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Facebook效应_-_中文版

Facebook效应_-_中文版.doc

Facebook效应_-_中文版

用户3881791177
2013-12-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Facebook效应_-_中文版doc》,可适用于行业分析领域

让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自己组织起来《Facebook效应》欢迎踩访:http:blogsinacomcnvincentceo希望大家共同搭建一个免费互动高效的沟通平台每天都有惊喜每天都有我们一起在努力这里因为有你更精彩在这里希望留下你的脚印留下你的分享青春核动力快乐梦工场,我们共同努力只为终极梦想!第章从哈佛宿舍开始扎克伯格和几个朋友鼓捣出了一个叫Facemash的程序并且意外地一炮走红。尽管扎克伯格因为这件事情差点被迫退学但它也清晰地传达了一个信号:扎克伯格能够创造出让用户爱不释手的产品。锋芒微露Facemash虽然夭折了但是哈佛学生们对于在线肖像影集的渴求又使扎克伯格萌生出了一个好主意新的网站应运而生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预期。Facebook时代来临Facebook出现前后社交网站纷纷涌现有的迅速走红有的则不温不火有的短暂盛放之后便很快折戟沉沙唯有Facebook的用户数量一路攀升逐渐覆盖到全球。第章遇到第一个大麻烦在公司发展的关键时刻萨维林却冻结了公司的账号不过来自泰尔的慷慨注资使公司稳住了阵脚得以继续发展下去一切看似顺风顺水。然而扎克伯格却把握不住公司到底会怎么样是否明天就终止了呢?第章“我一定要投资这家公司”风头正劲的Facebook似乎成了香饽饽引来了无数“狂蜂浪蝶”从《华盛顿邮报》到风险投资公司再到大型科技公司他们不是想注资就是想将其据为己有。面对高达一亿美元的估值有人心存疑虑望而却步有人却甘冒风险毅然出资。第章必须升级为真正的管理者了Facebook不再是一家小公司了怎样寻求更大的发展怎样招聘到合适的员工怎样像个真正的管理理者一样管理Facebook怎样应对重要的人事变动以及公关危机这些都在考验着扎克伯格这个岁出头“娃娃CEO”。第章令人痴迷的图片功能上线了此时Facebook面临着下一步何去何从的问题。下一个市场在哪里?要走国际路线吗?怎样保住前面的客户又能增加新的客户?要不要向高中生开放?以及要不要增加图片功能?也许该换个CEO游走在与维亚康姆、时代华纳和新闻集团的谈判中扎克伯格不温不火惶惶不安的一些员工们猜测也许他是要卖掉这个他曾经坚守的宝贝了。而新兴公司的权力之争、办公室政治以及管理层的频频换将又明显透露出公司内部管理的混乱。第章卖还是不卖“动态新闻”引起的骚乱在扎克伯格机智敏捷的处理下很快平息了但他还是有些气馁不知何时起用户们变得不可预测了进军网络职场的失败也折磨着他。他对开放注册的前景也失去了信心。恰在此时雅虎又带着他十亿美元的诱惑卷土重来。第章你只有一个身份有人喜欢将自己的信息暴露在Facebook上他们认为彻底的透明能带来更美好的人生能减少欺骗能带来更多的宽容以及更畅通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而有人则觉得不爽好像整个人生都被它控制了。第章做成第二个微软扎克伯格一直想将Facebook打造成一个软件开发平台当平台正式启动时迅猛的发展势头让人们不再只将这个互联网新贵看做是大学生玩票的产品。Facebook终于正式超越了MySpace也开始朝着成为互联网领域微软的目标大步前进。第章捧起广告界的圣杯Facebook的用户已经飙升至万每星期都有几十万的新用户涌入。开发平台又让它成了业界的宠儿。一向不是那么稀罕广告的扎克伯格但面对目前的状况为了达到收支平衡他也不得不考虑一下怎么用广告来赚钱了。第章找到独一无二的广告形式几乎每个员工都认为Facebook的利润将来自各种形式的广告业务。公司的广告团队整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历经了八次从早上点开到晚上点的商业模型会议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种让扎克伯格这个抗拒广告的人也满意的广告形式。第章开放整个世界据尼尔森公司的调查全世界的用户花在社交网上的总时间在年呈现了的健康成长然而Facebook却在另一个数量级上它将尼尔森统计到的其他所有类似服务远远抛在了后面。Facebook的馈赠型经济扎克伯格认为通过Facebook的透明性建立一个大规模的馈赠型经济并非奢谈。然而有人质疑这种表述太过理想化但是考量一下这项服务通过不同方式对这个社会不同方面造成的影响会非常有价值。第章一切才刚刚起步扎克伯格仍将Facebook看做是一个在不断改善的项目正如扎克伯格所说“技术其实是最不困难的部分”管理Facebook逐渐变成了对人群心理的一场实践演练。第章我的目标绝不仅是创造一家公司几乎可以肯定扎克伯格仍会继续大权独揽地领导Facebook。他想统领的不仅仅Facebook在某种意义上他甚至想主宰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通信基础构架。Facebook正在改变我们对社区、邻里之间级别和整个星球社区的概念。让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自己组织起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Facebook是一种现象它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是另外一种现象。Facebook现象Facebook是什么?柯克帕特里克的这本《Facebook效应》在Facebook上有一个主页读者讨论区中有人贴了一个问题:Facebook难道比性还要流行吗?回答者说:我访问Facebook的次数比做爱多所以答案是肯定的。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也许是历史上由完全不同的人聚合在一起的速度最快的团体。年月日Facebook全球活跃用户突破了亿大关。对于一个仅有年历史和名员工的社交网站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纪录。这里的活跃用户指的是在过去天内访问过Facebook的用户。事实上Facebook可以夸耀的是注册用户有一半以上每天都登录网站。而且用户平均每天在Facebook上花费小时的时间。Facebook也是世界上访问量第二大的网站一度还抢占过Google的第宝座。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Hitwise公布在截至年月日的一周里Facebook的访问量超过Google成为美国访问量最大的网站。现在在硅谷很多人津津乐道Facebook何时会超越Google成为互联网的新霸主。Facebook也是至今互联网上最大的分享网站。Facebook效应可以即刻集结一群同好他们共同喜爱的可能是一则新闻、一首歌或是一个YouTube视频。每个月用户会上传亿张照片和万个视频每一周超过亿条内容(网站链接、新闻报道、博客文章、消息、照片等)被分享每个月会发起万个以上的事件或活动在网站上活跃着超过万个用户小组。正是因为这些骄人的战绩扎克伯格才敢于不无夸张地声称:“我们拥有整整一个世代里最具威力的信息传播机制。”关键是围绕Facebook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据报道Facebook把自己的上市时间推迟到年目的是为了发展更多的用户和提升更多的销售。预计公司年的营收将达到亿美元但它在私人公司的在线交易市场上的估价已然高达亿美元。Facebook的IPO必定成为硅谷的一个分水岭造就与Google、雅虎、亚马逊和亿贝等并驾齐驱的下一个互联网巨头成为众多的小企业可以依附的大象。当你将亿用户的资料整合在一起不仅了解他们住在哪儿朋友是谁还知道他们对什么感兴趣在线上做什么那么你不仅是在运营一家公司而是在打造“互联网基因工程”。这项基因工程能够做的事情太多了比如通过信用点和虚拟货币Facebook可能跨越国界成为一个全球化的经济体又如通过FacebookConnectFacebook企图控制我们在网上的所有社交体验其俄罗斯大股东将此比喻为“在世界范围内给人们签发护照”这种护照指向的是一种全球公民身份。这些都意味着Facebook会超越仅仅一个“网站”它把自己看作全球村里的城市广场正在改变着我们对社区、邻里和整个星球的认识。扎克伯格现象马克·扎克伯格是谁?这个总蹬着橡胶凉鞋、套着T恤衫和毛绒夹克的大男孩怎样把哈佛集体宿舍的一个想法办成了一家惊天动地的公司?岁的他没有拿到大学文凭却创办和掌管了全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站。他是如此少年得志以至于保罗·艾伦评价说:“我无法在世界历史上找到一个先例这么年轻的人却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等一等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亚历山大大帝。”扎克伯格的Facebook个人页面上这样描述自己的兴趣:“开放创造事物帮助人们彼此联系和分享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事情革命信息流极简主义”。Facebook的创始人是一个哲学与实践的奇异混合体。首先扎克伯格是一个“产品天才”。从一开始在哈佛寝室里敲敲打打直到Facebook取得巨大的成功扎克伯格始终希望能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媒体与用户互动的产品上在他看来这才是Facebook的真正价值所在。他永远把产品管理当作自己的首要工作。“我觉得那些最成功的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们最关注的永远是产品”他说道“我们希望能够使世界更美好而我们所采取的途径是制作出合适的产品。”产品的背后是用户体验而用户体验的背后是扎克伯格独特的经商哲学。柯克帕特里克有句总结很让人震动:“让网站有趣比让它赚钱更重要。”这样的声明在Facebook不长的历史中始终掷地有声。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扎克伯格思考的完整链条:做最好的、最简单的、让用户以最方便的方式分享信息的产品用户的体验和增长比盈利更重要将Facebook看作是一个永远需要不断完善的项目而不是一台赚钱机器。一句话:追逐用户而不是金钱。正是因为怀着这样的坚定信念扎克伯格才勇于拒绝来自维亚康姆、微软、雅虎、Google等巨头的并购橄榄枝因为驱使他的不是致富欲望。否则他早就可以把公司卖掉在多岁的年华成为一个游手好闲的退休亿万富翁。驱动他的是什么呢?在扎克伯格的常见词典中有这样一些词汇:透明度、信任、联系、分享。“一个透明度很高的世界其组织会更好也会更公平。”“你必须得善良才能得到人们的信任。在过去人们从来不指望商业公司能够善良我认为这种观念正在改变。”Facebook的目标是“帮助人们理解他们身边的世界”让人们了解更多身边人的信息会“制造出更多的关心”“在全球化的世界里人们之间的距离应该更近”。当记者追问Facebook为何会成功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如果你提供了更好的分享信息的方式就会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些想法对扎克伯格而言是核心价值观它们深刻影响了Facebook这家公司的气质。扎克伯格坚称自己运作Facebook为的是给用户提供一种服务帮助他们过上更加开放和彼此互联的生活。所以他常常在公司里说他的目标绝不仅是创造一家公司。一个不想创造公司的人却成就了一家杰出的公司我们或许可以将此称为“扎克伯格悖论”。在哈佛扎克伯格不过是个热爱编程的天才小伙他和他的朋友们并不是像MBA教科书通常所描写的那样开始创业的:构思商业计划书绘制各种业务增长图表研究市场利润趋势。他们既没有做过市场分析也没有撰写过行动纲要也许正是因为在他们的头脑里从来没有装过那些有关何为好企业的教条他们才做到了一门心思关注用户需求最终催生了一个充满偶然性的商业帝国。命中之战当然如果事情纯属偶然我们就要把一切归于命运了Facebook闻名硅谷的“F开发者大会”就巧妙地意喻着“命运”(fate)。显而易见就连命运也自有其必然性比如Facebook与Google命中注定要有一战。这场大战必然会发生的一个证据就是有人企图否认战事的存在。Google的CEO埃里克·施密特驳回了两家公司正起冲突的说法尽管Google正在努力开展社交和游戏服务。首先施密特认为Facebook与Google眼下并没有直接竞争广告市场说两家公司是对手“在数学算法上就不对”其次Facebook正在带来越来越多的网络用户这对Google只有好处。施密特说Facebook用户比其他服务的用户更多使用Google产品两家不会互斥“赢家在哪里都会赢”。他的话听上去像是对一家傲慢的后起之秀的吹嘘不屑一顾毕竟Google就好比世界重量级拳王每个人都想夺取其头上的桂冠。但在过去几年里Facebook已经从毛头小子般蝇量级的选手成长为一个合法的挑战者了。战火已开始燃烧:Facebook挖走了好几位Google的要角从首席运营官到大厨都来自Google员工中有将近%的人曾效力于这家搜索巨人。而就施密特的两点反驳来看第一Facebook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用户网搭建整合多个网站的广告网这将直接冲撞Google的AdSense业务第二Facebook与Google之战根本不是产品和服务之战而是入口之战互联网正从大众化入口(如门户和搜索引擎)转向个人化入口(如社交网络)。当年雅虎的信息中枢曾经是互联网用户的第一入口Google凭借自己强有力的搜索引擎把互联网的前门硬从雅虎手中拿下直到今天雅虎都在努力复原。而互联网的下一个前门在哪里?Google的人不会傲慢到迟钝的地步。施密特自己也承认互联网正变得“社交化”对社会网(thesocialweb)制高点的争夺甚至对搜索引擎的争夺都远远没有结束。Google与Facebook之战不仅进行得如火如荼而且正在演变成有关互联网未来的全面战争涉及网络的结构、设计和用途。施密特有个词用得很准确:Facebook的互联网“算法”的确与Google不同。在过去年里Google的算法统治着互联网遵循着严格而有效的方程式对在线活动的每个字节进行语法分析最后建立起一幅不带感情的世界网络地图。然而扎克伯格却预见到一个更加个人化、更富人情味的互联网在那里由朋友、同事、同伴和家人组成的网络成为信息的主要来源人们通过彼此披露各自的内心而建立互信和丰富人生就像在线下一样。扎克伯格把这种情形命名为“社交图谱”(socialgraph)用户将通过这样的图谱寻找医生了解最好的相机或是雇用员工这和Google搜索的冷静逻辑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这是对人类如何在网络中遨游的一种完全不同的思考在这种思考中Facebook才是互联网的中心换句话说今天的那个中心要被无情地替换掉。扎克伯格对此的认识毫不含混千万不要低估这个岁的青年的思考力。在《Facebook效应》中他说得十分坦率:我给大家描绘两个场景和硅谷中的两间公司有关。当然实际情况没这么极端但他们代表两个极端。一面是Google主要取得和追踪已有信息。他们称为爬网。他们爬网取得网络上的资料放入他们自己的系统。他们想打造Google地图于是他们派出拍摄车辆认认真真地去拍你家然后做出Google街景系统。他们利用搜集整理的用户资料做广告通过DoubleClick和AdSense的Cookies追踪用户的上网记录。就这样他们建立了一套用户的兴趣档案。另一个场景是在我们公司。通过允许人们分享他们想分享的东西给他们提供优秀的工具控制如何分享你可以获得越来越多的共享信息。可是想想那些在Facebook上人们不想分享的内容好不好?你可不想这样的信息被爬网、被索引比如你和你家人的度假照片你的电话号码所有发生在公司局域网里的事儿所有私人短信和邮件。所以很大一部分信息变得越来越透明化了但是仍然有另外一大部分不可以对所有人开放。Facebook的信息不对Google搜索开放这正是Google的软肋所在。在Facebook上发生的事情只存在于它的数万台服务器中。它们几乎构成了第二个互联网其中的数据量非常可观据Facebook自己估计仅状态更新的字数就已超过了世界上所有的博客的倍之多。然而任何想要读取这些数据的人只能通过Facebook公司把这些数据设为专有屏蔽了Google的爬虫。这是Google的个巨大盲点并且这个盲点还在不断扩大。如果一个最大且增长最快的网站中的数据对Google禁止使用那么Google还怎么能够宣称自己的目标是“组织全世界的信息”?虽然所谓的社会性搜索(socialsearch)永远取代不了传统搜索Facebook的确打开了新的发现的空间。年月的东京会议上Google的一个产品经理非常罕见地公开对媒体承认当信息来自某个朋友时用户会觉得更加可靠而Facebook有潜力在这一方面帮助用户做得更好。而在年底的一次公开露面中施密特谈到Google面临的许多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解决如何搜索、索引和呈现类似于Facebook的服务中的社交媒体内容。施密特称此问题为“这个时代的大挑战”。Facebook不仅尝试击穿Google的膝盖它还开始与Google搜索引擎正面竞争。它在不断改进自己的搜索工具并鼓励用户在站内使用Google的宿敌微软的必应搜索。而Facebook搜索不会仅仅局限于自身。因为Facebook好友们会传播站外链接用户最终可以把Facebook搜索作为通向网络的大门这就构成了对Google的直接威胁。一件新闻发生后为何要听取GoogleNews算法的推荐而不是听从朋友的指引?Facebook企图取Google而代之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Google与Facebook对阵时有个不利的地方:Facebook与人息息相关而Google关注的是数据。Google一直未能成为互联网社交风潮中的大玩家尽管它十分渴望这样做其原因在Facebook董事会成员彼得·泰尔看来在于Google的深层价值观出了问题。“Google的模型认为信息和组织来自全世界的信息是最重要的事情。而Facebook的模型从根本上是不同的……让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自己组织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理解社会网络化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读了这本《Facebook效应》我第一次产生重新推敲SNS(SocialNetworkingServices)译法的感觉。现在把SNS译成什么的都有如社会化网络服务、社会性网络服务、社交网络服务等我认为准确的译法也许应是社会网络化服务。因为在了解了Facebook的历史特别是进一步了解了SNS的缘起和初衷后就会发觉人们对SNS的一个相当普遍的理解也许是不准确的。对于SNS目前人们强调的重心一直放在社会或社会化上但SNS实际的重心在社会网络化也就是社会资本化。理解社会资本化与社会化的区别就成为读这本书获得的最有价值的启发。从表面看包括Facebook在内的SNS网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呼啸山林式的事件。例如书中所举的哥伦比亚人通过Facebook发起的有l万人参加的反FARC全国大游行以及人参加的枕头大战等。似乎Facebook最大的优势就是用来聚众。包括Facebook的社交功能人们看中它的也是把非社会化的行为变得更加社会化。初看起来用社会化来解释SNS很合理也符合事实但细想一下这种理解是误区的。我回想起十年前与托夫勒在凯宾斯基饭店的一次对话。我当时为了赞赏他年前关于体验业兴起的预见举了一个体验的例子就是北京人当年为了足球而亢奋地上街游行。托夫勒非常不赞成这个例子而且直摇头。沟通了半天我才了解到原因。原来托夫勒认为第三次浪潮的体验是个性化的体验是小众行为他反对人们涌上街头的行为无论是为了什么原因认为这种大规模的从众和趋同行为是第二次浪潮的特征。第三次浪潮的特征不是大众化、社会化而是小众化、个性化。当时这给了我很大的震动。SNS确实可以为大规模的社会化推波助澜正如Facebook上发生的各种事实所证明的那样。但是这只是一种返祖现象。社会化是工业化的进步之处。SNS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实现了社会化(无论是聚众还是社交)只不过是新技术与工业化旧有的社会化模式的加强性结合是用新技术更好地做旧的事。SNS真正革命性的意义并不在这里。馈赠型经济的内涵你知道吗这是本书的华彩乐章。馈赠型经济强调的重心在于分享。分享是一种社会行为但社会行为不一定是分享。要区分两种社会化一种是不分享的社会化一种是分享的社会化SNS是指后者。社会网络化的意思就是分享化所以社会网络化服务的实际意思是分享服务。社会网络是社会资本的别称社会资本就是可分享资本。这样的感觉就对了。细想一下是不是SNS的每个行为都具有分享的内涵?万人聚在一起是在分享同一个主题两个人聚在一起也是在分享同样的体验。如果只说社会化不说是专有的社会化还是分享的社会化就成为新旧不分了就抓不住SNS的实质。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将来不应再把SNS说成社会化网络服务。馈赠型经济(又称为礼品经济)才是SNS真正革命性的意义所在。产权倒过来了从专用变为分享不是革命是什么这无异于是对工业社会根基的撼动。Facebook的力量在这里。抓住这个纲再读《Facebook效应》就一通百通了。观察互联网这么多年我有一个体会一种模式往往在第一个创造者那里最能体现出真经。后来的模仿者往往把经念歪让人们搞不明白这件事的精髓是什么。对SNS来说也是这样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吐露的真言最接近SNS的本义。扎克伯格在解释Facebook的初衷到底是干什么时反复提及印第安人的冬宴(在人类学中叫“夸富宴”)。“你知道馈赠型经济吗?”扎克伯格问道“在一些不太发达的地区相较于市场经济这是种非常有趣的非主流经济形式我拿出一些成果分享给大家出于感激和表达慷慨之情人们会回馈给我一些东西。整个文化就建立在这种彼此的馈赠框架下。”作者通过与扎克伯格的对话最终了解到:“事实上他的意思是他视每个人在Facebook上的表达为对另一个人的‘馈赠’。”也就是说不是社会化而是分享才是SNS的魂。分享的对象不光是简单的产品、服务对它们来说馈赠只是从等效用的交换变为等价值的交流一旦分享到资本和权力还涉及到社会组织从等级型向对等型的转变。如书中所引加里·哈梅尔所说:“正在网络上发生的社会变革将会完全颠覆我们判断一个组织是大还是小的方式。”在政府和市场之外出现了第三种组织网络。书中举了山列纳软件公司和路透社由于社会网络化而出现的“削弱掌权者的力量”的有趣情况。分享在人类历史上经历了一个从现实到空想又从空想变为现实的发展过程。在原始礼品经济中分享是一种不发达的现实。在工业化经济中分享变成了彻底的空想只有专用是现实的。在高科技礼品经济中分享又从空想变为现实。支配这种文明转变的关节点在哪里呢?比较一下人民公社大锅饭和Facebook为什么一种分享是空想另一种却成了现实就可以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看分享对象的性质是否具有共同消费性。大锅饭中的馒头不具有共同消费性吃一口就少一口而Facebook中的信息和体验具有共同消费性越分享越增值。那么分享对象的性质又是由什么决定的呢?这本书没有说我可以告诉你答案。这就是一个社会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工业社会以物质资本为基础这决定了专有的产权形式不是资本专有就是社会专有网络社会以社会资本为基础这决定了分享的产权形式既不姓社也不姓资(托夫勒认为二者都属于第二次浪潮)社会网络扬弃了社会和资本的矛盾变成全社会人人所有。生产力的进步表现在从以物质资本为主以物质需求满足为主转向以社会资本为主以文化需求满足为主。从不可分享事物转向了可分享事物SNS就是越分享越多的模式。有意思的是“我一定要投资这家公司”这一章。人民公社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无法实现的分享在这里却变成资本家争先恐后要投资Facebook这种分享模式令人感慨生产力的威力。生产力不够先进分享就只能是空想谁叫你非得分享吃一口少一口的东西呢生产力达到了社会资本自然而然成为主要资源时想不分享都难当梅特卡夫法则成为生存法则网络价值随参与分享的节点呈指数增长时连资本家都眼馋了。在这里每个资本家都想参与进来实际上是在不自觉地埋葬他们自己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从专用资本转向社会资本。当参与普遍化后他们将不再是资本家而是“社会资本”的“家”即以社会资本为生的家伙。他们投资的是用来分享的社会网络提供的是社会网络化服务通过分享服务获得想要得到的东西。什么是Facebook效应?就是从社会原子化向社会网络化的转变就是由此带来的网络效应从技术上的可能性转变为社会上的可能性就是越分享越多的效应。写在前面的话在收集撰写《Facebook效应》一书的资料时我得到了Facebook及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全力配合。没有他鼓励我写作并且毫无保留地与我合作就不会有这本书的问世。在创作过程中我经常告诉自己也告诉别人为如此坦率的人写一本书是多么开心的串。即使遇到尴尬的问题他也会尽力作出回答。马克·扎克伯格接受了我的多次采访而Facebook公司的另一些重要人物也为我的采访安排了充裕的时间。几乎没有一位Facebook发展历程中的相关人士拒绝接受我的采访。而对这样的支持他们没有向我提出任何交换条件。据我所知Facebook公司既没有要求也没有得到任何批准出版权在本书付梓以前公司的管理层从未要求过审读书稿。Facebook公司的员工在面对我所提出的尤为尖锐的问题时常常会不再作答转而征询经常坐在他们身边的公司公共关系顾问的意见。但结果无一例外Facebook公司的公共关系顾问们都是积极鼓励他们回答我的问题。而且我与许多人的谈话都是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进行的。衷心感谢这些为本书出版贡献了心力的人们因为他们我才能交出一部让大家满意的作品。本书的贡献者Facebook公司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Moscovitz)马克·扎克伯格的校友兼盟友Facebook联合创始人之一。克里斯·休斯(ChrisHughes)扎克伯格大学好友Facebook联合创始人之一。亚当·德安杰罗(AdamD'Angelo)扎克伯格高中时的好友曾同扎克伯格一起研发了Synapse和音乐推荐软件曾任Facebook首席技术官。马特·科勒(MattCohler)耶鲁大学音乐系毕业Facebook早期的灵魂人物。谢丽·桑德伯格(SherylSandberg)Facebook首席运营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Cox)Facebook产品副总裁。查玛斯·帕里哈皮提亚(ChamathPalihaptiya)Facebook负责增长和国际化的副总裁。丹·罗斯(DanRose)Facebook商业开发副总裁。吉迪昂·余(GideonYu)Facebook首席财务官。戴夫·莫瑞(DaveMorin)扎克伯格密友Facebook高级平台经理。亚伦·西锡格(AaronSittig)编程员一流的平面设计员和排版高手Facebook网站的美术设计兼程序员。麦克·墨菲(MikeMurphy)Facebook广告销售主管。兰蒂·扎克伯格(RandiZuckerberg)马克·扎克伯格的姐姐在Facebook做高级市场推广。克里斯·凯利(ChrisKelly)Facebook公司的法律顾问。加雷思·戴维斯(GarethDavis)负责监督Facebook平台上的游戏。达夫·费特曼(DaveFetterman)程序员。安尼卡·弗拉戈特(AnikkaFragodt)扎克伯格的私人助理。斯科特·玛利特(ScottMarlette)退出了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的研究生学习Facebook早期招募的高级员工之一。杰夫·罗斯柴尔德(JeffRothschild)大型商业软件公司Veritas的创始人之一退休后开始担任Facebook的顾问。彼得·泰尔(PeterThiel)Facebook董事之一。其他员工:卡罗琳·阿伯拉姆(CarolynAbram)、阿迪特亚·阿加沃(AdityaAgarwal)、伊森·比尔德(EthanBeard)、鲁奇·桑格威(RuchiSanghvi)、凯文·科勒兰(KevinColleran)巴里·施尼特(BarrySchnitt)、麦克·斯科洛普夫(MikeSchroepfer)、查理·切沃(CharlieCheever)、达夫·费特曼(DaveFetterman)、安尼卡·弗拉戈特(AnikkaFragodt)、内奥米·格雷特(NaomiGleit)、乔纳森·海里格(JonathanHeiliger)、马特·雅各布森(MattJacobson)、梅根·马克斯(MeaganMarks)、斯科特·玛格丽特(ScottvMarlette)、卡梅隆·玛洛(CameronMarlow)、扎维尔·欧利文(JavierOlivan)。Facebook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外部人士以及关心Facebook的人吉姆·布雷耶(JimBreyer)投资人阿克塞尔合伙公司最知名的合伙人。正是在他的委托下凯文·埃法西才找到到了社交网站Facebook。凯文·埃法西(KevinEfrusy)投资人阿克塞尔合伙公司的一名资深合伙人。Facebook创始之初他就看到了这个小公司光辉的前景。正是由于他的坚持阿克塞尔合伙公司的股东们才愿意为Facebook注入大量资金。罗恩·康韦(RonConway)硅谷著名天使投资人Google和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乔纳森·阿伯拉姆斯(JonathanAbrams)程序员社会化网络Friendster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硅谷受人尊敬的投资者兼实业家扎克伯格的亲密顾问。丹·格雷厄姆(DonGraham)《华盛顿邮报》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的导师。崔西娅·布莱克(TriciaBlack)Facebook的广告代理商YM公司的一位主管。马克·平卡斯(MarkPincus)“部落”(Tribe)网站从前的创始人六度社交网络专利的共同拥有人也是Facebook早年的投资者美国当前最知名社交网络游戏开发商ZyngaCEO。罗宾·里德(RobinReed)为创业公司招聘的著名猎头曾为Facebook招聘到了不少人才为公司的成长做出了贡献。比尔·盖茨微软创始人。扎伊尔德·阿米德(SaeedAmidi)硅谷的技术开发中心PlugandPlay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互联网浏览器之父。蒂姆·阿姆斯特朗(TimArmstrong)AOL首席执行官。萨米尔·奥罗拉(SanlirArora)广告网络GlamMediaCEO。汉克·巴里(HankBarry)Napster公司CEO。汤姆·贝德凯尔(TomBedecarre)互动营销公司AKQACEO。吉娜·比安奇尼(GinaBianchini)社交网站Ning创始人兼CEO。雷内·波凡尼(ReneBonvanie)Networks全球营销副总裁。苏米特拉·达塔(SoumitraDutta)《全球信息技术报告》主要撰写人INSEAD商学院对外关系系主任。塞思·戈尔茨坦(SethGoldstein)AttentionTrustorg网站的CEO。雷德·霍夫曼(ReidHoffman)美国知商务人士社交网站LinkedIn创始人兼CEO。丽贝卡·雅各比(RebeccaJacoby)思科的首席信息技术官。布鲁斯·杰菲(BruceJaffe)曾在微软负责并购的高管微软的第号人物。麦克·拉泽罗(MikeLazerow)社交网络广告公司BuddyMedia的创始人。山姆·莱辛(SamLessin)Dropio公司创始人兼CEO。麦克斯·拉夫琴(MaxLevehin)美国在线支付网站Paypal创始人。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Mayer)Google第一位女工程师。尤里·米尔纳(YuriMilner)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投资集团(DigitaSkyTechnologiesDST)的联合创始人。雷·奥兹(RayOzzie)微软首席软件架构师。菲利普·派巴(PhilippPieper)Proximic公司CEO。谢尔文·皮什瓦尔(ShervinPishevar)SocialGamingNetwork网站负责人。斯科特雷弗(ScottRafer)美国知名社交网站Facebook广告网络Lookery创始人。安德鲁·拉斯(AndrewRasiej)TechPresidentcom联合创始人。马克·罗滕伯格(MarcRotenberg)美国隐私保护机构电子隐私信息中心执行主任。罗伯特·赖特(RobertWright)《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序言Facebook效应哥伦比亚的巴兰基利亚港现在正处于年新年后的假期之中。在沙滩边的庄园里奥斯卡·莫拉莱斯(OscarMorales)这位性情随和的电脑天才、土木工程师正和他的家人一起度假。尽管现在正是假期但在他所处的国度中那些黑暗的地方人们却像一名叫做艾曼纽尔(Emmanuel)的小男孩那样时刻承受着生活的煎熬。克莱拉·罗哈斯(ClaraRojas)年前被劫持到哥伦比亚的森林里艾曼纽尔是她岁的儿子在她被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游击队劫持时出生。FARC共劫持了名人质其中包括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英格丽特·贝当古(IngridBetancourt)她是在年竞选时和罗哈斯一起被劫持的。对于被FARC劫持的人质的境遇哥伦比亚人普遍感到同情和悲伤同时也担心这些凶残而又势力强大的革命军下一步将会毁灭这个国家。艾曼纽尔的情况最近受到了大众的广泛关注。邻国委内瑞拉的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Chavez)已经在尝试和FARC进行谈判以求释放贝当古等人。月底事件突然有了进展游击队声称他们将很快向查韦斯移交罗哈斯和她的儿子艾曼纽尔以及另外一名人质。对于一个几十年来倾全国之力与武装游击队抗争的国家来说这是个极好的消息。“人们期待着礼物期待着奇迹”岁的莫拉莱斯说道“而艾曼纽尔事件就是一个标志。整个国家都觉得这是很有希望的‘请让艾曼纽尔重新获得自由。我们会将这件事当作是FARC给我们的圣诞礼物。”查韦斯出动了两架直升机进入哥伦比亚的丛林预计人质将会在号释放但是一直到新年时艾曼纽尔都没有获得自由。月日哥伦比亚总统阿尔瓦罗·乌里贝(AlvaroUribe)在国家电视台上发布重大新闻称艾曼纽尔并不在哥伦比亚革命武装的手中。原来艾曼纽尔早些时候病得很重于是FARC将他从他母亲罗哈斯那里带走然后丢给了一位农民。月日的DNA测试结果显示他就是真正的艾曼纽尔而在同一天FARC也发表声明称他们手上已经没有那个男孩了。艾曼纽尔现在意外地回到了政府的手中。整个国家依然处于假日之中人们有大量的时间来看有关可怜的艾曼纽尔的新闻。而白天在沙滩上休息时莫拉莱斯和他那些关心政治的家人就一起论下面会发生什么事。“人们会因为这个孩子是安全的而感到高兴但是我们却他妈的非常生气。”莫拉莱斯说道“很抱歉我说了脏话但是我们真的感觉到被FARC侮辱了。他们怎么能用一个根本不在他们手上的孩子和我们谈判?这样实在太过分了。他们打算耍我们到什么时候?”莫拉莱斯恃别想做些什么于是他登录了Facebook。尽管Facebook并没有提供西班牙语的服务不过在哥伦比亚有很多像莫拉莱斯那样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们的英语也非常熟练。莫拉莱斯在Facebook上有一个用了一年多的帐号在上面有他的西班牙语个人信息还有很多大学和高中好友。他几乎每天都会在Facebook上泡着。莫拉莱斯在Facebook的搜索栏输入“FARC”四个字母后按回车却没有任何结果。没有群组、没有活动、没有相关的帖子而已有的那些群组却都只关注世界上阳光的一面。当谈到FARC的时候哥伦比亚人却都是愤怒而又畏缩的这实在是一个禁忌的话题。结果导致整个国家都被劫持了而这种状态将会保持几十年。莫拉莱斯花了一整天时间犹豫是否在网上公开讨论这一话题。后来他打算冒一次险并在月日建立了一个反对FARC的群组。“这就像一种治疗”他说道“我必须表达出自己的愤怒。”他在简介中写下了他建立这个群组的日的站出来反对FARC。他自称是个“电脑迷”擅长进行图像处理于是便制作了一个竖着的哥伦比亚国旗作为群组的图标。他在图标上面加上了四条标语每条都比前面一个大反对绑票、反对谎言、反对杀戮、反对FARC。“我想在人群中怒吼一声”他解释道“是时候来和FARC抗争了现在发生的事情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但是他该如何给这个群组命名呢?在Facebook上人们给群组起的标题大多是诸如“我打赌我能找到万个讨厌乔治·布什的人”此类但莫拉莱斯不喜欢这样的标题尽管他觉得这万的想法很好但是这个标题太幼稚了。有一首著名的西班牙歌曲叫“万个朋友”。一百万个反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人?“声音”一词听起来很有味道于是他决定给群组起名为“反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万个声音”。在月日午夜过后他建立了这个群组。他将群组公开化这样所有的Facebook用户都可以加入。他在Facebook上大约有个好友他向所有的好友都发出了邀请。全部做完以后他觉得很累于是在凌晨点上床睡觉。第二天早上点他查看了这个群组已经有l人加入了进来。“哇!”莫拉莱斯惊讶地叫了出来这比他所期望的要多得多。那天在沙滩上他告诉自己的家人自己建立了一个群组并希望他们邀请自己的Facebook好友加入。他的家人大多是Facebook的铁杆用户而且他们也对FARC深恶痛绝。当天下午莫拉莱斯回家后再看时群组里已经有名成员了。“当时我是这样对自己说的‘好吧再也不去沙滩了再也不要出门了。’”他准备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我当时的感觉是天哪!这就是我要的效果能建立一个紧密围绕这个主题的坚定群组。”Facebook的群组有一面“墙”成员们可以在上面发表言论就像论坛一样可以让很多成员参与发帖讨论。很快莫拉莱斯就与一些很活跃的成员取得了联系他们交换了即时通信帐号、Skype帐号和手机号这样就可以在线下联系了。随着越来越多的哥伦比亚人加入这个群组成员们谈论的话题已经不仅仅是他们对FARC有多么的深恶痛绝而是转变成该对他们采取什么措施。月日也就是群组成立的第二天群组中有人提议说现在这个不断壮大的群组应该公开这得到了成员们的一致赞同。当群组的成员达到人时人们在留言板上一遍又一遍地号召“行动起来吧”。日下午晚些时候莫拉莱斯在Facebook上新结识的朋友们尤其是两个曾电话联系过的朋友劝说莫拉莱斯让他提议举行一次游行。于是他在“墙”上发布了这一消息获得了成员们的一致赞成。莫拉莱斯在他家楼上的卧室中完成了一项重大决定准备举行一次全国性的反对FARC大游行。时间定在月日也就是群组成立一个月时。而作为一个居住在首都以外的人莫拉莱斯坚称这个游行不仅仅要在首都圣菲波哥大进行也要在全国其他地方进行其中当然包括他的家乡巴兰基利亚市。于是莫拉莱斯发起了一项名为“反对FARC全国大游行”的活动很快从别的意想不到的地方也得到了响应。来自迈阿密、布宜诺斯艾利斯、马德里、洛杉矶、巴黎和其他地方的成员认为需要把这个活动办成一次全球性的大游行。莫拉莱斯尚未料到居住在哥伦比亚以外的人会加入到这个群组中来。这些哥伦比亚的移民通常也在Facebook上与自己家乡的人保持联系他们也想参与进来于是这又演变成了全球性的示威游行。最终这成了一场由互联网世界推动的史无前例的全球性活动。月日据估计在哥伦比亚近百座城市里有万人参与了反对FARC的游行另外在全世界各个城市还有近万人参与了游行。而这次史上规模最大也是范围最大的示威游行仅仅起源于一位沮丧的年轻人在自家卧室里向Facebook发布的一篇措辞激烈的文章。Facebook的新奇特性帮助莫拉莱斯的游行获得了整个哥伦比亚的关注。几百个正在使用Facebook的人其实并不能影响到普通大众。当报刊媒体开始报道即将进行的游行时他们的重心主要集中在Facebook这一陌生的美国舶来品和那些被报纸电视广播报道的“Facebook小鬼”上。这个群组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他们的行为主旨和哥伦比亚总统阿尔瓦罗·乌里贝的任务是相通的。自从年竞选成功后他把对FARC的斗争当作自己任职期内的第一要务。当他和哥伦比亚当局发现了Facebook上的动静时就全力推动此事的发生。一两周后当地军队长官开始为莫拉莱斯提供了三名保镖和一辆车供他使用到月日。各地的市长、市政府和游行志愿者们通力合作为游行大开方便之门。而真正具有重要意义的是有如此多的哥伦比亚人以实名加入了这个群组。到了游行当天群组成员数达到了人。尽管几十年下来一直生活在恐惧与恫吓之中Facebook中庞大的用户人数还是使哥伦比亚的年轻人勇敢地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即使电视新闻已经开始密切跟踪报道这事件Facebook依然处于整个事件的核心。“Facebook就是我们的总部”莫拉莱斯说道“它就是报纸就是司令部、实验室满足你的一切需求。Facebook随时提供需要的服务直到整个事件结束。”莫拉莱斯自愿参与协调巴兰基利亚市当地的游行。期望参与的人数是万人实际上露面的只有万人大约是该城市人口的%。他们站满了城里的十个街区。入夜之后莫拉莱斯宣读了一份声明宣布了他所建立的群组的一致意见。这份声明被拉美国家的所有电视台转播了。甚至一些远在迪拜、悉尼、东京的人都参与了游行。当地的电视台采访参与游行的一位妇女问她是否被FARC伤害过时她是这样回答的:“是的我被伤害过因为我是哥伦比亚人。”莫拉莱斯和他的群组成员们成功地发泄出了国民心中的压抑。在乌里贝总统施压大大削弱FARC势力的时候此次游行是哥伦比亚人以自己的方式对FARC进行了反击。有征兆显示游击队察觉到了即将进行的游行在游行举行的前一个周六他们发表声明称将会释放名人质和所有的哥伦比亚议员做出一种“人道主义”的姿态。年月英格丽特·贝当古和其他名人质在一次哥伦比亚政府军的突击行动中获救。在后来的访谈中她回忆起月日和FARC的绑匪一起听收音机时的情况。她说当她听到游行的人们一遍遍整齐地喊着“反对FARC!我们要自由!自由!”的时候她被深深感动了。而游击队的人则明显难以忍受于是关上了收音机。这些是后来在年末奥斯卡·莫拉莱斯和我在曼哈顿的一间咖啡厅里聊天时说的。当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声音哽咽热泪盈眶。他的群组和随后的游行示威使他在国内外都获得了很高的声誉。他建立“反对FARC的万个声音”时获得的信仰和思考延续至今现在他打算将毕生精力都投入到反对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事业中去。尽管Facebook并没有被设计成一种政治工具但他的创始人早前就已经发现了Facebook所具有的独特潜能。年Facebook刚在哈佛大学上线一个礼拜就有学生开始将自己的个人照片换成包含政治格言的文字图片以此来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人们使用它来表达自己认为重要的观点”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Moscovitz)如是说“甚至他们对于学校的不满也要表达出来。”人们从一开始就直觉地意识到如果在互联网世界中仍然能够表现出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性格特点那么他们所选择的表达方式应该是在网上对每天发生的事情表达出自己的看法。而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则认为:“哥伦比亚的此次事件是政府管理方式改变的风向标展现出政治组织能够拥有什么样的影响力。这些事情能真正影响到每个人的民主自由诉求这也是政府需要努力达成的……在年内也许这样的事情在哥伦比亚每天都会上演。”而现在在莫拉莱斯的行动成功两年以后我们可以发现由Facebook助力的激进活动出现在了Facebook能够到达的各个国家和地区大部分是在发展中国家。Facebook和Twitter在年伊朗大选后的反对风潮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正如《纽约时报》外交事务专栏作家汤姆·弗雷德曼(TomFriedman)所指出的那样:“这是有史以来一直生存在拥有全部国家资源的极权政府和拥有所有伊斯兰教资源的穆斯林教派之间的夹缝中的温和派首次拥有了展现自己力量的舞台网络。”落选的候选人米尔·侯赛因·穆萨维(MirHusseinMousavi)在Facebook上告诉他的追随者们什么时候该走上街头。当一位年轻女孩在抗议过程中被射杀时人们在Facebook上发布了她被害的视频然后很快这个视频就被传播到了世界上的各个角落后来其成为伊朗政府镇压民众的象征。而陷入被动境地的伊朗政府多次努力封禁Facebook但由于Facebook的应用太广泛而很难实现。为什么反对FARC的行动能够取得如此成就从卧室里的一个人发展到街头的数百万人而这个过程又是如此迅速?为什么Facebook变成了一个如此有效的政治组织工具?其创始人扎克伯格是如何在公司历史上的紧要关头做出至关重要的决定的?而Facebook又是如何凭借其优秀品质成为全世界上亿人每天都要登录的网站?本书剩下的部分将会探讨这些问题而很多答案则存在于一系列的现象之中我把它们称作Facebook效应。作为一种全新的交流方式Facebook将用户引入了全新的社会交际效应之中。Facebook效应发生在人和人的相互联系之中。这些联系通常是意外的可以是相同的体验、爱好、问题或目标。其形式可大可小从一个群组中的两三个朋友到一个家族或像哥伦比亚那样的上百万人。Facebook的各项功能使信息如病毒般迅速传播。在Facebook上人们的想法能够轻易在各个群组间飞速传递使所有人几乎同时了解到那些事情。你可以以一种不经意的方式向别人传递信息这就是为什么“反对FARC的万个声音”能从它诞生的第一夜起就成长得如此迅速。任何加入这一群组的人只不过是表达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即“是的我反对FARC”。新成员加入的时候甚至根本不需要说“把这些消息发送给我的朋友。他们仅仅是加入了这个群组。但是在一个人加入的时候Facebook会把这个消息发给此人的所有朋友。莫拉莱斯的反FARC运动就是利用了一种潜在的需求或欲望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扩散开来使得这样的群组在一夜之间壮大起来。大范围的信息广播实际上属于电子媒体的范畴比如广播和电视。但是Facebook效应意味着普通个体成为信息的最初源头就像在哥伦比亚和伊朗所发生的事情那样你根本不需要有什么特别之处或有什么专长。Twitter则是另外一项功能精简的服务它也可以让任何人通过互联网发布消息。Twitter同样也拥有很强的政治影响力。而Facebook和Twitter也可能会变得具有建设性或破坏性。它们使全世界生活在不同社会环境中的人拥有了社会化的影响力这样也许会带来破坏性的变革在有些社会条件下甚至会破坏那些人们已经习惯了的稳定。但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在埃及、印度尼西亚等地人们利用它们来挑战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17

Facebook效应_-_中文版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