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研究(吴祖春).pdf

《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研究(吴祖春).pdf

《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研究(吴祖春).pdf

上传者: shakui 2014-02-11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研究(吴祖春)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姓名:吴祖春专业:中国哲学导师:李宗桂教授年月日么到了名。锡签b(Lf脍兽委::辩席员答主委学位论文原创性声明本人郑重声明:所呈交的学位论文是本人在符等。

姓名:吴祖春专业:中国哲学导师:李宗桂教授年月日么到了名。锡签b(Lf脍兽委::辩席员答主委学位论文原创性声明本人郑重声明:所呈交的学位论文是本人在导师的指导下独立进行研究工作所取得的成果。除文中已经注明引用的内容外本论文不包含任何其他个人或集体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作品成果。对本文的研究作出重要贡献的个人和集体均已在文中以明确方式标明。本人完全意识到本声明的法律结果由本人承担。学位论文作者签名:爱毒、旆日期:必/o年陟月矿El学位论文使用授权声明本人完全了解中山大学有关保留、使用学位论文的规定即:学校有权保留学位论文并向国家主管部门或其指定机构送交论文的电子版和纸质版。有权将学位论文用于非赢利目的的少量复制并允许论文进入学校图书馆、院系资料室被查阅。有权将学位论文的内容编入有关数据库进行检索。可以采用复印、缩印或其他方法保存学位论文。保密论文保密期满后适用本声明。一躲球翩虢杀害《Et期:和/o年耖月夕日论文题目:《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研究专业:中国哲学博士生:吴祖春指导教师:李宗桂教授摘要《汉书五行志》是对西汉阴阳五行思想的系统总结与集中呈现它创作的文献依据主要是董仲舒、刘向和刘歆的理论著作。《河图》《洛书》相为经纬、八卦九章相为表里、《周易》《春秋》相次为用的思想脉络表明《汉书五行志》是对天人之道的丰富和发展是关于阴阳五行的作品。《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是以经学化的模式建构起来的以五行为基础以天人感应为核心以时令和灾异为重点以礼制落实为目的贯通天、地、人涵盖国家时政纲领、一般行为准则和君主行为规范的理论体系。它遵循天道自然规律但更注重人道礼制规范借助天人感应并通过灾异现象《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实现了对政治行为的约束突出了以礼治国的施政原则。通过理则说明优先的天文释例、政治问题批判为主的地文释例和礼义申述为主的人文释例《汉书五行志》对现实政治进行了集中批判进而使循天施治和以礼治国的施政原则落在实处。《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具有典型的经学模式、鲜明的实用目的和简洁的理论表述等综合性特征.作为高度系统化的经验性认知方式《(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存在着诠释边界难以确定和诠释有效性难以保证的内生性困境。关键词:《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灾异经学礼制Title:AStudyontheYmy觚gWuxingThoughtinRecordsoftheFiveElementsoftheChroniclesoftheHanDynastyMajor:ChinesePhilosophyName:肋ZuchunSupervisor:ProfessorLiZongguiABSTRACTTherecordsoftheFiveElementsoftheChroniclesoftheHanDynastyacreativewritingwiththetheoriesofDongZhongshuLiuXiangandLiuXin,isasystematicsummarizationandconcentrativepresentationofXiHanDynasty'sYinyangWuxingThought.ThedevelopmentofYinyangWuxingthoughtfromHoTuandLuoShutoBaguaandNineChaptersontheMathematicalArtfromtheBookof:behaviorstandards.TheYinyangWuxingThoughtoftheRecordsoftheFiveElementsisadherencetotheWayoftheheavenaswellasmoreaRentionpaidtothefunctionsofthehumansystemofritesandhavingembodiedtheinteractionofHeavenandMan,theYinyangWuxingThoughtoftheRecordsoftheFiveElementsrestrictedthepoliticalbehaviourandhighlightedthepoliticalprincipalofrulingacountrybyritesbycalamities.theRecordsoftheFiveElementspractisedtwobasicgoverningideasthatisgoverningcountrybyfollowingtheWayofHeavenandbythesystemofritesbyhavingcriticizedtheproblemsofpoliticsaccordingtotheastronomicalcalamitiesinterpretationthatexplainingprinciplehasanpriority,thephysiographiccalamitiesinterpretationthatpoliticalproblemscriticismwaspaidmoreattentiontothehumanisticcalamitiesinterpretationthatlayemphasisonthesystemofrites.theYinyangWuxingThoughtoftheRecordsoftheFiveElementsofChroniclesoftheHanDynastyhascomprehensivecharactersofthetypicalConfucianClassicswrittenmodethedistinctpracticalpurposeandtheconcisetheoreticalconstruct.Ithasendogenousdifficultiesofaffirmingtheinterpretationboundaryanditsvaliditybecauseofitshighlysystematicempiricalcognitivestyle.KeyWords:theRecordsoftheFiveElementsofChroniclesoftheHanDynastyYinyangWuxingCalamityConfucianClassicstheSystemofRites目录引言..第一章《汉书五行志》的创作及其思想脉络.一、《汉书五行志》的创作二、《汉书五行志》的思想脉络.第二章经学化的理论建构...一、经:直接的理论基础..二、传:基本的理论内容..三、说:具体的理论诠释..四、经学化理论建构的文化意蕴..第三章天人并重的施政原则....一、循天而行:对天道的效法.二、据礼而动:对人道的遵循.三、天人相感:对政治行为的约束第四章以政治批判为核心的灾异释例..一、理则说明优先的天文释例.二、政治批判为主的地文释例.三、礼义申述为主的人文释例第五章《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的特征和困境..一、综合性的特征.I二、内生性的困境.附录一:文献索引附录:近八十年来阴阳五行研究综述.:.附录三:《汉书五行志》研究综述引言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梁启超的一篇《阴阳五行说之来历》不仅引发了一场关于阴阳五行的大讨论而且在西学东渐的影响下使阴阳五行是两千年来中国迷信之大本营的观点深入人心。其后有学者指出“如果不理解阴阳五行学派的世界观、知识论和逻辑学则对于自汉以下的儒家哲学也不能够有充分理解"“如果不明白阴阳五行图式几乎就无法理解中国的文化体系’’这既是对梁启超以完全否定的态度对待阴阳五行的纠正同时还肯定了阴阳五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巨大影响与骨干性作用。这就不能不让人追问:阴阳五行何以能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和影响力梁启超论及阴阳五行学说的创立与发展时指出“然则造此邪说以惑世诬民者谁耶其始盖起于燕齐方士而其建设之传播之亦负罪责者三人焉:日邹衍日董仲舒日刘向’’固。秦朝在制度设计上虽依据五德终始说但它毕竟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王朝阴阳五行全面地影响社会政治与文化发生在汉代。顾颉刚于此指出“汉代人的思想的骨干是阴阳五行。无论在宗教上政治上在学术上没有不用这套方式的’’o。这就意味着汉代人已经全面接受了阴阳五行学说同时也表明阴阳五行一经成为汉代人的思维方式就对汉代的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阴阳五行是汉代人的思维方式这正是阴阳五行能够在传统文化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直接原因。不过新的问题在于汉代人为什么会全面接受它并使之成为思维方式它又是怎样一步一步将影响推及到汉代文化的众多方面汉人所以会接受阴阳五行学说首先是得益于阴阳五行纵向的传播。阴阳五。梁启超指出:“阴阳五行说为二千年来迷信之大本营。直至今日在社会上犹有莫大势力。”梁启超:‘阴阳五行说之来历》载顾颉刚编著:<古史辨》(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为方便行文以下出自是书仅注书名和页码。o侯外庐赵纪彬杜国庠著:《中国思想通史》(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庞朴:《阴阳五行探源》《中国社会科学》年第期。回梁启超:《阴阳五行说之来历》载顾颉刚编著:《古史辨》(五)第页。囝“始史推终始血德之传以为周得火德秦代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卜黑。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更名河日德水以为水德之始。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刻肖毋仁恩和义然后台五德之数。于是急法久者不赦。”【汉司马迁撰【宋】裴删集解【脚】司马贞索隐【J}}】张q:节IF义:《史记秦始夸本纪》北京:中华书局年第版第.页。为方便起见以下出自是书仅注书名、篇目和页码。吕锡琛指出秦胡短命而I、:的一个晕要原冈是严刑峻法而依五德终始说定为水德正是施行这一政策的理论脯础。R锡琛:《方士的活动与秦帝陶的崩溃》《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年第期。顾颉刚撰王煦华导读:《秦汉的办士与儒生》上海:上海占籍}H版社年版第l页。行是先秦诸子的“公共思想资源"纵然经历了秦朝严厉的文化控制措施甚至以焚书坑儒来灭绝异学但它毕竟历时不长并且对博士官所学无限制还在制度设计和法令措施上遵循阴阳五行学说因此并未真正阻断阴阳五行的历史传播。在文化的纵向传播中汉代人接受历史文化的同时便不可避免地会受阴阳五行的影响。其次源于阴阳五行科学方法论的性质和无所不包的广博内容。阴阳五行在邹衍之后逐渐分化出现了科学主义和神秘主义两条全然不同的发展路向但作为庞大而系统的认识方法它在当时是最科学的。汉代人以之论证自己的观点进而将之作为自己的思维方式显然是在情理之中。与此同时从先秦业已存在的阴阳五行的具体形态看它不仅涉及到天文、术数、地理、物候等自然科学更涵盖政治、伦理、历史等社会领域汉代人触及其中的任何一个方面都不可能置身于阴阳五行之外而不受其影响。汉代人之所以会全面接受阴阳五行并使之成为自己的思维方式无疑是政治推动的结果。董仲舒借助阴阳五行系统论证了西汉政权的合法性并提出了不同的文化控制手段即“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随着董仲舒策对受嘉奖和文化控制主张最终成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文化政策阴的巨大影响也随之逐渐展开。一方面“以董仲舒为代表的‘天人感应’五行学说成为官方哲学后它笼罩、统治着汉代数百年弥漫在几乎全部态领域"另一方面经学独尊地位的确立使经学成为了学术大宗而文之分在骨子里就因阴阳五行说之不同复因此而产生政制及礼制的不后产生经本同经说的不同”经学研究者们又如何会无视阴阳五行要指出的是虽然董仲舒将阴阳五行引入儒学对阴阳五行学说在汉代推谢维扬教授指导:《阴阳五行研究(先秦篇)》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年度中国古代史专业博文第页。认为阴阳五行作为古代术数本是科学和巫术的混合体阴阳五行在秦汉以后发生分化出现了和神秘走向完全不同的两条发展方向前者以《内经》阴阳五行为代表后者以董仲舒的阴阳五。(见冯友兰著:《中国哲学史新编》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这种说法看理实际上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董仲舒为什么会接受阴阿』£行董仲舒所以会接受阴阳丘行其或许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恐怕还在于它的科学方法论价值这在冯友兰分析莆仲舒阴阳五行定。由此可见即便是阴阳五行的神秘主义发展路向仍有赖于它科学方法论的作HJ的发挥。州撰【唐】颜师古沱:《汉书》北京:中华书局年版第页。为方便起见以下出自注书名、篇目与页码。萤仲舒传》:“对既毕天子以仲舒为江都相事易于。”:《秦汉思想简议》载氏著:《rI国古代思想史论》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古史辨)第五册序》载顾颉刚编著:《古史辨》(血)第页。广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他毕竟还因谈论阴阳五行灾异问题而差点丢掉性命这就意味着他对阴阳五行流布的影响是有限的武帝既能因董仲舒所言不合己意就将之下狱也充分说明武帝对阴阳五行学说还不十分信任。汉帝对阴阳五行的态度出现明显转变或在宣帝时期。孙广德曾将政治领域的阴阳五行分为三个重要组成部分即五德终始说、灾异祥瑞说和时令说。即便五德终始说在高祖时期还是一种无意识的利用即便对时令的运用也还是承秦之政但改正朔易、服色在文帝时也已正式提了出来最早的以时令施仁政的诏令也出现了可武帝时仍然发生了董仲舒差点儿被杀的事情足见五德终始说和时令说对于阴阳五行的流行开来并非是决定性的。余下的就是灾异说了。范晔在将司马迁和班固进行比较时曾说:“迁文直而事核固文赡而事详。若固之序事不激诡不抑抗赡而不秽详而有体使读之者宴在而不厌信哉其能成名也。"o范晔强调的虽然是班固的行文风格但若考虑《汉书》中完整地保留着大量的书奏原文“文赡事详"应该同时也反映了他的求实精神。许殿才曾指出班固对司马迁“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的赞辞其实“也是他对《汉书》的根本要求”。如果许文所言不虚那么班固在记录汉代阴阳五行流行状况时以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为底本将之做成一部“灾异大全"就非空虚来风。刘光本则指出“灾异说之所以在汉代能广泛流行与汉宣帝的大力提倡有着重要关系一。其实从《汉书眭两夏侯京翼李传》的综论中也可看出宣帝对灾异说态度的转变“汉兴推阴阳言灾异者孝武时有董仲舒、夏侯始昌昭、宣则眭孟、夏侯胜元、成则京房、翼奉、刘向、谷永哀、平则李寻、田终术。此其纳说“先是辽东高庙、长陵高圃殿灾仲舒居家推说其意草稿未上主父偃候仲舒私见嫉之窃其书而奏焉。上召视诸儒仲舒弟子吕步舒不知其师书以为大愚。于是下仲舒吏当死诏赦之仲舒遂不敢复言灾异。”‘汉书董仲舒传》。第页。o孙广德著:‘先秦两汉阴阳五行说的政治思想》台北市:台湾商务印书馆年版第页。o据<汉书郊祀志上》先是高祖起事时有“赤帝子斩白帝子”和“色尚赤”之说继而在入秦时又有为雍地立黑帝祠之事而以公孙臣的上书看高帝最终选择是秦朝的水德。杨振红认为“从文献来看汉代许多时令制度和习俗也是承秦而来”。见杨振红:‘月令与秦汉政治再探讨兼论月令源流》《J力史研究》年第期。o详见《汉书郊祀志.卜》和《贾谊传》。《汉书文帝纪》文帝元年三月诏日:“方春和时草木群生之物皆有以自乐而吾百姓鳏、寡、孤、独、穷困之人或阽予死I’:而英之省忧。为悯父母将何如其议所以振贷之。”o【宋】范哗撰【唐】李贤等注:《后汉书班周传》北京:中华书局年版第页。许殿才:<<汉书)的实录精神与正宗思想》《巾圉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年第期。冯友兰著:<中闺哲学史新编》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傍刘光本:‘中国古代灾异说之流变》‘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年第期。时君著明者也。"从言说灾异成家者来看元成时期最多。从文化发展的渐进性规律来讲这至少也反映出宣帝时对灾异说的宽容。从言说灾异的后果看董仲舒下狱眭孟被诛京房弃市李寻流放命运相似而实质不同。董仲舒差点掉脑袋是因为触怒了武帝眭孟遭诛也因与朝廷主流意见不合而京房和李寻则是政治斗争失败的结果。从这些人的遭遇中我们可隐约看出朝廷对灾异说从抗拒到认可到接受的态度上的变化。再从论说灾异的著名案例来看在宣帝之前即便如“始推阴阳为儒者宗”的董仲舒论说精准的夏侯始昌也都不过选取其中之一予以说明但从夏侯胜开始每个人都有多达数条的详细记载。而夏侯胜正是宣帝时灾异家的突出代表。灾异说被统治者认可和接受是阴阳五行在汉代流行开来的决定性因素但促成统治者认可灾异说的诱因却是五德终始说和时令说。邹衍提出的五德终始说在当时即已引起各诸侯国国君的兴趣秦统一中国时也以之作为国家制度设计的理论依据汉高祖刘邦不仅在起事时以五德终始说作为宣传的工具汉朝建立后更围绕着五德终始说进行了一系列的学术争论和政治改造。这从顾颉刚《五德终始说下的政治与历史》一文中可明白看到。不过五德终始说的作用虽大但它毕竟首先是一种历史观是对既往公认政权的一次历史性排序。它的魅力主要在于它能够在这一历史性排序中对政权的合法性提供证明。这就决定了它的作用是有限的主要发生于政权合法性需要论证或遭到质疑时。五德终始说就其表现形式而言也是一种符应说。正像《吕氏春秋应同篇》指出的那样“凡帝王者之将兴也天必先见祥乎下民"帝王德运的变迁首先以符应的形式呈现出来。对于应符而兴者来讲所出现的自然是好兆头是“祥瑞’’但对将要被取而代之者来讲又无疑是坏征兆是“灾异’’。可见祥瑞和灾异的判定只有视角的不同而不存在实质的差异二者均是自然或社会领域出现的异常现象也同为符应说的具体表现。秦汉时对五德终始说的重视无疑对灾异说的流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时令说对于阴阳五行发展和传播的作用极大。它既是阴阳五行合流的媒介:“五行之所以能用抽象原理来解释世界是因为与阴阳说结合起来的缘故。这种o《汉书眭两夏侯京翼李传》第.页。结合以时令为媒介”还是阴阳五行发展的主流:“自邹衍以后阴阳五行说的主流是四时教令说”更是阴阳五行在民间传布的关键:“邹子之学之要义无非是五行说五行说依附于历法月令之学历法月令正如后世的皇历和月份牌为生活日用所必需因此五行说亦因之在民间广泛传布成为民众的一般知识背景和思想框架成为几乎所有知识范畴的普遍模式直至成为华夏传统宇宙观、历史观的理论基础"。时令说的主要载体月令相关文献则显示出时令说与灾异说具有同源性。以《月令》孟春之月为例。在罗列了孟春时节相关的天文、物候、政令之后《月令》还指出“孟春行夏令则雨水不时草木蚤(早)落国时有恐。行秋令则民其大疫焱风暴雨总至藜莠蓬蒿并兴。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雪霜大挚首种不入"。这是以自然出现异常现象的方式强调遵从时令的重要性。它虽没有表明这是来自上天的警告但与董仲舒所谓“其大略之类天地之物有不常之变者谓之异小者谓之灾。灾常先至而异乃随之。灾者天之谴也异者天之威也。谴之而不知乃畏之以威"的灾异谴告说具有异曲同工之妙。由此可见所谓灾异现象就是月令中的自然异常状况所谓灾异说则是以时令说为基础的天人感应说。《汉书五行志》是对西汉阴阳五行思想的系统总结与集中呈现。在形态上它糅合五行说和时令说构建了一个经学化的阴阳五行学说在内容上它虽融合时令说和五德终始说但以董仲舒、刘向、刘歆等人的灾异说为主成为一个“灾异大全"在学理上它虽主张天人感应强调天道与人道并重但在具体的实践中却更突出作为社会秩序规范的礼制的重要性:在目标上它旨在呈现西汉学术思想的盛况同时也为汉帝治理国家提供历史参照。因此可以认为《汉书五行志》既是对汉代阴阳五行思想的凝练概括同时也突出地反映了汉代阴阳五行思想的总体特征。历代正史虽对《汉书五行志》所包含的思想和内容毁誉不一然也大都肯定《五行志》开设的必要性并在写史的过程中承袭了《五行志》的设立。但是自从刘知几对《汉书五行志》从思想到材料提出批评之同】金谷治:‘五行说的起源》<哲学译从》年第期。岱杨超:《先秦阴阳五行说》《文史哲》年第期。刘宗迪:《五行说考源》《哲学研究》年第期。李学勤主编:《礼记iF义》.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o钟肇鹏主编:《春秋繁露校释二端》(校补本)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为方便{J:文以下出自是书仅注书名、篇名和页码。后尤其是梁启超明确对阴阳五行提出批评以来本应是研究汉代阴阳五行及其特色之最佳文献的《汉书五行志》不仅思想内容长期受到学术界的忽视而且对其评价也以负面居多更遑论对其阴阳五行思想进行深入探讨了。本论文拟立足于汉代学术思想发展的宏阔背景以《汉书叙传》及《五行志》中所指示的创作思路和理论基础为线索以《汉书五行志》为文本研究对象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从思想脉络、理论构建、政治原则和灾异释例四个方面对《汉书五行志》的阴阳五行思想进行深入研究以期在呈现《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的面貌、实质、价值、特征和内在困境进而对汉代阴阳五行思想的独特性予以揭示。需要特别交代的是汉代阴阳五行思想本与谶纬有着极密切的关系但鉴于《汉书五行志》已是对西汉阴阳五行思想的系统概括而谶纬涉及的问题更芜杂而繁复仅凭前人有限的研究成果而不对二者进行系统而详细的研究很难深化对二者关系的认识所以本文拟只讨论《汉书五行志》的阴阳五行问题而将其与谶纬的关系留待以后再作拓展和深入研究。第一章《汉书五行志》的创作及其思想脉络在研究《汉书五行志》阴阳五行思想之前首先需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汉书五行志》是个什么样的文献第二《汉书五行志》的思想内涵是什么。这是因为文献的性质既决定着对其价值和历史地位的评判更决定我们需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其中的思想而对思想内涵的准确把握则是展开进一步研究的前提和基础。一、《汉书五行志》的创作《五行志》属历史文献是毫无疑问的《汉书五行志》是对西汉主要社会文化思潮的反映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探讨《汉书五行志》的“性质"不是要对其文献的学科属性进行分类也不是要判断它是否采用了的西汉学者的学说观点而是要从创作方式上判断它是班固依据前人的理论学说进行的着力“创作’’还是仅仅对西汉学者学说的简单“汇编"。《汉书五行志》志序中在交代成篇依据时指出:“是以揽仲舒别向、歆傅(傅)载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讫于王莽举十二世以傅《春秋》著于篇。’’这表明《汉书五行志》是班固在董仲舒、刘向、刘歆等人阴阳五行学说的基础上参照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等人具体阐述阴阳五行的事例所进行的系统总结和集中呈现而在这其中班固最为倚重的是董仲舒、刘向和刘歆三人的学说。班固的这一说明照理说已再清楚不过也再详细不过了。可是就是在这里后人理解出现了明显的分歧。首先是认为《汉书五行志》创作的理论依据是伏生的《尚书大传》。《晋书.五行志》志序中说:“班固据《大传》采仲舒、刘向、刘歆著《五行志》而传载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讫于王莽博通祥变以傅《春秋》。’’范文澜也指出《汉书五行志》“首引‘经日’即《尚书洪范》文也次引‘传日’伏生《洪范五行传》也。又次引‘说日’是欧阳、大小夏侯等说也以下则多采董仲舒、刘向歆父子之说以为证”固。其次是认为《汉书五行o‘汉书五行志》第页。国【脚】房玄龄等撰:《晋书五干J:志.卜》北京:中华书局年版第页。范文澜:(il:史略考》载氏著《范文澜伞集》(第二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年版第页。志》的蓝本是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梁启超认为:“《五行志》所载大抵即刘向《洪范五行传》之言也"冯友兰指出:“《汉书》的《五行志》就是以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为其基本内容。’’最后是认为《汉书五行志》是班固对西汉学者观点的汇编。冉昭德认为引于监’同‘揽’是撮取、采撷之意‘别’是区别、分列之意‘传载’即记载之意。班固连用这几个提法强调《五行志》是将董仲舒、刘向、刘歆等各不相同的说法汇编纂辑在一起"。下面我们就对上述观点一一进行分析看他们的观点是否尊重了班固的原意是否符合历史事实。我们先来看将伏生的《尚书大传》作为班固创作《五行志》理论依据的说法。这一观点本身是缺乏说服力的。最显见的理由是若班固的创作确实依据了伏生《尚书大传》为何他在志序中连那些仅仅是采用了其论说灾异事例的人物都提到了却独不提及采用了其理论的最重要人物伏生如果说《五行志》在“貌传"中介绍《五行传》的传授状况时曾提到“孝武时夏侯始昌通《五经》善推《五行传》以传族子夏侯胜下及许商皆以教所贤弟子。其传与刘向同唯刘歆传独异"指出刘向所传与夏侯始昌所传的内容相同。按照《汉书儒林传》提供的线索“夏侯胜其先夏侯都尉从济南张生受《尚书》以传族子始昌。始昌传胜胜又事同郡茼卿。茼卿者倪宽门人。胜传从兄子建建又事欧阳高"“周堪字少卿齐人也。与孔霸俱事大夏侯胜。堪授牟卿及长安许商长伯"足见夏侯胜与倪宽的传授系统还有关系而夏侯胜与许商之间的桥梁是周堪。再由往上推“伏生济南人也故为秦博士。伏生教济南张生及殴阳生"o所以大夏侯之学系伏生之徒张生所传而“欧阳生字和伯千乘人也。事伏生授倪宽。宽又受业孔安国"倪宽所学有分别源于伏生之徒欧阳生和孔安国。而孔安国所传是出自其家壁中为古文《尚书》。由此可知欧阳高与大夏侯所传同为伏生之《尚书》至夏侯胜才多了孔安国的古文《尚书》。o梁启超:《阴阳五行说之来历》载顾额刚编著:《古史辨》(五)第页。国冯友兰著:《f|I围哲学史新编》(中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o“于监”是《汉书血iJ:志》的本字颜师占在注释Ifl已经指出其“与揽同”。回fI}}{德:《(汉节五{j:志)平议》《人文杂志》年第l期。o《汉书五行志》第页。《汉书儒林传》第页。o《汉书儒林传》第页。《汉.节儒林传》第页。由于许商所学系夏侯胜之传而夏侯胜所学已含孔安国古文《尚书》假如“其传与刘向同"中的“其"是泛指那么也就意味着孔安国所传古文《尚书》在有关《洪范》的解读上与伏生并无两样假如“其”指夏侯始昌所传那么就可以认定刘向所学其源头也应在伏生假如“其"是指许商等后学所传就意味着刘向所传含有古文说的成分。从刘向与刘歆在学术上的分歧可知刘向所学乃今文学因此不含有古文说的可能性较大。这样刘向所传应该是同夏侯始昌所传也就是没有加入孔安国古文《尚书》之前的相同其源头正在伏生。不过这依然是有问题的。班固虽提到夏侯始昌提到他传给夏侯胜和许商的《五行传》与刘向相同为何班固在《五行志》志序中连夏侯胜都提到了却没有提到夏侯始昌和伏生假如是因为在“貌传”中提到了夏侯始昌那为何没有进一步追溯到伏生所以种种迹象表明班固创作《五行志》的理论依据并不是伏生的《尚书大传》。再来看以刘向《洪范五行传论》为《汉书五行志》蓝本的观点。《五行志》所据的刘向“五行传’’其具体称谓在《汉书》中的记载并不一致。《五行志》“貌传"中提到《五行传》传授状况时并没有点明刘向所传的具体名称只说与许商所传《五行传》相同《艺文志》录载的是“刘向《五行传记》十一卷"但、《刘向传》中又说刘向所作“号日《洪范五行传论》一。对此学界早已有人注意但认为“从卷数相同、又都是论说五行等因素来看《五行传记》与《洪范五行传论》很可能是一书两名。此两书均已佚但《汉书五行志》著录了《洪范五行传论》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刘向的阴阳五行灾异理论"国。《洪范五行传论》的佚失使其原初面貌已无法得知现有的辑本又主要是从《五行志》中拣出也不足为据。不过我们仍然可从《刘向传》的介绍中得知其大概“是时帝元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将军秉政倚太后专国权兄弟七人皆封为列侯。时数有大异向以为外戚贵盛风兄弟用事之咎。而上方精于《诗》《书》观古文诏向领校中《五经》秘书。向见《尚书洪范》箕子为武王陈五行阴阳休咎之应。向乃集合上古以来历春秋六国至秦汉符瑞灾异之记推迹行事连传祸福著其占验比类相从各有条目凡十一篇号日《洪范五行传o‘汉书艺文志》第页。o《汉.节刘向传》第页。。王继训:《刘向阴阳血行说初探》<孔子研究》年第l期。论》奏之。"《洪范五行传论》本身是刘向针对外戚所作的疏奏不仅具有阴阳五行理论还包括具体的政治实践《汉书五行志》不仅在志序中特地提到“宣、元之后刘向治《毂梁春秋》数其祸福传以《洪范》”而且在具体内容上也是既有理论又有具体的灾异释例从这个角度看将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看作是《五行志》的蓝本不是没有道理。但问题在于若班固确实是以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为创作蓝本又为何特别指出“汉兴承秦灭学之后景、武之世董仲舒治《公羊春秋》始推阴阳为儒者宗。宣、元之后刘向治《毂梁春秋》数其祸福传以《洪范》与仲舒错”明显是对董仲舒而不是刘向推崇有加又为说其创作依据是“揽仲舒别向歆”而不是“揽刘向"所以《刘向传》和《五行志》志序中的种种迹象表明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确实是班固创作《五行志》的重要依据但并非蓝本。至于将《汉书五行志》看作是班固对董仲舒、刘向、刘歆等人说法的汇编更是皮毛之见。我们不妨以班固“揽仲舒别向、歆傅载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这段话为线索看看班固是否只是简单的汇编。关于“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我们可以从《汉书眭两夏侯京翼李传》得知就是指他们具体阐发灾异事件的那些言论和书奏。就其内容而言毫无疑问是属于对灾异理论具体的运用。不过班固也明言对这些内容只是“傅载”而已其所倚重的是“揽"和“别"的具体内容即董仲舒、刘向、刘歆的观点。《汉书五行志》的志序中称:“汉兴承秦灭学之后景、武之世董仲舒治《公羊春秋》始推阴阳为儒者宗。宣、元之后刘向治《毂梁春秋》数其祸福传回以《洪范》与仲舒错。至向子歆治《左氏传》其《春秋》意亦已乖矣言《五行传》又颇不同。”在这里我们可以发现班固之所以倚重董仲舒、刘向和刘歆是基于他们“治《公羊春秋》"、“治《毅梁春秋》"、“治《左氏传》’’关键在于他们的“《春秋》意”。这显然不是讲他们对灾异事件的具体阐述而是强调他们对《春秋》大义的阐发也就是在理论上的贡献。若真如范文澜所o《汉书刘向传》第页。圆颜师古的注释称:“傅宁或作傅读日附谓附著。”《汉书五行志》第页。回颜师古在注释中指出这里的“传”字“或作‘傅’读日附。”意思是“以《洪范》义傅而说之。”见《汉书五行志》第页。《汉书五{J:志》第页。lO言《五行志》只是采用董仲舒等人对具体灾异的论说矛盾就出来了:班固一、方面特别推崇并强调了董仲舒、刘向、刘歆的理论贡献另一方面却在具体创作中只采用了他们对理论的运用这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而且就董仲舒、刘向歆父子在西汉阴阳五行理论发展上的贡献讲离开他们而想反映西汉阴阳五行思想的状况无疑于缘木求鱼。为弄清班固是否仅仅是将董仲舒等人观点汇编在一起首先需要了解这些人的观点是怎样的。’董仲舒对于阴阳五行的建设努力以及具体路向《史记》和《汉书》均有记载。《史记儒林列传》于董仲舒所记三事:研学、举止、施治。就研学而言“以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受业或莫见其面盖三年董仲舒不观于舍园其精如此”“至卒终不治产业以惰学著书为事。故汉兴至于五世之间唯董仲舒名为明于《春秋》其传公羊氏也"。就举止而言“进退容止非礼不行学士皆师尊之。’’就施治而言“今上即位为江都相。以《春秋》灾异之变推阴阳所以错行故求雨闭诸阳纵诸阴其止雨反是。行之一国未尝不得所欲。中废为中大夫居舍著《灾异之记》。是时辽东高庙灾主父偃疾之取其书奏之天子。”除少量文字出入外《汉书》较《史记》最大的不同就是录入了《天人三策》。由《史》、《汉》记载不难看出:第一、董仲舒为西汉《春秋》公羊学的领军人物治公羊学时引入了阴阳五行学说。《汉书五行志上》以为“董仲舒治《公羊春秋》始推阴阳为儒者宗’’《春秋繁露》和《天人三策》则印证了其对阴阳学说的援引和阐发以及对五行说的具体探究。张岱年由此推论“儒家之中就现在可考见者而言首先兼言阴阳五行者似是董仲舒。"第二董仲舒所学重礼亦身体力行。它佐证了司马迁“故《春秋》者礼义之大宗也"的观点同时也在事实上解释了董仲舒解释灾异时何以多以礼作为现实的评判标准。第o‘史记儒林列传》第页.o《史记儒林列传》第页。o按照《史记索隐》的解释:“仲舒为灾异记草而未奏主父偃窃而奏之。”再观‘汉书五行志》所录董仲舒此次吉说灾异的全文可知蔗仲舒原本是要自己上奏武帝的。因此列入“施治”一目不谓彳i可。《史记儒林列传》第.页。‘汉书五行志》第页。苏舆案《春秋繁露五行相生》:“推阴阳谓以五行推阴阳此亦《春秋》家学。放班志五行自谓传于《春秋》然其源则出于《洪范》。芾为齐学伏生《尚节》《血iJ:》《齐诗》《五际》皆重天人其归一也。”(苏舆撰、钟哲点校:《春秋繁露义证五行相生》北京:中华书局年版第页。)张岱年:‘中国哲学大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版第页。o《史记太史公自序》第页。lI三董仲舒在施治中推论阴阳亦颇重灾异谴告。《春秋繁露》和《天人三策》对天人感应和阴阳五行灾异说的系统论述即是例证。正因为对天人感应和灾异谴告说的系统阐发董仲舒的学说往往被贴上了宗教神学的标签但他对阴阳五行理论的系统建构则是功不可没的。就其理论内容而言透过《春秋繁露》可知董仲舒将阴阳五行学说引入公羊学之中一方面在经学系统中创造性地、系统地说明了阴阳消息运行和五行的生胜运转关系奠定了汉代政治文化系统中阴阳五行思想基本的价值取向、论证进路、理论架构、规模格局和使用方向另一方面又借助《春秋》所载之史事实践了孔子“见之空言不如行事博深切明’’的阐释方法将先秦以来如《管子》之《幼官》、《四时》、《五行》和《吕氏春秋》十二纪纪首中汇集的时令禁忌加以整理提炼通过阴阳五行的模式化建构、《春秋》礼意的挖掘比附和儒家仁爱思想的精心嵌入最终形成并倡导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灾异之学。虽然对辽东高庙和长陵高园殿火灾的推论差点要了他的命但据《董仲舒年表》可知董仲舒专论灾异的《春秋阴阳》此时业已完成。董仲舒之后论说阴阳五行蔚然可观者就是刘向歆父子。刘向在阴阳五行发展中的地位由其《洪范五行传论》所奠定前已有所论及。所要补充的是《洪范五行传论》以阴阳五行推论符瑞灾异与董仲舒的《灾异之记》、《春秋阴阳》可谓一脉相承。尤为重要的是《洪范五行传论》既不是单纯的理论著述也不是仅仅关注其时政治状况的践行性著作而是一部有着明确的以史为鉴、匡正汉主意图的灾异论集“是汉朝‘天人感应’的思想的百科全书’’。与此同时《刘向传》关于《洪范五行传论》的记载分明显示出刘向在《洪范五行传论》国金春峰认为“《春秋公羊传》书灾异但不讲天人感应不发挥灾异谴告思想。董仲舒‘首推阴阳’以灾异说《春秋》”。(见氏著《汉代思想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修订第版第页。)圆侯外庐等将董仲舒的学说定性为“中世纪神学”认为董仲舒是“中世纪神学体系的创始人”。(见氏著《中国思想通史》(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年舨第页。)此一观点在学界的到广泛的认同。肖楚父、李锦伞主编《中国哲学史》即延续这种说法将董仲舒定性为“汉代正宗神学的奠基者”。(见氏著《中国哲学史》(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固《春秋繁露校释俞序》第页。华根友认为:“董仲舒关丁二阴阳、五行、灾异、祥瑞等议论遍于《春秋繁露》、《贤良对策》、《春秋阴阳》等著作”进而在对蓖仲舒主要著作进行说明时又进一步指出《春秋阴阳》是“董仲舒以‘《春秋》灾异之变推阴阳所以错行’的~份灾异稿”。(见氏著《董仲舒思想研究》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年版第页。)华根友著:《萤仲舒思想研究》.卜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年版第页。向燕南:《论匡正汉主是班吲撰述《汉书五行志)的政治目的》《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年第l期。o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编》(巾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中不仅讨论了“灾异’’更兼有“符瑞”是“集合上古以来历春秋六国至秦汉符瑞灾异之记"的产物。反观《五行志》班固所载不仅没有“符瑞’’而且还有大量对灾异的评论。再加上《叙传》中班固对《五行志》创造缘由和目的自述为“《河图》命庖《洛书》赐禹八卦成列九畴迪叙。世代实宝光演文武《春秋》之占咎征是举。告往知来王事之表’’。即以《河图》、《洛书》、八卦、九畴为代表的天人之道历代均十分珍视。其中作为后来者《春秋》于此阐发的重点在灾异。班固作《五行志》的目的是为了明鉴历史成为政事可资参照的依据。也就是说“班固在《汉书五行志》中对现实的影射和批判最直接的反映应是他自己的言论"。《五行志》对刘歆颇有贬斥:“至向子歆治《左氏传》其《春秋》意亦已乖矣言《五行传》又颇不同。"冯友兰认为这里所谓的“颇不同’’实际上“都是细节不同不是原则性的不同"。不过这并非班固的原意。《汉书五行志》称:“孝武时夏侯始昌通《五经》善推《五行传》以传族子夏侯胜下及许商皆以教所贤弟子。其传与刘向同唯刘歆传独异。"《汉书夏侯始昌传》称夏侯始昌“通《五经》以《齐诗》、《尚书》教授。自董仲舒、韩婴死后武帝得始昌甚重之。始昌明于阴阳先言柏梁台灾日至期日果灾"。继而《夏侯胜传》称夏侯胜“从始昌受《尚书》及《洪范五行传》说灾异’’。由此可知:第一对汉代阴阳五行灾异说影响甚巨的《洪范五行传》始传于夏侯始昌第二许商、刘向所传《洪范五行传》与夏侯始昌无异第三刘歆也有《五行传》但与刘向等人不同。对于刘歆《五行传》何以没有出现在《汉书艺文志》中有学者认为是晚出的缘故。可见班固称刘歆“言《五行传》又。据统计‘汉书五行志》共记灾异事件项在有解释的项中尽班固单独进行解释的就有l项。这还不包括与无名氏共同解释的项和对董仲舒等人解释之余断以己意的情况.o<汉书叙传下》第页。o向燕南:《论匡正汉主是班固撰述(汉书五行志)的政治目的》‘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年第l期。《汉书五行志》第页。西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编》(中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汉书五行志》第页。o<汉书眭两夏侯京翼李传》第页。o<汉书睦两夏侯京翼李传》第页。关于《洪范五行传》原创者学界颇有异议。正史中《晋书五行志》首将之上推至伏生但缪风林在《汉书五行志凡例》(《史学杂志》年第l卷第期)、《洪范五行传出伏生辨》(《史学杂志》年第卷第期)中坚持夏侯始吕为最初作者并强调将《洪范血{J:传》的作者上推至伏生实则出丁郑康成的误读。鲫徐兴无:“‘艺文志》未见著录说明刘歆的<五行传论》写作较晚未入七略。”至丁:为何班I州末将刘歆颇不同"强调的是其《五行传》内容与刘向等人的不同。卣《五行志》记载的灾异解释案例可知灾异解释并非如后人臆想的那样随便而是依据具体的理论进行。《五行传》不同就意味着解释的方向不同解释的结果也必然迥异这在班固看来显然不是“细节的不同"而是根本性的不同。至此不难发现虽然刘向的《洪范五行传论》是一部记载了众多灾异事例和具体解说的“灾异大全"董仲舒不仅有《求雨》、《止雨》篇而且还有专门论及灾异的《灾异之记》和《春秋阴阳》《五行志》所载内容也主要是董仲舒、刘向和刘歆等人诠释的春秋以来的灾异事件但若据此认为董仲舒、刘向歆父子之于《五行志》贡献只在于他们对众多具体灾异现象所作的诠释无疑是片面的皮毛之见。而抛开具体的灾异释例无论是从董仲舒等人的理论贡献本身还是与《五行志》理论建构的比较认为《汉书五行志》只是对董仲舒等人观点的汇编都与事实不符。在明确了《汉书五行志》是班固依据董仲舒、刘向和刘歆等人的学说所创作的反映西汉阴阳五行学说及其在社会中运用的历史性文献之后我们不妨再来看一看班固在创作过程中的价值取向问题也就是班固是遵循了怎样的原则创作的这篇文献。从班固“汉兴承秦灭学之后景、武之世董仲舒治《公羊春秋》始推阴阳为儒者宗。宣、元之后刘向治《毅梁春秋》数其祸福传以《洪范》与仲舒错。至向子歆治《左氏传》其《春秋》意亦已乖矣言《五行传》又颇不同。是以揽仲舒别向、歆傅载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讫于王莽举十二世以傅《春秋》著于篇”的介绍中我们还可以看出:第一通过董仲舒、刘向和刘歆灾异说具体学术背景的介绍揭示了《五行志》思想的经学背景虽然三人那里已有公羊、毅梁、左氏之别第二在推论《春秋》灾异(祸福)的问题上董仲舒、刘向的旨趣与刘歆相左但班固评判灾异说异同的标准并非是否采用了同一种(类)经书而是其学说本身的不同第三“以傅《春秋》’’的撰写方式也表明了班固在经学范围内言说灾异的基本价值取向。由第一二两点足以窥知班固对《春秋》等经术的重视。由《太史公自序》的《洪范五行传论》补录《艺文志》中他认为主要是山丁班l州埘刘歆的《五行传》“颇有微词”。见氏著《刘向评传附刘歆评传》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可知相对于先秦诸子从学理方面阐发治国大道进而期望时君通过认同其学说而在政治实践中加以运用不同司马谈、司马迁父子在汉初功利主义极盛一时的氛围中对诸子的评判明显倾向于足以施之于政的“术”的方面。但随着战事平息和“马上得天下、马下治之"治国方略的转变自文帝起便开始了对文化的恢复与重建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援经术以施治更逐渐成为政治文化的主流这也就有了后世所说的“以《禹贡》行水以《洪范》察变以《春秋》折狱以三百五篇当谏书"。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此时对经的运用已经不再是外在的经术而是内在的经义即通过经义的阐发来发挥其治世的功能。这在《史记》和《汉书》对“儒宗”的评定上表现得非常明显o。所以班固在《汉书叙传》中指出“综其行事旁贯《五经》上下洽通"是其重要的撰述原则。这不仅符合班固所在时代的学术氛围更符合孔子“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也’’的作《春秋》方法。由第三点可知班固对经学价值的推崇和遵循。《后汉书班彪传》记载班彪对司马迁《史记》的评价:“迁之所记从汉元至武以绝则其功也。至于采经摭传分散百家之事甚多疏略不如其本务欲以多闻广载为功论议浅而不笃。其论术学则崇黄老而薄《五经》序货殖则轻仁义而羞贫穷道游侠则贱守节而贵俗功:此其大敝伤道所以遇极刑之咎也。然善述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野文质相称盖良史之才也。诚令迁依《五经》之法言同圣人之是非意亦庶几矣。"班固在《司马迁》传赞中承袭了其父的观点而透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1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