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我的野蛮女友

我的野蛮女友.pdf

我的野蛮女友

天下太平
2009-12-1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我的野蛮女友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我的野蛮女友作者:金浩植译者:潘正兴谭垚何晨当代世界出版社图字: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我的野蛮女友(韩)金浩植著何晨等译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ISBN–––I·I我…II①金…②何…Ⅲ长篇小说-韩国-现代IVI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第号©byKimHo-SikAllrightsreservedThisChineseEditionPublishedbyarrangementwithPoemandSocietyThroughShinWonAgencyCo,SeoulChinesetranslationedition©byContemporaryWorldPublishingHouse作者简介:年月出生于汉城学习机械设计专业。年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使他开始在网络上创作连载的幽默短文。一开始他的作品就深受网友的喜爱成为一个网名为“牵牛”的网络明星。作品:Nownuri文学部落连载、User连载、文艺评论文学和幽默连载、Humor作家连载。Email:kmaglcnownurinet目录邂逅·Part邂逅·Part缘分·Part缘分·Part缘分·Part学校石村湖驯服记生日·Part生日·Part生日·Part牵牛VS野蛮女友炸酱面聚会·Part炸酱面聚会·Part情侣约会野蛮女友之家地铁游戏别扭的约会·Part别扭的约会·Part别扭的约会·Part野蛮女友的选择·Part野蛮女友的选择·Part流氓·Part流氓·Part流氓·Part百日纪念·Part百日纪念·Part扒手驾驶执照·Part驾驶执照·Part驾驶执照·Part女大探险父亲的传讯·Part父亲的传讯·Part时间瓶·Part时间瓶·Part登山永远没有结尾的故事附录:读者来信附录:作者后记邂逅·Part说起汉城的小吃马上就会想到这么几个地方。要吃炒年糕???新堂洞啊!!!猪肘子呢???当然是长崇洞!!灌肠呢??没错一提灌肠当然就想起新林洞。就是不住在汉城也几乎没有不知道新林洞的。虽然现在的灌肠铺都打着“灌肠城”的旗号搬进了大楼里可在年代初我上高中那会儿灌肠铺一般都开在市场里。透过破帐篷上的一个个大窟窿可以看到天空随便放几把看上去一坐就会倒的木椅子再摆上一张布满烟头烫过痕迹的黑乎乎的破桌子就这样一个一个灌肠铺密密麻麻的开张了。如今大妈们手舞足蹈地大声招呼客人地样子还有那种乱乱哄哄地气氛虽然还和以往一样可不知道为何却很难找到当时那种亲切地感觉。“哎我退伍都那么长时间了你他妈怎么现在才想起跟我联系?”(译者注:韩国实行义务兵役制。)“我不是不知道你已经退伍了吗?““这也算哥儿们?连你哥哥我退役都不知道?”“你不是没跟我联系吗?万一我们断了联系怎么办?”“哈哈哈浑蛋!真是讨厌!!得得我错了。我又要上学还得适应社会能不忙吗?”“这么晚才当兵吃了不少苦吧。”“是呀谢了。来干一杯。”现在坐在我旁边的这两个朋友是从小一块儿摸着那个玩儿长大的朋友。那个是什么?您不是知道吗?⋯⋯小鸡鸡嘛⋯⋯!^^:因为我是在我这群狐朋狗友退伍以后才迟迟入伍的所以四年以来这是我们全部退伍以后的第一次碰面。“哎牵牛。有女朋友了吗?”“我退伍刚两个月哪儿他妈的找女朋友去呀?”“哥儿们现在这个年月两个月连万里长城都他妈的修好了。”“你还是不识时务啊。”在男人聚会的酒席上怎么可能不提女人呢?别管地位高低如果有不谈女人的酒宴!!那就请叫我一声!!!一起喝点⋯⋯^^听说女人也一样?不过女人不光是在酒席上就是在喝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无论如何!!就这样和久违的朋友们一解思愁以后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呀现在我得走了。这几天说好了要去姑姑家串门的。”“是吗?那走吧。”“牵牛你常联系着点儿。要不我们就不理你了。”“哈哈知道了下次见。”跟那些儿时的朋友一起平静的喝着酒已稍稍有了些醉意。但在富坪生活的姑妈和奶奶要我傍晚过去所以还得坐地铁过去打个招呼。从新林站去富坪站的话在新道林站换乘一号线最快。当然了?但那段时间正是新道林站人最多的时候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更何况今天是星期六。想用药酒来缓解一下一周来的压力醉了把夹克搭在肩上⋯⋯!与那些踉踉跄跄的大叔们手牵着手的女人们映入了我的眼帘。喂喂!!!那里⋯⋯那⋯⋯那⋯⋯那旁边!!!一个浑身散发着酒气的女孩子干脆瘫坐在地上。旁边那个看上去像是她男朋友的家伙正手忙脚乱地照顾着她。扑哈哈哈哈哈!!!!这可真是一大景观。女孩子忽然哭了起来!嘤嘤嘤⋯⋯!呜呜⋯⋯!呜⋯⋯!呜呜⋯⋯!“哭什么啊?别哭。嗯?别哭啊⋯⋯!”等车的人都在看那对情侣。我干脆朝那边走过去。这种事情得到旁边好好看看。多有意思啊!!看别人家着火看别人打架还有看邻居家小妹妹洗澡⋯⋯太有意思了。“叮铃铃铃铃铃!开往仁川的列车⋯⋯”唉!!!车来了。尽管还想继续看下去但天已经晚了必须走了于是我上了地铁。结果那对情侣没来得及上真可惜⋯⋯!地铁里人们喷出的热气让整个车厢变得燥热。我面前是一位妇女背上背着一个孩子。满满的车厢里人们一会儿向这边倒一会儿向那边倒。确实会有点麻烦但是也应该互相让着一点别这样晃来晃去才说得过去。人们真是有点过分。趴在妈妈背上安静的睡着的孩子忽然哭了起来。车厢里的人表情都很严肃眼睛看着前边、旁边或是茫然的看着窗外还有的一直盯着身旁的女孩子看。孩子的哭声引得车内得人都向这边看过来表情极为不满。“既然这样就应该让座嘛。哼!”孩子的妈妈有点不好意思。我就站在那位大嫂的后面可以看见那孩子的脸。人们不耐烦的声音也听得到。孩子的妈妈看起来很不幸。“我得帮帮她了。”“怎么哄孩子睡觉呢?”“给他一拳?”“不行没准哭得更厉害了呢?”“怎么办呢⋯⋯”“啊有了这么办!!!”我刚喝了烧酒吃了灌肠嘴里的酒味正冲。嘿嘿⋯⋯!“因为他还是孩子一闻到酒味肯定马上就睡过去了。嗯⋯⋯”我把我的嘴朝那孩子的脸靠了过去那孩子怔怔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送给了我温柔地一笑这样⋯⋯^^在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之后我冲着那孩子地嘴哈了一口气。“哈啊⋯⋯哇⋯⋯哇⋯⋯!!!”“哎呦!”刚才还哼哼唧唧哭闹的孩子一下子号啕大哭起来。妈的!孩子的母亲转过身来盯着我⋯⋯我连忙把脸扭向车厢里的广告牌煞有介事地看了起来。结果那位大嫂没有办法只得在下一站下了车。车到了新道林站。我要在这里换乘一号线。按说平常换乘站人总是很多还总要被踩几脚。看来今天我的运气不错站台上几乎没什么人周围也很安静。乘坐一号线的乘客不是很多。等车的时候旁边站着一个喝得醉醺醺得女孩。“嗯⋯⋯好好看看⋯⋯”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醉醺醺地靠在柱子上的女孩。“啧!!真漂亮呀!”她虽不像影视明星们那样让人感觉眼前一亮但也长得很有个性极富魅力。她穿着一条漂得不错得水洗布牛仔裤。而上身穿着的淡黄色T恤肩上的紫红色挎包与牛仔裤也十分匹配。她看起来有二十四五岁左右靠在柱子上晃来晃去一头秀发垂到肩部就像作洗发水广告一样。“如果不是醉醺醺的话肯定是个有魅力的女孩儿。”一边这样想着更加留心地望着她。因为喝醉了酒眼睛没有神采头晃来晃去不时撞在旁边靠着地柱子上。“呜⋯⋯呜⋯⋯呜⋯⋯”“嗨怀孕了吗?好像要吐了⋯⋯”开往仁川的地铁终于来了。我和那位喝醉酒的女孩走进了同一个车厢。因为互相不认识我站在了靠里边的门边。车厢座椅旁边有一根小孩手腕大小的铁柱它不仅可以固定座椅还可以让人靠。在这根铁柱与车厢之间大约有腰那么高的位置上还横着一根管子。乘客一般都是用后背或者屁股靠在上边。所以甚至有时坐在旁边的位子上时把胳膊放在管子还可以碰到美女的屁股。OHYEAH⋯⋯!^^:那个女孩儿一上车就靠在了那根管子上但不是像别人那样把后背靠在上面而是肚子。“哈哈哈⋯⋯!果然很有个性。”上身摇摇晃晃有时都快碰到前面位子上坐着的人的头了。她醉的样子非常可爱所以我一直盯着她看。坐在她前边椅子上的是一位秃顶的先生。在灯光的照射下脑袋闪闪发光。那位先生根本没注意到旁边有人晃来晃去只是专心致志地看着报纸。我怕一直盯着她看会让人以为我是色情狂所以也不时装着看看广告牌或者透过车窗向窗外看几眼。环视一下周围人们好像并不关心她的存在。只有我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着她。她的举动突然有了些异常。她虽然在使劲地吸气却呼不出来。肚子靠在管子上头不时地向前探身子随之微微地颤动。“这是怎么了⋯⋯?”我有些不安。“哇⋯⋯哦⋯⋯啊。”不会吧⋯⋯!!!OO:是的!在顷刻之间她就对着前边坐着的那位先生的秃头吐了起来。这一瞬间只有我只有我活生生地目睹了全过程。可是当她刚一发出呕吐的声音一车厢人的视线就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人们不约而同地把视线转移到了被吐了一头的秃头先生身上周围立刻响起了一片议论声。“哎呦!你看。”“亲爱的!喂你醒醒看那儿⋯⋯!!!”“呵呵!!”“妈呀!”刚才脑袋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那位秃头先生的头上现在挂满了像头发一样的面条还不时的往下掉滑溜溜的面条好像活的螺狮一样。秃头先生好像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喀吧喀吧地眨着眼睛过了十几秒钟才开始用刚才看的报纸“嘶嘶”地擦拭着头顶气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那位先生太不幸了。咳咳咳!旁边坐着的一位大婶说话了。“哎呀你瞧瞧疯了吗你?现在这些孩子可真⋯⋯”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却又不能笑出来只好高兴地欣赏着这有趣的一幕。“今天在地铁里可什么都碰上了刚才是失声痛哭的女孩现在又是⋯⋯哈哈哈!!!”可麻烦麻烦却从现在刚刚开始。痛痛快快地吐了一通地她用恍恍惚惚地眼神望着我。就在她摔倒的前一刻她这么对我说:“亲爱的!哇⋯⋯亲爱哇⋯⋯!!!”咣当!“(*)⋯⋯⋯⋯!!!”就在她叫着“亲爱的”倒下去的那一瞬间车厢里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小姐!小姐!!!你你说什么?亲亲爱的?”我疯了似的喊着。但是⋯⋯已经晚了。这位可以还我清白的女孩已经睡过去了。无论我怎么喊也无济于事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旁边狂笑着的老大妈站在门边的女高中生从醉酒中醒过来的中年男人大晚上带着墨镜拉了双眼皮的小姐还有像我这样的大学生。旁边站着的一位先生卷了卷手里的报纸好像要用它捅了我。秃头先生旁边的那位大婶说话了。“哎!!孩子你光站着干什么!”“啊?您⋯⋯您叫我?”没错我竟被当作那喝醉了的女孩的男朋友。那情形我好像就是面对千夫所指的罪犯一样。“哎呀!我真的不认识她真的呜呜⋯⋯”我大喊冤枉。秃头先生一下一下擦着身上的那女孩吐出来的东西冲我说:“你!干吗呢?快过来!”哎呦他明明是让我去死吗。我只好服从了。我可以不服从吗??我一步一步地走近那位先生。“还站着?你倒是给我擦擦呀!!”“啊?”“我让你赶快给我擦擦!!”我为了找回清白像疯子一样喊了半天现在我放弃了。:“对不起先生!这可怎么是好。”“你女朋友都喝成那样了你也不管啊?”“⋯⋯”“你想什么呢?啊?”“我马上就给您擦。先生对不起!”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怎么收拾这个乱摊子。赶紧打开书包翻了起来。当然书包里根本没有废纸。但这种情形下即使没什么可干的也得装着很忙的样子。不然我就完蛋了。我不是那种天天随身带着面巾纸的人虽然我想撕一点刚才那先生用过的报纸但好像不大礼貌。那不是火上浇油吗。没办法我只得脱下了T恤。这T恤可是我妹妹听说我没衣服穿攒下自己的零用钱给我买的。我真的想哭了!妹妹的脸庞浮现在我的眼前。但在这种难以维持的情况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好认真的擦了起来。那位先生用报纸擦着自己的领带我用T恤擦着他的脑袋。他那没剩下几根的头发巧妙的点缀着他的光头。如果不慎拔下几根我一定会挨一顿暴打的。旁边的那位大嫂好像要对我说些什么可一看我忙碌的样子只好跟旁边坐着的另一位大嫂聊了起来。“现在这些年轻人要是这样下去可不得了我们家女儿从不喝酒学习又好从来没这么晚出去过。”“是呀!我女儿也是可听话了。”费了半天劲总算收拾完了。除了湿漉漉得衣服意外那位先生看起来还挺精神。可他身上那酸酸得味道实在让人无法忍受。“先先生太对不起了。”“对不起?说声对不起就完了吗?”“那我赔给您洗衣费⋯⋯”“你还是学生吧算了吧。我这辈子什么事都碰上过了⋯⋯”“⋯⋯”事情就这样草草收场了。我开始把注意力转向我得女朋友(?)了。她把身体摆成了一个“大”字睡着了。::这时车进站了。车门刚一开我就想赶快冲出车门跑掉算了。上车的人们看到有个女孩躺在地上纷纷从她身上迈了过去。女学生们则跑向了其他的车门。因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一上车就争先恐后地盯着我和秃头先生还有躺在地上地女孩看。车厢里所有的人都注视着我的举动。我快疯了。我终于明白动物园里猴子们的感受了。我突然意识到如果那个女孩再这样睡下去的话可能会被伤到就朝她走了过去。我往前挪一步大家的视线也随着我向前挪一步。我一下扶起了她把她放到了椅子上。啊哈哈哈⋯⋯!!!我疯了吗??其实我是拽着她的脚把她拖到椅子边上的。坐在椅子上的人们赶快都躲开了。::就这样我终于在大家恐慌的眼神里熬过了这地狱般的几站。“下一站是富坪站。富坪站到了。下车的乘客⋯⋯”终于到了我要下车的地方了。可那醉得神志不清得女孩怎么办呢?掐了一下又摇了半天可她就是不醒。怎么办是不管她了还是想想办法。如果不管她就下车的话人们肯定认为我是丢下醉得神志不清的女朋友自己一个人溜掉的混蛋的。他妈的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没办法我只好背着她晃晃悠悠地出了地铁。虽然很苗条可她神志不清地压在我身上体重好像加了一倍沉死了。虽然平常经常作运动深呼吸运动但还是⋯⋯^^“他妈的我得锻炼身体了。”即便如此刚开始背她得时候还说得过去。虽然她醉得昏昏沉沉但后背传来那种来自异性的温暖的、柔软的感觉十分美妙。可背着她再往前走特别是上下楼梯的时候每迈一步都会摇摇晃晃的。^^“就把她放在台阶上跑了算了。”我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富坪站广场。额头上的汗珠掉进眼里。我吃力地眨着眼睛身上湿透了。我站在富坪站地广场上仰望着天空。呼⋯⋯!!!我不由自主地喘了一口气。该怎么办好呢???我??无论如何我也不是那种混蛋男人。我最讨厌和喝醉酒的女人一起闲逛了更别说背着喝醉酒的女人了。平生第一次见面的女孩!!!我可没对不省人事的女孩有什么邪念。不过她要是醒着就不知道了。嘿嘿嘿⋯⋯!^^“这可是天赐良机呀!!!”“把她放下走吧!!!”好我明白了。谢谢大家的建议。该怎么办呢?找找附近有没有旅馆吧。我就这样背着这个不省人事的女孩穿梭在一个个小巷里寻找住处。过路的人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这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平时满街都是的旅馆招牌现在却怎么也找不到!!!“哎那那那找到了。⋯⋯!!!”终于到了旅馆。霓虹灯招牌闪烁着“益水阁”的字样。欣喜的泪花⋯⋯夺眶而出。同时感慨的语言也脱口而出!!“(*)⋯⋯⋯⋯!!!!”深深的感动!邂逅·Part益水阁!绿色的“旅馆”两个子和红色的“阁”字一闪一闪的非常和谐。我快哭出来了。这个世界太美好了。这是人类的胜利。呜呜⋯⋯!但是找到旅馆也不是就万事大吉了。要进去的话可是需要万分的勇气的啊。与女朋友拉着手一起进去还是可以厚着脸皮挺过去的。可是现在的情况有一点不同不是吗??我的心开始抽动。旅馆的大妈该会想什么了吧?嗯⋯⋯大妈会认为是我把她弄昏然后带来的吧。“就这么把她扔这儿算了?”“不行啊万一有什么事怎么办。”“只有厚一次脸皮了?”“啊啊⋯⋯这到底是什么呀。”“哎没办法了!!”把旅馆的门轻轻打开然后瞟上那么一眼。只是瞟一眼⋯⋯!吱吱吱嘎!“啊!”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门打开可是玻璃和铁摩擦出的极其讨厌的声音还是响了起来。门应该修修了吧。客人们进来听到这样的声音就会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像咖啡厅或是酒吧在客人进来的时候放好听的音乐不行吗??看来是为了知道客人进来了而故意把门搞成这个样子的吧。韩国人的脑袋真是聪明啊!虽然不是像宾馆的前台可是进了旅馆还是有一个让宾馆的大妈们打打牌看看电视的小小空间。如果有年轻的男孩子进来的话她们就会以认为他是来跟女孩子上床的那种眼神一直目送他。反正那该死的摩擦声一响大妈便从那小房子里把窗口打开伸出头来。“啊啊大婶儿那那个有房间吧?”“哎呦这位小姐真是丢死人喽!”“是啊大婶儿是有点⋯⋯”“⋯⋯⋯⋯”“啊!大婶儿您怎么这样奇怪地看着我啊?”“⋯⋯⋯⋯”“我不是坏人!她是我的未婚妻呀!”“嗯⋯⋯是吗?可是你好像还是学生啊?”“是是大学生。快帮帮忙吧沉死了。”“给您开一间有床的房呢还是要有暖炕的房?”“随便什么麻烦您快点。”(呼呼!)因为大妈那怀疑的眼神我只好声称她是我的未婚妻才得以进了旅馆。这到底算什么事啊?一进房间我就把她放不是扔在床上!!她在床上发出“噗”的一声安静下去然后又是“咚”的一声。我则是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烟的味道真好啊。每次烟雾笼罩的时候我都使劲儿地吸上一口气。嘶⋯⋯!!!当当当!“谁谁呀?”“请填一下登记单。”“哦请进。”“小伙子在这儿填一下登记单吧。”“三万块?”“怎么?”“啊没事。”这么个破旅店还这么贵。现在真是没办法硬着头皮挨宰吧。大妈手里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一个茶壶和一个茶杯还有两条毛巾两把一次性的牙刷两瓶酸奶。我一边写一边问道:“这是三万块还有大婶儿您这儿有没有解酒的药呢?”“没有那样的东西啊”“知道了这是登记单。”“那就好好休息吧。但是真是你的未婚妻吧?”大妈一走我就把房门使劲关上。然后便开始巡视起房间来。稍微有点陈旧不过与车站旁边的旅馆比起来算是不错的了。有双人床白色的床单有些旧了。梳妆台上方有面大镜子梳妆台上有点寒酸不过还是放着一瓶男士用的护肤霜。电视柜上面还摆着一台小彩电。下面有一部被人摸得脏兮兮的电话机。进了厕所看看看来这里是花了心思打扫的浴缸很干净洗脸池也没有一点水迹。我这是在干什么呢??没有事做啊!!!!!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等等看吧。我坐在床边上看着死过去一样的她。前生恐怕我们就是冤家仇人或是我欠她什么吧。这家伙还挺厉害。那样地闹过可是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居然一点都没脏。只是那个光头大叔倒了霉。不过也是很幸运的吗。要不就得脱衣服了!!!要是弄到衣服上得话我现在一定是在洗她的衣服呢。洗衣服⋯⋯!!我为什么这么想啊?我照着梳妆台上的镜子镜子里面是一个浑身是汗满脸通红的家伙。只不过一两个小时就这样了。“算了既然到了旅馆就洗个澡吧不管干什么也得先洗个澡啊。”一下地铁外衣就被我扔在地铁站里了所以只穿了一件半袖的T恤衫。想想看五月份的时候只穿件半袖T恤背着个女孩到处走我也够过分的。飞快的脱下T恤又飞快的脱下裤子却一下子看到了她。虽然正在睡觉不会一下子醒吧!说不定会醒的吧???睡醒起来发现自己被扔在床上旁边又有一个男人在脱衣服。所以又把衣服一件一件穿上跑到了浴室里。在里面又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拧开水龙头水是那种正好舒服的温度。“嘿嘿嘿⋯⋯!”从喷头里出来的水冲刷着身体赶走了紧张我的心情也好起来。“在浴缸里放点水泡上一会儿?”“哎不行。快点洗了澡走吧急着呢。”浑身打了一遍香皂澡也算是基本上洗完了。这才想起毛巾没拿进来。妈的难道得光着出去吗?那女孩儿醒了也说不准啊。我把浴室的门开了一条小缝伸出脑袋往外看。还好她还睡着。我飞快地跑出去拿了毛巾回来擦干了身体又把头发擦了擦然后穿上衣服打开门出来。那女孩儿趴在床上打着呼噜。:真是没办法。可是我的确不是那种坏蛋所以还是从书包里拿出本子和笔给她留了一封信。“小姐以后再联系。我的手机号:×-×××-××××。”然后出了房间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把门关上并锁好。出大门的时候好像那⋯⋯吱吱嘎⋯⋯!“嘿!”听见玻璃与铁摩擦的声音大妈又把头伸了出来。“小伙子去哪儿?”“嗯?嗯?”“我问你去哪儿。”“啊啊回家。”“嗯?女朋友呢?”“啊?啊?她她睡着了。哈哈哈。”^^“不一起睡吗?”“⋯⋯⋯⋯”无论如何她也是对我不放心干什么问得这么详细⋯⋯“大婶儿她在房间睡着呢起来后还得拜托您。”就这样出了旅馆看看表已经两点了。公共汽车肯定没了只好打车走了。于是我来到了路上。“出租车!”“您去哪儿?”“基山洞。”⋯⋯⋯⋯我呆呆地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到底今天是怎么回事?哎⋯⋯!”突然想起车钱可能不够把钱包掏出来一看好在还有一张一万块的。旅店费三万块!!!出租车费一万块!!!本来就没钱这样又飞了四万块。痛苦啊。呜呜⋯⋯⋯⋯!就像被人们一下子集中过来怒视的目光看到我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都是在新林洞看那女孩子哭惹的遭了报应。”“哎⋯⋯!”“呀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沮丧啊?”“不是师傅就是有点荒唐的事。”就在我这样那样想着的时候到地方了。下了车向姑姑家走却想起了被我扔在旅馆的女孩儿。大概现在还在睡吧?虽然给她留了纸条在那儿可是像她这样的女孩儿会打电话吗?只是希望她没事就好了。缘分·Part“哥吃饭啦!”“嗯嗯。”“哥妈妈让你快来吃饭快起来!”“知道了嗯嗯⋯⋯!”“哥都九点了九点!!!!!!”表弟在叫我起来吃饭。昨天很晚不是今天很早就来到姑姑家所以连招呼都没打来了就睡下了。到了饭桌上一看奶奶已经先坐在那儿了。“牵牛昨天来的?”“昨天很晚才来奶奶睡了吧?”“你这孩子凌晨才到还敢说。”“姑姑别说了。”“呀谁像你睡得跟死了一样。”“⋯⋯”就这样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进行着迟到的问候。吃过了本该早上吃的早饭表弟拿着草稿纸和铅笔过来找我。这小子虽然是高中三年级可是学的很好。以前真是又瘦又矮现在个子却比我还高声音也有点大人的味道了。“哥啊。”“怎么了?”“看看这个。”“什么?”“这个教教我吧。”“是数学啊!哪个?”喝!!“哥怎么了?”“啊啊不是⋯⋯”“什么呀哥快告诉我。”“呀妈的!!!”“为什么?”“这不是大学的数学题吗?现在高三生为什么学这个?妈的!”“这是我朋友叫我算的才写下来。”“别弄这些没用的找本试题集做。”真的。真的不是高三的题是真的。可是或许学得好的也能做出来。嗯⋯⋯不相信的眼神。是!!什么⋯⋯事实上是这样的。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才这样说。我学的不好。从来就没学习过。呼呼⋯⋯!呲⋯⋯!但是又不能对表弟这样说。姑姑端来了咖啡刚喝了一口手机就响了。“喂?”“呀!!你是谁?混蛋!!”“啊是哪位?”“我现在在旅馆看见你的纸条打的电话你马上给我过来!”“嘿!”“你给我过来马上过来!!”差点忘了是昨天那个女孩儿。她!!倒是很勇敢。喝得酩酊大醉人事不省早上起来发现在旅馆身边有一个不知是谁留下的纸条。就这样勇敢的直接打电话给留纸条的人您见过这样的女孩儿吗?分明是也问了旅馆的大妈。都知道对方是个男的⋯⋯“好就这样。”这女孩儿是我第一次见识到。被男的背到旅馆看见那男的留的纸条刚起来就打电话。真是无知无畏。她分明是对昨天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只好再次赶去那家旅馆。到那附近的时候是点了她正等在旅馆外面。离得不远看她比起昨天显得无精打采。^^衣服还是那件但是看来是洗漱过也重新化过妆了。离远看在风中飘舞得长发也给人一种很美的感觉。那么干什么呢?这么吓人⋯⋯。跟她谈话有点害怕。她显然已经完全忘了昨天的事要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赖上我可怎么办?“呀混蛋!!”“⋯⋯⋯⋯”“你做什么了?嗯?究竟做了什么!”“⋯⋯⋯⋯”“你得进监狱。”嘿!这样的话可完了。我怎么活啊!电话的号码她也知道好像不是能简单解决的问题。“那那个。”“是你?”“喝!!”这家伙居然用非敬体⋯⋯(译者注:韩国语中按年龄分为敬语和非敬语。对长辈应该用敬语体。)“啊。不是我们说非敬体⋯⋯”“呀我肚子饿了胃也不舒服。走一起去吃饭吧。”“嗯⋯⋯?!吃什么呢?”在这种情况我没法躲开。像个傻子吧?真是!对我怎么能这样?绝对不行!不行!不行!哼!!我们俩就这样进了附近一家解救汤店。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人多起来走来走去。从白天开始也不解酒反而醉了的大叔用很大的声音喊着。“大婶儿给拿两碗灌肠汤。”“嘿⋯⋯!什么⋯⋯?”她竟自顾自地点了菜。真是气死我了。这家伙!!稍等了一会儿冒着热气的灌肠汤就上来了。我因为早饭吃得晚就不太想吃。可是可是她真的很能吃。看着她有滋有味地吃着冒着热气地灌肠汤我不禁也想吃点了。“欧欧!真的很好吃!!”这家店房子也够旧里面也显得乱七八糟但是东西做得真好吃。一起上来得萝卜块儿也非常不错。虽然肚子饱了可是又有了食欲。当我吃了一半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的吃完了。“呀!你吃什么呢!慢吞吞的不吃拿来!”这样说着硬是把我那份抢走了。“啊啊⋯⋯!!”!我只剩下点冒着热气的汤水还留在勺子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气得真想对她大叫!!!“请好好吃吧⋯⋯!”^^我呆呆地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间或用筷子挾起一块萝卜放在嘴里咯吱⋯⋯咯吱⋯⋯!她把我这份也吃光了。“你买单我们走吧。”咣当⋯⋯!昨天和朋友们喝酒又因为她交了房费和车费钱差不多都用光了。好在姑姑给了一些用它付了帐离开了饭店。“过来跟我走!”“⋯⋯⋯⋯”你算什么东西?就因为漂亮也太过份了吧!!这次我实在忍不住有点生气地问道:“去哪儿?”“少废话跟我走!!”“是⋯⋯!”^^她好像对这里很了解路也很熟。我灰溜溜地跟在她地后面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逃跑吗?”“被抓住是不是会挨打?”“难道我会比她跑得还慢?”“还是再等等看吧。”“她现在不是在向派出所走吧?”“不不像要是那样得的话从一开始就应该去了。”“不会害我吧?”冷颤⋯⋯!结果她把我带到了富坪车站旁边的一个小咖啡店里。里面正放着一首不知名的但在哪儿听过好多次的英文歌。摆着几张不柔软但倒不是那么不舒服的椅子和茶褐色的桌子。一边角落的书架上整齐地插着几本杂志。因为一切都布置得那么协调所以虽然小了些倒是让人能感到主人在布置上是用了一番心思得。这里有戴眼镜的打工的女学生有正在抽着烟独自等人的男士还有含情脉脉的紧挨着坐在一起的情侣。我们坐在了窗边的位子上。做临时工的学生送上了水和食品单。“请给两杯咖啡。”啊⋯⋯!又时她自己作主点的。而且还对我说:“你来买单啊。”这女孩子可真厉害啊。是不是在车站里装醉然后吐大叔一身最后专门算计在旁边帮助自己的男子啊⋯⋯我这样想着。她先开口了。“怎么搞的啊?”“什么?”“我是说昨天。”“一点都不记得了吗?”“不是啦只是⋯⋯嗯⋯⋯”对于昨天的事好像被剪断的底片一样她只记得零星的片断。不记得我的样子不过对我帮助她的事还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印象。而且还记得自己昏倒之前叫我亲爱的。说到从富坪站把她背到旅馆的事情她的眼睛一亮好像也有印象。哈!那么该不是想要报答我吧??妈的!!反正我要把她那七零八落的记忆碎片拼起来。正在静静地听我讲话的她濡染情绪变得奇怪起来。眼中充满了悲伤的神色⋯⋯“实际上昨天我和我的男友分手了。”就说了一句⋯⋯“呜⋯⋯呜⋯⋯呜呜!!”啊啊!!那家咖啡店里的人们又把目光投向了我们。独自坐在那儿的大叔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津津有味地看着我们。对面的那对情侣也停止了情话看着我们。不管怎么样反正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引人注意。就这样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我守着她让她哭了好一会儿。看着女孩子哭不知为什么心里总会有点疼。离她这么近的观察才发现她更有魅力了。与雪白的皮肤很配的发型。长长的头发散在肩上。遮在眼睛上的手是那样的小巧。一抽一抽的肩膀也显得那样的柔弱。这样的女孩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呢?有必要研究研究。“这个别哭了。”“咳咳咳⋯⋯!!!呜⋯⋯”使劲儿忍住哭泣的她胸脯一起一伏。五月下午的太阳不冷也不热使人感到舒服。现在该和她分手了。可是我的心理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舍不得。这使我又把她送到了坐车的地方。不久前我还跟在她的后面走现在我们是并排走在一起了。到地方了。她只说了一句话:“呀给我车费!”我叫她打车然后给了她一万块钱。我是不是太善良了?不是啊实际上是太可怕了。妈的!!!她的性格可不像她的外貌那样。不给她打车钱的话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她一边上车一边说:“再见我晚上再打电话给你。”我一直看着她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视野里。缘分·Part把她送走我坐上了开往汉城的地铁。昨天今天只是几十分钟前的事就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样。心里好像很轻松可是在某个角落里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点空荡荡的感觉。昨天和她一起坐过的地铁当然不会是昨天坐过的那班车可是车里面的景物却没有什么不同。我又看到了地铁椅子旁边的那根铁管。嘻嘻⋯⋯!^^只要是坐车就会见到的什么感觉都不会有的只是在累的时候才会想起靠一靠的这根铁管以后再看到它的时候都会不禁地笑吧。我又走近铁管一些靠在上面插着手两眼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就那样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突然想像她那样做。身体⋯⋯!转过来把肚子靠在上面。咔哒⋯⋯!咔哒⋯⋯!“哇⋯⋯这个还挺有意思吗!”^^昨天光头大叔坐的地方今天坐了一个烫发的大妈。就这样靠着咔哒⋯⋯!咔哒⋯⋯!大妈好像觉得奇怪突然抬起头向上看。差点和大妈亲上了。^^“孩子你干吗呢?现在。”“没事大婶儿。哈哈哈!”回过神来的时候向四周看了一下周围的人都在看我。啊啊啊⋯⋯我又无精打采地向另一节车厢走去脑袋里又响起她地声音:“再见晚上给你打电话。”“不会吧真的会给我打电话吗?”“是因为不好意思才那样说的吧。”“不过”⋯⋯⋯⋯⋯⋯⋯⋯⋯⋯⋯⋯⋯⋯⋯⋯⋯⋯⋯⋯⋯⋯⋯⋯⋯⋯⋯⋯“妈妈我回来了。”“嗯问候过奶奶和姑姑了吗?给你零用钱了吧?”“这是我的钱了。”“现在都五点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说你没吃午饭就走了。”“跟朋友见了个面一起吃饭。妈妈我先睡一会儿。”⋯⋯⋯⋯一瞬间我跑到了地铁里面。大学的教授在里面邻居家的大肚子叔叔也在军队的哥儿们和学校的朋友也在。但是这帮人全都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上前想说句话可是他们根本不理我。“怎么啦怎么啦是我啊!!我!!”嘀嘀嘀嘀⋯⋯嘀嘀⋯⋯!不知哪儿的手机在响开始的时候声音很弱越来越大最后像要把耳膜刺穿一样。从梦里醒过来。手机发出刺耳的响声像是在催我接电话。“喂?”“喂?”“请讲话!”“我是我呀。”哦啊啊!!是她。说要晚上联系的话看来不是为了礼貌才说的。可是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呢⋯⋯?^^“现在到富坪来!”“现在?”“对现在!到今天去过的那个咖啡厅。”“可是⋯⋯我明天还要上课⋯⋯时间⋯⋯”嘟⋯⋯!“啊啊⋯⋯!!”什么吗?哪有这样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就把电话挂了的呢!!!明天还要上学现在已经点了到富坪的话要点⋯⋯嗯嗯嗯⋯⋯!这么晚怎么去啊!!是富坪站啊。还是去了。^^打开门中午时那个戴眼镜的打工的女学生不见了。开来时做上午和下午的小时工吧。幸运啊。如果她还在的话多不好意思啊⋯⋯“呀在这儿呢看什么呢?”“哦。”服务生端了水上来。在我面前坐着的她⋯⋯嗬⋯⋯!什么呀⋯⋯?!!这个女孩不是下午那个呀。对女孩子的变身术真是除了惊讶之外没有别的可做的了。只是换了一件衣服再仔细地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9

我的野蛮女友

仅供在线阅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