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魔戒~冈多尔与罗汗的盟约1

魔戒~冈多尔与罗汗的盟约1.txt

魔戒~冈多尔与罗汗的盟约1

午夜的岚
2017-08-12 0人阅读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魔戒~冈多尔与罗汗的盟约1txt》,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魔戒~冈多尔与罗汗的盟约        第一纪的时候有一批属於哈多家族(HouseofHador)的人类逗留在迷雾山脉(以下简称雾山)西边那片在第三纪被西方人(旧版翻成西奈赛人MenofWesternesse指的是努美诺尔=努美诺尔人)称作Rhovanion的地方。Rhovanion意思是荒地ldquoWilderlandrdquo原本包括雾山东边直到疾奔河(theRunningRiver、Celduin)之间的土地但在魔戒附录中专指幽暗密林东缘到疾奔河间的那片河谷地。这群人类缺乏严谨的政府管理组织通称为Northmen素来与努曼诺尔人和精灵友善。他们砍伐树木在森林东南方造成明显的大缺口称为theEastBight(算不算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环境造成的冲击?)。  在卢恩内海(SeaofRhun)更东边有许多冈多尔不熟悉的民族统称Easterlings。其中有一支Wainriders武装比其他种族好会利用四轮车行动与迁徙并驾驶轻战车出击。人口增长的压力让东方民族向西拓展。Northmen处在Easterlings与冈多尔之间无形中帮努曼诺尔人抵挡了来自东方的侵扰但冈多尔直到这股防禦力瓦解之后才体会到它的珍贵。  III年大瘟疫传遍中土由於人畜在冬季必须挤在棚屋中躲避严寒近距离的接触增加了瘟疫的危害使得Northmen与他们的牲畜死亡过半。当然疫疾对东方的Easterlings也造成相当的影响所以接下来有百多年的时间双方没有大规模的战争。  III年Wainriders似乎恢复了国力以强大的兵力发动攻击拿下RhovanionNorthmen无力阻挡少数逃出来的士兵由君王Marhari率领加入冈多尔阵营。Wainriders继续南进在达格拉平原与冈多尔国王NarmacilII率领的军队对上了又取得胜利。冈多尔几乎全军覆没靠英勇的君王Marhari率领Northmen断后剩余的军队才勉强撤回伊西林恩(Ithilien)藉天险阻挡敌军避免亡国的命运。然而Marhari与NarmacilII两位君主都阵亡了安都因河以东EmynMuil以北的地区从此落入Wainriders统治未来得及逃出的Northmen沦为奴隶。这就是BattleofthePlains。  Rhovanion沦陷后少数的Northmen从疾奔河上溯加入位於Erebor(伊鲁伯)与他们有远亲关系的河谷居民(folkofDale就是哈比人历险记写的河谷镇与长湖那一带)另一小部份搬到冈多尔但绝大部份(与受奴役的同胞相比仅佔少数)脱逃的人民在新君王Marhwini(Marhari之子)带领之下前往安都因河谷与幽暗密林逃出的难民一起定居从此被称为Eotheod(两个e上面都有#记号)horsepeople仍然与冈多尔保持友好关系互相支援。  安都因河东河谷的地势比较平坦宽广但是会受到Wainriders控制又惧怕森林中的邪恶生物所以他们以大河为屏障选择住在河西之地。不过安都因西河谷的南端住有他们不信任的罗潋精灵隔着河又受到幽暗密林南端道尔古多(DolGuldur)的邪恶阴影威胁因此Eotheod往北移动到卡洛克(Carrock)与格拉顿平原之间那片狭隘的地区发展。  Wainriders虽然连战皆捷但也发现冈多尔拥有事先没意料到的强大军队如果继续深入敌阵而无后援是很不明智的举动於是暂时安於新取得的Rhovanion双方休兵。大约就在此时精灵与人类发现戒灵进入摩多活动所以事后推测这场战役的起因可能就是萨乌隆在背后怂恿之故。  III年(Rhovanion沦陷后又过了年)Rhovanion被奴役的人民意图反抗而冈多尔南边敌对的哈拉德地区也陷入内乱暂时无暇侵扰南疆所以国王Calimehtar(NarmacilII之子)想趁此良机报一箭之仇。正当此时国王又接获线报Wainriders打算从安都因河的Undeep(註一)渡河突袭因此冈多尔先发治人集结大军沿伊西林恩北上。Calimehtar毫不掩饰自己的兵力藉此吸引Wainriders军队南下远离他们大本营Rhovanion将他们引到位於灰烬山脉(EredLithuiAshMountains摩多北面东西走向的山脉)北部的达格拉平原展开激战。打得火热之际埋伏的Marhwini君王率领Eotheod骑兵由Undeep冲出攻向Wainriders的侧翼与后翼。阵脚大乱的Wainriders溃不成军近三分之一战士阵亡剩余的兵力逃回Rhovanion。冈多尔国王Calimehtar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就此停止追击但Eotheod不肯罢休一路追杀到幽暗密林边缘。  住在Rhovanion的人民的确也展开抗敌行动烧毁不少Wainriders留在后方的仓储或屯垦地但Wainriders男女老少皆兵装备又比反抗者精良抗争行动很快就被压抑下来。Eotheod原本冀望一路北上配合反抗军一举收复位在幽暗密林右缘的旧家园但森林在望期待的反抗行动却失败了孤掌难鸣之下只好撤退从此之后再也未有机会收复自己的祖居地。  虽然此次的战役没替冈多尔赢取更多的土地但Wainriders损失极为惨重大大延后了下次的攻击在毁灭性的敌军再次出击(III)之前冈多尔买到了近五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牧马民族两次的救援奠立了两支种族千余年深厚的友谊及互相支援的传统。  在III年继任冈多尔国王的Ondoher(Calimehtar之子)上任没几年就收到Eotheod新君王Forthwini(Marhwini之子)的警告:Wainriders已经恢复实力跃跃欲试。但此时南疆的敌人正蠢蠢欲动冈多尔没有能力先下手为强只能厉兵秣马等待对方。  Wainriders起先与摩多南方的Khand等民族争战后来双方达成协议一起出兵瓜分冈多尔所以到了III年南北两边同时发动攻势。国王Ondoher命令王室成员Earnil(a上面有两点是NarmacilII父亲Telumehtar的后裔)带领少数的兵力应付南阵线。III年Umbar的海盗被冈多尔攻破后来又作乱可是到了III年海盗再度被冈多尔击败此时还未恢复所以不必担心海盗船载着敌军上溯安都因河直攻首都只要守住安都因河畔的Pelargir(佩拉格)港口南方来犯的敌军就得被迫顺着介於大河和摩多西侧的黯影山脉EphelDuatha上面有#MountainsofShadow魔影山)那块南伊西林恩狭窄的土地上行很容易被拦阻。Earnil故意把军队藏在RiverPoros渡口后方四十里处等Harad渡河后迎头痛击大获全胜。  国王Ondoher  带领大部份的军队出征他打算在达格拉平原迎战敌军但对方的前锋靠着车马之利沿着灰烬山脉北缘冈多尔修筑的道路快速行动国王的军队才走到摩多大门附近(theMorannon此时仍为冈多尔控制)就被庞大的战车与骑兵队冲散。敌军人数超乎想像国王只能爬上小丘陵(註二)仓促佈阵没多久Ondoher与他大儿子Artamir就被杀了。敌人继续挺进冈多尔兵士不是被赶进死亡沼泽(DeadMarshes)就是向后方溃逃。Minohtar(Ondoher姐姐的小孩)接掌统帅权命残军撤退与还来不及上前协助的左翼(由DolAmroth的Adrahil指挥)会合移到CairAndros和黯影山脉之间部署以免敌军攻进Osgiliath(那边有石桥可以渡过安都因河)因为那边土地最狭窄比较好防守。Minohtar自愿断后替部队争取到不少撤退时间挽救了一部份的兵力可是他却牺牲了跟随他的少数存活者背着他的屍身加入DolAmroth的阵容。  依据冈多尔的法律只要国王能在首都留下足以担当责任的继承人就应该亲自带领主力出征所以Ondoher命令他的小儿子Faramir留在后方可是Faramir一心想参战伪装混入前线的军队。国王被杀时他与友军Eotheod的战士往死亡沼泽方向逃窜也不幸死亡。  Earnil打赢Harad之后接到北边的求救通知迅速将军队拉上去。当时敌军看到冈多尔不堪一击国王买单了以为仅存的军队不成气候(他们不知道还有南部那支军队)於是在北伊西林恩紮营休息顺便庆功预备等后面的主力赶过来会师再开入首都摘取胜利的果实。Earnil利用敌方松懈之际杀入敌阵摧毁他们的营地烧掉车辆将他们逐出伊西林恩敌人不是被杀就是被赶进死亡沼泽永久消失这次的重挫毁灭了绝大部份的前锋机动部队被称为theBattleoftheCamp不久之后战争就平息了。Earnil隔年当上冈多尔的国王称为EarnilII(註三)。   註一~Undeep:  指安都因河中游TheBrownLandsampTheWold两地之间的河道弯曲约在源自范冈森林(Fangorn)的Limlight河流进安都因河入口后不远处。这边因为安都因河的流速趋缓可以用舟船强渡大河是多次东方蛮族入侵的通道。冈多尔与罗汗深知此弱点所以在Limlight安都因河交界的ldquotheFieldofCelebrantrdquo设有重兵屯防。不过这篇写的是第三纪初期冈多尔在国力鼎盛时期国界远在更东边安都因河跟ldquoFieldofCelebrantrdquo都位在国土内没有设防的需求III年冈多尔也才刚丧失安都因河以东的土地还没意识到这点危机所以此地尚未派驻防禦兵力。  註二~小丘陵:  据推测是魔戒那本书中阿拉冈等人在摩多大门前被围困的两座小山丘。但在III年山丘还很低矮直到后来萨乌隆手下的奥克丢弃砂石矿渣山丘才变得比较高但不论高度如何都无法提供良好的屏障。  註三~EarnilIampII:  EarnilI是冈多尔第十三任国王Tarannon的姪儿。Tarannon在III年登基开始建造船只从安都因河口出航向西边与南面海岸拓展征伐被后世称为ldquoLordoftheCoastsrdquo。EarnilI在III年就任接续传统开拓南疆后来攻破Umbar但於III年死於Umbar的一场暴风雨。下两任国王Ciryandil(~)、HyarmendacilI(=Ciryaher~)也向海发展在南方取得多次胜利这四位国王统称ldquoShipkingsrdquo。这篇的Earnil被称为EarnilII。他的儿子Earnur(a上面有两点)是冈多尔最后一任国王III年受巫王引诱进入摩多单挑而失踪从此之后南王国交由摄政王(宰相、Stewards)治理直到国王归来。     



 

   

魔戒~冈多尔与罗汗的盟约1   

   

  第一纪的时候,有一批属於哈多家族(House of Hador)的人类逗留在迷雾山脉(以下简称雾山)西边,那片在第三纪被西方人(旧版翻成西奈赛人,Men of Westernesse,指的是努美诺尔=努美诺尔人)称作 Rhovanion 的地方。Rhovanion 意思是荒地“Wilderland”,原本包括雾山东边直到疾奔河(the Running River、Celduin)之间的土地,但在魔戒附录中专指幽暗密林东缘到疾奔河间的那片河谷地。这群人类缺乏严谨的政府管理组织,通称为Northmen,素来与努曼诺尔人和精灵友善。他们砍伐树木,在森林东南方造成明显的大缺口,称为 the East

Bight(算不算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环境造成的冲击?)。

  在卢恩内海(Sea of Rhun)更东边有许多冈多尔不熟悉的民族,统称 Easterlings。其中有一支 Wainriders武装比其他种族好,会利用四轮车行动与迁徙,并驾驶轻战车出击。人口增长的压力让东方民族向西拓展。Northmen 处在 Easterlings 与冈多尔之间,无形中帮努曼诺尔人抵挡了来自东方的侵扰,但冈多尔直到这股防禦力瓦解之后才体会到它的珍贵。

  III-1636 年大瘟疫传遍中土,由於人畜在冬季必须挤在棚屋中躲避严寒,近距离的接触增加了瘟疫的危害,使得 Northmen与他们的牲畜死亡过半。当然疫疾对东方的 Easterlings 也造成相当的影响,所以接下来有百多年的时间双方没有大规模的战争。

  III-1856 年,Wainriders 似乎恢复了国力,以强大的兵力发动攻击,拿下 Rhovanion,Northmen无力阻挡,少数逃出来的士兵由君王 Marhari 率领加入冈多尔阵营。Wainriders 继续南进,在达格拉平原与冈多尔国王 Narmacil II率领的军队对上了,又取得胜利。冈多尔几乎全军覆没,靠英勇的君王 Marhari 率领 Northmen 断后,剩余的军队才勉强撤回伊西林恩(Ithilien),藉天险阻挡敌军,避免亡国的命运。然而Marhari 与 Narmacil II 两位君主都阵亡了,安都因河以东 Emyn Muil 以北的地区从此落入 Wainriders统治,未来得及逃出的Northmen 沦为奴隶。这就是 Battle of the Plains。

  Rhovanion 沦陷后,少数的 Northmen 从疾奔河上溯,加入位於 Erebor(伊鲁伯)与他们有远亲关系的河谷居民(folk of Dale,就是哈比人历险记写的河谷镇与长湖那一带),另一小部份搬到冈多尔,但绝大部份(与受奴役的同胞相比仅佔少数)脱逃的人民在新君王Marhwini(Marhari 之子)带领之下前往安都因河谷,与幽暗密林逃出的难民一起定居,从此被称为 Eotheod(两个 e 上面都有 ' 记号),horse-people,仍然与冈多尔保持友好关系,互相支援。

  安都因河东河谷的地势比较平坦宽广,但是会受到 Wainriders 控制,又惧怕森林中的邪恶生物,所以他们以大河为屏障,选择住在河西之地。不过安都因西河谷的南端住有他们不信任的罗潋精灵,隔着河又受到幽暗密林南端道尔古多(Dol Guldur)的邪恶阴影威胁,因此 Eotheod 往北移动到卡洛克(Carrock)与格拉顿平原之间那片狭隘的地区发展。

  Wainriders 虽然连战皆捷,但也发现冈多尔拥有事先没意料到的强大军队,如果继续深入敌阵而无后援,是很不明智的举动,於是暂时安於新取得的Rhovanion,双方休兵。大约就在此时,精灵与人类发现戒灵进入摩多活动,所以事后推测,这场战役的起因可能就是萨乌隆在背后怂恿之故。

  III-1899 年(Rhovanion 沦陷后又过了 43 年),Rhovanion 被奴役的人民意图反抗,

而冈多尔南边敌对的哈拉德地区也陷入内乱,暂时无暇侵扰南疆,所以国王 Calimehtar(Narmacil II 之子)想趁此良机报一箭之仇。正当此时国王又接获线报,Wainriders 打算从安都因河的 Undeep(註一)渡河突袭,因此冈多尔先发治人,集结大军沿伊西林恩北上。Calimehtar 毫不掩饰自己的兵力,藉此吸引 Wainriders 军队南下,远离他们大本营 Rhovanion,将他们引到位於灰烬山脉(Ered Lithui,Ash Mountains,摩多北面东西走向的山脉)北部的达格拉平原,展开激战。打得火热之际,埋伏的 Marhwini 君王率领 Eotheod 骑兵由 Undeep 冲出,攻向 Wainriders 的侧翼与后翼。阵脚大乱的 Wainriders 溃不成军,近三分之一战士阵亡,剩余的兵力逃回 Rhovanion。冈多尔国王 Calimehtar 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就此停止追击,但 Eotheod 不肯罢休,一路追杀到幽暗密林边缘。

  住在 Rhovanion 的人民的确也展开抗敌行动,烧毁不少 Wainriders 留在后方的仓储或屯垦地,但 Wainriders 男女老少皆兵,装备又比反抗者精良,抗争行动很快就被压抑下来。Eotheod 原本冀望一路北上,配合反抗军一举收复位在幽暗密林右缘的旧家园,但森林在望,期待的反抗行动却失败了,孤掌难鸣之下只好撤退,从此之后再也未有机会收复自己的祖居地。

  虽然此次的战役没替冈多尔赢取更多的土地,但 Wainriders 损失极为惨重,大大延后了下次的攻击,在毁灭性的敌军再次出击(III-1944)之前,冈多尔买到了近五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牧马民族两次的救援,奠立了两支种族千余年深厚的友谊,及互相支援的传统。

  在 III-1936 年继任冈多尔国王的 Ondoher(Calimehtar 之子),上任没几年就收到 Eotheod 新君王Forthwini(Marhwini 之子)的警告:Wainriders已经恢复实力跃跃欲试。但此时南疆的敌人正蠢蠢欲动,冈多尔没有能力先下手为强,只能厉兵秣马等待对方。

  Wainriders 起先与摩多南方的 Khand 等民族争战,后来双方达成协议一起出兵瓜分冈多尔,所以到了 III-1944年,南北两边同时发动攻势。国王 Ondoher 命令王室成员 Earnil(a 上面有两点,是 Narmacil II 父亲 Telumehtar的后裔)带领少数的兵力应付南阵线。III-933 年 Umbar 的海盗被冈多尔攻破,后来又作乱,可是到了 III-1810年海盗再度被冈多尔击败,此时还未恢复,所以不必担心海盗船载着敌军上溯安都因河直攻首都,只要守住安都因河畔的 Pelargir(佩拉格)港口,南方来犯的敌军就得被迫顺着介於大河和摩多西侧的黯影山脉Ephel

Duath,a 上面有 ',Mountains of Shadow,魔影山),那块南伊西林恩狭窄的土地上行,很容易被拦阻。Earnil 故意把军队藏在River Poros 渡口后方四十里处,等 Harad 渡河后迎头痛击,大获全胜。

  国王 Ondoher

  带领大部份的军队出征,他打算在达格拉平原迎战敌军,但对方的前锋靠着车马之利,沿着灰烬山脉北缘冈多尔修筑的道路快速行动,国王的军队才走到摩多大门附近(the Morannon,此时仍为冈多尔控制),就被庞大的战车与骑兵队冲散。敌军人数超乎想像,国王只能爬上小丘陵(註二)仓促佈阵,没多久Ondoher 与他大儿子 Artamir 就被杀了。敌人继续挺进,冈多尔兵士不是被赶进死亡沼泽(Dead Marshes),就是向后方溃逃。Minohtar(Ondoher 姐姐的小孩)接掌统帅权,命残军撤退,与还来不及上前协助的左翼(由 Dol Amroth 的 Adrahil 指挥)会合 ,移到 Cair Andros 和黯影山脉之间部署,以免敌军攻进 Osgiliath(那边有石桥可以渡过安都因河),因为那边土地最狭窄,比较好防守。Minohtar 自愿断后,替部队争取到不少撤退时间,挽救了一部份的兵力,可是他却牺牲了,跟随他的少数存活者背着他的屍身加入 Dol Amroth 的阵容。

  依据冈多尔的法律,只要国王能在首都留下足以担当责任的继承人,就应该亲自带领主力出征,所以 Ondoher 命令他的小儿子 Faramir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3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