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反经》上 古文+译文版

《反经》上 古文+译文版.pdf

《反经》上 古文+译文版

老家伙
2009-02-2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反经》上 古文+译文版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原序赵蕤匠成舆者忧人不贵作箭者恐人不伤。彼岂有爱憎哉?实技业驱之然耳。是知当代之士、驰骛之曹书读纵横则思诸侯之变艺长奇正则念风尘之会。此亦向时之论必然之理矣。故先师孔子深探其本、忧其末遂作《春秋》大乎工道制《孝经》美乎德行。防萌杜渐预有所抑。斯圣人制作之本意也。然作法于理其弊必乱。若至于乱将焉救之?是以御世理人罕闻沿袭。三代不同礼五霸不同法。非其相反盖以救弊也。是故国容一致而忠文之道必殊圣哲同风而皇王之名或异。岂非随时投教沿乎此因物成务牵乎彼?沿乎此者醇薄继于所遭牵乎彼者王霸存于所遇。故古之理者其政有三:王者之政化之霸者之政威之强国之政胁之。各有所施不可易也。管子曰:“圣人能辅时不能违时。智者善谋不如当时。”邹子曰:“政教文质所以匡救也。当时则用之过则舍之。”由此观之当霸者之朝而行王者之化则悖矣。当强国之世而行霸者之威则乖矣。若时逢狙诈正道陵夷欲宪章先王广陈德化是犹待越客以拯溺白大人以救火。善则善矣岂所谓通于时变欤?夫霸者驳道也盖白黑杂合不纯用德焉。期于有成不问所以论于大体不守小节。虽称仁引义不及三王扶颠定倾其归一揆。恐儒者溺于所闻不知王霸殊略故叙以长短术以经论通变者并立题目总六十有三篇合为十卷名曰《反经》。大旨在乎宁固根蒂革易时弊兴亡治乱。具载诸篇为沿袭之远图作经济之至道非欲矫世夸欲希声慕名。辄露见闻逗机来哲。凡厥有位幸望详焉。【译文】制作车子的人惟恐别人不富贵没人买他的车制作弓箭的人惟恐弓箭不伤人没人买他的箭。他们这样做难道是对别人有意心存爱憎吗?不是的这是技术、职业促使他们必须这样做的。从这些事例可以知道当今那些积极进取的人们为什么一读了讲纵横谋略之术的书就盼着天下大乱通晓了兵法战略就希望发生战争。这也是一向就有的说法人情世故的必然。所以先师孔子一方面深刻探究它的根本另一方面又担忧它的弊端于是创作《春秋》以光大王道著述《孝经》以褒奖美德。防微杜渐首先要有所防范。这就是圣人创作、著述的根本用意。但是制定一种方针、政策运用于治理国家当这种方针、政策出现弊端时必定会出乱子。如果到出了乱子的时候那又怎么能救得了呢?因此统治天下管理人民很少听说有因循守旧、食古不化的方法。夏、商、周三代有不同的礼教春秋五霸有不同的法规。这并不是有意要反其道而行之而是为了用不同的方针政策来补漏救偏。正因如此所以国家的风貌虽然一样但治理的方法却一定不同圣人、先哲虽然都同样圣明但一代代帝王的名号却往往有别。这难道不是用时因地确定自己的管理方式。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顺应客观规律以便成就自己的事业吗?在根据此时此地的实际情况制定政策的时候社会风气的好坏完全由社会条件决定在依照以往的经验教训治理国家时成就王道或成就霸道也都是由社会的发展状况决定。所以古人治国主要有三种方式:王道的统治采用教育的方法霸道的统治采用威摄的手段强同的统治采取强迫的办法。之所以要这样各有各的原因不能随便更换。春秋时齐国的名相管仲说:“圣人只能顺应时势而不能违背时势。聪明的人虽然善于谋划但总不如顺应时代高明。”战国时的邹忌说:“一切政治文化都是用来匡正时弊、补救失误的。如果适合于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就运用它一旦过时了就舍弃它。”据此来看在应当实行霸道的统治时却推行王道的教化就会适得其反应当实行强国的统治时却施行霸道的威摄手段则将谬误百出。如果时逢天下大乱人心诡诈传统的道德观念受到破坏而要遵从先王的传统广泛推行伦理道德教育这就好象是等待越地识水性的人来救落水的人请求那些尊贵的人来救火一样。好是好可难道这符合我们所说的“通于时变”吗?霸道是一种混杂不清的政治也就是说是一种黑白夹杂不单纯用合乎道德教育的政治。这种治国方法只求成就事业不问为什么成就只强调总体效果而不顾细微末节的弊病。但是这种政治尽管在仁义道德上不及夏禹、商汤、周文王的德育政治但在扶危定倾这一点上二者却是同一的。我担心一般的儒生被自己的学识局限不懂得王道和霸道的区别所以来专门阐述长短术用以分析通变的道理确立题目共六十三篇合在一起为十卷书名称《反经》。本书的中心思想是讨论如何巩固统治的根基改革时弊拨乱反正挽救国家之败局。所叙各篇都是吸取先前经验教训的深远谋略是经邦济世的真理。我并不想借此来哗众取宠博取虚名。把我的见解披露出来为的是抛砖引玉以待后世明哲的俊杰继往开来。如果有正在其位的帝王他能好好读读这本书那我就深感荣幸了。前言唐宋以降有两本书历来作为领导者政治教育必修的参考书为有政绩、有业绩的君臣将相所悉知一本是从正面讲谋略的《资治通鉴》一本是从反面讲谋略的《反经》。对于前一本书统治者不但学习、运用而且不断的宣传出版对于后一本书统治者往往只用不说避而不谈。实际上就从事领导的人来说《反经》在某种意义上比《资治通鉴》更具实用价值。《反经》的作者赵蕤是唐代人字大宾四川籍据史籍云赵蕤“博学韬铃长于经世夫妇皆有隐操。开元中召之不赴。有长短要术大旨主于实用非策士诡谲之谋。”他站在万物正反相生这一哲学的大原则上从另一角度考究历史上的人和事看到历代统治者依据兴衰成败的史实而总结制定的治国安邦之法规无论其多么完善严密终究不能避免实施过程中的负作用。作者用心良苦以精辟独到的立论丰富深刻的历史事例提醒当政者在制定、实施任何一项法规时不要忘记历史的反弹。《反经》的整体框架以谋略为经历史为纬交错纵横蔚然成章。作者打破时空界限从宏观上乌瞰了上至尧舜、下至隋唐的历史全貌围绕权谋政变和知人善任这两个重心时而引经据典雄辩滔滔时而动筹帷幄驰骋沙场时而审时度势策划于密室时而纵横捭搁游说于诸侯。既有五侯争霸的刀光剑影、百子争锋又有三国割据的金戈铁马、斗智斗勇。奇谋叠出电击雷鸣。铺述历史或则白描淡线或则浓墨重彩。有理论上的探讨有策略上的权衡有人物的品评有得失的反思。因此可以说《反经》既是对唐以前历史的多角度、全方位的审视也是历代政治创意与谋略之集成。《反经》付印后乾隆皇帝亲自题诗云:郪县创为救弊论爱憎殴业匠和函。向时虽类纵横说忧耒原归理道谈。宋刊弃自教忠堂通变称经曰短长。比及乱时思治乱不如平日慎行王。并亲自加注概述此书主旨的原委。可见其重视程度。现在我们正处在世纪之交的历史关头许多推进历史的战略性决策将出自我们之手。在这样一个历史大变革的时代反观《反经》振聋发聩的高论和令人警惕的教训对决心振兴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无论是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还是实业家来说都是必修的一课。《反经》原文是比较艰深的古文为方便读者我们逐段进行了意译。对于原文我们依据古籍整理的原则不但力求保持原著的完整面貌而且将作者原《序》置于卷首后附《四库全书》的总编纪晓岚的《提要》。原著经文和作者的双行小注间杂并行。为示区别我们在编排时凡双行小注一律以标出译文中对原注的翻译也以表示。原文所引典籍或许是由于作者的疏漏或许是由于刊印时的舛错时有衍漏我们都予以校勘但为阅读方便在正文中未做一一标注。古人写文章许多典故、历史人物、事件因在当时尽人皆知故而行文特别简略。可是对于今人就不知所云了。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大量工作但未用传统的注释形式反映出来而是为了读者阅读的方便全部不留痕迹地体现在了译文中读者在对比原文和译文时亦不难发现这一点。另外对于其中一些今天的读者已不甚了了的历史事件我们在翻译时做了适当的扩展或者在译文的顺序上稍有颠倒以便有助于读者对经文中的一些议论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这可能有背于传统的翻译原则然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好敬请读者体谅了。为了更好地体现“古为今用”同时点明作者的主旨我们间或以“按语”的形式对个别段落加以评述意在与读者共同探讨商榷。但也只能点到为止无法面面俱到。尽管如此由于我们学识水平所限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恳请方家不吝垂教。一九九六年冬反经卷一大体第一识大体弃细务这是君道也是每一个管理者都应把握的基本原则。要记住:为官。以不能为能。【经文】臣闻老子曰:“以正理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荀卿曰:“人主者以官人为能者也匹夫者以自能为能者也。”傅子曰:“士大夫分职而听诸侯之君分土而守三公总方而议则天子拱己而正矣。”何以明其然耶?当尧之时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田官夔为乐正垂为工师伯夷为秩宗皋陶为理官益掌驱禽。尧不能为一焉奚以为君而九子者为臣其故何也?尧知九赋之事使九子各授其事皆胜其任以成九功。尧遂乘成功以王天下。汉高帝曰:“夫运筹策于帏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人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有天下也。”《人物志》曰:“夫一官之任以一味协五味一国之政以无味和五味。故臣以自任为能君以能用人为能。臣以能言为能君以能听为能。臣以能行为能君以能赏罚为能。所以不同故能君众能也。”故曰知人者王道也知事者臣道也无形者物之君也无端者事之本也。鼓不预五音而为五音主有道者不为五官之事而为理事之主。君守其道官知其事有自来矣。先王知其如此也故用非其有如己有之通乎君道者也。议曰:《淮南子》云:“巧匠为官室为圆必以规为方必以矩为平直必以准绳。功己就矣而不知规矩准绳而赏巧匠。宫室已成不知巧匠而皆日某君某王之官室也。”孙卿曰:“夫人主故欲得善射中微则莫若使羿欲得善御致远则莫若使王良欲得调一天下则莫若聪明君子矣。其用智甚简其为事不劳而功名甚大。”此能用非其有如己有者也。【译文】我知道老子说过:“以正道治国以奇正用兵以无为取天下这是成大事者必须明白的最高法则。”荀子的说法是:“做帝王的善于管理别人才算是有才能普通人以自己能干为有才能。”西晋哲学家傅玄说:“能让士大夫忠于职守服从命令让诸侯国的君主分到土地并守住它让朝廷三公总揽天下大事并参政、议政那么天子就可以悠哉优哉地坐在那里统治天下了。”这个秘诀是怎么知道的呢?看看尧、舜怎样坐天下就明白了。在尧的时代舜作司徒契作司马禹作司空后稷管农业费管礼乐垂管工匠伯夷管祭祀皋陶判案益专门负责驯练用于作战的野兽。这些具体的事尧一件也不做悠悠然地只做他的帝王而这九个人怎么会心甘情愿做臣子呢?这是因为尧懂得这九个人都各自有什么才能然后量才使用而且让他们个个都成就了一番事业。尧凭借他们成就的功业而统治了天下。汉高祖说:“运筹帏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张良定国安邦、安抚百姓、供应军需、保证粮道畅通我不如萧何统领百万大军战必胜攻必克我不如韩信。这三个人都是人中的精英。但是我会使用他们这就是我夺取天下的资本。”三国时的哲学家刘邵在他写的《人物志》中说:“一个官员的责任是以一味协调五味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是以无味调和五味。大臣们以自己能胜任某种工作为有才能帝王却以会用人为有才能。大臣们以出谋划策、能言善辩为有才能帝王以善于听取臣民们的意见为有才能。大臣们以能身体力行为有才能帝王以赏罚得当为有才能。最高统治者正是因为不必事事精通所以才能统筹众多有才能的人。”所以说知人是君道知事是臣道。无形的东西才是有形之万物的主宰看不见源头的东西才是世事人情的根本。鼓不干预五音却能作五音的统帅。掌握了君道真谛的人不去做文武百官各自负责的具体事情才可以成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做帝王的严守他的这一准则政府官员知道他们自己应当做的事情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正因为做帝王的通晓这一道理所以他才会把不是他自己的东西当作自己的一样支配使用。善于这样做的才算真正懂得了君道。西汉刘安写的《淮南子》做过这样的比喻:“巧手匠人在建造宫室时做圆的东西一定要用圆规做方的东西一定要用尺矩做平直的东西一定要用准绳。东西做成后人们就不再去理会这些工具了只是奖赏工匠的奇巧。宫室造成后人们也再不会去管那些匠人了而只是说这是某君某王的宫室。”荀子说:“做帝王的射箭要想做到百发百中就不如用后羿驾车要想做到驰骋万里就不如用王良治国要想做到一统天下就不如任用贤明正直的能人。这样做省心省力所成就的功名却极大。”这就是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象自己拥有一样去支配使用的意思。【经文】人主不通主道者则不然。自为之则不能任贤不能任贤则贤者恶之此功名之所以伤国家之所以危。议曰:“《申子》云:君知其道也臣知其事也。十言十当百言百当者人臣之事也非人君之道也。”《尸子》云:“人臣者以进贤为功也君者以用贤为功也。”【译文】上面说的是通晓治国、用人大法的最高统治者的做法而那些不明白这个道理的统治者就不是这样做了。他们往往事无巨细都要亲自做才放心因此不会信任、重用有才德的贤人。不用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就会讨厌他。其最终结果只能是功名、事业受损害国家、社会出现危机。这里还可以引述战国时的法家申不害和尸伎在他们所写的《申子》和《尸子》中的话来说明。《申子》说:“人君应当知道他治国的最高原则群臣应当知道所负的职责。说话算数说了就实行是各级官员的事并不是帝王必须遵循的原则。”《尸子》说:“举荐贤能是各级官员的功绩善用贤能才是帝王的功绩。”【按语】本篇讲的是君道即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必须通晓、掌握的根本大原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帝王也是一个管理者只不过他所管理的不是一般的团体而是太子一般团体、社区的国家而已。作帝王的一些原则、方法有时同样可以推而广之地运用到对一般团体、社区的管理中。比如识大体、知大体而弃细务这一法则就很重要。在楚汉战争中刘汉一方制定国策和战略思想的有张良负责经济规划在战时就是解决军需的有萧何而韩信则是最高军事指挥负责南征北战。他们各尽所能却成就了刘邦的“无能”之功。而项楚一方却相反谋略他信不过范增在鸿门宴上犹柔寡断纵虎归山放了刘邦带兵打仗他又信不过手下的众多大将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总有一种与蒋士争功的嫌疑。他倒是也能体恤士卒遇有伤病员还要亲自送饭、喂汤。但遇到封赏功臣的时候却对封王的大印爱惜不已直到把印玩出缺口才肯给人家。所以人称他为“妇人之仁”最终不得不惨死于乌江边上。如果以解放战争为例子这一原则表现得更明白。当然首先是人心向背的问题但也不排除双方最高统帅部指挥谋略正误、高下这一因素。在人民解放军这一方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只决定战略方针却不对具体的战役做战术的干涉而是放手让陈毅、粟裕、刘伯承、邓小平、彭德怀、徐向前、林彪、聂荣臻等将帅在华东、中原、西北、东北各地或自主或协同作战。毛泽东统帅有方所以节节胜利。相反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军队最高统帅部却经常干涉各个战区和战役的战略战术布署。老蒋动辄飞临前线亲自指挥结果他的“聪明才智”始终挽救不了“党国”的颓势最后不得不逃到南海孤岛台湾。小到一个社区、团体也同样有这个问题。某民办报业机构初创时期对员工千挑万选可谓兵强马壮。可是一段亢奋过后却是一片萧条。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是其总编不识大体。据说他总是干着记者、编辑们该干的活儿弄得手下人无所措手。结果是怨声载道大家都说他愿意干让他一个干好了。于是大家纷纷辞职各自走散了。【经文】汤武一日而尽有夏商之财以其地封而天下莫敢不悦服以其财赏而天下皆竟劝通乎用非其有也。议曰:孙卿云:“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人者安聚敛者亡。故王者富人霸者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筐箧、实府库。是谓上溢下漏。又曰:“天子不言多少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失。”昔者周厉王好利近荣公芮良夫谏曰:“王室其将卑乎?荣公好专利而不知大难。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载也。而或专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将取焉何可专也。所怨甚多而不备大难以是教王其能久乎?”后厉王果败。魏文侯御廪灾素服避正殿群臣皆哭。公子成父趋入贺曰:臣闻天子藏于四海诸侯藏于境内。非其所藏不有火灾必有人患。幸无人患不亦善乎。”孔子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由此言之夫圣王以其财赏不与人争利乃能通于主道是用非其有者也。【译文】在起用人才上是这样在对待财富的问题上道理也一样。从前商汤、周武消灾了夏桀、纣王一旦拥有了夏、商的全部国有财产就把土地、财宝封赏给有功的大臣举国上下没有不欢天喜地心悦诚服的。用亡国者的财产赏赐功臣整个国家的臣民都会争相效命。这就是懂得如何使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作法。荀子说:“能修明礼教的可以为帝王会巩固统治的国家就强大善于拢络人心的社会就稳定只知道搜刮民财的必然亡国。所以推行王道的国家是为了老百姓富有推行霸道的能让有才能的人富有苟延残喘的国家只会让当官的富有而将要灭亡的国家统治音知道大难就要临头于是开始拼命想把财富统统据为已有这时就会出现私人的库房、箱柜塞满金银财宝的现象。这种情况叫做当官的‘肥得流油’老百姓‘四处漏水’。”荀子又说:“当皇帝的不谈论自己有多少财产地方请侯不应讲求自己的利害当官的不应计较自身的得失。”从前周厉王爱财因而亲近当时建议他实行专利的荣夷公大夫芮良夫劝谏说:“难道周朝的王室要倾覆了吗?荣夷公这种人利欲薰心不知大难就要临头了你为什么要新近他?利益是世上万物自然产生出来的是大地宇宙包容承载的公共财产有如空气和阳光一样。可是世上偏偏有人妄图独占它那可就后患无穷了。天地万物是天下众生的共同财富每个人都要从中获取他的生存所需怎么能独自占有呢?如果有谁执意要这样做天下怨恨他的人可就多了!人怨甚多而又不防备大难临头荣夷公用这种方法来引导国王这还能长久得了吗?”后来周厉王果真被放逐了。战国时魏文候的仓库发生了火灾魏文侯身穿白衣离开正殿以示哀痛。大臣们都哭起来。公子成父却走进来祝贺道:“我听说天子把整个国家作为收藏财富的仓库诸候把自己的领地作为收藏财富的仓库。你现在把国家的财富都储藏在国库里显然藏得不是地方这种藏法不发生火灾也要发生人患。幸亏没有发生人患不也挺好了吗?”孔子说:“老百姓富裕了作国王的能不同他们一起富裕吗?”因此说圣明的君王用他的土地分封诸侯用他的财物赏赐功臣不和老百姓争夺利益对“算是懂得了做一个最高统治者的原则那就是把不是自己拥有的东西当作自己的来支配使用。【按语】作为一个管理者不论是管理一个国家还是管理一个部门都应“通乎用其非有”。《反经》的作者所引述的《国语》中周厉王亲近荣夷公好“专利”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周厉王和荣夷公不听芮良大的劝阻结果三年后国人放逐了周厉王周王室从此衰微。邓小平就很懂这个道理他把能不能使中国老百姓富裕起来看成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兴亡的大问题这是非常富有远见的。在经济生活中生意人有这样一句口头禅叫做“有钱大家赚”。这句话有许多人并不理解它的真正含义。其实有钱大家赚了你才有钱赚不让大家赚你也没钱赚。这就是“通乎用其非有也”亦即懂得如何运用不是自己所拥有的东西。【经文】故称设官分职君之体也委任责成君之体也好谋无倦君之体也宽以得众君之体也含垢藏疾君之体也。君有君人之体其臣畏而爱之此帝王所以成业也。【译文】所以说设立官位分配职务委派任命官员监督他们完成任务喜欢运筹谋略而不知倦怠有宽容大度的雅量而又能获得大众的拥戴解决各种矛盾消除各种隐患这些都是国家最高统治者必须掌握的治国大道。能做到这一点文武百官就会对他既畏惧又爱戴这就是帝王成就一统大业的根本所在。任长第二欲话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用人就该懂得这个道理。善用人的长处是因人成事的第一要务。【经文】臣闻料才核能治世之要。自非圣人谁能兼兹百行备贯众理乎?故舜合群司随才授位汉述功臣三杰异称。况非此俦而可备责耶?夫刚略之人不能理微故论其大体则弘略而高远历纤理微则宕往而疏越亢厉之人不能回挠其论法直则括据而公正说变通则否戾而不入宽恕之人不能速捷论仁义则弘详而长雅趋时务则迟缓而不及好奇之人横逸而求异造权谲则倜傥而瑰壮案清道则诡常而恢迂。又曰:王化之政宜于统大以之理小则迂策术之政宜于理难以之理平则无奇矫亢之政宜于治侈以之治弊则残公刻之政宜于纠奸以之治边则失其众威猛之政宜于讨乱以之治善则暴伎俩之政宜于治富以之治贫则民劳而下困。此已上皆偏材也。【译文】我听说考察、衡量人的才能这是治理天下的首要任务之一。既然我们不是圣人谁又能通晓各行各业懂得天下各门各科的理论呢?所以舜统管各个部门根据每个人的才能而委以不同的责任汉高祖刘邦讲论功臣对张良、萧何、韩信这三人的才干各有不同的说法。何况一般人不能和这些人相比怎么可以求全责备呢?根据人的个性及其相应的长处和短处刘邵的《人物志》大略概括如下:性格刚正、志向高远的人不善于做细致琐碎的事情。所以应当用全面的观点看待这种人既要看到他志趣恢宏远大的一面也要看到他处理琐碎小事的粗鲁和大意严厉亢奋的人不会灵活处事这种人在法理方面可以做到有理有据正直公平说到变通可能就会变得暴躁而不通情理宽容迟缓的人往往不讲办事效率至于说到仁义其为人则弘大周全而宽厚文雅但对时势则不能迅速准确地把握好奇求异的人放纵不羁追求新奇运用权谋、诡计则卓异出众以清静元为之道来考究这种人往往违背常规而不近人情。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实行王道德化的统治适合于全局性、长远性的治理用来处理具体事务就显得辽阔讲究权谋的统治适合于扶危救难在安定太平的时局下就不会有显著的效果匡正时弊的统治适合于纠正侈奢坠落的风气靠它来治理已经病人膏盲的国家只会越弄越糟苛刻寡恩的统治适用于纠正朝廷里的邪恶势力靠它来治理中央机关之外的不正之风就容易失去民众威猛暴烈的统治适合于讨伐内乱靠它来管理和平时期的老百姓就未免大残暴了注重技能的统治宜于发展经济富国强民用来解决贫穷衰弱只能劳民伤财给民众增加困苦。以上种种都是针对某种流弊而采取的一时之计对治理天下都不是长远的方略。【经文】昔伊尹之兴土工也强脊者使之负土眇者使之推伛者使之涂各有所宜而人性齐矣。管仲曰:“升降揖让进退闲习臣不如阴朋请立以为大行辟土聚粟尽地之利臣不如宁戚请立以为司田平原广牧车不结辙士不旋踵鼓之而三军之士视死如归臣不如王子城父请立以为大司马决狱折中不杀不辜不诬不罪臣不如宾胥无请立以为大理犯君颜色进谏必忠不避死亡不挠富贵臣不如东郭牙请立以为大谏。君若欲治国强兵则五子者存焉。若欲霸王则夷吾在此。”黄石公曰“使智、使勇、使贪、使愚智者乐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贪者决取其利愚者不爱其死。因其至情而用之此军之微权也。”《淮南子》曰:“天下之物莫凶于奚毒附子也然而良医橐而藏之有所用也。麋之上山也大章不能企及其下也牧竖能追之。才有修短也。胡人便于马赵人便于舟。异形殊类易事则悸矣。”魏武诏曰:“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有行之士未必能进取。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耶?而陈平定汉业苏秦济弱燕者任其长也。”由此观之使韩信下帏仲舒当戎于公驰说陆贾听讼必无曩时之勋而显今日之名也。故“任长”之道不可不察。议曰:魏桓范云:“帝王用人度世授才。争夺之时书策为先。分定之后忠义为首。故晋文行舅犯之计而赏雍季之言高祖用陈平之智而托后于周勃。”古语云:“守文之代德高者位尊仓卒之时功多者赏厚。”诸葛亮曰:“老子长于养性不可以临危难商鞅长于理法不可以从教化苏张长于驰辞不可以结盟誓白起长于攻取不可以广众子胥长于图敌不可以谋身尾生长于守信不可以应变王嘉长于遇明君不可以事暗主一午于将长于明臧否不可以养人物。”此任长之术者也。【译文】从前伊尹大兴土木的时候用脊力强健的人来背土独眼人来推车驼背的人来涂抹⋯⋯各人做其适宜做的事从而使每个人的特点都得到了充分发挥。管仲在向齐桓公推荐人才的时候说:“对各种进退有序的朝班礼仪我不如阴朋请让他来作大行吧开荒种地充分发挥地利发展农业我不如宁戚请让他来作司田吧吸引人才能使二军将士视死如归我不如王子城父请让他来作大司马吧处理案件秉公执法不滥杀无辜不冤枉好人我不如宾肯元请让他来作大理吧敢于犯颜直谏不畏权贵尽职尽忠以死抗争我不如东郭牙请让他来作大谏吧。你若想富国强兵那么有这五个人就够了。若想成就霸业那就得靠我管仲了。”黄石公说:“起用有智谋、有勇气、贪财、愚钝的人使智者争相立功使勇者得遂其志使贪者发财使愚者勇于牺牲。根据他们每个人的性情来使用他们这就是用兵时最微妙的权谋。”《淮南子》说:“天下的东西没有毒过附子这种草药的但是高明的医生却把它收藏起来这是因为它有独特的药用价值。麋鹿上山的时候善于奔驰的大獐都追不上它等它下山的时候牧童也能追得上。这就是说在不同的环境中任何才能都会有长短不同。比如胡人骑马方便越人乘船方便形式和种类虽然都不同但彼此都觉得很方便然而一旦换过来去做就显得很荒谬了。”基于这一道理魏武帝曹操下诏说:“有进取心的人未必一定有德行。有德行的人不一定有进取心。陈平有什么忠厚的品德?苏秦何曾守过信义?可是陈平却奠定了汉王朝的基业苏秦却拯救了弱小的燕国。原因就在于他们都发挥了各自的特长。”由此看来让韩信当谋士让董仲舒去打仗让于公去游说让陆贾去办案谁也不会创立先前那样的功勋也就不有今天这样的美名。所以“任长”的原则不能不仔细研究。魏时桓范说:“帝王用人的原则是审时度势合理使用人才。打天下的时候以任用懂得军事战略的人为先天下安定之后以任用忠臣义士为主。晋文公重耳先是遵照舅舅子犯的计谋行事而后在夺取政权时又因雍季的忠言奖赏了他。汉高祖刘邦采用陈平的智谋临终时把巩固政权的重任托付给了周勃。”古语说:“和平时期品德高尚的人职位高贵战乱发生的时候战功多的人得到重赏。”诸葛亮说:“老子善于养性但不善于解救危难商鞅善于法治但不善于施行道德教化苏秦、张仪善于游说但不能靠他们缔结盟约白起善于攻城掠地但不善于团结民众伍子胥善于图谋敌国但不善于保全自己的性命尾生能守信但不能应变前秦方士王嘉善于知遇明主但不能让他来事奉昏君许子将善于评论别人的优劣好坏但不能靠他来拢络人才。”这就是用人之所长的艺术。【按语】一般用人常常不能摆脱道德的屏障。这有它的合理之处无论怎么说品德总是用人的第一标准。但是第一并不是一切。如果是唯品德论而看不到人的其它长处或者是选拔任用了有德而无才的人对任何一项事业都是有害的。正是针对这种传统的偏颇曹操矫枉过正提出了“唯才是举”的主张。这个主张有些偏激但却极有启发性。在本篇中赵蕤引用了曹操的话说:“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耶?而陈平定汉业苏秦济弱燕者任其长也。”苏秦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先是到秦国游说秦惠王出谋划策让他去统一天下。当苏秦游说失败后又转而到秦国的敌人那一方去游说先是去燕国说服燕文候继而又说服了赵。齐、韩、魏、楚等国身挂六国相印。象这种两头卖好的人可说是没有“笃行”的无德之人。但是他却可以使六国联合起来对抗强秦六国也的确平安了几年。燕王如果不首先任用苏秦以其弱小的燕国恐怕早就成了秦王菜板上的鱼肉了。还有陈平他年轻的时候便是个游手好闲的人甚至连老婆都没处讨据说还有与嫂子通奸、收受贿赂的劣迹。当时正逢乱世他先投奔项羽项羽很重用他官到都尉后来因与刘邦作战失败陈平怕被项羽杀掉又转而投奔了刘邦。可见这也是一个没有“笃行”的无德之人。但刘邦并没有因此而小看陈平相反却比项羽还重用他。在后来的楚汉战争中刘邦的许多奇谋妙计都出自陈平而且在刘邦死后陈平协助周勃诛灭诸吕进一步巩固了汉王朝的基业。可以说在用人这一点上人没有好坏只有短长。正象黄石公所说的如果用得适当连贪图小利的小人也可能很好地发挥他的作用。品目第三人与人是不同的德有高下性有贤愚。你知道何为圣人何为智者何为英雄何为豪杰何为儒、法、术、道⋯⋯吗?知道了各类人等的确切定义做人才能知道自己该做一个怎样的人管人才能知道管的是些什么样的人。【经文】夫天下重器王者大统莫不劳聪明于品材获安逸于任使。故孔子曰:“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圣有贤。审此五者则治道毕矣。”所谓庸人者心不存慎终之规口不吐训格之言格:法不择贤以托身不力行以自定见小暗大而不知所务从物如流而不知所执。此则庸人也。所谓士人者心有所定计有所守。虽不能尽道术之本必有率也率犹述也虽不能遍百善之美必有处也。是故智不务多务审其所知言不务多务审其所谓所谓言之要也行不务多务审其所由。智既知之言既得之得其要也行既由之则若性命形骸之不可易也。富贵不足以益贫贱不足以损此则士人也。所谓君子者言必忠信而心不忌忌怨害也仁义在身而色不伐思虑通明而辞不专笃行信道自强不息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可及者。此君子也。油然不进之貌也。越过也。孙卿曰:“夫君子能为可贵不能使人必贵已能为可信不能使人必信己能为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故君子耻不修不耻见污耻不信不耻不见信耻不能不耻不见用不诱于誉不怨于诽率道而行端然正己谓之君子也。”所谓贤者德不逾闲闲法也行中规绳言足法于天下而不伤其身言满天下无口过也道足化于百姓而不伤于本本亦身也富则天下无菀财菀:积施则天下不病贫。此则贤者也。所谓圣者德合天地变通无方究万事之终始协庶品之自然敷其大道而遂咸情性明立日月化行若神下民不知其德睹者不识其邻邻以喻界畔也。此圣者也。【译文】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国家成就一统天下之基业的资本没有比辩别人才之高下并量才使用这件事更重大的了。如果能这样做那作帝王的就能使良己既显得耳聪目明又显得安闲良在。孔子说:“人分五个层次:庸人士人君子圣人贤人。若能清清楚楚的分辨这五类人那么长治久安的统治艺术就全明白了。”那些被称作庸人的内心深处没有任何严肃慎重的信念做事马马虎虎有头无尾为人处事从不善始善终满口胡言不三不四。所结交的朋友三教九流唯独没有品学兼优的高人。不是扎扎实实地安身立命老老实实地做事做人。见小利忘大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迷恋于声色犬马随波逐流总是把持不住自己有诸如此类的表现的就是庸人。那些被称作士人的有信念有原则。虽不能精通大道和人道的根本但向来都有自己的观点和主张虽不能把各种善行做得十全十美但必定有值得称道之处。因此他不要求智慧有多少但只要有一点就务必要彻底明了言语理论不求很多但只要是他所主张的就务必中肯简要他所完成的事业不一定很多但每做一件事都务必要明白为什么。他的思想既然非常明确言语既然扼要得当做事既然有根有据犹如人的性命和形体一样和谐统一那就是一个人格和思想非常完整、独立的知识分子外在力量是很难改变他的。所以富贵了也看不出对他有何增益贫贱了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损失这就是士人亦即知识分子的主要特点。君子特征是说话一定诚实守信心中对人不存忌恨。秉性仁义但从不向人眩耀通情达理明智豁达但说话从不武断。行为一贯守道不渝自强不息。在别人看来显得平平常常坦坦然然并无特别出众之处然而真要赶上他却很难做到。这才是真正的君子。对于什么是君子荀子的看法是:“君子可以做到被人尊重但未必一定要让人尊重自己可以做到被人相信但未必一定要让人信任自己可以做到被人重用但未必一定要让人重用自己。所以君子以不修身为耻辱不以被诬陷为耻辱以不讲信义为耻辱不以不被别人信任为耻辱以无能为耻厚不以不被任用为耻辱。不被荣誉所引诱不因诽谤而怨恨自然率性地做他自己的事端方正直地约束自己这就叫君子。”贤人的主要特征是品德合于法度行为合于规范其言论足以被天下人奉为道德准则而不伤及自身其道性足以教化百姓而不损伤事物的根本。能使人民富有然而却看不到天下有积压的财物好善乐施普济天下从而使民众没有什么疾病和贫困。这就是贤人。所谓圣人必须达到自身的品德与天地的自然法则融为一体来无踪去无影变幻莫测通达元阻。对宇宙万物的起源和终结已经彻底参透与天下的一切生灵、世间万象融洽无间自然相处把大道拓展成自己的性情光明如日月变化运行有如神明芸芸众生永远不能明白他的品德有多么崇高伟大即使见到一点也不能真正了解其德性的涯际在哪里。达到这种境界的才是圣人。【经文】《庄子》曰:“刻意尚行离世异俗高论怨诽为亢而已矣此山谷之士非世之人枯槁赴渊者之所好也。语仁义忠信恭俭推让为修而已矣此平世之士教诲之人也游居学者之所好也。语大功立大名礼君臣正上下为治而已矣此朝廷之士尊主强国之人也致功并兼者之所好也。就获泽处闲旷钓鱼闲处无为而已矣此江海之士避世之人也闲暇者之所好也。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若夫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闲不导引而寿无不亡也无不有也澹然无极而众美从之。此天地之道圣人之德也。”【译文】道家的祖师庄周从天人合一的角度来分析宇宙的精灵人也谈到过圣人的人格。庄子说:“刻意崇尚自己的德行把自己显得超凡脱俗高谈阔论冷嘲热讽凡此种种都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贡高我慢而已。这都是山林隐士愤世疾俗者的作法这类人远离红尘形容枯槁可他们偏偏喜欢这样。言必仁义忠信行必恭俭推让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标榜品行美好而已。这是天下太平时那些读书人好为人师的作法有学问的和当老师的都好搞这一套。一开口就是如何如何立大功建大名以及怎样事君为臣匡正朝野这都是为追求如何治国济世而已。朝廷里的当官的为尊君强国而奋斗的开拓疆土、建功立业的终生追求的就是这些。隐逸山泽栖身旷野钓鱼观花只求元为自在而已。这是悠游江海之士逃避现实、闲暇幽隐的人所喜好的。吹嘘呼吸吞吐空气做一些黑熊吊颈、飞鸟展翅的运动只不过为了延年益寿而已。这是导引养生、修练气功者如彭祖一样高寿的人所喜好的。假如有人从来不刻意修养而人品自然高尚不讲求仁义而道德自然美好不求功名而天下自然大治不处江海而尤处不安适悠闲不练气功而自然高寿一无所有而又无所不有恬谈无极而众美会聚这才是大地之大道圣人之至德啊。”【经文】《铃经》曰:“德足以怀远信足以一异识足以鉴古才足以冠世此则人之英也法足以成教行足以修义仁足以得众明足以照下此则人之俊也身足以为仪表智足以决嫌疑操足以厉贪鄙信足以怀殊俗此则人之豪也守节而无挠处义而不怒见嫌不苟免见利不苟得此则人之杰也。”【译文】人们常常说英雄豪杰怎样怎样。但是什么样的人才是“英雄豪杰”呢?汉代有名的专讲谋略的《玉铃经》(亦即《素书》)中有这样一个定义:“如果一个人的品德足以让远方的人慕名而来如果他的信誉足以把形形色色的人凝聚在一起如果他的见识足以照鉴古人的正误如果他的才能足以冠绝当代这样的人就可以称作人中之英如果一个人的理论足以成为教育世人的体系如果他的行为足以引为道德规范如果他的仁爱足以获得众人的拥戴如果他的英明足以烛照下属这样的人就是人中之俊如果一个人的形象足可做别人的仪表如果他的智慧足以决断嫌难如果他的操行足以警策卑鄙贫婪如果他的信誉足以团结生活习俗不同的人们这样的人就是人中之豪如果一个人能恪守节操而百折不挠如果他多有义举但受到别人的诽谤而不发怒见到让人唾弃的人和事而不苟且勉强见到利益而不随随便便去获取这样的人就是人中之杰。”只有符合这些标准的人才是“英雄豪杰”。【经文】德行高妙客止可法是谓清节。延陵、晏婴是也。建法立制强国富人是谓法孚。管仲、商鞅是也。思通道化策谋奇妙是为术家。范蠢、张良是也。其德足以厉风俗其法足以正天下其术足以谋庙胜是谓国体。伊尹、吕望是也。其德足以率一国其治法足以正乡邑其术足以权事宜是谓器能。子产、西门豹是也。清节之流不能弘恕好尚讥河分别是非是谓臧否。子夏之徒是也。法家之流不能创思图远而能受一官之任错意施巧是为伎俩。张敞、赵广汉是也。术家之流不能创制垂则而能遭变用权。权智有余公正不足是谓智意。陈平、韩安国是也。能文著述是谓文章。司马迂、班固是也。能传圣人之业而不能干事施政是谓儒学。毛公、贯公是也。辩不入道而应对给资是谓口辩。乐毅、曹丘生是也。胆力绝众才略过人是谓骁雄。白起、韩信是也。《家语》曰:“昔者明王必尽知天下良士之名既知其名又知其实然后用天下之爵以尊之则天下理也。”此之谓矣。【译文】品德行为高妙进退举止皆可为人楷模有这种品质的人叫做“清节”之士。延陵、晏婴就是这样的人。能创建法规、制度使国家强盛使人民富足能这样做的人叫做“法孚”之士。管仲、商鞅就是这样的人。思想能与天道相通计策谋略出神人化奇妙无穷有这种能力的就是“术家”。范蠡、张良就是这样的人。其德行足以移风易俗其方略足以匡正邪恶其权术足以移山倒海改朝换代这样的人叫做“国体”。伊尹。吕望就是这样的人。其品德可为一国之表帅其治国的方法能够改变穷乡僻壤的落后面貌其谋略能够用来权衡时事的契机这样的人叫做“器能”。子产、西门豹就是这一类人。具有“清节”之风的人不足之处是为人不够宽弘大量喜欢推崇一些人讥刺河责另一些人凡事太认真动不动分辨是非这就叫做好品评人。子夏之流就是这样。“法家”这类人并不能做出具有开创性的计划其思想缺乏长远性但能承担独当一面的重任创意新奇策略巧妙这可以称之为手段高超。汉宣帝时的名臣张敞和赵广汉就是这样。“术家”这类人不能独创新制垂范后人但能够在遇到变乱时运用谋略拨乱反正。他们的特点是谋略和智慧有余公正平允不足这可以称之为智囊型的人。陈平和汉武帝时的御史大夫韩安国就是这样的人。能写传世奇文著书立说可以称之为做文章的大手笔。司马迁、班固就这样的人。能够传承圣人的学问但不能从事实际的政治活动做这种工作叫“儒学”。汉代儒生毛公和贯公之类的人一生所做的就是这些事情。论辩起来不一定合于真理但反应敏捷对答如流这只能叫做有口才。乐毅、曹丘生就这样的人。胆略、勇气过人才能、谋略超众这种人叫做“骁雄”。白起、韩信就是这样的人。《孔子家语》说:“从前贤明的君主一定要对普天下的名流都了如指掌不但知道他们的名声的好坏而且知道他们的品质优劣这样才能恰如其分地授予他们相应的头衔使他们显得尊贵荣耀。这样一来天下就好统治了。”孔子在这里所说的意思是对人才的品行之等级要有个基本估量。量才第四造器尽其材用人适其性。用一种人才便成就一种事业。赵王用赵括而亡国诸葛亮用马谡而前功尽弃这些血的教训足以提醒我们对用人的重视。【经文】夫人才能参差大小不同犹升不可以盛斛满则弃矣。非其人而使之安得不殆乎?傅子曰:“凡品才有九:一曰德行以立道本二日理才以研事机三日政才以经制体四曰学才以综典文五曰武才以御军旅六曰农才以教耕稼七曰工才以作器用八曰商才以兴国利九曰辩才以长讽议。”此量才者也。故伊尹曰:“智通于大道应变而不穷辨于万物之情其言足以调阴阳正四时节风雨。如是者举以为三公。”故三公之事常在于道。汉文帝问陈平曰:“君所主何事?”对曰:“陛下不知臣驽下使臣待罪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燮理阴阳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年亲附百姓。使公卿大夫各行其职。”上曰:“善!”汉魏相书曰:“臣闻《易》曰:‘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人服。’天地变化必由阴阳。阴阳之分日月为纪。各有常职不得相于。明主谨于尊天慎于养人。故立羲和之官以乘四时敬授人事。君动静以道奉顺阴阳则日月光明风雨时节寒暑调和。三者得叙则灾害不生人不夭疾衣食有余矣。此燮理阴阳之大体也。”事具《洪范》篇。不失四时通于地利能通不通能利不利如是者举以为九卿。故丸卿之事常在于德。通于人事行犹举绳通于关梁实于府库如是者举以为大夫。故大夫之事常在于仁。蜀丞相诸葛亮主薄杨颙曰:“坐而论道谓之三公作而行之谓之卿大夫。”忠正强谏而无有奸诈去私立公而言有法度如是者举以为列士。故列士之事常在于义也。故道德仁义定而天下正。”清节之德师氏之任也。法家之才司冠之任也。术家之才三孤之任也。臧否之才师氏之任也。伎俩之才司空之任也。儒学之才保氏之任也。文章之才国史之任也。骁雄之才将帅之任也。【译文】人的才能大小是不同的就象用升无法盛下斗中的东西一样盛不下就会溢出来溢出来就全浪费了。用了不该用的人怎么能没有危险呢?傅玄说:“品评人才可分九类:一是有德行的这类人可用来作为政权的根基二是治理之才可以让他们来推究事物变化的规律三是政务之才可以让他们从事政治体制的运作四是学问之才可以让他们搞学术研究五是用兵之才可以用以统帅军队六是理农之才可以让他们指导农民耕作七是工匠之才用以制作器具八是经商之才可以用他们来振兴国家经济九是辩才可以发挥他们讽谏和议政的长处。”这样做就叫量才使用。成汤的辅相伊尹说:“如果心智能与天道相通能不断地顺应事物的变化了解万物发展的情况言论足以用来调合阴阳正确地核准四时掌握风调雨顺的规律。这样的人要推举他作三公。所以三公的职责是不懈地研究社会和自然的发展规律。”对于相当于三公的宰相的职责西汉时的陈平说得更明白。当年汉文帝问陈平:“你所负责的都是些什么事情?”陈平说:“陛下不嫌我愚钝让我当宰相。当宰相的任务就是对上辅佐皇上调理阴阳对下要使万物各得其便对外镇抚四方对内团结民众。要让各级官吏各尽其职。”汉文帝说:“讲得好!”汉代魏相(宣帝时为御史大夫)上书说:“我知道《周易》中讲过:‘天地协调所以日月运行正常四时相宜圣明的君臣统治天下配合协调少有严刑峻法但百姓悦服。’大地运行生于阴阳消长。阴阳的规定由日月限定各有各的责任不能互相冲犯。贤明的君王谨慎地遵守自然的法则并尊养人才所以设立柔顺如月的宰相以顺应四时掌管政务。君主言行合乎自然法则遵顺阴阳的变化规律就使日月光明风调雨顺寒暑适宜。这三者秩序相得就会使天灾不作百姓康乐富足。这就是为什么要曼理阴阳的主要原因。”以上道理在《洪范》中讲得很明白。不违背一年四季的农作节令懂得充分利用土地资源能把堵塞不通的环节疏通能把废弃不用的东西变成财富。这样的人要推举他作九卿(相当于各部委的部长)。所以九卿的职责在于全国文明道德的建设。通达人情事故作风正派了解税收的关卡充实国家的府库这样的人要推举他作大夫。所以大夫的职责是以仁爱之心对待民众诸葛亮的主薄杨颙说:“坐而论道的是三公去具体贯彻执行的是卿大夫。”忠心正直犯颜直谏没有奸诈之心大公无私讲话符合国家法规这样的人要推举他作列士。所以列士的职责是常行仁义。道、德、仁、义确立之后天下就得到治理了。”有“清节”之风的可以担任君王的老师有“法家”之才的可以负责司法工作“术家”可以作为智囊团善于评论和研究儒学的也可作太子的老师会写文章的可以让他去研究历史“骁雄”之才可以去让他带兵打仗。【经文】太公曰:“多言多语恶口恶舌终日言恶寝卧不绝为众所憎为人所疾。此可使要遮闾巷察奸伺祸。权数好事夜卧早起虽剧不悔此妻子之将也先语察事劝而与食实长希言财物平均此十人之将也忉忉截截垂意肃肃不用谏言数行刑戮刑必见血不避亲戚此百人之将也讼辨好胜嫉贼侵凌斤人以刑欲整一众此千人之将也外貌怍怍言语时出知人饥饱习人剧易此万人之将也战战栗栗日慎一日近贤进谋使人知节言语不慢忠心诚毕此十万人之将也《经》曰:“夫将虽以详重为贵而不可有不决之疑虽以博访为能而不欲有多端之惑。”此论将之妙也温良实长用心无两见贤进之行法不在此百万人之将也勋勋纷纷邻国皆闻出入豪居百姓所亲诚信缓大明于领世能效成事又能救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四海之内皆如妻子此英雄之率乃天下之主也。”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此其大体之别名。夫聪明者英之分也不得雄之胆则说不行胆力者雄之分也不得英之智则事不立。若聪能谋始而明不见机可以坐论而不可以处事若聪能谋始明能见机而勇不能行可以修常而不可以虑变若力能过人而勇不能行可以为力人未可以为先登力能过人勇能行之而智不能料事可以为先登未足以为将帅。必聪能谋始明能见机行能决之然后乃可以为英。张良是也。气力过人勇能行之智足料事然后乃可以为雄。韩信是也。若一人之身兼有英雄则能长世。高祖、项羽是也。【译文】姜太公说:“嘴里唠唠叨叨不干不净整天如此躺下都不停让众人讨厌。这种人可以让他管理街区盘察坏人发现灾祸。爱管杂事晚睡早起任劳任怨这种人只能当妻子儿女的头儿见面就问长问短什么事都要指指划划平时实际上言语很少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花这种人只能做十个人的小头目整天忧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9

《反经》上 古文+译文版

仅供在线阅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