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黑道风云二十年 第二部 拜金流氓.pdf

黑道风云二十年 第二部 拜金流氓.pdf

黑道风云二十年 第二部 拜金流氓.pdf

上传者: CTU☆春卷队长 2009-09-21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黑道风云二十年 第二部 拜金流氓pdf》,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本书由派派小说论坛(wwwpaipaitxtcom)发书人once搜集整理上传黑道风云二十年第二部拜金流氓作者:孔二狗第二部分拜金流氓一、出狱(上)符等。

本书由派派小说论坛(wwwpaipaitxtcom)发书人once搜集整理上传黑道风云二十年第二部拜金流氓作者:孔二狗第二部分拜金流氓一、出狱(上)年春天一位已经年近九十的老人拖着瘦弱且疲惫的身躯踏上了去往南方的火车这是这位老人要在接近油尽灯枯之时为共和国奉献出的最后一丝热量他要为改革呐喊他要为改革派助威他要为当时已经接近停滞的改革再奋力推上一把。很快这位老人浓重的川音激荡在共和国的每个角落大江南北。这位老人走一路讲一路他的所有的付出都无怨无悔因为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他深爱着他的祖国和人民。在关键时刻他又一次改变了共和国的命运。年饱经沧桑的共和国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年秋赵红兵出狱。二狗清楚的记得他出狱那天秋雨绵绵全市的人都忙着储藏大白菜。这一阵秋风吹过时赵红兵已经岁了他在狱中度过了人生中本该最美好的四年。二狗第一眼见到赵红兵时发现他和四年前的容颜几乎没有一丝改变依然年轻、英气逼人走路时腰杆笔直。赵红兵出来后先是仰望了一下天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天是灰蒙蒙的但是空气很好不但是清新的空气还是自由的空气第一个映入赵红兵眼帘的是一个倚在一个身穿黑色欧版西装、白色衬衣的白白净净文质彬彬削瘦秀气的青年他正倚在一部崭新的黑色轿车旁边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张岳!”赵红兵先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声。赵红兵后来回忆说那天他第一次感觉可以痛痛快快的喊一个人的名字是件快事。的确过去的四年多他太压抑了。“红兵!”张岳声音不大但是大大的眼睛里却是泪花在打转。第二个映人赵红兵眼帘的是小北京小北京正坐在一部破旧的林肯车的车尾上呆呆的看着赵红兵没有说话也没有上前要帮赵红兵提东西的意思。小北京实在太想赵红兵了赵红兵现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激动得楞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上车喝酒去!”说话的是刘海柱抓起了赵红兵手里的包就往他自己的那部破车上拉。那天刘海柱戴了个黑色礼帽山羊胡子依旧开着一部绿色的“半截子”小货车。“红兵你没看见我啊!”留着“郭富城式”发型的孙大伟骑着一部黑色的摩托车朝赵红兵喊。“大伟你那头发怎么那么难看啊?”赵红兵已经完全和社会脱节了他根本不知道谁是四大天王更不知道孙大伟的发型是当时我市年轻人最流行的发型。“这叫坎头你在监狱里呆傻了吧!这都不懂”孙大伟调侃着赵红兵。“你会说话吗?”张岳冷冷的朝孙大伟说了一句。孙大伟顿时不敢说话了他从小就怕张岳他敢和赵红兵开玩笑但是就是不敢和张岳开玩笑张岳一瞪眼睛孙大伟就哆嗦虽然凭孙大伟和张岳的关系无论开什么玩笑张岳不至于骂人或者动手但孙大伟就是怕他没办法。“红兵你快上刘哥的车吧咱们喝酒去正下雨呢!”从小北京车里出来的费四探出头来憨厚的朝着赵红兵笑着说。赵红兵刚拉开刘海柱的车门就被一双手抓住了衣服领子拽了进去拽他的是小纪早就等着赵红兵拉车门呢。“嘿嘿你怎么他妈的一点都没变样?”小纪朝赵红兵胸口重重的捶了一拳。“你不也没变样嘛你都是结婚的人了就不能稳当点?”赵红兵笑着说。看到这些当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赵红兵心里暖极了。这天赵红兵兄弟们早早的都到了就在外面等着他出来。三台车加一个摩托浩浩荡荡回家了。“四儿呢?怎么没看见他?”赵红兵发现李四不在上了车以后就问。“在饭店点菜呢”“咱们这是要去哪个饭店?”“最好的饭店最牛逼的饭店”小纪说。“现在咱们全市哪家饭店最好?”赵红兵没入狱前总去最好的那两三家饭店吃饭。“当然是亚运饭店”“在哪儿?谁开的?”赵红兵现在对什么都好奇“哈哈你开的啊!”“我开的?”赵红兵一头雾水“当然是你开的!不过现在老板暂时姓申。”刘海柱把话接了过来。“小申开的饭店叫亚运饭店啊哈哈怎么这么俗”赵红兵一听就乐了他知道他入狱以后小北京没有续租火车站前的招待所然后在市区里开了一家饭店但他还真不知道小北京开的饭店叫亚运饭店。“别管名字俗不俗肯定是咱们全市最上档次的小申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小申上次探监时跟我说新买了一辆车等我出狱了以后给我开他新买的车呢?刚才我没来得及跟他说话。”“你刚才没看见他坐在那个车上边啊?那就是他新买的车”“那个破车是新买的?十多万块钱买了个那么破的车?不是说新买的车吗”赵红兵在狱中一直在幻想小北京买的新车是什么样子当他听说那个破林肯就是小北京买的车的时候几近崩溃。“新买的确是新买的新买的旧车。”小纪说。赵红兵觉得天旋地转原来小北京还跟他玩文字游戏呢。他虽然早就知道小北京这人的想法和普通人不大一样但他万万没想到小北京花了几万买了个五成新的林肯。到了饭店大家把赵红兵让到了主桌上除了尚在服刑的李武刘海柱和其它的兄弟六人都到齐了席间还多了张岳的三个兄弟。赵红兵看着装修得金壁辉煌的属于自己的饭店坐在足有三十平米的大包间中看着这些几年没见的兄弟十分开心。赵爷爷果然没看错人小北京是个有能力且重然诺的汉子赵红兵入狱四年多小北京没有回北京不但在赵爷爷病危期间像是亲儿子一样照顾赵爷爷而且还给他自己和赵红兵赚了座金山。“你跟我说你花十几万买的车就是你那开的那个破林肯?”小北京刚进饭店的门就听见赵红兵在朝他喊。“这叫品位懂吗?”小北京笑吟吟的说“申爷你那品位我不敢苟同你花了十几万买那么个破车我都替你觉得不好意思。你拿你那车跟我这比比你好意思比吗?”张岳接过话来。“张岳有句话我必须得告诉你。再旧的林肯它也是林肯再新的桑塔纳它还是桑塔纳!懂了没?你怎么着也是个大学生我这么一说你肯定懂了是不?”小北京心情格外的好开始和张岳贫上了。“我他妈的不懂!新的怎么也比旧的好”张岳不服。宁可要旧一些的高档货也不肯屈就于便宜的低档货这就是小北京一贯的哲学。赵红兵的三姐虽然结了婚前两年又生了小孩而且年龄也不小了但毫无疑问依然是高档女人。小北京宁愿傻傻的等着赵红兵的三姐这样的高档女人也不肯屈就于中低档的女人。“红兵帮你介绍我的几个兄弟都是我的好哥们儿”张岳说。“好呀“赵红兵和张岳的三个兄弟一一握手。“富贵蒋门神表哥”张岳一一介绍他的三个兄弟。“红兵大哥好!”张岳的三个兄弟都久仰赵红兵的大名各个必恭必敬。一、出狱(下)那天大家都喝得不是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该回家了他已经四年多没回家了家中的哥哥姐姐都在等着他。“要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还在这个房间咱们继续喝!”酒只喝了半个小时小北京就劝大家散伙。“好吧你俩先回去我们继续在这里喝酒咱们明天再喝”张岳说。大家都很理解赵红兵没再多做挽留。“照张像再走吧!”孙大伟掏出了傻瓜相机。“喀嚓”一声拍了下来。赵红兵和刘海柱坐在中间其它的兄弟坐在旁边张岳的三个兄弟站在后面大家笑得都很开心。这张相片至今还被保留着现在回头看时发现这张毫不起眼的照片中藏着我市九十年代名动江湖的犯罪团伙的骨干力量那就是张岳和他手下四员猛将中的三位富贵、蒋门神、表哥。另外这相片里还有另一位当时声名远播的社会大哥那就是李四只不过他的兄弟王宇、王亮等人当天都不在场所以他在相片里不怎么起眼。相片拍完以后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告辞。赵红兵上了林肯车和小北京一起回了家车停在了家门前。赵红兵四年多以前在被哥哥十几个耳光抽得晕头转向以后和赵爷爷一起去自首离开了这个家门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再次站在这个熟悉的门前赵红兵准备开门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这扇门打开以后他不可能见到他的爸爸那个面冷心热铮铮铁骨的老人了。小北京最了解赵红兵把车锁上以后几步走上前去推开了门。“进去吧红兵”。“狗呢?”赵红兵进了院子发现家里的狼狗不见了狗窝上长满了草草已经枯黄了。“伯伯去世以后狗几天不吃东西跟着伯伯一起去了”小北京轻声说“哦……”赵红兵有点哽咽眼眶有点发红。以前赵红兵养这只狗的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火气上来经常揍这只狗但他没想到这只狗对他的爸爸如此忠心。赵红兵后来曾多次提到这只狗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养非常愧疚。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想说的是赵爷爷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的孝顺整日在外面给赵爷爷惹事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在。赵红兵就是这样爱面子明知道自己错了也绝对不会承认。赵红兵走进了房间发现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在一楼赵爷爷的卧室里等着他。“红兵回来啦!”赵红兵的大姐先发话了仔细的端详着赵红兵略带哭腔但是还面带微笑。“大姐红兵没变样是吧”赵红兵的二姐说。“恩……”赵红兵含糊的答了一句自从他进了房间他的头一直没敢抬起来过。他是真的愧疚他知道他的入狱使全家人为之蒙羞。“来根烟阿诗玛”赵红兵的哥哥递过来一根烟摸了摸赵红兵的头。赵红兵的哥哥比赵红兵大上十几岁在他眼中赵红兵还是个孩子。赵红兵还是没敢抬头看他的哥哥姐姐们低着头接过了烟默默的点着了。“在里面罪没少受吧?吃饭了吗?”赵红兵的大姐说。由于赵红兵年龄最小所以他们全家人都很疼他。“大姐你说这个干啥?”赵红兵的二姐怕提起这个赵红兵不开心。“没受罪我在里面是队长也不用干什么活”赵红兵勉强笑笑还是没敢抬头。“红兵这是你的吉他爸上次看完你回来自己给你松了琴弦。临终前还嘱咐我一定要把这吉它交到你手里。爸还说吉他是陶冶情操的东西你出来以后一定多弹弹”赵红兵的三姐眼眶通红略带颤抖的把吉他交到了赵红兵的手里。“哇……”赵红兵再也忍不住抱着吉他放声哭了起来。他再也见不到他那可敬的爸爸了。赵红兵这一哭他的几个姐姐也跟着抽泣了起来。“咱们先走吧让红兵好好休息改天再见吧!”赵红兵的大哥不愿意赵红兵出来以后第一天就哭成这个样子赶紧撵赵红兵的几个姐姐回家。“红兵乖别哭了”赵红兵的大姐说。她劝赵红兵别哭但是自己也抽泣的很厉害。赵红兵把头埋在吉他上继续放声痛哭。他知道这把吉他就是他爸爸对他的谆谆教诲就是他爸爸一点也没有对他放弃希望的真实例证就是他爸爸对他那无私的爱。“唉咱们走吧!”赵红兵的大哥伸手拽起了赵红兵的几个姐姐。赵红兵的哥哥姐姐们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赵红兵终于平静了下来。小北京递给了他一支烟。“红兵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件事儿你一直没问我”小北京说“什么事儿”“你怎么没问问我高欢现在怎么样了?”“人家要么出国要么留北京了问你你也不知道”赵红兵认为高欢这样的名校学生毕业了肯定不是留在北京就是出国。“没有回来了就在六中教书教语文”“教书?六中?”赵红兵万万没想到高欢居然回来了而且还做了老师当时就算是本市师范学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也不愿意做老师都谋求其它的出路。“而且档案上写着:建议不要重用此人”“为什么?”赵红兵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为什么?你说还能为什么?年闹事儿了呗!”“什么?”赵红兵年已经入狱有如进了桃花源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事后赵红兵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曾经说:我了解高欢高欢一定会这样做的。“哎这几年社会变化可不小现在你看看还有哪个学生上街请愿啊都忙着赚钱呢像高欢这样的人现在没有喽”“高欢现在有对象了吗?”赵红兵很不好意思的问了这么一句“有了再过一个多月该结婚了”“哦是谁呀?”赵红兵故作若无其事“你不认识也是六中的一个老师好象是教体育的听说高欢开始时死活不同意但是她妈妈相中了那小子说是人老实高欢要是再不同意她妈就拿菜刀抹脖子了。高欢只能同意了”“恩……林肯车就是和其它的车不一样舒服”赵红兵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高欢要嫁人了心里还是十分酸楚他只能岔开话题。“那是张岳那车和我这一比明显档次就下来了我成天损张岳他自己还觉得挺美呢”“张岳现在干什么呢?我刚才忘了问了他哪来那么多钱买新车?他那车少说也得小万吧?”“人家张岳还用买车?你太小瞧他了吧!他这车是人家送的”“谁这么大方?”赵红兵完全不信。“还记得当年咱们经常去的那个紫月亮吗?后来有个外地老板把那个饭店兑下来了前些日子他买了个新车就是张岳的那个。张岳开始的时候说借来开几天这一借就不还了那个饭店老板哪敢得罪张岳啊就干脆送给了张岳。张岳也没客气就收下了。反正这老板以后遇上什么事儿还得找张岳帮忙”“我在里面的时候就听新进来的说张岳在外面混的不错没想到混的这么好。不过他这么干不是讹人吗?”“也不算讹在紫月亮吃饭记帐的多帐收不回来还得人家张岳替他要去。张岳只要一开口欠钱的早就吓得筛糠似的了立马把钱给张岳。这两年张岳至少帮那个紫月亮的老板要回来万的死帐他只开走一部车这算是劳动所得。”赵红兵听得目瞪口呆在监狱中度过了四年光阴的赵红兵还秉承着古典流氓的习性却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如此精彩张岳等人靠着心狠手辣已经发了大财。“那张岳不成了饭店老板的打手吗?”赵红兵依然追问“饭店的打手?人家张岳现在是公司老板讨债公司的!你没看他今天又穿了套新的西装。现在全市解决不了的死帐、三角债都去找他。去法院起诉都要不回来的钱张岳全能要回来。再说张岳也讲信用合理收费从不多拿债主的钱现在混得牛着呢”“………”赵红兵没再答话他可能觉得他已经和这个社会完全脱轨了并且他也没想到他最好的兄弟张岳在短短年多的时间里靠着暴力手段发了大财。“现在全市敢骂张岳的就剩下咱们兄弟几个了也就是咱们兄弟几个能跟张岳平起平坐。其它人一见到张岳都是点头哈腰。红兵快为张岳是你的兄弟感到荣幸吧!”小北京又补充了一句。“呵呵”赵红兵还是觉得张岳这样的做法虽然短时间成功了但是还是不妥。“张岳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前几天为费四出头又干了三虎子一顿现在三虎子还在医院躺着呢”“张岳又杀过人了?”“呵呵我可不知道应该是没吧不过他重伤害的没一百也有八十了。咱们这饭店为什么这么赚全靠你过去的名声和现在的张岳罩着人家一听这饭店是红兵大哥开的现在的老板我申东子还是张岳的铁哥们儿谁敢闹事谁敢欠帐?”“……”赵红兵感觉没话说或者说他有很多话说但说不出来。二、“不服者上!”(上)四年多以前的社会中的颇具墨家侠义之风的混子道德体系已经被摧毁新的混子道德体系却还没建立。九十年代是我市最为暴力、血腥的年代失去了道德约束的各路“豪杰“终日大打出手狠角层出不穷。去年二狗春节时曾经听一位同乡评价说:九十年代我市年龄在岁之间的男孩子各个都是古惑仔没几个没有提刀砍过人的。这句话虽然有些夸大其辞但也十分能说明当时的混乱。八十年代的年轻人所具有的一些纯净的崇高理想在九十年代物欲的冲击之下已荡然无存那些失去了理想与追求的年轻人们都把斗殴比狠在社会上扬名立万当作了人生最大的追求。八十年代赵红兵等人虽然是经常打架但毕竟还是讲规矩的绝对不欺负老实人打架仅在混子之间进行即使混子间打了架谈和以后的都是朋友这是江湖规矩。但九十年代的混子就是完全不同了谁狠谁说的算就靠欺负人赚钱。二狗想:虽然赵红兵在八十年代可以凭着胆色和义气在仅仅两年多的时间里迅速成名但是如果把他放到九十年代或许他就有点不合时益了。九十年代适合的是张岳、李武、三虎子这样一身匪气的人而不适合赵红兵、小北京这样一身侠肝义胆的人。幸好赵红兵已经在九十年代之前成名了并且登上了神坛更加幸运的是九十年代我市的几位江湖大哥多是赵红兵的兄弟。社会的沧海桑田和人性的日渐贪婪并不足以使出狱后的赵红兵震惊真正使他震惊的是他的侄子:晓波。赵红兵发现他已经不认识他的侄子晓波了。年晓波岁是我市市中心十余所初中高中岁年龄段的学生混混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心狠手黑的程度和社会上的混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是当时岁出头的社会上的混子也要让他三分。那年晓波的身高已经至少有cm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和赵红兵颇有几分相似虽然脸上仍略带稚气但无论谁都得说他是个小帅哥。他虽然形似赵红兵但他的眼睛和眼神却又像极了张岳。当时社会上的人都评价说赵晓波和赵红兵一个样都不是什么好人。二狗和晓波一起长大清楚的知道晓波的那些年的所作所为。二狗心里明白赵晓波和赵红兵绝对不一样。晓波继承了他们赵家的领导能力和他二叔的浑身是胆却没有把侠义之风很好的继承。换句话说晓波只继承了赵红兵打架斗殴和领导混子的本领却没有继承赵红兵侠义之风。徒具躯壳却没有灵魂。二狗记得晓波那时候干的坏事可以分为三类。打架斗殴。抢钱、讹钱或讹烟。逃学出去搞对象。晓波打架的本领根本就不次于他的二叔纯属无师自通。或许是他从小就看到叔叔们视打架为儿戏无论对方有多少人拿着什么家伙他都从不畏惧所以他也是从不怕打恶仗而且每逢恶仗必胜二狗印象深刻的是赵晓波被学校开除那次也就是赵红兵出狱前几天。那年晓波上初二在学校外面已经树强敌无数但晓波从不畏惧二狗认为晓波之所以有心理优势基于以下两点:二叔在江湖中的名气使晓波确认他身上的确带有“社会大哥”的优秀遗传基因他自信他必将成为新一代的社会大哥。惹到了谁都不必担心打击报复急了他就去离学校不远的电子游戏厅去找李四找不到李四他就去找张岳。这二位叔叔一出面全市哪个混子敢对晓波动手?不过话说回来晓波还真没去校外找过几次人他在同龄人中的大哥地位是靠他真刀真枪的打出来的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社会上的混子畏惧他那群叔叔的名号不敢对他下手。总之九十年代初晓波之骄横在我市的学生中一时无两。二狗从中也沾了不少光当时感觉晓波就是二狗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干哥们儿十分荣幸。二狗和晓波在同一所中学只不过二狗要比晓波低一届那年二狗上初一。那是一天晚上放学二狗亲眼目睹了晓波的威风。那时二狗所在的学校禁止在校内骑车所以同学们都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晓波和他的几个平时要好的同学推着自行车向校外走。这时他们发现校门口外有十几个高中学生模样的人正抽着烟倚在自行车上等人。晓波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周前和他们结仇的三职高的学生今天他们明显有备而来各个都把手伸到书包里显然书包里藏着家伙个别比较长的管叉还露在外面。晓波继续推着车往校门外走他才不怕这些比他大了几岁的学生呢但晓波的几个同学看样子是比较怕不过有晓波走在前面他们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晓波走了出去。晓波等人推着自行车刚刚出了校门还没等骑车自行车就听见那十几个三职高的学生喊:“就是他们!”。只见三职高的学生各个从书包中掏出了匕首和管叉朝晓波等人冲了过来气势如宏。半秒钟内胆色高低立判!刚才跟在晓波身后的几个同学全都扔下自行车转头就往校内跑。只有晓波一人掏出挂在腰间的军匕迎面冲了上去气势更盛毫不畏惧!晓波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晓波迎面抓住冲在最前面的的一个高大男生的领口后朝他的胸口连刺两刀晓波这就是想要他的命!被刺的人虽然也抓住了晓波的领口而且手里的管叉虽然也砸在了晓波的头上但显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他被晓波连刺两刀后松开了抓住晓波的手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晓波刺倒一人以后觉得左胳膊一凉又一个人的匕首扎在了他的肩膀上晓波回头又是一刀扎在了那人的脖子上被扎的人转头就跑他虽然敢扎人但他可不是晓波这样的亡命徒。三职高的学生们这下是见识到了晓波的狠劲。他们本来想凭着年龄大几岁欺负晓波哪想到眼前的晓波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孩子!三职高的学生怕了虽然手持刀具但也无一人敢上前。“不服者上!”晓波手持带血的匕首棱着眼睛挑衅的朝着三职高的学生喊。这句半文半白的话是晓波的口头禅意思就是:谁不服再就上来和我打我奉陪到底。晓波棱着眼睛的表情像极了一个人张岳。三职高的学生没一个人敢动手甚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晓波冷笑一声扶起自行车跨上:“还有谁不服?”对方依然无一人应声。晓波蹬着自行车扬长而去。被晓波连捅两刀的那位命大抢救了一日一夜后活了过来。随后晓波被学校开除。在赵红兵出狱前的几天晓波终于成了一个职业混子。晓波除了热衷于打架外另外的一项恶行就是抢钱。二、“不服者上!”(下)当时年仅岁的晓波当然不敢去抢成年人的钱他只去抢同龄人中的零花钱。放学的路上、台球室、游戏厅这三个地方是晓波主要抢钱的地方。当时我市的大型街机游戏厅不下家赵晓波终日游荡其间他从不去李四的游戏厅闹事儿一是不敢二是因为李四的游戏厅里游戏机不多多数都是连线扑克机在那里玩的多数是成年人二狗曾亲眼目睹晓波在游戏厅里抢钱。“兄弟我今天还没吃饭呢给我点钱我买俩面包去”趁游戏厅老板不注意晓波掏出刀子对正在打游戏机的孩子说。“大哥我没钱”被勒索的孩子看起来很紧张哆嗦着的手连操纵杆都拿不稳了。“没钱?”晓波边说着边去搜这小孩子的身了。晓波经常对二狗说:搜身这东西比较专业又快又好且无遗漏的搜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而他无论小孩子把钱藏在哪里他都能找得到。“操没钱这是啥!”晓波搜出了五块钱和几个游戏币后打了那个小孩子一耳光。小孩子不敢说话眼巴巴的看着晓波。“敢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告诉老板今天我就杀了你!”晓波抢了钱然后再恐吓一句。晓波不仅抢钱还抢游戏币他自己虽然不打游戏机但他卖游戏币。老板卖一块钱四个卖一块钱五个反正游戏币是抢来的不卖白不卖。其实游戏厅的老板也知道晓波经常来抢钱但是没办法都知道他是赵红兵的亲侄子虽然赵红兵还在狱中但张岳等人可是都在外面如果真收拾了晓波后患无穷。二狗认为虽然晓波的这一系列行为和张岳类似都是通过暴力手段赚钱但晓波的确不如人家张岳。毕竟张岳是帮人家要帐得到的报酬是劳动所得。晓波则是赤裸裸的抢。并且晓波在那时就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个女孩子大概比他大两岁也是辍学在家。赵红兵听到晓波的所作所为后挠头不已总想找机会和晓波谈谈。但是晓波现在大了有了自己的朋友和生活圈子不再粘着二叔了。别说赵红兵找不到机会跟他谈就连他爸爸平时都见不到他的踪影。在赵红兵出狱后一个多月的某一天赵红兵借口过生日请了三桌朋友又请了一桌小孩子也就是二狗和他的那些侄子侄女们。按理来说赵红兵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不该带二狗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孩子但是赵红兵就是为了能够见到晓波另摆了一桌。赵红兵当时肯定心想:你二叔过生日还特地找人请了你你总该来吧?晓波来是来了但是比谁来的都晚看样子迷迷糊糊头发乱七八糟一看就是前一天又不知道在哪里过的夜肯定没回家。“晓波你过来坐”坐在赵红兵旁边的张岳朝晓波招手。“张叔”晓波睡眼朦胧的走了过来“你昨天晚上又没回家吧!”赵红兵强压着怒火尽量克制。“昨天晚上在同学家住的”“谁家?为什么不回自己家住?”赵红兵气得有点哆嗦了“我不愿意回家”晓波头都没抬随口回了一句“是谁把你从小养到大?你有种你别姓赵!永远都别回家!”赵红兵本来想坐下来好好和晓波谈谈但是看到晓波这一身痞气实在按捺不住了。“…………”晓波看见二叔真生气了也不敢答话但是表情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啪!”赵红兵狠狠的抽了晓波一个耳光。“你给我说话!!!”赵红兵那段时间总听到他哥哥对他诉苦赵红兵今天是真怒了他从小把晓波带大从没动过晓波一个指头今天抽了晓波一个耳光而且极响。“哇………”晓波居然哭了。“二叔……我是不敢回家……我一回家我爸爸就打我……现在连二叔你也打我”晓波哭的很伤心。刚才在气头上的赵红兵抽了晓波一耳光后也觉得出手太重了看见了晓波哭得很伤心赵红兵也心软了。“晓波别哭了晚上我带你回家我跟你爸爸说让他不打你好吗?”“恩…………”晓波哭着点了点头。赵红兵的哥哥脾气极其暴躁一看到孩子犯了错误就大打出手。绑在树上抽吊起来打都是家常便饭他可能认为只有下狠手才能让孩子不敢再犯。他哪里知道他这是在给他的儿子传达一个信息:只有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在赵红兵哥哥的暴力手段之下晓波也日趋乖张暴戾。而且一犯了错就不敢回家怕被爸爸打死只有在外面瞎混过着半流浪的生活。“晓波今天二叔只跟你说一句话这是你爷爷送我的一本书上写的。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意思就是说:用兵逞强就会遭到灭亡树木强大了就会遭到砍伐。强大的总是在下边而柔弱的却总在上面。你懂吗?”赵红兵轻声说。其实赵红兵这句话不但是说给晓波听也是说给在座的张岳、李四等人听。毕竟大家都是兄弟没有尊卑之分赵红兵也不好意思去教育张岳等人该如何行事。“恩……”晓波似懂非懂“红兵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倒不那么认为……”张岳想和赵红兵讨论讨论“呵呵不说了咱们吃饭喝酒吧!来祝我们的好大哥红兵生日快乐!”小北京打断了张岳他也怕赵红兵教育侄子变成了张岳和赵红兵二人的争论。“生日快乐!”大家举起酒杯开怀畅饮起来。饭吃了大概半个小时张岳的传呼“嘀嘀嘀”的响了。“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张岳看了一眼他传呼上的留言“呵呵什么事儿那么急?不会是李洋急着要等你回家交作业吧!”小纪坏笑着说“别瞎说我和李洋还没结婚呢交什么作业?这是我们公司的事儿”张岳边说着边穿上了西装外套。“张岳需要帮忙的话我带几个人过去?”李四说。李四清楚这不定是张岳的哪个手下在讨帐时遇到了麻烦。“四儿不用这点事儿我自己就能办你们继续喝酒吧!”张岳说得轻轻松松转身往外走。“张岳!”赵红兵叫住了张岳。“啥事儿?”张岳回过头来“小心点有事儿给小申打传呼。我们大家都在这里等你回来咱们继续喝你不回来我们谁也不走”赵红兵其实很担心张岳但是毕竟他是主人大家刚刚坐在一起吃上饭他也不好意思先离开。“呵呵”张岳朝赵红兵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三、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上)“张岳现在业务挺忙嘛呵呵”赵红兵看着张岳的背影说“呵呵忙?那你是没见到他刚放出来那会儿”李四说“刚放出来那会儿怎么样?”赵红兵问“张岳刚放出来那时候工作没了连口饭吃都没有他也不好意思回家。就靠着咱们兄弟几个接济活着那时候你们的旅馆也不开了他连睡觉都没个地方睡就睡在我的录象厅里录象厅里黑天白夜都分不清楚他盖着个军大衣在我录象厅里睡了足足三个月除了偶尔被咱们兄弟几个叫出去喝几顿酒其它的时间就在那沙发的最后一排躺着那叫一个惨!而且张岳这人你也知道自尊心特强小北京我们给过他多少次钱他都不要。请他吃饭可以但给他钱他绝对不要他总说他过段时间就上班了能赚到钱了”费四说。费四在手筋脚筋被挑以后多少落下点残疾不能开车了开了一家比较大的录象厅。“那他上班了吗?”“上什么班他在费四的录象厅睡了大概三个月在录象厅里碰上了那个蒋门神就是那天你出来时咱们一起喝酒的那个蒋门神和张岳是狱友。他见到张岳以后跟张岳说他姨夫有笔钱收不回来问张岳能不能出面帮他要一下。以前在监狱时蒋门神就知道张岳比较狠所以他找张岳去帮他要帐”小北京说“那张岳就去啦?”“张岳听完蒋门神的话以后二话没说。来到咱们饭店拿起一把剔骨钢刀就走了。我问他干嘛去他说他去费四家帮费四剔猪骨头做菜。我还琢磨呢敢情张岳是想向厨师方向发展?哪知道他第二天就把那刀还回来再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身新的毛料中山装皮鞋钲亮头发也理了人看起来特精神”小北京说“他拿那把剔骨钢刀干嘛去了?”赵红兵知道张岳肯定拿这把刀没干好事儿去。“他拿着那把刀就把欠蒋门神姨夫钱的那个人给绑了两条胳膊两条腿各捅一刀。然后给欠钱的家里人打电话说:下午不还钱他就杀人。如果报案等他出狱以后就杀他们全家”“然后呢?”“下午欠钱的家人乖乖的把万多块钱拿来了。蒋门神的姨夫二话没说当场拍给了张岳三万张岳一下就发了。蒋门神的姨夫是做建材的欠他钱的不少张岳又帮他连着要了几次很快张岳也出名了全市这些死帐、三角债什么的都去找他他就干脆办了个讨债的公司。富贵、表哥也是张岳的狱友后来也跟着张岳干就是这样。现在全市就数张岳最牛逼了李老棍子他们见到张岳都绕着走。”“他没钱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帮帮他?现在干这个风险太大了吧!”赵红兵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费四不是说了吗?大家都要给他钱或者借他钱让他去做小本生意但他就是不好意思要啊”李四说“…………”赵红兵没话说了。“张岳这人真的是没的说别管现在在社会上混得多好咱们兄弟几个无论谁随便一个传呼他事儿再多也放下过来陪咱们喝酒。他一喝多就念叨他刚放出来那会儿咱们兄弟都怎么照顾他了。把我都他妈的听烦了。不就是我们几个请他吃了几个月饭吗?至于把他一个社会大哥感动成阿庆嫂吗?他一提这事儿我就骂他别说管他几个月饭管他一辈子饭又能怎么样?!”费四挺不理解为什么他照顾了张岳三个月把张岳感动成那样。两年的监狱生活让本来就脾气倔强的张岳的性格更加暴躁。憋在费四阴暗的录象厅里的三个月让张岳尝受到了没钱的痛苦。由于从小家庭成分不好张岳自尊心极强他不能忍受人下人的生活。他急切的想成为人上人可能在费四的录象厅躺着的三个月张岳可能每时每刻都在想如何发达。“我要富贵!”这可能是张岳在那段时间里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所以当蒋门神不经意间给他一个机会时张岳毫不犹豫的牢牢的抓住了。“无论做什么我都要做的最好”这是张岳最常说的一句话。二狗始终不认为张岳是黑社会二狗一直认为他是现代土匪九十年代市区的山大王。因为黑社会也要讲究策略、通常不会轻易动手。而张岳则完全是混世魔王一个谁把他惹火了他就对谁下手下手从不留情。“呵呵费四那你是没落魄过”赵红兵笑笑说。张岳和赵红兵从上高中就是最铁的哥们儿赵红兵非常了解他。“我怎么没落魄过四儿我俩当年不是也跑过路吗?”费四说“你俩那他妈的也叫跑路?当年你们俩到北京的时候酒还没醒呢!一个个红光满面有你俩那么跑路的吗?”小北京还记得当年费四二人跑路时的情景。“我俩要不是跑路去了北京你能上火车送我们下不来吗在我们这里过年吗?谁想到你他妈的一个北京人借口下不去车赖在我们这里不走了在我们这里一赖就赖上了六年”费四笑骂小北京“哈哈我还要在你们这里赖一辈子呢昨天我还跟我爸打电话说要把户口迁到咱们这里呢”小北京生活习惯已经完全东北了只是口音还是一口地道的京腔。“晓波你现在不上学了想去干什么去?”赵红兵听到张岳出狱后没事可做后开始担心晓波将来也走张岳的路。“不知道呢”“刘哥那个汽车维修招学徒呢干脆让晓波去吧!”小北京说。“晓波去吗?”“是刘海柱叔叔那里吗?”晓波问“对!”“我去刘叔叔最疼我肯定不打我”“呵呵”赵红兵用力的摸了摸晓波的头。“那个蒋门神人怎么样啊?”赵红兵挺关心张岳现在的这些朋友为人如何“人倒是不错不过我可知道他当年进去是因为什么他把他家隔壁一个来岁的老娘们儿强奸了所以进去的。现在他放出来了还非缠着那个老娘们儿和他结婚我操”费四说这事儿的时候表情很崩溃。大家好象也是都第一次听说这事儿表情都很崩溃一时间没人说话了。正在这时张岳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富贵。富贵的衬衣袖口上有血迹他一进来大家就都看见了。“你还真是快啊!呵呵没事儿吧!”赵红兵说。“没事!”张岳又端起了酒杯要喝酒。三、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下)“你的朋友蒋门神今年多大了?”小北京迫不及待的问。虽然小北京是格外的八卦但是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一句话。大家虽然都认识蒋门神但还真没有人知道他的确切年龄。“”张岳顺口回答他纳闷小北京怎么问起蒋门神的岁数了。“哦”大家若有所思的齐声回答。大家这时都在算今年蒋门神才岁他四年前出狱时才强奸怎么说也得三年起吧?也就是说他不到岁时就强奸了来岁的女人现在那女人至少也快岁了大家都是越想越崩溃。“问这个干什么?”张岳喝了口酒问“哦哦没什么”小北京赶紧回答。的确据二狗所知蒋门神的确是不同凡响不但在性取向上口味极重而且在其它方面也极其与众不同。中国有句古话叫“不撞南墙不回头”蒋门神则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要继续撞下去。他的绰号来自于某年春节前购买年画。在九十年代初我市的现代化小区还不多民居多数是尖脊大瓦房带着一个院子典型的东北民居。通常那时候家家户户的门上都贴着“秦琼、敬德”两位门神当然现在这样的年画门神已经多年不见了。春节的前一天蒋门神去新华书店买门神年画结果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的时候门神都已经卖完了。“姑娘秦琼和尉迟敬德的那个门神真的没啦?”蒋门神挺郁闷“没啦”那时候只有新华书店卖年画。“那咋整啊?我家过年没门神咋整?”蒋门神犯愁了“大哥你家还用买门神?”小姑娘笑着看着蒋门神说“咋不用捏?”“大哥我看你长的就挺像那门神里面的那个尉迟敬德你自己给自己拍张照片喀嚓往门上一贴啥鬼敢进你家啊”小姑娘捂着嘴笑着说。蒋门神的确长得和尉迟敬德有几分相似。“哎呀妈呀妹子你说的真对我咋忘了捏”蒋门神乐了他也知道这小姑娘是和他开玩笑呢。“老蒋你真敢把自己照片贴上去当门神?”从书店出来以后蒋门神的朋友问“我操!有啥不敢的?”蒋门神其实刚才是在和那小姑娘开玩笑他也没想真弄张照片贴在自己家门上但是他这人最怕别人激他一激他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儿白呀?”儿白是东北话做疑问句的意思就是:真的吗?你要是骗我你就是我儿子。“儿白!”蒋门神坚定的回答。儿白作陈述句的意思就是:我要是骗你我就是你儿子。自拍肯定是来不及了那时候也没陈冠希那些先进的工具相片都是胶片的还得冲洗所以只能找旧照片了。据说当天晚上蒋门神就翻箱倒柜找相片找来找去就找到他自己一张小学五年纪的毕业时的单人彩照那是一张蒋门神系着条红领巾流着大鼻涕的相片蒋门神找到以后如获至宝在照片上用钢笔写了两个大字“门神”然后真的用透明胶布贴在了自己家的大铁门上!他这自制门神照片从大年初一一直贴到了正月十五凡是从他家门口经过的行人无不为之折服、叹服、抓狂。还有好事者听说此事后骑半个小时自行车专程来欣赏这全球独一无二的绝版门神并在他家门口拍照留念。后来张岳听说此事后觉得跟他丢不起人正月十五去他家就把他这相片给扯了下来否则这相片说不定真要贴上一年!无论蒋门神此举是否丢人但是的确是一举成名从此就有了蒋门神这个绰号。蒋门神的大名年代在我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了知名度就有人气别管知名度如何造就的。越恶俗的东西就越容易出名越阳春白雪的东西就越曲高和寡反正咱们中国九十年代以来就流行恶俗的东西也不知道过去好几千年的文化都哪去了比如芙蓉姐姐就是典型的代表蒋门神就是我市九十年代的芙蓉姐姐男性版。二狗也想出名二狗的智商虽然没有但是写的东西可能真不次于小天女但为啥还没成名呢?可能是因为人家小天女拍了比基尼照片而二狗没拍过。所以二狗决定等第二部结束时也拍一组比基尼的照片就贴在天涯真我上!为了出名二狗豁出去了!谢谢!二狗还曾经听说过蒋门神的另一件悍事那就是他和一位蹬“板的”的司机间的两头犟驴之争。后来有人考证出那天那个蹬“板的”的师傅就是当年李老棍子手下的战将老五那时的老五是一头已经洗心革面的犟驴。“板的”好象也是东北特色的东西也就是三轮人力车在我市九十年代初满大街都是通常“板的”都是拉一些公里距离的客人起步费两块路途远点就三块。在九二年炎炎夏日某天的清晨蒋门神和老五这两头犟驴相遇了据说那天是张岳找蒋门神有正事儿。在蒋门神已经走到了张岳家门口的时候老五蹬着“板的”从后面赶了上来。“大哥你去哪?坐车不?”老五问。九十年代初我市的三轮车夫都这样看见在路上的行人都主动搭话揽生意。“坐啊不过我去那地方你这车不行”蒋门神头都没回顺口说了一句。九十年代初的流氓就这样有事没事都在街上逗逗乐子蒋门神更爱干这个。“大哥我这车咋不行?你就说吧不管你去哪我肯定给你拉去!”老五毕竟也曾经是江湖中人受不了蒋门神这语气。“我去ZJ县”蒋门神坏笑着说了一句。蒋门神这是故意在逗人玩儿ZJ县是我市下属的一个县离我市距离公里当年乘大巴还要两个小时无论谁就算脑子进水了也不会乘三轮人力车去那么远的地方。“上车!!”老五把车停了下来他知道蒋门神这是故意逗他玩儿。老五那倔脾气上来了。“啥?”蒋门神楞住了他真没想到老五真要拉他去。“上车!!不就是ZJ县吗?我拉你去!多大个事儿啊!”老五那倔脾气根本不比蒋门神差多少。“我操你还真牛逼上车就上车!你把我送到了ZJ县我给你块你送不到你赔我!”蒋门神还真不相信老五真能蹬着三轮车把他拉到ZJ县去。“别墨迹了上车!”老五火不小“上就上!”蒋门神最怕别人激他他被老五一激之下早就忘了张岳还找他有事儿呢。蔚为奇观的一幕在我市九二年的夏天某日的清晨出现了一辆从市区驶出的三轮人力车缓缓沿国道向ZJ县驶去三轮车里坐着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彪形大汉蹬“板的”的那位虽然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但是脸上依然挂着不服的表情虽然越蹬越费力但是的确是一刻也没休息过。就这样这个人力三轮车从清晨蹬到上午从上午蹬到中午从中午蹬到下午从下午蹬到黄昏晚:终于蹬到了ZJ县城!据说当时老五就已基本虚脱了。蒋门神十分后悔当时为什么没说去沈阳或者长春而是说是要去ZJ县城公里的确有点太近了。不过还好蒋门神比较聪明又心生一计。“块拿着。我现在又想回市里了你还能把我送回去吗?”蒋门神说“啥?”老五累得气还没顺过来。“回市里!你把我送回去我给你你要是送不回去你给我行吗?”蒋门神虽然第一阵败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想吓唬吓唬老五挽回点面子。“上车!”桀骜不逊的老五又说出了这简短且有力的两个字。这部人力车在ZJ县停了不到分钟后又回市区了。第二天中午老五把蒋门神送到了昨天早上上车的地方。据说这时的老五停下以后就趴在了车把上吐了一地酸水。“你他妈的真有刚儿!块拿着!!”蒋门神愿赌服输由衷的敬佩犟驴老五。“……”已经没力气说话的老五接过了块钱。“兄弟我还想去广州你能去吗?”蒋门神还不忘调侃一句。“上车!”趴在车把上的老五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我过几天再去到时候再联系你!”蒋门神吓死了昨天张岳找他办事他还没办呢非挨骂不可。他也知道了老五可是真敢去广州。这可能是犟驴蒋门神唯一的一次承认有人比他还有刚。据说后来老五蹬着“板的”在大街上又看见了蒋门神好几次每次见到蒋门神总不忘调侃上几句。“大哥你啥时候去广州啊!”老五每次都是一脸坏笑“过几天!”蒋门神一见到老五低着头赶紧走“那你还去ZJ县吗?”老五还追上来问“暂时不去了”蒋门神一见到老五就灰溜溜“去的时候别忘了联系兄弟昂!”老五洋洋得意的蹬着车远去了像是一个得胜的将军。蒋门神就是这么一个人比驴还倔被别人激了以后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这性格极其适用于讨债行业。多年以后有人评价说:张岳真是有眼光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没有比蒋门神更优秀的讨债人才了。二狗想说的是或许还有比蒋门神更优秀的讨债人才那就是老五。可惜老五和张岳等人不是一个阵营的他曾是李老棍子麾下的战将。第四节、人在旅途(上)“张岳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在小北京八卦完蒋门神的年龄后赵红兵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因为他也看到富贵袖口上的血。“公司的事儿有笔钱富贵和表哥他俩收不回来欠钱那小子太气人”张岳说。“还有人敢气你呢?”李四笑着说。的确张岳近两三年收帐用武力的时候已经不多了欠钱的人一听到张岳的名头就已经怕了。“他以为他是勾疯子的小舅子我们就不敢动他了”勾疯子年龄大概和赵红兵差不多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成名当时和赵红兵、李老棍子等人齐名他最大的本钱就是经鉴定他有精神病他的那张精神病证就是个杀人不偿命的执照。大家都觉得平时这人挺正常只是等到真的犯了事儿他才会说出他有精神病。坊间都流传他的精神病证是花钱买来的其实根本就没有精神病。勾疯子是否真的有精神病无法考证但他打架时的确是很疯这勿须置疑。勾疯子当时的职业是给离火车站约一公里的卖淫一条街看场子他手下还有来个兄弟全是跟着他混饭吃而且各个都以他们的老大是精神病为荣。“那你动他没有?”赵红兵追问。“我刚才见到他的时候他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说气人不?他还找来了勾疯子的几个小兄弟拿着几把破刀刀都拿不稳还想吓唬富贵和表哥。这么欺负人那我只能动手了”“你不会真要了他命吧!”小北京可是知道张岳是个什么人听张岳说的这句话吓得够戗。“要了他的命谁给我钱啊?我只是让富贵戳了他的嘴两刀他那破嘴说出来的话太不中听。”张岳轻描淡写的说。张岳这句话说完以后别人都认为没什么因为大家早就习惯了张岳这样的生活但却把赵红兵吓了一跳。赵红兵想不到张岳如今已是如此的嗜血而且完全是为了金钱而嗜血。“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赵红兵对张岳说他是真怕张岳越走越远。“我懂呵呵。喝酒啊!”张岳应该是没能了解赵红兵这句话的含义但他就是想快点叉开话题。“喝酒吧!”赵红兵也没法深说。当晚大家都喝得大醉张岳提议再像六年前一样兄弟几人拿着吉他去六中操场边弹边唱找一下旧日的感觉大家欣然应允。二狗帮忙回家去拿了吉他到了六中操场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六中的操场聚齐了正在大声的聊着天。“张岳你小子什么时候结婚啊?以前结婚你说你没钱后来你有钱了你又说等红兵出狱现在红兵出狱了你总该结婚了吧!人家李洋也了”李四说“结马上结还不行吗?我真纳闷你急什么。我和李洋就是在六中认识的还是通过红兵和高欢认识的呢……”张岳也有点喝多了。别人酒喝的越多脸越红张岳却是脸越喝越白。“二狗把吉他拿来了咱们唱几首歌吧!”小北京怕张岳说下去触动了赵红兵的伤心事。“大伟先来一个吧!”赵红兵说“好呀那我就来个《人在旅途》”孙大伟表演能力一般但是表演欲特强。孙大伟开始唱歌的时候二狗望了望天空依然是像六年前一样无风有月繁星满天。空气中也弥漫着六年前那个深秋的气息。在二狗眼中家乡的苍穹似乎永远不变但苍穹下的赵红兵他们在过去的六年中已变得太多。从来不怨命运之错不怕旅途多坎坷,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错了我也不悔过!人生本来苦恼已多,再多一次又如何若没有分别痛苦时刻,你就不会珍惜我!千山万水脚下过,一缕情丝挣不脱纵然此时候情如火,心里话儿向谁说我不怕旅途孤单寂寞,只要你也想念我!我不怕旅途孤单寂寞,只要你也想念我!孙大伟虽然唱得不怎么样但大家却都听得十分投入可能真正触动大家的是歌词。六年前的这个季节这群青春年少的人就在这片操场的看台之上肆意挥洒着他们激扬的青春以玩闹的心态和铁南的路伟在这里大战了一场。可如今曾经的天之骄子张岳出狱后以暴力手段为生李四经营着赌场性质的电子游戏厅费四手筋被挑后左手的力气只能提起一杯啤酒曾荣立战功的赵红兵在监狱中苦苦熬过了四年刚刚出狱另一位李武依然在服刑那天和路伟打架的七个人中只有小纪和孙大伟目前未留下残疾也未曾入狱或从事黑道活动。想起这些他们怎么能不唏嘘不已。赵红兵一定想起了六年前他在这里认识了他一生的最爱高欢如今已即将嫁作他人妇。张岳也一定想起了六年前他在这里第一次拿三棱刮刀捅人如今刀子却已成了他吃饭的家伙。《人在旅途》歌词中唱的“错了我也不悔过”谈何容易?他们怎能青春无悔?他们现在都在生命的旅途中已经走错的路不能重走一次旅途的终点尚且未知这群已经、岁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男人都到了该有心事的年纪了。孙大伟唱完大家都很安静一时没人说话。“我来唱一首吧!刚刚学会的《水手》”赵红兵打破了沉寂赵红兵在出狱后的这些天里为了赶上潮流在最短的时间内认识了四大天王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弹吉他二狗记得他那时还学会了《来生缘》、《潇洒走一回》等歌曲他不但唱的不错而且吉他弹的极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总爱篡改歌词二狗直到现在还认为赵红兵不经意间篡改后的歌词确实要比实际的歌词要好很多。“我用口哨帮你吹前奏”费四说。那时的混子口哨吹得都特别好费四的口哨吹得最是清亮。“好!”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象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渐渐地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如今的我生活就象在演戏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那一片被文明糟蹋过的海洋和天地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地呼吸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多年以后二狗依然难以忘记赵红兵那夜唱的那首〈水手〉虽然赵红兵的嗓音略带沙哑而且咬字不清略带东北口音(比如苦涩的沙他读苦涩的sa)但是配上〈水手〉的旋律很是动听。最关键的是赵红兵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投入了极大的感情他当时的心境和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很是匹配在唱那句“长大以后……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的时候显然有些呜咽。“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的确赵红兵出狱后没有沉沦没有走向更黑暗出狱那天回家以后他擦干了眼泪真的忘了过去四年多在狱中的痛振作起来重新作人。他当时唯一难以割舍的痛可能就是高欢。“红兵你是不是在狱中每天都在弹吉他?”孙大伟说话总是没轻没重“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岳训斥了孙大伟一句。“红兵李洋说明天高欢结婚办酒席在市宾馆邀请我也去。”张岳继续说。“就他妈的你会说话!你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费四骂了张岳一句。“我就是告诉红兵一声咋了?”张岳还辩解。“恩知道了那你去呗”赵红兵的喜怒哀乐通常情况下别人很难看出。“我跟李洋说了我不去高欢跟了别人我怕我忍不住闹事儿”“你今年是八岁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89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