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李光地《御纂周易折中》(简体横排)

李光地《御纂周易折中》(简体横排).pdf

李光地《御纂周易折中》(简体横排)

扣易忘忧
2009-07-2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李光地《御纂周易折中》(简体横排)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御纂周易折中目录御纂周易折中前言御制周易折中序御制周易折中凡例御纂周易折中卷首纲领一此篇论作《易》传《易》源流纲领二此篇论易道精媪、经传义例纲领三此篇论读《易》之法及诸家醇疵义例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一周易上经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三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四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五周易下经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六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七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八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九彖上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彖下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一象上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二象下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三系辞上传(上)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四系辞上传(下)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五系辞下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六文言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七说卦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八序卦传杂卦传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九启蒙上易学启蒙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十启蒙下明蓍策第三考变占第四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十一《启蒙》附论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十二《序卦》、《杂卦》明义前言一入宋以来“图”“书”及“先天图”等出《易》学复盛说《易》者至多。然文人相轻门户交争。特别是明初永乐帝修《五经大全》于是有《周易大全》问世。是书庞杂割裂无所取裁完全是应付公事之作。书成风行全国自此更是群言淆乱。入清《周易大全》仍是学子习《易》的权威著作人们奉为经典不敢有半点变动。笔者曾见一本徐九一先生辑、康熙三十五年“新刊本”的《周易大全》下署“本衙藏板”可见其书在康熙时的影响。为了便于思想统治作为一代明君、“留心经义五十余年”(御制《周易折中》序语)的康熙皇帝当然要体现自己的文治武功不能容忍“诸书大全之驳杂”(同上)于是“特修《周易折中》”。可见《折中》的行世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周易大全》的批判与否定。《御纂周易折中》(以下简称《折中》)凡二十二卷由清康熙皇帝御纂李光地总裁。由书前开列的“职名”看参与此书校对、分修、缮写、监造的“诸臣名单”尚有四十九人之多这样连同总裁李光地共五十人此数大概取“大衍之数五十”之旨。李光地字晋卿又字厚菴福建安溪人。生于年卒于年月享年七十七岁。其年幼颖异力学慕古据《清史稿·李光地传》介绍李光地“顺治九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案《清史稿》此处实误。考顺治九年为年壬辰年是年李光地年仅十一岁不可能“成进士”。而《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易类六》在介绍李光地《周易通论》一书时云其为“康熙庚戌进士”。案康熙庚戌年为年即康熙九年此年李光地二十九岁中进士是可信的。可知《清史稿》撰修者误将“康熙九年”写成了“顺治九年”。由《清史稿·李光地传》记载看康熙四十四年李光地官拜文渊阁大学士“时上潜心理学旁阐六艺御纂《朱子全书》及《周易折中》、《性理精义》诸书皆命李光地校理日召入便殿揅求探讨”。李光地一生沉浮宦海多遇凶险但凭其稳重机智善以《易》义指导人生故皆能逢凶化吉。尤为可贵者乃他曾运用自己的地位以巧妙的方式冒险从文字狱中救护过一些饱学之士如“桐城贡士方苞坐戴名世狱论死。上偶言及侍郎汪霖卒后谁能作古文者光地曰:惟戴名世案内方苞能。苞得释召入南书房”。李光地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能如是扶植、爱护人才由此可见其人品之一斑!《折中》一书由康熙所制序文介绍乃“越二寒暑而告成”于康熙五十四年春。可知此书之作始于康熙五十二年当时李光地已是年逾古稀之人且身体已处于一再“以病乞休”的状况恐很难如康熙序文中所说的“甲夜披览片字一画斟酌无怠”。我认为《折中》的主要内容当是康熙四十四年之后李光地为侍奉皇帝“日召入便殿揅求探讨”时所已写成。随后皇帝传旨李光地总裁其事而命专人校对分修缮写监造而经两年最终完成此书。由书前之“引用姓氏”考之《折中》一书所引用先儒者计汉有一十八家晋三家齐一家北魏一家隋一家唐一十一家宋九十八家金二家元二十二家明六十一家共计达二百一十八家之多。书中尤以所引宋明易学家最多。其中又取汉及宋、明以来诸儒言卦变、互体之说者可见《折中》一书虽以阐述宋易为主从而集宋《易》之大成但又对清儒研究汉易起到了相当的推动作用。而这正是我们今天重新校点此书的主要原因之所在。《折中》释《易》虽奉旨“以《本义》为主次及《程传》再辅以“集说”、“总论”、“案”语等。但李光地在“集说”、“总论”中尤能博采众家之说以“折中”商榷程朱之言这点正是“力学慕古”的李光地总裁《折中》一书之最为可取之处。且李光地本人的学术观点即与程朱之说有歧正如《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易类六》在介绍李光地之《周易观彖》时所指出的那样:“解‘后得主而有常’句不从程传增‘利’字解‘盖言顺也’句不以‘顺’为‘慎’以及‘比吉也’句‘比之匪人’句‘同人曰’句‘小利有攸往天文也’句‘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句‘渐之进也’句上九‘鸿渐于陆’句。与‘地之宜’句皆不从《程传》、《本义》脱误之说。”并赞其:“盖遵信古经不敢窜乱犹有汉儒笃守之遗”。《四库全书总目》这段赞语明赞李光地实亦暗示程朱以上诸说有“窜乱”之嫌可见乾隆年间复古风兴起之后人们已多么不买程朱《易》学的账!《折中》一书确能兼容并蓄众家之说时时以“集说”、“案”语及“总论”的方式提出与程朱不同的学见有时甚至暗称程朱之说为“世儒”之说而批评反驳之因而使《折中》的确起到了“融分朋立异之见”的作用。现按该书之内容次序试将此书简介如下:《折中》首载康熙帝所制“御纂周易折中凡例”一篇“凡例”简述了皇帝对该书命名、编纂体例及学术倾向所“钦定”的基调其云:“易经二篇传十篇在古元不相混费直、王弼乃以传附经而程子从之……今案易学当以朱子为主故列《本义》于先而经传次第则亦悉依《本义》原本庶学者由是以复见古经不至习近而忘本也。”又云:“今所收上自汉晋下迄元、明使二千年易道渊源皆可览见。”康熙对汉代复数易学持批判眨斥之态度他说:“汉晋间说《易》者大抵皆淫于象数之末流而离其宗故隋唐后惟王弼孤行为其能破互卦纳甲飞伏之陋而专于理以谈经也。”“然《易》之为书实根于象数而作……但自焦赣、京房以来穿凿大甚故守理之儒者遂鄙象数为不足言。”可贵的是康熙能以帝王的身份借“凡例”道出程朱《易》义的本质区别“朱于之学出自程子然文义异同者甚多诸经皆然不独《易》也况《易》则程以为圣人说理之书而朱以为圣人卜筮之教其旨趣已自不同矣。”书名称为“折中”实因“经传之说先以《本义》为主其与《程传》不合者则稍为折中其异同之致。传义之外历代诸儒各有所发明足以佐传义所未及者又参合而研核之并为折中”。《折中》于解《周易》经传之外又附以朱熹之“易学启蒙”并作“启蒙附论”“凡例”称此乃“庶几古人右书左图之意”。至于《折中》在解完《序卦》、《杂卦》之后又于“启蒙附论”后面附以“《序卦》、《杂卦》明义”亦“朕因陈希夷反覆九卦之指而思《序卦》之义因邵康节四象相交成十六事之言而悟《杂卦》之根。”“凡例”后为“御纂周易折中卷首”。“卷首”有“纲领”凡三篇首论“作《易》传《易》源流”二论“易道精蕴经传义例”三论“读易之法及诸家醇疵”。持论多引先儒之说可谓有理有据平允可靠。最为可贵、也最值得称赞的是:在“作《易》传《易》源流”中《折中》恢复了《本义》原貌将经与传分编一从古本。我们知道经与传的分合问题一直是学术界争论不休的问题。由史料看先秦时期《周易》的经与传是分开的。至汉代应该说基本上仍未混杂。至王弼始将经传相杂而成为今本《周易》之编次。此后又有很多学者对《易传》作了进一步分割。然而历史上很多有见识的学者已反对分传附经力图恢复《汉书·艺文志》所称“《易经》十二篇上下经及十翼”之原貌朱熹就是其中之一。他依据吕祖谦本的经传编次而作《本义》将经与传分开恢复了“《易经》十二篇”之原貌。我们今天透过历史的帷幕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朱熹之《本义》在当时是一部具有反潮流精神的著作。从内容上他敢将“河图”“洛书”“先天图”等放入书中“唯朱子兼象数、天理违众而定之。”(康熙《折中》序语)从撰写体例上又复十二篇古《易》之旧故此书一出依据中国文人相斗时打不倒对方就捧捧起来是为了更好摔碎的一贯战法于是即有人以朱子之学出自程子为理由在捧的同时董楷接着便作《周易传义附录》离析《本义》编次而从程氏《易传》编次。程氏《易传》乃王弼本编次由此可见当时分传附经派的势力是多么强大其所使用的手段又是多么恶劣!至明初《周易大全》又取董氏本等为底本故仍沿其误并因“钦定”而广为流传。以朱熹的地位、声望与影响其书之编次原貌竟然会在整整有明一代被离析曲改而李光地本人撰定的《周易观彖》十二卷正如《四库全书总目》介绍“是编乃仍用注疏本”就是说也只得仍用王弼本。只是“光地尝奉命纂修《周易折中》请复用朱子古本”。可知李光地也只是凭借康熙皇帝的威势借编《折中》之机总算从体例编次上忠实地恢复了《本义》原貌而后乾隆年间《御纂周易述义》又遵其例这是对分传附经派的沉重打击。对此我们作为令人应给予积极的评价。《折中》认为:“前汉六经与传皆别行至后汉诸儒作注始合经传为一耳。”《折中》编者言此的根据仅是《三国志·魏志》中魏高贵乡公问博士淳于俊的那段话淳于俊虽说“郑玄合《彖》、《象》于经者”但并未明确言其以何种形式去“合”及“合”到什么程度而由其上下文之语气看淳于俊只是作为一种见解对提出的问题予以回答且费氏《易》兴起之后东汉熹平石经之《周易》即“经传分列不相杂厕”(蒙传铭《周易成书年代考》)故《折中》虽主东汉人“始合经传为一耳”但我们以为还是以定王弼本为今本之始较为稳妥。在“论易道精蕴经传义例”中编者偏信初上无位之论以至失之偏颇:“按《象》无初上得位、失位之文又《系辞》但论三五、二四同功异位亦不及初上何乎?唯乾上九《文言》云‘贵而无位’《需》上六云‘虽不当位’若以上为阴位邪则《需》上六不得云‘不当位’若以上为阳位邪则《乾》上九不得云‘贵而无位’也”。然《文言》所云“贵而无位”是与“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并说此处乃阐理而非指其爻位同样《象》释《需》卦上六云“虽不当位未大失也”其意亦在释“不速之客三人来”为“不当位”只因能“敬之终吉”故而“未大夫也”此亦非指爻位而言。且《系辞》已说得很清楚:“是故列贵贱者存乎位齐小大者存乎卦。”“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如上下无位何来“上下无常”“周流六虚”之论耶?对先儒《易》义编纂者认为:“《易》之有象其取之有所从其推之有所用非苟为寓言也。然两汉诸儒必欲究其所从则既滞泥而不通王弼以来直欲推其所用则又疏略而无据。”在此《折中》编纂者强调朱熹的观点:“《易》只是为卜筮而作故《周礼》分明言‘大卜掌三《易》’《连山》《归藏》《周易》古人于卜筮之官立之凡数人秦去古未远故《周易》亦以卜筮得不焚。今人才说《易》是卜筮之书便以为辱累了《易》见夫子说许多义理便以为《易》只是说道理殊不知其言吉、凶、悔、吝皆有理而其教人之意无不在也。今人却道圣人言理而其中因有卜筮之说他说理后说从那卜筮上来作么?”因此《易》之本义正是为“上古之时民心昧然。不知吉凶之所在故圣人作《易》教之卜筮使吉则行之凶则避之。此是开物成务之道。故《系辞》云:‘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正谓此也。”这种对《易》之本义的体察与认识贯穿于朱熹《本义》的终始贯穿于《文公易说》的终始亦贯穿于《折中》的终始直至今天不是还有这种“今人才说《易》是卜筮之书便以为辱累了《易》”的今人吗?可见历史总是在重复。只是岁月流逝时代的大河中不时泛起新的“今人”。当然昨日之“今人”已不同于今日之“今人”而今日之“今人”又不同于明日之“今人”尽管“今人”的面孔不断变换然而像这样的老调子却总是唱不够也唱不完的。在“纲领三”之“论读易之法及诸家醇疵”中编纂者引用朱熹之言道:“《易》不比《诗》、《书》他是说尽天下后世无穷无尽底事理”“人须是经历天下许多事变读《易》方知各有一理精审端正。今既未尽经历非是此心大段虚明宁静如何见得?”此所论读《易》心得亦可谓精审。在论及“先天图”时编纂者又引朱熹之说指出:此图非朱熹、康节、希夷之说乃孔子之说“但当日诸儒既失其传而方外之流阴相付授以为丹灶之术至希夷、康节乃反之于《易》而后其说始得复明于世。”其论亦可谓中肯可信。“卷首”所列《易》之“义例”分为“时”“位”“德”“应”“比”及“卦主”数端亦可谓得卦义之本。“时”“位”“比”“应”“卦主”皆须以“德”统之。然编者或许为了讨好皇帝过于渲染五爻之尊以至“位”重于“时”。论及“卦主”虽然“卦主”之说始于王弼而由《彖》释《无妄卦》曰:“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思之先儒或有此说而《折中》编纂者将其分为“成卦之主”与“主卦之主”并对六十四卦之“卦主”进行了全面分析。《折中》编者之所以特别重视“卦主”恐怕主要为了给皇上看故所言之主绝大多数为五爻。而有的卦“成卦之主”与“主卦之主”各不相同。如于《兑卦》曰:“《兑》之二阴亦为成卦之主而不得为主卦之主主卦之主则二五也。”这样《兑卦》成卦之主有二爻主卦之主亦有二爻一卦即有四个卦主了。若一卦四主二从其于理于义皆不妥。故有的卦数爻并主益增其繁不合“易简之善配至德”之旨。《折中》于《周易》经文的解释首录《本义》次列《程传》。然后是“集说”与“附录”。(“附录”较少)再后是“案语”此为编修者所加多有精彩之笔。最后是“总论”但并非每卦之后皆有“总论”。《本义》、《程传》此处我们即无需介绍了。“集说”广采各家之说其引《朱子语类》自不必说引汉晋诸儒以王弼之说为多。而作为汉《易》代表的虞翻相比之下引用较少。且即或引用亦不取其月体纳甲之说。如注《坤》之“西南得朋东北丧朋”等绝不取虞氏月体纳甲说。只偶取其卦变说。案《集说》多取有新义者如释《井》卦九三爻之“为我心恻”取蔡清之说:“我指旁人所谓行恻也非谓九三自恻也”。应特别指出的是康熙帝在《折中》中最为推崇朱熹故在“凡例”中定调说:“案《易》学当以朱子为主故列《本义》于先”。而李光地虽“奉旨”纂修《周易折中》但其学术观点却与朱熹并不完全相同他将与朱熹观点不同的《易》解多收入“集说”之中。如释《彖上传》:“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时《集说》引王宗传曰:“或曰《易》家以《随》自《否》来《蛊》自《泰》来其义如何?曰非也。乾坤重而为《泰》《否》故《随》《蛊》无自《泰》《否》而来之理。世儒惑于卦变殊不知八卦成列因而重之而内外上下往来之义已备乎其中。自八卦既重之后又乌有所谓内外上下往来之义乎!”此说亦表达了李光地本人的学术观点因此他在“案”语中说:“王氏说最足以破卦变之支离得易象之本旨。”我们知道朱熹主“卦变”之说故在《本义》中列有“卦变图”图中三阴三阳之《随》《蛊》二卦自《泰》《否》而来。李光地在此借引他人之文称朱熹为“世儒”并敢批评朱熹“卦变”之说为“支离”这在当时实为难得。当然这种批评是否正确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了。纂修者认为“先天图”早已有之故在释《系辞》:“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时“集说”引吴澄曰:“羲皇卦图左起震而次以离‘鼓之以雷霆’也右起巽而次以坎‘润之以风雨’也风而雨故通言‘润’。离为日坎为月艮山在西北严凝之方为寒兑泽在东南温热之方为暑。左离次以兑者日之运行而为暑也右坎次以艮者月之运行而为寒也。”在释《说卦》“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兑以说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时“集说”引项安世曰:“‘自天地定位’至‘八卦相错’言先天之顺象也自‘雷以动之’至‘坤以藏之’官先天之逆象也。”项氏此说极有创见。观乎马王堆帛本八卦之序正合“逆象”之序也。“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动万物者莫疾乎雷挠万物者莫疾乎风燥万物者莫熯乎火说万物者莫说乎泽润万物者莫润乎水终万物始万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集说”在释这段文字时又引胡炳文之说以为《说卦》中“天地定位……是故《易》逆数也”。及“雷以动之……坤以藏之”此两段文字是言先天之卦而“帝出乎震齐乎巽……故曰成言乎艮”是言“后天”八卦而此处一段文字则是由“后天”而推“先天”他说:“去乾坤而专言六子以见‘神’之所为官‘神’则乾坤在其中矣!”所论皆能发前人所未发对后人考察“先天”方位的确大有助益。纂修者在释《序卦》、《杂卦》时全引“集说”以释之不是按照先列《本义》次及《程传》的固定格式原因是“集说”引《朱子语类》:“问《序卦》或以为非圣人之书信乎?”朱熹以为“先儒以为非圣人之蕴某以为非圣人之精则可。”“集说”释《杂卦》于篇首引《朱子语类》曰“三画之卦只是六卦。即六画之卦以正卦八加反卦二十有八为三十有六六六三十六也。邵子谓之暗卦。小成之卦八即大成之卦六十四、八八六十四也。三十六与六十四同。”释“震起也艮止也。损益盛衰之始也。”“集说”引钱志立曰:“损、益、否、泰为盛衰反复之介。《易》所最重者也《杂卦》于它卦分举。而损、益、否、泰则合举之以明盛衰之无常反复之甚速也。《周易》自乾、坤至泰、否十二卦自咸、恒至损、益十二卦。除乾、坤外(杂卦)自比、师至损、益十卦自咸、恒至泰、否十卦。”释“井通而困相遇也”一句时“集说”又引项安世曰:“自乾、坤至此三十卦正与上经之数相当而下经亦以咸、恒为始以此见卦虽以‘杂’名而乾、坤、咸、恒上下经之首则未尝杂也。”钱氏、项式之说皆可谓独具意见。释“大过颠也。垢遇也柔遇刚也。渐女归待男行也。颐、养正也。既济定也。归妹女之终也。未济男之穷也。夬决也刚决柔也君子道长小人道忧也。”“集说”引胡炳文曰:“《本义》谓自大过以下或疑错简。以韵协之又似非误。愚窃以为‘杂物撰德非其中爻不备’此盖指中四爻互体而言也。‘先天图’之左互复、颐、既济、家人、归妹、睽、夬、乾八卦右互垢、大过、未济、解、渐、蹇、剥、坤八卦此则于右取垢、大过、未济、渐四卦于左取颐、既济、归妹、夬四卦各举其半可兼其余矣!始于乾终于夬夬之一阴决尽则为乾也。”《折中》纂修者在此不仅引胡炳文之说与朱熹错筒说商榷更以“此盖指中四爻互体而言也。”以互体说在“先天图”之左右各互八卦而“各举其半可兼其余”以此论证大过、垢、渐、颐、既济、归妹、未济、夬八卦之所本。撰修者在此公然引互体之说以解经显然与“凡例”之“惟王弼孤行为其能破互卦、纳甲、飞伏之陋”的“圣裁”相悖。释《彖下传》:“渐之进也女归吉也。”《本义》曰:“‘之’字疑衍或是渐字。”纂修者于“集说”引毛璞曰:“《易》中未有一义明两卦者晋进也。渐亦进何也?渐非进以渐而进耳!”纂修者在“案”语中进一步解释说:“曰渐之进也以别于晋之进升之进也。”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皇帝虽已在“凡例”中为《折中》一书的学术观点定下基调但纂修者还是以“集说”的形式在书中反映出与之不同的学术观点。(当然这里面也包含着撰修者的学术倾向)此点康熙帝恐怕亦会见到然而并不计较由此亦可想见其作为一代明君的学术胸怀与宽宏气度!“集说”之后是“附录”“附录”亦引先儒之说或辅助程朱之说或商榷程朱之义然“附录”为数较少并非每卦皆有。如“附录”释“大衍之数五十……故再扐而后挂”一段曰:“郭氏忠孝曰奇者所挂之一也扐者左右两揲之余也……自唐初以来以奇为扐故揲法多误至横渠先生而后奇扐复分。”“《系辞》言‘归奇于扐’则‘奇’与‘扐’为二事也。又言‘再扐而后挂’则扐与奇亦二事也由是知《正义》误以奇为扐又误以左右手揲为“再扐”。“《系辞》以两扐一挂为三变而成一爻是有三岁一闰之象《正义》以每一揲左右两手之余即为‘再扐’是一变之中再扐一挂皆具则一岁一闰之象也。凡揲蓍第一变必挂一者谓不挂一则无变。所余皆得五也惟挂一则所余非五则九故能变。第二第三揲虽不挂亦有四八之变盖不必挂也。故圣人必再扐后挂者以此。”纂修者在此段“附录”后的“案”语中补充说:“郭雍本其先人郭忠孝之说以为蓍说引张子之言为据朱子与之往复辩论今附录于后以备参考。”就有关揲法的不同观点“附录”引“朱子与之往复辩论”的郭氏说并在《案》语中说:“张郭之意是以挂象闰也今折其中则掛扐皆当以象闰。”因为“以天道论之气盈朔虚必并为一法。以筮仪论之挂与扐必并在一处以经文考之曰‘归奇于扐’又曰‘再扐后挂’则象闰者当并掛与扐明矣!”撰修者这种以不同学术观点折中、商榷朱熹之说的做法是极为可贵的。故“附录”在《折中》中虽不多见然确能辅翼程朱之说其义不可忽视。今天我们在介绍与评价《折中》一书时尤应引起注意与重视的当推撰修者在每段经传文之后所加的“案”语今天看来此“案”语估计大部分为李光地所加或至少代表着他本人的学术思想“案”语中多有极富创见的精彩之笔亦有沉浮宦海多年后的抒其胸臆之语。我们知道李光地早年仕途并不顺利故于《屯》之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下“案”曰:“卦者时也爻者位也。此圣经之明文而历代诸儒所据以为说者不可易也。然沿袭之久每局于见之拘遂流为说之误何则?其所目为时者一时也。其所指为位者一时之位也……盖《易》卦之所谓时者人人有之如屯则士有士之屯穷居未达者是也君臣有君臣之屯志未就功未成者是也甚而庶民商贾之贱其不逢年而钝于市者皆屯也。”据《清史稿·李光地传》介绍:“光地被上遇同列多忌之者凡所称荐多见排挤”。估计李光地有感于此于《同人》卦九五爻“同人先号咷而后笑大师克相遇。”下“案”之曰:“居尊位而欲下交居下位而欲获上其中必多忌害间隔之者。故此爻之‘号咷’《鼎》九二之‘我仇有疾’亦论其理如此尔!”于《坤》卦卦辞后“案”曰:“己无私焉又何朋类之足云故必‘丧朋’而后‘得主’也为人臣者而知此义则引类相先不为阿党睽孤特立不为崖异故《易》卦之爻有曰‘朋盍簪’者有曰‘朋至’者有曰‘以其汇’、‘以其邻’者皆‘得朋’之义也。有曰‘朋亡’者有曰‘涣群’者有曰‘绝类上’者皆‘丧朋’之义也。斯义也质之文王卦图孔子《彖传》而皆合。”再如释困卦卦辞:“有言不信”曰:“困者君子道屈之时也屈则不伸矣!‘有言不信’‘信’字疑当作伸字解。盖有言而动见沮抑。乃是困厄之极不特人疑之而不信也。夬卦‘闻言不信’己不信人之言也而夫子以‘聪不明’解之以‘信’字对‘聪’字则‘信’字当为疑信之信。此卦‘有言不信’人不行己之言也而夫子以‘尚口乃穷’解之以‘信’字对‘穷’字则‘信’字当为屈伸之伸。”“案”语于《周易》经义多有创见。如于《坤》六二爻“直方大不习无不利”“案”语能以几何学之点、线、面、体理论释之说“乾为圜则坤为方方者坤之德与圜为对者也。故曰‘至静而德方’。若直则乾德也故曰‘夫乾其动也直’。大亦乾德也故曰‘大哉乾元’。今六二得坤德之纯方固其质也而始曰‘直’、终曰‘大’者盖凡方之物其始必以‘直’为根其终乃以‘大’为极故数学有所谓线面体者。非线之直不能成面之方因面之方而积之则能成体之大矣。坤惟以乾之德为德故因直以成方因方以成大顺天理之自然而无所增加造设于其间故曰‘不习无不利’。”再如释《井》卦卦辞“改邑不改井”曰“‘改邑不改井’句解说多有错文意盖言所在之邑其井皆无异制。”将“不改井”解作“其井皆无异制。”释《井》九三爻辞“王明并受其福”。曰:“不曰明王而曰王明乃恻者祈祷之辞言王若明则吾侪并受其福矣!”于《鼎》卦上九爻:“鼎玉铉大吉无不利。”“案”曰:“此卦与《大有》只争初六一爻耳余爻皆同也。《大有》之彖辞直曰‘元亨’它卦所无也惟《鼎》亦曰‘元亨’。《大有》上爻曰‘吉无不利”它爻所无也惟《鼎》上爻亦曰‘大吉无不利’以其皆为尚贤之卦故也……。又《易》中《大象》言‘天命’者亦惟此两卦一曰‘顺天休命’一曰‘正位凝命’。”所论皆可谓妙语连珠。而于《艮》卦六二爻“艮其腓不拯其随其心不快。”后曰:“此爻‘随’字与《咸》三同《咸》三谓随四此爻为随三也。”由此段文字可知李光地精于互体连互之说。盖《咸》卦九三爻之“执其随”的“随”字与此《艮》卦六二爻“不拯其随”的“随”字相同。李光地认为是因《咸》卦九三爻便是《随》卦九四爻(因《随》卦六二爻至上六爻五画连互而成《咸》卦)故《随》卦九四爻才有“随有获”之辞。而此《艮》卦六二爻即是《随》卦的六三爻(因《随》卦六二爻至上六爻五画连互成《咸》卦)时其内卦亦为艮也此《艮》卦六二爻正其五画连互而成《咸》内卦艮之二爻之位此位即《随》卦六三爻之位。由此可知“好学慕古”的李光地不仅精于汉人的互体连互之说更以此说注《易》!更知李光地虽“奉旨”纂修《折中》然与康熙之《易》学观并不相同更不轻易苟同之!他总是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发表自己的学见真乃可敬可佩!正因李光地能以互体连互注经于先《御纂周易述义》才紧随其后全取互体之说以解《易》矣!既然“御纂”之书皆以汉人“互体”说释《易》则《折中》在清代《易》学研究上除能集宋《易》之大成外其对汉《易》的复萌从某种意义上讲的确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李光地不但有扎实的象数易学功底而且更在文字音韵训诂方面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如《渐》卦上九爻“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李光地“案”之曰:“‘陆’字与九三重故先儒改作‘逵’字以叶韵然‘造’、‘仪’古韵实非叶也。意者‘陆’乃‘阿’字之误阿大陵也。进于陵则阿矣。‘仪’古读俄正与阿叶。《诗》云‘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见君子乐且有仪。”今人于《丰》卦多能认识到它是古人对日全蚀的一次完整记录但前人明确完整地提出此说的应是李光地。他在《丰》卦九三爻“丰其沛日中见沫折其右肱无咎。”后“案”曰:“以实象求之则如太阳食时是也。食限多则大星见食限甚则小星亦见矣。”李光地读《易》多出灼见如于《兑》卦九四爻:“商兑未宁介疾有喜。”下“案”曰:“《易》中‘疾’字皆与‘喜’字对故曰‘无妄之疾勿药有喜’。又曰:‘损其疾使遄有喜’。以此爻例之则‘疾’者谓疾病也‘喜’者谓病去也。”于《中孚》卦六四爻“月几望马匹亡无咎。”下“案”曰:“《易》中六四应初九而义有取焉者皆上不遇九五者也。”于《彖上传》“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下“案”曰:“卦有曰‘尚贤’、‘养贤’者皆是六五上九相遇《大有》、《大畜》、《颐》、《鼎》是也。此卦《颐》为养义而六五又赖上九之养以养人故曰:‘圣人养贤以及万民’也。”于《象上传》:“伏戎于莽敌刚也。”“案”曰“敌者应也。若《艮》言‘敌应’《中孚》言‘得敌’皆谓应爻也。”于《象下传》:“其行次且行未牵也。”“案”曰:“《易》中言牵者自《小畜》至此皆当为牵制之义。”于《系辞上传》:“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先于“集说”引崔憬曰:“言伏羲仰观俯察而立八卦之象以尽其意。‘设卦’谓因而重之为六十四卦。”并“案”曰“‘立象’朱子谓指奇偶二画崔氏、吴氏则谓是八卦之象似为得之。崔氏说又较明也。”马王堆帛书《易经》的出土使我们明白了:《周易》今本并不是唯一的传本我们估计春秋乃至百家争鸣和战国时代可能有多种不同系统的《周易》本子在社会上流传这些本子从八卦的排列到六十四卦的顺序都有所不同其占筮的方法亦可能不尽相同今本只是其中之一。《序卦》的写成正是当时传授今本的人为宣扬今本以与社会上别种编次的《周易》传本相区别。帛书《易经》的出土说明直至汉初仍有其它本子流传。李光地虽未见到这些可贵的出土资料但其《序卦》篇头“案”语却凭自己深厚的学养以穿透历史尘埃的慧眼看到:“卦之所以序者必自有故。而孔子以义次之。就其所次亦足以见天道之盈虚消长人事之得失存亡国家之兴衰理乱……然须知若别为之序则其理亦未尝不相贯。如蓍筮之法一卦可变六十四卦随其所遇而其贞与悔皆可以相生。”“孔子盖因序卦之次以明例所谓举其一隅焉尔。神而明之则知易道之周流而趋时无定且知筮法之变通而触类可长。此义盖《易》之旁通至极处也。”每见俗儒注《序卦》总是迂曲解说其卦序排列如何高妙有理而不可变动。其实今本《周易》只是当时社会上的众多传本之一。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今本凭借孔子作“十翼”的成说才变成唯一的正统传本而使其他本子逐渐失传。而李光地在三百多年前已看到:“卦之为序”有其自身之规律今本卦序只是孔子以自己对其义的理解来排列的。即“卦之所以序者必自有故而孔子以义次之。”“然须知若别为之序则其理亦未尝不相贯”。故孔子所序之今本卦序只是“所谓举其一隅焉尔。”吁!李光地此见真不愧一代鸿儒之笔也!《折中》于有的卦辞传文之尾又往往附以“总论”。附有“总论”的卦有:《乾》、《蒙》、《需》、《讼》、《履》、《泰》、《同人》、《谦》、《随》、《观》、《噬嗑》、《贲》、《复》、《无妄》、《大畜》、《大过》、《坎》、《咸》、《恒》、《遯》、《大壮》、《晋》、《明夷》、《家人》、《睽》、《解》、《益》、《夬》、《困》、《井》、《革》、《鼎》、《艮》、《丰》、《旅》、《巽》、《兑》、《节》、《小过》、《未济》共四十卦。附有“总论”的传文有《系辞上传》、《系辞下传》、《文言传》、《说卦传》及《序卦传》。“总论”有的仅罗列相关之说而并无所论有的则于易理有极精到的创解。如《蒙》卦总论引项安世之说曰:“六爻之义初常对上二常对五三常对四观之则其义易明。初用刑以‘发’之上必至于用兵以‘击’之。二为‘包’而接五则五为童而巽二。三为见二而失身则四为远二而失实。大约诸卦多然。终始见于初上而曲折备于中爻也。”《革》卦总论引龚焕之说曰:“初言‘巩用黄牛’未可有革者也二言‘巳日乃革’不可遽革者也三言‘革言三就’谨审以为革者也皆革道之未成也。四言“有孚改命’则事革矣!五言‘大人虎变’则为圣人之神化矣。上言‘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则天下为之丕变而革道大成矣!”应特别指出的是:我们通读“总论”发现它与“案”语非一人写成:如前所述我们已知“案”语作者对朱熹载入《本义》的“卦变”说持批评态度称其为“支离”。而“总论”则以“卦变”说释《易》。如益卦“总论”曰:“熊氏良曰:损益二卦皆以损阳益阴为义。损自泰来者也益自否来者也。天下之理未有泰而不否否而不泰亦未有损而不益益而不损者。故泰居上经十一卦而损居下经十一卦。秦、否、损、益为上下经之对后天序《易》其微意盖可识矣!”于既济卦“总论”又曰:“万氏善曰:泰之变为既济否之变为未济盖既济自泰而趋否者也未济自否而趋泰者也。故既济爻辞无吉者以其趋于否也。未济爻辞多吉以其趋于泰也。否泰者治乱对待之理既未济者否泰变更之渐也。”依“卦变图”凡三阴三阳之卦皆自否泰来“案”语非之而“总论”是之。同出《折中》一书而“案”与“总论”持论各异故而恐非出自一人之手也!《序卦》之尾有一段极长的“总论”详述今本卦序排列的一些特点多能发前儒所未发因篇幅太多在此即不详作介绍了。《折中》所附之“易学启蒙”“启蒙附论”此处亦不详作介绍。如“启蒙附论”作图以示“勾三其积九股四其积十六弦五其积二十五合之五十是大衍之数函勾股弦三面积。”“因而开方则不尽一数而止于四十九此大衍之用也。”亦发汉魏诸儒所未发。至于“序卦杂卦明义”于“杂卦”究互卦之源及环互等此说于李光地《周易通论》中亦有所论述其论宏深简括皆能发古人所未发卓然成一代大家之言。另外《折中》附有大量易图以见弥纶天地之道。故《四库全书总目》在介绍《折中》时将其评价为:“冠以图说殿以《启蒙》未尝不用数而不以盛谈河洛致晦玩占观象之原。冠以《程传》次以《本义》未尝不主理而不以屏斥谶纬并废互体变爻之用。其诸家训解或不合于伊川、紫阳而实足发明经义者皆兼收并采不病异同。”“至于经传分编一从古本尤足以正费直以来割裂缀附之失焉。”以上所述难免挂一漏万且见仁见智各有不同。但从整体看来我以为《四库全书总目》的评价基本上还是公允的故拙文如上以述之。二此次校点我们所参考依据的《御纂周易折中》本子有:①康熙五十四年内府刻本二十二卷首一卷十册。②康熙五十四年内府刻本二十二卷首一卷十二册(清)陈介祺批校。③同治六年马新贻刻本二十二卷首一卷十册。④台北成文出版社年出版之康熙五十四年武英殿刻本影印本(无求备斋《易经集成》本)。⑤台北商务印书馆年影印文渊阁四库本二十二卷首一卷。⑥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年影印文渊阁四库本亦为二十卷首一卷本附有清王大岳等所撰“校勘记”(《大易类聚初集》本)。王大岳等所撰“校勘记”从“引用姓氏”到各卷共指出了十九条错讹与我们下面指出的一样多为引文时的错讹。我们的校点整理本参考王氏等指出的讹误并已部分地作了订正。但王太岳等所校有的并不正确。如“卷一”中王氏等指出:“《本义》:‘而于八卦之上各加八卦’刊本‘于’讹‘为’据《本义》改。”其实“于”“为”二字本可互用因而非讹。“于”“为”二字古同属喻母古籍中以“为”表“于”之例甚多所以王引之《经传释词》卷二指出:“家大人日‘为’犹‘于’也。”王大岳等作为先儒于此未能明察甚憾。在校点整理过程中我们发现康熙本与四库本及同治本文字上时有不同为此我们用康熙本与四库本、同治本作了仔细对照。现将我们所发现的文字差异列之如下(与王大岳等《校勘记》重复者不列于此而单独附之于后并加注):卷首《纲领一》:“《周礼》:大L掌三《易》之法。”“按《周礼·大卜》三《易》……”康熙本皆作“大”四库本皆作“太”同治本皆作“大”。大、太通假。今校点本依康熙本和《周礼》原本作“大”。卷首《纲领一》:“其系辞以下王不注”康熙本作“以”四库本作“已”同治本作“已”。古“已”与“以”互通。校点本仍依康熙本作“以”。卷九《彖上传·坤》释“安贞之吉应地无疆”句“集说”引孔颖达之说:“自此以上论坤元之德也。”康熙本作“以”四库本作“已”同治本作“已”。同亦依康熙本作“以”。卷六《下经·困·六三》引《程传》说之末句:“所安之主可得而见乎!”康熙本作“可”四库本作“可”同治本作“安”。案《程传》同康熙本故校点本依康本作“可”。卷七《下经·井》释卦辞之“集说”引郑康成说:“郑氏康成曰:井以汲人水无空竭犹人君以政教养天下惠泽无穷也。”康熙本作“人”四库本作“水”同治本作“人”。案清人张惠言辑本《周易郑氏注》亦作“人”由下文“犹人君以政教养天下惠泽无穷也”思之当以作“人”妥故校点本依康熙本作“人”。卷八《下经·未济·上九》之“集说”中引邱富国说:“既言饮酒之无咎复言饮酒濡首之失何耶?”康熙本作“耶”四库本作“也”同治本作“耶”。校点本仍依康熙本作“耶”。卷九《彖上传·复》释“复其见天地之心乎”“集说”引胡炳文之说:“天地生物之心即人之本心也皆于几息而复萌之时见之。”康熙本作“见”四库本作“见”

用户评价(4)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9

李光地《御纂周易折中》(简体横排)

仅供在线阅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