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1103策略性模煳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 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pdf

1103策略性模煳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 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pdf

1103策略性模煳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 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p…

上传者: plzhubingqian 2013-04-30 评分1 评论0 下载1 收藏0 阅读量232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1103策略性模煳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 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吴应军蔡洪滨内容提要:与美国等国家的企业相比我国的企业在实行接班人计划上显得很消极。本文认为这是中符等。

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吴应军蔡洪滨内容提要:与美国等国家的企业相比我国的企业在实行接班人计划上显得很消极。本文认为这是中国企业在职业经理人市场发育迟缓的情况下不得不采用的一种策略性模糊其用意在于减少对未来接班人的私人信息进行甄别的成本。通过一个简单的两期博弈模型本文发现忠诚的高管的比例越低、高管的欺骗行为对企业所造成的损失越大、现任领导人对企业的长远发展越重视企业就越倾向于采用这种模糊策略从而不愿意实行接班人计划。关键词:信息甄别策略性模糊接班人计划*吴应军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邮政编码:电子信箱:wuyingjungsmpkueducn蔡洪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邮政编码:电子信箱:hbcaigsmpkueducn。作者感谢匿名审稿人的建设性意见吴应军感谢魏众、巫和懋、李宏彬、陈玉宇、周黎安、王亚平等老师以及光华管理学院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讨论班所有同学的有益评论文责自负。年龄在岁及以上的约占。参见李兰主编:《中国企业家成长年:中国企业家成长与发展报告》第页。参阅《民营经济报》年月日转载中国管理传播网的文章:《接班人计划:跨越名企“香火门”》。据王连娟()对位家族企业主的调查已经明确接班人的只占。对于企业领导人更替中外学者都很关注但关注的重点是更替的模式、时机以及更替对于企业绩效的影响(ZajacSharmaetalWasserman龚玉池李新春苏晓华党晓龙刘冰等等)。对于接班人计划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理论分析的文献都很少。据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对个企业进行抽样调查的结果年我国企业经营者的年龄在岁及以上的约占(李兰)。对于这些企业领导人权力移交的问题已经很紧迫了。权力移交的平稳进行对企业发展至关重要。在市场经济成熟的国家这种平稳过渡一般通过接班人计划来保证。所谓接班人计划就是企业将未来的继任者提前确定下来并安排到较高的职位上(比如COO)工作几年。待考察和锻炼一段时间以后现任的领导人再逐步将权力移交给他。实行接班人计划既可以深入地考察候选人的能力也可以更加有效地培养其能力树立其威望为权力移交作好充分的准备因此很多公司都将接班人计划列为现任领导者的一项重要任务。Naveen()在对年间起福布斯排行榜企业的CEO更替事件的分析中发现继任者是计划中的接班人的比例占。由于Naveen考察的只是一种主要的接班人计划(推迟继任)对其它形式的(如锦标赛等)未予统计所以在美国实行接班人计划的企业所占的比例应该更高一些。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实行接班人计划的比例就要低得多。有调查显示在中国以上的企业没有明确的接班人计划。即使对于最有动力去实行接班人计划的家族企业这一比例也远远低于美国。对此现象业界关注较多而学界关注很少。对于中国企业在实行接班人计划上缺乏积极性有学者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现任企业家大多是企业的缔造者他们对企业的深厚感情难吴应军、蔡洪滨: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以割舍因此迟迟不愿意放权二是现任领导交班以后的去向没有得到妥善的安排。本文认为这两点并不能很好地解释中美两国企业在接班人计划上的巨大差异。对于第一点由于权力的平稳移交对于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领导人对企业的感情越深就越关心企业的长远发展所以他们对于实行接班人计划的态度应该是更积极而不是相反。至于领导人交班以后的安排问题一方面美国企业同样存在这一问题另一方面即使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的问题比美国企业更严重这也主要是针对国有企业的对于私营企业特别是对于家族企业来说这一点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但是正如前面所说中国家族企业在接班人计划上表现得也并不积极。Naveen()发现企业的规模越大所经营产品的范围越广企业所在产业的同质化程度越低企业越倾向于实行接班人计划。Naveen是从能力培养的迫切程度和外部招聘的容易程度这一角度解释这些现象的。但是从这个角度却难以解释中美企业之间在实行接班人计划上所表现出来的巨大差异。固然中国企业在规模上较美国企业小但是由于中国正处在转型时期企业领导人的工作难度很难说就比美国企业小继任者对领导工作的熟悉过程也未必就比美国企业容易。另一方面就产业的同质化程度和企业的经营范围来说也很难说中国企业在这两个方面与美国企业有多大的不同。那么中国企业在实行接班人计划上表现消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我们认为中国现阶段特殊的市场环境才是真正的原因。在选择接班人时企业一般都特别关注两点:接班人的人品和能力。对于接班人的能力不论是对中国企业还是对美国企业都是一样重要的。但是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接班人的人品显得尤其重要。首先中国正处在经济和社会双重转型的时期法制不健全职业经理人市场的发育也不完善。相对于西方国家我国的职业经理人所受到的约束要弱得多。如果他们给企业造成了损失一般难以得到追究。对于自己的声誉我国的职业经理人一般也不像他们的美国同行那样看重。家族企业在这个方面的困难要小一些。但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可以接班的子女很少(还不谈他们是否愿意接班)而中国传统家族制度的破坏又使亲戚的可靠性大为降低。因此对家族企业来说如何挑选一个品行良好、值得信任的接班人同样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其次在中国不论是企业的内部管理还是其市场行为在很大程度上都要靠私人关系来维持。企业领导人退休之后其原有的关系能否维持其亲信的利益能否继续得到保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接班人对现任一把手个人是否忠诚。在这种情况下接班人的人品是第一位的因素能力反而是次要的。本文认为对于能力的考查实行接班人计划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将潜在继任者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职位上工作一段时间其能力高低基本上就可以鉴别出来。相对于能力来说人品的甄别要难得多。实行接班人计划对于潜在继任者人品的甄别不但没有帮助反而加剧了后者对自己真实人品的掩饰。其逻辑如下:如果实行接班人计划就相当于企业向考察对象明确承诺只要他在考察期间表现良好就会成为企业正式的接班人而如果他在考察期表现得不好就会失去接班人的资格。由于当上企业一把手之后的权利比考察期间的更大在接班以后再背叛企业将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收益所以不忠诚的被考察者会极力掩饰自己的类型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很忠诚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很难年第期参阅《东方早报》年月日的文章:《接班人计划困扰国际化的中国企业》。对于这种明确的承诺Vancil()、Bricklyetal()以及Ocasio()给出了比较充分的证据。如果企业不履行自己的诺言一方面其声誉会受到损害从而严重影响企业其它政策的可信度另一方面它又必须向被承诺者做出赔偿而支付一笔不菲的解雇费Naveen()中列举了几个这样的案例。甄别出被考察者的真实类型。相反如果不实行接班人计划企业没有这一承诺在被考察者看来即使自己表现得很忠诚到时候也未必能接班那么不忠诚者可能在考察期间就会选择背叛从而暴露自己的真实类型。企业虽然也会受到损失但是与接班之后的背叛行为相比这一损失毕竟要小得多。在这里不实行接班人计划就相当于企业采用了一种“模糊策略”。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其它一些使用“策略性模糊”的例子最明显的就是职位晋升。从理论上讲将晋升的条件明确化减少业绩评估中的主观性对于员工将有更强的激励作用。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对职位晋升的条件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却并不多见(即使是隐性的)。这些现象在很大程度上都与信息甄别有关。当委托人对代理人的类型不确定时劣质类型的代理人可以通过模仿优质类型的代理人的行动使委托人相信他是优质类型的代理人从而在后续博弈中获得更多利益。委托人通过使用模糊策略降低了优质类型代理人在后续博弈中的期望收益。这样劣质代理人冒充优质代理人的激励减小在前期博弈中暴露出真实类型的可能性增加。策略性模糊在其它方面也有比较广泛的应用。比如中央银行在实施货币政策时运用策略性模糊以防止公众推断出其政策偏好(Cukierman&Meltzer)小国在军备扩张上运用策略性模糊来应对大国的威胁(Baliga&Sjstrm)经理人员利用策略性模糊来诱发工人之间的竞争(Roy&Serfes)候选人为了避免竞选成功以后在政策制定上食言在竞选时使用策略性模糊不对施政纲领进行明确的承诺(Aragonès&Neeman)。在这类模型中运用模糊策略的一方大都拥有信息上的优势。在我们的模型中企业在信息上处于劣势它运用策略性模糊是为了甄别潜在继任者的私人信息。与本文最为接近的文献是Bernheim&Whinston()(以下简称BW)。BW认为当代理人的行为不可签约时委托人使用模糊策略(比如对于加薪、工作环境的提供、是否继续聘用等可以明确约定的行为故意不作限定)比使用清晰策略(即对这些行为进行明确的约定)能更有效地减少代理人的道德风险。本文和BW的相同之处在于运用策略性模糊的一方在信息上都处于劣势使用模糊策略的目的就是为了克服这种劣势不同之处在于BW考察的是道德风险问题而本文考察的是信息甄别问题。一、模型设定我们考虑一个两人、两期的博弈。其中一个博弈者的类型是私人信息我们称其为代理人另外一个博弈者没有私人信息我们称其为委托人。对于接班人计划委托人表示企业的现任领导代理人表示被考察的潜在继任者。在下文中为了便于区分我们用“她”表示委托人用“他”表示代理人。信息代理人有两种类型:k{HL}。H表示忠诚L表示不忠诚。其类型是不可证实的私人信息委托人只知道其分布prob(k=H)=q<q<q的取值是公共知识。行动整个博弈过程分为两期。在每一期代理人选择一个行动et。et{CB}t{}表示时期C表示合作B表示欺骗。假设代理人的行动et是公共信息。委托人在第一期结束时选择博弈是吴应军、蔡洪滨: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Aragonès&Neeman()的模型除外。在该模型中对于候选人采用策略性模糊这一行为来说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对于未来最优政策选择的事前不确定。这种不确定不论是对于两个候选人还是对选民都是一样的并不存在信息不对称。否继续进行。对于接班人计划第二期博弈继续进行表示考察对象被正式确立为企业领导人第二期博弈终止表示考察对象没有被确立为企业领导并被解雇。收益这两期的博弈除了规模不同以外其他要素都是相同的。博弈的规模事先给定第一期为y其中<y<第二期为y=。在接班人计划的例子中博弈规模表示被考察者的职位:y是考察期间的职位y=表示他在第二期成为正式的接班人。每一期博弈的收益函数见表矩阵中每一格的第一项是委托人的收益第二项是代理人的收益。假设α>β>λ>。据此假设代理人的行为选择依赖于他的类型。对于忠诚的代理人(以下简称“代理人H”)合作始终是他的最优选择。对于不忠诚的代理人(以下简称“代理人L”)在博弈只进行一期的情况下欺骗是他的最优选择但是如果博弈进行两期他也可能在第一期选择合作从而将自己的真实类型隐藏起来诱使委托人继续博弈以便在第二期选择欺骗以获取更大的收益(因为第二期的博弈规模更大)。显然委托人希望在第一期甄别出代理人的真实类型以避免第二期的损失。表收益函数另外我们假设两种类型代理人的保留收益都为委托人和代理人的贴现因子都为δ。承诺我们假设只有委托人能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可信的承诺而代理人不能。在此我们就企业的接班人计划来对这一假设进行说明。对于企业来说一方面它拥有大量的不动产而且经营场所固定因此其承诺的可执行性较强另一方面企业的规模大如果因为对某位雇员食言而使自己的声誉受损那是得不偿失的。但是对于作为个人的考察对象来说这两点基本上都不具备他们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之后要想追究是比较困难的。在第一期博弈开始时委托人有两种选择:承诺即与代理人明确约定第二期博弈继续进行的条件或者不承诺。我们分别称之为“清晰策略”(或“策略性清晰”)和“模糊策略”(或“策略性模糊”)。在接班人计划的例子中前者指实行接班人计划后者指不实行接班人计划。对于委托人来说如果在第一期末判断出代理人是不忠诚的那么终止博弈就是她的最佳选择。因此很容易看出如果委托人要选择清晰策略那么下面的承诺对她是最有利的:如果第一期博弈的结果是代理人选择了合作那么第二期博弈继续进行如果第一期博弈的结果是代理人选择了欺骗那么博弈终止。在下面的分析中我们将委托人在“清晰”与“模糊”之间的选择表示为dd{TV}其中T表示“清晰”V表示“模糊”。年第期在本文中我们主要考察委托人在“清晰”和“模糊”这两种策略之间的选择起作用的只是不同策略下委托人的相对收益因此我们不需要考虑委托人的保留收益。我们可以给出一个替代性假设:代理人在第一期的行动可以明确约定但是第二期的行动不能。当考察对象正式担任企业领导人之后他们在项目选择、人员任用等问题上拥有更大的自主权。一般说来这些事项是无法在事前进行约定的。很容易看出对于下面的主要结论这两种假设基本上是一样的。时间顺序第一期博弈:在自然(Nature)决定代理人的类型之后委托人决定采用清晰策略还是模糊策略然后代理人选择行动C或者B双方在第一期博弈中的收益实现。在委托人选择清晰策略的情况下如果代理人选择了B则博弈结束否则博弈继续进行。在委托人选择了模糊策略的情况下委托人决定博弈是否继续进行如果不继续则博弈结束。第二期博弈:代理人选择行动C或者B然后双方的收益实现博弈结束。二、均衡结果委托人在博弈开始时有两种选择清晰策略和模糊策略相应地有两个子博弈“清晰”子博弈和“模糊”子博弈。根据逆向归纳法的思路我们先考察每个子博弈的完美贝叶斯均衡最后求解原博弈的均衡。(一)“清晰”子博弈的均衡“清晰”子博弈可能有两种均衡:一种是分离均衡(用TS表示其中T表示清晰策略S表示分离均衡下同)两种类型的代理人在第一期选择不同的行动委托人根据观察到的行动能确切地推断出代理人的类型另一种是混同均衡(TP)两种类型的代理人在第一期选择相同的行动委托人不能从观察到的行动中推断出代理人的类型。下面我们来分别讨论这两种均衡。分离均衡在分离均衡中代理人H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C代理人L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B。如果代理人在第一期选择C则按照承诺委托人选择博弈继续进行如果第一期代理人选择B则终止博弈。给定委托人的承诺我们来分析代理人L的激励-相容条件。如果不偏离均衡策略(两期都选择B)他得到βy如果偏离(第一期选C第二期选择B)他得到δβ。代理人L的激励-相容条件是:βyδβ(ICL)由(ICL)条件可得分离均衡存在的充要条件为yδ即第一期的博弈规模大于贴现因子。用EU表示委托人的期望收益。在分离均衡中委托人的期望收益为:EUTS=[q-(-q)λ]yδq混同均衡在混同均衡中代理人H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C代理人L在第一期选C在第二期选择B。由于第一期的结果为C根据委托人的承诺第二期的博弈继续进行。如果代理人L不偏离均衡策略其收益为δβ如果偏离(第一期选择B然后根据委托人的承诺博弈结束)其收益为βy因此代理人L的激励相容条件为:δβ>βy(ICL)由(ICL)条件可得混同均衡存在的充要条件y<δ。委托人的期望收益为:EUTP=yδ(q-(-q)λ)(二)“模糊”子博弈的均衡在“模糊”子博弈中博弈者可以使用混合策略。因此我们需要讨论三种可能的均衡:纯策略分离均衡(VS)、纯策略混同均衡(VP)和混合策略均衡(VM)。吴应军、蔡洪滨: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根据假设两种类型代理人的保留收益都为因此参与约束自动满足。同时在每一期都选择C是代理人H的占优策略。因此在下面的分析中我们只讨论代理人L和委托人的激励相容约束。纯策略分离均衡在分离均衡中代理人H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C代理人L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B。因此委托人的信念为prob(k=H|e=C)=prob(k=H|e=B)=在第一期博弈结束时委托人的最佳反应是:如果e=C则继续交往如果e=B则终止交往。很容易看出这里的分离均衡和“清晰”子博弈下的分离均衡相同其存在的条件也是yδ委托人的期望收益为EUVS=[q-(-q)λ]yδq。纯策略混同均衡在混同均衡中代理人H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C代理人L在第一期选择C在第二期选择B。委托人的信念为prob(k=H|e=C)=qprob(k=H|e=B)=如果第二期博弈继续进行委托人在第二期的期望收益为q-(-q)λ如果博弈终止其第二期的期望收益为。显然第二期博弈继续进行是代理人L在第一期选择C的必要条件。因此混同均衡存在的充要条件为:q-(-q)λ(ICP)δβ>βy(ICL)其中(ICP)是委托人的激励-相容条件。由(ICL)条件可得y<δ由(ICP)条件可得λq(-q)。委托人的期望收益与清晰子博弈下的相同都是EUVP=yδ(q-(-q)λ)与“清晰”子博弈相比在“模糊”子博弈下混同均衡存在的条件更加严格。当λ>q(-q)时在“清晰”子博弈下混同均衡存在。但是在“模糊”子博弈下混同均衡却不存在了。混合策略均衡对于代理人H来说在每一期都选择C是他的占优策略。对代理人L来说选择B是他在第二期的占优策略混合策略只可能在第一期使用。对于委托人来说如果e=B那么毫无疑问对方是L类型因此终止博弈就是委托人的占优策略只有在e=C的情况下委托人对代理人的类型不确定她才可能使用混合策略。因此以下形式的策略组合在本模型中是唯一可能存在的混合策略均衡:代理人H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都选择C代理人L在第一期以概率π选择C(其中<π<)以概率-π选择B在第一期博弈结束时如果e=C则委托人以概率ω选择博弈继续进行(其中<ω<)以概率-ω选择终止如果第一期的结果是e=B则委托人选择终止。在第一期结束时委托人的信念为prob(k=H|e=B)=以及prob(k=H|e=C)=q[q(-q)π]ρ。均衡时ω和π的值由下面两个式子决定:βy=δωβ()ρ-(-ρ)λ=()其中()式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代理人L在第一期选择B和C的期望收益()式的两边分别是委托人选择第二期博弈继续进行和终止的期望收益。由()式可得ω=yδ。由()式可得ρ=λ(λ)将其代入ρ=q[q(-q)π]可得π=q[(-q)λ]。同时由<ω<可得y<δ由<π<可得λ>q(-q)。这两个条件构成“模糊”子博弈下混合策略均衡存在的充要条件。在使用混合策略时委托人必须使代理人L第一期行动时在C和B之间无差异。y越大δ越小则代理人L越倾向于选择B为了使其在行动C和B之间无差异委托人必须以更大的概率ω选择继续博弈。因此ω随y正方向变化随δ反方向变化。另一方面q越小λ越大在给定的信念下委托人越倾向于终止第二期的博弈。为了使委托人在终止和继续之间无差异代理人L需要使委托人在观察到e=C之后有更高的后验概率ρ。因此他必须在第一期以更小的概率π年第期选择C以更大的概率(-π)选择B。这样代理人L在第一期选择C的概率π就随λ反方向变化随q正方向变化而委托人在第一期甄别出代理人真实类型的概率-π就随q反方向变化随λ正方向变化。委托人的期望效用是EUVM=qy(-q)[πy-(-π)λy)]δ(qω-(-q)πωλ)其中前两项是委托人在第一期博弈中的期望收益第三项是她在第二期博弈中的期望收益。将π=q[(-q)λ]和ω=yδ代入目标函数可得混合策略均衡下委托人的期望效用为:EUVM=[q-(-q)λqλ]y(三)委托人的选择当yδ时第一期的博弈规模大于第二期规模(y=)的贴现值。对于不忠诚的代理人来说掩饰自己的类型显得毫无必要。只有在y<δ的情况下才需要委托人进行信息甄别。同时y<δ也排出了代理人L在第一期博弈中严格偏好背叛行为的情况这使得在清晰策略下委托人不可能甄别出代理人的真实类型。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清晰策略和模糊策略才可能有实质性的区别。因此在下面的分析中我们只针对这种情形。假设y<δ即第一期的博弈规模小于贴现因子。在假设下当λq(-q)时两种子博弈有相同的混同均衡委托人在清晰和模糊这两种策略之间无差异当λ>q(-q)时“清晰”子博弈只有混同均衡“模糊”子博弈只有混合策略均衡。为了确定委托人在这两种策略之间的选择我们只需比较这两种均衡下委托人的期望收益即可。EUVM-EUTP=[q-(-q)λqλ]y-[yδ(q-(-q)λ)]=[λ(-q)-q][λ(δ-y)-y]λ()混合策略均衡存在的必要条件是λ>q(-q)在此条件下EUVM-EUTP>当且仅当λ>y(δ-y)。因此在假设下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当且仅当条件λ>max{q(-q)y(δ-y)}成立。当yqδ时q(-q)y(δ-y)当y<qδ时q(-q)>y(δ-y)。因此我们有:命题当yqδ时如果λ>y(δ-y)则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如果q(-q)<λy(δ-y)则委托人选择清晰策略如果λq(-q)则委托人在清晰策略和模糊策略之间无差异。当y<qδ时如果λ>q(-q)则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否则她在清晰策略和模糊策略之间无差异。由()式可以看出当λ>max{q(-q)y(δ-y)}时混合策略均衡的结果对委托人最优但是在清晰策略下不存在混合策略均衡所以在这种情形下模糊策略优于清晰策略当q(-q)<λy(δ-y)时混同均衡的结果对委托人最优但是在模糊策略下不存在混同均衡所以在这种情形下清晰策略优于模糊策略。清晰策略和模糊策略的关键区别在于:前者明确规定了委托人的行为选择具有承诺能力而后者给予委托人充分的酌情权如果第一期博弈结束时委托人对代理人的类型没有把握她可以选择终止博弈。正是这种灵活性的存在使不忠诚代理人在第一期博弈中通过合作来掩饰自己真实类型的激励减少从而使得信息甄别成为可能。信息甄别的价值越大这种灵活性对委托人的价值就越大。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种灵活性又损害了不忠诚代理人在第一期合作的激励。当第一期博弈的规模足够大而信息甄别的价值又不是很大的时候这种灵活性对委托人反而是不利的。在命题中代理人L的背叛行为的收益参数β对均衡没有影响。其原因在于收益函数的设定形式。根据我们的模型设定代理人L始终都会背叛而且其背叛的机会只有一次其区别仅在吴应军、蔡洪滨: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于第一期背叛还是第二期背叛。由于β以乘积形式进入代理人L的收益函数所以在代理人L的各种激励-相容条件中β被消掉了。如果采用别的函数形式则代理人L的背叛行为的收益参数肯定会对均衡有所影响。三、均衡结果的含义及其对企业接班人计划的解释下面我们分别讨论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的参数λ、忠诚代理人的比例q、贴现因子δ以及第一期的博弈规模y的取值对委托人在清晰和模糊这两种策略之间的选择的影响及其对企业接班人计划的含义。命题在假设下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越大(λ越大)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越大。证明:由命题在假设下当yqδ时λ越大条件λ>y(δ-y)越容易成立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越大当y<qδ时λ越大条件λ>q(-q)越容易成立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越大。在假设下当λ>q(-q)时在清晰策略下只有混同均衡没有信息甄别在模糊策略下存在混合策略均衡有一定程度的信息甄别。λ越大代理人的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越大信息甄别的收益就越大。同时在模糊策略下甄别出不忠诚代理人的真实类型的概率为-q[λ(-q)]λ越大甄别出来的概率越大。信息甄别的成本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不忠诚代理人在第一期选择背叛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λy二是使用混合策略将使委托人可能失去与忠诚代理人在第二期继续博弈的机会。由于y<δ第一部分的成本相对较小。对于第二部分成本λ对其并无影响。综合收益与成本两方面的效应可以看出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越大委托人越倾向于选择模糊策略。正如我们在模型设定部分所说如果职业经理人背叛了企业要对他们进行追究是比较困难的。这对于处在经济和社会双重转型时期、法制环境欠佳的中国企业来说尤其困难。另一方面中国企业的领导人十分看重退休以后原有人际关系的维持。如果前任领导人遭到继任者的背叛(比如亲信被降职、与原有客户的关系被终止等等)相对于其它方面的损失这种由私人关系破坏所导致的个人损失就更难得到补偿了。对于这两种情况在我们的模型中都表现为参数λ更大。根据命题的结论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使用模糊策略而不愿意去实行接班人计划。命题在假设下当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足够大(即λ足够大)时忠诚代理人的比例q越小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越大。证明:在假设下由()式可知当λ>y(δ-y)时(EUVM-EUTP)q=-(λ)[λ(δ-y)-y]λ<。对命题的直观解释是:忠诚代理人的比例q越小代理人的欺骗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期望损失越大委托人进行信息甄别的收益就越大同时甄别出不忠诚代理人的真实类型的概率-q[λ(-q)]也越大。另一方面q越小因失去与忠诚代理人在第二期继续博弈的机会而给委托人造成的期望损失越小。综合这三种效应可知q越小委托人越倾向于选择模糊策略。跟美国等社会相比在中国社会中人们对外人(相对于亲属)、特别是陌生人的信任感普遍较低(福山王飞雪和山岸俊男蔡洪滨等)。在私营企业中这表现为企业的所有者对职业经理人缺乏信任在国有企业中这表现为现任一把手对于非亲属的潜在继任者缺乏信任。在我们的模型中这种不信任表现为q更小根据命题的结论我国的企业更倾向于使用模糊策略而不愿意去实行接班人计划。命题在假设下当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足够大(即λ足够大)时贴现因子δ越年第期大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越大。证明:在假设下由()式可知当λ>q(-q)时(EUVM-EUTP)δ=λ(-q)-q>。在假设下当λ>q(-q)时贴现因子δ越大不忠诚代理人在第二期博弈中的欺骗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就越大因此信息甄别的收益越大。对于信息甄别的成本一方面对于不忠诚代理人在第一期的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λyδ并无影响另一方面当条件λ>q(-q)成立时忠诚代理人所占的比例q相对较小因使用混合策略而失去与忠诚代理人在第二期继续博弈的机会所造成的期望损失就比较小。因此贴现因子δ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信息甄别的收益上。这样就得到命题的结论。与美国企业相比中国企业创建的时间短企业创始人担任领导人的比例更高。一般说来与继任者相比创始人对企业有更深厚的感情对于交班以后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更为重视。在本文的模型中这表现为中国企业(领导人)的贴现因子总体上比美国企业的更大。根据命题的结论对于实行接班人计划我国企业的积极性比美国企业低。命题在假设下当背叛行为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足够大(即λ足够大)时第一期博弈的规模y越小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越大。证明:在假设下由()式可知当λ>q(-q)时(EUVM-EUTP)y=-[λ(-q)-q](λ)λ<。如前所述在假设下当λ>q(-q)时信息甄别的收益是委托人可以避免的第二期的损失。其大小与第一期博弈的规模y无关。在信息甄别的成本中当λ>q(-q)时忠诚代理人的比例q相对较小因使用混合策略而失去与忠诚代理人在第二期继续博弈的机会的期望损失就比较小因此信息甄别的成本主要是第一部分即不忠诚代理人在第一期选择背叛给委托人造成的损失λy。第一期博弈的规模y越大这种损失越大信息甄别的成本越高信息甄别的净收益就越小委托人选择模糊策略的可能性也就越小。运用命题的结论来解释中美两国企业在接班人计划上的不同态度比较困难。首先我们很难说在中国企业中被考察者的职位比美国企业的低其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企业可以选择被考察者的职位因此不能把考察期间的职位高低作为解释变量。我们在这里将其作为外生变量只是为了分析上的简洁。在本文的初稿中我们将被考察者在考察期间的职位高低内生化前面的主要结论并不受影响。四、总结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模型说明了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模糊策略可以减少信息甄别的成本。特别是不忠诚代理人的比例越高、代理人的欺骗行为给委托人所造的损失越大、贴现因子越大委托人就越倾向于使用模糊策略。这一分析同时拓宽了现有文献对策略性模糊和信息甄别手段两个方面的认识。本文的模型可以比较好地解释我国企业普遍不喜欢实行接班人计划这一现象。由于实行接班人计划对企业领导权的顺利移交至关重要除非影响我国企业不愿意实行接班人计划的因素能够迅速得到显著的改善否则中国企业将会在比较长的一段时期内遭遇“接班危机”这无疑将对我国企业的发展造成很不利的影响。吴应军、蔡洪滨: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被考察者在考察期间的职位y内生化以后我们发现忠诚高管的比例q越大、贴现因子δ越大被考察者的职位就越高高管的欺骗行为对企业所造成的损失λ越大被考察者的职位就越低。并且与不实行接班人计划相比实行接班人计划的企业倾向于将被考察者安排在一个更高的职位上。本文的模型也可以用来解释职务晋升以及陌生人交往等情景下的一些制度安排。在社会转型和全球化的今天陌生人之间打交道的情况越来越多对陌生人之间的交往模式进行分析具有重要的意义。由于人的某些特征(比如能力、秉性等)具有较大的稳定性在交往中人们常常需要甄别这些特征策略性模糊是一种常用的手段。我们的模型可以扩展到代理人在一个连续区间选择行动的情形比如代理人选择自己的努力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委托人不但需要甄别代理人的类型还需要对他在第一期博弈中的努力进行激励。这时候委托人将面临一个信息甄别和激励之间的权衡。另外一个扩展是考虑多个代理人的情形。还是以企业接班人计划为例如果有多个候选人企业就可能通过“赛马”的形式从他们中间挑选接班人。这时候实行接班人计划就相当于在候选人之间展开一场锦标赛。另外即使不实行锦标赛企业也可以通过比较各候选人的表现对他们的私人信息作出更精确的推断。参考文献蔡洪滨、张琥、严旭阳:《中国企业信誉缺失的理论分析》《经济研究》第期。党晓龙:《企业经营者内部继任与外部继任问题研究》机械工业出版社。东方早报:《接班人计划困扰国际化的中国企业》年月日。福山:《信任:社会道德与繁荣的创造》李宛容译远方出版社。龚玉池:《公司业绩与高层更换》《经济研究》第期。李兰:《中国企业家成长年:中国企业家成长与发展报告》机械工业出版社。李新春、苏晓华:《总经理继任:西方的理论和我国的实践》《管理世界》第期。刘冰:《权利变革:企业领导人更替研究》经济管理出版社。王飞雪、山岸俊男:《信任的中、日、美比较研究》《社会学研究》第期。王连娟:《我国家族企业接班人选择现状分析》《经济经纬》第期。中国管理传播网:《接班人计划:跨越名企“香火门”》转载于《民营经济报》年月日。AragonèsEnriquetaandZvikaNeeman“StrategicAmbiguityinElectoralCompetition”JournalofTheoreticalPoliticsBaligaSandeepandTomasSjstrm“StrategicAmbiguityandArmsProliferation”JournalofPoliticalEconomyBernheimBandMWhinston“IncompleteContractsandStrategicAmbiguity”AmericanEconomicReviewBricklyJJColesandGJarrell“LeadershipStructure:SeparatingtheCEOandChairmanoftheBoard”JournalofCorporateFinanceCukiermanAlexandAllanHMeltzer“ATheoryofAmbiguityCredibilityandInflationunderDiscretionandAsymmetricInformation”EconometricaNaveenLalitha“OrganizationalComplexityandSuccessionPlanning”JournalofFinancialandQuantitativeAnalysisOcasioWilliam“InstitutionalizedActionandCorporateGovernance:TheRelianceonRulesofCEOSuccession”AdministrativeScienceQuarterlyRoyJaideepandKonstantinosSerfes“WhenVaguenessInducesIndirectCompetition:StrategicIncompletenessofContracts”EconomicTheorySharmaPramoditaJamesJChrismanandJessHChua“SuccessionPlanningasPlannedBehavior:SomeEmpiricalResults”FamilyBusinessReviewVancilRPassingtheBaton:ManagingtheProcessofCEOSuccessionBostonMA:HarvardBusinessSchoolPressWassermanNoam“FounderCEOSuccessionandtheParadoxofEntrepreneurialSuccess”OrganizationScienceZajacEdward“CEOSelectionSuccessionCompensationandFirmPerformance:ATheoreticalIntegrationandEmpiricalAnalysis”StrategicManagementJournal年第期TheRoleofStrategicAmbiguityinScreening:UsingFirms’SuccessionPlanningasanExampleWuYingjunandCaiHongbin(SouthwesternUniversityofFinanceandEconomicsPekingUniversity)Abstract:ComparingwiththeirAmericanpeersChinesefirmsaremorereluctanttoimplementsuccessionplanningWethinkthisphenomenoncanbeunderstoodasanambiguitystrategytoreducethecostofscreeningthetypesofpotentialsuccessorsInanenvironmentwheretheprofessionalmanagerialmarketisunderdevelopedsuchanambiguitystrategycanhelpChinesefirmsreducethedangerofselectingdisloyalsuccessorsThroughasimplemodelwefindthattheproportionofloyalmanagerhasapositiveeffectonthelikelihoodofimplementingsuccessionplanningandthelossesfromdisloyalmanagers’misbehaviorhaveannegativeoneInadditionwefindthatthemoreafirm’scurrentleadercaresaboutthefirm’slongrundevelopmentthemorelikelythefirmistoadopttheambiguitystrategyandismorereluctanttoimplementsuccessionplanningKeyWords:ScreeningStrategicAmbiguitySuccessionPlanningJELClassification:DDMM(责任编辑:唐寿宁)(校对:昱莹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檵)(上接第页)MedicalInsuranceandMedicalCareDemandfortheElderlyinChinaLiuGordonCaiChunguangandLiLin(GuanghuaSchoolofManagementPekingUniversityInstituteforAdvancedResearchShanghaiUniversityofFinanceandEconomicsCenterforHealthEconomicResearchPekingUniversity)Abstract:UsingtheChineseLongitudinalHealthLongevitySurvey(CLHLS)datathisstudyestimatesasetofmedicalcaredemandfunctionsfortheelderlyagedandaboveThemajorfindingsareasfollowsFirstthemedicalinsurancecoverageprimarilyincreasestheintensityofmedicalcareusewhenseekingcareratherthanthechoiceofseekingcareingeneralInthemeantimetheinsurancecoverageimprovesaccesstocareforthosewhodoneedcareSecondtheinsurancecoveragealsohelpsreducethefinancialburdenofillnessbothintermsofchangesinfamilypaidexpendituresandrelativeratiostototalexpendituresinarangeofandrespectivelyThirdbothurbanmedicalinsuranceandthegovernmentinsurancehavegreaterimpactthanotherinsurancepoliciesasexpectedOurbasicconclusionisthatthenationalmedicalinsurancepolicydoesincreaseaccesstocareingeneralwithgreaterbenefiteffectondemandfornecessarycareindicatinganefficiencyimprovementinallocationofresourcesThereforefurtherdevelopingtheuniversalmedicalinsurancepolicyisnotonlyacoretaskofthestatehealthreformbutalsoarighteffectiveapproachforChinatomeettheincreasingchallengesofagingpopulationKeyWords:AgingMedicalInsuranceMedicalCareDemandHealthReformJELClassification:JHI(责任编辑:松木)(校对:昱莹)吴应军、蔡洪滨:策略性模糊在信息甄别中的作用

职业精品

人力资源管理(英文版).ppt

人力资源管理的历史及发展.doc

人力资源管理试题.doc

员工薪酬福利.docx

上传我的资料

精彩专题

相关资料换一换

资料评价:

/ 11
所需积分:2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