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约翰·佩卡伦_英华_译] 飞进核污染

[约翰·佩卡伦_英华_译] 飞进核污染.doc

[约翰·佩卡伦_英华_译] 飞进核污染

rose那个夏天
2017-09-2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约翰·佩卡伦_英华_译] 飞进核污染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约翰·佩卡伦英华译飞进核污染飞进核污染第期纪实之页约翰佩卡伦英华译年月日。电话铃声紧把阿纳多利格里什琴科从沉睡中唤醒。他拿起电话筒听见空军小队长歉然又焦急地说要中断阿纳多利的休假命令他马上去乌克兰共和国首都基辅市报到然后去距那儿公里的切尔诺贝利参加抢险。阿纳多利身材高大体格强健长着两只清澈的蓝眼睛器宇轩昂颇有风度。他知道两周前由于计算和技术上的一系列错误导致设计质量很差的号反应堆发生了一场原子灾难核熔化。失去控制的核反应犹如脱缰野马造成接二连三的剧烈爆炸炸开了吨重的钢筋混疑土盖板在反应堆芯里产生的高温超过。这个反应堆没有西方国家的核设施里常用的遏制结构于是核燃料和具有放射活性的残渣泄漏到空中就象霰弹炮一样射向周围地区。放射性物质喷泻而出如火山爆发升起团团烟云。紧接着反应堆芯里熔化的核物质又释放出各种气体。不到一星期致命的放射性残渣和气体已散布到欧洲大部分地区。切尔诺贝利事件是历史上最严重的恶性核事故。阿纳多利在“飞行研究院”第一次听到了有关这一事件的可怕细节他是研究院里一名杰出的民用直升机试飞员。电话声吵醒了加利娜。听到消息可把她吓坏了忙问:“怎么回事亲爱的”阿纳多利从不跟她谈起自己飞行上的事但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告诉她:“我必须到切尔诺贝利去。”她产生了一种恐怖感央告道:“亲爱的求求你别去。”阿纳多利意识到到了切尔诺贝利将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他握住加利娜的手说:“总得有人去呀。”那天上午点种左右阿纳多利离开了在朱可夫斯基市的家登上了去基辅的班机。他的好友古尔根卡拉佩田也是深夜接到紧急电话赶到的。看不见的危险天高气爽晴空一碧如洗。阿纳多利和古尔根驾驶直升机在侧面吹来的风中缓缓地偏向航行一面俯瞰着乌克兰乡野的一派春色。五月初的田野冬麦返青绿浪滚滚。麦田的沟渠旁干草堆堆果园里的苹果树已经在开花了。小片的红松林和白桦林长出了新叶林子里隐藏着驰名遐迩的本地特产蘑菇和草莓。阿纳多利很快就看到了距离事故发生地大约公里的巴扎村那是他的故乡。两位飞行员看到村子的街道上看不见行人地里也没有人干活。由于来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魔王成千上万的村民已经逃离或被疏散走了。目睹惨景阿纳多利驾机降至米只见反应堆那儿浓烟滚滚一根根钢梁因受热和爆破力影响变得弯弯曲曲地上和附近建筑物的屋顶上到处散布着具有放射活性的石墨块。附近的树林里有一个椭圆形的大片毁坏区一棵棵杉树被热辐射和放射性尘埃熏得漆黑。这些树将全部死去。这个报废的反应堆仍在放出大量致命的射线每天达数千居里。在切尔诺贝利及周围地区抢险的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这种危险。一些年轻士兵在用赤裸裸的双手捡那些放射性石墨块还有些人几乎没戴防护用具就在那儿干着。在距离燃烧的核反应堆不过米远的一辆坦克上有几个士兵正在晒太阳。二人深知自身存在危险却无法估量这种危险的大小。他们感到在基辅的基地很安全殊不知那地方也已遭到严重的放射性污染。主管现场的军官曾向他俩保证在飞近反应堆的时候安装在每架直升机驾驶室地板上的铅板可以挡住射线。他俩没戴面罩而发给他们的棉大衣也没有防护作用。没有采取监测血球变化的医护措施这种措施是检测人有没有放射反应的一个方法。阿纳多利认为戴在手上的袖珍射线检测仪很有用仪器显示他所接受的射线是比较少的那指针几乎每天都对着零。他还相信他有护身符。年来他一直戴着拴在银链子上的一颗黄色小石头那是婚前加利娜送给他的护身符。这石头已保佑他度过了许多危难时刻但愿这次也能保佑自己吧。第一天傍晚向基辅附近的基地返回时古尔根用手肘碰了碰阿纳多利手指身后说道:“你瞧瞧。”阿纳多利回头看反应堆只见一根高高的蓝色荧光柱直插云天。阿纳多利和古尔根后来才知道那种奇异的光是大气中的放射性气体发出的而他们整天都在那样的气体中飞行。艰巨任务发生核事故之后马上有军用飞机多次飞到反应堆上空倾倒下大量泥沙等物掩埋发生熔化的核物质。但仍有核辐射从号反应堆发出于是设计出一个新的方案用混凝土密封这个反应堆。两名飞行员奉命对这个反应堆进行彻底的检查和测量二人深知对每一次勘测飞行都必须作出周密的安排否则在“强放射性区域”逗留的时间就会长得多。在一次实地飞行中他们距离反应堆仅几百米。他们使用特制的光学仪器仔细观察核电厂的残骸并进行测量。观测数据必须绝对精确在第二次飞往核电站时他们直接飞到反应堆上空别无选择。越飞得近烟越浓强大的上升气流冲击着巨大的直升机。在离反应堆仅米时水平旋翼的叶片尖差一点就要碰到一根通气烟筒。当阿纳多利找到一个放射性剂量仪在驾驶舱里测得的射线量使他大惊失色:每小时伦琴超过正常剂量万倍~返回时另一个飞行员告诉他飞机外面的射线量也就是这么多。阿纳多利浑身发抖他这才明白直升机上装的铅板几乎起不到保护作用。自己一定受到大量射线照射非常危险。但他还是继续干了下去他俩几乎每隔一天就要进入那个公里范围的强辐射区。月底他俩被调回莫斯科任务完成了。出现放射反应从切尔诺贝利回来古尔根感到身体很不舒服阿纳多利没有异常感觉但他俩都没有认真进行医疗检查。月中旬阿纳多利又从小队长那儿听到一个坏消息:他还得到切尔诺贝利去。他知道这次自己对放射性的耐受极限会被突破但他服从了命令。古尔根调到别的地方去了和阿纳多利结伴同行的是另一个老朋友阿卡迪马卡罗夫。他们的任务是把一个巨型通气系统吨重的部件运到反应堆附近。在米直升机下面悬着米长的吊链往危害性仍然很大的反应堆附近跑了好几趟把摇摆不定的货物运到目的地。阿纳多利的任务还没有结束他留在切尔诺贝利地区整整一月又至少有次飞到反应堆的上空。月中旬掩埋切尔诺贝利反应堆的拼搏已近尾声阿纳多利不知自己身上的切尔诺贝利之战就要开始了。不久保健医生给他作了几项检查又抽了血去进行化验。星期一又叫他去复查复查结果比上周的化验结果还要严重他的白血球数量太低了。白血球由骨髓产生在人体免疫活动中起关键作用。疾病或放射线一类的外部因素都可能损害骨髓的功能这种变化往往是暂时性的有时候也可持续很长时间甚至夺走人的生命。不久他便开始恶心、腹泻和咳嗽。当他两眼发红说不出话来时加利娜着急了。第三次查血结果他的白血球已降至以下而正常人应在以上。阿纳多利被送进朱可夫斯基市的航空医院不久白血球降到于是被转送到较大的莫斯科地区第医院。诊断是白细胞减少症医生在他的病历上写道:病因“未明”。阿纳多利反复对医生说:“在去切尔诺贝利之前我从没得过病我的病一定是从那来的。”一名专家经过考虑之后向他保证这个病跟切尔诺贝利没有关系说:“是你的身体本身起的病在去切尔诺贝利之前就有了的。”那年秋天他的身体时好时坏。医生们还在给他查血不断治疗他的感冒和咳嗽但谁也不承认是切尔诺贝利事故使他患的病。这个病成了一张无法撩开的黑幕。古尔根、阿卡迪等飞行员常来探望他母亲和妹妹也常来。阿纳多利告诉家里人说:“我的病很快就会好的。”大儿子鲍里斯已经结婚现住在附近的朱可夫斯基。儿媳妇刚生了个女儿阿纳多利因有了个孙女高兴得不得了。小儿子伊尔看到父亲的健康一天天恶化内心非常焦急、担心。莫期科的冬天寒冷、漫长大地上盖着厚厚的雪。阿纳多利更消沉了大部分时间是穿着厚厚的衣服在家里过的。他买了一条小狗给它取名叫阿尔玛这只长卷毛小狗给他带来了一点欢乐。一天夜里他对加利娜说:“有时我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好起来永远是这副模样了。”见他不仅受病痛折磨而且也受谎言和无礼待遇造成的精神创伤加利娜义愤填膺。年月她致信戈尔巴乔夫说明阿纳多利在切尔诺贝利作出了无私的奉献而上边的诊断却不肯把他的病与接触放射线联系起来。那些高级医生说话终于坦白一点了。政府多拨了些资金用于治疗核事故的受害者默认了参加抢险的那几十个人的遭遇与核事故有关。一线希望在“巴黎航空展览会”上现任苏联米尔设计院米式直升机主驾驶的古尔根认识了卡普帕利埃。卡普的全名叫查尔斯阿伦帕利埃前来交易会展出麦道直升机公司制造的一架直升机。公司位于亚利桑那州美萨市他负责轻型直升机试验和评估处的工作。古尔根邀请卡普到他们公司的展销车上看看于是他俩拉起了家常话。谈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直升机抢险卡普问道:“怎样对付放射性危害呢你们就在射线中飞行呀。”古尔根沉重地说:“去过的驾驶员每一个都生了病现在看来全都恢复了只有我的朋友阿纳多利格里什琴科没好转。”他取出一张阿纳多利的照片。展览会闭幕两个朋友分手了。之后不久在年夏天阿纳多利的病日趋严重幼稚细胞数量增多病情已进入白血病前期。幼稚细胞会破坏骨髓里的全部细胞一般的化疗治不好这种越来越严重的恶性疾病。阿纳多利的朋友在为他寻求希望。月在伦敦郊外举行的一次国际航空展览会上有个美国女翻译跑到卡普帕利埃面前说:“米尔设计院的设计主任亚历克赛伊万诺夫想见你。”卡普感到莫名其妙。见面后伊万诺夫谈起古尔根、切尔诺贝利事故和阿纳多利来。当伊万诺夫告诉他“阿纳多利病情很重需要到美国治疗。”卡普问:“我能做些什么呢”“请你帮忙联系一下只有这条路才能救他。”卡普心想为了这位令人尊敬的同行我该试试了。如果美国需要我去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我也可能同一命运。最后他说道:“我保证尽力而为。”“我们只能抱这点希望太感谢了。”几天后卡普离了伦敦回国。到家后的第二天卡普就打电话找亚利桑那州的两名参议员又打电话给医疗部门他们建议让阿纳多利作骨髓移植可以和国家健康研究院联系。作骨髓移植大约要花万美元他又开始找人捐助。卡普终于有了第一个大突破找到了美国国防部女外交官卡罗尔埃伯特。她是搞科学策略分析的参加美苏联合进行的一个核安全项目刚从切尔诺贝利回来。她亲眼看见那些绿荫围绕的村庄和人家成了废墟脑子里不断出现灾难悄悄地造成毁灭的情景也想借此机会帮助那场灾难的受害者。卡普告诉她需要阿纳多利病情的详尽资料以便交给美国的医生。卡罗尔给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拍去电报任务交给了一个年轻的女研究员。她也很关心这件事马上找到古尔根说明原委。月日卡普收到一份详细介绍阿纳多利病情的电报。电报还说阿纳多利现在患了肺炎和喉部感染不用说这是他的免疫系统受损造成的。巧遇名医在电话联系过程中卡普听说有家“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位于西雅图市是世界第一流的骨髓移植中心。临床研究部约翰汉森博士告诉他只有找到配型的骨髓提供者后才能进行移植。可以在亲属中去找也可以通过国际骨髓供者电脑网。但刚刚建网不久找到配型供者的机会甚微。卡普打电报到苏联告诉阿纳多利的朋友们说是可能去哈钦森中心治病。最伤脑筋的是筹措移植所需经费。卡罗尔花了很多时间打电话求援但美国政府是不会出钱的。那些可能捐钱的美国人也一个接一个令他失望理由是等着要钱做骨髓移植的美国人也很多。古尔根在莫斯科打电话给苏联贸易部要求对阿纳多利进行资金上的支援。古尔根告诉患病的朋友:“卡普正全力以赴我们准能成功。”并交给他一张卡普的照片阿纳多利感到一种兄弟般的友情。月日下午古尔根和阿纳多利的另几个朋友见到苏共中央的一个书记巴克拉诺夫。巴克拉诺夫答应亲自过问这件事如果查明阿纳多利的病确与切尔诺贝利事故有关就一定为他们说话。但又提醒他们说要处在困境中的苏联政府拿万美元是很困难的。这件事办成了但时间来得及吗月初好运终于来了汉森医生要来莫斯科作医学学术交流。卡普抓住这一机会打电报告诉古尔根一定要汉森采集阿纳多利及亲属的血样。汉森曾向卡普保证他们中心将免费测定这些组织类型。月日汉森医生访问全苏癌症中心阿纳多利赶来相见。癌症中心的化验结果表明他妹妹和母亲的组织型都不合适但汉森想再确定一下。事后汉森的高深学识和同情心使加利娜很受感动就赠送他一套人工油漆的乌克兰茶匙作为答谢礼物。阿纳多利把有一颗红星的飞行勋章送给他。汉森医生则回赠一枚青铜别针说它是美国骨髓供者计划署所发能帮他找到一名供者。二人紧握手激动万分。乘飞机回国途中汉森心想有这么多人尽力挽救阿纳多利的生命自己也该全力以赴。但他清楚前面有多大的困难而且也许再也见不到阿纳多利了只有希望出现奇迹。寻找供者哈钦森中心的检验专家们采用最新的DNA技术准确测定了阿纳多利的组织型。化验证实他母亲和妹妹的组织型都不合适只有从无亲缘关系的人们中去寻找。在万名可能成为供者的人中筛选。为了节省开支这些人注册时只测定了部分组织类型找到可能的人选后必须再做大量化验工作。寻找供者需要几个星期甚至好几个月有些患者还没找到配型的供者就死了。阿纳多利的组织型被送到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美国骨髓供者计划总部工作开始了将对万名供者进行筛选。卡普想在麦道公司组织一次寻找供者的活动结果一无所获。但稍令卡普和汉森感到安慰的是由于古尔根的不懈努力苏联政府的第一笔拨款美元已经到了哈钦森中心的账户。这样就能继续为阿纳多利寻找供者并扩大到世界范围。在英国注册的多万供者中产生了名可能的人选。法国的消息最令人鼓舞:有人。莫斯科。由于月患一次肺炎阿纳多利的病情恶化了高烧度加上贫血更加体力不支血小板数量陡然降低。年月法国通知美国找到了一个组织型和阿纳多利完全相同的人。汉森通过电话报告喜讯时卡普兴奋地叫道:“真是奇迹~”立即给莫斯科发电报:“法国找到一名配型完全相同的供者~”月初卡罗尔埃伯特参加又一次关于核安全问题会议访问苏联。她和卡普一样对阿纳多利产生了深厚的同情很想见见他。美国大使馆安排他们在朱可夫斯基的航空医院见面卡罗尔到时阿纳多利紧握她的手说她是“从天而降的恩人”。会见后加利娜送卡罗尔出病房满含热泪地拥抱她。哈钦森中心的化验结果证实了法国供者和阿纳多利的组织配型在全世界万多个供者中才筛选出一个。卡普电告古尔根这一消息古尔根答以衷心的感谢。第二笔款美元很快也到了。卡罗尔帮助阿纳多利和加利娜办理签证手续计划月日到西雅图。莫斯科这边古尔根加倍努力向苏联政府要钱。阿纳多利的遭遇相继被报刊、电视报道人们强烈要求政府支付阿纳多利移植骨髓的费用许多人自愿前来捐献骨髓。月初苏联政府终于拿出美元给阿纳多利做手术。泛美航空公司和环球航空公司同意阿纳多利和加利娜免费乘机到西雅图。当时在哈钦森中心工作的帕特里克比蒂医生赶到莫期科为阿纳多利检查身体并陪他去西雅图。他发现病人的状况好得惊人。岁的女血液专家尤金尼亚马古利斯医生会讲英语与阿纳多利同行。机场上阿纳多利身穿灰色西装黑色贝雷帽和军用大衣对新闻界讲话说:“我去美国治病并不只是为自己而是希望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所有受害者不要被遗忘。等我治病回来要尽一切力量帮助其他受害者。”古尔根望着阿纳多利乘坐的喷气客机呼啸着沿跑道驶去心想:现在就只有指望医生和上帝了……兄弟情深从纽约到西雅图是最后一站比蒂医生把飞机下面的一城市指给阿纳多利看。阿纳多利对它们了如指掌。比蒂说:“太神了~可是我对苏联的地理情况几乎一无所知。”阿纳多利笑道:“哦你忘记我的专业了。我是开飞机的而美国是我们的进攻目标。”比蒂想:世界变化多大啊~西雅图。卡普既高兴又紧张与汉森医生和一群新闻记者等待着。一记者问卡普对阿纳多利的感情怎么样他说:“真怪我连他的面也没见过却觉得他是我的亲兄弟。”当阿纳多利戴着口罩走进机场他和卡普立即相互认出来了都伸出手来紧紧握在一起。阿纳多利热泪盈眶。卡普小声说道:“兄弟欢迎欢迎~等你很久了。”阿纳多利不用翻译说:“我和你一样。”遂告诉卡普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给他的爱和帮助那情谊无比珍贵。他告诉卡普:“你的电文的每一个字我都看了又看它们给了我希望。”月号阿纳多利住进了医院很快有大量信件和明信片从美国各地飞来。美国人把他装在心里了。卡普尽力使阿纳多利住得舒适。当他准备返回亚利桑那州还专程到医院道别。他对阿纳多利说:“需要我的时候尽管来电话。”现在医生们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仔细阅读他的胸部爱克斯光片和CT片发现阿纳多利的左肺上叶有一个令人忧郁的阴影左肺下叶也有一个在右肺上叶又找到了第三个较小的阴影。是新出现的吗是肿瘤、结核还是炎症在开始骨髓移植之前必须搞清楚。医生们争论着要不要作一次开胸活检。他们想弄清病变的性质但活检手术会导致移植延期阿纳多利的身体状况恶化生存的机会减小。他已等得太久了。另外医生发现他不仅有白血病前期反应而且还患多发性骨髓瘤。这也是一种癌症同样需作骨髓移植治疗。汉森医生担心他患的是曲菌病这是一种霉菌感染去年冬天他的免疫系统遭受严重损害时肺上就可能生长霉菌。而移植过程会使他失去全部免疫力威胁生命的霉菌就会疯狂生长。针吸活检和支气管镜都没有解开阴影之谜医生们决定按计划进行原定的月日骨髓移植不能改。阴影可能是肺结核连环使用抗菌素治疗同时使用了抗霉菌药物。骨髓移植的风险更大了但阿纳多利毫不犹豫知道不作骨髓移植就活不下去。紧急时刻阿纳多利住院期间医生需要在他的颈部插一根希克曼导管以便静脉给药。马古利斯医生解释说需要麻醉他很担心于是她尽量回答他的疑问。马古利斯到来后已经赢得该院医生、护士的信任和友谊唯一使她感到难以相处的就是阿纳多利。他们俩有很大的差异。女医生出自知识分子家庭天性不喜欢军队的人。由于许多苏联医生都不肯承认他的病因阿纳多利对她也产生了误解。插希克曼导管那天阿纳多利在手术室里取下了脖子上的护身符把它交给马古利斯医生。为安全起见她把护身符放在洗手衣的口袋里手术结束后洗手衣随手扔掉了。第二天早上阿纳多利问起他的护身符马古利斯大惊。医院洗衣部马上在装洗手衣的许多筐子里寻找结果也没发现护身符。阿纳多利心情很不好说:“恐怕我不会活着离开这个地方了。”不久阿纳多利收到表妹邮来的一根银项链。他把这条项链看作新的护身符他需要好运保佑他完成骨髓移植。他将先接受两天时间的化疗休息间隔一天然后进行天的全身放射治疗。这一疗程结束后应在小时内输入供者的骨髓之后很可能出现并发症。供者的骨髓同样时间有限离体小时后即开始变质。计划派哈钦森中心的女医生帕特里西娅斯图亚特去法国贝藏松市亲手把供者的骨髓送到阿纳多利床旁全程公里。但她很快发觉利用民用交通工具小时内从贝藏松赶到西雅图是不可能的最困难的是乘飞机从贝藏松到日内瓦那一段。紧急关头卡普出面安排日内瓦民防部让女医生坐直升机。年月日上午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年后那个法国女供者被轮椅推进手术间。医生们用一根粗针在她的骨盆多处穿刺吸出一部分骨髓。上午点钟瑞士直升机准时在着陆点降落。点分储存在葡萄糖溶液中的骨髓被放进一只塑料袋又装进一个聚苯乙烯容器准备好去西雅图的长途旅行。上午点分直升机的旋翼开始转动很快飞向公里外的日内瓦。斯图亚特医生赶上点分的班机飞到伦敦然后换机飞往西雅图太平洋海岸时间午后点飞机降落了。斯图亚特奔向一辆等待她的轿车马上赶往哈钦森中心。不出小时供者骨髓已通过静脉输液器滴入阿纳多利的血管。阿纳多利心中充满了新生的希望。如果一切顺利供者的骨髓细胞将迁移到他的骨髓腔里定居下来为他产生健康的新骨髓。是夜卡普打电话对阿纳多利说:“我看这件事现在真的办成了。”古尔根也通过电话对朋友说:“要记住你有责任活下去。”风云突变除了有些副反应如恶心、发热、乏力之外阿纳多利月初精神一直很好病情相当稳定。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对痛苦有惊人的忍受力医生们给病人的止痛药从来没有用得这么少。他总是愉快地告诉医生和护士:“一切正常。”移植天后医生们发现了一些最早的征象说明阿纳多利体内的供者骨髓已开始产生新的血细胞。随着这种细胞增多他对疾病的抵抗力将逐渐增强。但也意味着他更容易患“移植物对抗寄生病”(简称GVH病)这是与排异反应相反的一种病。出现排异反应时人体免疫细胞杀伤移植的器官而出现GVH病时是新来的免疫细胞杀伤人体原有的器官。月初汉森医生认为阿纳多利的病情明显好转加利娜和阿纳多利通过写信和打电话随时向国内报告病情。阿纳多利在电话上告诉儿子鲍里斯他希望卷毛狗阿尔玛生崽。加利娜忙说:“别别让它生崽。”月中旬对阿纳多利进行每周一次的爱克斯光检查虽然左肺内两团大的阴影已经消失右肺上的小阴影却长大了在他的肺动脉附近蔓延。第二周作爱克斯光检查时阴影长大了更靠近动脉。医生们都紧张起来了怀疑这是他们最担心的曲菌病。要是的话霉菌会蚀穿动脉壁使其破裂阿纳多利几分种内就会出血而亡。哈钦森中心的医生通过美国医药管理局购买一种抗霉菌的的新药再作爱克斯光和CT扫描检查发现霉菌的长势并未减弱。医生想开刀切除霉菌病灶但阿纳多利的血小板太少恐怕无法止血不敢动手术。给他输了血小板但刚输进去就被他的身体吸收了。只有希望新的骨髓尽快产生免疫细胞控制住感染但这又会造成GVH病。对于阿纳多利这种情况人人都会感到进退两难只有观察和等待别无办法。阿纳多利给他的朋友卡普打电话说:“我的情况不好很想看到你。”卡普毫不迟疑地说:“我马上来。”见面时卡普吃了一惊阿纳多利面部浮肿头发几乎掉光了。卡普鼓励他继续斗争摇晃着拳头说:“要坚强些要努力奋斗下去。”阿纳多利回答:“我会尽一切努力的。”每天晚上加利娜大都在阿纳多利床旁的一把椅子上睡觉马古利斯医生也花了很多精力来照料他。一天深夜马古利斯坐在阿纳多利那儿想使他的痛苦减轻些他们攀谈起来。他向她问起苏联医生的生活也谈起自己当试验飞行员的亲身经历。谈着谈着他们之间的隔阂有如冰雪消融了。阿纳多利握住马古利斯的手用颤抖的声音对她说:“非常感谢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你在我心中不仅是个医生而且是个善良的人。”她点点头紧握他的手。阿纳多利右肺内的病灶无情地侵向他的肺动脉犹如一条绞索在他脖子上越勒越紧。现在多半是曲菌病了医生们更感束手无策。年月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因公赴美并叫苏联科学院副院长尤里奥西皮安去看望阿纳多利。阿纳多利感到恶心和浑身乏力但执意要在会见时站起来。他要求用药止住恶心对护士说:“他们看见我的时候就会想到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其他受害者。”奥西皮安到来时阿纳多利使出全身的力量在床边立正让一架架摄影机为他拍照。奥西皮安赞扬他是“我们民族的英雄”转交了戈尔巴乔夫为表彰他而授予的一块手表和一张证书。阿纳多利站了分种奥西皮安一走他乏力得一下倒在床上。让他去吧阿纳多利肺内的病变有好几天没有增大显然是移植的骨髓起了作用免疫系统增强了。但不久阿纳多利第一次出现皮疹医生诊断为GVH病。必须用抑制免疫的药物治疗这又会降低他的免疫力。造成肺内的病变无休止地生长。唯一的办法是动手术。医生们都知道这手术危险性很大。阿纳多利说:“该动手术就动吧我能忍受。”月日外科医生剖开阿纳多利的胸腔发现有高尔夫球那么大一个包块已经长入肺动脉一两毫米了。手术医生准确地去掉包块。汉森医生在显微镜下看到一个致密的团块里面是一些黑色、分支的成分证实了他们已经知道的情况:阿纳多利患了曲菌病。汉森医生采用一种新药治疗叫巨噬细胞群落刺激因子。巨噬细胞是一种特殊的免疫细胞汉森医生希望利用它们尽快控制感染。阿纳多利的麻醉解除后才几分钟他就伸出手去紧紧抓住汉森医生的胳膊就象老虎钳子一样捏得很紧。汉森医生觉得谁也没有把它抓得这么紧过又特别是大型手术结束后才小时的病人。人们都感动了。第二天阿纳多利已能靠自己进行呼吸医生关掉了人工呼吸机。他在床上坐着情绪很好。次日阿纳多利感到呼吸困难查血发现肺向血液提供的氧气不足爱克斯光片诊断为右肺一叶不张。当晚医生又给它安上人工呼吸机把氧流量开到,的最大值。人的精神一下垮了但情绪仍然非常镇定。加利娜每天早晨为他换床单、洗澡她的两只手臂上到处是瘀血那是她把自己的血小板输给阿纳多利时让针扎的。卡普乘飞机赶到西雅图和阿纳多利呆在一起。他戴上口罩站在阿纳多利床旁反复为他的两腿作按摩理疗鼓励他说:“阿纳多利记住你是个试飞员在最后关头总会化险为夷的。”卡普不知道阿纳多利是否听见了他的话他弯腰下去看时只见阿纳多利用眨眼来回答在一只眼角里滚出了一滴泪珠。暂时看来阿纳多利还挺得住肺有些复张生命体征平稳同疾病的斗志旺盛。但到月底阿纳多利开始肺出血。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心里明白厄运降临。加利娜眼看着她心爱的壮汉将离她而去悲痛欲绝。她守在床边寸步不离长期熬夜疲惫不堪。她握着他的手跟他讲今后回苏联去的情景讲他们的儿子还有当他好起来的时候要去亚利桑那州看望卡普。她一次又一次对他说:“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一块儿去做。”她问马古利斯医生:“他听得见我的话吗”马古利斯回答说:“肯定能听见。你多给他说说话儿很有好处。”快到月时阿纳多利出现全身衰竭双肾失去功能必须进行血液透析。GVH病使肝脏也出了问题血压不稳血液不凝爱克斯光胸片几乎是白色说明他的胸腔积满了液体。月日星期一晚上阿纳多利的血液含氧量急剧下降马古利斯医生看了化验结果轻声说道:“已经超过了生命的耐受极限。”护士问:“让他去世加利娜受得了吗”马古利斯在阿纳多利床旁和加利娜稍稍谈了一会儿然后对护士说:“她受得了说不必再采取别的措施了。”护士拉下窗帘让加利娜和丈夫单独在一起。心电监视器上很快显示他的心跳紊乱晚上点分心跳停了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加利娜在阿纳多利身边握着他的手直到他的手指变得冰凉冰凉。后记西雅图郊外降下半旗下午举行了一场私人性俄罗斯东正教仪式。在当地一家殡仪馆卡普为朋友致悼词:“阿纳多利的自我牺牲精神将永存~”敞开的棺材按加利娜的要求附有十字架她走过去握着他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把一朵带着很长枝条的红色玫瑰放在他的身边。人们第一次看见她哭出声来。加利娜和马古利斯医生陪送阿纳多利的遗体返回苏联。年月日在距他家很近的朱可夫斯基市举行了葬礼。送葬队伍沿一条小路走向林中墓地那儿埋葬着许多因公牺牲的苏联飞行员。天上阴云密布细雨霏霏架架直升机低空飞行向这位倒下的同志致以最后的敬礼。人们形容那天是:“阴霾漫漫天地哀恸不胜悲伤。”然而阿纳多利的精神并没有消逝。汉森等人除了在哈钦森中心举办一个项目培训苏联医生之外还计划在乌克兰共和国境内的戈梅利设立一个国际骨髓治疗中心。由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影响在未来的若干年内将有成千上万人患这种病希望能对这些病人有所帮助。西雅图市一些企业家设立了“阿纳多利格里什琴科国际人道主义奖”授予为人类利益有“不平凡行为”的个人。年月加利娜和两个儿子返回西雅图代表阿纳多利领取第一次奖励。奖品是一个沙漏形的图案里面装有西雅图和莫斯科的泥土。由于阿纳多利在切尔诺贝利的卓越事迹他被授予苏联第二大荣誉“十月革命勋章”。月加利娜在罗马被授予飞行安全基金会为纪念她丈夫而颁发的“年英雄主义奖”。一个叫“实验飞行器联合会”的国际组织在阿纳多利死后授予他“孤胆雄鹰奖”。卡普代表阿纳多利领了这个奖并于年春亲自把奖品和奖金送到莫斯科交给加利娜。国英图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8

[约翰·佩卡伦_英华_译] 飞进核污染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