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数学科普读物:逻辑学(下)

数学科普读物:逻辑学(下)

数学科普读物:逻辑学(下)

fffttt
2008-06-2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数学科普读物:逻辑学(下)pdf》,可适用于教育、出版领域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出版说明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今年着手分辑刊行。限于目前印制能力现在刊行五十种今后打算逐年陆续汇印经过若干年后当能显出系统性来由于采用原纸型译文未能重新校订体例也不完全统一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其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式删除。读书界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读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需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商务印书馆编辑部年月CwFHegelWISSENSCHAFTDERLOGIK根据莱比锡迈纳出版社年版《黑格尔全集》第四、五卷译出黑格尔的《逻辑学》通称”大逻辑”以别于《哲学全书》中的第一部分“逻辑学”即通称的”小逻辑”。《逻辑学》共分”有论”、“本质论”和”概念论”三编前两编合称客观逻辑分别出版于年和年第三编称主观逻辑出版于年。全书三编出版后黑格尔又着手修订仅完成了第一编“有论”部分。黑格尔著作共有三种全集本即米希勒本格罗克纳本和拉松本。中译本依拉松本的编例以“有论”为上卷”本质论”和“概念论”为下卷。译文亦以拉松本为主要依据并参考了格罗克纳本。译者撰有长篇后记附刊于下卷。中译本就列宁在《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中所摘部分将《列宁全集》第三十八卷的页码一一标出以便读者查考又为了读者查对列宁所据米希勒本德文原文的便利本书逐页加注了这个版本的页码另编米希勒本和拉松本页码对照表分别附于上下卷的编末。逻辑学(下)第二编本质论有之真理是本质①有是直接的东西。由于知耍认识真的东西即自在和自为之有那样的东西所川知并不停留在直接的东西及其规定上而是透过直接的东西深入里面认定在这个有的后面还有某种不同于有本身的他物认定这种背景构成了有之真理。这种认识是间接的知因为它不是直接在本质那里、在本质之中而是从一个他物、从有开始并且要通过一条先行的道路即超出有之外或者不如说进入有之内的道路。由于知先从直接的有使自身内在化它才通过这个中介找到了本质。语言用有Sein这个助动词把本质Wesen保留在过去式“曾有”“gcwesen)里因为本质是过去的有但非时间上过去的有。②这一运动彼设想为知的道路即从有开始进而扬弃有达到一个有了中介的东西即本质的道路便似乎是认识的活动这种活动对有说来好像是外在的并且与有自己的本性不相干。③然而这一过程正是有自身的运动。有在这一过程里表明它由于它的本性把自身内在化了并且由于进入自身而变成了本质。所以假如说绝对物以前曾被规定为有那么它现在就被规定为本质了。认识总之不能停留在繁复多佯的实有上而且也不能停留在有上停留在纯有上这就立刻促使反思说这个纯有、即一切有限物之否定以一种内在化和运动为前提这一内在化和运动把直接的实有纯化为纯有。有因此将被规定为本质被规定为一个这样的有即一切被规定物及有限物在它那里都被否定了。这样它就是无规定的、单纯的统一体有了规定的东西便以外在的方式从它那里被拿掉了对这个统一体说来那有了规定的东西本身就是一个外在物并且在拿掉之后仍然与这个统一体相对立因为它并非就其自身说而是相对地、即仅仅就其与统一物的关系说被扬弃了。前面已经说过假如纯本质被规定为一切实在物的总体那么这些实在物便仍然隶属于规定性和进行抽象的反思之下而这一总体便归结为空洞的单纯性。就这种方式而言本质便只是一个产物一个被造出来的东西。外在的否定乃是抽象它只是从那个剩余下来作为本质的东西里抽掉有之各种规定性这似乎总之只是把那些规定性安置在另一个地方让它们始终是有之规定性。但是就这种方式说来本质自身既非自在的也非自为的它乃由于一个他物、即外在的、进行抽象的反思而有的并且是为一个他物即为被抽象过的事物总之是为那个仍然与它相对立的有的事物而有的。因此本质在它的规定中就是自身僵死的、空洞的无规定性。①但是本质之所以是本质如它在这里所成为的那样不是由于对它说来是外来陌生的否定性而是由于它自己的运动即有之无限运动。它是自在自为之有:绝对的自在之有因为它对有之一切规定性都漠不相关干脆扬弃了他有及对他物的关系。但是它又不仅是这个自在之有作为单纯的①参看《列宁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以下只注页码不重列书名和卷数。②参看《列宁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以下只注页码不重列书名和卷数。③参看《列宁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以下只注页码不重列书名和卷数。①参看第页。自在之有它便会仅仅是纯本质的抽象然而它在本质上又是自为之有它本身就是这个否定性是他有及规定性的自身扬弃。本质作为有之完全回归到自己首先是不曾规定的本质有之规定性在本质中是被扬弃了本质目在地包含着规定性而并非规定性像是在本质那里建立起来似的。和自己的这种单纯性在一起①绝对的本质并没有实有。但是它必须过渡为实有因为它是自在自为之有即是说它把它自在地包含着的各种规定区别开来因为它是它对自己的排斥或对自己的漠不相关即对自身的否定关系于是它把自己和自己对立起来了并且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即本质在自己与自己相区别之中而叉和自己统一时它才是无限的自为之有。这样来进行规定与在有之范围中进行规定性质就不相同而本质之各种规定也有比有之规定性不同的特性。本质是自在之有②和自为之有的绝对统一体它之进行规定因此仍然在这个统一体之中既不是变也不是过渡至于规定本身则既不是一个作为他物那样的他物也不是对他物的关系那些规定是独立物但又只是这样的独立物即它们彼此又是在统一之中的。由于本质最初是单纯的否定性那么为了给与自己以实有然后给予实有的自为之有本质便必须在自己的范围内把它原来只是自在地包含着的规定性建立起来了。本质在整体中就是量在有之范围中所曾经是的东西即对界限绝对漠不相关。但是量之成为这样漠不相关的东西是在直接的规定之中在量那里的界限是直接的外在规定性它过渡为量外在的界限对量是必需的并且在量那里是有的。反之在本质那里却议有规定性它只是由本质自身建立起来的不自由而只是在对它的统一物的关系之中。本质的否定性即是反思而规定即是曾被反思的由本质自身建立起来井在本质中作为被扬弃者而存留下来。①本质处于有和概念之间构成两者的中项和本质的运动即从有到概念的过渡。本质是自在一自为之有但这是在自在之有的规定之中因为本质的一般规定必须是从有而来或者说必须是有之第一个否定。本质的运动就在于耍在有那里建立否定或规定从而给自己以实有并把它自在地所是的东西变成无限的自为之有。于是它给予自己的实有就等于它的自在之有并且变为概念。因为概念是绝对物正如本质在其实有中是绝对的或说是自在自为的那样。但是本质给予自己的实有还并非像自在自为那样的实有而是像本质所给予它自己的那样的实有或者说像本质所建立的实有因此它还与概念的实有相区别。本质首先在自身中映现scheint自己或者说是反思其次它显现erscheint第三它启示自身。它在它的运动中给自己建立以下规定:①Ⅰ作为在本身以内的规定中的单纯的、自在的本质Ⅱ作为实有而出现或者说按照其存在和现象而出现Ⅲ作为与其现象合一的本质即作为现实。①参看第页。②之有二字据拉松本补。译者①参看第页。①参看第页。第一部分作为反思自身的本质本质从有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它并非直接是白在自为的而是那种运动的结果。或者说本质首先彼当作是直接物于是它便是一个规定了的实有与另一实有对立它只是对非本质的实有才是本质的实有。但是本质又是自在自为扬弃了的有而与它对立的却只是映现。然而映现义是本质自己的建立。本质首先是反思。反思规定自身它的规定是建立起来的有这个建立起来的有同时又是自身反思其次要考察的是这些反思规定或本质性。第三本质作为进行规定的自身反思把自己造成为根据并且过渡为存在和现象。第一章映象从有发生出来的本质映现为与有对立这个直接的有首先是非本质的。其次然而它又不止于仅仅是非本质的东西它是无本质的有是映象。第三这个映象不是一个外在的、不同于本质的东西而是它自己的映象。本质自身中的映象是反思。甲、①本质的与非本质的本质是扬弃了的有。它是单纯的自身等同但在这种情况下它是有之范围的一般否定。这样本质就与直接性对立它是从这样的直接性里变出来的而且直接性在这种扬弃中保存和维持了自己。在这种规定中本质自身是有的、直接的本质而有在与本质的关系中则只是一个否定物本质并非自在自为的于是本质乃是一种规定了的否定。有与本质以这种方式一般相互作为他物而彼此相关因为两者都各自具有一个有、一个直接性而叉各自漠不相关并且都依照这个有而具备同等的价值。但是有在与本质的对立之中同时又是非本质的东西它以被扬弃了这一规定与本质对立。由于它毕竟不过一般地作为一个他物而与本质相关所以本质也不真正是本质而只是另一规定了的实有即本质的东西。由于本质像最初那样作为直接的、有的东西从而只波规定为与有对立的他物于是本质的和非本质的东西之区别就使本质重又回到实有的范围里去了。实有的范围因此便有了基础而且那个在此实有中的有就是自在自为之有它是进一步的规定外在于实有本身反过来说本质固然是自在自为之有但这也只是就规定的场合对其他的自在肉为之有而言。因此由于一个本质的东西和一个非本质的东西是在一个实有那里而相区别的所以这个区别是一种外在的建立是把实有的一部分从另一部分隔离出来而不触及实有本身是归入一个第三者的分离。哪一个是属于本质的或非本质的东西在那里却并不曾规定。造成本质或非本质东西的是任何一种外在的场合或考察因此必须把同一内容时而看作是本质的时而看作是非①参看第页。本质的。假如更确切地考察一下则本质之所以变为仅仅是与一个非本质的东西对立的一个本质的东西是由于本质仅仅被当作是扬弃了的有或实有。本质就这种方式说便只是第一次否定或说是规定性那样的否定通过这种否定有只会变成实有实有只会变成一个他物。但是本质却是有之绝对否定性它就是有本身但不仅被规定为一个他物而且是有这个有无论是作为直接的有或是作为直接的否定作为带着一个他有那样的否定都是把自身扬弃了的。因此有或实有并不把自身保持为他物因为有了本质那个与本质还相区别的直接物也不仅仅是一个非本质的实有而且是自在自为的、无的直接物它只是一个非本质只是映象。乙、①映象有是映象。映象之有全在于有之被扬弃在于有之虚无。有在本质中便有了这种虚无而在有之虚无以外在本质以外便没有映象。映象是作为否定物而建立的否定物。映象是从有之范围里还剩下来的全部余留。但映象映现得还有独立于本质的、直接的一面并且总是本质的一个他物他物一般包含实有和非实有两个环节。②非本质的东西由于它不再具有一个有所以对它说来从他有那里留下来的便只是纯非有环节映象在有之规定性中之所以是这种直接的非实有是因为它只是在对他物的关系中即在它的非实有中才具有实有即仅仅在它的否定中才有的那个非独立物。于是在它那里只留下了直接性的纯粹规定性这却是作为反思的直接性即仅仅以直接性的否定为中介才有的这种直接性与它的中介对比起来除了非实有的直接性这种空洞规定而外便什么也没有。③这样映象便是怀疑论的现象或者说唯心论的现象也是这样一个直接性它既非某物也非事物总之不会是在共规定性和对主体的关系以外那样一个漠不相关的有。怀疑论不容许自己说“有物”近代唯心论不容许自己把认识看作是关于“自在之物”的知识怀疑论的映象总之不该具有一个有的基础在近代唯心论的认识里不应出现自在之物。但是怀疑论同时又容许它的映象有多种多样的规定或者不如说它的映象以整个世界的丰富多彩为内容。同样唯心论的现象把全部多种多样的规定性都掌握在现象自身之内。前者的映象和后者的现象被直按规定得如此多种多样这种内容尽管可以没有有、没有事物或自在之物作基础它对自己说来仍然是原来的样子它只是从有转移为映象以致映象便在本身之内有了那些多种多样的规定性它们是直接的、有的、互为他物的。所以映象本身便是直接规定了的东西。映象可以具有这样、那样的内容但是无论它具有什么样的内容却都不是由它本身建立起来的而是它直接就具有的。不论莱布尼茨、或康德、费希特的唯心论或者唯心论的其他形式也和怀疑论一样极少超得出作为规定性那样的有极少超得出那种直接性。怀疑论使映象的内容对它是现①参看第页。②参看第页。③参看第页。成的对怀疑论说来无论映象具有什么内容那都是直接的。莱布尼茨的单子是从本身发展出它的表象但是单子并非创生的和融化的力量那些表象在单子里正像泡沫那样什腾表象互相间都是漠不相关的、直接的即使对单子本身也如此。康德的现象也同样是一个现成的知觉内容这种内容以主体的感受、规定为前提这些感受、规定对自身和对主体都是直接的费希特唯心论的无限冲动当然会没有自在之物作基础以便它在自我中纯粹成为一种规定性。自我把这种规定性变成自己的并扬弃其外在性但是这种规定性对自我说来同时又是直接的是自我的一个限制自我能够超越这个限制但是这个限制却在自身中具有漠不相关的一面依据这一面限制尽管在自我之中却包含着自我的直接的非有。所以映象包含着一个直接的前提一个独立于本质的方面。但是由于映象与本质相区别关于映象便无法指明它是扬弃自身并回归到本质因为有是整个儿回归到本质的映象是自在的无的东西可以指明的只是:*把映象从本质区别开的规定就是本质自身的规定再者本质的这种规定性即映象是在本质自身中被扬弃的。①构成映象的是非有的直接性这个非有不过是在它本身中的本质的否定性。有就是本质中的非有。它的自在的虚无就是本质自身的否定的本性。但是这个非有所包含的直接性和漠不相关性就是本质白己的绝对的自在之有。本质的否定性是它的自身等同或说它的单纯的直接性和漠不相关性。由于本质在它的无限否定性中具有这种自身等同有就在本质中保持着自身因此本质自身就是有。直接性在那与本质对立的映象中具有规定性因此它不过是本质自己的直接性但不是有之直接性而完全是有了中介的、或说反思的直接性这就是映象有不作为有而只是作为有之规定性与中介对立:有作为环节。②虚无但是作为长住不灭有但是作为环节或者说是自在之有的否定性和反思的直接性:这两个环节构成映象的环节因而也就是本质自身的环节当前现在的并不是在本质中的有之映象或在有中的本质之映象本质中的映象不是一个他物的映象而是自在的映象即本质自身的映象。③映象是在有之规定性中的本质自身。本质所借以具有一个映象的那个东西就是本质自身规定并从而与其绝对统一体区别开来的那个东西。但是这种规定性在统一体本身中也同样全然被扬弃了。因为本质就是借共否定而有的那个独立物它本身就是那个否定风自身为中介所以本质就是绝对否定性和直接性的同一统一体。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其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归到自身。映象是否定物这个否定物具有一个有但映象又是在一个他物中在自己的否定中映象是非独立性它在自身中被扬弃并且是虚无的。所以映象是回到自身的否定物是作为在其自身中非独立物那样的非独立物。否定①参看第页。②参看第页。③参看第页。物或非独立性的这种对自身的关系是它的直接性直接性是不同子否定物自身的一个东西直接性是否定物对自身的规定性或者说直接性是对否定物的否定。但是对否定物的否定就是只与其自身相关的否定性是规定性本身的绝对杨弃。所以在本质中的映象是一种规定性而这种规定性是无限的规定性。它是那种只与自身消融的否定物所以它是这样的规定性即它是独立性而叉不曾被规定。反过来说独立性作为自身相关的直接性也同样完全是规定性和环节并且只是与自身相关的否定性。这个否定性与直接性同一这样直接性也与否定性同一这个否定性和直接性就是本质。①因此映象就是本质自身但这是在一种规定性中的本质这样这种规定性就只是本质的一个环节而本质则是其在自身中的映现(Scheinen)在有之范围内发生了非有它同样是直接物而与作为直接物的有对立两者的真理就是变。在本质的范围内首先对立的是本质和非本质的东西然后是本质和映象而非本质的东西及映象则是有之剩余。但是这两者以及本质和它们的区别都不过是以下一点即:本质将首先被当作是一个直接物而不是像它是自在的那样就是说不足作为纯中介或绝对否定性那样的直接性。于是那一个直接性仅仅是直接性的规定性。因此本质的这种规定性之扬弃不过显示出非本质的东西仅仅是映象①而本质则不如说是在其自身中就包含着映象作为自身中的无限运动这个运动规定本质的直接性为否定性本质的否定性为直接性这样这个运动也就是本质自身中的映现。本质在它的这个自身运动中就是反思。丙、反思映象是和反思同一个东西但映象却是直接的反思映象进入自身因而就其直接性说是异化了的对于这个映象我们用了一个外来语即反思Reflexion。本质是反思即变和过渡的运动它在自身中仍然存留下来其中被区别开的东西完全被规定为只是自在的否定物即映象。在有之变中有为规定性作基础而规定性则是对他物的关系。反之进行反思的运动则是作为自在的否定那样的他物这种否定只是作为自己与自己相关的否定时才具有一个有。或者说由于这种对自身的关系正是否定的否定所以这里便何了作为否定的否定它作为这样一个东西即在其被否定中具有其有即作为映象。所以他物在这里不是连同否定或界限在一起之有而是连同否定在一起之否定。但是与这个他物对立的最初的东西即直接物或有只是否定与自身的这种等同即否定了的否定即绝对否定性。这种与自身的等同或说直接性因此就不是一个最初的东西可以从它那里出发并过渡为它的否定它也不是一个现有基质会通过反思而运动不如说直接性只是这个运动本身。因此①本质中的变即本质的反思运动是一种从无到无并从而回到自①参看第页。①参看第页。①参看第页。己本身的运动。过渡或变在其过渡中便扬弃了自身在这过渡中变的他物不是一个有之非有而是一个无之无后者必定是一个无的否定却构成了有。有仅仅作为无到无的运动这样它就是本质本质并不在自身中具有这个运动而就是这个运动作为绝对的映象本身即纯否定性在它以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否定它而它则只否定其否定物本身那个否定物是只在这种否定中才有的。这种纯粹的绝对反思是从无到无的运动它对自身作了进一步的规定。它首先是建立的反思其次它造成事先建立的直接物的开端并且这样它就是外在的反思。但是第三它扬弃这种事先建立并且由于它在扬弃事先建立之中同时又在进行事先建立所以它是进行规定的反思。建立的反思映象是无物或无本质但这个无物或无本质并非在一个它借以映现出来的他物中具有其有而它的有却是它自己与自己的等同否定物和自身这样的交换曾把自己规定为本质的绝对反思。所以这个自己与自己相关的否定性便是它本身的否定。因此它之是扬弃了的否定性也总与它之是否定性一样。或者说它本身是否定物是单纯的自身等同或直接性。所以它之存在就在于它自身和非它自身而且是在一个统一体中。反思首先是无到无的运动即是与自身消融的否定。这种与自身的消融总之是与自身的单纯等同是直接性。但是这种融合不是否定过渡为与自身的等同像否定之过渡为它的他有那样而反思则是过渡作为过渡之杨弃因为反恩是否定物与它本身直接的融合所以这种消融第一是与自身的等同或说直接性但是其次这种直接性又是否定物与自身的等同即自身否定的等同直接性自在地是否定物是它本身的否定物它是这个它所不是的东西。所以否定物对自身的关系就是它到自身的回归这种关系是作为否定物之扬弃那样的直接性但是直接性绝对只是作为这种关系或说作为从一个否定物的回归即自身扬弃的直接性。以上所说就是建立之有直接性纯粹只作为规定性或作为自身反思。这种直接性只是作为否定物到自身的回归它是那样的直接性即:它构成映象的规定性而且以前反思运动就像是从它开始的。从这种直接性开始并不能够不如说它不过作为回归或作为反思本身。由于反思是回归所以它是运动而运动就唯在于是能开始或能回归那样的东西。由于反思是作为回归那样直接性它就是建立这就是说当前并没有一个他物既没有反思从那里出来也没有反思回到那里去的那样一个他物所以反思只是作为它自己的回归或否定物。但是还有一点即这种直接性是扬弃了的否定和扬弃了的自身回归。反思作为否定物的扬弃是它的他物的、即直接性的扬弃。由于它是作为一种回归作为否定物与自身消融那样的直接性所以它也是作为否定物那样的否定物之否定。这样它便是事先建立。或者说直接性作为回归只是它本身的否定物只是这个并非直接性的东西但反思却是否定物本身的扬弃它是与自身的消融所以它扬弃它的建立而且由于它在其建立中是建立的扬弃它便是事先建立。在事先建立中反思把自身回归规定为它自身的否定物规定为其扬弃就是本质的那个东西。后者是它对自身的态度但它对自身也和对它的否定物一样只有这样它才是自身长在的、自己与自己相关的否定性。总之直接性只是作为回归而出现并且是那样一个否定物即开始的映象而映象则将被回归所否定。本质的回归因此就是映象自己对白己的排斥。或者说自身反思本质上就是某个东西的事先建立反思从这个东西出来就是回归。那某个东西就是它与自身等同的杨弃只有通过这种扬弃本质才与自身等同它把自身事先建立起来而这种事先建立之扬弃就是它本身反过来说它的事先建立的这种扬弃也就是事先扬弃本身。于是反思面对着一个直接物反思超出它并从它那里出来便是回归。但这种回归仅仅是面对之物的事先建立。这个面对之物仅仅在于它之将被离开它的直接性是被扬弃的直接性。反之被扬弃的直接性又是回归自身是本质在自身那里的到达是单纯的、自身等同的有。因此这种在自身那里的到达就是这个到达自身的扬弃和自己排斥自己的、事先建立的反思而反思的自身排斥就是在自身那里的到达。依据上述的考察反思运动便必须看作是自身中绝对的反推动。因为自身回归的事先建立本质就从那样的东西里出来尔后才是这种回归一一只在回归本身之中。反思从之开始的那个直接物的超越毕竟是由于这种超越才有的对直接物的超越就是到达直接物那里。作为前进的那种运动直接倒转入自身之内并且这样便只是自身运动出自本身的运动在这种情况下建立的反思就是事先建立的而作为事先建立的反思又恰恰是建立的。所以反思既是自身又是自己的非有并且由于它是自己的否定物它就只是它本身因为只有这样否定物之杨弃才同时是与自身的消融。直接性作为扬弃便事先建立自身它完全只是作为建立起来之有作为自在的已被扬弃的东西与自身回归并无差异并且本身只是这种回归但它同时又被规定为否定物直接与一物对立即与一他物对立。这样反思就被规定了由于反思依据这种规定而具有一种事先建立并且从直接物即从自己的他物开始它就是外在的反思。外在的反思反思作为绝对的反思是在本身中映现着的本质并且把自身只事先建立为映象为建立起来之有它作为事先建立的就直接方面说仅仅是建立的反思。但外在的或实在的反思又把自身事先建立为被扬弃之物即自己的否定物。它在这一规定中二重化了一方面作为事先建立的东西或说自身反思即直接物。另一方面它又是自己与自己否定地相关的反思它与自身的相关就像与自己的那个非有之相关一样。因此外在的反思事先建立一个有但首先并不是这样的意思即:这个有之直接性只是建立起来之有或环节而不如说这种直接性乃是自身关系而规定性则仅仅作为环节。外在反思与其事先建立之相关是这样的即:这种事先建立乃是反思的否定物但这样一来这个否定物作为否定物又被扬弃了。一一反思在其建立中直接扬弃其建立于是它便有了一个直接的事先建立。它所面对的建立是这样一个东西即它从那里开始并从那里它才是自身回归是它的这个否定物之否定。但是因为事先建立的东西只是一个否定物或建立起来的东西上述的东西便毫不相干后者的规定性只属于建立的反思但在事先建立的东西中建立起来之有却只作为被扬弃的东两。外在反思在直接物中所规定和建立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对直接物说来便是外在的规定。在有之范围里反思曾是无限物有限物被当作是第一位的、实在的它作为基础并且作为长留的基础从那里开始而无限物则是与此对立的自身反思。这种外在反思就是推论在此推论中两端是直接物和自身反思推论的中项使是两端的关系即被规定的直接物于是中项的一部分即直接性只适于一端另一部分即规定性或说否定也只适于另一端。但是较仔细考察一下外在反思它其次便是直接物之建立后者在这种情况就将是否定物或规定物但外在反思又直接是它这种建立的扬弃因为它事先建立直接物它在否定中便是它的这种否定之否定。但它又因此便直接同样是其否定的直接物之建立、扬弃它从这个直接物开始映现就像从一个异己之物开始映现那样而这个直接物也只是以反思开始才有的。直接物以这种方式不仅自在地即为我们或在外在反思中与反思是同一的东西而且直接物也是建立起来的同为它是同一的。它就是由于反思而被规定为否定物或反思的他物。但否定这一规定的就是反思本身。反思的外在性因此与直接物对立被扬弃了其自身否定的建立就是它与它自己的否定物即与直接物的消融而且这种消融基本上就是直接性本身。这样当前外在的反思就并不是外在的而同样是直接性本身的内在固有的反思或者说当前由于建立的反思而有的那个东西就是自在自为之有的本质。所以它是进行规定的反思。注释①反思通常是以主观的意义被认为是判断力的运动判断力超出某一个直接的表象为这个表象寻找普遍的规定或者把那些规定与表象进行比较。康德把进行反思的判断力与进行规定的判断力对立起来(见《判断力批判》导论XXIII及以下)①。他所下的定义是:判断力一般是招特殊包涵在普遍之下来思维的机能。假如已有了普遍的(规则、原理、规律)那么把特殊包括在它之下的判断力就是进行规定的。但已有的昔只是特殊的判断力还要为它去寻找那普遍的那么这判断力就是进行反思的。反思在这里因此也同样超出一个直接物而到达普遍的东西。直接物一部分只是由于它与它的普通的东西的关系才被规定为特殊的它自为地只是个别的东西或直接的有物。但另一部分它相关的东西即它的普遍的东西、它的规则、原则规律则是自身反思的、自己与自己相关的东西即本质或本质的东西。②但是这里所谈的既不是意识的反思也不是以特殊与普遍为其规定的①参看第页。①见宗白华译木商务印书馆版第页。译者②参看第页。那种较确定的知性反思而是一般反思。康德把为已有的特殊去寻找普遍归之于一种反思那种反思显然同样也只是外在的反思它与直接物相关就像与一个已有的东西相关那样。但是绝对反思的概念也包涵在那里面因为普遍的东西、原则或规则和规律(反思在进行规定中就是耍到它那里而前进的)被当作是用以开始的那个直接物的本质因此那个直接物被当作是虚无的而从直接物的回归即反思进行规定才被当作是直接物依据其真正的有之建立所以反恩对它进行活动的那个东西风及由反思而来的规定对那个直接物说来并不被当作是一个外在的东西而被当作是它自己的有。近代哲学有一时期谴责反思的一切毛病成了时髦反思及其进行规定都被认为是绝对观察法的完全反对物、世世代代的敌人。这虽然是说一般的反思但也指外在的反思。事实上这也涉及进行思维的反思因为它所持的态度是外在的完全从一个已有的、异己的直接物出发并且认为自己只像是一个徒具形式的行动从外面接受内容和质料而就自身说则只是被内容和质料所制约的运动。一一再者如在下面进行规定的反思一节所将更详细陈述的经过反思的规定比起仅仅是有之直接规定来另是一种。后者较容易被承认为暂时的、仅仅们对的、处于与他物的关系之中而经过反思的规定则具有自在自为之有的形式因此后者把自身主张为本质的不唯不过渡为自己的对立物反而表现为绝对的、自由的、相互漠不相关的。经过反思的规定因此顽强抗拒自己的运动它们的有是它们在其规定性中与自身的同一依据这个同一性尽管它们相互事先建上而在这种关系中它们仍各自全然保持分离。进行规定的反思进行规定的反思总之是建立的和外在的反思的统一体。这一点须要更仔细考察一下。外在的反思从直接的有开始建立的反思从无开始。外在的反思变为进行规定的它建立一个他物(但这他物即是本质)来代替扬弃了的有建立并不建立其规定以代替一个他物它并没有事先建立。但因此它就不是完成的、进行规定的反思它所建立的规定因此只是一个建立起来的东西后者是直接物但不等同于自身而对自身加以否定它具有与自身回归的绝对关系它只是在自身反思之中但不是这个反思本身。因此建立起来的东西是一个他物但这样却须绝对保持反思与自身的等同因为建立起来的东西只是作为扬弃了的东西作为与自身回归的关系。在有之范围中实有曾是在自己那里具有否定的那种有而有则是这个否定的地盘和耍秦所以这个否定也曾是直接的。在本质范围中与实有相应的是建立起来之有。它同样是一个实有但它的地盘是作为本质或作为纯否定性那样的有它是一个规定性或否定不是作为有的而是直接作为被扬弃的。实有只是建立起来之有这是关于实有的本质的命题。建立起来之有一方面与实有对立另一方面与本质对立并且必须披看作是中项它把实有和本质联结起来反之它又把本质和实有联结起来。假如说一个规定只是一个建立起来之有那么这个建立起来之有因此便能够具有双重意义规定是这个建立起来之有在与实有的对立之中或在与本质的对立之中。在前一意义之中实有被当作比建立起来之有较高的某种东西而建立起来之有则被归之于外在的反思或说主观的东西。但事实上建立起来之有却是较高的东西因为作为建立起来之有实有便作为是自在的那样的东西作为否定物是一个全然只与自身回归曾经相关的东西。因此就本质的观点说建立起来之有只是一个建立起来之有作为已回归到自身之中的否定。建立起来之有还不是反思规定:它只是作为一般否定那样的规定性。但建立现在却是在与外在反思的统一之中外在反思在这个统一中是绝对的事先建立即反思的自身排斥或规定性本身的建立。建立起来之有作为一个这样的东西因此就是否定但作为事先建立的东西否定就作为自身反思的了。这样建立起来之有就是反思规定。反思规定是与有、质的规定性相区别的规定性是对一般他物的直接关系建立起来之有也是对他物的关系但那是对自身反思之有的关系。否定作为质是作为有那样的否定有构成否定的基础和要素。反之反思规定却以自身反思之有作这种基础。建立起来之有之所以把自身固定为规定恰恰因为反思在其否定了的有中是与自身的等同它的否定了的有因此本身就是自身反思。规定的保持在这里并不由于有而是由于它与自身的等同。因为负荷着质的有与否定的有并不等同所以质自身并不等同因而是正在过渡的、消逝于他物的一个环节。反之反思规定是作为否定那样的建立起来之有否定以被否定了的有为其基础它本身井非不等同的因此便是本质的、不过渡的规定性反思的自身等同所具有的否定物只是作为否定物作为被扬弃的或建立起来的东西这种反思的自身等同便对否定物提供了持续的存在。反思规定由于这种自身反思而表现为各种自由的本质性(Wesenheit)相互没有吸引或排斥在虚空中荡漾。规定性在那些本质性之中由于对自身的关系便牢固了并且无限地固定下来了正是被规定的东西把它的过渡和它的仅仅是建立起来之有屈服于自身之下或者把它的在他物中的反思颠转为自身反思。因此这些规定便构成被规定了的映象而这个映象既然是在本质之中这些规定也就构成了本质的映象。由于这个理由进行规定的反思便是到了自身以外的反思本质与自身的等同便消失于否定之中而否定则是占统治地位的。于是在反思规定中便有了两个首先互相区别的两个方面。第一反思规定是建立起来之有即否定本身第二反思规定是自身反思。就建立起来之有那个方面说反恩规定是作为否定那样的否定建立起来之有因此就已经是反思规定与其自身的统一。但反思规定仅仅自在地方是建立起来之有换句话说它是这样的直接物即作为在建立起来之有中扬弃自身或作为其自身的他物。在这种情况下反思就停留在自身中进行规定。本质在那里并不走出自身以外各种区别都绝对建立起来#退回到本质中去。但是就另一个方面说那些区别却并未建立起来而是在自身中反思作为否定那样的否定是在与它自身的等同中反思而不是在它的他物中、在它的非有中反思。现在由于反思规定既是反思的自身关系又是建立起来之有这样它的本性便从而立刻得到更确切的明了。作为建立起来之有它就是否定本身是与一个他物对立、即与绝对的自身反思或说本质对立那样的一个非有。但作为自身关系它又是自身反思的。一它的这个反思和那个建立起来之有是差异的。它的建立起来之有不如说是它的被扬弃之有但它自身反思之有却是它的持续存在。由于现在建立起来之有同时又是自身反思所以反思规定性就是在自身中对它的他有的关系。它不是作为一个有的、静止的规定性来与一个他物相关以致相关者及其关系也各自差异而相关者乃是一个内在之有的东西一个某物它把它的他物和与这个他物的关系都从自身排斥出去。与上述的相反反思规定乃是在它自身中规定的方面和这个规定方面作为规定方面的关系即对它的否定的关系。质由于它的关系而过渡为他物在它的关系中它的变化就开始了。反之反恩规定却把它的他有撤退到自身中去了。它是建立起来之有是否定但这个否定义把对他物的关系折回到自身中去而且否定是自身等同的是它自身及它的他物之统一而且只有这样一来它才是本质性。所以反思规定是建立起来之有是否定但作为自身反思它又是这个建立起来之有的扬弃是无限的自身关系。第二章本质性或反思规定反思是被规定了的反思所以本质也就是被规定了的本质或者说它是本质性。①反思是本质在自身中的映现。本质作为无限的自身回归不是直接的而是否定的单纯性*它是通过有区别的环节的一种运动是绝对的自身中介。但是它映现在自己的环节里因此这些环节是自身反思的规定。本质首先是单纯的自身关系是纯粹的*同一性。这一点是本质的规定就这一规定说本质不如说是无规定性。其次真正的规定是*区别诚然它一方面是外在的或漠不相关的区别即一般的差异但别一方面则是对立的差异或说对立。第三对立作为*矛盾便在自身中反思自身并且回到它的②根据里去。注释反思规定以前通常是以命题的形式而被接受的说它们可以对一切都运用。这些命题被当作是普遍的思维规律为一切思维的基础就它们本身说是绝对而又无法证明的但每一个把握到它们的意义的思维又都立刻毫无反对地承认并接受其为真。③同一性这一本质的规定在命题里便是这样说的:一切事物都是与它自身等同的A=A。或者从反面说:A不能同时既是A又不是A。一下子并看不出为什么只有这些简单的反思规定才该被包括到这些特殊形式中去而其他范畴如有之范围内的一切规定性却不曾也包括进去。假如是后一种情况那就会出现例如:一切皆有一切皆具有一实有等等或一切皆具有一个质、量等等命题。因为有、实有等等作为一般逻辑规定是一切事物的宾词。范畴就其字源和亚里士多德的定义说是关于“有”之事物有所述说、有所上张那样的东西。然而“有”之一个规定性本质上是到对立物的一个过渡每一规定性的否定规定性也和它本身同样是必要的作为直接规定性每一个都与另一个直接对立。因此假如这些范畴被包括到这样的命题里那么对立的命题也就会同样出现两者都以同等的必然性把自己提供出来它们至少有同等权利作为直接的断言。这样一来这一命题就会对那一命题要求证明因此这些断言都不能再适合于各思维规律的直接真实和无可反对的特色。与此相反反思规定并不属于质的一类。它们是自身相关的规定从而同时也是摆脱了对他物的规定性那样的规定。再者由于这样的规定性本身就是自在的关系所以它们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在本身中包涵了命题形式。因为命题之所以区别于判断主耍是由于:在命题中内容本身构成了关系或者说内容就是一种规定了的关系。判断则与此相反它把内容移到宾词里作为普通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是自为的并且与其关系、即简单的系词相区别。假如一个命题要转化为一个判断那么被规定了的内容譬如①参看第页。②参看第页。③参看第页。一个动词便会转化为过去分词用这种方式以便使规定本身与它和一个主词的关系分并。命题形式本身则与此相反最接近反思规定后者是作为自身反思的建立起来之有。不过由于那些反思规定被说成是普遍的思维规律所以它们还需要其关系的主体而这个主体就是:一切事物或一个人这既是指一切的有也是指每一个有。这种命题形式一方面是某种多余的东西反思规定必须就其本身来考察。再者这些命题又有歪曲的一方面即以有、以一切的某物为主词。因此这些命题在心目中重新唤起了有而说出来的却是作为一种质那样的某物的反思规定、同一性等等一种质是某物自身中所具有的这不是用思辨的意义而是说某物仍然是在这样的质中的一个主体作为有之事物不是说某物之过渡为同一性等等正如它之过渡为自己的真理、自己的本质那样。最后反思规定固然具有自身等同的形式因此与他物无关也没有对立但是正如对它们较仔细观察所得的结果那样或者说正如它们作为同一、差异、对立而即刻很明白的那样一一它们是相互规定的由于它们的反思形式它们是不免于过渡和矛盾的。因此一些作为绝对的思维规律而提出来的命题更仔细地看来便是相互对立、相互矛盾、相互扬弃的。①假如一切事物都是和自身同一的那么它们就没有差异没有对立也就没有根据。或者假定说没有两个相同的事物即是说一切都是互相差异的那么A就不等于A那么A也就没有对立等等。假定了这些命题的一个就不能再容许假定另一个。对这些命题作无头脑的考察将它们逐一列举以致它们的出现彼此毫无关系这种考察心目中仅仅只有命题的自身反思之有不注意它们的别的环节即建立起来之有:不注意它们的进入到过渡和自己的否定那样的规定性。甲、同一本质是作为扬弃了的直接性那种单纯直接性。它的否定性就是它的有它在它的绝对否定性中与自身等同通过这种否定性他有和与他物的关系本身都干脆消失于纯粹的自身等同之中。所以①本质就是单纯的自身同一。这种自身同一就是反思的直接性。它不是那种是有或也是无的自身等同而是把自身造成是统一体那样的自身等同不是从一个他物的恢复而是纯粹从自身和在自身内构成即本质的同一。在这种情况下它不是抽象的同一也不是由相对的否定而产生那样的否定是在它外面进行的而且被区别开的东西不过是和它分开而已此外这个被区别的东西始终还是作为有之事物留在它的外面。恰恰相反有和有之一切规定性不是相对地而是自在地扬弃自身:而自在之有的这种单纯否定性就是同一性本身。注释一在上述情况下同一性还总之和本质是同一个东西。①参看第页。①参看第页。停留于外在皮思的思维除了外在反思而外不知有共他思维它认识不到如上所述的同一或说本质那也是一回事。这样的思维心目中总是只有抽象的同一而在这种同一以外和与同一并列的就是区别。这种思维以为理性不过就像一架织布讥在那上面它把经线譬如那就是同一和纬线譬如那就是区别外在地相互连接交织起来:或者也可以说它先是分析地把同一性单独抽出来然后卫在其旁保持着区别先是一个等同的建立然后又是一个不等同的建立当抽去区别时便建立了等同当抽去等同时便建立了不等同。必须把关于理性所作所为是什么的这些说法和意见放在一边因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不过是历史的我们不如说对一切有的事物本身的考察表明:它在它的自身等同中就是不等同而矛盾的并且在它的差异中、在它的矛盾中又与自身同一①它本身就是其一个规定过渡为另一个规定的运动其所以如此是因为每一规定都在自身中是自己的对方。同一性是单纯的自身相关的否定性这个概念不是外在反思的产物而是在有本身中自己产生的。与此相反那种在区别从外的同一和在同一以外的区别却是外在反恩和抽象的产物它们把自身任意固定在漠不相关的差异那一点上了。这种同一最初是本质本身还不是本质的任何规定它是整个的反恩不是反思的已区别开的一个环节。同一作为绝对否定性足直接否定自身的那种否定是一个非有和在发生中便消失了的区别或说是这样进行区别即没有任何东西被它区别开来而它却直接融合于自身。进行区别就是建立作为他物的非有那样的非有。但是他物的非有就是他物的扬弃从而是进行区别这件事本身的扬奔。但是这样一来当前这里进行区别就是作为自身相关的否定性作为它自身的非有那样的非有那样一个非有不是在一个他物中而是在本身中有其非有。所以当前便是自身相关的、反思的区别或说纯粹的、绝对的区别。或者说同一就是自身反思自身反思只有作为内在的排斥才是这样而这个排斥作为自身反思是把自己直接收回自身之内的排斥。因此同一是作为自身同一的区别那样的同一。但区别又只因为它不是同一而是绝对的非同一它才是与自身同一的。但是非同一是绝对的因为它毫不包涵它的他物而只包涵自身即是说因为它是绝对的自身同一。所以同一本身就是绝对的非同一。但另一方面它又是同一的规定。因为作为自身反思它把自身建立为它自己的非有它是整体但它作为反思却把囱身建立为它自己的环节作为建立起来之有它从那里转回到自身。所以只有作为它的环节它才是这样的同一即与绝对区别相对立的单纯与自身等同的规定。注释二我将在这个注释中仔细考察作为同一命题那样的同一那个命题通常被称为第一思维规律。①这个命题的正面说法A=A不过是*同语反复的空话。因此说这条①参看第页。①参看第页。思维规律没有内容引导不出什么东西是对的。空间的同一也是如此那些死抓住这样同一的人以为它本身是某种真的东西老是提出来说同一不是差异而同一与差异是有差异的。他们看不到他们在那里自己也已经在说同一是一个有差异的东西了因为他们说同一是和差异有差异的既然必须承认这一点是同一的本性那么这里便含有这样的意思即:同一并非外在地而是在它本身在它的本性中是有差异的。而且还有一层①由于他们死抓往以差异为其对立面的这个不动的同一所以他们看不到他们这样做时就是把同一造成了片面的规定性而这样的规定并不具有真理。人们也承认同一性命题只表达了片面的规定性*只包含一个抽象的、不完全的真理。但是在这个正确判断中直接便包含这样的意思即:真理只有在同一与差异的统一中才是完全的所以真理唯在于这种统一。既然断舅前一种同一不完全那么在人们心目中就已经浮现着全体这样的完全的东西而同一在和它衡量之下便是不完全的了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固执同一和差异绝对分离而在这种分离中同一又被认为是一个本质的、有效的、真的东西那么人们在这些冲突的断言中所看到的无非是这样的欠缺即不曾把风下的两种想法联系起来一是同一作为抽象的同一是本质的一是它作为这样的同一又是不完全的:这是意识不到否定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9

数学科普读物:逻辑学(下)

仅供在线阅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