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当下的力量(励志).pdf

当下的力量(励志).pdf

当下的力量(励志).pdf

上传者: 2008huangxiaofang 2013-09-04 评分1 评论0 下载9 收藏10 阅读量705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当下的力量(励志)pdf》,可适用于战略管理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当下的力量前言第一章你不是你的头脑第二章意识:离苦之道第三章深入当下第四章心智回避当下策略第五章临在状态第六章内在身体第七章隐含生命的路口第八章开悟符等。

当下的力量 前言 2 第一章 你不是你的头脑 5 第二章 意识:离苦之道 15 第三章 深入当下 21 第四章 心智回避当下策略 32 第五章 临在状态 41 第六章 内在身体 47 第七章 隐含生命的路口 56 第八章 开悟的亲密关系 63 第九章 和平在超越快乐和不快乐的地方 76 第十章 臣服的意义 88 前言 本书的缘起 我很少取用过往,也很少思考它;然而,我愿意把自己如何成为灵性导 师,和这本书的诞生过程做个简单的介绍。 我三十岁之前的生命,处在一个持续性的焦虑状态,其间穿插着自杀性 的沮丧。现在旧事重提,给我恍如隔世或是好像在谈论别人生平的感觉。 过完二十九岁生日很长的一段期间之后,有一天的凌晨时分,我在一阵 极端的恐惧之中以惊醒过来。我曾经有过多次类似惊醒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感觉 最为强烈。黑夜的死寂,暗室中家具模糊的轮廓,远方传来的火车噪音——这一 切让我感觉格外的疏离、敌意、而且了无生趣。我对世界升起了一股很深的厌离 之情。其中最令我厌恶难耐的是我自己的存在。活着承受着这悲苦的重担,意义 何在?持续这永无止境的挣扎,又是何苦?一股从心里深处升起的对虚空和不存 在的渴求,强烈地压过了我想继续存活下去的本能。 “我活不下去了,我受不了我自己。”这个念头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盘 旋。然后我突然觉察到这个念头的奇特之处。“我究竟是一个还是两个?如果我 受不了我自己,那么必然有两个我在:就是‘我’和我所受不了的‘我自 己’。”“也许,”我这么想着,“他们之中只有一个才是真的吧。” 这一番奇特的体悟,把我震得万念俱空。我完全的处于意识之中,可是 却没有了思想。接着我感觉自己被卷入一股能量的涡流里。涡流的速度由慢开始 加速。我陷入强烈的恐惧之中,整个身体开始震动。我听到一个好像来自我胸腔 内的声音说“不要抗拒,”。我可以感觉自己被吸进一个虚空里。而这个虚空, 感觉上是在我的内在而非来自外界。突然之间,恐惧消失了,我让自己掉进这个 虚空里。这之后所发生的事,我都不太记得了。 第二天,我被窗外的鸟叫声唤醒。这样的声音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 我的眼睛还是闭着,可是我却看到了一颗宝石的影像。是的,如果连一颗宝石都 能发出声音,那么它就该是如此。我睁开了双眼。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由窗帘透 了进来。我没有思想,但是我感觉得到,我也知道,光的无远弗届超过我们的理 解范围。那个透过窗帘进来的柔软透明体,就是爱的本身。眼泪夺眶而出。我下 了床,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我认得这个房间,可是我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地看 过它一眼。房间里的一切,就好像刚刚才诞生似地崭新亮丽。我随手拿起一枝铅 笔、一个空瓶子,为它所蕴含的美和昂然的生机赞叹不已。 那一天我走在城里,居然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似地,为了生命的奇迹而诧 异惊叹。 接下来的五个月里,我处在一个持续的深沉和平静喜悦之中。五个月之 后,它的强度多少蜕减了些。或许是因为它已成了我的自然状态的缘故。虽然我 的生活起居动作自如,可是我明白,这一生中我做过的任何事,都不可能对我现 在拥有的有所助益了。 我当然知道,某些影响深远的事,已经在我身上发生了。但是我却完全 不明所以。直到数年之后,阅读了许多灵修典籍,也参访过一些明师,我才恍然 明白,人人都在追求的已经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明白了当晚在受苦的强大压力下, 我的意识被迫从它对那个不快乐和深度恐惧的小我的认同中撤离,而这些所谓的 认同,也不过只是心智杜撰出来的。那一次的撤离,必然是一次彻底的决裂。那 个虚假受苦的小我,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玩具一般,顿时分崩瓦解。留下来的便 是我的真性,那始终临在的我是:是处于纯然状态的意识,有别于之后的形式 (form)认同。事后我学会了可以进入内在那个没有时间和不灭的境界,就是我 最初所感知到的虚空状态(void),并且保持全然的觉知。最初的经验和这种无 以名状的至福与神性相较之下顿然失色。有一段时间,在物质层面里,我一无所 有。我没有亲密关系、没有工作、没有家、也没有身份。然而我却处于最强烈的 喜乐状态中,在公园的板凳上,渡过了两年的岁月。 可是即使最美好的经验都来去不拘。与任何经验比起来,比较踏实的倒 是那一股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潺潺的和平之流。有时候强烈得几乎可以摸得 到,连旁人也都能感觉得到。有时候,也会像一首遥远的乐曲一样,在背景里缓 缓欲现。 这之后,时而有人来找我说:“我想要你所拥有的,你可不可以给我, 或者教我怎么获得?”我会对他们说:“你已经有了。只是因为你头脑太吵,所 以感觉不到而已。”这个答案逐渐衍生出你现在握在手上的这本书。 这这样不知不觉中,我又多了一个外在的身份。我已经变成一位心灵导 师了。 你内在的真理 这十年来,我在欧洲和北美各地,与追求灵性成长的个人和小组共同工 作,其中可以文字传达出来的精神部份,都已经溶入这本书里了。对那些出色的 朋友,我以至深的爱和感恩之情,向他们致谢。感谢他们的勇气,感谢他们拥抱 内在转变的意愿,感谢他们的诘难,感谢他们虚心地聆听。没有他们,这本书不 可能诞生。他们属于一个少数组群:虽然小却幸而逐渐成长茁壮的灵性拓荒者。 而这一群人已经能够在他们所抵达的拓荒点上,突破那承袭自亿万年来,就禁锢 人类于受苦之中的集体心智模式。 我相信本书将以自己的方式,找到那些已经做好准备要进行一些激进的 内在转变的人,并且成为引发一些剧烈转变的触媒。我也希望它能接触到许多尚 未准备好要全然地活出它或实践它,却觉得本书的内容有思考价值的人。阅读这 本书的同时所播下的种籽,有可能在日后与人类内在潜藏的种籽并合,而在霎时 之间萌芽成长,在他们的内在存活。 这本书的编排源自于参加座谈会、冥想课程、和个人谘商时,由当事人 在自发的情况下提问的做答,所以我保留了问答的格式。在这些课程和谘商中, 我所受教和获益的不亚于提问的当事人。其中有些对答,我几乎逐字登录。其他 的则加以分门别类,也就是说,我把最觉的同类型问题组合成一个问题,再从不 同的答复中,撷精取要合并为一个答复。而在写作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一个更 有意义,或更具洞悉力的答案。此外,为了进一步澄清某些观点,本书的编辑也 提出部份的问题来补充。 读者在全书之中,会发现所有的对话,都持续地在两个不同的层面中动 作。 其中一个层面,我要读者关注的是你内在虚假的部分。我谈的是人类的 无意识和失调的本质,以及最常见的外在行为,小自人际关系的冲突,大至族群 或国际战争。这样知识至关紧要,因为除非你认清了虚假之为虚假(虚假的不是 你)——否则就不可能有持续地转变,你会一再地陷入幻相和某种形式的痛苦之 中。我在这个层面所做的是,展示如何不把虚假的那一部分制造成你的小我,和 如何不把假我制造成个人问题的方法。因为假我就是以这种方式滋养自肥。 在另一个层面,我要谈的是人类意识的一个深层的转化——它不是一个 遥不可及的可能性,而是在即取即用的当下——这与你是谁或你在哪里无关。我 将让你看到:如何把自己由心智的牢笼中释放出来,而进入意识的开悟状态,并 在日常生活里持续不坠的方法。 在这个层面,我在书中所使用的文字,不见得会牵涉到它的资讯性,而 是设计来让你在阅读的同时,引你进入一个新的意识。我会一而再卯足了劲,带 你进入当下这个无时间的深刻意识的临在(presence)里。为的是让你一窥开悟 的堂奥。在你尚未体会到我说的经验之前,你也许会发现有些段落不断地重复。 一旦你有了体验之后,我相信你会体会其中所蕴含的一股极大的灵性力量,而这 就是你从本书所获得的最大回报了。再者,由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在都具足了开悟 的种籽,我在书中便经常与你内在的那个知者对话,也就是那个居住在思考者之 后,那个能顿见灵性真理,与之共鸣,并从中汲取力量的内在自我。 某些段落之后的是给你的建议。你不妨暂停理一会,让自己静下来, 去感觉和体验刚刚说过的真理。书中也许有些让你自然而然地想要停顿下来的地 方。 你一开始读这本书的时候,有些字眼比如:“存在”(Being)或“临在” (presence),你也许一开始不很清楚它的含义。只管继续读下去。你在读的过 程里,心中会出现一些问题或异议。这些问题或异议,或许会在稍后的的章节里 找到解答。再不然就是当你深入义理和你自己内心的时候,发现它们毫不相干。 读的时候不要只用你的头脑(mind)。留心你阅读时任何的“情绪反应” 和内在深处的认知感。我所说的灵性真理,其实没有一个不是你内在深处早已经 知道了的。我所做的只是唤醒你已经遗忘了的。如此一来,那亘苦常新的活知识, 便从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启动并且释放出来了。 心智总是想要归类和比较,不过如果你不试图拿其他教义的术语来比较 的话,这本书对你会比较受用;否则,你可能会困在名相里。我使用的“头脑” (mind)、“快乐”(happiness)和“意识”(consciousness)之类的字,不 见得和其他教义相关联。切勿执着于任何文字。文字只是踏脚石。越早丢掉越好。 我偶尔会引述耶稣或佛陀、奇迹课程或其他教义的话,这么做的用意不 在比较,而是为了引导你注意一个事实,虽然灵性的教理所呈现的形式各有不同, 可是在本质上却始终只有一个。有些形式,例如古老的宗教,因为外相的层层裹 覆,而使它的精神几乎完全隐没不现。这样的影响至深且钜,因此世人再也无法 辨识出它们的深义,同时也恢复了它们转化的力量,特别是对追随这些宗教或教 义的读者而言。我对他们要说的是:真理是不假外求的。让我教你如何探入你内 在已经本自俱足的自性。 最重要的是,我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把术语中性化的表达,为的是能够 触及更广泛的读者。这本书可以被视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项重申,重申那永恒的 灵性教诲和所有宗教的本质。本书不是衍生自外在的资源,而是源自内在那个真 正的源头,所以里面没有理论或推测。我的话来自内在的经验。如果有时我有咄 咄逼人之势,也是为了切入层层裹覆的心理抗拒,直捣你的内心深处,到那个你 和我都已经知道了的地方,到那个可以顿见真理的地方。在那里当你内在的声音 一说出:“是的,我知道这是真的”的那一刻,一股欢欣之情和昂然的生机便油 然而生了。 第一章 你不是你的头脑 开悟的最大障碍 开悟——到底是什么? 有一个乞丐在路边行乞了三十年。有一天一个路人经过。“赏我几个零 钱吧?”乞丐喃喃地说,顺手伸出了他那顶老旧的球帽。“我没有东西可以给 你,”路人回答说。接着就问道:“你屁股坐着的是什么?”“没什么,”乞丐 回答。“只是口旧箱子,从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坐在上面。”“你打开看过 吗?”“没有,”乞丐说。“何必呢?里边啥也没有。”“打开看一下,”路人 坚持着说。乞丐勉为其难地撬开了箱子,这时他喜出望外,满脸狐疑,因为他看 到箱子里装满了黄金。 我就是那个没有什么可以给你,却叫你看宝箱里面的路人。我指的不是 这个寓言里有形的箱子,而是与你更贴身的宝箱——你的内在。 “可是我并不是乞丐呀,”我知道你会抗议。 凡是还没有找到他们内在真正的财富,也就是存在灿烂的喜悦,和伴随 而来不可动摇的平安的人,就是乞丐,即使他们拥有庞大的物质财富。他们无视 于内在已经拥有的,不仅包含,而且还远超过世间财的无限量的宝藏。他们向外 攀援,追寻片面的享乐或满足、肯定、安全感或爱。 一提起开悟这个字,我们便会在观念中产生超人成就式的幻觉,我执喜 欢保持这样的方式,可是开悟只不过是与存在合一时觉受到的自然状态罢了。它 是一种与不可蠡测、不可摧毁的东西联系的状态。那个东西,说来几乎是矛盾的, 它既是你,却又无超过你,它在名相之外能够找到你的本性。这份联系感的丧失, 滋生了你和你自己以及你和世界分裂的幻相。你便会有意识地感知自己是一个孤 离的碎片。恐惧因此而生,内在和外在的冲突变成了常态。 我甚爱佛陀用“离苦”这么简单的两个字,把开悟给定义出来。这里面 没有任何超人的影子,对吗?当然就定义而言,它并不完整。因为它只告诉了你 开悟不是什么:不是受苦。然而却没有说明受苦之后,剩下的又是什么呢?这一 点佛陀却避而不谈,他的沉默暗示了你必须自己去找出来。他使用反义,为的是 不让你的头脑把它制造成一个可以去相信,或者一个超人般的成就,一个你无法 企及的目标。可惜绝大部分的佛教徒无视于佛陀的苦心孤诣,却一迳地相信开悟 非佛陀莫属,与他们无缘,至少这一辈子甭想。 你提到“存在”(Being)这个字,你可以解释它的意思吗? 存在就是永恒的,无所不在的一体生命,它超越那个充斥着无数形相且 受制于生死的生命。然而本体不仅超越形相,也以最内在无形且不灭的本质,存 在于每一个形相的内在深处。这意谓着它是你当下就可以触及的最深处的自我和 自性。不过不要企求透过头脑去掌握它。不要试图去了解它。只有当头脑静止的 时候,你才能知道它。当你临在,当你全然而深刻地专注在当下的时候,存在才 能被感觉到。不过它绝不可能被心智头脑所了解。如果能够对存在的觉知失而复 得,并且安住在那个“觉受的体悟”的状态,就是开悟。 你说的“存在”指的是神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你不直说? 神这个字经过数千年的滥用,它的意义已经荡然无存了。我偶尔会用, 不过情况极少。我说的滥用,指的是那些无缘一窥神所蕴含的那个无限灵性的人, 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信誓旦旦地使用它。再不然,就以一副“予岂好辩哉”的 态度,与人争辩。这种滥用导致了荒谬的信念、主张、和我执的幻相,比如说“我 的或我们的神才是唯一的真神,你的神是假的。”再不然就如尼采所宣称的,“上 帝已死。” 神这个字已经变成了一个封闭的概念。只要这个字脱口而出,就立刻创 造了一个形象出来。或许,出现的不再是那个白须的老者,却依然是个自外于你 的某个人或某个物的形象,当然,这个某人或动某物几乎千篇一律的是男性。 这个字所蕴含的不变实相,绝不是神或存在,或任何文字可以定义或诠 释的。所以唯一重要的一个问题在于这个字所指涉的那个(That),对你的体验 究竟是一个助力亦或障碍?它是否指向一个超越它自己的超验实相?还是它太 过于便给,反而落入你头脑里的一个概念,好让你相信它,奉为心理的偶像呢? 存在这个字无从解释起,神这个字也一样。然而,存在的优势是它是一 个开放的概念。它不把那不可限量的无形,化约成一个有限的实体。你不可能用 它塑造出一个形象出来。它不为任何人所独占。它是你的本质。它就像你本身的 临在一样,当下就可以触及的。它是先于我是这个,或我是那个之前的我是。因 此由存在这个字到存在的经验之间,只隔着一小步。 体验这个实相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是我们对心智头脑的认同。它使思想变成强迫性。无法停止思想是一种 可怕的痛苦。可是几乎每个人都饱受这种痛苦,但是反而视为平常而习焉不察。 这种持续不断的思想噪音,阻挡着你,使你无从发现那个与存在不可分割的内在 宁静。它也创造了一个心造的假我,因而投下恐惧和受苦的阴影。这方面稍后再 做更详细的审视。 哲学家笛卡儿在提出他的名句:“我思,故我在。”的时候,自信已经 找到了最根本的真理。事实上,他表达的是最基本的谬思:把思考等同于存在, 并且把身份认同等同于思考。强迫性思考者,这几乎是每一个人的写照,活在一 个明显的孤离状态,活在一个问题与冲突不断,一个疯狂而复杂,一个反映了心 智头脑不断支离的世界里。开悟是一个圆满的状态,是一个由“合一”而达到平 安的状态。也就是与生命的外显层面——这个世界,以及你最深处的自我合一, 并且与生命的隐含层面(原始状态)——存在的合一。开悟不仅只是受苦和内外 冲突的了断,也是不断思考苦牢的终结。这样的解脱简直不可思议! 心智认同创造了一个由概念、标签、形象、文字、批判和定义所组成的 不透光的屏幕。它阴绝了所有真正的亲密关系。它隔阂了你和你自己,你和你的 同胞,你和大自然,你和神的关系。这一道思想的屏幕,创造了孤离的幻相—— 那个造成了你和“他人”是完全独立的区隔的幻相。这也使你遗忘了一个核心的 事实,就是在外形和各自不同的形式层面之下,你与万有皆是一体的事实。我所 谓的“遗忘”,指的是你不再感觉你和这个不言自明的事实合一了。也许你相信 它是真的,可是你不再知道它是真的。信念固然可以带来宽慰,可是只有透过亲 身的体验,它才能释放你。 思考已经变成了一种疾病。当事情失去平衡的时候,疾病便因应而生。 例如:身体里的细胞分裂和增殖是正常的,可是当这个过程无视于整个有机体, 而持续地快速增生的话,我们便生病了。 注:心智如果运用得当,是一个超级利器。然而如果误用了心智的话, 却极具摧毁力。更正确的说法是:问题不在于你使用了你的心智——一般而言你 根本没有使用它,而是它在使用你。这就是疾病。你相信就是你的心智头脑。这 是一个幻相。这个工具已经反客为主掌控你了。 我不苟同这种说法。我跟大多数人一样,有很多漫无目标的思考,这是 真的。不过我仍然能够选择运用我的心智头脑而有所得和有所成就,而且我经 常这么做。 会解谜语或是制造原子弹,并不表示你会运用你的心智头脑。头脑就像 喜欢啃骨头的狗一样,喜欢啃问题。这也是它能够解谜语和制造原子弹的原因。 这两者你都没有兴趣。我请教你:你能够随心所欲地摆脱你的头脑吗?你找到了 控制头脑的“开关”吗? 你是指停止全部的思考?没有,我不能。只除了极短暂的一刻。 那么头脑就在使用你。你无意识地与它认同了,因此你甚至不知道你是 它的奴役。这几乎就像你不知不觉地被附了身一样。你错把附身的实体当做自己。 当你明白你不是那个附身的实体——思考者的时候,就是自由的开始。知道这一 点使你能够观察这个实体。你开始观察思考者的那一刻,便启动了一个更高的意 识层面。然后你就开始明白,还有一个超越思想,而且更宽阔的智能境界。相较 之下,心智头脑只是这个智力的沧海一粟罢了。你还会明白所有真正重要的事物 ——美、爱、创造、喜乐、内在的平安——都来自于头脑之外。你便开始觉醒了。 挣脱心智的牢笼 “观察思考者”是什么意思? 如果有人告诉医生:“我听到脑袋里有个声音。”这个人八成会被送进 精神病院。事实上,几乎每一个人都以相当类似的方式,听到头脑里有一个或好 几个声音:那个不由自主的思想过程。而却不明白你拥有停止这个持续不断的独 白或对话的力量。 你或许在街上碰过这种滔滔不绝或自言自语的“疯”人。其实你和所有 其他的“正常”人,跟他都是半斤八两。差别在于你是无声式的。你做的是无声 的评论、猜测、批判、比较、抱怨、好恶喜厌等等。声音不见得与你当时所置的 情境有关,它可能是在回忆过往,或者预演、想象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经常想 象事情出了差错,或者出现负面的结果,这叫做杞人忧天。往往这一条音轨里这 伴随着影像,或者“心里电影”。即便这个思想的声音与你处身的现况有关,也 会被它以过去之名迳加文化诠释。这是因为思想的声音,属于你被制约了的头脑。 而你的头脑是你所有过往的历史,和承袭得来的集体文化心智头脑模式的结晶。 所以你就透过历史的眼光来看待和批判现在,而得到了一个完全被扭曲了的观 点。说这个声音是一个人最可怕的敌人并不为过。许多人在脑袋的折磨下度过一 生,饱受它有增无减的攻击、惩罚,终至耗尽生命的能量。这就是许多不足为外 人所道的悲惨、不快乐、和疾病的根源。 好消息是你能够把自己从你的心智牢笼里挣脱出来。这才是独一无二的 真解脱。你现在就可以踏上第一步。开始尽可能地倾听你脑袋里的声音。特别注 意任何一再重复的思想模式,多少年来一直在你脑袋里重弹的老调子。我说“观 察思考者”正是这个意思。原来的说法应该是:倾听你脑袋里的声音,在那里出 庭见证。 当你倾听的时候,要没有分别心地听。也就是说不要批判,对你所听到 的不加批判或谴责。因为你一开始批判,就意谓着同一个声音从后门趁虚而入了。 你很快就体会到:声音在那里,而我是在这里,倾听它,观察它。这个对“我是” (I am)的体会,这个对你自己临在的感知不是一个思想。它源自头脑之外。 因此当你倾听一个思想的时候,你觉知的不仅是这个思想,也深知到那 个做为思想见证人的你自己。一个新的意识向度进来了。在你倾听思想的同时, 你感觉到一个意识的临在,那个一直都在思想之后或之下的深处自我。思想随即 丧失了掌控你的力量,而急速地止息。这是因为你已经不再透过头脑的认同,而 付予它能量的缘故。这就是不自主和强迫性思考终结的开始。 当一个思想止息的时候,你经验到一个心智流的中断——一个“无心” 的间隙。 这个间隙一开始很短,或许只有几秒钟,可是它会逐渐延长。当这个间 隙发生的时候,你便感觉到一种内在的宁静和和平。这是你感觉与存在合一的自 然状态的开始。通常这种状态会受到头脑的蒙蔽而模糊。如果加以练习的话,宁 静感和和平感就会加深。事实上,它的深度是无底的。你也会感觉由你内在深处 升起一股微妙的喜悦之流:存在的喜悦。 这不是一种类似恍惚的状态。完全不是。你的意识不但没有丧失,情况 正好相反。如果和平的代价是意识的低落;如果定静的代价是生命力与警觉性的 缺乏,那么便不值得拥有。在这种内在的联系状态之下,你会比在头脑认同状态 下更加机警和觉知。你是全然的临在。它同时也提升了我们能量场的波动频率, 它赋予生命给我们的肉体。 当你更深入这个被东方称之为无心的境界时,你就体会到纯意识的状态 了。你在那个状态中感觉自己的临在充满了无比的喜悦和强度。你所有的思考、 情感、你的肉体和外在的世界,相较之下变得无足轻重了。不过这是一个无我的 状态,并非自私(有我)的状态。它把你带到一个超越过去你所认为的“你的自 我”的境界。那个临在实质上就是你,却同时又无以名状地大过于你。我试着要 传达给你的,听起来也许矛盾百出,甚至于自相抵触,不过我没有其他的方式能 加以表达了。 你除了使用“观察思考者”的方式之外,也可以把注意力的焦点引导到 当下,来创造一个心智流的间隙。你只要深刻地意识到当下这一刻就可以了。这 是一个有深度满足感的修习。你借着这种方式,把意识由头脑的活动上引开,而 创造了一个无心的间隙。你在这个间隙里,处于高度的机警和觉知之中,却没有 思考。这就是冥想的精髓。 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一项例行的活动,来做这个练习。把你全副的 注意力,摆在一个通常只是一个过程的活动上,让这个过程变成一个目的。举例 来说,每当你在家里或公司上下楼梯的时候,密切注意你的每一个步伐和动作, 甚至于你的呼吸。全然地临在。再不然,洗手的时候注意每一个相关联的感官知 觉:水的声音和感觉,你手部的动作,肥皂的气味诸如此类的。甚或在你上车的 时候,关好车门之后暂停一会,观察你呼吸的进出。觉知到那个宁静却威力十足 的临在感。有一个标准可以用来度量你这个练习的成功与否,那就是:你感觉到 内在和平和程度。 所以在你的开悟之旅中,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就是:学习不认同你的头脑。 你每创造一个心智流间隙的时候,开悟之光就变得更强。 有朝一日,你会像看到一个耍宝的孩子一样,对你头脑里的声音莞尔一 笑。这意谓着你不再把你心智的内容看得那么认真了。因为你的自我感并不依附 它而存在。 开悟:超越思想 难道思考不是在世界上求存的要件吗? 心智头脑是一个仪器,一个工具。它是为了一项特别的任务而用的。一 旦任务完成,就要把它搁下。由此看来,我敢说大多数人的思考中,有百分之八 十到九十,都是翻来覆去、一无是处的东西。而且更因为思考的失能和负面的性 质,而使得大部分的思考都有百害而无一利。你只要观测你的头脑,就会发觉此 一说法的真实性。它造成生命能量严重的耗损。 这种强迫性的思考,其实是一个瘾头。瘾头的特性是什么?很简单:你 没有停止它的选择。它似乎比你还强。它还给你一个虚假的享乐感,那种以痛苦 收场的享乐。 我们何以会上了思考的瘾头? 因为你跟思考认同。也就是说,你由头脑的活动和内容中,汲取你的自 我感。因为你相信只要一停止思考,你就马上停止存在。你在成长的过程中,根 据个人和文化的制约,逐步架构出你是谁的心像图。我们不妨把这个虚幻的自我, 称为我执(ego)。我执由心智活动所组成,它只能透过不断的思考而苟存。我 执的意思因人而异,我在这里用意指的是一个虚假的自我。它是我们与心智无意 识的认同而创造出来的。 对我执而言,当下这一刻几乎不存在。只有过去和未来被认为是重要的。 这整个真理的逆转,说明了一个事实:心智在我执的模式里运作不良。它自始至 终只关切着如何让过去起死回生。因为设有了过去你又是谁呢?我执为了确保它 的存续,为了从未来寻求纾解和实现,便不断地把自己投射到未来。它说:“有 朝一日,等这个、那个发生的时候,我就会快乐、和平、万事如意了。”即使我 执好像在关切当下的时候,那也不是它所看到的当下:由于它透过过去的眼睛在 看当下,所以它把当下完全曲解了。再不然就是把当下贬至达成目的的一种手段, 而这个目的,始终都铺呈在心智所投射出的未来。只要观察你的心智就不难明白。 这就是它一惯的伎俩。 当下这一刻掌握着通往解脱的钥匙。可是只要你仍然是你的心智头脑, 你就找不到当下这一刻。 我不想失去分析和察办的能力。我宁可学着让自己用更专注的方式思考 得更清晰,也不要失去我的心智。思想是我们最珍贵的天赋。人没有了思想, 只是变成另一种动物罢了。 心智的优势,只不过是意识进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而已。我们的当务之 急,是进入下一个阶段,否则,被我们豢养成怪兽的心智,迟早会把我们给毁灭。 这方面容我稍后再详谈。思考和意识不是同义词。思考只是意识的微小部分而已。 思想没有意识无法存在,意识却不需要思想。 开悟意谓着超越思想,而不是掉入思想之下的另一个属于动物或植物的 层面。开悟的状态里,你仍然会在必要的时候,使用你的心智进行思考,可是却 以比以前更专注、更有效率的方式进行。你多半只为了实用性的目的而思考。你 摆脱了不自主的内在对话,你多了一份内在的宁静。一旦你需要用到心智的时候, 特别是需要创造性的方案时,你会以几分钟的间隔,摆荡在思想和静止、心智和 无心之间。无心就是没有思想的意识。唯有以这样的方式,创造性的思考才有可 能。这是因为思想唯有在这种方式之下,才拥有真正的力量。当思想不再与更广 阔的意识领域接轨的时候,它便会快速地枯竭、疯狂、而产生破坏力。 心智头脑实际上是一部求生的机器。它对别的心智发动攻击、进行自我 防卫、搜集、储存、并分析资讯——这是它的拿手绝活,不过这根本不是创造。 所有真正的艺术家,无论他们知道与否,那个创造的灵感都来自一个无心的地方, 都来自内在宁静。然后再由心智,把创造的驱力和洞见形之于外。即使最伟大的 科学家,也宣称他们是在心理的寂静中,产生了创造性的突破。对全美知名数学 家,包括爱因斯坦在内,进行的一项研究方法问卷调查,结果令人惊讶。调查发 现“在创造性行为短暂而具决定性的阶段中,思考只扮演了次要的角色”。因此, 我敢断言,大多数科学家不具创意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思 考,而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停止思考。 你身体的奇迹、生命的奇迹,都不是透过心智与思考而创造和维系的。 显而易见的是,有一个远超过心智,比心智更伟大的智能在运作。一个纵长只有 千分之一寸的细胞,它的 DNA里,何以蕴藏着足以填满六十万张书页这么多的指 令?我们对身体的作用知道得越多,使我们越能体会身体内在运作的智能有多么 庞大,而我们知道的又是多么微不足道。心智一旦与它重新联系,就会变成一个 神奇无比的工具。然后它教会甘拜下风,效劳于一个比它更大的层面。 情绪:身体对心智的反应 情绪又是怎么回事?我陷在情绪里的时候,比陷在心智的时候多。 我使用心智这个字,代表的不只是思想。它还包括了你的情绪,和无意 识的心理——情绪反应模式。情绪在心智和身体的交会处生起。它是身体对心智 的反应或者说,是你的心智在身体里的反射。例如:一个攻击性的思想或敌意性 的思想,会在身体里创造出能量的累聚,我们称它为愤怒。身体开始准备战斗。 你在生理、心理上受到威胁的念头,导致身体的收缩,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恐惧的 生理面。研究显示,强烈的情绪甚至会造成身体的生化改变。生化改变代表了情 绪的生理面或物质面向。当然,通常而言,你并不会意识到你所有的思想模式, 往往只能透过观察情绪,你才能把它们带进意识之中。 你越认同你的思考、好恶、批判、言诠,也就是说,你越不能观察意识 的情况临在,你情绪的能量电荷就越强,无论你觉察与否。如果你无法感觉到你 的情绪,如果你断绝了与情绪的联系,它迟早会以一个生理问题或病症的形式或 事件,让你在一个纯生理的层面经验到它。晚近有关这方面的论著已经很多,我 们无需在此过多着墨。一个强烈的无意识情绪模式,可能会以一个外显的事件, 巧合地发生在你身上。例如,我观察到某人携带了大量的愤怒,他没有察觉,也 没有表达出来,那么他很可能会遭致其他愤怒者莫名其妙的言词或肢体攻击。这 是因为他们散发出强烈的愤怒波动,而被某人在潜意识里接收,因而引爆了他潜 伏在内的愤怒。 如果你在情绪的感觉上有困难,不妨先把注意力焦集在你身体内在的能 量场上。从内在去感觉你的身体。这么做也会让你触及到你的情绪。这方面我们 稍后再加详谈。 你说情绪是心智在身体里的反射。可是这两者之间往往会发生冲突:心 智说“不”而感受却说“好”,或者相反的情况。 如果你真的想了解你的心智,身体会给你最忠实的反映。所以要审视你 的情绪,最好是在你的身体里感觉它。如果它们之间有很明显的冲突,那么思想 是谎言,而感受才是真理。它虽然不是有关你是谁的至终真理,却是你当时心智 状态的相对真理。 表相的思想和无意识心理过程之间的冲突,是习以为常的事。你也许还 没有办法把无意识的心智活动,当做思想一样带入觉知里。可是,它总是会以一 个感受的方式,反映在身体里面,好让你能够觉察。用这种方式观察情绪,基本 上就像我先前提过的倾听或观察思想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别在于:思想在你的头 脑里,而情绪却具有强烈的生理成份,因此它主要是在身体里面感觉到。你可以 在不被情绪掌控的情况下,容许它存在那里。这时候的你,已经不再是这个情绪 了,你是观察者,那个观测的临在。做这个练习,会让你所有无意识的部分被带 进意识的光照之下。 这样来说,观察自己的情绪和观察自己的思想同样重要了? 对。要习惯性地自问:“这一刻,我的内在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问题 会把你导引到正确的方向上。不过,不要分析,只要观察。把你的注意力向内转。 感觉情绪的能量。如果没有情绪在,再把你的注意力带入更深的身体能量场里面。 这里是通往存在的大门。 一个情绪通常代表一个被强化,且蓄满能量的思想模式。更由于它蓄势 待发的能量,一开始并不容易保持足够的临在以便观察。它想要掌控你,而它通 常都会得逞,除非你有足够的临在。如果你因为缺乏足够的临在,而无意识的被 拖进跟这个情绪的认同里,这是常态,这个情绪就暂时变成了“你”。你的思考 和情绪之间,往往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它们彼此喂养。思想模式以一个情绪的 形式,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放大了的映像,而情绪使用它的震动频率,继续豢养这 个原初的思想模式。思想在情境、事件、或者被感知为情绪肇因的人身上,把能 量喂给了情绪;情绪再把能量反馈给思想模式,如此周而复始。 基本上,所有情绪都是一个最原始而没有差别的情绪的变型。它的根源 是来自于失去了对我们那个超越名相的本来面目的觉知。因为它无差别的性质, 所以很难找到一个精确的名称,来描述这个情绪。“恐惧”相当贴近,不过除了 一个持续性的威胁感之外,它还包含了一个深度的遗弃感和不完整感。也许单纯 地把它叫做“痛苦”不失为一个最适当的名称,因为它和这个基本情绪一样无等 差分别。去对抗或铲除这个情绪的痛苦,就是心智的重大责任。这也是它疲于奔 命的原因之一。可是它充其量也只是暂时地把痛苦给掩盖而已。事实上,心智越 费心尽力地想要摆脱痛苦,痛苦就越强。心智永远找不到解答,它也不容你找到 解答,因为它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不妨想象一个追查纵火犯的警官,而 实际上,这位警官就是纵火犯。除非你停止从心智的认同里,也就是我执里,汲 取你的自我感,你不会有从痛苦中解脱的一天。如此你的心智才会丧失它的权位, 而本体便以你真如本性的面目,不请自来。 是的,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了。 我要问的是:那么像爱、或喜悦等正面的情感,又怎么说呢? 它们是你与存在有了内在联系后,自然状态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每当 你的思想流产生间隙的时候,爱(love)和喜悦(joy)的惊鸿五瞥,或者短暂 的深度和平(peace),便可能来临。对大多数人来讲,只有当殊胜大美当前、 体能发挥到极限、甚或生死交关的当头,才会引发出心智的“失语状态”。这样 的间隙,才会出奇不意地发生。这里内在的寂静突然来临。在这份寂静中沁沁而 出的,又一股微妙又强烈的喜悦、爱和和平。 通常这种时刻只是浮光掠影,一闪即逝。因为心智又忙不迭地履行它制 造噪音的活动,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思考。在你没有把自己由心智的铁牢中解脱出 来之前,爱、喜悦和和平便不可能滋长。不过它们并存是我所谓的情绪。爱、喜 悦和和平,在一个比情绪更深的层面。因此你势必先要全然地意识到你的情绪, 并且能够感觉它们之后,才能进一步感觉到那超越情绪的爱、喜悦和和平。情绪 这个字的愿意是“干扰”,它源自拉丁文的 emovere——“打扰”的意思。 爱、喜悦和和平,是存在的深层状态,或者更贴切的说法是:与存在的 内在联系状态的三个面向。在这种状况下,它们没有对立。这是因为它们源自于 心智之外的缘故。情绪则另当别论,它是二元心智的一部分。它受制于对立法则。 简言之,就是有好必有坏的意思。因此在一个无明的、心智认同的情况下,往往 被误称为喜悦的,其实只是痛苦/享乐的交递循环里,短暂的享乐罢了。享乐不 同于喜悦的内发,它总是向外攀援而来的。同一个事物,今天带给你享乐,明天 却让你痛苦,或者是离你而去,让你在匮乏中痛苦。而那被称之为爱的,也许能 带给你一时的欢乐和刺激,可是它毕竟是一个上了瘾的攀缘,在极度需求的情况 下,可以瞬间由爱生恨。许多“爱”的关系在蜜月期结束之后,便在爱、恨、吸 引、攻击之间摆荡。 真爱不会让你受苦。它怎么会呢?它不会在瞬间转爱为恨。真正的喜悦, 也不会变成痛苦。我曾经说过,即使在你开悟之前——在你解脱心牢之前——你 也许浅尝过真爱、真喜悦、或者深度的内在和平,它虽静止却生机昂然。亮相都 是你真如本性的面向,却遭到心智的蒙蔽。即使在一个“正常”的爱瘾关系里, 也会觉受到一种更纯真、更不可毁灭的片刻。不过它们也只是春光乍现,随即又 被心智的干扰遮蔽了。你也许有如失去瑰宝之痛,或者你的心智会说服你说,毕 竟这只是一场空幻。事实上,它既不是空幻,你也不可能失去它。它是你自然状 态的一部分,它可以被心智遮蔽一时,却永远无法被摧毁。纵或乌云铺天盖地, 太阳却不曾消失。而太阳就在乌云的另一端。 佛陀说痛苦或受苦,源自于欲望和渴求,所以断欲是离苦的究竟之道。 所有的渴求,全都是心智为了取代存在的喜悦,而向外境和未来寻求救 赎或成就。只要我还是我的心智,那么我就是那些渴求、那些需要、那些匮乏、 脆弱,和厌离。离开它们,便没有“我”。我只是一个可能性、一个有待实现的 潜力、一颗尚未萌芽的种籽。处于这种状态下的我,即使对解脱或开悟的欲求, 都只是另一个要在未来付诸实现或完成的渴求。因此,切勿寻求欲望的解脱,或 “达成”开悟。要变成临在。以心智观察者的身份临在。而不要套佛陀的话:要 当佛陀、要当“觉醒者”——佛陀这个字的本意。 自从人类由恩典的状态中坠落,而进入时间和心智的领域,丧失了对存 在的觉知,便被痛苦折磨了亿万年之久。人类在痛苦中,视自己为了无意义的断 瓦残片,在一个疏离的宇宙中,断绝了自己和源头以及彼此之间的联系。 只要你与心智认同,也就是说,只要你在灵性上是无意识的,你便难逃 痛苦的藩篱。我所谈的主要是指情绪的痛苦。它是生理痛苦和生理疾病的元凶。 怨憎、恨、自怜、愧疚、愤怒、沮丧、嫉妒等,甚至最轻微的恼怒,都是痛苦的 形式。而每一个享乐或情绪的“high”里都潜伏了痛苦的种籽:它们是一体的两 面,必将应时而显。 任何一个曾经藉毒取“骇”(high)的人,都知道骇的尽头就是漏(low), 乐极生痛的道理。也有许多人,由亲身的经验得知,一份亲密关系居然会在反掌 之间,由享乐的源头变成了痛苦的渊薮。从一个更高的观点来看,正、负两极都 是底层痛苦的一体两面。而这个底层的痛苦,与心智认同的我执意识状态是如影 随形、不可分割的。 你的痛苦有两个层面:一层是你现在创造的痛苦;另一层是仍然活在你 心智和身体里的旧痛。停止制造眼前的痛苦,并且瓦解旧痛——就是我接着要探 讨的。 第二章 意识:离苦之道 不要为当下创造新痛 没有人能够完全免于生命的痛苦和悲伤。那么问题难道不是在于如何与 它们并存而不是试图躲避吗? 人类的痛苦中,有组成部分都是不必要的。它是你那个没有受到观察的 心智主宰你的生命时,所自编自导出来的。 你现在所创造的痛苦,十之八、九都是对“本然如是”(what is)某种 形式的不接纳和无意识的抗拒。抗拒以批判的形式,呈现在思想的层面上;而在 情感的层面上,它又以负面情感的形式呈现。痛苦的强度,根据你对当下这一刻 抗拒的程度而定,而抗拒的程度,又决定你与心智认同的强度。心智总是想尽办 法去否认当下、逃避当下。换言之,你越认同你的心智,你受的苦就越多。再换 一个说法就是:你能够尊重和接受当下的程度越高,你免于痛苦和受苦——免于 我执心智的程度就越大。 心智为什么要习惯性地否认或抗拒当下呢?因为它无法在没有时间,也 就是在没有过去和未来的情况下运作和掌控。所以它把无时间性的当下视为威 胁。事实上,时间和心智是不可分的。 想象一个只有植物和动物栖息,而没有人类的地球。那里会有过去和未 来吗?我们还能煞有其事地谈论时间吗?假如有个人在那里问“现在几点 钟?”或“今天几号?”这样的问题,就显得格外荒唐了。地上的橡树或天上的 飞鹰,会被这样的问题问得茫然不知所措。“什么时间?”他们会问,“那还用 说吗?就是现在呗。”“时间就在现在,不然还会在哪?” 没错,我们在世上运作是需要心智和时间。可是它们已经到了接管我们 生命的点上了。这也是人类得失能、痛苦、和悲伤所生起之处。 心智持续地以过去和未来,掩饰当下这一刻,以确保它的这控性。因此, 与当下密不可分存在,它的生命力和无限的创造潜力,就被时间给遮盖了。而你 的真性也被心智所蒙蔽。人类的心智,不断地累积起一副时间的重担。所有人都 在这个重担之下受苦,可是他们还是透过忽视或否认那宝贵的一刻,或者把它贬 为只存在于心智里,而且不实际的一个达到未来的手段,并且不停地加重它的负 荷。人类集体与个人心智所累聚的时间里,也残留着大量的旧痛。 如果你不想再为自己和别人创造痛苦,如果你不想再继续添增旧痛的残 余,那么就别再创造额外的时间,至少不要超过你生活实际面所必须的量。要如 何不创造时间呢?就是要深深地体认当下这一刻才是你所有的。把现在变成你生 命首要的焦点。把你之前以时间为家,偶尔在“现在”做客,改为以“现在”为 家,而只在生活的实际面有需要时,偶尔造访一下过去和未来。始终对当下这一 刻说:“yes”。还有什么行为是比“抗拒事实”更徒劳、更疯狂的?还有什么 比反对生命本身更疯狂的?因为生命就是当下,且始终都是当下。向“所是”臣 服,对生命说“yes”你就会看到,生命突然之间开始为你效劳,而不再处处与 你为敌了。 当下往往令人难以接受、令人不愉快或糟透了。 当下本然如是。观察你的心智如何给它贴标签,以及贴标签的过程。这 种持续不断地入席批判,创造了痛苦和不快乐。你透过对心智机制的观察,而由 它的抗拒模式之中解套,然后你就能容许当下这一刻的临在了。这让你品尝到不 受外境束缚的内在自由的状态,也就是真正的内在和平状态。然后接下来看看它 如何发展,而你是否需要采取什么行动。 先接受——再行动。不论当下这一刻的内容如何,把它当做你的选择, 接受它,配合它,不要违逆它。把它当成是你的盟友,而不是敌人。你的整个生 命将会发生神奇的转化。 旧痛:瓦解痛苦之身 在你还不能汲取当下的力量之前,你所经验的每一个情感的痛苦,都会 留下一个依附你而生的余痛。它与那个已经在你里面的旧痛合并,寄居在你的心 智和身体里面。当然这也包括你孩提时期,因为这个世界的无意识所招致的痛苦。 这个经年累月所积聚的痛苦,就是盘踞在你的身体和心智里的负能场。 如果你把它当成一个名符其实的隐形实体来看的话,会更接近事实。它就是我们 情绪的痛苦之身。它有两个存在模式:潜伏的和活跃的。一个痛苦之身也许有百 分之九十的时间是潜伏的,但对一个非常不快乐的人来说,它也许高达百分之百 的活跃。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在他们的痛苦之身中渡过,有人却只在某种情境—— 如亲密关系中,或者与过去的失落、遗弃、生理或情感的伤害等关联的情境之下 ——体验到它。任何事都能触发它,特别是与你过去的痛苦模式相互呼应的事件。 当它准备要从潜伏阶段觉醒的时候,即使至亲好友的一个想法或无心之言,都能 启动它。 有些痛苦之身就像一个啼哭不停的孩子一样,虽然惹人讨厌,却也相对 的无害。有的是邪恶而且破坏力十足的恶魔怪兽。有些有肢体暴力倾向,比较多 的是情绪性的暴力。有些会攻击他身边或亲近的人,有些则攻击他们的主人。然 后,你在生活中的一些思想和感情,就会变得极度的消极和具有自我毁灭倾向。 疾病和意外,经常是以这种方式创造出来的。有的痛苦之身甚至会驱使它们的主 人走上自杀的绝路。 你自以为很了解一个人,会突然之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古怪、邪恶的 怪物,让你震惊不已。然而更重要的是,要在你自己的内在觉察到它,而不是去 观察别人。注意你内在任何不快乐的迹象,无论它以任何形式出现——它也许就 是正在苏醒的痛苦之身,它采取的形式包括恼怒、暴怒、不耐烦、心情郁闷、想 伤害的欲望、生气、愤怒、沮丧,一个想在关系中制造戏码的需要等。务必趁早 在它刚由潜伏状态中苏醒的那一刻逮捕它。 痛苦之身就像存在中每一个实体一样要存活。只有当你无意识的跟它认 同时,它才能存活。接下来,它就要骑到你的头上,掌控你,“变成你”,透过 你活着。它需要透过你取得“食物”。它以任何与它同类能量相呼应的经验,任 何以各种形式:怒气、毁灭、恨、哀伤、情感的戏码、暴力,甚至于疾病所创造 出来的痛苦为食。因此一旦痛苦之身掌控了你之后,便会在你的生命中,创造一 个可以和它能量场共振的情境,好让它取食存活。痛苦只能以痛苦为食。痛苦不 能以喜乐为食。它对喜乐不下咽。 一旦痛苦之身掌控了你之后,你就会想要更多的痛苦。你不是变成受害 者就是迫害者;你不是想施加痛苦,就是想承受痛苦,或者两者都要。其实这两 者之间没有什么差别。你不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会义正言辞地宣称自己不想 要痛苦。不过,仔细看看便不难发觉,你的思考和行为,如何被你设计成要让自 己和别人继续痛苦的模式。如果你是真正地意识到它的话,此一模式便会瓦解。 因为要更多的痛苦,就是疯狂的行径,而没有人会有意识地疯狂。 痛苦之身是我执所投射的阴影,它其实会害怕你意识的光照。它害怕被 发现。它的存活,依赖着你与它无意识地认同,以及你无意识地恐惧去面对那活 在你里面的痛。可是如果你不面对它,你不把意识的光照入痛苦里,你就会在胁 迫之下,一而再地让它复活。痛苦之身也许是你眼中一只危险的怪兽,让你没有 勇气看它。不过我要跟你担保的是,它是一个虚而不实的幽灵,在你临在的威力 下,是不堪一击的。 有些修行的教义声称,所有痛苦究竟只是幻相,这是真的。问题是:它 对你是真的吗?单凭一个信念并不会让它成真。你想让自己的下半生都在痛苦 中,而又口口声声地说它是幻相吗?这样做能让你免于痛苦吗?我们所关切的 是,如何让你体认真相——也就是说,如何让它在你的经验中落实。 痛苦之身,它不要你直接地观察它,不要你以它本然的样子看它。当你 观察它的时候,去感觉它在你内在的能量场,把你的注意力贯注在里面的那一刻, 认同就断了。一个更高向度的意识层面就会进来。我称之为临在。你现在是痛苦 之身的见证人和观察者。这意谓着,它不能再冒充你的身份利用你,它再也不能 透过你来滋养自肥。你已经找到了自己最内在的力量。你已经汲取了当下的力量。 当我们拥有足够的意识,切断与痛苦之身的认同是,结果会怎么样? 无意

编辑推荐

  • 名称/格式
  • 评分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上传时间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相关资料

资料评价:

/ 99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