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德国天赋儿童教育的历史发展和现状.pdf

德国天赋儿童教育的历史发展和现状.pdf

德国天赋儿童教育的历史发展和现状.pdf

上传者: so原来如此 2013-03-13 评分 3 0 44 6 201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德国天赋儿童教育的历史发展和现状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符等。

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德国天赋儿童教育的历史发展和现状彭正梅本文为作者根据在驻德使馆教育处工作期间()所编的《德国教育简讯》写成。    内容提要:本文探讨了德国年代以来关于天赋儿童促进的论争和措施发展,同时指出,对于天赋儿童采取特别的促进方法也是教育平等的一个方面,应该成为正常的教育的一部分。关键词:天赋 天赋儿童 教育平等 教育民主  心理学研究证明,人的智力整体上是一种正态分布,但总有一些人在某一方面有超出常人的智力或其他能力或倾向性的现象,这样的儿童即所谓的天赋儿童。每个人都应该受到适合其能力和潜能发展的教育,对于这些天赋儿童应该予以发现并给予特殊的促进。这也教育平等的应有之义,也丝毫无悖于教育的民主化。但是由于对历史上在所谓精英教育的掩盖下的特权阶级和阶层教育的批判,特别是由于对纳粹德国所谓种族优越论的批判,使得天赋儿童的教育问题在战后德国教育的发展中经历了一个比较曲折的发展过程。一、年 沉寂时期在这一时期,人们对于天赋儿童的发现和促进问题谈得比较少。由于媒体特别是报纸对于天赋儿童的报道常常哗众取宠,制造轰动效应,往往冠以“天才”(Genies)或“神童”(Wunderkinder),许多家长认为这对孩子的正常成长是一种干扰,也是一种负担,因为报道会唤起一种孩子无法完成的期望,因而这些家长也不愿意去让媒体报道自己孩子的天赋问题。年《明镜》杂志报道了原东德为满岁的高中天赋学生在大学里开设“特殊班级”的做法,年又报道了巴伐利亚州一个在数学和自然科学很有天赋叫爱德(ElmarEder)的学生。爱德是巴伐利亚第一个允许跳级的学生,当他岁的时候便被允许每周两天在大学里听课。不过,爱德仍然被当作神童,被看作是一个非常少见的例外。此事没有引起人们对于其他天赋儿童和天赋问题的重视。年,多曼(GlennDoman)出版了《孩童是如何学习阅读的》。在这本书中,他描述了利用小卡片教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儿学习识字和阅读的故事,并由此得出结论:应该让孩子早点得到教育,尽早入学。多曼早期教育和尽早入学的观点,受到一些人批评,认为这是过早地“把孩子驱逐出美妙的童年”,呼吁“不要毁坏儿童童年的天堂”。下萨克森州的一位社会民主党(SPD)代表认为,让岁的孩子入学是对“儿童童年的盗窃”。虽然后来的研究驳斥了所谓“早期教育和提前入学阻碍了学生在学习上的兴趣和成熟”的说法,但是天赋儿童教育问题最终没有引起德国社会的兴趣相反却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甚至认为孩子越推迟入学越好。年,皮西特(GeorgPicht)发表《德国教育的灾难》,呼吁人们对德国教育问题的重视,并着手进行改革,但是天赋儿童的发现和促进问题却不在考虑之列。年学生反抗运动期间,洛特(HeinrichRoth)发表了四卷本的《天赋和学习教育委员会的鉴定和研究》,提出“天赋”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一些所谓的天赋儿童是由于具有虚荣心的父母过早教育孩子形成的而且这种过早教育会阻碍学生学习积极性的形成,并使他们拒绝参加体育,音乐,创造性设计和社会学习活动。洛特书的发表对天赋儿童的发现和教育问题起到了一个消极作用。直到世纪年代末,报纸和读者还把天赋儿童的问题当作一个奇闻。虽然年在英国伦敦举行了第一次世界天赋儿童大会,但在德国反应冷清。二、一年 初步的论争和尝试年马丁(Schmidt,MartinH)发表了《天赋儿童的行为障碍》。年一些报纸对此书进行报道,逐渐引起人们对于天赋儿童的发现和促进的重视。进而,德国于年月成立了“德国天赋儿童促进协会”(DeutscheGesellschaftfuerdashochbegabteKind)。协会的宗旨是,向公众解释天赋儿童问题向家长、教师、理学家和社会教育工作者介绍如何识别天赋儿童。协会还提出要和学校、高校合作,从而成为全德国的天赋儿童及其家庭的咨询和教育中心。家长可以在协会里交流经验,同龄的天赋儿童可以一起学习游戏,专业人员可以对有关问题进行研究,并为天赋儿童举办一些活动、讨论班和如何促进天赋儿童的培训课程等。马丁书的另一个后果是促进了布劳施瓦克的“青少年之村”(JugenddorfChristophorusschuleBrauschweig)学校的需求增加。这个学校建立于年,是拥有多个机构、当时最大的私立学校。当其中一个校董事会成员看到马丁的书后,便决定从年级起,为天赋儿童设立“特殊班级”。然而,当时德国民众包括专家对于天赋儿童问题还是有一定的偏见,认为,天赋儿童可以自己帮助自己,如果他需要帮助,那他就不是天赋儿童。天赋儿童不是天生的(遗传基因决定的),而是被赋予的(即环境形成的)。天赋儿童促山东教育科研教育心理  年第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进在消极意义上是传统的精英教育(即特权教育)。天赋儿童非常少,是特例,不值得关注。虽然如此,“德国天赋儿童促进协会”的会员越来越多“青少年之村”学校特殊班级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也有些人对这种班级提出批评,认为这是一种新的不平等,认为现在要做的是确保整个教育水平的质量,而不是为了某些人去开什么特殊班级。媒体关于“青少年之村”的讨论越来越多,积极的评价和支持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联邦教育科学部(简称联邦教科部,在年底改为联邦教育与研究部,相当于我国的教育部。也支持对天赋儿童的促进教育。下萨克森州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的文化部长指出,对天赋儿童进行促进是教育的一项重要任务。而社会民主党坚持认为,特殊班级是一种教育上和政治上不负责任的行为。这不仅容易造成天赋儿童与同伴和社会的隔离,而且天赋儿童大多出身社会处境比较好的家庭,再给予特别的促进,实际上是一种双重的不公平。而且,这也容易造成天赋儿童与同龄人和社会的隔离感。不过,世纪年代初期,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对天赋儿童促进问题的讨论,而是采取了若干具体措施和做法:如“青少年之村”中的特殊班级的开设年在巴符州建立的德国第一个综合中学,即集实科中学、主要中学和文法中学的任务于一体但是采取内部分班的形式,也被看作是一种实施天赋儿童教育的学校在汉诺葳新建了“德国天赋儿童促进协会”的地方机构。三、 突破时期基民盟和社民党在天赋儿童的促进方面存在巨大的分歧。年在基民盟执政的汉堡建立了德国第一个天赋儿童咨询中心,由“德国天赋儿童促进协会”承办,联邦教育科学部资助。后来社会民主党在汉堡上台,便把“中心”关闭了。另一个事件是汉诺葳计划从年秋天开始将专门为天赋儿童开设学前教育学校。社民党认为,社会更应该关注那些学习有困难的、处境不利的儿童,而不是给予那些已经在社会处于有利地位的儿童额外的、特权似的帮助和促进,这样会造成新的等级社会。而基民盟则对汉诺葳的做法给予明确的支持,认为现代社会需要精英,而精英在青少年时期需要特别的促进。基民盟也赞成应该给所有的儿童以尽可能有效的促进,但是没有理由因此而否认“人的天赋是有差异”这一事实。认可“天赋儿童得不到适当的促进也是一种不公平”与社民党所说的新等级社会没有关系。在天赋儿童的促进方面,联邦教育与科学部对一些项目和研究进行了资助。年在联邦教科部的资助下,“德国天赋儿童促进协会”柏林地区分协会为l岁的儿童在柏林自由大学开设哲学课,而且还为在阅读上有天赋的儿童建立了阅读俱乐部,目的是为这些儿童在学前或一年级的时候能够流畅阅读,并提供给他们所需要的额外的精神养料。此外,慕尼黑大学的一系列关于天赋儿童的形式的项目研究、德国国际研究研究所出版的两卷本的《天赋儿童文献德语文献》也都受到联邦教科部的资助。联邦教科部还资助出版一个册子了《天赋儿童的发现和促进给家长和教师的建议》,这书在年后经过修订于年重新出版。不过,对于德国天赋儿童教育起突破作用的还是年月日在汉堡举行的第六界天赋儿童国际会议。这次会议引发了德国对于天赋儿童促进问题的讨论和实施。这次会议涉及很多主题:天赋儿童的概念定义、鉴别遗传或和环境对人的发展的作用天赋儿童的促进方式和措施等。在大会讨论中,批评的声音显得非常尖锐。有个大学教师签署了一封抗议信,声称这次会议是为倒退的教育政治目标辩护,呼唤和维持旧的精英统治。德国工会等也都明确反对对所谓的天赋儿童进行促进,认为这是维护阶层试图维护自己特权阶层的利益。这些阶层发现自己的孩子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的有利地位受到挑战和威胁,并因此力图想建立一个等级化的教育。这是一种倒退。汉堡的一个学校议员(JoistGrolle)甚至还发表了一个非常不友好的欢迎词:“事实上是德国不缺少对能力精英分子的促进的。相反我在过去的世纪里出现了能力精英的过剩。我们有最好的工程师,我们有最好的工业管理者,我们甚至有最好的总参谋部成员。我们的主要问题不是智力方面的,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政治和道德方面的,这次会议让他联想到,第三帝国前夜,希特勒在多塞尔多夫的工业俱乐部里说,‘一个民族的伟大不是来自于其所有成员成就总和,而是来自于其精英分子的成就总和’。他进而发问道,在何种程度上一个社会可以有权利去挤榨儿童的成就需求谁赋予我们权利去仅从狭义的认知领域去对儿童的本来是丰富多样的天赋进行促进”撇开这些激烈的争论,赞成者和反对者还是有共同之处,即都认为,天赋儿童的促进不能成为其他教育任务的负担,也就是不排挤、削弱乃至牺牲其他的教育理想。教育的机会平等意味着任何一个儿童必须受到适合其能力发展的教育,因此对于有特殊天赋的儿童进行特殊的教育和促进也是不言而喻的事情。科学研究证明,天赋儿童的促进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事情。教育部长维尔姆斯(DorotheeWilms)提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天赋儿童也是我们最重要的自然能源之一从教育学的角度来说,也提倡不要扼杀儿童的强烈的学习愿望。与会的美国的心理学教授斯坦利(JulianCStanley)认为,的确存在有对知识不可遏止的渴求的孩子。如果不满足这种渴求,那将是不负责任的。这次国际会议对德国天赋儿童的促进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下萨克森州的自由民主党(FDP)开始认为,国家需要拥护共和国的精英汉诺葳的文化部长计划建立德国快车班级(DZugKlassen)并以此促进在主要学校,实科中学和文法中学的天赋儿童的发展。但是,社民党认为,这是与民主社会是背道而驰的。这次会议也促使一些政治家、专业人士认识到,专业人员,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对于天赋儿童的知识拥有不多,研究也甚少。此后在联邦教科部的支持下开展一系列的研究。研究的结果是积极的,并提出了对加强天赋儿童促进有利的理由:希望或设想天赋儿童在任何的外在条件下能取得高成就,经验研究证明这是不可能的。仅仅因为缺乏相应的学习材料而扼杀或阻碍学生的精神发展在教育学上是不合理的。人们越来越相信,儿童发展的早期和中期是存在不同教育心理山东教育科研  年第期  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的发展类型的学习能力,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加开始下降。天赋儿童的发展是运用其超常的学习能力和思维能力去获得丰富的知识,而这些知识是卓越地解决问题的前提。在年期间,又出现了两种天赋儿童的促进形式。德国中小学生学术(DeutscheSchuelerAkademie),这个活动是从年秋天开始,是为天赋儿童举行的“假期学术活动”,参加者是德国数学和外语竞赛的获奖者,也可以由学校选择推荐参加,或其他联邦范围内竞赛的胜利者。联邦议院在年批准其成为一种经常性的促进天赋儿童发展的形式,并纳入到联邦教科部预算。仅年,“德国中小学生学术”就为大约名中小学生举办了次学术活动。德国快车班级(DZugKlassen)。这种促进形式是O年代末在莱法州和O年代初在巴符州试行的天赋儿童的学校形式。这种形式在年代汉堡曾经出现过,不过还没有实行就被取消了。莱法州有两个这样的学校。后来由于文法中学的时间缩短而没有增加。学年开始,巴符州的文化部长就计划设立可以让天赋学生在年读完的文法学校,当时叫“德国快车班”,后来又改为GGymnasium,也就是年就可以毕业的文法学校。四、至今发展时期年以后德国关于天赋儿童的研究和促进都获得较快的发展。年一部叫“天才儿童塔特”(DasWunderkindTate,英文叫LittleManTate)电影的播放又一次激发了人们对天赋儿童的关注、讨论和研究,例如,天赋女童发现和促进问题,天赋儿童发展的追踪研究等。年月在慕尼黑召开了第三界欧洲天赋儿童大会(ECHAEuropeanCouncilforHighAbility)。年底,在德国又成立了一个德性组织“天赋儿童促进协会”(HochbegabtenfoerderungeV),作为联邦范围内的中央协会。其任务主要是服务于那些孩子被测试的天赋儿童家庭,避免他们对孩子提出过高要求。而年代成立的“德国天赋儿童促进协会”,具有较多的地方性协会,因此,可以说,这个组织基层民主性很强,关于重要的计划都有地方性的协会共同决定,缺点是决策过程太长。在这些机构的推动下,德国建立了促进天赋儿童发展的实验学校、咨询机构和不同形式的“德国快车”。年月在汉诺葳建立了照顾那些天赋平常和那些天赋超常的儿童类似幼儿园的机构,并给予相应的促进。年第二个同样的机构也在纽伦堡建立。随着对天赋儿童研究的不断深入和促进措施的发展,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一贯反对天赋儿童促进的绿党和社民党的政治家也表示支持对天赋儿童进行促进。即使在SPD统治的各州,官方对提前入学、跳级的规定也有松动,天赋儿童会议,特班,特校也不再是禁忌,并很少会引起消极的反映。至少人们已经达成这样的最低公识:天赋儿童是不是一种奇迹,而是正常的现象。天赋促进并不必然是精英教育,而且还能阻碍天赋儿童的智力或情感情绪的不健康发展。设想和希望天赋儿童在任何外在的环境下而不经过专门的促进就能取得好成就,这是与实践相矛盾的。必须有常设的机构为家长、教师提供测试和咨询,并有相应促进措施和机构。各政党基本上也都认可天赋儿童存在促进需求,也赞成进行促进,但是促进的方式、途径和措施存在分歧。没有一条对所有的天赋儿童、所有的教育和政治考虑都认可和可以支付的途径,学生的能力和需求差异太大,成人对天赋儿童的希望、设想和计划的差异也太大了。由此也导致了目前形式多样的促进形式:建立学前促进机构。提前入学,虽然社民党还是认为天赋儿童在家里也可以得到很好地促进,比如莫扎特就是岁的时候向他的父亲学弹钢琴,不过,经过测试是可以提前入学。在学校里建立多种形式的快班,如“德国快车班”,如慕尼黑的玛利亚特勒西亚文法中学(MariaTheresiaGymnasium)年为天赋儿童开设了特殊班级。下萨克森的社民党的文化部长也决定在年末重开“德国快车班”,这种班级在汉堡也有。德国中小学生学术(见前文)。实验学校,在柏林和布兰登堡州有快速高中(Expressabitur)。专为天赋儿童开设专门学校,例如在年月在迈森的圣阿伏拉学校(StAfrainMeissen)。大学学习日,例如,在罗斯托克大学(Rostock)和达姆施达特高等专科学校(Darmstadt),天赋儿童每周一天或两周一天到这两个地方学习化学、哲学和信息学。门萨夏令营(SommercampvonMensa),门萨是一个智商超过的有天赋的成人协会。年代末,开始向天赋儿童开放。年在布茨巴赫(Butzbach)举办了一个有个青少年参加的夏令营。五、成立天赋儿童国际研究中心天赋儿童国际研究中心于年月日在德国明斯特市德国明斯特大学和荷兰尼姆威根大学联合建立,其目的是对天才儿童的认识过程和学习过程进行跨学科研究,向教育工作者公布研究成果,并研究开发促进天才儿童发展的方案和计划。明斯特大学教育研究学者菲舍尔说:“有的儿童的智商在或以上,德国大约有万天才儿童。但是,这些儿童在幼儿园和中小学阶段没有得到特别的促进,因而他们没有表现出比许多智力中等和中等偏下的儿童发展得更有何特殊之处。这些天才儿童被平庸的教育消耗和埋没了,他们的成就动机也变得低下。而且他们往往还成了班里的小丑,有进攻性,并有其他的怪异行为。”天才儿童经常被错误地和高成就混为一谈。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只有少数的天才儿童取得了非常好的成就。而大多数的天才儿童不得不长期忍受低要求的、低挑战性的教育,这种教育使他们感到无聊。长期下去,他们就开始开小差,并很快会出现学习困难和问题,最终“泯然众人矣”。菲舍儿指出,过去,我们只强调对学习有困难的儿童进行研究和帮助,并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却忽视了对天才儿童的研究和行为研究。因此,亟需加强这方面的研究,并加强对教山东教育科研教育心理  年第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师在这方面的培养。德国已经在数学和自然科学领域开发了促进天才儿童的计划和措施,但在语言领域几乎还没有。天赋儿童国际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涉及领域广泛,有自然科学专家、教育学专家数学教学法专家、心理学专家和语言学专家。这个研究中心将与年在荷兰尼姆威根大学建立的天才儿童研究中心进行密切合作。研究中心将对所有学校、所有学科教师和准备当教师的学生实施有关天才儿童教育的培训计划。与此同时,由荷兰尼姆威根大学设计的个月培训计划也将在欧洲其他国家展开。天赋儿童国际研究中心的成立标志着德国对于天赋儿童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结语受教育民主化浪潮的影响,传统的精英教育实际上也是特权阶层教育的代名词,在历史上曾经受到深刻的批判并被抛弃,如今教育的民主化、大众化和教育平等已经蔚成气候。可惜的是,与此同时,天赋儿童的教育却相对被忽视了。在德国,特别是在社会民主党统治的各州,人们总是带着意识形态的怀疑来看待天赋儿童促进问题,并总是坚持认为,只有弱者和学习不利的人才需要帮助和促进。其实,这是对平等的一个片面的理解,平等并不是都一样,更不意味着要把高的基质和可能向低的拉平。教育平等应该是一种机会平等。对于天赋儿童的促进,不仅有其教育学、心理学和人的自由发展的依据,而且还有其社会学甚至是经济学的意义。还是让我们来看看来自曾经一再反对对天赋儿童进行促进的社民党的德国教育部长布尔曼是怎么说的,并以此结束本文。德国教育研究部长布尔曼年月日在柏林举行的“发现和促进天才儿童”的教育论坛上发表了题为“促进精英教育就是促进天赋儿童教育”的讲话。布尔曼在讲话中指出,以前总是把天才儿童教育和特权阶层子女的教育联系在一起,并进而联想到带有贵族性的、奢华的寄宿学校,以至于在民主社会中不敢再强调天才儿童教育。布尔曼认为,天才的标准,不是父母的地位和收入,而是天赋、天份、能力、投入精神和富有责任感。而且对天才儿童的理解也不能仅局限于高智力的儿童,还应该扩展到儿童的艺术能力、创造性、运动能力、社会活动能力等方面。因此,天才儿童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他们分布在社会各个阶层。教育机会的平等不是指相等和相同的教育,而是每个人的天赋得到尽可能好的发展,这才是教育平等。她指出,国际间竞争越来越激烈,德国社会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越来越需要一批精英人才,精英的数量和质量将代表着德国社会的竞争力。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许多天才儿童没有被发现,更没有得到很好的促进,这是最大的浪费。为了天才儿童个人的利益和德国社会的利益,要理直气壮地加强发现和促进天才儿童教育的工作。她指出,联邦政府今后将支持和注重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在中小学层面,举办各种竞赛和参与国际奥林匹克竞赛。资助关于天才儿童的研究。为家长、教师和教育工作者提供关于天赋儿童的权威性诊断和咨询,并提出正确的促进计划。要在教师的进修教育中,加强关于天才儿童的发现和促进方面的知识。在高等教育方面,提高对天才大学生教育的资助。年联邦政府将资助亿千万马克,比去年增加千万马克。同时资助天才学生的博士后教育,并吸引国外有天赋的硕士毕业生到德国攻读博士。注:Glenn,Doman:WieKleineKinderlesenlernen,Freiburg,Roth,Heinrich:BegabungundLernen,GutachtenundStudienderBildungskommission,KlettVerlag,Stuttgart,Schmidt,MartinHVerhaletensstoerungbeiKindernmitsehrhoherIntelligenz,VerlagHansHuber,Stuttgart()参见:SpielenundLernen,,双方的观点见于年月日和日的《汉诺葳汇报》(HannoverscheAllgemeineZeitung)。DieZeit,sAnlageSpiegel,AnlageHannoverscheAllgemeineZeitung,Anlage电影大致内容是:一个叫塔特的岁儿童找不到朋友,因为同龄人中没有人能分享他的兴趣,也没有同班同学来参加他的生日活动。他妈妈希望是一个正常的小男孩,后来一个心理学发现了塔特,并认为他的精神潜力需要激发,并送他去大学听量子物理课程。BundesministeriumfuerBildungundForschung():EinRatgeberfuerElternundLehrerS)(作者:华东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讲师)(责任编辑:刘 明)  (上接第页)说,这是一片最适宜于他的教育思想教学生根、开花、结果的地方,离开了它,这一思想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沂蒙山区的孩子与纯朴诚挚的刘建宇有着一种天然的维系,刘老师爱他们,喜欢他们,他说,这些学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是的,记者在采访徐志敏、徐冬彬、杨传斌、顾敬文、陈雪梅等同学时,曾突发奇想地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你们已经毕业,刘老师不再教你们了,对此,你们有何感想”问话尚未结束,方才还笑语不断他们,顿时静寂下来。有的学生甚至反问道:“你怎么问这样的问题”然后,用双手捂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后来我将这一情节告诉了刘建宇老师,他好久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不知何时,一行清泪,已经悄悄地爬在了他的脸上在“教育净土”说渐渐失去生机的今天,还有这样一片本真的土地,一批锐意改革的教师,一群天真纯净的孩子,一位视数学教育为生命的刘建宇老师,真的令我们有一种回归生命本原的感觉,一种为教育感到自豪的激动。(作者:山东教育社副总编、编审、高级记者)(责任编辑:陈培瑞)  教育心理山东教育科研  年第期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4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