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0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祈祷落幕时-东野圭吾

祈祷落幕时-东野圭吾.txt

祈祷落幕时-东野圭吾

余惠风
2016-12-15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祈祷落幕时-东野圭吾txt》,可适用于领域

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作者:東野圭吾isbn:书名: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页数:定价:JPY出版社:講談社装帧:単行本出版年:翻译:七夏小唯《》  即使在数十年后的现在宫本康代还是很清晰的记得那天的事情。  刚进入月不久的时候在秋保温泉做旅馆老板娘的朋友打来了电话。  她说:ldquo能替我雇佣一个女人吗?rdquo  根据老板娘说那个女人好像是看了提供住宿的招女服务员的招聘广告之后过来的。  但是她既没有做服务员的经验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年轻了作为老板娘应该是不会聘用他的。  但是也在犹豫是否要无情的回绝她。  ldquo刚刚跟丈夫分手好像也没有亲人了。来仙台好像是因为以前来旅行过觉得是个很漂亮的城市想着如果能在这里生活就好了。虽然只说了一会话但是个很稳重很好的人哟。再加上是个美女呦。问了下接待客人的工作还是稍微有点的。因此我在想你让她去那边怎么样?rdquo  年龄有岁但看起来要年轻的多。  老板娘说。  康代觉得见一下也好。  她经营了一家小菜馆和小酒吧。  在小酒吧工作的一名女性前几天结婚了就辞职了。  现在只有一个白头发的酒保在是在想着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加之老板娘看人的眼光很可靠。  ldquo明白了先让她来吧rdquo康代对着话筒说。  在那之后大概一个星期后在还没开始营业的小酒吧里见到了那个女人。  正如老板娘说的是个瓜子脸的美女。  说来岁正好比康代小十岁的确看其来要年轻的多。  如果化个妆的话就更耀眼了。  这个女人自报姓名叫田岛百合子。  以前住在东京所以说话没有口音。  接待客人的工作经验还是二十岁出头那是的事情了。  在新宿的俱乐部工作过两年。  父亲因为事故去世了单靠身体虚弱的母亲业余打工生活不下去了。  从那家店辞职是因为后来结婚了。  几年后母亲也因病去世了。  虽然话少但能准确的回答提问用词也很有礼貌。  大概很聪明吧。  能认真的看着对方眼睛说话者一点康代也很满意。  虽然有点缺乏表情变化但也不至于到阴郁。  反倒可能会给男性客人留下面带愁容的感觉。  决定先雇佣一周看一下。  不行的话到那时就结束。  但是康代不由得感觉会进行的很顺利。  问题就是没有住的地方。  行李只有两个大箱子。  ldquo跟丈夫分开后到底打算怎么生活下去呢?rdquo  康代无意识的问道。  田岛百合子一脸沉痛的表情低下头小声嘟哝道对不起。  然后继续说到ldquo只想到先离开家再说。rdquo  应该还有什么很深入的事情吧康代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停止了更深入的探究。  康代一个人住在国见ケ丘的一栋房子里。  早早去世的丈夫同店一起留下来的房子。  由于本来有生孩子的打算所以还有两个房间空出来。  决定其中一间给田岛百合子住。  ldquo等正式上班后再去找房子吧。我有认识的人在房产公司。rdquo  康代说道。  田岛百合子眼含泪光不停的鞠躬说谢谢我会努力的。  就这样田岛百合子开始在康代的店mdashSEVEN里开始工作了。  正如康代当初的直觉她做的很好客人的评价也非常好。  康代去店里看情况的时候白发的老调酒师对康代悄悄说道ldquo是个意外的收获哦。小康。自从百合子来了店里之后店里的气氛都变了。虽然不会说什么风趣幽默的话但是只要她在的地方就会有混合的很好的诱惑力。真的像迷一样总感觉有什么情况啊。适度的拘谨适度的留出空隙她都能掌握的很好。rdquo  店里的氛围在变好这些不用说康代也知道。  马上决定就这样雇佣她吧。  按照说好的两个人去找了房子。  找了几个田岛百合子最终选择了位于宫城野区萩野町的一间公寓。  貌似比较中意铺了榻榻米的和室这一点。  途中康代做了担保人。  在那之后田岛百合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拼命工作。  常客越来越多店里也一直充满生机。  当然虽然为了她而来的的客人有很多。  但是田岛百合子没有被他们捉弄也没有被卷入麻烦这种事。  可能是充分发挥了她年轻的时候做过接待客人的那些经验。  日本整体都被景气的经济包围着。  随着时间流逝店里也一直安定的经营着。  在那期间田岛百合子也好像彻底熟悉了仙台的城镇。  但是有件康代担心的事情。  随着交往时间变厂虽然两人没有聊很多但还是能感觉的到田岛百合子并没有完全对她敞开心扉。  不仅仅是对康代。  对别人也是不让别人看到真正的她。  因为知道那也正是她的魅力所在是店里生意好的一个原因。  所以作为康代心里也有点复杂。  关于田岛百合子离婚的原因并不想说很多。  康代胡乱推测是否是因为丈夫的花心但这一点很快被完全否定了。  于是就这样继续着。  ldquo是我不好是我不够资格作为妻子也好作为母亲也好rdquo这是第一次从她口中说起有孩子这回事。  问了一下是个男孩。  分开的时候岁。  ldquo那样很痛苦吧难道不想见他吗?rdquo  康代问的时候田岛百合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寂寞的笑。  ldquo我没有想见的资格了那种事情决定尽量不去想。归根结底还是没缘分。那个孩子也是。rdquo  康代问能不能让她看一下孩子的照片时田岛百合子摇了摇头。  说一张也没有。  ldquo带了照片的话就永远也忘不掉了rdquo说这个的时候田岛百合子的眼睛里蕴藏着一种令人吃惊的严厉的光芒。  她是一个出奇的认真对自己严格的女人。  康代觉得说不定这种性格正式导致他们夫妻生活破裂的原因。  在那之后田岛野百合在SEVEN工作也有十年多了的时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跟其中一位客人关系很密切。  田岛百合子称呼那位客人为ldquo渡部先生rdquo。  康代也在店里见到过他几次。  总是坐在吧台的角落里边一点一点的喝着掺了很多水的酒边看周刊杂志用耳机听广播。  年龄大概在五十五岁左右标准体型。  可能是从事体力劳动之类的胳膊的肌肉很有力量。  看两个人的样子康代感到两人有不一般的关系就向田岛百合子确认了下。  她十分抱歉的样子同时也承认了跟渡部的关系。  他只要来店里就会留到打烊这一点她也早就察觉到了。  不久之后她也产生了要等他的想法。  田岛百合子对康代道歉说了声对不起。  ldquo为什么要道歉呢?不是很好吗?我也觉得这事对你来说很好啊。对方有家庭吗?没有吧?那样的话就没有任何问题啦。早晚的事不如结婚吧?田岛百合子没有上这个挑逗的当。微微摇了摇头说才不会呢。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好像还是继续着。康代也没有去深究。田岛百合子也不太想说。多半这个叫ldquo渡边rdquo的男人总也有些错综复杂的事情。  不久之后在店里就看不到ldquo渡边rdquo的身影了。  向田岛百合子打听了下说是因为工作原因去了很远的地方。  因为是跟电力相关的工作所以要去各种各样的地方。  田岛百合子出现变化也是在那个时候。  说身体不好而不来上班的次数越来越多。  关于症状的说明也是各种各样。  有时候说是有点发烧了有时候说身体有点发懒。  ldquo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要不去<spanclass='wran'>医院<span>好好检查一下怎么样?rdquo  就算康代这样问她也只是回答了句不要紧的。  事实上没过多久她就来上班了只要来店里她还是跟之前一样很认真的完成工作。  在那段期间ldquo渡部rdquo也回仙台了。  这样一来康代也安心了。  觉得当时她是因为一个人太寂寞了才会身体不舒服。  那样之后又过了很多年。  泡沫经济破裂康代的店也没办法再维持安稳的状态。  要靠味道跟低价拼胜负竞争的店也多了起来。  康代的小菜馆旁边也开了两家牛舌店。  还要来争夺本来就稀少的客户真让人想法牢骚。  小酒馆SEVEN的情况也变得不好了。  田岛百合子又搞坏了身体变得动不动就请假。  不久她对康代说让我辞职吧。  ldquo我这样的状态只会给你添麻烦。我也已经上了年纪还是请你雇佣别人吧。rdquo  这样说着并鞠了个躬。  ldquo你在说什么呢SEVEN是靠你支撑才走到现在的。如果身体不好那就好好休息。一定要好好治。我能等到那个时候。可能是会去雇佣代替的人那也只是暂时代替而已。不说这个你有好好在吃饭吗?看你瘦成这样子helliphelliprdquo  实际上田岛百合子的身体已经瘦到令人心痛的地步了。  面颊消瘦下巴也尖了。  瓜子脸的圆润也消失了。  ldquo不要紧的。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helliphelliprdquo  她声音低沉的说到。  虽然她以前就是个不会显露表情的人但现在看起来变得更缺乏表情了。  想着渡部先生怎么样了就问了下还是回答因为工作去远方了。  康代推测她是否因此更加没精神了。  就这样田岛百合子请了个长假。  在那期间虽然由康代自己在处理两家店的事但忙里偷闲还是会抽空给她打电话有时候还会去公寓看下她的情况。  田岛百合子的身体看起来不太好。  大多数时候是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也没有好好的吃饭。  问她有没有去过<spanclass='wran'>医院<span>她说去了但是也没说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一边想着近期必须带她去<spanclass='wran'>医院<span>看看了一面因为被工作紧逼着实在抽不出那个时间。  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年末了。  一走到外面就会冷的禁不住缩紧脖子的日子也越来越多了。  一年又马上要过了。  那天午后开始下起了小雪。  如果积雪了的话就连身体好的人外出走动也会变得很困难。  因为有点担心田岛百合子康代就打了个电话。  可是电话没有打通。  应该会有铃声响但是没有接。  马上变得不安起来。  康代身上穿了件带帽子的羽绒服脚上穿了双长筒靴就出门了。  田岛百合子一直住在最初入住的萩野町没换过地方。  公寓有两层楼共八个房间。  田岛百合子的房间在二楼的最里面。  康代站在门前按了电铃但是里面没有反应。  信箱里被塞满了邮寄广告和传单。  看到那些康代感到忐忑不安又打了个电话。  接下去的那一瞬间她摒住了呼吸。  因为能听到门的那一头手机在响。  康代敲了敲门ldquo百合子百合子你在吗?在的话回应我一下。rdquo  但是房间里没有人在动的动静。  试着转了下门把手门上着锁。  快速跑下楼梯张望了一下周围发现公寓的墙上挂着房地产公司的牌子就打了个电话。  大约三十分钟后康代和房产公司的员工一起进入了田岛百合子的房间。  开门后最初映入眼帘的是倒在厨房的田岛百合子。  康代一脱下丢开长筒靴就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跑到她跟前抱起了她。  那个身体已经又冷又硬并且轻到令人吃惊。  像蜡一样白的脸上能看到一点点微笑。  康代大声哭了起来。  不久警察就来了。  把田岛百合子的遗体搬出去了。  因为暂且被定为非正常死亡所以有要被解剖的可能性。  听到那句话康代不禁的把头扭到一边ldquo不一定会完好的还回来的。rdquo  一位穿着西装的刑警说。  ldquo应该没必要解剖吧因为室内没有被弄乱所以不是事件而且也很难理解成自杀。rdquo  康代自己也到警察局的接待室接受了问话。  跟田岛百合子的关系呀以及发现尸体的情况等等。  听了她的话ldquo那么说来她没有亲人吗rdquo刑警问道。  ldquo听她是这么说的。同已经分开的丈夫有一个儿子但是应该没有在联系rdquo。  ldquo知道那个儿子的联络方式吗?rdquo  ldquo不知道可能连百合子自己也不知道rdquo  ldquo这样啊rdquo真伤脑筋啊刑警小声的嘟哝了句。  田岛百合子的尸体在第二天被送了回来。  最后还是没有被解剖。  ldquo好像已经死了两天了。做了血液检查没有任何可疑之处。<spanclass='wran'>医院<span>的医生说可能是心力衰竭是不是之前就有心脏方面的问题。rdquo  听了刑警的话后康代感到深深的后悔。  果然还是应该更早点带她去做细致的检查。  康代想着哪怕形式简单也要为她做一场葬礼就直接筹备了起来。  最先通知的人应该是渡部。  田岛百合子的手机已经被警察归还了回来就查了下通讯录。  那里面的名字比预想的还要少。  只有康代家里的电话跟手机号小菜馆的SEVEN的经常去的美容院十几名熟客。  根据通话记录这两个星期内田岛百合子自己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  打进来的电话也只有康代的。  田岛百合子是在被多么深的孤独感包围下而咽气的呢康代只要想象一下都会浑身打冷战。  没见任何人没跟别人交流倒在厨房冰冷的地板上的时候她的脑海里闪过的会是什么呢?  是喜欢的男人还是唯一的儿子呢hellip  通讯录WA一栏里有一个ldquo绵部rdquo的名字。  康代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写作这个汉字之前一直以为是渡部。  因为想着如果用陌生号码打的话可能对方会有戒备心所以就用田岛百合子的手机给绵部打了个电话。  电话马上就打通了。  能听到对方低沉的应答声。  ldquo啊helliphellip是绵部先生吗?rdquo  ldquohelliphellip是的helliphelliprdquo  可能发现跟田岛百合子的声音不同所以产生了戒心吧。  ldquo不好意思我是宫本。仙台一家叫SEVEN的小酒馆的。你知道吗?rdquo  间隔了一会他说了声哦然后问道ldquo百合子出什么事了吗?rdquo  ldquo是的那个请冷静听我说。rdquo  舔了舔嘴唇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ldquo百合子去世了。rdquo  能听到对方大口吸气的声音。  虽然绵部是个跟田岛百合子一样缺乏表情变化的男人但是现在会不会还是露出了一脸吃惊的表情呢。  或者因为打击太大反而还是面无表情呢。  能听到他清嗓子的声音之后他用压低的声音问道:ldquo什么时候的事啊?rdquo  我发现尸体是在昨天。  但是听警察说去世的时间还要早两天。  可能是因为心力衰竭hellip  那样啊那真是给你添麻烦了rdquo从绵部淡然的语气中感受不到任何吃惊和难过。  康代甚至认为或许他早就隐约预感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康代传达了正在操办葬礼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绵部去上柱香的想法他在电话那头低声哼哼道ldquo非常抱歉这个做不到rdquo  ldquo为什么?虽然没结婚那难道不是交往了很多年的朋友吗?可能你工作很忙就不能想想办法吗?rdquo  ldquo对不起我这边也有很多事情。百合子的极点就拜托你了rdquo因为绵部好像想挂了电话的样子所以康代有点慌了。  ldquo请等一下这样的话百合子得不到超度啊。还有骨灰要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啊。rdquo  ldquo关于那个我有主意。近期我一定会再联系你的。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吗?rdquo  ldquo这个倒是可以helliphelliprdquo  康代把号码告诉他后他说了句一定会再联络的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康代只能盯着被挂了的手机。  之后一天用了葬礼业者提供的的最小的房间举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  因为还叫了SEVEN的一些常客来所以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出席者但终究还是一个冷清的葬礼。  火葬结束后康代把骨灰带回了自己家。  但是也不能一直在这里。  萩野町的公寓的事情也需要想办法处理下。  因为康代是担保人所以有责任把它退掉。  这个倒不要紧但是田岛百合子的物品必须想个办法处理。  全部清理掉应该也没问题吧mdashmdashmdash。  就这样苦恼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给绵部打了好几次电话但是都没打通。  康代开始认为他是不是逃走了。  反正也没有正式结婚过。  被强加上这样那样的事情觉得很麻烦就这样不来联系了的可能性很大。  在田岛百合子的葬礼结束后的一个星期后房地产员工来了联络希望她能把房间空出来。  也没有办法了康代下定了决心。  只能把房间收拾下把不要的东西都处理掉了。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能被认为是不要了。  没想到刚要站起来出去的时候手机响了。  根据来电显示是用公共电话打来的。  接了电话ldquo是宫本吧rdquo传来了一个稳重的声音。  ldquo联系的有点晚了不好意思。我是绵部。rdquo  ldquo啊helliphelliprdquo  康代深深的叹了口气。  ldquo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联络了呢所以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rdquo绵部低声的笑了笑。  ldquo那个手机已经没在用了。因为只跟百合子联系而已rdquo  ldquo这样啊但是就算这么说helliphelliprdquo  ldquo对不起我至少应该告知你这个事情的。但是请放心我已经找到接手百合子的骨灰和遗物的人了rdquo  ldquo咦真的吗?是什么人啊rdquo  ldquo是百合子的独生子。在东京。之所以过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在确认对方的住处。但是没关系我已经查到住址了。我现在告诉你你能作下记录吗rdquo  ldquo啊好的rdquo绵部说的地方是杉并区的荻洼。  田岛百合子的儿子好像就住在那里的一栋一居室的公寓里。  ldquo遗憾的是我没有查到电话号码。所以我觉得还是给他写封信吧rdquo  ldquo嗯那就那样做。对了她儿子的名字是?也是叫田岛吗?rdquo  ldquo不是田岛是百合子那边的姓离婚之后就恢复了之前的姓。儿子叫加贺。加贺百万石的加贺。女演员加贺真理子的加贺啊康代想起的是这个文字。听绵部说后面的名字叫做恭一郎目前警视厅在籍。  ldquo是警察吗rdquo  ldquo是的。所以就算奇怪他也不会无视掉你的联系的。肯定会做很好的对应的吧rdquo  ldquo明白了。那个绵部先生你打算怎么办。趁着百合子的骨灰还在我这里能去上一炷香吗rdquo对于康代的提问绵部暂时沉默了下。  ldquo喂?rdquo  ldquo不算了。忘记我吧。今后我想我应该也不会再来联系了rdquo  ldquo那helliphelliprdquo  ldquo那就拜托你了rdquo  ldquo啊稍mdashrdquo在等字说出口前点电话就被挂了。  康代盯着记下来的地址和名字。  加贺恭一郎mdashmdash事到如今只能先跟这个人取得联系了。  打算马上就开始写信。  苦恼了半天最后书写了下面这封信。  《突然写信给你失礼了。  我是在仙台经营饮食行业的宫本康代。  这次提笔写信给你的理由不为别的。  是关于田岛百合子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  百合子直到前段时间一直在我经营的小酒馆里工作。  可是几年前弄坏了身体几天前在自己的家里去世了。  多半是因为心力衰竭。  百合子没有情人因为即是雇主又是房子的担保人我办了葬礼取回了骨灰。  只是。  也不能一直放在我这里这就是我下决心写信给你的原因。  能请你把百合子的骨灰以及遗物带回去吗。  如果你能过来的话我一定会抽出时间的如果你能联络我的话我会很荣幸。  我的电话号码跟住址写在这里。  冒昧的请求实在是对不起。  我等待你的回音》收到回复是在寄出信之后第三天的午后。  因为店里没营业所以在自己家计算营业额之类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个完全没印象的号码。  看到那个康代有种预感。  接了电话。  康代的耳朵里传来低沉而又响亮的声音ldquo是宫本康代吗?rdquo  ldquo我是rdquo一次呼吸的间隔ldquo我是前几天收到信的加贺。rdquo  对方说道。  ldquo是田岛百合子的儿子rdquo啊康代漏出了安心的声音。  虽然把信寄出去了但是有没有准确的收到加贺这个人真的住在那里吗那个人是田岛百合子的儿子吗。  之后就一直在担心这些事情。  我母亲加贺说ldquo好像受到了你的很多关照非常感谢rdquo康代握紧了电话摇了摇头。  ldquo道谢之类的就不用了。反而是我得到了百合子的很多帮助。先不说这个我信里写的事情考虑过了吗rdquo  ldquo骨灰的事情吧rdquo  ldquo是的。作为我来说觉得还是让儿子来领回去是最好的。rdquo  ldquo你说的是。我会承担起责任处理好后续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rdquo  ldquo听了这个我就放心了。百合子在那个世界应该也会很开心吧。rdquo  ldquo要是那样就好了。那你什么时候方便?在经营店铺吧。星期几休息呢?rdquo  凑巧今天休息康代回答道。  那正好加贺说。  ldquo我也休息。那我现在就去拜访你可以吗。现在开始准备的话在傍晚之前应该可以到rdquo康代对这个建议稍微有点吃惊。  一直想着对方应该也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行动的话应该也需要准备时间吧。  但是对于能早点带回去这一点康代没有异议。  答应了之后加贺说了下大致的到达时间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康代把目光转向佛坛那里摆放着田岛百合子的骨灰和照片。  照片是SEVEN店里拍的。  就田岛百合子来说是露出了难得的明朗的笑脸是一位熟客带来的。  康代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在心里自语道、太好了儿子来接你了。  大约三个小时后加贺来电话了。  说是到了仙台车站。  因为好像要打车来所以康代告诉了她家的位置标记。  做了烧水泡茶的准备工作后屋内的对讲机响了。  加贺是一个体格强壮有着一副精悍的表情的人。  三十岁左右吧。  面孔凹凸鲜明眼神尖利。  看上去就正义感很强的感觉。  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职务。  他再次向康代说了些感谢和道歉的话。  ldquo这个就不用说了去见一下百合子吧rdquo听了康代的话这个高个子的年轻人说了句好的带着奇怪的表情点了点头。  在佛坛前面上了香合掌后加贺朝向康代说了声谢谢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ldquo太好了。这样我肩上的担子也落下了rdquo  ldquo我母亲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宫本女士的店里的呢?rdquo  加贺问道。  康代掰着手指确认了下ldquo到今年有十六年了是刚进入九月的时候rdquo回答道。  加贺邹紧眉头可能在想什么事情不不久后微微点了点头。  ldquo是离开家之后没多久rdquo  ldquo这个事情百合子也说起过。说是以前来旅行的时候好像很喜欢这个地方。因此离婚之后一个人了就打算来这边工作rdquo  ldquo是这样啊。那个我母亲住过的房子现在怎么样了rdquo  ldquo还是保持着那个现状。我也是想带你去来着的helliphelliprdquo  ldquo谢谢。那就拜托了rdquo说着加贺又鞠了一躬、康代开着的车向萩野町驶去。  在车里简短的说明了下跟田岛百合子相遇的事情。  只是关于绵部的事情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不好说就没说。  到了田岛百合子的房间加贺并没有打算马上进去而是站在拖鞋的地方仔细的观望了下室内。  米色的墙纸的颜色已经褪的精光按照房间配置来说就是一个房间加一个小厨房。  榻榻米已经遭日晒褪成了红褐色。  矮脚饭桌放在房间的中央墙边排列着橱柜和彩色衣箱。  ldquo在这么小的屋子里呆了年helliphelliprdquo  加贺小声的自语道。  无意识的出了声被康代听见了。  ldquo我来的时候百合子倒在厨房里。那个时候已经helliphelliprdquo  省略了为时已晚这句台词。  ldquo这样啊rdquo加贺望向狭小的厨房。  ldquo请进来吧rdquo康代说到。  ldquo稍微打扫了一下但是百合子的所有物一个都没扔掉。请确认一下rdquo失礼了说着加贺脱掉了鞋子终于进入了房间。  他犹豫着打开了橱柜的抽屉凝视着里面看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的样子。  百合子离开家的生活他还是个小学生。  关于母亲的记忆就算有某种程度已经变薄了也不足为奇。  康代从包里拿出房间的钥匙。  ldquo如果想慢慢的确认遗物的话这个交给你保管吧。如果还需要一个星期这样的话跟房产公司说明一下应该就可以了。在那期间整理下我想应该能够处理掉或者搬出去了吧helliphellip加贺一动不动地盯着钥匙后ldquo明白了。那就暂时先放我这里吧。rdquo  说着伸出了手。  接过钥匙后ldquo有一件事情想问一下rdquo带着一丝顾虑开口说道ldquo关于我母亲离开家的事情有没有说起过什么。对以前的婚姻生活不满啦关于离开家的理由helliphelliprdquo  康代慢慢地摇了摇头。  ldquo详细的什么也没说。只是说是自己不好。作为妻子作为母亲都是失格的之类的rdquo  ldquo失格helliphellip那样啊rdquo加贺好像懊悔的低下了头。  ldquo没有什么头绪吗rdquo康代试着问道。  加贺浅浅的笑了下。  ldquo学习剑道回家后就看到母亲的留言。发生了什么事一点都不知道。只是长大之后就开始明白了一些事情rdquo  ldquo怎么说rdquo我父亲加贺皱起眉头说道ldquo是个工作狂。顾及不到家庭。几乎不回家。家里所有的难题都推给了母亲。父亲同亲戚之间的关系也不好母亲一直两头受气。可能是对那样的生活感到筋疲力尽了吧。但是母亲可能一直对逃离那种生活的事情自责着吧。啊康代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就认真的田岛百合子来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突然加贺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康代。  ldquo有个重要的事情忘记问了rdquo  ldquo什么事?rdquo  ldquo信是收到了。但是你是怎么查到我的住址的?我母亲应该不会知道rdquo对于这个提问康代感觉自己面部僵硬。  想着能不能想办法顺利的蒙混过去但是看到加贺用尖锐的眼神一直盯着的表情就认定那是没用的。  因为对方是警察。  ldquo某人告诉我的rdquo康代说。  ldquo某人是?rdquo  ldquo是跟百合子交往过的男人rdquo加贺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严厉但很快就变成了能融化冰一样的温和。  ldquo能说的详细点吗rdquo好的回答道但是康代知道的也并非那么详细就把自己知道的关于绵部的事情都说了。  ldquo对不起并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只是觉得有点不好说helliphelliprdquo  康代这样补充到。  加贺苦笑了下摇了摇头。  感谢你的费心。  用不着担心。  对母亲来说有这样一个人在真好。  我是这么想的。  我想设法跟他见一面。  见了之后想问一下我母亲的事情rdquo  ldquo可能是这样啊。可是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我连那个人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啊rdquo  ldquo除了你的店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常去的地方啊?rdquo  呀康代左思右想ldquo我觉得没有。也没有听百合子提起过rdquo  ldquo那么关于那个人还能想起点什么吗?比如说是哪里人毕业的学校之类的。或者经常去的地方呢rdquo  ldquo地方helliphelliprdquo  有什么东西在康代的脑海里卡住了。  感觉有田岛百合子提过的有印象的地名。  不久后那个文字浮现了。  ldquo对了日本桥helliphelliprdquo  ldquo日本桥?东京的?rdquo  ldquo是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听百合子说起过。她说绵部好像经常要去日本桥。会告诉她一些店名和有名的地方。百合子虽然以前住在东京但是好像没怎么去过日本桥rdquo  ldquo没有问绵部为什么要去日本桥吗?ldquo对不起没有问到那个helliphelliprdquo  ldquo是吗。没事光这些就足够做参考了。rdquo  加贺再次把视线转向了橱柜。  那个侧脸极其认真眼睛放着尖锐的光。  一副警察管的表情。  三天后。  加贺来康代这里还房间的钥匙。  说已经把田岛百合子的所有行李都搬出去了。  家具、电器、寝具好像已经让废品回收的人取走了。  ldquo因为衣服出乎意料的少所以有点吃惊。活着的话也有五十二岁了。就是这样的状况啊rdquo加贺一脸不了然的样子说道。  ldquo百合子是个很节约的人。不会买大量的新衣服的。而且也很少会精心打扮后再出门的吧rdquo  ldquo原来如此rdquo点着头的加贺的眼神里有些悲伤。  ldquo百合子的衣服是在怎么处理的?rdquo  康代问道ldquo扔了rdquo轻松的回答道。  ldquo我自己拿着也没用啊rdquo一边想着的确是这样一边一想到要把已故的母亲的衣服要塞到垃圾袋里的加贺的心情康代有点心痛。  两人去了公寓确认房间已经完全收拾干净了。  只有放着橱柜的地方榻榻米的颜色完全不一样。  ldquo其他的行李在加贺先生的房间里?ldquo康代问道。  ldquo装到箱子里寄走了我想一个一个仔细查一下确认下我母亲这十六年是怎么过的rdquo说完这话后加贺稍稍皱起眉头。  ldquo虽然我觉得就算做这些事可能也没什么用rdquo  ldquo哪里的话rdquo康代说。  ldquo请务必理解百合子的感情这十六年的感情。我也拜托你rdquo加贺浅笑着点点头说到ldquo有件事想请求你rdquo  ldquo关于之前提到的绵部这个男人的事情如果有什么知道了的话能否通知我。不管多细小的事情都可以rdquo  ldquo明白了。一定会通知你的rdquo  ldquo那就拜托了rdquo康代用车把说要回东京的加贺送到了仙台车站。  又决定目送他到检票口。  向康代表达了谢意后加贺开转身大步走去。  康代在这个时候第一次发觉他的脸跟田岛百合子很像。  发生那个事情之后又过了十几年。  在那期间虽然康代自己以及周围都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但是要论最大的事情的话不管怎么说也数东日本大地震跟原子能事故了。  想起地震时的事情康代至今也会身体发抖。  虽然在看到被毁灭的城镇的时候感觉像是地狱一样但是没过多久就意识到自己是幸运的。  她的亲戚大多在气仙沼市。  一大半已经被海啸吞灭了。  事情发生后打算去上供束花而去拜访的时候看见太凄惨的样子都发不出声音来。  一眼望去。  都是堆成山一样的瓦砾。  渔船汽车。  坍塌的房屋都在泥中混在一起。  在那里面能想象到应该还有很大数量的未被发现的尸体沉睡在这里。  风吹来呛人的异臭刺激着鼻孔。  康代经营的两家店都在地震后关门了。  生活线都被切断了无论如何也已经不是能再经营的状态了。  就算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暂时也没有客人来了。  康代自己也早就七十多岁了。  也是落潮的时候了。  靠经济景气的时候的存款和年金康代勉强过上了不发愁的日子。  每个月都会有几次跟以前的熟人一起喝酒旅行。  作为亲身经历过那场震灾的人来说这难道不是最好的人生吗?  她是这样自我评价的。  有一天在看报纸的时候突然的想起了加贺恭一郎这个人。  在社会版面记载了一起在东京发生的杀人事件。  看到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文字就联想到了他。  话虽如此但是现在连他是否还在那里就职也不知道。  虽然他每年都会老实的寄贺年卡来但几乎都不写自己的事情。  他应该是想知道关于绵部的消息所以到现在也一直跟康代保持着联系吧。  但是在那之后绵部再也没有来过联络。  根据报道好像是在平民区的公寓里发现了一名被杀女性的尸体。  一瞬间想起了发现田岛百合子的遗体时候的事情。  而且那个加贺有没有被派去搜查呢之类的呢康代思索着。《》  出现在来客室的是一位西装的小个子男人和一位比他还要矮的女人。  低着头小心谨慎的进来有点胆怯的望向松宫他们。  这也难怪参与搜索的有五个人在那里。  并且别说新人松宫其他同伴也都板着脸。  ldquo是押谷文彦先生和太太昌子吧rdquo松宫他们的上司小林一边看着资料一边说到。  ldquo是我是押谷rdquo男人回答道。  ldquo谢谢你们远道而来。我是负责这件事情的小林。请坐。rdquo  看到两个人坐下后站在那里的松宫他们也都坐下了。  ldquo遗物都确认过了吗rdquo小林问。  ldquo刚才给我看过了rdquo押谷生硬的上下动了动下巴。  说话里带着关西腔。  ldquo根据我妻子所说应该没错。表和手提包还有旅行箱都是我妹妹的东西。rdquo  小林的小眼睛转向押谷昌子。  ldquo是这样吗rdquo是的她小声的回答到。  眼睛充满了血丝。  ldquo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旅行箱道子很喜欢去年一起去温泉的时候也带去了。rdquo  小林叹了口气对旁边的系长微微点了点头后又再次朝向那对夫妻。  ldquo我想应该已经联系过你们了。指纹对照跟DNA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尸体是押谷道子没错。请节哀顺变。我从心里表示哀悼。rdquo  等小林说完后松宫他们也都鞠了个躬。  呼mdash、押谷吐了一大口气。  ldquo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听说是有人在公寓发现的。rdquo  ldquo是的但是还是先按顺序让我问问题吧。有时间吗?rdquo  ldquo那不要紧。请问吧。只是平时并没有生活在一起所以不知道是否都能回答的上来rdquo  ldquo没关系。首先最后一次跟你妹妹说话在什么时候?rdquo  押谷夫妇互相对望了一下。  开口的是妻子昌子。  ldquo上个月月初的时候打过电话。是为了确定去京都赏花的计划。去年两个人也去过了。rdquo  ldquo我妹妹跟我妻子的关系要比跟我好rdquo押谷在旁边补充说道。  ldquo那个电话有没有提到要来东京的事?rdquo  小林问。  没有昌子摇了摇头。  ldquo完全没听说。所以当警察给我看遗物的照片的时候还在想不会吧。在东京的公寓发现的尸体helliphellip但是这些都跟道子的东西很像helliphelliprdquo  说话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涌上来低头捂住了嘴。  可能是好不容易忍住了眼泪呼吸了一口气后抬起了头。  ldquo对不起helliphelliprdquo  ldquo提出搜查请求是在三月十二日星期二没错吧rdquo小林确认到。  ldquo没错rdquo这次回答的是押谷。  那天道子工作单位的人打电话来了。  说前一天的星期一开始就无故缺勤电话也联系不上家里好像也没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道子是单身所以紧急联络人就是我了。  之后我们把能想起来的地方都问了一边。  结果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就报告了警察rdquo  ldquo工作单位是?rdquo  ldquo做房屋清扫的公司rdquo押谷看向妻子好像用眼神在催促着什么。  昌子从手提包里面拿出名片放在桌上。  ldquo要到了道子的上司的名片。rdquo  小林朝名片伸出手去。  ldquo能交给我们吗rdquo  ldquo当然。为了交给你们所以才带过来的。押谷回答说。  ldquo按照那个上司所说的好像直到之前的星期五都在正常的上班。只是道子跟同事说起过周末想要奢侈一下。rdquo  ldquo奢侈?具体是什么?rdquo  ldquo不知道。只是说了奢侈。rdquo  松宫一边在笔记本上写下ldquo奢侈?rdquo  一边开始思考来。  押谷他们是住在滋贺县的。  去东京这件事可能能算是奢侈。  但是目的是什么呢。  只是单纯的游览东京吗。  从年龄来看应该不可能是去迪斯尼乐园。  是天空树吗?  应该不至于吧又被驳回了。  不至于会一个人特地来东京看这个。  小林放下名片取代的是手上的一张纸。  那上面打印着ldquo越川睦夫rdquo这个名字。  把这个让夫妻俩看了下。  ldquo对这个名字有什么头绪吗?rdquo  ldquokoshikawamutsuo先生是吗。哎我不知道。rdquo  押谷一脸困惑的表情回答之后看向妻子。  她先回答说不知道。  ldquo这样rdquo小林把纸放下ldquo听了小菅或者葛饰这个地名后有没有什么想到的东西。有没有熟人在啦曾经有没有去过啦。不管多细小的事情都可以。但是这时夫妻俩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一脸迷惑的样子互相看了看对方之后ldquo什么也没有。听到葛饰就想起了寅次郎(楼主注:寅次郎是日本的系列励志喜剧片《寅次郎的故事》中的男主角。姓车名寅次郎。生在东京的葛饰区柴又。)helliphelliprdquo  押谷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自己的亲生妹妹死了应该不是在开玩笑吧。  是吗小林发出低落的声音。  ldquo那个怎么回事啊。刚才的名字还有那个地名跟道子有什么关系吗rdquo押谷稍稍探出身子。  小林还是像之前一样跟在旁边的石垣互相递了个眼神后ldquo你妹妹的尸体正是在位于葛饰区叫小菅的町的公寓的一个房间里被发现的rdquo完全是像在宣告什么的样子用一副强硬的腔调说道。  ldquo并且住在那里的人就是越川睦夫rdquo尸体被发现是正好一周之前的三月三十日。  位于小菅的一处公寓的一楼住户向管理者投诉有带着异臭的液体从天花板滴下来。  管理员去拜访了二楼的房间但是没有回答。  没办法使用备用钥匙进入了房间的时候从壁橱那飘来一阵强烈的恶臭。  打开后发现一具女尸躺在那里。  尸体已经相当程度的腐烂了。  解剖结果表明是因为颈部压迫导致窒息死亡。  而且脖子周围也有绳状的勒痕。  估计已经死亡两周以上了。  这样一来他杀的可能性很大。  所辖的警察局决定开设特别搜查本部。  从警视厅搜查一课派来的就是松宫他们那个系。  当然首先决定找房子的住户问话。  但是住在这里的越川睦夫已经不见踪影了。  根据附件居民的话好像至少这一周都没有人见过他。  把室内彻底搜查了一遍。  可是别说能推定越川行踪的东西一样也没找到就连能表示越川这个人身份的东西也没有。  手机自然不用说照片证明书卡书信之类的什么都没发现。  推测是越川自己或者跟事件有关的某个人有意图的处理掉了。  越川入住这里是在年前。  但是居民卡并没有被迁过来。  根据入住时提交的资料之前的住所是在群马县的前桥市。  派了几名搜查员去那个地方但是关于越川的信息一点都查不到。  资料里面记载的很有可能是胡编的。  这里的公寓管理并不严谨认真而且迁入的条件也很宽松。  考虑到有可能越川已经死了在这一个月里全国都在对发现的来历不明的尸体进行DNA对照。  为了作为测试参考样本从公寓里收押了牙刷安全剃刀旧毛巾之类的物品。  在追踪越川的行踪的同时查明尸体的身份的工作也在进行着。  尸体虽然随身携带了手提包跟行李箱但是并没有发现名片驾照手机卡之类的能表明身份的东西。  因此就把那些携带物品同尸体穿着的西服一起拍了照添加上身体特征后试着发给了全国的警察。  通过解剖推测已经死了三个星期左右了。  如果有家人的话最近提出搜查请求的可能性很大。  马上就有几名警察有了反应。  但是在交换详细信息的时候确定全是认错了人。  在日本几乎每天都有搜索请求被提交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  那个时候滋贺县警方来了一个值得一听的消息。  向彦根警察局递交搜索请求的一对夫妇看了这次的遗物后说跟失踪的妹妹的所有物极度相似。  详细交谈后发现身体特征和发型血型推定年龄等等都温和。  通过滋贺县警方向那对夫妻打探了下是否愿意带着带有妹妹的指纹和毛发之类的东西来东京。  马上就去这是那对夫妻的回答。  通过这样子昨天来到的就是押谷夫妇。  松宫去东京站迎接他们。  两人带来的是妹妹押谷道子的发梳化妆品首饰等等。  发梳上面缠着头发。  押谷文彦想要见一下遗体但是松宫说最好还是不要了。  ldquo随着不断腐烂脸已经无法确认了。而且现在也并不能确定就是你妹妹。rdquo  在搜查会议上决定进行指纹对照和DNA鉴定来确定身份。  到结果出来至少也要整整一天。  需要夫妻俩在东京住一晚这已经事先取得了他们的理解。  押谷夫妇昨晚应该住在都内的城市酒店。  是家夜景很有名的酒店当然他们肯定没有享受这些的心情吧。  然后今天当松宫打来电话说ldquo重大的结果出来了能劳驾来一趟警察局吗rdquo的时候应该已经做好所有的心理准备了吧。  押谷夫妻回去后松宫同小林他们一起回到了会议室。  小林同石垣在座位上交流了些什么抬起头后叫了几名搜查员的名字。  能听到给他们做了些指示。  彦根和滋贺这些地名传到松宫的耳朵里。  不久后松宫的名字跟搜查一课的先辈坂上一起被叫到了。  松宫跟坂上一起站在小林他们前面。  ldquo你们明天去趟滋贺rdquo小林说到并递出了名片。  刚才从押谷文彦那拿来的那张名片。  ldquo去工作单位调查一下交友关系跟东京之间的联系等等。查到什么的话马上报告上来。有必要的话会派支援过去rdquo  ldquo明白rdquo坂上手下了名片。  ldquo只要工作单位就够了吗?被害者自己家呢rdquo松宫问。  ldquo你不用担心那边会派别的人去的rdquo小林不高兴的说道。  ldquo事前的安排都在今天内结束rdquo  ldquo那就拜托你们好好干了啊rdquo石垣说。  ldquo我会提前打电话给当地的警方的。rdquo  是回答后松宫他们朝两人行了个礼之后转身走了。  但是松宫走了两三步后就停住了回过头来。  小林疑惑的抬起头。  ldquo怎么了rdquo。  松宫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  ldquo根据押谷夫妻所说被害者在三月八号的星期五还是正常上班的十一号开始缺勤。也就是说被杀害的时间是九号或者十号的可能性很大。rdquo  小林旁边的石垣抱着胳膊一动不动的抬头看着他。  那怎么了一副询问的表情。  ldquo有件在新小岩的案件是在十二号发生的。杀害方法都是一致的勒住脖子。我总觉得两者之间有着什么联系rdquo  ldquo新小岩?啊啊helliphelliprdquo  小林点了点头。  ldquo在河槽地流浪汉被杀的事件吗?rdquo  ldquo是的rdquo那起事件是在三月十二日的深夜发生的。  一个建在河槽地的帐篷小屋被烧了在里面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  最初以为是单纯的事故在东京都监察医务院进行了行政解剖。  然而尸体并没有吸入烟雾反而发现颈部有收到压迫的痕迹等原因被认为有他杀的嫌疑。  现在正在进行搜查。  尸体应该是之前住着的流浪汉但还是身份不明。  为了确认跟这次的事情的关联进行了DNA鉴定。  但是最终确定被烧死的尸体并不是越川睦夫。  ldquo的确那具尸体好像也是窒息死亡的但是听说不是勒死是掐死的可能性比较高rdquo小林说。  ldquo就光凭发生的日期很接近就考虑两者有联系难道不觉得草率吗rdquo  ldquo不仅仅是日期rdquo松宫目光落在笔记本上。  ldquo这起事件的案发现场是在荒川的旁边。新小岩的案发现场也是在荒川的河槽地。距离大约公里。这难道不能说近吗?rdquo  ldquo远近都是个人感觉。rdquo


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



作者: 東野圭吾

isbn: 4062185369

书名: 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

页数: 386

定价: JPY 1785

出版社: 講談社

装帧: 単行本

出版年: 2013-9-13


翻译:七夏小唯




《1》


  即使在数十年后的现在,宫本康代还是很清晰的记得那天的事情。

  刚进入9月不久的时候,在秋保温泉做旅馆老板娘的朋友打来了电话。

  她说:“能替我雇佣一个女人吗?”

  根据老板娘说,那个女人好像是看了提供住宿的招女服务员的招聘广告之后过来的。

  但是她既没有做服务员的经验,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年轻了,作为老板娘应该是不会聘用他的。

  但是,也在犹豫是否要无情的回绝她。

  “刚刚跟丈夫分手,好像也没有亲人了。来仙台好像是因为以前来旅行过,觉得是个很漂亮的城市,想着如果能在这里生活就好了。虽然只说了一会话,但是个很稳重很好的人哟。再加上是个美女呦。问了下,接待客人的工作还是稍微有点的。因此,我在想你让她去那边怎么样?”

  年龄有36岁,但看起来要年轻的多。

  老板娘说。

  康代觉得见一下也好。

  她经营了一家小菜馆和小酒吧。

  在小酒吧工作的一名女性前几天结婚了,就辞职了。

  现在只有一个白头发的酒保在,是在想着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加之老板娘看人的眼光很可靠。

  “明白了,先让她来吧”康代对着话筒说。

  在那之后大概一个星期后,在还没开始营业的小酒吧里,见到了那个女人。

  正如老板娘说的,是个瓜子脸的美女。

  说来36岁正好比康代小十岁,的确看其来要年轻的多。

  如果化个妆的话就更耀眼了。

  这个女人自报姓名叫田岛百合子。

  以前住在东京所以说话没有口音。


  接待客人的工作经验还是二十岁出头那是的事情了。

  在新宿的俱乐部工作过两年。

  父亲因为事故去世了,单靠身体虚弱的母亲业余打工生活不下去了。

  从那家店辞职是因为后来结婚了。

  几年后母亲也因病去世了。

  虽然话少,但能准确的回答提问,用词也很有礼貌。

  大概很聪明吧。

  能认真的看着对方眼睛说话者一点康代也很满意。

  虽然有点缺乏表情变化,但也不至于到阴郁。

  反倒可能会给男性客人留下面带愁容的感觉。

  决定先雇佣一周看一下。

  不行的话到那时就结束。

  但是康代不由得感觉会进行的很顺利。

  问题就是没有住的地方。

  行李只有两个大箱子。

  “跟丈夫分开后,到底打算怎么生活下去呢?”

  康代无意识的问道。

  田岛百合子一脸沉痛的表情低下头,小声嘟哝道,对不起。

  然后继续说到“只想到先离开家再说。”

  应该还有什么很深入的事情吧,康代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停止了更深入的探究。

  康代一个人住在国见ケ丘的一栋房子里。

  早早去世的丈夫同店一起留下来的房子。

  由于本来有生孩子的打算,所以还有两个房间空出来。

  决定其中一间给田岛百合子住。

  “等正式上班后再去找房子吧。我有认识的人在房产公司。”

  康代说道。

  田岛百合子眼含泪光,不停的鞠躬说谢谢,我会努力的。

  就这样田岛百合子开始在康代的店—SEVEN里开始工作了。

  正如康代当初的直觉,她做的很好,客人的评价也非常好。

  康代去店里看情况的时候,白发的老调酒师对康代悄悄说道,“是个意外的收获哦。小康。自从百合子来了店里之后,店里的气氛都变了。虽然不会说什么风趣幽默的话,但是只要她在的地方,就会有混合的很好的诱惑力。真的像迷一样,总感觉有什么情况啊。适度的拘谨,适度的留出空隙,她都能掌握的很好。”

  店里的氛围在变好这些不用说康代也知道。

  马上决定就这样雇佣她吧。

  按照说好的,两个人去找了房子。

  找了几个,田岛百合子最终选择了位于宫城野区萩野町的一间公寓。

  貌似比较中意铺了榻榻米的和室这一点。

  途中,康代做了担保人。

  在那之后,田岛百合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拼命工作。

  常客越来越多,店里也一直充满生机。

  当然,虽然为了她而来的的客人有很多。

  但是田岛百合子没有被他们捉弄,也没有被卷入麻烦这种事。

  可能是充分发挥了她年轻的时候做过接待客人的那些经验。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73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