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赤血华锦

赤血华锦.doc

赤血华锦

326328988
2013-11-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赤血华锦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赤血华锦一红色的蜡烛将要燃尽蜡泪顺着臃肿的烛体流下桔红色的烛光摇曳不止。昏暗的屋子沉寂了好一会儿只听见破旧的纺织机发出“吱吱”的声音很有些杂乱无章。终于紧绷的纺线受不了这样的虐待“崩”的一声划破了夜的寂静和屋内的死寂。“爹,”一位青衣女子放下手中的纺线银色的月光映在她沉静的脸上动容地说“在你外出的时候你知道是谁一直陪着我吗你知道女儿最开心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吗你知道女儿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蹲在灶台旁边的老者抬起了眼睑燃烧的柴火照得他脸上通红“锦儿是爹亏欠你了爹在外行医十年未归一直都是你赤哥哥一家在照顾你。现在突然告诉你这些让你离开赤……”“爹女儿想好了女儿不会离开赤的。”锦突然打断爹爹的话。“锦儿呀你还小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总有一天干将莫邪偷藏阳剑的事情会败露大王一定会杀赤的到时你也会受牵连”,老者叹了口气接着说“我老了不中用了唯一的念想就是看着你好好地活啊!”锦止不住哀伤两行清泪迅速滑下脸颊低头抽泣了好一会方抬起泪痕满面的脸庞道:“爹呀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就像你那十年前做的一样。”说完后掩面进入内室。屋内又陷入一片沉寂老者在灶台旁直坐了一夜灶台下的柴火也燃了一夜时不时发出“咔哧”的声响。二晨辉熹微幽静的小路延伸到不远处两座低矮的茅屋前。锦拖着疲惫的身子像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径直出了院门。沿着被露珠爱抚的青苔小路依稀见雾气的尽头青年劈柴的身影锦的步伐变得轻快起来。“赤哥哥“,锦有些激动地喊了一声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像是经历了一番磨难终于和赤重逢一样。赤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丢下斧头转过身笑容抑制不住即刻绽放明亮的温暖的。迎上锦的拥抱发现锦的异常关切的问:“锦儿怎么了?”在赤的怀里待了好一会儿锦才抽出身子有些担心的问:“赤哥哥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吗?”赤顿时觉得好笑不知道锦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感性。本来不善表达的他更不知说什么了。这是突然听见屋内母亲急切地叫他的声音赤答应了一声回头看看锦锦笑笑和赤作别。三“娘您醒了!”赤掀开门帘坐在母亲身边。天还未完全亮屋内昨晚的蜡烛还未息莫邪的影子映在墙壁上显得孤冷。莫邪把赤拉得离自己近些叹了口气到:“昨晚想了一夜决定把一些秘密告诉你。你昨天过完了成人礼该担起责任了。”赤感觉一些大事要发生屏气凝神的听。“你出生就没有父亲受尽了欺负。你要记住你有父亲。他叫干将是闻名全国的铸剑师十八年前他奉命替大王铸剑知道大王的秉性害怕铸剑人以后替别人造出更好的剑一定会杀了铸剑人。”莫邪说到着情绪有些激动赤握住母亲颤抖的手自己手心也渗出了一层汗。莫邪平复了下心情接着说:“你父亲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又不甘心这样无辜枉死就铸了阴阳两把剑把阴剑奉给了大王把阳剑埋在了朱兴山上一棵大树下。因为当时我身怀六甲你父亲临走时说若是男孩等他成年一定要告诉他让他拿着阳剑替我报仇。”赤的眼睛闪烁着火焰咬牙抑制住巨大的悲痛。莫邪舒缓了口气手放在赤的肩头拍拍拄着拐杖走出屋子眼望着朱兴山的苍翠。赤突然站挺了身子一瞬的速度竟将蜡烛差点扑灭手握成拳后又摊开手放到自己面前看自己布满老茧的手想到没有父亲的悲苦日子眼中布满了仇恨。蓦地他望向窗外的朱兴山,他要把那把阳剑取走。于是飞奔出屋子越过长河跨过树林……四冬季的晨风借着蛮力吹进王宫的宫墙钻入大王的寝宫龙床上的纱帐随风摇摆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大王从梦中惊醒也惊醒了身旁的王妃。“大王你怎么了?”王妃抱着大王的手臂惊叫道。大王稍稍平复了心情擦擦额头的冷汗。一下把王妃推到一边边穿衣边叫着:“来人传画师!”五六个宫廷画师齐刷刷站了一排佝偻着腰唯唯诺诺诚惶诚恐。五太阳已从宫墙边升到了王宫最高的楼顶几个画师边擦着汗边走出大殿只听画师们七嘴八舌的讨论道“这也太荒唐了大王做了个梦说十八年前铸剑师的儿子还活着……”“是啊还拿着一把长而利的剑刺杀大王你说岂不奇怪?”“而且大王竟然清晰地记得那人的容貌要把他画下来全国搜捕。”一位画师摇摇头长叹了一声道:“又不知有多少人无辜枉死!”六锦看着自己的脚尖头埋得深深地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老者看着锦深邃眼眸藏着写什么看了好一会放笑着说:“锦儿没事看自己的脚尖干嘛呀呵呵!”锦扑到父亲怀里“爹我觉得好像长大了可我好害怕。”老者摸摸锦的头发“锦儿烦恼喽走我带你去看好玩的。听说过邻村的夏炎家有种法术吗?我们去看变戏法好吧?”锦还是提不起精神“不就是移动灵魂嘛说来挺残忍的移了灵魂后那人肉体就死了。我才不看呢。”老者顿了一会若有所思的说:“锦儿你也十六了该谈婚论嫁了你觉得夏炎那小子怎么样?”锦儿开始以为父亲说的是赤哥哥红着脸羞涩的低下头听见父六赤握紧剑柄狠狠抽出那把长剑锋利无比的剑身发出青色的光照得他脸上泛着青光。赤手握剑倒头便向母亲跪下“娘儿子此去不报父仇必不归来您要好好保重!”莫邪站起来扶起了儿子透过儿子坚定的目光恍惚看见干将年轻的摸样模糊了双眼。七赤收拾了包袱跨出门赤突然觉得自己的步伐稳健有力仿佛下一秒就可以顶起天。下意识的他深深望了一眼锦家的小院想到:锦儿希望你一切安好不要再记挂我了!“赤哥你要去哪你千万不要出去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飞奔到赤的身边拽住赤的衣角气喘吁吁的说“满城都是你的画像大王要抓你呢!”赤和莫邪蓦地停住脚步吃惊的对望“难道……”莫邪不敢想了一把将赤扯进屋子把门关得严严的。“赤快逃吧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莫邪说着已泪流满面无论如何她不想儿子也和他父亲一样的命运尽管她多想完成干将的遗愿多想和儿子快乐的过活!赤向后退一步猛得拔出剑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形狠狠将剑插入地下咬牙跪地道:“堂堂七尺男儿怎能无辜枉死!天之大岂无我容身之处。娘你放心!我必报父仇!”莫邪支撑不住也跪地和儿子依偎在一起。八“咔吱”一声門突然被撞開。锦拖着长裙慌张的跑进来。“赤哥哥!”锦心痛的叫着泪水已溢满眼眶。当她所害怕的终于来到时她还是像没有心理准备似的身体一下被抽空站立不住心痛异常。她是准备和他共面磨难的所以她来了。赤禁受不住心里有个柔软的东西被触痛。赤拉着锦跑向朱兴山一路上踏着深秋的落叶只听“簌簌”的响声。走到了赤取剑那棵大树下赤一把将锦揽入怀中此刻他的心“扑扑”跳着许久才平静下来。赤望向远方那片林子仿佛又见他和锦小时候追逐嬉戏的场景。锦红扑扑的小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银铃一样的笑声……曾经他幻想着要和锦这样度过许许多多个日日夜夜他想带着锦游历名山大川他想和锦一起建一座小院他想……可是现在他的身上背着千斤重的担子他挪不动步子。枫叶随风飘落一片一片滴落人心。“赤哥哥你必定要走吗?”锦问道。“嗯”赤轻点头松开了锦。“他们会认出你。”“我跟他同归于尽。”锦推开赤说:“你有把握吗或许你连仇都报不了就无辜枉死!”赤迟疑了一下又坚定地道:“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我也要做!”“让我跟你一起赤哥哥好不好?”“不行!”赤转身转身装作生气的样子。锦望着赤好一会儿无奈又心痛。倏尔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有一瞬的喜悦。“那你要依我的主意。”“什么主意?”赤又变得温和起来。“……”九火红的嫁衣散落一地锦静静地涂着胭脂嫣红的唇瓣在粉嫩的脸蛋衬托下愈显诱人。“锦姑娘准备好了吗”门外的老妇敲门道。锦未做声胡乱穿好嫁衣开门随老妇上轿。经历了一系列繁琐的婚嫁礼节锦和新郎已坐在床沿。新郎被新娘的妩媚迷倒伸手要解开新娘的衣服新娘受惊吓似的避开。“夏炎你答应我的条件呢?”锦问道。“条件?哦我会信守承诺的。”“我要你现在就做!”“不忙!不忙!莫错过这良宵!”夏炎坏笑着靠近锦。锦“腾”的坐起来从袖中拔出短刀对准自己的胸口发狠的说:“我现在就要看到结果否则你休想得到我!”夏炎慌了神忙忙的想靠近又不敢他怎能失去这样的尤物一个他想了那么多年的就快要到手的。“你别别我这就帮你!”一面说着一面往后退出房外锦跟着出去。外面的客人、下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得呆在那只有一位青衣壮年握紧拳头注视着锦走向自己。十四周一片空旷寒风凛冽的刮着火堆熊熊的烧着映衬着四人脸上不同的表情。赤掠过夏炎扭曲的脸不无深沉的看着对面的锦锦此刻的神经已紧绷到极点关注着夏炎对着赤作法吸走赤的魂灵身边跪着的小奴在风中瑟瑟发抖悲观的等待自己魂灵的毁灭。是的此刻夏炎正使用他家的独门绝技让赤的灵魂附在这位无辜的小奴身上而赤的肉体和小奴的灵魂将在同一时刻死去。显然锦牺牲自己要成全赤的愿望。忽然赤的通身发光头发四散开来倏尔白光汇聚正从赤体内移开赤经受不住这么大的强力咬牙低吼着。夏炎正准备指引白光穿进小奴的体内说时迟那时快锦不知哪来的速度不顾一切地推开小奴紧接着白光“嗖”的一下进入锦的体内锦和赤的两具身体随之而倒。一切都失去了声响熊熊火焰中夏炎和小奴因惊骇而惨白的脸。顿了一会两人疯也似的往回跑。十一天空刚刚露出青蛙肚皮般的白时赤的灵魂苏醒“她”迷蒙的睁着眼待看清楚周围的一切时“她”腾地跳起来。惊骇地瞅着身旁原本属于自己的身体又低头看看现在活着的身体忽然回想起昨晚的那一幕。他呆住了“锦儿,为什么?”他痛苦的大声喊叫着回声荡漾在山谷阵阵刺痛他的心。他跑下山坡呼喊锦的名字想要召回锦的魂灵。终于他累了弯着腰看湖面的倒影锦的脸锦的手清晰地映在自己眼帘。他知道他现在用的是锦的肉体自己的灵魂已附在锦身上。“锦儿我不会让你的牺牲白费的!”赤望向天边的圆日“就算你是至高无上的太阳我也要让你做我的剑下魂。”十二王宫内大王暴跳如雷咆哮道:“要你们这群狗干什么连个人都找不到!给寡人滚出去!”三五个奴才颤抖着跪了出去。“参见大王你要的舞女现已在大殿外伺候大王……”一位不识好歹的侍卫进来跪报。没等他说完大王青筋暴起拔出剑“什么舞女!谁让你进来的!”侍卫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不明白大王为什么要发怒还是不知死活的进一步解释道:“就是大王您在全国精心挑选的舞女呀!”大王像是刚从前翻找不到赤的怒气中走出侍卫的第一遍回话本没听清忽又听见说“舞女”立即喜笑颜开扔下剑说:“你怎么不早说快快给寡人传进来!”侍卫答应一声“是”心里嘀咕着:我一进来就跟你说了呀。十三十三个舞女在大殿里随乐师的节拍翩翩起舞时而像娇羞妩媚时而狂野奔放。大王眼睛放着色迷迷的光笨拙的身体随舞女的步伐扭动。忽而舞蹈停止大王意犹未尽指着最标致的舞女道:“过来给寡人倒酒。”那舞女进前一步挑了下眉毛勾魂的眼睛摄向大王大王立刻把持不住。“大王不如我舞剑为您助兴!”舞女笑靥如花地说。“好!好!”大王骨头都变酥了对身边的人说:“快拿剑。”“大王妾身有一把好剑正好可以为大王助兴!”舞女露出娇羞的笑容勾得大王神魂颠倒。“好!好!快将爱妾的宝剑呈上。”大王催促道。身边的一位大臣上前一步到:“大王舞剑一事还需斟酌这些舞女虽经挑选但……”“大王不知妾身有何错竟让人如此怀疑既如此就请大王刺妾身一死也不必……”大王哪里经得住美人这般娇嗔原本有些迟疑马上陪着笑脸道:“寡人怎舍得呀!”又道“来人快呈宝剑与爱妾。”十四舞女接过青剑身边的大臣一惊心里想到:如此神剑岂是小女子舞得起的。大王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女绝美的剑舞手中的酒不小心洒落一地。“大王您的酒!”舞女停止了舞剑上前试图扶住大王的酒杯。大王望了一眼酒杯马上笑吟吟的迎接舞女的靠近。大臣忽然意识到舞女舞得哪是女人的剑竟是男人的剑法。“不好大王有危险。”心里这样想拔剑要护驾接着是惊愕的睁大眼睛。只见舞女挥舞起青剑毫不迟疑地刺向大王的胸膛眼睛里顿时血光四射。舞女的耳膜被大殿的混乱嘈杂震得“哄哄”作响接着世界像是静止了没有一点声音有的只是舞女急促地呼吸声。舞女看着大王笨重的身体倒地后嘴角露出一丝笑随后踏着大步离开大殿。她通身发着金色的光侍卫大臣一靠近便会被抛出很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原来赤在去王宫的路上遇见一行向王宫行进的舞女突然计上心来。趁夜色将其中一舞女打晕换上舞女衣服冒充舞女。十五赤急行了三天三夜终于回到了村子。远远望见自家小院小院的门口立佝偻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莫邪已听说了大王被刺杀的消息等着儿子回来。赤油然生出一股悲凉的感觉他奔向母亲。莫邪感到奇怪为什么奔向自己的是锦而不是自己的容貌仔细看看来人竟有儿子的神韵。“娘!”赤扑到莫邪的怀里看到母亲好奇的眼神向母亲解释了锦为成全自己而牺牲的经过以及刺杀大王的情景。“只是母亲他们为什么杀不了我?”“夏炎家的法术高深莫测我只知道只要锦的魂灵不死你现在的肉体就不会死。”莫邪说着眼中现出一丝担忧。“母亲!”赤叫了一声突然跪地“父仇已报可儿子……儿子却不幸福!”莫邪扶起儿子眼神深邃道:“得知你父亲的死讯后我就没有想活的意思。我与你父亲曾经山盟海誓要照顾他一生他都没了我岂能独活。只是……只是未完成他的遗愿就是辜负他我也就靠着复仇的念想活到现在。”说着莫邪欣慰一笑接着说“现在好了仇已报我也要去寻他了!”莫邪摸着赤的脸“只是哭了儿子你啦承担原本并不属于的重担。儿子呀你去寻找你的幸福吧找到锦的魂灵让夏炎施法复原你们本来的样子!”说着拔出赤腰间的剑一抹脖子含笑倒在赤的怀中。“娘!”赤撕心裂肺的叫着……尾声赤一身白衣上了那晚的山坡踏上寻找锦魂灵的路程。他的眼中闪着泪光泪光中他又看见了他想要的生活场景:他背着行囊和锦走在青山绿水间伴着鸟鸣为锦掬一捧清泉锦捧起他的手笑容荡漾在心田……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3

赤血华锦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