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资本论》全书Word版荐

《资本论》全书Word版荐

《资本论》全书Word版荐

fupingpia_shbag
2009-03-07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资本论》全书Word版荐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高考资源网(wwwksucom)您身边的高考专家资本论马克思年月日给恩格斯的信献给我的不能忘记的朋友勇敢的忠实的高尚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威廉·沃尔弗年月日生于塔尔瑙年月日死于曼彻斯特流亡生活中第一版序言现在我把这部著作的第一卷交给读者。这部著作是我年发表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续篇。初篇和续篇相隔很久是由于多年的疾病一再中断了我的工作。前书的内容已经概述在这一卷的第一章中。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联贯和完整叙述方式也改进了。在情况许可的范围内前书只是略略提到的许多论点这里都作了进一步的阐述相反地前书已经详细阐述的论点这里只略略提到。关于价值理论和货币理论的历史的部分现在自然完全删去了。但是前书的读者可以在本书第一章的注释中找到有关这两种理论的历史的新材料。万事开头难每门科学都是如此。所以本书第一章特别是分析商品的部分是最难理解的。其中对价值实体和价值量的分析我已经尽可能地做到通俗易懂。()以货币形式为其完成形态的价值形式是极无内容和极其简单的。然而两千多年来人类智慧在这方面进行探讨的努力并未得到什么结果而对更有内容和更复杂的形式的分析却至少已接近于成功。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已经发育的身体比身体的细胞容易研究些。并且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而对资产阶级社会说来劳动产品的商品形式或者商品的价值形式就是经济的细胞形式。在浅薄的人看来分析这种形式好象是斤斤于一些琐事。这的确是琐事但这是显微镜下的解剖所要做的那种琐事。因此除了价值形式那一部分外不能说这本书难懂。当然我指的是那些想学到一些新东西、因而愿意自己思考的读者。物理学家是在自然过程表现得最确实、最少受干扰的地方考察自然过程的或者如有可能是在保证过程以其纯粹形态进行的条件下从事实验的。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到现在为止这种生产方式的典型地点是英国。因此我在理论阐述上主要用英国作为例证。但是如果德国读者看到英国工农业工人所处的境况而伪善地耸耸肩膀或者以德国的情况远不是那样坏而乐观地自我安慰那我就要大声地对他说:这正是说的阁下的事情!问题本身并不在于资本主义生产的自然规律所引起的社会对抗的发展程度的高低。问题在于这些规律本身在于这些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撇开这点不说。在资本主义生产已经在我们那里完全确立的地方例如在真正的工厂里由于没有起抗衡作用的工厂法情况比英国要坏得多。在其他一切方面我们也同西欧大陆所有其他国家一样不仅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除了现代的灾难而外压迫着我们的还有许多遗留下来的灾难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不仅活人使我们受苦而且死人也使我们受苦。死人抓住活人!德国和西欧大陆其他国家的社会统计与英国相比是很贫乏的。然而它还是把帷幕稍稍揭开使我们刚刚能够窥见幕内美杜莎的头。如果我国各邦政府和议会象英国那样定期指派委员会去调查经济状况如果这些委员会象英国那样有全权去揭发真相如果为此能够找到象英国工厂视察员、编写《公共卫生》报告的英国医生、调查女工童工受剥削的情况以及居住和营养条件等等的英国调查委员那样内行、公正、坚决的人们那末我国的情况就会使我们大吃一惊。柏修斯需要一顶隐身帽来追捕妖怪。我们却用隐身帽紧紧遮住眼睛和耳朵以便有可能否认妖怪的存在。决不要在这上面欺骗自己。正象十八世纪美国独立战争给欧洲中产阶级敲起了警钟一样十九世纪美国南北战争又给欧洲工人阶级敲起了警钟。在英国变革过程已经十分明显。它达到一定程度后一定会波及大陆。在那里它将采取较残酷的还是较人道的形式那要看工人阶级自身的发展程度而定。所以现在的统治阶级不管有没有较高尚的动机也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把一切可以由法律控制的、妨害工人阶级发展的障碍除去。因此我在本卷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叙述英国工厂法的历史、内容和结果。一个国家应该而且可以向其他国家学习。一个社会即使探索到了本身运动的自然规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它还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但是它能缩短和减轻分娩的痛苦。为了避免可能产生的误解要说明一下。我决不用玫瑰色描绘资本家和地主的面貌。不过这里涉及到的人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的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我的观点是: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同其他任何观点比起来我的观点是更不能要个人对这些关系负责的。在政治经济学领域内自由的科学研究遇到的敌人不只是它在一切其他领域内遇到的敌人。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把人们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复仇女神召唤到战场上来反对自由的科学研究。例如英国高教会宁愿饶恕对它的三十九个信条中的三十八个信条展开的攻击而不饶恕对它的现金收入的三十九分之一进行的攻击。在今天同批评传统的财产关系相比无神论本身是一种很轻的罪。但在这方面进步仍然是无可怀疑的。以最近几星期内发表的蓝皮书《关于工业和工联问题同女王陛下驻外公使馆的通讯》为例。英国女王驻外使节在那里坦率地说在德国在法国一句话在欧洲大陆的一切文明国家现有的劳资关系的变革同英国一样明显一样不可避免。同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副总统威德先生也在公众集会上说:在奴隶制废除后资本关系和土地所有权关系的变革会提到日程上来!这是时代的标志不是用紫衣黑袍遮掩得了的。这并不是说明天就会出现奇迹。但这表明甚至在统治阶级中间也已经透露出一种模糊的感觉: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机体。这部著作的第二卷将探讨资本的流通过程(第二册)和总过程的各种形式(第三册)第三卷即最后一卷(第四册)将探讨理论史。  任何的科学批评的意见我都是欢迎的。而对于我从来就不让步的所谓舆论的偏见我仍然遵守伟大的佛罗伦萨诗人的格言:走你的路让人们去说罢!卡尔·马克思年月日于伦敦 第 二 版 跋我首先应当向第一版的读者指出第二版中所作的修改。很明显的是篇目更加分明了。各处新加的注都标明是第二版注。就正文说最重要的有下列各点:第一章第一节更加科学而严密地从表现每个交换价值的等式的分析中引出了价值而且明确地突出了在第一版中只是略略提到的价值实体和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价值量之间的联系。第一章第三节(价值形式)全部改写了第一版的双重叙述就要求这样做。顺便指出这种双重叙述是我的朋友汉诺威的路·库格曼医生建议的。年春初校样由汉堡寄来时我正好访问他。他劝我说大多数读者需要有一个关于价值形式的更带讲义性的补充说明。第一章最后一节《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大部分修改了。第三章第一节(价值尺度)作了详细的修改因为在第一版中考虑到《政治经济学批判》(年柏林版)已有的说明这一节是写得不够细致的。第七章特别是这一章的第二节作了很大的修改。原文中局部的、往往只是修辞上的修改用不着一一列举出来。这些修改全书各处都有。但是现在我校阅要在巴黎出版的法译本时发现德文原本某些部分需要更彻底地修改某些部分需要更好地修辞或更仔细地消除一些偶然的疏忽。可是我没有时间这样做因为只是在年秋正当我忙于其他迫切的工作的时候我才接到通知说书已经卖完了而第二版在年月就要付印。《资本论》在德国工人阶级广大范围内迅速得到理解是对我的劳动的最好的报酬。一个在经济方面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的人维也纳的工厂主迈尔先生在普法战争期间发行的一本小册子中说得很对:被认为是德国世袭财产的卓越的理论思维能力已在德国的所谓有教养的阶级中完全消失了但在德国工人阶级中复活了。在德国直到现在政治经济学一直是外来的科学。古斯达夫·冯·居利希在他的《商业、工业和农业的历史叙述》中特别是在年出版的该书的前两卷中已经大体上谈到了妨碍我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因而也妨碍我国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建立的历史条件。可见政治经济学在我国缺乏生存的基础。它作为成品从英国和法国输入德国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一直是学生。别国的现实在理论上的表现在他们手中变成了教条集成被他们用包围着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世界的精神去解释就是说被曲解了。他们不能把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完全压制下去他们不安地意识到他们必须在一个实际上不熟悉的领域内充当先生于是就企图用博通文史的美装或用无关材料的混合物来加以掩饰。这种材料是从所谓官房学各种知识的杂拌满怀希望的德国官僚候补者必须通过的炼狱之火抄袭来的。从年起资本主义生产在德国迅速地发展起来现在正是它的欺诈盛行的时期。但是我们的专家还是命运不好。当他们能够公正无私地研究政治经济学时在德国的现实中没有现代的经济关系。而当这种关系出现时他们所处的境况已经不再容许他们在资产阶级的视野之内进行公正无私的研究了。只要政治经济学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就是说只要它把资本主义制度不是看作历史上过渡的发展阶段而是看作社会生产的绝对的最后的形式那就只有在阶级斗争处于潜伏状态或只是在个别的现象上表现出来的时候它还能够是科学。拿英国来说。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是属于阶级斗争不发展的时期的。它的最后的伟大的代表李嘉图终于有意识地把阶级利益的对立、工资和利润的对立、利润和地租的对立当作他的研究的出发点因为他天真地把这种对立看作社会的自然规律。这样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也就达到了它的不可逾越的界限。还在李嘉图活着的时候就有一个和他对立的人西斯蒙第批判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了。()随后一个时期从年到年在英国政治经济学方面的科学活动极为活跃。这是李嘉图的理论庸俗化和传播的时期同时也是他的理论同旧的学派进行斗争的时期。这是一场出色的比赛。当时的情况欧洲大陆知道得很少因为论战大部分是分散在杂志论文、关于时事问题的著作和抨击性小册子上。这一论战的公正无私的性质虽然李嘉图的理论也例外地被用作攻击资产阶级经济的武器可由当时的情况来说明。一方面大工业刚刚脱离幼年时期大工业只是从年的危机才开始它的现代生活的周期循环就证明了这一点。另一方面资本和劳动之间的阶级斗争被推到后面:在政治方面是由于纠合在神圣同盟周围的政府和封建主同资产阶级所领导的人民大众之间发生了纠纷在经济方面是由于工业资本和贵族土地所有权之间发生了纷争。这种纷争在法国是隐藏在小块土地所有制和大土地所有制的对立后面在英国则在谷物法颁布后公开爆发出来。这个时期英国的政治经济学文献使人想起魁奈医生逝世后法国经济学的狂飙时期但这只是象晚秋晴日使人想起春天一样。年最终决定一切的危机发生了。法国和英国的资产阶级夺得了政权。从那时起阶级斗争在实践方面和理论方面采取了日益鲜明的和带有威胁性的形式。它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现在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不偏不倚的研究让位于豢养的文丐的争斗公正无私的科学探讨让位于辩护士的坏心恶意。甚至以工厂主科布顿和布莱特为首的反谷物法同盟抛出的强迫人接受的小册子由于对地主贵族展开了论战即使没有科学的意义毕竟也有历史的意义。但是从罗伯特·皮尔爵士执政以来这最后一根刺也被自由贸易的立法从庸俗经济学那里拔掉了。年大陆的革命也在英国产生了反应。那些还要求有科学地位、不愿单纯充当统治阶级的诡辩家和献媚者的人力图使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同这时已不容忽视的无产阶级的要求调和起来。于是以约翰·斯图亚特·穆勒为最著名代表的毫无生气的混合主义产生了。这宣告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破产关于这一点俄国的伟大学者和批评家尼·车尔尼雪夫斯基在他的《穆勒政治经济学概述》中已作了出色的说明。可见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对抗性质在法英两国通过历史斗争而明显地暴露出来以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在德国成熟起来同时德国无产阶级比德国资产阶级在理论上已经有了更明确的阶级意识。因此当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看来在德国有可能产生的时候它又成为不可能了。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代表人物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精明的、贪利的实践家他们聚集在庸俗经济学辩护论的最浅薄的因而也是最成功的代表巴师夏的旗帜下。另一派是以经济学教授资望自负的人他们追随约·斯·穆勒企图调和不能调和的东西。德国人在资产阶级经济学衰落时期也同在它的古典时期一样始终只是学生、盲从者和模仿者是外国大商行的小贩。所以德国社会特殊的历史发展排除了“资产阶级”经济学在德国取得任何独创的成就的可能性但是没有排除对它进行批判的可能性。就这种批判代表一个阶级而论它能代表的只是这样一个阶级这个阶级的历史使命是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最后消灭阶级。这个阶级就是无产阶级。德国资产阶级的博学的和不学无术的代言人最初企图象他们在对付我以前的著作时曾经得逞那样用沉默置《资本论》于死地。当这种策略已经不再适合时势的时候他们就借口批评我的书开了一些单方来“镇静资产阶级的意识”但是他们在工人报刊上(例如约瑟夫·狄慈根在《人民国家报》上发表的文章)遇到了强有力的对手至今还没有对这些对手作出答复。()  年春彼得堡出版了《资本论》的优秀的俄译本。初版三千册现在几乎已售卖一空。年基辅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尼·季别尔先生在他的《李嘉图的价值和资本的理论》一书中就已经证明我的价值、货币和资本的理论就其要点来说是斯密李嘉图学说的必然的发展。使西欧读者在阅读他的这本出色的著作时感到惊异的是纯理论观点的始终一贯。人们对《资本论》中应用的方法理解得很差这已经由各种互相矛盾的评论所证明。例如巴黎的《实证论者评论》一方面责备我形而上学地研究经济学另一方面责备我你们猜猜看!只限于批判地分析既成的事实而没有为未来的食堂开出调味单(孔德主义的吗?)。关于形而上学的责备季别尔教授指出:“就理论本身来说马克思的方法是整个英国学派的演绎法其优点和缺点是一切最优秀的理论经济学家所共有的。”莫·布洛克先生在《德国的社会主义理论家》(摘自年月和月《经济学家杂志》)一文中指出我的方法是分析的方法他说:“马克思先生通过这部著作而成为一个最出色的具有分析能力的思想家”。  德国的评论家当然大叫什么黑格尔的诡辩。彼得堡的《欧洲通报》在专谈《资本论》的方法一文(年月号第页)中认为我的研究方法是严格的现实主义的而叙述方法不幸是德国辩证法的。作者写道:“如果从外表的叙述形式来判断那末最初看来马克思是最大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而且是德国的即坏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而实际上在经济学的批判方面他是他的所有前辈都无法比拟的现实主义者…… 决不能把他称为唯心主义者。”我回答这位作者先生的最好的办法是从他自己的批评中摘出几段话来这几段话也会使某些不懂俄文原文的读者感到兴趣。   这位作者先生从我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年柏林版第页在那里我说明了我的方法的唯物主义基础)中摘引一段话后说:“在马克思看来只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那就是发现他所研究的那些现象的规律。而且他认为重要的不仅是在这些现象具有完成形式和处于一定时期内可见到的联系中的时候支配着它们的那种规律。在他看来除此而外最重要的是这些现象变化的规律这些现象发展的规律即它们由一种形式过渡到另一种形式由一种联系秩序过渡到另一种联系秩序的规律。他一发现了这个规律就详细地来考察这个规律在社会生活中表现出来的各种后果…… 所以马克思竭力去做的只是一件事:通过准确的科学研究来证明一定的社会关系秩序的必然性同时尽可能完善地指出那些作为他的出发点和根据的事实。为了这个目的只要证明现有秩序的必然性同时证明这种秩序不可避免地要过渡到另一种秩序的必然性就完全够了而不管人们相信或不相信意识到或没有意识到这种过渡。马克思把社会运动看作受一定规律支配的自然历史过程这些规律不仅不以人的意志、意识和意图为转移反而决定人的意志、意识和意图…… 既然意识要素在文化史上只起着这种从属作用那末不言而喻以文化本身为对象的批判比任何事情更不能以意识的《资本论》第一卷俄文的第一版的扉页某种形式或某种结果为依据。这就是说作为这种批判的出发点的不能是观念而只能是外部的现象。批判将不是把事实和观念比较对照而是把一种事实同另一种事实比较对照。对这种批判唯一重要的是把两种事实尽量准确地研究清楚使之真正形成相互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尤其重要的是同样准确地把各种秩序的序列、把这些发展阶段所表现出来的联贯性和联系研究清楚…… 但是有人会说经济生活的一般规律不管是应用于现在或过去都是一样的。马克思否认的正是这一点。在他看来这样的抽象规律是不存在的…… 根据他的意见恰恰相反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自己的规律。一旦生活经过了一定的发展时期由一定阶段进入另一阶段时它就开始受另外的规律支配。总之经济生活呈现出的现象和生物学的其他领域的发展史颇相类似…… 旧经济学家不懂得经济规律的性质他们把经济规律同物理学定律和化学定律相比拟…… 对现象所作的更深刻的分析证明各种社会机体象动植物机体一样彼此根本不同…… 由于各种机体的整个结构不同它们的各个器官有差别以及器官借以发生作用的条件不一样等等同一个现象却受完全不同的规律支配。例如马克思否认人口规律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相反地他断言每个发展阶段有它自己的人口规律…… 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不同生产关系和支配生产关系的规律也就不同。马克思给自己提出的目的是从这个观点出发去研究和说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样他只不过是极其科学地表述了任何对经济生活进行准确的研究必须具有的目的…… 这种研究的科学价值在于阐明了支配着一定社会机体的产生、生存、发展和死亡以及为另一更高的机体所代替的特殊规律。马克思的这本书确实具有这种价值”。这位作者先生把他称为我的实际方法的东西描述得这样恰当并且在考察我个人对这种方法的运用时又抱着这样的好感那他所描述的不正是辩证方法吗?当然在形式上叙述方法必须与研究方法不同。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这点一旦做到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象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我的辩证方法从根本上来说不仅和黑格尔的辩证方法不同而且和它截然相反。在黑格尔看来思维过程即他称为观念而甚至把它变成独立主体的思维过程是现实事物的创造主而现实事物只是思维过程的外部表现。我的看法则相反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将近三十年以前当黑格尔辩证法还很流行的时候我就批判过黑格尔辩证法的神秘方面。但是正当我写《资本论》第一卷时愤懑的、自负的、平庸的、今天在德国知识界发号施令的模仿者们却已高兴地象莱辛时代大胆的莫泽斯·门德尔森对待斯宾诺莎那样对待黑格尔即把他当作一条“死狗”了。因此我要公开承认我是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并且在关于价值理论的一章中有些地方我甚至卖弄起黑格尔特有的表达方式。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不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辩证法在其神秘形式上成了德国的时髦东西因为它似乎使现存事物显得光彩。辩证法在其合理形态上引起资产阶级及其夸夸其谈的代言人的恼怒和恐怖因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使实际的资产者最深切地感到资本主义社会充满矛盾的运动的是现代工业所经历的周期循环的变动而这种变动的顶点就是普遍危机。这个危机又要临头了虽然它还处于预备阶段由于它的舞台的广阔和它的作用的强烈它甚至会把辩证法灌进新的神圣普鲁士德意志帝国的暴发户们的头脑里去。卡尔·马克思年月日于伦敦 法文版序言致莫里斯·拉沙特尔公民亲爱的公民:您想定期分册出版《资本论》的译本我很赞同。这本书这样出版更容易到达工人阶级的手里在我看来这种考虑是最为重要的。这是您的想法好的一面但也有坏的一面:我所使用的分析方法至今还没有人在经济问题上运用过这就使前几章读起来相当困难。法国人总是急于追求结论渴望知道一般原则同他们直接关心的问题的联系因此我很担心他们会因为一开始就不能继续读下去而气馁。这是一种不利对此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事先向追求真理的读者指出这一点并提醒他们。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亲爱的公民请接受我对您的忠诚。卡尔·马克思年月日于伦敦马克思给《资本论》第一卷法文本出版者拉沙特尔的信 法文版跋约·鲁瓦先生保证尽可能准确地、甚至逐字逐句地进行翻译。他非常认真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正因为他那样认真我不得不对表述方法作些修改使读者更容易理解。由于本书分册出版这些修改是逐日作的所以不能处处一样仔细文体不免有不一致的地方。在担负校正工作后我就感到作为依据的原本(德文第二版)应当作一些修改有些论述要简化另一些要加以完善一些补充的历史材料或统计材料要加进去一些批判性评注要增加等等。不管这个法文版本有怎样的文字上的缺点它仍然在原本之外有独立的科学价值甚至对懂德语的读者也有参考价值。下面是我从德文第二版跋中摘引的几段是有关政治经济学在德国的发展和本书运用的方法的。卡尔·马克思年月日于伦敦第三版序言马克思不幸已不能亲自进行这个第三版的付印准备工作。这位大思想家现在连反对他的人也拜服他的伟大了已于年月日逝世。我失去了一个相交四十年的最好的、最亲密的朋友他给我的教益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现在不论出版这个第三版的任务还是出版以手稿形式遗留下来的第二卷的任务都落在我的身上了。在这里我应该告诉读者我是怎样履行前一项任务的。马克思原想把第一卷原文大部分改写一下把某些论点表达得更明确一些把新的论点增添进去把直到最近时期的历史材料和统计材料补充进去。由于他的病情和急于完成第二卷的定稿他放弃了这一想法。他只作了一些最必要的修改只把当时出版的法文版(《LeCapitaL》parKarLMarX.ParisLaChatre)中已有的增补收了进去。在马克思的遗物中我发现了一个德文本其中有些地方他作了修改标明何处应参看法文版同时还发现了一个法文本其中准确地标出了所要采用的地方。这些修改和增补除少数外都属于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即资本的积累过程那一篇。旧版的这一篇原文比其他各篇更接近于初稿而前面各篇都作过比较彻底的修改。因此这一篇的文体更加生动活泼更加一气呵成但也更不讲究夹杂英文语气有不明确的地方叙述过程中间或有不足之处因为个别重要论点只是提了一下。说到文体马克思亲自彻底校订了许多章节并且多次作过口头指示这就给了我一个标准去取舍英文术语和英文语气。马克思一定还会修改那些增补的地方并且用他那精练的德语代替流畅的法语而我只要把它们移译过来尽量和原文协调一致也就满足了。因此在这第三版中凡是我不能确定作者自己是否会修改的地方我一个字也没有改。我也没有想到把德国经济学家惯用的一些行话弄到《资本论》里面来。例如这样一种费解的行话:把通过支付现金而让别人为自己劳动的人叫做劳动给予者把为了工资而让别人取走自己的劳动的人叫做劳动受取者。法文traBVaiL〔劳动〕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职业”的意思。但是如果有个经济学家把资本家叫做donneurdetraVaiL〔劳动给予者〕把工人叫做reCeVeurdetraVaiL〔劳动受取者〕法国人当然会把他看作疯子。我也不能把原文中到处使用的英制货币和度量衡单位换算成新德制单位。在第一版出版时德制度量衡种类之多犹如一年的天数那样马克有两种(帝国马克当时还只存在于泽特贝尔的头脑中这是他在三十年代末发明的)古尔登有两种塔勒至少有三种其中一种以“新三分之二”为单位。在自然科学上通用的是公制度量衡在世界市场上通用的是英制度量衡。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部几乎完全要从英国的工业状况中取得实际例证的著作来说采用英制计量单位是很自然的。这后一种理由直到今天还有决定意义尤其因为世界市场上的有关情况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而且正是在那些有决定意义的工业部门制铁业和棉纺织业至今通用的还几乎完全是英制度量衡。最后我说几句关于马克思的不大为人们了解的引证方法。在单纯叙述和描写事实的地方引文(例如引用英国蓝皮书)自然是作为简单的例证。而在引证其他经济学家的理论观点的地方情况就不同了。这种引证只是为了确定:一种在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经济思想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什么人第一次明确地提出的。这里考虑的只是所提到的经济见解在科学史上是有意义的能够多少恰当地从理论上表现当时的经济状况。至于这种见解从作者的观点来看是否还有绝对的或相对的意义或者完全成为历史上的东西那是毫无关系的。因此这些引证只是从经济科学的历史中摘引下来作为正文的注解从时间和首倡者两方面说明经济理论中各个比较重要的成就。这种工作在这样一种科学上是很必要的这种科学的历史著作家们一直只是以怀有偏见、不学无术、追名逐利而著称。现在我们也会明白和第二版跋中所说的情况一样为什么马克思只是在极例外的场合才引证德国经济学家的言论。第二卷可望在年出版。弗里德思希·恩格斯年月日于伦敦 英文版序言关于《资本论》英译本的出版不需要作任何解释了。但是鉴于本书阐述的理论几年前就已经为英美两国的定期刊物和现代著作经常提到被攻击或辩护被解释或歪曲倒是需要说明一下为什么这个英译本延迟到今天才出版。作者于年逝世后不久我们就明显地感到这部著作确实需要一个英文版本当时赛米尔·穆尔先生(马克思和本文作者多年的朋友他可能比任何人都更熟悉这部著作)同意担任马克思的遗著处理人迫切希望出版的英译本的翻译工作。我们商定由我对照原文校订译稿并且在我认为适当的地方提出修改意见。但是后来我们看到穆尔先生本身的业务使他不能如我们大家所期待的那样很快完成翻译工作于是我们欣然接受了艾威林博士的建议由他担任一部分翻译工作。同时马克思的小女儿艾威林夫人建议由她核对引文把引自英国作者和蓝皮书并由马克思译成德文的许多文句恢复成原文。除了少数无法避免的例外她全部完成了这项工作。本书下述各部分是艾威林博士翻译的:.第十章(工作日)和第十一章(剩余价值率和剩余价值量).第六篇(工资包括第十九章至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四节(决定积累量的情况)至本书结尾包括第二十四章最后一部分第二十五章和第八篇全部(第二十六章至第三十三章).作者的两篇序言。其余部分全是穆尔先生翻译的。因此译者只对各自的译文负责而我对整个工作负全部责任。我们全部译文所依据的德文第三版是我在年利用作者遗留的笔记整理的笔记注明第二版的哪些地方应当改成年法文版标出的文句。()第二版原文中这样修改的地方和马克思曾经为一个英译本(大约十年前在美国有人打算出版的一个英译本但主要由于没有十分合适的译者而作罢)所写的许多书面指示中提出需要修改的地方大体相同。这份手稿是由我们的老朋友新泽西州霍布根的弗·阿·左尔格提供给我们的。手稿指出还有一些地方应该按照法文版进行补充但是因为这份手稿是早在马克思对第三版作最后指示的前几年写的所以我不敢随便利用它除非在个别情况下并且主要是在它有助于我们解决某些疑难问题的情况下才加以利用。而大多数有疑难问题的句子我们也参考了法文本因为它指出了原文中某些有意义而在翻译中不得不舍弃的地方作者自己也是打算舍弃的。可是有一个困难是我们无法为读者解除的。这就是:某些术语的应用不仅同它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含义不同而且和它们在普通政治经济学中的含义也不同。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一门科学提出的每一种新见解都包含着这门科学的术语的革命。化学是最好的例证它的全部术语大约每二十年就彻底变换一次几乎很难找到一种有机化合物不是先后拥有一系列不同的名称的。政治经济学通常满足于照搬工商业生活上的术语并运用这些术语完全看不到这样做会使自己局限于这些术语所表达的观念的狭小范围。例如古典政治经济学虽然完全知道利润和地租都不过是工人必须向自己雇主提供的产品中无酬部分(雇主是这部分产品的第一个占有者但不是它的最后的唯一的所有者)的一部分、一份但即使这样它也从来没有超出通常关于利润和地租的概念从来没有把产品中这个无酬部分(马克思称它为剩余产品)就其总和即当作一个整体来研究过因此也从来没有对它的起源和性质对制约着它的价值的以后分配的那些规律有一个清楚的理解。同样一切产业除了农业和手工业以外都一概被包括在制造业(ManueaCture)这个术语中这样经济史上两个重大的本质不同的时期即以手工分工为基础的真正工场手工业时期和以使用机器为基础的现代工业时期的区别就被抹杀了。不言而喻把现代资本主义生产只看作是人类经济史上一个暂时阶段的理论所使用的术语和把这种生产形式看作是永恒的最终阶段的那些作者所惯用的术语必然是不同的。关于作者的引证方法不妨说几句。在大多数场合也和往常一样引文是用作证实文中论断的确凿证据。但在不少场合引证经济学著作家的文句是为了证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人第一次明确地提出某一观点。只要引用的论点具有重要意义能够多少恰当地表现某一时期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生产和交换条件马克思就加以引证至于马克思是否承认这种论点或者说这种论点是否具有普遍意义那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因此这些引证是从科学史上摘引下来并作为注解以充实正文的。我们这个译本只包括这部著作的第一卷。但这第一卷是一部相当完整的著作并且二十年来一直被当作一部独立的著作。年我用德文出版的第二卷由于没有第三卷显然是不完全的而第三卷在年年底以前不能出版。到第三卷德文原稿刊行时再考虑准备第二、三两卷的英文版也为时不晚。《资本论》在大陆上常常被称为“工人阶级的圣经”。任何一个熟悉工人运动的人都不会否认:本书所作的结论日益成为伟大的工人阶级运动的基本原则不仅在德国和瑞士是这样而且在法国在荷兰和比利时在美国甚至在意大利和西班牙也是这样各地的工人阶级都越来越把这些结论看成是对自己的状况和自己的期望所作的最真切的表述。而在英国马克思的理论正是在目前对社会主义运动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这个运动在“有教养者”队伍中的传播不亚于在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传播。但这并不是一切。彻底研究英国的经济状况成为国民的迫切需要的时刻很快就会到来。这个国家的工业体系的运动没有生产的从而没有市场的经常而迅速的扩大这种运动就不可能进行已趋于停滞。自由贸易已经无计可施了甚至曼彻斯特对自己这个昔日的经济福音也发生了怀疑。()迅速发展的外国工业到处直接威胁着英国的生产不仅在受关税保护的市场上而且在中立市场上甚至在英吉利海峡的此岸都是这样。生产力按几何级数增长而市场最多也只是按算术级数扩大。年至年每十年反复一次的停滞、繁荣、生产过剩和危机的周期看来确实已经结束但这只是使我们陷入无止境的经常萧条的绝望泥潭。人们憧憬的繁荣时期将不再来临每当我们似乎看到繁荣时期行将到来的种种预兆这些预兆又消失了。而每一个冬天的来临都重新提出这一重大问题:“怎样对待失业者”虽然失业人数年复一年地增加却没有人解答这个问题失业者再也忍受不下去而要起来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刻几乎指日可待了。毫无疑问在这样的时刻应当倾听这样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全部理论是他毕生研究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他从这种研究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至少在欧洲英国是唯一可以完全通过和平的和合法的手段来实现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国家。当然他从来没有忘记附上一句话:他并不指望英国的统治阶级会不经过“维护奴隶制的叛乱”而屈服在这种和平的和合法的革命面前。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年月日 第四版序言第四版要求我尽可能把正文和注解最后确定下来。我是怎样实现这一要求的可以简单说明如下:根据再一次对照法文版和根据马克思亲手写的笔记我又把法文版的一些地方补充到德文原文中去。这些补充是在第页(第版第页)、第页(第版第页)、第页(第版第页)、第页(第版第页)和第页(第版第页)注。此外我还按照法文版和英文版把一个很长的关于矿工的注解(第版第页)移入正文(第版第页)。其他一些小改动都是纯技术性的。其次我还补加了一些说明性的注释特别是在那些由于历史情况的改变看来需要加注的地方。所有这些补加的注释都括在四角括号里并且注有我的姓名的第一个字母或《D.H.》。最近出版英文版时曾对许多引文作了全面的校订这是很必要的。马克思的小女儿爱琳娜不辞劳苦对所有引文的原文都进行了核对使占引文绝大多数的英文引文不再是德文的转译而是它原来的英文原文。因此在出第四版时我必须参考这个恢复了原文的版本。在参考中发现了某些细小的不确切的地方:有的引文页码弄错了(这一部分是由于从笔记本上转抄时抄错了一部分是由于前三版堆积下来的排印的错误)有的引号和省略号放错了位置(从札记本上抄录这么多的引文这种差错是不可避免的)还有某些引文在翻译时用字不很恰当。有一些引文是根据马克思在年在巴黎记的旧笔记本抄录的当时马克思还不懂英语他读英国经济学家的著作是读的法译本那些经过两次转译的引文多少有些走了原意如引自斯图亚特、尤尔等人著作的话就是如此。这些地方我都改以英文原文为根据。其他一些细小的不确切和疏忽的地方也都改正了。把第四版和以前各版对照一下读者就会看出所有这些细微的改正并没有使本书的内容有丝毫值得一提的改变。只有一段引文没有找到出处这就是理查·琼斯的一段话(第版第页注)多半是马克思把书名写错了。所有其余的引文都仍然具有充分的说服力甚至由于现在更加确切而更加具有说服力了。不过在此我不得不回溯一段往事。据我所知马克思的引文的正确性只有一次被人怀疑过。由于马克思逝世后这段引文的事又被重新提起所以我不能不讲一讲。年月日德国工厂主联盟的机关刊物柏林《协和》杂志刊登了一篇匿名作者的文章标题是《卡尔·马克思是怎样引证的》。这篇文章的作者义愤填膺、粗暴无礼地指责马克思歪曲地引证了格莱斯顿年月日预算演说中的话(这句话引用在年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中并且在《资本论》第卷第版第页即第版第页上再次引用)。这句话就是:“财富和实力这样令人陶醉的增长……完全限于有产阶级。”这篇文章的作者说在《汉萨德》的(准官方的)速记记录中根本没有马克思引的这句话。“但是在格莱斯顿的演说中根本没有这句话。他在演说中说的和这句话正好相反。〈接着是黑体字〉马克思在形式上和实质上增添了这句话!”马克思在月接到了这一期《协和》杂志他在月日的《人民国家报》上回答了这个匿名作者。由于当时他已记不起这一句话是引自哪一家报纸的报道所以只得从两种英文出版物中举出意思完全相同的这句话接着他引用了《泰晤士报》的报道。根据这一报道格莱斯顿说:“从财富的观点来看这个国家的状况就是这样。我应当承认我几乎会怀着忧虑和悲痛的心情来看待财富和实力这样令人陶醉的增长如果我相信这种增长仅限于富裕阶级的话。这里完全没有注意到工人居民的状况。我刚刚描述的增长亦即以我认为十分确切的材料为根据的增长完全限于有产阶级”。可见格莱斯顿在这里是说如果事实如此他将感到悲痛而事实确实是:实力和财富这样令人陶醉的增长完全限于有产阶级至于准官方的《汉萨德》马克思接着说道:“格莱斯顿先生非常明智地从事后经过炮制的他的这篇演说中删掉了无疑会使他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声誉扫地的一句话不过这是英国常见的议会传统而决不是小拉斯克尔反对倍倍尔的新发明。”这个匿名作者越来越恼怒了。他在自己的答复(月日《协和》杂志)中抛开了所有第二手的材料羞羞答答地暗示按“惯例”只能根据速记记录引用议会演说但接着他硬说《泰晤士报》的报道(其中有这句“增添”的话)和《汉萨德》的报道(其中没有这句话)“在实质上完全一致”还说什么《泰晤士报》的报道所包含的意思“同成立宣言中这个声名狼藉的地方正好相反”然而这位先生却尽量避而不谈这样一个事实:除了这种所谓“正好相反”的意思外还恰恰有那个“声名狼藉的地方”。不过匿名作者自己也感到难于招架只有玩弄新的花招才能自拔。他把自己那篇象上面所证明的通篇“无耻地撒谎”的文章塞满了极其难听的骂人话什么“恶意”“不诚实”“捏造的材料”“那个捏造的引文”“无耻地撒谎”“完全是伪造的引文”“这种伪造”“简直无耻”等等。同时他又设法暗地里使争论的问题转向新的方面并预告要“在另一篇文章中说明我们〈即这个“不会捏造的”匿名作者〉认为格莱斯顿的话包含什么意思”。好象他那无关紧要的见解还有点意义似的!这另一篇文章在月日的《协和》杂志上刊登出来了。马克思在月日的《人民国家报》上又作了一次答辩这次还引用了年月日的《晨星报》和《晨报》的有关的地方。根据这两家报纸的报道格莱斯顿说他会怀着忧虑……的心情来看待财富和实力令人陶醉的增长如果他相信增长只限于富裕阶级的话而这种增长确实只限于占有财产的阶级可见在这两种报道中也都一字不差地重复着所谓马克思“增添”的那句话。马克思接着把《泰晤士报》的字句同《汉萨德》的字句加以对比后再一次断定第二天早上出版的三种互不相干的报纸在这一点上完全相同的报道显而易见地证实了这句话的真实性而这句话在根据某种“惯例”审查过的《汉萨德》中却没有用马克思的话说这是格莱斯顿“事后隐瞒了”。马克思最后声明他没有时间再同匿名作者争辩而匿名作者好象也觉得够了至少马克思以后再没有收到《协和》杂志。这个事件看来就此终结而被人遗忘了。诚然后来有一两次从一些同剑桥大学有来往的人那里传来一些神秘的谣言说什么马克思在《资本论》里犯了写作上的大错但无论怎样仔细追究都得不到任何确实的结果。可是年月日即马克思逝世后八个月《泰晤士报》上登载了一封剑桥三一学院的来信署名是塞德莱·泰勒。这个搞最温和的合作运动的小人物在来信中完全出乎意外地使我们终于不仅弄清了剑桥的谣言而且也弄清了《协和》杂志上的那个匿名作者。这个三一学院的小人物写道:“使人特别惊异的是布伦坦诺教授(当时在布勒斯劳现在斯特拉斯堡任教)终于……揭露了在国际〈成立〉宣言中引用格莱斯顿演说时所怀的恶意。卡尔·马克思先生……曾企图为此进行辩护但很快就被布伦坦诺巧妙的攻击打垮了而他在垂死的挣扎中还敢于断言格莱斯顿先生在年月日《泰晤士报》刊登他的演说原文之后加工炮制了一份供《汉萨德》登载的演说记录删掉了一句无疑会使他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声誉扫地的话。当布伦坦诺通过仔细地对比不同的文本证明《泰晤士报》和《汉萨德》的报道彼此一致绝对没有通过狡猾的断章取义而给格莱斯顿的话硬加上的那个意思时马克思就借口没有时间而拒绝继续进行论战!”这就是全部事情的真相!布伦坦诺先生在《协和》杂志上发动的匿名攻击在剑桥生产合作社的幻想小说中是多么辉煌!你看这个德国工厂主联盟的圣乔治这样摆着架式这样挺着剑进行“巧妙的攻击”而恶龙马克思“很快被打垮”倒在他的脚下“在垂死的挣扎中”断了气!但这种阿里欧斯托式的全部战斗描写只是为了掩盖我们这位圣乔治的诡计。他在这里再也不提什么“增添”什么“伪造”而只是说“狡猾的断章取义”了。整个问题完全转向另一个方面了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圣乔治和他的剑桥的卫士当然非常清楚。爱琳娜·马克思在《今日》月刊(年月)上对泰勒做了答辩因为《泰晤士报》拒绝刊登她的文章。她首先把辩论归结到原来的这一点上:是不是马克思“增添”了这句话?塞德莱·泰勒先生回答说在他看来在马克思和布伦坦诺之间的争论中“格莱斯顿先生的演说中是否有这句话完全是次要问题更主要的是引用这句话的目的是正确传达格莱斯顿的意思还是歪曲他的意思”。接着他承认说《泰晤士报》的报道“的确包含有文字上的矛盾”但是如果正确地推断也就是照自由主义的格莱斯顿的意思推断据说整个上下文正好表明了格莱斯顿所想说的那个意思(年月《今日》月刊)。这里最可笑的是虽然照匿名的布伦坦诺所说按“惯例”应当从《汉萨德》引证《泰晤士报》的报道“必然很粗糙”但我们这个剑桥的小人物却固执地不从《汉萨德》引证而从《泰晤士报》引证。当然《汉萨德》上根本没有这句倒霉的话!爱琳娜·马克思没有费很大力气就在同一期《今日》月刊上驳倒了这个论据。要么泰勒先生读过年的论战文章如果是这样那他现在就是在“撒谎”他的撒谎表现在:他不但“增添”了原来没有的东西而且“否定”了原来已有的东西。要么他根本没有读过这些论战文章那他就根本无权开口。无论如何他再也不敢支持他的朋友布伦坦诺控告马克思“增添”引文了。相反现在他不是控告马克思“增添”而是控告马克思删掉了一句重要的话。其实这句话被引用在成立宣言的第页上只在这句所谓“增添”的话上面几行。至于格莱斯顿演说中包含的“矛盾”恰好正是马克思指出了(《资本论》第页注即第版第页)“年和年格莱斯顿的预算演说中不断出现的显著的矛盾”!不过他不象塞德莱·泰勒那样企图把这些矛盾溶化在自由主义的温情之中。爱·马克思在答辩的结尾说:“事实上完全相反。马克思既没有删掉任何值得一提的东西也绝对没有‘增添’任何东西。他只是把格莱斯顿在演说中确实说过、而又用某种方法从《汉萨德》的报道中抹掉的一句话重新恢复使它不致被人们遗忘。”从此以后连塞德莱·泰勒先生也闭口不言了。大学教授们所发动的整个这场攻击在两大国持续二十年之久而其结果是任何人也不敢再怀疑马克思写作上的认真态度了。可以想象得到正如布伦坦诺先生不会再相信《汉萨德》象教皇般永无谬误那样塞德莱·泰勒先生今后也将不会再相信布伦坦诺先生的文坛战报了。弗·恩格斯年月日于伦敦capich 第一卷资本的生产过程 第一篇商品和货币第一章商 品.商品的两个因素:使用价值和价值(价值实体价值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单个的商品表现为这种财富的元素形式。因此我们的研究就从分析商品开始。商品首先是一个外界的对象一个靠自己的属性来满足人的某种需要的物。这种需要的性质如何例如是由胃产生还是由幻想产生是与问题无关的。()这里的问题也不在于物怎样来满足人的需要是作为生活资料即消费起来直接满足还是作为生产资料来间接满足。每一种有用物如铁、纸等等都可以从质和量两个角度来考察。每一种这样的物都是许多属性的总和因此可以在不同的方面有用。发现这些不同的方面从而发现物的多种使用方式是历史的事情。()为有用物的量找到社会尺度也是这样。商品尺度之所以不同部分是由于被计量的物的性质不同部分是由于约定俗成。物的有用性使物成为使用价值。()但这种有用性不是悬在空中的。它决定于商品体的属性离开了商品体就不存在。因此商品体本身例如铁、小麦、金钢石等等就是使用价值或财物。商品体的这种性质同人取得它的使用属性所耗费的劳动的多少没有关系。在考察使用价值时总是以它们有一定的量为前提如几打表几码布几吨铁等等。商品的使用价值为商品学这门学科提供材料。()使用价值只是在使用或消费中得到实现。不论财富的社会形式如何使用价值总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在我们所要考察的社会形式中使用价值同时又是交换价值的物质承担者。  交换价值首先表现为一种使用价值同另一种使用价值相交换的量的关系或比例()这个比例随着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不断改变。因此交换价值好象是一种偶然的、纯粹相对的东西也就是说商品固有的、内在的交换价值似乎是一个形容语的矛盾。()现在我们进一步考察这个问题。某种一定量的商品例如一夸特小麦同X量鞋油或y量绸缎或z量金等等交换总之按各种极不相同的比例同别的商品交换。因此小麦有许多种交换价值而不是只有一种。既然X量鞋油、y量绸缎、z量金等等都是一夸特小麦的交换价值那末X量鞋油、y量绸缎、z量金等等就必定是能够互相代替的或同样大的交换价值。由此可见第一同一种商品的各种有效的交换价值表示一个等同的东西。第二交换价值只能是可以与它相区别的某种内容的表现方式“表现形式”。我们再拿两种商品例如小麦和铁来说。不管二者的交换比例怎样总是可以用一个等式来表示:一定量的小麦等于若干量的铁如夸特小麦=a铁。这个等式说明什么呢?它说明在两种不同的物里面即在夸特小麦和a铁里面有一种等量的共同的东西。因而这二者都等于第三种东西后者本身既不是第一种物也不是第二种物。这样二者中的每一个只要是交换价值就必定能化为这第三种东西。用一个简单的几何学例子就可以说明这一点。为了确定和比较各种直线形的面积就把它们分成三角形再把三角形化成与它的外形完全不同的表现底乘高的一半。各种商品的交换价值也同样要化成一种共同东西各自代表这种共同东西的多量或少量。这种共同东西不可能是商品的几何的、物理的、化学的或其他的天然属性。商品的物体属性只是就它们使商品有用从而使商品成为使用价值来说才加以考虑。另一方面商品交换关系的明显特点正在于抽去商品的使用价值。在商品交换关系中只要比例适当一种使用价值就和其他任何一种使用价值完全相等。或者象老巴尔本说的:“只要交换价值相等一种商品就同另一种商品一样。交换价值相等的物是没有任何差别或区别的。”()作为使用价值商品首先有质的差别作为交换价值商品只能有量的差别因而不包含任何一个使用价值的原子。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可是劳动产品在我们手里也已经起了变化。如果我们把劳动产品的使用价值抽去那末也就是把那些使劳动产品成为使用价值的物质组成部分和形式抽去。它们不再是桌子、房屋、纱或别的什么有用物。它们的一切可以感觉到的属性都消失了。它们也不再是木匠劳动、瓦匠劳动、纺纱劳动或其他某种一定的生产劳动的产品了。随着劳动产品的有用性质的消失体现在劳动产品中的各种劳动的有用性质也消失了因而这些劳动的各种具体形式也消失了。各种劳动不再有什么差别全都化为相同的人类劳动抽象人类劳动。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来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即不管以哪种形式进行的人类劳动力耗费的单纯凝结。这些物现在只是表示在它们的生产上耗费了人类劳动力积累了人类劳动。这些物作为它们共有的这个社会实体的结晶就是价值商品价

用户评价(4)

  • 江岳 挺好的 谢谢

    2009-04-04 06:24:07

  • 江岳 挺好的 谢谢

    2009-04-04 06:24:06

  • 江岳 挺好的 谢谢

    2009-04-04 06:24:04

  • wudi_abc 下载99%时出错,读取源文件出错

    2009-03-22 09:40:51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43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