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汉语语音史讲话

汉语语音史讲话

汉语语音史讲话

上传者: gujun87654321 2008-12-02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汉语语音史讲话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汉语语音史讲话邵荣芬天津人民出版社  *开本787  1092毫米    1/32    印张4  3-九七九年八月第-版-九七九年八月第-次印刷汉符等。

汉语语音史讲话邵荣芬天津人民出版社  *开本787  1092毫米    1/32    印张4  3-九七九年八月第-版-九七九年八月第-次印刷汉语语音史讲话邵荣芬*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天津市赤峰道124号)天津人民出版社印刷厂印刷  天津市新华书店发行/4 字数93000印:数10000:-2统-书号:9072.6每册:0.29元前言汉语语音史这门科学在我国已经有了好几百年的历史。明、清两代研究这门科学的学者很多贡献很大。本世纪初以来由于材料的扩大方法的改进取得了更为优异的成绩。但是一些专门著作术语多符号繁写法又不通俗初学很不容易读懂。再加普及工作又没跟上因此至今了解这门科学的人还很少。由于这门科学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在文化教育方面能起很重要的作用它的普及工作是十分必要的。为此我们写了这本《讲话》。希望通过它能够深入浅出地把汉语语音史的一些基本知识和研究方法介绍给读者。为了读者学习汉语语音史的方便也为了满足有人想在这方面作深入研究的需要我们在本书的后面加入一项附录对在汉语语音史研究中占据重要地位、又多半是难懂的文献做了扼要的评介。邵荣芬1977年11月于北京(三)语音发展的规律性(四)古代汉语语音知识是怎样获得的(二)汉语语音发展的几个阶段(一)学习和研究汉语语音史的意义(五)语音名词解释(六)音标说明二、上古汉语语音(一)怎样利用《诗经》的押韵和汉字的谐声(二)上古汉语声母(三)上古汉语韵母三、中古汉语语音(一)怎样分析和利用反切(二)中古汉语声母(三)中古汉语韵母四、近古汉语语音(一)怎样分析《中原音韵》的声韵类(二)近古汉语声母(三)近古汉语韵母五、汉语声母系统的发展()()()()()()()()()()()()()()()()()()()()一、引言目录(()()()()()()()()()()()()()()()()()()()()())()()《经史正音切韵指南》《切韵指掌图》《四声等子》《通志七音略》《韵镜》韵图《韵略易通》《古今韵会举要》《集韵》《广韵》宋濂跋本唐写本《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韵书附录汉语语音史重要文献评介(二)从中古的四声到现代汉语的四声(一)中古声调和上古声调七、汉语声调系统的发展(三)韵尾的发展(二)韵母主元音的发展(一)介音的发展六、汉语韵母系统的发展(四)zh,ch,sh的三个来源(三)j,q,x的两个来源(二)从b类声母到f声母(一)浊声母的清化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引 言(一)学习和研究汉语语音史的意义作为人类社会交际工具的语言也和世界上一切其它事物一样是处在经常不断的变化和发展之中的。语言史就是语言发展、变化的历史。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中国的长期封建社会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剔除其封建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是发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民族语言是民族文化的形式要清理古代汉民族文化的发展过程就必须研究作为汉民族文化形式的汉语的发展过程。这就是汉语史这门科学的课题。可以设想几千年来如果没有大批学者在汉语史研究这方面所作的不断的努力我们今天要清理浩瀚无际的古代文献语言上的困难就将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但是旧时代的学者由于历史和阶级的局限他们的成就毕竟是有限的。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建立科学的汉语史则是今天广大语文工作者的光荣任务。但是研究汉语史的作用还不仅仅在于它能为研究文化史或其它方面的历史服务更重要的还在于它能为了解、掌握和应用现代汉语服务。恩格斯指出:“要了解‘本国语言的材料和形式’就必须追溯本国语言的形成和它的逐步发展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如果一不顾它自身的已经死亡的形成二不顾同类的活的和死的语言那末这种了解是不可能的”。可见语言史对现实语言的了解、掌握和应用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汉语语音史是汉语史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由于语音是语言的表现形式汉语语音史比起汉语语法史和汉语词汇史来占有更为优先的地位。不了解汉语语音史要想弄清楚汉语语法史特别是汉语词汇史可以说是不可能的。清代人所以在古代汉语词汇和词义的研究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就是因为他们在古代汉语语音的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的原故。除了对研究汉语史本身的作用以外汉语语音史的研究对我们当前的语言实践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我们所以把北京语音确定为标淮音除了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因素以外北京语音的发展趋势代表着汉语语音发展的历史总趋势这一点也是重要的依据。当本世纪二十年代初在制定“老国音”的时候学者们硬把北京话中早已消失的ng声母和入声调强加于北京音系之中这就是逆汉语语音历史发展趋势而动的一种做法。其结果只有以失败而告终。在我们确定北京音中个别字的语音规范的时候汉语语音史也为我们提供了必不可少的依据。例如北京话的“波”字有bō和pō两种读法。我们在确定规范的时候选定了bō而屏弃了pō就是根据的历史。原来按照语音发展的规律“波”应该读bō而不应该读pō。我们这样做并不是好古而是因为只有合乎语音发展规律的字音对全国各个方言才会具有广泛的对应关系。选择了它们之后各方言区的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人学习起来就比较方便。毛主席早就指示我们要学习普通话。为了充分利用语言这个最重要的社会交际工具来为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学习普通话扫除由于方言纷歧给我们工作带来的不利影响确实是一项很重要、很迫切的任务。在解决这个任务方面语音史知识也能为我们提供较大的帮助。例如普通话里没有入声调古入声调的字分别变成平、上、去声。但在很多方言里还保存着入声这些方言区的人学习普通话时往往不容易知道自己话里的入声字在普通话里应该怎么念。如果我们学习了语音历史我们就能找出大部分入声字在普通话里的演变规律(详本书末章)按照这些规律去学那就事半功倍了。除此之外语音史同其它一些社会科学也有很密切的关系。比如拿文学来说就是如此。不仅在文学史诸如诗歌、戏曲以及其它各种韵文历史的研究中需要语音史知识就是在当前的文学实践中语音史知识也能发挥很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诗词都是用传统的诗歌形式写的。毛主席的这些光辉诗篇大家朝夕诵读。它是我们文学生活和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由于伟大的思想是通过伟大的艺术成就表现出来的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如果能对作为诗词这种艺术形式的主要特点之一的音律特点有所了解必能帮助我们对毛主席诗词的伟大艺术成就作较深入的领会从而对诗词中所表现的伟大思想能有更深刻的认识。由于诗词这种传统诗歌形式的音律特点都是在当时的语音基础上形成的要掌握它也必须有一定的语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音史知识才能办到。至于属于历史学范围之内的各种学科如文献学、考古学、民族史等等语音史知识对它们来说是必备的知识就更加理所当然这里就不一一详说了。从上面所说的我们可以看出汉语语音史是一门不可缺少的科学学习和研究它都是很有必要的。(二)汉语语音发展的几个阶段通常我们把汉语语音数千年来的历史划分为下列四个阶段。公元四世1.上古期纪以前即晋代以前。公元四世纪到十二世纪以前2.中古期即北宋以前。公元十二世纪3.近古期到十七世纪以前即清代以前。十七世4.现代期纪到现代。由于语音的演变是逐渐进行的很难指出两期之间的截然界限。上述的划分只是大致情况。精确的分期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现代汉语语音以北京音系为代表历史上各个阶段的语音也都有自己的代表音系。上古音主要以《诗经》的押韵和汉字的谐声所反映的音系为代表中古音以公元601年陆法言所作的《切韵》一书的音系为代表近古音以公元1324年周德清所作的《中原音韵》的音系为代表。一般我们提到“上古音”“中古音”等等所指的就是上述的那些代表音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系。(三)语音发展的规律性语音的发展变化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有规律的。语音变化的规律性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无条件的就是指读某一个音的字全都变成读另一个音的字不受任何条件限制。例如古代是-m韵尾的字现在北京话都变成了-n尾。例如“甘”读gān不读gām“三”读sān不读sām等等没有一个例外。一种是有条件的就是指读某一个音的字不全作某种变化只有符合某种条件的那些字才起这种变化。例如古代是-m韵尾的字在现代广州话里大多数仍然是-m韵尾只有唇音声母的字才变成-n韵尾。例如“三”仍然读sam而“凡”则读fan不读fam。语音发展规律的这种严整性一方面给语音史这门科学的建立提供了前提另一方面也对这门科学提出了比较严格的要求。任何推论要是不考虑语音发展的这种规律性都难免要犯主观主义的错误。(四)古代汉语语音知识是怎样获得的古时候的人死了他们的语音也早已消逝我们通过什么手段才能获得有关古人语音的知识呢?现在传下来的古代文献都是用古代人的语言写的我们要了解古代人的语音这些文献自然就成了十分重要的凭藉。不过由于汉字不是拼音文字并非所有的古代文献都可以提供有关古音的消息。可以提供古音情况的资料主要的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只有汉字本身、古人所写的别字、韵文、反切、韵书、韵图、中外对音等几种。汉字虽然不是拼音文字可是有些字的结构里头却含有指示读音的成分。比如“河”字是由“”和“可”两部分合成。“”就是“水”字的变体表明“河”字的意义和“水”有“可”字是指示读音的表明“河”字的读音和“可”字相近。这类字叫谐声字或形声字。谐声字虽然不能告诉我们一个字的实际读音是什么但它可以告诉我们某字和某字在造字的时候读音相同或相近。如果很多字都用同一个字来指示读音那就表明这些字的读音当时都相同或相近。比如“河、何、轲、阿”等字都用“可”字做音符就表明这些字的读音都相同或相近。不过由于基本汉字在汉代以前差不多都造出来了谐声字主要就只能用来观察上古音。别字跟正字之间一般都具有音同或音近的关系因此古人所写的别字也可以给我们提供有关古音的知识。比如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孙膑兵法》里把齐国的大将“陈忌”有时写作“田忌”这就告诉我们古代“陈”和“田”的读音很相近。我国古代的韵文非常丰富。通过对韵文押韵情况的观察北戴可以了解到一些古音。比如毛主席在《浪淘沙观沧海》这河》一词中曾经提到的曹操《步出夏门行首诗的头八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萧瑟洪茂。秋风波涌起。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读了这几句诗之后我们就可以知道在当时的话里“海”、“峙”、“茂”、“起”四个字的韵母一定比现代相近得多否则曹操就不会拿它们来押韵了。不论上古、中古或近古韵文都是考求古音韵母的重要根据之一。汉、魏之间学者们发明了一种新的注音方法这就是反切。反切是用两个字注一个字的音。一般地说反切上字和被反切的字同声母反切下字和被切的字同韵母、同声调。比如“同徒红反”(“反”或作“切”“徒红反”和“徒红切”意思一样)表示“同”的声母和“徒”的声母相同“同”的韵母、声调和“红”的韵母、声调相同。所以古代的反切可以作为考求古音的根据。由于反切上下字和被切字是同声、同韵的关系用反切的资料考求古音就比谐声字、韵文要精确得多。在反切发明之后不久就产生了韵书。韵书是专门研究语音的著作。它把一个语音系统从声、韵、调三方面加以分析之后再把汉字按照分析的结果分类编排而成。大多数韵书还有反切注音。所以韵书不但是比较准确地而且也是比较有系统地反映古音的著作。韵图是古代人研究语音所造的图表大多和现代研究方言时所造的音节表一样。所以也可以给我们提供有关古音的知识。以上的几种资料都只能告诉我们字音的异同或远近而不能告诉我们字音的实际读法。能提供字音的实际或近于实际读法的文献只有中外对音资料。对音资料有两类:一类是用汉字对译其它语言词汇的资料一类是用其它语言对译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汉语词汇的资料。由于对译语言的文字是拼音文字通过它我们就可以知道相应汉字的读音。比如古代把梵文(印度的一种古文字)的Buddh(aB读B)翻译成“佛陀”我们就知道古代“佛”字的声母是b”而不是现代的f又比如朝鲜把古代汉语的“南”字译成nam就告诉我们古代汉语“南”字的韵尾是-m而不是现代的-n。不过由于各个语言的语音都有自己的特点对音不一定全都很准确。考求古音除了依靠古代的文献以外还可以依靠现代方言。现代汉语方言都是从古代汉语发展来的由于发展的不平衡某些方言的某些语音特点往往还和古音相同或相近。把这些和古音相同或相近的特点拿来和古代文献参照起来看我们就不难获得古代语音的准确知识。比如“店”和“电”在古代文献里表现为韵尾不相同(详见三章)。这从现代北京话里广州话“店”虽然得不到证明可是一看现代读dim“电”读din我们就知道原来古时候这两个字的韵尾分别为-m和-n。方言对了解古音的作用还不止此。有时即使在没有古代文献作为依据的情形下方言也能提供有关古音的知识。由于方言是从古代汉语发展而来方言之间的语音有一定的差别又都有一定的对应关系根据语音发展的规律性我们把不同的方言拿来比较就可以找出它们在没有分化以前的一些语音特点来。比如我们拿北京话z g j三个声母的字和山东赣榆话这些字的声母作比较我们就可以找出下列的对应关系。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北京赣榆z--------z两地都不和iü拼。(汉语拼音i。)方案zì中的i实际读音不是----zj两地都只和iū拼-gg--------g两地都不和iü拼这里北京话比赣榆话多出一个j声母。于是要问:是北京话的j较古呢?还是赣榆话和j相对应的zg较古呢?也就是g从j变来的说是j从zg变来的还是Z呢?这只要看这些声母和韵母的拼合条件就能作出回答。北京话的j和iü相拼赣榆话和北京j相对应的z和g也都和iü相拼。如果我们假定赣榆话的zg是从北京的j分化出来的那末不论从北京话还是从赣榆话里都找不出分化的条件也就是找不出变化的规则来。而我们知道语音的变化都是有规律的所以上面这个假定不能成立。赣榆话和北京话j相对应的zg虽ü相拼但不和北京话j相对应的z然和i、9g却不和iü相拼。因此我们如果假定北京话的j是从相对应的赣榆话的zg变来的那末变化的条件不论从赣榆话还是北京话来看都十分清楚就是z、 g和i、ü相拼的变成了j不和i、ü相拼的保持未变。既然这一假定符合语音发展有规律的原则我们就可以肯定这一假定是符合事实的。(dǎi)语最后利用和汉语有同源关系的语言如傣、苗语、藏语等和汉语相比较也能考知汉语的古音。不过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研究还很少还有待于进一步的努力。这里就不谈它了。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五)语音名词解释为了通俗易读本书一般不用语音学术语。但也有少数几个无法避免的最一般的术语现在解释如下。1.元音、辅音发音时气流通过声门(两个声带之间的空隙)后在口腔不受任何阻碍的音叫元音如普通话的au等。发音时气流通过声门后在口腔受到阻碍的音叫辅音如普通话的bc s等。2.口音、鼻音发音时气流从口腔流出的音叫口音气流从鼻腔流出的音叫鼻音。前者如普通话的aubk等后者如普通话的m n等。3.清音、浊音清音是发音时声门敞开让气流通过声带不颤动的音。浊音是发音时声带靠拢气流鼓动声带声带发生颤动的音。元音都是浊音辅音有清有浊。通常说浊音都指辅音而言。如普通话的bk等是清辅音mr等是浊辅音。4.塞音发音时气流完全被阻塞然后突然打开让气流爆发出来所形成的音例如普通话的bdt等。塞音可分为三个阶段:(1)成阻造成气流通路上的阻碍(2)持阻维持这个阻碍(3)除阻解除这个阻碍。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5.擦音发音时气流通路缩小并不完全闭塞让气流挤出来所形成的音例如普通话的fsh等。6.塞擦音发音时气流通路完全阻塞然后微微打开让气流挤出来所形成的音例如普通话的zchj等。塞擦音的成阻和阶段相当于塞音除阻阶段相当于擦音所以叫塞擦音。7.送气音、不送气音塞音、塞擦音在除阻时声门开着空气压力大有较强的气流叫送气音除阻时声带闭着空气压力小气流较弱叫不送气音。前者如普通话的ptch等后者如普通话的b d zh等。8.主元音、介音、韵尾韵母主元音是韵母主要元音的简称。韵母由一个元音构成这个元音就是主元音。在多元音的韵母里较强较响亮的元音是主元音在主元音前面的元音或半元音叫介音在主元音后面的元音或辅音叫韵尾。例如普通话weiyang两个韵母中的ea是主元音wy是介音ing是韵尾。(六)音标说明讨论语音得有一套标明语音的符号。为了便利读者本书一般不用国际音标而用汉语拼音字母。不过古音比今音复杂得多拼音字母必得略作补充才能满足需要。关于元音方面我们补充两点。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1.拼音方案的a符号所代表的实际读音并不止一个。比如wa(娃)里面的a舌头的位置比较后而an(安)里面的a舌头的位置比较前。语音学上把wa里面的a叫做后aan里面的a叫做前a。在普通话里这两个不同的a不区别字义不必用不同的符号加以区别。可是在古音里这两个a区别意义就必须用不同的符号来表示。本书在标写古音的时候用a代表后a用a代表前a。2.拼音方案的e符号所代表的音也不止一个。根据和上一条同样的理由本书在标写古音的时候用p代表和普通话en韵里的e相同的音(舌头的位置不前不后不高不低)用e代表和ei韵里面的e相同的音(比i舌头的位置略低口腔略开)用ε代表和ie韵里面的e相同的音(舌头的位置比ei里面的e略低)用γ代表和g(e歌)里面的e相同的音(读o时嘴唇不圆)。至于现代汉语一律照拼音方案拼写不加改动。关于辅音方面我们补充四点。龈颚1.舌面前音音(国际音标作用舌面前部读d就成以下括弧里的符号都是国际音标)。d的送气音)(す用舌面前)音(部读n就成2.舌叶音z介于z和j之间的音。发音时舌面向上抬舌尖和舌面前部接触上齿龈的隙放出气流后部然后稍稍让出空(t )。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v的送气音(t)。和同部位的擦音()。3.喉塞音声门紧闭然后突然打开。4.浊音为了简化符号浊辅音一律在相应的清辅音符号的右上角“加”号表示。b一b的浊音(b)一j的浊音(dzd一d的浊音(d)一5的浊音(z)一- )的浊音(s的(ξ)浊音一g的浊音(g)一x的浊音(z)一z的浊音(dz)一h的γ)浊音(一的浊(d了)音j)sxgzh其它偶尔一用的音标随文说明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二、上古汉语语音(一)怎样利用《诗经》的押韵和汉字的谐声前面我们已经提到所谓上古语音通常是指以《诗经》的押韵和汉字的谐声所反映的语音系统。这也就是说我们考求上古音主要根据两方面的材料。一是《诗经》的押韵一是汉字的谐声。利用《诗经》的押韵考求上古的韵母系统照理并不是一件很复杂的工作。但是由于《诗经》里面的诗歌都是自由体跟唐宋以来的格律诗和词曲等有固定韵律的情况不同哪一句押韵哪一句不押韵没有统一的、明确的规定再加上古音又是个未知数结果就使确定古诗韵脚的工作变得不那么简单了。不过由于中古距离上古时间还比较近语音的变化也不致达到面目全非的程度我们可以把中古音作为出发点来观察古诗的韵脚再参考汉字谐声和其它方面的资料问题还是可以基本上得到解决的。下面我们不妨举《诗经》里《江有汜(sì)》这首诗作个例子来看看韵脚是怎样确定下来的。这首诗共有三章每章五句。现在把每句末尾一字分章列举如下:汜一章归以以悔二章渚归与与处三章沱归过过歌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这些句尾字都是韵脚呢?还是有的是有的不是呢?一章的情况稍微复杂一点我们先看二、三两章。从中古音的角度看除去“归”字二章剩下的“渚”等四个字韵母相同三章剩下的“沱”等四个字韵母主元音相同“渚”等可以彼此押韵“沱”等也可以彼此押韵。这样我们就不妨先假定二章的“渚”等三章的“沱”等在《诗经》的这首诗里也都是韵脚。然后再遍查整个《诗经》结果我们发现“渚”等或“沱”等分别和它们在中古同韵的字在其它诗里也象在这首诗里一样经常在句末同时出现。例如《旄丘》处与二章《九(罭yù)》二章渚所处《小明》一章处与女《考槃》二章阿薖(kuō)歌過《渐波沱他渐之石》三章阿歌《卷阿》一章这一类的例子很多。另外我们又发现“渚”类字或“沱”类字和中古某些韵的字在诗句末尾相接触时其情况也都一致。例如“渚”类:《殷其雷》二章下/处《鹤鸣》野/渚一章《十马/处月之交》四章《日月》一章            土顾/处《小旻(mín)》一章  土/沮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 祖/女阅( bì)宫》一章《绸者者/户/楚缪》三章《小明》二章暇/莫顾怒/除庶《采下/股/纾予菽》三章斜线两边的字在中古不同韵。第一组是“渚”类字和“下”类字在句尾接触的例子“下”类字在中古同韵母主元音第二组是“渚”类字和“土”类字在句尾接触的例子“土”类字在中古同韵母第三组是“渚”类字和“下”、“土”两类字在句尾同时接触的例子。又如“沱”类:仪/《柏舟》一章河它陂为《泽陂》一章/荷何沱《無羊》二章池/阿讹《鱼丽》四章嘉/多嘉/《颇(qī)弁》一章何他《权舆》一章嗟/我二章《东门之池》一章池  /麻/歌《车攻》六章            猗驰/驾/破《凫鹥(fú Yī)》二章     宜为/沙嘉/多第一组是“沱”类和“仪”类在句尾接触的例子“仪”类字中古同韵母主元音第二组是“沱”类和“嘉”类在句尾接触的例子“嘉”类字中古同韵母主元音第三组是“沱”类和“仪”、“嘉”两类字在句尾同时接触的例子。根据以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上发现的“渚”类字和“沱”类字的两种情况我们不仅能够比较有把握地判定“渚”类字或“沱”类字在《江有汜》这首诗的二章或三章里分别是韵脚而且也能够判定和它们分别在句末接触的“下”类字、“土”类字或“仪”类字、“嘉”类字也都是韵脚。《江有汜》二章和三章的韵脚解决之后我们再来看它的第一章。一章里除开和二、三两章同有的“归”字剩下的字“汜、以”在中古同韵母而“悔”在中古则属于另一韵母。我们不妨先检查“汜”等和它们在中古同韵的字在《诗经》里的关系。我们发现它们经常在诗句末尾接触。例如:《谷风》三章沚以《菁菁者莪》二章沚子喜《卷阿》七章止士使子这一类的例子特别多。同时我们又发现它们在和中古另一韵的字接触时也是一致的。例如:《旄丘》二章久/以《匏有苦叶》否否友/子四章右右《裳裳者华》四章有有/似据此我们不仅可以有把握地判定“汜”类字在这章诗里是韵脚而且也可以判定和它们经常在句末接触的这些“久”类字也都是韵脚。“汜”类字的问题解决之后我们再来考察“汜”类字和“悔”字在《诗经》里的关系。我们发现“汜”类字和“悔”字在句末接触并不限于《江有汜》里这一次它们还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有多次接触。例如:《皇矣》四章悔祉子《生民》八章时祀悔《抑十》二子章止谋悔而且再进一步检查发现中古和“悔”同韵母主元音的字和“汜”类的接触也是大量的。例如:海/《江汉》七章理《荡晦/式止》五章《节殆/仕子已仕南山》四章据此我们可以比较有把握地断定不仅“悔”字而且“悔”类字在这些诗里全都是韵脚。末了在《江有汜》这篇诗里就只剩下三章都出现的“归”字了。在确定了其它各字是韵脚之后“归”字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了。既然经考察在《诗经》里“汜”类、“渚”类、“沱”类都只在本类之内互相押韵而彼此之间互不押韵那末在这篇诗的三个章里都出现的“归”字当然不可能同时和三类字都押韵。“归”字在这里不是韵脚就是十分明显的事了。上面根据《诗经》本身所确定的在上古可以互相押韵的字类我们还可以用汉字的谐声来加以印证。尤其是对那些中古不相押韵而上古可以押韵的字类进行这样的印证就更好。例如我们可以把“汜”类和“悔”类里的谐声字进行一次检查结果我们发现两类字往往具有共同的谐声偏旁。例如: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声旁汜类悔类台治怡始怠殆胎鲐寺持痔歭恃待等思缌鳃己纪起记改矣娭诶埃唉挨疑嶷擬礙宰滓这种谐声现象也清楚地说明“汜”类字和“悔”类字的韵母在上古是比较相近的否则两类中的大多数字就不会都彼此用同一个字做声符了。除谐声字之外古书上的别字、异文也可以用来作为参证。例如“汜类”和“悔类”就有很多互相代替的例子:汜类                        悔类止公羊传》、《《榖  梁传》)(《左传》)  或写作戴(《(《兹礼记》)或写作栽釐(《尔雅》)或写作莱(《说文》)持(《仪礼》)或写作待这种现象也是“汜”类字和“悔”类字在上古读音比较相近的反映否则这种互相代替反复出现就不可能。经过谐声和别字、异”类字文的一再印证我们对“汜和“悔”类字在《诗经》里可以押韵这一判断就更可以确信无疑了。(确定《诗经》韵脚有时较复杂这里不细说。)确定了《诗经》韵脚之后把韵脚字加以分析、归纳我们就不难考求出上古音的韵母系统来。不过《诗经》一共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只有三百篇它用来押韵的字是有限的。有很多当时就已存在的字不见于韵脚。要解决这些字在上古的归韵问题就必得另想办法。这有两方面的途径。一是利用和《诗经》大致同时期的其它一些韵文的韵脚一是依靠汉字的谐声关系。前者例如我们在当时的其它文献里发现有下列这样的韵脚:《易经》市贿事《大戴礼记》始釐里《楚辞》恃殆志熊鄙改阯海士海理这些韵脚里的“市釐熊鄙阯”等字都不见于《诗经》韵脚。从和它们相押的字来看这些字显然是属于“汜”类的因此我们可以把它们都归入“汜”类。后者例如“胎邰鲐炱诒给怡瓵骀佁枱眙笞”等字都不见于《诗经》韵脚但“饴贻治始殆怠”等字都见于《诗经》韵脚。由于“胎”等和“饴”等具有共同的谐声偏旁“台”“饴”等既然属“汜类“胎”等也就可以归入“汜”类。通过上述这种办法加以补充以后我们就可以把《诗经》时代已经存在的字的韵部基本上都确定下来。不过还应该附带指出的一点是谐声字所反映的语音现象虽然基本上和《诗经》及其同时代韵文的押韵相符合但也有少数不一致的地方。请看下面《诗经》押韵的例子:《燕燕》二章                  及泣《中谷有蓷(tuī)》三章          湿泣泣及《假乐》四章位塈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泣”和“位”两字的谐声偏旁都是“立”字从谐声的角度看它们应该同属于一个韵部但在《诗经》里它们却分别与两个韵部的字押韵这就出现了矛盾一般都把这种矛盾看成是时间因素造成的。谐声字的形成有些比《诗经》的时代早因此它们所反映的语音现象在个别方面也就比较古。象上面诗韵中的“位”字原来和“泣”字大概是同韵部的后来到了《诗经》时代它的读音起了变化于是就和“泣”分属两个韵部了。现在再来谈谈怎样利用谐声字的问题。我们知道在考求上古声母的时候诗韵就不起作用了最主要的资料就是谐声字另外象古人写的别字、异文等也可以作为参证。利用谐声字考求上古声母比利用诗韵考求上古韵母困难要多些。主要原因就在于谐声字通谐的范围太广。有人曾经从中古声母出发对《说文》一书里面的全部谐声字进行统计看看中古一个声母的字究竟同其余声母中的多少声母的字具有谐声关系。结果表明中古的每一声母同其余声母中的多数声母在谐声上差不多或多或少的都有关系。这样一来就不免使人有无所适从之感。几百年来对上古声母的研究远不如对上古韵母研究所取得的成绩这大概是重要原因之一。当然问题也不是完全不可捉摸。至少我们可以采取看主流的办法也就是以多数字的谐声现象为依据的办法。下面我们不妨举中古的唇音声母做例子通过考察谐声现象看看它们在上古的情况。为了方便我们先从唇塞音bpb说起。请看下面两组谐声的例子: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b一豝把靶p一皅钯b把b一炳怲柄b一病(即“更”)这两组里面的字都根据《说文》所注声母是中古的读法。有些字在《广韵》里不止一个读音但都没有越出我们所要讨论的声母范围即唇塞音的范围所以只录共中的一个音。“巴”组所谐的字没有越出唇塞音范围的虽然从“巴”得声的“皅”又谐“葩”。“丙”组所谐的字有一个“更”字越出了唇塞音的范围。在我们考察了所有谐声字之后我们发现象“巴”组那样的情况占绝对的多数也就是说唇塞音只谐唇塞音的占绝大多数象“丙”组那样越出唇塞音范围和其它声母相谐的只是个别现象。根据谐声的这种情况我们不妨提出下列假定三个声母在上即中古的bpbb古仍p然是b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或者要问既然bpb三个声母的字可以彼此反复谐声数量又极多我们假定它们在上古只有一个唇音声母岂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假定有三个呢?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我们在第一章第三节里已经提到过语音的发展是有规律的我们的任何假设都应该考虑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假定上古唇塞音只有一个声母不论是b是p或是b我们就得找出这个声母后来根据什么条件变成中古的三个声母的。我们既然找不出这种变化的相应条件来就不能作那样的假设。解决以后我音声唇塞音bpb们再来考察中古的唇鼻巴b一皅:p一葩丙bg一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母m在谐声里的表现。我们发现m声母的字在谐声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和自己谐一种是和中古h声母的字谐。现在各举一些例子于下。:h悔晦诲每薨無膴憮尾黑微蒿徽毛耗勿曶忽民昬亡      巟冡m-: m蒙朦蒙:m濛蠓m: m-mhm滅烕墨默m-h-缗暋鍲肓第一栏里的“冡” 谐“蒙”等字而“蒙”谐“矇”又等字但都没有越出m母的范围。“””等字也没有“谐越出m母的范围但“再谐的时候就谐”了母的“越出了唇音的范围。不过在冡”组谐声字里象字那“样只在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本母之内相谐的占绝大多数象“”组字那样越出本母之外谐声的只是比较个别的现象。根据谐声的这种情况我们也可以假定中古的m声母在上古仍然是m声母。不过值得注意的是m母字在谐声里和h母字接触的比较多这就是上面所列的第二栏和第三栏的例子。第二栏的例子里既有m谐h的也有h谐m的而且除了个别字组以外都只在m和h两个声母的范围之内相谐也就是说m不谐与h同系的其它声母如g k之类而h也不谐与m同系的其它声母如b p之类。不仅如此m和h还有辗转相谐的情况就是m谐了hh又倒转来谐m如第三栏的例子所示的那样。这些特点都说明m和h相谐的现象不是偶然的而是上古语音情况的一种反映。我们可以暂时把这些和m相谐的h母字的上古声母假定为m。 m是双唇清鼻音(即读m时声带不振动)在有些语言里它带有较强的气流。m作为双唇鼻音当然可以和m谐声作为清鼻音后来变h也没有什么困难。通过上面所举根据谐声解决唇音声母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利用谐声字来考求上古的声母系统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奏效的。(二)上古汉语声母根据上一节所说的利用谐声字的方法从中古音出发通查全部谐声字经过排比分析确定声母类别之后再假定出它们的音值我们就可以得到下面这样的一个上古声母表。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b帮P滂b唇音并m明m悔定澄nd端知t透彻舌尖音泥娘z精庄c清初z从崇S舌面音船  (j章q昌j      舌根音g见k溪g群ng疑h晓喉音?影表中一共2g个声母。声母后边的是例字。为了便于和中古声母比较这些例字除了m后面的“悔”字外采用的都是中古声母代表字。放在括弧里的是争议较大的。如果把它们除去就只有22个。这22个也不是完全都没有争议只是纷歧不那么大罢了。f后面的括弧里打了一个问号说明那个符号只是暂时那么写它究竟写个什么符号合适一时还不好确定。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声母的读音必然和d类的声母很相近。为什么能够肯定这一点呢?这主要也是谐声字提供的线索。这个声母的字在中古是半元音性的i就是读i时舌面稍稍上抬带点摩擦。它和d一类声母的读音是差得很远的。可是在谐声字里这个声母的字却经常和中古d类声母的字互谐例如:丫一d-类d-类ǐ由-笛迪伷多d-      移誃迻移余捈兑d-锐-途荼涂-稻舀蹈它t-      诧铊(l?)来以生(心s邪)邪)日x书xh匣云t-韬滔搯是舌尖闪音舌尖向着上齿背轻弹一下所得的音。它有点象一个软了滑的塞音但时间极短闭塞不密。表示。半元音性的我们用l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类声母的字互谐例如:-类ǎ-类-由-宙胄紬姚珧铫筄-弋蟲-忒貣(即“虫”)融而中古的ǎ类声母在上古也是d类声母。可见ǐ-类字在上古一定有一个和d类声母很相近的辅音声母。这个辅音声母究竟是一个什么音呢?由于上古的d类声母是舌尖辅音我们可以肯定这个辅音声母也是个舌尖辅音。至于发音方法现在所能肯定的就只有一点就是这个舌尖辅音一定是浊的不是清的。这有两点根据。第一中古ǐ-都是浊的第二现代方言ǐ-类的平声字都读阳调而现代方言阳平调的字都是从古代的浊声母来的。至于这个浊的舌尖辅音是塞音塞擦音还是闪音一时还不好确定。f母)包括中古的声母表里的d(组除去组刚才我d组和们组。以上两组声已经指出了。z组包括中古声母的z组和母每个声母后边举两个例字它们各代表中古一个声母。其它b组(除去m母)j组g组以及?母都是中古原有的声母。关于中古音声母可以参看第四章第二节。最后还有一点须要特别指出的就是即使我们把放在括弧里的声母都算上上面的声母表也可能仍然是一个很不完全的声母表。什么原因呢?因为上古声母还有一个较大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这就是上古到底有没有复辅音声母的问题。所谓复辅音声母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辅音联在一起所又还经常和中古ǐ-ǐ-兆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组成的声母。比如plst之类。现代汉语只有单辅音声母没有复辅音声母(zhch等虽然用两个拉丁字母来表示但它们的实际读法仍然是一个音而不是两个音)。古代汉语是不是也是这样呢?从各方面的材料看来近古和中古汉语的确也是和现代汉语一样只有单辅音声母没有复辅音声母。可是上古汉语的情况就有点不同了。有很多迹象表明上古汉语是有复辅音声母的。这首先又是谐声字提供的线索。试从中古声母出发来看有如下一类的谐声现象:l声母的“洛路洛烙”等字的声符是g声母的“各”字m声母的“l声母的“貍”字霾”字声符是b声母的“剥”字声符是l声母的“录”字声母的“使”字声符是l声母的“吏”字声母和gmb等声母在语音上相差很大照理不能互作声符。可是事实上不但互作声符而且有时例子还特别多(如g和l)。这似乎只有假定互谐的一方是复辅音才能解释。比如假定“各”和“洛”都是gl或其中之一是gl那末互作声符就没有困难了。在古文字和古方言里也可以看到和谐声平行的现象。比如古代“来”字就是“麦”字表明这两个字的声母那时可能都是ml古代浙江话和四川话把“笔”叫做“不律”可能当地“笔”的声母就是bl。还有和汉语有共同来源的一些语言比如苗语、壮语、藏语等等都有复辅音声母而且有的还十分丰富。因此推想古代汉语也有复辅音声母就未必是不近情理的了。更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有趣的是在很多个别词上这些语言还可以和汉语的谐声现象互相印证。比如“泣”的声母是k它的声符“立”的声母是l表明上古“立”和以“立”作声符的字比如“泣笠”等字的声母都有作kl或gl的可能。在广西武鸣壮语里“笠”正读glop。又如上文所举的“剥”字在龙州壮语里有两个读法一读bok一读lok(两音中的o是长的o意思是“剥皮”)也可以和谐声现象印证。在现代汉语里普通话虽然没有复辅音声母有些方言里却有复辅音声母。比如西北方言里有bfpf等复辅音声母安徽南部的方言里有hfht等复辅音声母。可见复辅音声母也并不是汉语所不能容根据上述这些线索上古汉语有复辅音声母大概是可能的。不过仅仅知道上古汉语有复辅音声母还不够还必须知道有些什么样的复辅音声母以及这些复辅音声母的详细分布情况才行。可惜这些目前都还不能办到。目前我们不但不能确知哪些字有复辅音声母而且纵然知道某些字有复辅音声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复辅音声母。比如拿“各”和“洛”来说吧假定它们有复辅音声母但究竟“各”是g““洛”是gl呢?还是“各”是gl 洛”是l呢?还是“各”是gl“洛”是g l呢?如此等等都无法确定。所以这个问题的彻底解决还有待于今后继续研究。(三)上古汉语韵母根据本章第一节所说的方法从中古音出发把《诗经》韵脚确定之后加以分析、归纳再参照谐声和异文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其它材料我们可以把上古韵母分为三十一个韵部。现在列表于下。韵部例字1.之部台恢骇芝丕久(一)2.职部德国革聝直阈福3.蒸登弘橙宏仍弓部4.幽曹包酋纠雕部(二)5.觉部鹄学菊笛6.宗降中冬部高交7.宵部宵要辽(三)8.药部翯鹤卓勺翟9头俞.侯部10.屋部读角蜀(四)11.东部工邦重12.鱼部模家瓜者居瞿(五)13.各郭宅获脚攫席铎部唐光杨匡更横14.阳部京永街蛙15.支部此规鸡奎(六)16责划辟役滴(jú).锡部鸣争轰清顷17.耕部惊荣青扃(七)1多果沙瓦奇吹8.歌部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19.祭部泰会蠆夬介拜刘制赘蓟慧(八)20.月部曷活辖刮察刷歇厥舌雪孑缺挈决21.元部丹桓颜关间幻言原仙泉遣捐前犬22.脂部阶资伊癸尔妻惠(九)23.质部栉黠劀(guā)即吉橘结血24.真部申紧均坚玄25.微部愷回火乖冀佳机归毁(十)26.物部纥骨轧貀 (nà)乙术乞屈27.文部根魂洗巾谆斤君典荐28.葉部盍币狎夹业法摺擪(yè)帖甘函衔斩严凡佥厌(十一)29.谈部30.缉部答袷習疉邑(十二)31.侵部耽减今愔黍这些韵部可以按韵尾的不同分成阴阳入三类。有鼻音韵尾的叫阳声韵有清塞音韵尾的叫入声韵其余的叫阴声韵。我们把三十一个韵部分成十二组。一组有三个韵部的第一部是阴声韵第二部是入韵第三部是阳声韵。第三组只有两个韵部前一部是阴声韵后一部是入声韵。第十一十二两组也只有两个韵部前一部是入声韵后一部是阳声韵。唯有第七组只有一个歌部是阴声韵没有入声韵或阳声韵和它相配。在阳声韵中蒸、冬、东、阳、耕五部收ng尾元、真、文三部收n尾谈、侵两部收m尾。在入声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韵部中聀、觉、药、屋、铎、锡六部收g尾月、质、物三部收d尾葉、缉两部收b尾。阴声韵有没有韵尾如果有韵尾是元音韵尾还是辅音韵尾学者们还有不同的意见。上古有三十一个韵部并不是只有三十一个韵母。每个韵部都包含很多韵母。表中每个韵部的后面我们都举了很多例字。每个例字基本上代表中古的一个韵类。可以看出一个韵部最少的也包含中古两个韵类多的甚至达到十几个。这些中古韵类虽然不能说在上古各个韵部里都必须仍然是个独立的韵类但由于要考虑到语音发展变化的条件对它们的归并就不能不受到很大的限制。既然上古的每个韵部都有很多韵母那末对这些韵母读音的构拟困难就比较多分歧也比较大。到目前为止甚至对每个韵部究竟是一个韵母主元音还是不止一个都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大家所能统一的就是上面我们提到的对阳声韵和入声韵韵尾的看法再有就是对同一组的韵部也都一致认为应该具有相同的韵母主元音。我们上面的表中所以没有附注各部的韵母读音原因就在这里。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三、中古汉语语音(一)怎样分析和利用反切所谓中古时期的语音系统就是指陆法言《切韵》所代表的语音系统。《切韵》这部韵书是一部集体创作。一块参加讨论的有八九个人都是当时的著名学者。陆法言记下了讨论的要点。若干年后他参考“诸家音韵古今字书”独力编成了《切韵》。由于这部书所反映的音系是当时的标准音系同时在语音分析上在当时来说又达到了最科学最精密的程度因此它不仅在当时就享有很高的威望而且往后也一直受到文化界的重视。诗文押韵奉它为标准语音史的研究更把它作为不可缺少的依据。《切韵》由于受到人们的重视所以增订本特别多。这样一来原本反而失传了。目前存在的最完整的增订本只有两个。一是故宫博物院藏宋濂跋本唐写本《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一是陈彭年等的《大宋重修广韵》。增订本所收字数虽然增多注解也更详细甚至韵数也有所增加(详见本书附录《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广韵》两节)但反切系统也就是语音系统和《切韵》并没有什么不同。下面我们就以《广韵》为依据来讨论《切韵》的语音系统。《广韵》按声调分韵。一个韵母声调不同就认为是不同的韵并给以不同的名称。这是为了适应当时诗文押韵的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需要因为韵母相同而声调不同是不能互相押韵的。当时有四个声调即平、上、去、入于是每个韵也就分为四个:平    上    去入东    董    送屋“东”等是一韵的代表字用作韵的名称叫做韵目。每一声调之内的韵都按一定的次序排列如东第一冬第二董第一肿第二等等。每个韵内部的字按同音关系放在一块编成字组叫做小韵。小韵之间用圆圈互相隔开。在每个小韵的第一个字下用反切注上这组同音字的读音。这就是《广韵》一书的编排方式。如果《广韵》或《切韵》的编者在用反切注音的时候同声母的字都用同一个反切上字同韵母的字都用同一个反切下字那末它们的声韵类别可以一望而知就用不着后代人来考证了。可惜不论《切韵》还是《广韵》在注音的时候都采取一种自由方式随便取字。拿反切上字来说吧不论《广韵》还是《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都用了四百多个比《切韵》的声母数目多十倍还有余。再加上一个韵并不一定就是一个韵母有时包含好几个韵母。这就给我们考求《切韵》的声韵类别造成了困难。清末人陈澧根据反切的原理创造了反切系联法对考求《广韵》的声韵母作出了重要贡献。反切的构成从原则说反切上字和被切字同声母反切下字和被切字同韵母。陈澧就是根据这个原则发明了用系联反切上下字的办法来考求《广韵》的声韵母。他订下了下面三条基本原则。1.反切上字或反切下字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149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