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偷书拐媳妇GL_炫浪社区.txt

偷书拐媳妇GL_炫浪社区.txt

偷书拐媳妇GL_炫浪社区.txt

上传者: 恋卿倾心
38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09-25 举报

简介:gl

偷书拐媳妇(gl)作者:诡默(一)  我是一个贼,可我一不偷钱二不劫色,我只偷书。对,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偷书贼。我浪迹天涯、四处游荡,只为一件事,那就是:盗遍天下藏书,将世上所有的孤本、善本与珍本都收入囊中!  当然了,我是个高雅的贼,偷书可不是拿去卖的。自打我一出生便对书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五六岁时就翻遍了家里所有藏书,没书看简直会要了我的命,所以从五六岁时我便从事了这个光荣的职业。偷书贼。    我慢悠悠地走在街上,熙熙攘攘的街道,周围的叫卖声不停,好一派繁荣的景象。『明州的变化可真大啊』  我偷遍全国各地,没想到竟然回到起点了,我的家乡明州。  明州叶家庄,从祖上叶钦开始便四处搜集诗文典籍,到现在这一代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可惜叶老爷子的后代太挫了,现在你要在明州城谈起叶家,老百姓只会说叶家老爷是江南有名的大商贾,丝绸店酒楼遍布整个江南。哼,叶家大老爷迷恋经商对诗文一窍不通,二老爷是个傻子。这就可别怪我去光顾光顾你们的涵墨楼了,是你们自己放着那么多好东西不懂欣赏。  “诶,这位小哥,请问叶家庄怎么走?”  “这位姑娘是外地来的吧,不知到叶家有何事?”  偷书!  “小女初到贵地,听闻叶家庄乃明州第一庄,甚是好奇,特来拜访。”  “哦哦,原来如此啊,小姐真乃性情中人,不知小姐对这叶家有何了解呢。这叶家啊,不仅是咱们明州最富有的,在整个江南那也是赫赫有名啊,说起这叶家啊。。。”  “小哥,不知可否先告知民女叶家所在呢”『真是倒霉,碰上个这么嗦的,还性情中人,性你个头情个屁屁』  “小姐有所不知啊,这叶家的二少奶奶钱兮竹那也是个奇闻啊,名扬江南的大才女钱大学士的掌上明珠,却自愿嫁个不举的傻子,哎哟,真是可惜啊。我觉得她是书读太多傻了吧?”  “。。呵呵”该死,我没问你这些,一个男人这么八卦,我敲死你!    面前这个奢华无比的庄院就是叶家庄了,我记得以前爹爹说过,涵墨楼在叶家庄庄院的最深处,嘿嘿,果然,一股子书特有的味道,偷书魂已经蠢蠢欲动了,真期待晚上的来临。  我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直到夜幕降临,穿上夜行衣,把早已准备好的工具一个不漏带上。今天的月亮可真亮真圆,难道预示着此次行动将圆圆满满?嘿嘿,叶家啊我来了,涵墨楼啊,迎接我吧。  白天时勘探过地理位置,轻而易举就翻墙进来了。  诶?这就是传说中的涵墨楼?真是丑啊,黑漆漆的个破楼,长满了竹子和杂草。这个叶家真是暴珍天物,再次鄙视下。    “二奶奶,二奶奶!”  吓,有人?我赶紧躲到小竹林里。  楼的前方不远处有个穿着白色薄纱衣的女子,发呆似的望着涵墨楼,月光正好照在她的脸上。好复杂的眼神啊!一双眼睛竟然能载着那么多情绪,悲痛、惋惜、期待、不甘、愤怒。总觉得这个眼神很熟悉啊。  二奶奶?那个傻子的媳妇,怪不得了,嫁个这样的人,换我我也独自神伤了,才管不了什么二奶奶二爷爷的。我要想个办法混进楼里!  “二奶奶!!!!”我靠,这个丫鬟要吓死人吗,这么大嗓门。  “恩?”  “哎,二奶奶,翠儿唤您好多遍了,该歇息了啊”  “恩,天黑了,那走吧”  “哎,小姐啊,这楼终是进不得的,何必这么执着呢,翠儿自打小姐嫁来叶家后就再也没见小姐笑了。”  “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回房吧”  “哎”  我看着她的身影逐渐离去,时不时还会不舍地转过头盯着涵墨楼看。  原来如此,她也是个嗜书之人。    (二)  饬饬饬。我开我开我再开,奇怪了,我的万能钥匙怎么可能不管用呢?  叶家看来有两下子啊,哼,我还没见过能难倒我的锁呢。看来得花点时间了。    咔――――  好个厉害的锁,用了我半个时辰才打开。  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我现在的感受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些数以万计的书,我花了十多年偷来的书跟这些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毛对九牛。真后悔当时那么鲁莽地就离开了家乡。一开门,书籍特有的墨香就扑面而来,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像要跳出身体里一样。有了这些书,恐怕以后我都不用再偷了。  我颤抖着双手去抚摸那一本本梦寐以求的书,每一本都撼动着我的灵魂我的心。你们在这里无人问津太久了,我一定要把你们带出去,我才是真正懂得欣赏你们的人。    我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地光临涵墨楼,这么多书,每本带走也是不可能的。每次我都借着月光翻看,只要是值得拿走的,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带走。涵墨楼的书实在太多了,十多天了,我才搬了不到十分之一。  话说这个钱兮竹真是个执着的人,每次翻墙进来的时候,总能看到她望着涵墨楼。不知不觉我便养了个习惯,每次来涵墨楼、看书累了、带着战利品离开时,都会情不自禁鬼使神差地去看她。可她呢,要不是她那双复杂的眼睛,我真怀疑她是不是石头了,总是保持着一个姿势望着楼。    “老板,来两包炒瓜子。”  “好咧”  我兴致勃勃地拿着瓜子和准备的成年女儿红,由于十几次的光顾,我发现这个叶家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涵墨楼里的书,从来没见他们巡查过涵墨楼。现在我干脆连夜行衣也不穿了,每天带着点零嘴和好酒就去看书偷书,真是比书房还方便。  “哎哟”  看来这几天吃多了,有点胖了,哎,这个叶家真是太宠我这个偷书贼了。弄的我现在连爬个墙都能摔倒。  诶?今天那个钱小姐怎么没在了,真是稀奇啊。不管了,先看我的书去了。    我像往常一样磕着瓜子喝着酒,一边拿着书兴致勃勃地看。这边的书架基本看完了,诶?角落里那个小书柜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更珍贵的孤本?  我两眼放光地盯着书柜看,心动不如行动,说着就上前去开锁。  什么东西?怎么像是小孩童的练笔呢  明延之著?明延之。。。好熟悉的名字。。。!!!不是我爹吗?我爹写的东西怎么也在这里,这字迹,虽然尚显幼稚,但绝对是爹的字。  我既兴奋又好奇,我爹写了什么,还被这么珍惜地特意放在书柜里。  “噗――――”嘴里的酒克制不住地喷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这什么啊,我爹的情书啊,原来我爹以前对沈大娘有意思啊,哎哟,这文写的,太矫情了。  “哼哼哼哼哼”我捂嘴死命地笑,不行,我要淡定啊,会被叶家的人发现的。    “什。。。什么人??什么人在那里”  糟了,有人发现了?我抬起头,却看到钱兮竹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你。。。你。。。来人。。唔唔。。唔”  我赶紧上前捂着她的嘴,开玩笑,她这么一叫我就完了。她瞪着眼睛惊恐地看着我,一直试图说话,发出唔唔的声音。  “别叫,别叫,该死的”  诶?真不叫了?我看着她,她的眼睛恢复了以往的神采了,脸色却白的吓人。我赶紧松手。  “咳。。咳咳。。。。咳”看来是太用力了,我差点憋死她了  “小声点啊,大姐,小声点”我哭丧地脸看着她,语气已经是到乞求的地步了,我还想多看几天书呢。  她倒还听话,果真把咳嗽声压低了。等等,不对?她怎么可以进来涵墨楼。  她略有些急促地呼吸,脸色有了几丝红润。然后就严肃地质问我,声音里夹杂着愤怒和威严。  “你是什么人?”  “我?哼,你看这情况不就知道了,我是贼啊,偷书贼。”  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直白地说,她的脸被我气得又白了好多,只是一直你。。你。。的,却说不出下文。  “我不准你偷,你快滚,要不然我叫人了。”她愤怒地看着我。嘿嘿,你也是偷偷进来的吧,还这么理所当然地质问我,我明熹最不怕别人的威胁。  “嘿嘿,你叫啊,让叶家看看啊,他们的媳妇不守家规擅闯涵墨楼。你一叫人,我便跑,到时候等人来了,看你怎么解释,嘿嘿”我一脸无赖地笑着,把头靠近她脸前,看着她因生气发白的脸,她头发上淡淡的茉莉香调皮地钻进我的鼻子里,深呼吸,真香。  “你。。。你。。。你个无赖,我不准你偷这里的书”她有些急了,更语无伦次起来,说来说去都是那些说,什么无赖什么混蛋。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连骂人都这么温柔。  “你除了你你你就不会说点其他的了吗。”我眨了眨眼看着她,这家伙真有趣,为什么她越着急,我就越想逗她呢。  “你。。。”  “你不准把这些拿走,我不会让你拿的”她狠狠瞪着我  “哦。。。?那如果我非要拿呢”  “。。。。。。”她没说话,紧抿着嘴看着我,眼里充满着倔强。  “别用这副要和我同归于尽的样子看着我好不好。”我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  “恩,你想拦着我是不可能的哦,我要偷的东西,还没人阻止了我呢。”我故意把脸靠向她,连她呼出的气都能感受到,玩心大起。书嘛,我要定了。不过我得逗逗你,谁叫你威胁我了。  她把脸移开,凶巴巴地看着我。  “我就是不要命也会护着这些书”  “跟你说同归于尽,你还当真了。嘿嘿,若是你答应我个条件,我立刻就走了,绝不带书。”  “什么条件?”她有点疑惑地看着我,刚才的怒气并没有消失,不过配上她现在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根本不像在生气倒像是在撒娇了。  “你让我香一个咯”我朝她脖子轻轻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她泛红的脸。  “你放肆!”  “哼,不答应算了,我继续偷书。”我随手拿起左边一本书作势看起来。  “你。。”  “你是个女子,怎么。。怎么可以。”脸越来越红了  “怎么了啊?怎么就不行了,我喜欢你嘛,亲亲脸蛋能怎么样”  钱兮竹因为我的话脸更红了,好像可以滴出血一样。我用余光偷瞄着她,真是可爱。  怎么没声音了?我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她,却看到她闭着眼睛略微抬起头。不会吧?她真同意了?我刚才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  她的脸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红了,白皙的脸透着淡淡的红。月光撒在她颤抖的睫毛上,亮晶晶一闪一闪地。手握得紧紧的,似乎很紧张。嘴唇紧闭着,一副倔强的表情,好像窗外那些笔直的绿竹。我鬼使神差地靠近她,看着她闪闪的睫毛、的鼻子。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那两片红嫩嫩的唇上,她的唇真漂亮,虽然紧闭着却自然地上翘。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从她鼻子呼出来的轻气又被我给吸了进去,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刚才喝的成年女儿红好像也起了作用,让我有点点晕晕的感觉。她的脸因为我的慢慢靠近更红了,我情不自禁地吻下去,不是脸,而是唇。和想像中的一样,滑滑嫩嫩的,还有香草的清香。她可真香,整个人都沉浸在从她身上传来的香气中,混合着那隐隐约约的酒香,觉得自己好像要醉了。  她瞪大着眼睛看着我,显然没料到我竟然吻了她的唇。诧异到竟然不推开我,楞楞地任我吻着。  “小姐、小姐?二少奶奶?”  门外的声音一下把我的理智给拉了回来,她似乎也回过神来了,有些用力地把我推开。心里因为她的动作变得失落。我怎么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落不安,我跑到门前,透过门缝看外面。又是那个大嗓门丫鬟。  “咦?怎么不在这?难道已经睡下了?”小丫头摇摇脑袋往回走去。呼,两次被这个丫鬟吓一跳,真是。。    转身去看钱兮竹,却看到她目光呆滞地看着书架上的书。我走到她身边,看着她用颤抖的双手想要去抚摸那些书,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自己。可是她并没有摸下去,而是把手停在半空中,喃喃道:  “我进来了,我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进来。”她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水汽,似乎只要一眨眼眼泪便会掉下来。双手还是不停地颤抖。我看在眼里,心里莫名地抽痛起来。  我把手搭在她的手上,她的手太过纤细了,冰冰凉凉的。我拿着她的手,然后靠近那些书,她的手在我带动下将那几本书一一抚摸了遍。我看到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眼泪自然地掉了下来。这个时候的她比任何时候的都要美,原来她笑起来这么美。  “与其让这些书在这里泛潮发烂无人问津,倒不如把它带出去,给真正欣赏它的人。”我轻轻地说了句,她楞了楞,抬头看着我没有说话。  “三天后,我来接你,你是我的,我要你做我媳妇。”我把嘴唇轻轻靠上她的耳朵,几乎能感受到她耳朵上细小的绒毛,说完这句便从窗外飞身跳下,没有再看她。    (三)  一个月后  我穿着男装玩着折扇,俨然一副玩世不恭的富家公子样,流里流气笑咪咪地看着对面的人。果然,对面的人的脸又不自然地红了起来,伸出细长的手指掐我的手背,却一点也不疼。  “没个正经,干嘛老这么看着我。”  “看你漂亮咯,小媳妇”  “去你的,给我好好坐着。”  “不要嘛,茶还没上来呢,小二!怎么这么慢啊!”  “哦,来了来了,客官,您的茶。”  我咕咚咕咚一下喝了一杯,什么破茶,跟清水似的。恩?疑惑看着旁边这个杵着跟个树桩似的小二,他干什么,赖在不走了啊。该死的店小二,竟敢当着我面这么色咪咪地看我家媳妇。  “喂、喂、喂!!你丫吃了雄心豹子胆啊,敢这么看爷的媳妇,不要命了啊”  “抱歉爷,抱歉”小二被我吓了一跳,脸红着道歉  “道歉有用啊,那就不要官府了”  “爷。。我。。我。。”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他跟你开玩笑呢”  “谢谢,谢谢,谢谢夫人”小二一连说了好几个谢谢,慌张地跑了,钱兮竹则因为那个夫人又脸红起来,她怎么这么害羞。  “哈哈哈”我大声笑起来,周围的人都看向我们这桌。  “你笑什么”她红着脸嗔怒道  “笑你可爱啊,小媳妇,你比书可爱多了”  她正还想说什么,却被不远处的几个人的谈话打断了。    “东大街的李秀才又落第了,啧啧,都考了几次了啊,咱明州城看来是没人才了啊”  “胡说!咱明州城有的是人才,谁不知道我们明州专出才女啊。”  “明州城有名的两大才女,人称“双惜”钱大学士的唯一千金钱兮竹小姐,那可是了不得啊,饱读诗书,据说连钱大学士都比不过他这个宝贝千金呢。”  “那有什么用啊,哎,钱小姐读书读傻了啊,自愿嫁给叶家那个傻子,听说是为了看叶家祖传的那些藏书。啧啧,可惜啊,嫁过去才知道人家不准女子进藏书楼呢,哎,可怜啊,一代才女就只能守着个傻子过日子啦”  我扑哧一下,换来对面的人一记白眼,继续听下去。  “还有一才女啊,明侍郎的千金明熹那可真是个奇闻啊,听说比钱小姐更厉害,是个天生的神童。刚学会说话便脱口成章。”  “那有什么用啊,钱小姐来的真实,那个明熹,很少人有人见过她啊,估计存不存在也是一回事吧”  “说不定明熹小姐是天仙下凡,现在早已飞天做神仙了呢”    对面的钱兮竹显然被他们的话题吸引住了,轻飘飘地说了句  “那个明小姐当真那么聪明,真想见见她呢”  “哈哈哈哈哈哈,太逗了”我再了忍也不了了,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  “你又笑什么”小媳妇生气了,瞪着我  “哈哈,你当真想见她”  “诶,你认识她?”她听到我这么一说,两眼泛光。惊喜地看着我。  “我不仅认识她,还和她很熟呢”  “哦?。。。等等,你不会是。。。?”  “小媳妇,你可真聪明,相公香一个”  “没个正经!别人都在看呢”  番外之叶家追上来了  “小媳妇,你自己在附近逛逛,我去钱庄换点碎银子哈。”我看着画摊前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画的女子。  “恩,你快些回来。”钱兮竹抬起头朝我温柔地笑笑。  “哎哟,小媳妇你可真可爱,舍不得相公啊,来,相公香个。”卖画的大叔满脸通红地看着我们,嘴里还喃喃道“有违礼教啊有违礼教啊,光天化日你们。你们。。”  “走开啦,我是没钱买画呢。”钱兮竹红着脸推开我的脸,切,个女书呆子。    当我从钱庄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周围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  “小姐!!!!!!!!!小姐啊!!!!小姐!!!!!!!!!!”  我使劲捂着耳朵,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声音。。。太熟悉不过了。  果然,一个穿着翠绿色丫鬟服饰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大叫着,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  诶?怎么就她一人。  小媳妇哪去了?画摊周围早已没有钱兮竹的影子。正想着,就看到不远处一个淡蓝色的身影款款地向翠儿走去。她想干嘛?难道想上去相认吗,我的天。我扶着额头望着老天,真娶了个笨媳妇。  我以超越马车的速度冲到傻媳妇的面前,拉起她的小手跑到附近的小巷子里。  “你干嘛。。。唔。。”还没说话嘴就被我捂上了。  “我问你干嘛呢,你不会是想和那个大嘴翠儿相认吧?”钱兮竹又用凶狠狠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啊,那个什么翠的一看就是个大累赘嘛。你难道想让我带着她啊。想我天下第一偷儿,难不成叫我一边偷书,屁股后面还跟着个大喇叭一边喊“天那,来人啊,她是贼啊!!””我翻了个白眼,还想继续说下去,却看到钱兮竹已经红了眼圈。我赶忙松开手。  “别哭啊,小媳妇,不哭不哭,我的天”  “翠儿从小就陪着我,我。。。”  “哼,那你要你的翠儿去吧。我知道,你跟着我也是为了书吧”我有些生气,扭过头去。想想也是,她能为了书嫁人,也能为了书跟着个女人吧。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心甘情愿跟着你的,即使没有那些书。”钱兮竹急急忙忙地说,说了之后又突然意识到什么,捂着嘴脸红起来。  “哦?嘿嘿,原来是心甘情愿啊”我笑嘻嘻地轻轻啄了下她的唇。  “你这个流氓!!!你竟敢对小姐。。!!我宰了你!”正当我意识不妙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翠儿,你搞错了,不是这样的,唉,别打别打。”翠儿还想上来打我,不过我已经躲到小媳妇的怀里了。  “小姐,你别怕,看我不把他打个稀巴烂,放心吧,翠儿学过降狗十八掌的,看我来招清蒸狗肉。”  “我靠,你才狗呢,你全家都是狗。”  “小姐,他骂你是狗!”  “你们别闹了。”钱兮竹叹了口气  “小姐。。。55555555。。小姐你是不是不要翠儿了55”大嘴翠说着哇一下哭了出来。  “对啦对啦,翠啊,你可真聪明,你家小姐不要你咯。就这样吧哈,媳妇啊咱走吧。”我朝她做了个鬼脸,拉起钱兮竹欲走。  “你还嫌不够热闹啊!”钱兮竹用力敲了下我的脑袋,一脸关心又无奈地看着大嘴翠。  其实这大嘴翠看过去岁数比钱兮竹小的多,脸蛋白嫩嫩的,倒还算是个可人啊,就是这张嘴。。实在是不敢恭维。  “翠儿你别哭啊。。”钱兮竹温柔地抚着小丫头的背,靠,比对我时还温柔。  “翠儿。。。翠儿。。对不起小姐,小姐被人给玷污了。。翠儿没保护好小姐。。55555555.翠儿该死啊,翠儿对不起老爷对不起夫人。。哇。。。”  “嘿嘿,我就玷污你家小姐,怎么着吧,嘿嘿”  “你闭嘴!”  “钱兮竹!!你过分啊,你要你家的小丫头不要我了,哇。。。”我学起翠儿的样子哭起来,当然了,哭不出来。  “小熹,翠儿是个乖丫头,你。。。”  “不行不行,我不准,小媳妇,我可只喜欢你一个啊,我不要纳妾。”  “谁说让你纳妾了!!!”翠儿和钱兮竹同时对着我大喊。  “好嘛好嘛,带着她还不成吗,嘿嘿,翠啊,你长得可真水灵啊。在下是个穷人,你要是来了吧,又多一份饭钱,不如。。听说最近飘香楼正在招姑娘呢。”  “你个浪荡子,看我不打死你!!!!”    我后悔啊,非常非常地后悔,怎么当初就这么一推半就的让翠儿跟着了呢。  都已经三更天了,可这翠儿还是赖在钱兮竹跟前不走。我对钱兮竹使了使眼色,用嘴形对着她说:  『我。要。睡。觉。』  钱兮竹拍着翠儿的背,一脸无奈地看看我又看看翠儿。  『你。自。己。先。睡』  “不成!!这都第几次了,我要和你睡!!”我一下急了,生气地对着她说。  “你小声点。。我。。”  “你这个浪荡子,你滚出去!我家小姐才不和你睡。”  “大嘴翠,小心我把你卖到飘香楼去!!”  “你敢,我打死你。。。”  “好你个臭丫头,欺负我不会功夫啊”  “就欺负你怎么样,我就欺负你”  “好你啊。。。小媳妇。。她欺负我。。”  “你们两闹够了没。”钱兮竹黑着脸忍着怒火,咬着牙说。  “小姐啊,你怎么能喜欢女子啊,你看她。。”  “女子怎么着了啊,你奶奶你外婆你妈妈不是女子啊”  “可我爷爷我外公我爸爸是男子啊”  “胡说!你爷爷你外公你爸爸都是女子!”  “啊?真是这样吗?怎么我奶奶我外婆我妈妈都没和我说起啊”翠儿用手挠着头,疑惑地说。  “明熹!!你滚出去!!!”  “5555555小媳妇,你又赶我走。”  番外之极品春宫图    “哎哟,李公子啊,奴家好久没见你了”  “啊哈哈,我这不是来了吗,小娘子,嘴真甜啊”  “哎呀,张相公啊,奴家好想你啊”  我撇撇嘴,斜视着这些“痴男怨女”,抬起头,“飘香楼”三个大大的烫金字高高地悬在门上。  “哎哟,欢迎公子来。。诶?女的?”  “怎么?不欢迎本姑娘吗?”我抬起头高傲地看着面前这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  “哪能啊,公。。小姐有钱就行啊,我们不鄙视畸恋者儿。”老鸨就是老鸨,楞了不到两秒就随即换上一副谄媚的模样,勾起兰花指掐了一下俺水嫩嫩的脸。  “啧,那我没钱呢”  “来人啊!”老巫婆立马黑了脸。四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站在我周围。  “哎哟,我的甜妈妈啊,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吗,您瞧,这是啥啊。”我赶忙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开玩笑,我可没翠儿那样的功夫。拿出一锭亮闪闪的银子。  “哎哟,我的甜姑娘啊,早说嘛,妈妈也跟你开玩笑呢,说吧,要哪个姑娘啊,妈妈我最多的就是女儿了。”  “我要柳烟!!”此话一出,四周的男子都看向我,有鄙视的有讨厌的有好奇的。    “这不是个女子吗,也来逛青楼?这什么世道啊。”  “哈哈,就是啊,还要花魁呢。”  “我看这丫头长得不错啊,不如过来伺候伺候爷啊。”  “给我闭嘴!!”我使出翠儿的独家嗓门功。那群恶心的男人一个个都楞楞地看着我。    “哎哟,姑娘别生气啊,这柳烟可不轻易见客的,不过嘛。。”  “够吗?”我扔出一个大钱袋给她,老鸨两眼放光地看着里面金灿灿的元宝。  “够够够,当然够啦,来啊,带这位姑娘见柳烟。”我听到周围那些男人的吸气声和不屑声,哼,羡慕姑奶奶吗?可惜你们没钱,只有干羡慕的份。    流烟居。。。花魁就是花魁,还特意给个居。  我推开房门走进去,扑面而来一股檀香的香味,那个臭女人呢?  “你可真来了啊,果然是个女的呢”一个妖娆至极的女人妩媚地从帷帐里走出来,眉目含笑。  “你穿那么暴露干嘛,啧。”我咽了口口水,柳烟只穿了一层轻飘飘的红色薄纱,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不是为了勾引你吗,小爷,你花了那么多钱来见奴家,奴家真是高兴坏了啊,讨厌。”柳烟一面伸出修长白嫩的胳膊勾上我的脖子,一面用酥软的声音对着我的耳朵说。  “你少来。”我一把推开她,我可只喜欢我家小媳妇。  “哼,小爷啊,您摔疼奴家了。”柳烟说着,又像蔓藤一样缠上我。  “有完没完啊,我可不吃你这套。我的图呢。”  “哦?不知爷要何图啊?”这个坏女人,又装作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自然是。。是春。。”如果说这世上还有我偷不到的东西,那就是柳烟的那传说中的女女极品春宫图了。  “哈哈,瞧你那脸红样,你都敢以女子的身份逛青楼,倒还连个春宫图都说不得了?”  “你自己答应我的,只要我以女子的身份逛青楼就把图给我,图呢?图呢?图呢?”  “哎呀,我不逗你了,真是的,真经不住逗,喏,拿去吧。”柳烟从怀里掏出一本红色的书扔了过来。  “嘿嘿,谢谢好姐姐,那我走咯。”小媳妇啊,咱的有着落啦。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回去见小媳妇了。  “诶,等等啊,你可别全照做啊,会受不了的。”  咦?柳烟刚在后面瞎囔囔什么呢。    我偷偷摸摸地溜进房内,小媳妇已经睡着了?可我还想试试这图啊。  吱――――  房间顿时明亮起来。吓了我一跳。又是翠儿,只见翠儿拿着火站在蜡烛旁,小媳妇神情幽怨地看着我,幽怨?  “吓死我了啊,你们搞什么呢,明明都在还灭了蜡烛。”  “小姐,你看看她,你看看她,身上都是胭脂味呢,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你说什么呢”我的脑门冒了几滴冷汗。  钱兮竹慢悠悠地走到我跟前,朝我身上使劲嗅了嗅,然后紧皱了眉头,眼圈也红了起来,眼泪就那么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小媳妇,你先别哭啊,你听我解释啊”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解释,你解释你个头啊,早说你是个浪荡子了,前几天我就跟踪你了,天天往青楼里跑,小姐啊,现在认清她的真面目了吧。”翠儿一副欠抽的表情,惟恐天下不乱地说,钱兮竹哭地更厉害了。  “大嘴翠,该哪去哪去,少在这添乱。”  “你?你还敢这么说,我们小姐哪里不好了,还要跑青楼去。”  “谁说我去青楼是为了那什么啦,啊?小媳妇当然好了,我。。”  “你们都闭嘴!明熹,我讨厌你,以后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钱兮竹瞪着红红的双眼,脸上都是泪水,一脸绝望地看着我。我的天,这个小女人怎么就相信那个没脑的丫头的胡话了呢。  “小姐。。。小姐别伤心了,翠儿去把那个该死的飘香楼给小姐铲平了!”翠儿激动地说,然后就不见了。  “。。。。。。”房间里顿时静悄悄的,只有钱兮竹断断续续的哭声。  “小媳妇。。。小媳妇。”小媳妇转过身坐到椅子上,不理我了。  “诶,我真不是去逛妓院啊,你看嘛,刚才翠儿在我不好拿出来。”我把头枕到她肩上,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把图放在她面前的桌上。  她瞄了我一眼,然后疑惑地拿起图看。嗵―――脸一下变得比番茄还红。  “你。。。你个流氓,你竟然在青楼里看不够,还要拿回来,你滚,你给我滚!”钱兮竹红着脸愤怒地站起来,把我的下巴给磕了个正着。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哎哟,疼死了,你怎么这么傻啊,我这不是偷来和你一起研究的嘛,哎哟,真是娶了个傻媳妇。”  “什。。什么?”  “还什么什么啊,我说得还不够明了啊,我可真可怜啊,55555”  “你干嘛不早说啊,再说,这种事。。这种事。”  “你们给机会我说了吗”  “这。。。”  “哼”我蹲在地板上揉起下巴来,真疼啊。  “疼吗,对不起,我。。”钱兮竹也跟着蹲了下来,一脸疼惜地帮我揉起下巴来。  “嘿嘿,不疼了,小媳妇,你不生气了吧。”她娇嗔地看了我一眼,道:  “我还生什么气啊,你以后做什么要对我说,知道吗。”  “恩恩,这么好的日子,我们要做点有意义的事啊。”我色迷迷地看着她,手轻轻地抚上她的细腰。  “等。等等,翠儿怎么办呢,她说要铲平飘香楼啊。”  “还管什么翠儿红儿的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嘿嘿”翠儿不在?这不是更好吗?天大的好机会啊。我吻上她的耳垂,解开裙带。  “恩。。。你”  “别说话。”  “你。。恩。。你不是才拿到那图吗。”  “一边做一边研究嘛,小媳妇,你情迷意乱的样子真可爱。”  “去你的”    第二天,我兴致勃勃地吃着早饭。『翠儿这丫头一晚上没回来?不会真是铲平了人家的楼吧』  正想着,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又再次想起。  “浪荡子!!浪荡子!!!”只见翠儿小脸通红一脸兴奋地朝我跑来,声音又比平时大了一倍。我看看周围异样的眼光,无语,早已习惯了。  “你干嘛啊”我白了她一眼。  “那个,你不是很有钱的吗”  “干嘛?我可没钱,养你个大胃王都够我受的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吃的比你和小姐还少啊。”翠儿扁扁嘴,可怜兮兮地对我说。  无视她,继续吃饭。  “你别吃了,你都胖了一圈了,还吃。”  “你。。。死丫头,你到底想干嘛,有事快说。”  “恩,我想你拿一千两赎了飘香楼的柳烟。”  噗――――――――  “你当我是财神爷他姥姥啊”  “我。。明姐姐,你帮帮我吧。”翠儿可疑地红着脸,着急地看着我。  “恩?”  “你。。。小丫头,你十五岁就怀春了啊,哈哈哈”  “你。你才怀春呢,你不帮我,我去找小姐。”你小姐还不是要用我的钱?  “等等,等等,帮啊,当然帮”何乐而不为呢,花一千两把翠儿赶走,我的不就有保障了吗,嘿嘿  “你真的帮?”翠儿两眼放光地看着我  “当然啊,我是什么人啊”  “明姐姐,你可真好啊,翠儿以前都误会你了”  “好说好说”  “咦?我家小姐呢?”  “袄,你家小姐昨晚太累,正休息呢。”  “啊?小姐怎么了。”  “那个嘛,你问柳烟去吧”    

偷书拐媳妇GL_炫浪社区.txt

偷书拐媳妇GL_炫浪社区.txt

上传者: 恋卿倾心
38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3-09-25 举报

简介:gl

偷书拐媳妇(gl) 作者:诡默 (一)   我是一个贼,可我一不偷钱二不劫色,我只偷书。对,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偷书贼。我浪迹天涯、四处游荡 ,只为一件事,那就是:盗遍天下藏书,将世上所有的孤本、善本与珍本都收入囊中!   当然了,我是个高雅的贼,偷书可不是拿去卖的。自打我一出生便对书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五六岁时就 翻遍了家里所有藏书,没书看简直会要了我的命,所以从五六岁时我便从事了这个光荣的职业。偷书贼。      我慢悠悠地走在街上,熙熙攘攘的街道,周围的叫卖声不停,好一派繁荣的景象。『明州的变化可真大啊   我偷遍全国各地,没想到竟然回到起点了,我的家乡明州。   明州叶家庄,从祖上叶钦开始便四处搜集诗文典籍,到现在这一代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可惜叶老爷子的后 代太挫了,现在你要在明州城谈起叶家,老百姓只会说叶家老爷是江南有名的大商贾,丝绸店酒楼遍布整个江 南。哼,叶家大老爷迷恋经商对诗文一窍不通,二老爷是个傻子。这就可别怪我去光顾光顾你们的涵墨楼了, 是你们自己放着那么多好东西不懂欣赏。   “诶,这位小哥,请问叶家庄怎么走?”   “这位姑娘是外地来的吧,不知到叶家有何事?”   偷书!   “小女初到贵地,听闻叶家庄乃明州第一庄,甚是好奇,特来拜访。”   “哦哦,原来如此啊,小姐真乃性情中人,不知小姐对这叶家有何了解呢。这叶家啊,不仅是咱们明州最 富有的,在整个江南那也是赫赫有名啊,说起这叶家啊。。。”   “小哥,不知可否先告知民女叶家所在呢”『真是倒霉,碰上个这么啰嗦的,还性情中人,性你个头情个 屁屁』   “小姐有所不知啊,这叶家的二少奶奶钱兮竹那也是个奇闻啊,名扬江南的大才女钱大学士的掌上明珠, 却自愿嫁个不举的傻子,哎哟,真是可惜啊。我觉得她是书读太多傻了吧?”   “。。呵呵” 该死,我没问你这些,一个男人这么八卦,我敲死你!      面前这个奢华无比的庄院就是叶家庄了,我记得以前爹爹说过,涵墨楼在叶家庄庄院的最深处,嘿嘿,果 然,一股子书特有的味道,偷书魂已经蠢蠢欲动了,真期待晚上的来临。   我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直到夜幕降临,穿上夜行衣,把早已准备好的工具一个不漏带上。今天的月亮可 真亮真圆,难道预示着此次行动将圆圆满满?嘿嘿,叶家啊我来了,涵墨楼啊,迎接我吧。   白天时勘探过地理位置,轻而易举就翻墙进来了。   诶?这就是传说中的涵墨楼?真是丑啊,黑漆漆的个破楼,长满了竹子和杂草。这个叶家真是暴珍天物, 再次鄙视下。      “二奶奶,二奶奶!”   吓,有人?我赶紧躲到小竹林里。   楼的前方不远处有个穿着白色薄纱衣的女子,发呆似的望着涵墨楼,月光正好照在她的脸上。好复杂的眼 神啊!一双眼睛竟然能载着那么多情绪,悲痛、惋惜、期待、不甘、愤怒。总觉得这个眼神很熟悉啊。   二奶奶?那个傻子的媳妇,怪不得了,嫁个这样的人,换我我也独自神伤了,才管不了什么二奶奶二爷爷 的。我要想个办法混进楼里!   “二奶奶!!!!”我靠,这个丫鬟要吓死人吗,这么大嗓门。   “恩?”   “哎,二奶奶,翠儿唤您好多遍了,该歇息了啊”   “恩,天黑了,那走吧”   “哎,小姐啊,这楼终是进不得的,何必这么执着呢,翠儿自打小姐嫁来叶家后就再也没见小姐笑了。”   “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回房吧”   “哎”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9
所需积分:2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