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第十讲 宋辽金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

第十讲 宋辽金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ppt

第十讲 宋辽金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

1324681576
2013-08-0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第十讲 宋辽金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ppt》,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第十讲 宋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第十讲 宋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四 《资治通鉴》与“通鉴学”五 典制体的发展:郑樵、马端临六 元修三史四、《资治通鉴》的出现及其影响四、《资治通鉴》的出现及其影响(一)司马光与《资治通鉴》司马光字君实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人。仁宗宝元元年中进士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为官。哲宗登位拜相为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哲宗元祐元年逝世封温国公。《通鉴》体裁:编年体通史卷,《目录》卷起自战国时期韩、赵、魏三家分晋(前)止于五代周世宗显德六年()载年史事“周平王以来事包《春秋》孔子之经不可损益。”(刘恕《通鉴外纪·后序》)另有《考异》卷“参考群书评其同异俾归一途。”(司马光《进资治通鉴表》)“某书云云某书云云今案某书证验云云。或无证验则以事理推之云云今从某书为定。若无以考其虚实是非者则云今两存之。”(司马光《资治通鉴释例》)编修目的:“《春秋》之后迄今千余年《史记》至《五代史》一千五百卷诸生历年不能尽其篇第举世不暇毕其大略厌烦趋易行将泯绝。”(刘恕《通鉴外纪·后序》)“臣常不自揆欲删削冗长举撮机要专取关国家盛衰系生民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为编年一书”。(司马光《进〈资治通鉴〉表》)《通鉴》的内容:司马光希望宋神宗“以清闲之宴时赐省览监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嘉善矜恶取是舍非”著书“专取国家盛衰系生民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不戒者。”(《进资治通鉴表》)历史评论:一类是司马光自己所写“臣光曰”二是选录前人评论署以作者名氏。编修过程:《资治通鉴》编修历时年自英宗治平三年四月至神宗元丰七年十二月书成奏上。治平元年()上《历年图》为“上自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尽周世宗显德六年”的大事年表治平三年上《通志》卷起自三家分晋(前)止于秦二世三年(前)英宗嘉赏命设局于崇文院神宗即位()司马光进《通志》神宗以其“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赐名曰《资治通鉴》且为序其造端立意之由。”(胡三省《新注资治通鉴序》)协修人员包括刘恕(“功力最多”)、刘颁(汉史家)、范祖禹(唐史家)司马光子康检阅文字。修书程序:丛目长编定稿丛目:将从正史、实录等史书中搜集到的资料概括为若干“事目”然后将“事目”按年、月、日加以编排并分别注明资料所在。“稍与其事相涉者即注之过多不为害。”长编:对丛目所列史料进行整理、鉴别和考证写成编年史的初稿。“宁失于繁毋失于略”。定稿:考异同删繁冗修改润色。史料价值史料价值“臣窃闻司马光之作《资治通鉴》也先使僚属采摭异闻以年月日为丛目丛目既成乃修长编。唐三百年范祖禹实掌之。光谓祖禹:“长编宁失于繁无失于略。”当时祖禹所修长编盖六百余卷光细删之止八十卷今《资治通鉴·唐纪》自一百八十五卷至二百六十五卷是也。”(李焘:《进资治通鉴长编表》)长编长达多卷多万字。(《通鉴》卷、约万字) 司马光言其修《通鉴》“遍阅旧史旁采小说简牍盈积浩如烟海。”(《进通鉴表》)宋高似孙《纬略》:“《通鉴》采正史之外其中杂史诸书凡二百二十二家。”清胡元常录《通鉴考异》所载书名作《通鉴引书考》除文集不录外得种近人张煦侯据《通鉴考异》所据书考得种书(《通鉴学》)陈光崇考定为种(《通鉴引用书目的再检核》)。“统观《通鉴》所采西汉单采《史》、《汉》东汉采范书十之七八魏晋至隋采正史者十之六七唐则采正史者十不及五至五代则全据薛史。”(章炳麟语)《资治通鉴》取“杂史、琐说、家传”“以唐朝一代言之:叙王世充、李密事用《河洛记》魏郑公谏争用《谏录》李绛议奏用《李司空论事》睢(suī)阳事用《张中丞传》……皆本末粲然然则杂史、琐说、家传岂可尽废也。”(洪迈《容斋随笔·册府元龟》)司马光的史学思想: 第一、非有正闰之辨止为纪年衔接:“学者始推五德生、胜以秦为闰位在木火之间霸而不王于是正闰之论兴矣。……臣愚诚不足识前代之正闰窃以为苟不能使九州合为一统皆有天子之名而无其实者也。……若以有道德者正耶?则蕞尔之国必有令主三代之季岂无僻王?是以正闰之论自古及今未有能通其义确然使人不可移夺者也。”  “然天下离析之际不可无岁时月日以识事之先后。……故不得不取魏、宋、齐、梁、陈、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年号以纪诸国之事非尊此而卑彼有正闰之辨也。”(《资治通鉴》魏文帝黄初二年)第二、关国家兴衰系生民休戚:  唐贞元二年()十二月唐德宗畋猎新店“入民赵光奇家”问百姓苦乐:“问:‘百姓乐乎?’对曰:‘不乐。’上曰:‘今岁颇稔何为不乐?’对曰:‘诏令不信。’” 臣光曰:“甚矣唐德宗之难寤也!自古所患者人君之泽壅而不下达小民之情郁而不上通故君勤恤于上而民不怀民愁怨于下而君不知以至于离叛危亡凡以此也。”(《通鉴》唐贞元二年十二月条) 第三、监前代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  《通鉴》记牛李党争:“自是德裕、宗闵各分朋党更相倾轧垂四十年。”(《通鉴》唐穆宗长庆元年[]四月)  “时德裕、宗闵各有朋党互相挤援。上患之每叹曰:‘去河北贼易去朝廷朋党实难!’”臣光曰:“夫君子、小人之不相容犹冰炭之不可同器而处也。故君子得位则斥小人小人得势则排君子此自然之理也。然君子进贤退不肖其处心也公其指事也实小人誉其所好毁其所恶其处心也私其指事也诬。”  胡三省注曰:“温公此论为熙、丰发也。”(《通鉴》唐文宗大和八年[]十一月)牛李党争牛僧孺主张舍维州给吐蕃以妥协求得安宁李德裕主张坚守维州抗御吐蕃。取舍之争历来史有分歧。北宋元祐年间在对待西夏态度上新旧两党发生了类似之争议:旧党主张弃地妥协新党主张坚守。司马光赞同妥协因此在《通鉴》中袒护牛党。胡则在其下注曰:“元祐之初弃米脂等四寨以与西夏盖当时国论大指如此。” 《通鉴》评价:朱熹:“司马温公受诏纂述《资治通鉴》然后千三百六十二年之事编年系日如指诸掌。虽托始于三晋之后而追其本原起于智伯上系左氏之末章实相受授伟哉书乎!自汉以来未始有也。”(《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马端临:“司马温公作《通鉴》取千三百余年之事迹十七史之纪述萃为一书然后学者开卷有益古今咸在。”(《文献通考·自序》) 明胡应麟:“编年之史备于司马氏。司马氏出而宋以前之为编年者废矣。”(《史书占毕》)清浦起龙:“上起三国下终五季弃编年而行纪传史体偏缺者五百余年至宋司马氏光始有《通鉴》之作而后史家二体到今两行坠绪复续厥功伟哉!”(《史通通释·古今正史》按语)(二)《资治通鉴》的影响(二)《资治通鉴》的影响 《通鉴》出现后有注释、有续撰、改编、评论等成为内容丰富的学问--“通鉴学”:注释: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明末严衍《资治通鉴补》、陈垣《通鉴胡注表微》评论:李焘《三国六朝通鉴博议》、王夫之《读通鉴论》续撰:包括补前和续后两类。补前如刘恕《通鉴外纪》和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改编:袁枢《通鉴纪事本末》、朱熹《通鉴纲目》。、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  胡三省台州天台(今属浙江)人。世称“梅涧先生”。南宋宝祐四年登进士科。南宋亡胡三省叹“臣妾之辱惟晋、宋为然呜呼痛哉!”“亡国之耻言之者为之痛心矧见之者乎?”  两注《通鉴》元世祖至元二十二年()成书。音注音注《资治通鉴》有许多人名、地名、术语非常怪僻难以为时人所解读胡三省在《音注》中为之一一作注:《周纪三》“彗星见”胡注:“彗详岁翻又除醉翻旋芮翻。”《汉纪三》“阏氏”胡注:“匈奴之阏氏犹中国之皇后。阏於连翻氏音支”。《唐纪五》:“隋末歙州贼汪华据黟、歙等五州有众一万……”胡注:“歙音摄黟音伊”。训诂训诂《周纪一》“威烈王”胡三省释文为:“名午考王之子。谥法:猛以刚果曰威有功安民曰烈”。《晋纪十三》“彼乌合而来既无统一……久必携贰”。胡释曰:“飞鸟见食群集而聚啄之。人或惊之则四散飞去故兵以利合无所统一者谓之乌合。”胡三省擅长地理和典章制度的注释《周纪二》显王三十五年“越王无疆伐齐”事胡疏曰:“浙江有三源:发于太未者谓之谷水今之衢港是也发于乌伤者《水经》谓之吴宁溪今之婺港是也发于黟县者《班志》谓之浙江水今之徽港(新安江)是也。三水合为浙江东至钱塘入海。浙折也。言水曲折于群山之间也。”《汉纪四》高帝十年“(陈)豨常慕魏无忌(信陵君)之养士及为相守边告归过赵宾客随之者千馀乘邯郸官舍皆满。”胡疏曰:“汉律:二千石有予告有赐告。予告者在官有功最法所当得也。赐告者病满三月当免天子优赐其告使得带印绶、将官属归家治病。至成帝时郡国二千石赐告不得归家至和帝时赐、予皆绝。”拾遗拾遗对《通鉴》中记叙不详或遗漏之内容胡则在其下予以补充。《周纪一》记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事胡在此字后增补了字补叙了魏赵韩三家世系并就三家分晋一事予以抨击:“三家者世为晋大夫于周则陪臣也。周室既衰晋主夏盟以尊王室故命之为伯。三卿窃晋之权暴蔑其君剖分其国此王法所必诛也。威烈王不惟不能诛之又命之为诸侯是崇奖妖名犯分之臣也。《通鉴》始于此其所以谨名分欤!”辨误辨误对《通鉴》中的舛错或不当之处往往直书己见。《晋纪四》“散骑常侍石崇”条胡注曰:“前书‘侍中石崇’此作‘散骑常侍’必有一错。盖因旧史成文也。”指出司马光在史料取舍上由于疏忽导致内容先后矛盾。胡三省不仅为《通鉴》正文辨误且作《通鉴释文辨误》十二卷对前人的释文也进行逐一甄别辨误。、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李焘()号仁甫、巽岩眉州(今属四川)人。绍兴进士历任内外官职尤其是史官“博极载籍搜罗百氏慨然以史自任本朝典故尤悉力研核”(《宋史·李焘传》)著作颇丰。卷记载北宋九朝年史事起于太祖建隆元年迄于钦宗靖康二年。作者自称不敢言续《通鉴》故名之曰《续资治通鉴长编》。体例和史料:仿《通鉴》长编体例: “臣诚不自揆度妄意纂集虽义例悉用光所创立错综铨次皆有依凭其间抵牾要亦不敢自保。……顾臣此书讵可便谓《续资治通鉴》姑谓《续资治通鉴长编》庶几可也。其篇帙或相倍蓰[xǐ数倍]则长编之体当然宁失于繁犹[司马]光志云尔。”(李焘《进续资治通鉴长编表》)所用材料: “本朝国书有日历、有实录有正史有会要有敕令有御集又有司专行指挥、典故之类。三朝以上又有宝训。而百家小说、私史与大夫行状、志铭之类不可胜记。自李焘《续通鉴》起建隆元年尽靖康元年而一代之书萃见于此可谓备矣。”(《文献通考·建隆编》引《止斋自序》) 文献的搜集:  李焘“作木厨十枚每厨作抽替匣二十枚每替以甲子志之。凡本年之事有所闻必归此匣分月日先后次第之井然有条真可为法。”   (宋周密《癸辛杂识·修史法》)编纂特点:强调“宁失于繁无失于略”:“其篇帙或相倍蓰则长编之体当然宁失于繁犹光志云尔。”(李焘《进续资治通鉴长编表》)详近略远:据南宋《郡斋读书记》此书卷(已缺卷)太祖至英宗五朝年卷神宗朝年卷哲宗朝年卷徽宗朝年卷。用考异的方法来编写史书:注文中对各种资料的出处、取舍、异同、真伪及一时无法考辨的材料都尽可能予以说明。保存有价值的史料:沈括《乙卯入国别录》:神宗时沈括出使辽国记载出使与路上的见闻。南宋叶适曰:“本朝则李焘史最信而核。”(《习学记言序目》) 、《三朝北盟会编》  徐梦莘临江(今江西清江县)人。绍兴十四年进士历任教授、州县官“耽嗜经史”“恬于荣进”(《宋史·徐梦莘传》)一生著述颇丰。    《三朝北盟会编》卷记宋徽宗、钦宗、高宗三朝与金人的交涉及和战始末。     体例:编年体:《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目》南宋楼钥认为徐梦莘“收罗野史及其他文书多至二百余家为编年之体会粹成书。”(《直秘阁徐公墓志铭》)纪事本末体:《四库全书总目》卷《炎兴下帙一百五十》:起绍兴三十二年闰二月尽四月二十一日丁巳闰二月洪迈充通金人使副书金人攻海州王宏收复全州金人陷陈州……强调《春秋》笔法:  徐梦莘言“自成一家之书”。宋金国书往来皆有定称宋致金曰“朝廷国书”金致宋“金人国书”“朝廷国书”在前“金人国书”在后宋皇或太后、皇后死曰“崩”金帝曰“殂”cú称并立国皇帝为“虏主”(或“某国主”)并立国将帅为“酋”或“帅”金人犯某地曰“寇”、“犯”。史料价值:徐梦莘自言“其辞则因原本之旧其事则集诸家之说。不敢私为去取不敢妄立褒贬。参考折衷其实自见……自成一家之书以补史官之缺此《集编》之志也。”(《三朝北盟会编序》《会编》本名《集编》)“网罗旧闻荟萃异同”“自政和七年()海上之盟迄绍兴三十一年()上下四十五年凡曰制敕、诰诏、国书、书疏、奏议、记叙、碑志登载靡遗”“要其博赡淹通南宋诸野史中自李心传《系年要录》以外未有能过之者。”《四库全书总目·三朝北盟会编》、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  李心传(-)四川眉山人应乡试落第专事著述。晚岁受举荐被召入京为史馆校勘赐进士出身后官至礼部侍郎。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专叙高宗一朝年的历史仿《通鉴》体例编年系月与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相接续。  写作目的:  李心传曰“臣谨按编年之体不当追录前书已载之事。今以金人和战帅府建立皆中兴以后事迹张本故详著之以备其始末。”(《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 史料价值史料价值 引用材料包括日历、会要、实录、国史、奏状、诏旨、贺表、札子、墓志、家传、年谱、文集及杂史、笔记:“宋南渡后史学盛行纪述之事最称该备迄今存者固多而蹐驳亦复不少。独李心传以国史、日历为主而参之以稗官野史家乘志状案牍奏报百司题名无不胪采异同以待后来论定。故文虽繁而不病其冗。且其于一切是非得失之迹皆据实铨叙绝无轩轾缘饰于其间尤为史家所仅见。”(《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乾隆三十八年校刻序》)“李焘学司马光而或不及光心传学李焘而无不及焘。”(《四库全书总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要录》一书包括宋高宗一代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叙述也记录了金太宗完颜晟、金熙宗完颜亶dǎn、金海陵王完颜亮三代的史事为研究宋﹑金等史的基本史籍之一。  该书可与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互为补充前者有较为全面的叙述后者则保存了较多的原始记述。有此两书对高宗一代史实可以得到较清晰的了解。 、朱熹《资治通鉴纲目》卷撰著原因:“臣旧读《资治通鉴》窃见其间周末诸侯僭称王号而不正其名汉丞相亮出师讨贼而反书入寇此类非一殊不可晓”(《朱文公文集·辞免江东提刑奏状三》)“晚病本书(《通鉴》)太详《目录》太简。”(《资治通鉴纲目序》)体例:纲目体  纲:据时间先后写出史事提纲用大字书之  目:对史事的具体记述用小字分注。  朱熹曰:“此书无他法欲其纲谨严而无脱落目欲详备而不烦冗耳。”(《御批资治通鉴纲目·朱熹与赵师渊书》) 、袁枢《通鉴纪事本末》卷  袁枢(-)建安(今福建建瓯)人。孝宗隆兴元年()登进士曾任国史院编修官官至大理少卿、工部侍郎兼国子祭酒。  司马光尝语人曰:“自吾为《资治通鉴》人多欲求观读未终一纸已欠伸思睡。能阅之终篇者惟王胜之耳。”(《宋史·王益柔傳》)    枢常喜诵司马光《资治通鉴》苦其浩博乃区别其事而贯通之号《通鉴纪事本未》。参知政事龚茂良得其书奏于上孝宗读而嘉叹以赐东宫及分赐江上诸帅且令熟读曰:“治道尽在是矣。”(《宋史·袁樞傳》)    将《通鉴》全书内容区分门类综括年史迹分隶目别有附录事总计大小件重要事情始自三家分晋终于周世宗征淮南每事一篇自为起迄故名“本末”。 “专取关国家兴衰系生民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司马光《进资治通鉴表》) 价值:为统治者提供了安邦治国的药方:宋宁宗云“治道尽在是矣。”(《宋史·袁枢传》)南宋杨万里认为“由周秦以来曰诸侯曰大盗曰女主曰外戚曰宦官曰权臣曰夷狄曰藩镇国家之病不一矣而其源不一哉……得其病之源则得其医之方矣此书是也。有国家不可以无此书。”(《通鉴纪事本末叙》)创造纪事本末体的新体裁:编年体以年为经之弊“或一事而隔越数卷首尾难稽”纪传体以人为主之弊“或一事而复见数篇宾主莫辨。”(《四库全书总目·纪事本末类》)本末体的好处:梁启超曰:“善钞书者可以成创作荀悦《汉纪》而后又见之于宋袁枢之《通鉴纪事本末》。……夫欲求史迹之原因结果以为鉴往知来之用非以事为主不可。故纪事本末体于吾侪之理想的新史最为相近抑亦旧史界进化之极轨也。”“论他体例在纪传编年之外。以事的集团为本位开了新史的途径总不愧为新史的开山。”(《中国历史研究法·过去之中国史学界》) 编排纲目、遣词造句仿《春秋》:叙南北间战事北攻南称“寇”南攻北称“伐”平分裂(包括农民起义)称“平”。五、典制体的发展(一)典制体断代史的创立和发展、《唐会要》卷今本题宋王溥撰。王溥()历仕后汉、后周、宋后周官至中书侍郎、平章事、兼礼部尚书监修国史宋进位司空。《唐会要》创立了典制体断代史体。《唐会要》的成书:据唐人所撰《会要》、《续会要》增修而成。“(贞元)十九年二月淮南节度使杜佑撰《通典》二百卷上之……又杭州刺史苏弁撰《会要》四十卷弁与兄冕缵国朝故事为是书。”(《唐会要·修撰》)“叙高祖至德宗九朝沿革损益之制。”(《郡斋读书志·类书类》)“(大中)七年十月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平章事崔铉上《续会要》四十卷修撰官杨绍复、崔瑑、薛逢、郑言等赐物有差。”(《唐会要·修撰》)“记德宗以后至大中六年(唐宣宗)事迹补苏冕前录之缺。”(《玉海·唐会要》)王溥合前二书“又采宣宗以后事共成百卷。”(《郡斋读书志·类书类》)“建隆二年正月丁未司空平章监修国史王溥等上《新编唐会要》一百卷文简理备太祖嘉之诏藏史馆赐物有差。”(《玉海·艺文·建隆新编唐会要》)《唐会要》的内容:《唐会要》记一代“礼乐刑政”。   分目大体按帝系、礼制、舆服、音乐、学校、刑法、历数、灾异、封建、宗教、职官、选举、食货、民政、四裔外国等个门类顺序排列不便立目者归入“杂录”附于各条之后。较《通典》多出帝系、历象(灾异)少了兵、州郡。卷、、(上、下)、(上、下)佚后补。《唐会要》的史料价值:苏冕、苏弁兄弟及杨绍复为本朝人记本朝事以当时的诏令、敕令、律、令、格、式、国史为基本素材作者的议论(“苏氏议曰”、“杨氏议曰”、“议曰”)“唐实录除顺宗一朝外均已亡佚此书(《唐会要》)可取实录地位而代之。(柴德赓《史籍举要》)“《唐会要》虽然在史识方面不可与《通典》相提并论但就‘礼乐刑政沿革’方面的史料价值而言唐天宝以前自然以《通典》为最早、最系统天宝以后则以《唐会要》为最早、最系统然后才是《旧唐书》。”(谢保成《中国史学史》二)、《五代会要》卷作者王溥“采梁开平至周显德事迹为《五代会要》三十卷。乾德元年(建隆四年,)七月甲寅上之。缀君臣事迹以类诠次诏付史馆。”(《玉海·五代会要》)史料价值极高史料价值极高据五代实录写成为记述五代典章制度的唯一史籍(《旧五代史》为辑佚本《新五代史》仅有“司天”、“职方”二考)。“欧阳修作《五代史》仅列《司天》、《职方》二考其他均未之及。如晋段容、刘昫等之议庙制、周王朴之议乐皆事关巨典亦略而不详。……赖(王)溥是编得以收放失之旧闻厥功甚伟。……欧史务谈褒贬为《春秋》之遗法是编务核典章为《周官》之旧例。各明一义相辅而行。读五代史者又何可无此一书哉!”(《四库全书总目·政书类》)、宋修会要:宋设会要所隶秘书省宋官修实录部(另有部私修实录张从祖《国朝会要》又作《嘉定国朝会要》、李心传《国朝会要总类》)两宋统治者重视会要的原因:“若夫国有大典朝有大疑于是稽以为决操以为验使损益废置之序离合因革之原不待广询博考一开卷而尽见此会要之书所以不可废也。会要之书典故尽在所以弥逢律令之阙相为表里。”(《玉海·典故》)除李心传“会要”外均佚清人徐松从《永乐大典》中辑《宋会要》卷经后人整理为今本《宋会要辑稿》。、《西汉会要》、《东汉会要》:作者徐天麟南宋人为编纂前代会要的第一人。《西汉会要》卷内容取自《汉书》分门依卷、目分编《东汉会要》卷取材以范晔《后汉书》为主兼取他书“(《后汉书》)八志已详者今特撮其纲要志所未备者则详著本末。”(《东汉会要·自序》)未备者指食货、兵、刑法、学校、选举等。分门。宋以后政府不再编修本朝会要代之以经世大典、典章、会典之类的断代典制史如《元经世大典》、《元典章》、《明会典》、《清会典》等。内容大致以六部职官为纲叙其职掌及历年事例专重法令制度而不详叙史事沿革。仿会要体例私修的前代会要迭出尤以清朝为多。(二)马端临《文献通考》、马端临的生平:马端临(约约)饶州乐平(今江西乐平)人。父廷鸾宋末官至右丞相兼枢密使。  马端临“宋亡隐居不仕著《文献通考》以补杜佑《通典》之阙二十余年而后成书。”(《新元史·马端临传》)元时曾短期任柯山书院山长、台州儒学教授。元英宗至治二年()诏刻《通考》泰定帝泰定元年()刊印完成。、《文献通考》的体例和内容:典制体通史内容自上古至南宋宁宗嘉定年间()。“断代为史无会通因仍之道”《资治通鉴》“详于理乱兴衰而略于典章经制”《通典》“凡历代因革之故粲然可考”但“节目之间未为明备而去取之际颇欠精审”。(《文献通考·自序》)全书卷分门:田赋考()、钱币考()、户口考()、职役考()、征榷考()、市籴考()、土贡考()、国用考()、选举考()、学校考()、职官考()、郊社考()、宗庙考()、王礼考()、乐考()、兵考()、刑考()、经籍考()、帝系考()、封建考()、象纬考()、物异考()、舆地考()、四裔考()。较《通典》新增门兵考叙兵制食货分门由卷曾至卷选举分门由卷增至卷礼分门由卷减至卷。《文献通考》内容分“文”、“献”、“考”三类:“凡叙事则本之经史而参之以历代会要以及百家传记之书。信而有证者从之乖异传疑者不录所谓‘文’也。凡论事则先取当时臣僚之奏疏次及近代诸儒之评论以至名流之燕谈稗官之纪录。凡一话一言可以订典故之得失、证史传之是非者则采而录之所谓‘献’也。其载诸史传之纪录而可疑、稽诸先儒之论辨而未当者研精覃思悠然有得则窃著己意附其后焉。命其书曰《文献通考》。”(《文献通考·自序》)、马端临的史学思想、马端临的史学思想首先继承和发展了会通的思想他把“会通”作为研究典章经制因革变通的一种方法。他认为不仅要研究历代典章制度的因革变张而且还要寻求这种“变通张驰之故”不但要用“会通”思想来编撰排比历史资料,而且还要用它来研究历史问题本身。马端临认为,制度上的变革,只能是“随时制变”,而不能随心所欲地去变更,更不能开历史的倒车,否则就是“圣人”也是行不通的。因此他认为即使“圣人也不能违时,不容复以上古之法治之也”。其次对自然现象的进步认识:“前史于此(物异)不得其说于是穿凿附会强求证应而深有所不通。窃尝以为物之反常者异也。……妖祥不同然皆反常而罕见者均谓之异可也。故今取历代史五行志所书并旁搜诸史本纪及传记中所载祥瑞随其朋类附入各门不曰妖不曰祥而总名之曰‘物异’。”(《文献通考·物异考》)第三重民生“生民所资曰衣与食”(《文献通考·自序》)。将“食货典”分为门由卷增至卷礼分门由《通典》的卷减至卷、《文献通考》的史料价值:《文献通考》“大抵门类既多卷繁帙重未免取彼失此。然其条分缕析使稽古者可以按类而考又其所载宋制最详多《宋史》各志所未备按语亦多能贯穿古今折衷至当。虽稍逊《通典》之简严而详赡实为过之。”(《四库全书总目·政书类》)记《宋志》所未记较《通典》详实:续杜佑所记至宋嘉定年间补《通典》无记之典。(三)郑樵《通志》卷  郑樵(-)字渔仲号夹漈兴化军莆田(今福建莆田)。曾深居县城郊外夹漈山读书讲学年年中对各门学问做了系统研究:“十年为经旨之学”“三年为礼乐之学”“三年为文字之学”“五六年为天文地理之学为虫鱼草木之学”“八九年为讨论之学为图谱之学为亡书之学”(《夹漈遗稿·上皇帝书》)并以研究成果分门别类撰成专著。绍兴三十一年()郑樵进京表献《通志》。 、内容:  帝纪卷、后妃传卷、年谱卷、略卷、世家卷、宗室卷、列传卷、载记卷。  起于传说时代的三皇五帝其下限本纪、世家、列传、载记、年谱止于隋《二十略》至唐。 “《唐书》、《五代史》皆本朝大臣所修微臣所不敢议故纪传迄隋若礼乐政刑务存因革故引而至唐云。”(《通志·总序》) 、《二十略》:  “臣之二十略皆臣自有所得不用旧史之文。”  “司马迁曰书班固曰志蔡邕曰意华峤曰典张勃曰录何法盛曰说余史并承班固谓之志皆详于浮言略于事实……臣今总天下之大学术而条其纲目名之曰略凡二十略百代之宪章学者之能事尽于此矣。其五略汉、唐诸儒所得而闻其十五略汉、唐诸儒所不得而闻也。”          (《通志·总序》) 氏族略卷 六书略卷 七音略卷 天文略卷 地理略卷 都邑略卷 礼略卷 谥略卷 器服略卷 乐略卷 职官略卷 选举略卷 刑法略卷 食货略卷 艺文略卷 校讎略卷 图谱略卷 金石略卷 灾祥略卷 昆虫草木略卷“汉唐诸儒所得闻”略取材于杜佑《通典》相关之门“汉唐诸儒所不得而闻”略取自郑樵旧作。其中氏族、六书、七音、都邑、昆虫草木略为旧史所无。刘知几认为:“可以为志者其道有三:一曰都邑志二曰氏族志三曰方物志。”(《史通·书志》) 、郑樵的史学思想:第一、“会通”思想:  “自书契以来立言者虽多惟仲尼以天纵之圣故总《诗》、《书》、《礼》、《乐》而会于一手然后能同天下之文贯二帝三王而通为一家然后能极古今之变。”  司马迁“会《诗》、《书》、《左传》、《国语》、《世本》、《战国策》、《楚汉春秋》之言通黄帝、尧、舜至于秦、汉之世勒成一书。……使百代而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舍其书六经之后惟有此作。”            (《通志·总序》)第二、崇尚实学:  “凡秉史笔者皆准《春秋》事事褒贬。夫《春秋》以约文见义若无传释则善恶难明。史册以详文该事善恶已彰无待美刺。谈萧、曹之行事岂不知其忠良?见莽、卓之所为岂不知其凶逆?夫史者国之大典也而当职之人不知留意于宪章徒相尚于言语正犹当家之妇不事饔飨专鼓唇舌纵然得胜岂能肥家?此臣之所深耻也。”(《通志·总序》)  《灾祥略》“削去五行相应之说”(《通志·灾祥略·灾序》)只记天象及地震、水、旱、火、风灾害。 、评价:“陋儒”、“妄人”《二十略》“漏略百出”“语多袭旧”《四库全书总目》:“盖宋人以义理相高于考证之学罕能留意樵恃其该洽睥睨一世谅无人起而难之故高视阔步不复详检遂不能一一精密致后人多所讥弹也。特其采摭既已浩博议论亦多警辟虽纯驳互见而瑕不掩瑜究非游谈无根者可及至今资为考镜与杜佑、马端临书并称‘三通’亦有以焉。”梁启超《中国史学研究法·过去之中国史学界》“近代著录家多别立史评一门。史评有二:一、批评史迹者二、批评史书者。批评史迹者对于历史上所发生之事项而加以评论。……批评史书者质言之则所评即为历史研究法之一部分而史学所赖以建设也自有史学以来二千年间得三人焉:在唐则刘知几其学说在《史通》在宋则郑樵其学说在《通志总序》及《艺文志》、《校雠略》、《图谱略》在清则章学诚其学说在《文史通义》。”“要之自有左丘、司马迁、班固、荀悦、杜佑、司马光、袁枢诸人然后中国始有史自有刘知几、郑樵、章学诚然后中国始有史学矣。”六、元修三史  元至正三年()三月顺帝下诏修辽、金、宋三史命中书右丞脱脱为都总裁四年三月《辽史》先成同年十一月《金史》继成五年十月《宋史》最后完成。   撰修缘由:  《修三史诏》曰:“这三国为圣朝所取制度、典章、治乱、兴亡之由恐因岁久散失合遴选文臣分史置局纂修书书以见祖宗盛德、得天下辽、金、宋三国之由垂鉴后世做一代盛典。”(《辽史》卷末) 参修人员者脱脱:解决“义例”问题--“各与正统”欧阳玄:三史的发凡举例、最终定稿等由其决定论、赞、表、奏皆出其手。 、《辽史》卷(包括“国语解”卷)内容:记事起于唐咸通十三年()耶律阿保机出生止于辽天祚帝保大五年(年)共年编修过程:金朝两修《辽史》(耶律固、萧永祺《辽史》陈大任《辽史》)元四修《辽史》(忽必烈时两修元灭南宋再修顺宗至正四年[]修成)特点:志、表独到《营卫志》、《仪卫志》表约占全书附《国语解》。 辽之初兴与奚、室韦密迩土俗言语大概近俚。至太祖、太宗奄有朔方其治虽参用汉法而先世奇首[契丹始祖奇首可汗]、遥辇[契丹早期首领遥辇氏阻午可汗]之制尚多存者。子孙相继亦遵守而不易。故史之所载官制、宫卫、部族、地理率以国语为之称号。不有注释以辨之则世何从而知后何从而考哉?今即本史参互研究撰次辽国语解以附其后庶几读者无龃龉之患云。(《辽史》卷《国语解》)举例举例弭里:乡之小者挞马沙里:挞马人从也。沙里郎君也。管率众人之官后有止称挞马者。阿点夷离的:阿点贵称。夷离的大臣夫人之称。(《国语解》太祖纪)、《金史》卷:内容:起于辽道宗咸雍四年(宋神宗熙宁元年)完颜 阿骨打出生止于金哀宗天兴三年(宋理宗端平元年)共年史事编修过程:元四修《金史》顺宗至正四年()成书特点:首创“世纪”、“世纪补”“世纪”追述完颜部位首领事迹“世纪补”纪生前未曾称帝、死后追加帝号的“父皇”人独设《交聘表》《金国语解》《金国语解》《金国语解》今文《尚书》辞多奇涩盖亦当世之方言也。《金史》所载本国之语得诸重译而可解者何可阙焉。若其臣僚之小字或以贱或以疾犹有古人尚质之风不可文也。国姓为某汉姓为某后魏孝文以来已有之矣。存诸篇终以备考索。  官称  都勃极烈总治官名犹汉云冢宰。  谙版勃极烈官之尊且贵者。……人事  孛论出胚胎之名。  阿胡迭长子。骨赧[nǎn]季也。蒲阳温曰幼子。  益都次第之通称。第九曰“乌也”。十六曰“女鲁欢”。  按答海客之通称。……姓氏完颜汉姓曰王。乌古论曰商。纥石烈曰高。徒单曰杜。女奚烈曰郎。兀颜曰朱。蒲察曰李。颜盏曰张。温迪罕曰温。石抹曰萧。奥屯曰曹。孛术鲁曰鲁。移剌曰刘。斡勒曰石。纳剌曰康。夹谷曰仝。裴满曰麻。尼忙古曰鱼。斡准曰赵。阿典曰雷。阿里侃曰何。温敦曰空。吾鲁曰惠。抹颜曰孟。都烈曰强。散答曰骆。呵不哈曰田。乌林答曰蔡。仆散曰林。术虎曰董。古里甲曰汪。  其后氏族或因人变易难以遍举姑载其可知者云。评价:元修三史中《辽史》简略《宋史》繁杂惟《金史》最为得体。、《宋史》卷:内容:始于赵匡胤出生(后唐天成二年)并追溯其先世事迹至祥兴二年陆秀夫负帝昺投海详记宋年历史组成本纪卷志卷表卷列传卷成书:与辽、金二史同时修至正五年()十月成书奏进。是二十四史中卷帙最浩繁的一部二、成书及编者二、成书及编者元末至正三年(年)由丞相脱脱和阿鲁图先后主持修撰《宋史》与《辽史》、《金史》同时修撰。特点:诸志篇幅大约占全书《宰辅表》、《宗室世系表》详于北宋、略于南宋南宋宁宗以后尤为简略五、史学价值五、史学价值一、卷帙浩繁叙事详尽就史料的学术价值而言详胜于略。二、保存宋代官方和私家史料最有系统的一部书。三、体例完备融会贯通了以往纪传体史书所有体例纪、传、表、志俱全而且有所创新。四、列传比前代史书都丰富共收入两千多人。五、贯通北宋与南宋研究辽、宋、金代历史的基本史籍之一“志”项超越“志”项超越《宋史》的天文、五行、律历、地理、河渠、礼、乐、仪卫、舆服、选举、职官、食货、兵、刑和艺文十五志记录了有宋一代天文历法、典章制度、社会经济、行政沿革、图书目录等等虽间失芜杂为后代治史者所訾议然其叙述之详为二十四史中所仅见。体例优越体例优越外国和蛮夷分别列传这就分清了国内的民族和国外的邻邦的界限。《宋史》的列传比前代史书都丰富共收入两千多人。“五代史”中未列传的重要人物如韩通《宋史》把他和为拥周反宋的李筠、李重进一同列入《周三臣传》里既弥补了“五代史”的不足又反映了韩通等三人的历史作用这种处理是十分恰当的。史料详瞻史料详瞻在现存的宋代重要史料中唯有《宋史》贯通北宋与南宋保存了三百二十年间的大量历史记录很多史实都是其他书中所不载的。   特别是《宋史》的天文、五行、律历、地理、河渠、礼、乐、仪卫、舆服、选举、职官、食货、兵、刑和艺文十五志记录了一代天文历法、典章制度、社会经济、行政沿革、图书目录等等虽间失芜杂为后代治史者所訾议然其叙述之详为二十四史中所仅见。《宋史》列传有忠义传在儒林传外又有道学传也反映了宋代的一些历史特点。“道学”本色“道学”本色在《儒林传》之前首创《道学传》记载了两宋的道学家如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朱熹等突出了道学的地位。再有忠义、孝义、列女三传也都是宣扬道学思想的。其中《忠义传》里的人物竟有二百七十八人之多。这些内容虽旨在宣扬封建的伦理道德但为后世研究理学提供了宝贵的材料。六、缺点六、缺点一、对史料缺乏认真鉴别考订资料没有精心裁剪二、结构比较混乱编排失当从整体来看北宋详而南宋略三、列传入传的人物有两千八百多人但:仍有缺漏人物有一人两传现象编排不以时间为序前后顺序混乱四、尊奉道学(理学)的思想倾向很明显五、否定王安石变法将变法派吕惠卿、曾布、章敦等人列入奸臣传南宋权奸史弥远祸国殃民却未被列入奸臣传。《文苑传》里北宋文人达八十一名而南宋仅有十一名《循吏传》里南宋竟无一人。南宋后期抵抗蒙古军守合州有功的王坚其英勇程度不减唐朝的张巡守睢阳但在《宋史》中却无专传其事迹只散见于《宋史》、《元史》的本纪和列传中。又如生祭文天祥的王炎午终身面不向北的郑思肖爱国诗人刘克庄等也都没有列传。《宋史》列传一百一十六有《李熙靖传》二百十二又有《李熙靖传》。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94

第十讲 宋辽金元史学:史学的繁荣与新儒学运动的影响(下)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