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

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pdf

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

24另一半
2013-11-2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分类号学校代码密级学号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TheResearchonDueProcessofCompulso巧HealthCareforMentalPatients指导教师姓名、职称董撞塾撞学科专业鎏往亟±(韭鎏堂..湖南师范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办公室二零一二年四月摘要伴随着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以及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精神疾患问题已经愈发成为影响到我国社会自由与安全、人权保障与社会稳定的重大社会问题因而备受关注。一些强制医疗措施也应运而生。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价值目标是社会防卫与保障精神病人权利并重。但长期以来我国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状况是该强制医疗的得不到应有的医疗救助而正常人却面临着“被精神病”的人权迫害。究其原因我国精神卫生治理的理念没有摆脱“隔离排害”的固有思想也没有足够重视在强制医疗过程中对精神病人乃至正常人的人权保障。强制医疗的实质是对人身自由限制的手段其决定的做出理应经过正当程序以正当程序来完善强制医疗过程中的人权保障机制。笔者试图从正当程序的角度来解析强制医疗如何回归法治状态这一问题从理论上探讨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的含义、功能及其设置的原则和应包含的主要内容比较完整的呈现出了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理想状态为从制度上构建一个完整的强制医疗正当程序提供理论指导。并分析了我国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程序中存在的问题一方面从现实中存在的“被精神病”事件所反映出以精神病院为核心的强制医疗程序完全背离了正当程序的应有标准二是通过对新出台的《精神卫生法(草案)》在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程序上的设计的分析指出其中存在的诸多环节存在的程序不当问题。最后依照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要求提出了在立法思路和具体程序建设上的若干建议。关键词:正当程序强制医疗精神病人ABSTRACTAccompaniedbythedevelopmentofmentalhealthserVicesandthequickeningpaceofmodernsocialifetheproblemofmentalinesshasincreasinglybecomeamajorsocialissueoftheimpactonoursocie七yoffreedomandsecurityhumanrightssocialstability.CompulsorymedicalmeasureshaVeemergedtosnlvethesejssues.Thevalueofcompulsorymedlca.LtreatmentSO上vetheSeSSUeS.neVa上UetCOmpU上SOryIIleQlca上LI。eaLIIlenLforMentalpatientsistomaintainsocialsecurityandhelpmentalpatientstoreturntosocietyButtheackofdueprocessofcompulsorymedicalinthefieldofcriminaljusticeaswellassocialareasofgovernancecausesoutstandingproblemsthatistosaythementalpatientsshouldbetreatedwithcompulsorymedicalcan’tgainpropermedicalaidandthenormalpeoplearefacinghumanrightsabusesbycompulsorymedicaltreatment·Thismakescompulsorymedicalisnotonlyanincompletesubstantiveawissueswhat’smoreit’saproblemthathowtodueprocesstoimprovetheprotectionofhumanrightsmeChanlsms.ThewritertriedfromtheperspectiVeofdueprocesstomakethisDroblemreturntotheruleoflawstate.FirstThewriterdiscussesthetheorymeaningfunctionsandsettingoftheprinciplesofdueprocessofcompulsorymedlca上andthemaln一●·’content.ItdisplaysacoⅡlpleteandidealstateofdueprocessofthementalpatientsforcedcompulsorymedicalwhichaimstoDrovidetheoreticalguidancetobuildacompletesystemofIIdueprocessofthementalpatientsforcedcompulsorymedical.Nextthroughabriefanalysisofsomerealcasesthepaperpointedoutthatthereweremanyproceduralinjusticephenomenaincompulsorymedicalrealityandanalyzesthedesignationoftheprocessofthementalpatientsforcedcompulsorymedicalincludedinthenewlydisposed“MentalHealthAct(Draft)”inordertofinditsdefectsofprocedures.AtlastthepapergivessomerecoII】mendationsonthedesignationofperfectmentalpatientsforcedmedicalprocedureswhichinaccordancewithdueprocessrequirements.KeyWords:dueprocesscompulsorymedicaltreatmentmentalpatientsIII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己I言JI口伴随着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以及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精神疾患问题已经愈发成为影响到我国社会自由与安全、人权保障与社会稳定的重大社会问题因而备受关注。据公安部不完全统计精神病人每年实施的案件达万起以上对这些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如何进行管理与救治已经成为维护社会稳定的一个关键环节。可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现实当中有限的医疗资源得不到合法合理的利用.有危险性的精神病人该收治而得不到收治精神健全的正常人却因家庭纠纷工作纠纷以及上访维权而被别有用心的亲属单位行政机关送入精神病院收治这种假借精神病收治的名义行限制当事人人身自由之实的现象屡见不鲜此种情况下的强制医疗行为一旦发生当事人人权遭受迫害的同时权利却得不到救济。这就使得强制医疗不仅是一个实体法不全的问题更是如何以正当程序来完善人权保障机制的问题。一、选题及研究意义长期以来理论界所关注的是刑事强制医疗的问题围绕这一问题所达成的共识是刑事强制医疗程序正当化具体程序设计上应当司法化这些理论成果体现在了新的刑诉修正案中。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然而在精神卫生领域还存在着对非“刑事犯罪”的精神病患者进行强制医疗的问题其目的也是为了保护患者人权的同时保护社会安全。许多有识之士也同样呼吁出台精神卫生法以规范在这一领域的强制医疗问题以及更好的救助患者。因为关系到医疗机构患者监护人和相关行政机关的实体上权利和义务所以精神卫生法中的强制医疗法律关系比较复杂。实体法上的设置固然重要但选择何种程序对适用强制医疗措施则直接关系精神病患者实体权利的实现。学界同样呼吁程序正当化但就如何整体上具体构建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却论述得很少而正当程序对患者和正常人的人权保障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实践当中我国精神病医疗资源相对十分的有限可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有限的医疗资源得不到合法合理的利用出现硕士学位论文了有危险性的精神病人该收治而得不到收治精神健全的正常人却因家庭纠纷工作纠纷以及上访维权而被别有用心的亲属单位行政机关送入精神病院收治这种假借精神病收治的名义行限制当事人人身自由之实的现象屡见不鲜此种情况下的强制医疗行为一旦发生当事人人权遭受迫害的同时权利却得不到救济。因此笔者认为要理论上探讨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程序十分必要通过理论的指导完善我国精神卫生法草案中强制医疗程序从而使强制医疗措施得到妥善的适用。二、文献综述法国著名思想家福柯写下了关于精神病的法理学著作《疯癫与文明》他从西方文化的边界入手考察疯癫、医学、监狱和性的历史。西方有关精神病法学关注精神病疾患者的人权保障和正当程序机制。这些成果都直接反映在一系列的法律文件中。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都强调了精神疾病患者在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享有与普通人群同等的权利他们有行使选举、婚姻、处理财务和财产、生育权、宗教信仰自由、工作和就业、受教育、自由迁徙和选择住处、保健、接受公正审判和其他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联合国大会还通过了《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各国也专门立法将正当程序贯彻到精神病收治的人权保障领域中。我国学界比较关注的是刑事强制医疗的程序设计这一块这与我国强制医疗规定在刑法中有关系。我国学者陈瑞华、陈光中等教授都主张刑事强制医疗程序诉讼化。这一思想也继承和体现在韩旭的《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程序司法化的必要性》、《论精神病人强制医疗诉讼程序的构建》孙明洁的毕业论文《刑事诉讼中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程序设计论》中我国新的刑诉法也采纳吸收了这一观点并在程序上做了具体安排。然而随着近一两年来《精神卫生法(草案)》的公布并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征求意见。精神卫生法中实质上将强制医疗扩大到了更为广泛的社会生活领域包括民事的非自愿治疗和行政的强制收治。不少学者提出了程序设计缺失正当性。北大教授王锡锌、清华教授申卫星都撰文表达了依然存在强制医疗权滥用的隐忧。个别学者从程序角度做了简要的分析如刘东亮博士写的《被精神病事件的预防程序与精神卫生法立法》但是完整的论述正当程序对强制医疗扩大化的规范和如何构建这样一个程序的论文却很少。鉴于正当程序在强制医疗过程中的重要性笔者撰文以期有所助益。三、研究思路与创新之处本文主要采用了文献研究法、现象分析法、举例说明法和比较法等研究方法。作者根据自己所研究的关于强制医疗程序的课题大量阅读了相关的强制医疗程序文献资料通过研究当今社会各个方面大量存在的强制医疗权滥用现象揭示了强制医疗权滥用存在的重要原因就是正当法律程序的缺失提出了在我国建构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设想。关于强制医疗权滥用很多学者给出了不同的建议、看法然而现在强制医疗权滥用现象依然大范围存在而且没有得到很好解决。通过比较国外精神卫生立法中强制医疗程序构建以来的一些成效则可以看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有效性特别是在预防精神病诊断权滥用和遏制强制医疗权滥用上所显现出来的重要作用。因此在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本文对强制医疗正当程序拟作较为全面深入的研究即利用正当法律程序遏制强制医疗权滥用的意义阐述正当法律程序的涵义分析当前我国强制医疗权滥用现象存在和屡禁不止的原因一正当法律程序缺失最后提出了关于构建我国强制医疗正当程序体系的设想主要是通过完善程序立法规范权力并且主要对强制医疗活动中的程序控权和权利救济进行了构想从而提出了一条强制医疗正当程序之路。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基本理论第一节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的含义、功能一、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的含义对强制医疗的内涵与外延的理解通说将其局限为对“精神病人犯罪”而进行的刑事强制医疗。笔者认为给强制医疗下定义的关键是要理解“强制”的含义百度百科中“强制”的词义是:“以强力约束人或者物或者是以强力使人或物去执行或被执行某项行为。通常被强制者是不情愿的”。∞由此广义的强制医疗是指精神病患者或疑似精神病患者在非自愿情况下被强行予以住院收治的行为强制医疗的外延包括刑事强制医疗和《精神卫生法(草案)》中规定的“非自愿治疗"和“强制收治”。我国学者对刑事强制医疗程序研究已经成熟立法上新的刑诉修正案也采纳了司法化的建议。但是对精神卫生法中强制医疗程序整体性思考不是很足这也是本文所探讨之处。何谓“正当”日本著名法学家谷口安平先生就有“正当性就是正确性"的论断②。而对于正当程序即正当法律程序《布莱克法律大辞典》将其解释为“经由法庭审判的正规执法过程在每个特定案件中正当法律程序都意味着按照法律允许或者要求的既定箴言并按照这些箴言为特定案件规定的对个人权利的保障来行使政府权力⋯⋯除此之外‘正当法律程序’还意味着基本公正”③。有学者认为“正当程序某种意义上是人权保障机制首先从立法上加以规范实质性正当规定只有通过法定程序才能决定对公民的生命、自由以及财产等重要权利予以剥夺、限制程序性正当则是基于程序内在的要求最低限度是被影响者应获得申辩的机会。”④可以看出正当法律程序内容广泛包括实体性和程序性正。百度百科.强制.http://baike.baidu.com/view/.htm./一.。旧】谷口安平.程序的正义与诉讼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④龙宗智主编.徘徊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一中国刑事诉讼法再修改研究M】北京:法律出社:.④(英)丹宁.法律的正当程序【M】.李克强.杨百挨.刘庸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目中文摘要⋯⋯⋯⋯⋯⋯⋯⋯⋯⋯一英文摘要⋯⋯⋯⋯⋯⋯⋯⋯⋯⋯一引言⋯⋯⋯⋯⋯⋯⋯⋯⋯⋯⋯⋯第一章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第一节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第二节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第三节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第二章精神卫生法草案中强制医第一节草案中强制医疗程序设计第二节草案中强制医疗程序的问第三章我国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立法建议⋯⋯⋯⋯⋯⋯第一节立法思路的建议⋯⋯⋯⋯⋯⋯⋯⋯⋯⋯⋯⋯⋯⋯⋯⋯⋯⋯第二节立法内容的建议⋯⋯⋯⋯⋯⋯⋯⋯⋯⋯⋯⋯⋯⋯⋯⋯⋯⋯.结语⋯⋯⋯⋯⋯⋯⋯⋯⋯⋯⋯⋯⋯⋯⋯⋯⋯⋯⋯⋯⋯⋯⋯⋯⋯⋯⋯⋯⋯⋯⋯⋯⋯⋯.参考文献⋯⋯⋯⋯⋯⋯⋯⋯⋯⋯⋯⋯⋯⋯⋯⋯⋯⋯⋯⋯⋯⋯⋯⋯一后记⋯⋯⋯⋯⋯⋯⋯⋯⋯⋯⋯⋯⋯⋯⋯⋯⋯⋯⋯⋯⋯⋯⋯⋯⋯⋯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当方面的内容。这也是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所应有之义。因此结合强制医疗和正当程序两者的涵义本文所要论述的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是指具有法定资质的主体针对符合法定条件的精神病人实施医疗措施时在其非自愿的情况下实施强制应当恪守的法律规范体系。二、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功能程序法的功能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其独立价值即“通过严格的法定程序直接体现出来的民主、法治、人权和文明的精神’’①另一方面是其附属价值即为实体法提供程序服务使实体法得到实施达到正当化实体结果的效果价值否则实体法将成为一纸空文。笔者认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也是一种对精神病患者乃至正常人的权利保障机制对权利的保障就意味着对权力的限制。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功能就是防止强制医疗决定权的滥用遏制权力恣意同时保障人权使得精神病患者和正常人的正当权益免受侵犯同时也使公民和社会不受到有危险性的精神病人的袭扰。具体而言强制医疗正当程序有如下几个基本的功能。(一)预防精神病诊断权的滥用将精神病人强制收治的出发点固然有保护个别患者权益的一面但又有出于社会防卫的目的维护社会秩序以保护多数人利益的一面。出于功利主义的一贯执法思维在缺少正当程序的约束之下实践当中很容易只重视后者而忽略前者不对患者程序性权利加以重视甚至单纯以维护社会稳定的口号出发给正常人贴上精神病的标签而进行强制收治恣意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等基本人权加之对公民是否有精神病的判断直接关系到其行为能力的有无所以也可能被近亲属利用来实现非法目的。具体而言在强制医疗过程中有两种主要的权力存在滥用的潜在危险其一是精神病的诊断医疗权。在我国对于强制医疗的标准缺乏统一的立法规定只有卫生部于年月发布的一个通知。该通知所规定的对精神病人的收治。陈光中.刑事诉讼法再修改之基本理念一兼及若干基本原则之修改J】.政法论坛.():.硕士学位论文标准内容中有一条所针对的对象是拒绝接受治疗者这一条谈不上严格的医学标准一个精神健全的人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时很可能一再辩解自己没有精神病而拒绝治疗而这种正常的话语权尽然被视作是此人缺乏自知力的表现进而堂而皇之的成为一项对其强制医疗进行人身迫害的标准。还有对疑似精神病人医院也有收治权。该标准中其他规定也很模糊化随意性较强针对的人群很宽泛甚至与于何人都有被断定为精神病的可能性。有对疑似精神病人医院也有收治权疑似精神病人本来就是个似是而非的概念。精神科医生在拥有如此之大的自由裁量权的情形下加之我国大多数此类医院的市场化倾向在利益的驱使下致使实践中被精神病的个案越来越多此实质上是把公民包括自由权利在内的基本权益交给精神病医生来决定如果缺乏程序的公正性对医生的裁量权缺乏有效的制约与监督很容易出现被强制医疗的现象。而此种权力滥用的另一面是导致诊断权沦为为一些真正破坏社会秩序的人开脱罪责的工具和手段最典型的就是刑事个案中精神病诊断权被违法份子作为权力寻租的对象。正如德国历史学家德里希·迈内克所言:“一个被授予权力的人总是面临着滥用权力的诱惑面临着逾越正义和道德界线的诱惑。”①(二)防范强制医疗权的滥用即便是精神科医生能坚守医疗职业道德伦理其依据科学的标准进行诊断的正常活动也难免受到外界的干扰尤其是来自于公权力的压迫与诱导使得医生和精神病界成了权力的附庸而做出迎合当权者的判断导致精神病诊断权的异化。历史上精神病学也曾被纳粹利用甚至成为迫害犹太人和精神病人的工具。由此可见权力假道精神病收留治疗而行迫害人权之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在我国政府设置的安康医院这种精神病治疗公共服务资源得不到妥善利用一边极力把正常的上访者送入政府付费的精神病院一边是那些已经或正在危及社会的应该给予关注的患者没有得到关注。恣意的公共权力之水在权利的土壤上泛滥淹没的不仅是为民服务的理念也让正义的使者无处落脚。。【美】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三)实现强制医疗程序公正程序能保障人权与公正的实体目的实现的价值外程序绝不是简单的工具或形式它还有自身相对独立的意义。这种相对独立的意义突出的表现在程序具有独立的可信度。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实现正义的过程也应当是看得见的。过程的正当性向当事人提供了结果合理性的间接证据它给予结果以间接的支持因而当事人接受这一可能对他不利的结果。①通常如果在一个权威的程序中做出某项选择时我们一般不会再去怀疑其结果本身的合理性而是自然地去接受这一结果。因为我们没有理由去表明另一种选择更合理。就强制医疗程序而言其中有最为关键的一环是相对人的精神病鉴定程序。精神病鉴定是一个专业的医学问题。因为医学上至今也没有完全掌握发病的原因精神病判断标准本身模糊化不同的主体会做出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判断。因此不经过正当的鉴定程序所得出的结论是很难让当事人信服的。由此推及到整个强制收治程序强力机关对一个人进行强制收治的决定如果缺乏理由证成的程序相对人的话语权和相关人的知情权等程序性权利难以得到充分的保障其得出将公民予以强制医疗的结果也是很难让人信服的。尤其是强制医疗被用作阻止正常人寻求正义的手段时在实体已经丧失正义的前提下如果离开了程序的正当性。当事人的程序性权利没有得到切实的保障的情况下只会导致社会更加怀疑强制医疗制度本身的价值所在加强对公权力机关不信任的危机。第二节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设置的基本原则英国古老的“自然公正’’原则是正当程序理念的源流其内容包括两项最基本的程序原则一是任何人不能做自己的法官二是任何一方的申诉都要被听取。后来美国宪法确立并发展了正当程序原则体现在年美国宪法第条修正案中“非经正当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对于强制医疗的决定过程涉及到被强制者的人身自由权等基本人权在程序设计上应当遵循①孙笑侠.程序的法理【M】.北京:商务印书馆.:.硕士学位论文正当程序。联合国通过的《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对精神病患者的非自愿治疗程序在住院非自愿住院复查机构诉讼保障知情权利等方面做了原则性的规定。笔者认为结合该原则有关强制医疗程序方面的基本精神和正当程序原则的基本要求。设置有关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的程序时有以下主要原则值得遵循。一、法律保留原则法律保留是指在法律规定的特定范围内排除行政自行决定的作用。因此其本质上明确了立法权与行政权的界限框定了行政自决性的空间。法律保留原则要点在于对公民基本权利的限制只能由立法机关通过制定或者修改法律才能进行行政机关在没有法律授权的情况下无权限制公民权利。因为精神病强制医疗直接涉及对公民人身自由权在内的基本人权的限制但出于社会安全又不得不对有人身危险性的精神病人进行强制医疗因此为了避免对精神病人不必要、不适当的强制措施更为了避免对正常人的强制收治各国依据现代法治国家公权力限制公民权利的基本要求各国法律中对强制医疗的适用标准、范围、程序和司法救济都做出了详尽的规定。二、令状原则各国强制医疗措施的适用一般采取事前审查原则即令状原则。令状原则是指只有在事先获得法院或主管法官的批准的令状的前提下追诉机关才有权对公民适用强制性措施以对其基本权利加以限制。并且在执行该种措施时以向被强制人出示该令状为原则。令状原则作为对强制处分行为的有效制衡具有中立性和事前性符合了正当程序的中立性要求。从本质上讲强制医疗是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侵犯因此各国对精神病强制医疗之行为的实施原则上要求遵循令状主义对于突发情况虽然可无令状而先实施但也要求事后立即补办借以保障被强制医疗者的基本人权。我国强制医疗程序设计中应当予以采纳。三、参与原则参与原则要求在做出将对当事人产生不利后果的决定时应当给予当事人、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其他利害相关人充分陈述和申辩的机会。这也是正当程序的基本要求。参与原则在程序设计上的一般形式是行政调查或者听证。参与原则对于强制医疗的价值而言在于能确立在这一过程中能确立被强制者作为程序的主体而存在而不是被简单的认为因缺乏自知力成为程序的客体。这就要求无论是在强制送诊的决定过程中还是在强制医疗决定的过程中都应到听取被强制者的意见经由正式的或非正式的听证程序在患者本人和能有利的代表其利益的代理人的充分参与下由中立方做出决定。四、比例原则简单来说比例原则就是公权力限制私利的行为应当比例协调。也就是说比例原则要求国家即使是出于实现某种公共利益的目的而需要采取强制手段对公民基本权利予以限制时所采取的手段须与其所侵害的私益之间的比例关系应当和谐实质上是行政合理性的要求。在实施手段的选择上如果有多项选择的可能就应当选用对公民利益侵害最小化的一种。毫无疑问据联合国《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的原则》的有关规定如果一个精神病人并没有危害社会也没有严重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的危险是不必要对其进行强制医疗的。对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行为时根据英国立法规定只有在理由正当且无其他替代措施时才能进行强制医疗。①在程序设计上就要求有一个合理的程序来甄别出真正需要被强制医疗的精神病患者。第三节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应含的主要内容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包含正当性和程序性双层含义其中“正当性”是强制医疗程序实体价值的取向所在是实质正义的体现“程序性”是程序价值的立身之本是程序是否正义的。强制医疗法律程序在正当性意义上必须满足最低正义的标准即在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之前应当为被强制医疗者提供有效的听证机会让其充分地表达自身的诉求和意见而适度是强制医疗的法律程序设置在。房国宾.精神病强制医疗与人权保障的冲突与平衡J】.中国刑事法杂志.():.硕士学位论文“程序性”意义上的要求。具体而言内容设置不宜过密而影响程序效率否则可能导致强制医疗中的很多活动无法进行不仅可能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从而影响公共利益的维护和实现还可能影响被强制医疗者权利救济的效率。不宜过疏否则难以有效约束政府、医院、监护人的行为容易导致政府、医院、监护人侵权不利于保护公民的人权。因此强制医疗正当程序应当是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的有机结合。综合国内外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基本理论和制度笔者认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至少应当包含以下几个主要内容:一、强制送诊审查程序通常情况下送治人可以是监护人或者近亲属在一定条件下送治人是可以是公安机关及利害相关人。那么他们依据何种标准将对象认定为疑似精神病患者显得格为重要因为这种标准开启了强制医疗的潘多拉宝盒而送诊人并非专业的医生他们所依据的标准便是社会经验而社会经验更多的是一种主流价值判断甚至是人云亦云的产物对于如此专业的领域显然是及其不可靠的。如果一个人只要声称另外一个人是所谓的“疯子’’就可以采取强制方式将这个人送入精神病院进行诊断那么精神病人便可无处不在人人都有受此人权侵害的危险。因此对强制送诊进行事前审查是十分必要的。为了保证审查的正当性。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专门的精神病法庭进行司法审查采用司法程序。另一种是中立的精神病委员会采取听证的方式进行审查笔者认为这两种模式都符合正当程序的基本要求决定者是中立的也给当事人以申辩的机会。二、强制医疗决定程序强制医疗决定程序是强制医疗过程中的关键一环主要把握的是如下两个问题一是谁有最终的决定权二是以何种程序做出决定两者息息相关。如果决定权在于医疗机构那么经过的是医疗机构的内部诊疗程序决定权在于行政机关那么采取的便是行政程序决定权在于司法机关那么经过的是司法程序。显然如果是医疗机构掌控决定权只能凭医生的职业伦理来保障程序的正当性然而多数医疗机构在市场化的运作模式中伦理的约束很难捆得住金钱的诱惑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自由失去了边界。其次是行政程序行政程序的优点在于其应对精神疾患处理的效率鉴于社会安全的考虑这也是强制医疗所必须的所以在特别紧急的状态下应当允许行政机关作一个短暂性的决定但即便如此也应当保持安全利益与私利的平衡。从程序正当性角度考虑最为公正的是司法程序或者类似司法程序的地区精神病委员会的听证程序然而其程序相对而言繁琐一些不利于应对突发情况。综述所述笔者认为应当采取司法程序或者听证程序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行政机关有短暂的决定权但最终也应获得法庭或者委员会的批准。三、精神病司法鉴定程序因精神病判断标准有较强的主观性同时鉴定结论直接关系到当事人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的有无并是否需要强制医疗的法律问题所以精神病司法鉴定程序的公正性十分重要要保障司法鉴定启动程序不被滥用而又能维护实体正义。笔者认为要实现鉴定保障诉权和发现事实的双层目的就必须在程序上包含以下内容。在强制医疗决定程序中除了法庭和委员会在决定强制医疗的过程中可以依职权启动以外患者及其指定的代理人和患者家属有申请鉴定或另委托鉴定的权利。并且也可自行请独立的精神病鉴定机构鉴定精神病鉴定。在任何情况下经由精神病司法鉴定程序而得出的结论不能直接作为强制医疗的依据其在强制医疗决定程序中只能作为证据适用。其次是在强制医疗决定做出后患者及其指定代理人或者其家属如果认为精神病人人身危险性已经解除也可以申请有关机关司法鉴定或自行请人鉴定。鉴定结论表明患者符合出院标准的可以申请法庭或委员会予以解除对患者的强制医疗。四、异议和司法救济程序美国学者德沃金说过“拥有~项权利就等于从社会获得了保护其利益的许诺破坏了这种诺言就是对权利享有者的不公正待遇。①为了保障强制医疗过程中被强制者的人权法律赋予其诸如免除约束和限制的权利通讯交流权拒绝治疗权等实体权利。但这些权利如果没有程序性权利与其合理配置就可能流于④R.Dworl(in.彳崩台ffe口厂尸r疗口pJ口瞰】.Oxford:ClarendenPress.:.硕士学位论文形式。在程序的启动上鉴于强制医疗措施的封闭性单纯靠被强制者行使这些权利是不切实际的因此除了赋予被强制者以申述权、控告权、上诉权以外还应当有中立的第三方的帮助其行使申述权控告权和上诉权。第三方可以是其亲属、监护人、指定代理人或者监督监护人。并且无论是异议程序还是司法救济程序的设置都要保证程序的正当性。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第二章精神卫生法草案中强制医疗程序设计的背景及问题第一节草案中强制医疗程序设计的背景一、“被精神病"事件“被精神病’’是指原本没有精神病的正常人被其亲属、单位、行政机关、医疗机构强行予以精神病收治而随意剥夺其人身自由权等权利的行为。如河南徐东林为邻居仗义执言上访路上被当地政府和精神病院冠以偏执性精神病之名强制医疗长达年多的时间①江苏朱金红案中其母亲为谋夺其万元的房产而将其多次捆绑入院最终即使在多方努力下也只是将其接回家中软禁②西安市昌仁里小学岁的教师王恒雷在没有经过精神病鉴定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教育局和派出所一起送进安康医院非法强制医疗余天最终猝死于安康医院。③缘何身心健康正常工作和生活都没有问题的公民就如此轻而易举的被送入精神病院隔离被剥夺自由受到非人的待遇甚至枉死。究其根源由案例可以看出在强制医疗中精神病院和医生履行的不是救死扶伤的医疗义务而是宽进严出、有钱必治来者不拒的谋财之道。当事人意愿被完全忽视隔离治疗是否必要完全掌握于医院与送治人之手。“有病推定”的诊断逻辑和“谁送诊谁接走”的出院行规凌驾于了法治之上。从权力、权利的分配角度上来看强制医疗的目的是为了平衡患者权益与社会安全之间的利益关系。由前述案例可以总结出有三股过于强大的力量很容易打破这种平衡一是精神病医疗机构和医生的诊断权因精神病诊断的特殊专业要求使得这种权力具有了天然的优势甚至可以主导强制医疗规则的制定。其二是公安机关和其安康医院的权力公权力天然就有逾越私权界限的偏好在强制医疗中也不例外某种情况下它甚至能调转强制医疗的矛头指向普通的有着①黄雪涛.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M】.深圳:深圳海天出版社.O:.。黄雪涛.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M】.深圳:深圳海天出版社.:l.。黄雪涛.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M.深圳:深圳海天出版社.:.硕士学位论文合法诉求的民众。其次是本应是维护另一方合法利益的监护权和亲属权这一本是维系亲情伦理关系的权利在强制医疗中却要么及其强大要么极其脆弱。在解决家庭纠纷中强制医疗成了平等主体之间一方“绑架"另一方的“合法途径”。在其他被精神病情况下回归正途的监护权和亲属权在精神病病院和政府机关的联合绞杀下又是那么的脆弱。二、程序的缺失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目前我国强制医疗措施不当适用过程中所体现的是院方的权利和送诊方的权力的勾连。“正是程序决定了法治与恣意的人治之间的基本区别。”①这些实践中的做法严重的扭曲了强制医疗的价值取向也严重背弃了我国宪法和国际相关公约的人权保护之要义。违背了正当程序中实体性公正的要求即不经正当程序不得剥夺公民的生命自由财产等合法权益。实际上在强制医疗的适用中医疗比管束更为重要医疗是治本之策有着长远之功效而管束仅仅只能收到表面之功效。为落实宪法和国际公约的相关规定使现于纸上的权利落到实处也为了使国家履行对真正有人身攻击性的精神病人的救助义务同时使没有危险的精神病人能在社区和亲属的帮助下正常生活更为了不破坏原本正常人的自由。正当程序是精神病人强制医疗回归正道的必然选择构建完善而正当的强制医疗程序机制就显得尤为紧迫和必要。第二节草案中强制医疗程序的问题面对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紧迫的现实之需我国学界进行了积极和有益的探讨相对而言刑事强制医疗程序的研究相对比较成熟刑诉修正案中增设了强制医疗程序对刑事强制医疗进行了公正的司法化处理其决定过程基本符合了正当程序的要求。然而在其他精神病强制医疗领域同时期出台的《精神卫生法(草案)》有关强制医疗程序的规定离正当程序的要求相去甚远笔者在此探讨其程序的不正当之处。。季卫东.法治秩序的建构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一、程序的概况(一)强制送诊住院程序的概况就强制送诊而言依据草案拥有强制送诊权的主体是多元的。对于一般的疑似精神病人由监护人或近亲属送诊对与流浪的精神病人由有关机关在找不到其监护人近亲属的情况下有义务将其送诊在紧急情况下公安机关近亲属单位等都有送诊权。就强制住院而言对第一种情形草案基本上延续了实践中的做法即谁送诊谁同意谁接走决定权依然完全在于监护人对第二种情形如果疑似精神病人不同意、或者有监护职责的近亲属不同意强制住院经过医院的复诊、精神病司法鉴定认为患者仍需要住院隔离治疗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措施执行。(二)异议、监督程序的概况草案规定了两种复诊、两次鉴定制度。一是区分不同的非自愿住院治疗情形规定了两种复诊制度:一是由患者向院方申请复诊院方有义务指派初诊医师以外的名精神科执业医师进行复诊并在规定的短时间内做出复诊结论因患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等情形而需要对其实施非自愿住院治疗的不同意实施住院治疗的患者或者负有监护责任的近亲属可以选择所在地省级行政区域内其他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进行复诊。二是规定了在对复诊结论有异议的前提下患者、监护人、近亲属应当自主委托合法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对鉴定意见有异议的可以要求该司法鉴定机构重新鉴定。在复诊和鉴定过程中规定了相关人员的回避制度。草案还明确规定了复诊结论或者鉴定意见表明不能确定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或者患者不需要住院治疗的医疗机构不得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草案规定了有关监督与评估的制度。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对管辖内的有关医疗机构进行检查对违规违法行为予以制止纠正处罚。医疗机构应当及时的组织专科医生对患者的病情进行评估如果评估结果表明患者不再需要被强制住院的应当将结果及时告知患者和其监护人。硕士学位论文二、程序的问题与以往强制医疗基本无程序约束的局面相比较草案对强制医疗决定程序的规定还是没有实质的改观草案也规定了一些强制医疗事后程序中如复诊、监督、评估程序对保护精神病患者和正常人的人权还是有限度的因为基本上是内部程序所以天然的缺少了中立性也没有给被强制者以有效的申辩机会。整体而言精神病人权利保护的程序规定过于原则或者粗糙仍然留下了许多对患者或正常人人权侵害的可操作的空间。(一)对强制送诊程序缺失审查与其他疾病想比对精神障碍患者治疗的措施其特殊的一面他们一般不愿接受诊断和治疗为避免无辜者被强制送诊因此针对送诊的事前审查程序的设计有其必要性。不论是现实当中还是草案中都无此项程序规定监护人和近亲属只要声称与其有监护关系或者亲属关系的对象是疑似精神病患者该“患者”就可能被强行送往相关医疗单位进行检查。而其他相关行政机关也常将长期上访者冠以“偏执性精神病”的名义予以强行送诊有学者就评论到如此一来该种措施就成为了变相的强制收容。如果在碰到没有职业伦理的医生那么普通公民就会轻易的“被精神病”。如果这样“被精神病”者将无法逃脱某些亲人和不负责任的公职人员的魔掌。(二)强制医疗决定、解除程序有失公正从程序启动权来看虽然草案第条表面上规定了自愿住院原则但规定了两种例外情况下“由监护人办理住院手续”。这样即使患者拒绝住院监护人也可以办理住院手续要求患者住院。因此这种以院方认定的监护人的意愿实际上随时都可能取代患者的“自愿”实质上监护人意愿代替患者意愿患者之处于极其被动的不利地位没有丝毫的自决权。另外对于“发生或者将要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或者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的患者实行非自愿住院时由监护人办理住院和出院手续即使其经复诊鉴定等其他复查程序确定该“患者”无精神类疾患或者不必要住院该“患者”也无法以个人意志出院。可见精神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病人的住院出院程序并没有实质改变。从住院程序上看在赋予监护人巨大权利的同时草案并没有对非自愿住院的具体程序作出规定。同时以自愿住院的名义掩盖的那部分非自愿住院排除了伦理委员会或者法院的监督堵塞了患者的异议渠道能使医疗机构免责。可见草案基本上认同了现实中“监护人一手包办患者住院"这一做法也没有否定“不对患者负责只对院方认可的监护人、送治人负责”以及“谁送谁接”等不良行规。这样的条款不但无法堵塞目前严重的程序漏洞反而会使现有错误更加难以纠正。因为目前的错误虽然获得了一些法规或者规章的认同但性质上还是违背法律的而类似草案的规定一旦成为法律现有的错误就在很大程上获得了合法性。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三)异议程序缺乏公正草案虽然规定了精神病复诊程序和司法鉴定程序这两种前后相继的异议程序但是把精神病强制收治问题完全归于精神病医学的范畴最终精神病的有无和强制医疗的需要与否的决定权完全归于精神病医生这种异议程序的设计谈不上能限制精神病医生的自由裁量权也无法达到切实保障被强制者合法权益的目的因为在整个强制医疗程序中要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其核心问题之一是限制精神病医生的自由裁量权。尽管它规定了一些回避制度但因为动摇不了整个行业的根基无论由那个医生做出于整体而言都是有利害关系的。离开了正当程序的约束并不能保证医术更高明机构更权威或者医生数量多做出的决定就是合理的:如果最初送诊人是公安机关或其他政府相关部门在公权力机关事实上已经定性的情况下要精神病医生去推翻公权力机关的结论是何其之难。(四)纠错程序难以奏效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对精神病医院的检查是履行职责的表现查处违法行为具有纠错的功能但其中立性照样受到质疑如果要求对无辜者进行违法诊断进而对其采取强制医疗措施的一方是政府其他机关。这种纠错就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价值。医疗机构对自身的决定进行评估就更难体现中立性了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发现至始至终被强制者无精神病在缺乏第三方比较中立的力量的监督情况硕士学位论文下要医疗机构会自认其错的几率是很小的。一种是一开始确实有病而后来经治疗有所恢复或者完全恢复这种情况下医院出于经济利益的驱动也很难做出真实的评估。由此可见纠错程序中纠错者的中立地位在草案中没有体现。(五)救济程序难见成效草案中几乎没有赋予被强制者足够的程序性权利只限于向住院机构和司法鉴定机构的申诉权而没有规定在不满申诉结果时可以有其它救济途径可寻。刘亮东博士认为:“草案并未确立由法院或者独立的主管机构作为宣判精神病的权威主体也未规定对精神病人至关重要的司法救济程序这实是《精神卫生法(草案)》的重大漏洞。”①尽管实践中被强制医疗的无辜者出院后可能通过司法途径获得一定的民事赔偿但是这样迟来的正义是弥补不了该行为无辜者带来的身心创伤。因此针对个案中强制医疗这一行为本身的合法合理性审查的司法救济程序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规定中更是避而不谈。这样自然导致最终强制医疗与否还是由院方或者精神病司法鉴定机构说了算而这样的程序导出的结果显然是偏向强制者一方的。尽管在立法第一条中开宗明义提出保障患者的人身自由权一旦当事人被错误的强制医疗其权利能否等到及时的救济凭医院的内部程序来保障有违正当程序的基本精神那就是自己不能做自己的法官。医院难免有偏私之嫌。加之依我国的司法鉴定机制精神病司法鉴定机构并非独立。这样以来缺少中立的司法程序的前提下强制者的权益救济还是捉荆见肘。。刘东亮.被精神病事件的预防程序与精神卫生立法J.法商研究.():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第三章我国精神病人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的立法建议第一节立法思路的建议一、立法主体应是全国人大或常委会从实质性正当程序的角度上分析。据我国立法法第条第()项之规定对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只能由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通过制定法律加以规定。由此可见在缺少上位法依据的情况下地方政府规章创设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是缺少合法性根据的。目前虽然我国立法机关尚未颁布正式施行的精神卫生法然而实践中强制医疗已被广泛运用。虽然部分强制医疗行为是合理的但行为仍然是违背宪法和立法法精神的。在没有法律明文授权的情形下精神病院进行的强制医疗实际上违背了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之一权利保留原则。二、立法思想应含强制医疗正当程序从程序性正当程序的角度分析对强制医疗权的限制不在于法律对送治人的选定因为不论选定何人送治权都可能被用以侵害人权因此关键不在于对送治人实体类型的控制而是确定符合正当程序标准的强制医疗程序为被强制医疗者提供高效率合情理的救济方式才能有效防范送治权被利用从而遏制人权被侵害的事件。这些程序应当包括送诊、决定、鉴定、复查和司法审查、救助程序完善的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程序不仅要求刑事强制医疗程序的正当化同时在其他强制医疗程序也应当符合程序正当的标准。这样才能达到强制医疗制度救助患者和防卫社会的目的的同时有效遏制当前严重侵害正常人人身权益的“被精神病”行为。三、立法结构应以保护人权为重心从草案文本分析草案的整体的制度建构是以精神病院为中心的。①这种体系体现的思维是一种隔离思维这种思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仍然延续的是西方现。王辉.我国《精神卫生法立法(草案)》立法目的刍议【J】.江西社会科学.():.硕士学位论文己抛弃了的世纪时期的“大禁闭"思维。精神病院虽说一方面与禁闭不同它有治疗的功能但另一方面也与禁闭很相似具有“治安"功能。草案的主要条文大部分是以“治安"为目的的其中没有多少条文能够真正起到保障精神病患者的人权从而也与世界各国的立法经验是背道而驰的无法达到防止“被精神病”的目的。辩证的来看两者其实并不矛盾。前者是解决谁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从而保障无病的人不受强制医疗的无妄之祸:后者就是解决这些真正的精神病人如何得到好的治疗和人权保障。两者的核心就是通过一个正当的法律程序来甄别有病与无病从而使得两种人权都能得以公正而有效的保护。因此立法结构上要围绕以保护人权而展开。第二节立法内容的建议据统计目前全世界有%的国家通过立法机关制定了专项精神卫生法并且强制医疗措施必须依精神卫生法规定的程序行事。①我国也应当将强制医疗正当程序理念应当贯穿于强制医疗程序立法的始终。整体设计的思路上正如国务院法制办在草案说明中提到的精神:通过强制医疗各种类型的条件的明确以真正意义上的良善的程序为保证接轨国际上通行的程序设计模式从而达到法治的目的:既要使得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得到应有的救助又要保证重症精神病患者不会因管理的失位而伤害己身或者祸害社会和他人还要排除因程序、制度的缺失而把不必住院的公民强制收治。②结合草案强制医疗正当程序应从以下几个具体的方面来建立。一、建立精神病送诊司法审查程序强制送诊对那些有及时严重危险性的精神病人是有必要的。但因为采用强制措施的同时即意味着对人身自由的限制。所以从法律层面上这类措施必须加以GRosentha、E·sund【mC.International日umanRjgJ】tsjn艇entaleaitALegjsjatjonUn.NewYorkLaw.:.。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关于《精神卫生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EB/OL.http://www.chinalaw.gov.cn/article/cazjgg//.shtml.一/.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严格的程序限制。笔者认为拥有强制送诊权的主体不宜多元化多一个权力主体就意味着多一种对权利侵害的可能方式。尤其是监护人的强制送诊权是值得商榷的依照我国法律监护权的自动获得只限于未成年的父母其余监护权的获得必须有相应的法律程序认可可依据草案对于成年人只要其近亲属认为其是疑似精神病人就自然获得了对他的监护权并且可以强制将其送诊尔后甚至可以同意强制治疗。这在逻辑上是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1

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正当程序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