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告别娑婆

告别娑婆

告别娑婆

rapture2000
2009-04-1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告别娑婆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作者序上篇梦中细语第一章阿顿与白莎的出现第二章地下份子J第三章奇迹第四章人类存在的秘密第五章小我的计谋下篇觉醒第六章圣灵的另一途径第七章宽恕法则第八章悟道第九章濒“活”经验第十章治疗疾病第十一章 时间概说第十二章 看电视新闻第十三章真祈祷与富裕第十四章比“性”更美妙第十五章展望未来第十六章关于复活第十七章告别娑婆作者序当我还住在缅因州的乡下时两位自称为白莎和阿顿的高灵上师活灵活现地出现于我眼前。他们日后透露了自己的前身曾是耶稣的门徒StThomas与StThaddaeus──虽然教会将他们封为圣人其实那并不是他们的最后一世他们并没有在那一世成道。这两位来访者无意老调重弹众所周知的灵修观点他们揭示了宇宙最深的奥秘探讨人生的真正目的对近代新出土的〈多玛斯福音〉也着墨不少最重要的他们针对近年来流传甚广、将人类思潮推向新禧年的一部旷世灵修经典做了一番澄清而且还生动地点出了书中的精髓。至于你信不信白莎和阿顿的现身那并不重要也丝毫影响不到本书的讯息所能带给你的启发和帮助。但我敢跟你保证若无两位上师提供灵感我这个胸无点墨的一介凡夫是不可能写出这样一本书的。不论如何我让读者自己决定这本书的来历。我个人相信只要心胸够开放、够宽阔《告别娑婆》能为修行人士节省下大量时间无需寻寻觅觅地迂回于灵修道上。一旦真正读懂了书中的讯息你再也不可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自己的生活和这个娑婆世界了。对我而言这一切正是如此。本书是根据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到二00一年十二月的会谈资料而写成的全书以三人对话的方式呈现亦即葛瑞(也就是我)以及化身为人形的高灵上师阿顿和白莎。我个人的叙述文字并没有特别标示出来只有当我必须在三人的对话中插入解说时会加上一个「注」字。有一点我必需解释一下虽然在准备这些文稿的漫长过程中每次读到书中呈现的那个嚣张跋扈又幼稚无知的自己时简直如坐针毡但我仍然坚持不去修饰那些对话以及处处出言不逊的语气。直至今日回顾起来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直拖到最后几章的那一段时日才算真正用心在练习宽恕。两位上师的解说化为白纸黑字以后有时会显得咄咄逼人然而我可以作证他们的神态始终是温柔、幽默、谦和、充满慈爱的。就好比有经验的父母不但知道如何运用儿女的语言来修正他们的错误而且知道何时应该立场坚定毫不妥协然而他们用心良苦的修正背后的动机其实是善的。因此如果你感到某些说法过于严厉请记住他们是为了我好的缘故。阿顿和白莎在跟我说话时特意用我所习惯的那种对话语调慢慢将我诱导入他们的教诲里头。白莎事后透露他们故意用那种调调儿跟我对话我才可能听得进去。由此你不难想见我的「程度」了。说实在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正确地传达他们的讯息但我不是完美的因此本书也不是完美的如果书中仍有谬误之处无须分说那必定是我的错误而非出自两位来访者。还有一点我需要厘清的阿顿和白莎不仅允许我还鼓励我用日后的一些对话来增补先前的讨论偶尔有些句子也无需拘泥于当时的逐字记录稿这类的指示有一部份已顺理成章地纳入书中了。总而言之这本书的缘起虽然是出自他们的指引仍应视为我个人的作品。书中所引用的《奇迹课程》章节也都编入书后的「本书引文与《奇迹课程》章句代码对照索引」中。对于默启这一部课程的「那声音」我心怀无尽的感激两位上师也谈论到「那声音」的真实身分。最后我必须向这些年来协助我完成此书的众多师友们致谢尤其是「奇迹课程基金会」会长肯尼斯(KennethWapnick)。读者随后会读到我的上师特别叮嘱我向他请益就教因而本书的内容也自然呈现出我从他那里受惠无尽的点点滴滴。不过我仍须声明《告别娑婆》里的观点纯属于我个人的诠释与了解未必代表《奇迹课程》的立场。葛瑞.雷纳上篇梦中细语已直接契入上主的人丝毫不受世界的限制也清楚记得自己的终极身分。他们可以称为众师之师因为他们虽已无形可见我们仍能向他们的形相呼求。他们会在最有益的时刻及场合出现。如果现形会吓倒某些人他们就只传递他们的观念。凡是呼求他们的人都不会落空。也没有一个人会被他们遗忘。第一章阿顿与白莎的出现交流管道本来就不限于这个世界所懂的狭隘范围。 一九九二年圣诞节那一周我意识到自己今年的生活与心境似乎改善了不少。犹记得去年圣诞生活蛮困顿的我深为物质生活的匮乏而烦恼。虽然我以前还算是相当成功的专业乐师却不曾存下多少钱后来又转行为股票交易员做得也很辛苦。加上那一段期间我认为以前的一位朋友兼同事欺诈了我而提出法律诉讼同时我还在四年前的破产阴影下苟延残喘(这都怪我急功近利奢侈浪费加上时运不济过去所有的投资都血本无归)。我毫不知情在那一段日子里我其实是在与自己交战而且败得很惨。我也毫不知情那时大部分的人也都生活在交战状态下即使外表好像偶占上风其实也输得很惨。突然我内心深处发生了某种转变。十三年前我就开始追寻灵性的生活我学到不少东西但从未认真地将这些课程运用到生活中。此刻我似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念头所攫获:“非改不可了一定有比这更象样的过日子法!”我写信给正跟我打官司的朋友告诉他我决心放下这种充满冲突的生活形态撤回法律诉求。他在电话里感谢我我们重新建立友谊。事后我才发现在过去十年中这类情节不知在人间上演了几千遍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世上不少纠缠在某种矛盾中的人不约而同地在那一段时间内开始聆听内在更高的一种智慧慢慢放下了手中紧握的攻击武器。面对每天的挑战我试着发挥出宽恕与爱的精神(当然我只能按照当时所了解的程度去做)有时效果不错但对方一旦触及我的要害我便故态复萌了。不论如何我感到自己的生活确实转向了在这一段时间我留意到有一种亮光在眼角处闪烁或是笼罩着我所见之物。这些晶莹的亮光并没有影响我的视线它只是集中在某个角落而已我根本不了解它的意义直到后来“他们”为我解释了原委。在这转变期间我不时向J祈祷求助。他在我的心目中是最有智慧的先知与他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缘分。我常在祈祷中向他表示: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回到两千年前作他的门徒体会一下亲炙于他的教诲的感受。到了一九九二年圣诞周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当时独自在家里因为我是在家办公的人我的妻子凯伦每天通勤到路易斯顿上班我们膝下无子除了爱犬努比偶尔的吠声以外我常在家独享缅因州宁静的乡下生活。我在客厅里静坐一会儿当我从冥想中回过神来时张开眼睛惊愕地发现我不是独自在家一男一女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微笑地看着我清澈的眼神好似穿透了我的肺腑。他们毫无敌意事实上他们看起来如此祥和让我顿时心安下来。事后回想起来也奇怪当时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两个活生生的人不知从哪儿突然出现在我的客厅里是如此不可思议我当时大概连害怕都忘了。这两人看来约莫三十岁左右很健康穿着得也很合乎时尚一点都不像传诵中的天使神师或是某方神圣之类的人物没有耀眼的光明身上也没有光圈他们若在餐馆里吃饭绝不会特别惹人注目。望着沙发上的两个人我的眼光情不自禁地落在那动人的女子身上那女子见此情景便先开口了。白莎:嗨我亲爱的弟兄我看得出来你很惊讶我们的出现还不算太害怕。我叫白莎这是我们的弟兄阿顿。我们出现在你眼前的形式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化身而已它所带来的话会帮你们化解掉这个虚幻的娑婆世界。我说我们只是象征因为任何东西只要有形有相都属于幻化之身唯一真实的存在只有真神或纯灵。在天堂里两者是同一回事。真神与纯灵是不具任何形相的故天堂也没有男女性别的观念。属于五蕴六识的娑婆世界里的任何形相包括你所感受到的身体在内既称之为“形象”表示它只能算是另一物的象征。许多圣经学家常对十诫中第二诫“你不可制造偶像”感到百思不解为什么真神不让你为祂塑像?摩西以为这条诫文是针对异教的神像而说的其实它真正的意思是你不该塑造任何神像因为祂根本无形无相。这一观点对我们日后所要谈的内容非常重要。葛瑞:你究竟在说什么?能不能再重复一遍?阿顿:我们会不断重复直到你领会了为止。葛瑞你会发现我们交谈的用语好似仿效你的说话格调我们也绝不拐弯抹角我们认为你承受得了这一挑战我们不是来这儿与你穷耗的。你向J兄求助他很乐意亲自前来但目前的情形不太合适因此我们代表他出面。在此顺便一提他同意我们直称他为J兄待时机成熟时我们自会告诉你原因的。你想要知道两千年前门徒在他跟前受教的情形我们很乐意与你分享自己的亲身经验。你会惊讶作他现代的学生远比我们那个时代更容易多了我们会以J兄以前或未来(根据你们的时间观念)挑战我们的方式来挑战你我们不会轻易放过你也不会尽挑你爱听的讲。你若怕碰伤跌痛应该去儿童游乐场你已准备好授受万人的待遇了。你应先明白为什么你们的娑婆世界从长远来看是没有出路的我们才有言归正传教你认清这一切是如何开始又是如何结束的。怎样?有话要说吗?葛瑞: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阿顿:好极了这正是学徒最佳的学习条件此外还需具备另一条件即是有心学习的意愿。我知道你具备了这一条件我也知道你不多话你这种人可以闷不吭声在修道院里混上几年。你也有超乎常人的记忆力这对你将来的工作会带来许多方便。实际上我们对你的一切了如指掌。葛瑞:我所有的事情?白莎:对你的一切。放心我们不是来找碴的所以你不必费神隐瞒也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我们会出现于此时此地纯粹因为时机到了你不妨藉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将我们物尽其用一下心里想到什么就问什么吧!你此刻挺纳闷我们这一身打扮答案是不论我们去哪里一向入境随俗这一身世俗的穿著表示我们不代表任何宗教或学派。葛瑞:哦所以你不是那上不请自来的耶和见证人(Jehovah’sWitnesses)的传道员我已经跟他们讲明了我是不会参加任何宗教的。白莎:我们是真神道地道地的见证人不是那个教会的“见证人”。他们仍旧活在旧时代的信仰下认为只有少数人才能与祂同享天国当天国来临时他们的肉身会转化为不朽的身体……。这绝不是我们要传授的道理。我们可以不信别人的教义但不去批判应尊重每个人都有权利信仰自己愿意接受的那一套。葛瑞:酷!不过我不太喜欢天堂里没男没女这类观念。白莎:天堂里的一切无二无别永不变异全都具有恒常的本质。唯有如此它才安稳可靠永不混乱。葛瑞:那不是挺乏味的吗?白莎:我问你葛瑞你觉得性交很乏味吗?葛瑞:呵!呵!根据我的经验一点儿都不乏味。白莎:那么想象一下性高潮的滋味那高潮还能持续不断力道与强度不减分毫。葛瑞:你这番话倒激起我的兴趣了。白莎:肉体的性经验比起天堂的福乐差得可远了那只是天人合一的一个拙劣的仿制品而已。它成了你们崇拜的虚妄偶像目的是把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身体以及世界上勾引你们不断回头光顾它的生意而已说穿了它跟麻醉剂没有两样。天堂正好相反它的福乐完美得不可思议而且永无终极。葛瑞:听起来妙极了。你不是指灵魂出体濒死经验与亡灵沟通那类“彼岸”的经历吧!阿顿:不论你称它为此岸或彼岸都是一个铜币的两面而已仍属于五蕴六识的娑婆世界。即使在死亡中你的身体停止了运作其实你的心照常运作下去。你喜欢看电影对不?葛瑞:人总得有一点嗜好吧!阿顿:当你由此岸过渡到彼岸时不论是由今生到来世或是再度投胎就像你看完一场电影走进另一场电影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你的影片比较像未来的那一种虚拟现实的影片(virtualreality)每一个情节经由触觉带给你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葛瑞:这说法让我想起我读过的一篇报导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里有一部机器你若把指头伸进去会经验到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你说的可是这一类科技。阿顿:正是你们的发明绝大部分都是仿照你们心识本有的功能。当你落入生死轮回时你好似再度进入一具肉体忘记过去的一切(至少失去绝大部分的记忆)这都是心识玩的把戏。葛瑞:你好象说我的一生都存在我的脑袋里?阿顿:在你的心识里。葛瑞:我的脑袋不在心识里?阿顿:你的头脑你的身体你的世界整个娑婆世界甚至三千大千世界只要是有形可见之物都是心识的投射。它们全是同一个心念的种种示现而已。我们以后会告诉你那个心念究竟是什么。还有一个更贴切的描述法你可以把你的宇宙视为一场梦。葛瑞:老兄它显得比梦真实多了!阿顿:日后我们自会告诉你为什么它显得那么真实。你还需要学一些预修课程别跳得太快了。白莎不过是让你知道没有人会要求你放弃一堆东西来换取虚无正好相反你迟早会明白你是放弃虚无却换得一切。那个境界是如此庄严美善那种福乐超乎一切言语所能形容你若想达到这种绝对存有的境界你必须甘心情愿地接受圣灵指导的“修正课程”那确实不太容易。葛瑞:你所谓的“修正课程”跟西方所谓的“政治观念正确”(politicalcorrectness)有关吗?阿顿:无关!“政治观念正确”不论出发点多好它还是侵犯了人们的言论自由权。你会发现我们的发言自由得很我们所谓的“修正”二字不可按照字面去解因为“修正”通常意味着你把一物修理好了继续使用下去当娑婆世界一经圣灵的修正它就结束了消失了踪影。我是说它的表相不再存在因为在实相里它根本就没有存在过真正的宇宙乃是神的宇宙我们称为天堂。天堂跟这虚妄的娑婆世界一点儿边都沾不上。然而仍有一种宇宙“观”能领你返回真正的天乡。葛瑞:你把这个娑婆世界讲得好象是个“错误”似的。可是圣经明明讲了神创造了世界而且大部分的人类都如此相信更别提宗教徒了。我与我的那一伙朋友都认为真神为了经验自己才造出了世界我想这也是新时代普遍接受的观念。世上主客二元的对立存在难道不是神的杰作?白莎:不!神并没有创造二元性的存在祂也没有创造世界。如果世界是祂造的那么他一定是莎士比亚笔下的「白痴说的荒诞故事」的作者了。然而神没有那么愚痴我们会证明给你看的。祂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圣经说的祂是完美的爱(圣经偶尔也会歪打正着地说出几句真理的话的)要不祂就是白痴你只能二选一。J也不是个白痴因为他没有被虚妄的娑婆世界所蒙蔽。他的事情我们会慢慢地告诉你但绝不是你期待听到的那套官方说法。你可记得《新约》中“浪子回头”的故事?葛瑞:当然!不过你不妨再给我一点提示。白莎:你把那儿的《新约》拿来念给我们听我们就会帮你解释的。请跳过了后的一段。葛瑞:为什么要我跳过最后的一段?阿顿:口耳相传之际难免加油添醋一番。不少地方是<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的创造者自己增添进去的。葛瑞: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一次RSV版本的《圣经》还可以接受吧!阿顿:这本译得比较贴合现代口语翻到<路加福音>第十五章十一节。葛瑞:好的这是J兄说的故事对吧!阿顿:是的。J兄并不像福音所描写的那么多话他每次说话都被别人误解打从一开始他的话一直被扭曲包括我们在内。我们对他的认识还算是不太离谱的但我们仍有许多地方还没开窍我们今天对你所说的一切乃是后来继续学习的成果。别人任意改变他的话原是为了增加戏剧效果成了当代浒传诵的版本结果全都编入了福音里。他确实说了一些金玉良言但并不是福音里所有的话都出自他的口同样的他确实行了几件奇妙的事迹但并非福音里记载的每一件事情。葛瑞:就像电视剧开头时常写着“这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的”其实绝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编出来的。阿顿:正是你这学生挺不错嘛!《新约》的另一半几乎全出于使徒保罗之手他很知道怎样吸引群众可是他教的根本不是J兄的那一套。写《新约》的那一批人没有一个见过J兄除了<马可福音>的作者以外那时他还是个小娃儿呢!你读一读《新约》的<启示录>那简直像是科幻小说家史蒂芬金(StevenKing)的故事把J兄描写成一个披着血袍骑在马上的斗士太离谱了!他绝不是什么灵性的斗士“灵性”与“斗士”这两个词本身就是荒谬的结合。葛瑞:在进入故事以前希望你别介意我再问一个问题。白莎:请说我们不赶时间。葛瑞:“神并没有创造世界”这不是诺斯替教派(Gnostic)的说法吗?阿顿:这一观念并非始于诺斯替教派许多宗教与学派早就有此一说了。提到诺斯替教他们相信神没有创造世界是正确的但他们犯了其它人所犯的另一错误就是在心理层面上他们照样把这虚妄的世界当真了。他们视世界为邪恶的必欲除之而后快。J兄的态度正好相反他以圣灵的眼光去看世界把世界看成宽恕与得救的最好机会。葛瑞:所以我们不该抵制世界而应设法把它当成回家的途径。白莎:一点也不错真是好学生!J兄曾说过:“你们听见有人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这说法在当时不只骇人听闻还与《旧约》的信念相抵触。但它正好答复了你的问题。你何不开始念一下这个“浪子回头”的故事J兄的用心便不说自明了。葛瑞:好吧!这一方面我还算是个生手请多包涵。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他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赀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么。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罢。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亲着他。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地庆祝起来。(路加福音:-)阿顿:多谢葛瑞。这个故事还算保留了它的原貌但我可以跟你担保若用亚美文(Aramaic)来读更为动听。J兄说故事时当然会用在场听众所习惯的事物来做比喻便我们若能心无成见且不加诠释地去听这个故事会领悟得更深更多。首先你该明了这个孩子不是被踢出家门的他只是单纯又无知地认为:如果他自己出去闯的话可能会混得更好。这是J兄对伊甸园故事的诠释上主并没有把你驱逐出乐园你离开祂以后的种种境遇不是祂的责任。其次你该注意的是这孩子耗尽了他有限的财力开始经验到匮乏了那是天堂不曾有的经验。自从他感觉到与自己的无限资源切断以后他首度有了“需求”之感(我们以后会找合适的机会跟你探讨这个主题)。请留意一下我们在此说的是他“感觉”到“好像”发生了这事其实在实相里根本就没发生过。我们了解你们很难接受这种观念我们慢慢讲下去就会澄清这问题的。这孩子如今经验到了匮乏他试着跟当地的人合伙营生来填补这个匮乏的洞这象征着你们试着在自己身外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建立各式各样的“特殊关系”。你们向外追寻无尽也无望的解决途径直到像那浪子一样有一碗醒悟过来明白了唯一能够真正解决他的问题的办法就是回到他父亲家里而且把回家当作比世上任何事情都重要才行。于是我们进到这个故事的核心了:这孩子心目中对自己的看法和他父亲对他的看法两者有天壤之别这孩子“认为”自己犯了罪不配被称为他父亲的儿子但爱他的父亲根本不理他那一套他既不愤怒也不想惩罚他连一点教训他的意思都没有。这才是天父的真实面目!祂没有我们人类的想法因为祂根本不是一个人。这个故事只是个比喻显示出天父的爱是怎样冲过去迎接祂的孩子祂知道自己的圣子永远纯洁无罪因为他是祂的孩子没有一件好似发生的往事能够改变这一事实。如今这个浪子回到生命之源了不再流转于那匮乏、无常与无望的梦境里理所当然应该庆祝一番!葛瑞:我并不是说你讲得没道理但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你是说整个娑婆世界里的一切都是这个浪子的杰作而不是天父的责任了但世界、自然以及这一具血肉身躯在我的眼中相当壮观伟大。我可不是你认为的那种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但宇宙蕴藏的美丽、次序以及复杂性在我眼里堪称神的造化。其次如果我跟别人讲世界不是神所创造出来的我可以预测那比在电梯里放屁还会激起众怒。阿顿:让我们先处理那个屁再说。其实你不必跟任何讲任何事情你大可闭门自修我们教你的灵修理念没有任何知道你在干嘛这完全是你与圣灵或J兄之间的私事。不论你选哪一个圣灵与J兄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一个是抽象无形的一个是具体有形的存在他们其实完全一样而你的任务不过 在自己的心里跟他们一起修而已。没有人要你去拯救世界外面的一切都是虚无的你要拯救世界的话应该把你的精力都集中在你自己的宽恕课程上面。如果每个人都能专心去做自己的功课而不管别人的或是全人类的闲事这个浪子早就咻一声回到家了。在你们的时间观念里这事要等到世界末日才会发生。我们以后还会谈到时间的问题慢慢教你看出娑婆世界内的一切没有一样是你眼中所看到的样子。不管在何种情况下你不需要等到未来我的时刻就在眼前只要你愿听从圣灵的思想体系而不再拽着地球团团转。世界不需要另一个摩西J兄也没有建立宗教的意思。不论是过去或未来宗教对于世界就像臭氧层的那个大洞一样。J兄本来可算是最上乘的学徒因为他后来只聆听圣灵了。当时他曾与我们分享他的经验但他明白我们了解的能力有限有一天我们也会抵达他的境界的。至于你所说的宇宙的美丽与精密那好似你用一个有瑕疪的画布、劣质的画笔作画还没等你画完颜料已经开始剥落图像开始变形了。人类身体看起来像是鬼斧神工的杰作直到它出了问题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不必提醒你你父母离世以前的那个模样。葛瑞:拜托别提此事了。阿顿:你们的娑婆世界没有一样东西不是受制于朽坏与死亡的运作模式的而且你们这儿没有一个生命不是靠着另一生命的死亡而生存下去的。你的世界确实相当动人直到你有一天懂得如何真正去看。然而人们并不想要真正地去看事情不只是因为那实在不好看而是因为世界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遮蔽潜意识下的思想体系人类毫不自觉地被这一体系所掌控着。因此你得让我们卖个关子等你有了整体的概念以后再容我们进一步的解释。葛瑞:我想不妨再给你们一些自我澄清的机会大概无碍吧!但你别怪我心里充满了怀疑。我有个作牧师的堂弟他一定会说你们两个是撒旦的使者绝不是来自真神的。白莎:这是意料中的事。J兄在世时一再受人指责亵渎神明福音对此也直言不讳。我敢跟你保证如果他现身于此依旧会受到与过去一模一样的责难而且大都来自基督徒。他当时不曾因此而避讳不言你也别寄望我们会缄口不语我们一定会实话实说的。有些人需要糖衣的哄骗有些人可以挨得起几棒像禅宗那样。我们不会不好意思去摇撼一下那囚禁你们的铁笼子的你怎么想我们对我们没有一点作用我们自愿当教师而不是来发政客的。我们不会拍你的马屁让你飘然欲醉结果什么也没学到你不需要附和我们所说的话我们也不想哗众取宠我们更无意征服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硬要人们听我们的话否则我们跟那个传诵荒唐故事的白痴就没什么两样了。我们的心态虽然宁静平和但我们的讯息却是立志坚定不容妥协的。我们只会帮你澄清一些灵修原则并无意取代它们我们的话也只不过是学习的教具而已目的只是帮你了解某些观念使你在阅读过程以及日常经验里比较容易向圣灵开放。我们先前说过我们会先谈一谈过去然后再进入J兄的新教诲这些教诲必须等到今日你们才有了解的能力。葛瑞有一部灵性经典在年代跟你一起上过六天EST的那位学员曾经跟你提过那时你连翻都没翻。这也没关系只是在以后的几个礼拜里你该读一读它了书里的讯息虽然出自你的时代却不出自这个世界。这书已经传布到不少国家了而且也已经开始被人扭曲受人误解了正如两千年胶J兄的讯息所受到的扭曲一样。这原是预料中的事为此我们在你开始进入那一形上经典之前原你开一个正确的起头这样你才可能听清它的讯息。葛瑞:你认为自己的无所不知甚至知道我的未来我为你高兴但我要读什么书什么时候去读由我自己决定。不过我一起认为J兄是个很酷的家伙你也提到不过他的事情只是我的新时代朋友很少提及他觉得提到J的名字不是一件风光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阿顿:他们嫌的其实不是真正的J兄只是《圣经》里描写的J兄他们从小就被灌输一堆J兄的言行故事直到倒尽胃口为止。这还牵涉到另一个问题我们不久就会谈到。其实你也不能怪朋友对J兄的误解基督教不惜强词夺理地公然推销许多自相矛盾的教义你叫他们怎么忍受得了?然而人们是停止把教会藉他之名而干的好事这一笔烂账算在J兄的头上。那些事根本与他无关就像娑婆世界中的一切根本与神无关一样。葛瑞:你跟我讲的这一套听起来挺极端的。阿顿:啊精彩的还在后头呢!在过去几十年间出现了好几本违反传统教条的流行书籍它们就像过去的宗教一样摆出一副直接来自神或圣灵启示的姿态其实那些书籍不过反映出某种灵性意识说不上有什么独到之处。从整个意向与目的来讲全世界的思考层面都属于二元论的(我们下次再来拜访的时候会帮你界定这个名词)连大多数自认为皈依“一体不二”(nondualism)灵修传统的人仍然不免掉回二元性的思维。虽然圣灵硬实是用人们所了解的形式与他们互动(这就是为什么人间需要这么多种灵修法门)我们在此的一个重任即是帮你由“二元性”的学说慢慢带向“半二元”、“非二元”的修持理念最后臻至“纯一体论”如此你才可能经验到真神之爱。听起来好像挺复杂的你放心其实道理简单得很我们会一步一步地向你解释。在你们这世代有不少人幻想自己已经准备好从地球上幻化而去一走了之不幸的是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如果你们真有本事一个弹指咻地一声就到了乐园净土你们早就进入“天国”了然而你们还感觉到自己仍在此地否则你们不会经验到自己仍在此地的那种感受的。你的那批新时代朋友还没突破一个关键问题那是许多新时代的畅销书籍避而不谈的。几乎所有的宗教学派包括形形色色新时代思潮都忽略了一个重大的关卡它们没有了解到即使你学了积极思考、活在当下、祈祷求助、用肯定语、否定负面想法、聆听名家演说对你都能产生一时的效益却无法释放你锁在潜意识下的东西。那个早已被你彻底遗忘的潜意识(否则它就不叫潜意识了)受制于一种病态的思想体系之下凡是来到这个虚妄的娑婆世界的人不论在个体层面或集体层面都存着同样的思想体系否则他们不会全都集中到这儿来了。这就是你们的处境直到你们懂得省察自己所隐藏的念头正确地宽恕它们交托给圣灵然后以祂的思想体系取而代之为止。在那以前你们的隐藏信念还会继续用那预设好的方式来操控且维系自身的存在。世界不过是那些信念的化身而已每个人来到此地以前都已建立某种共识了。(这就是佛教所说的“同分妄见”――录入者注)葛瑞:这个世界有时确实很糟糕这一点用不着你来提醒但它也有一些不错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过一段美好时光你又怎样讲呢?阿顿:在此世上你们所谓的美好时光只是跟不幸的时光对比之上的感觉这种对比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表面上美好或不美好都不是天堂你迟早会懂得这不过是你的知见与感受欺骗你的伎俩。偏偏这两个家伙都是你最信赖的伙伴。就算你的潜意识决定不再隐瞒而跟你讲实话你也不屑听那一套想法的因为你若仔细瞧进去它显得如此龌龊听它看它实在是一种折磨让你不能不落荒而逃。J兄会陪你一起去看的他会教你把潜意识的东西提到意识层面那广东绝对是佛洛伊德作梦都想不到的我们日后的讨论就是以此为目的但我们还有其它几件事情需要先谈一下。葛瑞:你能不能说一些比较好听或谈些积极的事?白莎:当然你若想回家的话J就站在这个疯人院的门外唤你出来要你到他这里去你却老想把他拉到疯人院里。两千年前的人类就干过这事如今还在干同样的事情。有人说过事情变化愈大愈显得大同小异这句话像把钉子一下就敲进了娑婆世界的要害。然而人生是有出路的这话够光明够乐观了吧!阿顿:为了帮助你我们不会给你所谓的万古长新的智慧哲学那是你们这一代心灵术士的最爱了反之你会慢慢懂得世上认为万古长新的智慧其实都是胡扯“宇宙的神圣智慧”这些你可以氢它全都丢到垃圾桶里去。你会逐渐明白婴儿降生时绝不是一张的纯净的白纸或是原本充满了爱的能量都怪世界污染了他。你也愈来愈清楚你想回到天乡的话你有不少工作要做我不是指世上的工作而是你心念上的功夫。当我们在教你时你会感到我们一直在批判毫不留情这实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因为为你具体比较一下圣灵的想法与世界的想法是你能听懂的唯一方式。你才会看出祂的观点真实不虚导向我们生命的根源而你的观点大有问题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轮回此世。白莎:你还会从我们的访谈里重新认出自己的真实面目你是怎么沦落此地的深切明了你和他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做出这类事情为什么娑婆世界不断重复同样的生存模式为什么人们会生病以及所有的失败、意外、上瘾以及天灾人祸背后的原因你也会了解世上所有的灾难罪行战争恐怖份子产生的真正原因以及真正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办法还有该如何应用于生活当中。葛瑞:如果你真能告诉我那一切我一定给你一个大奖牌!白莎:世上的人只应对一个奖赏有兴趣。葛瑞:天堂?阿顿:对了。你听过这话:真理带给你自由。说得没错但没有人告诉你真理究竟是什么。你也听人说过:天国就在你内。说得也没错但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到达那里。就算有人告诉你你肯听吗?你只能把人带到水泉那里却不能勉强他喝下去。我们会为你指出水泉所在等到你真的准备好修自己时你就会饮用那泉水了。这种灵修就像真理一样是超乎这个娑婆世界的。J兄的教诲与人间的教诲最根本的不同是:人间的教诲是分裂的潜意识心态发展出来的。在那层面上你不能不委曲求全然而你一旦妥协便错失了它的全面真相。我们不会跟你妥协周旋的有时会让你不高兴不要紧的如果我们给你心目中想要的一切下个月你又会要其它东西了。我们无须帮你增加对这娑婆世界的好感它实在不值这个票价的永远都不值得的。人间还有更值得你追求的事情就是怀着神的祝福沿着路回家去我们来此的目的就是帮你找回你的路的。我们很快会回来二度拜访预计会拜访你十七次下一次的会谈将是最长的一次在这期间你不妨思考一下如果你觉得我们所教的这些原则确实具有灵性智慧显然它不可能来自人类或世界因为这些原则把世间认为天经地义的事全给翻案了。第二章地下份子J只为上主及其天国而警醒。阿顿与白莎瞬间消失了踪影我却感到晕头转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只是我的幻觉?他们真会再度来访吗?我连他们怎么来的或是他们究竟 何方神圣都忘了问他们究竟是天使?高灵上师?超越时间的旅者还是什么玩意儿?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儿给我这么深奥的形上课程?我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只是对于灵修有一点儿兴趣而已连大学的门都没进过。我立刻决定隐瞒这一事件连凯伦我都不准备向她提起此事他在公司里正面临相当大的工作压力我不愿让他忧心分神她现在绝对无法承受她的丈夫竟然在家跟一些活生生的角色上演一出“圣女贞德与神对话”的闹剧。我只跟我的爱犬努比说它永远是个不批判不置评的可靠朋友。然后我试着退一步放松下来抱着“等着瞧”的心理看看这个怪异的幻觉究竟是我冥想过度的后遗症还是它真的会再度发生。那一晚凯伦已经沉沉睡去我还清醒地回想两位不速之客所说的话。我心里对于“神根本没有创造世界”这个观念感到很在的抗拒因为这违反了我前半辈子的教育。但我仔细一想这个观念研究答复了许多难解的人生疑问。我常不解为什么上主容许这么多的痛苦及恐怖发生在这世上?为何许多好人常得承受地狱般的煎熬?如果阿顿与白莎说的是真话一句话就把真神和人间的苦难撇清关系了上主反倒不再显得那么可怕了。当我迷迷糊糊快睡过去时我还在怀疑我们若不把创造世界的责任栽赃给真神是否真的有辱真神的地位?还是污辱了自古传下的宗教“迷思”(myth)?但若把阿顿与白莎的观点当真我又怎么知道这不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把戏想把真神变得平易近人一点?一周之后的星期二晚上我一人在客厅里准备我生意所需的资料白莎与阿顿意外地二度出现了这回我坐在沙发上他们两人各坐在椅子上阿顿一点都不浪费时间即刻发言了。阿顿:我们选择今天来访因为我们知道凯伦跟朋友出去了。你不打算告诉她我们的会晤是正确的决定她目前有她该忙的事情让她去学她该学的吧!有些老师会告诉你人生并不是一个教室你也不是来这儿修课受教的只是来经验一下你内在的实相而已。这说法是错误的你的人生是个道地道地的教室你若不学好你的课程是不可能经验到你内在的真相的。去经历你这一生的说法本身并不错实际上以你们的存在状态也不可能不去感受或经验。只是除了感受与经验以外还有另一种对人生更好的“看法”。白莎:这一个礼拜以来你想了不少事情。我们可以继续吗?葛瑞:在这之先我想要多知道一点关于你们的事情例如: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们是如何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来找我?为什么不去找那些忧国忧民的先知们?我这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有有搬到夏威夷去住浸润在大自然里喝喝啤酒(当然优先级可以前后调换的)。阿顿:我们明白。首先我们都是高灵上师不是天使因为天使从未投胎成人间的形体。我们就像你一样在人间投胎了上千次至少从表相来说是这样的。如今我们已经脱离了轮回。其次我们的形体所显示的乃是我们最后一世的身分我们不会告诉你那是什么时代因为它是你们的未来我们不愿向你透露未来可能的模样。葛瑞:你们不想干扰时空世界的自然律对不?阿顿:我们对时空这个大迷宫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们只是不想剥夺你们人生课程的第一手学习经验加速你们回归天乡的旅程。大部分的高灵上师都用最后一世的身分来进行他们的教育任务但记住“最后”两字实际上也是个幻相一个直线式的时间观念。有一些灵魂显现世间他们自称为上师高灵其实那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心念投射出来的幻影而已。那种显现好像幽灵或失落的灵魂更好开窍为一个状似分裂的个别灵魂体真正的高灵上师知道自己从未与真神或任何人分开过。葛瑞:你说你们在两千年前曾与J兄在一起不是逗着我玩的吧!能否告诉我你们那时是谁?阿顿:那时的我们正是你们现在所称的圣人。你以为所有的圣人都是高灵上师?其实并非如此不是因为教会封他们为圣人就表示他们已经达到J兄的境界。我一直感觉到教会封我为圣实在过于慷慨了因我从来没进过他们的教会。我们是犹太人像J兄一样你们若问我们任何一位门徒有关基督教会的事我们大概会反问:“那是什么东西?”我们当中确实有人根据恩师的教诲组织了一些犹太人的团体但绝不是另一个宗教。教会是经过几百年才慢慢形成宗教的与我们扯不上任何关系它至今还在继续塑造中。在当代的美国基督信徒中有多少人明白他们所重视的一些神圣词汇例如“被提拔升天”(Rapture)这字是到了十九世纪才产生的字眼这些观念随着世间的潮流起起落落。一些早期的信徒(现代也有不少这类基督徒)认为J兄很快就会以一具荣耀的身体再度来临。但你会看出J兄现在的教法就像圣灵一样专门从你的心灵下手。白莎:至于我们怎么现形的这事不是你所能了解的但我们会告诉你身体形象都是心灵投射出来的。你以为肉体来自于另一具肉体大脑负责思考其实只有人的心灵具有思考能力大脑只是肉体的一部分而已每一具形体包括你的身体在内都是心灵投射出来的。我说的不是你自以为是的那个小小心智我指的是超越时间、空间与形体的那整个心灵那是佛陀当时所悟入的“心”(许多人并不明了他那时离那圆满的合一之境还有一段距离呢)整个娑婆世界以及世上每一个形体都是由此心灵营造出来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们会为你解释在你们的世界里为何要造出形体原因都藏在潜意识里但活在觉醒之境的我们所现的形体则是另一回事。我们能够刻意造出这种身形纯粹是依你们所以了解以及接受的形式才好通传圣灵的讯息。对于自己我们很清楚除了与圣灵认同以外我们没有其它的身分因此我们只是为祂“示现”为祂传话。当J兄被钉十字架之后显现在我们面前时也不过是为了与我们沟通而造出另一具身体。他的心灵可以让这身体出现或消失例如在坟墓里的那一景。我们那时根本无法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因此犯了很大的错误把他有形的显现大肆渲染其实那根本不算什么他的心灵境界才是真正的核心。然而你也不能怪我们当初兴奋过度如果你明知你认识的某人千真万确地死了却前来跟你聊天甚至让你摸摸他证实他是真货你又会怎样反应?葛瑞: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愚蠢的反应。白莎:我们当时的反应也够笨的只是表达的形式有所不同。让我问你你可记得雷蒙神父?葛瑞:当然。白莎:你可记得他告诉过你有关佛洛伊德同时代的人Groddeck注:我虽然不是天主教徒我答应陪一位朋友(就是我撤回官司的那人)去参加麻州天主教会举办的三天灵修活动叫做Cracille。那活动特别强调欢笑、唱歌和宽恕让我耳目一新因为我很少遇到真正快乐的天主教徒。在那个周末我认识了同时是心理学家的雷蒙神父他跟我提起他对一个叫做Groddeck的人做过一番研究这个研究深深震撼了他。葛瑞:记得。他跟我说了一些事很像你讲的这一套。雷蒙神父说Groddeck很受佛洛伊德的敬重他才是真正具有革命精神的人。Groddeck在世时已经下此结论:大脑与身体其实都是心灵的产物心灵绝不是大脑或身体的产物而且心灵――Groddeck当时称之为势能(force)――之所以这样做是有它自己的企图的。白莎:嗯相当贴近你真是个好学生有绝佳的记忆。Groddeck博士虽然没有J兄的整体视野结论却是正确的。顺便一提Groddeck博士并没有像耶稣的门徒与早期教父那样认为自己无所不知他的观点让世人敬而远之我以后还会提到他。我不过在此先提示一下世上不乏聪明绝顶的人他们对人世的观察远超过同时代的人与真理实相相去不远。葛瑞:我还有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显示给其它比我更有资格的人?白莎:我们上回已经告诉过你你却听不进去因为你觉得那个解释太平凡了。我们会在此示现只因“此刻”出现于“此地”的因缘已经具足了。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葛瑞:若这么说我不知道自己在你们的示现中扮演什么角色究竟是我的心灵投射出了你们还是这纯粹是你们心灵的投射?阿顿:这问题有问题因为心灵只有一个问题也只有一个即是关于“最终的目的”这一问题。但在娑婆世界里思想与它引发的经验确实会显示出层次不同的幻相我们以后还会回到这一主题的。葛瑞:你知道我不能不问你们究竟是教会里哪两位圣人?白莎:我们确实该告诉你这是合情合理的问题但我们只想点到为止。我们宁愿利用造访的机会为你澄清J兄的角色以及他的教诲不想把时间浪费于介绍我们自己无足轻重的角色上。我们愿你学到东西你得信任我们知道怎样跟你讲对你的学习最有益。根据历史档案我是多玛斯(Thomas)被人称为圣多玛斯也是目前流行的<多玛斯福音>中部分资料的作者。我也该事先跟你讲明在埃及的NagHammadi附近出土的Coptic语言版的<多玛斯福音>是经过增修的版本包含了某些J兄不曾说过的话在我的原著里本来是没有的我不久就会概略地给你谈一谈这部福音但我们并不打算深入这一问题。反正那本书我并未写完否则我会把“浪子回头”的比喻放在最后结果还没写到那儿我就被杀了。葛瑞:现实很残酷对不?白莎:那就看你怎么诠释了。对了我假定你见多识广知道人们可以有几世生为男人有几世生为女人这是很常见的事。葛瑞:这我还能了解。你呢阿顿?你不会告诉我你是童贞圣母马利亚吧!阿顿:我不是。马利亚倒真是个了不起的女性你大概对我没印象因我不是那么有名我不在乎这些。我是达太(Thaddaeus)我的本名是LebbaeusJ兄帮我取了Thaddaeus的新名字。我那时挺谦退且不多话的我是个乖学生。教会称我为圣达太也称我雅各布的圣犹大但请别把我跟伊斯卡略的犹大(出卖耶稣的门徒)混为一谈。我并没有什么丰功伟业值得教会封圣的有些人以为我写了<犹大书>(Jude)其实我根本没有。我跟多玛斯一起建立过一个小门派造访过波斯但我没有历史所谓的那个殉道热潮我只是正好赶上了时机就被封为圣人了。葛瑞:你是幸运的家伙!达太我能不能应征你这样的工作?阿顿:你现在已经在做了啊!你到底要不要我们继续教你?葛瑞:要!主要是因为自从上次跟你们会面以后我对真神的看法改变了我觉得祂比较值得信赖了。也许祂真的无意跟人作对也许我过去的痛苦或现在的问题并不是祂的责任。阿顿:不错我的弟兄你很不错。葛瑞:但我得再确认一下你并不是说上主没有创造某一部分的娑婆世界你是说祂跟整个宇宙一点关系都没有<创世纪>里有创造论全是胡扯!阿顿:这样吧!我们还是先把过去的旧帐为你澄清一下吧!我们来此的目的并非要贬低某人某派然而你若不接受他们的教条便已触犯了他们的大忌我们已经表示过了我们不过重申彼此都有不同意(agreetodisagree)别人教义的权利而已。大家都不难看出《旧约》里最重要的一面就是法律以及对不遵守法律条文的惩罚。虽然罪与罚这个因果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但为了建立一个有秩序的社会订立法规本身并没有错。两千年前的多玛斯和我都十分尊重《旧约》但我们那时已经逐渐看清当时的法律跟你们现在的法治体系一样后来只为维护法律条文而存在逐渐和正义脱节了。《旧约》里除了一些可怕的威胁语句以外也有不少相当优美深奥的句子即使到今天我们依旧能够接受。但你若翻一翻<创世纪>的故事就会碰到相当严重的问题早在《圣经》尚未写成以前就有不少颇具思想的教派中人看出这个故事的破绽了。故事是这样说的上主创造了世界看到样样都很好。葛瑞:祂在为自己的作品吹嘘。阿顿:于是上主继续创造了亚当并且帮他找了伴侣夏娃生活像个乐园似的。但是上主为他们订了一条法规:你们样样事情都可以做尽量繁殖下去甚至把自己整个半死都行但绝对不可吃那棵知识树上的果子。于是蛇开始干它的好事夏娃咬了一口还引诱亚当(那你们就有理由把所有的帐算在女人头上了)结果亚当也咬了一口。于是代价可大了那个怒气冲天的大造物主一脚把亚当夏娃踢出了乐园甚至还警告夏娃为了她的好从此她生小孩时会受产痛之苦这下子她总该学乖了吧!暂时在此打住一下如果上主是真神的话祂不是全知全能的吗?那祂岂会不知道一切后果?连现代的父母都知道你只需告诫孩子不可以做某件事保证他一定会去做。如果上主是个无所不知的真神祂究竟在干什么?葛瑞:显然上主设计陷害自己的儿女犯错如此祂才有理由且得意地为自己所主导的事情将人类痛惩一番。阿顿:听起来确实这样不是吗?但上主真会干这种事吗?如果你有孩子你会做这种事吗?你怎么可能信任这种神呢?若在现代祂一定会被控告为“虐待儿童”。那么真相究竟如何?答案非常明显任何只要愿意摘下眼罩都能看出真神绝不会干这种事的祂不是白痴。<创世纪>的故事不过是象征性的比喻无意识的心灵是怎样造出世界和一具一具形体的。你们一向不敢面对背后的理由但那正是你们来到世间所要学习的悟性与觉力。葛瑞:从你这些话和先前讲的那一套我可以推测J兄并没有接受<创世纪>与《旧约》里面的侏罗纪观念他所教的其实更具原创性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无法接受所以他们用自己相信的一套去取代J兄的说法了。白莎:对。J兄通常不提那些与真理不符的《圣经》章节他为人诠释的《圣经》不只正确还有事实凭据。他绝没讲那些地狱之火或惩罚报应那类陈腔滥调那是施洗者约翰的说法但约翰也有他宁静的时候“爱你的仇敌”这句话就是出自于他而不是J兄说的J连仇敌的概念都没有。人们不知道在那时代约翰比J兄有名多了约翰说的才是当代人真正想要听的话。这是世间成功的关键不论从事哪一类行业“供应”必须对上“需求”只要你有别人想要的东西你就会成功。人们(包括你们的心灵领袖在内)总是要把世间的富裕灵性化你不知道这观点真够庸俗的你在世上多有钱或多成功与你在心灵上悟性多高根本是两码子的事。“五饼二鱼”的故事只是一种比喻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它只表示即使在特质世界里你也可能接受上天的指引学习如何活在世上。这事我们以后会提到但别再企图把金钱灵性化了虽然金钱和成功本身没有错但它们根本没有什么灵性。顺便在此一提教会把J兄的一句话“西泽的归西泽上帝的归上帝”诠释得妙不可言教会却利用这说法来鼓励信徒捐献去了J兄当时根本不是谈钱的事情他只是说:“让西泽拥有世上的一切因为它们原本是虚无的让上主拥有你的灵性因那才是一切的一切。”他真是一位充满爱与智慧的恩师。许多人认为约翰和J兄都属于厄色尼派(Essenes)他们当时确实拜访过厄色尼派也有些交情的但他们都是云游者从未参加过这个门派后来厄色尼派慢慢冷淡了J兄比较喜欢施洗者约翰因为他比较尊重他们的法律与信条。他们最后开始憎恨J兄因为他不太买那些宝贝法律的帐了当J兄死亡的消息传到Qumran时为他掉泪的寥寥可数。三十五年后大部分的厄色尼派信徒都跑到耶路撒冷去参加反抗罗马统治的革命了他们和大伙儿一样都认为末日快到了你知道就是光明之子大战黑暗之子这类无聊的故事结果惨不忍睹。厄色尼派信徒靠刀剑而活结果也死在刀剑之下现代的神学家把他们和<死海卷轴>(DeadSeaScrolls)推崇得像什么似的就爱你们老爱把过去一些人歌功颂德成灵修大师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们跟你一样都是普通老百姓。你们这一代有人认为马雅人由地球上羽化升到某个灵性悟境去了究竟是什么让你们以为他们都大彻大悟了?他们还停留在杀人祭天的阶段呢!你想他们的灵性会高到哪儿去?他们只是一堆老百姓就像厄色尼派、欧洲人、美国印地安人跟你没两样。接受这一事实之后我们就可以继续探讨下去了。葛瑞:这么说来我实存无需如此崇拜古代的经典书籍就像目前我为了做生意而钻研那本《战争的艺术》?[注:TheArtofWar,即《孙子兵法》]白莎:战争哪有什么艺术可言根本就是神经错乱其实这也不足为奇你们一心想要提升世界的意境故意把什么都精神化了。我不只是指《孙子兵法》一书而已。你们迟早会明白你不可能把根本没有灵性的东西灵性化也就是说你不可能把娑婆世界里的任何东西灵性化真正有灵性的都在世界之上那才是你的真正归宿也是你迟早要回去的家乡。你们有意把世界万物灵性化的另一个例子就是你们把南美洲热带雨林想得那么浪漫好像地球上最神圣之地似的。如果你们能用快速放映影片的方式观察到地底下发生的事情就会看出那儿的树木都在彼此抢夺水源如同雨林中所有生物一样都在为生存斗得你死我活。葛瑞:乖乖原来那儿也是“树咬树”的世界!抱歉我又插嘴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88

告别娑婆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