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石涛艺术初探.pdf

石涛艺术初探.pdf

石涛艺术初探.pdf

上传者: hqsh903 2013-12-28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石涛艺术初探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河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石涛艺术初探姓名:宋威申请学位级别:硕士专业:美术学指导教师:马岭摘要一石涛是我国清代画坛最重要的画家他的画笔意纵恣、奇肆豪放、符等。

河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石涛艺术初探姓名:宋威申请学位级别:硕士专业:美术学指导教师:马岭摘要一石涛是我国清代画坛最重要的画家他的画笔意纵恣、奇肆豪放、不同时流面貌多变迥异于同时代的主流“四王画派”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不但如此石涛在艺术上可谓“集大成者”他不仅在绘画上山水、花鸟、人物俱精还擅长书法、诗文其作品往往是诗、书、画相得益彰。另外石涛在绘画理论上也独有建树他撰写的《苦瓜和尚话语录》堪称中国绘画美学的经典之作。在这部著作中石涛将绘画的各种因素辨证的联系进行分析论述集中的倡导了“借古开今”、“师法造化”、“无法而法”等创作思想反对当时画坛泥古成癖、据守成法的颓风。许多观点遥接六朝五代及北宋先贤的理论尤其对绘画本体进行了深入的反思不但在当时对绘画的发展有警醒和推动的作用对当今及以后的绘画发展仍会有积极的作用。石涛艺术成就的取得与他坎坷的人生经历是分不开的前朝王子的身世和对家国的怀念形成了他卓然不群的性格也造就了他独特的“艺术基因”这些集中反映在他的艺术风格上。石涛一生大多居无定所不同时期的交游和艺术思想的演进也体现在他一生不同时期艺术风格的演变之中。本文将石涛的艺术成就作为研究重点从作品本体角度对其艺术渊源、绘画技法和其艺术对后世的影响进行深入解析。在研究过程中将其艺术思想和绘画作品相互印证对其不同时期、不同题材绘画的特点与绘画思想的关系进行了总结。本文共分六章第一、二章对石涛所生活的社会历史背景、当时画坛的大体局面及石涛的生平行迹进行了简要介绍第三章对石涛的艺术渊源和艺术成就进行了探究在艺术成就一节中除山水画外对其花卉画和书法成就进行了深入研究第四章对石涛绘画技法进行详细解析在研究过程中将其绘画理论与绘画技法结合起来使其理论有所依附使其理论形象化以便从技术的角度印证其理论第五章研究石涛绘画风格的演变笔者根据石涛不同的生活阶段将其创作分为五个阶段并总结出其画风“纵敛纵一敛~纵”的大致演变规律第六章总结T石涛在当时和对后世画坛的影响并提出辨证的看待石涛的影响和全面的理解石涛绘画理论的观点。关键词:石涛艺术成就技法风格演变AbstractSlliR的isoneoftllemostimpommtanistsinthepaintingcirclesofQingDynaS够HispaintiIlgis如llofch肌gesbdallduIlconsn面neddia’erem伍)mⅡloseoflliscomemporaries(forex锄pletepailltingofthemainstre锄atllistiInetlle“FourW抽gs’’)andhaSinlpuctedde印lyont:helaterartists.MoreoVerSlliT幻isamasterin廿eartfield.HeisnotoIdyadeptindrawiIlglandsc印espaintingno、Verand.birdpaintingandfigurepaintingbutalsogoodatcalligraphyandpoet够Poemscalli伊印hyanddra、lingalwaysbringoutthebestineachotheriIlhisworks.AdditionallyhehaSmadeuiquecontributionstopainiIlgtheories.Hewrote砌P彳n口彪c珞D厂肋瓜口聊尸P口r^如挖七whichisknownasaclassicrepresematiVeofChinesepaintingaestlletics.InthisbookSlliT幻relatesalll【indsofelementsdialecticallyto锄础yzeaIldeXpoundthem.HelligldyadVocatestheideaSofguidinganisticcreationof“UsillgthepaLsttgiveiIIlpetusto吐lepresent”“leamillgn.omthen砷ure’and“paintinginan吼constrainedⅥay’’aIldopposes龇degeneratepracticesof“obstinatelyfollo埘ngtheacientpaintillgmethodsaIldclingingtothehabi删mallnersoftheiro啪”.M锄yofllisop诚onscominuesmetheoriesoftlleartistsinSixDynaStiesaIldFiveDynaStiesalldNonhemSong:Dynas妙HepaniculallyrenectsprofoundlyoverⅡlepaintinginitselfwmchnotly如nctionsaSawarIlingandpromotionforthedevelopmentofthepaintingin廿lattimebutalsoplaysanactiVep硪inthedevelopmemofthepaintingatpresentandinthe胁e.IheanisticacllievementsSiTaohaSobtainedareinseparablewithhjsfmst眦edlifetime.HisnostalgiaforllishomelaIldasthepriceofMingDynaSt)forgedhisdistin鲥shedpersonali够uldalsocreatedllisuIlique“anisticgene”WhichfindbesteXpressioninhis缸isticstyle.Slli’aohadnofixedresidenceallhisifellistra【Veling锄daSsociationwithotllerSindi虢rentperiodsaIldtheeVolutionofMsanisticIII关于学位论文独立完成和内容创新的声明本人向河南大学提出硕士学位中请。本人郑重声明:所呈交的学位论文是本人在导师的指导下独立完成的对所研究的课题有新番匀见解。据我所知除文中特别加以说明、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括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过酌研究成果也不包括其他人为获得任何教育、科研机构舟勺学位或证书而使用过的材料。与我一同工作的同事对本研究所做的任何贡献均已在论文中作了明确的说明并表示了谢意。学位串请人(学住论文作者)螯名:卑闻日关于学位论文著作权使用授权书本人经河南大学审核批准授子硕士学位。作为学位论文的作者本人完全了解并同意河南大学有关保留、使用学位论文韵要求即河南大学有扳向国家图书馆、科研信息机构、数据收集机构和本校图书馆等提供学住论文(纸质文本和电子文本)以供公众检索、查阅。本人授权河南大学出于宣扬、展览学校学术发展和进行学术交流等目的可以采取影即、缩印、扫描和拷贝等复制手段保存、汇编学位论文(甄质文本和电子文本)。(涉及保密内容的学位论文在解密后适用本授权书)学住获得者(学位论文作者)签名:年月日学位论文指导教师签名:引言清代初期的中国画坛可谓中国古代绘画史上的绝响这一时期涌现出众多卓有建树的大家。论其绘画成就理论著述和对后世的影响石涛无疑当为之为翘楚。清代中期的扬州画派和清晚期的海上画派都深受石涛影响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随着四王在中国画坛“正脉’’“嫡支”的地位被颠覆石涛恣肆纵横奇绝多变的画风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其“无法而法、乃为至法”的绘画主张更成为画界的圭臬当人们关注石涛巨大绘画成就的同时其“靖江后人”前朝王子身份和亦僧亦道的多舛一生也受到后世的注目。然而由于历史原因石涛的身世、生卒、生前行迹等问题向来扑朔迷离虽有众多学者深入研究大量考证但仍是众说纷纭。直至上世纪末石涛的身世之谜才基本有一定论。在以前的“石涛研究”中大多数学者偏重于石涛身世生卒、行迹交游以及石涛绘画理论的研究对石涛绘画本身的研究相对较少即便有少数对个别作品的研究也主要是通过作品考证其身世生卒、行迹交游等问题。对其绘画渊源、具体绘画技法和整体绘画风格的演变的研究较少特别是对其绘画风格方面的研究主要是与同时代“四王”画风做横向比较将其一生大量作品放入不同绘画阶段进行自身纵向风格演变比较的研究几乎为空白。这或许是由于以前的大多数研究者多为理论家的缘故他们深厚的文学、美学功底和广博的理论知识使得其在考证、论述方面的研究得以深入也使得我们通过他们的研究对石涛本人以及他的绘画理论有深入的了解。基于笔者对石涛绘画的喜爱和对山水画的浅显实践欲在前贤的研究基础之上通过本文对石涛绘画本身做一点尝试性研究。本文笔者将石涛的绘画渊源、绘画技法作和整体艺术风格的演变为研究重点与其不同时期的行迹交游和艺术思想进行横向的联系将其作品进行纵向的比较从而对其一生五个不同时期绘画思想和绘画风格的演变有了规律性的把握即:石涛绘画具有豪放宏博的气质潇洒狂逸的艺术情调和苍莽奇异的境界。他一生的创作在此基调上不同时期又有不同的面貌这跟他交游的渐广眼界的逐步开阔生活环境的迁移以及人生态度的转变有直接关系。石涛一生行迹交游颇广人生遭遇几经沉浮直接影响了他的人生态度和艺术思想而他的艺术作品正是其人生态度和艺术思想的直接反映。另外通过具体作品纵向的比较可以将其绘画作品风格的演变归纳为“纵敛纵敛纵’’这样一条脉络当然这些时期实际上是不能截然分开的每个时期成就的取得都是在前面几个时期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因此我们分时期研究石涛绘画风格的演变时更需要用联系和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这种演变。石涛艺术成就的取得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范例通过对石涛艺术的研究我们可以得到诸多启示:首先敢于在绘画思想和绘画技法上“求变”石涛一生画风的演变次数之多和程度之大在从古至今的中国画坛中是不多见的。而这种演变是在逐步熟悉传统、吸收今人和感悟造化中自然演变的既不是为“变”而变又不是无目的的变化。只有这样才能在演变中不断提高逐步成熟。其次石涛艺术风格的形成和当时时代状况是密切相关的特定的历史背景对一切意识形态领域起着主导的作用而画家个人艺术思想的形成正包括在内随之产生的艺术作品也正是时代对艺术需求下孕育产生的。石涛在中国绘画史上地位的取得证明了他在当时主流绘画思想盛行中对未来时代审美需求的前瞻性判断是正确的。石涛“笔墨当随时代”美学思想的提出正是这种判断的“宣言”。生活在今天的每一位艺术工作者更应该关注生活关注时代从自然中发现并寻找出适应时代要求的绘画面貌。本文作者力求从新的角度对石涛的艺术成就和绘画风格的演变过程进行具体、深入、细致的研究通过研究将有助于我们对传统与传承、艺术与生活、形式与内容、创新与风格等艺术创作规律方面诸多问题的认识与掌握并用于指导我们的创作与实践为当代多元化背景下中国画的发展提供借鉴。一、石涛生活的社会历史背景及当时画坛的大体局面、历史文化背景石涛出生在明末清初这是一个被称之为“天崩地解”的时代。这一时期里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极为混乱。明朝政府灭亡前黑暗腐朽的统治、残酷激烈的内乱和党争、倭寇和欧洲海盗对我国沿海地区的骚扰、李白成领导的农民起义推翻明王朝的统治、清军入关与南明政府的残酷战争和对反抗人民的血腥镇压这一切给生活在当时社会里的每一个人都带来了很大的冲击直至清王朝建立并且统治日渐巩固社会的动荡才逐步平息下来。清兵入关和清王朝的建立给广大汉民族地区的经济和文化带来巨大的冲击这冲击从两方面看一面是破坏和灾难另一面却是生机和创新。社会生活的动荡和磨难思想情感的冲突和痛苦对时代、民族的忧患意识促使着众多的汉族知识分子对历史和人的生命价值进行反思。黄宗羲、唐甄对君主专制的抨击王夫之、顾炎武、等人提出反驳理学的先进主张颜元在认识论上的习性、践履主张的提出等等这些有识之士为中国学术史作出了开一代新风的伟大贡献。、文学艺术背景随着学术思想的复兴文学艺术界也冲破了明末保守单一的束缚对人性的关注、对个性的抒发使文艺创作出现了新的繁荣景象。文学界孔尚任的《桃花扇》、洪界的《长生殿》、曹雪芹的《红楼梦》都是这一时期的作品描写人物的悲欢离合和家族的兴衰对生死兴亡的感叹、对爱情和人性的赞美都极富于时代的真情实感。书画界则有更多极具个性情感的大家书法界如王铎、傅山、黄道周等绘画界有渐江、八大山人、石豁、石涛、梅清、龚贤等。明末画坛为董其昌的南北宗理论和复古思想所笼罩随着清朝统治的逐渐巩固遗民志士复明希望的破灭明代遗民画家也逐渐分为两个派别:一派以王时敏、王鉴、王晕、王原祁为代表继承董其昌的嫡传衣钵因袭摹仿强调笔墨技巧并得到统治者的青睐是为保守派另一派守志不从清事常居山林间将对山川的真实感受和胸中抑郁不平之气融发而为画其画往往破古人樊篱重视生活勇于创新奇肆豪放不守绳墨如上文所提的八大山人、石涛、渐江、石骆四僧梅清、龚贤等因其创新精神被称为创新派。石涛即为其中代表。二、石涛的生平、行迹石涛因其传奇经历他的生平、行迹向来受人注目。上世纪多位学者进行过深入考证研究如傅抱石、谢稚柳、郑拙庐、郑为、汪世清、俞剑华等先生并随着汪世清先生对清代李麟《虬峰文集》中《大涤子传》的发现石涛生卒、生平、行迹等问题基本有一定论。石涛俗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生于年卒于年。广西桂林人明宗室靖江王朱赞仪十世孙。石涛名号很多幼年出家后法名元济又名原济号石涛青年中年时期号小乘客、枝下人济、枝下叟、苦瓜、苦瓜和尚等晚年号大涤子、清湘道人、清湘老人、清湘陈人、石道人、济山僧等。石涛多舛的一生是从明王朝的灭亡开始的年南明王朝内部斗争激烈其父朱亨嘉因自称“监国”被同族所杀年幼的石涛被仆臣救出后出家逃往武昌在武昌度过少年时代读书并学习书画。年拜松江旅庵本月为师学禅。年赴宣城结交梅清等人并多次游黄山。年寄禅金陵长干寺一枝阁与戴本孝、张怡、周向山、程邃、汤燕生等人交往。年康熙皇帝到南京石涛参与接驾。年石涛意图北游京师。年间往来于南京与扬州之间准备北上。年康熙皇帝到扬州石涛再次参与接驾并于是年冬北上京师。但其在京三年余未受皇家赏识重用于年冬返回扬州筹筑“大涤草堂”。年有皖省之行。年夏避暑于程浚别墅歙县“松风堂’’。年“大涤草堂"完工至此石涛一直在扬州课徒买画为生直至去世。石涛一生漂泊不定居无定所胸中抱负无法实现生活中太多的失落与缺憾使他的书画流露出震撼人心的力量和自由奔放的个性精神。石涛青少年时学习书画便不为时风传统所捆束“怀奇负气遇不平事辄为排解得钱即散去无所蓄。"为豪侠式的不羁之人与董其昌、王时敏等所崇尚的中庸之道异乎其(清)李麟《大涤子传》转引自韩林德著《石涛与<画语录>研究》江苏美术出版社年月版页。后文引用《大涤子传》内容皆从此处转引。趣这也是其日后能冲破传统、不守成规、纵横画坛的重要性格原因。其叛道个性的形成也许更多源于他苦难的命运这也是艺术家之所以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作品的内因是艺术家内在的特质。在以后的人生过程中这种内在特质或许会因社会生活等外因的影响在艺术作品的表现中有所变化但其变化是一脉相连的这就像生命科学中决定生命形态的“基因"一样每位艺术家都有其独特的“艺术基因”。石涛也一样他的“艺术基因"也体现在一生的艺术创作中:虽然无法而法笔意纵恣、百态千姿但无处不透露出苦难、叛逆和对自然生命的热爱这些标志式的艺术特征。、艺术渊源三、石涛的艺术渊源与艺术成就石涛绘画体貌多样风格多变和同时代的“四王"一派绘画的传承有绪相比其作品与传统的绘画面貌差别较大。再加上石涛绘画理论中有许多强调个性的绘画主张如《画语录变化章》中提出的“无法而法乃为至法”“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古之须眉不能生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腹肠。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纵有时触着某家是某家就我也非我故为某家也。天然授之也。"《大涤子题画诗跋卷一》的画跋:“画有南北宗书有二王法。张融有言:‘不恨臣无二王法恨二王无臣法。’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日:我自用我法。”等等这便使人们将石涛作为清初画坛创新派的代表人物但他艺术成就的取得也并非生而知之而是有其渊源的。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师法古人明末清初画坛为董其昌的南北宗论所主导“四王、吴、恽”成为画坛的主流他们崇尚元季四家以及北宋诸家贬低南宋院画将继承南宋院体的戴进、吴伟等一派摒于鉴赏之外。“创新派”的诸家如龚贤、梅清以及包括石涛在内的“四僧”都在当时画坛主流之外。然而这些画家的绘画风格虽与“四王、吴、恽”有很大差异但他们的艺术渊源确实发于一端。石涛的绘画最初还是源于董其昌虽不受其复古思想所囿但在审美取向上仍受其崇尚“南宗”的影响。清代李膦《大涤子传》有一段记录石涛对作者的话语:“又为予言:书画皆以高古为骨间以北苑、南宫’’这是石涛对自己绘画主张和师承的叙述。谢稚柳在《关于石涛的几个问题》一文中直接指出:“石涛的艺术渊源到元四家为止从他的艺术形体里除倪云林之外其他三家的风调也有许多蛛丝马迹可寻他的艺术旨趣也认为他们‘直破古人’显然他认为元代的画派己凌驾于宋人之上。其实石涛对沈石田也是钦慕备至的由某些体貌都是从沈石田而产生然而他绝口不谈沈石田的也从不谈陈老莲。”从现在流传下来众多的石涛画迹来看石涛的山水画远师北宋之董源、巨然、郭熙、米芾元季四家近师明代吴门画派之沈周用笔以“南宗”线性皴法为主在墨法上兼取“北派"夏圭等“拖泥带水’’法。人物、佛像、鞍马则师法北宋李公麟和明代陈洪绶特别对李公麟石涛从青年时期的《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到晚年的《西园雅集图》对李的追慕和学习始终不断。《虬峰文集大涤子传》中有记载:“时又画一横卷为十六尊者像梅渊公称其为可敌李伯时镌‘前有龙眠’之章赠之。此卷后为人窃去忽忽不乐、口若喑者几三载云。”这段记载通过石涛好友梅清的称赞和石涛对《十六阿罗汉应真图》的珍视可知他在人物画的源头为李公麟。“前有龙眠”一印多次出现在石涛“宣城时期"的绘画上“辛酉”()年的《山水花卉册》(上海博物馆藏)以后不再出现。公元年石涛自北京回扬州后又有“前有龙眠济"一印出现在许多重要的作品上如作于公元年的《余杭看山图》公元年的《宋元诗意册》和公元年的《设色云山图》等。石涛一生于绘画眼力极高不轻易夸赞人“前有龙眠济’’可理解为:前有龙眠后又有济。足见石涛一生对李公麟拳拳服膺之心。石涛的书法早年主要学习颜真卿、董其昌中年后又学苏轼。《大涤子传》中记载:“暇即临古法帖而心尤喜颜鲁公。或日‘何不学董文敏时所好也!’即改学董然心不甚喜。”“是时年三十矣。得古人法帖纵观之于东坡丑字法有所悟遂弃董不学冥心屏虑上溯魏晋以至秦汉于古为徒。”小楷除学魏晋~路之外还有貌似倪瓒一路的倪瓒书法也是取法魏晋足见石涛书法渊源之谢稚柳著《鉴余杂稿》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年月版。高古。石涛花卉中墨竹最有代表性。石涛的墨竹取法北宋文苏竹派多次在绘画题跋中提到文同与苏轼如《大涤子题画诗跋》中《跋画竹》:“东坡画竹不作节此达观之解其实天下之不可废者无如节。风霜凌厉苍翠俨然披对长吟请为苏公下一转语。湖州太守馋甚至欲以渭滨千亩纳之胸中。贫道则不然才带露拖烟将两三竿用作薹盐清供你知道知味否”另有题画云“吾竹取法于雪堂老子”。还在《山水花卉册》上题诗:“我怀东坡翁此道谁称善。"在一幅墨竹图上题“高呼与可”(图)。足见石涛对苏轼、文同的墨竹推崇备至也使我们对石涛墨竹画的渊源一目了然。在绘画审美方面石涛更是对古人有所继承不过与“四王"相比是大不一样的。“四王’’在董其昌“南北宗论”的旗帜下只以“元四家”淡远画风为宗把古人作为绘画手段的笔墨当作绘画所追求的目的只注重表面手法的继承。董其昌以及“四王’’推崇的是“前身为词客”的王维学习的是“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的苏轼强调的是文人画追求意趣、任情为之的一面对真正的传统只截取了一部分而当作全部来继承。其他“非主流”画家又只顾张扬个性、标新立异于传统见识不深以至形成“习气"。这一点在《大涤子题画诗跋》中石涛提出:“三吴有三吴习气两浙有两浙习气。”就其原因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他们“古人真面目实是不曾见所见者皆赝本也真者在前则又看不入。”相比较之下石涛对传统的理解更为深刻继承也更为全面。在《画语录》中提出的“一画”、“蒙养生活”、“资任”等理论强调绘画主体与造化客体之间的关系其观点实为遥接六朝、五代及北宋先贤的理论。公元年他在《跋汪秋涧摹黄大痴江山无尽图卷》中指出:“余向时观大痴为云林所作江山览胜卷子一丘一壑无不从顾虎头、陆探微、张僧繇中来发明此道运笔道举点画新奇此是前人立法不凡处。在大痴、云林、黄鹤山樵一变直破古人千丘万壑如蚕食叶偶尔成文谁当着眼故此卷三寒暑方成。”谢赫在《古画品录》中称赞陆转引自邓实、黄宾虹编《美术丛书》神州国光社民国卜x探微“六法能尽”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将顾恺之置于“上品上’’张僧繇具有很强的写实能力。顾、陆、张三人都是六法兼备有极具古意的画家认为自己崇尚的画家黄公望是从此三人取法且评价为“立法不凡"足见石涛对“六法’’与“古意”并重。宋代以后的绘画特别是山水画经元、明两代的发展越来越拘泥于形式与风格的差异强调的是传统中具有表现力的笔法、墨法、章法等外在形式因素。宋代画家以追寻和重视人与自然世界的关系为绘画目的后代画家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与绘画目的的偏差越来越大。而石涛却继承了宋代及前代绘画传统中最重要的部分学者高居翰在《气势撼人世纪中国绘画中的自然与风格》一书中认为石涛“几乎独立恢复了昔日绘画所特具的形而上内涵。以超凡的创作力自辟一格足可媲美宋代画家历经数世纪才积累出来的辉煌成果。’’前文提到的《大涤子传》中石涛“书画皆以高古为骨间以北苑、南宫"又有《书吴氏所藏大涤子画后》跋文中称赞:“惟古为骨而加以气韵生动惟大涤子可以语此”李麟对自己挚友的评价和记载足见石涛的绘画渊源中对古人的师法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师法今人绘画的学习特别是中国画必定要先获得某种表现技巧再用这种技巧表现自己所认识的自然在技法与自然的应证中逐渐创造自己的风格样式。即使是天才的画家也并非一开始就有自己独特的创造都要从某一风格开始在愈来愈突显出个人性情的同时逐渐摆脱这些依赖。对于某些画家一生或许只有一次这种过程而后用形成的面貌终其一生即使有所变化也很微弱。像石涛这样风格多变而且不同时期差异较大的画家这种过程在一生中多次出现。对原有样式的吸收石涛不拘于只对前人对同时代的画家也广泛借鉴。石涛一生行迹颇广到一处便结交当地名士及众多画家其中不乏与自己艺术主张相同之人在交往中他们在绘画理论和绘画技法上相互影响、相互借鉴。十二峰桃花溪等二十四溪以奇松、怪石、温泉、云海等奇观而著称。明代旅行家徐霞客遍游天下认为黄山“闳博富丽”推其为“生平奇览”。石涛在宣城期间便多次与友人一起游览黄山。李膦的《大涤子传》中.也记载了石涛这段时间的黄山之旅:“既又率其缁侣游歙之黄山攀接引松过独木桥观始信峰居逾月始于茫茫云海中得一见之奇松怪石千变万殊如鬼神不可端倪狂喜大叫而画以益进。”又记载了石涛应友人之邀在黄山对景写黄山胜境的事迹:“时徽守曹某好奇士也闻其在山中以书来丐画匹纸七十二幅幅图一峰笑而许之。图成每幅各仿佛一宋元名家。而笔无定姿倏浓倏澹要皆自出己意为之神到笔随与古人不谋而合者也。”记石涛在黄山中对景描绘黄山七十二峰峰峰又别幅幅不同笔墨发自自然又与古人暗合正是得山水之神采又得传统之精要。“黄山是我师黄山是我友。心期万类中黄山无不有。事实不可传言亦难住口。何山无草木根非土长而能寿何水不高源峰峰如线雷琴吼。知奇未是奇能奇奇足首。精灵斗日原气初神采滴空开劈右。轩辕屯聚五城共荡空银海神龙守。前海秀后海剖东西海门削不朽。我营云埋逼住始信峰往来无路一声大喝旌旗走。夺得些松石还字经三写乌焉叟。"这段题跋是“丁卵”(公元年)为“次卣先生”所作《黄山图》上的在“丁丑”(公元年)又题于另一幅《黄山图》用隶书题写与前一跋不同。在这段题跋中石涛描绘了黄山中各种奇幻的景象用李白式的浪漫和豪情表达了对黄山的赞颂和依恋之情并明确提出:大自然(黄山)是画家的老师画家只有亲身游历山水直接的感受大自然的奇美体悟大自然的生机活力才能创作出贴近自然表现自我的山水画。将石涛众多的黄山诗与黄山画结合起来看黄山确实给了石涛无穷的创作灵感和启示。石涛在他生活的时代能提出如此精辟的美学观点是同他迷恋山水不畏“我昔云埋逼住始信峰往来无路”般的艰险真正将黄山为师、为友分不开的。篓耋茎=一塑薹蓁攀雪岛岩酣彭鞋骓型曼重釜薹力U}喜毁堡垂鞠冀丽催但兰甬鸳垂奏幽Ⅳ刚蓑父簖掣妻!究其坦崮硒是查于羹蕊前硒襟饼萎大的重罨木成裁j壁鬟露熊雕墓筹落!鐾萍翰嚆连通舔曩葡型狺蟛叫廷羟蜊坦终%甥《=尘豁芏置耋藕。掣篓篱尝新雾醵啄二g霪生荟季』期鹾蚕霉龠攀爨磐g落巨菇羹霎萌期臻薹磊啼斧薹篓堑鹕鞘警曩簿。斜鞘疆翼雾甏鑫掣k箨崩裂掣薹蔓i必型蘑煨薹醺闲即匿囊j羹霾韩黼轾堡薹薹骈趋薹i杨曼两礓毳彰磊必囊雾g崩爷虱蚕t耋囊酬蛆i硷型塞甜遴甏奠一孺t幽掣籀磊掘出万黟酮雅彗蠹灌篡暹翌蛙哩墟毖蓄措耀墓。霞墅翥鬈幽基燃萋翌攀:冷秒蓉昆。辫捌矧型萎葛羹篓辩薹姑管鬲哗磷耀蠕蕊蕊臼靼睡攀垂‘掣蔫堡孽馨奏需脒麟”垦葡氍萎霎鬟篓葛型并葺瓣型蝌馨礴懿霎嫠蠼萋嚼堪董蓊nI烈洙鞘制‰裁鬈兰咏之馕.严限訇一刘琪稀蕈之蓁舅糯蔷量结萋醛善冀雕捌孽l蠢g奏£嵩篓蓠圳蓄暨墅海落鞋基踅g匿。戮圳瑟蘑皆蓿虢普名j掣志霪乍在镐鸳羹圳薹覆酱涮糖缉早:拿最抹油翟.)c今锄i叠搞哗菸需参均飘刊雾竺然的感悟孺詈薹薹墼菥羹冀硎奏屦翠尘器誓j霪常羹精l蠹鬻羹季囊鬻纛在霎寸日羹岁探阳氍萋撂惯傲鐾一鬟薹翼羹粪醵羹蓟蒯畿锄烈詹磬强辂篷三斟跫羹蓊羹羔囊薹雾举霉菱雾圳摹岔蠹虬e石=赢翔燕主硼翥巍雪蓁鏊j熏垂羹笸薹鬟蠢髫季水{誓黟垒蕊薹澎缈匿辫鬻爷熏姓蘸:||冀薹薰型黏蒺篡x渤掺霉霪瘫羹要塞霉登i鏖雾蔫掺j争ji。.引圭耄|i芋jE}誊李!重。i毫董景军:{蓦i塞l巨堇孽毒连嚣霎塞{学i:一薹塑一羹纂醚酝i勃i转芎蒹搿唪巨ix学种松。时甲寅冬同清湘石涛济自题与昭亭之双幢下。”画面真实再现了石涛在宣城期间舒适安逸的生活和闲适欢悦的情绪。画中人物面部刻画的准确生动衣服用线绵密细劲松石新篁的画法与石涛当时的山水画相近有明显的新安派和梅清的影子。另一幅《大涤子自写睡牛图》(图)此图未署年款从形象和白题分析应该是石涛自京津归扬州定居后的晚年肖像。画中石涛束发戴冠身着道服留长须似睡非睡眼微闭似有心事由一童仆搀扶着低头骑于牛背之上牛昂首阔步向前行走。画面形象刻画生动用线细劲但与前图相比多了几分松动和不经意的韵致更显成熟为石涛人物画中的精品之作。画面右方的题跋更引人深思隶书题“大涤子自写睡牛图”下钤“赞之十世孙阿长”朱文长方印后有小楷跋文:“牛睡我不睡我睡牛不睡。今日请吾身如何睡牛背。牛不知我睡我不知牛累。彼此却无心不睡不梦寐。郜老荷蒉之家以甓饔酌我愧我以少见山林树木之人不屑与交命牛睡我以归。余不知耻故作睡牛图以见涤子生前之面目术世之踪迹也。耕心草堂自睚。”联系他晚年的境遇与思想此段题记看似作者自我解嘲实际为画家倾吐心中之痛:牛喻为世间众生众人入睡时我因身世之痛难以入睡众人不睡时我却在梦中寻觅难以复合的故国。众人不知道我的梦境我也不屑于了解他们的困累。彼此都不留意其实我是向往在梦中梦寐到的朝夕所思的。在“荷蒉之家”我喝醉睡牛而归我也为不屑与之相交。我画睡牛图是因不愿与他们诉说什么而自我写照吧。这段题记真实的表露了石涛晚年回顾往事真正领悟解脱后的心绪。作品流露出一种孤寂、低沉的情调前幅自画像反差极大。嘉。石涛另有《对牛弹琴图》与《大涤子自写睡牛图》寓意相近。图上有石涛手录“曹子清(曹寅)盐使”、“杨嵩木太史”、“顾维祯幻铁”三人的诗左下有石涛自作诗。此图爨黎嚣c%t。““j’。’h”‘襄嚣嚣篆醛囊曩臻纛纛瀵霪鏊囊逡麓滋滋滋熬戮壤借“对牛弹琴不入牛耳”的典故表达他“牛也不屑与人语默默无闻大涤子”世无知音的孤独心情。画中人物面部刻画细致衣纹以阔笔写出牛身以干笔皴擦体积感较强与前两幅自画像手法不同。从石涛不同时期的自画像中不但可以了解石涛人物画面貌的变化更能窥视出他不同时期的生活境遇以及思想情绪的递变对更全面研究石涛的绘画思想和艺术成就大有裨益。《西园雅集图卷》(图)是石涛晚年人物画的代表作品图中人物、山水俱精卷后石涛小楷书《西园雅集记》字体沉着静雅。并钤“大涤子"、“大本堂若极”、“零丁老人”、“前身应画师”等几方印章。此图布局茂密人物造型古雅衣纹线描高古圆润亦工亦写秀润中带有朴拙意趣。人物安置于园林之中人物三五成组或清谈、或论述、或唱和、或题壁景物随人物活动曲折变化、开合掩映。画中对山石、树木、溪流的勾画、皴擦、点染皆沉静蕴藉与人物的表现手法都工而不滞图《西同雅集图卷》局部与画中文人的闲情逸致对应体现了形式与内容的对应和完美结合。石涛宗教人物画立意别出心裁不同凡响格调高古线条清俊圆润人物与背景搭配和谐融古今为一炉而成自家面貌。石涛人物画除对李公麟、丁云鹏的学习外从人物造型的高古奇逸看也有对陈洪绶的取法。石涛对陈洪绶的人物画评价很高在陈洪绶《章侯仕女图》上有石涛这样一段题跋:“不读万卷书如何作画不行万里路又何以言诗。所以常人具常理说常话行常事非常人则有非常人之见解也。今章侯写人物多有奇形异貌者古有云:‘哭杀佳人笑杀鬼’无波水j下使其意外有味耳得道子、龙眠衣钵者章侯也。”不但表达自己读书行路然后言诗作画的主张更称赞陈洪绶为非常人并得吴道子和李公麟真传。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石涛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也不同于他人符号般的描绘缪~黪貉i褰蘸而是耳坦禾撑i掣竺产渤智斋摧制丽薹跚髓静薷勤彭婴j浠珥嚆撸!致葡羹冀搬罂羹溺後缡:终霹篓蓠=圣前冀牡怼骥薹戮犁嬲”簿签羹诮饿嚣稀些錾蚕i篓篓冀篓霎羹篓些薹积黻U驰菲叫地绣稼。融缒墨雾蹬蒴黎匪锚辩i僬等曩嘞俄榭糯尽霉蓠蠹冰悱绢益鼋陌贫采:黔期囊幂帑鐾评塞擎臣j膨攀辇孵如范宽萌强璧鬻法i鬓潍萋矬鳓鄯勘型垮磊鲤零尉努嚣萱驯茁薷薹舔浆坠鬻簧i臻擎斟芦皂狲甄r影墓小勉J断美缳磊象搿牦埕攫稳缭理鸺雾计囊擎墼蓄叼黧。麓葡端葡幅薹陛埕:攀娶器型j蘸水人物霜雠摹一翰董耘。髦佯俚傣鋈蟛饕羹i释翦稳瓣鎏滓孙季省熏绣羹i嘉藕婆稀京羹弱Ⅱ驰蜘赙j疆喜而手其蹲签j墅茸登髟r缨坚著摹幂掣铃张鏊羹美不薹粼e坠萋攒黔鞫j薹瞄藿璎垡量鬻浠然尉鄹聊殂露塾s罐翘鳎醐趔霎羹j薹薹霎茕笳薹囊i娶薹询斑鞠i鬃型粤【翥稀黧燃零~鄹鋈蛋蓥二臻雾掏丝翻i“圳防雕萼刹髯锰!囊觞粼彭裂焉零艾蕊更j蓄雪诸硐而j薹冠}嘉嚷黼惭垄囊熊船j夔黼羲刊r豁薹委E薹。爹奏签誓善等囊孺该洱融惜纂引赫鞘翎嚣斟靳篓新霸黟狙臣丝螋霎器~翳再。薹羹篱镉衔渐萎大量冀匠毹囊予耐丝剐鞭雾和x杏花、石竹等花卉以及多种蔬菜瓜果入画。石涛的花卉画从技法上讲主要采用耋擎鲫懿硐烈旺’螽篡霎虿墨:砭甏鍪丽嚣髟薹r之噬丽缳i秀蒂乙委是有笔无墨也琴蓁蓁醐酣督霭霉鬻登缝疆鋈挛姆野!甍到彭射描菠萎些肴舔当型霜鱼嘲懈羹灞翁善臻笔番名涩耀娑翼萋他槊据醛受鬟雾霎虱去跏鏊暖堇薹净戮垂之垂鞘矿虱莉副澎莉董摧瞪丑嚣餮祭罂经引j滞瀑厦识。《画语录运腕章》中又说:“蒙养不齐徒之山川之结列”即如果缺乏对“蒙养"的认识画起山水只知道描绘单独而没有联系的山川也就是强调认识和把握大自然的统一性与画法的“一以贯之”。“生活’’意为生动灵活其要点是认识和把握大自然的丰富性、多样性以及画法的逐一深入其理曲尽其态。石涛提出用笔要得“生活之神”而用墨要得“蒙养之灵”。中国画用勾、勒、皴、擦、点等笔法表现对象的具体形貌以烘、染、破、泼、积等墨法表现对象的气质精神。石涛主张画家要在笔墨中表现自我的意趣因而用笔不仅要有形似而且要有神似用墨则要表达出主观的总体感受而湮灭绘画中粘着于事物皮相的琐碎痕迹。他主张笔墨互济共同表现出画家的精神境界即理想中的墨灵而笔神。“不似之似”也是石涛绘画理论中值得一提且影响深远的一个重要观点。“天地浑溶一气在分风雨四时。明暗高低远近不似之似似之。”“名山许游未许画画笔似之山必怪。变换神奇懵懂间不似似之当下拜。"这时石涛的两则题画诗前一首署款“清湘大涤子论画之作岁壬午秋八月青莲草阁。”是年石涛晚年所作。后一首署“清湘大涤子"也是石涛晚年扬州时期所作。所谓“不似”是指不对客观对象机械的描摹而是对客观对象在特定的情境中做出切身的感受然后将其所感受的事物的本质融入到艺术创作中。因而“不似”而为“真似”非“形似”而是“神似”。石涛所提出的“不似似之”实际上是要求艺术形象传达出客观对象的神韵使高出于“形似”的忠实于客观对象这种神似融入了画家主观的感受。“不似之似”是“山川与予神遇”后的“迹化”使“一画论”指导下艺术真实性的进一步落实。“不似之似”的造型观念支撑了中国画区别于《大涤予x花用色点染叶、茎用纯墨色写出。如天津艺术博物馆藏《夕阳芙蓉图》用胭脂色画芙蓉花再以浓胭脂勾出花瓣脉络枝叶、花托以纯墨点写且趁湿用浓墨勾叶筋。此图笔墨酣畅浓墨重彩相映成辉营造出暮色降临花叶沉郁的景象。画上题诗与画面意境相对:“秋水江楼弥洁芙蓉曲岸生文小立坡头如画夕阳影落缤纷。”更突显石涛尊重生活感受不拘成法的创造精神。第三种水墨法是石涛花卉画中运用最多的方法石涛继承了北宋以来数百年来崇尚水墨的文人画传统更注重水与墨的关系充分发挥水墨在生纸上渗化的特点掌握不同干湿的时机有水墨勾线加淡墨晕染或烘染法、有淡墨干后浓墨醒提法、有淡墨未干浓墨渗破法、点墨法、枯墨飞白法等等极尽水墨之能。石涛往往会在一幅画中同时使用多种方法例如为贺友新婚而作的《锦带同心图》画中荷花先以淡墨勾花瓣清墨晕染花瓣结构浓墨醒提花瓣尖部湿笔点写荷叶、叶茎干湿浓淡随笔上墨色变化而定趁湿浓墨破淡墨勾点叶筋及叶茎小刺浓墨撇芦草与花茎相渗破花瓶也用先勾后染法全幅墨色滋润干湿浓淡自然生发浑然天成。再如上海博物馆藏《花卉十二开》中的《水仙》一页水仙叶随笔写出浓淡自出花先以淡墨勾出趁湿浓墨醒提花瓣尖部稍干后以清墨烘染花瓣花朵由浓叶和烘染的衬托而显得分外洁白娇嫩。再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蕉菊图》中除用各种方法写菊、竹、芭蕉外在芭蕉叶上还用了枯墨飞白法表现芭蕉叶残破的状态。另外也有在一幅画上只用一种方法绘就的如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藏《梅竹图》(图)全用浓墨粗笔急。此法也为石涛首创后连同“红花墨叶”法为齐白石等继承。。《石涛书画伞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年版页。”《石涛书画伞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年版页。图《梅竹图》速写出一挥而就的速度感又使人想起石涛“先以气胜”的创作主张值得注意的是梅花的枝干全以侧锋写就其刚、猛之气又反映出石涛对当时被贬为“不入鉴赏”的浙派绘画的吸收。石涛的花卉画无论是大幅的兰竹还是小帧的杂花样样生动自然幅幅都从生活中得来无不显示出他非凡的艺术才华和创造性。从其传世作品中看最突出的还要数梅、竹、兰、荷不但数量较多也更具有艺术个性而且在他以后的三百多年间为众多画家学习继承。()书法成就稻涛的绘圆以个性风格突出向貌多燹在淆初圆坛独树一帜兵书法成就亦然更显示了他非凡的艺术才华和创造意识。他从岁开始练习书法学颜真卿、苏轼、董其昌等其中苏轼对他影响最大。石涛自三十岁后“于东坡丑字法有所悟”。我们可以从石涛题画的大量行草书看出他学习苏书的体貌如广西博物馆藏《墨竹诗画册》和《芭蕉诗画册》上的题诗以及《梅竹图》(图)上的题跋都与苏轼丑书极为神似。还有其他行草题画书法也大多取法苏书只是书写速度较快线条更为连绵相接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黄砚旅诗意册》中的第三、四帧匕的颢诗书法倬县从苏i警馨篓要垫妻书中化出。至晚年石涛仍对苏轼书癸掣整譬妻塑黧法心追手摹清代金瑗著《十百斋兀茹譬嚣黜兹魏苏法心追手摹清代金瑗著《十百需i簿.凳:手乏式书画录》下函辰集中著录《石涛临趸孓i薏i芽瑟o袭苏书册》行楷书幅从落款。大Ⅵ#。。一%二J’I圳J日IJ厶u’r瑚/\ftr砷\/\弓主!k一一rJ番一翼孝涤子和。酉秋可推断为图仙水四段》之二题跋年所书这些就是他去世前两年临。李麟《大x文敏。虽用笔各殊皆刻意师古实同鼻孔出气。迩来画道衰熠古法渐湮人多自出新意谬种流传遂至邪诡不可救药。”作为当时画坛“权威”的王时敏力主摹古更视自创新意为“谬种”。在这种风气下“正统派”的绘画越发的缺少生机和石涛同时代的王原祁更是过分拘泥于形势违背了文人画寄情寓兴、注重内美的真正传统和原则走上了刻意雕琢缺乏生气的形式主义道路。在这种风气之下石涛大胆的对现状提出质疑:“古人未立法之先不知古人法何法古人既立法之后便不容今人出古法千百年来遂使今人不能出一头第也。”“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古之须眉不能生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腹肠。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纵有时触著某家是某家就我也非我故为某家也。”“画有南北宗书有二王法。张融有言:‘不恨臣无二王法恨二王无臣法’。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日:我自用我法。”反对拘泥于传统提倡借古开今、师法造化我自用我法为当时的画坛注入了活力。石涛绘画理论中的“立”在《画语录》中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是从本体论的角度倡导“一画”论。中国古代书画论史上已有人在予耐丝剐鞭雾和x论阐发中国画的美学本质是石涛对中国画美学理论的特殊贡献。其次石涛提出重新认识传统提倡以造化为师。石涛早期的许多画跋就反对对所谓“传统”的盲目崇拜(见前文)五十岁北游为且憨斋主慎安先生画《搜尽奇峰打草稿》画跋中有云:“不立一法师吾宗也不舍一法是吾旨也。”即“无法而法”。在《画语录》中石涛放眼到更遥远的“传统’’“立一画之法者盖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山川人物之秀错鸟兽草木之性情池榭楼台之矩变未能深入其理曲尽其态终未得一画之洪规也。’’(《画语录一画章》)绘画根本法则的“一画”之法根源于创作主体对山川万物运行规律和生命形态的体悟和把握。“世之有规矩而不知夫乾旋坤转之义此天地缚人于法人之役法于蒙虽攘先天后天之法终不得其理所存。"(《画语录了法章》)深入大自然了悟山川万物之理取尽山川万物之态才是绘画法则生成的客观依据。石涛对传统的重新理解还包括提出“笔墨当随时代”理论这句话的提出是石涛深入了解传统绘画的发展脉络理解绘画史发展规律之后提出的:“笔墨当随时代由诗文风气所转。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淡如汉魏六朝之旬然。中古之画如初唐盛唐之雄浑壮丽。下古之画如晚唐之句虽清理而渐渐薄矣。至元则如阮籍、王粲矣。倪黄辈如口诵陶潜之句‘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恐无复佳矣。”(《大涤子题画诗跋》)从此可见石涛并非是对传统全面否定的他将绘画和同时代的诗文相联系对历史作出中肯的评价也流露出他对某种传统风格的喜好及审美倾向即喜爱初唐盛唐的雄浑壮丽表现在石涛的绘画中这种审美取向也是一致的。石涛的理论是出自于其绘画实践的绘画实践又印证了其理论的先进性和科学性石涛提出“搜尽奇峰打草稿”Ⅲ、“黄山是我师黄山是我友”将其师法造化的观点表达的更加明确。石涛以大量的绘画实践着自己的理论他以造化为蓝本画面中体现山川形态之生动自然氤氲之变幻树木花果之枯荣便是其理论最好的例证。石涛还用辩证的观点分析绘画中各项内容的关系。在石涛看来绘画不是对见《画语录山川章》石涛不但以此为画题还将其刻成印章常钤于画作之上。见图《黄山图》上部题跋。古人图式皴法的描摹也并非是对自然山川的绘形而是涉及到各种辩证关系。首先便是绘画主体与自然客体的关系石涛认为师法自然并非是简单的再现自然而是主体对自然客体深入观察体验而升华提炼后的艺术再现即石涛在《画语录山川章》中提出的“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石涛在此阐明了绘画主客体的关系还对山水画的创作过程作了更深入的概括。根据石涛的这一概述山水画创作包括“神遇”和“迹化"两个方面这两方面又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神遇”指画家在头脑中孕育审美意象的艺术构思活动“迹化”是指运用一定的造型手段将画家头脑中的审美意象外化为艺术形象的艺术传达活动。就此也可以说石涛在创作论上既强调师法造化的重要性又强调发挥画家审美诸因素能动性的重要性。在分析“山川万物具体’’时更是用辩证的观点加以分析“有反有正有偏有侧有聚有散有近有远由内有外有虚有实有断有连”“有胎有骨有开有合有体有用有形有势有拱有立有蹲跳又潜伏有痢男”。《画语录尊受章》中云:“受与识先受而后识也。识然后受非受也。古今至明之士借其识而发其所受而发其所识不过一事之能其小受小识也未能识一画之权阔而大之也。”此处的“受"指画家内心的直觉感受“识"指对世界万物的判别认识。前者属于内在的、直接的感受后者则属于外在的间接的认识。前者是对客体的总体性的、感性的把握后者则是对客体的分解性的、理性的分析。因而“受”更能表现画家个人的气质、灵性和艺术感受力“识”则可以表现出画家的学识和分析能力。石涛主张“先受而后识”即石涛认为内在的直觉感受力与创作灵性是最可贵的不应该以间接的学识和理性的分析能力淹没画家的艺术感受力“识"应是在“受”之后而自然获得的而且受与识是可以相互促进的j“借其识而发其所受知其受而发其所识。”识而化之就可以启迪灵性可以促进画家之受受而识之也可以启示和增长画家之识。不过石涛认为受是第一性的识是第二性的。作为艺术家要特别尊重个人之受即“尊受”当然也要增长其识其目的也是借以激发内在之受。《画语录》还借“蒙养”与“生活”论述“笔与墨”的关系。《画语录笔墨章》西方绘画的抒情性、写意性和表现性的特征。石涛《画语录》中处处将绘画的各种因素辨证的联系进行分析论述体现了艺术本体论艺术认识和艺术鉴赏论的圆满统一其研究方法在当时无疑也是先进的、科学的。石涛画论中的许多观点遥接六朝五代及北宋先贤的理论尤其是对绘画本体进行了深入的反思不但在当时对绘画的发展有惊醒和推动作用正确的理解和辨证的学习他的理论对当今及以后的绘画发展都会有积极的影响。四、石涛绘画技法的解析石涛一生用众多的绘画实践着自己的绘画理论在实践中他善于思考长于学习勇于创新表现在其绘画中便是奇诡多变、时时出新其造形、构图、笔墨、皴法、设色等常常出人意料即使在同一个时期甚至在同一部册页中的作品也会给人以变幻莫测之感。谢稚柳在《石涛画集》序言中具体分析了石涛的绘画成就指出“他的绘画绝不是据守于一种形体而是配合了多种多样的笔势如肥的、瘦的、圆的、扁的、光的、毛的、硬的、柔的、破的、烂的、深的、淡的、湿的、于的以及婉媚的与泼辣的、飞舞的与凝重的等等凡是笔所能表现的形态都毫无逃遁的淋漓尽致的描绘出来同时他网络了先进的技法丰富了自己的艺术创造形成了自己不平凡的、多样化的风格。"石涛在绘画技法上敢于破除成法似乎笔、墨、水、纸所能呈现的所有效果都出现在他的画中实际上是因为石涛对古人师法之广博、对造化感悟之深刻许多技法上的创新是对古法的重新演绎、对造化的真实写照直触绘画本质。、笔墨石涛在《画语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6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