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0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南宋婺学与永嘉学派

南宋婺学与永嘉学派.pdf

南宋婺学与永嘉学派

築夢踏實
2013-06-18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南宋婺学与永嘉学派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浙江学刊�双月刊��。。�年第�期�总第��期》南宋婆学与永嘉学派周梦江南宋时期,在理学盛行之时,两浙东路产生了主张事功反对理学的浙东学派,简称浙学。元代学者刘埙《隐居通议二》说�“宋乾�道�淳�熙�间,浙学兴,推东莱吕氏�祖谦�为宗。然前是已有周恭叔�行己�、郑景望�伯熊�、薛士龙�季宣�出矣,继是又有陈止斋�傅良�、有徐子宜�谊�、叶水心�适�诸公出。”据此,南宋时期的浙学,主要是由婆州学派与永嘉学派构成的。浙学以后虽在理学特别是朱熹道学门徒的诛毁、排斥下,几平“废而不讲”�王榨语�,但仍不绝如缕,对明、清时期的思想家发生巨大影响。关于婆州学派�简称婆学�与永嘉学派学者的交往、影响等一连串问题,本文试加论述,幸祈教正。�一�南宋时期,在“衣被天下”商品经济发达的婆州�今浙江金华地区�,出现了婆学的昌盛局面。全祖望《宋元学案·说斋学案》说�“乾、淳之际,婆学最盛。”同时,这时也是永嘉学派鼎盛时期。私淑于周行己的郑伯熊、伯英兄弟传关、洛之学,薛季宣传袁溉事功之学,陈傅良、叶适等人加以继承发扬,徐谊传程颐门人陈经邦、经正的洛学。婆州之学,具体说来,又可分为三派�明初著名学者金华王伟说�“吾婆学术之赘,宋南渡以还,东莱吕成公�祖谦�、龙川陈文毅公�亮�、说斋大著唐公�仲友�,同时并兴。吕公以圣贤之学自任,上继道统之重,唐公之学,盖深究帝王经世之大谊,而陈公复明乎皇帝王霸之略,有志于事功者也。”�这就是说�婆州之学,具体的可分为吕祖谦、唐仲友、陈亮三派。这种说法得到明清学者的公认,杨维祯在《宋文宪公�镰�集序》,全祖望的《宋元学案》都有相同的说法。这三派中,吕祖谦之学�后称金华学派�、陈亮之学�后称永康学派�传于后世,而唐仲友之学却失传了。由于唐仲友任台州知州时,和当时任浙东路提举茶盐公事的朱熹大打官司,朱熹是道学大师,门人众多,唐氏“其力卒不胜朱子,而遂为世所管”�。其学因而失传。以后具有儒学正统思想的全祖望对此评论说�“方乾、淳之学初起,说斋典礼经制,本与东莱、止斋齐名,其后浙东儒者绝口不及,盖以其公事得罪宪府�按指朱熹�,而要人�按指宰相王淮及监察御史陈贾等人�为之左袒者,遂以伪学低朱子,并其师友渊源而毁之,固宜诸公割席。”�并且将唐、朱之争与以后韩偏宵“伪学党禁”联系起来。虽宋人就有此说法,但不是公正的�。实际上,朱熹气量偏狭,严刑迫供无辜的妓女严蕊,就为当时人士所不满。宋人笔记《夷坚志》、《齐东野语》等书和明代小说《二刻拍案惊奇》、戏剧《莫问奴归处》等,都对唐仲友与严蕊表示同情。但它们毕竟是野史、小说与戏剧,无力影响政界与学木界。元代所修的《宋史》不为唐仲友立传,也因此使唐仲友之学遂告失传。婆学三派中,吕祖谦、陈亮和永嘉学者交往密切,彼此思想影响极深,而唐仲友与永嘉学者则无往来。唐仲友之学与永嘉事功之学相似,但没有交往。全祖望说�“永嘉诸先生讲学时,�最同调者说斋唐氏也,而不甚与永嘉相往复。”“试以良斋�薛季宣�、止斋�陈傅良�、水心�叶适�诸集考之,皆无往复文字,水心仅一及其姓名耳,可怪也�”�其实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因为永嘉学者都是吕、陈两人的好友。而吕、陈两人与唐氏不睦,加上唐氏为人简傲、孤僻�全祖望语�,所以,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往来。吕祖谦、陈亮则与永嘉学者郑伯熊、伯英兄弟、薛季宣、陈傅良、薛叔似、徐元德、王楠、戴溪、陈谦、陈武、徐谊、王自中、蔡幼学、叶适等人都有往来,这在吕、陈两人的文集中可以得到证明。这里仅叙述吕祖谦、陈亮与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的关系,因薛、陈、叶三人是永嘉学派中最重要的学者,其佘从略。吕祖谦与薛季宣的交往,开始于乾道七年��】���。吕祖谦的《薛常州�季宣�墓志》说�“壬午�绍兴三十二年�,先君子守黄,公夹江为令�按为武昌县令即今湖北部城县令�。后十载������,乃识公子朝,一见莫逆如故交。”同年秋冬间,吕祖谦致函给潘景宪�字叔度�说�“士龙方此讲论,又将遗往淮上招集流移�按指薛季宣于该年冬奉命视察淮西�,自此益索宾央。象先�薛叔似之字,是薛季宜族侄�日夕当招来款语。”�薛季宣于乾道九年春天由湖州知州改任常州知州,未赴新任前,先回温州老家,途经金华,在吕家住了半月。吕祖谦写信给陈亮说�“薛士龙过此,留半月,徐居厚�徐元德之字,是薛季宣的学生�来此,留十日,皆极款。”�吕氏对薛季宣的学问极为佩服,他写信给朱熹说�“薛士龙归途道此,留半月,⋯⋯于世务二三条如田赋、兵制、地形、水利,甚曾下功夫,眼前殊少见其比。”“其所学确实有用。”�现存薛季宣《浪语集》虽失其致吕祖谦信,但在他给张拭的信中谈到�“某自去秋�按指乾道七年�中,备数京荤,虽与伯恭、子充�周必大之字�亲洽,然以人情益薄,不敢显白相从。”�正可与上述互相印证。吕祖谦与陈傅良相识是在乾道六年秋天。这时,陈傅良从常州薛季宣处�当时薛氏暂寓常州岳父家中候缺�学习回来,“还过都城�临安�,始识侍讲张公拭、著作郎吕公祖谦,数请间,扣以为学大旨,互相发明,二公亦喜得友,⋯⋯是岁乾道六年也。”�以后,吕氏与陈氏互相通讯,《东莱文集》卷五尚存有给陈傅良信七封。陈氏则于淳熙元年十一月访问吕氏于明招山�在武义,吕氏读书之处�。吕氏致函周必大说�“前月末,偶陈君举�陈傅良之字�来,相聚山中数日,殊不落莫。”�吕祖谦死时,陈傅良亲去吊祭,有《哭吕大著至明招寺简潘叔度》和《哭吕伯恭郎中舟行寄诸友》等诗,可见两人交情颇深。吕祖谦是叶适于淳熙五年中进士的座师。陈亮致函吕氏说��’廷试揭晓,正则�叶适之字�、�徐�居厚、道甫�王自中之字�皆在前列,自闻差考官,固已知其如此。⋯⋯正则才气俱不在人后,非公孰能攀而成之。”�早在淳熙二年,叶适曾访吕祖谦于明招山,有《月谷》诗云�“昔从东莱吕太史,秋夜共住明招山。”与吕氏讨论学问,吕祖谦因此对叶适印象很好。第二年陈亮访问永嘉时,行前吕氏写信给陈亮说�“正则且得有唤饭处�按指叶适在雁荡山寺授徒为生�。去岁相聚,觉得其概然有意,若到雁山,必须过存之也。”�这年,叶适也有《与吕丈书》�“春初,因章端臾�按指章用中,平阳人,是陈傅良的学生,后向吕祖谦受学�到婆,草草附一书,计须呈彻。⋯⋯某授徒�雁山�僧舍,凡百粗遣。”以后,吕祖谦死时,叶适曾亲到金华吊丧。他晚年著述《习学记言序目》时,追记当时情况说�“吕氏既葬明招山,�陈�亮与潘景愈�字叔昌,潘景宪之弟�使余嗣其学。余顾从游晚,吕氏俊贤众,辞不敢当。然不幸不死,后四十年,旧人皆尽,吕氏之学未知其孰传也,并追记于此。”�陈亮与永嘉许多学者都很要好。陈亮与薛季宣结交,大约始于乾道四年�戊子,����年�,可能他先认识永嘉郑伯熊,然后再缔交于薛氏。薛季宣《答陈同甫书》�“某自戊子入都�临安�,得左右文字于景望四三哥之舍。”郑伯熊字景望,是永嘉这批学者中年龄最大,出仕最早的人。乾道二年任国子垂,六年夏才外调福建提举常平茶盐公事,陈亮是乾道四年入太学读书的,这样,他们有机会在都城认识。薛季宣这封信接着还说�“及趋召道宛陵,四三哥寄朋友书二,其一左右,一君举也。泊访旧知于�太�学,则闻二陈�按指陈亮与陈傅良�之名籍甚京师。旋沐从者访临,获亲名理之益,从知‘名下之无虚士,谚非虚语,私以得与从游为喜。”�陈傅良是乾道六年秋才入太学的,此信当写于乾道六年之时,也说明陈亮与薛季宣正式认识是在此时。乾道九年薛季宣在永嘉病故,陈亮也有祭文,委托陈傅良代为致祭。陈亮与陈傅良结交始于乾道六年太学同学之时。全祖望��宋元学案·龙川学案》说�“龙川在太学,尝与陈止斋等为苗祭酒�烨�门人”,两人交情很好。陈亮常对人说�“君举吾兄,正则吾弟”�。淳熙三年������春,陈亮首次访问永嘉,这时,陈傅良于乾道八年������中进士后因未赴任仍在家中,叶适在雁荡山寺院教书,薛叔似亦在永嘉,他们互相讨论学问。吕祖谦给陈亮的信说‘“审闻行李�按作行旅解�至自永嘉,⋯⋯诸公相聚,彼此想互有发明。君举缺在何时,所谓止�只�为学官,则无一事,此语深有味。⋯⋯知与象先款语,甚善,前此政虑或不甚款耳”。淳熙十一年到十三年陈亮与朱熹辩论“王霸义利”问题时,陈傅良支持陈亮之说,认为朱熹说三代以下是“人欲横流”的“霸道”社会,汉高祖、唐太宗事业成功,是“并无些子本领”,是“暗合”天理等理论不能令人信服。以后黄宗羲对此评论说�,’�匕斋之意,毕竟主张龙川一边过多”�。陈亮与叶适结交最早。早在乾道三年叶适十八岁“游学”婆州时,就已与陈亮认识。陈亮《祭叶正则母夫人文》�“昔余识失人之子于稚年⋯⋯自其客居永康,每一食未尝不东向凄然,有时继以泪下”。以后叶适《祭陈同父文》也有�“余早从子”句。稚年是幼稚之年,但太早亦不可能。陈亮于淳熙三年春天和淳熙七年夏秋之间两次访问永嘉,叶适当时都在家中,第一次情况已见上述,第二次则是中进士后在家为母守制。吕祖谦给陈亮信说�“伏辱手况,具审归自永嘉。⋯⋯正则书及基刻己收,相聚计甚乐”。信中还说到陈亮与永嘉其他学者相聚的情况�“景元�郑伯英之字�廓落,自其所长。⋯⋯陈益之�陈谦之字�留意礼学,甚善。蔡行之�蔡幼学之字,是陈傅良的高足�有安齐之志,可惜不拈出一倍击之”�。陈亮离开温州时,也有《南乡子一谢永嘉诸友相钱》词�“人物满东既,别我江心识俊游。北尽平芜南似画,中流,谁系龙骤万解舟”。从词意看,永嘉诸学者在温州名胜断江的江心寺设宴为陈亮送行。陈亮与叶适一生友好,陈年长于叶,成名也较早,但他对叶氏非常器重,推许为当时“第一辈人”。叶适以后为陈亮、王自中合撰墓志,也称赞陈亮是“春秋战国之材无是也”。所以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蛰在《藏书·名臣传》中评论陈亮时说�“终始知公者叶�适�,虽与文公�朱熹谧号�游,文公不知也。”陈亮死后,“吏部侍郎叶适请于朝,命补�陈亮�一子官,非故典也”�。叶适在陈亮死后仍不忘故交,可见他们两人交情之深。�二�吕祖谦、陈亮和薛季宣、除傅良、叶适等人交往密切,是有其思想基础的。儒者处世之道是�“道不合,不相与谋。”他们的密切交往使他们的政治、学术思想得到交流与影响。甲、哲学思想的相互影晌南宋时期的尖锐的阶级矛盾和突出的民族矛盾,使地主阶级各阶层的思想家提出自己的政治、经济意见,同时,在哲学理论上亦各提出自己的观点,有的提倡经世致用,有的主张论道经邦。陈亮和永嘉学派陈傅良、叶适等人在哲学上是坚持唯物主义本体论的,陈亮认为事物是宇宙真实的客观存在,他说�“夫盈宇宙者无非物,日用之间无非事。”�而且认为“道”是存在于具体事物之中。“夫道非出于形气之表,而常行于事物之间也”�。脱离了具体事物也就无所谓“道”了。值得注意的,陈亮的这一观点的形成,和薛季宜对他的影响有关。上述薛季宣给陈亮的信中就曾谈到“道”和“器”�物�的关系。薛氏说�“上形下形,日道日器,道无形坪,舍器将安适哉�且道非器可名,然不远物,则常存于形器之内,昧者离器于道,以为非道,非但不能知器,亦不能知道矣。”�以后薛氏的学生陈傅良以及受陈傅良影响很深的叶适,都继承和发挥这一观点。陈傅良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器便有道,不是两样。”�叶适则更明确的指出�“夫形于天地之间者,物也。”“物之所在,道则在焉。”�正因为他们都从唯物主义的本体论出发,陈亮、叶适等人都认为“道”离不开事物,是存在事物之中,“道”是事物的普遍法则,每一具体事物都有与之相应的法则。叶适说�叫乍知道者不能该物,非知物者不能至道。”�永嘉诸学者又因周行己而接受关学的“气”说,认为世界万物是“气”构成的。叶适说�“夫天、地、水、火、雷、风、山、泽,此八物者,一气之所役,阴阳之所分。其始为造,其卒为化,而圣人不知其所由来者也。”�这种学说对婆州学派的陈亮、吕祖谦都有影响。陈亮说�“夫阴阳之气,阖辟往来,间不容息。⋯⋯此天地盈虚消息之理,阳极必阴,阴极必阳,迭相为主而不可穷也。”�吕祖谦身为理学大师,他的哲学观点是继承二程的理学思想的,认为“理”或“天理”是万物之源,先天地而存在。但由于吕氏历代相传“不主一门,不私一说”的家风,所以,吕祖谦有时亦接受“气”说。全祖望在《宋元学案·荣阳学案》中说到吕氏家风�“�吕希哲�初学于焦千之,庐陵�欧阳修�之再传也。已而学于安定�胡玻�,学于泰山�孙复�,学于康节�邵雍�,亦尝学于王介甫�王安石�,而归宿于程氏�程颜、程颐�,集益之功,至广且大。”所以,朱熹称吕祖谦的家学为“博杂”。他说�“吕公�希哲�家传,深有警悟人处,前辈深厚乃如此。但其论学殊有病,如云‘不立一门,不私一说,,则博而杂矣。”因此,他批评吕祖谦说�“博杂极害事,伯恭日前只向博杂处用功,却于要约处不曾子细研究。”�作为学者来说,博杂固然害事,但作为政治思想家来说,却需要博杂,才能经世致用。吕祖谦在永嘉学派的影响下,有时也采用“气”说,如他在《东莱博议·颖考叔争车》中就说�“物得气之偏,故其理亦偏多人得气之全,故其理亦全。”这个观点与’“理”决定�切的观点是自相矛盾的。同样,吕祖谦的理学观点对陈亮、对永嘉学派亦深有影响。陈亮虽然反对南宋道学家空谈义理,认为“自道德性命之说一兴,⋯⋯于是天下之士始丧其所有,而不知适从矣”�。但是,陈亮对周敦颐、张载、二程都很尊敬,他编有《伊洛正源录》和《三先生�按指张载和程顺、程颐�论事录》。并说�“廉溪周先生奋于百世之下,穷大极之蕴,以见圣人力合,盖天民之先觉也。手为《太极图》以授二程先生,前辈以为二程之学,后更光大,而所从来不诬央。横渠张先生�载�崛起关西,究心于龙德正中之地,深思力行而自得之。⋯⋯世以孟子比横渠,而谓二程为颜子,其学问之洲源,顾岂苟然者�”�吕祖谦对此极为赞赏说�“《正源录序》中,说横渠、二程比孔孟,颇似断定北宫助、孟施舍优劣,一语可了。生论事录》甚感兴趣,“朱元晦累书欲得之也”�。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人亦深受吕祖谦的影响,对理学和朱熹的道学有好感。时,曾写两信给朱熹,朱熹写信告诉吕祖谦�“薛湖州昨日又得书,其相与之意甚勤。”并说朱熹对《三先如薛季宣任湖州知州”�南宋政府禁止道学时�即所谓“伪学党禁”�,名列伪学党籍而罢官的永嘉学者有陈傅良、薛叔似、徐谊、叶适等九人,虽未列伪学党籍而受连累的,亦有薛季宣的学生王楠、陈谦等人。陈傅良被御史中垂参勤的罪名是�“庇护辛弃疾,依托朱熹”�。叶适在林栗参劫朱熹时,竭力为朱熹辩护。甚至叶适在吕祖谦的思想影响下,有时对“道”或“理”亦有模糊认识。但是,永嘉学派薛季宣等人毕竟是具有唯物主义事功思想的学者,他们的哲学思想和陈亮合拍,而身为理学家的吕祖谦对之终不免有些意见。如薛季宣死时,吕祖谦就写信给陈亮说�“士龙所学,固不止于所著书,但终有合商量处耳。”匆乙、彼此注意“学以致用”永嘉学派薛季宣等人是主张事功之学的。全祖望在《宋元学案·良斋学案》的按语说�“其�薛季宣�学主礼乐制度,以求见之事功。”陈亮也是主张事功之学的。黄百家在《宋元学案·龙川学案》中指出�“永嘉之学,薛�季宣�、郑�伯熊�俱出程子�颐��同时,陈同甫亮又崛兴于永康,无所承接,然其学俱以读书经济为事,嗤翻空疏随人牙后谈性命者以为灰埃,亦遂为世所忌。以为此近于功利,俱目之为浙学。”这里,陈亮与永嘉学派同被人“目之为浙学”,是因为他们同是主张功利之学。而吕祖谦也是提倡读书必须有用。他说�“百工治器,必贵于有用,器不可用,工勿学也,学也无所用,学将何为邪�”又说“今人读书全不作有用看,且如人二三十年读圣人书,及一旦遇事,便与间巷人无异。或者听老成人之语,便能终身服行,岂老成人之言过于《六经》哉,只缘读书不作有用看故也。”�正是在这思想基础上,他与陈亮以及永嘉薛季宣等人有了共同的言语。对此,朱熹颇有认识�问而一之,永嘉之学理会制度,偏考其小小者,淮君举为有所长“伯恭之学,合陈君举,陈同甫二人之学。⋯⋯同甫则谈论古今,说王说霸。伯恭则兼君举、同甫之所长。”�这里,撇开朱熹错误的以为考究制度是“小小者”和抬高自己友人吕祖谦外,他认为吕祖谦、陈亮、陈傅良之学有共同之处,这还是正确的。具体说来,婆州、永嘉之学在“学以致用”的思想推动下,从爱国立场出发,他们都一致主张抵抗异族侵略,恢复失地。《宋史、陈亮传夯称�“隆兴初,与金人约和,⋯⋯独亮持不可。”实际上当时反对和议的还有薛季宣。薛氏曾上书给中书舍人胡栓,认为这时不应与金人议和。这时,由于张浚的误国,汤思退的卖国,反对隆兴和议的大臣只有胡锉与张阐�永嘉人�,因此南宋政府再度向金求和。乾道五年������陈亮上《中兴五论》。淳熙五年������,陈亮又连上孝宗皇帝三书,要求抗战恢复失地,引起朝野注意,而淳熙十四年叶适任太学博士首次轮对的《上殿札子》,也向孝宗提出�“今日人臣之义所当为陛下建明者,一大事而已�二陵�按指徽、钦二帝被俘后死在金国�之仇未报,故疆之半未复,此一大事者,天下之公愤,臣子之深责也。”吕祖谦也坚持抗战,他说�“恢复大事也,⋯⋯合群策,定成算,次第行之,无想其素,大义之不伸,大业之未复,臣勿信也。”�为了振兴南宋,他们一致主张应以改革内政为起点,因而注意《周礼》的研究。《周礼》一书,因为王安石曾将它作为变法的理论依据,因此南宋时期为道学家所低毁,而永嘉学者研究《周礼》甚盛。据孙治让《温州经籍志》记载,永嘉学者从事《周礼》之学研究的�有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二十三人,著作有二十三部。朱熹诬蔑陈傅良说�“君举胸中有一部《周礼》,都撑肠拄肚,顿著不得。”�陈亮虽无研究《周礼》的正式著作,但他向学生讲授《六经》时,写了一组《经书发题》文章,其中就有对《周礼》的论迷,认为《周礼》的要旨,在于使后之“王者”能根据实际情况对它进行“损益”或“变通”,使政治制度达于完关。吕祖谦则著有《周礼说》,在阐述周之政治制度外,强调必须培养能够治理国政的人才。他说�“又须教以国政,使之通达治体。古之公卿是从幼时便教养之,以为异日之用。今日之子弟�按指官员的子弟�,即他日之公卿,故国政之有中者,则教之以为法�不幸而国政之或失,则教之以为戒。又教之如何整救,如何措画,使之洞晓国家之本末源委,然后用之,他日皆良公卿也。”丙、注意历史学的研究吕祖谦家族累世研究中原文献之学,是宋代其他大儒所勿及的。全祖望在《宋元学案·紫微学案》说�“愚以为先生�指吕本中�之家学,在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德。盖自正献�吕公著�以来所传如此,原明�吕希哲�再传而为先生,虽历登杨�时�、游�醉�、尹�少享�之门,而所守者世传也。而为伯恭,其所守者亦世传也。故中原文献之学独归吕氏,其余大儒勿及也。”吕祖谦从重视中原文献出发,一向注意历史学的研究。他说�“中国所以不沦丧者,皆史宫扶持之功也。”�将史学研究提高到国家兴亡有关的高度,这样的重视在历代史学家中是极少见的。他本人就是‘个著作众多的史学家,他的史学著作有�《东莱吕氏博议》二十五卷,《历代制度详说》十二卷,《十七史详节》�未完�,《吕氏家塾通鉴节要》二十四卷,《东莱先生音注唐鉴》二十四卷,《大事记》��对《通释》、‘《解题》�共二十七卷,《丽泽论说集录》十卷等书。其中最重要的是《大事记》和《东莱左氏博议》、《大事记》选材填重,叙述精密。朱燕读后叹服说�“伯恭《大事记》甚精详,古今盖未有此书。”�吕氏研究历史的方法,亦有其新颖的见解,他说�“观史,先自《书》开始,然后次及左氏�《左传》�、《通鉴》,欲其体统源流相承接耳。”“观《书》者不求其心之所在,夫何益。”�认为研究历史必须源流相接,特别是他不将《尚书》尊为经书,而是作为史书看待,认为通过读《尚书》,可以进一步理解古人的思想状况和政治主张。这对叶适以后提出经书即是史书的说法有很大影响。叶适说�“孔子之时,前世之图籍具在,诸侯史官世遵其职,其记载之际博失,仲尼无不尽观而备考之。故《书》起于唐、虞,《诗》止于周,《春秋》著于衰周之后,史体杂出而其义各有属,尧,舜以来,变故悉矣。”�认为《书》、《诗》、《春秋》都是历史书籍,只是“史体杂出”,体裁有所不同而已。吕祖谦、叶适这个视经书为史书的意见,对以后明清的浙东学派章学诚的“六经皆史妙说是有影响作用的。陈亮也非常重视史学研究,十�又九岁时即著有《酌古论》,专门就军事方面评论了汉唐一�一九位历史人物。将历史的研究和当时的现实政治结合起来,力图从历史的研究中发掘出有助于改革现实的理论。也因此为朱熹所低毁�“看史只如看人相打,相打有甚好看处。陈同父一生被史坏了”,朱熹的女婿、大弟子黄干接口说�“东莱教学者看史,亦被史坏。”�永嘉学派诸学者对史学研究也是高度重视的。据孙治让《温州经籍志》著录,南宋永嘉学者研究厉史的有二十五人,著作四十三部,除二十五部不知卷数外,仍有二百九十一卷和《本朝事实》十册。共中留传至今较为著名的,有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二十卷,朱翻《三国六朝五代记年备遗总辨》二十八卷。薛季宣的史学著作有《春秋旨要》,《汉兵制》,《十国纪年通谱》等书。陈傅良有《建隆编》�亦称《艺祖皇帝实录》,又名《开基事要》�,《左氏章指》三十卷,并编有《历代兵制》八卷。叶适则有《叶学士唐史钞》十卷�《宋史·艺文志》作“不知名,孙治让考为叶适所撰�,《名臣事纂》九卷,以及《习学记言序目》中的读史笔记二十五卷�其他二十五卷中有评论吕祖谦的《皇朝文鉴》,亦多谈及史事�。正因为吕祖谦、陈亮与永嘉学派陈傅良、叶适等人都重视史学,且长于史学,所以很受当时人士的称赞。南宋著名史学家李心传说�“近岁吕伯恭最为知古,陈君举最为知今,伯恭亲作《大事记》,君举亲作《建隆编》,世号精密。”�因此,他们也就形成南宋时期的浙东史学派。朱熹的学生黄义刚评论吕祖谦时说�“他也是相承那江浙间一种史学。”朱熹也认为“浙间学者推尊《史记》,以为先黄老,后《六经》,此自是太史谈之学”�。以班固批评《史记》之语来批评“浙学”。因为吕祖谦、陈亮和永嘉学者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人的浙东学派,重视事功,注重史学,因此很为朱熹等道学家所恐惧,朱熹就说�“江西之学�指陆九渊的心学派�只是禅,浙学却专是功利。禅学,后来学者摸索一��几,无可摸索,�’�会转去。若功利,则学者习之,便可见效,此意甚可忧。”�后来元代学者修《宋史》,便秉承朱熟他们对吕祖谦的看法,不将吕氏入《道学传》,而和陈亮、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人同入《濡林传》。这里虽然有不大尊重���马昌氏理学大师的地位�“东南理学三大师”中的张拭、朱熹都入《道学传》�,但更可看出吕祖谦与薛季宣等人的关系了。�作者单位�温州师范学院�注��《王忠文公集》�《送胡先生序》。��《宋元学案》��《说裔学案》。�参见拙作《为韩住宵拼诬》,《江淮论坛》���年第�期,《新华文摘》����年第�期转载。��《东莱文集》‘�����同书同卷《与陈同父书》。�同书卷�《与朱侍讲�熹�书》��、��书。�《浪语集》��《与张左司拭书》。�《止裔集》能蔡幼学《陈公行状》。�《陈亮集》�口《与吕伯恭正字》第�书。�《习学记言序目》��《皇朝文鉴四》。��《浪语集》��《答陈同父书》。�叶绍翁《四朝见闻录》甲集《天子狱》。�《宋元学案》��《龙川学案》。�《宋史》���《陈亮传》。�《陈亮集》��《经书发题·书经》。�同书�《勉强行道大有功》。�《朱子语类》��。。�《水心别集》�《进卷·诗》,《习学记言序目》��《皇朝文鉴�·四育诗》。�《习学记言序目》�了《皇朝文鉴一·四言诗》。�《水心别集》�《进卷·易》。�《陈亮集》��《与徐彦才大谏》。�转引于《宋元学案》��《荣阳学案》。��《东菜学案》。�《陈亮集》��《送吴允成运干序》。�同书��《伊洛正浑书序》。�《朱子大全》文��《答吕伯恭》。�《宋会要辑稿》职官��之��。母《东莱文集》即代杂说》。�《宋元学案》��《东莱学案》附录。�《东莱文集》�《乾道六年轮对札子二首》之二。���《朱子语类》�����《东莱左氏博议》�《曹判谏观社》。颐《朱子大全》文�了《答蔺帅书》。勿《东莱文集》�《与张荆州》和《东莱书说》。�《水心别集》�《进卷·史记》。匆《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乙集��《昔人著书多或差误》�勿《朱子语类》�����上接第��页�作协会的主人的时候,我们才能真心实意地去发掘蕴藏在农民中的潜能,也只有当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时候,才不致喧宾夺主,偏离了扶持农业合作协会的初衷。�三�尊重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是引导、扶持和促进农业合作协会顺利发展的指导思想。历史的经验表明,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孕育、成长和发展要有一个较长的过程。我们不可能超越发展阶段提前实现本应循序渐进的规律。要寻求适合我国国情和经济基础的农业合作形式,需要在理论与实践上进行再认识和再实践。当前来看,我们的工作还是应当从小农经济的基本单元入手,深入研究农户从“小而全”,“小而专”,“专而联”,“规模化、社会化、商品化”发展演变的基本脉络、格局与趋势,在实践与认识的过程中,积极扶持和促进它的发育与成熟。同样地,我们在组织技术推广工作时,也会遇到类似的困惑。事实上,“小而全”的经营方式不可能产生对先进技术的内在需求,只有当农户经济由“小而全”向“专而联”,进而向专业化规模生产、商品生产转化的时候,才会萌发出对现代科学技术的追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社会化服务才有可能和条件真正建立起来,并且真正受到农户的欢迎。至此,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全程服务体系的形成与建立,有赖于农业合作协会的首先形成与建立。以现代科学技术为依托的全程服务体系,不可能在小农经济的基础上建立发展起来,但是可以在联结成社会化规模的广大农户中间生根开花,结出丰硕的果实来。�作者单位�浙江省农村技术开发中心���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6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