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0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卖唱的人们

卖唱的人们.txt

卖唱的人们

yifang1045234377
2018-01-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卖唱的人们txt》,可适用于影视/动漫领域

有一次我在早上八点半钟走过北京的西单北大街这个时间商店都没有开门所以人行道上空空荡荡只有满街飞扬的冰棍纸和卖唱的盲人。他们用半导体录音机伴奏唱着民歌。我到过欧美很多地方常见到各种残疾人乞讨或卖唱都不觉得难过就是看不得盲人卖唱。这是因为盲人是最值得同情的残疾人让他们乞讨是社会的耻辱。再说我在北京见到的这些盲人身上都很脏歌唱得也过于悲惨凡事他们唱过得歌我再也不想听到。当时满街都是这样的盲人就我一个明眼人我觉得这种景象有点过分。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卖唱者就属那天早上看到的最让人伤心。我想最好有个盲人之家把他们照顾起来经常洗洗澡换换衣服再有辆面包车接送他们各处卖唱免得都挤在西单北大街--但是最好别卖唱。很多盲人有音乐天赋可以好好学一学做职业艺术家。美国就有不少盲人音乐家其中有几个还很有名。本文的宗旨不是谈如何关怀盲人而是谈论卖唱--当然这里说的卖唱是广义的演奏乐器也在内。我见过各种卖唱者其中最怪异的一个是在伦敦塔边上看到的。这家伙有五十岁左右体壮如牛头戴一顶猎帽上面插了五彩的鸵鸟毛这样他的头就有点像儿童玩的羽毛球身上穿了一件麂皮茄克满是污渍但比西单的那些盲人干净--那些人身上没有污渍整个人油亮油亮的--手里弹着电吉他嘴上用铁架子支了一只口琴脚踩着一面踏板鼓膝盖栓有两面钹靴子跟上、两肘栓满了铃其他地方可能也藏有一些零碎因为从声音听来不止我说的这些。他在演奏时往好听里说是整整一支军乐队往难听里说是一个修理黑白铁的工场。演奏着一些俗不可耐的曲子。初看时不讨厌看过一分钟就得丢下点零钱溜走否则就会头晕因为他太吵人。我不喜欢他因为他是个哗众取宠得家伙。他的演奏没有艺术就是要钱。据我所见卖唱不一定非把身上弄得很脏也不一定要要哗众取宠。比方说有一次我在洛杉矶乘地铁从车站出来走过一个很大的过厅。这里环境很优雅铺着红地毯厅中央放了一架钢琴。有一个穿黑色燕尾服的青年坐在钢琴后面琴上放了一杯冰水。有人走过时他并不多看你只弹奏一曲就如向你表示好意。假如你想回报他的好意那是你的事。无心回报时就带着这好意走开。我记得我走过时他弹奏的是ldquo八音盒舞曲rdquo异常悠扬。时隔十年我还记得那乐曲和他的样子他非常年轻。人在年轻时可能要做些服务性的工作糊口或攒学费等待进取的时机在公共场所演奏也是一种。这不要紧只要无损于尊严就可。我相信这个青年一定会有很好的前途。下面我要谈的是我所见过的最动人的街头演奏这个例子说明在街头和公共场所演奏不一定会有损个人尊严也不一定会使艺术蒙羞--只可惜这几个演奏者不是真为钱而演奏。一个夏末的星期天我在维也纳阳光灿烂城里空空荡荡正好欣赏这座伟大的城市。维也纳是奥匈帝国的首都帝国已不复存在但首都还是首都。到过那座城市的人会同意ldquo伟大rdquo二字决非过誉。在那个与莫扎特等伟大名字联系在一起的歌剧院附近我遇上三个人在街头演奏。不管谁在这里演奏都显得有点不知寒碜。只有这三个人例外。拉小提琴的是个金发小伙子穿件毛衣、一条宽松的裤子简朴但异常整洁。他似是这三个人的头头虽然专注于演奏但也常看看同伴给他们无声的鼓励。有一位金发姑娘在吹奏长笛她穿一套花呢套裙眼睛里有点笑意。还有一个东亚女孩坐着拉大提琴乌黑的齐耳短发下一张白净的娃娃脸穿着短短的裙子白袜子和学生穿的黑皮鞋她有点慌张不敢看人只敢看乐谱。三个人都不到二十岁全都漂亮之极。至于他们的音乐就如童声一样是一种天籁。这世界上没有哪个音乐家会说他们演奏得不好。我猜这个故事会是这样的:他们三个是音乐学院的同学头一天晚上男孩说:敢不敢到歌剧院门前去演奏?金发女孩说:敢!有什么不敢的!至于那东亚女孩我觉得她是我们的同胞。她有点害羞答应了又反悔反悔了又答应最后终于被他们拉来了。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十几个人在听但都远远地站着恐怕会打扰他们。有时会有个老太太走近去放下一些钱但他们看都不看沉浸在音乐里。我坚信这一幕是当日维也纳最美丽的风景。我看了以后有点嫉妒因为他们太年轻了。青年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勇气和他们的远大前程。

有一次,我在早上八点半钟走过北京的西单北大街,这个时间商店都没有开门,所以人行道上空空荡荡,只有满街飞扬的冰棍纸和卖唱的盲人。他们用半导体录音机伴奏,唱着民歌。我到过欧美很多地方,常见到各种残疾人乞讨或卖唱,都不觉得难过,就是看不得盲人卖唱。这是因为盲人是最值得同情的残疾人,让他们乞讨是社会的耻辱。再说,我在北京见到的这些盲人身上都很脏,歌唱得也过于悲惨;凡事他们唱过得歌我再也不想听到。当时满街都是这样的盲人,就我一个明眼人,我觉得这种景象有点过分。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卖唱者,就属那天早上看到的最让人伤心。我想,最好有个盲人之家,把他们照顾起来,经常洗洗澡,换换衣服,再有辆面包车接送他们各处卖唱,免得都挤在西单北大街--但是最好别卖唱。很多盲人有音乐天赋,可以好好学一学,做职业艺术家。美国就有不少盲人音乐家,其中有几个还很有名。

本文的宗旨不是谈如何关怀盲人,而是谈论卖唱--当然,这里说的卖唱是广义的,演奏乐器也在内。我见过各种卖唱者,其中最怪异的一个是在伦敦塔边上看到的。这家伙有五十岁左右,体壮如牛,头戴一顶猎帽,上面插了五彩的鸵鸟毛,这样他的头就有点像儿童玩的羽毛球;身上穿了一件麂皮茄克,满是污渍,但比西单的那些盲人干净--那些人身上没有污渍,整个人油亮油亮的--手里弹着电吉他,嘴上用铁架子支了一只口琴,脚踩着一面踏板鼓,膝盖栓有两面钹,靴子跟上、两肘栓满了铃,其他地方可能也藏有一些零碎,因为从声音听来,不止我说的这些。他在演奏时,往好听里说,是整整一支军乐队,往难听里说,是一个修理黑白铁的工场。演奏着一些俗不可耐的曲子。初看时不讨厌,看过一分钟,就得丢下点零钱溜走,否则就会头晕,因为他太吵人。我不喜欢他,因为他是个哗众取宠得家伙。他的演奏没有艺术,就是要钱。

据我所见,卖唱不一定非把身上弄得很脏,也不一定要要哗众取宠。比方说,有一次我在洛杉矶乘地铁,从车站出来,走过一个很大的过厅。这里环境很优雅,铺着红地毯,厅中央放了一架钢琴。有一个穿黑色燕尾服的青年坐在钢琴后面,琴上放了一杯冰水。有人走过时,他并不多看你,只弹奏一曲,就如向你表示好意。假如你想回报他的好意,那是你的事。无心回报时,就带着这好意走开。我记得我走过时,他弹奏的是“八音盒舞曲”,异常悠扬。时隔十年,我还记得那乐曲,和他的样子,他非常年轻。人在年轻时,可能要做些服务性的工作,糊口或攒学费,等待进取的时机,在公共场所演奏也是一种。这不要紧只要无损于尊严就可。我相信,这个青年一定会有很好的前途。

下面我要谈的是我所见过的最动人的街头演奏,这个例子说明在街头和公共场所演奏,不一定会有损个人尊严,也不一定会使艺术蒙羞--只可惜这几个演奏者不是真为钱而演奏。一个夏末的星期天,我在维也纳,阳光灿烂,城里空空荡荡,正好欣赏这座伟大的城市。维也纳是奥匈帝国的首都,帝国已不复存在,但首都还是首都。到过那座城市的人会同意,“伟大”二字决非过誉。在那个与莫扎特等伟大名字联系在一起的歌剧院附近,我遇上三个人在街头演奏。不管谁在这里演奏,都显得有点不知寒碜。只有这三个人例外。拉小提琴的是个金发小伙子,穿件毛衣、一条宽松的裤子,简朴但异常整洁。他似是这三个人的头头,虽然专注于演奏,但也常看看同伴,给他们无声的鼓励。有一位金发姑娘在吹奏长笛,她穿一套花呢套裙,眼睛里有点笑意。还有一个东亚女孩坐着拉大提琴,乌黑的齐耳短发下一张白净的娃娃脸,穿着短短的裙子,白袜子和学生穿的黑皮鞋;她有点慌张,不敢看人,只敢看乐谱。三个人都不到二十岁,全都漂亮之极。至于他们的音乐,就如童声一样,是一种天籁。这世界上没有哪个音乐家会说他们演奏得不好。我猜这个故事会是这样的:他们三个是音乐学院的同学,头一天晚上,男孩说:敢不敢到歌剧院门前去演奏?金发女孩说:敢!有什么不敢的!至于那东亚女孩,我觉得她是我们的同胞。她有点害羞,答应了又反悔,反悔了又答应,最后终于被他们拉来了。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十几个人在听,但都远远地站着,恐怕会打扰他们。有时会有个老太太走近去放下一些钱,但他们看都不看,沉浸在音乐里。我坚

信,这一幕是当日维也纳最美丽的风景。我看了以后有点嫉妒,因为他们太年轻了。青年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勇气,和他们的远大前程。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

VIP

意见
反馈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