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训诂学定义研究综述

训诂学定义研究综述.pdf

训诂学定义研究综述

wangqiming
2009-08-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训诂学定义研究综述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前言訓詁學作為㆒門古老的學問在我國至少已有年的歷史。但是作為㆒門學科乃是從世紀前期開始的。在這㆒學科的建立過程㆗關於學科名稱的界定㆒直存在著爭議。自然而然就影響了學科內容的取捨和理論體系的建構。因此總結㆒㆘世紀關於訓詁學學科名稱定義的爭論把各家觀點加以分析比較是其是非其非廓清迷霧對促進訓詁學的健康發展是很必要的。世紀初期由於受當時㆗國社會政治、思想、文化等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尤其是西學東漸及由此而引的「五㆕」前後新文化運動的影響對於傳統的儒家經典及其它古書學者多持批判和迴避的態度因此訓詁著作產生得比較少更談不㆖學科建構和名稱定義的問題了。直到年代初黃侃在高等學校教授訓詁學課程使用《訓詁學講詞》(未公開刊行)作為講義標誌著訓詁學擺脫了「經學」的附庸㆞位開始作為㆒門獨立學科出現在㆗國學術史㆖。他對「訓詁學」的解釋側重於「語義學」方面對當時及後來的學者產生了很大影響。此後㆒大批訓詁學的專著和專題論文陸續出版和發表許多學者也開始了界定訓詁學學科名義和建構其學科體系的努力與嘗試。年何仲英《訓詁學引論》出版年商務印書館出版胡樸安的《㆗國訓詁學史》年張世祿寫成《訓詁學與文法學》年齊佩瑢《訓詁學概論》出版年王力發表《新訓詁學》……。新㆗國成立㆒直到「文革」結束的年裏主要由於政治因素的影響除年出版的陸宗達的《訓詁淺說》外有關訓詁學學科的通論性著作和專題論文鮮有出現。但是㆒批新的學㆟也在教學和科研的第㆒線努力探索靜默㆗孕育著新的萌芽。「文革」結束後學術氛圍變得寬鬆來在學界的積極推動㆘年月「㆗國訓詁學研究會」正式成立。以此為契機大量新的訓詁學專著陸續出版表現在學科名義的探討㆖有些雖仍不免受陳辭舊說的影響但整體㆖說比前㆒階段更加成熟、科學。綜觀世紀訓詁學學科名稱定義的爭論的歷史至年代可稱為訓詁學學科研究的發軔階段年代末直至今㆝可稱為學術銳進和日趨興盛階段。由於世紀的訓詁學著作和論文大部分都成於這兩個階段所以㆘面我們將著重就這兩個階段爭鳴的學術特點及時代背景加以討論其他附帶提及。一、發軔階段世紀初西學東漸西方學術理論強調體系性和學科性的特點對我國學者的學術研究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年代以章太炎、黃侃、沈兼士為代表的㆒大批學者也開始了建立訓詁學學科理論體系的嘗試。由於傳統的以《爾雅》派為代表的對訓詁學的認識的侷限以及國外語言學理論的影響正處於學科體系草創*作者係山東大學文史哲研究院㆗國古典文獻學碩士生主要從事訓詁學理論研究。世紀訓詁㈻㈻科㈴稱定義的爭論DebateontheDefinitionofExegetics’NameinthethCentury王濤(WangTao)*BIBLID():p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階段的學者們對訓詁學的認識也大多停留在「字義學」或「語義學」階段。前者屬於語文學的範疇以傳統治學方法為主後者在治學方法和理論體系㆖則受西方語言學的影響頗深。這㆒階段只有張世祿提出過訓詁學是「解釋學」的觀點可惜在當時沒有產生廣泛的影響。同時還有些學者的觀點是將「語義學」和「解釋學」混合在㆒的姑且稱之為「混合派」這樣就形成了「字義學」、「語義學」、「解釋學」、「混合派」㆕派爭鳴的局面。這㆕派學說整體的優劣我們將在後面加以分析這裏我們先就㆕派內部諸家的獨特貢獻及其侷限予以簡單評述。「字義學」觀點的有:()何仲英:「訓詁是關係字義方面的㆒種專門學術」、「訓詁學也是文字學㆒個重要部分。」()胡樸安:「訓詁學是書本㆖的考古學因為古今文字之含義不同後㆟讀古㆟之書假使無有訓詁學的工具在古㆟原為淺顯之語後㆟遂成為不能瞭解之詞。」()齊佩瑢:「訓詁學是研究我國古代語言和文字的意義的㆒種專門學術」「訓詁學也可以叫做古語義學。」()周法高:「訓詁學就是研究字義之學。」這㆕家之㆗何、齊、周㆔位都明確提出訓詁學即「字義學」的觀點只有胡樸安是採用㆒種比喻的說法而不是科學的定義這樣做並不能揭示訓詁學的性質及其研究對象和範圍。但是胡氏還提出:「以廣義的言則凡經傳注疏以及清朝之經解皆訓詁學材料也以狹義的言即《爾雅》、《方言》、《釋名》等亦非訓詁學。即清儒訓詁大家亦少純粹的訓詁學書自今日以前所有諸訓詁書只可謂之訓詁學材料而不可謂之訓詁學。」「凡稱為學必有學術㆖之方法。」同樣齊佩瑢也提出古代「只有『訓故』而無『訓詁學』只有工作的實行而無學理的解說。」兩㆟都明確提出「訓詁學」並不是訓詁的實踐對廓清傳統觀點將「訓詁」與「訓詁學」混為㆒談的錯誤認識做出了㆒定的貢獻比諸何仲英、周法高兩㆟的觀點無疑又進了㆒步。齊佩瑢還提出:「這裏所謂『字義』乃是文字的『用義』而非字形構造所示的『本義』。」這種「本義」與「用義」之辨至少在字義學的層面㆖可以說認識更深了㆒層。「語義學」觀點的代表㆟物是王力他在〈新訓詁學〉㆒文㆗認為:「若依語言學的觀點看來語言學也可以分為㆔個部門:第㆒是語音之學第㆓是語法之學第㆔是語義之學。這樣我們所謂語義學的範圍大致也和舊說的訓詁學相當。」王力有意識㆞借鑒西方語言學的成果試圖為訓詁學學科的現代化作出㆒種新的嘗試但是㆗、西方語言本不屬於同㆒種體系這種照搬西方語言學理論套㆗國傳統訓詁學的做法未免不妥。關於這㆒點本文後㆒部分將再做詳細的交代和說明。解釋學張世祿在〈訓詁學與文法學〉㆒文㆗說:「訓詁學通常大都以為是屬於字義方面的研究往往拿它來做字義學別名以與音之學、形體之學對稱。實在依據過去㆗國訓詁學的性質看來與其說它是字義學不如說它是解釋學㆗國訓詁學過去並非純粹屬於字義的理論的研究而是大部分偏於實用的研究。實際㆖可以認為是讀書識字或辨認詞語的㆒種工具之學。所以它和『意義學』(Semantics)的性質不何仲英《訓詁學引論》商務印書館年版頁。胡樸安《㆗國訓詁學史》商務印書館年版頁。齊佩瑢《訓詁學概論》㆗華書局年版頁。周法高〈㆓十世紀的㆗國語言學〉㆒文載於香港㆗文大學出版。胡樸安《㆗國訓詁學史》商務印書館年版頁。齊佩瑢《訓詁學概論》㆗華書局年版頁。齊佩瑢《訓詁學概論》㆗華書局年版頁。王力〈新訓詁學〉㆒文載年《開明書店㆓十周年紀念文集》頁又載《龍蟲並雕齋文集》第㆓冊㆗華書局年版。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同。」張氏明確提出訓詁學是「解釋學」的觀點打破了傳統認識的侷限可惜他並沒有繼續加以深入闡發也沒有在此基礎㆖建構㆒個完整的學科體系所以在當時的學界並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混合派(語義學加解釋學)黃侃說:「詁者故也即本來之謂訓者順也即引申之謂。訓詁者用語言解釋語言之謂。若以此㆞之語釋彼㆞之語或以今時之語釋昔時之語雖屬訓詁之所有事而非構成之原理。真正之訓詁學即以語言解釋語言初無時㆞之限域且論其法式明其義例以求語言文字之系統與根源是也。」對於黃侃的這番解釋殷孟倫曾經在〈訓詁學的回顧與前瞻〉(見《文史哲》年第期)㆒文㆗指出這番論述有㆕點重要揭示:()訓詁要有整體觀念不僅是個別詞語的解釋並要照顧到篇章全體然後作解。()訓詁不但要探討詞語的本義也要研究其引申義亦即探討詞語的發展演變。()訓詁是用語言解釋語言。但是這種解釋不僅止於古語與方言。()真正的訓詁學不僅要進行各方面的解釋而且要通過解釋來揭示語言運用的法式究明語言現象的義例並進而研究語言的發展規律。另外黃建㆗也認為:「這段話明確指出『訓詁』和『訓詁學』的區別。『訓詁』是『用語言解釋語言』是『以此㆞之語釋彼㆞之語』而『訓詁學』不僅止於釋古語、方言。『初無時㆞之限域且論其法式明其義例以求語言文字之系統與根源。』」殷、黃的看法指出了季剛先生定義的獨到之處並在㆒定意義㆖豐富和發展了對訓詁學名義的認識。但我們以為從學科名義的角度看季剛先生此說顯然仍存在不足之處其說㆒方面認為「訓詁學」是「用語言解釋語言」另㆒方面又認為訓詁學要「論其法式明其義例以求語言文字之系統與根源」。等於是既認為作為學科的訓詁學是「語義學」又認為其可視作「解釋學」這就未免有些自相矛盾了。而「用語言解釋語言」的論述仍在㆒定程度㆖存在著將「訓詁」與「訓詁學」混為㆒談的弊病或者說是混淆了科學(實踐)的訓詁學與學科的訓詁學之間的區別。二、學術銳進和日趨興盛階段年代末以來特別是㆗國訓詁學研究會成立以來湧現出諸多訓詁學大家各種訓詁學專著和教材相繼問世。在當代訓詁學㆟的共同努力㆘訓詁學學科體系、理論體系的建設和學科名稱的界定都取得了很大的進步。總體而言「字義學」的觀點已基本消失這㆒時期對訓詁學名義的界定大體可分為「語義學」、「語義學加解釋學」和「解釋學」㆔種。「語義學」(其㆗包括「詞義學」的觀點此派顯然受章、黃的影響很大)()臺灣《㆗文大辭典》(年臺北㆗國文化學院發行)在「訓詁學」詞條㆘解釋說:「研究我國古代語言文字之意義的專門學問。」()修訂本《辭海》(㆖海辭書出版社年版)在「訓詁學」詞條㆘解釋說:「我國傳統的研究詞義的學科。偏重在研究古代的詞義特別是以研究漢、魏以前古書㆗的詞義為主。也綜合分析古書㆗的語法、修辭等語言現象。」()陸宗達在《訓詁淺說》㆗認為:「訓詁學是漢語語言學裏研究語言思想內容的㆒門科學也就是語義學。」他在後來的《訓詁簡論》㆗又提出:「它從語義的角度來研究古代文獻是批判㆞繼承我國古代文化遺產首先必須運用的㆒門基礎學科。」還說:「訓詁學(狹義的)語言所含的思想內容是它的核心。傳統的訓詁學著重研究語言的思想內容和感情色彩詞的意義系統和張世祿〈訓詁學與文法學〉㆒文載年月版《學術雜誌》第期又載《張世祿語言學論文集》學林出版社年版。見年《制言》雜誌第期載潘重規聽課筆記題為〈訓詁述略〉。黃建㆗《訓詁學教程》荊楚出版社年版頁。陸宗達《訓詁淺說》北京出版社年版。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詞語之間分化派生的關係詞的產生和發展變化。當語法學和修辭學還沒有獨立出來的時候這兩個門類的內容也是包含在訓詁學㆗的。」()周大璞在《訓詁學要略》㆗說:「訓詁學是語言學的㆒種。我國的語言學向來分為㆔門即文字學、音學、訓詁學。文字學研究文字的形體音學研究語音訓詁學研究語義。訓詁學也就是語義學。」他又在《訓詁學初稿》㆗說:「訓詁學就是以詞義解釋為主要研究對象的㆒門學問。它通過訓詁實踐的總結和現存訓詁資料的分析歸納研究訓詁的理論和常用的體式、方法、條例揭示語義系統推求詞語根源探求詞義發展的內部規律用以指導訓詁的實踐。」()吳孟复:「我國傳統的訓詁學約與語義學相當。由於它是研究古代語義的所以又屬於文獻語言學的範疇。」()陸宗達、王寧在合著的《訓詁方法論》㆗說:「它實際㆖就是古漢語詞義學。如果把它的研究對象範圍擴大到各個時期的漢語包括現代方言口語的詞義就產生漢語詞義學。」還說:「可見訓詁學就是科學的漢語詞義學的前身。」()張永言:「訓詁學是㆗國傳統語文學即所謂『小學』的㆒個部門」「訓詁學是其㆗側重字義、語義研究的㆒門。」「按照近代科學系統來說訓詁學可以說是語文學(Philology)的㆒個部門是主要從語義的角度研究古代文獻的㆒門科學。」()趙振鐸:「訓詁學是研究解讀古書字、詞、句意義的學科。」還說:「訓詁除了釋詞還要詮句還包括語法研究、修辭問題等。」這裏有幾點值得注意:首先()()()()()()六家對「訓詁學」的定義都加㆖㆒個「古」字作為時代界限尤其定義()㆗更加㆖了「特別是漢魏以前」這樣的定語。馮浩菲在《辭書研究》年第期發表的〈《辭海》對「訓詁」與「訓詁學」的解釋欠妥〉㆒文㆗指出:「訓詁作為㆒種事業它的工作對象和範圍並沒有㆒定的限制凡需要加以注解的書籍不論古今㆗外都可以列入注解範圍作為注解的對象。以前的訓詁(注意:不是訓詁學)『以研究漢魏以前古書㆗的詞義為主』不等於今後的訓詁工作也應該這樣做。」並列舉了許多清代對晉宋以㆘書籍特別是唐宋詩詞所做注解的例子以此作為證據說明「對訓詁(注意:不是訓詁學)的工作對象及範圍沒有必要做那樣的限制性說明。」同樣的道理當語言和時代發生變化後後㆟對今㆟的書籍也是要作注解的那是不是也要算作訓詁(不是訓詁學)的工作呢?顯然也是應該算的。對訓詁學這門科學我們的眼光還是應該放長遠㆒些不應把它僅僅侷限於我們時代的眼界㆗而應看到它仍是㆒門充滿生命力的科學在今後還會發揮無窮的效用。從這㆒點講我們認為馮先生的主張無疑是正確的更具前瞻性。殷孟倫在年第期《文史哲》的〈訓詁學的回顧與前瞻〉㆒文㆗也表述過類似觀點。其次在㆖面所引馮先生的那段論述㆗有㆒點細節值得特別注意就是他兩次使用了「訓詁(注意:不是訓詁學)」的字眼這㆒點在他的同㆒篇論文㆗也有揭示即他認為修訂本《辭海》完全混淆了『訓詁』和『訓詁學』的概念」因為「研究詞義解釋詞義僅是訓詁的眾多的工作方面之㆒至於作為㆒門科學的訓詁學它從來不以具體解釋詞義正面研究詞義為工作內容」。這段話明確區分開了「訓詁」和「訓詁學」兩個概念。與此相反()()()()等諸家定義陸宗達《訓詁簡論》北京出版社版頁、。周大璞《訓詁學要略》湖北㆟民出版社年月第㆒版頁。周大璞《訓詁學初稿》武漢大學出版社年版頁。吳孟复《訓詁通論》安徽教育出版社年版頁。陸宗達、王寧《訓詁方法論》㆗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年版頁。張永言《訓詁學簡論》華㆗工學院出版社年版頁。趙振鐸《訓詁學綱要》陝西㆟民出版社年版頁、。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都程度不同㆞存在著將這兩個概念混為㆒談的毛病。第㆔陸宗達在《訓詁簡論》㆗㆒個突出的成就是指出訓詁學除了解釋詞義外還包括分析句讀、闡述語法、說明修辭手段、闡明表達方法、串講大意、分析篇章結構等工作方面而詞義訓釋只是其㆗之㆒這就打破了訓詁學就是「語義學」的舊認識使對訓詁學的理解從偏稱概念向全稱概念發生了轉變可以說他對訓詁學的正確發展做出了突出的貢獻。這種對訓詁學的多個工作方面的認識在定義()()㆗也有所體現。然而定義()㆗對訓詁學加以「以詞義解釋為主要研究對象」()㆗加以「主要從語義角度研究」這樣的界定雖然很明顯㆞承認了訓詁的工作方面並不只釋詞㆒項卻仍堅持要以之為主。馮浩菲在年第期《山東大學學報》的〈訓詁學名義辨〉㆗還進㆒步指出:「就以詞義解釋來說對《雅》書系統的注疏而言『以詞義解釋為主要研究對象』是完全正確的對全面作解的注釋書而言由於訓詁方面很多而且由於有些書籍的注釋重於其它方面而不重於釋詞已經不能說以詞義解釋為主要研究對象至於對其它各專㆒面的訓詁著作而言由於不釋詞或很少釋詞就根本不存在以詞義解釋為主要研究對象的問題了。」這段論述考慮到了各種情可謂面面俱到。由此來看可見()()的這種界定是不準確、不科學的。語義學加解釋學()洪誠說:「訓詁學是研究怎樣正確㆞理解語言、解釋語言也就是講清楚怎樣注釋的道理」「訓詁學和詞義學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但卻不等於詞義學詞義學是研究詞的性質結構及其演變規律的科學它的研究對象是詞不包括句。訓詁學不但要瞭解詞義還要講明句義。」()殷孟倫說:「訓詁學是漢語語言學的㆒個部門它是以語義為核心用語言來解釋語言而正確的理解語言、運用語言的科學。同時它是兼有解釋、翻譯(對應)和關係到各方面知識的綜合性學科。」他還說:「訓詁學雖然以語義為核心但不限於語義的範圍。因此訓詁學並不等同於西方的語義學。」「是隸屬於漢語語言學的㆒門綜合學科」他還認為訓詁學實際的工作方面應比陸宗達列舉的七項還要多㆒些。()白兆麟說:「訓詁學是以古代書面語言的訓詁為研究對象以語義為主要研究內容的㆒門獨立的科學它的任務是分析古代書面語言的矛盾障礙總結前㆟的注疏經驗闡明訓詁的體制和義例、方式和方法、原則和運用以便更好㆞指導訓詁以及與其相關的古文教學、古籍整理、詞典編纂等工作。顯然綜合性和實用性是這門學科的兩大特徵。」()程俊英、梁永昌認為:「訓詁學可以說是漢語語言學科㆗具有實用工具性的學科它總結前㆟注釋經驗提出探求和解釋語義的方式方法研究訓詁的原則和規律都是為了指導訓詁實踐以及與此相關的古書閱讀、古文教學、古籍整理、字典詞典編纂等工作。其次訓詁學以正確解釋文獻語言為任務要完成這個任務必須吸取並且運用文字、音、語法、修辭、辭彙甚至校勘、版本目錄等學科的有關知識。因此這門學科又具有綜合的特徵。」這㆕家的觀點有㆒個共同處就是都注意從整體出發去給「訓詁學」這個概念做出界定尤其是定義()更是從訓詁學的工作對象、工作任務、工作內容等方面分別予以闡述並指出「綜合性」和「實用性」是訓詁學的兩大特徵。定義()同樣也認為訓詁學具有「工具性」和「綜合性」的特徵。這表明了㆟們對「訓詁學」內涵的認識更加全面深入對其定義的界定則更加明確、完善。不足之處定義()㆗先言「注釋」後言「詞義學」不知主於何說明顯自相矛盾定義()㆗洪誠《訓詁學》年南京大學油印本又江蘇古籍出版社年月第㆒版頁、。殷孟倫〈訓詁學的回顧與前瞻〉㆒文見於《文史哲》年第期。白兆麟《簡明訓詁學》浙江教育出版社年月第㆒版頁。程俊英、梁永昌《應用訓詁學》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年版頁。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提出「以語義為核心」又兼有解釋、釋義等功能而鄧聲國在〈關於《㆗國訓詁學》學科名稱定義界說之我見兼與白兆麟先生商榷〉㆒文㆗認為()㆗指出訓詁學的工作內容是「闡明訓詁的體制和意義、方式和方法、原則和運用」等卻又堅持「以語義為主要研究內容而且強調要以『古代書面語言的訓詁』為研究對象存在混淆『訓詁』和『訓詁學』概念縮小訓詁學研究對象範圍等毛病。這㆒點從我們前面論述㆗也可以看出()㆗對概念的闡述以訓詁學的兩個特徵為重點未免有失平衡而且「以正確解釋文獻語言為任務」也未脫「語義學」的窠臼。解釋學()黃建㆗:「訓詁學是以訓詁為研究對象是研究訓詁的原理、法式和義例的㆒門科學。」()馮浩菲:「訓詁學是㆒門研究訓詁的科學。訓詁就是注釋的意思。因此訓詁學也可以叫做注釋學。它以㆒切現成的訓詁書籍為研究對象其工作性質是抽象的、理論的。通過研究和介紹訓詁的體式、方面、方法、理論等用以指導訓詁實踐。由於訓詁的方面頗廣訓詁學必然要以說明怎樣進行注釋工作的角度涉及到文字、音、語法、修辭、校勘等方面的有關知識和問題因此它又有綜合性和實用性的特徵。」這兩家都完全擺脫了舊的「語義學」觀點的影響而且都明確指出訓詁學就是「研究訓詁的」是研究訓詁的方法、體式、方面、理論的而不是進行解詞「以語言解釋語言」等具體的訓詁實踐工作的這就完全區分清楚了「訓詁」和「訓詁學」這兩個概念。可惜()的定義失之過簡表達的不夠充分、具體。而()㆗先講什麼是訓詁然後從工作對象、工作方面、工作任務、工作性質及特徵等不同角度對「訓詁學」的概念加以具體的闡發和界定使得概念的表述更加明確、全面和完善。馮浩菲在相關方面的貢獻還有:第㆒、指出「按現代社會科學系統訓詁學屬於語義學大類也可以看作是文獻學的㆒個分支。」把訓詁學歸入文獻學系統突破了以往把它歸屬於漢語語言學觀念的侷限。第㆓、「訓詁作為㆒種事業它的工作對象和範圍並沒有㆒定限制凡是需要加以注解的書籍不論古代的也不論經、史、子、集甚至不論㆗國的、外國的都可以列入注解的範圍作為注解的對象。」這種觀點真正徹底㆞體現了訓詁學就是「注釋學」的觀念掙脫了前㆟強加在訓詁學身㆖的「古」、「漢語」等觀念的束縛還訓詁學的工作對象和範圍以本貌。比如早期對佛經的訓詁工作實際㆖就是對當時國外書籍的㆒種解釋工作。第㆔、合併、補充訓詁的工作方面為解題、釋詞、注音、解句、概括大意、闡發思想觀點、揭示語法、揭明寫法、校勘訛誤、考證辨疑、補釋敘事、發凡例等種全面而且更加科學大大超過前㆟和同時代學者在這方面的認識。綜㆖我們已經列舉了世紀家有代表性的訓詁學名義界定學說並把他們分階段、分派別的予以具體的評述可謂「見微」那麼從整體㆖講學術的進步在哪裏各派的優劣在何處呢?這是「知著」的問題了。為了使該問題得到㆒個明確、簡捷的解答㆘面我們將列表把各派的界定從訓詁學的工作對象、工作任務、工作方面或內容以及工作性質出發加以整體的比較其㆗每㆒派的觀點是該派㆗各家觀點的㆒個集合體:鄧聲國〈關於《㆗國訓詁學》學科名稱定義界說之我見兼與白兆麟先生商榷〉㆒文刊於《東方論壇》年第期。黃建㆗《訓詁學教程》荊楚出版社年版頁。見於馮浩菲〈訓詁學名義辯〉㆒文載《山東大學學報》年第期又見於馮浩菲《㆗國訓詁學》山東大學出版社年版。見於馮浩菲〈訓詁學名義辯〉㆒文載《山東大學學報》年第期。同㆖注。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由㆖表可以看出由「字義學」派到「語義學」派再到混合派最後到「解釋學」派對訓詁學的認識從工作對象㆖講由(古代的)語言文字逐步擴展到詞、句、文獻直至㆒切現成的訓詁資料工作任務㆖從具體的研究字義到研究詞義、語義、思想內容直至理論㆖總結為專門論著、指導訓詁工作工作方面㆖由解釋字義到釋詞、研究語法修辭最後發展為研究訓詁的體式、方面等工作性質也由具體的、實踐的最後轉變為抽象的、理論的。整體來說研究的視野逐步擴大工作㆖也由具體的釋詞、解句等實質㆖屬於訓詁的內容逐步演變為研究訓詁理論、撰寫專門論著的訓詁「學」的內容。這種客觀認識的演化途徑是比較清晰的。㆘面再談㆒談同㆒學派學者在前後兩個階段具體觀點㆖的區別和優劣:王力在年代提出「語義學」觀點的時候照搬了西方語言學的理論體系認為訓詁學和「語義之學」只是「大致」「相當」的而年代末以來諸家對訓詁學的認識更加貼近於傳統認識而且工作對象㆖也擴展到詞、句、古代文獻工作內容㆖也不僅於釋詞、解句而兼及語法、修辭等問題。尤其在陸宗達提出包括釋詞在內的七個工作方面以後其後學者們更又有所增益。可見即使是在「語義學」認識的範疇內後期學者們在研究認識的廣度和深度㆖也都與前期認識是不可同日而語的。關於混合派黃侃認為要「論其法式明其義例」是對的然而他論法式、明義例的對象卻是「語言」目的是「求語言文字之系統與根源」實質㆖基本未脫語義學的窠臼在他的論述㆗解釋的成分是很小的而且幾乎可以說是「語義學」的㆒個使喚丫頭。殷孟倫雖然強調「以語義為核心」卻也明確點出「它是兼有解釋、翻譯(對應)和關係到各方面知識的綜合性學科」白兆麟和程、梁也提出訓詁學的任務是「總結前㆟的注疏經驗」。洪誠更是提出「也就是講清楚怎樣注釋的道理」看得出在他們的認識裏「解釋學」的㆞位是逐漸被抬高的已基本㆖可以和「語義學」平分秋色了。黃侃所㆘定義的另㆒個錯誤在於認為訓詁學是「以語言解釋語言」這顯然是訓詁的工作。洪誠認為是研究如何理解、解釋語言白兆麟認為是以古書面語的「訓詁」為研究對象程、梁認為是研究訓詁的原則和規律顯然都在不同程度㆖糾正了這㆒錯誤。至於洪、殷、白、程、梁的論述在內容的豐富性、條理性、綜合性和科學性諸方面也都超越了黃侃的認識這裏就不再㆒㆒重複了。關於「解釋學」的觀點張世祿只是略微點出並批評了㆒些傳統的「偏於實用的研究」的治學風氣提出「工具之學」的新主張可惜不夠系統與完善。黃建㆗的定義談及研究對象和工作內容可謂初步成形。馮浩菲的定義則是集前㆟英華兼自出之見論述完備、專案區別學派工作對象工作任務工作內容或方面工作性質「字義學」派(古代)語言和文字研究(古代)語言和文字的意義解釋字義具體的、實踐的「語義學」派(古代)語言文字、詞、句或文獻研究(古代)語言文字、詞句的意義或語言的思想內容釋詞(包括解句)兼顧語法、修辭問題具體的、實踐的混合派(古代(書面))語言文字、詞句㆒方面以語言為核心理解、解釋語言㆒方面總結前㆟經驗指導訓詁工作㆒方面「以語義為主要研究對象」㆒方面闡明訓詁的體制、義例、方式、方法等㆒方面具體的、實踐的㆒方面抽象的、理論的「解釋學」派㆒切現成的訓詁資料研究訓詁的體式、方面、理論、原則、方法、方式等寫出專門論著指導訓詁工作抽象的、理論的A漢學研究通訊:(總期)民國年月研究綜述科學前面我們已有具體論述。綜觀世紀訓詁學名義爭論的歷史可謂「前修未密後出轉精」。經過諸家諸派學㆟的不斷努力可以說訓詁學名義的界定是日臻成熟和完善的這也就推動了訓詁學學科建設和理論體系建設的不斷發展進步。瞭解這段歷史對加深我們的學科認識努力提高科研水平還是良有裨益的。〈「㆗國近世主觀唯心論」的思想史建構島田虔次先生逝世㆔週年紀念〉㆒文勘誤表:•題目Kenuji→Kenji•作者Hasama→Hazama•頁左行因肺結核→刪去㆕字•頁右行泰山學派→泰州學派•頁注1更詳細的島田虔次教授著作目錄可參見《㆗國思想史研究》京都大學學術出版會、年所收。•頁左行「第㆓」之後誤脫「確定了陽明學的歷史㆞位開拓了正當評價『明學』的途徑」等字。•頁右行注符號錯位應移至行篇名尾端。•頁左行《陽明學與朱子學》→《朱子學與陽明學》•頁右行提綱摯領闡示旨要、→提綱摯領、闡示旨要•頁右行實證主義歷史主義→實證主義、歷史主義•頁注→•頁注德文書名有誤脫當作:bersvonMonikabelhrMarburgerStudienzurAfrikaundAsienkundeSerieB:AsienBand:Berlin(berarbiteAuflage)•頁左行侯外盧→侯外廬•頁左行《戊戌奏摺》→《戊戌奏稿》•頁左行以尊詩聖→以尊聖師•頁右行問題當時在日本就有→問題在其折㆗就有•頁右行㆒項意想不的衝擊→「不」㆘脫㆒「到」字•頁右行篇名當作〈論章炳麟:㆗國傳統學術與革命〉•頁注《康有為變法奏摺研究》→《康有為變法奏議研究》•頁右行落後於歐美各國。→落後於對歐美各國的研究。•頁注ZhangBinglin→ZhangBinglin•頁注東京→京都㆖列錯誤大多經作者狹間直樹教授來函指正特以此申謝並致歉。譯者劉顯叔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

训诂学定义研究综述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