當佛家經錄按不同性質分別撰集以淵源、內容為分類標準的原則其目錄學的水準具有一定的科學性若說成為劉勰構造其文論體系的參照典範應該可以相信幾分才是。香港石壘的《文心雕龍原道與佛儒二教義理論集》在年當時即已發出獨特見解指引《文心雕龍》與中國文學理論的人們一條新的道路。認為把東漢以後特別是南北朝到唐宋期間佛學所予文學極其理論的影響作一深入的研究更多的發現與收穫相信是可以預期的。其論說道、神與佛教的關係其實並不正確其雖指出佛教以外的學說有矛盾之處但邏輯仍陷於敘述學說的概念而非批評的反思。而張少康於年成經提出龍樹的中道觀對劉勰《文心雕龍》研究方法的影響認為不執一端的文學批評有內在的聯繫提倡應該與佛學的關係做一全面的考量。這是很正確且中肯的想法可惜張少康非佛教學者僅能作一種猜測與拋磚引玉的動作相信此路將來一定會有驚人的研究結果。彭恩華《興膳弘《文心雕龍》論文集》齊魯書社頁。石壘《文心雕龍原道與佛儒二教義理論集》雲在書屋頁。張少康笠徵〈劉勰《文心雕龍》和佛教思想的關係〉《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期()頁。另一方面年周榮華自印《文心雕龍與佛教駁論》強調文中並無佛教思想對於時人所論劉勰思想源於佛學大不以為然。潘重規則提出更詳細的看法認為通觀全書辭旨一揆劉勰文藝思想以儒學為根柢甚明。自來言《文心》者未嘗發為異議良以事實具在不容曲解也。而饒宗頤先生著《劉勰文藝思想與佛教》謂:“總之佛學者乃劉勰思想之骨幹故其文藝思想亦以此為根柢。必於劉氏與佛家關係有所瞭解而後文心之旨斯能豁然貫通也。"潘重規認為饒宗頤所說有違真相為免劉氏著書宗旨鬱而不彰故不得不辨。也認為劉勰撰《弘明集‧滅惑論》時之思想顯與撰《文心》時大異其趣。蓋《文心》先成於齊世而〈滅惑論〉則晚作於梁時不可混為一談也。潘認為《文心》書成之後劉勰沉浸佛典導致其思想作激烈之轉變。卒至啟求出家改名慧地則彥和竟以僧終其身。若不明彥和由儒入佛之歷程則或誤以其晚年之思想淆亂其早成之著述矣。這些顛倒論點盛行多年於今已可證明是不堪使用蓋《文心》大量參用梁末的《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即不可能成於齊世也不可能晚於〈滅惑論〉。台灣王更生、方元珍也否認劉勰《文心雕龍》有佛教思想認為絕對無關係可言。朱文民則認為劉勰是三教共同思想認同《文心雕龍》中的“般若絕境"和“圓通"二詞語是詞語借用。王惟儉也認為佛語僅“般若“認為劉勰儒釋兼融甚至受到玄學盛行的影響然而最終還是以儒為主先由經學思想晚年再轉化成佛教這也是權威學者多數所認同可惜與事實出入太大。《劉勰傳》裏曾提到兩個重點:一、他將《佛經論》予以分類並作序規定了定林寺應收藏哪些經書。二、他撰寫了京師主要的寺塔和高僧的碑銘。可以說劉勰的佛學層度相當高深語言素養也出類拔萃。高僧傳釋僧祐傳云:「初祐集經藏既成使人抄撰要事為三藏記、法苑記、世界記、釋迦譜、及弘明集等皆行於世。」潘重規〈劉勰文藝思想以佛學為根柢辨〉《文心同雕集》第版年月。王更生《文心雕龍讀本》台北:文史哲出版社年月頁。朱文民〈劉勰的佛教思想〉《濟南教育學院學報》年第期。《梁書》劉勰傳亦云:「依沙門僧祐與之居處積十餘年遂博通經論因區別部類錄而序之今定林經藏勰所定也。」梁書本傳說:「劉勰為文長於佛理京師寺塔及名僧碑誌必請勰製文。」其佛學天賦才華於年輕時即馳名於世佛學高才無出其右這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文心雕龍》究竟與佛學關係如何密切?實有再深入研究之必要畢竟佛海無邊如何能輕一概說而定論呢。另外張融的《三破論》對佛教作了猛烈的攻說,引起佛教徒劉勰撰寫《弘明集‧滅惑論》反擊這是現存唯一傳世的文章內容亦與《文心雕龍》辭彙諸多雷同只是換了批評的對象罷了。因此若不循此途徑論證關聯性一味地否定再否定是不必要也不該有的語論。参、研究範疇一、《文心雕龍》五十篇為本本研究採用中央研究院漢籍電子文獻資訊所文獻處理研究室所載范文瀾注《文心雕龍》為文本。劉勰說:“銓序一文為易彌綸群言為難。"故先由五十篇共組贊文辭彙為研究切入之處並依序普查全文共個辭彙。開啟環絡《文心雕龍》每一辭彙的鱗片將是一種全新的論作方法而非同乎舊談或是轉貼舊論。另外贊論文字經各家校對訛改業已詭辯成局此研究方法亦可利將來相關編整校對至於剖情析采或釋名義章也非本文研究之範疇。二、《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為平行研究文本電子資料檔案是以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全文檢索《大正藏》中的《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直接作電腦配對的組合。由《文心雕龍》辭彙點出發這種選擇並非隨性發展也非事前就預估的答案而是從佛經、佛律、佛論的比對過程中慢慢篩選發現出的範疇。雙方作者的師徒淵源關係更肯定其中的證據度。確認《文心雕龍》贊辭與佛論辭彙的淵源關係並不能令世人完全心悅誠服。最後爲了加強證據週遍性贊辭相關聯的佛論文句也反向一一拆解其全方位回溯與《文心雕龍》的關係全文進行辭彙比對與標記以利證明文句的可靠性。這相互交涉的過程也就是由《文心雕龍》贊文詞彙的點獲得《弘明集》、《出三藏記集》文句辭彙的線再反溯《文心雕龍》全文的辭彙點、線、面便能依序建構而多向的標記符號可一一呈現其不同的臍帶關係與淵源。唯有全文的週全比對才能建立體性的認證“普查“的方法體系更能發現劉勰參閱擷取佛論辭彙過程的體式而這不正符合劉勰長期抄集佛經、佛論目錄的特殊工作背景嗎?肆、研究方法本研究以正確文獻出處為任務除人工翻閱讀覽外並輔以電腦檢索CBETA數位藏經閣漢文電子佛典系統以期振葉以尋根觀瀾而索源開展研究我國古代語言文字意義的另一坦途。《文心雕龍》佛論辭彙淵源的學術價值非常重要詳研辭彙發展的起源、脈絡及邏輯思想才能開發出每篇所蘊含的宗旨。當研究量化的資料時推論統計的技巧基本上就是植基於機率理論(probabilitytheory)。我們可認為統計並無法直接指出某事是否為真但卻能提供某事為真的可能性證據。如果在討論統計時「significant(顯著)」此辭則具有特殊的意義意指測量結果相當地確鑿(通常是以百分比的方式表達)多到足以讓我們接受或拒絕某項假設這也是本文所採取的研究方法。除了量化辭彙的標誌與統計數字質性資料準確度的提升將是透過贊辭文句的比對與出處的逞現以支持資料分析的證據力並以比例整合成一個整體。《文心雕龍》過往的研究方法大體上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用訓詁、注釋的方法來研究《文心雕龍》這法可稱為第一代的研究方法。第二種是研究各篇的論旨或解說各篇的片段內容這種的研究方法是以第一種的研究成就為基礎把以前豐富的內容進行白話翻譯及比較研究。第三種研究方法是根據劉勰自己說明的《文心雕龍》體系來考察各部分的理論體系及理論體系之間的關係。綜觀以上大部分的研究方法都忽略辭語之間的細微關係偏於各篇的表面關聯也就是說材料作的不夠細基礎建的不夠穩尋找有利的資料來佐證己見這容易犯了斷章取義的過錯因此本文不沿用相關老式做法。那用什麼方法來把握辭彙體系最合適呢?以逐字微觀考辨為基礎展開辭彙宏觀普察是最合適的研究方法。首先全面研究辭語淵源的關係以發現的領域結果為基礎再進行數據綜合與理論分析明確地認識佛論與全體辭彙的關係。接下來要從辭語之間的關係來考察“辭"的含意及“辭"的淵源。駢文在形式上講求對偶《文心雕龍》理論體系是以“辭"展開的所以把握“被批評辭"的典故及瞭解其在《文心雕龍》理論體系之中“批評辭"的作用是最關鍵的研究重點。這必須真正了解清楚否則會矛盾前後而怪罪劉勰所云為何?一、《文心雕龍》贊文辭彙點的配對佛論辭彙淵源的系統證據蘊含作者最可能的思想背景。辭彙擘肌分理乃秉持折衷之道先以訓詁研究「字義學」的方法將範疇內的辭彙通過佛論文獻的辭義來考據用義並考核相關的“成訓"語義來實證以論證歷史文獻“共時同源"的通用關係並初步考核是否能揉合全篇的真實意。《文心雕龍》佛論辭彙的研究本文務求作到以下十點:文字校對契合源流典故契合辭彙本意契合辭語文法契合聲律對偶契合贊文序文契合理論理路契合辯證邏輯契合時空背景契合精神結構契合。這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卻也降低了臆測瞎掰的可能性。因應於歷史文獻的比重關係本文首列與劉勰最有關係的《弘明集》主要先從辭彙字體的比較來媒合次對語義進行核對配對成功的字辭加以圈點標記以便明覈。次引《出三藏記集》文本為證如二者皆無而《廣弘明集》有當代之文章辭彙成說且立論藕合有根有據亦採用參考之。比對工作需要很細緻務使辭吻意合無礙使視之者自然讚嘆而聞之者心悅誠服。達到“文不武斷古辭以為新意辭不生臆識以為契通。"至於其它佛經、佛論中亦有某些術語相符但皆未能形成明顯系統故排除之而《一切經音義》也能補充當時偶合新辭彙的意義例如《文心雕龍‧樂府》所提到“謳吟坰野"可藉資了解其意思。謳吟《一切經音義》(卷):謳歌(又作慪同於侯反說文齊歌曰謳廣雅謳喜也爾疋徒歌謂之謠)。《一切經音義》(卷):啾吟(子由反下牛金反蒼頡篇云啾眾聲也說文啾小兒聲也吟嘆也諷詠也論文作吟非也)。坰野《一切經音義》(卷):坰野(公營反爾雅邑外謂之郊郊外謂之牧牧外謂之林皆各七里林外謂之坰坰一尢里數百之國邑五者之男也)。《一切經音義》雖不在本文辭彙普查的淵源範圍之中但卻可供未來《文心雕龍》辭意研究的重要參考管道。二、《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文句詞彙線的配對王晴慧提出:佛典中除了「長行」之外即是「偈頌」泛覽佛典中可發現這種於結構形式上近於中國詩歌形式的偈頌文體大量展現在漢譯佛典中實值吾人探討其自身所體現的文學特色。由《文心雕龍》贊文偈頌詞彙點切入可求得《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密而周詳的詞彙關係不僅是個別辭語的解釋並反溯到《文心雕龍》篇章語意的淵源關係。贊曰辭彙所延伸出來的句子可反視《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例句然後才作出關係標示藉由各種標示紀錄辭彙與佛論的淵源關係:神‧體‧:代表所查佛論句中的“神體"出現在《文心雕龍》原道篇中的序文。道心‧‧:代表所查佛論句中的“道心"出現在《文心雕龍》原道篇中的贊文。微。言。:代表所查佛論句中的“微言"出現在《文心雕龍》原道篇中的序文。“微"出現在《文心雕龍》原道篇中的贊文。哲人。。:代表該篇所查佛論句中的“哲人"出現在《文心雕龍》其它篇文。H:表示贊文辭彙出現在《弘明集》(卷)。S:表示贊文辭彙出現在《出三藏記集》(卷)。G:表示贊文辭彙出現在《廣弘明集》(卷)。天地SH:表示贊文辭彙“天地"曾先後出現在《出三藏記集》(卷)、《弘明集》(卷)。儒術:表示序文辭彙“儒術“出現在《弘明集》。無滯:表示序文辭彙“無滯“出現在《出三藏記集》。通塞:表示辭彙“通塞“同時出現在《弘明集》、《出三藏記集》。=晉王該〈日燭〉《弘明集》(卷):兩儀。。宗於太極。。。眾星繫於北辰。。。。。是以九十六種枝條。。繁張。H=代表所查出的句子〈日燭〉也重複出現在不同的篇章。兩儀、太極、繫於、北辰、枝條等辭彙王晴慧〈淺析六朝漢譯佛典偈頌之文學特色以經藏偈頌為主〉《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六期()頁。皆出現在《文心雕龍》。代表相同句子重複出現在相同的篇章翫理則出現在贊文之中。宋朱廣之〈疑夷夏論諮顧道士〉《弘明集》(卷):披經翫理‧‧悵怏良深。三、《文心雕龍》文句詞彙面的配對《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文句辭彙比對只能算是第一期的成果若與《文心雕龍》序文辭彙的平行關係再度比較一筆一筆以英文代碼紀錄於辭彙後這將有助於了解贊文與序文的關聯程度當然也就可以研究出《文心雕龍》運用《弘明集》、《出三藏記集》、《廣弘明集》的數量、出處的機率、出處的關係、引用的關係、時間的關係、地點的關係、人際的關係。雖然其僅是從贊文局部開展但反而更具有科學檢驗的深度說服力。這種本質的探究將使《文心雕龍》理論重新詮釋與釐清。但本文並未打算於此處停駐發展而是繼續開發全方位的面貌查出其辭彙的根本思想的源頭。四、五十篇辭彙配對統計分析「淵源學」統計分析比例法最後打算以魚貫而昇的統計方式算出《文心雕龍》辭彙於各書的出處比例。五十篇共個辭彙的查察這有助於釐清歷來很多的爭議點與懵懂處彌補過去《文心雕龍》在系統研究上的一大空缺。百分比又稱百分率、百分數(符號為)。是一種表達比例、比率或分數數值的方法一般都使用作為分母。例如即代表百分之一的佔有比例。以上歸納分析的科學研究方法全面來研究研判古書字、辭、句的淵源是本研究另一個重要的貢獻。本文目的是分析《文心雕龍》古書語言中佛辭的障礙緣由改良前人僅囿於「經學」注疏解讀的方式改採以「佛論」訓詁的角度進行分析修正前人止於用典題材上的考注開發批評辭語考注方法的研究。力求系統地闡明新方法、新方式和新案例廣泛利益於古文閱讀、古文教學、古籍整理、詞典編纂等工作兼具全面突破性和廣泛實用性是本研究的兩大特色。而材料先分析再分類的方式可加強文獻考據成果的化學效應其中最主要包括同文辭彙配對及同源通用關係考據說明。第二章劉勰與佛道文論之關係第一節劉勰與佛教之關係劉勰所居南京上定林寺是六朝社會、文化、政治、宗教的中心樞紐更是六朝佛教資料研究整理的主要寺院。梁武帝曾修繕上下定林寺上寺還新建有般若台、大雲邑、佛牙閣等建築。武帝的弟弟蕭宏是定林寺的大施主捐資興建經藏。寺中藏有大量典籍供安心撰述的僧人使用。這些背景與《弘明集》中的作者群的關係可說是非常吻合。《梁書》的劉勰傳中說他少入定林寺,依沙門僧祐,居處十餘年後出仕,起家奉朝請,後為記室,中間又奉敕與僧祐再入定林寺抄經,事畢出為太末令,至晚年再次奉敕與沙門慧震入定林寺撰經,功畢遂出家為僧,“未期而卒"。《粱書》也記載:“劉勰為文長於佛理京師寺塔及名僧碑誌必請勰製文。"《高僧傳僧祐傳》裏說:“初祐集經藏既成使人抄撰要事。為《出三藏記集》、《法苑記》、《世界記》、《釋迦譜》及《弘明集》等。皆行於世。"據此得知最早的《弘明集》為僧祐蒐集經藏後使人抄撰要事而成。又據《梁書劉勰傳》:“勰早孤篤志好學家貧不婚娶依沙門僧祐與之居處積十餘年逐博通經論因區別部類錄而序之。今定林寺經藏勰所定也。"今人據此多認為劉勰於般若臺參加了《出三藏記集》、《釋邇譜》、《弘明集》等書的撰寫工作。上定林寺高僧輩出名重六朝。劉勰師父齊梁傑出的律學大師釋僧祐律師十四歲就投師定林寺後被朝野崇敬價俗門徒有一萬多人他也是棲霞山大石佛像和剡縣石佛的設計者著作更是僧中翹楚。最重要的是我國第一部系統嚴密的文學理論《文心雕龍》可能在其指導之下孕育在上定林寺。因為劉勰幫助釋僧祐整理佛教典籍即有十多年博通佛學經律論是理所當然。劉勰晚年奉旨在定林寺撰寫佛教書籍完成後向梁武帝請求出家得到批准賜名慧地在上定林寺為僧。從西晉到南朝佛教經歷了一個最重要的發展階段。佛教逐步擺脫對傳統的中國宗教的依附自然也就直接面對傳統思想的衝《弘明集》中記錄了這種思想的論爭。按釋僧祐在《弘明集》的後序中所說的他仔細考察了固有的宗教(俗教該指周孔之教)和經典(五經)認為他們「所尊惟天所法惟聖」所謂「莫測天形莫窺聖心」因此是朦朧和含糊的。至於佛教他則認為「佛尊於天法妙於聖化出域中理絕系表」非常博大精深超出了凡俗之人的知識概念。這種衝突與疑問表現在六個方面:一疑經說大而無徵二疑人死神滅無有三世三疑莫見真佛無益國治四疑古無法教近出漢世五疑教戎方化非華俗六疑漢代法微晉代始盛。這當中周孔與佛教之間的關係與地位爭論。連帶著也涉及佛教僧伽對於世俗政權的關係。這些觀念也不斷地出現在《文心雕龍》之中並多所深論。從《弘明集》看來晉宋間關於人死靈魂不滅的說法是佛教方面的重要教義僧人也好士大夫也好只要作護教論的都要在靈魂不變的題目上表明自己的立場。劉勰所著的《弘明集‧減惑論》亦是其中的一篇重要文章文章開宗明義提到:或造三破論者義證庸近辭體鄙陋雖至理定於深識而流言惑於淺情委巷陋說誠不足辯又恐野聽將謂信然聊擇其可採略標雅致。關於形神問題劉勰在〈滅惑論〉中反駁道教粗俗認為佛教精雅。他說二教真偽,煥然易辨。夫佛法練神,道教練形,形器必終,礙於一垣之裏。神識無窮,再撫六合之外。劉勰有關佛學的文章有留世的有兩篇即〈滅惑論〉和〈建安王造剡山石城寺石像碑銘〉兩篇其餘的幾篇碑、銘有目無文。劉勰與佛教的基本關係線索很重要基本的背景不能一筆抹煞才能實事求是的客觀研究。但也不能說劉勰與佛教有深厚背景《文心雕龍》就與佛教有關係這欠缺證據力或直接關聯性。所以本文需要另起爐灶發展更多可靠的證據以利研究任務能夠確實的達到並創出令人無疑的論點。第二節《弘明集》之內容特色與劉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9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