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官场现形记

官场现形记.pdf

官场现形记

wangqian1900
2013-08-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官场现形记pdf》,可适用于其他资料领域

官场现形记!清"李宝嘉第一回望成名学究训顽儿讲制艺乡绅勖后进话说陕西同州府朝邑县!城南三十里地方!原有一个村庄"这庄内住的只有赵#方二姓!并无他族"这庄叫小不小!叫大不大!也有二三十户人家"祖上世代务农"到了姓赵的爷爷手里!居然请了先生!教他儿子攻书"到他孙子!忽然得中一名黉门秀士"乡里人眼浅!看见中了秀才!竟是非同小可!合庄的人!都把他推戴起来!姓方的便渐渐的不敌了"姓方的瞧着眼热!有几家该钱的!也就不惜工本!公开一个学堂"又到城里请了一位举人老夫子"下乡来教他们的子弟读书"这举人姓王名仁!因为上了年纪也就绝意进取!到得乡间尽心教授"不上几年!居然造就出几个人材$有的也会对个对儿!有的也会诌几句诗!内中有个天分高强的!竟把笔做了开讲"把这几个东家喜欢的了不得"到了九月重阳!大家商议着!明年还请这个先生"王仁见馆地蝉联!心中自是欢喜"这个会做开讲的学生!他父亲叫方必开"他家门前!原有两棵合抱大树!分列左右"因此乡下人都叫他为’大树头方家("这方必开因见儿子有了怎么大的能耐!便说自明年为始!另外送先生四贯铜钱"不在话下"且说是年正值大比之年!那姓赵的便送孙子去赶大考"考罢回家!天天望榜!自不必说"到了重阳过后!有一天早上!大家方在睡梦之中!忽听得一阵马铃声响!大家被他惊醒!开门看处!只见一群人!簇拥着向西而去"仔细一打听!都说赵相公考中了举人了"此时方必开也随了大众在街上看热闹!得了这个信息!连忙一口气跑到赵家门前探望"只见有一群人!头上戴着红缨帽子!正忙着在那里贴报条呢"方必开自从儿子读了书!西瓜大的字!也跟着学会了好几担搁在肚里"这时候他一心一意都在这报条上!一头看!一头念道$’喜报贵府老爷赵印温!应)本科陕西乡试!高中第四十一名举人"报喜人卜连元"#他看了又看!念了又念"正在那里咂嘴弄舌!不提防肩膀上有人拍了他一下!叫了一声$亲家#"方必开吓了一跳!定神一看!不是别人!就是那新中举人赵温的爷爷赵老头儿"原来这方必开!前头因为赵府上中了秀才!他已有心攀附!忙把自己第三个女孩子!托人做媒!许给赵温的兄弟!所以这赵老头儿赶着他叫亲家"他定睛一看!见是太亲翁!也不及登堂入室!便在大门外头!当街趴下!绷冬绷冬的磕了三个头"赵老头儿还礼不迭!赶忙扶他起来"方必开一面掸着自己衣服上的泥!一面说道$你老今后可相信咱的话了咱从前常说!城里乡绅老爷们的眼力!是再不错的"十年前!城里石牌楼王乡绅下来上坟’是借你这屋里打的尖"王老先生饭后无事!走到书房!可巧一班学生在那里对对儿哩"王老先生一时高兴!便说我也出一个你们对对"刚刚那天下了两点雨!王老先生出的上联就是(下雨)两个字"我想着!你们这位少老爷便冲口而出!说是什么(出太阳)"王老先生点了点头儿!说道$(下雨)两个字!(出太阳)三个字!虽然差了点!总算口气还好!将来这孩子倒或者有点出息"你老想想看!这可不应了王老先生的话吗#赵老头儿道$可不是呢!不是你提起!我倒忘记这会子事了"眼前已是九月!大约月底月初!王老先生一定要下来上坟的"亲家那时候把你家的孩子一齐叫了来!等王老先生考考他们"将来望你们令郎!也同我这小孙子一样就好了"#方必开听了这话!心中自是欢喜!又说了半天的话!方才告别回家"那时候!已有午牌过后"家里人摆上饭来!叫他吃也不吃"却是自己一个人!背着手!在书房廊前踱来踱去!嘴里不住的自言自语"什么捷报贵府少老爷#!什么报喜人卜连元#"家里人听了都不明白"还亏了这书房里的王先生!他是曾经发达过的人!晓得其中奥妙"听了听!就说$这是报条上的话!他不住的念这个!却是何故#低头一想$明白了!一定是今天赵家孩子中了举!东家见了眼馋!又勾起那痰迷心窍老毛病来了"#忙叫$老三!快把你爸爸搀到屋里来坐!别叫他在风地里吹"#这老三便是会做开讲的那孩子!听了这话!忙把父亲扶了进来"谁知他父亲跑进书房!就跪在地当中!朝着先生一连磕了二十四个响头"先生忙忙还礼不迭"连忙一手扶起了方必开!一面嘴里说$东翁!有话好讲!这从哪里说起*#这时候方必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拿手指指自家的心!又拿手指指他儿子老三!又双手照着王仁拱了一拱"王仁的心上已明白了三四分了!就拿手指着老三!问道$东翁!你是为了他么#方必开点点头儿"王仁道$这个容易"#随手拉过一条板凳!让东家坐下"又去拉了老三的手!说道#$老三!你知道你爸爸今儿这样子!是为的谁呀老三道#$我不知道"王仁道#$为的是你"老三说#$为我什么王仁道#$你没有听见说!不是你赵家大哥哥!他今儿中了举人么老三道#$他中他的!与我什么相干王仁道#$不是这样讲!虽说人家中举与你无干!到底你爸爸眼睛里总有点火辣辣的"老三道#$他辣他的!又与我什么相干王仁道#$这就是你错了’老三道#$我错什么王仁道#$你父亲就是你一个儿子!既然叫你读了书!自然望你巴结上进!将来也同你赵家大哥哥一样!挣个举人回来"老三道#$中了举人有什么好处呢王仁道#$中举之后!一路上去!中进士(拉翰林!好处多着哩’老三道#$到底有什么好处王仁道#$拉了翰林就有官做!做了官就有钱赚!还要坐堂打人!出起门来!开锣喝道"阿唷唷’这些好处!不念书!不中举!哪里来呢老三孩子虽小!听到$做了官就有钱赚一句话!口虽不言!心内也有几分活动了!闷了半天不作声"又停了一会子!忽然问道#$师傅!你也是举人!为什么不去中进士做官呢那时候!方必开听了先生教他儿子的一番话!心上一时欢喜!喉咙里的痰也就活动了许多"后来又听见先生说什么做了官就有钱赚!他就哇的一声!一大口的粘痰呕了出来"刚刚吐得一半!忽然又见他儿子回驳先生的几句话"驳的先生顿口无言!他的痰也就搁在嘴里头!不往外吐了"直钩钩两只眼睛瞅着先生!看他拿什么话回答学生"只见那王仁愣了好半天!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面色很不好看"忽然把眼睛一瞪!吹了吹胡子!一手提起戒尺!指着老三骂道#$混帐东西’我今儿一番好意!拿好话教导与你!你倒教训起我来了’问问你爸爸!请了我来!是叫我管你的呢!还是叫你管我的学生都要管起师傅来!这还了得’这个馆不能处了’一定要辞馆!一定要辞馆’这方必开是从来没见先生发过这样大的气!今儿明晓得是他儿子的不是!冲撞了他!惹出来的祸"但是满肚子里的痰!越发涌了上来!要吐吐不出!要说说不出!急的两手乱抓!嘴唇边吐出些白沫来"老三还在那里叽哩咕噜说#$是个好些儿的!就去中进士做官给我看!不要在我们家里混闲饭吃"王仁听了这话!更是火上加油!拿着板子赶过来打"老三又哭又跳!闹的越发大了"还是老三的叔叔听见不像样!赶了进来!拍了老三两下!又朝着先生作了几个揖!赔了许多话)把哥子搀了出来才完的事"按下不表"且说赵老头儿!自从孙子中举!得意非凡"当下就有报房里人!三五成群住在他家"整日价大鱼大肉的供给!就是鸦片烟也是赵家的"赵老头儿就*把一向来往的乡!姻!世!族谊"开了横单交给报房里人"叫他填写报条"一家家去送#又忙着看日子祭宗祠"到城里雇的厨子"说要整猪整羊上供"还要炮手!乐工!礼生#又忙捡日子请喜酒"一应乡!姻!世!族谊"都要请到#还说如今孙子中了孝廉"从此以后"又多几个同年人家走动了#又忙着叫木匠做好六根旗杆$自家门前两根"坟上两根"祠堂两根#又忙着做好一块匾"要想求位翰林老先生题孝廉第三个字#想来想去"城里头没有这位阔亲戚可以求得的#只有坟邻王乡绅"春秋二季下乡扫墓"曾经见过几面#因此渊源"就送去了一分厚礼"央告他写了三个字"连夜叫漆匠做好"挂在门前"好不荣耀#又忙着替孙子做了一套及时应令的棉袍褂"预备开贺的那一天好穿了陪客#赵老头儿祖孙三代究竟都是乡下人"见识有限"哪里能够照顾这许多#全亏他亲家"把他西宾王孝廉请了过来一同帮忙"才能这般有条不紊#当下又备了一副大红金贴"上写着$谨择十月初三日"因小孙秋闱侥幸"敬治薄酒"恭候台光#下写$赵大礼率男百寿暨孙温载拜#外面红封套签条居中写着王大人三个字"下面注着城里石牌楼进士第八个小字#大家知道"请的就是那王乡绅了#另外又烦王孝廉写了一封四六信"无非是仰慕他!记挂他"届期务必求他赏光的一派话#赵老头儿又叫在后面加注一笔"说赶初一先打发孩子赶驴上城"等初二就好骑了下来#这里打扫了两间庄房"好请他多住几天#帖子送去"王乡绅答应说来#赵老头儿不胜之喜#有事便长"无话便短#看看日子"一天近似一天#赵家一门大小"日夜忙碌"早已弄得筋疲力尽"人仰马翻#到了初三黑早"赵老头儿从炕上爬起"唤醒了老伴并一家人起来#打火烧水洗脸"换衣裳"吃早饭#诸事停当"已有辰牌时分"赶着先到祠堂里上祭#当下都让这中举的赵温走在头里"屁股后头才是他爷爷"他爸爸"他叔子"他兄弟"跟了一大串#走进了祠堂门"有几个本家"都迎了出来#只有一个老汉"嘴上挂着两撇胡子"手里拿着一根长旱烟袋"坐在那里不动#赵温一见"认得他是族长"赶忙走过来叫了一声$大公公#那老汉点点头儿"拿眼把他上下估量了一回#单让他一个坐下"同他讲道$大相公"恭喜你现在做了皇帝家人了’不知道我们祖先积了些什么阴功"今日都应在你一人身上#听见老一辈子的讲"要中一个举"是很不容易呢$进去考的时候"祖宗三代都跟了进去"站在龙门老等"帮着你抗考篮#不然"那一百多斤的东西"怎么拿得动呢(还说是文昌老爷是阴间里的主考"等到放榜的那一天"文昌老爷穿戴着纱帽圆领"坐在上面#底下围着多少判)官!在那里写榜"阴间里中的是谁!阳间里的榜上也就中谁!那是一点不会错的"到这时候!那些中举的祖宗三代!又要到阴间里看榜!又要到玉皇大帝跟前谢恩!总要三四夜不能睡觉哩"大相公!这些祖先熬到今天受你的供!真真是不容易呢"#爷儿两个正在屋里讲话!忽然外面一片人声吵闹"问是什么事情!只见赵温的爷爷满头是汗!正在那里跺着脚骂厨子!说$他们到如今还不来这些王八崽子!不吃好草料的停会子告诉王乡绅!一定送他们到衙门里去#嘴里骂着!手里拿着一顶大帽子!借他当扇子扇!摇来摇去!气得眼睛都发了红了"正说着!只见厨子挑了碗盏家伙进来"大家拿他抱怨"厨子回说$我的爷从早晨到如今!饿着肚皮走了三十多里路!为的那一项半个老钱没有瞧见!倒说先把咱往衙门里送"城里的大官大府!翰林’尚书!咱伺候过多少!没瞧过他这囚攮的暴发户!在咱面上混充老爷开口王乡绅!闭口王乡绅!像他这样的老爷!只怕替王乡绅捡鞋还不要他哩#一面骂!一面把炒菜的杓子往地下一掼!说$咱老子不做啦!等他送吧#这里大家见厨子动了气!不做菜!祠堂祭不成!大家坍台"又亏了赵温的叔叔走过来!左说好话!右说好话!好容易把厨子骗住了!一样一样的做现成了!端上去摆供"当下合族公推新孝廉主祭!族长陪祭!大众跟着磕头"虽有赞礼生在旁边吆喝着!无奈他们都是乡下人!不懂得这样的规矩"也有先作揖!后磕头的!也有磕起头来!再作一个揖的"礼生见他们参差不齐!也只好由着他们敷衍了事"一时祭罢祠堂!回到自己屋里!便是一起一起的人来客往!算起来还是穿草鞋的多"送的分子!倒也络续不断!顶多的一百铜钱!其余二十’三十也有!再少却亦没有了"看看日头向西!人报王乡绅下来了"赵老头儿祖孙三代!早已等得心焦"吃喜酒的人!都要等着王乡绅来到方才开席!大家饿了肚皮!亦正等的不耐烦"忽然听说来了!赛如天上掉下来的一般!大家迎了出来"原来这王乡绅坐的是轿车!还没有走到门前!赵温的爸爸抢上一步!把牲口拢住!带至门前"王乡绅下车!爷儿三个连忙打恭作揖!如同捧凤凰似的捧了进来!在上首第一位坐下"这里请的陪客!只有王孝廉宾东两个"王孝廉同王乡绅叙起来还是本家!王孝廉比王乡绅小一辈!因此他二人以叔侄相称"他东家方必开因为赵老头儿说过!今日有心要叫王乡绅考考他儿子老三的才情!所以也戴了红帽子’白顶子!穿着天青外褂!装做斯斯文文的样子!陪在下面(但是脚底下却没有着靴!只穿得一双绿梁的青布鞋罢了")王乡绅坐定!尚未开谈!先喊了一声"来#$只见一个戴红缨帽子的二爷!答应了一声"者#$王乡绅就说"我们带来的点小意思!交代了没有#二爷未及回话!赵老头儿手里早拿着一个小红封套儿!朝着王乡绅说"又要你老破费了!这是断断不敢当的$#王乡绅哪里肯依’赵老头儿无奈!只得收下!叫孙子过来叩谢王公公’当下吃过一开茶!就叫开席’王乡绅一席居中!两傍虽有几席!都是穿草鞋!穿短打的一班人’还有些上不得台盘的!都在天井里等着吃’这里送酒安席!一应规矩!赵老头儿全然不懂!一概托了王孝廉替他代作主人’当下王乡绅居中面南!王孝廉面西!方必开面东!他祖孙两个坐在底下作陪’一时酒罢三巡!菜上五道’王乡绅叔侄两个讲到今年哪省主考放的某人!中出来的闱墨!一定是清真雅正(出色当行’又讲到今科本县所中的几位新孝廉!一个个都是揣摩功深!未曾出榜之前!早决他们是一定要发达的!果然不出所料’足见文章有价!名下无虚’两人讲到得意之际!不知不觉的多饮了几杯’原来这王乡绅也是两榜进士出身!做过一任监察御史!后因年老告病回家!就在本县书院掌教’现在满桌的人!除王孝廉之外!便没有第二个可以谈得来的’赵温虽说新中举!无奈他是少年新进!王乡绅还不将他放在眼里’至于他爷爷及方必开两个!到了此时!都变成锯了嘴的葫芦!只有执壶斟酒!举箸让菜!并无可以插得嘴的地方!所以也只好默默无言’王乡绅饮至半酣!文思泉涌!议论风生!不禁大声向王孝廉说道"老侄!你估量着这)制艺*一道!还有多少年的气运#王孝廉一听这话!心中不解!一句也答不上来’筷子上夹了一个肉圆!也不往嘴里送!只是睁着两只眼睛!望着王乡绅’王乡绅便把头点了两点!说道"这事说起来话长!国朝诸大家是不用说了’单就我们陕西而论!一位路润生先生!他造就的人才也就不少’前头入阁拜相的阎老先生!同那做刑部大堂的他们那位贵族!哪一个不是从小读着路先生的制艺!到后来才有这么大的经济$#一面说!一手指着赵家祖孙!嘴里又说道"就以区区而论!记得那一年!我才十七岁!才学着开笔做文章!从的是史步通史老先生’这位史老先生虽说是个老贡生!下过十三场没有中举’一部仁在堂文稿,他却是滚瓜烂熟记在肚里’我还记得!我一开手!他叫我读的就是制艺引全,!是引人入门的法子!一天只教我读半篇’因我记性不好!先生就把这篇文章裁了下来!用浆子糊在桌上!叫我低着头念!偏偏念死念不熟’为这上头!也不知捱了多少打!罚了多少跪!到如今才挣得这两榜进士!唉"虽然吃了多少苦#也还不算冤枉!$王孝廉接口道这才合了俗语说的一句话#叫做’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别的不讲#单是方才这几句话#不是你老人家一番阅历#也不能说得如此亲切有味!$王乡绅一听此言#不禁眉飞色舞#拿手向王孝廉身上一拍#说道对了#老侄你能够说出这句话来#你的文章也着实有工夫了!现在我虽不求仕进#你也无意功名!你在乡下授徒#我在城中掌教#一样是替路先生宏宣教育#替我圣朝培养人才!这里头消长盈虚#关系甚重!老侄你自己不要看轻#这个重担#却在我叔侄两人身上#将来维持世运#历劫不磨!赵世兄他目前虽说是新中举#总是我们斯文一脉#将来昌明圣教#继往开来#舍我其谁)当仁不让#小子勉乎哉#小子勉乎哉"$说到这里#不觉闭着眼睛#颠头播脑起来!赵温听了此言#不禁肃然起敬!他爷爷同方必开#起先尚懂得一二#知道他们讲的无非文章!后来王乡绅满嘴掉文#又做出许多痴像#笑又不敢笑#说又没得说!正在疑惑之际#不提防外头一片声嚷#吵闹起来!仔细一问#原来是王乡绅的二爷#因为他主人送了二分银子的贺礼#赵温的爸爸开销他三个铜钱的脚钱#他在那里嫌少#争着要添!赵温的爸爸说你主人止送了二分银子#换起来不到三十个钱*现在我给你三个铜钱#已经是格外的了!$二爷说脚钱不添#大远的奔来了#饭总要吃一碗!$赵温的爸爸不给他吃#他一定吵着要吃!自己又跑到厨房抢面吃#厨子不答应#因此争吵起来#一直闹到堂屋里!王乡绅站起来骂王八蛋"没有王法的东西"$当下还亏了王孝廉出来#做好做歹#自己掏腰摸出两铜钱给他买烧饼吃#方才无话!坐定之后#王乡绅还在那里生气#嘴里说回去一定拿片子送到衙门里#打这王八羔子几百板子#戒戒他二次才好"$究竟赵老头儿是个心慈面软的人#听了这话#连忙替他求情#说受了官刑的人#就是死了做了鬼#是一辈子不会超生的#这不毁了他吗!你老那里不阴功积德#回来教训他几句#戒戒他下回罢了!$王乡绅听了不作声!方必开忽然想起赵老头儿的话#要叫王乡绅考考他儿子的才情#就起身离座去找老三!叫唤了半天#前前后后#那里有老三的影子!后来找到厨房里#才见老三伸着油晃晃的两只手#在那里啃骨头!一见他老子来到#就拿油手往簇新的衣服上乱擦乱抹!他老子又恨儿子不长进#又是可惜衣服#急的眼睛里冒火!当下忍着气#不说别的#先拿过一条沾布#替儿子擦手#说要同他前面去见王乡绅!老三是个上不得台盘的人#任凭他老子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他总是不肯去!他老子一时恨不过#狠狠的打了他一下耳刮子!他哇的一声哭了!大家忙过来劝住"他老子见是如此!也只好罢手"这里王乡绅又吃过几样菜!起身告辞"赵老头儿又托王孝廉替他说#$孙子年纪小!不曾出过门"王府上可有使唤不着的管家!请赏荐一位!好跟着孙子明年上京会试"王乡绅也应允了"方才大家送出大门!上车而去"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二回钱典史同行说官趣赵孝廉下第受奴欺话说赵家中举开贺!一连忙了几天!便有本学老师叫门斗传话下来!叫赵温即日赴省填写亲供"当下爷儿三代!买了酒肉!请门斗饱餐一顿!又给了几百铜钱"门斗去后!赵温便踌躇这亲供如何填法"幸亏请教了老前辈王孝廉!一五一十的都教给他!赵温不胜之喜"他爷爷又向亲家方必开商量!要请王孝廉同到省城去走一遭!随时可以请教"方必开一来迫于太亲翁之命!二来是他女儿大伯子中举的大事!还有什么不愿意的!随即满口应允"赵老头儿自是感激不尽"取过历本一看!十月十五是个长行百事皆宜的黄道吉日!遂定在这天起身"因为自己牲口不够!又问方亲家借了两匹驴"几天头里!便是几门亲戚前来送礼饯行!赵温一概领受"闲话少叙!转眼之间!已到十四"他爷爷#他爸爸!忙了一天"到得晚上!这一夜更不曾睡觉!替他弄这样#弄那样!忙了个六神不安"十五大早!赵温起来!洗过脸!吃饱了肚皮"外面的牲口早已伺候好了"少停一刻!方必开同了王孝廉也踱过来"赵温便向他爷爷#爸爸磕头辞行"赵老头儿又朝着王孝廉作了一个揖!托他照料孙子"王孝廉赶忙还礼不迭"等到行完了礼!一同送出大门!骑上牲口!顺着大路!便向城中进发"原来几天头里!王乡绅有信下来!说赵世兄如若上省填亲供!可便道来城!在舍下盘桓几日"所以赵温同了王孝廉!走了半天!一直进城!投奔石牌楼而来"王孝廉是熟门熟路!管门的一向认得!立时请进!并不阻挡"赵温却是头一遭!幸亏他素来细心!下驴之后!便留心观看"只见$门前粉白照墙一座!当中写着鸿禧两个大字’东西两根旗杆’大门左右!水磨八字砖墙"两扇黑漆大门!铜环擦得雪亮"门外挂着一块劝募秦晋赈捐分局的招牌"两面两扇虎头牌!写着局务重地#闲人免进八个大字"还(有两根半红半黑的棍子!挂在牌上"大门之内!便是六扇蓝漆屏门"上面悬着一块红底子金字的匾!写着#进士第$三个字"两边贴着多少新科举人的报条!也有认得的!也有不认得的!算来却都是同年"两边墙上!还挂着几顶红黑帽子!两条皮鞭子"门上的人因为他是王孝廉同来的人!也就让他进去"转过屏门!便是穿堂"上面也有三间大厅!却无桌椅台凳"两面靠墙!横七竖八摆着几副衔牌什么#丙子科举人$#庚辰科进士$#赐进士出身$#钦点主政$#江西道监察御史$"赵温心里明白!这些都是王乡绅自家的官衔"另外还摆着两顶半新不旧的轿子"又转过一重屏门!方是一个大院子!上面五间大厅"其时已是十月!正中挂着大红洋布的板门帘"前回跟着王乡绅下乡!王孝廉给他两个铜钱买烧饼吃的那个二爷!正在廊檐底下!提着一把溺壶走来"一见他来!连忙站住"亏他不忘前情!迎上来朝着王孝廉打了一个千!问他#几时来的’$王孝廉回说#才到$"那二爷瞧瞧赵温也像认得!却是不理他"一面说话!一面让屋里坐!赵温也跟了进去"原来居中是三间统厅!两头两个房间"上头也悬着一块匾!是#崇耻堂$三个字!下面落的是汪鸣銮的款"赵温念过#墨卷$!晓得这汪鸣銮就是那做(能自强斋文稿)的柳门先生!他本是一代文宗!不觉肃然起敬"**当中悬着一副御笔!写的#龙虎$两字!却是石刻朱拓的"两边一副对联!是阎丹初阎老先生的款"天然几上一个古鼎一个瓶一面镜子"居中一张方桌!两旁八张椅子四个茶几"上面梁上!还有几个像神像龛子的东西!红漆描金!甚是好看"赵温不认得是什么东西!悄悄请教老前辈"王孝廉对他说#这是盛诰命轴子的"$赵温还不懂得什么叫#诰命$!正想追问!里头王乡绅拖着一双鞋!手里拿着一根旱烟袋!已经出来了"王孝廉连忙上前请了一个安!王乡绅把他一扶"跟手赵温已经趴在地下了!王乡绅忙过来呵下腰去扶他"嘴里虽说还礼!两条腿却没有动"等到赵温起来!他才还了一个揖!分宾坐下"赵温坐的是东面一排第二张椅子!王孝廉坐的是西面第二张椅子!王乡绅就在西面第三张上坐了相陪"王乡绅先开口问赵温的爷爷爸爸的好"谁知他到了此时!不但他爷爷临走嘱咐他到城之后!见了王乡绅替他问好的话!一句说不上来连听了王乡绅的话!也不知如何回答"面孔涨得通红!嘴里吱吱了半天!才回了个#好$字"王乡绅见他如此!也就不同他再说别的了!只和王孝廉攀谈几句"言谈之间!王乡绅提起#有个舍亲!姓钱号叫伯芳!是内人第二个胞兄!在江南做过一任典史!那年新抚台到任!不上三个月!不知怎样就把他,诖误了"却不料他官虽然只做得一任!任上的钱倒着实弄得几文回来"你们一进城!看见那一片新房子!就是他的住宅"做官不论大小!总要像他这样!这官才不算白做"现在他已经托了人!替他谋干了一个#开复$"一过年!也想到京里走走!看有什么路子!弄封把#八行$!还是出来做他的典史"王孝廉道’既然有路子!为什么不过班做知县!到底是正印"王乡绅道’何尝不是如此!我也劝过他几次!无奈我们这位内兄!他却另有一个见解"他说州(县虽是亲民之官!究竟体制要尊贵些"有些事情自己插不得身!下不得手"自己不便!不免就要仰仗师爷同着二爷"多一个经手!就多一个扣头!一层一层的剥削了去!到得本官就有限了"所以反不及他做典史的!倒可以事事躬亲!实事求是"老侄!你想他这话!是一点不错的呢"这人做官倒着实有点才干!的的确确是位理财好手"王孝廉道’俗话说的好!#千里为官只为财$"王乡绅道’正是这话"现在我想明年赵世兄上京会试!倒可叫他跟着我们内兄一路前去!诸事托他招呼招呼!他却是很在行的"王孝廉道’这是最好的了!还有什么说得"当下王孝廉见王乡绅眼睛不睬赵温!瞧他坐在那里没得意思!就把这话告诉他一遍"赵温除了说’好之外!亦没有别的话可以回答"王孝廉又替他问’钱老伯府上!应该过去请安)王乡绅道’今天他下乡收租去了"我替你们说好!明年再见吧"当下留他两人晚饭!就在大厅西首一间!住了一夜"次日一早起身!往省城而去"于是晓行夜宿!在路非止一日!已经到了省城"找着下处!安顿行李"且说赵温虽然中举!世路上一切应酬!究未谙练"前年小考*以及今年考取遗才!学台大人虽说见过两面"一直是一个坐着点名!一个提篮接卷!却是没有交谈过"这番中了举人!前来叩见!少不得总要攀谈两句"他平时见了稍些阔点的人!已经坐立不安!语无伦次!何况学台大人!钦差体制!何等威严未曾见面!已经吓昏的了"亏得王孝廉遇事招呼!随时指教!凡他所想不到的!都替他想到"头一天晚上!教他怎样磕头!怎样回话!赛如春秋二季!’明伦堂上演礼一般!好容易把他教会"又亏得赵温质地聪明!自己又操演了一夜!顶到天明!居然把一应礼节!牢记在心"少停!王孝廉睡醒!赵温忙即催他起来洗脸"自己换了袍套!手里捏着手本"王孝廉又叫他封了四吊钱的钱票!送给学台大人做贽见!另外带了些钱做一应使费"到了辕门!找到巡捕老爷!赵温朝他作了一个揖!拿手本交给他!求他到大人跟前代回"另外又送了这巡捕一吊钱的门包"巡捕嫌少!讲来讲去!又加了二百钱!方才去回"等了一会子!巡捕出来说’大人今天不见客"问他亲供填了没有"赵温听说大人不见!如同一块石头落地!把心放下"赶忙到承差,,屋里!将亲供恭恭敬敬的填好!交代明白"一应使费!俱是王孝廉隔夜替他打点停当!赵温到此不过花上几个喜钱!没有别的癶嗦"当下事毕回寓!整顿行装!两人一直回乡"王孝廉又教给他写殿试策白折子!预备来年会试不题"正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已过新年"赵温一家门便忙着料理上京会试的事情"一日饭后!人报王乡绅处有人下书"赵温拆开看时!前半篇无非新年吉祥话头"又说#$舍亲处已经说定!结伴同行!两得裨益旧仆贺根!相随多年!人甚可靠!于北道情形!亦颇熟悉!望即录用云云"赵温知道!便是托王乡绅所荐的那位管家了"只见贺根头上戴一顶红帽子!身穿一件蓝羽缎棉袍!外加青缎马褂!脚下还登着一双粉底乌靴"见了赵温!请了一个安!嘴里说了声$谢少爷赏饭吃!又说$家主人请少爷的安"赵温因他如此打扮!乡下从未见过!不觉心中呆了半天!不知拿什么话回答他方好"幸亏贺根知窍!看见少爷说不出话!便求少爷带着到上头!见见老太爷请请安"赵温只得同他进去!先见他爷爷"待见过之后!他爷爷说#$这个人是你王公公荐来的!僧来看佛面!不可轻慢于他"就留他在书房里住"等到吃饭的时候!他爷爷一定又要从锅里另外盛出一碗饭’两样菜给贺根吃"一应大小事务!都不要他动手"后来还是王孝廉过来看见!就说#$现在这贺二爷既然是府上的管家!不必同他客气!事情都要叫他经经手!等他弄熟之后!好跟世兄起身"赵家听得如此!才渐渐的差他做事"到了十八这一天!便是择定长行的吉日"一切送行辞行的繁文!不用细述"这日仍请王孝廉伴送到城"此番因与钱典史同行!所以一直径奔他家!安顿了行李!同到王府请安"见面之后!留吃夜饭"台面上只有他郎舅’叔侄三个人说的话!赵温依然插不下嘴"饭罢!临行之时!王乡绅朝他拱拱手!说了声#$耳听好音"又朝他大舅子作个揖!说#$恕我明天不来送行"到京住在哪里!早早给我知道"又同王孝廉说了声$我们再会吧"方才进去"三人一同回到钱家!住了一夜"次日!钱’赵二人一同起身"王孝廉直等送过二人之后!方才下乡"话分两头!单说钱典史一向是省俭惯的!晓得贺根是他妹丈所荐!他便不带管家!一路呼唤贺根做事"过了两天!不免忘其所以!渐渐的摆出舅老爷款来"背地里不知被贺根咒骂了几顿"幸亏赵温初次为人!毫无理会"况兼这钱典史是势利场中历练过来的!今见赵温是个新贵!前程未可限量"虽()然有些事情欺他是乡下人!暗里赚他钱用!然而面子上总是做得十二分要好"又打听得赵温的座师吴翰林新近开了坊!升了右春坊右赞善"京官的作用不比寻常!他一心便想巴结到这条路上"有天落了店!吃完了饭!叫贺根替他把铺盖打开!点上烟灯"其时赵温正拿着一本新科闱墨!在外间灯下揣摩"钱典史便说#$堂屋里风大!不如到烟铺上躺着念的好"赵温果然听话!便捧了文章进来!在烟铺空的一边躺下!嘴里还是念个不了"钱典史却不便阻他"自己呼了几口烟!又吃些水果干点心之类!又拿起茶壶就着壶嘴抽上两口!把壶放下顺手拎过一支紫铜水烟袋!坐在床沿上吃水烟!一个吃个不了"后来钱典史被他噪聒的实在不耐烦!便借着贺根来出气"先说他偷懒不肯做事!后来又说他今天在路上买馒头!四个钱一个!他硬要五个半钱一个!十二个馒头!便赚了十八个钱"真真是混帐东西’头里贺根听见钱舅老爷说他偷懒!已经满肚皮不愿意(后来又说他赚钱!又骂他混帐!他却忍不住了!顿时嘴里叽哩咕噜起来#什么$赚了钱买棺材!装你老爷!还说什么$混帐东西!是咱大舅子"钱典史不听则已!听了之时!立刻无明火三丈高!放下水烟袋!提起根烟枪就赶过来打"贺根也不是好缠的!看见他要打!便把脑袋向钱典史怀内一顶!说#$你打你打’不打是咱大舅子’钱典史见他如此!倒也动手不得"嘴里吆喝#$好个撒野东西’回来写信给你老爷"他荐的好人!连我都不放在眼里’贺根正待回话!幸亏得店家听见里头闹得不像样!进来好劝歹劝!才把贺根拉开"这里钱典史还在那里气得发抖"当他二人闹时!赵温想上来劝!但不知怎样劝的好"后来见店家把贺根拉开!他又呆了半天!才说了一声#$天也不早了!钱老伯也好困觉了"钱典史听了这话!便正言厉颜的对他说道#$世兄’用到这样管家!你做主人的总要有点主人的威势才好"像你这样好说话!一个管家治不下!让他动不动得罪客人!将来怎样做官管黎民呢)赵温明晓得这场没趣是钱典史自己找的!无奈他秉性柔弱!一句也对答不上!只好索性让他说!自己呆呆的听着"钱典史又道#$想我从前在江南做官的时候!衙门虽小!上下也有三五个管家!还有书办差役!都要我一个人去治服他们!一个不当心!就被他们赚了去"像你一个底下人都治不服!那还了得’赵温道#$为着他是王公公荐的人!爷爷嘱咐过#要同他客气点!所以有些事情都让他些"钱典史哈哈冷笑道#$你将来要把他让成功谋反叛逆!才不让他呢’这种东西!叫我一天至少骂他一百顿!还要同他客气’真真奇谈’赵温道#$既然老伯如此说!我明天管*他就是了!"钱典史道#$我并不是要叫你管他我是告诉你做官的法子!"赵温心下疑惑道#$这与做官有什么相干"又不便驳他只好拉长着耳朵听他讲!钱典史又说道#$’齐家而后治国治国而后平天下(这两句话你们读书人是应该知道的!一个管家治不服怎么好算得齐家不能齐家就不能治国!试问皇上家要你这官做什么用呢你也可以不必上京会试赶功名了!就如我从前虽然做过一任典史倒着实替皇家出点力!不要说衙门里的人都受我节制就是那些四乡八镇的地保)乡约)图正)董事那一个敢欺我*"赵温虽然是乡下人也晓得典史比知县小听他说得高兴有意打趣他!便问他道#$请教老伯典史的官比知县大是小"钱典史欺他是外行便道#$一般大他管得到的地方我都管得到!论起来这一县之主还要算是我!有起事情来我同他客气让他坐在当中所以都称他’正堂(!我坐的是下首主位所以都称我’右堂(!其实是一样的不分什么大小!"赵温道#$典史总要比知府小些!"钱典史道#$他在府城里我在县城里我管不着他他亦管不着我!赵世兄你不要看轻了这典史比别的官都难做等到做顺了手那时候给你状元你还不要呢我这句话并不是瞧不起状元!常常听见人说翰林院里的人都是清贵之品!将来放了外任不是主考就是学政自然有那些手底下的官儿前来孝敬自己用不着为难!然而隔着一层到底不大顺手!何如我们做典史的既不比做州)县的每逢出门定要开锣喝道叫人家认得他是官!我们便衣就可上街什么烟馆里)窑子里)赌场上各处都可去得!认得咱的这一县之内都是咱的子民谁敢不来奉承不认得的无事便吧等到有起事情来咱亦还他一个铁面无私!不上两年还有谁不认得咱的一年之内我一个生日我们贱内一个生日这两个生日是刻板要做的!下来老太爷生日)老太太生日)少爷做亲)姑娘出嫁一年上总有好几回!"赵温道#$我听见王大哥讲过老伯还没养世兄怎么倒做起亲来呢"钱典史道#$你原来未入仕途也难怪你不知道!大凡像我们做典史的全靠着做生日)办喜事弄两个钱!一桩事情收一回份子一年有上五六桩事情就受五六回的份子一回受上几百吊通扯起来就有好几千!真真大处不可小算!不要说我连着儿子)闺女都没有就是先父)先母我做官的时候都已去世多年!不过托名头说在原籍不在任上打人家个把式罢了!这些钱都是面子上的受了也不罪过!还有那不在面子上的只要事在人为却是一言难尽!我这番出山也不想别的好处只要早些选了出来!到了任随你什么苦缺只要有本事总可以生发的!"说到这里忽听窗外,有人言道!"天不早了#客人也该睡了#明天好赶路$原来是车夫半夜里起来解手#正打窗下走过#听见里面高谈阔论#所以才说这两句$钱典史听了笑道!"真的我说到高兴头上#把明儿赶路也就忘记了$当下便催着赵温睡下#自己又吃了几袋水烟#方始安寝$次日依旧赶路不题$却说他主仆三人#一路晓行夜宿$在河南地面上#又遇着一场大雪$直至二月二十后#方才到京$钱典史另有他那一帮人#天天出外应酬#忙个不了$这里赵温会着几个同年#把一应投文复试的事#都托了一位同年替他带办#免得另外求人#倒也省事不少$不过大帮复试已过#直好等到二十八这一天#同着些后来的在殿廷上复的试#居然取在三等里面#奉旨准他一体会试$赵温便高兴的了不得#写信禀告他爷爷父亲知道$这里自从到京#头一桩忙着便是拜老师$赵温请教了同年#把帖子写好#又封了二两银子的贽见四吊钱的门包$他老师吴赞善#住在顺治门外#赵钱二位却住在米市胡同#相去还不算远$这天赵温起了一个大早#连累了钱典史也爬起来#忙和着替他弄这样弄那样#穿袍子打腰折#都是钱典史亲自动手$又招呼贺根!"帖子拿好#车叫来没有’一霎时#簇新的轿车停在门前$赵温出外上车#钱典史还送到门口$这里掌鞭的就把鞭子一洒#那牲口就拉着走了$一霎时#到了吴赞善门前$赵温下车#举眼观看#只见大门之外#一双裹脚条四块包脚布高高贴起$上面写着什么"詹事府示(不准喧哗#如违送究等话头$原来为时尚早#吴家未曾开得大门$门上一副对联#写着"皇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十个大字$赵温心下揣摩#这一定是老师自己写的$就在门外徘徊了一回#方听得呀的一声#大门开处#走出一位老管家来$赵温手捧名帖#含笑向前#道了来意$那老管家知道是主人去年考中的门生#连忙让在门房里坐#取了手本贽见#往里就跑$停了一会子#不见出来#赵温心下好生疑惑$原来这些当穷京官的人#好容易熬到三年放了一趟差$原指望多收几个财主门生#好把旧欠还清#再拖新帐$那吴赞善自从二月初头到于今#那些新举人来京会试的#他已见过不少$见了张三#探听李四#见了李四#探听张三$如若是同府同县#自然是一问便知$就是同府隔县#问了不知便罢$只要有点音头#他见了面#总要搜寻这些人的根柢$此亦大概皆然#并不是吴赞善一人如此$目下单说吴赞善#他早把赵温的家私问在肚里#便知道他是朝邑县一个大大的土财主#又是暴发户#早已打算#他若来时#这一分贽见#至少亦有二三百两$等到家人拿进手本#这时候他正是一梦初醒#卧床未起$)*听见!赵温"两字#便叫!请到书房里坐#泡盖碗茶"$老家人答应着$幸亏太太仔细#便问!贽见拿进来没有"说话间#老家人已把手本连二两头银子#一同交给丫环拿进来了$太太接到手里#掂了一掂#嘴里说了声!只好有二两$"吴赞善不听则已#听了之时#一骨碌忙从床上跳下#大衣也不及穿#抢过来打开一看#果然只有二两银子$心内好像失落掉一件东西似的#面色顿时改变起来$歇了一会子#忽然笑道!不要是他们的门包也拿了进来那姓赵的很有钱#断不至于只送这一点点$"老家人道!家人们另外是四吊钱$姓赵的说的明明白白#只有二两银子的贽见$"吴赞善听到这里#便气的不可开交了#嘴里一片声嚷!退还给他#我不等他这二两银子买米下锅’回头他((叫他不要来见我’"说着赌气仍旧爬上床去睡了$老家人无奈#只得出来回复赵温#替主人说!道乏"#今天不见客$说完了这句#就把手本向桌上一撩#却把那二两头揣了去了$赵温扑了一个空#无精打采#怏怏的出门坐车回去$钱典史接着#忙问!回来的为什么这般快可会见了没有"赵温说!今儿老师不见客$"钱典史说!就该明儿再去$"到了明日#又起一个早跑了去$那老家人回也不替他回一声#让他一个人在门房里坐了老大一会子#才向他说道!我看你老还是回去吧#明日不用来了$"赵温听了这话#心上不懂$正待问他#老家人便说!我就要跟着出门#你老也不用坐了$"赵温无奈#只得依旧坐车回寓$钱典史知道他又不曾见着#晓得这里头有点不对#便把从前要靠赵温走他教师这条门路的心#也就淡了下来$过了几天#恰是初八头场$赵温进去#狠命用心#做了三篇文章#又恭恭敬敬的写到卷子上$听见人说#三场试卷没有一个添注涂改#将来调起墨卷来#要比别人沾光#他所以就在这上头用工夫$谁知到了初十那一天#落太阳的时候#他还有一首诗不曾写$忽然来了许多穿靴子)戴顶子的#嚷着!抢卷子"$还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照着他呜呜的吹$把他闹急了#赶忙提起笔来写$偏生要好不得好#一首八韵诗#当中脱落掉四句#只好添注了二十字#把他恼的了不得$匆匆忙忙#收拾了考篮#交了卷子出去$自己始终不放心#直到第二天!蓝榜"贴了出来#没有他的名字#方才把心放下$接连二场)三场#他一连吃了九天辛苦$出场之后#足足困了两日两夜#方才困醒$以后就是门生请主考#同年团拜$因为副主考请假回家修墓#尚没有来京#所以只请了吴赞善一个人$赵温穿着衣帽#也混在里头$钱典史跟着溜*了进去瞧热闹!只见吴赞善坐在上面看戏"赵温坐的地方离他还远着哩!一直等到散戏"没有看见吴赞善理他!大家散了之后"钱典史不好明言"背地里说#$有现成的老师尚不会巴结"叫我们这些赶门子"拜教师的怎样呢从此以后"就把赵温不放在眼里!转念一想"读书人是包不定的"还怕他联捷上去"姑且再等他两天!赵温自从出场之后"自己就把头篇抄了两份出来#一份寄到家里"一份带在身上"随时好请教人!人家都恭维他文章怎么做的好"一定联捷的"他自己也拿稳一定是高中的了!就有人来说四月初九放榜"初八写榜!从几天头里他就没有好生睡觉!到了初八黑早"还没有天亮"他就唤醒了贺根"叫他琉璃厂去等信!贺根说#$我的爷’这会子人家都在家里睡觉"赶去做吗赵温一定要他去"贺根推头天还早"一定要歇一会子再去"主仆两个就拌起嘴来!还是钱典史听不过"爬起来帮着赵温吆喝了两句"他才叽哩咕噜的一路骂了出去!这一天赵温就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茶饭无心"坐立不定!到得下午"便有人来说"谁又中了"谁又中了!偏生贺根从天不亮出去"一直到晚不曾回来!赵温急的跳脚!等到晚上"街上人说榜都填完了"只等着$填五魁了!贺根知道没了指望"方才回寓!赵温见了他眼睛里出火"骂他$没良心的东西!贺根恨极"便说#$还有五魁没有出来"等我再去打听去!一面说"一面跑了出来"找到一个卖烧饼的"同他商议"假充报子"说他少爷中了会魁"好讹他的钱分用!卖烧饼的依他话"便跑了来敲门报喜!贺根是早在大门前头等好的了"一见报子来到"也跟了进来!赵温自然欢喜"问要赏他多少银子!贺根道#$这是头报"应该多赏他几两!赵温道#$赏他二两!报喜人嚷着嫌少"一定要一个大元宝!后来还是贺根做好做歹"给了十两一锭!那报喜人去了"贺根跟着出去"定要分他八两"卖烧饼的只肯五两!两个人在那里吵嘴"被钱典史出去出小恭"一齐听了去!就说#$贺根"你少爷已经不中进士"不该再骗他钱用!贺根道#$你老别多嘴!我骗他的钱"与你什么相干谁要说破这件事"咱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叫他等着吧’钱典史听了这话"把舌头一伸"缩不进去"哪里还敢多嘴!只可怜赵温白送了十两银子"空欢喜了一夜!到第二天"不见人来替他道喜"又买本题名录来一看"自己没有名字"才知昨夜受人之骗!气的一天没有吃饭!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三回苦钻差黑夜谒黄堂悲镌级蓝呢糊绿轿话说赵温自从正月出门到今!不差已将三月"只因离家日久!千般心绪!万种情怀!正在无可排遣"恰好春风报罢!即拟整顿行装!起身回去"不料他爷爷望他成名心切!寄来一封书信!又汇到二千多两银子"书上写着#$倘若联捷!固为可喜如其报罢!即赶紧捐一中书!在京供职"信上并写明是王乡绅的主意!$所以东拼西凑!好容易弄成这个数目"望你好好在京做官!你在外面做官!家里便免得人来欺负"千万不可荒唐!把银子白白用掉各等语"赵温接到此信!不好便回!只得托了钱典史替他打听!那里捐的便易!预备上兑"那钱典史本来是瞧不起赵温的了!现在忽然看见他有了银子捐官!便从新亲热起来"想替他经经手!可以于中取利的意思"后见赵温果然托他!他喜的了不得"今天请听戏!明天请吃饭"又拉了一个打京片子的人来!天天同吃同喝!说是他的盟弟!认得部里的书办!有什么事托他!那是万妥万当的"赵温信以为真!过了一天!又穿着衣帽去拜他!自己还做东请他"后来就托他上兑!二千多银子不够!又亏了他代担了五百两"赵温一面出了凭据!约了日期一面写信家去!叫家里再寄银子出来好还他"这里一面找同乡!出印结!到衙门!忙了一个多月才忙完"看官记清!从此以后!赵孝廉变了赵中书!还是贺根跟他在京供职"话分两头"且说钱典史在京里混了几个月!幸亏遇见一个相好的书办!替他想法子!把从前参案的字眼改轻"然后拿银子捐复原官!加了花样!仍在部里候选"又做了手脚!不上两个月!便选了江西上饶县典史"听说缺分还好!他心中自然欢喜"后来一打听!倒是从前在江南揭参他的那个知府!现在正做了江西藩司"冤家路窄!偏偏又碰在他手里!他心中好不自在起来"跑’(来同他盟弟!!就是上回赚他钱的那个人!!商量"他盟弟道#$这容易得很"我间壁住的徐都老爷就是这位藩台大人的同乡"去年这位藩台上京陛见的时候徐都老爷还请他吃过饭是小弟作的陪"他两人的交情很厚在席面上咕咕哝哝谈个不了还咬了半天耳朵不晓得里头是些什么事情"后来这位藩台大人出京的时候还叫长班送了他四两银子的别敬"钱典史道#$像他这样交情应该多送几两才是怎么只送四两’他盟弟把脸一红道#$这个却不晓得或者另外多送我们也瞧不见"再不然大概同乡都是四两"他们做大员的怎好厚一个薄一个叫别位同乡看着吃味儿"钱典史道#$这个我们不去管他但是我的事情怎么样呢’他盟弟道#$你别忙停一会子我到隔壁花上百把银子找这徐都老爷写封信替你疏通疏通这不结了吗"钱典史道#$一封信要这许多银子’他盟弟道#$你别急你老哥的事情就是我兄弟的事情"你没有这一点子我兄弟还效劳得起"当时钱典史再三拜托而去"原来他盟弟姓胡名理绰号叫做狐狸精"人既精明认的人又多无论哪里都会溜了去"今番受了盟兄之托当晚果然摸到隔壁找到徐都老爷说明来意"并说前途有五十金为寿好歹求你赏一封信"徐都老爷道#$论起来呢同乡是同乡不过没有什么大交情怎么好写信(就是写了去只怕也不灵"胡理道#$哪里管得许多你看银子面上随便拓几句给他就完了"徐都老爷一想家里正愁没钱买米跟班的又要付工钱太太还闹着赎当头正在那里发急没有法子想可巧有了此事"心下一想不如且拿他来应应急"遂即含笑应允约他明早来拿信"又问#$银子可现成’胡理说#$怎么不现成)随即起身别去"徐都老爷还亲自送到大门口说了一声$费心又叮咛了几句方才进去"到了第二天一早徐都老爷就起身把信写好"一等等到晌午还不见胡理送银子来"心下发急说#$不要不成功)为什么这时候还不来呢’跟班的请他吃饭也不吃"原来昨日晚上他已经把这话告诉了太太和跟班的了"大家知道他就有钱付太太也不闹着赎当跟班的也不催着付工钱了"谁知第二天左等不到右等不到真正把他急的要死"好容易等到两点钟砰砰敲门"徐都老爷自己去开门一看是胡理把他喜的心花都开了"连忙请了进来吩咐泡茶拿水烟袋又叫把烟灯点上"胡理未曾开口徐都老爷已经把信取出送到他面前"胡理将信从信壳里取出"看了一遍"胡理一面套信壳一面嘴里说道#$真正想不到就会变了卦"徐都老爷听了这话一个*闷雷!当是不成功!脸上颜色顿时改变"忙问#$怎么了可是不成功胡理徐徐的答道#$有我在里头!怕他逃到哪里去’不过拿不出!也就没有法子了"徐都老爷道#$可是一个没有胡理道#$有是有的!不过只有一半"对不住你老!叫我怪不好意思的!拿不出手来"徐都老爷道#$到底他肯出多少胡理也不答言!靴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上写$凭票付京平银二十五两正!下面还有图书!却是一张$四恒的票子"徐都老爷望着眼睛里出火!伸手一把夺了去"胡理道#$就这二十五两还是我垫出来的哩"你老先收着使!以后再补吧"徐都老爷无奈!只好拿信给他"胡理也不吃烟(不吃茶!取了信一直去找钱典史"告诉他!替他垫了一百两银子"起先徐家里还不肯写!后来看我面上却不过!他才写的"钱典史自是感激不尽!忙着连夜收拾行李!打算后天长行!一直到省"结算下来!只有他盟弟胡理处!尚有首尾未清"他盟弟外面虽然大方!心里极其啬刻"想钱典史同他算清!面子上又不好露出"因见钱典史有一个翡翠的带头子!值得几文!从前钱典史也说过要卖掉他"胡理到此就心生一计!说有主顾要买"骗到手!估算起来还可多赚几文!满心欢喜"次日便推头有病!写了一封书信!叫做饭的拿来替他送行"信上还说#$带头子前途已经看过!不肯多出价钱!等到卖去之后!即将款项汇来"事到其间!钱典史也无可如何"只得自己算完了房饭帐!与赵温作别!坐了双套骡车而去"有话便长!无话便短"他到了天津!便向水路进发!海有海轮!江有江轮!不消一月!便到了江西省城!找到下处"齐巧那位藩司又是护院"他一时也不敢投信!候准牌期!跟着同班一大帮走进二堂!在廊檐底下朝着大人磕了三个头!起来又请了一个安"那大人只摊摊手!呵呵腰儿!也没有问话就进去了"钱典史来的时候手里捏着一把汗!恐怕问起前情!难以回话"幸亏大人不记小人之过!过了此关!才把一块石头放下"但是他选的那个缺!现在有人署事!到任未及三月"这署事的人也弄了什么大帽子的信!好容易署了这个缺"上司看了写信人面上!总要叫他署满一年!不便半路上撤他回来"好在姓钱的是实缺!就是闲空一年半载也不打紧!上司存了这个意见!所以竟不挂牌叫他赴任"却不想这位钱太爷只巴巴的一心想到任!叫他空闲在省城!他却受不的了"一天到晚!不是钻门子!就是找朋友!东也打听!西也打听"高的仰攀不上!只要府!厅班子里!有能在上司面前说得动话的!他便极力巴结!天天穿着衣帽到公馆里去请安"后来就有人告诉他!现在支应局兼营务处的候补府黄大人!是护院的天字第一号的红人"凡百事情托了他!)*到护院面前!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新近赈捐案内!又蒙山西抚院保举了#免补$!部文虽未回来!即日就要过班!便是一位道台了"向来司道一体!便与藩臬两司同起同坐"所以他现在虽然还是知府!除掉护院之外!藩臬却都不在他眼里!有些事情竟要硬驳回去"藩臬为他是护院的红人!而且即日就要过班!所以凡事也都让他三分"闲话休题"且说钱典史听见这条门路!便一心一意的想去钻"究竟他办事精细!未曾禀见黄大人!先托人介绍!认得了黄大人的门口"同他门口一个叫戴升的先要好起来拜把子送东西!如兄若弟!叫的应天响"慢慢的才把’省里闲不起!想求大人提拔提拔(的意思说了出来"戴升道’老弟!你为什么不早说)这一点点事情!做哥哥的还可以帮你一把力"(钱典史听了!喜的嘴都合不拢来!忙说’既然如此!我明天一早就来禀见"(戴升道’你别忙!早来无用!早晨找他的人多!哪里有工夫见你"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675

VIP

意见
反馈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