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爆笑 >[网王_樱兰]就是爱你,我的女孩!_@txtnovel.com.txt

[网王_樱兰]就是爱你,我的女孩!_@txtnovel.com…

上传者: 13*******31
38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10-01 举报

简介:樱兰同人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txtnovel.com---书香门第【夭桃仙仙】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网王+樱兰]就是爱你,我的女孩!   作者:筱若雅歌   新文说明   新文的女主呢没有《网王之太阳升起时》里的雅希那么强悍,但是也不会太差。这次的文是双结局,一个 是给幸村的,还有一个是给凤镜夜的。不再根据剧情走,从王子们的高中,须王环已经留在了樱兰开始写,这 样的发展空间更大一些。   关于言情,我还是不大会写,也许这一篇会比上一篇的言情好一点吧。谁知道呢,但是我会努力的。   关于女主,柳生的堂妹,常陆院兄弟的表妹。   关于男主,双结局。一个给我们的女神sama,一个给我们的镜夜少爷。   关于情节,我暂时也只是想到一点,再看吧。   然后呢,这篇文最近可能会上传一点,正式开始是在我完结《网王》文之后。   最后的最后,我先闪了。   chapter 1   东京国际机场   来来往往的机场满是归来或者离去的人群。每个人都是平凡的一员,不会有谁去专门留意谁。只是,一个 坐在轮椅上戴着黑色鸭舌帽低着头的女孩格外的引人注意。谁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只看到空中小姐推着轮椅 走向出口处。   “母亲,小央来了。”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极为绅士的男生对着身边的贵妇说。   “恩。走吧,比吕士,我们去接小央。”说着就向前走去。没错,这个非常绅士的少年就是柳生比吕士, 王者立海大的网球部正选。   “我们是柳生央的亲人。”贵妇对着推轮椅的空姐温和却疏远的开口道。   “您就是柳生小姐的亲人,请问您是?”空姐戴着公式化的笑容,但心里却是很喜欢这个安静过头得小女 孩。只是这孩子好像有点自闭呢。   “我是柳生加代,小央的婶婶。小央,小婶婶来接你回家。”说着妇人向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轻声的打招呼 ,可是女孩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不知道,依旧低着头。一时气氛有点尴尬。   “小央,我是比吕士哥哥。小央还记得哥哥吗?”柳生比吕士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妹妹,眼里满是担忧。他 已经知道了伯父一家的事情。自从那件事后,听说小央就一直拒绝和外界的接触。不再说话,不再笑了。好像 一个木偶一般,麻木的活着。看着母亲无奈而有些伤感的眼神,他只好试试也不知道能不能激起这个曾经相处 过一段时间的小堂妹的反应。   “比……比吕士……哥哥?”在几人不再抱有女孩会回应的想法时,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小央,你?”柳生有些不确定的蹲下看着小央,“是,我是比吕士哥哥。”在看到小央一刹那的犹豫时 ,柳生立刻反应过来,马上回应。   “比吕士哥哥。”也许是很久没讲话的缘故,女孩的声音有些嘶哑。   “小央,不舒服吗?”   “没有。”   说完这两个字后的小央就再也不讲话了,只是拉着柳生的衣角。柳生加代和空姐都感到很惊讶,尤其是柳 生加代。不是说小央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反应了吗?看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再恢复了?想到这柳生加代很高兴 。虽然不是看着小央长大的,但是大人们的联系让她知道小央是一个非常乖巧和优秀的孩子。可是却发生了这 样的不幸,是上天看不惯她的优秀吗?   至于柳生在听到妹妹叫自己时,已经很高兴了。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对于这个堂妹却从来没有少听 说过关于她的事。知道她弹的一手好钢琴,是学生会主席,成绩优异等等。可是看着现在的她真的一点也感觉 不到听说的优秀。被拉着的衣角虽然和绅士形象很不符合,但是既然能给她带来安全感,能让她慢慢的走出自

第1页

己的世界,这形象也就不算什么了。   “小央,跟哥哥回家好吗?”柳生生怕吓到眼前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开口,同时不停的观察她的表情。   而此时的柳生加代看到侄女的样子,虽然还是有些自闭但也比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多了。虽然侄女 不对她这个小婶婶一点反应也没有让人很泄气,可是有比吕士也是可以的。   “回家?好。”柳生央乖巧的回答道。一心只是依赖这个堂哥,其他的都没有注意到。其实刚才听到“柳 生”“比吕士”几个字样的时候,小央就有些震动,这个名字格外的熟悉,是网王呢。可是这个柳生和那个柳 生是不是一个人呢?在她确定之前她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柳生的衣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而且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再说,是的,他就是你想的那个人。但是小央不敢表示太多,毕竟现在还是一 个有轻微自闭症的患者。   对于知道自己在网王的世界,柳生央,也就是慕容央觉得很惊讶。只是一场车祸罢了怎么会这样。醒来的 时候,就已经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了,而且原主的遭遇真的还蛮凄惨,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才会出现。慕容央本 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可是在经历了一些事以后也把这些曾经的天真沉淀下来,变得沉默、寡言。身边的朋 友都说这是成熟了,爸爸妈妈说小央这是长大了。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形象是她花费了多大的代价换来的。 萧邢、萧邢,这个名字已经刻在了慕容央的骨头里。在才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看着突然变小的身体,看着陌生 的人群,接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一切的一切差点让慕容央崩溃,可是在知道原主本身患有轻微自闭症的时候 ,慕容央才稍稍放下心来,这样即使有变化也没人知道,这样不需要改变太多,这样就这样、没人知道她是慕 容央或者说是柳生央。想到这,慕容央就一直保持着自闭症患者该有的样子,不多不少,没有让任何人怀疑。   可是在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网王的时候,慕容央极为的想要康复,这样就可以去看冰殿、女王、女神… …前世对他们的喜欢即使是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依然不曾改变。这个柳生也就是“绅士”是自己的哥哥吧。 这样的安排,到底有什么目的?是为了重新来过,还是为了补偿她?没人知道。但是慕容央,还是没有什么变 化,只是抓着柳生衣角的手更加紧了。   而柳生感受到来妹妹的力量,不知道是怎么了。有些奇怪,小央怎么了?   “小央,不舒服吗?”柳生担心妹妹是水土不服。现在的小央可是不能在受到任何伤害了,她的身体如果 再次受到伤害,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好。刚才爸爸发信息过来说,现在小央的身体机能相当的脆弱,不能再让她 受到任何伤害,不然对小央而言非常危险。而且小央还患有严重的哮喘,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小央的虚弱。   “没事,哥哥。”慕容央怏怏的回答道,她也知道现在这具身体相当的虚弱,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脆 弱的身体。慕容央非常怀疑原主原来是怎么活的。   “不舒服说出来。”柳生给慕容央盖好毯子,免得她受凉。   “恩。”说着,小央就靠在柳生的肩上闭上了眼镜。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柳生加代非常非常的纠结,这是她含辛茹苦、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吗?为什么,为什 么儿子对她从来没有这么体贴过?还有,还有,这是自家那个患有自闭症的侄女吗?为什么,为什么对自家儿 子如此依赖,对自己却如此冷漠?她可是婶婶啊、小婶婶啊!小央为什么这么冷漠?柳生加代坐在前面咬手帕 ,非常想不通现在的情形。她想象中的画面全部破灭。   不过,看到侄女能够一点点的接触外面的世界,这点小事她就不再纠结了,大不了等她康复了双倍讨回来 。可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小央只对儿子那么友善,也不知道自家可怜的侄女什么时候能够康复。想到这,柳 生加代又禁不住想落泪。   柳生妈妈的一切表情都被柳生家司机看在眼里,可怜的司机大叔的小心肝那是一乍一乍的,他非常非常的 想说:我说,夫人,您能不能有点形象。因为现在的您实在是可怕,那脸色变得,跟调色盘似地。可是柳生妈 妈不知道,也不会知道。所以司机大叔只能腹愎。   坐在后面的柳生不是没看见自家母亲不断变换的神色,可是看着睡在自己肩上的小央,他小心翼翼的调整 姿势希望她睡得更舒服一些,现在还是小央比较重要。   于是我们可怜的柳生妈妈杯具了,儿子不爱,侄女不疼,连司机大叔也不能理解她。于是我们可怜的柳生 妈妈泪奔了。   可是睡着的小央,对与这一切一点也不知情。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里,那倍感无力而绝望的梦境。   “你走吧!”   “我根本就不爱你。”   ……   “和你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和朋友打赌。”

第2页

  “你以为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吗?”   小央的梦境里不断地出现这些话,反反复复的出现。不一会脸上就布满了汗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 ,不要,不要说!”之类的话。柳生发现了妹妹的不寻常,很紧张的查看。可是看到这样的情况他立刻明白小 央这是陷到梦魇里了。看着小央痛苦的表情柳生以为她是梦到了她的父母。急忙要把小央喊起来,这样的梦并 不适合现在的小央,这样的情况之会让她现在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坐在前面的柳生加代也发现了侄女的异常情况,很是担心。“比吕士,小央怎么了?”此时的柳生加代已 经忘记要惩罚康复的小央和不断地吃儿子的醋的事,心心念念只是看着儿子怀里饱受伤害的侄女的情况。   “可能是做噩梦了。小央,小央醒醒。”柳生轻轻地推着怀里的小央,不敢太使劲。他总觉得如果太用力 的话会伤害到这个看起来异常脆弱的妹妹。可是小央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中,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甚至呼 吸变得有些急促。这样的变化让柳生感到有些害怕。立刻用上一点力气,希望小央能够快点醒来。   现在的小央也感觉到梦境里有个轻柔的声音在唤她,可是这个声音很远,远到她根本就不能感觉到是谁在 叫她。那些话依旧肆虐在脑海,刺激着她的神经。可是这样的情况让她感到无力,不知道怎么办,只有沉沦和 以往的每次一样,越陷越深。那个声音依旧响着,锲而不舍的响着。突然小央有些烦躁,这样的声音太小了根 本就盖不住那些话,根本就对她没影响。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推她,好像要把她从这一场梦魇里拉出来。终于 那个推搡的力气大了起来,小央缓缓的睁开眼睛,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柳生那焦急的神色。看到这样的柳生, 突然间小央觉得很幸福,这样关心她的人让她觉得很幸福。   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点急促,小央慢慢的平复了一下情绪。“对不起。”小央的声音轻的好像一阵风都能 带走,看的柳生和柳生加代一阵心疼。   这边柳生因为妹妹的虚弱感到担心,可是立海大就不那么平静了,至少仁王筒子给柳生找了一个不小的麻 烦呢。以后每每想自己那段艰苦岁月,柳生就恨不得把仁王的皮给剥了。   立海大附属高中网球部训练场上,满是训练的球员。虽然幸村他们还是一年级新生,可是前任部长很有自 知之名的把部长一职给了幸村。现在的网球部除了切原赤也还在国中部苦苦挣扎,其他人都已经在网球部正选 里混的如鱼得水。高中部的正选基本上都被淘汰了,只有那么一两个不错的三年级,于是今年的立海大有9名 正选。   仁王和丸井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什么,幸村看到这个情形笑得愈发的灿烂,真田的脸则是越来越黑……其他 几位正选看到这样的情形立刻跑得远远的,立刻装作很认真的的样子。看好了,是装作,其实他们也在偷偷的 观察事情的进展和好奇仁王筒子在说什么。可惜了丸井肯定是被吸引住了,至于仁王童鞋有木有那么认真的在 讲述我们就不得而知。因为,在真田要发火的前一刻,仁王童鞋快速的离开了风暴圈,然后一脸认真的训练。 好像刚才聊天的不是他一般。幸村看到这样的情况,笑的天地失色。突然--   “雅治,你还没说完呢!”丸井声音极大的对着训练的仁王雅治,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现在是焦点, 准确点说只有他是焦点。   “呐,真田,今天文太的精神似乎格外的好呢。”幸村的背后是成片成片的百合。   众人看到这样的太上皇有点战战兢兢的,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于是训练的愈发的认真起来,就连 刚才的好奇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文太,训练翻一倍。”真田黑着个脸,说出让丸井文太泪流满面的话。   “可是……”   “文太,训练再翻一倍。”   “但是……”   “文太,训练再翻一倍。柳,你记住。”这样的训练强度,连一向严肃的真田都心软了。岔开话题,只希 望幸村能放过丸井文太。   于是,就在立海大太上皇和皇帝一来一往,一个白脸一个红脸的唱和下,丸井童鞋的训练强度大大的增加 了。但是仁王筒子却米事?果然,人要聪明一点的好。   训练休息的途中,好不容易歇一会的丸井一点教训也不吸取,跑到仁王的旁边问:“雅治,你刚才说柳生 为什么没来?”听到这句话的众人(除了知情的人以外),立刻竖起耳朵。   “不知道。”仁王雅治一脸的坦诚。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那你刚才……”   “我那是在问你,咦?你没听清楚吗?对了,也许幸村他们知道呢。好像是关于比吕士感情方面的事吧! ”最后两句仁王的声音格外的小,似乎是自己在喃喃自语。不过这对距离他很近的丸井来说,要听清楚还是很

第3页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06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