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海外中国研究\史景迁\[美]史景迁++利玛窦的记忆之宫:当西方遇到东方

海外中国研究\史景迁\[美]史景迁++利玛窦的记忆之宫:当西方遇到东方.pdf

海外中国研究\史景迁\[美]史景迁++利玛窦的记忆之宫:当西方…

PoliticalScience
2009-02-27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海外中国研究\史景迁\[美]史景迁++利玛窦的记忆之宫:当西方遇到东方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第页第页仕钟琪将军途顺利官运亨通而这恰恰成为此节骨眼上的危险因素。岳钟琪乃将门之后生于年。二十五岁时获授松潘镇中军游击三十二岁升授四川永宁协副将而三十五岁时更被提拔为四川提督赐孔雀翎。岳将军的卓著军功包括平定西藏叛乱、征讨并剿平郭罗克三部在中国西北边陲讨伐青海西宁罗卜藏丹津并大获全胜以年及平定云南东川冕山、凉山等处苗人反乱。如今时当第页年届四十二岁的岳钟琪官居川陕总督月加兵部尚书衔太子少保并授宁远大将军印统领节制西北诸大军。不仅如此心存感激之意的雍正皇帝更不次拔擢他的儿子以示恩宠。岳将军的长子岳浚目前正出任沿海战略重地山东省的署理巡抚。岳氏的家产也是富甲一方:从边远的甘肃到四川而至南方诸省岳家广置地产岳家名下其他产业也不下数十项包括主要都市中的广厦重院和散布于各地的肥沃良田。无数的家仆奴婢为忙于国家大事的将军管理私产侍候家人。尽管官居要职手握重兵而且家产富裕岳将军深知其所有的一切完全仰赖于雍正皇帝的恩赐。一旦皇上疑心他的忠诚其功名富贵立时可能成为转眼烟云。当今中国的皇帝乃是满族人当年南侵入关取代朱明皇朝建立了大清帝国并统治神州中原至于今日。从马背上夺得天下的清廷统治者对维护其江山十分小心处处留意以确保其祖业特权不为外人所觊觎。给岳将军带来微妙险境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姓氏了。作为岳姓后裔岳钟琪将军与六百年的关以前的另一位岳将军系既给他带来盛名却也惹上了无穷的麻烦。那岳将军便是南宋时统帅汉人抵御金人入侵并力图收复失土的岳飞。岳飞英勇抗敌但后来为奸臣陷害以莫须有的罪名身陷囹圄乃至被杀。从此之后北地尽失中原不再为汉人所拥有。日转星移岳飞成为人们心目中忠臣良将的典范其“还我旧山河”的怒吼成为汉族人民面对异族征服的共同抗拒心声。岳飞的故乡建立文中所述之日、月除特别指明者外皆已由作者转换为公元年份。作者在注释中引用史料时常常将重要日期分别以皇帝年号纪年和公元年同时标出。译者注第页了祠庙供人凭吊瞻仰小说戏曲渲染其一片丹心说书人演义其智慧过人、神勇善战。所有这些都在民间广泛流传人们对其忠勇的事迹及受诬陷的遭遇无不心有戚焉更有痛哭流涕情不自禁者。要知道推翻明朝夺得江山的满人正是当年岳飞奋拒的女真族人的后裔。因而理所当然地对岳飞的怀念便成为当今憎恶满族统治者的一种呼声了。无论岳钟琪将军对当今的大清皇帝如何忠诚不贰老百姓们普遍相信他身上毕竟流着祖先的血液终有一日他要报仇雪耻恢复汉家昔日的荣光。岳将军深知这种民间流传和信仰更明白他的主子、当今的皇上雍正帝对此种坊间传言也早有所闻。岳钟琪独处书房开始仔细览阅这封刚刚由陌生的信使呈递给他的“逆书。信中的许多说辞他是听闻久矣可谓老生常谈了譬如称其为“宋武穆侯岳飞之后裔”敦促他“乘时反叛为朱明复仇”。投书者并写道:岳将军背弃先祖之志效忠满族清廷统治者真有损名节“:以为君且守死尽节于其前又有俯首屈节尽忠于匪类。⋯⋯人臣之择主如女子之从夫。为臣者事非其主而失身如女子已嫁人而再醮不过这位自称夏靓的投书者倒也加了几句有些新意的阐释。他写道“:慨自先明君丧其德臣失其守中原陆沉夷狄乘虚窃据神器乾坤反覆”而“中国阴阳合会之地只应生人之一类不应复有禽兽并育。”其间的缘由甚为明显“:天生一物理一分殊中土得正而阴阳合德者为人四塞倾险而邪僻者为夷狄夷狄之下为禽兽。”信函的其他段落又提及中土在清朝异族统治之下的各种灾象“: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作书者称这就是为何孔庙日前遭遇火灾过往的五六年间洪涝旱灾不绝于中国各地以致农作颗粒无第页收寒暑节季失调竟致“、阴尽“山崩川竭”“、五星聚”“、黄河清”。阳生夏靓在信的一些地方表达了他对于社会秩序失衡的思考:“土田尽为富户所收富者作者毫不含糊地日富贫者日贫。把自己同富户豪族分别“:当今日遭逢今世无志于当世之利禄以自污。”或者此人不过是农夫草民而已?夏靓自述道“:与一、二同志闭门空山养鸡种瓜。如此说来他虽为耕田人却留心经典缅怀古往颇具沧桑兴亡的意识。在此人看来宋亡之后的五百年间学术、政治无一可足以称道者。在此漫长的岁月中惟有鸿儒一人“秉持撑柱”作书者敬称此大儒为“东海夫。子”至于对当朝临政的雍正皇帝夏靓则表达了极端的厌恶。他列举了雍正的十大罪状即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怀疑诛忠、好谀任佞。于是乎“天震地怒鬼哭神号”不也就顺理成章了吗!岳钟琪直到傍午时分才把信读完。私下独自先行阅读这封叛逆味十足的信函并非什么了不得的事不过既然这么多的手下亲眼目睹他接获此信的经过他就得备加小心地处理此事了。他必须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证人来旁观他审讯那信使的过程。如果他独自侦查这不同寻常的信件或者私下审讯嫌犯那么即使他弄出个究竟来又有谁会相信他?恐怕反倒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十五个月之前年的月初岳钟琪也曾遇到相似的窘雍正三年(五星联珠此历代视为嘉瑞者举国庆贺黄河清在雍正四年、八年分别出现外臣奏报内臣举贺合朝视为祥瑞。此处夏靓信中视此为恶兆对应清廷异族统治之下的各种灾难为其批判雍正朝政治及其自身主张背书其原因在本书第五章曾静的自述中有解释。译者注第页迫处境。当时他作为川陕总日月督正领军坐帐于成都府。正午刚过突然有一人在成都街道上狂奔此人双手抓着石块大叫“岳公爷带川陕兵丁造反”并称城内的秘密会社也将在诸城门同时发难见人便杀。最初报告此事件的城门官们以及负责审问此案的岳将军同僚、四川提督黄廷桂无不认定此人经查实姓卢名宗汉是个疯子。但这并不能令岳钟琪有丝毫的释怀。他仍须上奏朝廷向雍正报告这起令他难堪万分的意外事件因为他很清楚他的同僚们也会将此事密奏皇上的即使是他的亲信好友也不例外。此类事件看来无关紧要但是否坦诚地报告任何一件可能对朝廷构成威胁的案件却直接影响到他的那些同僚以及他自身的。官场前途在向雍正帝具折奏陈此意外事件时岳钟琪的苦涩之意溢于言表“:设使疯病果实又何事不可言何人不可毁而必架此大题诬陷及臣?”在随后再次奏陈的折子中他又连篇累牍地宣泄其愤懑及内疚之情自责身为朝廷封疆大臣有失职守并揽承了一大堆行政、财政及司法方面的过失还再三强调身体欠佳日感虚疲。最后疏请解除包括川陕总。督在内的所有职务雍正皇帝于当年夏天对岳钟琪的奏折作了回复。雍正的明谕对于发生于成都的卢宗汉案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他告诉岳钟琪这许多年来他收到警告岳有不忠之虞的“谤书”就有一大筐其所本者无非是广为流布的谣言声称钟琪将追随其先祖南宋名将岳飞揭旗反清。雍正自认身为一国之君他从来就对此不屑一顾。相反他对将军信任有加再三擢用委任于更大的职权。雍正叹道惟一令他遗憾的是流言蜚语所伤害的不仅是将军本人也极大地污蔑了作为西北边陲三军后盾的川陕忠良百姓。第页在另一份仅由岳钟琪本人过目的朱批谕旨中雍正在岳将军滔滔不绝之奏陈的字里行间亲笔御批温言安抚道将军在微不足道的小事上自责过深了他从未由其他臣工的奏折中听到过那些琐事当然现在也不以为意盼望岳钟琪恪尽职守“鼓励。倒是岳钟琪的健康不可疏忽了精神协赞朕躬雍正关切地表示将派遣深受他信任的太医院太医刘裕铎南下成都为将军作一番彻底的诊疗。那刘太医后来的确奉皇命去了成都接连三天为岳钟琪号脉、试药最后根据将军的病情和身体状况开了药方。岳钟琪经过此番调养不仅“宿疾顿除手足轻健”更去除了忐忑不安的心病。虽说如此成都卢宗汉一案仍可能流言不绝从而有损岳钟琪的名声且让人怀疑西北边区的安靖。因而雍正帝下旨刑部派遣专人赴成都调查向他再作禀报。刑部特使于年月中旬抵达成都后亲自鞠审嫌犯疯汉以及其所有家人亲戚并曾与其在客栈同住的旅客同时再度询问当日逮捕卢宗汉的巡守。严厉的提审侦讯包括严刑拷问也没有查出什么幕后策划者或者任何潜藏阴谋的蛛丝马迹。显然疯汉是因为一个多月来疟疾发作以至于在心神不清的情况下独自犯下此案。实际上卢犯现在对月间在大街上的疯狂作为已经一无所知了。细细计算下来早些时候卢宗汉与一邻居间的土地纠纷以及为收回部分被迫出售的土地而对当地衙门生发的不满可能令他日趋疯癫并最终驱使他走上狂言造谣的不归之路。卢宗汉因为乡县官员拒不重审他的上诉案而跑到了省城成都。或许因为听到过岳将军秉公理案的名声所以想做下什么事来引起新到任的将军的注意吧。该年的调查也弄清了一些疑点例如卢犯两手握住石块是为了驱赶一路尾随的野狗其神情呆滞、两眼无光是疟疾所致最后当他为巡守所擒并押往监狱后立刻第页全身虚脱死睡过去对外界一切全然毫无知觉。岳钟琪那次经历可称得上有惊无险雍正帝并未因此事而产生疑心生疏钟琪。然而在不足一年之内竟又发生相似的奇诞案子叫他如何具折奏陈才好?他能否仍能获得皇上的信任?看来若要求得朝廷的谅解线希望只能寄托于清楚无误的审讯记录不落任何令人指摘其遮盖案情、幕后交易的口实只有无懈可击的证词才可采用。以这样的重案而言地位卑微的官员显然是没有做旁证的资格的。陕西巡抚西琳是本省官位仅次于他的朝廷命官其衙署也在西安城内。岳钟琪三番两次派遣幕僚敦促西琳尽快赶到总督府但西琳均称无法赴命因为此刻他正在城东北的军营考核武举人闱者。西琳是满族出身的官僚秩位不过仅次总督一等而且军营又处于西安“满城”中心在这种情况之下倘若岳钟琪真的摆出官架子强硬命令西琳前来显然是极不明智的。那满人堡垒建于年满人到来之后是将城东的大片地方围去后再于城内建成的一个内城十分牢固是五千满人守备将士及其一万五千多家眷的永久性营地。西琳以此推托岳钟琪再要发号施令便有冒犯之意当然不便再请了。退而求其次岳钟琪只得派人去请驻守在西安城内官居第三的朝臣按察使硕色。按察使衙署位于总督府对街也就是陌生人等候岳将军回府的鼓楼不远之处。恰好硕色大人得闲于是就赶到了岳将军府中候命。两人稍作寒暄岳钟琪向按察使略略讲述陌生人拦道投书的经过后就将他安置到大厅的侧房之中这样硕色既能耳闻审讯的全部过程又不会被那投书者察觉。一切安排就绪岳钟琪将军下令把不久前拿下的投书人这个信函中称之为张倬的汉子带到大厅并唤手下奉上清茶一杯。第页就这样两人以共同品茶开始了谈话。岳将军和颜悦色地询问信使从何而来走了多远才到达西安走了多久?其业师“南海无主游民”现居何处如何才能见他?广而言之是什么因素使夏靓先生给他本人写下这样一封信又用这样的方法呈递书信?张倬的回答十分谨慎。他说他早已立下誓言绝不透露其老师的行踪。惟一可以告知的是老师住在广东东南沿海由一大群追随者保护着。至于他本人的居处张倬称早年曾居武昌及两湖各地现在也跟随其师居于南海之滨。一路北上从广东经贵州、四川几乎行经半个中国才抵达陕西省都城西安总共花了四个月之久。至于为何要投书给岳将军而不是别人是因为夏靓、张倬师徒听民间广泛流传雍正三次召岳钟琪进京陛见岳却拒不奉召。于是推想岳将军揭竿而起一定是指日可待了。中国南方诸省经济恶化以及不同寻常的天象征兆更使他们相信是采取果敢行动的时候了。岳钟琪再三追问三次召他人京的传闻张倬的故事又添了变数。他告诉将军他两星期前到了陕西之后才知道那是无中生有的事情皇上从未召将军面圣。他也因此心生犹豫或者还是不必投书了吧。可想到千辛万苦才到达此地空手而归实在是于心不甘。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拦轿投书。为了深究这桩阴谋背后的动机岳钟琪又回到经济状况的题目上来。他问道他们师生怎么会想到百姓打算造反?难道陕西不是一如张倬亲眼目睹一片繁荣景象吗?张倬争辩道陕西在岳将军治下或可称之为兴旺但他的家乡两湖地区却饱受洪涝及干旱。岳钟琪对此答道“:此乃天灾何与人事?”此外据他所知两湖之天灾仅限于少数地区况且皇上早已调拨救济钱粮发往灾区。张倬答辩说:“官吏又心急又刻薄不知百姓第页苦楚。”岳钟琪再转话题试图再次弄清此师生两人的来历。岳钟琪推究道如果你张倬拒不透露详情让我如何相信你所陈述的不是编制的谎言乃至是本将军的仇敌所设的圈套企图陷我于不忠?这里要补充一点背景材料:同年发样的事情确实于生在陕西岳钟琪的前任身上。那人正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却被属下怂恿有违人臣之礼擅作威福终于落得了一个自裁身亡的下场。岳钟琪当时正在军中任事所以对此记忆犹新。不过张倬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并未落进岳钟琪的圈套发誓绝不透露他们的真实居处即死不惜。月日那是下午巡抚西琳于武举考核结束后匆匆赶到。岳钟琪赶忙出衙署迎接并说自己的审讯落入了死胡同。两人一商量既然那信使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西琳进入侧厅与按察使硕色一同暗中听讯。然而大刑之下尽管张倬手脚几乎被木夹扯裂他仍是毫不松口。他一边痛楚号叫一边重复那些毫无用处的口供说其师的确居于沿海诸省交界之处。几个小时过去了审讯仍然一无所获岳钟琪料想再这样下去的话张倬必死无疑那时这事关紧要的逆书将成为一桩无头案。于是岳钟琪下令将张倬带回牢房并请巡抚西琳及按察使硕色次日一早再到总督府老地方暗中听讯。月日一整天审讯毫无收获。岳钟琪不断威胁用刑但并未真正动刑。相反他还是回到前一天的话题苦口婆心地劝说张倬:你总得证明自己不是仇敌用来诋毁和陷害我岳钟琪的幌子吧。他并称即使酷刑也是讯问所必须的否则怎么让人相信你张倬是真心诚意的呢?岳钟琪甚至说出了他那被手下出卖的前任的姓名说那人就是深受皇恩经略六省的大将军、川陕第页。岳钟琪说据他的观察张倬等总督年羹尧人是在玩同样的把戏他有什么理由去相信一帮自命不凡的书生秀才呢?张倬则回答说受了昨天的酷刑之后要他再相信岳的任何话是难上加难。岳将军反唇相讥说既然你执意不吐实情大刑伺候是合情合理的结果所谓“尔以利害说人人亦以厉害试尔”。张倬一再声称六省传檄可定。岳钟琪问何以是六省?张倬年举旗反清时不就是六省响应便答说当年吴三桂于吗?只要有人起头这六省自然再会闻风而起“一呼而定”。岳钟琪毕竟对各地情况了这也是他身为总督的如指掌职责所在因此在这个题目的辩论中频频指出对方的漏洞颇占上风。不过这样的辩驳来来去去很快变成兜圈子毫无进展可言。如果确实有那么一个阴谋则其踪影仍然极其隐晦其首领的行踪也还深藏未露。两人辩到最后天色将晚张倬竟放出话来近乎威胁地说很多人都知道了将军日前拷打犯人一事风声所及必然传到皇帝的耳中而令朝廷发话询问其究竟那时岳将军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岳钟琪对此威胁倒是从容不迫坦然回答:“从此朝廷知谋反的人都来约我势必疑我虑我我何能一日自安?”但信使的威胁之辞倒提醒了岳钟琪一个解决之道。他说道:“今日骑虎之势不得不放你去倘因外人传言朝廷觉察我只说是迂腐儒生条陈时事语言狂妄当经刑讯遂释便无形迹。”张倬既不相信岳钟琪的话当然不为所动。两人话不投机岳钟琪只好令手下仍然将信使带回牢房再作打算。月日清晨岳钟琪眼见投书案拖延了数日之久仍无丝毫进展势必不能再耽延上奏的时日只得研墨敷纸向雍正皇帝具奏这一桩新近发生在他管辖之地的投书案。岳钟琪贵为总督获得皇上授权得以密上奏折。密折是第页由皇帝亲自拆封阅览而无须经军机大臣或内阁大臣过目。密折必须由内外大臣亲笔书写不容假手他人。而其行文格式又颇有规矩:先列标题概述奏事进言的内容然后陈列要点务必有条不紊最后总说结语并提出切实建言。奏陈用纸是统一的格式:白色长十寸宽二尺且每页折成窄条形状以便阅读须用墨笔恭敬书写每行之间留出足够的空白以供皇上在行间朱笔批示折尾落款日期之后还得留足更多篇幅使皇上在觉得有必要时写下长谕。岳钟琪这份奏折的标题就用得颇不寻常:“冒昧陈奏恳请恩鉴月”。其用辞更是字斟句酌将日张悼如何投书逆书的大致内容以及数日来侦讯的详细经过一一道出。岳钟琪并坦陈此案犯诡谲多变自己对于此案至今束手无策尽管深知自身对皇上及国家的职责所在但仍然感到对破案力不从心。所以他在奏折的最后恳请雍正皇帝同意将人犯张倬押送京城由富于审讯经验的内大臣再行审理藉此或许能够让张倬俯首就范交代阴谋的实情。岳钟琪又补充说他本应随奏折附上逆书原件。但此书实在是过于诬谤悖逆他感到有污圣览所以暂且搁置如皇上谕令下达定要亲览则再作上呈。在候命期间逆书原件将密封后由巡抚西琳保管以确保其机密绝不外泄。岳钟琪并报告说虽然本奏折由他上呈但西琳曾在密室聆听第二和第三次审讯因而足可为本案至今的发展及本陈奏的准确性背书作证。此外张倬被拘留时随身挟带两本书一本是《生员应诏书》手抄本另一本是刻本《握机图注》也已经密封保存。岳钟琪将军将密奏交给一个驿卒即刻飞马递送入京。一如奏折书写有规有矩密奏的递相传送的方式也是极有规则的。驿卒通常由封疆大吏的亲信侍卫或军中将校担当而朝廷第页则在各地建立了驿站常驻驿卒传递来往书信。这种递相传送系统精致复杂如蛛网般地遍布中国各个主要都市和交通转运要径。中央与各地之间的通信速度足可见出朝廷办事的效率如何因为驿卒一路行来完全仰赖各驿站的后勤供应:在北方平原多用骏马但遇到山陵地带则需骡驴的脚力而西北沙漠地区又要借助骆驼至于江南沿海河湖纵横各种船运系统便成为驿邮的主要手段根据水路的要求采用功能不同的船只。驿卒用餐和留宿的店家也是递相传送系统的一部分。岳钟琪将军的奏折中并未提及递送驿卒的姓名和官职不过我们的确知道那人递送速月度极快日中午月离日已开西安日或抵达北京数日之内竟奔驰了英里。写完并寄出了奏折岳钟琪稍微松了一口气得以静下心来将张倬投书案再从头到尾细想一番。虽然刚刚送出的密折或许能够表明他岳某的忠君爱国但那信中叛逆的言辞本身却足以暗示他身为总督及西部三军统帅的一连串失败。他在奏折中向皇上所提的建议实际上也是很勉强的。万一京城的官员也对信使张倬毫无办法问不出一句供词呢?万一张倬死于严刑逼供之下那时还有什么办法去破案?归根到底他的建言对于让皇上安心这一点实在没有多少帮助!岳钟琪进一步思考之后一个行动方案在心中渐渐形成。这个信使无论来自何处在处于孤立无援、惊惧不安而且肉体上也吃了苦头的情况下竟挺过三次审讯坚不松口。也许换一副友善的面孔能收到严峻刑法所不能之效?岳将军知道一个叫做李元的人以前是城东的学监不久前才被提拔为代理县令。因为李元才赴任不久张倬应该不会碰巧见过他。岳将军立刻命人将李县令请到总督府并向他勾勒出他的计划:李元脱下官服换上普通人衣着假装成岳府的家仆。然后岳将军设法第页安排李元同张倬见面伺机突破后者的心防。李元应尽其所能弄清张倬来自何方同他闲聊本地的闲言杂语并极力称赞岳将军为人及信誉。于是岳将军派人在曲里八拐的衙署深处找到一间家具摆设颇为像样的空房先把李元安置过去再命人在晚间将张倬从牢里提出来送到那房内。李元已经在那里等候岳钟琪见天气寒冷又命侍卫给两人送去皮袄、暖酒。就这样两人对床夜话饮酒闲谈在那客房盘桓到第二天。次日也就月是日的黄昏天色将暗岳钟琪再次开审将张倬从他才过宿的新客房带到总督府大堂。按察使硕色还是被安置在侧房暗中听讯。岳将军以极为真诚的态度告诉张倬他已把信函的劝说及张倬的话思量再三已痛下决心甘冒风险参与谋叛。显然为昨夜的人间温情寒冷夜皮袄的温暖以及满耳满脑有关岳钟琪的溢美之辞所软化和迷惑张倬听信了岳钟琪的慷慨陈辞虽然他仍然坚持岳钟琪得对天盟誓永不背叛他们师徒。。岳钟琪于是起誓绝不向任何人透露消息在岳钟琪坚持不懈且和颜悦色的询问之下张倬开始一一坦露日前誓死守口如瓶的秘密。张倬的老师所谓“南海无主游民夏靓”的真实姓名是曾静。曾静现在并不居住在东南沿海地区而是蛰居于湖南省东南角的永兴县蒲潭村。信使本人的真名实姓叫张熙湖南衡州府人氏不过眼下客居其师家中。张熙并提出与谋叛计划有关的其他四个关键人物。第一位姓刘是湖南地方学宫的教师以通晓天文、精于军事策划著称。另一位姓陈自称是刘先生的弟子其居处不详。还有一个也是湖南人姓谯来自本省其他乡镇不过张熙对其详情并不知晓多少。最后一位姓严来自完全不同于前述数人的地区。严先生住在地处江南的工商重镇浙江省杭州以精通战略及火器而颇负声望。第页岳钟琪暗想不可操之过急否则可能欲速而不达。于是结束了当晚的问话遣人将张熙仍送回客居安歇让其和新结识的友人李元继续轻松闲聊并命手下天明之前不得打搅他们。利用这个间隙岳钟琪着手撰写关于本案的第二封密折。他大致叙述了如何设下圈套又是如何假意盟誓以获取信使的信任以及当晚所套出的部分案情并附了一份至今浮现的谋反者的名包单括这六人的姓名和住址。这份奏折的标题与前一份不同岳钟琪几乎有些沾沾自喜了:“为逆犯已吐造谋之人谨缮密折”。笔墨刚干他就挑选了另一名得力驿卒命他连夜出发争取追上前一名递送密折往京城的快驿。也许赶不上了但至少能在皇上览阅了第一份折子后打算采取行动之前将此份密折送到皇上面前。岳钟琪并不去打搅张熙的歇息等到天近黎明才将他传到。按官署大堂继续讯问察使硕色一如往常仍在邻室听讯。前晚的结果激发了岳钟琪好奇心以及进一步探察案情底细的急切心情。他将讯问的焦点集中于张熙在初次应审时所谓六省闻风而起一呼可定的说法上面。他问张熙那种说法的可能性何在?张熙的回答却颇为省约“:但据民情乃不易之理。”岳钟琪对此回答显然不尽满意。他进一步反问道即是就所指六省而言情形也并非太糟赈灾物资早已发往灾害严重的地区。这如何让人信服“民情”即可让六省百姓揭旗造反的说法呢“?尔等必有兵有粮将于何处举动方自信一呼可定耳?”张熙的回答十分戒备:“我等但有同志数人讲此义理其他悉非所知。”岳钟琪激将道“:此之所以称尔为迂腐儒生以为凭一己之勇便可济事。”张熙回应说其师曾静及昨日提及的刘、严诸先生并非仅仅一介书生“俱有本领韬略大不可量。但能聘用吾师何愁不济?即何以使湖广六省一呼可定之法亦唯吾师有此智第页略。我后生小子岂能及见。不过奉命致书传达吾师面嘱之言。”不过余后的谈话倒提供了更具实质性的消息。张熙告诉岳将军一年之前的秋天他曾赴浙江拜访已故学者吕留良的后裔而吕留良便是呈给将军信函中提及的“东海夫子”的真名实姓。吕留良的孙子让他阅读了夫子的日记及其他著作并送给他一些夫子诗作的刻印本。张熙评论说吕留良乃近世名儒然而其子孙的才华不过尔尔。岳钟琪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其他的细节譬如同张熙在浙江交谈的人士的姓名、住址以及张熙本人家庭的情况包括其父亲和其他亲戚的姓名和地址。张熙在数日之前还对有关其父亲的任何消息不露一点口风可现在却全盘托出:其父张新华居住在湘南安仁县城英里外的一个偏僻小村同其长子张照同住。张新华曾是一个秀才不过因为惹上了一场本地的风波被剥夺了资格。所以其父现在连长衫也穿不上了。张熙还有一个堂弟曾随他一路北上到达西安城。不过在他呈递那信函之前突然害怕起来竟自逃回家乡了。除了这些家人之外还有车氏兄弟两人也是湖南人氏不过早已离开湘南眼下居住在扬子江畔江宁府内。有一个姓孙的江苏人也居住车府中。此外有一位沈先生住在浙江是严先生的门生。严先生就是昨晚他提到过的那位战略与火器专家。一时之间岳钟琪竟然获得了他所期望的所有案情。他将张熙打发回客房休息再展笔墨向雍正皇帝具写投书案的第三份奏折。这次他的密折的标题是“逆犯续吐情”。岳钟琪概述了他同信使之间谈话的全部内容并不失时机地加入他对案情今江苏南京。译者注第页的思考。他向雍正献策道虽然他无法列举出吕留良族人的名单及居所但浙江总督李卫应是追查此线索的不二人选。他记得吕留良乃康熙年间颇为士林所重的浙江大儒吕的一个孙子曾卷入一念和尚密谋造反的大案若不是先帝康熙爷感念吕氏乃名重当时的儒林领袖且并无前愆遂法外施恩、网开一面那吕某人恐怕早已被处死了。岳钟琪又禀报说经过再次搜查信使的行囊还发现了一些其他书籍:一本易经评注一本诗选及一部医书。岳钟琪决定先行留下易经注和医书密封存档等待皇上谕旨再作处理而因诗选系吕留良的著作所以作为密折的附件一并呈上以为查案证据。就这样岳钟琪在短短的六天之内第三次上奏雍正皇帝报告案情。他派出快驿日夜兼程赶往京城。这名驿卒所携带的密件包括川陕总督、宁远大将军的第三份密折一本吕留良的诗选一份附加备注的谋反者名单将这新发现的七人包括在内目前已掌握的涉及谋逆案人数已达十三人之多。显然这份密折不可能赶在其他两份之前了不过要把这份包括最新案情进展的折子及时送到京城使雍正得以整合各份奏折的内容而采取统一行动那将是不成问题的。对岳钟琪而言谋逆者分布于三个不同的省份已是无庸置疑的事实。而他也的确怀疑那潜伏于湖广等六省的叛军正在俟机而动。从那陌生汉子拦轿递信岳钟琪接信观看的那刻至于今日已整整一个星期。案情一度如此险恶但现在总算峰回路转呈现一线生机。那信使恐怕没有什么新的口供可吐露的了骗局也就不再有存在的必要。岳钟琪下令立刻将张熙移出舒适的客房押入由按察使直接管辖的监狱置于严密看守之下。投书人张熙美酒轻裘的好日子才不过几天就匆匆结束了。第页注释:①岳钟琪将页军:其传记见《清代名人传略》第页至第页对此作了很好的概括费页至第思唐(论文的第。岳家所有的土地及财产见《文献丛编》台北重印本(第页至第页。其长子岳浚时任山东署理巡抚。尽管曾静案并非其主要研究对白(象第彬菊在页至第其著作页)中生动地记叙了岳钟琪将军与雍正皇帝的关系。简②岳飞:详细分析见要的概括见。岳钟琪在所著雍正六年九月二十八日的奏折中引了逆书中关于他同岳飞之关系的段落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页。编》卷一三第在其所之第页著页注释中对岳钟琪是否确系及第岳飞后裔提出了质疑。③曾静之逆书:原件已经遗失。此处及之后的引文引自雍正帝于雍正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公元月年日)所颁之批驳谕旨(参见本年雍正和杭书第二章相关注释)并载于《大义觉迷录》之中亦引自奕禄质问曾静时所提到该逆书的内容。页④论忠臣:《大义觉迷录》卷一第页面及第面“。为臣者事非其主而失身”中以女子失身借指大臣丧失作为一个忠臣的品格。⑤页论异族统治者:《面至页大义觉迷录》卷一第面及第页第。论征兆:均见《大义觉迷录》“。天昏地页暗日月无光”卷一第面孔庙遭页遇火灾卷二第面洪涝旱灾不面绝页卷一第及卷三第页页面面“。五星聚”卷一第论社会秩序失衡:页《大义觉迷录》卷一第面。论自身身份及页面至第页境状:《大义觉迷录》卷一第面。第页年六月十九日关于发生于当年六月十七日事件的密折。岳钟琪自责: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第页至第页密折所署日期为雍正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此折子另一修改过的版本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页。》卷一第页至第雍正皇帝对岳钟琪的奏折的明谕回复:《清实录》卷五九第页至第页日期为雍正五年七月三日(公元日)。年月由岳钟琪本人过目的朱批谕旨: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第页至第页。岳的该密折写于雍正五年七月十三日雍正在其奏陈行间朱批。太医院太医刘裕铎南下成都为岳将军作诊疗: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第页和页。第刑部派遣专人赴成都调查卢宗汉案后的奏疏:雍正五年八月六日。见《宫中档雍正朝奏折页。》卷八第页至第西安满城及满人守备将士及家眷永久性营地:见武伯纶《西安历史述略》陕西人民出版社年增订本第页至第页及附图第页。初审张熙及奉茶:岳钟琪本人奏折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第页及第页《清代文字狱档页。岳》第九辑第页至第)第钟页琪奏称以“蔼颜”相提对。费页思唐至供(第了最详尽的英文记叙。硕色论及其暗中听审的奏折见《宫中档雍正朝奏页第折》卷一页至第。巡抚西琳及严刑拷问: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第论宋亡之后的五百年间学术、政治无一可足以称道者:《大义觉迷面。页面及第页录》卷一第论东海夫子:《大义页面。觉迷录》卷一第论雍正皇帝十大罪状:详见于页至第《大义觉迷录》卷一第页概页述见卷一第面。岳钟琪于成都处理卢宗汉案:事发于年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第页及第页中岳钟琪及四川提督黄廷桂雍正五第页重印本第页至第页。对于清代公文转运系统的精当描述及分析亦见于费正清和邓嗣禹所著。参见该书第页至第页有关官方距离计算法页有关所费及韩第时间的估算。另外所著书瑞所著分别对于乾隆、嘉庆两朝密折系统及审讯制度有极佳的研究。长安署理县令李元和信使: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第页雍正六年九月三十日岳钟琪密折《清代文字狱档》第九辑第页。《长安县志》卷八第页所载县令名字为李元升于年任此职。费思唐(第页分析了岳钟琪的这一计谋。岳钟琪对天盟誓: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二页第《清代文字狱档》第九辑第页。盟誓的具体内容未见记载。第一批六名谋逆犯名单:岳钟琪将六名谋逆犯的姓名、居所附于雍正六年九月三十日的密折之后。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第页。名单未见《清代文字狱档》或其他史料。岳钟琪同张熙于月日的交谈: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第页至第页岳钟琪雍正六年十月二日的密折并附有第二批七名谋逆犯名单《清代文字狱档》第九辑第页页但无面至第谋逆犯名)第费页。思唐(单 页至第页《清代页。页面至第文字狱档》第九辑第日审讯论及年羹尧见月《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页页至第。页《清代文字狱档》第九辑第第页至第费)第页“。六思唐(页至省”指湖广(包括湖北、湖南)、江西、第广西、广东、云南和贵州。月日发出第一份奏折见《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卷一三页《清代文字狱档》第九辑第页。第四二密折的递相传送及驿站系统:详情见《大清会典实例》卷一第页第页正皇帝于月的第一个周末收到了岳钟琪关于投书谋逆案的第一份密折。他极为仔细地览阅了这份奏折写下朱笔御批。雍正是一个处事严谨、注重细节的皇帝对于任何来自内外臣工的密折总是亲自览阅批发从无滞留也并不假手于军机处大臣或内阁大臣。当时虽然只有各省要员以及其他三品以上的内外大臣才获皇上特准得以具折密奏但这些官员仍多达两百人之数雍正每天总要收到几十第页。份来自各地的奏折雍正执政十三年间大多精力和时间就是花在细览这些奏折上面并常常周详指示留下了无数的朱批谕旨。如果大臣所奏之事并非过于敏感他也将奏帖发给九卿王公大臣谕令他们提出处理意见。雍正处理政事通常是在两个地点一处是紫禁城内寝宫养心殿另一处则是比较轻松随意的圆明园离宫。后者处于北京西北郊外田园环绕远眺西山是圣祖康熙所建并赐给时为雍亲王的皇四子的藩邸。密折直送内廷的乾清门由内奏事处太监和内廷侍卫负责直接呈送雍正不分昼夜亦不论雍正是居于内宫还是离宫从不滞留耽延。雍正处理日常政务之处常备笔砚及朱砂以便随时在公文上批阅(只有皇帝可以用朱笔其他人一概只用墨笔)。雍正习惯于边观览边在重要行文处加朱圈或在行间及天头就近批示训谕。通常他还在折尾空白处以娴熟的笔墨写下长谕。那龙飞凤舞的朱红御批在具折日期那端庄的黑色字迹的烘托之下分外鲜明。受限于急递制度的时间性以及昂贵的费用各省督抚以下乃至学政等外臣常常将他们自己的密折集为一批放入其个人专用的奏匣后一起呈递皇上。这样的递送方法使雍正得以通览来自一地的奏折并将朱批奏折分别放回同一奏匣由那进京递送的驿卒将它们同时发还具折人从而提高了效率。例如仅仅十天之前雍正收到岳钟琪的一批密奏在一个奏匣里共收奏折当时称奏帖是奏折人密折请旨的官方文书与由内阁而上达皇帝的题本及奏本不同。据李国荣、张书才《实说雍正》(紫禁城出版社康熙朝只有一百三十七名内外臣工获准具折言事。雍正时实际上具折人多达一千名以上而雍正帝几乎每天都要批阅数以万字的奏折朱批动辄数百多则上千。冯尔康《雍正传》(人民出版社谓《朱批谕旨》一书所收的具折人为二百二十三人实际上具折人多达千人以上。译者注第页有十二份奏折内容包括地方税收和各类轻微匪乱等一般事务也有西北用兵后勤供应、对甘肃回族人民控制、倘若达赖喇嘛特使经西安赴京城而需作的各项安排这类朝廷要务。因此岳钟月琪日关于逮捕并审讯信使张熙的密折竟单独由快驿急递赴京这种做法本身已非常规足以令人惊讶。然后又是一份月日送出、列出六名初步共谋犯单独递送的奏陈即的第二份密奏。毫无疑问叛逆信函在岳钟琪看来是一桩头等大事必须立即处理其他有待处理的事无论其本身多重要与之相比都显得无足轻重不必协调安排后同时递送入京。年届五十的雍正如今登基已经六年了。这期间他曾接获无数关于叛逆谋反的报告其中也包括涉及岳钟琪本人的案子如年的成都疯汉卢宗汉案。他对于各种奇诞怪状、闪烁其词的威胁以及狂悖的诬谤可谓司空见惯了而“夏靓”“、南海无主游民”这类称呼也并不令他惊奇。更何况雍正览阅岳钟琪密奏时的心境不同一般因为他对很多事情早已有了定见那么多年与众皇子明争暗斗觊觎皇位的岁月也深深地影响了他的判断。他很久以来就已养成了坚毅固执的禀性。多年来雍正一直坚信许多人企图谋杀他而他也以牙还牙下令杀了不少人其中还包括与他同出一父的三个皇阿哥。这在当时差不多是众所周知的事了。最先死的是雍正的皇二哥、废太子允礽。允礽为先帝康熙二次废去储君之位后一直被严行圈禁雍正继位后将他禁锢如初。允礽死于年元月。次年夏天雍正的皇八弟和皇九弟在一周内先后命赴黄泉。雍正从来就怀疑这两人图谋不轨一直阴谋篡位对他们非常厌恶曾迫令两人不得再用原来的名字而分别称其为“阿其那(”意为肥如猪)“、塞思黑”(意为贱如狗)。皇九弟因痢疾而发烧不久死去。当时他被拘禁在北京城东南外数英里之外的一处监狱四面高墙仅够容身第页立足之地手镣脚铐连饮食都要从墙外由吊桶传入。皇八弟不过数日也因染怪病而亡无人能识病因但一般都相信他是中毒而死。雍正在两人死后降下谕旨其家人不得公开吊丧。诸如此类的事件对于雍正篡位的民间传闻而言无疑是火上加油因为看来雍正正力图剪除所有的竞争仇敌。康熙亲政时喜好往北方木兰秋狝或巡幸西北边疆及江南雍正在做皇子时亦偶尔为之。但雍正皇帝即位六年以来除了几次重大祭祀外从未远离京城一步。这又加深了民间对皇上嗣统种种秘密的私下猜测。雍正本人的皇家血脉也多遭不测:至年雍正众多嫔妃所生的九男四女之中仅仅三个皇子幸存其余都因各种疾病而早殇。从雍正的各种上谕可见他十分在意自己的满族血统。满洲人在八十年前入关征服中国至雍正为入关后第三代君王。虽然他本人从未御驾亲征但他对于随着西北扩边而来的政务对于安抚被纳入大清版图后原住部族的策略一直深为关注。他授予前线满汉亲信将帅以大权但同时又颇具疑心时时提防在这些三军统帅身边暗中安插了许多特务令后者密折具告其主帅的言行举止。一旦发现封疆大吏有丝毫不忠的迹象雍正会毫不留情地下手铲除。雍正也并不信任外国人无论他们是日本商人还是西洋教士以及为外国人办事的买办、通译一直派人监视这些人的行踪。雍正认为大多数人都为个人利益打算所以必须时时提防留心观察。他也深感整个国家和社会的道德每况愈下必须以儒教和法治双管齐下施以挽救之道。雍正坚信天人感应常常向高僧大德请益有时还与僧衲讲经论佛另一方面由于时感精力不济、身体虚疲他又招纳游方郎中乃至道士异行之人期望那些丹药为他治病驱邪。雍正曾命宫廷画师描摹他的十二幅肖像每幅中的皇帝都打扮成不同的第页模样:有道士、乐师、武士也有中亚细亚君王、学者和隐士。岳钟琪在密折中称谋逆者的暗中策划与联络竟已濒临东南沿海的浙江也就是已故吕留良的家乡并其子孙仍然居住的省份这一点尤其触动了雍正的心病。雍正多年来对浙江人深为厌恶认为浙江风俗浇漓民刁俗悍。浙江人曾令他深受奇耻大辱虽然他早已将冒犯之人斩尽杀绝但心中隐痛至今不已。为了整治浙江风俗儆戒绅衿士庶雍正专门设立了“观风整俗。没有任何其他地方是需要这种特别的官员来使”这一官职纠正道德风尚的可见雍正视浙江风俗败坏之深。不过尽管心中思绪万千雍正并未在这份岳钟琪月日发出的第一份密折上多加行批和圈点。只是在将尽读完时看到岳钟琪若不奉命则暂时按下逆书以免有污天聪的话之后雍正提笔写道“:犬吠兽号之声耳有何可介意?送来闲观之。”言语之间似乎还很轻松。然而当雍正览阅完毕全文后又觉得胸中块垒不吐不快。尤其是对那个姓张的信使非得批驳一番不可。在钟琪密折之后的大块空白之处雍正的朱批洋洋洒洒一路写来几乎挤到纸边尽头:“竟有如此可笑之事可恨之人!朕又见此人不似内地匪类就其言论天下时势光景朕之用人行政一些未闻之人非是苗疆内多年汉奸即系外洋逆党。其语言口声果似湖广人否?人品相貌何如人也?近文近武?不过市井俗人也可将内闲言语试问便可知矣。”当指雍正三年(案发的汪景祺雍正四年判决的查嗣庭案。汪、查皆系浙江人。译者注第页雍正特别提到他理解何以岳钟琪对此案极为重视催逼甚紧因为谁都知道那直接关系到他本人的清白。不过凡事欲速则不达:“何必当日追问即加刑讯?伊既有是胆为此事必是一妄命不畏死之徒便解京亦不过如此。雍正认为岳钟琪的当务之急乃是设法从一个宁死不屈的囚犯口中套出口供。雍正在岳钟琪密折尾空白处继续其朱批谕旨提出四个可行方案。雍正认为每一个方案都可能奏效。第一个方案是要岳钟琪缓和气氛与该信使随意攀谈而后伺机展开审谳。第二个方案则是欲擒故纵释放信使后将其置于严密监视之下。信使单独行事的可能性很小谋叛者的同谋可能会渐渐放松警惕现身与信使联络。那时便可将彼等一举拿获严刑审问。第三个方案是岳钟琪假意与信使开诚布公告诉他仍在细想此事而不知如何禀报朝廷才好。岳钟琪不妨假装糊涂认为信使不是疯了就是根本没有想到会碰上他将军本人手足无措之下竟然胡言乱语。随后岳钟琪可以一点一点地向那信使描绘先帝康熙及当今圣上的丰功伟绩他们为国家带来的安定和繁荣。如果不是有人挑动和误导那信使又怎么会因毫无根据的恶毒想法就对浩荡皇恩及升平社稷视而不见呢?在此基础上岳钟琪可以引出同谋这一话题这么大的行动怎可能只有他们师徒两人参与?然后就说他想他们一定是上当受骗了。雍正甚至还为岳钟琪想好了盘问信使的话:“据汝所言似非一二无知之人。必有有见识人将你性命为伊等侥幸之谋也。何不将你送之死地之仇人举出?”雍正最后写道如果此三计无一奏效岳钟琪还可以再出一招:阿谀奉承。夸奖那信使乃英雄好汉其师夏靓必是异行卓能之士否则怎么会举臂一呼而六省响应?想想有多少人卷入了这场大计谋之中!岳钟琪可以劝导说:“何不回去将伊等劝化归第页正为国家臣子不但不徒老死于匪类抑且垂名竹帛矣!”雍正皇帝的面前还摆了另一份密折落款日期也是月日。硕色在月末的几天。这份密折是陕西监察使硕色具奏里在岳总督特辟的密室之中花了不少的时间旁听审讯。硕色报告说根据其暗中听到的谈话他自信对那信使已颇为了解:“臣细看其人甚是狡猾。断非一二人所谋之事必有党羽匪类。”他说此类党羽必定散布于湖南及广东沿海一带。与花许多时间批复岳钟琪的密折截然不同雍正颇不屑于花费御笔去称道硕色而只批了一个“阅”字。岳钟琪才是牵动此案的关键人物雍正显然对硕色的想法没什么兴趣。雍正览阅岳钟琪这份关于谋逆案的密折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信使张倬或许还有其师夏靓都算不上是“汉人”。这个最直觉的想法反映了雍正的一个先入之见一种思绪。数月以来雍正一直在同诸内外臣工深入探究两件事情。一是散居于湖南、广西的土著苗民部落中的所谓“汉奸这些汉人中的败类原是一些流刑罪犯现在却在苗民中兴风作浪剥夺苗人霸占土地并诱哄当地人加入伪冒的宗族组织而对诚心与清王朝地方政府合作的当地人则百般阻挠。其二是中国沿海诸省与日本之间的非法贸易及移民问题以及甄别正当旅行者和借合法理由为幌子从事非法活动者的困难之处例如前者包括受日本僧众之邀请而由中原前往日本佛教圣地讲经念佛的大德高僧后者则包括来往中国与日本两岸及吕宋、爪哇、暹罗之间的外国人他们常暗中走私各种非法商品、火器乃至煽动性的政治书籍。这份朱批奏折还没有交到送该密折来京的驿卒手中岳钟琪于月日发出的第二份密折又飞马送到。这份密折报告了设计佯装对天盟誓及由此而获得的案情上的首次突破。面对第页这种急剧转折的案情雍正无法再保有那份在览阅首份密折时的从容镇静。当他读到岳钟琪关于盟誓并允诺加入谋反一节时雍正以朱笔加圈并在双行间批道“:览至‘盟誓’二字朕不觉泪堕。卿此一念天祖鉴之矣。此等盟誓乃不得已权变之举神明有知断无不消灾灭罪、赐福延禄之理。嘉悦之怀殊难笔喻。我君臣契合之情盖由前劫善缘所钟卿系乘愿力而来佐朕治理国家苍生者岂泛常所可比拟。朕实嘉悦之至。雍正皇帝对于岳钟琪密折的反应显然非常动感情。这缘于雍正本人不久之前的亲身经历这经历清楚地告诉他川陕总督这一位置在政治和战略上有多么重要岳钟琪眼下正官居此要职。正是川陕西北重地让雍正第一宠信的汉大臣、儒将年羹尧野心膨胀不可收拾。雍正登基以来的头几年里他对年赏赐无数、关切备至。君臣之间的关系因为年羹尧的妹妹年氏先是贵为雍邸侧福晋更因受雍正宠爱而封为皇贵妃而倍加密切。年贵妃曾为雍正生下三男一女。雍正对年羹尧的信任可圈可点因而赋予他监视康熙之皇十四子的重任这可是危险而微妙的使命因为这位皇子一直被雍正视为对其皇位的一个重大威胁。皇十四子是雍正一母所生的亲兄弟精明强干声誉卓著曾于康熙年间调度节制大军平定西藏叛乱称大将军王。雍正即位后怀疑他暗中策划阴谋夺宫因而将他流逐到孤城西宁置于年羹尧监管之下。不久之后雍正又疑心皇十四子与年羹尧私通款曲遂干脆将皇十四子押回北京监禁。与此同时雍正展开了对年羹尧的一连串抨击与整肃指控他招权纳贿、不忠朝廷、贪婪自图、虚荣自负。在雍正初年上疏揭奏、斥责年羹尧的地方大员当中便包括了年轻的将领岳钟琪。岳那时正展示其锦绣前程朝廷授予他的许多职务和权力正是从年羹尧那里有计划地剥夺的。不过虽然雍正褫夺了年的功名官职并籍没第页了其资产却仍让年苟延残喘并未取他性命。不幸的是年的妹年夏暴卒这么一来年羹尧的命运算是妹年贵妃竟然于尘埃落定了。年被逮捕关押议政大臣罗列其九十二大罪请求立正典僭越、狂悖、专擅、贪刑。这些罪名按类包括大逆、欺罔婪、侵蚀、忌刻诸罪。雍正谕令年羹尧自裁。雍正谕令逮捕年羹尧后朝廷查封了年府。查抄年羹尧家时搜捕官吏发现了一本名为《读书堂西征随笔》的奇异书稿系一名叫做汪景祺的浙江举人所撰。汪景祺出身于名门世家年初他由京城远游西北到达年羹尧驻帐的但仕途落寞。西宁。他或许是想找机会通过熟人的关系求见年羹尧以谋取一份幕客的差使。《西征随笔》确实被递送到年的手中并留在了官署。该书的题目看起来并无不当之处又采取了普通的旅行日志的形式且行文之间不乏机智及卖弄词义但实际上充满粗鄙恶劣及讽刺诽谤之辞。汪景祺将该日志作为对一个充满暴力、悲苦的世界的写照。他所记载的每日行程无论行途还是暂宿都充斥了人们的倾诉和怨言。他写下了许多令人惊奇万分的事情诸如西部用兵给百姓带来的困苦艰难、战场上堆积如山的尸骨、饱受虐待荼毒的边疆部族战俘以及妇女被掳掠强奸并配给军官士兵为奴等等恶行。汪景祺在《西征随笔》中收录了《功臣不可为》一文认为无论年、岳诸将帅多么功勋卓著皇上并未给予其应得的奖励甚至从未公开表彰过这些功绩。汪景祺称年、岳完全应该为其所受之不公平待遇喊屈鸣怨。汪景祺在书稿中又自称其观点代表了西北诸省百姓的共同呼声并说这些百姓的土地被强征赋税以供无休无止的西边征战之需百姓大批死于饥荒与绝望之中其数目竟不下于被俘虏的部族边民。结果土地荒芜被弃百姓卖儿鬻女妻女被迫为娼。土匪强盗猖獗横行对西北人民而言更是雪上加霜。据汪第页景祺记载陕西黄河流域一带的乡里到处是关于绿林传闻而其中女盗匪结伙成帮打家劫舍的流言更是甚嚣尘上。这些女盗匪盟誓结义、众志成城因饱受蹂躏而变得坚韧不拔个个身怀独门武艺并在江湖上赢得名号。书中载录的女侠有挥舞长枪疾如闪电的“翡翠女”擅长大刀其刀影神出鬼没旋如雪片的“小云”百步穿杨的神箭手“玉女”以及其同伴惯常身着紫衣背负紫弓的“紫云”。此外还有武功绝顶的女流或身轻如燕轻功一流或骑术精湛能藏身马腹乃至生性残忍者擅长易容乔装者三寸金莲而疾步如飞者历历传奇。更有所谓“胭脂女盗”在当地令人闻风丧胆以致传言其事者仅敢向汪景祺耳语或比划神情紧张环顾左右生怕为人窃听而置己于不利。汪景祺在书稿的许多地方嘲笑先帝圣祖康熙及当今圣上雍正称其父子常常被臣下蒙

用户评价(1)

  • rose 有点不一致,还是要感谢

    2010-08-14 17:31:47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49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