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对比研究

《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对比研究.PDF

《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对比研究

桐叶邀月游碧空
2009-11-0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对比研究pdf》,可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

年第期“钱曰:不能食而胃中虚若利大小便即死。久即脾肾俱虚”⋯按:“脾肾俱虚”人卫版《小儿药证直诀》作“脾胃俱虚”lj。“脾胃”连类而误因后文有“用凉药利小便致脾肾俱虚”、“钱氏以地黄丸补肾”可证。例二《永乐大典》引《钱氏小儿方》“论补下不同”:“段斋郎子四岁病嗽身热吐痰数日而咯血。医以桔梗汤及防己丸治之不愈。其涎上攻吐喘不止。请钱氏下褊银丸一大服复以补肺散、补脾散治之”⋯。按:“补肺散、补脾散”人卫版《小儿药证直诀》作“补肺汤、补肺散”lj“脾”作“肺”是涉上而讹下文“故依法只宜下痰后补脾肺”可证。例三《永乐大典》引《钱氏小儿方》“羌活膏”lj有羌活、川芎、人参、藿香、沉香、木香等味药。人卫版《小儿药证直诀》缺沉香一味。《永乐大典》本在方后附有辨“鸡舌香”是“番枣核”还是“母丁香”之文而人卫版《小儿药证直诀》无是为脱文。综上所述《永乐大典》中所载的儿科文献是非常丰富的其中有不少儿科古籍今已佚失有不少儿科医术、医方今亦失传故可以在整理研究的基础上加以辑佚并可从中发掘具有临床实用价值的儿科方药、治法还有一些今有传本的儿科古籍则《永乐大典》中的儿科文献可作为今传本的校勘依据因而具有重要的文献学价值。深入研究《永乐大典》中的儿科文献我们可以了解古代医生对于儿科疾病的诊断、分类、治则、治法和遣方用药的特色与规律它确是研究中医儿科学术发展的重要的文献宝库值得进一步整理、研究与发掘。参考文献萧源张守知张永安等辑.永乐大典医药集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l~.宋·钱乙著阎孝忠编集小儿药证直诀M.人民卫生出版社..中华书局.永乐大典(精装十册)M.北京:中华书局.(收稿日期:)《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对比研究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石琳王庆国摘要:《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是一部重要的敦煌遗书。它的发现以确切的资料证明《伤寒杂病论》是在《汤液经法》一书的基础上撰写而成给《伤寒论》研究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和思路是《伤寒论》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长期以来关于它的文献资料十分稀少极大地限制了研究的深入。经过近年的搜集整理伤寒文献专家钱超尘教授获得张大昌弟子先后抄录的《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l个不同抄本。笔者跟随钱先生对现有的这些文献进行细致的研读对所掌握的《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的来源及诸个版本进行了对比研究以期为《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进行重新校注选定最佳的底本和校本。关键词:辅行诀版本对比研究敦煌遗书《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简称《辅行诀》)的发现以确切的资料证明《伤寒杂病论》是在《汤液经法》一书的基础上撰写而成给《伤寒论》研究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和思路是《伤寒论》研究领域一一的重大突破。该书的确切名称当为《五行诀五藏用药法要》。自从上个世纪年代以来《辅行诀》的研究囿于资料的稀缺始终没有得到更深入的发展。伤寒文献专家钱超尘教授经过近年的搜集整理维普资讯http:wwwcqvipcom先后获得张大昌弟子抄录的《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个不同抄本。例如:①中医研究院打印本(~年)、②范志良抄本(年月)、③衣之镖抄本(年月)、④刘世忠抄本(年月)、⑤王云廷抄本(时间不详)、⑥经法述义(年)、⑦孙伯果抄本(年)、⑧《敦煌古医籍考释》本(年)、⑨《敦煌医药文献辑校》本等(后两种为正式出版发行本)基本囊括了现有的有关《辅行诀》的大部分文献资料。同时钱教授还多方走访与《辅行诀》的发现和研究相关的人员亲自到河北广宗县与张大昌弟子座谈尽可能多地掌握关于这本书的真实详尽的第一手资料。为了能够整理出个尽量接近原卷子的版本更好地对其与《伤寒.论》之间的学术渊源进行挖掘笔者跟随钱先生对现有的这些文献进行了细致的研读把《辅行诀》现存的几个版本加以对比和筛选以期为《辅行诀五藏用药法要》进行重新校注选定最佳的底本和校本。版本的来源((辅行诀》原卷子藏于敦煌藏经洞。年法国伯希和至敦煌盗宝曾选中此卷后被装箱的王园策道士暗中留下。年河北威县张俚南奉命去张掖收购军马时顺便前往敦煌偶然间从该道士手中买下此卷子后送回原籍家中世袭珍藏。年“文革”期间卷子不幸被毁。幸有张大昌在广宗县的弟子王子旭在文革前曾进行过抄录。世纪年代初张大昌开始追记卷子本的内容并拿王子旭的抄本作为参考。因王子旭抄录时仅为十二三岁其抄本难免次序不整错讹颇多。后该抄本又经张海州复抄。年初张大昌将自己的追记本寄送中国中医研究院。起初并未引起重视后转交至马继兴教授手中。经过马教授反复考察认为此书绝非今人伪造其成书下限决不晚于宋初。年还就此卷子征求了有关文史专家的意见社会科学院张政娘和李学勤两位教授作出“此书不是近代的伪作作为一种古籍的传抄本还是有保存的必要的”结论(此即王雪苔年为《敦煌古医籍考释》本《辅行诀》校勘所用的“乙本”)。当时王雪苔正在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负责中医线装书的鉴定工作此书转到他手后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研究所委托其负责该文献的调查和处理工作。年底王雪苔直接到河北威县进行调查才得知年月张大昌曾再次向中医研究院献书所寄材料就是张海州抄录的王子旭抄本。所幸的是回到中研院后王雪苔几中医文献杂志经周折找到了这个抄本(也就是年《敦煌古医籍考释》本《辅行诀》校勘所用的“甲本”)。王雪苔教授将张大昌追记本、其弟子手抄本两个本子互相对照进行校勘厘定形成了《辅行诀》的第一个校本即中研打印本其时间是年月日。而后于年马继兴主编《敦煌古医籍考释》一书王雪苔以“特邀编写”的身份根据甲乙两个版本完成了《辅行诀》的《敦煌古医籍考释》本(简称《考释》本)。世纪年代初张大昌弟子们把张大昌的部分藏书和临床经验汇总合集而成《经法述义》其中收录了《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即所说“《经法述义》本”。年为了进一步考察敦煌卷子本的发现经过及其特征情况中研院王淑民和陶广正两位教授赴河北威县走访了张大昌先生。而后形成了《敦煌医药文献辑校》本的《辅行诀》(年)在王淑民年出版的《敦煌石窟秘藏医方》一书中即有《辅行诀》的记载其版本与《敦煌医药文献辑校》本相同。为了进一步探索《伤寒论》的学术渊源钱超尘教授也十分重视《辅行诀》的研究在此后的余年间钱教授从同行或张大昌的弟子处陆续收集到其他个版本年月还亲自到河北威县见到了张大昌的位弟子其中包括曾亲睹《辅行诀》卷子原件的王子旭获得了很多关于《辅行诀》的珍贵资料。版本的对比.三个重要的抄本《考释》本《考释》本是最早正式公开出版的《辅行诀》版本。其特点是:资料来源较为可靠版本校注出自专家之笔。此处特引王雪苔教授在《敦煌古医籍考释》中对《考释》本《辅行诀》资料来源的说明:“今存两种抄本。甲本乃张大昌弟子之间转抄者保留原貌较多但转抄中偶有省略及按抄者理解妄加改动处乙本乃张大昌追记而成内容较全但难免有误记之处。现以甲本为底本并据乙本补入缺文凡补入文字均在其下加重点符号‘·不另作注。”而王雪苔教授不仅是中医文献方面的专家且是亲自走访张大昌的第一人(曾先后于年年底和年年初两次到河北威县调查)。由此可见《考释》本具有严谨性和相当的权威性。此后十几年间关于《辅行诀》的研究也基本上都是以《考释》本为基础这对于《辅行诀》研究的连续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们仍选择《考释》本为底本。《考释》本的不足之处在于它的形成仅限于张大昌的记忆本和其弟子传抄的一种版本资料单薄使进一步维普资讯http:wwwcqvipcom年第期深入研究相对困难。范志良抄本范志良张大昌大弟子。其年抄本虽然不是从卷子本直接抄录而来但是比较接近卷子本。通过对照校对它在内容上和《考释》本的差别不是很大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个版本比较真实可靠。越早的版本保留原貌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把范志良的这一早期抄本作为主要校本是很有意义的。这一版本的最大价值在于其中记载了金石药而这是《考释》本中所没有的。后据张大昌弟子回忆张大昌在捐书时有意删掉了金石药的部分。就陶弘景的身份而言金石药常为道家所重视从这个角度考虑书中载有金石药当在情理之中。对照中研打印本其文章末尾处载有:“石青木、石胆火、石硫磺土、攀石金、淄石水、代赭石木、攀石火(以下残断)。”由此可知在张大昌最初捐献的版本中是有金石药的。据此笔者认为金石药当为敦煌原卷子所有。中研打印本此打印本原系山西中医药研究院中医文献学家李茂如先生所存。李老先生生前对伤寒文献研究颇有建树对《辅行诀》也十分重视。李老先生于年去世其文献资料交山西中医研究院赵怀舟同志整理。赵怀舟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后拜钱超尘教授为师当得知钱教授正在做《辅行诀》相关的资料收集与研究就于年月将李茂如先生收藏的这份《辅行诀》中研打印本复印寄送予钱超尘教授。之所以重视中研打印本原因在于通过对该版本的仔细研读.并与其他资料对照研究此版本较为接近张大昌先生豹背诵稿。王雪苔在《对(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凋查与校勘考释》一文中清楚地介绍了中研打印本的由来明确了中研打印本即为《辅行诀》的第一个校本。据此我们把中研打印本作为旁校本。在王老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王子旭”抄本也就是“甲本”的原形但是该抄本的原件已经不知所在。这一版本的毁损对于《辅行诀》的研究是一重大损失。.其他版本此外还有:衣之镖抄本(年月)刘世忠抄本(年月)王云廷抄本(时间不详)《经法述义》本(年)孙伯果抄本(年)《敦煌医药文献辑校》本共计个不同的版本。这些版本多是张大昌之弟子抄录或辗转传抄而成。《经法述义》中记载:“张大昌从其父张阿翮手中传得此书从十三岁开始咏诵此卷记忆纯熟铭记于心。及后l临一一床亦多取此书方论而获良效遂将此书教授弟子相与传抄。”据悉张大昌共有弟子十余名每个人手上基本都有一部抄本。据张大昌的弟子衣之镖讲诸抄本大体是两类即有“更补”等字样的版本和无“更补”字样的版本。衣之镖抄本衣之镖张大昌弟子河北省威县中医院医师。他在得知钱超尘教授在做有关《辅行诀》的研究后于年月将所存之抄本复印寄予钱先生。他在信中说其抄本抄录于年《考释》出版后亦未调整过。但是对于正文中“原本治”、“又”、“另补文”、“更文”、“补文”、“原补文”等的解释不甚清楚。关于这个问题张大昌的另一个弟子刘德兴在给钱教授的信中有明确的说明。刘德兴在信中说:“关于重整稿中衣抄本是按我的抄本所抄录的。”同时他还详细说明了该本中“原本治”、“又”、“补文”、“另补文”、“更文”、“更补文”字样的来源。他在信中写道:“首先声明以上这些字样不是先师亲笔所加也不是《法要》原卷所有更不是前人及诸抄本所加写的而是我在重整先师的三个抄本时自己所加写的。但其条文、文字是原抄本所有不是我所加的。”他说:“我在年以前共有三个抄本在年得到先师最后一个抄本时与前二个抄本(年、年)校对时发现主治条文、方药、剂量、加减例等各有不同之处参考、查对、学习起来很不方便又为保持原貌不敢妄加改正和补充。凡是三个本子的证治条文都相同的就原文抄录。第一个本子主治条文与此不同之处就加用了‘原本治’或‘补文’或‘更文’加以区别开来。这样便形成了三个本子合而为一的《合订本》也就是重整稿中所谓的衣抄本。”但是遗憾的是他说:“至于其原底本未加保存已不知去向。于~年我们众弟子整理《经法述义》时又按合订本、衣抄本、范别抄本、王抄本、刘抄本等进行互参重整载于《述义》中自《述义》出版后我以前的这个合订本未加注意保存而佚失。”将衣抄本和《考释》本校读发现确实存在很多的“补文”、“更文”还有一些衣之镖所注的说明很难说是一个接近原貌的本子。但是其中也记载了“金石药”的有关内容所以在此方面的研究是有其重要意义的。另外从衣、:~J人对“更补文”的来源解释来看刘德兴所述当可信赖对于该抄本的成稿时间年没有异议。衣之镖在信中明确指出《考释》本未参考过该抄本这也正是该抄本的价值所在或可以补《考释》本之不足。所以我们把衣之镖抄本作为研究的参考版本。维普资讯http:wwwcqvipcom刘世忠抄本刘世忠河北省广宗县北塘町公社医院医生其人非张大昌弟子与张大昌弟子王云廷相熟。刘世忠从某病人手中得到《辅行诀》传抄本因王云廷善书法故请王云廷为其抄录。从内容上看该抄本为节录本非全本。该抄本可以作为一种拾遗补缺的参考。但终因其来源不详且并不完整所以不做为主要依据。王云廷抄本王云廷河北省广宗县北塘町村人张大昌弟子之一。此抄本是按照中研打印本抄录而成。经与中研打印本校读内容基本相同仅在该抄本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此本是中央医学院校校定者为余诵出。文多错谬读而细察可也。”由此可见此抄本张大昌本人曾阅读过而其内容当与张氏诵记稿相近。此版本作为打印本的重要参考资料同时也印证了打印本的价值。《经法述义》本《经法述义》是河北省威县名老中医张大昌的弟子们为其点校整理的医学专辑。其中附有《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经法述义》本的特点是它是在张大昌弟子所保存的多个抄本的基础上汇总而成。后人的改动增补较多对于这一版本的使用应仔细甄别。年月、日两天钱超尘教授赴广宗县访书时见到张大昌所有的弟子。座谈中议定撰写一部包括所有传抄本的《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传承集》由钱超尘、范志良、赵怀舟任主编(该书即将由学苑出版社出版)。当谈到《经法述义》时诸弟子均认为《传承集》里不要收录其所附的《辅行诀》因为失真之处太多。《敦煌医药文献辑校》本《敦煌医药文献辑校》出版于年。在其书中《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题解中提到:“本释文主据张大昌先生提供的三种抄本参校而成。”“特别是在第二次访问时作了较详细的调查记录和录音在此过程中又获见了张氏传人的另外两种抄本(简称乙本、丙本)为进一步校勘次数原文提供了重要参考。”这里的第二次访问指的是年王淑民、陶广正赴河北威县的走访。其所称乙本、丙本并未说明明确来源录音今存但已模糊不清。该版本从内容上来说与《考释本》相距不远只是在载方上多了大小钩陈、大小塍蛇首。经中医文献杂志多方考证该首方剂不是原卷子所有乃张大昌增补。孙伯果抄本此抄本为河北威县孙家陵村孙伯果医师于年抄录也是《辅行诀》较早的抄本。该抄本的重要意义在于两点:一、孙伯果抄本的名称为《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而不同于之前版本的《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从该书的内容来看这个名称更为恰当因为书中没有涉及到“六腑”。钱教授在年月走访张大昌弟子之时王子旭、范志良、姜宗瑞均称卷子原名为《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二、该抄本中亦载金石药以表格形式出之且多注语。对于《辅行诀》所载金石药的研究十分有意义。版本对比研究的意义.掌握了丰富的文献资料从张大昌献书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对于《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的认识还是比较统一的。《辅行诀》可能不是陶弘景亲撰但是其书绝不是近代或今人之伪作作为记载了大量古经方的古籍传抄本尤其是从一侧面证明了《伤寒论》与《汤液经法》之学术渊源对于古医方和《伤寒论》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通过对其现存版本的收集整理使我们掌握了丰富的文献资料更能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尽可能地接近文献的原貌以利于开展更深入的研究。.明确了《辅行诀》文献研究的重点通过版本的对比研究《辅行诀》文献研究的重点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文献的原题目应是《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二、敦煌原卷子是否存在金石药。三、它所体现的辨证用药精髓。在这几个问题解决的基础上对于《辅行诀》所反映的《汤液经法》的辨证治疗思维组方用药规律以及《伤寒论》的学术渊源研究才更准确、更有意义。即将出版的《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传承集》尽收张大昌弟子的所有传抄本。王雪苔、范志良、衣之镖、王子旭、刘德兴、孙伯果等均撰文说明他们的抄录本的原委。该书的出版对于《辅行诀》的研究将大有裨益。(收稿日期:)欢迎订阅《中医文献杂志》一一维普资讯http:wwwcqvipcom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

《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现存版本对比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