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肝经不升主病诀肝经不升痛遗淋

肝经不升主病诀肝经不升痛遗淋.doc

肝经不升主病诀肝经不升痛遗淋

女人另一半是坚强
2019-06-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肝经不升主病诀肝经不升痛遗淋doc》,可适用于医药卫生领域

肝经不升主病诀肝经不升痛遗淋,痢痔血肛汗疝豚便气阴寒诸下热,带月癥半漏吹崩目舌消虫躁绝缩,诸风百病尽虚征陷而忽冲成阳亢,欲平阳亢降胆经。痛者,腹痛也。木气主动,而性疏泄,木气下陷,疏泄不通,则冲击而作痛。人之腹痛而死者,水寒木枯,风生土败也。(温水达木,补中去滞。)腿痛亦肝经不升。(温养肝经,)此属于肝经寒陷者,如陷而生热,亦能作痛。木之母气为水,子气为火,故郁陷之病,不寒则热,皆能作痛。陷而生热,热清则木气上升矣。遗者,遗精也。肾水主藏,肝木主泄。平人不病遗精者,木气条畅,藏气无恙,疏泄不妄行也。此病初病与久病不同。初病如不因欲念成病者,即系吃动阳的食物,助动肝阳所致。(清木热,敛肺气。)久病则系遗成熟路,半夜阳生,随着造化之气,动而疏泄矣。饮食化精,积精化气,积气化神。久病之家,液亏络滞,精满不能化气,则阳动而遗出。精之化气,须升降一周,既升而复降,又降而复升。升降无已时,即无时不化气,如何有满之时所谓满者,络滞经塞,到向来精遗之日,升不过来,降不过去,故觉满耳。此病以药力治愈者,须降甲木,舒乙木,养中气,去滞积,通经活络,庶易见效。如系中下真寒,气陷不升而遗者,必不举阳,必无梦。此宜温补肝肾,并补中气,热药伤律,中病即止,不可久服。至于收涩之药,则愈涩而经络愈滞也。此病因肺、胃、胆三经不降而发者,亦复不少。盖经络干滞之人,必定阴经有伤,此三经不降,即伤津之渐。如以调中去滞、升肝降胆、降胃理肺之药,酌其病机,临卧服之,到子之后,腹间必有响声,上下活动,此即经络不道之处。得药复通,可望愈也。此皆有梦的遗精,如无梦而遗,须补中益气,使精气上升乃愈。淋者,小便不通,溺孔塞痛也。木陷土湿,为此病之主因。痛者,木陷生热,冲击不舒也,而实由于中气之虚。如中气不虚,随陷随升。不成病也。(去湿达木,补中清热。)初病多热,久病多虚。痢者,大便时里急后重。而下红白也。此病五六月暑热湿盛之时,病者甚多。因热甚伤金,湿气下郁,肝经滞陷也。木气与金气俱滞,互为裹缠,故里急后重,日数十行,如误服补药,则滞气愈增,如误服下药,则下陷更甚。应参看脾经不升条。(温升肝脾,清降肺胃,去滞养中,补下皆忌。)痔者,木火陷于肛门,为湿气所阻,升不上来也。发则奇痒恶痛,药力难达,由外熏蒸,较易见效,(温陷清热,去滞养中。)血者,便血与溺血也。水寒不能养木,土湿不能达木,木陷而生疏泄,泄于后则便血,泄于前腹上冲胸咽。正发之时,七窍火发,昏迷欲死。此病全由中虚胃逆,水寒木陷之故。木陷根摇,动而上冲,则生上热。热为标,而寒为本,中气被贼,故能直冲胸咽也。(调木养土,温寒清热。)便者,大小二便也。二便之输送,全由肝木疏泄之气主之。疏泄太过,则泻利而便多疏泄不厦,则闭癃而便难也。因热因寒,皆能病此,随病治之。(热则滋润脾肝,寒则温暖肾肝。)气者,矢气也。(即俗云放屁。)肝木不达,则郁滞而矢气,有寒热虚实之不同。虚寒不臭,实热极臭。(调中调肝。)阴寒者,阴头寒也。阴头者,诸筋之所聚。肝主筋,肝经不升,阳陷生寒,故阴头寒。胆经不降,相火拔根,阴头亦寒。缘甲木相火,降而藏于水中,水气温暖,而后乙木得根,水暖木温,故阴头不寒也。(降胆滋肝,补中敛肺。)诸下热者,下焦诸般热病也。平人上清下温则无病,下焦温暖者,火气之内藏也。下焦之火,只有不足,断无有余,故下焦无病热之理。凡诸下焦病热之病,皆肝木之气,不能上升之故。因木气之中,原胎火气,木陷生热,皆是虚病,无有实病。(补中降肺,兼清木热。)带者,妇人阴户下浊湿之物也。土湿木热,湿气下注,木气疏泄,故有此病。而因于肺金不能收敛者,尤多也。(敛肺降胆,去滞清热。)月者,妇女之月经也。脾肾二经,阴阳皆足,养住木气。木气和畅,则月经无病。如肝经下陷,则郁怒而生风。风主疏泄,疏泄太过,则月经来早,疏泄不及,则月经来迟。总由中气先滞也。此病乙木下陷,由于甲木上逆者居多。如中气不滞,甲木虽逆,随逆随降,甲木下降,乙木必上升,木气调和,疏泄适宜,月经无病。癥者,癥瘕痞块也。有定在曰癥,无定在曰瘕。肝阳疏泄,性本流通。脾阳运行,专司磨化,如其下陷,则郁而不通,腹中之饮食、血水、气痰等物,便积聚不化,而成癥瘕。此病虽为肝脾两家主事,然中气能旺,甲木能降,肺气清肃,自不病此。因下焦水火二气,全由上焦降来,肺降生水,胆降生火,水火俱足,肝脾自升,癥瘕自然消化。半者,半产也,即小产。肝家之血液不足,肺家收敛不住,则下陷而病半产。(调中养肺,润木滋阴。)漏者,怀孕数月而见血也。腹中原有瘀血,阻碍肝经升路,木郁风动,疏泄妄行,故漏下也。(润木息风,养中去滞。)如腹中原无瘀血而漏者。(脉热者,清热健脾脉寒者,温肝养肾。)吹者,妇女阴户有声如吹也。土湿木郁,疏泄妄行,则病阴吹。(去滞除湿,升肝理肺。)此病必有癥痼沉寒,阻塞气道,不然,不至疏泄而成声。阴挺之病亦然。挺者,阴中有物挺出。寒湿下郁,故凝结有形也。(去滞除湿,温补中下。)崩者,血崩也,女子肝肾阳弱,则病血少而经闭。妇人肝肾阳盛,则病火动而血崩。妇人四十以后,阴津渐涸,收藏气衰,甲木不降,乙木不升,木陷而生疏泄,必多病此。(清木补肺,去滞调中。)既崩之后,血去阳亡,正气立竭者多,未可概以阴虚论也。(大补元气。)目者,目病也。胆木上逆,目病热痛,肝木下陷,目病寒痛,皆兼赤痒流泪。目病服凉药而不减者,必中下虚寒,而肝阳不升也。(温补中气,兼达肝阳。)如目神不足,必是肝肾精亏。舌者,舌卷也。舌为心窍,肝为心母,肝阳下陷,故舌卷也。(温补肝脾,养血顾中。)舌卷亦有热极伤津者。(温病有之。)消者,食后又饥,饮后又渴,风消津液也。此病如将胃气消伤,则中气全败,便成不治。虽肝木不升而病消,然胆木不降之过亦不小。盖胆木下降,则水中有火,水温木和,何至郁陷生风,疏泄肆行,至于如此之甚也。(滋肝温肾,补肺顾中。)虫者,土湿木郁,木郁热生,则化虫也。见于大便者,随木气之陷吐由口出者,肝阳下陷,下寒难居,下寒则上热,虫上寻暖处,则由口出也。(温下清上,养木敛风。)近来主张杀虫,杀虫之药,极伤胃气。不燥土湿,不达木郁,不温下寒,不清上热,而徒杀之,随杀随生,木气杀尽,人遂死矣。躁者,不烦不热,而身体躁动不安也。木陷阳亡,中气失根,则躁动不安。大病将死,多见此也。(温养水木,回阳补中。)厥者,手足厥冷也。木陷阳亡,则手足厥拎。如下利之病,手足发厥,病即危险。(大温中下,迟则难救。)如无下利之病而厥者,或因气阻、痰塞、食停,气通、痰活、食消,厥即自愈。(理气顺痰,清滞调中。)内热而厥,不在肝木下陷之内。缩者,肾囊缩也,木陷阳亡也。(大温中下,兼补肝血。)诸风百病尽虚征者,经曰:风者,百病之长,五脏之贼,凡燥、湿、寒、热之病。夹有木邪者皆是。人身之病。不病下陷,即病上逆,凡逆病即有胆木之邪,凡陷病即有肝木之邪。木邪,即风气也。胆木克胃土,伤肺金,拔肾阳肝木克脾土,泄肾阳,耗阴精。二木为病,见湿助湿,见燥助燥,见寒助寒,见热助热,故曰:风者,百病之长,五脏之贼,皆虚病也。凡此皆非外感风邪之“风”。即中风一病,亦中气虚亏,金气收敛不足,木气疏泄偏盛。(养肺平胆,防之于先。)其原因在于平日阴伤阳亢,一旦喜怒,饮食起居不谨,忽然肝阳上升,胆阴不降,升降不匀,遂偏倒于地。一倒下地,火盛者,中气复得快,则痰开而热作。(补中清火,化痰通经。)火衰者,中气不复,则气脱而死。(温补中气,忌用凉药。)不语者,阴阳荣卫分离,脏腑之气不通也。其偏枯者,荣卫分而复合,不能复升降之原,一方偏少,一方偏多也。此“风”即自已风木疏泄之“风”,并非中太空外来之“风”。如中太空外来之风,不过中在经络,口唇斜动之轻病。然亦自己之风气偏动,乃能与外气合邪。欲知外风原委,须于伤寒荣卫求之。中风本属乙木过升,而甲木不降之病,应与胆经条“消冲泄肾又贼中”参看。然其初,未有乙木不陷而生风者,因乙木不陷,肝阳必足,肝阳既定,胆阴自旺,未有胆阴足而不降者也。胆经降,则水温而木和,风自何来也陷而忽冲成阳亢,欲平阳亢降胆经者,缘肝木本主上升,断无升之太过而上冲者。升而上冲,此胆经不降之过也。盖甲乙升降,一气如环,肝经升而胆经不降,则肝阳不能化阴,故上冲耳。肝经不陷者,虽胆经不降,亦不上冲。肝经不陷者,肾水必温,乙木有根,阳和敷布,虽胆经不jiang降只现胆经不降诸病,不至遽成阳亢。惟乙术下陷,根寒气枯,木枯化风上升,胆经又不能下降,则冲而成阳亢。阳亢之极,金水收藏之气不足以救之,则卒倒而成中风。(补中降胆,敛肺养肝。)其中风之先,必现不寐,头昏,阳举遗精,行步不稳,喜食善饥,麻木肉跳诸病。见此先兆,先为治之,不病中风。惟肝阳上冲之病,治之之法,绝无平之往下之理。胆降肝升,原是一气,欲平肝经上冲之阳亢,惟当降胆经而已。春气居冬气之后,夏气之先。阳弱火微,乙木易于下陷,故少年多病木寒。津液耗伤,木气枯老,乙木易于上冲,故老年多病木热。调中气而降胆经,此经方治虚劳之大法也。(调中气而降胆肺,正以复生水藏火之原,以培生气之根也。降心火,敛相火,生肾水,利水道,清气道,固皮毛,充表气,化津液,敛阳气,生阴气,皆肺金右降之能事也,而胆经不降,生火刑金,肺金能事坏矣!坚大便,缩小便,化饮食,分水谷,温肾水,培乙木,生中土,运中气,皆小肠丙火、三焦相火之能事也。而胆经不降,丙火无根,相火外泄,火气能事坏矣!进饮食,化气血,储中气,司上焦诸经下降之关,掌阳气化阴之令,封藏肾气,固秘阳根,胃土右降之能事也。胆经不降,横克胃土,胃土能事坏矣!立生命之基,司化之本,聚众阴之会,化元阳之根,生土气之源,作心神之始,受谷精,生乙木,胎春之和,为寿之征,肾水善藏之能事也。肝木不升,往下疏泄,藏德受伤,火泄水寒,肾水之能事坏矣!消化饮食,运动中气,司下焦诸经上升之关,开阴气化阳之路,转轮百脉,掌握生机,脾经左升之能事也。肝经不升,横克脾土,脾土能事坏矣!十二经中,肝胆二经,权利独大。肝经之升,又全赖胆经之降,以水中有火,则乙木温升也。而水中有火,全由甲木下降也。是肝胆二经中,胆经又为肝经根本,人之衰老病死,全是乎此。中气为人生之本,未有胆经不降,中气能健旺者也。)胃经不降主病诀胃经不降呕吐哕,嗳痞胀眩惊不寐血衄痰热与渴烦,浊带遗利鼓肿辈实则发狂或食停,其他皆是虚之类胃是诸经降之门,肺胆不降胃受累。呕者,有声无物,常觉由胁下冲上,甚则呕出绿色苦味之水。此病虽现于胃,实由于胆经不降,逆而上冲,故胃经不能下行而作呕也。(清降胆热,温补中气,兼降胃气,并升三焦经气。)绿色苦味之水,即是胆汁。吐者,有物无声,吐后少有继续再吐者,不似呕之连接不已,非呕不快,日夜不休也。朝食暮吐者,脾弱不化。(温补脾土,兼降胃土。)食入即吐者,胃间有虚热也,(清降胆胃。)有大便于涩,十数日始一行,因而胃逆食吐者,则全属土虚津涸也。(降胃润肠,兼补中气。)朝食暮吐而尺脉较弱者,水中火弱不能生土。(温润肾家。)哕者,稍有呕意但无声,稍有吐意但无物,俗所谓发恶心是也。如久病之人而哕,是中气将绝,胃气将败也。(大补中气,兼养胃阴。)如无病而哕,则中气虚而兼浮热也。(清降胆胃,和中去滞。)此外还有一种打呃忒由腹中上冲上脘,声大而且震动全身,则热滞也。(清热舒滞。)嗳者,嗳酸也,宿食停在胃间,阻隔胆经降路。胆属阳木,木郁生热,热郁作酸。嗳之现状,只觉咽中有曾食之物,翻上作酸,仍下去也。(去滞清热。)痞者,胸痞也,胃经不降,凡胆肺诸经皆无降路,故胸间痞闷也。(有寒则温补中气,有热则清降胆胃。)胀者,胃经自头走足,胃经不降,故头项、胸腹作胀。但此病多兼胆经之逆与本经之滞。(理滞降逆,调木顾中。)湿热作胀。(去湿清热。)眩者,头目晕眩也。胃经右降,则头目诸经亦降,有如新秋凉降,天际清肃。否则热逆化浊,上重下轻,故眩晕也。(清降胆胃,补中去滞。)如并无逆热而眩者,必兼肾肝阳虚,不能上达也。(温补肾肝,收敛浮阳。)惊者,胃经不降,胆经上逆,相火飞腾也。(清降胆胃,温补中气。)不寐者,胃经不降,胸间阳气不能下降以交阴气也。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人与造化同气,故夕寐而晨寤。胃经不降,故不寐也。(降胃补中。)亦有肾寒不寐者。(温肾补中。)亦有胆寒不寐者。(温补胆。)亦有经络滞塞,阳气交不了阴气不寐者。(活络通经。)血者,吐血,衄者,鼻血也。吐血衄血,有寒湿、燥热之殊,而皆原于胃气之不降,而又兼肺胆之逆。寒湿吐血,则黑而成块。(温补中气,燥土降胃,兼敛肺金。)燥热吐血,则鲜红不成块。(清润火金,兼养胃降胆。)寒湿衄血,额角不疼,鼻不干。(敛肺兼强中降胃。)燥热衄血,额角疼,鼻干。(清降胆肺,养中去滞。)但血去阳虚,亦有燥热之后。寒湿续起者。(先清后温。)如血去阴虚,阳泄化火,内则土败,外则热增,较寒湿难治。(敛肺降胆,清热养中。)痰者,人身水升化气,气降化水,气化之水,被火熏蒸,降不下去,于是成痰。痰色黄而稠,为相火虚逆之痰。(清降肺胆,温补中气。)如痰白而胶粘,为相火伤阴,阴虚液涸之痰。(润肺滋肝,调中去滞。)皆由于胃气之不降也。如痰清兼水,此中寒水逆之痰。(温中降逆。)热者,胃阳有余,不能化阴下降,周身壮热。四肢秉气于脾胃,胃阳热盛,四肢且出热汗也。(清降胃热。)如食后胃里觉热,或胸间觉热,是胃阴枯少,不能藏阳,孤阳外散,中气将亡。(温中润木,清养胃阴。)渴者,燥气、湿气耗伤津液也,燥伤津液者,津液为燥气所吸收。湿伤律液者,湿与津液本是一气,既化湿气即不化津液,湿愈旺津愈涸也。如胃气顺降,则湿归水道,湿渴自止。(燥土利尿,降肺达木。)胃气顺降,阴降津生,媒渴自愈也。(补气清肺。)燥渴者饮必多。湿渴者饮必少,或虽渴不欲饮,或饮后仍吐也。烦者,胃经不降,心经与心包经无路下行,此二经皆主火气,火气降则神清而心宁,火气不降则神乱而心烦也。(清热养中。)如非火热而心烦,是胃阴亏乏,不能下降,阳气散越,极是危险。(养阴补阳,兼温中气。)浊、带、遗、利,浊者,小便后有白物带者,阴户常有水湿稠粘之物遗者,梦中遗精利者,天明腹泻之利。此四病皆下焦之气封藏不住,不能上升之故。但下焦之气封藏上升,必须先由上焦之气收敛下降。(清降胆胃,敛肺去滞,不宜温中,忌助疏泄。)胃经者,上焦气降之总机关也。胃经不降,故下焦不能封藏。至于胃经热而下利者,(泻热降胆,调中去滞。)则伤寒少阳、阳明热证有之,内伤少有。热则气动,动则下利也。此四病兼有肝木疏泄之过,宜兼调木。鼓肿者,气郁则鼓,水郁则肿。以指接皮肉,随指陷下,皮肉不起,为水肿外似水肿,随按随起,为气鼓。皆因胆热阻碍中气,以致胃经不降使然。因水化气则不肿,气化水则不鼓。气水变化,全赖中气活泼,旋转升降,膈膜腠理,舒利清通。胆木横逆,阳热郁塞,中气枯滞,膈膜干涩,腠理团结,然后气不化水,部而成鼓,水不化气,郁而成肿。此病夹杂,甚难为治。而胃经不降,实又为膈膜腠理干闭之原。因胃降则津生,津生则气机活泼,而后旋转升降,流通无阻也。(气鼓降胃、降胆兼降肺经,水肿降胃、降胆兼升肝脾。)此二病,非老手难办。实者发狂或食停,其他皆是虚之类者。发狂,弃衣上房,力大气盛,乱骂跳跃,不可制止也,惟伤寒胃腑实结之证有之。或不发狂,而潮热,手足汗出,腹满痛,拒按,六七日不大便,谵语,此为胃阳太过,不能下降,应用寒下药之实证。(润燥攻坚。)停食亦有实证,必嗳酸,恶闻食臭,恶寒,发热,头疼,腹满痛,拒按,下利清水,舌起黄胎,厚而且燥,面垢气粗。必如此方为实证。均可用寒下之药。如不兼腹痛拒按、下利清水者,亦停食之虚证也。(去滞调中。)除此二证之外,其他一切胃经不降之病,皆是中虚胃逆或中滞胃逆。皆宜补中降胃或调中降胃,不可轻用寒下之药。胃是诸经降之门,肺胆不降胃受累者,人身中气如轴,经气如轮,轴运轮行,轮滞轴停。中气左旋右转,经气左升右降。中气在胸下脐上,居脾胃之间。中气左旋,则脾经之气升,中气右转,则胃经之气降。脾升则下焦诸经之气皆升,胃降则上焦诸经之气皆降,故曰胃是诸经降之门。但肺经不降,木气上冲,胆经不降,相火逆腾,胃经亦受其累不能下降。故治肺胆二经不降之病,须调补中气,并降胃经。而治胃经不降之病,亦须调补中气,并降肺胆二经也。凡上逆诸病,皆以胃经为主,中气为根。肺经不降大肠经不升主病诀肺经不降咳痰短,汗百痿痈烦寒喘声泪涕喉肿晕鸣,胆胃肾痨殃非浅。大肠不升痔漏肛,泻利此经不尽管便坚肺胃痛肾寒,热实肠痈与外感。咳者,气逆而积于肺,肺不能容,则咳而出之也。咳之为病,中虚而肺胃不降,是为总因。其间有风、热、湿、燥、寒之不同。因风咳者,多在下半夜与天明时。木气为风,风主疏泄,半夜天明,阳生木动,故风气上冲也。此为阴虚之证,其痰白而腔黏。(润木清热,降肺养中。)因热咳者,喉间痒而无痰,乃火气之逆。(清热润肺,舒气养中。)因湿咳者,痰黄而多,乃土湿停瘀,隔住相火下降之路。痰黄既是相火之逆,中下却是虚寒。(燥土温中,兼清胆肺。)因燥咳者,痰色亦白,或无痰。津液干枯,觉喉管有辛辣意也。(润肺养津,和中调气。)因寒咳者,痰清夹水而不胶粘,就枕则咳甚也。(温降肺胃,兼补中气。)风、热、燥三气相近,湿、寒二气相近。下伏湿、寒。上见风、热、燥者亦不少。(清风润燥,兼温中气。)痰者,肺胃不降,下焦上升之气,甫经化水,因被相火熏蒸,不能下行,停积而成者也。相火不足,不能上熏。则成水饮而不成痰,饮家必头眩,胸胁满,或不得卧,喘而气短,或心下悸,心下坚筑,或渴而恶水不欲饮。(发汗利水,或保中攻水。)如成痰者,便不外上述风、热、湿、燥、寒各项。不过阴虚风动之人,虽因肺胃不降,亦原下焦阳气上冲,使肺胃两经,欲降不能。下焦阳气上冲者,胆经不降之过。至于痰厥之病,卒然昏倒,吐出痰涎然后清醒,此则脾肺皆虚、中气枯滞是其病本,木火冲动是其病因。其有不见而知,不闻而觉,属于痰之怪症,其理不可解。短者,短气,吸气困难也。此胸中必有水饮阻隔,气不顺降,故觉气短。(泄水保中。)如无水饮,必有风热上冲,使气难降,故觉气短。如无以上二因而气短,则呼吸不能归根,此中气大败,有升无降,元气将拔,不独肺经不降而已也。(温养中下,补肺降气。)汗者,出汗也。肺经收敛偏弱,肝经疏泄偏盛也。稍动即汗出者,肺虚不收而中虚也。(补降肺气,降胆补中。)饮食汗出者,胃有虚热上逆,肺经受伤,降不去也。(清热养中。)寐则汗出者,肝木升泄,胆木不降,而肺金不敛也。(润木息风,调中敛肺。)人死汗出如珠不滴者,肺气全败,阳气脱根而上飞也。(大补元气,兼敛疏泄。)至外感出汗,另详伤寒荣卫中。百者,百合病也。此病由于肺经不降,邪热瘀积。将肺家清肃之地,变为昏浊之场,令人欲食不食,欲寝不寝,行坐不安,昏烦莫名。(清肺去热,切忌补中。)此病伤寒之后,往往有之。盖肺朝百脉,肺热而百脉皆热,故有如此现象也。瘘者,肺痿也。此病有寒热之分。热痿者,津液亏伤,能食而腿膝软,不能行步。肺朝百脉,肺热则百脉皆热,故腿膝软也。(清热养肺,忌补中土。)寒痿者,吐涎沫而不渴,遗尿,小便数。肺气虚寒,收敛不住也。(温补中气。)痈者,肺痈也,咳而胸满痛,咽干不渴,时吐浊唾腥臭,久久吐脓如米粥。(下痰保中。)初病可治,已成难医。烦者,心烦也,火逆伤肺,肺不收敛,火气散漫,故心烦也。(清降胆胃,兼养中气。)寒者,恶寒也。肺本生水而主卫气,金性凉而水性寒,肺气不降,郁而现其本气,故觉皮肤生寒也。(温降肺气,兼养中气。)喘者,气不下降,口张肩摇,胸胁扇动也。有肺燥而喘者,燥则不能清降也。(清燥泄肺,兼养中气。)有心下有水气而喘者,水阻肺气不能下行也。(泄水养中。)有外感卫郁而喘者,卫气与肺气原是一气,卫郁则肺气不降也。(发散卫气,兼养中气。)年老之人动则发喘者。中虚而阳燥,肺虚而不敛也。(调中养阴,补肺润木。)有肝肾干枯而喘者,风气上冲也。(滋木养肺,兼顾脾土。)有土湿而喘者,湿则不运,肺气逆也。(燥土调中,兼降肺胃。)声者,声哑也。湿气逼住火气,肺金不能清降也。(除湿敛肺。)泪者,肺金不收,风木疏泄而液出也。(上清胆肺,下补肾肝,兼养中气。)涕者,肺气上逆,积液成涕。热湿混合,不能下行,则涕稠而黄。(温中燥土,清热补肺。)肺热不敛,则涕清,不稠不黄也。(降肺,养中,清热。)喉者,咽喉痛也。肺气清降,则木火不逆。咽喉为手足三阳升降之路,中虚肺逆,火气上炎,故咽喉作痛。此病无论是寒是火,中气总虚。清上热而伤中气,一见腹泻则烧热大作,下焦之火,因中气不能照转之故,全行逆而不降,则热尽而人死。故孙真人千金方,专以温补中气为主。现今通用养阴清肺汤,尽是寒中败土之药,体强热盛者服之,亦偶见效,体弱之人,无有不为此方所误者。因热在咽喉,而中气则多虚寒,养阴清肺汤,寒败中气,故人死也。此病得于冬春之变者,木火升也。(补中降肺。)得于秋晴气暖者,金气燥也。(润燥顾中。)得于暑月雨后者,湿气夹热也。(去滞清热,兼顾中气。)得于外感者,卫郁也。(清降肺气,兼补中气。)喉病有白喉、红喉之分,详温病篇。肿者,水肿也。木主疏泄,金主收敛。两得其平,气道通调,水道清利,不成肿病。肺金不降,收敛气衰,气水不得顺降,则溢于皮肤,滞于经络而成肿病也。(参看胃经条下。)晕者,头晕也。肺气不降,浊热逆冲,上重下轻,则头晕也。(清降肺胃,除湿温中。)此病受累于甲木不降者居多。如无肺胃上逆之脉象而亦晕者,非痰滞即阳越也。(理气顺痰,补中敛阳。)晕与眩不同,眩出于目,晕出于脑,晕眩俱有中下失根之意。鸣者,耳鸣也。肺金不降,胆木逆冲,故耳鸣也。(清降肺胆,养木补中。)胆胃肾痨殃非浅者,痨病初起,因木气之疏泄,痨病之成,因金气之不敛。(敛金养木,补中去滞。)肺金不敛,胆木无制,则上逆而克胃土,化火而伤胃液,刑克肺金。肾水无源,相火拔根,中气遂寒。热灼津枯,阳飞阴绝。皆由肺金不降,收敛不行之所致。故曰殃非浅也。凡老年人之肺气不收者,即伏阳亢风动之根,不可忽也。以下为大肠经不升之病。痔漏者,粪门有疙瘩,奇痛奇痒而漏水。(清热除湿,温中降肺,兼升大肠经。)肛者,大便后肛门陷下也。(补肺降胆,补中温肾。)木火下陷,故痔。脾湿下注,故漏。大肠之气,因虚因滞不能上升,故肛门下坠也。泻利此经不尽管者,热利乃木气疏泄,寒利乃脾阳下陷,大肠经无甚责任。(有热清热,有寒温寒。)惟痢疾之里急后重,则大肠金气之滞。(舒金调木,去滞养中。)便坚肺胃者,大便坚若羊矢,数日始一行,此肺胃津液干缩,饮食噎隔,不能顺下生津,故大肠干枯而大便结也。(润胃养中。)如便坚因于寒者,无阳气宣通,金气因而结燥也。若热实可用下药之便坚,则胃与大肠俱热矣。痛肾寒者,肛门居脏腑之下,其气上升,肾寒无阳,升不上来,反往下筑,故肛门痛也。(温补脾肾。)此种疼痛,令人难忍。热实肠痈与外感者,大肠不病实病,惟肠痈与外感之伤寒阳明承气汤证,乃为热实之病。二十一世现实宝贝我爱你,你是我的心肝。男人天生都会顺嘴溜出这句话。可是,男人真的懂这句话吗真的知道心和肝之间的关系吗当然不是了,要是真懂,并能照着实行,那他就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了。心肝心肝,这里面的意思可是真够丰富的。先说这个心,中医的概念里,“心主神明”,也就是君主之官。这个神指的是一个人的总体精神面貌,或是一个人总体状况的外部显现,我们看一个人有神无神就是这个意思,是一个概说,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来的,就是看的这个神。所以,我们说某人有神无神其实就是说的这个人的心的功能。心所主的就是这个神。古人说神存则生,神去则亡。神充则身强,神衰则身弱。张景岳的总结是:“脏腑百骸,惟所是命。聪明智能,莫不由之。”简单来看,心就是十二官的主宰,是人的情志思维活动的中枢,是血液循环的动力,是从肉体到精神它全管了。所以,有些病会是心病,药石是无功的。而有些绝症病人通过精神调养又可以完全康复。心是君主,与十二官都有关系,详论起来就很复杂了,只简单说它和肝的关系,男人搞不懂心肝,我们自己一定要懂。心主神明,又是君主,它发出号令,首先依赖的是脾胃,脾胃好元气才能化源充足,才能资助心气心血,上通于脑。脾胃好,化生的气血,才能滋养肝血、肝阴,肝主魂,魂才有舍,不然就叫失魂。肝阴得到滋养,才能制约肝气,使肝阳不至亢奋而上扰神明。心肝就是这么一种关系,心管发号施令,肝要得滋养,又要有控制,以不给心找麻烦。这跟传统的男女关系是很吻合的。女人先天属肝,也最像肝!简单比附一下,心是男人,肝是女人。女人也真的先天就属肝。心给肝带回了足够的食物,又要管那么多的部下,就不希望肝再来找麻烦。可是,肝是女的啊,女的事儿总是多,少说了一句我爱你都不行,于是,总就要跑到心那里去,这就是肝阳上亢,就是愤怒了。一愤怒,自己份内的事也就做不好,肝自己也就受伤了。肝本主生升之气,主谋虑,主藏血,主筋膜,主疏泄,还要解毒,这下好了,本来全身的血都归肝管,可是,肝气要往上去,血都藏不住,都被上行的肝气带走了,弄得自己的血都不够了,于是只有烦躁,只有经常发脾气。发脾气,从这一句话,你就又知道,肝出了问题,连带地又影响到了脾。人在大怒的时候,阳气向上涌,血随气升而淤积于上半身,与身体其它部分就阻隔不通,久而久之,当然就会生出别的病来。愤怒的人还常常感到头昏眼花,站立不稳,就是因为肝之经脉通于巅顶,所以一怒就上头,一怒就使清阳之气不能上达于头,诸阳之会的头顶就空虚了,虚则眩晕。肝真的太像女人了很小气肝真的太像女人了,很小气,肝气不足,就没了刚强之性,人就容易恐惧胆怯,肝气太旺,又肝阳上亢,令人烦躁。肝的性格如此,所以,肝病最多最难治,什么肝阳上亢,肝风内动,寒滞肝经,肝气犯胃、犯肺,肝气虚、肝阳虚,肝经湿热、肝气郁结,都是。所以,针对女人,有一本叫《笔花医镜》的书总结说:“妇女之症,审无外感内伤别症,唯有养血疏肝四字。用四物汤,逍遥散之类可以得其症。”在具体的治疗上,要采用滋阴柔肝,或者是清肝热,把它调整平衡了。当然,还要考虑月经的情况,每次行经的时候血都往下走,血就是肝阴,肝阴不足了当然就容易怒,容易生气、郁闷,所以要滋阴柔肝。肝性喜条达,喜疏泄,这当然还像是女人,多安慰,多宽容,多原谅,即使你自己没错,也要参照家庭手册的第一条即“太太永远是对的”执行,哪怕是连哄带骗的都行。懂得了这一点,才是真懂了“心肝”的本来含义,而能照着实行的男人才真的是天下最可爱的人。总想发火,就是因为肝淤女人没有不肝淤的,除非真的是没心没肺的人,也许在一定的时间内能做到。肝为“将军之官”,天生刚猛,所以当肝脏郁结时,人就很快出现急躁、乱发无名火、头晕目眩、头痛脑胀、胸及两肋痛胀等症状。肝脏有火,就是内火,所以,只有不停地以冰冷的食物,去凉火败火,一凉一败,身体的阳气受损,再以虚火表现出来,各种平衡还被打破,情况就更糟了。肝随着年龄的增长,其供血每年都以左右的速度递减。减到六十多岁的时候,肝脏的重量和体积不断变轻、变小,此时的功能自然都减弱了。所以,老年人就容易“耳顺”,肝火也就自然比原来少了。肝火少了,也就是解毒和藏血的功能变小了,所以,影响到了胆汁的分泌,眼睛老化,筋脉失养,到肝血不足、血海空虚,月经就最终停止了。女性都必须要解决肝淤的问题,因为肝淤住了,所以,你老想发火,总是不愉快,头疼,眼睛还看不清东西。为什么总是有气想发呢就因为肝内老有火,顺便也传导到了脾里,都有气儿。那就像一个罐头,只要里边稍微还有点气儿,你都把罐头打不开,你的身体就相当于这样一个闷罐头。自己闷在那里,像一个不想被打开的罐头那么强烈的自己保护,这自我保护也是自我伤害着。这还不算严重的,严重的淤积,就是气滞导致血瘀,就会导致乳腺增生,卵巢囊肿,子宫肌瘤,甲状腺腺体瘤,慢性咽炎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都是由于肝郁引起的。所以,遇上这种严重的肝淤,要用排肝疗法,我这里有个中药处方你试试看广犀角克(碾粉吞服)泽兰克败浆草克土茯苓克对坐克平地木克鹅不食草克排肝不但可以把你肝内淤积的结石给排出来,而且,还可以趁机把肝气给你梳理一番。搞懂了肝,就搞懂了女人人之七情,惟有怒是最厉害的,那些魂不守舍的人,还想将肝脏调养好起来,首先就要戒掉暴怒,检查肝胆,没有问题,而且伴有疹子出现,所以判断是一般性妊娠瘙痒症就是要平静,要开心,要放下。我用苍术g白术g赤小豆g防风g竹叶g荆芥g连翘g黄柏g桑白皮g甘草g付以上是煲药一次的分量。凉水浸泡分钟后大火烧开,烧开后转小火煲分钟左右即可。煲好晾凉装瓶放进冰箱能用大约三次。每次倒出约半碗药汁,用一块新纱布沾透,擦痒的地方。其实,养生的一大秘诀就是不要发怒。我看偏方的医书,他对那些总是愤怒的人说,你的病一定治不好,也不想给你治。而身民间则对常常发怒的人说:恭喜你了,你一定会得乳腺癌。每当看到这些有趣的细节,我都要发笑,发笑是因为我真的懂了他们的苦口婆心,他们显然不知道给病人说过多少次了,肯定都不管用,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这种口气来说。医师一般不会给你讲那么详细,肝病是怎么回事,因为肝病实在太复杂了,举例说吧,心通十二官,肝伤了,心当然也就伤了,心肝嘛,肝伤了,还会传脾所以治疗上就先要实脾),肝肾同源,肝的问题当然会影响到肾,反之亦是。还有,肺金克肝木,所以,还可能是肺的问题。这还说的是单向传导,五行之间的生克乘侮,那关系就更是复杂得很了。肝是没法补的。只有化解肝淤才是解决之道。在此我提供乏法,一为松带脉法,一为揉腹法。第一种方法是,左手放在肚脐,右手放在后腰,沿腰带一圈来回按摩下。第二种为把手掌心贴在肚脐,也就是劳宫穴对神阙穴,逆时针揉完次,再顺时针次,逆时针为泻,顺时针为补。需要注意的是女性是左手在上,右手在下,男子相反。另外还有一个方子,用牛奶泡莲子可治腹水和硬化,据说很有神效。民间的偏方,以及神奇的外治法,里边都有安慰效应,也就是你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信了,就是已启动了自己的心药,什么可能都是存在的,千万先别一口否定。情志病常用方剂、脏燥(喜悲伤欲哭)甘麦大枣汤组成:炙甘草克,小麦克,大枣枚。上三味加水适量,小火煎煮,取煎液二次,混匀。早晚温服。本方有养心安神,补牌和中之功。、虚烦懊恼栀子豉汤组成:栀子﹑淡豉。主治伤寒汗吐下后,虚烦不眠,剧者反复颠倒,心中懊恼及大下后身热不退,心下结痛,或痰在膈中。、烦闷逍遥丸或柴胡疏肝散逍遥丸组成:柴胡、当归、白芍、白术(炒)、茯苓、薄荷、生姜、甘草(炙)等。注:逍遥丸来源于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清代著名医学家叶天士称赞其为“女科圣药”。此方专为肝郁脾虚、脾失健运之证而设,为中医调和肝脾的名方,备受历代医家的推崇。柴胡疏肝散:柴胡(克)陈皮(克)川芎(克)香附(克)枳壳(克)芍药(克)炙甘草(克)。功在疏肝行气,活血止痛。、更年期二仙汤组成:仙茅克、仙灵脾克、巴戟天克、当归克、黄柏克、知母克。主要功能为:温肾阳,补肾精,泻肾火,调冲任:用于更年期综合征(妇女绝经前诸证,头目昏眩、胸闷心烦、少寐多梦、烘热汗出、焦虑抑郁、腰酸膝软等),高血压病、闭经以及其他慢性病见有肾阴阳两虚、虚火上扰者。、痫症定痫丸组成:天麻川贝法夏云苓茯神胆南星石菖蒲全蝎(去尾)僵蚕琥珀粉灯芯草陈皮远志(去心)丹参麦冬朱砂粉(水飞)竹沥(杯)姜汁(杯)。功在涤痰熄风。、癫症礞石滚痰丸。组成:金礞石(煅)g沉香g黄芩g熟大黄g,上四味,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用水泛丸,干燥,即得。功在降火逐痰。主要用于实热顽痰,发为癫狂惊悸,或咳喘痰稠,大便秘结。、狂症生铁落饮组成:天冬去心麦冬去心贝母各三钱胆星橘红远志肉石菖蒲连翘茯苓茯神各一钱元参钩藤丹参各一钱五分辰砂三分。用生铁落,煎熬分,取此水煎药,服后安神静睡,不可惊骇叫醒,犯之则病复作,难乎为力。凡狂症,服此药二十余剂而愈者多矣,若大便闭结,或先用滚痰丸下之。、呆症七福饮组成:人参克熟地克当归克白术(炒)克炙甘草克枣仁克远志克(制用)。上药用水毫升,煎取毫升,空腹时温服。主治气血虚亏,心神不安。气血俱虚,心脾为甚者。大恐大惧,损伤心脾肾气,神消精竭,饮食减少。心血虚而惊悸者。、惊悸平补镇心丹或安神定志丸或朱砂安神丸或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平补镇心丹:组成:酸枣仁克(去皮,隔纸炒)车前子(去土,碾破)白茯苓(去)五味子(去枝、梗)肉桂(去粗皮,不见火)麦门冬(去心)茯神(去皮)各克天门冬(去心)龙齿熟地黄(洗,酒蒸)山药(姜汁制)各克人参克(去芦)朱砂克(细研为衣)远志(去心)甘草(炙)各克。上为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丸,空腹时用米饮或温酒送下,渐加至丸。功在益气养血,镇心安神。主治心气不足,志意不定,神情恍惚,夜多异梦,忪悸烦郁,及肾气伤败,血少气多,四肢倦怠,足胫酸疼,睡卧不稳,梦寐遗精,时有白浊,渐至羸弱。安神定志丸:组成:远志克,石菖蒲克,茯苓克,朱砂克(冲服),龙齿克(先煎),党参克。功能是宁心安神,除痰通窍。方中朱砂、龙齿重镇安神,远志、石菖蒲入心开窍,除痰定惊,同为主药茯苓、党参健脾益气,协助主药宁心除痰。主治精神烦扰、惊悸失眠、癫痫。方中加入酸枣仁、柏子仁,则养心安神作用更好若用于治癫痫,痰多者宜加入胆南星、竹茹等涤痰之品。朱砂安神丸:朱砂黄连地黄当归甘草。主治清心养血,镇惊安神。用于胸中烦热,心神不宁,失眠多梦。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桂枝克(去皮)甘草克(炙)生姜克<切)大枣枚(擘)牡蛎克(熬)蜀漆克(去腥)龙骨克。上七味,以水升,先煮蜀漆至升,纳诸药,煮取毫升,去滓,温服毫升。主治伤寒脉浮,误用火迫发汗,以致心阳外亡,惊悸发狂,卧起不安者。、肺不伤不咳脾不伤不久咳肾不伤不喘肺不伤不咳脾不伤不久咳肾不伤不喘久咳不愈要当心哮喘咳嗽变异型哮喘因临床表现不典型,常被误诊为急、慢性支气管炎和慢性咽炎等疾病,因而大多用抗生素治疗会使病情迁延,从而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所以对咳嗽顽固不愈者,在排除其他器质性病变后,应考虑咳嗽变异型哮喘的可能。咳嗽变异型哮喘又称为过敏性咳嗽、隐匿型哮喘,以顽固性咳嗽为主要临床症状,表现为刺激性干咳,多以夜间和清晨咳嗽为主,无发热,也无特异性检查手段。石家庄某中医院呼吸内科积累本病病例例(年龄在~岁)有例被误诊为慢性支气管炎,例被误诊为急性支气管炎,其他依次被误诊为慢性咽炎、肺炎、支气管扩张、心源性哮喘及肺占位性病变等。其病程最短的个月,最长的年。哮喘与遗传有一定的关系哮喘与遗传有一定的关系,而过敏性疾病常常具有家族遗传性,哮喘患儿有家族性哮喘史是常见的。但父母是哮喘病人,其子女不一定都患有哮喘,只是比别的孩子更容易患哮喘,或者说得哮喘的机会多一些。如果父母都有哮喘,其子女患哮喘的机会可高达如果父母中有一人患有哮喘,子女患哮喘的机会则降至如父母都没有哮喘,子女患哮喘的机会只有左右在近亲中患哮喘病的人越多,下一代也容易患有哮喘。这一方面说明哮喘可能与遗传有关,另一方面也不排除父母与子女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中,与没有哮喘的病人的家庭的生活环境不一样。即遗传与环境因素可能是引起哮喘的主要原因。一个人是否会患哮喘,与过敏体质和环境中的变应原及诱发因素有关。特异体质的内因和刺激因子的外因起决定作用。哮喘儿童在身体素质上有两个特点:首先,他们的气道很敏感,外接很小的刺激就可引起气道狭窄,比如特殊气体、冷空气等。其次,大多数哮喘患儿受变应原的影响。有的父母本身虽然没有哮喘,但是他们可能有其他的过敏性疾病,如皮肤过敏或过敏性鼻炎等,这些过敏倾向也会传给下一代,使他们较容易患上哮喘。肺不伤不咳,脾不伤不久咳,肾不伤不喘凡外邪侵袭首先犯肺,肺失肃降则气机上逆而致咳嗽、喘促如果久咳不愈则肺气受损,表卫不固,机体抗御外邪能力下降,容易感冒,招致外感六淫之邪侵袭造成反复咳嗽。肺主气主皮毛,司宣肃,通调水道与大肠相表里。而心主血脉主神志,与小肠相表里。胃与脾又相表里。脾则主肌肉、四肢主运化主统血。如果积年寒邪不除,造成脾阳不足,则运化无权,水谷精微无以化生为气血,反而聚湿生痰,痰湿上壅于肺,造成肺失肃降而致咳嗽、痰多、气喘。如果肾阳不足,命门火衰则火不生土,造成脾阳不足,脾阳虚则中焦运化失常,不能使津液输布于肺,肺失通调之权,水湿为聚,酿痰成饮,上渍于肺,留滞肺脏,阻塞气道,以致肺气宣降失调,造成咳嗽、痰多、气喘等症状。心的失调引起小肠的吸收、疏布失调肺的宣肃失调导致大肠排泄不利。从而引起胃的消化失利,进而发生口气、嗝逆甚至返流……这样的身体状况反过来进一步导致脾运失和,令水谷精微之气无以转化为营气。首先是营卫之气不足肺的宣肃功能下降,痰饮积滞哮喘加重。其次是消化不利必致肝血不足,神志不清引起情志不畅和疏泄不利导致抑郁而伤肝。肝脏问题带来的气血不足会带来心慌、心悸心脑供血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因此,在治疗肺心病的过程中,不是单纯的杀菌消炎治疗肺的,而是要考虑全面,看到此病的内在根源,就是说肺心病已经和脾、肾等紧密联系,引起了脏腑功能的紊乱,所以在治疗肺的同时,一定要注意脏腑功能整体调理,做到一边治疗,一边调理,在祛病的同时激活人体的自愈能力,从根本上彻底的治愈。笔者按:按照经络推拿的调理方法,对于肾和脾引起的久咳和哮喘,可以通过按摩肾经和脾经的相关穴位起到调节治疗作用,根据笔者经验一般这类患者肾经的足底涌泉穴和脾经商公孙穴会有明显的压痛。凡在此两经络上的明显穴位压痛点,都要进行适度按摩以作调理,同时针对相关穴位也可以适用灸法。转载陈玉琴老师《循经指压疗法》中哮喘的治疗方法:哮喘中医有五脏六腑都会喘一说,我遇到过的有肺喘,肾喘,心喘和胃喘的病人,一般都从肺,脾,肾着手,凡犯哮喘病的人身体都偏虚或很虚,他的主证就是呼吸困难,责之于脾不能运水,肺失宣降,但脾不能运水,肺失宣降的人并不一定哮喘,肺脾肾三脏的虚弱是前提,是条件,喘还要一个催化因素,那就是生气,经常生气,反复生气。把气的问题解决了,肺脾肾三脏虽然还是虚的状态,喘却停了。治哮喘要从肝治,要平肝气。当肝气上越,血随气行,把人体的痰(人体组织,器官里的残留的组织液)推向肺的上半部分,从而影响了人的正常呼吸。解决了喘的问题,再解决身体虚弱问题,哮喘就可以再见了静坐中会出现的身体反应在静坐中气(能量)的流行是这样的:跏趺坐下盘气较旺,若用单盘气会往上盘走。所以双盘能够慢慢熬、、、分钟的话,以后基础够了,学什么都比较快。下盘结跏趺坐,上盘结手印,如此下盘气更旺。如果双盘改单盘后,手印不变,上盘与手印的气就会旺一点。打坐时脚、手姿势的不同,会影响到整个身体气的分布的。初学静坐,脚、腿、腰部会痛。此痛来自于三个方面,一为打坐姿势的不习惯,双脚双腿挤压造成疼痛,如脚掌、小腿关节连接处、膝盖处另外,腰部在静坐中要求端正矗直,与平常的状态有异,加之肾气的能量比较亏虚的人,容易腰痛。二为能量发动,经过以前旧伤(宿疾)处,引发治疗的功效的反应而造成的疼痛三为能量发动非常强旺,要通过主要穴道时不易通过之故,更会引起剧烈的疼痛。这三方面的疼痛是依此次第进行着,第一层次的疼痛多发生在初学打坐者身上,要能忍耐多坐就可以克服的第二层次的疼痛是能量已开始发动,已有能量循经络气脉行走,通过以前受伤的宿疾,因气要通时在修复中,故会引发疼痛第三层次是最难通过的环跳穴(胆经、膀胱经),若此处能通过的人,一般而言,就能用双盘久坐,也就较容易进入三禅以上的层次。能量的基础在下三轮:海底轮、脊根轮、腹轮。它们是能量的基地与发源,相当于道家所谓的“精”的能量中心其他的四个轮量中心是能量的发挥与运用的中心。它们之间是体与用的关系。心轮、喉轮相当于道家所说的“气”的能量中心眉心轮与顶轮相当于道家说的“神”的能量中心练习爆发功力的双盘功夫可以清除精中浊火,去湿气,可以大幅度的刺激精脉,炼化成爆发功力,能够达到许多不可思意现象。练习分钟后,两腿就变成又麻又凉了,而且发紫过了两个点后,两脚开始发红,全身升温到了三个小时后,体温倒变成凉的了,而且有一股力量在腰间涌动,那时候简直有一万条理由要解开双盘,可是火候不到是不可以放开的,必须把腿盘出血点子。经过多次的训练,这些血点子会变得痒痒的,并且变红,有少许黄水渗出,这是精中浊火、湿气在往外拱,这时不能动,更不能挠,得忍着。因为火候还是不到,等两腿表皮略有轻微溃烂时,火候正好,一定要用新鲜温热的豆腐渣将两腿完全箍住,约两寸厚,待豆腐渣凉透后除去。经过几次后精中浊火、湿气排净了,腿自然就好了,而且全身皮肤会有个变化。总而言之说起来简单,等做起来就知到是如何的了。体验与反应初学静坐,两腿会觉麻木酸痛,杂念也难以收摄,应忍受着继续坐下去,习坐日久,酸痛便会消失,妄想也可控制。若两腿麻木不能忍时:可以将腿上下交换,如再无法忍耐,可伸直数分钟等麻木消失后,再重新盘腿坐。盘坐两腿麻痹,则有三种原因:一:因人生来骨骼柔软,开始便能单盘或跏趺坐,二:要经三五个月或一年,始能单盘或双盘,此是血气冲过骨节所致。三:有些人坐虽经数年,仍旧无法单盘与双坐,这是气血不通所致,一旦气血忽然畅通,立刻坐一小时亦不觉麻木,所谓:气血通则不痛!不通则痛。双腿盘坐,约五分钟,身心便能宁静稳结,如坐四十五分钟,或二小时,身心反而舒畅,此时下座,精神奕奕,如吃灵丹,快感难以形容。不静坐没有觉得念头多,一静坐反而觉得念头多起来,这是因为平时心乱,看不见念头在乱动,等到心里稍微静下来后,就看见念头在动了。静坐有功夫时,身体会发生不寻常的变化,不知内情的人,往往会说是走火入魔了,其实不尽然。入静后经常出现的主观感受有:头脑清醒、情绪稳定、心情舒畅、精神安定、全身或某些部位出现温热、清凉、肌肉跳动、轻浮、重坠、松弛、紧缩、热气感、电流通过感、皮肤有蚁爬感,麻软舒适等感觉尤其是头顶心百会穴、双手心劳宫穴、双足心涌泉穴会出现热、麻、跳动感。同时,外肾亦因精气充沛而产生勃举现象。也有的感到整个身体或某些部位变大、变小或感觉不到存在,有时出现全身如一片白云冉冉向上升飘。仅有一丝呼吸出入或眼前有亮光或各种颜色,方向、位置或时间观念不清等等。全身轻安自在,酥绵快乐,如沐温泉之浴。古人对此早有观察,总结为两个八触,即“十六触”景象,袁巩在《静坐要诀》中指出:功中有十六种触景,即一动、二痒、三凉、四暖、五轻、六重、七涩、八滑。复有八触:一捍、二猗、三冷、四热、五浮、六沉、七坚、八软。上述主观感觉的出现均属正常现象。口内:坐时舌抵上腭,坐到相当时候,口中唾液源源而来,可缓缓咽下,这是因身中团聚的热力促进腺分泌的缘故。古人称口水为「玉体仙酱」,道家称为「玉液还丹」,或「长生药酒」或「炼津成精」等,其功用可以灌溉五脏六腑,促进消化不良,增长脾胃,镇定神经。腹部:心念注意丹田日久,腹部会充实,下腹膨而坚,非常适意。腹中略觉转动,腹有鸣声,时有泻肚现象,每月一至两次,或经一至两年始能停止。觉有一股真气,每从放谷气时,将腹内郁积逼出,请勿恐惧,此是将多年累积的湿热泻出来。有时水泻一日多次,如果身体有力,腹部并不难受,这是将你体内的污垢、秽气从大便排掉,这是好事,不要担心。骨骼:全身骨节松软,神清气爽,令人获得健康快乐无穷佳趣。身体:有时发生身体震动摇摆,指手画脚等情形,这是正在疏通气血结滞不通所致,这是由内脏气机发动反映到外部的现象,是不足惊异的。或觉某部分痛养,重如泰山,轻若鹅毛。或觉身大丈许,小如拳石,或觉身体升高,如腾云驾雾。或觉下沉,如降落深渊等种种变化,不一而足。若遇此种现像,切勿惊怕,此乃静坐之功效。由于气血走动,身理会发生变化,血气犹如车辆,脉管好似道路,若车辆有力,可将道路阻碍冲去,以是静坐若久,血气充沛,会将脉络打通,上下通行无阻。有时四肢及周身常觉肉跳,这些都是内脏气机发动的反映,景象:坐到极静的时候,有时会出现种种幻境,这些都是虚幻不实的,不去理会,不会追求,幻境自然会消失的。刚开始可以用单盘,左右脚轮换,去体会那个痛,看电视、聊天时都要学盘腿,从分钟,、分钟一直加,到了两个月后就慢慢可以双盘了。静坐是培福培慧的最好办法,通过静坐的一级级的阶梯修习,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增长智慧,使身心强健,对人生与宇宙能够正确地认识。静坐,通过“人体核聚变”,可以大大提高生命的质量。我们每天都在消耗能量,而现代人的苦恼之一就是精力不济,为什么呢因为入不敷出。有人大谈能吃苦,但就是不肯静坐,白白错过了使自己的人生产生升华的机会。如果想得福气智慧的人,认真修习静坐,久而久之必然智慧朗发,福运当前。一、神经系统:当练功人进到入静状态时,脑电图发生显著变化,与睡眠安静状态完全不同大脑皮层主动性抑制增强与扩散,进一步可使感知觉发生改变调节内脏活动的植物神经系统发生改变,表现为交感神经的兴奋性降低,副交感神经的兴奋性增强,受其支配的内脏功能发生改变,例如泪腺分泌增多,口腔稀薄唾液增多等。二、循环系统:在入静状态下,可以见到心率减慢,血压多降低,周身微循环改善心脏收缩时间间期发生有益的变化,心电图T波幅度增高。实验证明,静坐入静对脑血流量有双向调节作用,即脑血流不足之增加,偏高之降低,恢复到正常范围。对入静状态下意守不同部位的多导血流同步定量观察(包括每搏输出量、脑血流量、上肢和下肢血流量),发现通过意守可直接影响血液循环,完成血流量的再分配。三、呼吸系统:入静状态下,呼吸逐渐变得柔和、细缓、均匀、深长,呼吸频率变慢肺活量增大,使氧气的更新率提高,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强,气体交换率增加。四、消化系统:入静后,胃肠活动增强,胃电增加,消化吸收能力增强,肠鸣作响,排气增多胆汁分泌活动增强。五、内分泌系统:入静状态下对内分泌系统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可使血浆核苷酸水平发生变化,CAMPCGMP比值趋向正常,为静坐的“平秘阴阳”作用提供了依据可纠正性激素的异常,为静坐“培精练气”、“培本补肾”作用提供了佐证。六、免疫系统:入静后嗜酸性白细胞增加,白细胞吞嗜功能增高,唾液中的SIGA和溶菌酶明显增高,机体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能力增强,说明静坐锻炼可提高人体的抗病免疫能力。静坐须知(一)时间静坐时间最好在黎明之前,其次是在夜静时,一则不妨碍日常生活,二则初学的人心神不宁静,易为外界喧杂的声音所扰乱。因此早晚人声寂静的时候是比较适宜,否则醒来时坐一次再入睡亦可,静坐功夫纯熟后,对自己意志就会有极大的操纵力,虽在热闹如剧场中,亦能凝洋默坐不被外境所扰。每日抽出些时间,静坐两次,每次由十分钟增至二十分钟,再由二十分钟加到三十分钟,若能经常坐半小时,三个月后,必见功效。(二)姿势左手放在右手上,手掌心向上迭安于小腿上。将身前后摇动数次,使各部分血液流畅。从鼻孔徐徐吸入清气,用口吐出浊气,空气由鼻吸入,想气息从全身毛孔出入,至三五七次,然后闭口,唇齿相著,舌抵上颚,这样可以调摄细脉。头须自然正直,忌僵硬。挺起胸膊,端身正坐,身不弯曲,也不高耸,头不低垂,也不昂仰,脊骨要直,总之,不可东倒西歪,身坐不正,气血不通,气血不通以至心难入定。闭眼,合唇,舌抵上腭,鼻正对肚脐。肩部放松下垂勿耸起,背勿靠壁或依靠于他物之上,以免妨碍血液流行。臀部用枕头之类垫高一二寸,不用亦可,肾囊勿使压住,裤带袜带领扣之类都要解松,以宽适不脱落为宜。天气寒冷时腿以下盖上毛毯等物以免膝关节受风。三)身体坐时空气要流畅,但不要受凉,尤其是后脑,膝盖,脊梁骨。静坐之处不可过光,过亮心易浮动,也不可过于暗,过暗心易昏沉。不可以坐代睡。疲极要休息,久坐有术之人,可以座代睡。食不可过饱,过饱百脉不通,也不可过饥,过饥精神不振。身体觉冷,用毛巾被等盖之,若有出汗以乾毛巾擦,用湿毛巾擦容易受凉。第一次坐最好在上午大便之后,因大便后气虚加强,静坐可以大补元气。第二次坐可在下午沐浴之后,以洗澡后气血畅通,静坐加速血液运行。(五)环境最好选择通风、明亮、安静、乾燥的地方。初学者最好在室内坐较佳,等到到妄念较少的状态,才能到大自然的环境静坐。进阶者,除了室内静坐外,可到室外静坐,特别是到郊外或山上空气新鲜的地方静坐,可将肺部深处的浊气排出。静坐若无清闲幽静之处,于嘈杂的地方用功,也并非不可以,不过须要置心一处,不可随境所转。又须注意,面对喧闹声音,切勿生讨厌心,或生恐惧之念,或想办法躲避,须知此心一生,便是随境所转,仍是分别妄想,应将一切声音置之不理,一心照顾功夫,如是练习日久,则闹处一样可以入定,此时定与声音两不妨碍。不过,功夫未曾用到纯熟,不易了解个中奥妙,比如三人屋内款款深谈,对房外大炮声恍若不闻,如俗语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因「心不在焉,」此也如是,以心系念一处,外声不能扰乱,古德有说:「十字路口,正好打坐,」即是这个意思。六)结束坐毕出定,将起时,先想气从全身毛孔放出,须放数次,倘不做这种观想,下次坐时就会感到身心烦躁不安,这点不可忽略。气放出后,可摇动身体,屈伸两臂。再用两手掌互相摩擦,使手掌发热,搓两眼,然后放足,缓缓起立。否则气息不调,容易致病。全身按摩,两腿,膝盖,腰部,脊梁,胸部,两臂,后脑,脸部,头顶,再加浴面,犹如洗脸样式,功用可以醒脑,降血压,少皱纹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3

肝经不升主病诀肝经不升痛遗淋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