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选择或填写下载券数量必须是整数

立即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首页 爱弥儿

爱弥儿

我的枫丹白露呀
2017-07-30 3 1562人阅读 侵权/举报


爱弥儿


原序


        我们身患一种可以治好的病;我们生来是向善的,如果我们愿意改正,我们就得到

自然的帮助。

    塞涅卡:《忿怒》第十一章第十三节。


                                                 


    这本集子中的感想和看法,是没有什么次序的,而且差不多是不连贯的,它开始是

为了使一位善于思考的贤良的母亲看了高兴而写的。最初,我的计划只是写一篇短文,

但是我所论述的问题却不由我不一直写下去,所以在不知不觉中这篇论文就变成了一本

书,当然,就内容来说,这本书的分量是太大了,然而就它论述的事情来说,还是太小

了。要不要把这本书刊行发表,我是考虑了很久的;而且在写作的时候,我常常觉得,

虽然是写过几本小册子,但毕竟还是说不上懂得著书。我原来想把这本书写得好一点,

但几次努力也未见成效,不过,经过这一番努力之后,我认为,为了使大家注意这方面

的问题,我应当照现在这个样子把它发表出来;而且,即使说我的见解不好,但如果能

抛砖引玉,使其他的人产生良好的看法,我的时间也就没有完全白费。一个深居简出的

人,把他的文章公之于世,既没有人替它吹嘘,也没有人替它辩护,甚至不知道别人对

他的文章想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那么,即使说他的见解错了的话,他也不用担心别

人不加思考就会接受他的错误的。我不想多说良好的教育是多么重要,我也并不力图证

明我们常用的教育方法不好,因为这种工作已经有许多人先我而做了,我绝不喜欢拿那

些人人皆知的事情填塞我这本书。我只想说明:很早以来就有人在大声反对这种旧有的

教育方法了,可是从来没有人准备提出一套更好的来。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和科学,倾

向于破坏的成分多,倾向于建设的成分少。人们可以用师长的口吻提出非难;至于说到

建议,那就需要采用另外一种口气了,然而这种口气,高傲的哲学家是不太喜欢的。

    尽管有许多的人著书立说,其目的,据说,完全是为了有益人群,然而在所有一切

有益人类的事业中,首要的一件,即教育人的事业,却被人忽视了。我阐述的这个问题,

在洛克的著作问世之后,一直没有人谈论过,我非常担心,在我这本书发表以后,它仍

然是那个样子。

    我们对儿童是一点也不理解的:对他们的观念错了,所以愈走就愈入歧途。最明智

的人致力于研究成年人应该知道些什么,可是却不考虑孩子们按其能力可以学到些什么,

他们总是把小孩子当大人看待,而不想一想他还没有成人哩。我所钻研的就是这种问题,

其目的在于:即使说我提出的方法是很荒谬的,人们还可以从我的见解中得到好处。至

于说应该怎样做,也许我的看法是很不对头,然而我相信,我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出人们

应该着手解决的问题了。因此,就从你们的学生开始好好地研究一番吧;因为我可以很

有把握地说,你对他们是完全不了解的:如果你抱着这种看法来读这本书,那么,我不

相信它对你没有用处。

    至于人们称之为作法的那一部分,它在这里不是别的东西,只是自然的进行而已,

正是在这里最容易使读者走入歧途;毫无疑问,也就是在这里,人们将来会攻击我,而

且,也许就是人们批评得不错的地方。人们将来会认为,他们所阅读的,不是一种教育

论文,而是一个空想家对教育的幻想。有什么办法呢?我要叙述的,不是别人的思想,


而是我自己的思想。我和别人的看法毫不相同;很久以来,人们就指摘我这一点。难道

要我采取别人的看法,受别人的思想影响吗?不行。只能要求我不要固执己见,不要以

为唯有我这个人比其他的人都明智;可以要求于我的,不是改变我的意见,而是敢于怀

疑我的意见:我能够做的就是这些,而我已经是做了。如果有时候我采用了断然的语气,

那绝不是为了要强使读者接受我的见解,而是要向读者阐述我是怎样想的。我为什么要

用怀疑的方式提出在我看来一点也不怀疑的事情呢?我要确切地说出我心中是怎样想的。

    在毫无顾虑地陈述我的意见的时候,我当然了解到绝不能以我的意见作为权威,所

以我总连带地说明了我的理由,好让别人去加以衡量,并且评判我这个人:尽管我不愿

意固执地维护我的见解,然而我并不认为就不应当把它们发表出来;因为在这些原则上,

尽管我的意见同别人的意见相反,然而它们绝不是一些无可无不可的原则。它们是我们

必须了解其真伪的原则,是给人类为福还是为祸的原则。

    “提出可行的办法”,人们一再地对我这样说。同样,人们也对我说,要实行大家

所实行的办法;或者,最低限度要使好的办法同现有的坏办法结合起来。在有些事情上,

这样一种想法比我的想法还荒唐得多,因为这样一结合,好的就变坏了,而坏的也不能

好起来。我宁可完全按照旧有的办法,而不愿意把好办法只采用一半,因为这样,在人

的身上矛盾就可能要少一些:他不能一下子达到两个相反的目标。做父母的人啊,可行

的办法,就是你们喜欢采用的办法。我应不应该表明你们的这种意愿呢?

    对于任何计划,都有两种事情要考虑:第一,计划要绝对的好;第二,实行起来要

容易。关于第一点,为了要使计划本身能够为人们所接受和实行,只要它具有的好处符

合事物的性质就行了;在这里,举个例来说,我们所提出的教育方法,只要它适合于人,

并且很适应于人的心就行了。

    至于第二点,那就要看一些情况中的一定的关系如何而定了;这些关系,对事物来

说是偶然的,因此不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是可以千变万化的。某种教育在瑞士可以实行,

而在法国却不能实行;这种教育适用于有产阶级,那种教育则适用于贵族。至于实行起

来容易还是不容易,那要以许多的情况为转移,这一点,只有看那个方法是个别地用之

于这个或那个国家,用之于这种或那种情况,才能断定它的结果。不过,所有这些个别

的应用问题,对我论述的题目来说,并不重要,所以没有列入我的计划的范围。别人如

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去研究这方面的问题,每一个人可以研究他心中想研究的国家或

者想研究的情况。对我来说,只要做到下面一点就算是满足了,那就是,不管人们出生

在什么地方,都能采用我提出的方法,而且,只要能把他们培养成我所想象的人,那就

算是对他们自己和别人都做了有益的事情。如果我不能履行这个诺言,那无疑是我的错

误,但是,如果我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人们再对我提出更多的要求的话,那就是他们的

错误了;因为我所许诺的只是这一点。

   

   ||http://www.ebook007.com


下一页


           



爱弥儿(第一卷)


第一节



        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要强使一

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他将气候、风

雨、季节搞得混乱不清;他残害他的狗、他的马和他的奴仆;他扰乱一切,毁伤一切东

西的本来面目;他喜爱丑陋和奇形怪状的东西;他不愿意事物天然的那个样子,甚至对

人也是如此,必须把人象练马场的马那样加以训练;必须把人象花园中的树木那样,照

他喜爱的样子弄得歪歪扭扭。

    不这样做,事情可能更糟糕一些;我们人类不愿意受不完善的教养。在今后的情况

下,一个生来就没有别人教养的人,他也许简直就不成样子。偏见、权威、需要、先例

以及压在我们身上的一切社会制度都将扼杀他的天性,而不会给它添加什么东西。他的

天性将象一株偶然生长在大路上的树苗,让行人碰来撞去,东弯西扭,不久就弄死了。

我恳求你,慈爱而有先见之明的母亲,最因为你善于避开这条大路,而保护这株正在成

长的幼苗,使它不受人类的各种舆论的冲击!你要培育这棵幼树,给它浇浇水,使它不

至于死亡;它的果实将有一天会使你感到喜悦。趁早给你的孩子的灵魂周围筑起一道围

墙,别人可以画出这道围墙的范围,但是你应当给它安上栅栏。

    我们栽培草木,使它长成一定的样子,我们教育人,使他具有一定的才能。如果一

个人生来就又高大又强壮,他的身材和气力,在他没有学会如何使用它们以前,对他是

没有用处的;它们可能对他还有所不利,因为它们将使别人想不到要帮助这个人;于是,

他孤孤单单的,还没有明白他需要些什么以前,就悲惨地死了。我们怜悯婴儿的处境,

然而我们还不了解,如果人不是从做婴儿开始的话,人类也许是已经灭亡了。

    我们生来是软弱的,所以我们需要力量;我们生来是一无所有的,所以需要帮助;

我们生来是愚昧的,所以需要判断的能力。我们在出生的时候所没有的东西,我们在长

大的时候所需要的东西,全都要由教育赐与我们。

    这种教育,我们或是受之于自然,或是受之于人,或是受之于事物。我们的才能和

器官的内在的发展,是自然的教育;别人教我们如何利用这种发展,是人的教育;我们

对影响我们的事物获得良好的经验,是事物的教育。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由三种教师培养起来的。一个学生,如果在他身上这三种

教师的不同的教育互相冲突的话,他所受的教育就不好,而且将永远不合他本人的心意;

一个学生,如果在他身上这三种不同的教育是一致的,都趋向同样的目的,他就会自己

达到他的目标,而且生活得很有意义。这样的学生,才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的。

    在这三种不同的教育中,自然的教育完全是不能由我们决定的,事物的教育只是在

有些方面才能够由我们决定。只有人的教育才是我们能够真正地加以控制的;不过,我

们的控制还只是假定的,因为,谁能够对一个孩子周围所有的人的言语和行为通通都管

得到呢?

    一旦把教育看成是一种艺术,则它差不多就不能取得什么成就,因为,它要成功,

就必须把三种教育配合一致,然而这一点是不由任何人决定的。我们殚思极虑所能做到

的,只是或多或少地接近目标罢了;不过,要达到这一点,还需要有一些运气咧。

    是什么目标呢?它不是别的,它就是自然的目标,这是刚才论证过的。既然三种教

育必须圆满地配合,那么,我们就要使其他两种教育配合我们无法控制的那种教育。也

许,自然这个辞的意义是太含糊了,在这里,应当尽量把它明确起来。

    有人说,自然不过就是习惯罢了。这是什么意思呢?不是有一些强制养成的习惯永

远也不能消灭天性的吗?举例来说,有一些被我们阻碍着不让垂直生长的植物,它们就

具有这样的习性。自由生长的植物,虽然保持着人们强制它倾斜生长的方向,但是它们

的液汁并不因此就改变原来的方向,而且,如果这种植物继续发育的话,它又会直立地


生长的。人的习性也是如此。只要人还处在同样的境地,他就能保持由习惯产生的习性,

虽然这些习性对我们来说是最不自然的;但是,只要情况一有改变,习惯就消失了,天

性又回复过来。教育确实只不过是一种习惯而已。不是有一些人忘掉了他们所受的教育,

另外一些人则保持了他们所受的教育吗?这种差别从什么地方产生的呢?如果是必须把

自然这个名词只限用于适合天性的习惯,那么,我们就可以省得说这一番多余的话了。

    我们生来是有感觉的,而且我们一出生就通过各种方式受到我们周围的事物的影响。

可以说,当我们一意识到我们的感觉,我们便希望去追求或者逃避产生这些感觉的事物,

我们首先要看这些事物使我们感到愉快还是不愉快,其次要看它们对我们是不是方便适

宜,最后则看它们是不是符合理性赋予我们的幸福和美满的观念。随着我们的感觉愈来

愈敏锐,眼界愈来愈开阔,这些倾向就愈来愈明显;但是,由于受到了我们的习惯的遏

制,所以它们也就或多或少地因为我们的见解不同而有所变化。在产生这种变化以前,

它们就是我所说的我们内在的自然。

    因此,必须把一切都归因于这些原始的倾向;如果我们所受的三种教育只不过是有

所不同的话,这是可以的;但是,当三种教育彼此冲突的时候,当我们培养一个人,不

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别人的时候,又怎样办呢?这样,要配合一致,就不可能了。由

于不得不同自然或社会制度进行斗争,所以必须在教育成一个人还是教育成一个公民之

间加以选择,因为我们不能同时教育成这两种人。

    凡是一个小小的社会,当它的范围很窄,而内部又好好团结的时候,便同大的社会

相疏远。凡是爱国者对外国人都是冷酷的:在他们心目中,外国人只不过是人,同他们

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这种缺陷是不可避免的,然而是很微小的。重要的是,要对那些同

他们一块儿生活的人都很好。在国外,斯巴达人是野心勃勃的,是很贪婪的,是不讲仁

义的;然而在他们国内,却处处洋溢着公正无私、和睦无间的精神。不要相信那些世界

主义者了,因为在他们的著作中,他们到遥远的地方去探求他们不屑在他们周围履行的

义务。这样的哲学家之所以爱鞑靼人,为的是免得去爱他们的邻居。

    自然人完全是为他自己而生活的;他是数的单位,是绝对的统一体,只同他自己和

他的同胞才有关系。公民只不过是一个分数的单位,是依赖于分母的,它的价值在于他

同总体,即同社会的关系。好的社会制度是这样的制度:它知道如何才能够最好地使人

改变他的天性,如何才能够剥夺他的绝对的存在,而给他以相对的存在,并且把“我”

转移到共同体中去,以便使各个人不再把自己看作一个独立的人,而只看作共同体的一

部分。罗马的一个公民,既不是凯尤斯,也同样,共和国之间的战争也是比君主国之间

的战争更加残酷的。但是,尽管君王之间的战争比较缓和,然而可怕的却是他们的和平:

与其做他们的臣民,倒不如做他们的敌人。不是鲁修斯,他就是一个罗马人,他爱他那

所独有的国家。由于变成了他的主人的财产,雷居鲁斯〔1〕便自称为迦太基人。作为

外国人,他拒绝接受罗马元老院的席位;这要一个迦太基人给他下命令,他才能接受。

他对别人想挽救他的生命,感到愤慨。他胜利了,于是就昂然回去,受酷刑而死。这在

我看来,对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人来说,是没有什么重大的意义的。

    斯巴达人佩达勒特,提出他自己要参加三百人会议,他遭到拒绝;然而,鉴于斯巴

达有三百个胜过他的人,他也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我认为,这种表现是真诚的,我们

有理由相信它是真诚的:这样的人就是公民。

    有一个斯巴达妇女的五个儿子都在军队里,她等待着战事的消息。一个奴隶来了,

她战栗地问他:“你的五个儿子都战死了。”“贱奴,谁问你这个?”“我们已经胜利

了!”于是,这位母亲便跑到庙中去感谢神灵。这样的人就是公民。

    凡是想在社会秩序中把自然的感情保持在第一位的人,是不知道他有什么需要的。

如果经常是处在自相矛盾的境地,经常在他的倾向和应尽的本分之间徘徊犹豫,则他既


(暂无评论)

已收藏至个人中心

点击个人中心可查看

评分:

评分成功

/355

最多预览50页

VIP
权益

我看
过的

我的
收藏

联系
客服

在线客服

工作日:10:00-18:00

联系客服

意见
反馈

关注
领奖

扫码关注免费领模板

会员权益

欢迎来到爱问共享资料

开通VIP 立即尊享会员权益
  • 专享
    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
    8折起

  • VIP专区
    免费下载

  • 千万文档
    免费下载

  • VIP
    悬赏通道

  • 专属客服

  • 会员
    尊贵标识

  • 上传文档
    扩容

  • 优选内容
    推荐

  • VIP
    专享活动

  • 上传内容自定义
    预览

  • 多终端互通

  • 办公频道
    无广告浏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