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墙上的斑点

墙上的斑点.doc

墙上的斑点

weini
2013-03-2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墙上的斑点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大约是在今年一月中旬我抬起头来第一次看见了墙上的那个斑点。为了要确定是在哪一天就得回忆当时我看见了些什么。现在我记起了炉子里的火一片黄色的火光一动不动地照射在我的书页上壁炉上圆形玻璃缸里插着三朵菊花。对啦一定是冬天我们刚喝完茶因为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吸烟我抬起头来第一次看见了墙上那个斑点。我透过香烟的烟雾望过去眼光在火红的炭块上停留了一下过去关于在城堡塔楼上飘扬着一面鲜红的旗帜的幻觉又浮现在我脑际我想到无数红色骑士潮水般地骑马跃上黑色岩壁的侧坡。这个斑点打断了我这个幻觉使我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是过去的幻觉是一种无意识的幻觉可能是在孩童时期产生的。墙上的斑点是一块圆形的小迹印在雪白的墙壁上呈暗黑色在壁炉上方大约六七英寸的地方。  我们的思绪是多么容易一哄而上簇拥着一件新鲜事物像一群蚂蚁狂热地抬一根稻草一样抬了一会又把它扔在那里……如果这个斑点是一只钉子留下的痕迹那一定不是为了挂一幅油画而是为了挂一幅小肖像画一幅卷发上扑着白粉、脸上抹着脂粉、嘴唇像红石竹花的贵妇人肖像。它当然是一件赝品这所房子以前的房客只会选那一类的画老房子得有老式画像来配它。他们就是这种人家很有意思的人家我常常想到他们都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因为谁都不会再见到他们也不会知道他们后来的遭遇了。据他说那家人搬出这所房子是因为他们想换一套别种式样的家具他正在说按他的想法艺术品背后应该包含着思想的时候我们两人就一下子分了手这种情形就像坐火车一样我们在火车里看见路旁郊外别墅里有个老太太正准备倒茶有个年轻人正举起球拍打网球火车一晃而过我们就和老太太以及年轻人分了手把他们抛在火车后面。  但是我还是弄不清那个斑点到底是什么我又想它不像是钉子留下的痕迹。它太大、太圆了。我本来可以站起来但是即使我站起身来瞧瞧它十之八九我也说不出它到底是什么因为一旦一件事发生以后就没有人能知道它是怎么发生的了。唉!天哪生命是多么神秘思想是多么不准确!人类是多么无知!为了证明我们对自己的私有物品是多么无法加以控制和我们的文明相比人的生活带有多少偶然性啊我只要列举少数几件我们一生中遗失的物件就够了。就从三只装着订书工具的浅蓝色罐子说起吧这永远是遗失的东西当中丢失得最神秘的几件哪只猫会去咬它们哪只老鼠会去啃它们呢再数下去还有那几个鸟笼子、铁裙箍、钢滑冰鞋、安女王时代的煤斗子、弹子戏球台、手摇风琴全都丢失了还有一些珠宝也遗失了。有乳白宝石、绿宝石它们都散失在芜菁的根部旁边。它们是花了多少心血节衣缩食积蓄起来的啊!此刻我四周全是挺有分量的家具身上还穿着几件衣服简直是奇迹。要是拿什么来和生活相比的话就只能比做一个人以一小时五十英里的速度被射出地下铁道从地道口出来的时候头发上一根发针也不剩。光着身子被射到上帝脚下!头朝下脚朝天地摔倒在开满水仙花的草原上就像一捆捆棕色纸袋被扔进邮局的输物管道一样!头发飞扬就像一匹赛马会上跑马的尾巴。对了这些比拟可以表达生活的飞快速度表达那永不休止的消耗和修理一切都那么偶然那么碰巧。  那么来世呢粗大的绿色茎条慢慢地被拉得弯曲下来杯盏形的花倾覆了它那紫色和红色的光芒笼罩着人们。到底为什么人要投生在这里而不投生到那里不会行动、不会说话、无法集中目光在青草脚下在巨人的脚趾间摸索呢至于什么是树什么是男人和女人或者是不是存在这样的东西人们再过五十年也是无法说清楚的。别的什么都不会有只有充塞着光亮和黑暗的空间中间隔着一条条粗大的茎干也许在更高处还有一些色彩不很清晰的淡淡的粉红色或蓝色的玫瑰花形状的斑块随着时光的流逝它会越来越清楚、越我也不知道怎样……  可是墙上的斑点不是一个小孔。它很可能是什么暗黑色的圆形物体比如说一片夏天残留下来的玫瑰花瓣造成的因为我不是一个警惕心很高的管家只要瞧瞧壁炉上的尘土就知道了据说就是这样的尘土把特洛伊城严严地埋了三层只有一些罐子的碎片是它们没法毁灭的这一点完全能叫人相信。  窗外树枝轻柔地敲打着玻璃……我希望能静静地、安稳地、从容不迫地思考没有谁来打扰一点也用不着从椅子里站起来可以轻松地从这件事想到那件事不感觉敌意也不觉得有阻碍。我希望深深地、更深地沉下去离开表面离开表面上的生硬的个别事实。让我稳住自己抓住第一个一瞬即逝的念头……莎士比亚……对啦不管是他还是别人都行。这个人稳稳地坐在扶手椅里凝视着炉火就这样一阵骤雨似的念头源源不断地从某个非常高的天国倾泻而下进入他的头脑。他把前额倚在自己的手上于是人们站在敞开的大门外面向里张望我们假设这个景象发生在夏天的傍晚可是所有这一切历史的虚构是多么沉闷啊!它丝毫引不起我的兴趣。我希望能碰上一条使人愉快的思路同时这条思路也能间接地给我增添几分光彩这样的想法是最令人愉快的了。连那些真诚地相信自己不爱听别人赞扬的谦虚而灰色的人们头脑里也经常会产生这种想法。它们不是直接恭维自己妙就妙在这里。这些想法是这样的:  “于是我走进屋子。他们在谈植物学。我说我曾经看见金斯威一座老房子地基上的尘土堆里开了一朵花。我说那粒花籽多半是查理一世在位的时候种下的。查理一世在位的时候人们种些什么花呢”我问道(但是我不记得回答是什么)也许是高大的、带着紫色花穗的花吧。于是就这样想下去。同时我一直在头脑里把自己的形象打扮起来是爱抚地偷偷地而不是公开地崇拜自己的形象。因为我如果当真公开地这么干了就会马上被自己抓住我就会马上伸出手去拿过一本书来掩盖自己。说来也真奇怪人们总是本能地保护自己的形象不让偶像崇拜或是什么别的处理方式使它显得可笑或者使它变得和原型太不相像以至于人们不相信它。但是这个事实也可能并不那么奇怪这个问题极其重要。假定镜子打碎了形象消失了那个浪漫的形象和周围一片绿色的茂密森林也不复存在只有其他的人看见的那个人的外壳世界会变得多么闷人、多么浮浅、多么光秃、多么凸出啊!在这样的世界里是不能生活的。当我们面对面坐在公共汽车和地下铁道里的时候我们就是在照镜子这就说明为什么我们的眼神都那么呆滞而朦胧。未来的小说家们会越来越认识到这些想法的重要性因为这不只是一个想法而是无限多的想法它们探索深处追逐幻影越来越把现实的描绘排除在他们的故事之外认为这类知识是天生具有的希腊人就是这样想的或许莎士比亚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这种概括毫无价值。只要听听概括这个词的音调就够了。它使人想起社论想起内阁大臣想起一整套事物人们在儿童时期就认为这些事物是正统是标准的、真正的事物人人都必须遵循否则就得冒打人十八层地狱的危险。提起概括不知怎么使人想起伦敦的星期日星期日午后的散步星期日的午餐也使人想起已经去世的人的说话方式衣着打扮、习惯例如大家一起坐在一间屋子里直到某一个钟点的习惯尽管谁都不喜欢这么做。每件事都有一定的规矩。在那个特定时期桌布的规矩就是一定要用花毯做成上面印着黄色的小方格子就像你在照片里看见的皇宫走廊里铺的地毯那样。另外一种花样的桌布就不能算真正的桌布。当我们发现这些真实的事物、星期天的午餐、星期天的散步、庄园宅第和桌布等并不全是真实的确实带着些幻影的味道而不相信它们的人所得到的处罚只不过是一种非法的自由感时事情是多么使人惊奇又是多么奇妙啊!我奇怪现在到底是什么代替了它们代替了那些真正的、标准的东西也许是男人如果你是个女人的话男性的观点支配着我们的生活是它制定了标准订出惠特克①(注释:①惠特克()英国出版商创办过《书商》杂志于年开始编纂惠特克年鉴。)的尊卑序列表据我猜想大战后它对于许多男人和女人已经带上幻影的味道并且我们希望很快它就会像幻影、红木碗橱、兰西尔版画、上帝、魔鬼和地狱之类东西一样遭到讥笑被送进垃圾箱给我们大家留下一种令人陶醉的非法的自由感如果真存在自由的话……  在某种光线下面看墙上那个斑点它竟像是凸出在墙上的。它也不完全是圆形的。我不敢肯定不过它似乎投下一点淡淡的影子使我觉得如果我用手指顺着墙壁摸过去在某一点上会摸着一个起伏的小小的古冢一个平滑的古冢就像南部丘陵草原地带的那些古冢据说它们要不是坟墓就是宿营地。在两者之中我倒宁愿它们是坟墓我像多数英国人一样偏爱忧伤并且认为在散步结束时想到草地下埋着白骨是很自然的事情……一定有一部书写到过它。一定有哪位古物收藏家把这些白骨发掘出来给它们起了名字……我想知道古物收藏家会是什么样的人多半准是些退役的上校领着一伙上了年纪的工人爬到这儿的顶上检查泥块和石头和附近的牧师互相通信。牧师在早餐的时候拆开信件来看觉得自己颇为重要。为了比较不同的箭镞还需要作多次乡间旅行到本州的首府去这种旅行对于牧师和他们的老伴都是一种愉快的职责他们的老伴正想做樱桃酱或者正想收拾一下书房。他们完全有理由希望那个关于营地或者坟墓的重大问题长期悬而不决。而上校本人对于就这个问题的两方面能否搜集到证据则感到愉快而达观。的确他最后终于倾向于营地说。由于受到反对他便写了一篇文章准备拿到当地会社的季度例会上宣读恰好在这时他中风病倒他的最后一个清醒的念头不是想到妻子和儿女而是想到营地和箭镞这个箭镞已经被收藏进当地博物馆的展柜和一只中国女杀人犯的脚、一把伊利莎白时代的铁钉、一大堆都铎王朝时代的土制烟斗、一件罗马时代的陶器以及纳尔逊用来喝酒的酒杯放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它到底证明了什么。  不不什么也没有证明什么也没有发现。假如我在此时此刻站起身来弄明白墙上的斑点果真是我们怎么说不好呢一枚巨大的旧钉子的钉头钉进墙里已经有两百年直到现在由于一代又一代女仆耐心的擦拭钉子的顶端得以露出到油漆外面正在一间墙壁雪白、炉火熊熊的房间里第一次看见现代的生活我这样做又能得到些什么呢知识吗还是可供进一步思考的题材不论是静坐着还是站起来我都一样能思考。什么是知识我们的学者不过是那些蹲在洞穴和森林里熬药草、盘问地老鼠或记载星辰的语言的巫婆和隐士们的后代要不他们还能是什么呢我们的迷信逐渐消失我们对美和健康的思想越来越尊重我们也就不那么崇敬他们了……是的人们能够想像出一个十分可爱的世界。这个世界安宁而广阔旷野里盛开着鲜红的和湛蓝的花朵。这个世界里没有教授没有专家没有警察面孔的管家在这里人们可以像鱼儿用鳍翅划开水面一般用自己的思想划开世界轻轻地掠过荷花的梗条在装满白色海鸟卵的鸟窠上空盘旋……在世界的中心扎下根透过灰黯的海水和水里瞬间的闪光以及倒影向上看去这里是多么宁静啊假如没有惠特克年鉴假如没有尊卑序列表!  我一定要跳起来亲眼看看墙上的斑点到底是什么是一枚钉子一片玫瑰花瓣还是木块上的裂纹  大自然又在这里玩弄她保存自己的老把戏了。她认为这条思路至多不过白白浪费一些精力或许会和现实发生一点冲突因为谁又能对惠特克的尊卑序列表妄加非议呢排在坎特伯里大主教后面的是大法官而大法官后面又是约克大主教。每一个人都必须排在某人的后面这是惠特克的哲学。最要紧的是知道谁该排在谁的后面。惠特克是知道的。大自然忠告你说不要为此感到恼怒而要从中得到安慰假如你无法得到安慰假如你一定要破坏这一小时的平静那就去想想墙上的斑点吧。  我懂得大自然耍的是什么把戏她在暗中怂恿我们采取行动以便结束那些容易令人兴奋或痛苦的思想。我想正因如此我们对实干家总不免稍有一点轻视我们认为这类人不爱思索。不过我们也不妨注视墙上的斑点来打断那些不愉快的思想。  真的现在我越加仔细地看着它就越发觉得好似在大海中抓住了一块木板。我体会到一种令人心满意足的现实感把那两位大主教和那位大法官统统逐人了虚无的幻境。这里是一件具体的东西是一件真实的东西。我们半夜从一场噩梦中惊醒也往往这样急忙扭亮电灯静静地躺一会儿赞赏着衣柜赞赏着实在的物体赞赏着现实赞赏着身外的世界它证明除了我们自身以外还存在着其他的事物。我们想弄清楚的也就是这个问题。木头是一件值得加以思索的愉快的事物。它产生于一棵树树木会生长我们并不知道它们是怎样生长起来的。它们长在草地上、森林里、小河边这些全是我们喜欢去想的事物它们长着、长着长了许多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我们。炎热的午后母牛在树下挥动着尾巴树木把小河点染得这样翠绿一片让你觉得那只一头扎进水里去的雌红松鸡应该带着绿色的羽毛冒出水面来。我喜欢去想那些像被风吹得鼓起来的旗帜一样逆流而上的鱼群我还喜欢去想那些在河床上一点点地垒起一座座圆顶土堆的水甲虫。我喜欢想像那棵树本身的情景:首先是它自身木质的细密干燥的感觉然后想像它感受到雷雨的摧残接下去就感到树液缓慢地、舒畅地一滴滴流出来。我还喜欢去想这棵树怎样在冬天的夜晚独自屹立在空旷的田野上树叶紧紧地合拢起来对着月亮射出的铁弹什么弱点也不暴露像一根空荡荡的桅杆竖立在整夜不停地滚动着的大地上。六月里鸟儿的鸣啭听起来一定很震耳很不习惯小昆虫在树皮的拆皱上吃力地爬过去或者在树叶搭成的薄薄的绿色天篷上面晒太阳它们红宝石般的眼睛直盯着前方这时候它们的脚会感觉到多么寒冷啊……大地的寒气凛冽逼人压得树木的纤维一根根地断裂开来。最后的一场暴风雨袭来树倒了下去树梢的枝条重新深深地陷进泥土。即使到了这种地步生命也并没有结束。这棵树还有一百万条坚毅而清醒的生命分散在世界上。有的在卧室里有的在船上有的在人行道上还有的变成了房间的护壁板男人和女人们在喝过茶以后就坐在这间屋里抽烟。这棵树勾起了许许多多平静的、幸福的联想。我很愿意挨个儿去思索它们可是遇到了阻碍……我想到什么地方啦是怎么样想到这里的呢一棵树一条河丘陵草原地带惠特克年鉴盛开水仙花的原野我什么也记不起来啦。一切在转动、在下沉、在滑开去、在消失……事物陷进了大动荡之中。有人正在俯身对我说:  “我要出去买份报纸。”  “是吗”  “不过买报纸也没有什么意思……什么新闻都没有。该死的战争让这次战争见鬼去吧!……然而不论怎么说我认为我们也不应该让一只蜗牛趴在墙壁上。”  哦墙上的斑点!那是一只蜗牛。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墙上的斑点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