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方诗铭、王修龄】1981年上海古籍版的word版.doc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方诗铭、王修龄】1981年上海古籍版的word版.doc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方诗铭、王修龄】1981年上海古籍版的wor…

上传者: 江南爱子 2009-09-21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方诗铭、王修龄】1981年上海古籍版的word版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战国目录前言序例夏纪殷纪周纪附五帝纪晋纪魏纪附一无年世可系者附二《存真》《辑校》《订补》等所引《纪年》存疑附三《路史》所引《纪年符等。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战国目录前言序例夏纪殷纪周纪附五帝纪晋纪魏纪附一无年世可系者附二《存真》《辑校》《订补》等所引《纪年》存疑附三《路史》所引《纪年》辑证今本竹书纪年疏证(王国维)引用书目  前言  《竹书纪年》是战国时魏国的史书晋武帝太康二年(公元二八一年)在汲郡(治所在今河南汲县西南)的一座古墓里出土。这部史书书写在竹简上被称为《竹书》由于它按年编次又被称为《纪年》。有时还冠上出土的地点被称为《汲冢竹书》或《汲冢纪年》。一般称为《竹书纪年》。这座古墓出土了一批古书《竹书纪年》仅是其中的一种。  《竹书纪年》原共十三篇叙述夏、商、西周和春秋、战国史事。周幽王以后用晋国纪年三家分晋以后用魏国纪年至魏襄王二十年(公元前二九九年)为止。所记与传统的记载颇多违异但是有些记载却与甲骨文和青铜器铭文相符合。如《尚书无逸》中提到商朝的“中宗”《史记殷本纪》等典籍都认为中宗是商王太戊但《竹书纪年》却以为中宗是祖乙后在清朝末年发现的甲骨文中就有“中宗祖乙”的称谓证明《竹书纪年》是正确的。郭沫若同志在研究中国古代社会和甲骨文、金文的时候就对《竹书纪年》的史料价值有较高的评价。如齐桓公午在位的年数《史记》中的《田敬仲完世家》和《六国年表》作六年《竹书纪年》作十八年青铜器《陈侯午敦》的铭文记载有齐桓公午十四年的事郭沫若同志因此断言:“有本铭之‘十有四年’足证《纪年》为是而《史记》实非。”(《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又如西周厉王以后出现的所谓“共和”《史记周本纪》以为是周公、召公两人共同执政《竹书纪年》的记载却是“共伯和干王位”说是共伯名和的诸侯代替周厉王建立了一个新政权。郭沫若同志十分重视《竹书纪年》所记载的这段史实他说:“共和是共伯名和这由古本《竹书纪年》、《庄子》、《吕氏春秋》等书表示得很明白但被《史记》误认为周、召二公共和而治。近时的新史学家也还有根据《史记》为说的我要请这样的朋友读读朱右曾、王国维的关于《竹书纪年》的研究。”(《十批判书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  此外由于《史记六国年表》本身的混乱矛盾并与其他文献所记不合战国年代的重建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清代和近代学者在试图排比一个比较正确的战国年表时主要的根据也是《竹书纪年》。  《竹书纪年》的原简早已散佚晋代学者荀勖、和峤、束晳等人所作的释文也逐渐失传。现存的《竹书纪年》是后人重编的不是已失传的《竹书纪年》的本来面目。但在南北朝至北宋的一些古书的注释以及某些类书中还引用了较多的原本《竹书纪年》的佚文。清代学者朱右曾曾将部分佚文汇辑起来编为《汲冢纪年存真》。近代学者王国维又在《存真》的基础上重辑为《古本竹书纪年辑校》。《存真》和《辑校》两书就是郭沫若同志所说的朱右曾、王国维关于《竹书纪年》的研究。解放后范祥雍先生又对《辑校》加以校订增补编为《古本竹书纪年辑校订补》。  这种从古代典籍中汇辑《竹书纪年》原本佚文编校而成的本子如《存真》、《辑校》都称为“古本”。本书也是如此。现存的《竹书纪年》则被称为“今本”。  现在所能看到的今本《竹书纪年》较早的有明代天一阁刻本。因此有人认为“今本”可能就是天一阁主人范钦重编的。但清代雷学淇在《考订竹书纪年》中说他曾经见过一部元末明初的刻本可见“今本”不是出于明代中叶的范钦所重编。南宋人罗泌《路史》所引《纪年》中有一条与“今本“全同清代洪颐煊《校正竹书纪年》因此认为“罗泌已见‘今本’”。如果此说可信则“今本”的出现最迟当在南宋时期。今本《竹书纪年》中很多条也是从古注、类书中所引“古本”辑录出来的但是辑录得很不忠实并增加了一些显然不是“古本”的佚文又钞录梁沈约的《宋书符瑞志》改头换面作为沈约的注。经过重编今本《竹书纪年》中的春秋、战国部分全部用东周纪年与“古本”用晋国和魏国纪年完全不同。由于“今本”出现的时代较早所看到的“古本”佚文可能比我们看到的为多如商纪大戊一代的原注说“《竹书》作太宗”所据就可能是现在所未能看到的“古本”佚文。因此“今本”尽管是重编的仍有其一定的史料价值。清代研究“今本”的著作颇多王国维《今本竹书纪年疏证》最后出总结了前人的成果因此这里一并收入以供读者参阅。  这部辑证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姜俊俊等同志悉心校阅特此志谢。我们水平有限希望能得到专家和读者们的指正。  方诗铭王修龄  一九八年七月  序例  余之初治《纪年》也尚居蜀中。一九四六年。顾颉刚师讯以近治何学即以重辑《纪年》对。师诏余《春秋啖赵集传纂例》中尚有《纪年》佚文为昔人所未知余亦答以《御览》所引《郡国志》、《十道志》中曾引及《纪年》为朱右曾、王国维两氏所略者。由蜀而吴由吴而沪此业久废。六十年代中王修龄、徐鼎新、蒋德乾三君在杨宽先生指导下亦曾治《纪年》复得商榷之乐。  一九七六年以来得王修龄君协助发愤为此。取各书一一为之蒐辑并得清人治《纪年》之书以观之稿成名之曰“《古本竹书纪年辑证》”。“辑”者辑佚“证”者疏证除前人诸说之可信从者外其蕴于胸中者亦并录之又杂采甲骨金文及出土文物为证。然荀勖、和峤本与束晳本之同异今本辑成之时代等尚略有所见有暇当成《竹书纪年考》以补此书之不逮。此稿之成多得王君之助而渠与徐、蒋二君昔年所录之部分资料亦间有取资得免检索之劳至顾廷龙先生所篆封面则贻我于百忙之北京客中。广赖众力得成此编仅借空言普铭高谊云而。犹有杂例并缀于后:  (一)本书自古类书、古注等辑录所引古本《竹书纪年》佚文断于北宋前期以《资治通鉴外纪》为殿除极其个别者外后此所引概不入辑。  (二)前此辑古本者凡三家:朱右曾《汲冢纪年存真》、王国维《古本竹书纪年辑校》、范祥雍《古本竹书纪年辑校订补》简称此三家为《存真》、《辑校》、《订补》。  (三)三家辑校所据之书或仅据一本今则参校他本。如《存真》、《辑校》以限于当时条件所据《水经注》仅为戴震校本不知戴校常据今本《纪年》以改原书所引古本。今以影永乐大典本为主并采全祖望、赵一清、戴震、杨守敬、熊会贞之说以正《存真》、《辑校》系年及引文之误。又如《太平御览》三家所据或仅为清鲍崇城刻本今据影宋蜀刻本及鲍本参校。例《御览》卷八九所引鲍本作“杜林”《订补》据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之说谓当作“杜林”而影宋本正作“杜林”本不误。再如《存真》、《辑校》所据《史记》三家注以殿本、金陵书局本为主仅《订补》间据日人泷川资言《史记会注考证》今据影宋黄善夫本、影宋浙刻集解本、汲古阁刻单行本索隐、清殿本、金陵书局本以及《会注考证》与日人水泽利忠《史记会注考证校补》。《校补》广校众本及日本所藏诸古写本取资尤多。  (四)三家所辑多据诸书引文以文义并为一条且间有改易。今从观古堂辑佚书之例直钞原书各条归各条独立户头不相合并。庶可见各书所引之原貌于异同之中尚可略寻荀、和本及束晳本之痕迹所引书名亦冠于前。复选其一以至二、三为主条。主条指较为完整者不按时代先后非主条则按照时代先后排列。  (五)三家所辑起于五帝盖据《史记魏世家》集解所引和峤之说。然杜预《春秋经传集解后序》云:“《纪年》篇起自夏、殷、周。”杜氏所见自为荀、和本是荀、和二人初次整理之本亦起自三代与束晳重定之本同。《集解》所引和峤之说乃系“荀勖曰”之语此一段文字即《纪年叙录》。则所谓和峤云起自五帝之语为和氏一人之见故荀勖《叙录》特表出之。而荀、和本如杜预所见仍起自三代。朱右曾云:“岂编年纪事始于夏禹而五帝之事别为一编乎?”虽无确证所测尚于事理颇合。今从此说以关于五帝之佚文作为本书夏殷周纪之附录。  (六)古类书、古注等所引古本《纪年》于年世无可比附者今辑为本书附录一。  (七)三家所辑之佚文以及未为三家所辑皆有疑问不入正文者今辑为本书附录二。  (八)南宋人所引《纪年》佚文较多三家皆入辑者为罗泌、罗苹父子之《路史》一书朱右曾谓罗氏父子未见《纪年》原本其说可从今辑为本书附录三并据王国维《今本竹书纪年疏证》之例为《〈路史〉所引〈纪年〉辑证》。  (九)今本《纪年》虽为后人所辑尚可供参考王国维《今本竹书纪年疏证》综合清人治今本者之成绩今标点校正一并收入。  (十)所辑各条其原书名与原文不相接者如《水经河水注》引“《纪年》又云”者凡两条一在晋武公七年一在八年第一条今作“《纪年》又云:晋武公七年”云云第二条作“(《纪年》又云):(晋武公)八年”云云加()号以资区别。引文中有讹、舛、误、脱者亦用()号以示讹、衍号则示改正之字或脱文其据各本参校径改者不属此例。  方诗铭  一九七九年七月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  夏 纪  [一]《汲冢书》:禹都阳城。《续汉书郡国志》二注    臣瓒曰:……《汲郡古文》亦云居之不居阳翟也。《汉书地理志》注    《汲冢古文》并云:‘禹都阳城。’《礼记缁衣》正义    案:《汉书地理志》注:‘臣瓒曰:《世本》禹都阳城《汲郡古文》亦云居之不居阳翟也。’《礼记》正义所引本作‘咸阳’阮元校勘记引齐召南说‘“咸阳”当作“阳城”’据改。《存真》作‘禹都阳城’。《辑校》作‘居阳城’。《订补》云:‘朱本正文作“禹都阳城”。误引《世本》文王氏改之是。’《辑校》、《订补》似仅据《汉书》注《续汉书》注所引明作‘禹都阳城’。至臣瓒所云‘《汲郡古文》亦云居之’即承所引《世本》之‘禹都阳城’而来是《纪年》、《世本》之文本同《礼记》正义谓‘《世本》及《汲冢古文》并云“禹都阳城”’可证。《存真》本不误《辑校》、《订补》似以不误为误。《礼记缁衣》正义所引《存真》、《辑校》、《订补》皆失收。又《订补》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二注见本书附录。  [二]《纪年》曰:禹立四十五年。《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三](《纪年》):益干启位启杀之。《晋书束皙传》     《汲冢书》云:……益为启所诛。《史通疑古》     (《竹书纪年》):后启杀益。《史通杂说上》    案:《存真》、《辑校》作‘益干启位启杀之’。《辑校》云:‘《史通》《疑古篇》、《杂说篇》两引“益为后启所诛”。’所引与《史通》原文不合。    《韩非子外储说右下》‘潘寿言禹情’注:‘言禹传位于益终令启取之。’《战国策燕策一》:‘禹授益而以启人为吏。及老而以启为不足任天下传之益也。启与支党攻益而夺之天下是禹名传天下于益其实令启自取之。’(《史记燕召公世家》略同)《楚辞天问》:‘启代益作后。’王夫之《楚辞通释》卷三云:‘《竹书纪年》载益代禹立拘启禁之启反起杀益以承禹祀。盖列国之史异说如此。’《汉书律历志》:‘张寿王言化益为天子代禹。’皆与《纪年》略同而传统之说则与此异。《孟子万章上》:‘禹荐益于天七年禹崩。三年之丧毕益避禹之子于箕山之阴。朝觐讼狱者不之益而之启曰:“吾君之子也。”讴歌者不讴歌益而讴歌启曰:“吾君之子也。”’(《史记夏本纪》略同)后世多宗此说而以《纪年》等书为‘妄’。实际益、启之间争夺王位乃原始社会转变为阶级社会之反映。  [四]《竹书》曰:夏后开舞九招也。《山海经大荒西经》注    案:《存真》、《辑校》作‘九年舞九韶’。所据为《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夏后开’即夏后启汉景帝名启避‘启’字讳汉人因改‘启’为‘开’。吴大澄《韶字说》云:‘古文召、绍、韶、招、、昭为一字。’(《字说》据《说文解字诂林》补遗卷三上)是‘九招’即‘九韶’。《帝王世纪》:‘启升后十年舞九韶。’(《太平御览》卷八二引)《山海经大荒西经》:‘开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又《海外西经》:‘夏后启于此舞九代。’《楚辞离骚》:‘启九辩与九歌兮(夏)[下]康娱以自纵。’又《天问》:‘启棘宾(商)[帝]九辩九歌。’‘九招’、‘九韶’、‘九歌’、‘九辩’当为一事。  [五]启征西河。《纪年》云。《北堂书钞》卷一三帝王部    案:《存真》、《辑校》作‘二十五年征西河’。所据为《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帝王世纪》︰‘(启)三十五年征河西。’(《御览》卷八二引‘河西’当即‘西河’。)启征西河必有史实。今本《纪年》:‘(帝启)十五年武观以西河叛彭伯寿帅师征西河武观来归。’其说当出于《逸周书尝麦》:‘其在启之五子忘伯禹之命假国无正用胥兴作乱遂凶厥国皇天哀禹赐以彭寿思正夏略。’朱右曾《逸周书集训校释》云:‘五子五观也亦曰武观启子。’《吕氏春秋音初》:‘殷整甲徙宅西河。’古本《纪年》:‘河亶甲整即位自嚣迁于相。’(见后)是西河即相今之河南安阳与观地(观在卫)相近。所谓‘启征西河’疑即指启诛五观。  [六]《竹书》云:即位三十九年亡年七十八。《真诰》卷一五注    案:《存真》作‘二十九年【陟】年九十八’所据为《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辑校》从《真诰》注。《真诰》云:‘夏启为东明公领斗君师。’注:‘禹之子也姓姒。’下即引《竹书》云云。《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辑校》云:‘《太平御览》八十二引《帝王世纪》:“启升后十年舞九韶。三十五年征河西。”而《通鉴外纪》:“皇甫谧曰:启在位十年。”则《世纪》不得有三十五年之文疑本《纪年》而误题《世纪》也。此与《真诰》所引“启三十九年亡”符同。《路史》注既引《纪年》“启在位二十九年”故“征西河”亦云“在二十五年”矣未知孰是?’  [七]薛瓒《汉书集注》云:(《汲郡古文》)又云:太康居斟寻。《水经巨洋水注》  臣瓒曰:……《汲郡古文》云:太康居峕寻。《汉书地理志》注  臣瓒云:……《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寻。《史记夏本纪》正义  《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寻。《史记周本纪》正义  案:《巨洋水注》等书引《汲郡古文》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乃隐括之辞非原文。    《水经注》称薛瓒《汉书集注》裴骃《史记集解序》、颜师古《汉书叙例》作‘臣瓒’以为‘莫知姓氏’裴氏又称其书名《汉书音义》皆与郦氏异。《穆天子传》叙录有校书郎傅瓒者曾参与校理之役《史记索隐》以为即臣瓒又引刘孝标说以为于瓒。《叙例》谓臣瓒‘举驳前说喜引《竹书》’。《索隐》以为傅瓒疑是。臣瓒所引《竹书》称《汲郡古文》或《汲冢古文》。  [八]薛瓒《汉书集注》:……(《汲郡古文》)又云……羿亦居之。《水经巨洋水注》    臣瓒曰:……《汲郡古文》云:……羿亦居之。《汉书地理志》注    臣瓒云:……《汲冢古文》云:……羿亦居之。《史记夏本纪》正义    《汲冢古文》云:……羿亦居之。《史记周本纪》正义    案:《巨洋水注》等书引《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存真》、《辑校》据此作‘【羿居斟寻】’。  [九]《纪年》曰:帝相即位处商丘。《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辑校》‘帝相’作‘后相’(《存真》同)‘处’作‘居’影宋刻及鲍刻《御览》皆与所引异。    《左传僖公三十一年》:‘冬狄围卫卫迁于帝丘。卜曰三百年。卫成公梦康叔曰:“相夺予享。”公命祀相宁武子不可曰:“鬼神非其族类不歆其祀。杞、鄫何事?相之不享于此久矣!非卫之罪也。”’是帝相曾处帝丘。王应麟《通鉴地理通释》卷四因谓‘今按“商丘”当作“帝丘”’。《存真》云:‘“商”当为“帝”。帝丘秦汉之濮阳……《左传》“卫迁帝丘卫成公命祀相”是也。’(雷学淇《考订竹书纪年》卷二说同)疑是。  [一0]《纪年》曰:(帝相)元年征淮夷。《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存真》、《辑校》作‘元年征淮夷、畎夷’。据《路史》增‘畎夷’二字。《辑校》又引《后汉书西羌传》:‘后相即位元年乃征畎夷。’《存真》未收。《订补》云:‘按《西羌传》云:“后相即位乃征畎夷”注不云出《纪年》王氏盖以《西羌传》三代事多本《纪年》而推定之惟欠释明偶失。’《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甲骨文所记方国有‘隹尸’(《殷虚书契后编》下三六六)郭沫若同志云:‘卜辞有隹尸殆即淮夷。’(《殷契粹编》考释页五)有关‘淮夷’史事屡见西周金文及先秦典籍。  [一一]《纪年》:二年征风夷及黄夷。《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竹书纪年》曰):后相即位二年征黄夷。《后汉书东夷传》注   《竹书纪年》曰:(相)二年征黄夷。《通鉴外纪》卷二   案:《辑校》所引尚有《路史后纪》卷一三注一条见本书附录。   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卷八云:‘《后汉书东夷传》曰:“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黄白赤玄以服色而别者与方风等皆近海之夷。’  [一二](《竹书纪年》曰):(后相)七年于夷来宾。《后汉书东夷传》注      《纪年》曰:(相)七年(干夷来宾)。《通鉴外纪》卷二   案:《通鉴外纪》作‘干夷’误。《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甲骨文中所记方国有‘盂方’(《殷虚书契后编》上一八六)且屡见郭沫若同志云:‘所谓盂方者可知乃殷东方之国也。……宋地亦有名盂者《春秋僖二十一年》“宋公、楚子、陈侯、蔡侯、郑伯、曹伯会于盂”。杜注:“宋地襄邑西北有盂亭。”地在河南睢县。又《左传哀二十六年》:“六子在唐盂”顾栋高谓与睢县之盂为一地。余意卜辞之盂方当即此附近之古国。’(《卜辞通纂》考释页一二七)‘盂方’当即‘于夷’。杨树达《积微居甲文说》云:‘于夷即卜辞之盂方。’(卷下页四四)陈逢衡《竹书纪年集证》卷一0、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卷八皆谓‘于夷’即《禹贡》之‘嵎夷’。《禹贡》战国时人所为距商代已远且地在今山东蓬莱一带滨海之地(顾颉刚先生说见《中国古代地理名着选读》页一三)地望亦不甚合。  [一三]薛瓒《汉书集注》云:按《汲郡古文》:相居斟灌。《水经巨洋水注》   案:《存真》、《辑校》均引有《汉书地理志》注《订补》云:‘《汉书地理志》注无引臣瓒此注朱、王二氏偶失检误引。’又《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帝王世纪》:‘帝相一名相安自太康已来夏政凌迟为羿所逼乃徙商丘依同姓诸侯斟灌、斟寻氏。’(《御览》卷八二引)  [一四](《竹书纪年》曰):后少康即位方夷来宾。《后汉书东夷传》注    案:《存真》后有‘献其乐舞’四字。《辑校》云:‘《路史后纪》十三注引此下有“献其乐舞”四字疑涉帝发时事而误。’《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注见本书附录。    杨树达《积微居甲文说》云:‘卜辞关涉方族者至多……方在殷时为一至强之国族其事灼灼甚明。……《后汉书东夷传》……李注引《竹书纪年》曰:“少康即位方夷来宾。”据此知方族之立国远在夏时少康中兴方尝效顺。’(卷下页四二至四四)  [一五]《纪年》曰:帝宁居原自迁于老丘。《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御览》影宋刻本‘老丘’作‘老王’鲍刻本作‘老丘’是。《存真》、《辑校》作‘老丘’并据《路史后纪》卷一三注于‘自’字下补‘原’字。《路史》注所引见本书附录。    ‘帝宁’或作‘帝予’(《史记夏本纪》)或作‘帝杼’(《世本》、《夏本纪》索隐引)或作‘后杼’(《左传襄公四年》)或作‘’(《墨子非儒下》)。  [一六]《汲郡竹书》曰:柏杼子征于东海及王寿得一狐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注    《汲冢竹书》:伯杼子往于东海至于三寿得一狐九尾。《稽瑞》    《书纪年》曰:……夏伯杼子东征获狐九尾。《太平御览》卷九0九兽部    案:《稽瑞》原引作《汲冢周书》据《山海经》郭注‘周书’当为‘竹书’之误。本条《存真》、《辑校》、《订补》失收。又《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卷九云:‘三寿东海之国名也。郭璞《山海经》注引作王寿《路史》注云:“即平寿也。”《逸书王会》曰:“青丘狐九尾。”孔晁注云:“青丘海东地名。”《山海经》曰:“青丘国其狐四足九尾。”《淮南子本经训》曰:“缴大风于青丘之泽。”《抱朴子》云:“黄帝东至青丘过风山。”当即纪中风夷之国三寿盖近之。’  [一七]《竹书纪年》曰:后芬即位三年九夷来御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太平御览》卷七八0四夷部    《竹书纪年》曰:后芬发即位三年九夷来御。《后汉书东夷传》注    《竹书纪年》曰:(槐)三年(九夷来御)。《通鉴外纪》卷二    案:《后汉书》注影宋绍兴本作‘后芬发即位’殿本无‘发’字。《存真》作‘后芬发’。《辑校》云:‘《御览》“芬”作“  方”所据为鲍刻本影宋本作‘芳’当为‘芬’字之讹。又《御览》所引‘曰畎夷’等十九字《辑校》引郝懿行《竹书纪年校正》卷三之说以为‘疑本注文误入正文’。《存真》有《辑校》删。《订补》云:‘以文义观之此十九字似属正文。’是。《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九夷’之称典籍恒见。《墨子非攻中》:‘九夷之国莫不宾服。’孙诒让《墨子闲诂》卷五云:‘《尔雅释地》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王制》孔疏云:“九夷依《东夷传》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此九夷与吴楚相近盖即淮夷……《书叙》云:“成王伐淮夷遂践奄。”《韩非子说林上篇》云:“周公旦攻九夷而商盖伏。”“商盖”即“商奄”则九夷亦即淮夷……。’孙氏之说近是。  [一八]《竹书纪年》曰:洛伯用与河伯冯夷斗。《水经洛水注》    《竹书》作冯夷。《山海经海内北经》注    案:《存真》列于‘后芬发即位’后《辑校》附于‘无年世可系者’。今从《存真》。    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卷九云:‘河、洛二国名即西河有洛之类《周礼》所谓泽国也。“用”与“冯夷”二君名。斗者《说文》曰“遇也”《玉篇》曰“争也”谓相遇而争初非有心于战也犹《孟子》言邹与鲁哄矣。《归藏易》曰:“昔者河伯筮与洛伯战而枚占昆吾占曰:不吉。”(《路史》、《玉海》并引之)即此事。盖主兵者洛伯也。《水经洛水注》据《太公金匮》、《河图》、《乐录》以二伯为河洛之神非是。’  [一九]《纪年》曰:后芬立四十四年。《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二0]《纪年》云:‘后荒即位元年以玄圭宾于河命九东狩于海获大鸟。’《北堂书钞》卷八九礼仪部    《纪年》曰:后荒即位元年以玄璧宾于河狩于海获大鱼。《初学记》卷一三礼部上    《纪年》曰:后芒即位元年以玄圭宾于河东狩于海获大鱼。后芒陟位五十八年。《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书钞》所引《存真》删‘命九东’三字‘鸟’作‘鱼’。《辑校》云:‘“九”字下或夺“夷”字疑谓后芬时来御之九夷。’《订补》云:‘案各书所引皆作“获大鱼”《书钞》“鸟”字当是“鱼”误。’《存真》、《订补》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史记三代世表》索隐:‘帝芒音亡一作荒。’诸书所引《纪年》或作‘后芒’或作‘后荒’。    雷学淇《义证》卷九释‘以玄圭宾于河’为‘以玄圭沉祭’是。《左传昭公二十四年》:‘冬十月癸酉王子朝用成周之宝圭沈于河。’(‘沈’字据《史记周本纪》正义引《左传》补见洪亮吉《春秋左传诂》卷一八。)以圭璧沈于河以祭河神为古代宗教迷信表现之一。《尔雅释天》:‘祭川曰浮沈。’《仪礼觐礼》:‘祭川沈。’其俗起源颇早甲骨文所记即有‘沈’祭多以祭河且用圭璧之属。《殷虚书契后编》上二三、四:‘丁巳卜其杂于河牢沈嬖。’又《铁云藏龟》一二七二:‘丙子卜宾贞:嬖屷河。’屷即獴二玉为一獴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云:‘嬖屷疑即璧一双沈嬖疑即沈璧。’(页五九八)纬书《尚书中候》历举‘尧沈璧于河’、‘舜沈璧于河’(《古微书》卷四)‘周成王举尧舜之礼沈璧于河’(同上卷一三)亦即此俗。  [二一]《竹书》曰: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也。《山海经大荒东经》注    河伯仆牛皆人姓名托寄也见《汲郡竹书》。《山海经大荒东经》注    案:《大荒东经》:‘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注即见《汲郡竹书》云云。《存真》下条作‘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上条‘主甲微’作‘上甲微’。《辑校》下条作‘河伯仆牛’。《订补》所引《路史国名纪》己见本书附录。《存真》引于‘后泄二十一年’条前《辑校》附于无年世可系者。今从《存真》。    王亥见甲骨文与先秦典籍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收《观堂集林》)、吴其昌《卜辞所见殷先公先王三续考》(《燕京学报》第十四期)及顾颉刚先生《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同上刊第六期)论证甚详辞繁不具引。《订补》云:‘徐文靖《统笺》四、陈逢衡《集证》十二皆以仆牛为地名。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以仆牛即服牛论证极详今标点从之。’《大荒东经》注以河伯仆牛皆为人名与正文颇不合疑误现亦从王说河伯仆牛之间不加顿号。  [二二]《竹书纪年》曰:后泄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后汉书东夷传》注    《纪年》曰:帝泄二十一年加畎夷等爵命。《通鉴外纪》卷二    案:《存真》据《路史后纪》卷一三注后补‘繇是服从’四字。据《后汉书西羌传》非《纪年》之文见雷学淇《考订竹书纪年》卷二。《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注见本书附录。  [二三]《纪年》曰:不降即位六年伐九苑。立十九年。其弟立是为帝扃。《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立十九年’据影宋本《御览》鲍刻本作‘六十九年’《存真》、《辑校》、《订补》所据皆鲍刻。《路史后纪》卷一三注亦作‘六十九’。今姑据影宋本。‘其弟立’七字影宋本、鲍刻本皆作夹注《订补》仅以‘是为帝扃’四字为夹注。    不降《世本》作‘帝降’(《史记夏本纪》索隐引)。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卷九云:‘九苑国名地系未详。《逸周书王会篇》载伊尹献令正南有“九菌”明本或作“九瓒”岂即此欤?’  [二四]《汲冢书》曰:胤甲居于河西天有妖十日并出。又言:本有十日迭次而运照无穷。《太平御览》卷四天部    《汲郡竹书》曰:胤甲即位居西河有妖孽十日并出。《山海经海外东经》注    《汲冢书》曰:胤甲居西河天有孽日并出。《开元占经》卷六    《纪年》曰:帝廑一名胤甲即位居西河天有祅孽十日并出。《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汲冢纪年》曰:胤甲即位居西河十日并出其年胤甲陟。《通鉴外纪》卷二    案:《辑校》云:‘“又言:本有十日迭次而运照无穷”十三字则恐是注文。’不入辑。《纪年》有注古籍无征疑为《竹书同异》之文。《隋书经籍志》着录有《纪年》十二卷注云:‘汲冢书并《竹书同异》一卷。’当为记荀勖、和峤本与束皙本之同异。《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见本书附录。    天有十日十日并出本为古代神话传说。《庄子。齐物论》‘昔者十日并出万物皆焦。’(‘焦’原作’照’据《山海经。海外东经》郭注引改。)《楚辞。招魂》:‘十日并出流金铄石些。’《淮南子。本经训》:‘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闻一些多先生《楚辞校补》云:‘案古言天有十日更番运照则一时仍只一日此犹常态也。又言十日并出则十日同时俱出故其为热酷烈异于常时。’(《闻一多全集》第二册页四五三》  [二五]《纪年》曰:后昊立三年(帝皋也)。《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存真》、《辑校》未引‘帝皋也’三字《订补》亦未及盖以为注文。疑此为《竹书同异》之语。《订补》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二六]《纪年》曰:后发一名后敬或曰发惠(其子立为桀)。《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其子立为桀’五字《存真》未引盖以为注文疑为《竹书同异》之语。《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二七]《纪年》云: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再保庸会于上池诸夷入舞。《北堂书钞》卷八二礼仪部    《竹书纪年》曰: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诸夷入舞。《后汉书东夷传》注    (《竹书纪年》)又曰: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诸夷入舞。《太平御览》卷七八0四夷部    《纪年》曰:(发)元年(诸夷宾于王门献其乐舞)。《通鉴外纪》卷二    案:孔本《书钞》卷八二两引《纪年》此文一见于‘会于上池’条一见于‘会于上池诸夷入舞’条前条作‘保庸’后条‘庸’字作‘墉’其余全同。《存真》、《辑校》、《订补》未指出。又《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二八]薛瓒《汉书集注》……(《汲郡古文》)又云:……桀又居之。《水经巨洋水注》    臣瓒曰:……《汲郡古文》云:……桀又居之。《汉书地理志》注    臣瓒云:……《汲冢古文》云:……桀又居之。《史记夏本纪》正义    《汲冢古文》云:……桀又居之。《史记周本纪》正义    案:《巨洋水注》等书引《汲郡古文》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订补》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二九]《汲冢竹书》曰:不窋之晜孙。《尔雅释亲》注    案:《释亲》:‘玄孙之子为来孙来孙之子为晜孙。’注:‘晜后也。’下即引《汲冢竹书》云云。《存真》列于后桀之世云:‘晜孙者玄孙之孙己之六世孙也。此云“不窋之晜孙”不知所指意者其指公刘乎?汉刘敬对高帝曰:“周之先自后稷尧封之邰积德累善十有余世公刘避桀居豳”然则公刘正当夏桀之世也。《周本纪》所记代系本不足信。《周语》:“祭公谋父曰: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云世后稷则非一世可知。不窋既非弃子则公刘亦非弃之曾孙可知。汤伐桀至纣十七世《世本》公刘至文王十六世(《史记》止十二世)世数略相当故附着之。’《辑校》附于‘无年世可系者’。现姑从《存真》。  [三0]《纪年》曰:后桀伐岷山岷山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桀受二女无子刻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而弃其元妃于洛曰末喜氏。末喜氏以与伊尹交遂以间夏。《太平御览》卷一三五皇亲部    《汲冢书》所谓苕华之玉。《山海经西山经》注    郭璞曰:《汲冢竹书》曰:桀伐岷山得女二人曰琬曰琰。桀爱二女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也。《史记司马相如传》集解    苕华。《纪年》。《北堂书钞》卷二一帝王部    《纪年》曰:桀伐懡山懡山庄王女于桀二女曰琬曰琰。桀受二女无子断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艺文类聚》卷八三宝玉部    《纪年》曰:后桀命扁伐山民山民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桀爱二人女无子焉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而弃其元妃于洛曰妹喜。《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书纪年》曰:桀伐懡山献女于桀二女曰琬曰琰。桀受女刻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太平御览》卷三八一人事部    炖煌高纳之郡府《纪年》曰:桀伐岷山岷山女于桀二女曰琬曰琰。桀爱二女无子刻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太平御览》卷八0五珍宝部    炖煌《纪年》曰:桀伐岷山岷山女于桀二女曰琬曰琰。桀爱二女无子刻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事类赋》注卷九玉    案:《辑校》、《订补》所据《御览》盖为鲍刻本。卷一三五所引之‘进女于桀二人’鲍本如此影宋本‘进’字作‘岷山’二字与卷八二引‘山民(岷山)女于桀二人’《类聚》引‘岷山庄王女于桀二女’同。‘女’字作动词用《国语晋语》韦昭注:‘以女进人曰“女”。’‘进’字当为后人所改。《辑校》云:‘“琰”《御览》引皆作“玉”。’鲍本如此影宋本皆作‘琰’不误。《御览》卷八0五一条、《事类赋》注卷九一条《存真》、《辑校》、《订补》失收。‘炖煌高纳之郡府’或为《纪年》之收藏者待考。    《韩非子难四》曰:‘是以桀索琒山之女……而天下离。’‘琒山’即‘岷山’。《左传昭公十一年》:‘桀克有缗以丧其国。’是‘琒山’亦即‘有缗’。《楚辞天问》:‘桀伐蒙山何所得焉?’‘岷’、‘蒙’又一声之转。诸书所记皆当以《纪年》为其注脚。‘末喜氏以与伊尹交遂以间夏’《国语晋语一》‘妹喜有宠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与此合。又《订补》云:‘按《孙子用间篇》:“昔殷之兴也伊挚在夏……。故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伊挚即是伊尹与此“遂以间夏”语相合可以互证。’《管子轻重甲》:‘女华者桀之所爱也。’《吕氏春秋慎大》:‘桀迷惑于末嬉好彼琬、琰。’所谓‘女华’、‘琬琰’即岷山二女。  [三一]《汲冢古文》曰:夏桀作倾宫、瑶台殚百姓之财。《文选东京赋》注    《汲郡地中古文册书》曰:桀筑倾宫饰瑶台。《文选吴都赋》注    《汲冢古文》曰:桀作倾宫饰瑶台。《文选七命》注    《纪年》曰:……桀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案:《订补》所引《路史发挥》卷六见本书附录。    《晏子春秋内篇谏下》:‘及夏之衰也其王桀背弃德行为璇室、玉门。’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卷一0云:‘《汲冢琐语》曰:“桀筑倾宫起瑶台”《春秋繁露》所谓充倾宫之志也(《王道篇》)。倾宫者倾危之义言高也。高诱《淮南墬形》注云:“宫满一顷”此言大矣。’  [三二]《书纪年》曰:夏桀末年社坼裂其年为汤所放。《太平御览》卷八八0咎征部    案:《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存真》正文删‘其年为汤所放’六字云:‘《淮南子》云:“桀之时植社槁而櫊裂”即谓此也。《御览》引此云:“其年为汤所放。”’  [三三]《纪年》曰:……汤遂灭夏桀逃南巢氏。《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三四]《纪年》曰:……自禹至桀十七世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太平御览》卷八二皇王部    《汲冢纪年》曰: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矣。《史记夏本纪》集解    徐广曰:……案《汲冢纪年》曰: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史记夏本纪》索隐    《纪年》曰:凡夏自禹以至于桀十七王。《文选六代论》注    《汲冢纪年》曰:(夏十七王)四百七十一年。《通鉴外纪》卷二    案:《史记夏本纪》索隐引徐广《史记音义》一条《存真》、《辑校》、《订补》失收。又《存真》、《辑校》所引《路史后纪》卷一三注见本书附录。  殷 纪  [一]《纪年》曰:汤有七名而九征。《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御览》影宋刻及鲍刻本皆作‘七名’《存真》、《辑校》同《订补》改作‘七命’无说。    汤有‘七名’古有此说《金楼子兴王篇》云:‘(成汤)凡有七号:一名姓生二云履长三云瘠肚四云天成五云天乙六云地甲七云成汤。’或出于纬书不尽可信。杨树达《积微居甲文说》云:‘按《太平御览》八十三引古本《竹书纪年》云:“汤有七名而九征。”今汤名可知者汤(卜辞作唐)、太乙、履三名而已。’(页三五)《孟子滕文公下》:‘(汤)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帝王世纪》:‘(成汤)凡二十七征而德施于诸侯。’(《御览》卷八三引)《广弘明集》卷一一法琳《对傅奕废佛僧事》所云:‘汤凡九征二十七战’则综合《纪年》、《世纪》之文。所谓‘九征’、‘十一征’、‘二十七征’皆言其征伐之频繁《存真》一一为之从典籍勾稽‘九征’之名以征葛、有洛、豕韦、顾、昆吾、夏、三朡当之而以‘余二征未详’似泥。    甲骨文作‘唐’或‘大乙’。  [二]《纪年》曰:外丙胜居亳。《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存真》于‘外丙胜’下增‘即位’二字《辑校》同《订补》‘据《御览》删’是。    甲骨文作‘卜丙’郭沫若同志云:‘罗振玉云:“卜丙《孟子》及《史记》均作外丙。《尚书序》云:成汤既没大甲元年。不言有外丙、仲壬太史公采《世本》有之。今卜丙之名屡见于卜辞则孟子与史公为得实矣。”按此片以卜丙、大甲、大庚、大戊为次卜丙之为外丙无疑。’(《卜辞通纂》页四六)《广弘明集》卷一一法琳《对傅奕废佛僧事》:‘伊尹立汤子胜’胜即外丙似亦据《纪年》。  [三]《纪年》又称:殷仲壬即位居亳其卿士伊尹。《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引杜预《春秋后序》同)    《纪年》云:殷仲壬即位居亳其卿士伊尹。《尚书咸有一德》正义    《汲冢纪年》曰:殷仲壬即位居亳其卿士伊尹。《通鉴外纪》卷二    案:‘其卿士’《存真》作‘命卿士’《辑校》同云:‘《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尚书咸有一德》疏、《通鉴外纪》二引《纪年》《太平御览》八十三引杜《后序》均作“其卿士伊尹”。’《存真》、《辑校》盖据今本。    甲骨文无仲壬董作宾云:‘卜辞中不见中壬疑南壬即是中壬。卜辞中帝王名称日干上一字多与后世所传者异如示之与主虎之与沃羌之与阳康之与庚皆是而其他先祖皆有祭中壬不能独无。《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引《纪年》“仲壬即位居亳”亳在殷南称曰南壬或即以此。’(《甲骨文断代研究例》刊《庆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纪念论文集》上册第三三二至三三三页。)    伊尹甲骨文有‘伊尹’、‘伊’、‘伊奭’诸称。又有‘黄尹’亦即伊尹。郭沫若同志云:‘黄尹余谓即阿衡伊尹。或说阿衡与伊尹乃二人举《君奭》以伊尹隶于成汤以保衡隶于大甲为证。然《商颂长发》“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叙在成汤伐夏之次则又非伊尹莫属。旧说为一人恐仍不能易。’(《殷契粹编》考释页三三)先秦典籍记伊尹者至多齐灵公时之《叔夷钟》铭文亦云:‘=成唐(汤)又(有)敢(严)才(在)帝所尃受天命伐(夏)司(祀)(厥)灵师伊少(小)臣隹辅咸有九州处(禹)之堵(土)。’(《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页二0三)所谓‘伊小臣’即伊尹。  [四]《纪年》又称:……仲壬崩伊尹放大甲于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放大甲七年大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引杜预《春秋后序》略同)    (《纪年》):太甲杀伊尹。《晋书束皙传》    《纪年》云:……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而自立也。    伊尹即位于太甲七年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尚书咸有一德》正义    《纪年》曰: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文选豪士赋》注    《汲冢书》云:……太甲杀伊尹。《史通疑古》    (《竹书纪年》):太甲杀伊尹。《史通杂说上》    《汲冢书》云:伊尹自篡立后太甲潜出亲杀伊尹而用其子。《广弘明集》卷一一法琳《对傅奕废佛僧事》    《汲冢纪年》称:伊尹放太甲于桐尹乃自立暨及位于太甲七年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柳开《河东集》卷三《太甲诛伊尹论》    《汲冢纪年》曰:……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于太甲七年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通鉴外纪》卷二    案:《尚书咸有一德》正义、《御览》引《春秋后序》、《通鉴外纪》等皆作‘于太甲七年’。《存真》删‘于太甲’三字《辑校》‘于’作‘放’校语云:‘《外纪》“放大甲”作“于大甲”。’似他书皆作‘放’误。《存真》所引《路史发挥》卷五见本书附录。    甲骨文作‘太甲’。据史籍太甲太丁之子汤孙。《孟子万章上》:‘伊尹相汤以王于天下汤崩大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四年。太甲颠覆汤之典刑伊尹放之于桐。三年太甲悔过自怨自艾于桐处仁迁义三年以听伊尹之训己也复归于亳。’《史记殷本纪》:‘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于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于是伊尹放之于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于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此传统之说与《纪年》异。《御览》卷八三引《琐语》云:‘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乃自立四年。’所引过简但所反映之史事与《纪年》同可证战国时有此种传说存在。汤死后其长子太丁已前卒伊尹乃立太丁之弟外丙外丙死继立其弟仲壬政权皆为伊尹所控制。仲壬死按商朝继承之制应由太丁之子太甲即位。伊尹囚太甲篡立。伊尹统治七年太甲从被囚之桐宫潜出杀死伊尹恢复王位。太甲不承认伊尹篡立七年故其杀伊尹时称为‘太甲七年’。  [五]按《纪年》太甲唯得十二年。《史记鲁世家》索隐    案:《存真》据此作‘[大甲十二年陟]’《辑校》无‘大甲’二字。《尚书无逸》:‘肆祖甲之享国三十有三年。’《伪孔传》以祖甲为‘汤孙太甲’。王肃说同。马融、郑玄则以为‘武丁子帝甲’(见《史记鲁世家》集解及索隐)。《无逸》述祖甲事在武丁之次当非太甲。《广弘明集》卷一一法琳《对傅奕废佛僧事》引《陶公年纪》:‘太甲治十年’近于《纪年》。  [六]《纪年》曰:沃丁绚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甲骨文作‘丁’或释‘羌丁’。郭沫若同志云:‘丁此片仅见(指《殷虚书契后编》上二一一三)以沃甲作甲例之则此乃沃丁也。’(《卜辞通纂》考释页六四)陈梦家以此片丁为父丁误释别举《殷虚书契前编》五八五及善斋旧藏甲骨二三三一片为说认为‘可能是沃丁’(《殷虚卜辞综述》页四二三)。  [七]《纪年》曰:小庚辩即位居亳(即太庚也)。《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存真》、《辑校》未引夹注‘即太庚也’四字。《订补》已指出。    《史记殷本纪》作‘太庚’。《吉石盦丛书》影印日本高山寺藏古钞本《殷本纪》作‘大庚’。甲骨文作‘大庚’。  [八]《纪年》曰:小甲高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甲骨文作‘小甲’。  [九]《纪年》曰:雍己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甲骨文作‘邕巳’。  [一0]《纪年》曰:仲丁即位元年自亳迁于嚣。《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影宋本及鲍刻本‘嚣’皆作‘嚚’《存真》始改为‘嚣’。《订补》云:‘案《史记殷本纪》:“帝仲丁迁于隞。”索隐云:“隞亦作嚣。”《通鉴外纪》二:“仲丁自亳迁都嚣”即作“嚣”。隞与嚣音近相通嚣与嚚为字形之讹此改作“嚣”是。’    甲骨文作‘中丁’。  [一一]《竹书纪年》曰:仲丁即位征于蓝夷。《后汉书东夷传》注    (《竹书纪年》)又曰:仲丁即位征于蓝夷。《太平御览》卷七八0四夷部    案:据《后汉书》注《御览》影宋本及鲍刻本皆脱‘征’字补。  [一二]《纪年》曰:外壬居嚣。《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御览》影宋本及鲍刻本皆作‘居嚚’《存真》、《辑校》改‘嚚’为‘嚣’是(参前条)。甲骨文作‘卜壬’。  [一三]《纪年》曰:河亶甲整即位自嚣迁于相。征蓝夷再征班方。《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嚣’原作‘嚚’据《存真》、《辑校》改。    《吕氏春秋音初》:‘殷整甲徙宅河西犹思故处实始作为西音。’‘整甲’即‘河亶甲整’‘徙宅河西’即‘迁于相’‘故处’即‘嚣’所记为一事。甲骨文作戋甲郭沫若同志云:‘戋甲当即河亶甲河亶者戋之缓言也。’(《卜辞通纂》考释页四一)  [一四]《纪年》曰:祖乙胜即位是为中宗(居庇)。《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存真》、《辑校》皆作‘祖乙滕’盖据今本。《辑校》云:‘《路史国名纪》丁引“滕”作“胜”。’似《御览》作‘滕’《路史》作‘胜’影宋本及鲍刻本《御览》皆作‘胜’。《辑校》所引《路史》见本书附录。    《尚书无逸》:‘昔在殷王中宗严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惧不敢荒宁。肆中宗之享国七十有五年。’《伪孔传》、《史记殷本纪》及郑玄《诗烈祖》笺皆以中宗为太戊。王国维云:‘戬寿堂所藏殷契文字中有断片存字六曰:“中宗祖乙牛吉。”称祖乙为中宗全与古来尚书学家之说违异惟《太平御览》八十三引《竹书纪年》曰:“祖乙滕即位是为中宗居庇。”今由此断片知《纪年》是而古今尚书学家非也。’(《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续考》见《观堂集林》。)王氏之说又见所着《戬寿堂所藏殷虚文字考释》及《古史新证》。甲骨文亦作‘下乙’见胡厚宣《卜辞下乙说》(见《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    《史记殷本记》:‘帝祖乙立殷复兴。’《晏子春秋内篇谏上》:‘汤、太甲、武丁、祖乙天下之盛君也。’祖乙之称‘中宗’或即以此。  [一五]《纪年》曰:帝开甲踰即位居庇。《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开甲《史记殷本纪》作‘沃甲’。《世本》作‘开甲’(《史记》《殷本纪》、《三代世表》索隐引)与《纪年》同。    甲骨文作‘甲’或释‘羌甲’。  [一六]《纪年》曰:祖丁即位居庇。《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甲骨文作‘且(祖)丁’。  [一七]《纪年》曰:南庚更自庇迁于奄。《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案:《辑校》所引《路史国名纪》丁见本书附录。    甲骨文作‘南庚’。  [一八]《纪年》曰:阳甲即位居奄。《太平御览》卷八三皇王部    《竹书》曰:和甲西征得一丹山。《山海经大荒北经》注    案:《山海经》注引《竹书》《存真》入辑。《辑校》改列祖甲下云:‘“和”、“祖”二字形相近今本《纪年》系之阳甲乃有“阳甲名和”之说矣。’此仅以‘和’、‘祖’形近为说无确证其《今本竹书纪年疏证》卷上则云:‘隶书“和”、“祖”二字形相近和甲疑即祖甲之讹。’尚作疑似之词。杨树达云:‘今本《纪年》云:“阳甲名和。”按《山海经大荒北经》郭注引古本《纪年》云:“和甲西征得丹山。”按和甲之称与《吕氏春秋》称河亶甲为整甲者辞例同非后人所能杜撰此可证今本《纪年》阳甲名和之说为可信。王静安略无证据谓郭注和甲为祖甲之误疑撰今本《纪年》者据误字造为阳甲名和之说径以西征得丹山之事属之祖甲武断甚矣。’(《积微居甲文说》卷下页三八)现从《存真》仍列入阳甲。    甲骨文作‘象甲’或释‘兔甲’。郭沫若同志云:‘象、与阳同部则象甲若甲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20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