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张仲景调理脾胃特色初探

张仲景调理脾胃特色初探.pdf

张仲景调理脾胃特色初探

古楼书生
2009-05-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张仲景调理脾胃特色初探pdf》,可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

中医中药张仲景调理脾胃特色初探武警重庆总队第一支队卫生队 李光禄 (重庆)  关键词 张仲景 调脾胃 特色  东汉张仲景著《金匮要略》(简称金匮)是中医杂病论治的一部重要医典,重视调理脾胃独具特色。不仅描述了余种脾胃病证,提出“四季脾旺不受邪”的论点,而且在辩证论治上把调理脾胃融于全书字里行间。故余不揣浅陋,将张仲景调理脾胃特色分个方面浅析如下。 预防为主,重在脾胃《素问·调经论》曰:“人之所有者,气与血耳。”气血者,脾胃所生化也,脾胃功能正常,则化源有继,气血充足,正气旺盛,抗邪力强,疾病不易发生或它脏有病亦不易传之脾胃脾胃功能不足,化源不继,气虚血少,则正气虚衰,抗病力弱,容易发生疾病,它脏有病亦易传之脾胃。所以,仲景在《金匮》中明确指出:“四季脾旺不受邪。”仲景这一预防为主的学术思想,主要体现在个方面。 未病先防,立足脾胃 胃主纳,脾主化,“若人能养慎”,“服食节其冷热苦酸辛甘”,则脾胃不受伤、纳化功能正常,气血生化有源,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皆持此以长养,则“不遗形体有衰,病则无由入其凑理”,疾病无从发生。若饮食不节,寒温失调,五味偏嗜,则“食之有妨,反能为害”,导致脾胃损伤,纳化无权,气血化生匮乏,而“疾 竟起”,“发为百病”。说明防脾胃损伤是预防疾病的重要措施。不仅如此,《金匮》为了进一步说明饮食损伤脾胃导致疾病发生的重要性,尤其对有毒之物,还专设“禽兽鱼虫禁忌”和“果食菜各禁忌”篇,告戒“切忌者矣”。 已病防变,当先实脾 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五脏之间,互相联系,既病之后,若失于调理,病邪可影响脾胃。《金匮》明确指出:“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并强调肝虚在“补用酸,助用焦苦”的同时,当“益用甘味之药调之”。盖甘能益脾,调和中气,脾胃俱旺,不仅可以预防病邪转变,防止肝木乘之,而且化源渐充,肝虚得养,还有助于肝病恢复,一举两得。说明已病防变,当先实脾,强调疾病在可能传变的途中调补脾胃是很有临床指导意义的。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脾脏是网状内皮系统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内含丰富的淋巴细胞,其中~的淋巴细胞为T细胞,主要合成并释放多种淋巴因子,参与细胞免疫反应另有~的淋巴细胞为B细胞,能产生抗体,主要参与体液免疫。脾窦内的内皮细胞和脾索网状细胞具有活跃的吞噬功能,能极其有效地清除血流中细菌的侵袭。当外邪(如病原微生物)冲破外周屏障进入血流时,这时的脾脏就成为机体抗御病邪的一个重要防线。如果脾发育不全,常会引起巨噬细胞的免疫缺陷病。研究还表明脾脏切除后,机体的免疫功能发生一系列改变,主要为抗体合成与白细胞数改变,由于机体免疫功能的改变,内环境平衡遭到破坏,所以脾切除后较正常人易于发生感染。不少学者研究还发现,脾的微循环受到损坏或脾切除后,血流中抗原抗体反应受挫,血清IgM明显减少。 补中益气,独具匠心 建立中气 中气者,脾胃之气也。脾胃同居中焦,职司纳化,化生气血,濡养脏腑。脾胃俱病,纳化失司,化源不继,气血亏虚,脏腑失养,便失其“阴平阳秘”的生理状态,由此而变生各种病证,如《金匮》描述的“悸、衄”“手足烦热,咽干口燥”“梦失精”之虚热“虚劳里急”“妇人腹中痛”之虚寒,皆阴阳不相维系之见证也,此证并非阴阳自虚,乃气血不足使然。若“补阳则阴竭,泻阴则阳脱,如是者可将以甘药”。宜小建中或黄芪建中汤之类主之。裨使中气立,脾阳复,纳化有权,水谷归于正气,则气血渐生,营卫调和,阴阳乖戾而致复平。 温中健脾 临床上气虚之甚往往阳气亦虚,气虚之发展,必然导致阳虚,脾阳一虚,则虚寒之证发生。纵观《金匮》治脾阳衰微,中焦寒盛之寒疝,用大建中汤温中散寒止痛。脾胃阳虚,“腹中寒气,肠鸣切痛,胸胁逆痛,呕吐”,用附子粳米汤散寒止呕,温经定痛。中阳不足,寒饮内结,上乘阳位的胸痹虚寒证,有人参汤补中助阳,建立中气。胃气虚寒“干呕吐逆、吐涎沫”用半夏干姜散温胃止呕。脾阳不足,失其统摄之远血证,用黄土汤温脾摄血。产后血虚寒凝之“腹中疠痛”,用当归生姜羊肉汤温中散寒,补虚生血等。可谓温中健脾,寓意之深。 滋养脾阴法 《血证论》云:“脾阳不足,水谷固不化,脾阴不足,水谷仍不化也。”譬如釜中煮饭,釜底无火固不熟,釜中无水也不熟也。”脾阴不足则纳少,便难,食后腹胀,口唇微干、喜饮、肌肉消瘦、手足烦热,舌淡红或偏红,苔少或无苔,脉细。而《金匮》之薯蓣丸,则是对应之剂。该方以薯蓣为君,薯蓣者淮山药是也。山药甘平,不惟入脾,而且入肾不惟益阴,而且固精。《本经》曰主伤中,曰补中,明标两中字,可见甘平益脾阴之重要。方中甘草用··武警医学(MedicalJournaloftheChinesePeople’sArmedPoliceForces)VolNo出版量也多,又配以人参、茯苓、白术、麦冬、大枣、豆卷,补中益阴之作用更大。脾阴者,血也、津也、液也,故用当归、芍药以养血地黄、阿胶以增液桂枝、干姜以鼓舞之神曲、川芎以疏利之桔梗、杏仁以开上柴胡、防风以和外方中白蔹用量虽少,其润沃可增山药之涵濡,其收敛可助山药之秘摄,其续绝生机,可以疗诸药培育难复之存败。是方汇集复杂之中,大有条理清晰之致,不求之少阴,而求之太阴。“脾为大阴,乃三阴之长,故治阴虚者,当以滋阴养脾为主,脾阴足,自能灌溉诸脏腑也”。 它脏并调 脾居中州,灌溉四旁,脾胃病变可影响五脏,五脏病变也可影响脾胃。仲景于此,常以补脾与五脏并调,如八味肾气丸治疗脾肾阳虚之“虚劳腰痛”,“短气有微饮”之水饮证。四逆汤治疗“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身有微热,见厥者”之阴盛格阳、虚寒性呕吐。“燠土以胜水”的干姜茯苓汤治疗寒湿不去、阳气不行的“肾著”病,皆体现了脾肾双调之治法。又如“妇人怀妊、腹中疠痛”用当归芍药散泻肝安脾。胃虚停饮,挟肝气循经犯胃上冲之“干呕、吐涎沫、头痛”,用吴茱萸汤散寒化饮,补中益气。胃虚土燥,脾失转输,肺津不足之虚热肺痿,用麦门冬汤生津益气虚寒肺痿用干姜甘草汤补虚散寒,培土生金。脾虚血少,心失所养,心神不安之脏燥证,用甘麦大枣汤甘温益脾,补土生血,等等。足见仲景脾与五脏并调之匠心。 祛邪调脾,燮理升降 清热祛邪 热在脾胃,法当清热。“汗出恶寒,身热而渴,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胃热上冲,只升不降,“食已即吐”用大黄甘草汤清泄胃热。少阳热邪迫胃,“呕而发热”用小柴胡汤和解泄热。寒热错杂,升降失司,“呕而肠鸣,心下痞者”用半夏泻心汤辛开苦降,清热和胃。湿热内停,蕴蒸脾胃,影响肝胆,“寒热不食,食则头眩,心胸不安”之黄疸,用茵陈蒿汤清热利湿,热退邪去,脾胃得安。 攻下逐邪 邪犯脾胃,或与寒结,或宿食停滞,阻滞胃肠,势必影响脾胃气机升降,导致腑气不通,于此非攻逐不去。如治热结胃肠,重在胃腑(兼见少阳),“按之心下痛满”,用大柴胡汤和解攻下重在大肠,“腹满不减,减不足言”,用大承气汤攻下通便。“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用大黄附子汤温下逐寒,寒实凝结,心腹胀痛。“卒痛如锥刺,气急口噤”,用三物备急丸温通寒积。以上所举,虽各具特色,但无不体现了仲景祛邪以调脾,调燮而升降复的方法来恢复脾胃功能。 温阳化饮 仲景治饮,以“温药和之”为大法。这一宝贵经验贵在“温”与“和”二字。言“温”者,乃脾为湿土,赖阳气健运,饮为阴邪,易伤阳气,饮邪伤人,必先及脾,脾阳失运,又加重饮邪停聚,温药可以温化饮邪,助脾健运,布行气机。言“和”者,即非用辛燥不可,辛能发散,燥能祛湿,辛燥合用,以和脾性,饮去阳复。如“心下有痰饮,胁支满目眩”,用苓桂术甘汤温阳、化饮、健脾利水。寒饮内停,留于胸膈,“似喘不喘,似呕不呕,似哕不哕,微心中愦愦然无奈者”,用生姜半夏汤辛散水邪。饮停于胃,胃失和降,“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用泽漆汤通阳逐饮,皆“温”“和”之功矣。 祛湿利水 脾主运化水湿,脾运不及,脾虚湿阻,内外合邪,著于肌体,则为湿病。风湿表虚,“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用防己黄芪汤。风湿表里阳虚,“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有微肿者”,用甘草附子汤,皆祛湿健脾之法也,湿为阴邪,水湿同类,水湿困脾,运化失司,则为肿病。“四肢肿,水气在皮肤中,四肢蹑蹑动者”,用防己茯苓汤利水祛湿,导水下行。中阳衰微,不能行水,以致水饮潴留,“脐下有悸,吐涎沫而癫眩”,用五苓散利水渗湿,通阳降逆。 顾护胃气,聊备一格胃气,即脾胃之气,“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可见胃气的强弱直接关系到疾病的预后和转归。仲景对此,时刻不忘把顾护胃气作为第一要义,尤其在立法组方遣药以及服用方法上之医理和巧思聊备一格。 护胃达邪 鼓舞胃气 胃纳脾化,化生气血,乃正气之本,在疾病过程中机体所损的营养物质不仅有赖脾胃化生,而且所施药物又需中焦受气取汁以发挥疗效。因此,若正气不足以祛邪,当鼓舞胃气以达邪。《金匮》常以食疗鼓舞之。如风邪化燥,津液不足之 病,用括蒌桂枝汤后“汗不出,食顷,啜热粥发之”,以宣散药力,开发腠理,既助括蒌桂枝汤解肌祛邪,又能生津液以护胃气,方义至明。又如寒饮迫肺,“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用“小麦一升”不仅甘平护胃养正,且助石膏祛邪外达。 祛邪护胃 以助正气 邪之所凑,当祛邪为要,然用药不当每伤胃气,《金匮》于此,处理极为恰当。如大承气汤之应用,非攻逐荡涤难达祛邪存阴之目的。然承气汤多苦寒破气之品,用之得当,则收效于俄倾,不啻起死回升之妙但稍涉差谬,则伤阳败胃,祸不旋踵,故仲景在承气汤之应用上最所惮心,一再告戒,“得下止服”,“得利则止”,唯恐因差误而伤胃气,其严谨周到之处,堪为呕心沥血。又如白虎汤之应用,石膏知母清其邪热不为过,但苦寒又伤胃气,故仲景又佐以粳米,甘草既护胃调中,又助正气。尤其是对峻烈、毒剂,仲景更为重视。如治饮邪停胁,氵辟结不散,非芫花、甘遂、大戟峻猛之品,难达“去菀陈 ”之的。⋯⋯故选十枣为君,一以顾其脾胃,一以缓其峻毒,得快利后,糜粥自养。一以使谷气为充,一以使邪不复发,此仲景用毒攻邪之法,尽美尽善也。总之,《金匮》于祛邪疗疾中,或用参、草、姜、枣,以护胃气或以白蜜,以缓其毒性或用食疗米粥,以鼓舞胃气,其意皆“无使过之,伤其正也”。足见仲景慎保胃气之心拳拳矣。(收稿,责任编辑 徐 烨)··武警医学(MedicalJournaloftheChinesePeople’sArmedPoliceForces)VolNo出版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