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doc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

yusijieabc
2013-09-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doc》,可适用于其他资料领域

(宗萨仁波切)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礼敬 圆满吉祥。快!请您开展无尽的悲心之网温柔地拥抱这一切受苦的众生。他们无止尽地追逐快乐却只带来不幸与伤悲。NotForHappiness:AGuidetotheSocalledPreliminaryPractises前言  在我们开始任何计划例如学习新的语言之前若能毫无疑问地知道自己为何要做并能确定它值得自己去贯彻是会有帮助的。一旦建立起这个基础你自然会问:「我应当先做什么?」这是一个好问题而且如果是学习新语言的话答案也相对地单纯。对初学者而言当然从字母学起但是如果谈到「圆满成就心灵之道」这种更具雄心大志的主题时事情就会变得有点复杂。虽然我们必须提出同样的问题但是比起学习语言的学生这条探索之路对于渴望成为佛教徒的人而言将更为危险。为什么?因为在佛教世界中问题与答案都已经被制度化了。  理论上由于每个人的心灵旅程必然有所不同因此对于「我应当先做什么」这个问题也就会有许多不同的答案。遗憾的是只有圆满证悟的诸佛与大菩萨才能就每个人需要先做什么给予精确的量身教示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遇见这般圣者的可能性却极为微小。那么我们该如何开始?我们该何时开始、该做什么?是否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忽视或略过的?  由于我们缺乏证悟诸佛的个别指引因此唯一能依赖的就只有佛法现存的一般化教授而这是数世纪以来揣摩臆想的成果。虽然这不像是个激励人心的消息但是请诸位不要绝望。这些揣摩想象虽然已有数百年历史但最初都是由一些世界上曾经存在过、最伟大的学者与修行者所发展出来的。因此「如果要依循佛法之道我该做什么?」如果你所获得的答案是修持「止禅」(shamathameditation)或「四加行」(fourfoundations)那么你大可放心这个答案虽不中亦不远矣。  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前行」(藏Ngondro)这项修持愈来愈被看作是一种惯例或习俗。这并不是新的现象习俗或传统原本就一直环绕着心灵修持的方法而衍生。事实上我们很难想象如何能避免它或甚至该不该避免它。例如在缅甸、日本、泰国等地现今妆点佛陀智慧的当地色彩即是过去让教法生根发展的极大助力。但是今天只要有个想要步入金刚乘(梵vajrayana)的弟子一接触到教法就会被告知:做任何其它事情之前必须先完成「前行」。然而佛陀所有教法背后的意图就是要我们超越人为的习俗与文化这些都会随着时代、国界与主流思想而有所改变。设若佛教的律法是被教导于某个飞沙走石之地佛陀无疑地会建议比丘们使用现在所谓的「罩袍」(burka)来保护脸庞。如果这个传统之后被移植到一个潮湿无风的热带森林当地的比丘们可能不会觉得这条戒律有何启发人心之处。  随着你的修习愈深入你就会愈加发现前行是金刚乘最独特的要素。可悲的是在这年头大家都流行愈快摆脱它愈好新进的金刚乘弟子将前行视为自己被允许接受更高深教法之前所需克服的门坎。这是极大的错误!而且也是个潜在的危险因为它几乎无法被驳斥。然而许多人都抱持这种看法而其后果也开始愈来愈难以收拾。例如在佛教圈里有种心灵「政治正确」的作用因此即使像是「并非每个人都需要累积十万遍大礼拜」这种最轻微的建议也会受到极大的排斥。如果愈多人这么想这项珍贵的修持被贬为无意义仪式的风险也就愈大。  当然依循一套步骤分明的修行之道是有益又令人感到有所成就的。但问题是现今的佛弟子们总是太过亦步亦趋地依循既定的修持。其实每个弟子的需求都不同因而上师需要培养的一种善巧是要找出最适合每个人根器的修持方法。  举例而言假设你必须教导隔壁的邻居学骑自行车。你首先发觉她在清晨注意力都难以集中而那却是她需要骑去上班的时刻。做为老师的你于是建议她离家前先喝一杯咖啡来提神。结果成效奇佳不到两天她就在早晨安全地骑车上班了。不久之后她的堂兄要她教如何骑车由于你建议的那杯咖啡对她的骑车经验非常有效于是不管他是否需要她就将这个建议传递给堂兄。接着她堂兄又将同样的讯息传递给弟弟弟弟又传递给女儿如此一路传递下去。过了五百年就衍生出一种严密的教派他们一定先喝完咖啡再骑自行车否则就不上路。  【一】文化配件多有用?  从亚洲发展出来的心灵之道例如佛教或印度教都装载了各式各样的文化配件而且为了适应各个种族的需求也发展出各种特定的仪式。亚洲的人们喜好跟佛法有关的各种盛典与仪式(这种带有戏剧感的仪典至今还持续地利益许多修行者)然而如今佛教哲学已经在亚洲之外传播我们就必须面对某些挑战。许多古老的佛教仪式虽然很适合亚洲人但是对欧美或澳洲等地的人而言就比较难以消化。甚至出生在尼泊尔、不丹或西藏这些传统佛教社会里的年轻人也很难理解一些佛法比较仪式性的面向。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许多由来已久的东方传统看似有点过时就武断地认为它们在现今变迁的世界中是无用的。虽然也许有些面向不再有用但大部分佛法里所谓「宗教性」(religiosity)的事物还是非常有用且值得保存。由于文化既非独立也非永恒的因此有关仪式方面的事物仍可教导并加以运用。这也就是说佛教修持中必要的那些古老文化元素无疑地应该传递给现代人。  以合掌表示尊敬或致意的「合十印」(anjalimudra)就是一个优美而普遍的手势将它应用在大礼拜上也是众所接受的修持方式。想象如果这种修持被现代化有人告诉你可以用握手十万遍来取代合掌虽然理论上并无任何逻辑可说它行不通但它就不会有相同的效果。强大而长久的习俗总会驾驭逻辑而且老办法往往正是最佳的方法往昔大师们非凡的洞察与远见也在他们制定的这些广为运用的修持法门中得到见证。例如禅坐时要挺直背脊不论人们来自何种背景这个方法都一直适用于所有人类。  当然对现代的修行者而言与前行修持有关的习俗与传统仍然非常合适。举例而言像我这种人就对既定的结构与可度量的目标感到鼓舞与启发有如寓言中绑在驴子帽上的胡萝卜。但是我们处于末法时期(degeneratetimes)很难在众多仍然存在的善巧方便中分辨出何者仍然适合现代人。逻辑告诉我们由于时代艰困因此前行的每个项目都不只要重复习俗上的十万遍而是三十万遍甚或更多。然而也有一些人鼓吹把数量降低到各一万遍来激励那些会因数量庞大而气馁的人。  喇嘛项仁波切(LamaShangRinpoche)曾说想要修持大手印(梵Mahamudra)的人应该不要把「先修完前行的积聚」看得太严重他认为前行与所谓的「正行」应该一直同时修持。这里所说的重点是前行的目标不应只是累积数量而已而是要让它穿透我们的心弄乱我们对骄慢的羽毛并且确实地削弱我们的我执。  【二】《龙钦心髓前行》  佛教中许多所谓的「前行」都以特有的名词来涵盖其独特且深奥的教法。我们以《龙钦心髓前行》(LongchenNyingtikNgondro)为例虽然它是众所周知的「前行」却包含了佛法中一些最深奥的语言。类似「气」(梵prana)、「明点」(梵bindu)、「脉」(梵nadi)等字眼一开始就出现于法本中而且自始至终重复许多次。《龙钦心髓前行》背后的伟大启发即是「大圆满」(梵mahasandhi藏dzogchen)传统它包含了藏传佛教中一些最古老、最直接的智能法教。例如在「上师瑜伽」(梵GuruYoga)中有关灌顶(梵abhisheka)的段落就包含了与「四种持明果位」(fourstagesofavidyadhara)相应的内容对某些人而言仅是听闻持明(梵vidyadhara)的名号就感到非常鼓舞了。  虽然这些概念可能一开始会让初学者感到迷惑但它们都不是留到法道终了才出现而是一开始在前行的阶段就引介给大家以便帮助学生熟悉这些名词与其背后不凡的意义。虔敬而精进的修行者很可能每日复诵这些词句十年或甚至二十年才极为欢喜地逐渐发现它们所代表的深义。例如多数佛法修行者都非常熟悉「菩提心」(梵bodhicitta)一词大多数的人也都相当确定它与我们想要在心中建立的某种善良、慈爱的念头有关。然而事实上「菩提心」的真义却只会在许多年的修行之后才会浮现。  【三】关于本书  本书的对象并非全然新进的佛教徒而是针对那些对佛法至少有些概念而且不论花多少时间都愿意理解佛法语言的人或者是那些强烈地渴望修持的人所写的。我希望本书对所有想要修持藏传金刚乘法道的人都有所用处但是就如同你将会发现的虽然全书内容充满了一般化的论述我还是以《龙钦心髓前行》做为主要的参考并且相当依赖于宁玛派发展出来的名词与解释。  然而我必须承认某部分的我担心如此做之后反而会对所有其它深奥的金刚乘传承造成伤害因为各个传承都有其独特的语汇包含了精心琢磨的字眼与语意。为何我不包含其它这些传承的语言呢?尤其我们总是鼓励大家要培养「不分教派」(nonsectarian)的态度而且要以纯净的观点来看待所有的传承。但是如果挑选不同传承中的名词然后把它们像语言炒面般地混在一起事实上才是最违背「不分教派」的做法而且毫无益处。例如「平常心」(ordinarymind)一词对「大手印」修行者是某个意思但对「大圆满」修行者又是另外一个意思。同样的「不分心散乱」(donotbedistracted)在声闻乘(梵shravakayana)传统与金刚乘传统有相当不同的意义。因此之故我试图以宁玛派对这些修持的解释为主轴而我同时也要恳请诸位未来如果你读到未曾在本书出现的名词时请勿轻易忽略它们。  虽然我最常参照的是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KhyentseWangpo)的《龙钦心髓前行释论》以及噶举派大手印前行的论释但是不论你依循的是哪个前行传统都有许多很好的参考文献。修持《龙钦心髓前行》的人可以参考所有之中最特别的前行释论巴楚仁波切(PatrulRinpoche)的《普贤上师言教》(TheWordsofMyPerfectTeacher)它是一系列直接又根据经验的窍诀教授(pithinstructions)。修持大手印前行的人可以藉由冈波巴(Gampopa)的《解脱庄严宝论》(TheJewelOrnamentofLiberation)与许多其它典籍来充实自己。修持「道果」(藏LamDre)的人可以参考萨迦传承不同的《三现分》(ThreePerceptions)教法同时我们也不该忘记宗喀巴深奥又殊胜的法教《菩提道次第广论》(藏LamRimTheGradualPath)。  其它值得研读的典籍包括:《楞伽经》(梵LankavataraSutra)、寂天(梵Shantideva)的《入菩萨行》(梵Bodhicharyavatara)、莲花戒(梵Kamalashila)的《修习次第》(StagesofMeditationoftheMadhyamika)、阿底峡(AtishaDipamkara)的《菩提道灯》(LampforthePathtoEnlightenment)。  诸位也会发现我在本书中引用了很多名言这纯粹是由于我的怠惰使然我也因而感到一种奇怪的罪恶感。然而最终而言我们传达给别人的讯息也只能根基于对自己所学的自我诠释而已。因此我认为与其挣扎好几个月试图精确地去翻译他们的话语倒不如直接引用往昔大师们的语句还更好。因为不论翻译有多「好」也只是从我的观点看起来正确而已。  老天才晓得为什么不!是「业」才晓得现代世界完全执着于「性别议题」。因此容我先警告大家我使用的有关性别的语句可能会触犯诸位对政治或其它原则「正确性」的概念。然而我例举中所使用的「他」或「她」并非有意的选择。  至于各种不同观想的细节有的可能过度解说而有的可能太过草率地略过。因此与其完全只靠这本书我建议诸位根据你所修持的传统参考大师们原始的论释会更好。  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本书提及的上师、教法或所用的名词我建议你参考现在因特网上一些很好的资源可以在其中查询名词的解释或上师的生平传记。这些资源包括:莲师翻译小组(PadmakaraTranslationGroup)、藏传佛教资源中心(theTibetanBuddhistResourceCentre)、本觉维基(Rigpawiki)、那烂陀翻译委员会(NalandaTranslationCommittee)与本智出版社(RangjungYeshePublications)等。  弥勒(梵Maitreya)菩萨说听闻佛法是开启解脱之门很多学生便因而想象对修持佛法而言听闻与思惟佛法就足够了。没错对于刚刚开始心灵修持的人而言听闻、阅读佛法是会很有收获的而且比较老道的佛法修行者也不可将它完全放弃。然而词语是完全依赖于古老假设的抽象概念因此造成我们不得不使用的语言既暧昧又模糊。究竟而言只是听闻、思惟佛法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修行。因此在我们心灵之道上闻、思、修佛法都非常重要而以修持为其核心。导言 调整你的心  【一】佛法的核心在日常行持之中  现今许多的佛法修行者包括我自己在内听闻佛法开示不知多少年了但我们的心仍像木头般僵硬。在生活中当一切似乎都很顺利时我们就感到快乐但是当计划受阻时我们就感到受伤而且还常刮起无法控制的情绪风暴这是佛法从左耳进、右耳出令人困扰的征象。我们不免会怀疑:「我的习气真的有可能根除吗?有可能将它稍加调整吗?想象有一天我终能抵达某个境地那时的每个行动都会是佛法的修行这样想象合理吗?」我们有如刚学开车的新手看着教练流利地换档、看后照镜又踩煞车心里想着:「我怎么有可能学会开车?」  在某部由海意菩萨(Matisagara)向佛陀请法的大乘经典中功德光王菩萨问了佛陀一个有趣的问题。他请问佛陀如果「真谛」与「证悟」都无法以语言描述那么我们这种凡俗、愚痴的众生如何能发愿成为证悟之道的弟子?佛陀回答:对教导这「不可说法」之道的人示以尊敬当佛陀站立时你也站立着回答礼敬他以有礼节的言语尊崇他保护他、仿效他供养他衣、食、住、医药与其它物资或者只是景仰其事业、随喜其德行、忽略其过失这就是我所谓的「护持不可说法的修持」。佛陀同时也指出佛法修持的核心不在持咒的多寡或禅定时间的长短而是在一般、单纯的日常行持之中。  在此以「如何与自己不喜欢的人相处」为例。虽然大多数的人不会有深仇大恨的仇家但总会要与令自己厌烦的人打交道。对初学者而言低调地避免冲突可算是一种修行但是如果你必须面对全世界最厌烦的人而躲避不掉的话你可以仿效阿底峡尊者。尊者前往西藏时他带了一个令人极度厌烦的人做为随行侍者以便让自己有充分的机会修持安忍。虽然我们可能无法做到像他这种程度但面对着令人厌烦又无法避免的同伴时至少可藉此机会将「厌烦」当作修持的对象。  然而佛陀所陈述的重点是:我们心的状态不可避免地会从日常生活的各种反应中显示出来。例如当计划受阻时你的情绪改变得多快?一分钟前你的感觉还好突然一阵北风吹来勾起你过去情绪危机的全部回忆让你重复经历每个痛苦的细节。你到了无法自己承受不愉快的地步于是打电话给朋友。他注意地倾听而你径自地展现所有的痛苦完全不考虑后果不多时朋友也跟你同样地沮丧、消沉起来。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做为发愿成为菩萨的你如果感到需要纵容自己的痛苦那么就独自享用吧!别把其它人一起拖下情绪的疯狂大戏之中。特别如果你是「施受法」(Tonglen)的行者誓言要承担世上所有众生的痛苦更不应让别人分享自己的痛苦!  基本上也该是时候让佛法确实穿透佛弟子之心了特别是像我这种已经在这方面兜转了很久的人。而且即使你在一百次的尝试中只成功了一次这种穿透的话那也是值得获颁勋章的成就。  【二】心灵修持会不断地改变  不论你是日常修「止」或是长期闭关你的修持一定会不断地改变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体验。例如你可能会发现在早晨心智清晰到了下午却昏昏欲睡这是所有人类所受的苦由于我们都陷在身、语、意三个硬壳中因而受到五蕴(fiveskandhas)与五大(fiveprimaryelements五大元素)所支配之故。或者你也会经历情绪在两个极端之间震荡例如周二晚上你情绪稳定又快乐但到了周三早上脾气却变得极为暴躁甚至连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都会令你感到不愉快这些状况都会在某些时候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又如今天令我们感到鼓舞的事明日则会让我们气馁今天令我们伤悲而决心出离世间的同一件事改天又会是令我们一头栽进娑婆轮回深渊的原因。这些让情绪摆荡的罪魁祸首就是完全依赖于五大的「蕴」(aggregate)。因此我们的修持完全无法持续而连贯。  正因为缺乏连贯性所有的修行者特别是初学者更应以各种方式激励自己去修持。如同我们不会只给婴儿一个玩具玩耍同样的修行者也不应只以一种修持方式来自我设限。如果某一天你觉得声闻乘的教法可能有助于厘清出离的利益你绝对就应当去运用它。也许明天你发现思惟现象如幻的本质更具启发性因为它让你了解几乎没什么事物可以出离你也应该毫不迟疑地去运用这个见地。你要善巧地以此时、此刻对自己能产生作用的方法修持而不要限制自己因为对初学者而言对修持培养出感觉是非常重要的。一旦发现一、两种修持对自己最有效你就应该专注于其上。这有点像迁居到城里去一开始你到处游走在住家与工作的地点之间尝试各种路径直到终于找到最方便的一条路径后才固定下来。  还有某些时候任何寻常的逻辑都起不了作用即使最明显的事实像是「死亡迫在眉睫且无可避免一切众生包括朋友、家人甚至是自己都无法逃避」你都无法接受。当你的心被这种顽强的愚痴占据时你应当向上师、佛、菩萨祈请请求他们帮助你能真正接受「死亡无可逃避」的事实。而且切勿落入圈套以为必须先学习厌弃轮回并培养强大的「出离心」才能做这种祈请。伟大的蒋贡.康楚.罗卓.泰耶(JamgönKongtrulLodröTayé)曾说:「不论任何事情你都应该依赖上师包括我们不再渴望轮回的加持。」事实上我们甚至应当祈请上师请他让我们不忘祈请。  在修行者之间常有一种很普遍的误解总以为如果要认真地修持就必须移居到加德满都或某个洞穴里然后修持就会自动完成。事实并非如此你只要看看目前住在加德满都的学佛者就能了解地理位置并不保证心灵的进步这些佛法浪人有的已经住在加德满都三十多年了然而他们却未曾有所改变。他们的心和当初到达时同样的僵硬有些人还每况愈下。他们还是背负着一般人都有的世俗垃圾却以「佛法修行者」之名来伪装。虽然这种伪装不难看破可是一旦被识破他们便无法承受这种屈辱。因此你可以确定为了能有效地修行而离家出走是不必要的。  【三】佛法教授  佛教的各种修持是我们用来对治「自我珍爱」习气的技巧每种技巧都是用来攻击各个不同的习气直到完全去除「我执」这种无法抑止的冲动为止。因此虽然有些修持看起来像是佛教的但如果它反而强化了我执事实上会比任何非佛教的修持还更危险。  在这年头有太多教法都是为了让我们「感觉良好」而做的甚至一些佛教上师们也都有如「新时代」(NewAge)的先知了。他们的开示完全都着重于肯定我执的显现以及为自我感觉的「正当性」背书这两者都与窍诀教授中的教法无关。因此如果你要的只是感觉良好那不如去做个全身按摩或是欣赏能提振精神、歌诵生命的音乐。佛法教授并非设计来让你开心的相反的它是特别用来暴露你的缺失让你感到极为糟糕的。  你可以试着去阅读《普贤上师言教》如果它让你感到沮丧如果巴楚仁波切令人不安的真理动摇了你世俗的自信心你应该感到高兴因为那是你终于开始理解某些佛法的征兆了。同时感到沮丧不见得必定是坏事由于自己最羞耻的缺失被暴露出来而感到消沉丧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这种情况下谁的心里不会觉得刺痛呢?然而完全了解自己的过失不是比全然无知更好吗?如果对自己个性中某个特定的缺点一直浑然不觉你如何能去处理它呢?因此窍诀教授也许暂时地会令你沮丧但它能帮你把过失抓出来曝光让你能彻底地根除它这就是「佛法穿透你的心」的意涵或是康楚仁波切所说的:「佛法的修持结了果」而不是经验到好梦、乐受、极喜、神通、强大的直觉等等这些我们许多人都希望获得的所谓「好的」体验。  对康楚仁波切而言当修行者对她过去不断唠叨而在乎的事不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时那就是佛法修持开始结为果实的征兆了。例如在妳还未成为真正的佛法修行者之前若是有人称赞妳的发型妳就会沉醉在喜悦之中若有人建议发型还可稍微再改善一点妳就即刻掉入无可挽回的沮丧之中。无论是哪种情况妳都完全不予响应就是妳的修持结了果妳也开始成为真正的佛法修行者这比经验到上百万个恩宠、令人鼓舞的梦或乐受还要更好!  一个梦境到底是好的或坏的征兆是很难分辨的。巴楚仁波切说一个好梦很容易是障碍或魔罗(梵Mara)的化现因为如果你把它看成是目标已经达成的征兆那么你可能就会停止修持或对自己的能力显现出自我膨胀与憍慢。因此他说如果你昨夜梦见与佛陀共进晚餐你应将此梦视如一口痰一般不用多想更不必记录下来或与别人谈论它。事实上你应该有点担心若是感觉自己多了一点悲心或增加了一点虔敬心你也都要担心因为这些都可能让你研读或修持的纪律松懈下来。  【四】伤悲之心  康楚仁波切建议我们要向上师、诸佛与菩萨祈请请求他们赐与加持「让我因而生起伤悲之心」。但是何谓「伤悲之心」(heartofsadness)?想象有一夜你在做梦虽然那是个好梦但在内心深处你知道自己终究会醒来而这一切都会结束。我们在生命中也是如此不论我们的感情、健康、工作或生命中其它面向目前的情况如何一切的一切迟早都会改变而如小摇铃般一直在脑后提醒你这种无法避免之事实的就是所谓的「伤悲之心」。你会了解生命正与时间赛跑因此不该将修持佛法拖延到明年、下个月或甚至明天因为未来可能永不到来。  「与时间赛跑」这种态度非常重要特别是在修持上。我亲身的经验告诉我当我答应自己:「下周我即将开始修持」多少就确定了我永远不会去做而我猜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所以当你理解佛法修持不只是正式的静坐禅修而是不停地与自己的骄慢与我执对抗以及学习如何接受各种改变你就会即刻开始修行。举例而言想象你坐在海滩上欣赏落日没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发生你感到很满足甚至很快乐。但突然间那个小摇铃在脑袋中开始响起来提醒你这可能是你看到的最后一次落日。你理解到如果自己死了来生很可能完全不具足欣赏落日的能力更不用说有能力理解何谓「落日」。光是这种思惟就会帮助你的心专注于修行。  【五】死亡的确定性  我们必须向上师、诸佛与菩萨祈请请求他们赐予加持让我们因而能衷心体悟死亡的确定性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自己这个事实「自己与所有认得的人都随时一步步接近死亡」。当然我们都不是白痴所以都知道自己不免一死。但我们还必须与更糟的事实相处那就是自己何时会死以及死亡将如何发生的不确定性。随着我们对因、缘、果的信任与尊奉愈加增强我们更要一再地思索这个不确定性。  我们要常常提醒自己「死亡」与「业」因为令人讶异的是大多数的人很容易忘记这两件事。时常忘记「业」的一个明显征象是我们有太多的抱怨对佛陀、上师、丈夫、妻子、友人或街上的陌生人。例如想象有个固执的人坚持要在悬崖边上的土路驾车有人告诉他这条路很危险而且饮酒驾车更是自找麻烦但他完全忽视这些忠告。有一天他喝得烂醉又在悬崖边上加速前进于是车子翻下了悬崖在他摔落崖下石堆之前在最后的几秒钟他还在抱怨这是多么地不公平。这就是人生的写照。如果能检视所有我们经历过的悲剧之因就会发现自己是如何有系统而精确地安排了所有的因与缘因而确保了我们所经验的果。然而我们只是不断地抱怨!这显示出你对因、缘、果缺乏理解且对佛、法、僧缺乏信心。  巴楚仁波切曾说天底下并无所谓「佛法修持」与「世间法」两者都圆满的人。如果我们遇见某人似乎两者都圆满那么他的善巧很可能只是根基于世俗的价值。  误认为修持佛法会让自己平静而且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是个极大的误解。佛法并非一种治疗相反的佛法其实是专门设计用来翻转你的生命的而这也是你来报名参加所想要得到的。因此当你的生命四处碰壁时为何要抱怨呢?如果你修行而生活却未翻覆那么这是你的一切所为皆未生效的征兆这是佛法与「新时代」法门诸如灵气(aura)、人际关系、沟通、舒活(wellbeing)、内在孩童(theinnerchild)、与宇宙合一、拥抱树木(treehugging)等的分别。从佛法的观点来看这些花样都是轮回众生的玩具也是很快就会令我们感到无聊麻木的玩具。  【六】超越概念  真诚地想要修持佛法的愿心并非出于对自我快乐的欲求也不是希望被人认为是个「好人」当然更不是想要让自己不快乐或成为一个「坏人」。真正想要修持佛法的愿望来自于达到证悟的渴望。  大致而言人类都倾向于跟随大众所接受的规范并以温和、有礼、受尊敬的态度来融入社会矛盾的是这也是大多数人想象修行之人应有的举止。若有佛法修行者被发现其行为不端我们就会摇头而且对她胆敢自称为佛弟子相当不以为然。然而我们最好避免这种批判因为「融入」并非真正佛法修行者努力的目标。就以帝洛巴(Tilopa)为例他的样子极为古怪如果他今天出现在你家门口你大概会拒绝他进门。而你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很可能几近全裸如果你幸运的话他顶多穿了类似丁字裤的东西。他的头发从未接触过洗发精嘴里含着抖动的活鱼鱼尾巴还露在外面。你对这种人会有什么道德判断?「他!是个佛教徒?那只可怜的生物正被他折磨生吞!」这是我们神性、道德性、批判性的心在作用。其实这种作用很类似世界上那些较为清教徒式、破坏式的宗教。当然道德性并无必然的错误但根据金刚乘的教法心灵修持的重点是要超越我们一切的概念包括道德性的概念。  在目前大多数的人只能承受些微的特立独行但是我们应该祈愿自己终能一如帝洛巴。我们应当祈愿自己终有一天会有勇气能够如他一般地疯狂而胆敢超越「世间八法」(eightworldlydharmas)对别人的赞誉或批评都毫不在乎。在现今的世界这种态度是终极的疯狂。大家愈来愈认为当自己受到钦羡或赞美时应该感到快乐受到轻蔑或批评时应该感到不快乐。因此那些希望被世人看成是正常的人很难冒险飞出「世间八法」的巢穴。然而圣者对此毫不在乎因此从世间的观点来看会认为他们是疯狂的。 、在现代人概念中的所谓大圆满是最后直指心性那一部分或上师指出你心的本性那一段才叫大圆满其实不是《前行》开始就是大圆满尤其在巴珠仁波切的传统里基础的《前行》更重要。  、纽西隆多的两个徒弟当他们给大圆满指示时他们的金刚杵敲到桌面所发出的声音都可能让听到的人暂时性地切断凡庸的思想之流。这种短暂证悟心的本性的觉受你可能会有但如果你想保持(保任)想让这种觉受持续下去除非你有足够的出离心有足够的功德不然是做不到的。  、一个人真正想要证悟除非你真的是祈求真的渴望证悟。现在我们的真实状况要么是不想证悟成佛要么是证悟成佛的渴望不强烈甚至是我们其实还是非常在乎非常喜爱轮回生活喜欢没有证悟成佛的状态因为想让证悟心的本性这件事发生实际上是很简单的事。但为什么不发生?理由也是很简单:因为我们并不是真的需要它发生。  、密续或金刚乘的修持主要就是把你的种种执着、种种顽固的东西松开或破坏掉。  、在金刚乘或密续里面我们必须要知道认知一个东西唯一的方法是看你用什么样的投射去认知。比如一个女人对她的小孩来说她是母亲但对她的丈夫来说她是妻子同一个女人却有不同的身份这是因为小孩和丈夫根据自己的功德、智慧、能力生起不同投射的原因。  、观想上师的身相是金刚萨埵持咒、观想种子字比如“吽”迎请甘露来清净、放松、改变你原本对身语意的种种概念、种种执着当然还有其他各种方法可以用来清净我们的染污。贪嗔痴当然是我们的染污但事实上我们的染污比贪嗔痴还要广。譬如我们认为桌面上的这盆花认为它只能是花这个受限的投射对密乘来说就是染污。所以金刚乘希望要清净要破坏这种受限的投射、有限的系统。  、我再提醒大家一下:我们破坏受限的投射或矩阵的这些系统最有效有力的方法或武器是前面讲的皈依、发菩提心因这些你才能观想你的上师是金刚萨埵才能虔诚地相信上师是一切诸佛的化现向他忏悔你以前做过的种种恶业然后运用我们修行的方便法门。譬如说:念嗡~阿~吽咒当我们念‘嗡~阿~吽’的时候你的嘴型发出声音和平时的语言都不一样嘴型不一样、声音不一样那身体里面的脉轮也都会有不一样的震动用这样的震动把你已然的投射、已然的习惯的系统破坏掉。同时我们也需要有一种决心:“以后再也不制造这些导致污染产生的邪见和恶行。”然后在修持金刚萨埵的最后的时刻观想金刚萨埵收摄融入自己你成为了金刚萨埵这时候你作为金刚萨埵从心间放光清净一切众生的染污、障碍破坏掉他们受限的系统也让他们成为金刚萨埵用这些方法这些观想来清净或破坏我们的原本习惯受限的系统。  、此地是坛城、众生是本尊谈到这个题目这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困难的一个题目譬如:我们现在听到通风机的声音但我们就是听不出这是咒音。其实我有个感觉修金刚乘的人往往会把“一切声音都要观想为咒音”这句话等于就是“狗叫的时候也应该是嗡~阿~吽而不是汪~汪~汪这样叫”其实不是这个意思。狗的叫声不会变也不需要变因为狗的声音本来就是咒音但是目前我们没有能耐把狗的声音听成咒音因为我们污染严重我们限制了我们自己的认知认为“它只能是一条狗它不可能发出咒音它只能发出狗的声音”。就好比语言除非你能听懂别人说什么你才有和别人进行沟通的可能。所以我们目前听觉还没有办法也没有能耐将通风机既有层次的声音进行破坏或清净听成另一种层次的声音。  、修持金刚萨埵百字明一百个字的咒对于清净罪障是非常殊胜、非常好的。百字明咒每一个字都代表一个本尊。可是你一听本尊又会马上就生起对本尊的种种概念“坐着或站着、手上拿着一些法器等等”但我们说的本尊只不过是另外的一种投射、另外一种功用。譬如:我们在平时生活中也会看到有些人非常害怕和人接触怕到不敢直视甚至连别人的脸都不敢看。但另一些人对这样的人会有“他们很羞涩很可爱”等等投射。所以这种完美化的投射实际上就是对本尊的投射。同样的你也不要认为本尊就是眼睛细细的样子很慈悲身材很苗条动作很优雅的像这种本尊的看法是非常狭隘、非常受限的。  、在东印度有个省叫奥利沙奥利沙省是印度两个有密续传承的地方之一。奥利沙那里本尊的石雕像真的是非常的美妙其中有一个着名的本尊像:一个空行母把自己的脑袋捧在手上。这样的石雕很容易让人以为是当地萨满教的作品是萨满教的图腾。总而言之在坐想学密想学金刚乘的人一定得要习惯或习惯接受一些“你不习惯的东西”但是这个非常困难因为相信大家所相信的是一个非常舒适非常安全的区域。  、仁波切说下面讲的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你一定要记下来:真正的功德实际上就是佛性。所谓积累功德其实就是让你的佛性显现出来仅此而已。  、积聚功德要从发菩提心开始中间要以菩提心为伴然后不管你采用什么方法来积聚功德你都要有防毒机制知道在胜义谛层面这些现象都是幻相。最后把你所积聚的全部功德回向给迷恋轮回和世俗谛里面的一切众生希望他们都能够解脱。  、在龙钦心髓传承里面积集功德的方便法门是供曼扎。首先观想皈依境为功德田或功德境然后要有曼扎盘还有米、钱币、小沙石等等然后在做供曼扎的时候不要把这些东西都看成是普通钱币、米、花瓣或小沙石等世俗的东西而是观想“每一粒米、每一粒沙里面都包含了全宇宙无数无量的供养”。  、任何你认为是珍贵的、有价值的东西你都能够用来做供养譬如:太阳、月亮、金银珠宝、珊瑚琥珀、精致漂亮的花园、温泉、电影明星、模特等等只要你作为人类有限的投射认为是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  、我们必须要了解我们供养这些东西并不是因为佛菩萨需要这些东西你要记住:这样做是因为我们要积聚自己的功德如果你所供养的东西能够让你除掉自己的执着这就是好的供养。  、要记住:心的投射实际上非常有力的事实上这是我们现在身为人类唯一有的东西所以你千万不要认为“我这样做实际上也没有花什么钱这样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当然如果你能以物质的东西供养你也应该去做。  、对于像我们这样忙碌的现代人来说有一个更实际的建议因为很可能我们根本没时间做供曼扎但你还是可以给自己立一个规矩譬如说你用一尊佛像或一本佛教如《金刚经》你把佛像或《金刚经》放在一个比较高认为殊胜、尊敬的地方然后于佛像或《金刚经》这些前面供水、供灯、供花、供香。譬如:你选择供水虽然这只是一碗水但你要觉得这是一件大事事先你要把碗洗得干干净净供的时候要放置得非常非常的整齐让自己感觉很殊胜。因为你这样做的时候同样必须是付出牺牲自己的能量、时间和非常宝贵的专注或虔诚。这样每一个付出或牺牲的东西都会能够让你积累功德。但不要把这些事情看成一种义务非得勉强自己每天都这样子去做重点你只要知道:虔诚的放置供品专注的放置供品这样也会积聚到很多功德的利益。实际上积聚功德类似供水这样的方便还有很多很多过去的大师们都说:实际上因为积聚善业、积集善德很简单所以净除一切业障、罪障才变得可能。修持不是要讓你「自我感覺良好」那只是滿足了你世俗的自信心修持不是要讓你活得開心快樂那只是曇花一現的幻覺。  「前行修持指引」集結精練了歷代大成就者的解脫心法  它不只是一個進入高階修行的通關護照  而是一切修行的重要基本功  即使頂果.欽哲法王也終身不輟地反覆修持。前行開始學佛前的心理建設  在開始任何計畫之前你一定有幾個值得你花時間、精力投入的原因。一旦打好這個心理基礎你自然就會接著問:「那我應當先做什麼?」這是一個好問題尤其對於希望成為佛教徒或想追求靈性成長的人而言更有必要「慎於始」因為這條探索之路可能暗伏危機。略過前行就像開著拼裝車上路  前行修持是一套完整的實修系統對於佛法有由淺入深的次第教授涵蓋所有佛教徒必須理解的基本觀念既可提供對佛法有興趣的初學人當作基本功練習而對於修行有成的佛教徒來說也一樣能從中獲到無邊的法益。然而現在很多人學佛都愛趕流行都很功利取向不想從根基一步步紮實學起一心只想快點從所謂的大法中學到一點皮毛獲得一些好處。像這樣放任還沒調伏好的心去修習大圓滿法正行就像開著拼裝車上路如何能一路安抵終點?此外前行修持也是一套最適合現代修行人的學佛方式你不用聽聞佛法的八萬四千個法門就能在前行的心要中根據個人根器有不同深淺的體悟和受益。前行最適合現代人的修心法門  面對浩瀚廣大的佛法世界前行修持提供了一個可以在忙碌俗世中自我修行的方便法門讓有心參佛修持的人可以依據自身的能力學習到佛法心要當成日常修行。不管是出家僧眾或在家信眾都能次第井然地按部就班修習、改變習性、調伏心念即使不曾接觸過藏傳佛法的人也能融通領受。本書中特別指出修持前後的自我心理建設以及可能經歷的種種挑戰。比如學佛的五種心態與四種態度:.五種心態:  培養面對真諦的意願:我們多數人在必須面對真相時總是容易變得怨恨然後從怨恨生出否認。比如明知道死亡是無可置疑且普遍的真諦我們的慣常反應卻是假裝它不會發生面對大部分其他難以下嚥、令人不安的真諦我們也都是用這種態度對待。  克服貧困心態:許多人都自覺心靈貧困這是因為我們不停地欲求舒適與快樂。除非我們克服這種貧困心態否則我們永遠會花大部分心力去確保更多個人的舒適與快樂如此一來要放下任何事情都變得非常困難。  對「聖財」要貪婪:為了獲取聖財(包括出離心、慈愛心、虔敬心與悲心)我們要加倍努力佛法修行者對於他們所領受、研讀、修持的教法數量永遠不該覺得夠多了因為佛法之財是唯一值得擁有的財富。  與時間賽跑:這種心態對修持十分重要不要說:「下周我要開始修持。」這多少意味著你有可能不會去做。一旦你理解了佛法修持就是跟你的驕慢與我執作對時就會即刻開始修行。  依自己的能力而修持:我們修持什麼或我們修持多少基本上取決於我們的能力、工作與家庭的狀況以及我們有多少時間能用來修持。這些完全都是合理的準則即使在佛陀時代他也如此地要求大家。一個人是否一定要成為比丘、比丘尼才能做佛教徒呢?絕非如此!.四種態度  如受傷之鹿的態度:如同一隻受傷的鹿尋找僻靜處療傷一般找個離群之處讓自己有時間與空間做修持。  如獅子的態度:如獅子一般勇猛完全不理會任何困境或噩耗因為它們只會吞噬你、令你分心以至在未來導致更嚴重的問題。  如風的態度:風對自己吹向何處是不加分別的。相同的不要試圖招引好的狀況或避開壞的狀況。  如瘋子的態度:像瘋子一樣對任何世間八法不懷偏愛也不憎恨例如不在意被讚美也不在乎被批評。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提到:我們的情緒及習氣如此強大即使真諦在面前直視著我們我們也看不見。因此在開始追求快樂之前必須先定義什麼是「快樂」真正的意義。如果你「快樂」的概念是要超越世間的喜好與欲望而不只是名利的追求那麼佛法也許就是你在尋覓的東西。然而修持確實是一件令人挫折的事極可能會傾覆你讓你停止修持──而這是你必須不計一切代價都要抵擋的誘惑。作者簡介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DzongsarJamyangKhyentseRinpoche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年出生於不丹被認證為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KhyentseWangpo)的轉世自幼跟隨許多偉大的上師習法特別親近的是頂果.欽哲(DilgoKhyentse)法王。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在青年時期便已開始從事弘法利生的事業例如成立佛學中心、資助修行者以及出版經典書籍並到世界各地弘法。仁波切承繼了傳承上之宗薩佛學院及其閉關中心的弘法職責於印度與不丹創立佛學院並在澳洲、北美與遠東地區成立許多佛學中心。他所創立的「欽哲基金會」(KhyentseFoundation)更在近十年來以各種創意的方式在全世界各地致力於護持佛法的工作。  他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的有《近乎佛教徒》(親哲文化出版社)、其簡體字版《正見》(友誼出版社)、《朝聖:到印度佛教聖地該做的事》(親哲文化出版社)、《佛教的見地與修道》(親哲文化出版社)與《人間是劇場》(親哲文化出版社)等影響深遠。  仁波切也是聞名影壇的獲獎導演親自撰寫並執導過《高山上的世界盃》與《旅行者與魔術師》兩部膾炙人口的電影以及最新即將完成的第三部電影《VARA:theBlessing》(暫譯為《加持》)。譯者簡介姚仁喜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之弟子曾譯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著作《近乎佛教徒》(親哲文化出版社)、其簡體字版《正見》(友誼出版社)以及《朝聖:到印度佛教聖地該做的事》(親哲文化出版社)。此外還翻譯《普賢上師言教》(橡實文化)。  加州柏克萊大學建築碩士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建築師。曾多次受邀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與鹿特丹等國際建築展。  年榮獲國家文藝獎並曾獲中華民國傑出建築師、遠東傑出建築設計獎、柏克萊大學環境設計學院傑出校友等多種獎項。第一章/佛法有什么好处?  【一】佛法会让我快乐吗?  快乐是形容所有人类共同目标的一个概略名词。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想要快乐然而「快乐」的意义以及如何去达到它却是众说纷纭。  全世界数十亿的人们都深信快乐仰赖于自己拥有多少物质财富他们梦想要过着一如好莱坞红人、名流般的日子以及所有搭配其身份的派头例如坐落于比佛利山的大豪宅或使用工业用的烘干机来烘干一条手帕。然而在真实的状况中只有一小部分的寻梦者能将自己挤进洛杉矶。而且就算我们还可以找到其他类似的理想场所若是上亿的人都过着这种奢华浪费的生活光是对生态所造成的后果就会是一场浩劫。届时不仅是这些寻梦者连同地球上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再享有片刻的快乐了。  我有个澳洲学生道格拉斯(Douglas)他代表了另外一种版本的「快乐」。道格拉斯靠着政府的失业求助福利维生而毫无感激「出离心」与「厌离轮回」是他避免工作的藉口。虽然他算是个佛弟子但是深植的怠惰心以及缺乏个人的责任感造成他纵然拥有很多空闲时间他也不修行。像这样不必工作又靠着别人的善意过日子似乎带给他某种喜乐的感觉。但是像道格拉斯这种人的问题在于他们习惯了依赖政府求助过日子之后就会变得麻木不仁开始认为这种无止境的财务补助是自己应得的权利。很多所谓的「佛法修行者」者属于这一类特别是在有慷慨社会福利制度的西方社会中他们就如同道格拉斯一般也利用佛法当作避免工作与责任的藉口这是错误的。他们为自己所炮制的轮回版本比起喜爱悍马(Hummer)的物质主义者之轮回版本还要糟糕因为他们利用佛法将它做了精巧的伪装。  因此在开始追求快乐之前很重要的是必须先定义什么是「快乐」真正的意义。对于那些喜好奢华的火红名流或无所事事的浪荡子我会说要想达到你们所认定的快乐佛法是毫无用处的。然而如果你「快乐」的概念是要超越世间的喜好与欲望而不只是名利的追求那么佛法也许就是你在寻觅的东西。  【二】培养「出离心」  如果世俗的快乐并非佛法的目标那么是什么东西让人想要投入于修行?一个富裕、开心又有强大个人安全感的人很可能不会动念要踏入心灵之道。当然每个人甚至富有的人都会经验到短暂的悲伤或无助也都可能有过冲动想要掉头拒绝这个世界能够提供的东西。然而这都不是真正「出离心」的经验它与忧愁、无聊比较有关就如被宠坏的小孩厌烦了玩具似的我们只是迫切地需要一些改变而已。  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曾说如果你的内心深处仍然相信轮回中有某个小部分可能还会有用或甚至能对世俗问题提供究竟的解答果真如此你就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心灵探寻者。若是相信生命中的问题会自动解决相信一切损坏的东西都会自动修补相信在轮回中有某些事物是值得奋斗的那就不可能培养出一种真诚的、完全投入的态度来修持佛法。对佛法修持者唯一有用的见地是:痛苦没有解答轮回无法修补。  当我们思维死亡时就很容易持守这个见地因为死亡是绝大部分人类最恐惧的事情。从另一个方面而言「生」却会引起非常不同的反应毕竟「生」不就是关于美好未来的希望与允诺吗?然而像印度学者龙树(梵Nagarjuna)这种圣者就不这么想龙树认为「生」与「死」同样的可怕因为「生」意即回到轮回佛法修行者应该恐惧它恰如恐惧迫在眉睫的死亡一般。  龙树在《亲友书翰》(AlettertoaFriend)中说道:  如是漂流生死处 天人畜及阿苏罗  下贱业生众苦器 鬼趣兼投捺落迦(即地狱)(2)  (轮回如是因此我们投生为天人、人或为地狱中的众生或为鬼、畜生但你应知「生」是无益的它是众苦之器。)  生缘于老死 忧病求不得  轮回大苦蕴 斯应速断除  如其生苦灭 众苦珍无余(3)  (一旦有了「生」伴随而来的是难以言喻的忧悲、疾病、衰老、欲求不得、死亡、衰颓等。简而言之轮回是苦的聚集。设若能停止「生」这一切的苦就不会再生起。)  很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世俗的一生或即使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许会看似有正面的品质然而它终将失败因为在轮回中绝对没有任何事物会真正的成功。虽然这种心态非常难以培养但是如果能够至少在知识的层次上去接受它就会提供我们步入心灵之道必要的诱因(其他的诱因包括:试图去纠正世俗系统而愚弄了自己或因而纠缠于其中无法脱身)。然而从根本上而言只有真正领会到轮回其实是多么的毫无希望且缺乏目的初学者才会在心中生起追随心灵之道的真正愿望。  如同释迦牟尼佛以极大的悲心与勇气对一位独裁的国王解释四种无可逃避的事实它们终将摧毁一切有情众生:  (一)我们都会老去而衰颓  (二)一切事物都随时在改变这是绝对确定的  (三)一切我们所积聚或成就的事物终会溃散  (四)我们终究免不了一死。  然而由于我们强大的情绪与习气因此即使真谛就在面前直视着我们我们也看不见。  除了认知轮回的徒劳无功之外修持佛法的要点在于它藉由促使我们舍离「世间八法」因而能穿透我们的心并减少我们对我执与世俗生活的执取。我们的修持也应当能强化自己对真谛的虔敬心增加自己对出世间法的重视不违犯佛陀教法的重点并完全地契合佛陀的究竟法教。如果我们所谓的「修持」无法成就上述这些重点那就不是真正的佛法修持。  任何一种修持不论它看起来多么有益或多么「政治正确」或令人感到振奋如果它未能抵触你执着于恒常的习气如果它状似无害却鼓励你忘却无常的真谛与现象如幻的本质那么它带领你所走的方向终将与佛法完全背道而驰。  伟大的吉美·林巴(JigmeLingpa)4说当你修持佛法时如果毫不费力就变得富裕的话那你应该供养火供或做水供、荟供(tsok)等供施如果你变得有名而吸引许多追随者的话那你就应该将他们引导到佛法的修持上。虽然特意去讨好有财有势者并不具任何意义但是如果这么做能让佛法利益某些众生或出现某些善果的话就无须去得罪这些人。更准确地说以无上的佛法做为指引就如同身为国王一般一切所想都只是佛法会让一个凡俗的人生变得殊胜修持菩提心远胜于修持一般的宗教而歇息于本然状态中远远超过安住于任何一般的见地。  他同时也指出虽然拥有人身就如同发掘到如意宝一般但我们也必定注意到许多人都未曾经验过「悲伤之心」因而浪费了自己珍贵的生命。虽然得遇上师比受封王位更值得庆祝但我们也必定注意到那些缺乏虔敬心的人视上师是「不净」的因而糟蹋了自己的好运。虽然一瞥「当下心」(thismomentmind)就如同亲见佛陀一般但我们也必定注意到那些缺乏精进的人让自心游荡而入于散乱。  【三】培养面对真谛的意愿  大多数的人在必须面对真相时总是容易心生怨恨再从怨恨生出否定最明显的例子是在自己不得不承认生命本质如幻或死亡事实的时刻。纵然死亡是无疑而普遍的真谛但我们不肯去思维它却习惯性地假装它不会发生这也是面对大部分其他令人不安的真谛而难以「下咽」时我们所采取的态度。 真诚地希望成为佛法修行者很重要的是要培养拥抱真谛的意愿与开放的态度而非心生怨恨因为佛法就是真谛。佛陀直截了当、不加渲染或掩饰地述说了真谛不论是针对无常真谛的恐怖、烦恼的折磨、世界的如幻本质以及最重要的、深广的「空性」(梵shunyata)真谛他都从未给弟子们玫瑰色的眼镜片来柔化它们。所有这些真谛都不容易理解甚至也很难让人愿意去理解特别是对于习惯以情绪的满足与世俗的快乐做为目标的心灵而言更是如此。因此若有人得以听闻空性的教法而且在知识上、实际上、情绪上都能容忍的话这就是他们与佛法真正有缘的征象了。  【四】如何珍惜佛法真正的价值  要学习珍惜佛法真正的价值第一步就是要真诚地承认并全然接受这两件事实:轮回是无药可救的绝症而且我们都深受其苦。这个病症虽然让人虚弱、昏沉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13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