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嫡枝.txt

嫡枝.txt

嫡枝.txt

上传者: tianshijie23
41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10-05 举报

简介:都是非常好看的经典小说,完结的哦

《嫡枝》全集作者:青琉落尘001钟家嫡女初长成001钟家嫡女初长成清晨的第一道光从纸窗内透进来的时候,钟木香便是起身来,简单梳洗之后,她便是往厨房走去,张**身子不好,每天还要给自己跟娘亲做早餐,煎药,很不容易。在这座偏静的宅子里,只有张妈十年如一日地照顾着自己母女二人,对她来讲,张妈就像是第二个娘亲一样。“大小姐,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过你身份尊贵,不该插手这些事情的吗?”张妈看到钟木香踏入厨房,便忙是拦在钟木香面前,有些责怪道。身份尊贵?钟木香不由自嘲般笑笑,钟家在石原城的确是身份尊贵,但是她这个嫡传的大小姐,却是十五年来一直跟母亲住在城郊小院,身边只有一个张妈照顾。只不过对于这一切她丝毫不在乎,能重新睁眼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便知道这一生是上天的垂帘,像她这样的人,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有了疼爱自己的母亲,还有将自己当亲女儿一样对待的张妈,也就足够了。想着这些,便见钟木香微微一笑道:“张妈,别再唤我大小姐了,娘的药在哪里,煎好了吗,我送过去”“大小姐,药烫着呢,这些活怎么能让你做啊,有张妈在,你回屋歇着吧”张妈阻拦道。钟木香便是从张妈身边一绕,走到了灶台前,笑呵呵道:“好香啊,张妈今天煮的五谷粥啊,真香”“大小姐,这些都由老婆子我来做就好了,你就去夫人跟前守着吧。”看到钟木香要盛粥,张妈生怕是烫着了,忙又上前阻拦道。钟木香知道张妈是不想她做这些,但是每天都来这么一出也着实是烦的。之前娘亲的身子还没病倒,自己是清闲的每日只需写字,看书做女工。但今年三月的一场风寒将弟子本就不好的母亲袭倒之后,她钟木香也开始帮着家里做事了。什么大小姐,那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那边的人早就摒弃了她们,自己还端什么架子呢?“张妈,你这什么都不让我干,岂不是让我无所事事吗?你跟娘身子都不怎么好,若是累着了,让我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怎么办?”“呸呸,大小姐说什么晦气话,等夫人喝完粥,药也煎差不多了”张妈说着便是盛了两碗粥,再放了些小菜,接着放到一边的食盒里,开口道:“大小姐先把这个端过去吧”钟木香知道张妈是觉得亏待了她,觉得钟家的大小姐不该进厨房,更不该做这些事情。但是所谓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不被看重的女儿,真的一点用都没有的。“张妈,你也别顾着忙,先照顾好自己身子才好”“大小姐知道体贴老婆子,老婆子心里舒坦着,知道了”张妈乐呵呵回道,“夫人这个时候怕是早醒了”自从娘亲生病之后,每日都是醒的早,是连睡都不安慰的,钟木香微微叹气,若说娘亲的病是身体上的,那心中的郁结怕是病根吧匆匆来到娘亲房前,钟木香轻声扣了扣门。“是香儿吧”屋内传来残弱的声音,“进来吧”推门进去,钟木香只觉得屋内有些闷,这门窗紧闭着是透不过去来的。她的母亲柳芸,本该是显赫钟家的正妻,本该在那仆众成群的钟家颐养天年。只可惜男人薄情,十五年来那边都是不管不顾,除了每月遣些物资之外,那位正主是从不露面的。而她的母亲,据说曾经也是这石原城数一数二的美人,如今虽消瘦轻减不少,但也可见往日的风姿的。“娘,身子好些了吗?”钟木香关切问道,说着也是扶着柳氏坐起,“好些了,香儿,今日还要去见静莲师父吗?”柳氏坐起,钟木香便是服侍着漱了口,洗了脸,微微整了整青丝。“要去的,娘忘了上次的绣品托师父去城里换了银子,今日要去拿的吗?”待梳洗之后,钟木香捧出那五谷粥,轻轻吹了吹。她的娘亲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锈工,那绣出来的鸳鸯蝴蝶,都是栩栩如生,钟家那边的家用根本就不够,也不知道是那恶仆私下苛扣了还是怎么的,钟木香一直都是见柳氏绣了丝帕什么的拿出去卖的。“我倒是真忘了,也罢,那等用过饭之后,你便早早去吧,别让师父等久了”柳氏有些气弱说道。服侍完柳氏吃完早餐,钟木香才自己喝粥,再是陪着柳氏说了会话,张妈那边也是收拾好了,钟木香这才收拾了东西,准备去找静莲师父。钟家的这别院是在城郊南山脚下的,而静莲师父的庵堂是设在半山腰的。这位静莲师父是带发修行,但钟木香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好在南山并不高,钟木香约莫走了半个时辰之后,便是来到了那静庵的门外。木门轻掩,钟木香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庵内。这静庵便不大,推门进去了,看着却像是普通的民居一样,一入门是个小院,再进去便是庵堂了。木鱼咚咚声一直响着,那对着一尊观音像念着听不懂的**。突然间,木鱼声止,清澈平静的声音响起:“是香儿来了吧”“师父好耳力,我还特意踮起脚来走呢”钟木香说着,便是很随意地在静莲师父身边的蒲团上一座,和在家时刻很是不一样。“你这丫头是故意找了借口来我这偷懒是吧”静莲师父看了钟木香一眼,面上却带着微笑。看其年纪,应该是三十来岁,但耳鬓却已经有了白发,只面容依旧是娇俏,更有成熟韵味在里头,一双凤眼轻挑,即使未施粉黛,也是艳丽无比,尤可见其年轻时的风姿。钟木香也不否认,娘亲要的是端庄娴熟的大家闺秀,她自小便是依着娘亲所想学习那些让她头疼的琴棋书画,还要磨着性子去学那女工。这哪是她所喜欢的啊,想自己的本性,是那巴不得天下大乱,从中摸鱼的。“师父最是懂我的,我可以为我在乎的人去做她们想要的样子。师父,我已经把你教的那些都练好了,你再教我也别的吧”静莲望着这年轻的面容,仿佛看到年轻的自己一样。在十年前她看到这孩子就觉得跟自己很像,那个时候,才六岁大的钟木香便有着一双沉静如古井的眼眸,乖乖地躲在柳氏的身后,却用禁戒的眼神端详自己。那种眼神,是一个孩子不该有的,但想着她们的遭遇,静莲便也不觉得疑惑了。而这十年,她看着这孩子长大,在娘亲面前,钟木香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但是到了人后,便是用锐利和提防的神色看所有人,那种与年龄不符的深沉,让人看不懂。“这十年你都把我的本事学会了,我还能教你什么呢?”静莲淡淡说道,女子太逞强怕是不行,自己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钟木香扁扁嘴,似乎不认同一样,但却又想到什么,便是顺了眉道:“好吧,师父,上次娘的绣品卖了多少钱?”静莲从一边蒲团下拿出一个钱袋,抛给钟木香,缓缓开口道:“让你母亲别太为难自己了,好好调养身子要紧”“我又何尝没说过,只是娘说闲着也是无事,用自己的手艺换些银钱也好”“香儿,今年有十六了吧”静莲看着钟木香突然开口道。“嗯”是啊,十六了,她已经在这个世界整整十六年了。“你母亲,怕是在给你存嫁妆呢十六了,也该是许人家的时候了”“呵”钟木香有些不屑般地轻笑了声,“这谁还会记得我们母女俩,许人家,许谁呢?”静莲只笑了笑,却没有对这话题继续下去了,重又敲起了木鱼,开口送客道:“别让你母亲等太久了,快回去吧”“师父是越来不待见香儿了,这才坐热就要赶我走了”钟木香也不多留,便是起身道。“过些日子再来找师父”知道娘亲心中挂念自己,钟木香便告辞了。钟木香没有按原路返回,这山的另外一边,有一条大江,她时不时都会沿着江边散步,那蜿蜒长远的江是看不到远去的方向的,只是,心里有些事情的时候,她便是想沿着江走,听水花声,听江边蛙鸣声。她来到这个世界十六年了,这十六年过的很幸福,有三个疼爱她的女人。虽然说起来有些气愤,那个她该称为爹的男人,竟然是从未见过。她的身份,是石原城城主钟鸣的长女,而她的目前,是钟鸣的发妻。可是,自从一道圣旨下来之后,那贵为金枝玉叶的长宁公主下嫁为平妻,她的母亲,就只能被安置在这个别院内了。那个女人,贵为公主,容不得别人分享自己看中的男人,不知道该说钟鸣有情还是无情,是坚守柳氏为发妻的誓言,但在柳氏生下她这个女儿之后却是不管不顾了。整整十五年啊,除了物资,那个男人是没有给过柳氏一丝一毫的关怀,让一个女人顶着名分虚耗了十五年的青春,那个男人,该是多么的薄情她在等待,等待有一日,能让自己为母亲讨回公道。002随心救人一命漫步江边,眼下是初秋时节,正是暑气退散,秋高气爽怡人时候。钟木香放眼望去,这山阴处的江不宽不窄,据说一直往前是可以到海的,可惜她不曾去过。环抱着双臂,缓缓行着,这十五年的一切都一一展现,从那高空坠落的时候,以为此生了解,却不料睁开眼,换了天地。她是幸运的,虽没有锦衣玉食,却有两个关心爱护她的女人,那无私母爱将她本已经冷透的心渐渐温热起来,此生,她所愿的,便是让母亲和张妈得到最好的。江水拍打着沿岸,钟木香缓缓走着,突然看到水上浮着一个人影。“晦气”眉头微微皱起,有些轻声的,钟木香无心说道,但却也没有绕道走开。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信心,钟木香便是跃入了江中,将那浮尸往岸上拖。不管这人是生是死,泡在水里迟早会烂,她本不信因果,但这异世重生,也算是上天的善待,为了娘亲,为了张妈,多积点德也是好的。将人拖上岸后,钟木香探了探他的脉搏,发现居然还有在虚弱的跳动,这人居然没死啊可望着那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以及低不可闻的呼吸声,这人还能救的活吗?钟木香着实是迟疑了一会,只这一世她一直都小心翼翼,不特意为善,却总想着顺手若能积德,对身边的人会好些。这愣了半晌之后,四下望了望,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的,下了决心之后,她便是俯下身,对这男子做起了心肺复苏措施。自己可不是专业人士,能做的也就是人工呼吸跟胸外心脏按压,也算是尽人事了,这能不能救活就听天命了。捣鼓了约莫半盏茶时间,钟木香有些气喘吁吁地直起身来,看着身下的人开始吐出水来,一颗心也就放下了。这般看去,此人长的倒也算是俊俏,虽是狼狈不堪,面容憔悴,却也能看出风姿不差。钟木香有些自语道:“老天爷看来还是舍不得你死的,如果你听得到我说的,那请记住,救你的人叫钟木香哦”说完,她也便快步走开了,这一耽搁,回去娘亲怕是要等急了。殊不知在钟木香匆匆走后,那躺在地上的男子双目未睁,望着那摇曳而去的身姿,口中喃喃,听不清具体字语一路急赶回家,那江边沾染的湿意已经干涸,钟木香嫩白的脸上有些微红,是一路来的有些急了,但呼吸依旧平坦,倒没有太过急促。一踏入院门,钟木香明显感觉不对劲,心里一急,快步入屋,便看到张妈焦急的神色。“大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可把我给等的。”张妈看到钟木香,焦急神色转为惊喜。“张妈,怎么了,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钟木香很少看到张妈有惊喜神色,心头更为不安了。“喜事,是喜事啊,大小姐,老爷终于回心转意了,知道夫人身子不好,便是亲自请了夫人回去呢。”张妈喜形于色说道,“大小姐,你这要是不出来就能一块回去了,不过放心,待会老爷会派人来接你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钟木香只听的心里咯噔一声下坠,这事太过异常,若是那个叫父亲的男人真的关心起了她们娘俩,怎么会这么突然地带走一个?她不过出去了几个时辰,难道这都等不起?“张妈,父亲是第一个人来的吗?”“是啊,老爷本是来看看夫人的,但是一见夫人身子这么虚,便是立马将夫人带回去了,城中名医多,老爷这是心疼夫人啊”张妈很高兴说道,显然对于主子能重入大院感怀。钟木香有些发愣,脑海里是在揣测这事的诡异,十五年没有出现的男人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带走了母亲,难道就不怕院子里的那主生气发威吗?张妈以为钟木香是吓傻了,这大小姐是自小没见过老爷,这次要回主院了,大小姐是不是紧张了呢?“大小姐,主院规矩多,可不是这边能比的,所以去了那边,你可要多看少说,这回老爷重接了夫人回去,一定也是想到小姐已至婚配年岁,是该物色好人家了”张妈是越说越兴奋了。钟木香能够理解老人家的兴奋之情,但是她对这事始终含有怀疑,但又不想去拂老人家的意。对于张妈跟娘亲来说,能回到主院怕是毕生所愿吧,而如今,母亲已经被接过去了,自己就算再心有疑虑,也要跟着过去啊很快,钟家便是派了轿子仆人过来接人了,张妈跟主院那边的人多少都是认识的,这次也能打上招呼。而钟木香是看似娴静的站在一旁,小心观望,这十五年的不滚不顾,突然的热络,让她有些难以适应,只再多的怀疑,也只能暗藏于心,不露于外。“张妈,我们这边回去了,静莲师父那边,是否该打个招呼呢?”踏上轿子的一刻,钟木香突然想起道。“啊哟,真是老妈子忘记了”张妈太过兴奋,这个时候也才想起,拍了一下脑门,“没事没事,等回了那边,再遣封书信去就好,静莲师父是豁达之人,不会在意的。”钟木香无奈,便是上了这软轿,这轿子布置的很是温馨,且一尘不染,垫子什么的都是崭新的,也不知道这是钟家临时做的,还是特意为之。一路沉静,钟木香想了很多,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一直都是在郊外别院住着,对于城中的钟家,只知道是名门望族,其余的却也真不清楚了。突然的颠簸,让她知道,是到了,心里挂着母亲的安危,未等有人来掀帘子,钟木香便是自己动手了。只才触摸到轿帘,外头已经有人率先动手了。掀开轿帘的是一个中年妇人,一身灰色布衫,腰间扎一同色腰带,钟木香有些打量地望着这妇人,这究竟唱的是哪一出?“奴婢恭迎大小姐回府”这妇人开口道,便对钟木香伸出了手。搭着这妇人的手,钟木香下了轿子,钟家的门匾上那两个鎏金大字映入眼帘,目光只微微一扫,钟木香便是有些懵懂的望着眼前的几人。正中的男人看着四十不到,器宇轩昂,身姿挺拔,看着便不是一般人,这人……难道就是钟鸣?“大小姐,还不快见过老爷”张妈在身后提醒道。真是钟鸣,钟木香便是低眉顺目地施了礼,柔柔开口道:“女儿见过父亲大人”“不错,不错,芸儿果然将你教养的很好,香儿,为父这些年便没有忘记你们,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钟鸣看着出落得落落大方的清丽女儿,心头很是高兴,亲自扶起施礼的钟木香,开口说道。钟木香不敢多说什么,随着钟鸣踏入了这钟家大院,心头有些着急,不知道母亲现在怎么样了而面对那名为父亲的男人的询问,她也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着,她的生活本就不多彩,倒也三两句便是应付过去了。“听说老爷将香儿接回府了,妾身对这未蒙面的女儿也是想念的紧,韵儿也想看看姐姐,老爷,不会怪妾身这不请自到吧”迎面走了几人,人未到,声先至。只见前来的是一芙蓉面白,衣着华贵的女子,听她的自称,不难猜出其身份,而这女人身边而立的那妙龄女子……柳叶细眉,微睐明眸,巴掌大般的鹅蛋脸是精雕细琢般的精致,是美人,上等的美人。钟木香也是听张妈说过钟家的情况的,那玉琳公主下嫁钟鸣后,也生下一女,只比柳氏晚一年,这女儿名韵娴,是钟鸣跟玉琳公主的掌上明珠,应该就是眼前的美人了吧“姐姐,妹妹韵娴这厢有礼了”钟韵娴那明亮的双眸落在钟木香面上,微笑施礼道。003婚事已定003婚事已定面对笑脸相迎的玉琳公主母女,钟木香只装出怯怯模样,不敢多说话,心中则是挂念着自己的母亲。在一个拜过钟鸣,玉琳公主之后,钟木香便是提出要见柳氏,这见不着她心中总有些不放心。“香儿果然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只是你母亲刚睡下,这个时候怕也不好打扰。这刚回了家,边让娴儿带你好好看看吧”钟鸣说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姐姐,父亲早早便是命人将那葵香阁打扫干净,说是要接姐姐回来住,姐姐若不是生分,便让妹妹带你过去吧”钟韵娴落落大方道,精致面庞上是娴静的淡笑。钟木香是故意让自己露出柔弱姿态的,她长的便是素净清丽,故作姿态下,倒也显得极真。谢过钟鸣跟玉琳公主,一副不敢拂钟韵娴好意的样子,钟木香便是随着钟韵娴去那所谓葵香阁。她的身边唯有那张妈一个妈子跟随,还提着包袱,而钟韵娴的身边,则是左右两个小丫头,身后两个老妈子,怎么看都是派头十足。不明白的人定会以为钟韵娴才是这钟家的大小姐,而她钟木香怕是钟家那个远方亲戚呢。在钟木香随钟韵娴走后,钟鸣跟玉琳并肩而立,只听玉琳公主开口道:“果然是柳氏养的好女儿,老爷,看来这次她们母女算是能为钟家做点事情了”钟鸣点了点头,眼神之中丝毫没有对女儿的怜惜之情,反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芸儿生性温柔,香儿定也随她母亲,那石家也算是望族,倒也不辱没她了”“石家以为遣了八皇叔来求亲就能得偿所愿了,哼,想要我的女儿,石家还是差了点”玉琳公主有些傲气说道,一双凤眼中慢慢是自得神色。这边钟木香是低眉顺眼地跟着钟韵娴,听着对方悠悠然地说着钟家如今的情况,她只轻声应和着,也不去跟钟韵娴搭话。这钟韵娴应该是比自己小一岁,今年才十五,但看她模样,毫无半点青涩姿态,举手投足间都是大家闺秀般的端庄跟沉稳。“韵娴妹妹,我娘住哪个院子呢?”钟木香在钟韵娴停下的时候,便是开口问道。“柳姨身子不好,父亲是怕主院嘈杂吵到了柳意,便是将南院那雅室给修葺整理了,腾出来让柳姨住,等姐姐这边安顿好了,不妨去看看,那一院子的紫薇花开的正艳呢”将钟木香送到了葵香阁前,钟娴韵柔声说道,她的声音是极好听的,便如落在玉盘上的珍珠一样玲珑清脆。钟木香忙是记下,又是问了这雅室的方位,想着等些时候马上去看看。“姐姐这边怎能只有一个使唤的下人,父亲一定是疏忽了,姐姐,府上刚买了一批丫头进来,回头我便为姐姐挑两个伶俐的送过来,也好照顾姐姐”钟韵娴将人送到之后,便是扫了一眼一旁的张妈,开口说道。“那有劳妹妹了”钟木香也不推辞,便是轻声谢过。“姐姐客气了,妹妹其实一直是知道姐姐的,之前也缠着父亲将姐姐跟柳姨接回来,日后我们姐妹二人可要好好说说话。想来姐姐现在也有些累了,那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休息了”钟韵娴说这些的时候,面上一直都挂着淡淡的笑容,很是和善模样。钟木香是连声谢过,待送走了钟韵娴,才吁了口气,这般端着讲话,她看着都累。进了这葵香阁,关了门,她便是四下看了看,所有的都是新的,屋内是打扫地一尘不染,可见这屋子真的是刚被腾出来。“张妈,你别忙着了,先歇歇吧”看张妈一进屋就要收拾开,钟木香忙是劝道。“大小姐,这才是你该有的闺房啊”张妈乐呵呵说道,“这二小姐人看着也和善,看来老爷是真的想起你们来了”“是啊,那端庄标致模样看着比我有大小姐的气势多了,一口一个柳姨,看来是真当自己是嫡长的”钟木香很平静地说道,她要是信钟鸣突然良心发现记起她们母女来了,那这十六年算是白活了。还不让她见母亲,这里头一定有鬼。“嘘,大小姐,你又乱说话了”张妈忙是做了个噤声的姿势,“那毕竟是皇家公主,不是一般人啊。”“张妈,你就先休息吧,东西我自己来整理就好了”钟木香利落地将包袱里的衣物拿出放入衣柜,再将床铺好,这些事情她早就亲力亲为了。这边她刚弄好,院子里便是传来了话语声。“大小姐,奴婢奉二小姐的命送了两丫头到您的院子,您看看顺不顺眼?”这么快,钟木香倒有些诧异了,但心里也提防了下,这么快就塞人过来了,只怕早有图谋。若是不要,也说不过去,钟木香走出房门,便是看到两个俏生生的丫头站在院子里,而送人过来的那老妈子便是之前钟娴韵身边伺候的。“张妈,你看看吧”钟木香依旧那副怯生生的弱弱模样,也不自己上前,只遣了张妈去看。张妈是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性的,知道她是故意装柔弱,虽觉得钟木香没这必要,但也不会在人前拆穿,她早年也是在钟家做事的,一些老人她都是识得的。这在钟娴韵身边伺候的妈子她也认得,便见张妈上前道:“李妈,既然是二小姐她挑的人,那一定是伶俐的,我替大小姐谢过二小姐了。”“别客气,这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这两丫头都是人牙子刚送过来的,这个叫圆儿,这个叫环儿,是家道中落的好人家女儿。两丫头听着,以后你们就是大小姐的人了,要尽心尽力伺候大小姐知道吗?”李妈看着倒是挺喜庆一人儿,说话也算中肯。“奴婢圆儿(环儿)见过大小姐”两丫头对着钟木香行礼道。“你们是姐妹吗?”钟木香开口问道,这两丫头看上去挺瘦小的,一个是瓜子脸,一个是鹅蛋脸,但也有四分相似,再加上一个圆儿,一个环儿,挺好猜的。“回大小姐的话,奴婢二人是亲姐妹,我是姐姐圆儿”那瓜子脸的丫头率先说道。“嗯,亲姐妹好,以后处着也容易”张妈呵呵笑道。“李妈妈,替我谢谢妹妹”钟木香对着告辞的李妈说道。“大小姐不必客气,二小姐说了,只要大小姐满意就好”收下了这一对姐妹花,钟木香也就把人交给张妈了,她自己则是想着该去看看柳氏了。张妈本是要跟着的,但是被钟木香以要她调教这两丫头为借口给塞了回去。这雅室的位置她是打听好了,便是直接过去了。这位于南苑的雅室采光倒真是极好,院子中那一簇的紫薇花也是开的正艳,钟木香走到院门的时候,正好看到钟鸣从屋子里走出来,她下意识地便是往一边躲着,不想跟钟鸣打照面,待钟鸣走远了,她才进去。迎面又是一个不认识的丫头,对方见到钟木香便是呵斥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钟木香也不怪别人不认得她,忙是开口道:“我来找我娘”“你母亲?你是大小姐”这丫头先是一愣,继而马上反应过来,便听她忙是赔罪道:“大小姐恕罪,是巧儿失礼了。”“你不认得我也怪罪不得,我娘还好吗?”钟木香不在意道。“大小姐请随奴婢这边请”这唤巧儿的忙是将钟木香引进屋子。柳氏是坐在床上的,似乎在发愣,听到了钟木香的声音便是会心一笑。“娘,你没事吧,这一下子发生这么多事,我都有些喘不过去了”在母亲面前,女儿都会不自主的撒娇,钟木香也是这样,只有在柳氏面前,她才会这般。柳氏面上是淡淡的笑容,对带钟木香进来的巧儿说了声你先退下,她便是拉着钟木香上下打量。“娘,你怎么突然这样看我?”钟木香感觉怪怪的。“我在看我的香儿是终于长大了,是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柳氏有些轻快说道,似乎心情很是不错。“嫁人,谁说我要嫁人”钟木香觉得有些不对劲。“你父亲刚跟我说了,为你定了一门亲事,是石家的大公子,香儿,我知道你爹是挂着我们母女两的,虽然这十几年来也不曾见过你,但是却真的给你找了一门极好的人家啊”柳氏欢喜说着,却让钟木香脑海里哄的一声炸开了。004无奈接受004无奈接受“石家在石原城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这石家大少爷石逸梵今年二十又二了,听说是一表人[www.qisuu.com奇书网]才。娘虽然没见过这人,但是对于石家,也是知道的,如今石逸梵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你爹也终究是挂念着你的,便是给你说了这门亲事,香儿,娘终于能看到你风光出嫁了”柳氏脸上的笑容很是舒心,显然是发自内心的。但钟木香却是有些抵触,她怎么可能嫁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娘,我不想嫁人,我只想陪在你身边”钟木香挨着柳氏,撒娇说道。柳氏还以为钟木香是害羞呢,便是劝道:“香儿,你别任性了,石家富可敌国,有着百年基业,你若是嫁过去,定能衣食无忧的”“娘,我才不想嫁什么大户人家,这石逸梵既然那么好,怎么会轮到女儿呢?钟韵娴也不过比我小一岁,怎么就不让她嫁呢”钟木香怀疑这里头有什么阴谋,若真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吧“傻丫头,你以为娘没想过吗?这石家是名门望族,在石原城里能匹配的人便不多,你爹对多年冷落我们母女二人深感愧疚,在得知石家大少爷要娶妻的消息后,便是托人将你的八字送了过去,我们钟家跟那石家也算是门当户对,怎么也不会辱没了你呢”柳氏显然是沉浸在这一桩婚事的喜悦中,不管钟木香说什么,她都觉得这门亲事很好,非常好。而钟木香已经是十六了,寻常人家的孩子十三四岁便是订了亲,她之前还怕钟鸣已经将她们母女忘记,现在眼前有这么好的一桩亲事,怎么都是觉得极好的。“可是……”钟木香就是觉得不对劲。“别可是了,婚期就在一个月后了,娘为你绣的嫁衣终于可以用上了”“什么,一个月,这么快”钟木香有些惊诧道,这太快了,快到让她心里发慌。“你啊,还嫌快,这等好事娘还想着能早日定下来呢,有多少人想踏进石家的大门,你可千万别让人知道你还情愿”柳氏叮嘱道。她这一生,本以无望,嫁与钟鸣,却没过几年恩爱日子,便迎来了玉琳公主这尊大神。她的出身怎么能跟皇室的金枝玉叶相比呢,只能退步,将自己的丈夫拱手相让,她一直当心的,便是自己的女儿,这本该是钟家嫡长大小姐,却也没办法跟玉琳公主的女儿抗衡。她是知道这些大宅子里头的勾心斗角的,怕自己待在大院子里,连女儿都要受气,所以,便是搬到了城外那小院的。石家,那可真的名门望族啊,她年少时便知石家富可敌国,若是香儿能进入做大少奶奶,总好过在钟家做一个没有地位的大小姐好啊。而且,她也问了巧儿,这石家大少人品也是不错的,平日里经常救济穷苦之人,想来,也不会亏待香儿。钟木香看柳氏眼中是满满的欢喜,她心里头的疑问都是压力下来。心里是百般不愿意自己的婚姻大事就被这样定了,但是又不忍心去拂逆柳氏,惹柳氏伤心。“娘,我知道了,你也别太操心,好好养身子才是呢”“你爹能记得我们,娘心头便是高兴了许多,也不再那么胸闷了香儿,娘要你风风光光嫁出去”柳氏看着钟木香俏丽面容,心里头很是高兴。钟木香顺着柳氏的意,便是问起柳氏钟家的一些事来,说起自己那边又多了两个丫头使唤,而柳氏这边却只有一个,是不是太冷清了。“巧儿是我之前身边伺候的芳儿的女儿,她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呢这次我回来,你爹便是将她们母女都调过来了,芳儿虽嫁给了前院的护卫,一家子都是钟家的老人了。刚芳儿是去了针线房为我订衣裳去了,香儿,这里跟我们之前住的小院不一样了,万事你都要小心知道吗?特别是二娘跟二小姐那边,能忍让的都忍让,切莫得罪她们”柳氏小心吩咐道,她知道自己的女儿看着是乖巧的,但是若是执拗起来,怕是要得罪人的。“女儿明白的”钟木香乖巧应道,这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但是她一定要去搞清楚为什么突然要她嫁人。再是闲聊了片刻之后,钟木香见柳氏面露倦色,她便是不敢再打扰了,劝慰柳氏好好休息,便是告辞了。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后,张妈便是告诉钟木香主院那边送来话,今天刚到钟家,未免劳累,今天就不用过去请晚安了钟木香一听,便是知道,这是那边提醒她明天早上要过去请早安呢翌日早晨,钟木香便是早早被张妈唤起来,让环儿圈儿伺候着用了早餐,便叮嘱钟木香该去看钟鸣跟玉琳请早安了。以往钟木香也是每日去向柳氏请早安的,但这次却不一样了,她长这么大了,也没有向那个顶着父亲名号的男人请安过,更不用说身边还是另一个女人在张**引领下,钟木香面上带着诺诺的神色进了正厅。“女儿见过父亲大人”钟木香来到钟鸣跟前行礼道,又是对玉琳公主行了个万福,神色很是恭谨,柔声说道:“香儿见过二娘”“起来吧”钟鸣开口道,“许久未见,香儿是出落的亭亭玉立了,你母亲教导有方啊”钟木香微微低着头,缓缓道:“母亲辛劳,女儿不敢忘母亲的教导”而私下钟木香也是暗自腹诽,这个叫爹的人根本就不配她叫。钟鸣满意的点了点头,与玉琳公主对视了一眼,便是遣退了周边所有伺候的下人。继而钟鸣开头道:“香儿,想来你母亲也该跟你讲过为父为你订了一门亲事了吧”钟木香心里一沉,头越发的低了,给人一种羞怯的姿态。“女儿还小,从未想过嫁人之事”故意诺诺的,钟木香开口道。“小,都已经是十六了,怎么还说小呢”跟钟鸣一并坐着的玉琳公主开口道:“老爷,许是大小姐心里怨着这些年老爷的疏忽呢”“女儿不敢”钟木香忙是说到,这个女人说话的口气怎么总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呢“香儿,这些年为夫对你们的疏于照顾,心里是有愧的,所以这次得知石家有意娶妻,为夫便是为你订了这门亲。这石逸梵是石原城难得的青年俊彦,石家又是大户人家,这门亲事对你来说半点也不辱没的,你要知道为夫的一片苦心啊”钟鸣有些苦口婆心道。“女儿铭记父亲恩赐”钟木香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钟鸣,开口道。这特意让她来请早安,怕便是为了说这件事的,究竟是为什么如此急切的要将她嫁出去,如果那石逸梵真如他们所说的那么好,人人抢着嫁,为什么这等好事会落到她头上呢?钟木香不信,她不信钟鸣没良心那么多年后突然良心发现。“这婚期定的是仓促了些,不过你终是钟家的嫡女,这到了石家也是做大少奶奶的,你这般怯懦怎能担起以后石家大少奶奶的重任”玉琳公主发话道,“不过,想来,这些年跟着你母亲,也只能这般,没关系,我已经向宫里讨了几个管事的嬷嬷来,这一个月,会有人专门教你如何管事,既然是钟家的嫡女,便要有钟家的气派”钟木香这才又抬了头,企图在钟鸣跟玉琳公主的脸上看出端倪,这两个人一人一句就把她的事情给定下来了,没有人问过她愿不愿意。还要人来教习她,她有些不甘,正要开口说话,边听钟鸣说道。“你母亲身子不适,所以也不便外人打扰,这一个月,你便安心学习,不要去打扰你母亲了,为父也会请城中的名医为你母亲调理身子。”“爹是要女儿一月不见母亲吗?”钟木香心中不安问道。“你母亲身体不适,你又要全心学习管事,与其让你分了心,还不如由老爷安排,香儿,想来你也是聪明人,你母亲身体不好,可是受不得刺激的”玉琳缓缓说道,那神色有些漠然。听着这威胁的话语,钟木香就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有鬼,而现在是连柳氏都不让她见了,更见其中的猫腻。可是她能说不吗?进了这钟家大宅里,她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忍下心里的火气,钟木香句句应下,只心中万般揣测。005十里红妆风光大嫁005十里红妆风光大嫁回到葵香阁之后,钟木香便是询问起张妈这石家的情况,人人都说石家多好多好,那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轮到她头上呢?可惜张妈这些年也一直跟她们一起住在郊外别院,对石家也只知道家大业大,富可敌国,至于石逸梵的事情却也不知的。钟木香又询问了环儿跟圆儿,想着既然是石原城的,那也该知道,但让她失望的是环儿跟圆儿也是被人牙子从外地买回来的,对石原城的情况便不了解。这是要她盲婚盲嫁啊钟木香算是明白了,里头一定是有猫腻,但就是不让她知道。“大小姐,别想那么多了,你是钟家的嫡长女,难道还能亏待你吗?钟家是有名望的世家,怎会在你的婚事上做手脚。而且石家的确是个大户人家,大小姐,你就别多想了”张妈劝道,这石家的名声在那,她也是清楚的,所以这门亲事,她倒也是为钟木香高兴呢钟木香是有力无处使,这钟家上下都是当她是柔弱胆小的,她也乐于见这情形。就连母亲都不知道,她便非柔弱无用的,随着静莲师父学了一身防身本事,又凭着自己的前世的记忆,如果给她一个机会,她相信能过的很好。可是柳氏的身体不好,不能太过激烈的运动,而自己眼下,又怎么去保全自己的母亲?钟木香有些懊恼,但是又没有办法,就如张妈所说,钟家是大户人家,这府里头盯着她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而这门婚事,是明显着让她无拒绝之力,若石家真那么好,她也只能顺着所有人的意了。很快,钟木香也没有时间去猜这里头的猫腻了。玉琳公主说的宫中的嬷嬷也到了,说是要教她管事的本事,免得给钟家丢脸。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钟木香的日子都有些难过,她不是在钟家大宅里长大的,柳氏虽也教她琴棋书画,诗书礼仪,但是到了这两位嬷嬷的眼里,自己怎么都是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不管是坐姿还是接人待物的方式,都一一被调教,这一切钟木香都忍了,而很快,婚期就到了,出嫁前一天,倒让她有了自由柳氏的身体似乎好很多了,这一日未等钟木香去找她,她便是亲自来了,面上带着红润,眼神也是欢喜的。“娘”看到柳氏,钟木香不由惊喜唤道。柳氏望着钟木香,眉目中更是带了喜色了,上前握着钟木香的手,上下端详了,开口道:“娘的香儿终于要嫁人了”“娘,你的身体好些了吗?这些日子女儿都没能来看你,是女儿不孝”柳氏能下床,钟木香就知道她应该好些了,看来钟家说会请名医来诊治倒也不是敷衍的。钟木香顺势扫了一眼伺候柳氏的两人,一个是巧儿,之前自己是见过的,但是另一个自己却不知道,这是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身子看着比较结实,而且钟木香可以看得出来这妇人应该是有些身手的。这个定不是那巧儿的母亲,不知道是谁“娘知道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但是你爹也说了,石家是大户人家,你又是长媳,自然要懂的多些。所以这些日子,娘也不好看你,你没怪娘吧”柳氏心里是舍不得的,她算是一手将女儿养大,这突然就要嫁人了,心里自然有些不舍。“娘,女儿怎么会怪你呢,看娘的身子好了,女儿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钟木香最挂念的便是柳氏的身子,见此刻柳氏红润模样,心里最大的不安也放下了。这女儿出嫁之前,做母亲的便少不得一些叮嘱,柳氏关照最多的便是要钟木香学会忍让,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性情便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的温顺。母女二人正说着话呢,便听得外面环儿来禀报,说是二小姐钟韵娴来了。钟木香跟柳氏都是看了一眼,也不好推脱,便是让环儿将钟韵娴带进来。“韵娴见过柳姨”见了柳氏,钟韵娴上前施礼道,“姐姐,母亲让我将此次嫁妆的明细册子给你送来,柳姨在正好,可以过去清点一下。”说到嫁妆,钟木香听其他人说过,钟家给她的嫁妆不少,说是怕石家看清了她,一些衣服首饰珠玉配件,绫罗绸缎什么的,折合起来也有白银数十万两的。既然是她的嫁妆,她自然要过目的,钟木香便是接过那册子,轻声说道:“劳烦妹妹亲自送来,之前两位嬷嬷也说日后在石家要管一后院,那我便是先从自己的嫁妆上管起好了,娘,我们一起去清点。”“呵呵”钟韵娴有些掩口轻笑,“姐姐学的努力,石家的人多事烦,到时候姐姐可要多用心哦”柳氏对钟韵娴也是客气的很,柔声说道:“真是有劳二小姐了”“一家人何必客气呢,柳姨,姐姐,妹妹这边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钟韵娴落落大方说道,对两人微微施礼,便先走了。钟韵娴一走,钟木香的脸色便有些拉下来,嘟囔道:“娘才是钟家的主母,她……”未等钟木香说完,柳氏便是下意识地掐住了钟木香的手臂,有些急急说道:“既然是香儿的嫁妆,为娘的一定是要清点清点了,就算这石家富可敌国,香儿的嫁妆便是香儿的”钟木香也是机敏的,柳氏这边自然是防人了,在场的除了自己身边的张妈,就是柳氏身边的悄然跟另一个妇人了。那柳氏防的是谁呢?钟木香便是挽了柳氏的手臂,跟随柳氏往库房走去,也不再多言。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嫁妆,钟木香却也有些震撼,若说这场婚事有阴谋,那这么丰厚的嫁妆却是实在的。光说布匹就有高高一摞,只随便看了看,自己识的织五彩缎有六团,大卷纱有十匹,闪缎八匹,妆缎十匹,上用金寿字缎二匹,上用缎六匹,那一叠叠的看的钟木香眼花,也就不再去数了。柳氏抚摸着那其中几匹,感叹道:“以往想给你制件新衣,也就只逢年过节才有几匹新料子,香儿,这些可是上等的绸缎啊”钟木香也是咂舌这钟家的大方,再绕过这一叠布,她又看到一雕花屏风氏镜台,此外还有子孙桶,背椅,红橱,纹木酒埕以及一个小匣子。再打开一口楠木箱子,里头是一尊白玉佛,里头还有个不小匣子,这匣子是上了锁的,不过钟韵娴方才也将钥匙给她了,打开一看,里头是一些首饰配件,以及一叠银票,看面额,都不小。“香儿,你爹终究是疼你的,这嫁妆,只怕石原城也没几家小姐能拿的出啊”柳氏感叹道。钟木香真不觉得钟鸣有多疼爱她,虽说婚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这边表现的太特意太急切了。看在这么丰厚的嫁妆上,她也不能说什么了。她知道,不管她愿不愿意,都是要嫁的,若是自己不肯,遭殃的怕是柳氏。“娘不是说石家富可敌国吗,我若没有这么多嫁妆,只怕会被看不起的。”“那倒也是,你过去之后石家上下都要打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柳氏感叹道,“石家很大,以后你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先想清楚,切莫得罪了人”“娘,女儿知道了,这段时间,那宫里过来的嬷嬷可没少跟女儿说为妻之道。”钟木香无奈道,嫁就嫁吧,只嫁过去,是好生过日子还是别有安排,就看那石家,是个什么样的了想到了什么,钟木香便是开口道:“娘,张妈在你身边伺候惯了,我这嫁过去,便让她回到你身边伺候吧”“那怎么行,你过去没个人照料,娘怎么放心”柳氏反对,这张妈是她最信任的,放在钟木香身边她也好放心。“娘,谁说没人照顾,不是有环儿跟圆儿吗,张妈年纪也大了,你也知道她的身子也没以前硬朗了,再跟我过去,只怕辛苦了她娘,你身边,总要有个旧人照顾的不是吗?”方才柳氏的动作不就说明,对于身边的人,她不信任不是吗?柳氏听钟木香这么说,也有些考虑,张妈跟在自己身边几十年了,是不宜再走了,但是钟木香身边总该有老人照顾啊“娘,女儿都这么大了,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想啊,石家那么大,难道会缺下人吗,人家都是陪嫁丫鬟,我要是带了陪嫁姆妈过去,你说石家会怎么想?”钟木香趁机劝道,“娘,女儿最担心的是你,若没有体己的人在你身边,女儿也不好过的”“你啊,好吧,都依你,明天就要出嫁了,娘真舍不得啊”“女儿也舍不得娘”钟木香真心说道,只这嫁人,也不是她能决定的。唉,这女人的命运当真是由不得自己,她纵使多不愿,却也要考虑到若是不依,会连累到柳氏。最后还是怕钟木香累着,柳氏陪钟木香用过饭之后便回去了,而主院那边是钟鸣派人要她早些休息,这出嫁前的一夜,钟木香依旧很平静,半点没有待嫁之女的紧张。而她出嫁这天,整个石原城都是热闹起来了,钟家跟石家虽都在石原城,但一个城东一个城南,十里红妆,将整条街都堵住了,当真是非常气派,非常风光006你不是我要娶的人006你不是我要娶的人长长的仪式结束后,钟木香便是在新房中等待着夫君的到来。红盖头挡住了她的视线,只知道整个过程人声鼎沸,各路的贺喜不绝于耳,而那个男人的声音爽朗温暖如暖阳,字正腔圆煞是好听。不由的,钟木香也对这个男人有些期许起来,原本这桩婚事不由她定,她没办法去抗拒,便是接受。但是终究还是有点期盼的吧,这个石逸梵在别人说起来都是极好的,年轻有为,俊朗不凡,但是真要那么好,为何钟娴韵不嫁?她不见得就要寻一个多相爱的男子守上一生,她不过是借着出了钟家找个依靠,累积自己的实力,然后尽量的为母亲柳氏谋一个安详晚年。若是她拒婚了,逃开了,柳氏在钟家的生活会很难过。而自己在石家若是过的好了,那么柳氏相对的也能过的好钟木香心中便无多大的志向,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的母亲一个安稳。沉浸在对丈夫的幻想之中,钟木香都忘记过了多久,直到那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饶是经历两世的自己,心也不由提了起来。听到稳健的步伐一步步地靠近自己,钟木香更有些紧张了,应该在前头喝了不少酒吧,怎么还能这般的稳步?感觉到对方在自己身边坐下,钟木香强逼自己冷静下来,不就是洞房花烛,她有什么好紧张的。“没想到,我真的娶到你了”身边的男子开口道,声音依旧清脆,还带着轻笑,似乎非常的高兴。钟木香听着却有些不对劲,自己常年跟母亲柳氏在别院,不可能认识谁。听这个男人的口气,他是有想娶的人,这个人不是自己正迟疑着,头上的红盖头是被掀开了,钟木香低垂着头,有些紧张。“韵儿,你可知道此刻我心中有多快活吗?”石逸梵说着便是轻抬起钟木香的下巴,想好好看看新婚的妻子。钟木香在石逸梵开口的那一刻心里便是明白了,他要娶的女人是钟韵娴一时之间,心头有些火起,这算什么,为什么要她替钟韵娴嫁。十里红妆,如此丰厚的嫁妆,为什么是替人作嫁而石逸梵在看到钟木香面容的那一刻,原本的笑容也凝注了,整个人更是腾的站了起来,不置信般地退了几步,双目也是睁大。“你……你不是钟家小姐”这个时候,还是要稳住心神,钟木香强压住心头的,抬头看着石逸梵,掷地有声道:“我是钟家嫡出的大小姐钟木香”这石逸梵长相也是上等,脸庞棱角分明,微显清瘦,剑眉星目,鼻梁挺拔,一身红衣更显得其风姿绰约,挺拔玉立这样的人为何钟韵娴不肯嫁?“你……你……”石逸梵指着钟木香,却一时说不出话来,他要取的是钟家小姐钟韵娴,钟家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小姐。一时间,他便感觉自己被蒙了,请了八王爷向钟家求亲,钟家欣然应允,但是他八抬大轿抬回来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要的那个人钟木香一时之间也不敢多说什么了,钟家既然要结这门亲,却舍不得钟韵娴,找了她来代嫁,名义上,她是钟家嫡长大小姐,但是十六年来无人过问。难道是说石家显赫到钟家不敢拒婚?还是说这石逸梵身有隐疾,钟家舍不得让钟韵娴受苦?只见这红烛洞房内,脸色变幻的石逸梵直勾勾看着一脸坦荡的钟木香,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开口。石逸梵的脸色是变了又变,从一开始的欢喜,到震惊,再到愤怒,再到揣测,借着便是渐渐转为平静,但一时之间各种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千转百回了好几遍。钟家大小姐,嫡长女?为什么他不知道,看这女人脸色,似乎便不是虚张声势,自己之说求的是钟家小姐,就这样被钟家给坑了?为什么会塞一个莫名其妙的钟木香过来?钟家想做什么?钟木香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的平静,不管里头有什么阴谋,她是明确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是谁,钟家也是明确要她结这么亲的。如果这个石逸梵一时火起把她给休了,那她的日子只怕会很难过,连带着母亲的日子也会不好过,不行,自己要想办法留在石家,好歹名义上是石家大少奶奶石逸梵渐渐冷静下来之后,便也想到一些事情,钟鸣是石原城的城主,钟夫人又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这门亲事,还是八王爷保的媒。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是钟家大小姐,那自己便是哑巴吃黄连,若是当场就休了这个女人,便是一下子得罪了那么多人,会让石家在石原城多有不便。但这不代表他石逸梵就是会被利用搪塞的,他要娶的女人必须是他想要的,这样胡乱塞一个过来,就想做他石逸梵的妻子吗?好一个钟家,当他是可随意敷衍的吗?石逸梵的面色也便渐渐转冷了,看着钟木香的眼神有些不善。“你当真是钟家大小姐?”石逸梵冷声问道。“我娘柳氏是我爹的发妻,钟家族谱上都能查到的,钟韵娴是我的妹妹,我是钟家的嫡长女钟木香”钟木香回答道,钟家也是有名望的,看来这石逸梵应该不会马上休了她,但是她的日子可能也不会好过到哪去。这一点他一定会去查实的,看着钟木香的面容,石逸梵的好心情已经一点都没有了,甚至是连看都不想看一眼了。他被欺骗了,心里很恼火,更恼怒的是,一个月前,韵儿明明说要嫁给他的,为什么突然换人了“我明白告诉你,我要娶的不是你这个大小姐”石逸梵没好脸色说道。“父亲跟二娘却是明白告诉我,我要嫁的是石家大公子”钟木香回应道。“哼,这里头有什么猫腻我一定会查出来的,到时候我会让你滚回钟家”石逸梵心情很恶劣地说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钟韵娴没有嫁给他,韵娴是钟家的掌上明珠,若是她愿意,钟家自不会有阻碍的理由,除非,她不愿意……但是她明明是喜欢自己的,又为什么不愿意?石逸梵想着便是不想再逗留了,当下便是转身准备离开“站住”钟木香这个时候突然出声喝住了石逸梵,若是石逸梵这个时候跨步离开了,那么明天她就要成为整个石家的笑柄,这可不是她要的。“夜已深了,夫君是要去哪呢?”“呵”石逸梵其极反笑,便是转身看着钟木香,冷冷说道:“你应该知道我要娶的人不是你”“但是我已嫁了你整个石原城都知道你娶了钟家大小姐”钟木香开口道,她在钟家是用弱势不给自己和母亲找麻烦,但是现在,她若是一味呈现弱势,只怕要被石家欺凌。已经知道自己不是石逸梵期许的那个人,那么夫君这边就不用想得到什么疼爱了,可是她这个石家大少奶奶还是要坐稳的。“是又如何?”石逸梵看着这个直视自己的女人,论姿容,跟钟韵娴不相上下,但是她没有钟韵娴那般的端庄体态。红妆映衬着的她,有些艳丽,虽不落俗,但他不喜欢的,再好看的也无用。上下打量了钟木香一番,石逸梵便是开口道:“我石逸梵从来不碰不喜欢的女人”钟木香心里嗤笑,说的倒是义正言辞,难道她就那么像是自荐枕席的模样吗?微微低头,收敛了一下神态,钟木香缓缓道:“相公,木香知道相公心有所属,但是既然木已成舟,木香恳请相公今晚留宿与此,至少给木香,给钟家一个薄面。木香便无其他要求,只求相公合衣共卧一室”口气中微微带上三分恳求,希望这个石逸梵能够有点气度,别一味泄心头之气为好。方才还有些气焰的女人现在倒是求起他来了,石逸梵对钟木香略看了几眼,心思流转几番,也罢,今夜就在此凑和一晚,钟家以为塞一个女人过了就天下太平了吗?他石逸梵的后院可不是什么女人都待的住的心念一定,石逸梵便是大咧咧地走到床边,只脱了外衣跟鞋子便是往床上一趟钟木香见石逸梵也算识相,便也不多言,除去脸上妆容跟发上饰物,吹灭了烛火,合衣而眠。她不怕石逸梵对她做什么,若是这个男人真敢动手,她会让他后悔石逸梵虽早早躺下,心中却是多方疑虑。一边为自己受骗而恼怒,为钟韵娴何以换成了钟木香而生疑,一边听着身边女子平缓的呼吸,却也是好奇,真就不怕他做什么吗?好好的一个洞房花烛,最后竟然已这样收场,石逸梵心里苦笑,最后却也睡去了。第二天早上,石逸梵一转身的时候发现身边无人便是醒了,睁眼一看,却是发现他那个新婚妻子早就梳洗妥当,身着一声绯红衣裙,正坐在一边,而她的面前摊着一条白帕,紧接着,石逸梵便是看到钟木香拿起来一把剪刀……007石家后院女人多007石家后院女人多石逸梵的心是漏跳了一拍,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搞什么,但是偏偏他是忍住了阻止的冲动,竟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钟木香面前的是元帕,待会定会有人来收这元帕,鉴定她新婚之夜的落红。可是她都没有圆房,又哪来的落红呢?以防节外生枝,她只能弄虚作假,忍痛滴血了。用剪刀小心划开手指一个口子,挤出几滴血落在元帕上后,钟木香便是将手指含在嘴里止血。此女心思太多,看来不易对付这是石逸梵看到钟木香所作所为之后心里得出的结论。这便想着,他也就嗯哼了声,起身穿衣。“相公醒了,妾身这便伺候相公起身”钟木香先是一惊,继而面上挂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娴静温柔看他模样,怕是将自己所为都尽收眼底了,没有出声,那也就是默许了钟木香心思转的快,马上就在脑海里将前后都想了下。石逸梵面无表情,昨夜今日,钟木香的表现都可以表明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钟家把这样一个女人塞过来,究竟是什么意思?任由钟木香为他穿衣,石逸梵都是不发一言。很快主院那边就遣人来了,这新妇头一日,自然是要去拜见公公婆婆的。钟木香在石逸梵起身之后,也是趁机将那元帕塞到了被子下面,这个时候,看着前来收拾的丫鬟叠被子收拾换下的喜服,钟木香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石逸梵是想看看这个女人下面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便也一直没有去戳破任何,这边整理妥当之后,两人便是前去了主厅,石家人口繁多,她一个新妇要见的人多着呢。石家的人员关系,钟木香嫁过来之前也是了解到了,石家目前当家的是石逸梵的父亲石沐恩,其正妻杨氏便是石逸梵的生母。此外,石逸梵还有一个同母胞弟石文瑞,还有几个庶出的妹妹。而作为石家长媳的钟木香,今日在主厅的还有石家二房当家石沐泽及其正妻王氏,三方当家石惠泽及其正妻李氏。钟木香在宫中两个老嬷嬷的调教下,这接人待物都是稳当的,当下也是一一给各老敬茶请福,那番不骄不躁淡定稳重之态,也深得石逸梵父母二人喜欢。“果然是钟家的长女,跟一般女子便是不一样啊”石沐恩满意地喝着钟木香递的茶,微笑说着。“逸梵这次总算是收心了,老爷,你我心头的大石也落下了,木香,来来”杨氏笑盈盈地唤过钟木香,拉着她的手很是欣慰,“这镯子还是当年我嫁进石家的时候老夫人给的,现在就传给木香你了”杨氏褪下上手上盈翠晶亮的玉镯子便是给钟木香戴上了。石逸梵眉头微皱,这女人可不是他要的妻子,那传给历代长媳的镯子怎么能他,便见他上前一步道:“母亲,这不可……”“婆婆,这的确不可,木香人微浅薄,怎能当此大礼”钟木香未等石逸梵说完,便是急着开口道,也是作势要将镯子退下来。“有什么不可的,逸梵,这是娘要给长媳妇的礼物,你反对什么?”杨氏瞪了一眼石逸梵,她对这个媳妇还真是满意的,家世好,样貌好,这也不摆架子,比起石逸梵后院的那些个小妾,钟木香怎么都算是高贵多的。石逸梵也不想给钟木香大庭广众之下那堪,父母对钟木香的盛情,是以为她的母亲是那玉琳公主,谁都知道钟家主母是那玉琳公主。奇怪了,难道没人说过玉琳公主的女儿名讳韵娴而非木香,自己当初请了八王爷说亲之后,得了应允一切都交由其他人来办,自己是半点也没插手过,难道一开始钟家就用了钟木香的名讳吗?钟木香与在场诸人一一尽了礼数,在所有人的脸上,她看到很多的表情,有对她满意的,怀疑的,羡慕的,嫉妒的,还有同情的……只她也没有过多心思去理会别人的眼神,一番礼数下来,倒也让她有些累了。最后杨氏看出她的疲惫,便是让她跟石逸梵先退下了。一出了主厅,石逸梵便是有些冷嘲道:“果然是石家大小姐,看似温柔得体,面面俱到,我看是心思杂多,其心不正”钟木香对石逸梵的冷嘲热讽都不在意,她微微低下头,没有去看石逸梵,有些息事宁人般道:“相公若这般认为,木香也没有法子。”“既然你是想做我石逸梵的妻子,那也该见见我的妾室们,

嫡枝.txt

嫡枝.txt

上传者: tianshijie23
41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10-05 举报

简介:都是非常好看的经典小说,完结的哦

《嫡枝》全集 作者:青琉落尘 001钟家嫡女初长成 001钟家嫡女初长成 清晨的第一道光从纸窗内透进来的时候,钟木香便是起身来,简单梳洗之后,她便是往厨房走去,张**身子 不好,每天还要给自己跟娘亲做早餐,煎药,很不容易。在这座偏静的宅子里,只有张妈十年如一日地照顾着 自己母女二人,对她来讲,张妈就像是第二个娘亲一样。 “大小姐,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过你身份尊贵,不该插手这些事情的吗?”张妈看到钟木香踏入厨房,便 忙是拦在钟木香面前,有些责怪道。 身份尊贵?钟木香不由自嘲般笑笑,钟家在石原城的确是身份尊贵,但是她这个嫡传的大小姐,却是十五年来 一直跟母亲住在城郊小院,身边只有一个张妈照顾。只不过对于这一切她丝毫不在乎,能重新睁眼看到这个世 界的时候,她便知道这一生是上天的垂帘,像她这样的人,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有了疼爱自己的母亲,还有 将自己当亲女儿一样对待的张妈,也就足够了。 想着这些,便见钟木香微微一笑道:“张妈,别再唤我大小姐了,娘的药在哪里,煎好了吗,我送过去” “大小姐,药烫着呢,这些活怎么能让你做啊,有张妈在,你回屋歇着吧”张妈阻拦道。 钟木香便是从张妈身边一绕,走到了灶台前,笑呵呵道:“好香啊,张妈今天煮的五谷粥啊,真香” “大小姐,这些都由老婆子我来做就好了,你就去夫人跟前守着吧。”看到钟木香要盛粥,张妈生怕是烫着了 ,忙又上前阻拦道。 钟木香知道张妈是不想她做这些,但是每天都来这么一出也着实是烦的。之前娘亲的身子还没病倒,自己是清 闲的每日只需写字,看书做女工。但今年三月的一场风寒将弟子本就不好的母亲袭倒之后,她钟木香也开始帮 着家里做事了。什么大小姐,那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那边的人早就摒弃了她们,自己还端什么架子呢?“张 妈,你这什么都不让我干,岂不是让我无所事事吗?你跟娘身子都不怎么好,若是累着了,让我一个什么都不 会的人怎么办?” “呸呸,大小姐说什么晦气话,等夫人喝完粥,药也煎差不多了”张妈说着便是盛了两碗粥,再放了些小菜, 接着放到一边的食盒里,开口道:“大小姐先把这个端过去吧” 钟木香知道张妈是觉得亏待了她,觉得钟家的大小姐不该进厨房,更不该做这些事情。但是所谓落地的凤凰不 如鸡,不被看重的女儿,真的一点用都没有的。“张妈,你也别顾着忙,先照顾好自己身子才好” “大小姐知道体贴老婆子,老婆子心里舒坦着,知道了”张妈乐呵呵回道,“夫人这个时候怕是早醒了” 自从娘亲生病之后,每日都是醒的早,是连睡都不安慰的,钟木香微微叹气,若说娘亲的病是身体上的,那心 中的郁结怕是病根吧匆匆来到娘亲房前,钟木香轻声扣了扣门。 “是香儿吧”屋内传来残弱的声音,“进来吧”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616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