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Osprey][Combat Aircraft 37]伊朗F-4鬼怪II战史(中文版)

[Osprey][Combat Aircraft 37]伊朗F-4鬼怪II战史(中文版)

[Osprey][Combat Aircraft 37]伊朗F…

iriaff14
2009-08-2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Osprey][Combat Aircraft 37]伊朗F-4鬼怪II战史(中文版)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FARZADBISHOP是一位著名的伊朗裔航空分析家和作家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对近代中东战争的空战进行研究。他的文章和观察报告刊登在伊朗和国际上的航空杂志上。他还特别对两伊战争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一些独特的个人经历和遭遇以及他所收集的独一无二的战争老兵的口述资料充实了他的研究。TOMCOOPER于年出生于奥地利的维也纳。在欧洲和中东的旅行使他有机会与许多见多识广的伊朗人士建立了良好的联系这些人的经历可以在他的著作和文章中找到。他早期对于二战后军事航空的爱好后来逐渐缩小到对小型空军和战争的兴趣上面特别是阿拉伯和伊朗的空军以及两伊战争他最早从年代后期便已开始对其进行研究。他为许多军事航空杂志写过很多文章本书是他为Osprey所写的第一本书。JIMLAURIER是新英格兰人他在新罕布什尔州和马萨诸塞州长大。当他刚能抓住铅笔时就已经开始画画了在他的绘画生涯中曾经使用很多媒介作画创作出不同题材的作品。Jim偏爱用油彩在亚麻布或帆布上作画现实主义是他的追求。他将他对历史的热爱与他的飞行经历结合起来创作了一些我们今天看到的最具有真实性和历史准确度的航空绘画。技术上的精确和对细节的关注已经成了他作品的一个商标。他利用计算机创作了许多飞机和装甲战车的数字作品在数字创作中他同样注重细节这为他赢得了作为一个优秀艺术家的声誉。OSPERYCOMBATAIRCRAFT•伊朗F“鬼怪II”战史封面说明:年月日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第战术战斗机中队的四架FE袭击了伊拉克的乌贝达·依本贾拉UbayadahIbnJarrah空军基地。成功地轰炸了目标后伊朗编队遭到了四架伊拉克战斗机两架米格和两架米格的拦截。利用F的APX“战斗树”敌我识别问答系统(IFF)和TISEO(光电目标识别传感器)远视相机“鬼怪II”机组很快便侦测到了接近中的敌战斗机并成功地战胜了它们。参与这次行动的伊朗飞行员之一是马卢吉上尉CaptMahlouji他后来报告说:“感谢‘战斗树’和光电目标识别传感器我们得知有两架米格在我们前方所以我们以雷达关闭的状态跟在它们后面。飞行编队的长机命令我提防米格我们知道它们就在附近。当我们从后方接近两架米格时似乎它们没有看到我们正把注意力集中在别处。当长机刚刚选用他的“响尾蛇”导弹听到导弹的声音时他的武器系统官警告他说另一对FE中的一架插到了我们和伊拉克米格机之间。当另一架“鬼怪II”飞过去之后我向长机报告“接近了”好让他知道我在掩护他。他一边回答说“尽可能地靠近”一边向右急转以便保持在米格的后方。“当我跟着他转弯时一架米格突然飞到了距离我的长机米远的地方此时我的长机正开始左转追踪我前方的两架米格。我前方出现了这么好的一个目标于是我迅速地发射了一枚“响尾蛇”。伊拉克人根本没来得及机动躲避。导弹命中一团红白色的火球覆盖了它的尾部。这架飞机一头栽向地面。“接着长机在光电目标识别传感器的帮助下重新发现了米格在做了几个非常剧烈的机动之后用“响尾蛇”击落了其中一架伊拉克飞机。现在有更多的米格机出现在这片区域里但我们决定脱离确保我们“六点钟”方向没有敌情之后我们掉头转向东方。炸掉一个伊拉克机场又击落两架米格在一天之中取得这些战果已经足够了战争还远没有结束呢。”(封面图片由MarkPostlethwaite绘制)©OspreyPublishingLimited编辑:TonyHolmes和BruceHalesDutton页面设计:TonyTruscott封面绘制:MarkPostlethwaite飞机图片绘制:JimLaurier比例图绘制:MarkStyling索引编制:AlanThatcher组稿:GrasmereDigitalImaging,Leeds,UK由StamfordPressPTELtd在新加坡印刷目录简介第一章伊朗的“鬼怪II”第二章伊拉克入侵第三章伊朗反攻第四章当鹰坠落的时候第五章通向苦涩的结局附录彩图注解介绍生性好斗弯曲的翅膀再加上鹰钩鼻麦克唐纳•道格拉斯的F“鬼怪II”即便停在地面上看起来也相当的危险。其战斗记录更是说明它的外表并没有骗你无论是击落米格机还是作为西方国家防御苏联集团的壁垒或者是在中东地区日复一日地为以色列而战“鬼怪II”总处在新闻之中。在年代到年代间F代表着最新的军事科技在进入年代后它也还是相当优秀的。实际上当本书出版时所有生产出来的架“鬼怪II”中还有五分之一仍在世界各国的军队中服役。除了它的力量以外“鬼怪II”的一个关键特性在于其多用途性作为第一种能以马赫速度飞行的多用途战机F提供了多达十数种空中武器可供执行任务时选择。不可避免其多用途的性能所导致的代价是飞机的复杂性。也正是这种复杂性让许多分析家和观察家们认为会让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RIAF以下简称伊朗空军)吃不消自从年革命以后美国就切断了对伊朗的支援。但事实证明他们错了在与伊拉克的战争中通过地面人员的努力伊朗的“鬼怪II”不仅仅卓有成效地作战而且在极端不利的环境下也一直坚持飞行。虽然已经有无数的出版物已经详述过“鬼怪II”的发展和在过去四十年中的服役历史但其在两伊战争中的作战历史却仍然隐藏在重重的迷雾中。伊朗国王的空军是排在以色列之后的F的第二大出口客户但是关于在年伊斯兰革命之后这种飞机的作战经历却是问题多于答案。不可避免地这就导致了在“在战争期间有多少支部队仍能保持作战状态”“用于作战的装备的标准”“谁在驾驶这些飞机”以及“有多少F幸存下来”这些问题上出现了更多的传言但在另一方面事实却很少。但若考虑到从一开始伊朗的“鬼怪II”就被神秘所笼罩这也就不值得奇怪了。直到今天也还尚未完全搞清楚到底有多少架F交付给伊朗。很多装备即便在美国军队中也是保密的在伊斯兰革命以后美国与伊朗关系的恶化也让很多人难以相信伊朗的“鬼怪II”装备了“全部标准”的航电和武器系统。其中一些部件是“最先进的”而其它部件也必须在仔细的控制条件下操作。许多伊朗飞行员在美国受训或是由临时派驻伊朗的美国顾问训练。考虑到后来迅速恶化的两国之间的冷淡关系也许似乎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在革命之前在美国人和他们的学员之间确立了很高程度的友谊和相互尊敬。同样的伊朗“鬼怪II”飞行员的早期胜利如在年对伊拉克的初次作战任务以及在与阿曼的叛乱者的战斗也很难被完全遗忘。所有这些秘密的结果使一些关于伊朗“鬼怪II”的部署和使用的荒诞不经的推测循环往复地流传。一些观察家称伊朗“鬼怪II”在交付时配备的是低标准的装备飞行员和地面人员的训练很仓促因此他们从未彻底地了解过这种飞机的复杂性。不可避免地这些故事受到了那些关于在伊斯兰革命之中及之后对伊朗军官和飞行员的大清洗甚至是处决的报道的影响。这些推测的结果就是西方观察家相信可用的伊朗“鬼怪II”的数量很低“只剩下到架飞机在年久失修的悲惨状态下慢慢烂掉”这就是在过去的年中许多与军事有关的出版物的标准调子。经常提到的还有大多数最好的人员都离开了伊朗让“新的”伊朗空军没有能力维修及操作如此先进的飞机。许多人认为此种局势在两伊战争开始以前不太可能改变。虽然“鬼怪II”出现在巴格达的上空但国际媒体还在继续强调伊朗“鬼怪II”的无力状态缺少配件和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有传言说伊朗F改装了罗尔斯罗伊斯公司RollsRoyce的“斯贝”Spey发动机这些发动机中有一部分是由以色列和某些北约国家秘密提供的其余则由美国秘密提供用来换取被关押在黎巴嫩的美国人质。所有这些报道中绝大部分都是大错特错的同时它们还掩盖住了真实的情况。观察家们很快就将F“一笔勾销”就像他们对伊朗的格鲁曼FA“雄猫”所做的那样。本书试图将记录直接摆出来并讲述伊朗的“鬼怪II”在两伊战争中的真实故事。本书包含了大量第一手的资料它们都是来自在中东的那场漫长而血腥的战争中驾驶不同型号“鬼怪II”的飞行员们。书中显示了伊朗飞行员在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环境中克服了一切阻碍。他们缺少后勤援助缺少先进武器缺少定期维修缺少零配件更重要的是缺少政治上和战术上的支持。实际上伊朗的飞行员一直承受着来自德黑兰宗教政权的严酷压力。最初飞行员们被伊斯兰正统派教士视为“不安定因素”他们的爱国心和专业技术被完全忽视了。实际上他们被视为“牺牲品”许多人在革命的前期的混乱中被关进监狱、被拷打并被处死。但无论如何他们仍然保持了本色深爱飞行、珍爱飞机的飞行员。当战争爆发以后他们被迫从被囚禁或被处决的伤痛阴影中站出来保卫他们的祖国。他们无论如何都要这样做因为这是他们的责任。然而直到如今伊朗“鬼怪II”飞行员和他们的支援人员的英雄主义和精湛技艺仍然完全不为人所知。在接下来的内容里一小部分仍然在世的专注于事业的骄傲的飞行员和机械师将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FarzadBishopTomCooper年月于奥地利第一章伊朗的“鬼怪II”在年羽毛初长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IRIAF)还处于震荡的状态中。年将穆罕默德·雷扎·巴列维国王MohamadRezaShahPahlavi推翻的那场革命造成了其领导层的支离破碎。由于经常性的政治清洗经常是无理由的造成了军官和飞行员的流失他们有的逃离祖国有的被迫退役有的则被关进监狱。有一些甚至被处决。然而它仍然是一支强大的空军。在年底皇家伊朗空军拥有不少于架现代化的作战飞机其中大多数都是崭新的外加架运输机和多架直升机。人员总数达到,人其中有名合格的飞行员。在革命之前皇家伊朗空军计划每个月培训名合格的战斗机飞行员并于年订购了架FAB战斗机。然而到了年的夏天伊朗空军却处于完全的混乱状态。即便在将其名称从皇家伊朗空军(IIAF)改成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并将勤务人数减了一半之后对于这支曾令伊朗国王为之骄傲而且其人员曾向废黜的国王效忠过的部队新政权仍然存有深深的疑虑。同时新政权开始对抗伊朗最重要的盟友美国。革命政府中的许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钱来维持为数众多的复杂且昂贵的飞机。“我们要它们做什么?”这是当时在伊朗经常可以听到的问题紧接着这个问题的就是如下论断“我们不想攻击任何人”。但很快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虽然伊朗人不打算攻击他们的邻居但他的邻居却要攻击他。很快伊朗空军便要响应号召在保卫伊朗的战斗中扮演关键性的角色。所有花大价钱购买的飞机特别是F将毋庸置疑地证明它们的价值。在年伊朗军队中有三种不同型号的“鬼怪II”。包括架FD、架FE和至少架(可能有架)RFE。它们构成了空军的中坚力量。伊朗空军在改名之后采用了新的标志一只凤凰。然而伊朗空军只有一部分是“新的”因为其组织结构仍然没有改变而且虽然在战斗中损失了很多飞机但直到与伊拉克的八年漫长战争结束之后其组织结构仍然没有改变。当然在战争中一些中队从临时基地起飞作战而其它一些中队虽然仍然能够作战但由于其基地受到伊拉克炮兵和LunaFROG地对地火箭的袭击而不得不在短时间内部分疏散。但总的来说在革命之后的十年中伊朗军队中与F有关的一切几乎都与年时一样。号FD是为伊朗制造的第五架“鬼怪II”此处可见其在交付前仍然涂着美国的标志。(图片属于美国国防部)“鬼怪II”的到来FD是交付给伊朗的第一种型号有架FD于年至年间来到伊朗。到年还剩下架在第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这两支部队中服役这两个中队都隶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指挥之下该大队基地在哈马丹Hamedan附近的诺杰Nojeh空军基地(以前叫作沙赫鲁基Shahrokhi)。象其他的主要的皇家伊朗空军基地一样诺杰Nojeh空军基地也被指定为一个战术战斗机基地(TFB)并根据投入使用的时间顺序被给予一个编号。诺杰Nojeh空军基地是空军部队永久性部署的第三大基地它被指定为第战术战斗机基地(TFB)。到年虽然加装了包括激光指示器和激光制导炸弹在内的先进装备以及先进的RHAWS(雷达引导和告警系统)FD仍被认为是“二线”装备。但在与伊拉克的战争爆发之后这种情况就改变了。FE是装备最符合伊朗要求的型号。它也是数量最多的型号在年至年间有新制造的FE由美国提供给伊朗在正式记录中其中架在年时仍在服役。另外有一些在新飞机抵达中东之前被送到伊朗的美国空军的样机有可能也被留了下来虽然官方消息称在革命之前所有租借的飞机都已经返还了。到年伊朗的FE进行了升级加装了前缘缝翼和Mod前后舱相关航电设备。有架飞机装备了ASXTISEO电子光学传感器同时最为关键的是超过架FE安装了最先进的APX“战斗树”敌我识别问答系统。战术部署以下是年月时驾驶FE的战术战斗机中队的清单:号FD是提供给伊朗的第二架“鬼怪II”这张照片是在交付给皇家伊朗空军之后不久拍摄的。注意安装在飞机机腹中线的SUUA机炮吊舱。这种武器是两伊战争中FD的标准装备。(图片属于美国国防部)第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基地位于德黑兰迈赫拉巴德TehranMehrabad(第战术战斗机基地)第和第战术战斗机基地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司令达德培上校ColDadpay)基地位于布什尔Bushehr(第战术战斗机基地)驾驶可使用光电目标识别传感器TISEO“小牛”空对地导弹的FE第“鲨鱼”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司令A·佐希上校ColAZowghi)基地位于阿巴斯港BandarAbbas(第战术战斗机基地)驾驶于年交付给伊朗的FE上图:这两架早期交付的FE与它们的飞行员一起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空军基地照片拍摄于年。之后伊朗的“鬼怪II”的机组成员在美国接受训练。(图片由作者收集)下图:一架FE正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空军基地滑行在滑向疏散场的途中经过一架C照片拍摄于年代中期。早期伊朗的E型机是按Block和标准制造的它们后来装上了前缘缝翼和Mod座舱升级设备。(图片由作者收集)第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司令达尼施曼迪少校MajDaneshmandi)驾驶装备光电目标识别传感器的FE基地位于设拉子Shiraz的第战术战斗机基地(基地指挥官是赛义德贾瓦迪将军GenSayedJavadi)。与伊拉克的战争开始后不久这两个中队就将他们的FE与驻诺杰Nojeh(第战术战斗机基地)的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司令格尔勤中校LtColGolchin)第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的FD互相交换了。第、第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同样驻在诺杰Nojeh。这三个中队最初驾驶FE但随着战争的进行FD被认为在南方前线更合用些在那里它们可以使用激光制导炸弹(LGB)对付许多的伊拉克目标(特别是桥梁)效果非常好。同时在位于中部位置的诺杰Nojeh集中四支FE部队使伊朗空军有能力对沿前线出现的任何威胁迅速地做出反应或者即便是仓促接到命令也能够通过空中加油有效地对伊拉克境内的任何地点实施遮断攻击。第战术战斗机中队驻在伊朗东南部的查赫巴尔Chabahar但在战争爆发后不久其飞机就被用于前线部队的替换。在战后该中队装备了FD重新运作起来。在两伊战争过程中除了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一个FE中队后来被部署到迪兹富勒Dezful附近的瓦达提Vahdati空军基地(第战术战斗机基地)以及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飞机被调走用于加强伊朗西部的其它部队以外以上部队结构和基地分配一直保持不变。一些FD常常按照要求转移到其它基地但似乎在这样的分遣队中有一些仍然保持其原来的中队名称。例如部署到瓦达提Vahdati的FD仍然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处于雷扎·穆罕默德上尉CaptRezaMohamad的指挥之下。这张号FE的照片是在交付给伊朗不久之后拍摄的但拍摄时它还没有被分配到部队。因此在这架飞机上没有伊朗的编号以及“战术战斗机基地的编号”。(图片属于美国国防部)皇家伊朗空军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使用的第三种型号的“鬼怪II”是外界了解最少的照相侦察功能优化的RFE。在正式记录中只有架新制造的RFE在至年间被交付给伊朗。它们装备了一些非常先进的装备它们中的大多数至少是在年代前期都经常处于美国空军人员的控制之下皇家伊朗空军的人员要排到第二位。当时美国空军和皇家伊朗空军正在沿伊朗与苏联的边境执行秘密的侦察任务搜集雷达站和空军基地的情报。这些飞行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战略空军司令部探查苏联雷达覆盖区和防空系统的薄弱点以找到在战争时对苏联领土进行纵深突破的最佳位点。在年月的一次这样的飞行中皇家伊朗空军遭到了第一个“鬼怪II”的实战损失一架RFE被一架苏联米格撞毁。到年至少又损失了两架RFE可能是三架有一架确定是年在也门坠毁另一架则是在训练事故中损失的。另外有迹象表明还有一架在对苏联领土的侦察飞行中坠毁。另有一架照相侦察型的“鬼怪II”在年的一次训练飞行中严重受伤。因此到年伊朗空军应该只有架至多架RFE。但真实数字不只这些实际在伊朗仍然还有至架侦察型的“鬼怪II”!数字有出入的原因是美国空军曾非正式地直接向伊朗提供了机尾没有喷涂标示的RFE或者可能是RFC。对于伊朗“鬼怪II”在行动中的损失美国人非常热心地予以补充替换因为这对两国都有好处。到年底为止实际有至少六架可能多达八架RFE称为“未知的伊朗飞机”被交付给伊朗。第一架为伊朗制造的RFE是此处可见其正在美国进行试飞。这架飞机于年秋从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的“鬼怪II”工厂出厂于月日进行了首飞。然而在当时已然有两架侦察型的RF在伊朗投入使用了从年初开始美国空军至少已使用该国基地飞过两架RFC。第一架皇家伊朗空军的RFE于年月日抵达伊朗从而让两架RFC得以返回其在西欧的基地。(图片属于麦克唐纳·道格拉斯∕波音公司授权作者使用)像以色列空军(IDFAF)一样伊朗人将RFE编入不同的FE中队。在年代和年代RFE被编入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在年间该中队有四架RFE)、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年间有多达八架RFE)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年间有四架RFE)。还有一些RFE隶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年代初号RFE停在伊朗某基地的停机坪上涂着皇家伊朗空军的全套颜色和标识。在运抵伊朗之前伊朗的RFE安装了最新的美国空军侦察设备。(图片由作者收集)所有的伊朗“鬼怪II”部队都隶属于防空军司令部。这个规模庞大的组织还控制着四个中队的FA和个中队的FABEF。FE主要作为战斗轰炸机使用可以使用包括Mk、、和M在内的所有美国提供的通用炸弹外加AGMA“小牛”电子光学(电视)制导空对地导弹。另外FD可以装备AVQ“佐特盒”zotbox舱载激光指示器与GBU激光制导炸弹配合使用GBU是以Mk的基础上发展的。FD和FE还都可以装备英国提供的“杭廷”HuntingBL集束炸弹以及ALQ、和电子对抗设备吊舱美国空军向伊朗提供了件这样的吊舱。拦截以及自卫武器方面FDE可以携带AIME和AIMJP空对空导弹伊朗在年代大量购买了这两种导弹。此后又通过在美国进行的一系列改装而经常性地对它们进行升级。与美国空军的RFC以及以色列空军的RFE和F(S)不同伊朗的RFE不能携带“响尾蛇”导弹。因此它们只能通过电子对抗吊舱和它们的速度来进行自卫。伊朗的RFE及其机组成员在两伊战争前便已经参加了大量的行动沿着有时候越过苏联边境在阿曼、也门和其它地区上空执行了很多危险的任务。照片中这架飞机在左翼下内侧挂架携带了一具ALQ(V)电子干扰吊舱。(图片由作者收集)后勤基础设施直到年用于伊朗“鬼怪II”机群的后勤基础设施仍然没有完备。在年代最优先的任务是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获得飞机。虽然到革命时诺斯罗普(Northrop)于年代中期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国际机场旁边建设的伊朗飞机工业公司(IACI)已经有能力对F进行大修和改装但诸如用于大修以及武器生产(包括AGMA“小牛”导弹)在内的相关设施却仍有待发展。虽然缺少基础设施使F及其武器系统无法发挥全部性能但伊朗人仍然在年代为其“鬼怪II”购买积聚了大量的零部件。伊朗国王宣称军队必须要备好足够的武器装备零配件要足以供六个月的大规模战争之用。这个目标达到了但是为了保持这样大的零配件储备规模由美国人帮助建立了一套复杂的计算机辅助供给系统名为“和平日志”。但是在革命期间“和平日志”系统崩溃了其计算机代码遗失许多储备点要么干脆被遗忘了要么入口被封死了。很快FE机群就因为其维修设施的分散而受到影响。但两支装备FD的部队的情况却不同。他们的维修人员在空军中是最有经验的此外零配件储备也都集中在基地。因此这两个中队的机械师除了可以维修自己中队的飞机以外还可以帮助其它部队维修FE。但在战争爆发以后情况就变了因为第和第战斗机中队的FD被分散成小分队分别被派驻到伊朗南方和西南方的许多基地中。过了一阵时间三架损毁严重的FD集中到迈赫拉巴德Mehrabad自从年代前期起在那里就没有出现过FD作为零配件的来源。虽然一些报道说这三架飞机再也没有上过天但有迹象表明至少有一架(可能有两架)被完全修复并在战后重新服役。到年在战争中损毁的四架FD的残骸它们或被击落或者坠毁或者被摧毁在地面上被集中到迈赫拉巴德Mehrabad用于零部件的回收。在战争中伊朗的FE经常转移到不同的空军基地。例如在年春许多架FE从第一战术战斗机中队被派到瓦达提Vahdati以增强第和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在那里的长期分遣队在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该分遣队都部署在那里。在伊斯兰革命之后最初伊朗“鬼怪II”的机械技术条件仍然保持良好但经常性的骚乱、罢工、抗议、清洗和强制退役不久就开始产生影响。从年月到年月间损失了十架F和至少名机组人员主要原因是因为维护不良而造成的机械故障。号FE是交付给伊朗的最后一批“鬼怪II”中的一架。它是以Block的标准制造的安装了光电目标识别传感器并能够携带AGMA“小牛”空对地导弹。此照片中的这架战斗机显示了驻布什尔Bushehr的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标识这架飞机当时正在参加Nidlink’演习。(图片由作者收集)甚至在革命以前皇家伊朗空军就已经被问题所困扰了随着年晚期整个空军实质上的停飞飞行训练也基本上停了。但从年中开始当在伊朗的库尔德斯坦省和西阿塞拜疆省出现动荡的迹象时一些部队就恢复了勤务他们开始在国内卷入激烈的战斗中。然而到年夏天为止空军的总体效能并没能得到显著性的改善。一架安装了ALQ(V)电子干扰吊舱的Block批次FE从迈赫拉巴德Mehrabad空军基地起飞时间是年代末。吊舱下方的天线被伊朗空军的审查机关从照片上抹去了。(图片由作者收集)同时所谓的“诺杰政变”Nojehcoup年月由驻第战术战斗机基地的空军军官发起试图推翻宗教政权的政变败露。接下来进行了更多次的清洗多名军官(主要是飞行员)被关进监狱。大部分被处死。同时对飞行时间和飞行员的训练也进行了限制结果造成空军作战效能的进一步降低。尽管如此伊朗飞行员和他们的“鬼怪II”还是熬过了这一次苦难。但伊朗空军F部队的人员资质都发生了变化。绝大部分于年前加入空军的飞行员在美国或巴基斯坦接受过训练。其中一些人甚至在美国空军和以色列空军中担任过交换职务有一些人还获准在美国机密设施内秘密试飞过米格机。这些交流促进形成了一支技术高超的飞行员骨干队伍虽然大多数人缺乏实战经验但他们仍然可以使其F在最大程度上发挥战力。然而从年开始飞行员训练的质量在相当大程度上发生了变化。最初军校生接受的训练可以与美国空军或美国海军受训学员接受的训练相比但是从年中期开始由于伊朗的政治局势开始发生变化军校生受训的水平也开始降低。在年下半年接受训练的飞行员中很少有人完成了训练大纲规定的课程。一些人接受了神职人员的思想灌输然后被送到作战部队在那里他们不仅仅是飞行员而且还是“政委”。伊朗的F常常由两名飞行员驾驶。前座飞行员一般有着上尉或者更高的军衔第二名机组成员则从军衔较低的军官中挑选可能是刚受训完毕的少尉或者中尉。同时在训练中随着训练大纲课程的进行机组成员会互换座位好让新飞行员获得前座经验当战争开始以后互换座位的情况常常在实际战斗任务中出现。有时候一个机组中的两人会在一起待很长时间而在其它情况下老飞行员会与多名新飞行员配对。有一种被伊朗“鬼怪II”机组成员称为“最糟设定”的搭配那就是飞行员发现他的“后座儿”之所以能获得驾驶资格更多的是由于其对新生宗教政权的支持而不是因为在座舱内的技能。在很多情况下对宗教政权的忠诚会得到提升军衔的报酬。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一架质朴的FE从设拉子Shiraz空军基地起飞。在年月两伊战争刚开始的几周内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用FD替换了其FE该大队的第和第战术战斗机中队以前曾有过使用D型“鬼怪II”的经验曾于年代中期使用过FD。(图片由作者收集)在战争中很多飞行员和机械师在部队之间调动主要是为了补充作战损失。但这些调动也有其它更险恶的原因。当年月战争爆发时有很多快速喷气飞机飞行员正在监狱中受煎熬虽然数字并不像西方报道的那么多。在一些部队中飞机比能驾驶它们的机组的数量多而飞行员的数量特别地少。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一架非储存状态的FE在完成了一次和平时期的训练飞行后放出减速伞降落在设拉子Shiraz空军基地的跑道上。(图片由作者收集)作为伊拉克袭击的一个结果伊朗总统巴尼萨德尔BaniSadr于年月日宽恕了大多数被关押的军官。一些人直接被送到他们的部队中而其它人得到了几天假可以和他们的家庭待在一起接着被送去接受思想灌输课程学习“伊朗国王和他的政权的罪恶”。大多数在年月被释放的飞行员此前曾被霍梅尼政权判处死刑现在这些幸存者们难以置信他们居然因为伊拉克对伊朗的入侵而被从必死的命运中解救出来而他们马上就要被送去抵抗伊拉克的入侵。从战争开始时起许多飞行员就被从遍布伊朗各地的部队特别是那些驻第和第战术战斗机基地的部队中抽调出来然后被集中到战区。驻在这两个基地的空军中队也频繁地交换飞机结果使很多飞行员对多种不同型号的飞机都很熟悉。实际上大约的F也能飞FEF和F“雄猫”。到年洛克希德C和福克F运输机的飞行员也取得了驾驶快速喷气式飞机的资格。这个策略有效地使许多飞行员特别是那些在F部队的飞行员能够驾驶伊朗的全部三种主力作战飞机因而缓解了潜在的消耗替换问题。有一些陆军的直升机飞行员后来也转到空军取得了驾驶F和F的资格。在实践中这样的飞机交换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例如一位隶属于第战术战斗机大队驾驶FEF的飞行员却在第战术战斗机基地的第或第战术战斗机大队飞FE。同样地他也随时都有可能乘运输机到另一个基地去在国土的另一部分的另一支部队中飞任务。因此在飞行员与部队之间亲和力薄弱也就不足为奇了飞行员只是对国家忠诚而已。虽然飞行员在他们的衣服上佩戴飞机型号和中队标志但却很少能在飞机上见到丰富多彩的个性化涂装标志。被正式交付给伊朗的最后一架FE是这架飞机于年底就在伊斯兰革命将伊朗国王赶下台之前两个月被分配到驻迈赫拉巴德Mehrabad的第战术战斗机大队。此照片中可见正在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的密苏里圣路易斯工厂接受装配后的检查。(图片由作者收集)猜忌之下的忠诚来自统治政权的压力迫使伊朗空军将那些忠诚度受到怀疑的飞行员以及被认为可能会叛逃的飞行员集中到特定的基地中。已知在瓦达提Vahdati(第战术战斗机基地)就有很大比例的所谓“国王的飞行员”。他们受到了那些忠于政权或者至少是假装忠于政权的指挥官们经常性的监视。在诺杰政变之后军衔晋升被冻结了一些军官还被降了级。清洗和强制退役造成了不寻常的情况:少校军衔的飞行员被任命为战术战斗机大队的指挥官甚至是基地的指挥官而上尉则被任命为中队指挥官。对于伊朗空军军官来说这可不是一段好时光。在表面上假情假意的友好之下常常潜藏着不信任。但那些在战斗中有卓越表现的飞行员很快就赢得了尊敬有时甚至获得了传奇的地位。达於施·“Z”少校MajDaryush‘Z’(为了保护他的身份不能透露他的全名)是一位F和F的老飞行员在与伊拉克的战争中取得了小时的战斗经验。他总结说他在伊朗空军中的同事们所面临的情况残酷而又苦涩“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伊朗空军最高指挥部不得不在战争中制定自己的战斗飞行员条令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常常与飞行员的飞行和作战表现无关。随着战争的进行这些必备条件也随之改变大致内容如下。在战争开始时对于伊朗飞行员来说首要的必备条件是必须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你会拯救我们么?’这个问题是由政权的政治领导人提出来的。战争开始几个星期之后问题变成了‘我们能相信你么?’。当伊拉克深入伊朗的攻势被阻挡住之后首要必备条件的问题又变成了‘我们能相信你么?我们需要你么?’当伊朗的战争形势再一次恶化以后问题又变成了‘我们能相信你么?你能飞这次任务么?’“从年起在伊朗空军中飞机的零配件开始短缺起来于是首要必备条件的问题变成了‘我们能相信你么?你能驾驶一架不完备的战斗机执行战斗任务么?’最终在八年战争结束以后对于一位伊朗战斗机飞行员来说首要的必备条件变得非常简单只要还活着。”实际上到战争结束时幸存的飞行员已经完全精疲力竭了大部分人看起来比他们的实际年龄要老至少十岁。他们的“鬼怪II”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部分是曾多次严重受损然后被修复的整个机群急需彻底的大修。在战争中没有对飞机进行过升级改进只是在战争的后期才开始使用新武器。然而无论如何技术问题被一个接一个地解决了直到今天所有三种型号的F“鬼怪II”仍然是伊朗空军战斗轰炸机部队的主要组成部分。第二章伊拉克入侵仿佛是年的重现以闪电战式的袭击将敌人的空中力量摧毁在地面上。由于出色地实施了这个战术以色列在六日战争中赢得了开门红伊拉克人实在找不出这个战术不会同样获得成功的理由来。因此在年月日中午萨达姆•侯赛因的空军对伊朗的要害基地发起了攻击。两波战斗轰炸机一波至少有架另一波至少有架袭击了八个关键的空军基地、另外四个机场以及四个陆军设施以便为深入伊朗的入侵铺平道路。但是由于在执行层面上表现低劣普遍缺少目标情报以及使用不适当的武器攻击大型加固强化设施这次袭击并没有达到计划中的目的。第一次突然袭击因而失败了。实际上大多数露天停放的飞机没有被摧毁袭击只造成了轻度损失。然而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的一架FE遭到了三架米格的火箭袭击在进气道的前方位置被切成了两段。但两伊战争的爆发并不是伊朗“鬼怪II”的首战。六年以前在年间皇家伊朗空军用他们的F对付阿曼佐法尔Dhofar省的马克思主义反抗力量。几个月以后它们与伊拉克人进行了短暂但激烈的战斗伊朗飞行员成功地使用AGMA取得了战果这很让他们的美国教官和其它西方观察员感到惊讶。在年的伊斯兰革命之后不久伊朗空军被迫在镇压库尔德斯坦省和西阿塞拜疆省起义的激烈战斗中使用“鬼怪II”。最后在年月和月与伊拉克最初的冲突在伊拉克的全面进攻之前中伊朗空军取得了三个或四个空战胜利但也被高炮或防空导弹击落了几架飞机。被伊拉克人击毁的第一架伊朗“鬼怪II”是年月日:后不久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的停机坪上被击中的。这架飞机被三架伊拉克米格BN所发射的无制导火箭切成了两段。(图片由作者收集)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被摧毁的FE的另一张照片。这架飞机是停在伊朗飞机工业公司的车间外正在等待翻修时被击中的。(图片由作者收集)在战争中F的第一次作战发生在米格对迈赫拉巴德Mehrabad的袭击之后仅仅几分钟。当机械师冲向受损的“鬼怪II”时同时有两架FE起飞去拦截返航的伊拉克米格战斗机。随后发生的情况并不完全清楚。已知伊拉克派出六架米格去攻击迈赫拉巴德Mehrabad但是只有三架由一名伊拉克少校率领抵达了目标。实际上伊朗宣称在迈赫拉巴德Mehrabad袭击之后的几分钟内在从德黑兰以西到伊拉克边境之间击落了五架伊拉克飞机。至少一名飞行员据报道是一个埃及人从他的米格机中弹射跳伞但他后来的命运不详。首次反击当其它伊朗战斗机还在忙着拦截伊拉克攻击者或是执行战斗巡逻任务(CAP)时沙赫鲁基诺杰ShahrokhiNojeh(第战术战斗机基地)和布什尔Bushehr(第战术战斗机基地)的飞行员和机械师们已经开始准备对伊拉克的第一次报复性袭击了。最初仍然有一些混乱但当弄明白伊拉克发起入侵之后伊朗空军便开始实施在和平时期制定的应急计划。在伊拉克的第一次袭击过后仅仅两个小时第、第和第战术战斗机大队的队员们便已经开始准备对伊拉克的第一次袭击。他们的目标是在F航程范围内最重要的空军基地包括拉希德Rashid基地、南巴格达southofBaghdad基地和巴士拉附近的沙艾巴Shoaibah基地。除了作为训练中心以外拉希德Rashid基地还是米格MF、米格MS和米格BN中队的驻地。第战术战斗机大队准备了四架FE每一架都装备了六枚Mk炸弹和两枚“麻雀”导弹而为了袭击拉希德Rashid基地两架长机还携带了两枚“响尾蛇”导弹和一个电子对抗吊舱。四架“鬼怪II”于:起飞从超低空高速突入伊拉克领空令伊拉克防空力量完全措手不及。没有一门防空高炮开火也没有发射任何防空导弹。当“鬼怪II”达到巴格达时同样没有遇到多少抵抗。伊拉克空军防空军司令部的软弱反应没能阻挡伊朗空军将战火烧到伊拉克首都。F成功地将炸弹扔到拉希德Rashid基地然后毫发无损地离去。几分钟之后赛皮德穆伊阿扎尔中校LtColSepidmooyAzar率领第二支四架“鬼怪II”编队从布什尔Bushehr起飞。领机的僚机是德帕桑德上尉CaptDejpassand号机是阿里雷扎•雅斯尼上尉CaptAlirezaYassini(其武器系统官是马苏德•艾克达姆MassoodEqdam)号机是费里-扎德上尉CaptFe’liZadeh。所有四架F都装备了Mk炸弹。起飞之后飞行员组成编队沿着海岸线向北飞经戴拉姆港BandareDeilam和戈尔韦Qorveh到科斯洛阿巴德KhosroAbad接着飞越阿拉伯河航道进入伊拉克领空。它们的目标是沙艾巴Shoaibah空军基地当时那里是伊拉克空军最重要的设施。伊拉克“狐蝠”伊拉克人在年从苏联订购了超过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由苏联提供的快速喷气式飞机中包括架米格“狐蝠”将它们出售给伊拉克空军时附加了以下条件:该型飞机将不安装最新的苏联航电设备或武器驻伊拉克的苏联顾问数量从人增加至人(当时整个伊拉克空军人数只有人!)米格在伊拉克的部署将在苏联人的严格控制下组织和执行。在年初在架米格的护送下苏联人向沙艾巴Shoaibah派出了第一批架米格。紧接着又派去了十架米格RPD全部涂着伊拉克的标志因此到了年中的时候在沙艾巴Shoaibah总共有架米格。虽然莫斯科谴责伊拉克入侵伊朗且官方宣布保持中立但当伊拉克人在年月发起进攻时苏联顾问仍然待在伊拉克境内。按照正式的规定这些米格组成了伊拉克空军第中队的“B飞行队”但实际上只有四架米格R是处于由伊拉克人管理的第侦察攻击中队的直接控制之下。同“狐蝠”一样新交付的米格也是由外国飞行员一般是苏联人或者东德人负责驾驶。实际上在年月和月的最初一系列冲突中伊朗人已经注意到了沙艾巴Shoaibah的米格具有不同寻常的侵略性。伊朗空军急于压制由沙艾巴Shoaibah的米格和米格所带来的威胁因此在年月日的下午派他们的F去攻击这个极富价值的目标。赛皮德穆伊阿扎尔SepidmooyAzar带领着他的编队在超低空飞行首先飞过了目标以南很远的地方掠过法奥半岛FawPe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7

[Osprey][Combat Aircraft 37]伊朗F-4鬼怪II战史(中文版)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